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Mordred

900浏览    29参与
ZadidensLee

Mordred. Aquamarine, Jun.29th, 2015. Photos by Zadidens Lee.

Mordred. Aquamarine, Jun.29th, 2015. Photos by Zadidens Lee.

ZadidensLee

Mordred. Sega, Aug.31st, 2018. Photos by Zadidens Lee.

Mordred. Sega, Aug.31st, 2018. Photos by Zadidens Lee.

ZadidensLee

Mordred. Sega, Aug.31st, 2018. Photos by Zadidens Lee.

Mordred. Sega, Aug.31st, 2018. Photos by Zadidens Lee.

ZadidensLee

Mysterious Heroine X (Saber) and Mordred. Sentinel and Sega, Jan.20th, 2016 and Aug.31st, 2018. Photos by Zadidens Lee.

Mysterious Heroine X (Saber) and Mordred. Sentinel and Sega, Jan.20th, 2016 and Aug.31st, 2018. Photos by Zadidens Lee.

ZadidensLee

Mordred. Sega, Aug.31st, 2018. Photos by Zadidens Lee.

Mordred. Sega, Aug.31st, 2018. Photos by Zadidens Lee.

鸭梨和老怪物是一对

当年自己剪的大莫和梅子的cp,现在回头来看还是好心动哦,分享分享。大概就是“亚瑟×梅子×亚瑟,大莫×梅子×大莫”

当年自己剪的大莫和梅子的cp,现在回头来看还是好心动哦,分享分享。大概就是“亚瑟×梅子×亚瑟,大莫×梅子×大莫”

ZadidensLee

Mordred. Sega, Aug.31st, 2018. Photos by Zadidens Lee.

Mordred. Sega, Aug.31st, 2018. Photos by Zadidens Lee.

nonono!!!

【梅林传奇Merlin】【Adult Mordred/Young Mordred】【短】

【求看俺简介!】【渣】成文于2018.04.01

notes:悄咪咪一波贺生!沙沙又肥一岁啦!鱼人节快乐!

文渣又来污染乐乎了噜!失眠的朋友来瞧瞧呗我写的东西药效可好了!还是没有营养的短篇与奇烂的梗请大家喷我!!!(然鹅并没有人会看

上一次看merlin已经是6年前的事了囧~

伪架空,成年Mordred称Medrawt,幼年Mordred称Mordred

——————————

光影人


薄暮紧贴着建筑高楼,在它身上轻轻摩擦接连吞噬掉一扇一扇玻璃窗。薄暮从潮湿的下水道中溢出,从幽暗的烂尾楼中蔓延,恣肆横行于城市森林。不久城市就被泼上了一层墨。

Medrawt的嘶哑被萧萧秋风打散...

【求看俺简介!】【渣】成文于2018.04.01

notes:悄咪咪一波贺生!沙沙又肥一岁啦!鱼人节快乐!

文渣又来污染乐乎了噜!失眠的朋友来瞧瞧呗我写的东西药效可好了!还是没有营养的短篇与奇烂的梗请大家喷我!!!(然鹅并没有人会看

上一次看merlin已经是6年前的事了囧~

伪架空,成年Mordred称Medrawt,幼年Mordred称Mordred

——————————

光影人


薄暮紧贴着建筑高楼,在它身上轻轻摩擦接连吞噬掉一扇一扇玻璃窗。薄暮从潮湿的下水道中溢出,从幽暗的烂尾楼中蔓延,恣肆横行于城市森林。不久城市就被泼上了一层墨。

Medrawt的嘶哑被萧萧秋风打散,散落入夜幕。

他靠在一只路灯下,望着稀落的车流给了秋风霸道驰骋的机会,它搅动着午夜残余的霓虹,拨乱他脸上的灯光,在影子间来回戏谑。

“嘿,你可以听到我么?”

Medrawt脸颊的红晕也随着思绪一惊,恍顾四周,并没有会说话的东西。

又是一股强劲的游乐者,跌转在街道墙壁间,向Medrawt扑来。他忙把头别过顺风向,边吐出一个寒颤。

Medrawt砸砸嘴,脸上的红晕又泛起来了,占领至鬓角。“真是不好意思,我又喝多了。”苦笑,他就像亚当与夏娃捧到嘴边的那只诱人禁果。

“我在这里,右边,你的影子里。”

Medrawt故作呆意蹲下,撩上小黑卫衣的袖子,沿地上影子下的的石纹到处戳了戳,“是这么,还是这,戳你疼不疼?”

