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Napstablook

16479浏览    289参与
卑微陈皮崽。

贺贺贺贺贺undertale四周年鸭 总算赶上辽| ू•ૅω•́)ᵎᵎᵎ Chara的人设有参考左ポリ5ン劳斯!

贺贺贺贺贺undertale四周年鸭 总算赶上辽| ू•ૅω•́)ᵎᵎᵎ Chara的人设有参考左ポリ5ン劳斯!

星之影

突然感觉mtt很适合白色西装

突然感觉mtt很适合白色西装

某废人淼

操我好菜,别看我我错了我不配画画

操我好菜,别看我我错了我不配画画

Skellen

试着用不同颜色的水笔
还试了一下凹凸画风……?

试着用不同颜色的水笔
还试了一下凹凸画风……?

Skellen

心情很差
外面还下雨

心情很差
外面还下雨

正常人小彩

【福→all】完美爱情收割指南

*GE剧情有。

*主CP:福→全员【没错是单箭头】

副CP:小幽灵x福

*清水

*极乱插叙

*三重心理疾病

*不算刀子【大概】,反正绝对不是糖。

*女福。

*都接受的话,祝食用愉快。

【前言、打开这本指南,确认自己有在好好阅读】

温暖的阳光洒进冷冽的审判长廊中,遍体鳞伤的人类笑着与眼前的怪物对峙着。

怪物不带任何情感地凝视着人类露出的笑容——那不是什么恶劣的坏笑。若是排除因为疼痛有点皱起的眉头,眼里只有发自内心的满足与开心。

{除开Sans的另一个是谁呢?是Flowey吗?还是说……又是Blooky?}——感受着没有压力两道视线变成了一道的人类思考着。

“到底是为什么...

*GE剧情有。

*主CP:福→全员【没错是单箭头】

副CP:小幽灵x福

*清水

*极乱插叙

*三重心理疾病

*不算刀子【大概】,反正绝对不是糖。

*女福。

*都接受的话,祝食用愉快。

【前言、打开这本指南,确认自己有在好好阅读】

温暖的阳光洒进冷冽的审判长廊中,遍体鳞伤的人类笑着与眼前的怪物对峙着。

怪物不带任何情感地凝视着人类露出的笑容——那不是什么恶劣的坏笑。若是排除因为疼痛有点皱起的眉头,眼里只有发自内心的满足与开心。

{除开Sans的另一个是谁呢?是Flowey吗?还是说……又是Blooky?}——感受着没有压力两道视线变成了一道的人类思考着。

“到底是为什么?Frisk,你为什么要做这么矛盾的事?”善于观察与分析的审判者当然看得出来,让眼前的人类行动起来的理由,并不是“因为做得到,所以非做不可”那种无聊的东西。

那一定是一种……比起好奇心,更加病态的理由。

“因为你就快要…啊……”失言的人类少女立刻捂上了嘴,略微平复心情之后再度开口,“唔,差一点……我说过我不会回答你的。”

人类深知眼前的怪物空荡荡的头盖骨之下隐藏着怎样的智慧。

{什么都不能说,什么都不能说,什么都不能说……一定要记好了!}她在心中对自己强调,{毕竟是最后几个了……}

她在心中默念着——

{到最后也要好好拒绝我哦!Sans。}

“噢……我没有忘……我不会忘记的…………”Napsta Blook努力地回应了人类少女的调情,“因为……我已经用眼泪在手上……拼写好你的名字了…………”

“为什么你用眼泪的记录效果这么好呢?”Frisk有点疑惑不解。

“噢不!我是说……”Napsta Blook在片刻的犹豫后,似乎是红着脸开口了,“其实……我的意思是……”

他并不会意识到一切的导火索都将在下一句话被点燃。

“我的眼泪是魔法攻击……手上已经留下了你名字形状的疤痕…………所以……我会记得牢的……不会忘记的…………”

