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Nebula

2582浏览    39参与
一个粽子i

【蓝绿】来自灭霸的独白

我叫灭霸,我现在慌得一批。


我今年刚获得了感动宇宙十大人物奖,因为我那个小小的响指,帮助了整个宇宙计划生育战略的实施。


虽然这些年的奔波让我的身体有些吃不消,但好歹我现在也退居二线,有个自己的退休花园,种种花煲煲汤摘摘果,两个女儿时不时地穿越银河来看我,日子过得相当悠闲。


按理来说,像我这样的成功人士是没什么烦恼的。奈何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即便有了“先进提坦人”这个称号,也避免不了陷入一些家长里短的烦恼。


事情是这样的,几天前我以前的二把手乌木喉照例来花园看我,给我送点宇宙管理局送来的离退休补贴。但他这次来的时候,我发现他...

我叫灭霸,我现在慌得一批。

 

我今年刚获得了感动宇宙十大人物奖,因为我那个小小的响指,帮助了整个宇宙计划生育战略的实施。

 

虽然这些年的奔波让我的身体有些吃不消,但好歹我现在也退居二线,有个自己的退休花园,种种花煲煲汤摘摘果,两个女儿时不时地穿越银河来看我,日子过得相当悠闲。

 

按理来说,像我这样的成功人士是没什么烦恼的。奈何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即便有了“先进提坦人”这个称号,也避免不了陷入一些家长里短的烦恼。

 

事情是这样的,几天前我以前的二把手乌木喉照例来花园看我,给我送点宇宙管理局送来的离退休补贴。但他这次来的时候,我发现他本来就没多大的眼睛因为眉头紧皱而几乎眯成了一条缝。

 

我砍了几个刚长熟的果子给他尝尝鲜,然而他看那个果子的眼神仿佛见了鬼,连连摆手。嘁,老榆木。这可是星云以前最爱吃的果子。

 

说道星云,我承认我对那孩子是严厉了些,但没办法,我的规矩就立在那了,她打不过卡魔拉就要被改造。

 

有的时候我也挺纳闷,卡魔拉到底有多大的能耐,星云都快被我改成机器人了还打不过她!

 

今天的乌木喉着实奇怪,每每我一提到星云,他就跟听见了什么惊天大秘密一样不敢抬眼看我。好歹星云以前也和他共事过,这老榆木到底怎么回事?!

 

可能是看我有些生气,乌木喉一拍大腿,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跟我说,又一次他在给星云做体检的时候,在她的储存记忆里发现了一些他不敢过目的东西。

 

紧接着,乌木喉就把那些记忆拷贝过来带给我了。

 

......

 

......

 

是的,我不厚道地偷窥了星云的生活,或者,是星云和卡魔拉的生活。

 

起初我倒觉得没什么,不过是这两个人的日常打斗,从厨房打到阳台又打到卧室,两个人谁都没有武器,全程近战肉搏,看得我胆战心惊。不过看到后来,星云竟然把卡魔拉牵制在了身下,还说什么“多亏了父亲”这种话。

 

老父亲真的很欣慰,但老父亲又觉得不太对。按照视频上的形式,星云是完全打得过卡魔拉的,怎么在我面前对卡魔拉频频放水?

 

我知道了!肯定是这个小丫头尝到了改造的甜头,所以故意输给卡魔拉来给自己更新换代!

 

然而我眼前的视频并没有到此为止,进度条还有一大半,难不成后面卡魔拉反败为胜了?

 

不太对......哪有打架的两个人,打着打着脱衣服的???而且这衣服,还越脱越少......

 

心急手快如我,在她们俩坦诚相见之前关上了储存记忆。我的目光落在乌木喉身上,他被我盯的浑身颤抖,扑通一声跪在我面前,向我发誓他只看了储存记忆的封面并没有看到什么不该他看的东西。

 

我不记得我是怎么打发走乌木喉的了,我只知道我现在有点懵,比那个惊奇队长来拆我飞船的时候还要懵。

 

我依稀记得乌木喉临走之前还跟我说,星云的储存记忆里还有很多......这样的回忆。

 

奶奶个熊!