“不疼。”

“不管你哪来的小屁孩,别逗我了,也不用你从后面那垃圾桶出来,有够晚的了快回家。”

“已经很久没有人能听到我了。”

“好吧,那你待在那垃圾桶后边多久了?”

“我不知道,这里没有时间,我也看不到你说的什么垃圾桶。”

Medrawt抬头,与镶嵌在夜帘上的星粒对视一眼,低头,盯着自己的影子,它被灯火拉得好长,它在风中摇曳,而他那双明澈的眸子似乎试图在把星星点点转印到它身上。“还不肯回家吗?你这样垃圾桶都尴尬。”

没有回话。

“你叫什么?”“Mordred”“好巧,我是你的威尔士语Medrawt”

“好了感谢你陪我聊天,我累了,换块地靠去。”Medrawt扯扯衣袖,拍拍卫衣上的尘土,边向前方十字路口走去。

“因为我驾驭了尼亚德魔晶,他们才把我关在这里,”声音一直跟着他,“是他们害怕我。”

“你就图乐子觉得戏弄人很好玩么?这么说你可是圆桌骑士?天下重名重姓的人多了,可我没想到还有这么中二的。”

“还有驾驭尼亚德的明明是Merlin吧。”Medrawt加快了脚步,接近十字路口。

“如果你想离开我,你做不到,这里没有空间。”

红灯。

Medrawt伫立住。“那你现在是要找你老妈Morgana,还是你老爸Arthur?”

“不知道,感觉我已经找了他们好久。

“别找了,”Medrawt哂笑,“别找你那个爹了,我也是我母亲私生的,反正他对我们……”Medrawt不想讲下去,眯起眼,想去抚平心中的沦涟。

“小鬼,那我陪你聊天好了。”

绿灯。

“我不想聊天,我想出去。”

“那你可说说怎么出去?”Medrawt停在斑马线中间。

一阵风,一辆轿车从Medrawt身后疾驰过,差点把他卷起来。

“嘿!你碾到Mordred了啊!”他朝远去的风吼道,他的影子被贴上了轮胎的碾痕。

Medrawt继续向前,停在一家已打烊的杂货铺旁,转入旁边一条小巷。“你看我在这养了一只猫。”

杂货铺旁的霓虹灯管照出了一个躲在黑暗中的鞋盒子,除了盒上的灰尘在光澜中跃动,盒子没有其他动静。

“噢不好意思,它今天没来。”

Medrawt顺着红砖墙蹲下,蹲入墙的阴影中。

“不,它昨天也没来。”他坐下了,无力支撑身子。

“前天呢?”

“前年也没来。”

Medrawt把头靠在墙上,“它的盒子早被环卫工人清理了,我换了好几个。”

“我最后一次见它,在旁边路上,扁了。”

Medrawt脸蛋有些发烫,他像是没有什么精力再去说话了。他闭上眼,微仰头靠住墙。

“你变热了。”

Mordred能感受到。他想靠近一点,再靠近一点。他好久有没感受到生的气息,自从遇到Medrawt,似乎一切都敏觉了起来,生气慢慢在他身上绽放,他又开始感受到自己的存在和世界的存在,可又似乎还是那么远。他决定努力一下,伸出手。

Mordred触到了Medrawt的棕卷毛,一点糙间带着一点软。顺着他的发丝在手指上卷动,一圈一圈,又仔细搓摩那一小撮,一丝丝分开躺在指尖。

“嘿别弄”

Medrawt把头别向黑暗处,右手一下就抓到了从黑暗中伸出的那只手,轻轻捏了捏这白皙幼嫩的掌,把Mordred的食指拉到唇上,让他沿着唇纹游曳,勾起一丝丝肉。

“嘘”

Medrawt坐起来,微微倾前,微微亲吻Mordred的柔软掌心,又偷偷用舌尖向心戳了戳。

Medrawt睁眼,也放开了Mordred,缓缓站起,回头朝着影子,

“走吧,我带你去玩。”

Medrawt一眯眼,瞄准光的方向,朝那奔去。

晨雾氤氲着少年的稚气。


“来追我!”



MASATAKA凉

其实我挺吃这一对的,然而一切都是宿命。
——————————
我LOFTER诈个尸放个老摸鱼。

其实我挺吃这一对的,然而一切都是宿命。
——————————
我LOFTER诈个尸放个老摸鱼。

ZadidensLee

Mordred. Aquamarine, Jun.29th, 2015. Photos by Zadidens Lee.

Mordred. Aquamarine, Jun.29th, 2015. Photos by Zadidens Lee.

围歆PIE

人活着———————就是为了小莫!

