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N

36980浏览    2120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20-01-21 06:36
粥粥中转站
男 人 就 是 粉 红 色 !

男 人 就 是 粉 红 色 !

男 人 就 是 粉 红 色 !

偶数運命
誕生日おめでとう!! 今年的我...

誕生日おめでとう!!

今年的我居然是掐点的我!

准点的我!


定好时我就可以安心明天飞大阪啦!

誕生日おめでとう!!

今年的我居然是掐点的我!

准点的我!


定好时我就可以安心明天飞大阪啦!

偶数運命
我一个爆哭 新年快乐!!

我一个爆哭


新年快乐!!

我一个爆哭


新年快乐!!

偶数運命
-渡海先生好き-👿邪魔我又回...

-渡海先生好き

-👿邪魔

我又回来了

-渡海先生好き

-👿邪魔



我又回来了

偶数運命
二宮さん33歳お誕生日おめでと...

二宮さん33歳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生まれできて良かったですね!!


「大宇宙が広がっている

ちょうどいい 暑くも寒くまない場所に地球が回っている

何億年も経て生命が生まれ 私達が生まれた

宇宙における奇跡」


つまり

二宮さんがここにいる事が 奇跡


啊 说得真好(((

二宮さん33歳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生まれできて良かったですね!!


「大宇宙が広がっている

ちょうどいい 暑くも寒くまない場所に地球が回っている

何億年も経て生命が生まれ 私達が生まれた

宇宙における奇跡」


つまり

二宮さんがここにいる事が 奇跡



啊 说得真好(((

偶数運命
箭头所指全是好み 控记不住洪荒...

箭头所指全是好み


控记不住洪荒之力了

箭头所指全是好み








控记不住洪荒之力了

偶数運命
2016.6.17 あと1日!...

2016.6.17 あと1日!!

2016.6.17 あと1日!!

粥粥中转站
祝你生日快乐。希望你永远开心地...

祝你生日快乐。希望你永远开心地做喜欢的事

祝你生日快乐。希望你永远开心地做喜欢的事

PeanutMG

穿穿衣服戴戴假发

(并不准确

穿穿衣服戴戴假发

(并不准确

偶数運命
2015.6.17 あと5日!

2015.6.17 あと5日!

2015.6.17 あと5日!

偶数運命
35岁的生日快乐!

35岁的生日快乐!

35岁的生日快乐!

白鹘

【N福】亲吻十五题(一至五)

#混杂各种paro,不喜慎入

#ooc属于我

#女福超帅。六至十的后续🔗链接在评论

#Are you ready?


1.简单粗暴的嘴唇相碰


    “可恶——我都说了啊!你在做危险的事情也要小心好吗!”


    头顶缠着白色绷带的男人面无表情,却有些欲盖弥彰似地转移了视线。


    虽说是长得娇小,但金色的眸子瞪起时连隐藏的竖瞳都清晰分明了不少,周身的气场也变得咄咄逼人起来。


    他放软了些语气...

#混杂各种paro,不喜慎入

#ooc属于我

#女福超帅。六至十的后续🔗链接在评论

#Are you ready?


1.简单粗暴的嘴唇相碰


    “可恶——我都说了啊!你在做危险的事情也要小心好吗!”


    头顶缠着白色绷带的男人面无表情,却有些欲盖弥彰似地转移了视线。


    虽说是长得娇小,但金色的眸子瞪起时连隐藏的竖瞳都清晰分明了不少,周身的气场也变得咄咄逼人起来。


    他放软了些语气,毕竟这件事情确实是自己理亏在先。


    “任务紧急…”


    “那也可以跟我说啊!”她一巴掌拍向床头柜,柜子似乎是在颤抖一般地震了几下。


    他被打断了话语,沉默一会儿,在她说话的空隙中不慌不忙地插上一句:


    “今天的天空真静谧啊…”


    她本身就圆溜溜的猫眼瞪得更大了,好似要从里面喷出火来——“N!”


