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Miscellaneous

4286浏览    122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20-01-25 19:36
莲七白

关于同人写作,想到说一些

昨晚上睡前想到的,趁没忘写出来。一点关于我对同人写作的看法吧。一家之言,看看就好。

基本上我觉得大部分写作训练都针对的是原创,对写同人没啥作用,什么不要直接写心理啊不要出现想啊,写同人根本不需要复杂的技巧,萌CP啊,重点是有爱啊,趁着鸡血把人物关系的萌点写出来胜过一切。

这就涉及到怎么写人物。

很早以前,刚写同人的时候我热爱写AU,各种梗,觉得萌就往CP上套,因为文笔尚可倒还挺受欢迎,不免沾沾自喜。后来有一天一个前辈问我,你是在写故事还是在写人物?我才意识到,原来我一直是在写故事。这个转变差不多花了我四、五年时间,一百多万字,现在差不多可以说:我是在写人物。

人物还是故事其实没有孰优孰...

昨晚上睡前想到的,趁没忘写出来。一点关于我对同人写作的看法吧。一家之言,看看就好。

基本上我觉得大部分写作训练都针对的是原创,对写同人没啥作用,什么不要直接写心理啊不要出现想啊,写同人根本不需要复杂的技巧,萌CP啊,重点是有爱啊,趁着鸡血把人物关系的萌点写出来胜过一切。

这就涉及到怎么写人物。

很早以前,刚写同人的时候我热爱写AU,各种梗,觉得萌就往CP上套,因为文笔尚可倒还挺受欢迎,不免沾沾自喜。后来有一天一个前辈问我,你是在写故事还是在写人物?我才意识到,原来我一直是在写故事。这个转变差不多花了我四、五年时间,一百多万字,现在差不多可以说:我是在写人物。

人物还是故事其实没有孰优孰劣的区别,人物带着故事跑还是故事带着人物跑一样都能出好的作品,大概的区别可能就是前者更容易共情,相对也更难OOC,后者更注重情节的发展,会更有阅读快感。(审美是另外一个话题,这里不讨论)

每个人有自己的选择和偏好,我因为萌人物和人物关系才会去写文,会有意识地克制故事引导,让人物引导。一篇结构精美但故事性强于人物性的同人对我来说就好像看到以前的自己,有时能感到作者急迫的表达欲催着人物去演他心中的戏。这就进入月经一样没玩没了的你是为什么萌CP搞同人的争论了[拜拜]

比起很多文学性强的同人我更偏好萌的,因为人物性更强。先锋的文学风格多读书多摹写可以学得似模似样,真的萌(又符合人物性格)可就难多了。

尊重人物,并不是说把他抬高,苏得完美无缺,而是尊重他的性格,软弱、脆弱、傲慢、冷漠……缺点非常迷人,并且常常比优点更动人,因为是人的共性。性格决定命运放在写作里就是性格决定故事。常见问题是纸片人——但纸片人的重要原因之一就是作者的重点放在故事、场景而不是人物塑造上(想想好莱坞的爆米花片)。

生活本身特别狗血,人的情感也特别复杂,人物从开头到结尾不是一成不变的,他的成长和转变就是最好的故事。塑造人物而不是塑造故事,爱你的人物,清楚他吸引你的地方,也不要忽视他糟糕的部分,在写之前心里先把人物立起来,大部分时候让人物自己去说话动作,他就会演出作者也预想不到的精彩情节来。(当然偶尔会遇上人物罢工或者嗨飞,断片儿了这种事故,这时候才需要文字技巧和逻辑把断片儿的地方连贯起来)

语言的问题在于它不是一种精确的表述,所以试图用语言去强行描述人物在我看来很容易过度,更何况很多时候我们的语言能力还没那么强。相较而言让人物自己去演会自然很多。让人物自己去演也不是说完全就放飞了,人物在创作里是站在逻辑的舞台上的。作者需要把握的是全局逻辑(无论是感情逻辑还是社会逻辑),为他营造一个发挥的舞台。这里其实最容易能看出作者的功力区别。能为人物营造多大的逻辑舞台决定了这篇文的视野。

一个具真实感的故事里,人物的生活也像现实生活中一样充满了模糊和不确定性。所以留白很重要。对读者的智商有点信心,他们是懂言外之意的就算不懂也不是作者的损失不是吗。“他笑了笑”这种微妙的动作能有一百个解读,作者写出来,如何解读就是读者的事了。而丰富的解读是一个作品有生命力的证明,所以不要怕被误读。

我们搞同人,人物首先已经现成了,省掉一大笔力气,让他搞个基什么的,很多时候甚至根本不需要什么故事,PWP就很好吃。但我还是觉得,能够完整地再现人物和人物关系的转变是同人写手需要面对的主要挑战。

重点还是要多写吧,怎么让人物活过来,怎么共情,怎么用逻辑来营造舞台(以及怎么把断片儿的人物拉回来),总需要不断磨练。写中长篇,完整的 中长篇对人物塑造技巧的锻炼是显而易见的。短篇考验的是萌点、结构和语言技巧,想要挖掘人物的复杂性格和描述复杂的关系转变需要通过中长篇。中长篇特别检验逻辑漏洞和人物理解,会在过程中经由人物发现自己也没意识到的好东西哦。

关键是:不要坑。没有写到结局的文缺了最重要的逻辑链条,不太容易看出来有没有问题,停留在那里不会进步。一鼓作气写到底的话往往会有一个很棒的结局。有爱的时候一定要多写,爱这个东西说不定过会儿就没了,然后那个感觉很戳萌点很想讲的故事就永远都讲不完了,如果是像我这样的金鱼脑,说不定过了一个月就完全忘记想讲什么了。

莲七白

一个小小的封设总结吧

一觉醒来多了好多关注吓我一跳……

那啥,虽然我(基本上)是个文手,但我非常喜欢做设计!

其实封设我接触时间不长,最早是从自己的本开始的(大部分其实也是做的自己的本)。


我的第一本本子《伟大的孤寂》

做这个的时候对封设(甚至平面设计)毫无概念。画手的原图是黑白的,觉得有些凌乱,于是进行了各种改动,加上圆圈使之看起来更现代些……

过程中多亏了我的小天使校对和设计 @报社君 帮忙,原本我记得是深色底,她给大刀阔斧地改成了白色,还有各种调色啊等等。教给我各种装帧知识也是那个时候。


从设计来讲现在来看是有一点问题的,有点太刻意了(所谓故意的设计感太强),而且封底正好截到下...

一觉醒来多了好多关注吓我一跳……

那啥,虽然我(基本上)是个文手,但我非常喜欢做设计!

其实封设我接触时间不长,最早是从自己的本开始的(大部分其实也是做的自己的本)。


我的第一本本子《伟大的孤寂》

做这个的时候对封设(甚至平面设计)毫无概念。画手的原图是黑白的,觉得有些凌乱,于是进行了各种改动,加上圆圈使之看起来更现代些……

过程中多亏了我的小天使校对和设计 @报社君 帮忙,原本我记得是深色底,她给大刀阔斧地改成了白色,还有各种调色啊等等。教给我各种装帧知识也是那个时候。


从设计来讲现在来看是有一点问题的,有点太刻意了(所谓故意的设计感太强),而且封底正好截到下半身略奇怪……

应该说这是一次试水吧。



我真正开始做设计是从第三本本子《冷心人》开始的。这本出了五个草案,打样改过两次,挑战了一下腰封,整体完成度和感觉都还不错。

但特别锻炼我设计能力的是与同期一起出的水仙本。这个本因为实在太冷,很厚,还有漫本又复杂,我又很真爱,花了很多心思在上面,改了很多很多稿,整整一个多月扑在上面光设计文件就高达5个G……

打样时犹豫不决打了五个样……






最终完成稿也做了两个版本……


烫金和UV工艺一次性体验到了!