世间仅此一张小莫,十二个套色真的心好累_(:з」∠)_但是看在他这么可爱的份上就原谅他吧,填字游戏真的好玩(●—●)

人活着———————就是为了小莫!

世间仅此一张小莫,十二个套色真的心好累_(:з」∠)_但是看在他这么可爱的份上就原谅他吧,填字游戏真的好玩(●—●)

围歆PIE
人活着就是为了小莫!!だろう!...

人活着就是为了小莫!!
だろう!?

一个套色的初始状态
FA刚出第一集,小莫的可爱还没有被完全展现出来,但是我想和她结婚,她真可爱,mmp
ԅ(¯ㅂ¯ԅ)

人活着就是为了小莫!!
だろう!?

一个套色的初始状态
FA刚出第一集,小莫的可爱还没有被完全展现出来,但是我想和她结婚,她真可爱,mmp
ԅ(¯ㅂ¯ԅ)

竹饺

美到舍不得开弹幕😭
二瑟眼睛里有星辰大海啊啊啊
梅子这一季没怎么笑(猫屁股)然而一笑太让人心痛了。。。
哥特摇滚双马尾(划掉)皇姐凛然霸气啊啊啊
黑衣少侠美到跳戏!跳戏!总觉得他配冷色调更帅(亮色总是显得太萌了😂)

美到舍不得开弹幕😭
二瑟眼睛里有星辰大海啊啊啊
梅子这一季没怎么笑(猫屁股)然而一笑太让人心痛了。。。
哥特摇滚双马尾(划掉)皇姐凛然霸气啊啊啊
黑衣少侠美到跳戏!跳戏!总觉得他配冷色调更帅(亮色总是显得太萌了😂)

-脱氧核糖核酸-

【FGO】恋は前倾姿势(中)

前篇走恋は前倾姿势(上)

注意事项依旧是莫德雷德性转/咕哒x莫德雷德♂/完全傻白甜放飞自我


11、替对方挑衣服


“别乱动啦,master.....嘿!完成了!大成功~”


莫德雷德满意地看着藤丸立香身上烫得笔直挺拔的白衬衫和小马甲,然后又想起来什么:“总感觉,少了点什么啊.....有了!”


他从柜子里翻出领带,最后选中一条和月光下海面拥有同样美丽颜色的领带,笨拙却小心翼翼地,为他的御主系上;藤丸立香微微弯下身子,英灵能够清楚地看到人类的喉结颤动着,颈部线条修长而流畅,锁骨在白色织物下若隐若现,他揪住藤丸立香的领口往下轻轻一拽,鼻尖顶着对方的下巴。


那双被惊讶和...

前篇走恋は前倾姿势(上)

注意事项依旧是莫德雷德性转/咕哒x莫德雷德♂/完全傻白甜放飞自我



11、替对方挑衣服


“别乱动啦,master.....嘿!完成了!大成功~”


莫德雷德满意地看着藤丸立香身上烫得笔直挺拔的白衬衫和小马甲,然后又想起来什么:“总感觉,少了点什么啊.....有了!”


他从柜子里翻出领带,最后选中一条和月光下海面拥有同样美丽颜色的领带,笨拙却小心翼翼地,为他的御主系上;藤丸立香微微弯下身子,英灵能够清楚地看到人类的喉结颤动着,颈部线条修长而流畅,锁骨在白色织物下若隐若现,他揪住藤丸立香的领口往下轻轻一拽,鼻尖顶着对方的下巴。


那双被惊讶和喜悦充盈的双眼,美丽得如同月光下微动的海面一般。



12、讨论关于宠物的话题


“芙芙不就挺好的吗,”藤丸立香捏捏白色生物的尖耳朵,毫无意外地接受了小东西的爱之飞扑,脸上被芙芙快乐地发起了初始的制霸蹂躏踩踏着;莫德雷德啧了一声,伸手把糊到御主脸上的芙芙揪下来丢到地上,“再养一只也没关系嘛!就像那个浑身金闪闪的埃及人身边带的不明生物也挺可爱的对吧!!!虽然看起来好像没什么用就是了。”


“你这样说斯芬克斯会哭的哦.....”


“要不我去把那个粉色头发的娘唧唧家伙的鸟抢过来吧?感觉它可帅了!!!”