    “恩。”他挑挑右边的眉头,示意自己听到了。


    他侧头看着窗外,察觉到对方终于安静了不少,微不可察地松了口气,刚转过脑袋想说什么——却正对上一双安静的金色猫眼。


    那双眼睛的主人伸出手,抚上他的眼睛,他眼前倏地黑暗,其他感觉却越发清晰。


    她温热的鼻息喷洒在他的脖颈上,有些暖暖的痒,他张张嘴,刚想说什么,唇瓣却被温暖的东西覆上。


    他从来没有感受到这样的温度,暖暖地,温润地,像是一块玉贴在了唇前,却又很温软,还带着属于少女的馨香。


    只是一晌她就离开,捂着他眼睛的手还没放下,似乎是仗着他是病患没有还手的余地,不然他早就可以把她的手拨开。


    “那…那个,我出去透透气。”


    落荒而逃。


2.亲吻对方睫毛上未落的泪珠


    “你……”


    “你……”


    同时开口的两人僵持不下。


    他低头一瞥就看到放在她家门口的许多盆栽,有些是他送的,有些是她养的,还有一些估计是林茜之流以为这是她所感兴趣而送来的慰安品。


    她撇嘴,脸色并不是很好看,似乎是倔着脾气还不想见着他。

    

    他伸出手想摸摸她的头,却被她甩开,她杵着拐杖支着受伤的腿一瘸一拐地往里走,走到一半顿在原地,声音不再是以前的软糯反而带着些许生病的沙哑。


    “不进来?记得关门。”


    似乎是准许的意思。


    他小小地松了口气,一向不怎么会处理人际关系的男人一碰到这种尴尬的境况就手无足措——他笨拙的嘴只会让场面更加尴尬。


    对方撑的拐杖走到沙发旁,一屁股坐下同时将拐杖摔远,等到他关好门走进来时,刚好看到她懒散地靠坐在沙发上,支撑的拐杖被她一脚踹远的画面。


    他原地沉默半晌,走到她对面的沙发上,却没想到对方瞪圆了猫眼,表示自己并不开心。


    他走过去,靠坐在她身边。


    炸毛的猫咪似乎满意了很多,紧绷的肩膀也松懈了不少,电视上播的是天气预报,主持人冷漠淡然的口气平添她几分困意,她打了个呵欠。自此为止,她还没有跟那个欲言又止的男人说过一句话。


    男人在心中整理着措辞,实在是怕自己的语气又引来了对方的不满意,但未等他开口,他就觉得右肩膀一沉,刚刚侧过身子去看天气预报的人已经入睡。


    她似乎睡得很不安宁,虽说胸口的起伏和鼻息频率还算正常化,但是她紧紧攥着的拳头,从额发沁出的汗水,甚至还有…眉毛上沾染的泪珠都在昭示着一个信息——这并不是一个美梦。


    那种陌生的感觉似乎是摁住了他的喉咙,一瞬间呼吸困难,无言相对,他小心翼翼地侧过身子,让她靠坐在自己怀里,睡得更舒服些。


    属于少女的躯体柔软地不像话,他的心陡然软的一塌糊涂,瞒着她的事情忽的就想说出口,但还是忍住了,扼在喉口。


    他微微矮身,有些僵硬地凑过去,少女的皮肤像初生鸡蛋一般光滑,卷翘的睫毛含着几滴摇摇欲坠的泪珠,在午后的眼光下连她脸上的绒毛都可以看得真切,他凑近了,衔过那几滴冰凉的泪水,喉中一时苦涩。


无言相对。


3.舔舐耳垂


    对于猫咪来说,最敏感的地方莫过于耳朵和尾巴。


    即使是变成人了,这个特征还是没有丝毫变化。


    她伸手表示抗拒,属于少女的身子着实没有多少力气,这让她觉得自己像是在推动一块不会移动的铁板,但这块铁板确实是有呼吸,会移动,甚至是带着侵略性的。


    她这种绵薄的气力对于对方来说反而是一种邀请,但男人却停住凑近的身子,甚至于顺从着她的力道往后退了些许。


    她疑惑地眯起眼,在无穷无尽的黑暗里她金色的眸就像是两颗明亮的星星,一眨一眨,没有为谁去敛住她的光芒。


    他静静地,双手撑在她的腰侧,薄青色的外套已经脱去,她也无法再叫他“小绿领”这种外号来缓和气氛,她不自在地动了动身子,窗外是蝉的鸣叫。


    她忽然恼急,他的游刃有余和胜券在握,成为点爆她心中火药桶的一枚引信,没来由的火气,她很久没有不经过大脑思考就脱口而出的语句了。


    “你对琳也是这样吗?”