真是非常好看。虽然我现在来做可能会修改一下字体做微调,但基本上问心无愧了。



还体会了一下精装!爽。酷。

搞完水仙本精疲力尽,然后回归了文手回归了大半年。被很早以前的读者催出本,想一想就出吧。

麦雷AU三部曲。



因为是三部曲,所以想做成套装。(这个壳真的很贵……多花了很多钱……然而那时我还是工艺控……每个本子都想要做点不同的工艺)



内页设计也打样了两个版本,最终留下的是下面这个星空的炫酷版2333(底图是我自己画的)

这套很成功,现在淘宝上还有盗版……

再然后,又开始做水仙本2的设计。





这时候对设计的感觉渐渐能把握住了,也不再盲目追求工艺,关键还是视觉意向的合理传达。

这本后来没做实体,因为我爬墙了……(也许以后会做,也许不会)

这个时候,听说漂流要出本!作为贾尼里我最爱的一篇文我就凑上前去自告奋勇去做封设啦(对自己的蜜汁自信)




一些草图。作者给了我非常大的发挥空间,以“随机”为题,我一天就做出了5、6个方案。


封面一开始的定稿。



成书。中间有一条细致的烫金。这本的设计我还是挺喜欢的。也是第一次开始承接封设。

前期还顺手设计了自己的《Why Human?》本子。


真的很简单粗暴,大概两天就搞定了。

然后我又爬墙了……做了一阵文手,被基友邀请做封设。

有了漂流的经验,这一次做起来更加得心应手了。


 @普鲁士蓝庭院 澜歌的平坦与谬误。

内页我觉得做得也蛮漂亮。


然后澜歌介绍了33太太,做了AMADEUS。


这个时候设计流程已经建立起来啦,设计效率也提高了不少。过程见http://952677597.lofter.com/post/2abcb8_10281945

(这两本没有实体照片因为我还在等打样……)

所以这就是目前做过的封设啦。比起很多太太来说很少,但对我来说感觉到了平面设计的魅力!很有趣,而且觉得咦好像我还是有点天赋的。建立起设计流程之后做事情顺畅了很多!Nice!

某天闲得无聊时做了自己的《窄门之前》的封设。(还是很简单粗暴……)


我个人很喜欢这篇文,有可能的话会精修这个设计稿出本吧。

回顾一下发现自己还是成长了不少的。过程中学了很多东西,各种尝试,很有趣。我基本上只用Illustrator画图,而且只会基本工具,所以,也不会很炫酷的技巧。我理解的封设是内容的传达,通过一定的形式感具象化——不过说到底,图像,不管是绘画还是设计,都是metaphor啊。虽然最近很流行去形象化,分离设计等等,非常炫酷,避免被解读,但我还是偏好可阅读的符号隐喻(况且功力不够做不出分离设计啊)。个人的理念是设计是服务,是为了解决问题,所以偏向实用性,哪怕我非常努力地想做艺术化特征,最后完稿还是会落脚在实用性上,也是一种局限了。

总之,勇气和审美最重要。俗话说得好,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


莲七白

最近一直在想表现的问题。不谈内容,仅仅就表现而言,具有震撼力的作品有两种倾向:一是经由大量时间和技巧叠加在单件作品中所表现出来的冲击力,二是经由无数的练习训练出来的举重若轻。前者是繁复,后者是简明。

从效果来说追求目标不一样,没有孰优孰劣之分。从可得性来说,前者训练更容易一些。加总是比减容易。减是一个选择过程,减到哪一步最为恰当是纯粹靠审美积累和个人经验的。

但是,“减”这件事,总是要先经过“加”这一步,没有大量对“加”的技巧训练很难直接到达“减”的效果。任何艺术都需要练习基础技法,只有把基础技法练到足够熟练,才有可能进行下一步:以技法构建结构,以及表达内容。

从审美上来说人们倾向于具有...

最近一直在想表现的问题。不谈内容,仅仅就表现而言,具有震撼力的作品有两种倾向:一是经由大量时间和技巧叠加在单件作品中所表现出来的冲击力,二是经由无数的练习训练出来的举重若轻。前者是繁复,后者是简明。

从效果来说追求目标不一样,没有孰优孰劣之分。从可得性来说,前者训练更容易一些。加总是比减容易。减是一个选择过程,减到哪一步最为恰当是纯粹靠审美积累和个人经验的。

但是,“减”这件事,总是要先经过“加”这一步,没有大量对“加”的技巧训练很难直接到达“减”的效果。任何艺术都需要练习基础技法,只有把基础技法练到足够熟练,才有可能进行下一步:以技法构建结构,以及表达内容。

从审美上来说人们倾向于具有复杂性的简单或具有单纯性的复杂。纯粹的简单的问题是如何不让受众感到过于直白,以至于缺乏想象空间,纯粹的复杂的问题是如何不让受众感到过于繁复,以至于缺乏重点。营造一个复杂与简单兼具的格式塔是古往今来所有艺术家们努力在做的事。

复杂性的简单——对概括能力的极大考验,如何取舍,如何运用想象力;作者本人和观者的想象空间唤起,通过留白形成解谜过程,从而获得审美快感。

单纯性的复杂——由单纯而高超的技法进行细致的描绘,形成复杂而磅礴的气势;作者的表达在于“势”的营造,将观者包裹在丰富的细节里形成共鸣。

从表现来说,前者是更容易看出作者内心的,如何取舍,如何用最简单的形式表达复杂内容通常都更直接地反映作者自己的想法。后者相对更难辨认,因为过多细节会模糊掉真实意图,而且对心气和韧性要求很高,简单来说就是以丰富细节作为技巧的同时维持整个作品的气不散意不乱,需要很大的控制力。用比喻来形容的话大约就是一柄剑和很多箭的区别吧。同样都是杀伤性武器,前者更直观,后者更避无可避。

就说到控制力的问题。作者需不需要有强有力的控制力把控全局,这件事一直都众说纷纭,因为最好的灵感和创作往往不是控制的结果。但我个人一直认为,一定程度的控制是作者自觉的重要部分。知道什么时候该收起创作激情使之不至于被冲昏头脑,什么时候该放开任其驰骋,可能是区别爱好者和职业作者的一道线。

如果需要以作品谋生的话,其锤炼程度和爱好者显然是不一样的。反复地练习同一个母题,尝试最佳的表达效果,通常是职业作者会做的事。但仰赖审美共鸣而生活是个复杂的话题,永远不是靠单纯的作品。一旦需要考虑市场、受众、甲方乙方……创作就不可能单纯,事实上我很怀疑完全纯粹的创作是否存在。人总是想听到得到更多回声吧。

撇开内容谈表达是挺没意思的,但内容实在不是我有把握能谈论的话题,其实表现也不是,但执着于表象这么多年,一点反思,写出来贻笑大方而已。


莲七白

一种新的画法。我称它为“碎裂”。其实也不新了,从我最早画水彩开始发现这一现象就一直在试验,只不过成功率很低,最近开始集中尝试。试了很久,浪费了很多纸和颜料,现在应该说算是稍有掌握。让水和颜料自然流淌形成的机理很适合表现自然的感觉。

最近打算把以前的画整理整理出本画册,感觉再不整理很多画就要找不到了,到时还请大家多多支持。

一种新的画法。我称它为“碎裂”。其实也不新了,从我最早画水彩开始发现这一现象就一直在试验,只不过成功率很低,最近开始集中尝试。试了很久,浪费了很多纸和颜料,现在应该说算是稍有掌握。让水和颜料自然流淌形成的机理很适合表现自然的感觉。