“住手啦莫德雷德,”他无奈又好笑地抬手摸摸兴致勃勃的金发骑士,柔软的发丝掠过指腹,仿佛有阳光酿成的蜜糖蘸满发梢,甜甜的,软绵绵:“我觉得啊,我就养着莫德雷德就好啦。”



13、一方卧病在床


等罗曼医生提着药箱离开后,莫德雷德才慢慢地从门后站起来,手中仍然紧紧攥着Clarent;他才后知后觉地感到掌心一片黏稠湿濡,干涸的血液沿着掌纹延伸,血液在燃烧,就像火焰跳跃在废墟之上,他只感到一阵阵晕眩。莫德雷德悄悄推开门走进去,藤丸立香正安静地躺在床上,室内是那样安静,只能听到人类细弱的呼吸声,被褥仿佛厚厚的雪落在他身上,只有一丝深褐色卷发落到枕头上。


莫德雷德走过去,手指拂过藤丸立香的额头,鼻梁,颧骨和上唇,然后他颤抖着俯下身子,耳朵贴着人类的胸膛——听到了,心跳声沉稳而坚定地敲打着耳膜,莫德雷德又想起来了,卡姆兰的战场上,长枪刺穿身体时,他也曾经听到过心脏跳动着的声音——咚,咚,然后一切归于平静,仙女的船只带走心脏和不列颠的辉煌,只留下他一个人彷徨地徘徊在黑夜与光明的黄昏之间,铠甲发出寂寞的悲鸣。


求求你不要离开我,他的右手握成拳头抵在骨架制成的身躯之前,缓缓地吻上藤丸立香苍白的嘴唇。


请你呼唤我的名字,凝视我的眼睛,注视着我吧。




14、 午睡


漫长的午后总是那么地让人无聊而烦躁,莫德雷德不耐烦地抱着一大堆书本在公寓书架中穿梭,让他来做书本整理这种事情简直就是灾难——赤之saber郁闷地蹬着摇摇晃晃的木梯,羊皮卷和泛黄的纸张扑啦啦制造出尘埃,在由窗外投入室内的阳光下沉浮飘荡,仿佛一个个小小的独立星球,鹅毛笔的尖端折射出光芒,投射到密密麻麻的花体字上。


“麻烦死了.....”他嘀咕着把最后两本厚厚的冒险小说放到架子上,撇着嘴站在窗边;然后他听见了男性的声音,“莫德雷德,”藤丸立香的头发在阳光下显出一种浅淡的黄油色,“你在干什么?”


“原来是master啊,”莫德雷德懒洋洋地跳过一堆拉丁文字典,懒洋洋地打个哈欠,将脑袋全部压到藤丸立香背上:“被杰基尔抓去当苦力啦,整理书架真是麻烦啊.....”


“要去休息一下吗?”


“唔.....”


温暖的掌心贴到额头上,莫德雷德感到人类的体温源源不断地涌进自己的皮肤,整个人暖洋洋的,仿佛无风的半空中漂浮着彩色肥皂泡,思维越飞越远,直到进入一个只有巧克力、甜甜圈和五颜六色糖浆包围的乐园,每一口空气都甜蜜黏稠,藤丸立香的“午安”似乎从很远很远的地方传来,莫德雷德翻个身,陷在柔软的沙发中,模糊想着要让杰基尔把浴室里的香波换成棒棒糖和焦糖布丁味。



15、 帮对方吹头发


手指撩过柔软的金发,暖洋洋的风吹得莫德雷德半眯起眼睛,像极了趴在阳光里咕噜咕噜叫着的猫咪;藤丸立香笑眯眯地给他梳好长长了不少的金发,不忘将刘海拨到耳后。


“话说啊,master,”骑士盯着镜子里自己整齐的头发,“我还没给你吹过头发呢......”


“没关系啦,”藤丸立香抓抓自己翘起来的发尾,“我的头发有一点点天然卷,平时不用怎么打理都可以.....”


行动力爆棚的骑士无视御主的意见,抓起毛巾就盖到人类湿漉漉的卷发上;他握着梳子,如临大敌般谨慎而小心翼翼地一下一下梳理着藤丸立香深棕色的湿发:“会不会很疼啊?”


“没事啦,我自己来就可以了.....”


莫德雷德打开吹风机,抿着嘴唇开始折腾手里软绵绵的棕色短发;机器运转时呜呜的声响在房间里回荡着,他关掉开关,笨拙地尝试着给御主也弄出一个什么发型来——最后他还是放弃了。


“下次要教我梳头,”他望着藤丸立香翘起来的发尾说,“然后我要给你编一下辫子,就像master给我做的一样。”




16、 出浴后的怦然心跳


“前辈怎么了?!流鼻血了?!是今天出去打升级素材的时候受伤了吗?!身体不要紧吧——”


“放松点,玛修。他只是....咳咳,看到了一些比较让人激动的东西,对吧藤丸君?”