 

我知道女儿大了早晚要嫁出去,说实话我也做好心理准备了,当初卡魔拉领回来那个什么星爵的时候,我虽然看不上他,但只要卡魔拉喜欢,我也不好多说什么。

 

可是现在,如果哪天卡魔拉把星云带到我面前......嗯,想想那个画面,对于星云这个女婿我可是一百二十个满意和放心。

 

......

 

孩子大了不由爹,既然没人能配得上我的宝贝女儿们,那就让她们俩搞吧!女儿们,给爸爸锁了!!!【

灭灭灭灭灭
【Nebula】 Nebula...

【Nebula】

Nebula is an athletic woman, and an excellent armed and unarmed combatant. She possesses a gifted intellect and is a brilliant battle strategist.

------

攝影感謝/ 呂品

#MarvelComics #nebula #InfinityWars #Skilledassassin #Marvel

【Nebula】

Nebula is an athletic woman, and an excellent armed and unarmed combatant. She possesses a gifted intellect and is a brilliant battle strategist.

------

攝影感謝/ 呂品

#MarvelComics #nebula #InfinityWars #Skilledassassin #Marvel

暮星

【星卡】迟到的伪万圣节贺文(一发完)

*小学生文笔+ooc预警

*沙雕文风+迷你甜饼一发完

*星云视角,普通学生au。

*害。还有两天期中考试一首凉凉送给自己。


星云觉得她姐最近可能脑子有点毛病。

因为她把自己涂绿了。


“姐。”

“……”

“姐。”

“…干嘛?”

星云死死地盯着面前房间里扔得到处都是的绿色和蓝色颜料罐,攥紧门框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那个什么星爵找你。他现在在门口。”

卡魔拉正忙着给自己的手臂上色:“让他滚。”

“…好。”


她“噔噔噔”跑下楼的时候,星爵还傻傻地站在那里,手臂里捧着一大束不知道哪里买的染成绿色的花。

“我老姐让你滚。” 星云几乎是兴高采烈地通知他。

“你问她她去不去学校组织的万圣节舞会了吗?”

星爵一点受到挫...

*小学生文笔+ooc预警

*沙雕文风+迷你甜饼一发完

*星云视角,普通学生au。

*害。还有两天期中考试一首凉凉送给自己。


星云觉得她姐最近可能脑子有点毛病。

因为她把自己涂绿了。


“姐。”

“……”

“姐。”

“…干嘛?”

星云死死地盯着面前房间里扔得到处都是的绿色和蓝色颜料罐,攥紧门框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那个什么星爵找你。他现在在门口。”

卡魔拉正忙着给自己的手臂上色:“让他滚。”

“…好。”


她“噔噔噔”跑下楼的时候,星爵还傻傻地站在那里,手臂里捧着一大束不知道哪里买的染成绿色的花。

“我老姐让你滚。” 星云几乎是兴高采烈地通知他。

“你问她她去不去学校组织的万圣节舞会了吗?”

星爵一点受到挫败的表现都没有,让她感觉很没意思。这人脸皮怎么这么厚??


“不去。不是说了让你叫他滚吗?”

“emm他买了绿油油的花你确定不要吗我觉得看上去挺健康可能是有机的跟你现在的颜色差不多啊啊啊啊——”

被某个蓝色颜料罐砸中的星云,卒。


“然后呢?这就是你现在变成蓝色的理由?” 星爵毫无求生欲锲而不舍地追问。

“滚。”

“你说如果我也把自己涂绿她会答应跟我约会吗?” 星爵无视星云试图阻拦他的手臂对楼上探头探脑。

“你追人是真的不要脸。我姐怎么可能跟你这么不要脸的人在一起。呕。”

“诶你去问她如果我在你家窗下给她唱歌她会不会接受我”

“神经病吧你!!我不去!你们俩当我猫头鹰吗??”

“诶你说如果——”

一个颜料罐从楼上掉下来完美地砸在星爵头上终于让他闭嘴了。

一个绿色的卡魔拉从楼梯上走下来。

“嘿。”她说。“你怎么还在这?” 然后对星云:“你不去万圣节舞会吗?”