    对方有些疑惑,男人似乎想不出来这两者有什么必然的联系,但是他还是耐着性子去回答她的问题。


    “不是。”


    她张嘴,似乎还想再说些什么,猫的夜视能力极好,但男人逆着月色,屋内也没有开灯,她看不清楚他的表情。


    反而男人已经适应了黑暗,正歪着头去打量她,这种目光让她有些难受,似乎像自己上了解剖台,主刀的医生在欣赏这完美的胴体同时思考着从哪里开始下刀比较合适。


    令人火大的注视。


    她撇过头,分明是不想再去看他,一副无话可说的模样。



    他忽的有些蠢蠢欲动,但他也不知道自己是何打算,他只知道自己必须做些什么,顺从本能,顺从直觉地去做些什么。


    浓密的黑色发丝因为动作被剥开,露出下面娇小漂亮的耳,他快速凑过去,她似乎还没反应过来,刚想拿手去挡他却已被他拦下,他极快地凑近她的耳朵,温热的呼吸喷吐在上面的时候就已经几近让她溃不成军,更别说他还用唇含住了那方耳垂,伸出舌舔舐品尝。


    她觉得身体像是通过了电流,全身瘫软地不可思议,只能勉强靠着对方环在自己腰侧的双手才能勉为其难支撑着这种姿势。


    她忽的觉得自己好似是一只已经被捕捉到的猎物,野兽一般会在自己的猎物临死之际温柔地舔舐它们的脸颊,来向他们展露自己为数不多的温柔。


    “我只对你这样。”


    尾音带笑。


4.温柔缱绻的亲吻(童话pa)


    有一个很久远的传说。


    传闻在很远很远的黑色森林里面,住着一只狼,他会咬住侵略者的脖子,狠狠将他们摔在地上,冷眼看着他们绝望的喘息,最后失去生命。


    “福喵酱!都说了这样是很危险的!”


    穿着黑色骑士服的少女将自己的一头长发挽起绑成干练的马尾,眸中带笑地瞥了眼趴在桌上的白胖猫咪,将陪伴自己多年的刀剑收入鞘中,语气轻松。


    “迟早有人要解决事情的。”


    “可是…可是…”华生绞尽脑汁想找出一个拒绝的理由,但想破了头皮还是想不出来,它看着整理衣领的少女突然重重地叹了口气。


    “即使我说了不让你去,你也回去的吧。”


    “哦?很了解我嘛。”


    她似乎是整理好了行装,再次检查了一下屋子中有没有落下的东西,不忘拍了下依然是懒懒趴在桌子上白喵的大脑袋才准备离开,华生依然在原地有一下没一下地晃着自己的猫尾,远处传来有些模糊的少女音色。


    “饿了记得去找林茜公主要吃的——”


    “知道啦我又不是生活不能自理!你这个笨蛋福喵!”


    总会有人会来治治你的!


    华生朝着她离开的方向咧开嘴露出森白的牙齿,为它原本就肥胖的脸更添上了几分滑稽。

    

    习惯单打独斗的骑士依然不习惯国王陛下为她配置的骑士团,这个不务正业的团长出个远门也只能趁着夜色悄悄离去,虽然知道被发现是早晚的事情,嘛,能躲过一天算一天吧。


    她耸了耸肩,骑着爱马,在黑色的深夜里只有月光洒下的银幕为她照亮了道路,晶亮的金色瞳孔在夜晚闪烁着光芒,再黑的深夜对她而言也亮如白昼。


    在第二个晨辉出现之前,她及时赶到了边境的小镇,这些日子为了赶路她身上深褐色的斗篷上都沾满了尘土,休息时间少的不可思议,有时的粮食也是在马上解决的,要不是她的马万里挑一,否则早就累死在半路上了。


    休息一个晨时,吃完午餐她就只身行入森林,带着安抚性地拍了拍爱马的背脊,她轻快地迈步走进林中。


    不愧是被称为“黑色森林”的地方。


    越往深处行走,周身的树木也就更接近黑色,待她行至一棵漆黑如墨的树木旁边时,落日的余晖已经洒在了她的脸上,但她还没有到狼居住的地方,白皙的脸上也被树枝划出血痕,锋利的剑刃早已出鞘为她劈开碍事的灌木,身上的衣服也有不浅的划痕。