最近打算把以前的画整理整理出本画册,感觉再不整理很多画就要找不到了,到时还请大家多多支持。

莲七白

关于BDSM

BDSM是游戏。是游戏。是游戏。重要的话说三遍。

BDSM不是恋爱。大部分BDSM都不涉及性交(国外一些国家在专业BDSM活动中进行性交是违法的,所以不要相信A片啦)。如果谈恋爱,用了一些DS或者SM的方式做爱,那叫性情趣。《五十度灰》就是典型的半吊子,披着BDSM的皮演玛丽苏故事最后还觉得这种行为是错的?被BDSM爱好者骂死。

D/S关系更倾向于心理上的控制/被控制、主奴关系,S/M关系更倾向于施虐/受虐关系,Bondage/Discipline是两种关系实践的手段。两种关系有时会混在一起。现代社会里,BDSM是你情我愿的配合游戏,虽然会以痛苦作为手段,但它不是真正的身心伤害,这点非常重...

BDSM是游戏。是游戏。是游戏。重要的话说三遍。

BDSM不是恋爱。大部分BDSM都不涉及性交(国外一些国家在专业BDSM活动中进行性交是违法的,所以不要相信A片啦)。如果谈恋爱,用了一些DS或者SM的方式做爱,那叫性情趣。《五十度灰》就是典型的半吊子,披着BDSM的皮演玛丽苏故事最后还觉得这种行为是错的?被BDSM爱好者骂死。

D/S关系更倾向于心理上的控制/被控制、主奴关系,S/M关系更倾向于施虐/受虐关系,Bondage/Discipline是两种关系实践的手段。两种关系有时会混在一起。现代社会里,BDSM是你情我愿的配合游戏,虽然会以痛苦作为手段,但它不是真正的身心伤害,这点非常重要。如果一方是不情愿的,那这个就绝对不可以进行下去。BDSM的核心是主奴角色扮演,通过束缚/训诫等行为完成,进入角色了就要遵循角色,有没有感情跟角色扮演基本上毫无关系——事实上很多Sub或者M不希望和Dom或S产生感情,越冷酷越陌生越好。

我个人认为接受方其实是关系里更享受也更有决定权的——任何一个专业安全的BDSM关系,D或者S所做的最重要的事就是满足Sub或者M的需求,通过满足他的需求来满足自己的需求。包括M承受范围之内的生理安全、心理安全需求。非常复杂,也较难做。所以M和Sub好寻,好的Dom和S难找。

但说到恋爱,现代社会里应该是平等的,如果不经过合理的规则合议双方取得共识就进行BDSM行为,或者虐待/控制之后用BDSM来掩饰的,99%是遇上了人渣,赶快跑吧,别幻想了。

萌CP用BDSM写文的我觉得其实是挺难写得好的。从官能角度当然可以挖很深,心理的转变什么的能写小论文,人的三重自我的斗争、权力的转换什么的……写得好真的超级美味。Xanthe开启了多少同人女的BDSM启蒙啊。但我非常害怕的一点就是把BDSM写成虐恋情深,并且很雷那种因为爱上就不舍得动手的Dom和因为被虐惨而怀疑S感情的M……拜托?这是不合格的D和M啊?乐趣在哪里?

就……虽然BDSM其实更多是发生在经验玩家之间,但作为搞CP来说,相爱完全不阻碍玩BDSM,相反我觉得是如果你情我愿,绝对是可以把感情推得非常深刻的。如果重点是谈恋爱,只是用D/S的一些方法来玩foreplay,也是非常有情趣的一件事。但别相爱了就觉得BDSM是不正常不健康的方式然后转头就卿卿我我关怀体贴甜蜜人生……这是个情趣游戏啊。会享受其中乐趣的才会去玩,它不是个折磨啊……

哦对了说起来我之前读了萨德侯爵的小说,虽然说是SM始祖,但真的,其实是批判道德伪善的小说啊,就……90%的网络黄文都比他黄180倍吧。而且写得不大好看,真心话。但他确实提出了这个影响深远的话题,就是纯粹的恶真的很有魅力。毁灭和被毁的欲望与生俱来,跟爱无关,这才是SM心理关系的精髓。

莲七白

昨天这个新闻大家应该有所耳闻了。
我个人的同人文本已经全部下架,上架时间不定,也请大家不要流通。
吃肉么网上吃吃就好了,停笔是不可能的,但再出本大概是遥遥无期了,鉴于我常年致力于由性写爱。
世事如此,非常遗憾。

个人来说,相信自由版权更有利于创造力,尤其是二次创作这种模糊作品,因此效仿Astolat开放我个人二次创作的无限权限,不含商业目的的转载改编再创作都随意。

我不会放文档下载,也不会补档,因为很多文都在对话框里敲的,自己也没档。如果有一天随缘居挂了,那所有slash和水色朱华这个ID都烟消云散。如果有一天lofter挂了,那莲七白及其所有也会消失。
从网络时代至今,有一个错觉就是什么都会留下记录,但...

昨天这个新闻大家应该有所耳闻了。
我个人的同人文本已经全部下架,上架时间不定,也请大家不要流通。
吃肉么网上吃吃就好了,停笔是不可能的,但再出本大概是遥遥无期了,鉴于我常年致力于由性写爱。
世事如此,非常遗憾。

个人来说,相信自由版权更有利于创造力,尤其是二次创作这种模糊作品,因此效仿Astolat开放我个人二次创作的无限权限,不含商业目的的转载改编再创作都随意。

我不会放文档下载,也不会补档,因为很多文都在对话框里敲的,自己也没档。如果有一天随缘居挂了,那所有slash和水色朱华这个ID都烟消云散。如果有一天lofter挂了,那莲七白及其所有也会消失。
从网络时代至今,有一个错觉就是什么都会留下记录,但其实就跟人生一样,总是走一段忘一段的。能够有一段一起走就已经是很大的缘分了。
玩,对我来说是即时的那一刻更重要。活在当下吧。

谢谢大家的理解和一直以来的支持。

莲七白

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

Singing the songs of angry men?


一个画风练习。

觉得非常适合今天。

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

Singing the songs of angry men?


一个画风练习。

觉得非常适合今天。

莲七白

最近在做的一些新的尝试。

Impression系列-回声与协奏

按顺序:1.众生;2.悉达多在岸边;3.夜航;4.河岸;5.重力;6.海边;7.狭路;8.深渊;9.风暴;10.时间线。

最近在做的一些新的尝试。

Impression系列-回声与协奏

按顺序:1.众生;2.悉达多在岸边;3.夜航;4.河岸;5.重力;6.海边;7.狭路;8.深渊;9.风暴;10.时间线。

莲七白

聊聊二创

版权保护的是原作者对作品的所有权,包括署名、支配和以此盈利的权力,这个非常重要。二创,在原作基础上的再次删改、修建、再创作,在我看来,在注明来源、放弃以此牟利的情况下是完全ok的。新媒体时代,什么都可以共享,未来版权会逐渐消亡——这种价值观吧。

需要另加说明的是:抄袭、盗用,是剥夺了作品来源,去掉了原作者的权利,不产生新东西,不是二次创作,是一种必须谴责的偷窃行为。

我受astolat和KK关于版权的思想影响很深,认为二次创作乃至多次再创作是未来伴随着媒体时代发展的一个必然趋势。解构、剪辑、修改、再创作是家常便饭。事实上我们也很适应各种二创。表情包不就是吗?