星云觉得自己很有必要撬开她老姐的脑袋看看里面是不是空的:“…姐。我现在是蓝的。好吗!!。” 卡魔拉盯着她看了一会儿:“我觉得挺好看的啊有什么问题吗?诶Peter你要不要考虑也选个什么颜色。”

“死亡芭比粉!!” 星云咬牙切齿地低吼,“他就适合粉粉嫩嫩的颜色。”

不巧的是卡魔拉没有买粉红色的颜料。

于是星爵幸免于难。


星云觉得她姐最近一定是脑子有点毛病。

他们三个人没敢去舞会怕因为颜料质量不太行味道太重被赶出来,于是在夜晚的街头晃荡。这本来没什么,除了这个组合奇怪了点。然后星爵问她姐要不要听歌,共用一对耳机的那种。她姐居然还同意了。这本来也没什么,除了他们俩不约而同有些尴尬地看了看她。

然后星爵这家伙开始跟着唱了。

问题不在这个,也不在于他跑调。虽然这个也挺严重,程度大概是治不了了的那种。

问题在于她老姐突然凑过来神秘兮兮地说,诶星云你有没有觉得他唱歌好好听啊。

????????????????

对不起但是是她还是她姐聋了???


星云觉得是自己老姐脑子有点问题。然后她想起来星爵这人脑子大概也挺有问题的。追她姐的人那么多她还第一次见到敢送绿花的这是预示着他脸皮厚不怕被绿吗还是什么??

她突然停住不走了。因为她又意识到了一个最最重要的问题:这两个脑子有毛病的人到底是不是互相喜欢啊?


她随便找了点借口说要离开然后躲在附近的灌木丛后面偷窥,就看见两个人越靠越近,走着走着手指就勾在一起。星云总有种要被卡魔拉抛弃了的感觉。不过也挺好,她想,两个脑子有病的人在一起,至少不会去祸害别人家可可爱爱的正常小朋友。

害。还能怎么办呢。被抛弃就被抛弃叭当然是选择原谅她。

星云寻思自己简直就是为了拯救世界牺牲自己的完美典范,伟大得让她想哭。


fin


sшe e τ. s σ ul

┐( ‾᷅㉨‾᷅ )┌ 🍒🍉🍌💖

┐( ‾᷅㉨‾᷅ )┌ 🍒🍉🍌💖

阿澈_CHE
A4裡面最喜歡的之一❤❤Ton...

A4裡面最喜歡的之一❤❤
Tony和Nebula相處的方式好可愛😭

借打鐵受/all鐵 tag

A4裡面最喜歡的之一❤❤
Tony和Nebula相處的方式好可愛😭

借打鐵受/all鐵 tag

喜欢树熊的陶陶咕

让我们一起走近银护吃鸡场2

上接树熊星卡,这篇为毁灭螳螂甲勇度星云,沉浸在三模恐慌中

我总觉得数学选择题没涂啊qwwwwwwwwq

正文:


徳拉克斯爱近战。

他最喜欢用大砍刀或者枪托直上直下狂砍,故基本进不了前五十。

直到星爵劝他拿起了平底锅。

好家伙,抡着锅跳到人家背后同步走位,回手连敲敲懵对方后再绕到一边狂拍。身为青铜三,自此居然次次能进前四十——跟螳螂双排的时候。

哦对,他之前还亲手砍倒过螳螂。

当时螳螂非常懵逼地爬来爬去,他毫不自知,也趴下来趴在她旁边爬来爬去,一边问她干嘛不好好趴要跪着趴,敌人再可怕也不能下跪啊。

螳螂说我也不知道啊我站不起来了,而且我血条怎么变红了还一直掉,我们是在圈外吗...

上接树熊星卡,这篇为毁灭螳螂甲勇度星云,沉浸在三模恐慌中

我总觉得数学选择题没涂啊qwwwwwwwwq

正文:


徳拉克斯爱近战。

他最喜欢用大砍刀或者枪托直上直下狂砍,故基本进不了前五十。

直到星爵劝他拿起了平底锅。

好家伙,抡着锅跳到人家背后同步走位,回手连敲敲懵对方后再绕到一边狂拍。身为青铜三,自此居然次次能进前四十——跟螳螂双排的时候。

哦对,他之前还亲手砍倒过螳螂。

当时螳螂非常懵逼地爬来爬去,他毫不自知,也趴下来趴在她旁边爬来爬去,一边问她干嘛不好好趴要跪着趴,敌人再可怕也不能下跪啊。

螳螂说我也不知道啊我站不起来了,而且我血条怎么变红了还一直掉,我们是在圈外吗徳拉克斯你快跑毒去吧。

然后徳拉克斯就跑不存在的毒去了。

螳螂就死了。

然后他们第69名。


螳螂,名副其实的雷神。

不知道为什么她雷扔的贼准,从没浪费过一个破片手榴弹。

她一战成名是在和树熊+星爵四排的时候,当时树熊还在远处开车,星星甲爆了在舔盒,舔得不亦乐乎时对面非法组队,来了七个人。

沉迷跳舞舔盒无法自拔的星星被七支枪包围扫成渣渣再也浪不起来,就在这时——

这时——

螳螂掏出了破片手榴弹!!她她她将手榴弹径直——

扔向了趴在那里蠕动的星星。

1秒。

7人+星星,全灭。

事后星星说他死活没看清螳螂什么时候掏出雷拉了线准备好,只看到那雷弹在他绿头上飞了起来,正好与每个人都是最短距离,然后就爆炸了。

轰,7杀。

远方的小浣熊一看怕被抢MVP,全力输出,遂创纪录,杀了27个人。


勇度是难得的正常吃鸡选手,认真跳伞选人少又肥的地方,搜完物资谨慎跑毒,看到空投谨慎去抢,进了决赛圈认真躲好准备跟敌人慢耗。

然而,他是非酋。

脸黑到跳野都有五人跟随的那种黑。

军事基地里找不到二级的那种黑。

星星建议勇度和老树组队。

结果每次勇度都在老树带着极品物资开车奔向他的途中夭折。

一起跳,对面人机抱着AKM认真扫透勇度,然后人体描边老树。


星云有毒。

她每次都会跳到决赛圈去,跳哪哪决赛圈,搜东西又贼慢,基本搜完就剩二十人了,全聚在她刚扫荡过的地儿。

更鬼畜的是,她永远碰不到人。

不同于老树的欧,她并不是碰不到有威胁的人,而是但凡是人,她一个都碰不到。

连队友都碰不到。

跳伞跟随的队友,能在半空带着降落伞死在下面看不见的狙手里。她经常看到小地图上脚印子弹到处都是,耳边枪声响亮,然而附近就是一个人都找不到。

她就是零杀吃鸡之神。


……TBC?

拼米
上午磨磨蹭蹭摸出一个蓝姑娘 太...

上午磨磨蹭蹭摸出一个蓝姑娘

太喜欢星云了!!!还只是个小姑娘啊

抱~~~

上午磨磨蹭蹭摸出一个蓝姑娘

太喜欢星云了!!!还只是个小姑娘啊

抱~~~

芝士海盐奶盖鯨☀︎

Cr:Twitter.🥑D디@black1cherry1

#已获原作者授权#

#禁二传二改及一切商业用途#

#希望有条件的朋友可以去原帖支持#

#P1原图·P2原推#


😭队长 铁哥他们就拜托你了

Cr:Twitter.🥑D디@black1cherry1

#已获原作者授权#

#禁二传二改及一切商业用途#

#希望有条件的朋友可以去原帖支持#

#P1原图·P2原推#


😭队长 铁哥他们就拜托你了

Hiddlestoner 🚬
“Have I made yo...

“Have I made you proud, mother”—Loki in Asgard (2013)
“Have I made you proud, mother”—Loki in Valhalla, “and father” (2018)

“Have I made you proud, mother”—Loki in Asgard (2013)
“Have I made you proud, mother”—Loki in Valhalla, “and father” (2018)

爱鼬的鹿

天啊,迟了一天的感想。。。
到现在心还是扑通扑通跳的超快的。。。人身第一次参加红地毯。。虽然没近距离看见他们,甚至是那到他们的签名,但很开心,真的。
导演也好,各位演员也好。。虽然无缘将它们送给来到新加坡无限之战红地毯的你们,不过真心谢谢你们的到来。谢谢你们让我一起度过你们在新加坡的一天。
(为了这一个翘课还真是太棒了,如果再一次错过了红地毯,我觉得我会崩溃)(没错!再一次!之前内战的我完全没把办法去(哭)学生党的悲剧。。)
还有啊。。。铁罐你居然狠心抛下你的科学兄弟!