    她蹙起眉头,良好的素养让她不至于破口大骂,但心中却还是被阴郁的不快笼罩着。


    这个森林像是没有尽头,她走的脚跟都有些生疼,但还是向前走,可能身后的路她早就忘了,但她也只能不停息,一直向前走。


    意识渐渐模糊,两天未睡的身体先发出了抗议,待到第三个晨辉洒满大地的时候,她还是没有走到森林的尽头,也还是没有找到那匹狼。


    啧,真没用。


    在心中咒骂了自己一句以后,她意识模糊,陷入黑暗。


    再次睁眼的时候,她并不是自主意识睁眼,警惕许久的身体朝她发出警告,被盯视的感觉从未消失,她心头转了几个弯子却还是没有从迷宫中走出来,但只能想出几个随机应变的方法,她缓缓睁开眼睛,试图让自己看起来自然许多。


    但过硬的心理素质也没有让她扛得住这波攻击,若不是喉咙干燥无比,她可能早就发出惊讶的大喊。


    男人许久没打理的头发看上去有些长,有一种快要及肩的感觉,发尾不是参差有致的形状反而像是被什么东西给扯断,他坐的笔直,穿着灰色背心和一件深黑八分裤,靠在石壁上,垂着黑色的眸子,似乎在观察她还是怎么样,她看不太清楚,明明灭灭的火光让他的眼神更加捉摸不透。


    就是这种被观察的感觉…简直让人烦躁不安。


    她皱紧眉头,试图躲避开对方的视线,但他的眼却如同胶在她身上了一般,没有丝毫顾忌地盯着她。


    “请问…这位先生?”


    她小心翼翼地开口,发出音节的喉咙痛得不行,但也绝对不能示弱,也不能触怒对方,现在她也不知道对方到底是什么来头,只好走一步算一步。


    男人向她这个方向挪了两步,借着火光和他抬起的头,她清楚地看到他瞳孔中的尖锐竖瞳。


    她无比熟悉的竖瞳。


    她恍然大悟,线头终于从针缝里穿进去——她知道这是谁了,黑色森林的王,传闻中的黑狼。


    但这毕竟跟传说出入太多,贸然问出问题实在是极为不理智的做法,她把疑惑憋在心里,更加注意对方的举动。


    但是他也没有进一步的举动,只是朝她这个方向挪了几步而已,似乎是为了更看清楚她,但实际上,她也只能透过那双眯起的眼睛来判断定论。


    她左腿的旧伤似乎又受到了攻击,被什么不干净的虫子咬到了,现在她这条腿都是麻木的,似乎是碰了毒,趁手的武器也不在身边,简直是糟糕到不能再糟糕的处境了。


    所以现在最理智的做法,应该是静观其变。


    她低着头,数着大衣上针尖状竖起的毛皮,待快要数到五百的时候,从山洞外传来剧烈的声响,她觅着声音,扶着石壁一瘸一拐的走出去,刚好接住对方抛来的果子,上面还带着水渍,似乎刚刚洗净。


    “谢啦!”她扬眉一笑,几天的相处虽不至于让她完全放下警惕,但是对于这个狼人也有了初步的印象。


    他其实是很温柔的人,一开始救了昏倒在树林里的她,帮她处理好了腿部的伤口,也摘了治疗伤口的野果给她吃,后来为了贴切她的生活习性也顺便帮她把水果洗净再拿过来给她,她也明显感受到左腿的知觉再慢慢回来。


    她叼着那颗果子,尝试着活动一下自己的左腿,尚还挺满意于这个恢复速度的,站在原地压了压腿,许久未活动的骨骼发出噼啪的声响,清脆又让人心情愉悦。


    她的好心情一直延续到晚餐,晚餐一如既往的是颗果子,不过还是和中午的不同,她来的那么多天这种果子她只吃了一次,外表是深紫色的,但内里的果肉却是金黄色的,吃起来酸甜软糯,口感上来说绝对是一等一的好东西。


    她脸上甚至都不受控制地出现了标志着愉悦的笑容,但说不清楚这份愉悦出发点有的也有她本人,可能是想高兴就高兴了吧,破天荒地,她不太想钻这个无聊的牛角尖。


    晚饭时间极为短暂,但是一直习惯观察对面的人的行为举止可以说是她日常生活的一部分,这个短暂的晚饭,她注意到对面的人抬起头来看了她三次,频率比以前翻了一倍。


    “有什么话要说吗?”


