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N

35022浏览    2104参与
三日瑊玏

N主♂小片段

*【【【腐向】】】

*N主♂小片段,文笔渣,人物重度ooc


  谁也没想过事情会变成这种局面。


  交叉着横扫四方的焰柱上缠绕着噼啪作响的雷光,击碎一块又一块向二人头顶掉落的巨冰。碎成不规则形状的冰凌从空中掉落在石壁上,发出清脆的声响,碎屑泛着光,映出了一片草绿色。


  N和透也背靠背立在石洞中央,黑白龙神一左一右护在身侧,洞穴深处传来低沉的龙吟,既似交流又似威慑。黑白龙神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喉咙里发出阵阵咕噜声作为回应。


  透也内心的不安加剧,他不是没有直面过神兽的威压,可身体的本能依旧让他在微微颤抖。


  一只温暖的大手从身后伸来,大掌轻易将透也的手纳入其中...

*【【【腐向】】】

*N主♂小片段,文笔渣,人物重度ooc


  谁也没想过事情会变成这种局面。


  交叉着横扫四方的焰柱上缠绕着噼啪作响的雷光,击碎一块又一块向二人头顶掉落的巨冰。碎成不规则形状的冰凌从空中掉落在石壁上,发出清脆的声响,碎屑泛着光,映出了一片草绿色。


  N和透也背靠背立在石洞中央,黑白龙神一左一右护在身侧,洞穴深处传来低沉的龙吟,既似交流又似威慑。黑白龙神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喉咙里发出阵阵咕噜声作为回应。


  透也内心的不安加剧,他不是没有直面过神兽的威压,可身体的本能依旧让他在微微颤抖。


  一只温暖的大手从身后伸来,大掌轻易将透也的手纳入其中,两人十指逐渐相扣。似乎有什么东西从两人相连的掌心传到胸中,身体的颤抖逐渐停止,透也一手用力反握,另一手扶正帽檐。


  “能赢。”


  两人异口同声道。


  


符赴y云归

家外野草飘飘



14

  罗家角落一群孩童嬉戏,有着这么一个传统——编歌谣。

  手拉手,扎着两个羊角辫的小孩子兜着圈圈,童声清脆:“罗家子,罗家子,结同道,同心道,明目皎月添同光…”

  一张一合,一靠拢一分散。

  做完了这些,孩童皆是咯咯地笑着,分散的跑着去按例要糖。

  一小孩跑得慢一点,没跟上前面的同伴,啪叽一声平地倒地,正想哭来着,仰着脸看见一双大鞋子在自己跟前,“嗝”的一声吓得一忘。

  大手提起他的后颈,像是拎只小雀鸟扑腾扑腾的。

  一张立体的脸,眼睛暗绿色的显得疏离又冷淡,张口爽朗一笑:“小朋友,你刚刚唱的是什么?”

  童子忍不住一瑟瑟发抖。

  15

  罗长欢竖...



14



  罗家角落一群孩童嬉戏,有着这么一个传统——编歌谣。



  手拉手,扎着两个羊角辫的小孩子兜着圈圈,童声清脆:“罗家子,罗家子,结同道,同心道,明目皎月添同光…”



  一张一合,一靠拢一分散。



  做完了这些,孩童皆是咯咯地笑着,分散的跑着去按例要糖。



  一小孩跑得慢一点,没跟上前面的同伴,啪叽一声平地倒地,正想哭来着,仰着脸看见一双大鞋子在自己跟前,“嗝”的一声吓得一忘。



  大手提起他的后颈,像是拎只小雀鸟扑腾扑腾的。



  一张立体的脸,眼睛暗绿色的显得疏离又冷淡,张口爽朗一笑:“小朋友,你刚刚唱的是什么?”



  童子忍不住一瑟瑟发抖。



  15



  罗长欢竖指捏决,转了一圈降落。



  此处是罗家天落山,四处宽广,一祭台在上,张灯结彩,两边有坐落之处,分主位。



  只不过罗长欢不清楚那些位子上坐的到底是谁罢了。



  罗长欢停下来,直直的看到了自己的大哥——罗长亭。



  距离有些远,罗长亭侧着身子与那关泉生说些什么,罗长亭表情焦虑,紧皱着眉头冲着关泉生说些什么,关泉生表情一脸冷淡,甚至冷漠的往后退了一步,紧紧的抿着嘴一声不吭。



  罗长欢寻思应该是下了阵法,自己是半点也听不见里面的谈话,所以也就没再去管对方的事情,找了个座位坐下。



  罗长亭像是有所察觉,抬眼一看,脸色一僵,关泉生亦是。



  不过像是又想到了什么,舒了一口气,表情一松。



  “幸好幸好…”



  罗长亭将界限撤下,走向罗长欢,俯下/身子殷切问道:“长欢,这身衣服可还习惯?”