天啊,迟了一天的感想。。。
到现在心还是扑通扑通跳的超快的。。。人身第一次参加红地毯。。虽然没近距离看见他们,甚至是那到他们的签名,但很开心,真的。
导演也好,各位演员也好。。虽然无缘将它们送给来到新加坡无限之战红地毯的你们,不过真心谢谢你们的到来。谢谢你们让我一起度过你们在新加坡的一天。
(为了这一个翘课还真是太棒了,如果再一次错过了红地毯,我觉得我会崩溃)(没错!再一次!之前内战的我完全没把办法去(哭)学生党的悲剧。。)
还有啊。。。铁罐你居然狠心抛下你的科学兄弟!

尘

星云的自白 (卡魔拉X 星云)

这个圈真的没有人的吗?

求个小伙伴一起玩耍啊啊啊啊

OOC属于我,她们属于漫威


I just want a sister.

每一次被卡魔拉狠狠打败,躺在地上的时候,星云都会这么想。


第一次和卡魔拉对战,星云很害怕。

因为卡魔拉太强了。

而输掉的人,会遭受到惩罚。

她很怕,灭霸的惩罚从来不是普通人能想象的。

如果输掉…星云打了个冷颤,不敢细想。


在对战前,星云想,也许姐姐会让一下自己?

姐姐对自己很好的,她每次都会把xx果洗好,剥皮,给自己吃。

就因为姐姐知道自己喜欢。

而且如果姐姐输了,灭霸可能不会惩罚得太重?毕竟姐姐是...

这个圈真的没有人的吗?

求个小伙伴一起玩耍啊啊啊啊

OOC属于我,她们属于漫威

 

I just want a sister.

每一次被卡魔拉狠狠打败,躺在地上的时候,星云都会这么想。

 

第一次和卡魔拉对战,星云很害怕。

因为卡魔拉太强了。

而输掉的人,会遭受到惩罚。

她很怕,灭霸的惩罚从来不是普通人能想象的。

如果输掉…星云打了个冷颤,不敢细想。

 

在对战前,星云想,也许姐姐会让一下自己?

姐姐对自己很好的,她每次都会把xx果洗好,剥皮,给自己吃。

就因为姐姐知道自己喜欢。

而且如果姐姐输了,灭霸可能不会惩罚得太重?毕竟姐姐是他最宠的女儿。

 

可惜的是,卡魔拉并没有像星云想象中那样手下留情。

毕竟没有人愿意接受未知的命运。

没有人会放弃自己成全别人。

毫无破绽的格斗技巧,每一次出击都恰到好处。

她拼尽全力的样子真好看。

这是星云倒下前的最后一个想法。

 

弱者要接受惩罚是为了变得更强。

灭霸总是这么说。

所以他把星云身上的每一部分慢慢地换成机械。

每次与卡魔拉的对战最终都会以星云的强化手术为结局画上句号。

 

从最开始的剧痛到后来的毫无感觉。

 

就好像心里的恨,恨她为什么从不在意自己,到后来的庆幸。

庆幸躺在手术台上的不是她,而是自己。

这么痛,她一定受不了的。

 

所以,到了后来,她有机会打败她最爱的姐姐,她也没这么做。

这样的命运,有一个人来承受就足够了。

她可不能让这些丑陋的机械破坏姐姐的美。

 

END

 


老友鬼鬼

Loki与Nebula

漫威还真是喜欢在这对蓝皮弟弟&妹妹身上玩梗,雷3又加了两个新梗。所以无限战争里nebula的bff是不是loki啊……


Karen Gillian:

I know who her new BFF is, and I can’t tell you. I can’t. I promise you it’s brilliant and unexpected and just so good… I don’t know about any frenemies. She is on a clear mission, as everybody is, to deal with someone...

漫威还真是喜欢在这对蓝皮弟弟&妹妹身上玩梗,雷3又加了两个新梗。所以无限战争里nebula的bff是不是loki啊……

Karen Gillian:

I know who her new BFF is, and I can’t tell you. I can’t. I promise you it’s brilliant and unexpected and just so good… I don’t know about any frenemies. She is on a clear mission, as everybody is, to deal with someone with a glove, and I think that is the most important issue. So I think people are grouping together to take care of this task.


沁小爷爱吃小番茄
「禁二傳二改」邪教拉娘——朵兒...

