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Mueang Chiang Mai

951浏览    407参与
wiwi
早上看的夜间动物园

早上看的夜间动物园

早上看的夜间动物园

wiwi
我觉得刷单人副本还比较有意思…...

我觉得刷单人副本还比较有意思……

我觉得刷单人副本还比较有意思……

Whale Fall_鸽落

契【黄占】【梦祭】——目前已收集记忆 3

(上一章是黄占专场,这一章是梦祭专场)


“这世间的每个人都是一个圆,这世间的一切都是一个圆,没有起点,也没有终点。”


红发的司坐在祭台上,对着台下寥寥的听众发表着她高深的言论。末了,一阵悉悉嗦嗦的声音自她身后响起,她单薄的身躯猛地一颤,像是想起了什么非常不好的东西。


一个只有她能听到的、充满蛊惑的声音对她的布道提出了问题:“那么,我在你的圆中,处于什么位置呢?”


糟糕。她想到。


自己的身体不受控制的软下去,连面颊都飞上两抹红晕。她勉强抬起手,对着下方全无兴趣的听众宣布散会,看着人们争先恐后的从会场离开,她明白自己又失败了,再一次的。


“若是伊德海拉大人,自然...

(上一章是黄占专场,这一章是梦祭专场)


“这世间的每个人都是一个圆,这世间的一切都是一个圆,没有起点,也没有终点。”


红发的司坐在祭台上,对着台下寥寥的听众发表着她高深的言论。末了,一阵悉悉嗦嗦的声音自她身后响起,她单薄的身躯猛地一颤,像是想起了什么非常不好的东西。


一个只有她能听到的、充满蛊惑的声音对她的布道提出了问题:“那么,我在你的圆中,处于什么位置呢?”


糟糕。她想到。


自己的身体不受控制的软下去,连面颊都飞上两抹红晕。她勉强抬起手,对着下方全无兴趣的听众宣布散会,看着人们争先恐后的从会场离开,她明白自己又失败了,再一次的。


“若是伊德海拉大人,自然是处于圆心中的。”


祭司突然闭嘴,她恨这样的自己,恨这个软弱、无能、平庸的自己。她拼命的想控制自己,却发现自己的口中早已飞出一连串的赞美之词——“您美丽又强大,世间多少人跪伏在您的脚下?”


于是她悲哀地摇摇头,干脆闭上嘴不再说话。


“真是嘴甜的小可爱呢,呐,今天晚上你可以自己选,你是要原生,还是要寄生?又或者——两个一起?”


她的声音听起来开心极了。祭司这样想。真好,那今日在同那些信徒行床第之事的时候就会少些单方面的凌虐了。


“啊呀,我今天真是开心极了!那些爬行在太阳底下恶心的白色小虫我直接扔给哈斯塔那家伙了,还顺便给不进人情的那家伙找了个小孩儿让他开开荤——如果是我,肯定先玩再吃,嘻嘻,把小虫那颗被光明污染的心拽回黑暗一定很有趣。”



我要成为知更鸟了!加油加油!


Whale Fall_鸽落

(自行车警告)
还是那个变小梗,还是令伊莱·克拉克心肌梗塞的感觉——“您不是变小了吗怎么还能——”
“还能日到你话都说不出来,要试试吗?”

(自行车警告)
还是那个变小梗,还是令伊莱·克拉克心肌梗塞的感觉——“您不是变小了吗怎么还能——”
“还能日到你话都说不出来,要试试吗?”

Whale Fall_鸽落

契【黄占】【梦祭】——目前已收集记忆 2

动物的骨骼,内脏,还有鲜血——要很多,多的足以铺满卧室的地面。一点冰冷的血沾上了他的面颊,那曳地的圣洁长袍下摆凝固着大片黑色血块。

伊莱·克拉克用他精致的黄金小勺称量着蜘蛛眼,呆滞的眼睛中倏地闪过一抹紫光。

在他身后一米的层层叠叠的空间维度内,人首蛇身的蒙眼女子用祂漂亮的,修长的手凭空舞动,漆黑的指尖每律动一下,高高在上的纯洁的圣子就会乖乖做出与他的身份大相径庭的动作。

鲜血淋漓的六芒星的中间是一个黄色三瓣印记,有淡淡的紫色勾勒着不祥的轮廓。

夜空中的昂宿星团发出惨白无力的光芒,联同那可恶的月亮,还有不知名的小星在各自胡乱循环的轨道上莫名排成一条直线——这是灾难的征兆,无...