Frisk愣在了原地。她花了好几秒的时间去反复确认这句话到底是个什么意思。然后,怨恨起自己的愚蠢与迟钝来。

“被回应了……”她低喃了一句。感受到Blooky投来的视线逐渐加重,下意识伸手地抓了抓头发。

{这种像是“用刀在手上刻下恋人名字”的行为……}

{他早就回应了我的调情……真想不到啊。}

{不仅仅是我喜欢他,他也喜欢我……}

{我不再是一厢情愿了,至少现在不是了……}

{两情相悦啊……}

{……}

确认完自己的心境,人类少女平静了下来。

{……这感觉真糟糕。}

【一、分析自己的情况】

“……?”对方看起来有些苦恼,这样的反应自然不在Napsta Blook的预料之中。他慌了神,“难道…………噢不!抱歉…………我不是故意要让你感到困扰的……………噢……不………………”

Frisk很清楚,这是她自己的问题:“……不……”

“对不起……我只是想…………”

顶着持续加重的视线,人类少女稍微缓了口气,她眯起眼睛笑道:“别在意,我没有感到困扰。只是头有点晕,可能是睡眠不足吧。”

其实闭上眼睛并不会让她轻松一些,因为她的感觉与视觉无关。

那是她还很小的时候。Frisk忘记了自己那时为何要在公共场所放声大哭,但是她在下一秒就停下了哭泣。父母夸她懂事了,但是没人知道真正原因。

在那一刻,有些不同的人类少女感知到了视线交汇的重量。一切都过于突然,压得她几乎喘不过气来。

然后,为了避开这种压力,人类少女极力避免惹人注目。避免发出巨大声响,避免登台表演,避免在课堂上举手发言,避免成绩过好或过坏,避免与人发生争执……

不展示自己的任何特点,把所有的优点与缺点都藏起来做一个透明人。

大家只会觉得Frisk是一个内向的人,没觉得有什么太大的不对。唯一的好处大概就是校园暴力也轮不到她,因为基本没人会记得还有Frisk这个人存在。再说,不得罪任何人的她也很难被找到被暴力的契机。

只有Frisk自己知道她在做什么。她只是极力避免被关注,仅此而已。

久而久之就习惯了。

“那个……如果……我是说如果……”仿佛之前的话语已经耗掉了他所有的勇气,Napsta Blook的声音变得更加虚无缥缈了,“要…补觉的话…………”

“我比较喜欢柔软的床铺。”Frisk即使察觉到了对方的变化,也依然在他开口之前就拒绝了。因为她现在最需要的是独自一人待着。

{或许自己单独静一静会好一些?}

在去新家的路上,她能感觉到有一道视线一直在跟着自己。

{Sans已经没理由监护我了,而且他走捷径监护的视线是断断续续的……最重要的是,他的视线没有重量。}

{Blooky原来这么黏人的吗……}人类少女四下张望却没看到可疑的怪物,她想着,{或许他只是在担心?不不不这很奇怪……}

{糟糕透了……}

“自己或许被谁在意着”,这一点让Frisk莫名的感到恐慌。

【二、确认问题的根源】

凡事总有例外。

幼小的Frisk发现她感受不到自己父母注视自己时目光中的重量。她依然可以感受到视线,但是那“温柔如水”的视线没有给她带来压力。

幼小的少女拙劣地分析着:“唔……那么……”

“爱我的人的视线……就不会有重量……?”