我因为自己搞同人搞了多年,对...

版权保护的是原作者对作品的所有权,包括署名、支配和以此盈利的权力,这个非常重要。二创,在原作基础上的再次删改、修建、再创作,在我看来,在注明来源、放弃以此牟利的情况下是完全ok的。新媒体时代,什么都可以共享,未来版权会逐渐消亡——这种价值观吧。

需要另加说明的是:抄袭、盗用,是剥夺了作品来源,去掉了原作者的权利,不产生新东西,不是二次创作,是一种必须谴责的偷窃行为。

我受astolat和KK关于版权的思想影响很深,认为二次创作乃至多次再创作是未来伴随着媒体时代发展的一个必然趋势。解构、剪辑、修改、再创作是家常便饭。事实上我们也很适应各种二创。表情包不就是吗?

我因为自己搞同人搞了多年,对各种再创作都抱有宽容的心态。创作本身就是建立在前人基础上的东西,完全的创新并不存在。再创作也有很多语境,艺术家设计师们把已有的作品剪辑挪用做蒙太奇是很普遍的手法,直接的致敬更是不缺,只要表达了新意义,就是新作品。有时候我觉得对借鉴的喊打矫枉过正。任何创作都不可能建立在凭空想象上。区别只在于有的学得像,有的学得不像,有的揉了揉,有的没动脑而已。梵高莫奈安格尔……你认识的所有名家都借鉴过,然后又发展出自己的新东西,太自然不过了。我个人对这方面的标准就是:有没有内化过,有没有使用新元素,有没有表达新东西。元素的重组、新材料的运用……哪怕套的壳子一样,也是新东西。Eames一把椅子有超过500个变体,全都一眼叫你认出来它是Eames的原作,但每一个都是新设计。一朵藤花用硬质塑料做和用点花液做和用水彩画,就是三种媒介三个作品。

任何一个创作者,能表达出自己想象中的50%就很不容易了,如果单纯地去模仿,那哪怕完全复制,和原作审美上的差距就是1:4。从创作价值来说就是1:100。

扯远了。

二创更多指的是依附于原作的再次创作。之前有个脑洞很大的家伙把《一一》剪辑了一个个人剪辑版,被骂得狗血淋头。其实我觉得如果都这样要求就很无趣了。同人作者们是在文本盗猎,把人物从原作中脱出来,按自己的想法搞CP,都是很酷很有趣的事,在其中产生了很多新东西,很蓬勃。我理解同人的意义很多时候也在于此:丰富了原作看不见的空间,延续了原作的生命力,展现了多种多样的想象力和创造力。

当然在这一过程中会有很多冲突,艺术不论,粉圈这个东西本身就特别特别复杂了,身份认同、寻求共鸣、蜂巢效应……同人粉圈加上创作者分歧大概还能再复杂个三倍吧。

创作者分歧这个事儿,在二创里,大概是最容易引起争议的,有的人觉得二创也是我的创作,我想怎么搞怎么搞,有的人觉得二创最重要的是遵循原作精神,不然你干吗不去原创。基本上,我的观点是:只有好不好看的作品,没有该不该做的创作。换句话说,粮好吃最重要,至于什么方式,真的不重要。同人有时候特别强调OOC这事儿,但有时官方都OOC到天外(比如美队三和POI最后一季),让任何一个作者完美复制自己的作品都做不到,何况再创作呢?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审美癖好和自我约束机制,这是纯粹个人选择,以此来要求其他人是很没道理的。我一直觉得作品受到欢迎有一半是因为凑巧和受众起了共鸣——在任何创作里,虽然被解读往往是另外一码事,但共鸣都是一个作品有生命力能够流传下去的关键。

当然有作者很讨厌被二创,觉得我的东西你给我切割剪辑变化了,把我意图都扭曲了,算什么?JK罗琳就是。作为作者这样想再自然不过。但另一方面我也想说她的创作鼓舞刺激了更多美好的创作,这也是毋庸置疑的。再顶着锅盖说一句,我觉得JK写的感情戏真的基本都很烂,比她写得好的同人一抓一把。她塑造了这样丰富多彩的魔法世界,同人们塑造了同样丰富多彩的感情世界,我觉得并不能因为前者的价值否定后者的创作。

我个人是觉得,如果一个作品能够刺激别人花心思花力气去为它创作新的作品,我作为创作者来说是非常兴奋的,至于这个再创作是不是在我预想之中,有没有扭曲我的本意,那真的无法控制。现在这个时代,任何一个作品呈现出来之后就不是完全属于作者的了,被误读太正常不过,符号语言本质就不是一个清晰媒介。怀着恶意和怀着善意去再创作本质上并没有区别,只有结果能决定创作的好坏——还是刚才的观点,做得好值得夸赞,做得不好的被批评也理所应当。批评和赞美都应该基于作品本身。很多时候人们批评再创作主要原因不是二创这种形式不好,而是觉得二创做得太烂丢原作的脸(虽然再创作会不会丢原作脸就跟粉丝会不会丢偶像脸一样我觉得值得商榷)。

和原创比起来,再创作总是低一级,仿佛因为借用了别人的元素就具有立场瑕疵,老马丁也说搞同人是很偷懒的,可是二次创作大概也是最不在乎结果的——同人作品并不能正规出版,粉丝剪辑只是小范围流传,很多时候享受的就是创作过程本身,得到一些同好的认同,门槛较低,是释放创造力的非常好的方式。是有做得很烂画得很烂的作者啊,不客气地说,大部分的粉丝作品都距离杰作万水千山,但不妨碍玩得开心啊。能够有一个载体去促使人去思考创作,无论结果,我觉得对个人来说都是很好的释放渠道。

我跟基友聊天,确实感慨对同人会比对原创更有热情。爱自己之外的东西更容易吧,自己写个人物去爱他,比爱一个别人的人物要难多了。陌生感带来想象空间,想象空间带来魅力,这种感觉吧。因此而激发的创作热情也是非常值得珍惜的。

莲七白

信息、社交网络和孤独

我有很严重的信息强迫症。大概是职业毛病,一定会把眼前的信息无论是否垃圾读完才行。这导致了一个后果,我一点也不适合玩社交网络,因为无用信息太多。朋友圈就是这样生生逼得我基本没法用微信,微博Slash20人左右,剩下都是公众号。我受不了被包围在同一个圈内,被同一条信息刷屏的感觉,会引起强迫症反应。

社交网络的有趣性在于每一个虚拟ID后是真实的人,存在一个非常微妙的现实/非现实界限,真实的人,虚拟的关系。这种似近又远的关系让人释放出自我,社交网络提供给人最大的吸引力就是无视物理距离、实际关系的分享、表达和关注。我又要说人的根本特质——孤独了。孤独让人寻求理解,寻求理解最直接最方便的就是刷关注度。有...