  在他心中简直是又酸又感慨,长欢真是穿什么都好,在他眼中一如既往,却又是难受极了,扭过头去甚至不想去看对方身上的颜色,一遍又一遍的安慰着自己,没关系没关系。



  罗长欢抬眼,仰视着自己兄长,有些关切的扯了扯嘴角,不知道为什么兄长会有如此大的情绪,如果是不舍也不应算是,毕竟即使是和另一人结为道侣也只是表面形式,并无什么大碍。



  不知为何,他觉得兄长的情绪来的奇奇怪怪。



  摇了摇头,回答道:“衣服还好,”又是站起来,将手搭在罗长亭的肩上,忍不住凑近问道,“兄长,这是怎么了?”



  罗长亭愣愣的看着眼前的这张脸,深吸了一口气:“无事,只是想要叮嘱长欢你,关于你的那位道侣,只是形势所迫,不用在乎其他的内在必要,走个过场就可以了。”



  罗长欢点头。



  ——



  时间一长,人自然多了起来,除了罗家的一些人物罗长欢熟悉一些,其他的大约皆是何方修士。



  把酒问欢,个个高举长杯。



  一人笑眯着眼睛,捋着胡子和他人谈话,正是说到兴头,爽朗大笑;也有人仙风道骨,端坐在位置上,一动不动,观看四方,正儿八经的等待着时间;也有人身材高大,手持一剑,乐颠颠的特意去找着罗长亭,被人冷凝拒绝,死缠烂打约定着下一次比试。



  罗长欢停顿,那剑士自己认识,早年还在自己不懂事的时候见过他,与自己兄长一起;自己也见过他手中的那把剑,说来,自己还啃过那把剑。



  眼中含笑,听耳边突然惊呼响起,热闹了起来。



  是顾清歌到了。



  同样的一身红衣,与罗长欢相见,走到一起恰似一堆璧人,搁在一堆人群中都能认出的挑眼的存在。



  顾清歌捂脸轻笑,眼中含情似的注视着罗长欢,含情脉脉,一步一步走向对方,刚想开口调笑一番,却被对方恭恭敬敬的行礼打断。



  罗长欢表情不变,不慌不忙的行了个礼,一缕头发打落在脸边,整个人陌上如玉,白冠照面,显得落落大方。



  眼稍也不知道是被那意秀阁的姑娘用了什么东西,显得眼尾泛红,格外的,招人眼。



  “在下罗长欢,请问您是?”



  声音朗朗如珠玉,顾清歌脸上淡笑,被那声音唤回了思绪,急急切切的回答:“在下顾清歌。”



  罗长欢点头,也不知道该怎么往下说,微微扭了扭头,过了半响,才出声问道:“昨天,兄长可能是多有得罪了。”



  这一边顾清歌唾弃自己简直就像是个毛头小子,初遇情爱不懂世事,听到了对方的话也不知道该怎么去接,干巴巴的说道:“没关系。”



  说罢就没了什么可谈,顾清歌也说不上什么话,有点着急,甚至耳根都迅速发红,整个人热腾腾的。


vichar
爽完了 NS不在手上只能画N大...

爽完了
NS不在手上只能画N大来维持生计

爽完了
NS不在手上只能画N大来维持生计

Prti
填了表除了1267以外都是自己...

填了表
除了1267以外都是自己推(草

填了表
除了1267以外都是自己推(草

画为九州
N。 想试着换个画风。结果……...