Frisk决定进行实验。

于是,人类少女的某位同学看到她破天荒地向自己调情,震惊得快感觉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Frisk依然能感觉到这位同学的视线,不过其中已经没有了重量。实验成功了。

但总觉得有些地方不太自然。

“或许是……在书里看到的那个……什么来着……?恋人的目光是火热的?”可她的确从来都感觉不到视线的热量,少女所感觉到的只有重量而已。所以她感觉不太自然的地方不是这个。

{算了吧,一定是我多虑了。}——逐渐变得外向的Frisk这样自我安慰着。

睡梦中的人类少女被视线的重量压醒了,环顾四周,依然没有看见怪物。

显然还是Napsta Blook。

{看起来我是躺在床上思考问题,不知不觉睡着了的样子……}忘记看时间的Frisk并没意识知道自己连5分钟都没有休息到。

{一开始就不能对Blooky调情。决定了,}她这样想着,{如果继续被Blooky看着,或许……不,一定会被阻止。}

Napsta Blook的担忧并不是没道理的,她已经决定要重置了。痛觉神经正常的人类自然会尽可能地选择痛苦程度小,又迅速到不会被察觉或者来不及阻止的自杀方法。

Frisk翻找出了纸笔,慢悠悠地留下了一些话,然后把纸张压在枕头下面离开了房间。

只是创造一个不被看着的契机还是很简单的。Napsta Blook当然会好奇人类写了什么而去查看。就算最终没有查看,也会因为考虑要不要查看而犹豫很久。这些她都知道。所以人类少女并没有写什么重要的内容,那只是她用来拖延时间创造机会的工具。

在感受到视线离开自己的瞬间,装备没子弹的枪,掏出手机按下“变黄”装填魔法子弹,对准太阳穴,扣下扳机。一气呵成地完成了回溯,并选择了重置。

{只是鼓励就好,这次我一定不会创造出沉重的视线了。}

不知道花费了多大的力气才从Toriel身边逃离,见到小幽灵的时候,甚至有一种解脱的狂喜。就人类少女目前的状况,大概Toriel的视线是她最不想面对的。

“我管它叫‘幽灵纳普斯文’…………你喜欢吗……?”

{啊就是这里,上次一定是因为在这里调了情才会出问题。}Frisk看着对方有些闪躲的目光这样想着。

于是,人类少女微笑着鼓励道:“嗯!这很棒!我想只要你肯表演,大家一定都会喜欢的!”

“哦不………………”甩出最后两滴眼泪,幽灵接下来的话语跟她记忆中的无异。只是声音抖得没那么厉害了。当然,也不排除人类少女“已经习惯了这种既颤抖又渺远而且还若即若离的幽灵音,所以自然而然地听得比上一次更加清楚。从而误以为对方的声线没那么抖了”的可能性。不过,只有一点Frisk是可以确认无误的。

{视线没有重量,这回对了!}她总算是松了口气。{这样一来就没问题了。}

但是,在察觉到依然有视线追踪自己之后,不安感又逐渐蔓延了上来。即便如此,自认为已经没有更好解决方法的Frisk依然自我安慰道——{只是我想多了。}

【三、按照自己的情况为“完美爱情”下定义】

“压力好大……好希望再也感受不到视线的重量……!等等,也就是说……”Frisk以为只有这样才能做到跟普通人一样,再也不用顶着视线的压力生活,“要让全世界的人都爱上我?”

虽然有点困难……不过总可以试试吧?

{那个视线远离了。}人类少女有了惊喜的大发现。虽然只是无意中发现的……

她没有为了Napsta Blook刻意这么做。哪怕是在第1次,Frisk也有意减少跟Sans聊天的次数。即使现在她知道了这位懒癌晚期患者追着自己的理由,压力也并没有完全消失。因为就算Sans本身已经不再给Frisk带来压力了,可“被关注被在意”的压力还能以Sans为媒介,从Toriel那边传达过来。

她继续假装“只顾着追逐Papyrus,所以顾不上与跟着自己的Sans聊天”。这很有成效,每做一次都能明显感觉到从遗迹跟出来的那视线有明显拉开距离。

但是,安心感的停留并不太久。Frisk在过度简单的谜题中停下来仔细想了一想——{跟背负承诺的Sans不同,Blooky是主动跟着我的。然后在发现我有意疏远Sans之后……}

压力感瞬间爆发了出来,如此遥远的视线,似乎也带上了若有若无的重量。

{注意到了这一点而提前拉远距离避免被我疏远……不就是“在意”的证明吗?!}

这糟糕透了!