    她吃完东西,将残骸往火力一丢,挺直腰板,神情专注地看向对面坐着的人。


    他低垂着头,从她的角度看不到他的表情,只能注意着他攥紧的拳头,泛白的指尖,颤动的睫毛,还有似乎不太对劲的头发。


    她眯起眼盯着男人黑色的头发看,似乎看出了什么端倪,刚想开口却被突如其来的重力压在地上,后背同坚硬的地板相碰,她差点不受控制地发出一声痛呼。


    男人的双腿膝盖抵着她的大腿,行动直接被限制住了,她被按倒在地上,抬眼就是他竖起的黑色狼耳还有拍打在自己小腿裸露肌肤上毛茸茸的触感,是尾巴。


    …对了,今天是月圆。


    她突然记起这个一直被她忽略的客观因素,但如今这个完全被限制了行动权利的姿势也着实不太妙——更不妙的可能还有他向自己凑近的脑袋。


    她故意地扭动了一下躯体,希望能让对方意识清醒一些。


    但似乎对方并没有清醒,反而更加靠近她,她对着他的视线,借着火光才能把他赤红的眸子看的分明。


    他低头,冰冷的唇覆上温暖的源,他生涩地摩挲着她的唇瓣,没有选择深入,而是带着彷徨和缱绻,一遍遍地确认着存在与否,摩挲着,像是情人之间的低语。


    狼化不仅仅是在外表,锋利的犬齿时不时会擦过她的唇,哪怕他再小心,锋利的犬齿还是划破了肌肤,露出的血珠也被他吞咽了去。


    温度攀升。


5.席卷一切的强势深吻


    “N?”


    娇小的少女躲在门后只探出一个毛茸茸的脑袋,她四下张望了几下,似乎并没有看到自己要找的人,意料之内地松了口气,转身迈步刚准备离开——


    “怎么?找我有事?”


    熟悉的男性音色在身后响起,她僵硬地顿住脚步,回过身子,努力让自己脸上的惊惶消弭,她万分艰难地说道。


    “恩……其实也没什么……太麻烦你了……”


    “进来说。”


    表情痛苦地理顺自己的呼吸,她自然是清楚里面的男人观察力有多强,她能做到的最好也只能是在他注意力没有放在他身上的时候偷偷接近。


    小步地挪进房间里,后脚一勾将门关上,坐在那里老神在在翻着文件的男人似乎刚才是去洗了把脸,额上还带着未干的水珠顺着棱角分明的侧脸往下滑进黑色的衬衣里。


    对方察觉到她的视线,抬眸轻瞥一眼,眉尾轻挑似是无声的询问。


    估计是因为她刚才神经紧绷光想着看到人不在就赶快溜,结果错过了水流的声音…真是失策,就不应该出声的!


    男人看着她有些呆滞的神情便深知这家伙的思绪已经飘到了外太空,虽然觉得这样的表情着实有趣但也不是浪费他时间的理由。


    指节屈起,在实木桌上轻轻叩击。

    

    她的神智总算是被呼唤回来,看着熟悉的男人正脸颇为不自然地咽了口口水。


    “请让我在你这里待五分钟吧!”


    “你又输了什么奇怪的游戏?”


    他会这么问并不奇怪,上次她也跑过来找他,具体情况和这次似乎有些相似,但要求实在是不合理到极点——要求他陪她去逛大型商场。


    知道她一向比较无厘头,做出的事情也常让他无奈以对,但这也不失为她的一个…有趣的地方?


    实在是挑不出形容词来形容这个女孩子,他更多的是选择沉默来面对她的跳脱。


    “我…我没有啊…嘿嘿…”


    意料之内地被看出来了,她心虚地摸了摸鼻子,怎么可能要求只是待五分钟那么简单嘛!她们简直是在欺负人欺负人!