动物的骨骼,内脏,还有鲜血——要很多,多的足以铺满卧室的地面。一点冰冷的血沾上了他的面颊,那曳地的圣洁长袍下摆凝固着大片黑色血块。

伊莱·克拉克用他精致的黄金小勺称量着蜘蛛眼,呆滞的眼睛中倏地闪过一抹紫光。

在他身后一米的层层叠叠的空间维度内,人首蛇身的蒙眼女子用祂漂亮的,修长的手凭空舞动,漆黑的指尖每律动一下,高高在上的纯洁的圣子就会乖乖做出与他的身份大相径庭的动作。

鲜血淋漓的六芒星的中间是一个黄色三瓣印记,有淡淡的紫色勾勒着不祥的轮廓。

夜空中的昂宿星团发出惨白无力的光芒,联同那可恶的月亮,还有不知名的小星在各自胡乱循环的轨道上莫名排成一条直线——这是灾难的征兆,无尽虚空中的怪物即将降临人间。

“嗤……睡了这么久,不会是睡傻了吧?我的老朋友。”

自虚空中传来低沉而慵懒的声音:“那吾可真是要谢谢汝呢,伊德海拉。”

“可不是吗——”蛇身女子拉长了声调,刻意将最后一个字打着圈儿咬在了舌尖“不过你得帮我解决一个小小的麻烦,偌,这个小孩儿就交给你了,顺便再帮他实现个愿望,以后指不定有多少人捧着经文跪在祭坛前面,用那些低贱的、粗俗的、你喜欢的词语去成称赞你——尊敬的、高贵的、无上的深空星海之主啊哈哈哈哈哈哈——”

“汝笑的快把下颌骨从头骨上分离出来了——需要吾帮你一把让它们分离得更彻底吗?”

高大的,非人的身躯从黑暗中缓缓显现,依稀能瞥见一角褴褛的黄袍。一只缠满绷带的枯瘦的手挑起长袍少年精致的脸蛋,却在蹭上人类脸颊的瞬间有细微的僵硬——温暖的,柔软的……

“你的祭品,亦是你的主人……有的时候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看,这孩子有一颗多么剔透的心脏!真是让我忍不住呢,便宜你了。”

勾起嘴角的蛇身女子隐没于更加复杂而重叠的空间之中,仿佛让这一切开始的不是自己,而是另一个手段残忍而又丑陋的怪物。(毕竟带着一身血腥气儿见自己通灵的恋人并不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是啊,就是那天苍白无力的月光透过窗棂洒在铺满鲜血的地面,迷路的孩子与昔日的王在偶然下以既定的轨迹缔结不平等的契约,一颗玻璃般的心就这样张开手臂投入黑暗的怀抱。

“祭品,吾就收下了。”

@鹤生 可以可以我可以,向着知更鸟的目标前进

Whale Fall_鸽落

契【黄占】【梦祭】——目前已收集记忆

这个文体是跟鹤鹤学哒 @庸见词典 快去看她的文快去快去我吹爆她!!

这样我就可以每天写一点,然后光明正大的放出来,不会再有人敢说我咕了(叉腰,我真机智.jpg

还有 @刍狗 ,记住这个人,就是她天天大把一大把不要钱一样给我塞刀片,这叫礼尚往来。

真黄占qwq第一张可能看不大出来

“格秋……格秋!不!!”头戴冠冕的白衣少年拼命挣扎着,却被两个高大的男人摁的死死的,他精致的脸蛋上和庄严的法袍上沾着泥土和血迹,他瞪着双眼,看着高台上的女孩一点点被火焰所吞噬。

他突然觉得自己头有点晕,世间的一切都不太清楚了。他看着红衣主教掸着他镶金的法袍,用义正言辞的口吻对着台下的民众说:“我们趁着这个小女...

这个文体是跟鹤鹤学哒 @庸见词典 快去看她的文快去快去我吹爆她!!