“错觉。”感到有些头疼的Frisk拍了拍脑门,“我没有被谁在意,肯定没有!”

【四、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看着人类好奇地拿起了他的可动模型,Papyrus解释道:“对构思战斗场景来说,是一个优秀的参考。”

“真壮观……你怎么会有这么多的?”

“这个嘛……我只知道它们都来自于一个胖乎乎又笑容满面,喜欢给他人带来惊喜的男人。”

{噢,别吧……}

Frisk现在对笑容满面这个形容词好像有点排斥了,毕竟自从掉下来之后,带着笑容的怪物都有点让她感到不适。当然Papyrus除外。

Flowey暂且不论。Toriel跟Sans的确是一直带着笑容,两个都是压力源……或者,准确的说……这俩是共用一个压力源。虽说人类少女看不出怪物的胖瘦,不过好在他说的是“男人”,所以肯定不是Toriel这个最麻烦的压力源。而跟Flowey同样都是传来断断续续的压力的Sans,作为骷髅,显然也跟“胖乎乎”不搭边。

{虽然他衣服底下似乎塞了什么……不过这个无关紧要。Flowey也不知道是雄花还是雌花,但是用“胖乎乎”去形容……果然还是不太行得通。}

“没错!就是圣诞老人!!!!”就在人类认真地思索着其他笑容满面的怪物,正打算把“嫌疑”锁定到Asgore身上的时候,Papyrus大声地宣布了答案。

“啊!原来如此!”Frisk这才恍然大悟。

{跟我不同,圣诞老人当然不可能忘记伟大的PAPYRUS了。}她有些羡慕地想着,{等等……原来怪物也有圣诞节?!}

“那么,嗯……如果你已经看完了所有的地方……你想要开始消遣吗?”

“好啊~嗯……不过这友谊能量是什么?”Frisk坐在Papyrus的床车的边缘,总觉得有些奇怪。

在进行消遣的途中,她的不安感持续地加剧。直到真正的被发了好人卡之后,一切才终于回归平静。

“呼……”人类少女记好对方的电话号码。不敢给Toriel打电话的Frisk似乎到现在才终于看到了手机的用处。

橙红的夕阳斜射进只剩下两个人的教室,将一男一女的影子拉得修长。

男方的脸一片绯红,不知是夕阳的照射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女方深深地低着头,五官都藏在阴影里。

Frisk的大脑完全当机,没办法好好思考。她只觉得沉重。沉重得喘不过气,挪不开步,张不开嘴。

等待回应的男生焦虑地搓着手,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

少女的身体似乎比脑子先一步似乎适应了这样的重压,声带似乎可以勉强使用了。然后,她在考虑好措辞之前就听到了自己有些沙哑的声音——

“你的标准……就这么低吗?”

“所以我们准备开始了没?”Undyne显然是一副强忍着不表现自己有些不耐烦的样子。

Frisk感觉这段友谊的巩固路程可能不太容易走。

“哎呀哎呀!我刚想起来!我得去趟厕所!!”Papyrus冲人类使了个眼色,就是那种能够听得到的眨巴眼,“你俩玩开心点!!!”

“咔嚓——!”他说着,然后在对方反应过来之前就破窗翻了出去。

Undyne立刻恢复了那不耐烦的表情,冷冷的注视着眼前的人类少女。而对于Papyrus刚才的行动,鱼人怪物反而并没有多说什么。

{怕不是已经习惯了?!}

“哇喂!你好!”充满活力的声音从窗外不远的地方传来,“你也是来帮人类结交新朋友的吗?捏嘿嘿!真巧啊,难得碰面。”

{看起来是遇到了那个跟着我的视线的主人?}

对方的声音比较小,Frisk听不太清。更何况现在跟她“聊天”的Undyne也是个大嗓门。

{我之前实在没看到有谁跟踪啊……}人类少女苦苦思索着,但就是没有得出结果。她只能想到Flowey跟sans,但这两位都跟Papyrus比较熟,与“难得碰面”的条件不符。

而且照Papyrus之后的话语来看,那位跟踪者似乎是留了下来。明明被发现了,却并没有离开。

“听着,人类!我们可不光要成为朋友!我们将要成为……成为死党!”鱼人怪物自信满满地大喊着,“我要让你对我无法自拔,完全没法考虑其他的人!”