    他不置可否地挑起眉头,她辨认不出来他到底是看出来了还是没看出来,心虚地挠挠脸,小步地挪到他的桌子旁边。


    从高处往下看着实有独特的风景,她难得从高处往下看他。他骨节分明的左手拿着纸质的报告,蹙着眉头,右手托着一根圆珠笔,无意识地点着桌子发出清脆的响声。


    “有什么事?”


    他再次问了一句。


    “没什么事啊?”


    她嗫嚅地回答道。


    他抬眸轻瞥她一眼,明明满脸都是欲言又止的奇怪表情,却还是犟着脾气不肯说出口,他真的是那种看起来凶巴巴不会答应别人要求的人吗?


    “如果有什么事,请说吧。”


    他放下报告,在对方灼灼的目光中他根本看不进去几个字,有些头疼地扶住额头,拿起桌边的清茶抿了一口。


    也就是这个时候,他并没有丝毫防备地被对方扳着头,茶杯被她夺走随意地搁置在桌上,极有可能还会沾湿了报告——但他已经没有闲暇去考虑这些了。


    若不是是她,他早就暴起反手将对方摔在地上了,但她哪里都是破绽,他实在是不忍心下手,更何况她的眼神还带着几分焦躁不安,不像是有威胁的样子。


    他难得顺从地仰起头,看到她深深地吸了口气,抿住嘴唇将自己的唇瓣贴在了他的上面。


    这个姿势似乎持续了很久,久到可能她觉得后背麻了才重新直起身子准备随时走人——他眼疾手快地把她拽回来,长腿一勾想要逃跑的腿也被钳制住,她有些惊惶地看着他,带着做错事的无措。


    “我…我不是故意的…那个…林茜她…”


    打赌输了这个理由实在是烂到不行,但事实就是如此,她还在绞尽脑汁想着怎么更合理地跟他解释清楚这件事情,但对方便已经率先采取行动,将他的唇压向了她的。


    不再是浅尝辄止,而是攻城略池,是他一如既往的脾气作风,仿佛席卷一切的狂风骤雨,扫清一切障碍。


    她到最后也只能紧紧攥着对方的衣领才不至于让自己特别狼狈地从他的膝头栽下去,顺从地仰起头配合着对方的节奏,直到她感觉自己快无法呼吸了对方才停下,松开她红肿的唇瓣。


    他安慰性地用唇碰了碰她的嘴角,带着些许戏谑语气地贴着她耳边开了口。


    “任务完成。”


——————TBC

呜哇这个Nx撩吗x

偶数運命
nanox爸爸拿走我的心 这梦...

nanox爸爸拿走我的心

这梦幻一般的公演!【????


想画那个风的脑洞..........

nanox爸爸拿走我的心

这梦幻一般的公演!【????


想画那个风的脑洞..........

果袋子

【流言侦探】南方的猫

玩完游戏内心只想嫁给N。

南方的猫

0

在所有事情都告一段落后,N决定回家看看。虽说是“家”,但也只不过是一个不用交钱的住所罢了。

N特地买了一栋远离市区的房子,这省去了住在小区里与人交流的麻烦。他拿出放在背包夹层里许久不用的钥匙,把它插进门锁里,刚要推开门,却听见旁边传来“喵”的声音。

他朝声源看去,才发现一旁的灌木丛前蹲着一只黑猫,除了那双琥珀色的眼睛,几乎要和背景融在一起了,这可能就是N一开始没有注意到它的原因吧。

只见那只猫用它轻快的脚步走到N的脚边,用身子蹭了蹭他的裤子。N停下开门的动作,弯下腰用双手举起这只黑猫。

它的黑色的毛发上没有沾染一丝灰尘,一点不像是在外面的流浪猫,看样子应该是一只家猫。...