N。

想试着换个画风。结果……

土下座.jpg

N。

想试着换个画风。结果……

土下座.jpg

糖衣炮弹公式巴豆

62问卷和 sin沙发看电视

62问卷和 sin沙发看电视

鲮鱼罐罐罐头04

入了ns后玩去皮入宝可梦坑 宝可梦真好看 真香

入了ns后玩去皮入宝可梦坑 宝可梦真好看 真香

_直接証据

上周的

2小时速涂 M2M,N

上周的

2小时速涂 M2M,N

五粒橘核

我二刷番外,我又绿了,我佛了。(我太喜欢处女座了,n大叔快过来给我亲一口)

我二刷番外,我又绿了,我佛了。(我太喜欢处女座了,n大叔快过来给我亲一口)

日光奏

好舍不得日月TT
尝试画次全员 结论:我是真不会画pm
最后附赠一张N桑大头贴【

好舍不得日月TT
尝试画次全员 结论:我是真不会画pm
最后附赠一张N桑大头贴【

夜澜

【all智】万圣节all智联文

此次联文参与者有:

第一棒,@樱璇子—若心能说话,那是咒语般的言 ——皮卡

第二棒,我本人——夜澜

第三棒,@青行灯amber-变成仓鼠了呢 ——青行

第四棒,@mach白夜 ——白夜

最后由皮卡收尾~

因为一些原因,由我帮 @樱璇子—若心能说话,那是咒语般的言 代发~

以下正文。


===========================================


皮卡:


赫利俄斯的光辉沉寂于赫卡忒的裙摆之下,属于幽冥暗夜的生物蠢蠢欲动。


塞勒涅似乎正在小憩,月亮的光辉比以往黯淡不少。


这是万圣节的前夜,妖魔鬼怪,精灵女巫的狂欢夜。



位于幽冥和现世交界...

此次联文参与者有:

第一棒,@樱璇子—若心能说话,那是咒语般的言 ——皮卡

第二棒,我本人——夜澜

第三棒,@青行灯amber-变成仓鼠了呢 ——青行

第四棒,@mach白夜 ——白夜

最后由皮卡收尾~

因为一些原因,由我帮 @樱璇子—若心能说话,那是咒语般的言 代发~

以下正文。


===========================================


皮卡:


赫利俄斯的光辉沉寂于赫卡忒的裙摆之下,属于幽冥暗夜的生物蠢蠢欲动。


塞勒涅似乎正在小憩,月亮的光辉比以往黯淡不少。


这是万圣节的前夜,妖魔鬼怪,精灵女巫的狂欢夜。



位于幽冥和现世交界的黑之森林,亦是格外热闹。调皮的小精怪提着钟爱的鬼魂提灯四处疯跑,带来尖利的笑声。优雅的吸血鬼聚集在华美宫殿里享受血的夜宴。弗兰肯斯坦与魔巨人绕着篝火舞蹈………只有狼人因为月亮不够明亮显得有些萎靡。


这般热闹的夜晚,唯有西边魔女的地界相当安静。那儿住着世界上最后一位纯血的魔女。



“蜥蜴尾、蛇草花、僵尸粉和腐烂的茄子……”


带着黑色魔女帽的小智踩在小木凳上,嘴里碎碎念着,用银色的法杖搅拌坩埚内颜色奇妙的液体。


突然意识到有一味材料没有放进去,小智匆忙跳下木凳,却不小心踩到了过大的魔法袍。


头上的魔法帽在小智要一头撞上桌子的时候飞了起来,两排小牙齿咬住小智的后衣领将他拎了起来。


“谢啦,皮卡丘。”


被叫做皮卡丘的魔法帽抖了抖自己装饰用的长耳朵,看起来颇为自豪。


被自己的魔法帽温柔地放回地上,小智揉了揉头发,仔细在魔药架子上寻找需要的材料。


“啊,忘了收集吸血鬼的牙齿了……嗯,还有胆小菇。”手边的魔药书浮在半空,小智看了看药剂所需的材料,顺手拿起挂在门边的鹿皮挎包和看起来有些年头的扫帚。


“喷火龙。”


小智走到巨大坩埚前,伸手去碰正燃烧的火焰,火焰哼了一声虚虚躲开。


“拜托你帮忙看下家咯!”