{等等等……等等?!}这可给Frisk吓得不轻,{前半句还没什么问题……可后半句台词的画风就太糟糕了点吧?!}

不过人类倒是也同样清楚Undyne就是这样的性格,大概她自己这样说出来还是没有意识到这有什么不对。视线也非常诚实的,没有增加重量……不对劲。

{从窗外传来的视线……增加了重量!}

因为Undyne的话语足够大声,窗外的跟踪者听完了之后似乎燃起了妒火。

{糟糕透了……}人类少女顶着压力,心不在焉地挑饮料、喝茶、聊天、做料理,{感觉外面那位怪物的妒火快把房子烧起来了……}

仔细闻嗅一下,似乎有烤鱼的味道……

{不对!房子是真的烧起来了!!}

“不一定哦,在我看来他们或许比星星更可靠呢!”凭借那些石头发出的微弱光线,她在瀑布的山洞里艰难地一边读着石板上的文章,一边与Papyrus打电话。“天花板上这些闪耀的石头比星星更近,更触手可及……也就是说,对着它们许愿或许能被听到!也许真的可能会实现?”

“哇喔!听起来很有道理!”Papyrus清了清嗓子,立刻开始了许愿,“我希望能和我很酷的朋友说话。看!它实现了!”

“哈哈~我居然算是个‘很酷的朋友’吗?”Frisk觉得对方只是没见过人类而已,并没有太在意,“话说……许愿是这样的吗?打从一开始就应该许下‘已经实现或者必定会实现’的愿望,而不是‘希望实现’的愿望吗?”

“捏?”电话另一头的小骷髅似乎没明白人类少女的意思,“那人类,你会许下什么愿望呢?”

行走中的脚步顿了顿,Frisk愣住了。

“我不知道,我……从不许愿。”

事实上当然没那么绝对。只是因为从未实现过,所以放弃了而已。她一直觉得只是自己的愿望很不巧的被忽视了,现在才终于明白过来……

{原来一直以来我都搞错了“愿望”的意思呀!难怪从来没实现过……}

“在饱餐一顿之后,我习惯躺倒在地板上,感觉自己像块废物一样……”对他来说,躺在地上什么都不做是最轻松的。但是看着人类少女疑惑的眼神,Napstablook违心地追加了一句解释,“这是个家族传统……”

但是显然,Frisk还是没有理解。

“你想不想……和我一同参与……?”幽灵怪物小心翼翼地提出邀请。要是被拒绝,恐怕就要尴尬得穿墙逃离了。

“好啊。”人类并没怎么犹豫就答应了,因为她的确没怎么休息。

Toriel的视线让她不敢再遗迹多待;雪镇的旅店隔壁房间吵得她睡不着;Papyrus的狗窝太小了根本睡不下;瀑布的金色花丛在垃圾场里,味道有点刺鼻……

“好的……跟着我来做……”他飘到了房间中央,就地躺下。

{总算可以放松一下了!}人类不假思索的跟了上去,躺到了他身边。

“好了……你只要不动就能一直躺着……”少女觉得幽灵怪物的声音似乎抖得比之前厉害了,而且似乎没怎么思考地说了一句疑似废话的内容。

对方似乎也意识到了一点,所以追加了一句……同样疑似废话的内容:“那么,在你想离开的时候移动就好了……我想。”

{感受宁静……}Frisk并未在意对方有一点不自然的反应。她闭上眼睛,放慢呼吸,感觉仿佛灵魂离开了自己的躯体。飘出体外之后还在持续上升,到了地面,天空,进入宇宙……但是为什么感觉有点沉?