「禁二傳二改」邪教拉娘——朵兒×岳母(神奇女俠×星雲)

「禁二傳二改」邪教拉娘——朵兒×岳母(神奇女俠×星雲)

黄油俱乐部

【银护】【霍格沃茨AU】你们是我带过最差的一届!(4)

(1)(2)(3)

*本章有神秘博士梗出没,纯属私心,不影响剧情。


自从上完飞行课的那天起,Peter已经快一星期没在任何课堂、走廊或者是用餐时间的长桌上见到Rocket了,据其他格兰芬多的学生说,他也没去上其他的课。倒不是Peter担心那只浣熊,只不过……好吧,他就是有点担心那只浣熊。虽然他在向格兰芬多的级长打听时没有承认、在给家里写信时多写了几句也没有承认、走遍了整个城堡差点误闯斯莱特林的休息室被打出来后时也没有承认、最终在禁林边怒气冲冲地一把揪住还在和树人聊天的浣熊尾巴时也当然没有承认。


“你跑哪儿去了?!我还以为你退学了呢!”

“Quill,放开我的尾巴!”...

(1)(2)(3)

*本章有神秘博士梗出没,纯属私心,不影响剧情。


自从上完飞行课的那天起,Peter已经快一星期没在任何课堂、走廊或者是用餐时间的长桌上见到Rocket了,据其他格兰芬多的学生说,他也没去上其他的课。倒不是Peter担心那只浣熊,只不过……好吧,他就是有点担心那只浣熊。虽然他在向格兰芬多的级长打听时没有承认、在给家里写信时多写了几句也没有承认、走遍了整个城堡差点误闯斯莱特林的休息室被打出来后时也没有承认、最终在禁林边怒气冲冲地一把揪住还在和树人聊天的浣熊尾巴时也当然没有承认。

 

“你跑哪儿去了?!我还以为你退学了呢!”

“Quill,放开我的尾巴!”

 

Peter放开了毛茸茸的尾巴,开始拼命捏毛茸茸的脸。

 

“Quill!我要杀人了!”

“I am Groot!”一旁的树人听到这句赶紧把他俩分开,坚定地站在中间当隔离,又弯下腰对脸色还很难看的Peter说:“I am Groot.”

Peter一脸懵逼。

“嘿!你干嘛谢他?!这家伙刚才还扯我的尾巴呢!”

“I am Groot. I am Groot. I am Groot.”

Peter一脸懵逼x3

“你跟他讲这么多干嘛?!他又帮不上忙!还是照我刚才说的计划,他妈的退学算了……”

Peter终于不懵逼了。“你真要退学?!到底发生了什么?!”

接着在树人的手舞足蹈和Rocket语焉不详的组合式讲解中,他终于了解到,Rocket过去一周都在为了能合法地跨上飞天扫帚、加入格兰芬多魁地奇队成为追球手、在接下来七年的比赛里拿分拿到手软、毕业前被职业球探挖掘签约……目指巫师史上最年轻的魁地奇世界杯冠军选手!

“结果他们居然因为我太矮就不让我骑扫帚?!”

“I am Groot!”

“哪里会有危险?!我这么健康又强壮,我连感冒都没得过!”

“I am Groot!”

“是是是我去年发烧差点得肺炎……这是两码事!他们这是歧视!身高歧视!”

“I am Groot…”

“这他妈不是种族歧视!我他妈不是浣熊!怎么连你都@&*!¥”

 

费了好大劲才跟上他俩对话节奏的Peter表示多大点事儿啊,飞行课教授就是他们副院长,回头他跑去找Tullk说一声就行了;要是教授那里说不通,他们还能去校长那里直接情愿啊!写抗议书啊!游行静坐啊!绝食……绝食还是算了长身体呢营养要紧,要这都行不通那就直接上告到魔法部,让他们正视珍贵的(疑似)阿尼玛格斯地位!再再不行……

 

“再再不行,咱们就偷着练。我上课的时候犯几个小错,要是Tullk教授罚我留堂的话,我们就趁机把他打晕,然后充分利用整个空旷的练习场!”