这样我就可以每天写一点,然后光明正大的放出来,不会再有人敢说我咕了(叉腰,我真机智.jpg

还有 @刍狗 ,记住这个人,就是她天天大把一大把不要钱一样给我塞刀片,这叫礼尚往来。

真黄占qwq第一张可能看不大出来

“格秋……格秋!不!!”头戴冠冕的白衣少年拼命挣扎着,却被两个高大的男人摁的死死的,他精致的脸蛋上和庄严的法袍上沾着泥土和血迹,他瞪着双眼,看着高台上的女孩一点点被火焰所吞噬。

他突然觉得自己头有点晕,世间的一切都不太清楚了。他看着红衣主教掸着他镶金的法袍,用义正言辞的口吻对着台下的民众说:“我们趁着这个小女巫力量还不太强的时候抓住了她,多不自量力呀,她竟在诱拐我们的神之子!她要用她的尖牙将神之子的血液污染,用身体诱惑神之子随她一同堕向地狱!”

围观的民众一阵欢呼,他们将手中的瓜果皮、生鸡蛋甚至烂木头全部丢到火刑架上方,有些甚至正中挂在火刑架上女孩抽搐的身体。每到这时,他们就会大声叫好,激烈的鼓起掌来。

“让我们歌颂神吧!”红衣教主举起双手,随即响起了一片赞美神的歌曲。教主与他们一起疯狂的大声歌颂着,直到女孩的指尖颤动了最后一下。

恍惚间他看到刑场上的火越烧越大,一直蔓延向天空的火舌把白云也烧的透彻。

“格……秋。”

格秋。

教会。

火。

最后是……一片黑暗。

“神父,我有罪。”圣子低垂着双目,向着木窗另一侧的神父忏悔。烛光透过窗棂映在他的脸上,忽明忽暗。

“不,你没有罪。”神父笑着,笑着:“有罪的是那个女巫,她引诱你,活该被钉在十字架上活活烧死,让她永世都受刻骨铭心的折磨。——你,而你,无论听到神的什么话语,都请转告给我们,你太小了,还没有能力去定夺这些十分重要的事情。”

神父脸上挂着得体的笑容退出这座豪华的双层宫殿,满意的点了点头。

“还算听话。”

伊莱像脱力一样躺在沙发上,盲目的向四周看去,仿佛刚出生的婴儿在仔细打探周围危险的世界。

这里是他的宫殿,也是囚禁他一生的牢笼。这里金碧辉煌,这里沉闷压抑。这里是丰满智慧的宝藏,这里是苍白愚蠢的空洞。通往 也只通往他的坟场。

他和所有人都将会像一枚小石头落入历史的长河中,建起一个小小的水花,然后下沉,下沉,再也消失不见。

直到浑浑噩噩中的他恍惚间听见了那个声音:

“你为什么不反抗呢?”

wiwi
久违的出远门鸭

久违的出远门鸭

久违的出远门鸭

倾|涟

我好卑微
迟到的七夕快乐~
(在清迈酒店里画完朝哥我好累,,)

我好卑微
迟到的七夕快乐~
(在清迈酒店里画完朝哥我好累,,)

鸭鸭~

[京港]遇见你是个意外,爱上你是个奇迹♡1



来个新文吧!换个感觉!今天在泰国逛超市时看见一个外国小哥哥在抽烟突然来的灵感哟……

人设就是不良少年熙和傻白甜琦……

……

嘿嘿嘿……


黄旭熙说,

他第一次遇见宋雨琦​,

是17岁,

那时雨琦16岁,

是在一个大雨天,

一个一点也不浪漫的便利店。

一个毫无波澜的偶遇,却改变了两人的一生。

                           ...



来个新文吧!换个感觉!今天在泰国逛超市时看见一个外国小哥哥在抽烟突然来的灵感哟……

人设就是不良少年熙和傻白甜琦……

……

嘿嘿嘿……


黄旭熙说,

他第一次遇见宋雨琦​,

是17岁,

那时雨琦16岁,

是在一个大雨天,

一个一点也不浪漫的便利店。

一个毫无波澜的偶遇,却改变了两人的一生。

                                 ーーーー

那天,黄旭熙正在便利店门口边抽烟边应付家里人无聊的电话,他的心情烦透了。

黄旭熙好不容易挂掉了电话,正在左顾右盼打算冒雨跑回学校宿舍。

突然,一个一头小卷毛、满脸都是泪珠的小姑娘闯入了他的视线,

“哥哥,请问你的手机可以借我打个电话吗?我刚来到这个城市,人生地不熟,迷路了,手机也没电关机了”