{不太对劲……又感觉到压力越来越大了……不对啊我不应该放松的吗?怎么还开始有窒息感了……哇不行了!}

人类少女猛地睁开了眼睛,居然看到了近在咫尺的幽灵的脸。

“啊!噢不!抱歉我不是……噢……”Napstablook慌乱地解释着,越来越语无伦次,“不……我没有打算…………噢………………抱歉…………………………”

这已经很明显了。Frisk只觉得异常地恐慌,夺门而出。

好在存档点离得很近,她没必要回溯太久。

“拜托了,千万不要喜欢我啊……”

{因为只有那样,我才能继续爱你。}

【五、深度分析自己的情况】

“我有些事情想对你说”什么的,“只要稍加接触就能看到你的闪光点”什么的,“想要更深入的了解你”什么的,“不希望止步于普通朋友”什么的……

等Frisk反应过来的时候,沉重的视线已经压了上来。

这次只有一道,的的确确就来自于对方。

{为什么……?}她搞不懂了,{他明明在表白,为什么我会觉得压力这么大?很焦虑……很不安……为什么啊?!}

男孩的表白还在继续,可既失望又难过的少女完全没在听。

{爱我的人的视线不是没有重量吗?一直以来我都搞错了?}

{对啊……}

仔细想想的话,她没办法确认自己的父母是不是真的也爱着她。

因为自己的性格,时常被拿来与那些已经成为了父母的骄傲的孩子相比较,从来都只会被批评。

日常提出的小要求十有八九都会被拒绝。就连每年圣诞节的圣诞老人也经常忘记她的小愿望。

因为周遭的孩子都被家长打过,所以她以为这是正常情况,一开始没有在意。但是她已经习惯尽最大的努力去避免做任何的错事了,即使没犯错误,也经常被打。

{也许母亲早就后悔生下我了?也许父亲早就后悔没有卖掉我了?也许他们早就后悔爱我了?所以……}

{把“及时止损”挂在嘴边的他们应该早就不爱我了才对……}

现在才突然意识到这一点的她,心中没有半点悲伤的感觉。Frisk因此小小地惊了一下,稍微怀疑了两秒钟自己的情感是不是出现了什么问题。随后又释然地继续得出自己的结论:“所以……没有重量的视线,并不是来源于‘被爱’,而是‘去爱’。”

然后,她反而松了一口气。

“哎?”Frisk突然的话语让男生摸不着头脑。不过他依然往好的方面想着,语气中带了一丝惊喜的意味,“意思是……同意了?!”

“啊,我是说……非常感谢,你帮我解开了心结。”她回过神来,很快考虑好了措辞,“我应该更早跟你接触的,这样我们就能更早成为‘非常要好的朋友’了,对吧?”

{不是要被全世界的人爱着,而是要去爱全世界的人!}

这听起来轻松多了,不是吗?

只要尝试着去爱,就能轻松地接受对方的视线了。

然后……只要对方不回应,就能继续去爱,视线的重量就会永远消失。

【六、检测此定义是否正确】

Frisk开始竭尽全力做“正确”的事情。

她觉得自己已经做得足够令人生厌了——打翻遗迹的糖果罐;威胁蛙吉特;招惹卢克眼;攻击纳普斯特;辱骂雪铁龙;揍扁小犬汪;无视或暴力破解谜题;毁坏回音花;以武力驱赶所有怪物……