眨着赤色眸子的小孩歪歪头,那种请求的样子令火焰愣了一下,随即烧得更加猛烈了,好像在害羞似的。


门前有着巨大枝叶的魔法月桂树发出呜呜的撒娇声,小智伸手摸了摸其中一片叶子,安慰道:“月桂叶乖,我会早点回来的。”


小小的魔女坐上扫帚,眨眼间便消失在森林深处。



蹲在一堆胆小菇中间,抱着腿的小智看起来就像一朵巨大的胆小菇。头顶名叫皮卡丘的魔法帽好像叹了口气,耳朵耷拉下来看起来很没精神。


因为,他们迷路了。


身为西边森林领主的魔女居然在自己领地里迷路了这种事要隔壁青梅竹马的吸血鬼领主小茂知道,不得笑死过去。


思及此,刚还委委屈屈的小孩立马有了精神,拍拍沾了泥土的衣摆就往前走。


还没走几步,他就看见有个人类青年倒在地上。


至于为什么能一眼认出是人类……他这个活了十二年的纯血魔女可是有足足十年生活在人类村庄的。


虽然到现在还是十岁的样貌(╥ω╥`)


总之,昏倒在地的人类青年看起来脏兮兮的,唯有那头薄荷绿的长发在黑夜中格外扎眼。


夜澜:


几步奔到青年身边,小智蹲下身轻轻拍了拍他的背部,试探着问道:“你还好吗……?”魔法帽也有些担忧地摇了摇耳朵。


意料之中的没有回答,青年闭着眼睛,苍白的脸色看起来像是失血过多,但是粗略一看又没有任何伤口……小智小心地将他翻过身仔细检查,终于在脖子根看到了两排已经愈合的淡色红点。


这是……被吸血鬼袭击了?看样子被吸走了不少血液,但是除此之外没有外伤,可能是失血过多陷入了昏迷……外表过于年轻的魔女认真分析着青年的伤情,见情况并不危急,他松了口气。


“看来今天没有办法去收集吸血鬼的牙齿了……”他遗憾地自言自语,双手从青年的背部和腿弯穿过,轻轻松松地将他抱了起来——他是个有着异于常人力量的不老魔女。


“比雕,可以帮忙把担架展开吗?我要将这个人类带回去治疗。”他笑着看向飘浮在身边的扫帚。


深红木柄的扫帚听话地降落在地面,抖了抖淡黄色的尾部,将它展开到了能将一个成年男性放进去的大小。小智将青年安放到柔软的稻草中,然后骑上了重新飘浮起来的扫帚。


“我们飞上天空吧!那上面更便于寻找道路。”他轻抚扫帚的木柄,扫帚开心地原地转了两圈,将尾部的人类包裹进稻草堆里,然后一下子冲上了高空。


强风扬起了小智的斗篷,魔法帽都差点被卷下去,它慌乱地包住了魔女的脑袋,又在在男孩哈哈的笑声中不好意思地松开了帽沿。


扫帚已经飞出了树木高耸的森林,它在开阔的天空中辩识着道路,明亮的星子在夜空中闪耀,略显暗淡的月亮则像是一块淡黄色的饼干般悬挂着。小智和魔法帽极目远眺,已经能够看到东边那座灯光璀璨的吸血鬼古堡。


已经认清道路的扫帚没有再继续徘徊于天空,它轻盈地划出一个优美的弧度,直奔西边森林中心的魔女小屋。


“活血草、元气菇、健康栗子……啊,还有精力太阳花!”欢快的声音在小屋里回荡,尚未调制好的魔药已被移到一边封存完毕,小小的魔女正在另一口小锅中调制全新的补血药。


绿发青年被安置在新铺好的草堆上,魔女将调好的滚烫药剂交给名为雪童子的冰柜降温,凑近检查他的情况。这个人类依旧昏迷不醒,睡梦中微微蹙着眉头,仿佛受到了噩梦的困扰。


“叮铃、叮铃。”冰柜摇响了头顶的铃铛,提醒魔女药剂已经冷却完毕。小智取出温度适宜的魔药,轻轻挥了挥手指,暖黄的药液就乖乖地从碗中飞起,一点点擦着青年的嘴角流了进去。魔女小心控制着流动的速度,以防失去意识的青年被药液呛到。


有惊无险地喂好药,小智擦了把额头的冷汗,但青年依旧没有转醒的迹象。


“看起来已经没有问题了……难道是中了梦魇的诅咒?”魔女自言自语着,决定带着病人前去询问森林中最见多识广的大木博士。



青行


夜晚的森林静悄悄的,扎根在松软泥土上的荧光草摆动着自己的叶子,像是在之路似的,将一条点点荧光的路展现在了他的眼前。微风悄悄地吹着,俏皮的从他耳边划过,黑色的短发被吹的翘了起来,随后被他头上的帽子悄悄压平。