我有很严重的信息强迫症。大概是职业毛病,一定会把眼前的信息无论是否垃圾读完才行。这导致了一个后果,我一点也不适合玩社交网络,因为无用信息太多。朋友圈就是这样生生逼得我基本没法用微信,微博Slash20人左右,剩下都是公众号。我受不了被包围在同一个圈内,被同一条信息刷屏的感觉,会引起强迫症反应。

社交网络的有趣性在于每一个虚拟ID后是真实的人,存在一个非常微妙的现实/非现实界限,真实的人,虚拟的关系。这种似近又远的关系让人释放出自我,社交网络提供给人最大的吸引力就是无视物理距离、实际关系的分享、表达和关注。我又要说人的根本特质——孤独了。孤独让人寻求理解,寻求理解最直接最方便的就是刷关注度。有粉丝、有点赞、有评论、有回应,就有自己很重要的错觉——说到底不过是起源于骄傲的自我满足罢了。

这种虚拟的关注度来得很轻易,因此很容易膨胀,更容易上瘾。人类社会精妙的关系在社交网络里被扩大,简单化。想要被喜欢,想要被认同,想要得到更多爱……点个赞就好了。有了争执连吵架撕逼也变得非常轻松,不过一种发泄。

自我表达和暴露的界限很模糊,窥私和关注的界限也很模糊。你在网络上的形象是你“希望别人看你的形象”,是经过精心控制过的呈现。把内心剖析出来放在网上给别人看,多少都有夸大的意味,因为人是这样情感化,网络如此方便,文字的表达也比从嘴里说出来要轻易。我很早就意识到态度比观点要易于传播,逻辑其实并不重要,吸引眼球和爆点盖过一切,尤其是信息越来越碎片化(我不得不怪罪Twitter),你很难把握事物的全貌。

求关注这事儿多少软弱,就跟小孩子疼了要哭要抱似的,只不过撒娇的对象是从来没见过面、虚拟世界另一端的人——跟现实中的人情往来相比,为什么这会让我们更加依赖?更加肆无忌惮?

该以多少的认真和多少的真实面对社交网络呢?这对我来说是个难题。我很容易就忘记社交网络虚拟的那一面,想太多,投入太多。二三次元分开并没有想的那么容易,追根究底是时间:一天只有24小时,你选择了多少时间做多少事决定了你会成为怎样的人。

社交网络提供了一个非常方便的,全民娱乐和共享的Comfort zone,不喜欢某个人?拉黑就好了。喜欢某个圈子?都加进去就好了。真的很舒适。但是舒适令我不安,有种温水煮青蛙一样的恐惧在里头。(或许只是害怕改变?)

人们总是会寻求共鸣。社交网络只是一个平台,但糟糕的是它让人更加孤独。一百条社交网络的互动也敌不过面对面的一次有价值的谈话,为什么?面对面的谈话是即时性的,本能反应的,不那么被人控制,面临“无人聆听”“被驳斥”“丢脸”的风险,但正是那些词不达意、无法表达的部分才更接近于我们真实的自我,而我们又是如此害怕真实被发现,与人建立更亲密的关系……

人类是真的很脆弱啊,我们如此依赖科技,并且越来越依赖科技是因为我们越来越脆弱。你知道你每天看250次手机吗?手机成为我们人体的延伸。每一次对感官的延伸都会带来社会变革,从古登堡印刷机到智能手机。我们惧怕被日趋爆炸的信息抛下,惧怕被遗忘,惧怕孤独却又更惧怕和真实的人们建立亲密关系,所以通过社交网络这种可以“控制”的社会关系享受被关注被陪伴的幻觉。

但是,偶尔会想,就算被留下又有什么关系。

我,你,人类从根本上就很孤独。孤独本质上是非常美的。什么是美?直观地说,美与生命紧密相连,那么作为生命本质的孤独也很美。你在什么情况下会感到孤独?慢下来,一个人,开始注意周围的环境,被触动。天上的月亮有隐约的绿色光晕,身边有人行色匆匆。在深夜里醒来,再也睡不着,窗外有虫子叫。长河落日,大漠孤烟,野鹜齐飞。最美的感受都是与孤独相关的,你很少在人群里感受到美,哪怕在庆典中击中你的也一定是独一的个人感受。

人是在孤独里才能面对自己,才能“识别”自己。思想可以通过沟通产生碰撞,但和自己相处一定是在孤独里。

对我来说没什么比美更重要了。审美是我生活的核心。社交网络上有些非常美的东西,但就信息传播来说是相对低频的,人的注意力更容易被哗众取宠、玩世不恭、爆点所吸引。但玩世不恭什么时候变成好词了?严肃意义被消解并不是一件值得津津乐道的事。

社交网络非常吵闹。很喧哗,哪怕什么话都不说只是刷屏都能感觉到屏幕后每个人迫不及待想要表达,想要被聆听的急切。我们经历的是从Conversation到connection的时代转变,但connect是否表示就真的连接上了?有这样的错觉:假如你不出声,不分享,你就仿佛不存在。

这很可怕。因为我是存在的。我不应该靠这些联系证明我的存在。这里有一个失控的问题,因为始终有人陪伴的幻觉太容易让我们产生依赖,以至于我们的认知需要靠虚拟关系来验证,只要缺失一会儿、独处一会儿就处于一种拒绝孤独的焦虑里。所以事实上我们并没有成功地像我们期望的那样控制自己与社交网络的关系。

社交网络是个了不起的发明。我们发明了太多了不起的科技了,方便生活、方便情感,就算我写了这么多弊端我也不可否认我深深地依赖着社交网络,难以自拔(或许正是因为难以自拔,所以反思显得心痛),连说一句fuck social network都显得没有底气。正是因为这种强势的无法拒绝让我害怕。身份的价值建构被悄无声息地改变了。

与自己和解是个漫长的需要一辈子来做的事,寻求陪伴和惧怕亲密关系,控制与失控都是其中的一部分。其中最重要的是什么呢?更多地建设起自我精神的强度吧。没有人可以坚强到拒绝陪伴,但总可以尽量学着悦纳自己的孤独。


莲七白

一个不想画好画的同人写手不是一个好设计师

我不知道在你的分类里我属于哪个类目,我只想说我并不想被tag束缚。

tag是为了方便归类,给人归属感,但就像我亲爱的Rrosery说得一样,它成为一种个人身份“无罪”的证明,每个人将自己归类于某一个粉群之中,All cp粉,AB粉,BA粉,成为一种符合守则的典型理想。仿佛只要tag打对就不会被掐,就是安全的了。通过tag这种方式管理社区简单高效,但忽视了作为创作很重要的模糊性——从某种角度来说,创作的模糊性反应的的是作为创作者主体的多样性。

人的一生都在不断学习的过程中。几年前我不会画画,几年后我出书展览,几年前我会为了读者的偏好多寡改变剧情进展,几年后我连最冷的跨剧拉郎都会萌得风生水起,...

我不知道在你的分类里我属于哪个类目,我只想说我并不想被tag束缚。

tag是为了方便归类,给人归属感,但就像我亲爱的Rrosery说得一样,它成为一种个人身份“无罪”的证明,每个人将自己归类于某一个粉群之中,All cp粉,AB粉,BA粉,成为一种符合守则的典型理想。仿佛只要tag打对就不会被掐,就是安全的了。通过tag这种方式管理社区简单高效,但忽视了作为创作很重要的模糊性——从某种角度来说,创作的模糊性反应的的是作为创作者主体的多样性。

人的一生都在不断学习的过程中。几年前我不会画画,几年后我出书展览,几年前我会为了读者的偏好多寡改变剧情进展,几年后我连最冷的跨剧拉郎都会萌得风生水起,几年前我根本没想过出本,几年后我从主催排版设计印刷基本都自己搞定。我学过很多,还想学更多,现在我热爱萌CP和刷剧,鉴于已经萌了十几年,估计还会继续萌下去,但会不会心血来潮开发新技能?我也不知道。