但她永远都能跟怪物们交上朋友。

怪物们似乎有一个底线。只有要不打破它,任何的不良行为他们都会当做是“人类的特有习俗”。

没有怪物拒绝成为她的朋友,这令人类少女毛骨悚然。

{地面上的朋友是如此,Napstablook也是这样……}因为在她的思路里,只要成为了朋友,跨过那条线就是迟早的事。

不能被回应。连友谊上的回应也不能被允许。

最后,她把目光锁定在了正确的重点上——Level of Violence。

忧郁虫虫哭叫着逃窜。即使再怎么痛心,也要追上去,把它从空中劈落。

{只是一个尝试而已。}说起来很简单,但是实际做起来心里却非常难受。

Frisk看着对方哀嚎着飘散了,她确信自己真的跨出了这最艰难的一步。

然后,人类少女停留在原地,愣住了。

因为她原本以为自己需要很长时间整理心态,但是并没有。过程中分明充满了不忍心的难受与挣扎,但是在一切结束之后,她只能感觉到喜悦。

不仅仅是压力消失了,不仅仅是视线的源头消失了……

在她确信了对方再也不会给出任何反应之后,不管是谢意,歉意,还是试图去爱的情感,一切的一切……

不会被回应,他们之间的距离就不会被拉近。

不会被嫌弃,他们之间的距离就不会被疏远。

情感的通路并没有被切断,人类发现自己依然可以继续爱着地面上的灰尘,而且这些感情只需要通过最令人安心的单向通道。

{最容易保鲜的完美爱情,就是永远维持在一个完美距离的单相思!}

举刀,挥下。这就是她表达爱意的方式。

挥舞着刀刃跳着美丽又致命的舞蹈在遗迹游荡着。每一条生命的逝去都将意味着人类情感的发泄通道增加一条。

她意识到,love与LOVE没有区别。

【七、享受完美爱情】

“现在我明白了,把你留在这里究竟是保护了谁。并不是你……而是他们!哈……哈…………”

她在做让自己最能感到幸福的事情。

“好、好吧,这跟我的计划有些出入……不过……尽…尽管如此!我依然相信你!你还可以做到更好!即便你自己不这么认为!我……我保证……”

像是在地底埋了17年的蝉终于见到了阳光。

“这 个 世 界 势 必 会 存 续 下 去……!”

急切地想要为现在所做的“正确的事”奉献出自己所有的生命力。

“看来你不想加入我的粉丝俱乐部了……?”

{永远不会被疏远,永远不会被回应……}

眼前的骷髅怪物逐渐变得疲倦。趁着对方喘息的间隙,人类少女从容地弯腰,用左手捡起了刚掉落的破旧匕首——它原本所待的右手,已经被削掉了一小半手掌。

即便如此,她的脸上依旧洋溢着幸福的微笑。因为她所谓的“完美爱情”已经唾手可得。

这是第几份了?少女不记得了。

终于,在Sans的体力被逼至极限的时候,她成功地挥出了避无可避的一击。

“papyrus……你想来点什么吗?”

但是还不够。

眼看最后的城墙已经被打破Flowey逃走了。

“为什么……你……”

显然,远远不够。

“求求你别杀我。”

单向的情感通道像是光线一样……

“真幸福~”

——她正在努力地使自己成为光源。

到最后也没有任何一只怪物理解到她。就算是Chara,大概也只能理解为“扭曲的多愁善感”。

捧起Flowey的残渣……

“又收割了一份完美的爱情~”

END

Skellen

作业还没动……鬼知道为什么我一脸淡定的看着lofter……
好想要一个板子……
好想要……
小幽灵是白切黑,不接受反驳……

作业还没动……鬼知道为什么我一脸淡定的看着lofter……
好想要一个板子……
好想要……
小幽灵是白切黑,不接受反驳……

Skellen

emmm紧张
第二次发lof
鬼鬼组中心

emmm紧张
第二次发lof
鬼鬼组中心

噼咔噗咔火箭桶
*一机两魂,破碎的两片灵魂共同...