“I am Groot.”个性温和的树人听起来对袭击教授的计划不太赞同,毕竟对方也算是他半个同事,Rocket可能不想朋友为难,还是寄希望于写血书(Peter:啥?!咱啥时候说有这步了?!)能让校方改变主意、取消愚蠢的身高要求。

 

番茄酱血书没有起效果。

只有两人一树的游行静坐也没什么用。

Peter咬咬牙一狠心,不得不牺牲自己,在又一节飞行课上……撞晕了又一只无辜路过的猫头鹰。

 

他成功地被罚留堂了,同时也成功地被霍格沃茨所有猫头鹰偷偷列为第一大公敌。更值得惊喜的是教授自顾自溜走和院长喝酒去了,意味着他们不用真的打晕他。惊喜的还不止这个,原来被罚留堂的除了Peter,还有两个熟悉的面孔:在课上和Nebula在空中打了起来、一个扫帚甩尾把自己妹妹甩下去的Gamora和仍旧没能克服恐高不肯上天的Drax。

 

Peter全然忘记了上次见面时被对方一拳放倒的教训,跟哈巴狗似的咧开嘴上前围着女孩转,就差流口水摇尾巴了。Gamora很耐心地重复了上次就提点他的话,她父亲可不会乐意见到麻瓜界来的小杂种缠着自己价值宝贵的‘财产’;这话惹来Drax一阵嗤之以鼻,什么财产啊还不就是脑子里淌水的贵族们自以为血统珍稀,拿自己子女当作家族利益的筹码;Peter表示我们还是孩子啊你们魔法界讲话也太早熟了吧。

此时冲进来的Rocket原本是要对他们仨分别进行一番冷嘲热讽的,然而眼前空空荡荡的魁地奇练习场和各式各样无人指挥的扫帚正等待着他的宠幸!Rocket兴奋到直接蹦过三人的头顶,跳上一把最近的扫帚就飞上了天,边跟刚刚走过来的Groot打招呼。

Rocket只认真旁听了半节飞行课。只看教授示范过如何召唤扫帚、正确骑扫帚的姿势示范和上天、如何在空中保持平衡,剩下那半节他就在和教授就身高与安全问题争吵不休了。

Rocket还没学过如何降落。

 

“那只小老鼠在天上飞了挺久了吧?”——这是仰高了头的Gamora。

“快十分钟了。”——这是不敢看天空太久、低头看怀表的Drax。

“我觉得他不知道怎么下来。”——这是终于意识到哪里不对劲的Peter。

“I am Groot…”——这是Groot(……)

“卧槽咱们得想办法救他!快!上扫帚!”Peter很快骑上另一把扫帚往天上冲,紧跟着他的是看起来不太情愿但还是迅速行动的Gamora,不过两人虽然算是天分不错,毕竟也才上过两三节课,还分别有制造出意外的前科,因此在不太稳定的气流里横冲直撞、怎么也靠不太近。

在地上的Groot担心地观察三人交错的航线,目光不知不觉落在旁边的Drax身上,拉文克劳被他和蔼亲切的眼神看得浑身一抖。

 

“我恐高。”

“I am Groot.”

“说实话我都不认识天上那三个人。”

“I am Groot?”

“好吧我们认识,但我们关系超差的,上周刚打过一架,刚刚也差点打起来。”

“I am Groot…”

“……”

“I am…”

“好好好我怕了你了!”他绝望地叹了口气,狠狠扇了自己两耳光,吼叫着冲向了最近的扫帚,在尝试了五分钟后以一种树懒的姿势、紧紧抱着扫帚冲上了天。树人在底下听着渐行渐远的尖叫,更加担心地看着天空。

 

眼看已经有点哭丧脸的Rocket因为紧张、把扫帚骑得越来越偏离,Peter灵机一动,冲着另一边的Gamora吼:“我听说你昨天把你妹妹甩下天了!”

哪壶不开提哪壶!生气的女孩吼回来:“你他妈真会挑时间聊天!”

“你能不能甩我一次?!”

“哈啊?!”