保持开放和敏锐是保持创造力的重要方式。创作是要耗心力的,如果一直汲取会抽干。多样性非常重要。坦白讲我觉得特别有创造力的人都没有“墙”这个概念。创造力某种程度上等同于执行力,是快速吸收、快速掌握、快速运用的能力,有完整的方法论可以学习。而创作这件事是跟表达欲有关的,只要是人就有表达欲。孤独的本性使然。也是因为这样,世界上的创作千变万化,反应的是人的复杂多样。世界上没有比人更复杂的东西了,从思维到感情,一个人,两个人,三个人……一群人,指数级别的变化,也正是因为太复杂,所以才出现了tag这种简单粗暴的标签化分类。

tag就跟社交网络给人带来的影响一样,形成了约定俗成的社区,只要不越线,待在这个泡泡里就很安全,大家都很和睦,很开心,也很积极,赏罚分明。然后也像社交网络一样,因为符合/不符合约定俗成的规则而掐架,因为掐架而更加强化这些守则。一种无甚意义的集体主义狂欢。用有限Tag来限制创作,由此产生的tag警察CP警察真是非常狭隘。

很多时候我都觉得我的观念非常老土,更多时候我跟社交网络相处不良,但总体来说我真的认为tag和社交网络都让人更加孤独,原本活生生的开放的公共区域变成支离破碎的标签化团体。有时候就会忍不住想呐喊出声:喂,我在这里,我是活着的,我不是一个标签,我不是几个tag,后缀再长也不是我,我是一个人。


莲七白

为《冷心人》画的插图。

两三年前的旧图了。反正也不可能再刷,放出来看看。

我可能五年也就画了这几张板绘……(板绘真的好难!控制不了!!)

为《冷心人》画的插图。

两三年前的旧图了。反正也不可能再刷,放出来看看。

我可能五年也就画了这几张板绘……(板绘真的好难!控制不了!!)

莲七白

想起来就说了吧,CP向和互攻向的写法是真的不一样,一个会去强化攻受对比,一个是完全平等的。为什么我一直说我是有偏向的互攻呢?因为完全平等的关系缺乏一定戏剧张力。

为什么会有不逆不拆或者宁拆不逆的萌法存在?也是因为攻受对比强烈,越是对比强烈越是张力强。不管受多强,攻占(心理/生理)优势。有时候正是因为受平时的强来与床上行为做对比,营造戏剧张力。

不情愿/强上这个梗,算同人肉里最多的梗了吧,个人觉得为啥流行也是因为攻受对比非常强烈,受方不情愿地做到爽特别衬攻方的强。

我一向认为同人作为文本盗猎,其本质是为了满足作者/读者流动的身份认同,爱受苏攻,同时占有两个人物角色,现代女性性幻想集大成者。...

想起来就说了吧,CP向和互攻向的写法是真的不一样,一个会去强化攻受对比,一个是完全平等的。为什么我一直说我是有偏向的互攻呢?因为完全平等的关系缺乏一定戏剧张力。

为什么会有不逆不拆或者宁拆不逆的萌法存在?也是因为攻受对比强烈,越是对比强烈越是张力强。不管受多强,攻占(心理/生理)优势。有时候正是因为受平时的强来与床上行为做对比,营造戏剧张力。

不情愿/强上这个梗,算同人肉里最多的梗了吧,个人觉得为啥流行也是因为攻受对比非常强烈,受方不情愿地做到爽特别衬攻方的强。

我一向认为同人作为文本盗猎,其本质是为了满足作者/读者流动的身份认同,爱受苏攻,同时占有两个人物角色,现代女性性幻想集大成者。不太客观地讲,我觉得不吃逆的受控居多。

但我本人是纯攻控。控到如果不是互攻根本萌不起来CP的那种。所以我的性幻想非常流动,很难定下来到底谁攻谁受,基本上是根据剧情和心情定的。

反映到写文上的时候其实蛮明显的,我写不了强上的肉,因为脑内没有那么明显的攻受差,就……很喜欢写那种两个人开开心心地做……😂

CP向的写法一定会强化对比,拿双关来说写年上,那就会强化哥哥控制感和弟弟的软甜,写年下,会强化弟弟的帅气和哥哥的克制。但写互攻,就完全不会这样想,会觉得啊反正你俩凑一起,今天看谁比较想上吧。

同人这个东西是粉丝自嗨用的,拿来搞基本来就是OOC了,无非是谁OOC多谁OOC少的问题,完全复原原剧人物性格是不可能的,一千个人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每个粉丝心里的人物形象都有偏差,何况二次创作呢。让任何一个作者复原他自己写的人物说实话都不太可能。

在这种情况下,我个人只有一个判断准则:好吃不好吃啊。萌个CP,没什么比好吃更重要了。所谓好吃,我个人标准是人物活,文字通畅,逻辑顺(社会逻辑、感情逻辑、人物逻辑等,这点其实做好特别难),有点肉就最好了。至于OOC,没人不OOC,有时候官方都OOC到天外(参看POI最后两季,神夏S401和美队三——是的我一如既往地黑美队三),只要不是OOC得没眼看,真的,不算大问题了。


莲七白

早上起来看了篇文,特别好,特别特别好。看得我很受震撼,缓过劲来想,有耐心慢慢做一个创作多难啊。

不论是电影、小说、同人文、绘画,涉及到人本中心的,那种细致的描绘,敏锐的捕捉,对人性幽微之处的探察,累积起来的情绪的变化,对人生来具有的矛盾性和其导致的悲剧的怜悯之心……所有堪称杰作的东西,都对心力要求太高了。

我时常会觉得看得太透彻的作者真的太难了。心理和生理上都像扛石头上山,消耗很大。敏感多思又勤奋的人真的很辛苦。艺术创作容易涸泽而渔。

但也正是这样的创作者,会创造出具有人文精神的杰作。现代文艺有很多都走向了思辨的道路,思辨当然是好的,但思辨也很容易变成对智性的骄傲和诡辩。更传统的人文浪漫...

早上起来看了篇文,特别好,特别特别好。看得我很受震撼,缓过劲来想,有耐心慢慢做一个创作多难啊。

不论是电影、小说、同人文、绘画,涉及到人本中心的,那种细致的描绘,敏锐的捕捉,对人性幽微之处的探察,累积起来的情绪的变化,对人生来具有的矛盾性和其导致的悲剧的怜悯之心……所有堪称杰作的东西,都对心力要求太高了。

我时常会觉得看得太透彻的作者真的太难了。心理和生理上都像扛石头上山,消耗很大。敏感多思又勤奋的人真的很辛苦。艺术创作容易涸泽而渔。

但也正是这样的创作者,会创造出具有人文精神的杰作。现代文艺有很多都走向了思辨的道路,思辨当然是好的,但思辨也很容易变成对智性的骄傲和诡辩。更传统的人文浪漫更容易打动我。苦痛啊,心碎啊,在别人的故事里看到人生的更多可能以及更多幻灭。

苦啊。生活怎么会不苦。麻木了不代表它不苦。我以前以为苦闷只是为赋新词强说愁,中二时期的世界不理解我,并且坚信长大了就好了,变成能做主的大人了,就会更好。但伴随着青春的逝去,在荷尔蒙激励的冲劲逐渐消退时,人只会越来越苦闷,而且越来越少地诉诸于口。因为有什么必要?生活如此。三十岁,五十岁,我外婆九十多,她也有太多苦闷,只是习惯了而已,没有必要说了。

有时候就是道坎儿,过不去就会变成抑郁,甚至圈在里头出不来。更多时候,眼一闭就过去了。好死赖活,只要还有值得留恋的东西,就能活着。只要还有点热情,就能活好。人其实说起来也很简单。失恋痛不痛苦,失败痛不痛苦,所有的失去都痛苦,幸好还有时间能够让人遗忘。所以坏记性有时是个福分。