黄旭熙打量了一下这个女孩,把手机递了过去。

小姑娘拨通了电话,“喂,舒华,你在哪里啊……我迷……”

“你等等啊,我现在在忙,等会再打给我”

听到这话,小姑娘愣了,还想再说些什么,对面的人却已经挂掉了电话。她沉默着,递回手机。

小姑娘的最后一道心理防线还是崩塌了,蹲在地上抱头痛哭。

黄旭熙拿回了手机,看着蹲在地上的小卷毛,心生怜悯,

“小妹妹,你要去哪儿啊?”

“呜……我……我去重庆一中……我今年刚转进重庆一中,今天去报道,迷路了……”

黄旭熙一愣,心想:我们学校的?

“那哥哥带你去,可以吗?”

“真的吗?”

“嗯”

“谢谢哥哥!”

于是黄旭熙就这样鬼使神差的带着身旁比自己矮一个头的小卷毛走了……

黄旭熙也不知道为什么,刚才还烦躁透顶的自己现在为什么能和小卷毛聊的这么开心……

宋雨琦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明明刚刚还哭的像个泪人,一转眼就已经和身旁的大哥哥聊开了……

“哥哥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叫黄旭熙。”

“我叫宋雨琦!”

“嗯”

“哥哥为什么会这么好心送我呢?刚才我问了好多人,他们都说不知道……哥哥不会要把我卖了吧?”

黄旭熙看着眼前这个像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似的停住不敢动的小女孩,忍不住微微一笑,

“哥哥也是重庆一中的啊。”

宋雨琦彻底惊呆了,

“那哥哥为什么可以抽烟?抽烟对身体不好的!”

黄旭熙继续微笑,

“那妹妹为什么可以烫卷发呢?”

“因为舞蹈生可以啊”

“哥哥是不良少年,是没有人管的人,学校也不在乎,家里人也不知道”

“哥哥!”

“嗯?”

“可不可以把烟戒了?”

“……”

“可以吗?”

“好。”


真好(ฅ>ω<*ฅ)

作者要开始两个长篇一起更了(ง •̀_•́)ง

我一点也不后悔入坑(๑•ั็ω•็ั๑)

虽然要努力填坑T^T

点赞!

点赞!

评论啊!

(๑•ั็ω•็ั๑)

(作者都没有建立合集,接下来就麻烦各位在主页里面找了)


鸭鸭~

[京港]跑男8自编-熙琦的那些事儿3

​咳咳

新人写手,喜欢熙琦,头回写文,望喜欢

圈地自萌,不喜勿喷❤❤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噢)

xx视角哟:

大家好,我是Lucas。

我今天hin激动……

好激动……

OMG(ฅ>ω<*ฅ)

我今天抱到了我最喜欢的女孩纸(๑•ั็ω•็ั๑)

嘿嘿嘿(๑•ั็ω•็ั๑)

她小小的一只,抱在怀里好可爱……

我都不想撒手了……

可是不行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委屈😞……

我什么时候才能获得她啊……

                  ...

​咳咳

新人写手,喜欢熙琦,头回写文,望喜欢

圈地自萌,不喜勿喷❤❤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噢)

xx视角哟:

大家好,我是Lucas。

我今天hin激动……

好激动……

OMG(ฅ>ω<*ฅ)

我今天抱到了我最喜欢的女孩纸(๑•ั็ω•็ั๑)

嘿嘿嘿(๑•ั็ω•็ั๑)

她小小的一只,抱在怀里好可爱……

我都不想撒手了……

可是不行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委屈😞……

我什么时候才能获得她啊……

                                           ーー来自Lucas的日记​

qq视角哟:

我是宋雨琦……

我简直是疯了……

疯了……

嗷……

我为什么要同意自己一个人​走啊……

在镜头前面出糗……

还被拍下来了……

最可怕的是我还在镜头面前抱了Lucas……

咳咳……

感觉明天回公司要惨了……

肯定会被罚的……

​完蛋了啦……

不过为什么我抱他的时候,我突然就不怕了呢?心脏还狂跳?