想起推开门时看到的景象,只在腿上铺了一条薄毛巾的骑士胴体柔软而锋利,仿佛沾了水的刀,顽固得锋芒毕露又冷硬雪亮;发尾未来得及擦去的水珠落到背脊上一路下滑,肩颈的轮廓是介于少年与成年男人之间的粗粝又温存,像一块未经铸造的生铁。莫德雷德的肤色意外的很白,但却是生机勃勃,细腻而生动,线条流畅的腿部肌肉中蕴藏着惊人的力量,他抬起湿漉漉的绿眼睛,看着藤丸立香时,红润的唇间露出小虎牙——


“啊!!!前辈!!!血!!!血又出来了——”



17、 庆祝某个纪念日


“生日快乐,御主。你想要什么礼物呢?”


“我想要你!!!”


“哎?可是我已经是你的了啊?”


“好了你们两个秀恩爱的人可以滚开了——”



18、 接对方回家&19、 离家出走


“抱歉啦....莫德雷德,”看着对方满脸“你不是很喜欢我父王吗你去找我父王啊别来找我”表情,藤丸立香强忍住冲上去亲一口的冲动,耐心又诚恳地表达自己的歉意:“别生气啦.....这样吧我带你去吃甜品?”


“不去。”


“那....我们一起去打素材吧?”


“不要。”


“.....”


“......真是的。”骑士气呼呼地走过去,橘子汁的酸甜味和肩胛骨彼此相接的触感混合着路灯下变换的温度和色泽,藤丸立香捂着被咬出一点点血的嘴角笑得见牙不见眼,十指交握的双手一晃一晃:“我们回家吧。”


“哼.....下不为例。”


“是是~”



20、 一个惊喜


藤丸立香生日时打开的巨大礼物盒,里面是戴着猫耳朵发饰抱着蛋糕吃得正开心的莫德雷德。




itsu
随笔Mordred喜欢亚瑟 他...

随笔

Mordred喜欢亚瑟
他清楚的记得
第一次见到亚瑟
那个昏暗的地牢里
亚瑟像一束阳光般出现
向他伸出手
那双湛蓝的眼睛看着他
“跟我走”

多年后再见
亚瑟被莫甘娜的手下俘虏
看见莫甘娜对亚瑟的残忍
他选择背叛多次援助自己的莫甘娜
救了亚瑟

之后追随在亚瑟身边
亚瑟封他为骑士
给予他完全的信任 并对他寄予厚望

带他训练 

为他的每一次成长真心的喜悦
他相信亚瑟的仁政理念
像崇拜一位兄长一样崇拜着他的王
他可以为他的王毫不犹豫的牺牲自己

同时
他希望得到梅林的承认
他不明白
为什么一开始和莫甘娜一起努力营救自己的梅林 会在后面突然犹豫

多年后的再见
梅林似乎非常害怕他 处处防备他
让Mordred觉得很受伤
即使自...

随笔

Mordred喜欢亚瑟
他清楚的记得
第一次见到亚瑟
那个昏暗的地牢里
亚瑟像一束阳光般出现
向他伸出手
那双湛蓝的眼睛看着他
“跟我走”

多年后再见
亚瑟被莫甘娜的手下俘虏
看见莫甘娜对亚瑟的残忍
他选择背叛多次援助自己的莫甘娜
救了亚瑟

之后追随在亚瑟身边
亚瑟封他为骑士
给予他完全的信任 并对他寄予厚望

带他训练 

为他的每一次成长真心的喜悦
他相信亚瑟的仁政理念
像崇拜一位兄长一样崇拜着他的王
他可以为他的王毫不犹豫的牺牲自己

同时
他希望得到梅林的承认
他不明白
为什么一开始和莫甘娜一起努力营救自己的梅林 会在后面突然犹豫

多年后的再见
梅林似乎非常害怕他 处处防备他
让Mordred觉得很受伤
即使自己承诺帮他保守Emrys的秘密
即使他们才是同类
梅林对他的态度却一直是怀疑和疏远

他希望梅林能相信他不会伤害亚瑟
希望梅林相信即使拥有魔法
他也绝不会像莫甘娜一样作恶

他知道梅林有多在乎亚瑟
也知道亚瑟离不开梅林

他还是想找到自己的位置




ZadidensLee

Mordred. Sega, Aug.31st, 2018. Photos by Zadidens Lee. 

Mordred. Sega, Aug.31st, 2018. Photos by Zadidens Lee.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