能看到让人感动的作品真的很好。最打动人的永远是爱。爱的遗憾、不甘、不堪……那么脆弱,又那么美。美是具有毁灭性的,足够的美是武器,令人缴械臣服。人多奇怪啊,明明理智又现实,本性里基本是完全利己的,求生本能异常顽强,但在爱上谁,为谁倾倒的时候就完全利他到不惜自我毁灭了。

唉,我是个耽于享乐的家伙,喜欢花哨的东西,也完全不想承担所谓创作的痛苦。缺乏这样的毅力,更懒得磨练。一切都出于玩闹之心。玩玩就好——抱着这样的观念,是不可能搞出严肃作品来的。这并非缺乏责任感(某种意义上我觉得创作只需要对自己负责),而是对自我的清醒认知。以爱的名义搞些轻浮的甜蜜的东西让我愉悦,就如咖啡上的奶泡一样,咖啡苦,但上面沾了点味道的奶泡就很香。

但是作为精神养料,如果只有奶泡没有咖啡,那就太飘了。

我不喜欢纳博科夫,他太聪明,显得没他聪明的人都蠢,我喜欢格雷厄姆·格林,有信仰的第三者,总在矛盾里苦闷着,但至少还孜孜不倦地追求爱,这让他的故事也有趣得多。

莲七白

复联3食完。(这篇没有剧透,但总之是吐槽,导演粉就别看了)

怎么讲,罗素兄弟是真的非常喜欢plot twist,营造各种反转。

但真的,我受够他们玩弄粉丝了。

全片最有深度的是灭霸,但就算灭霸也非常单薄,和卡魔拉的父女情经不起推敲。其他人基本都纸片人,我铁这种话痨,复联中的C位,一共有没有20句台词,更可以想象其他人有多单薄了。全靠一群天价演员来撑,就算这样还是很有限,因为,实在是能给每个人的表演空间太小了。

想搞一部正剧,结果忍不住还是塞很多笑料,就一会儿要你笑,一会儿要你哭,太刻意了。放很多特写,总之就是角色多!多!多!!头要大!大!大!!一部从头到尾靠认脸就能高潮的片子能有多好看...

复联3食完。(这篇没有剧透,但总之是吐槽,导演粉就别看了)

怎么讲,罗素兄弟是真的非常喜欢plot twist,营造各种反转。

但真的,我受够他们玩弄粉丝了。

全片最有深度的是灭霸,但就算灭霸也非常单薄,和卡魔拉的父女情经不起推敲。其他人基本都纸片人,我铁这种话痨,复联中的C位,一共有没有20句台词,更可以想象其他人有多单薄了。全靠一群天价演员来撑,就算这样还是很有限,因为,实在是能给每个人的表演空间太小了。

想搞一部正剧,结果忍不住还是塞很多笑料,就一会儿要你笑,一会儿要你哭,太刻意了。放很多特写,总之就是角色多!多!多!!头要大!大!大!!一部从头到尾靠认脸就能高潮的片子能有多好看。

因为反正看脸就够了不是么。因为反正只要是其中一个角色的粉就会买票不是么。因为反正这些角色都已经塑造完毕了不需要再深入,只要让他们翻来覆去地反转就行了不是么。

我说实话对漫威心存敬意。就好像看着一个大工程,有很多工业牵涉其中,做了十年,几乎没出过什么大错,到现在做了一个十年献礼,还四平八稳,这是很不简单的。但是想想十年前,那时我们有指环王,有蝙蝠侠,哈利波特还在拍,现在这十年,最热的只剩下漫威了,屏幕被超级英雄霸占,但除了越来越炫酷的视觉奇观之外,他的故事有更好吗?并没有。效仿漫威的成功,DC也在乱搞,迪士尼连SW都拍得极其乏味。

食屎一般的美队三我不想再谈,单就这部来说,甚至连这仅剩的视觉奇观都没有突破。

缺乏美感。我不敢相信有一天我会对漫威的片子这样说。它曾经带来多么棒的视觉盛宴和想象力啊,阿斯加德的哥特幻想风格,钢铁侠的机械科技,美队的复古怀旧风,银护的蒸朋感,连复联2里的奥创机器帝国都可圈可点,可这部电影有什么?打斗不美,场景不美,缺乏想象力,甚至可说粗制滥造。

光是plot twist有什么用呢?POI S4、S5也热爱搞反转,当时我就觉得很不对劲,每一次反转都是对角色连贯性的一次伤害,而且更重要的是对粉丝感情的伤害。粉丝注重的是人物角色,探索角色深度会带来更粘稠的效应,然而偏不,就是要死了活活了死给你看,仿佛不这样做就不能好好讲故事。多不把粉丝的心当心啊。而且讲道理,有多少经典片子是靠这种低劣的plot twist成为经典的?

怎么讲,周末没事,逛街逛累了去刷一下,票价还是值的,这跟之前《狂暴巨兽》之类的片子相比也没太大区别,毕竟爆米花片,但真情实感我是真做不到了。剧组也没做到。


莲七白

lofter最近相当不友好,怎么也打不开,传图也老传不上来,好不容易传上来结果不能发布。很崩溃了。网易到底想不想搞这个产品啦。

画星星。

太阳系,附赠一个unknown planet。

lofter最近相当不友好,怎么也打不开,传图也老传不上来,好不容易传上来结果不能发布。很崩溃了。网易到底想不想搞这个产品啦。

画星星。

太阳系,附赠一个unknown planet。

莲七白

要看静物吗?相对来说我静物画得不多,主要是学习的心态。花卉也是,一共没画过几幅,主要是磨练技巧。后来发现确实不符合我的性格……


要看静物吗?相对来说我静物画得不多,主要是学习的心态。花卉也是,一共没画过几幅,主要是磨练技巧。后来发现确实不符合我的性格……


莲七白

美队三的问题是太想操纵粉丝了,从一开始宣发就在引战,渲染气氛,这个路数跟掐得越起劲越红有什么区别?

然后片子本身,我承认它是一部运作成熟的商业片,每一秒都在烧钱,视效和故事都很精彩,但除此之外除了黑豹之外几乎全员OOC,而黑豹还是个新角色。几个主角行为逻辑都很奇怪,不说盾的神逻辑了,铁优柔寡断感情用事还犯蠢,鹰眼我简直怀疑编剧是在黑。

看这种系列剧,最重要的是人物塑造,其次才是剧情,而队三是在破坏前面那么多部辛苦铺垫塑造的人物基石。如果是新入坑的,看这部会觉得喔好看,戏剧性强,冲突激烈,从钢一第一部追起的老粉呢?不少都给恶心得脱粉漫威了。

漫画处理得好太多了,一个可以挖掘很深的理念冲突最后被MCU变...

美队三的问题是太想操纵粉丝了,从一开始宣发就在引战,渲染气氛,这个路数跟掐得越起劲越红有什么区别?