*一机两魂,破碎的两片灵魂共同控制这个身体。
*在大众眼中是个性情不定的机器怪物,“自大与自卑的极端性格,也许这就是艺术家们的共通之处?”。
似乎因此吸引了很多狂热粉丝。被称呼为Mattaton。
* Napstablook控制着除了演出外的大部分时间,作为皇家的杀人机器。
而mattaton则是作为唯一的电视明星在荧幕前登场。
双方对自己的生活都很满意。

*一机两魂,破碎的两片灵魂共同控制这个身体。
*在大众眼中是个性情不定的机器怪物,“自大与自卑的极端性格,也许这就是艺术家们的共通之处?”。
似乎因此吸引了很多狂热粉丝。被称呼为Mattaton。
* Napstablook控制着除了演出外的大部分时间,作为皇家的杀人机器。
而mattaton则是作为唯一的电视明星在荧幕前登场。
双方对自己的生活都很满意。

dio的奇妙钉子

“这样就好”


这对叫什么?幽灵福?nap福?nf?

随便啦 没人吃的

“这样就好”


这对叫什么?幽灵福?nap福?nf?

随便啦 没人吃的

Dert不会畫畫
日常画崩 因为昨天是鬼节所以画...

日常画崩 因为昨天是鬼节所以画的小幽灵 虽然有点晚了 

日常画崩 因为昨天是鬼节所以画的小幽灵 虽然有点晚了 

UNDERHELL
小傢伙們啊! *..zzzZ....

小傢伙們啊!

*..zzzZ........ZZzzz..zzZZZz...,.?.............噢...你..也喜歡聽這個....的,是嗎?


*啊嗐嗐嗐嗐嗐!!!別跟著我一起走啊!....呃,除非你也喜歡安黛因?!


*提米...*嗝*..果↗↘滴,相當兒↗*嗝*凱↘心↗!......*嗝*噢!↗↗

小傢伙們啊!

*..zzzZ........ZZzzz..zzZZZz...,.?.............噢...你..也喜歡聽這個....的,是嗎?


*啊嗐嗐嗐嗐嗐!!!別跟著我一起走啊!....呃,除非你也喜歡安黛因?!


*提米...*嗝*..果↗↘滴,相當兒↗*嗝*凱↘心↗!......*嗝*噢!↗↗

匿笑兔

鬼节快乐摸鬼鬼x
后两p字丑预警

鬼节快乐摸鬼鬼x
后两p字丑预警

曦伯伯
见鬼了【双重意义】

见鬼了【双重意义】

见鬼了【双重意义】

ButterTh(咕咕咕中...)
中元节当然要画鬼啦!( &ac...

中元节当然要画鬼啦!( ´ ▽ ` )ノ

中元节当然要画鬼啦!( ´ ▽ ` )ノ

AzureTale
(设 定 放 送)Napsta...

(设 定 放 送)
Napstablook Undyne设定
一些细微补充

天卫队成员大多是兔兔,皇家特供胡萝卜汁对各成员免费提供。

“说实在的没必要,但Papyrus他好像以为这是成为卫队队员的基本标准之一了...”

Undyne和Papyrus都喝不惯。

原作摸了脖子会长的狗狗变成了摸了腿会长的兔兔。

猫猫则是在岛屿海镇负责经商。

甚至有到各处去摆摊的鲷鱼烧小哥。


(设 定 放 送)
Napstablook Undyne设定
一些细微补充

天卫队成员大多是兔兔,皇家特供胡萝卜汁对各成员免费提供。

“说实在的没必要,但Papyrus他好像以为这是成为卫队队员的基本标准之一了...”

Undyne和Papyrus都喝不惯。

原作摸了脖子会长的狗狗变成了摸了腿会长的兔兔。

猫猫则是在岛屿海镇负责经商。

甚至有到各处去摆摊的鲷鱼烧小哥。


大大大大大椰子

今天是七月半
我画了鬼鬼(*´∀`)

今天是七月半
我画了鬼鬼(*´∀`)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