“哦哦,谢啦皮卡丘。”



帽子像是在求夸奖似的,两个长耳朵一下子就竖起来了。



其实算下来这一路还蛮无聊的,小智踢了踢脚边的小石块,看着它踢得很远,这才收回目光,这实在是不能怪他,在飞天扫把上面的人因为中了诅咒的原因现在还没醒,陪伴在自己身边的皮卡丘和比雕也因为沟通问题与他交流不清,他叹了口气,转而抬头看向眼前这个巨大的古堡一样的房子,这是他今天的目的地——大木博士的家。


“有人吗?大木博士在家吗?”



敲了敲门,小智看着眼前巨大的铁门“吱呀”一声被打开,反应过来后下意识的拍了拍胸口。怎么每一次他来都能被吓到啊,他眨了眨眼睛,像是不满似的小声嘀咕着,随后进门就又被倒吊在屋檐上的、三五成群的小蝙蝠吓到了。



“小~智~君~”



像是冰块一样的,异常与一般人都手从他身后伸了出来,一下子贴入小智的脖颈处,配上那个有些“恐怖”的叫声,小智一下子都打了个冷颤,吓得头顶上的帽子都掉到了地上,惹的皮卡丘疯狂“皮卡皮卡”的叫着,也不知道是因为自己掉地上的原因,还是小智的脖颈处被人碰了的原因。



“什么啊,原来是小茂啊。”看到来人后小智松了口气,红色的眸子眨了眨,看到帽子掉到地上后小小的呼出声,一边“嘿嘿”的笑着,一边将帽子打理好重新带到了头上。



“什么叫‘什么啊原来是小茂啊’,你想把我认成谁啊,嗯?”棕色头发刺猬头的少年从黑暗中走了出来,无奈的看着小智傻笑着,双手环抱于胸前,小茂挑了挑眉,他最熟悉的就是他的发小——小智了,现在过来无非就是有事要找大木博士。



“爷爷不在,怎么了?”



“唔,就是我今天捡到了一个人类,但是他好像是中了梦魇的诅咒,所以我想请大木博士看看是怎么一回事。”



小智指了指躺在比雕上的绿色头发的人,刚想再说点什么的时候,就看到他的发小眉头一皱,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小茂已经拉着他远离那个男的好几米远了。



“哎哎哎,干嘛呀。”



“我要问的是他究竟中的是什么诅咒,你怎么就想把我拉开了。”



小智气鼓鼓的,头上的帽子也叽叽呜呜的叫着,明明是一副生气的样子在小茂看来却格外的可爱。我可能是醉了,不然怎么会觉得这家伙今天各位的可爱,小茂伸手捂着脸,深深的叹了口气。



“这个诅咒我也没见到过。”



受小智的委托,他看了一下绿发男人,然后在小智满脸的期待中摇了摇头,说实在他也没见过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要不你亲他一下试试?”



这出的什么馊主意啊!?



要不,试一下?



小智看了看正在憋笑的小茂,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转头亲上了躺在比雕上的绿发青年的嘴唇,他刚刚想说没有用的时候,却与那双绿色的眼睛对上了视线



白夜:



小智没有想到的是,那名绿发青年在被自己吻了过后竟然缓缓睁开了自己的眼睛。



“哦....还真有用啊,被魔女的吻唤醒的青年。”



小茂见状,说出来的话语气有些酸酸的,就好像刚吃了一个柠檬一样。



皮卡:


        “草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看见绿发青年睁开眼,小智整个脸差点熟透。光速退到墙角然后把自己缩到又宽又大的魔法袍里。魔法帽皮卡丘安慰着小智,顺便的帮他遮住羞得快要哭出来的表情。


       那么可爱的表情,可不能给那个死吸血鬼看到!


       这样想着的魔法帽也不知道用哪里狠狠瞅了眼小茂。


       柠檬树下快酸死过去的某吸血鬼感觉后背发寒。


       混乱的场面很快就叫青年从迷糊中清醒过来。只是那双银蓝色的眸子满是困惑。


       “我是N,请问你们是……?”