玩完游戏内心只想嫁给N。


南方的猫


0

在所有事情都告一段落后,N决定回家看看。虽说是“家”,但也只不过是一个不用交钱的住所罢了。

N特地买了一栋远离市区的房子,这省去了住在小区里与人交流的麻烦。他拿出放在背包夹层里许久不用的钥匙,把它插进门锁里,刚要推开门,却听见旁边传来“喵”的声音。

他朝声源看去,才发现一旁的灌木丛前蹲着一只黑猫,除了那双琥珀色的眼睛,几乎要和背景融在一起了,这可能就是N一开始没有注意到它的原因吧。

只见那只猫用它轻快的脚步走到N的脚边,用身子蹭了蹭他的裤子。N停下开门的动作,弯下腰用双手举起这只黑猫。

它的黑色的毛发上没有沾染一丝灰尘,一点不像是在外面的流浪猫,看样子应该是一只家猫。

在N思考的同时,他眼前的猫举起爪子,有那么一瞬间N认为它就要往自己脸上划一道了,但是最后它的爪子只是轻轻地搭在了N的鼻尖上。

N愣了有一会,然后把它抱进了自己的房子。

1

猫没有名字,N就叫它“猫”,其原因是N嫌麻烦懒得给它起。

毕竟把猫抱回家只是N心血来潮的举动,按平常来说他应该对这只猫置之不理,但那只黑猫就像有魔力一般吸引了他,而且那种感觉很熟悉。

N很少回家,因为有些时候实在抽不开身,偌大的房子里只摆了几件必要的家具,显得空空荡荡,许久没有人住的房子里满是尘埃。

他打开阳台门,让房间通风,顺便把那盆快要枯萎的花搬到窗台边浇了水,让它看起来还活着就行。


猫不知为何突然兴奋地叫了几声,绕着N转了几个圈,然后又跳上窗台仔细盯着那盆花。


它看起来似乎对那盆花特别有兴趣?


2

每次N睡醒总会看见黑猫也睡在身边。

猫刚开始会在半夜爬上床,N向来浅眠,起初在猫贴近他时,他猛然惊醒,下意识地掐住靠近他的物体,手上便传来了毛茸茸的触感。

那只小家伙似乎被吓得不轻,在N松开手后立马窜到了床尾,琥珀色的眼睛在黑夜里眨了眨,里面净是委屈。N看着它的眼睛,突然觉得有些愧疚。

再到后来,猫有时会在N上床时一起跳上来,或很早就藏在被子里,N也习以为常,不知为何,每次黑猫睡在他旁边,总让他有种莫名的安全感。

3

那个女人来他家里了,是来谈最后的事情的,但是黑猫像是发了疯一样上蹿下跳,还打碎了好几个杯子。

“没想到你也会养猫啊。”那个女人是这样说的。

N没有说话,他不喜欢和人闲聊。

最后他们不得不换了个时间到咖啡店,这件事才得以解决。

4

黑猫也偶尔会跑出去,第一次发现猫不见的时候N慌张了一秒,仅仅只有一秒而已。不过好在它最后还是回来了,只不过带了一身泥。

N往浴缸里放了一半水,然后去抱正在门口舔自己毛的猫,它好像预知到了什么似的,在各个房间乱跑,弄得地上也是泥。

N自己也不会想到有一天他学的本领会用来抓一只不想洗澡的猫。

最终黑猫还是没逃过去,它被N抓着放进浴缸里,用爪子不断扒着浴缸内壁,试图爬出浴缸,可惜总是在最高处又滑下去。

水花溅了N一身,他不得不脱掉身上的白色衬衫,露出他的上半身。

猫突然就不挣扎了,静静地趴在水里,还转了个身。N用手梳理它的毛发,把上面的泥都洗干净。

直到用吹风机把它吹干,猫脑袋都一直背对着他,没有什么动静。

5

N难得睡了个午觉,醒来的时候发现黑猫意外的不在身边,他刚走到客厅就发现那个黑色的身影正蜷缩在花盆旁。

午后的阳光照在黑猫身上,同时也照在那盆花上,它的尾巴还在无意识地摆动,看起来似乎睡着了。

几个月前看着快要枯萎的花如今已经长出了大片大片的叶子,花苞也是很健康的状态,叶片在黑猫身上投下斑驳的影子。

N尽量放轻脚步走近它,伸手轻抚猫的脑袋,不自觉地勾起了嘴角。

End

极天的流星雨

为什么黑白2的主角不活用一下电话呢
出于这样的联想画了这东西
十分潦草,并且完全没有细节,不要打我

为什么黑白2的主角不活用一下电话呢
出于这样的联想画了这东西
十分潦草,并且完全没有细节,不要打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