然后片子本身,我承认它是一部运作成熟的商业片,每一秒都在烧钱,视效和故事都很精彩,但除此之外除了黑豹之外几乎全员OOC,而黑豹还是个新角色。几个主角行为逻辑都很奇怪,不说盾的神逻辑了,铁优柔寡断感情用事还犯蠢,鹰眼我简直怀疑编剧是在黑。

看这种系列剧,最重要的是人物塑造,其次才是剧情,而队三是在破坏前面那么多部辛苦铺垫塑造的人物基石。如果是新入坑的,看这部会觉得喔好看,戏剧性强,冲突激烈,从钢一第一部追起的老粉呢?不少都给恶心得脱粉漫威了。

漫画处理得好太多了,一个可以挖掘很深的理念冲突最后被MCU变成了烂俗的八点档恩怨,这种降格就说明了气魄和格局。就真的是为了制造冲突而冲突,为了引战而引战,因为有话题性啊,可以站队啊,轻易可以挑动粉丝热度啊……但讲真就这水一般的剧情逻辑,除了【】真爱粉,哪个不像被硬塞了一嘴屎。

本来是家国天下社会责任的大事,变成初中生群架,还生怕不够中二,硬要塞进去上一辈的恩怨是非(是的这是我最最生气最不能原谅的点,求他妈的放过霍华德行不行),一个严肃议题变成狗血八点档,不说格局了,就这手法,感情老粉都不存在,核心目标人群就恋爱脑小女生中二小男生啊。除了骂编剧傻逼之外没有话讲。

反正对迪士尼来说玩IP也就够赚,话题度也不管好坏了有热度就行,看明白了就想清楚不愧是资本主义游戏,消费至上,金钱推动一切,说是造梦其诚意就是用已有人物IP加资本大炒热度,反正粉丝年年掏钱掏成习惯?

呵呵,粉丝这种生物,可以很狂热,也可以很冷漠,粉谁不是粉,给谁打钱不是打钱,要玩粉丝经济就得哄好粉,我粉的是人物又不是你迪士尼,毁了我人物往我心里戳刀了还绞两下,还口口声声就是这样的,反正粉丝就爱看这个?太恶意了,操纵粉丝的恶意透屏而出,盯的不过是口袋里的钱。拍出这种玩弄感情的烂片儿还想人像以前那样叫爸爸?去你妈的吧。

超英热到现在已经差不多各自圈好了粉,往下其实也吸不到太多路人了,就这么一批人反复撸羊毛。撸呗,中二也有长大的时候,自毁长城这事儿做的也不止漫威一家,SW也在瞎搞,迪士尼家大业大,总有前赴后继的接盘,老粉算什么,反正不怕作。

看透了,也就这样,我们在乎得要命的事不过是流行文化中极小的一个元素,在消费主义的浪潮里因为资本起起伏伏,指望什么啊。


——————————————————————————————————

发出来这篇之后一连掉了几十个粉,呵呵,挺好。以后想洗粉就黑一黑美队三。我大部分时间都是个甜心,但美队三我是会持续不断地黑的,比心。

我以前是真的挺喜欢你盾的,在我没粉上史总之前写狼队都会夹带上盾冬,但真的,美队三太恶心人了。之所以只黑美队三的运营是因为我不想把愤怒发展到人物身上,【】粉不要对号入座,我只想黑主创,跟一部如此只想着圈钱的商业烂片谈人物逻辑是不是傻。


莲七白

波西米亚狂想曲我之前刷高清版刷了三遍,今晚上又带娘去刷了一遍影院,出来之后又循环了几遍Bohemian Rhapsody,于是现在脑子里都是nothing really matters~

前两遍自己刷的,第三遍拉对象刷的,我对象,我娘,都是对摇滚乐一窍不通的人,看完之后我娘说摇滚乐原来是这样的吗?我如果年轻的时候听到我也会疯狂爱上的。对象看完之后在客厅音响里放Bohemian Rhapsody,拉着我跳舞转圈,真的是兴之所至,好音乐太动人了。

这片本身作为传记片算二流,但音乐本身伟大。我常常想音乐为什么会如此动人?人为什么听到好音乐会共情,会舞蹈?音乐是属酒神的,让人沉醉、迷狂,一种感官游...

波西米亚狂想曲我之前刷高清版刷了三遍,今晚上又带娘去刷了一遍影院,出来之后又循环了几遍Bohemian Rhapsody,于是现在脑子里都是nothing really matters~

前两遍自己刷的,第三遍拉对象刷的,我对象,我娘,都是对摇滚乐一窍不通的人,看完之后我娘说摇滚乐原来是这样的吗?我如果年轻的时候听到我也会疯狂爱上的。对象看完之后在客厅音响里放Bohemian Rhapsody,拉着我跳舞转圈,真的是兴之所至,好音乐太动人了。

这片本身作为传记片算二流,但音乐本身伟大。我常常想音乐为什么会如此动人?人为什么听到好音乐会共情,会舞蹈?音乐是属酒神的,让人沉醉、迷狂,一种感官游戏。尼采说除了音乐人生别无慰藉。我们在被造之初在身体内部就埋藏了感知音乐的内核吗?它并不是语言的延伸,是超越语言之上的。频率?共振?大部分时间对音乐的感受是纯粹感性的。婴儿也会为莫扎特微笑。

世界意志的镜子。我好像写过这句话。就……如果哲学一点讲,会觉得人类具有共通的感官烙印,就像人会因为悲伤而哭泣,因为爱而疯狂,会绝望也会感到孤独一样,这些情感的产生也是自然的,有一定后天环境的成分就像我喜欢british pop和swing大于其他音乐形式一样,但莫扎特好听和Queen好听是所有人,只要有耳朵可以接收,都觉得动人的。考虑到人类个体的千差万别,那一定是有某个连语言都无法共通、但感官接收上共通的点。姑且称之为世界意志。

音乐,以及其他艺术形式靠人的灵感创作反射这一点,传达出来的东西,就是美。普世的美,能够打动绝大多数人的东西,一定不是理性可以解决的。那是生命力的具象化,是嚎哭、极速跳舞、大笑,这种非日常的感性冲击,足够强烈,才能唤起人们心中那个类似于本能一样的世界意志。能够捕捉到这种世界意志的浮光掠影并加以具现化是天赋。很多时候创作是经验积累后的灵光闪烁,但传世之作很少是完全的经验积累,天赋——敏感地反映自己所感到的世界意志并将其放大,是需要极强的生命力来消耗的。我常常觉得,这种创作不是由作者本人决定的,而是他成为了世界意志在表现上的传声筒。只要有那么一刻,他抓住了这个核心,他创作出来的东西就具有极其动人的美。创作这件事,本身就是能表达出感受的50%就已经很不容易,如果要创作出能够打动大多数人的“美”,消耗的能量可想而知。所谓天妒英才,太天才的人多半命运多舛,也是因为此。

做艺术太真诚容易走极端,也有这个原因吧。漂亮的糖水是很容易的,但真实的、能够打动人的美是很难的,世界意志是这样一个捉摸不定的东西,能够捕捉片刻都是极其天才敏锐。为了放大那感受,有时候非得从心里沤出血来。沤得多了,人也会枯竭的。所以需要很多很多的爱。当然这又是另一个话题了。

随便写写了,有机会建议大家都去电影院看看。


莲七白

上一周的画,主要是impression系列,画得挺快的。就很想画小小的人和大大的世界。

分别是池塘,暮色,藏身处,在星夜一个人远行,浮冰,孤星,一个人的世界,大树。最后一张是延续再之前的《在林间》。

确实是有点撒比西。现在的工作自主性强,合作少,而且几乎没有女同事,男同事们虽然友善但不可能非常亲近,以前和女同事们一起觅食聊天的友情是我非常怀念的。也很怀念萌上CP鸡血满满有很多共鸣,基友们脑洞碰撞的时候。但这种事可遇不可求吧。


上一周的画,主要是impression系列,画得挺快的。就很想画小小的人和大大的世界。

分别是池塘,暮色,藏身处,在星夜一个人远行,浮冰,孤星,一个人的世界,大树。最后一张是延续再之前的《在林间》。

确实是有点撒比西。现在的工作自主性强,合作少,而且几乎没有女同事,男同事们虽然友善但不可能非常亲近,以前和女同事们一起觅食聊天的友情是我非常怀念的。也很怀念萌上CP鸡血满满有很多共鸣,基友们脑洞碰撞的时候。但这种事可遇不可求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