       青年有着相当好的礼仪修养,虽然穿着粗糙的布衣,举手投足间自带一种高贵的气质。平素对礼仪相当苛刻的吸血鬼小茂都不禁对这个人类有点刮目相看了。


      但是抢走了他家竹马初吻这点不可原谅!


      这边好不容易强迫自己忘掉刚才羞耻举动的小智默默从帽子里探出半个头。


      软软的黑色短发像猫咪胡须般晃悠悠,赤色的双眸犹如夕阳中的琥珀,不自觉地引人瞩目。


      “我是小智!”


      噌得一下站起来,小智拍拍胸口。那边名叫比雕魔法扫帚开心地抖了抖然后飞到少年身边。


      “住在西边森林!那个臭屁的家伙……”


      话还没说完,唇上便覆了什么冰凉的东西。小智这才看见小茂用着吸血鬼才有的速度跑过来捂自己的嘴,甚至还抢自己的话。


     “我是吸血鬼小茂,而他是魔女。”


      无视了自家幼驯染呜呜的抗议声,小茂不动声色的拉起古堡的魔法阵,望着礼貌微笑的青年,祖母绿的眸子染上血色。


      “请问人类王国伟大的国王,怎么会来我们这偏僻的黑之森林?还是万圣夜的时候?”


      气氛突然降至冰点。


      N似乎没有料到小茂这么快就看出了他的身份。而小茂也没想到自己只是试探一下的猜测居然是真的,不由得更加慎重的将小智往自己身后拉。


      “我是……来找小智君的。”


      良久,N看着小茂身后一脸懵逼完全不在线的小智,露出一个笑容。


      绿发青年无辜且温和的笑颜仿佛夏日里遮挡烈日的树荫,又似湖畔飘扬的翠柳。


       “啊!是N!”


       “什么叫是N?!”


       听见身后竹马恍然大悟的样子,小茂突然有点心塞和无力。


       “诶你听我说嘛。”看着竹马阴沉的脸色,小智莫名有点心虚。但他可没背着小茂做什么亏心事……不不,半夜偷吃小茂家里的泡面和蛋糕不算,因为大木博士也吃了!四舍五入就不是偷吃。


        啊不对跑偏了,总之,比起偷吃,关于N的事情可不算是亏心事。


        “刚来西边森林的时候,我捡到过一只这么大的人类小孩!然后就带回去养了一年……”


        不知道为什么,小智发现他越说小茂的神色越可怕,不禁抱紧了身边的扫帚比雕。


        “你也知道的,黑之森林的时间流速比人类世界慢,所以他从那么小点长到那么大……我认不出来也是很正常的,欸嘿。”


        说完,小智挠挠脸,开始思考要不要立马逃走。


        “诶嘿你个头!”


        恨铁不成钢地敲打小智那不知道都装了些什么的脑袋,小茂气呼呼地抱着手臂,狭长的眼睛撇过N那对着小智就很真心但只有他看见就假兮兮的笑容,不由得更气了。


       “但是没想到,N已经这么高了!”惊讶地跑过去左看看右瞧瞧,甚至还打算伸手捏对方的脸。结果因为太矮了完全够不着。


        “我也好想长高啊!!”


        “小智一点都没变,我就放心了。”


        N蹲下身,拉着小智的手放在自己脸上。当年那个救下自己的小小魔女还是无忧无虑的样子,赤色的眸子里永远闪耀着在黑之森林难得一见的太阳的光辉。


        “我记得,魔女救人会收取报酬。”N的语气令小茂感到前所未有的危机感,“那么敬爱的魔女小智……嗯,让我永远陪着您作为代价可以吗?”


       “滚!”


       还没等小智反应过来,小茂就伸腿踢了过去。N笑眯眯地侧头躲过,却也松开了小智的手。


       魔女喜爱的魔法帽和魔法扫帚也很不爽地向某个明明很脆弱但特别欠打的人类丢去雷电与风的魔法。一时间,古堡内尘土飞扬。



       据那时在不远处聚会但很悲催的没有明亮月光后来也没了聚会密地的狼人们透露,当晚他们看见一个羸弱人类和吸血鬼领主打得不分上下,在快要将半个南边森林平移前被西边森林的魔女轻松收拾。


        西之魔女牛逼!!


        于是今年的万圣夜,也是群魔乱舞呢。



END


===========================================


谢谢观看!大家万圣节快乐!(虽然迟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