……

我要找恋爱专家叶舒华小盆友问问……

                                              ーー来自雨琦的日记​

接下来是钱锟视角:

大家好……

我是钱锟……​

别问我为什么这么晚还在写日记……

我们整个宿舍自从黄旭熙回来之后就没有消停过……

他今天是不是吃错药了?

还是脑子烧坏了?

为啥一直这么兴奋?

还差点想开瓶香槟让我们陪他喝了……

这孩子……

傻了?

……

据说是因为今天抱了雨琦弟弟???​

……

我要搞西皮(ง •̀_•́)ง

真好……

我要联合叶舒华​……

(ง •̀_•́)ง

顺便给自己也搞个……

(๑• . •๑)

锟华还是华锟来着?

(๑•ั็ω•็ั๑)

搞西皮好开心(ฅ>ω<*ฅ)

                                              ーー来自钱锟的日记​

舒华视角:

大家好

我是恋爱专家叶舒华……

我也​不知道为啥我是恋爱专家,我连恋爱都没谈过……

是不是玛丽苏小说看多了?

有可能诶……

……

刚才锟哥找我了耶……

约我搞西皮……

不错(๑•ั็ω•็ั๑)

哥我约!我们一起搞西皮!

嘿嘿嘿……

琦琦……

                                          ーー来自叶舒华的日记​


这篇怎么样!

我感觉很良好!

不错!

嘿嘿嘿╰(*´︶`*)╯​


Whale Fall_鸽落

喜闻乐见喂饭梗www
大宝贝都是大宝贝,我超级喜欢黄衣和女巫互怼,然后伊莱和菲欧娜在旁边说这俩神加起来不超过十岁hhh

喜闻乐见喂饭梗www
大宝贝都是大宝贝,我超级喜欢黄衣和女巫互怼,然后伊莱和菲欧娜在旁边说这俩神加起来不超过十岁hhh

Whale Fall_鸽落
“从拿起这些珍宝的那一刻,就再...

“从拿起这些珍宝的那一刻,就再也不能回头了。无论是你,我,还是那个复仇的女孩儿,都会按照命运的轨迹,沿着既定的道路走向终点。”

这是第二张主教www

创作者 @-五千年间-  @马一甲 两个太太的粮我磕爆

“从拿起这些珍宝的那一刻,就再也不能回头了。无论是你,我,还是那个复仇的女孩儿,都会按照命运的轨迹,沿着既定的道路走向终点。”

这是第二张主教www

创作者 @-五千年间-  @马一甲 两个太太的粮我磕爆

Whale Fall_鸽落

“他不断在耳边听到不可名状的低语,夜不能寐,在背离自己信仰的边缘徘徊。”

我……我真的很喜欢很喜欢这个皮肤!设定也超级戳我……皮肤原设计来自 @-五千年间-  @马一甲 两个太太,背景故事真的很用心啊!!

(你一票,我一票,伊莱明天当主教)

“他不断在耳边听到不可名状的低语,夜不能寐,在背离自己信仰的边缘徘徊。”

我……我真的很喜欢很喜欢这个皮肤!设定也超级戳我……皮肤原设计来自 @-五千年间-  @马一甲 两个太太,背景故事真的很用心啊!!

(你一票,我一票,伊莱明天当主教)

Whale Fall_鸽落

今日小甜饼www
微雕画手鲸某人??

今日小甜饼www
微雕画手鲸某人??

边城诗社

belive

文/王淇生


Don’t kiss me, now

Already give up

My mouth


With it, said I

“Love”

You have never believed


不要接吻,此刻

已经放弃了

我这张嘴巴


用它说

“爱”

你从来不曾相信


文/王淇生


Don’t kiss me, now

Already give up

My mouth

 

With it, said I

“Love”

You have never believed


不要接吻,此刻

已经放弃了

我这张嘴巴


用它说

“爱”

你从来不曾相信

边城诗社

嗨不起来

文/王淇生

音乐响着 吵

人群中你走过来 问我会不会跳舞

不是你不好看 只是我嗨不起来


酒喝多了 困

酒店的床上躺着 你爬到我的下面

不是你不性感 只是我硬不起来


文/王淇生

音乐响着 吵

人群中你走过来 问我会不会跳舞

不是你不好看 只是我嗨不起来


酒喝多了 困

酒店的床上躺着 你爬到我的下面

不是你不性感 只是我硬不起来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