Peter调了调方向直到和她并肩,大声宣布了自己绝妙的计划,首先让Gamora把他甩到Rocket的扫帚上去、接着由他抢夺浣熊的‘驾驶权’安全降落。这听起来居然还是个挺不错的主意。

“当然啦,如果你不舍得甩我……”

Gamora毫不犹豫就是一抬脚。

 

顺利飞出去的Peter如预期撞上了Rocket的扫帚,然而超出预期地没有抓住扫帚还害得Rocket也飞了出去,更超出预期的是两人双双撞上了还在边尖叫边乱飞的Drax,三人一齐如脱线的气球的线,笔直地向下坠落。

 

被吓到的Gamroa赶紧一个俯冲追上去,拽住最靠近她的Peter,后者一个感动直接双手双脚熊抱上来,无视地心引力和体重差异的后果就是女孩也加入了边尖叫边坠落的组合。

他们穿破云霄的尖叫声盖住了来自地面朋友的呼唤;

 

“I AM GROOT !!”

 

魁地奇练习场光秃秃的草皮上忽然被树的枝枝节节覆盖,枝干上又盛开出无数的花朵,大大小小的,蓬松柔软的花瓣像温柔的手掌,稳稳地接住了四个小孩。

 

Rocket第一个跳起来去拥抱它的朋友,回头看了看还瘫在花海里惊魂未定的三人,别别扭扭地道了谢。

“我觉得身高要求真的还是必需的。”Peter诚恳地劝浣熊。

“我同意Quill”Gamora侧过身,伸出手比了比Rocket的身高,默默摇头。

“嘿!你记得我的名字!承认吧,你和我——”

“我现在没力气揍你。而且我是为你好,如果我父亲知道了……”

“——会成为不错的朋友。”

 

女孩愣了愣,或许是因为劫后余生的放松,没了平时的高冷和嘲讽脸后,她看起来更符合实际的年龄,一个像他一样什么也不懂的,天真好奇的小孩。

 

“我们可以交个朋友。不是所有接近你的人都只想着跟你结婚,也不是因为你有个听起来好像真的非常厉害的爹,Gamora,我觉得你人不错,有幽默感,长得顺眼,非常顺眼!……而且我们刚才配合得挺默契。不止是我们,还有Rocket,还有……呃……”

“Drax。”大个子从旁边虚弱地挥了挥手。

“还有Drax。虽然我们上周还在打架,好吧其实是你们仨打起来了还误伤我,不过刚才那出《壮志凌云》真的不错。”

“那出啥?”

“算了那不重要,重要的是,Gamora,我不在乎你爸到底给你灌输了什么乱七八糟的理念,我只是单纯觉得,在学校多交几个朋友,总是没有坏处的嘛,对吧?”

Peter能看见她的眼里冰雪逐渐消融。是的,她也只是个天真好奇的小孩,过度害怕外面的世界里有太多不怀好意,甚至忽略了来自其他小孩的善意的示好。但是没关系,从今以后他们就是朋友了,他们会肩并肩手牵手地在这神奇的世界里冒险。她的嘴角微微牵动了下,Peter知道自己即将目睹他人生所见过最美的笑容……

 

“Quill,要是你把手从我大腿上放下去,刚才那些话还挺感人的。”

 

Drax、Rocket和Groot边鼓掌边欣赏斯莱特林的小姑娘暴揍赫奇帕奇的色狼。

 

十分钟后喝完酒刚想起来自己今天罚人留堂的Tullk教授散步到了练习场,被变身花园的景象吓得立刻醒酒,在听Groot复述了遍发生的事后,暴跳如雷地罚他们打扫干净!下周继续留堂!浣熊不能骑扫帚!不管你们说啥他就是不能!

四个学生兴致缺缺地开始捡满地的花瓣,Groot默默拍了拍Rocket的头,过了会儿大家又忍不住开始聊天,纷纷表示Rocket你其实很有飞行天赋嘛,等搞定了教授将来你一定能进魁地球队!真的,哪怕格兰芬多队不要你我们要你!

Peter突然想起来什么,问Gamora是不是真的把她妹妹甩下了扫帚,你们俩怎么老在吵架?女孩子撇撇嘴,心不在焉地说谁知道她妹妹是不是脑子有问题。

“喂!别这样说你家人!”Drax不太开心地指责。

“我不是咒她,我妹小时候有段时间得妄想症,我爸请了好几个有名的巫师来看,我怀疑他们给她喝过什么奇怪的魔药、或者施了什么咒语,反正那以后她就跟我过不去,什么都跟我抢,天天吵架……我们小时候还挺好的。”

“什么妄想症?跟Drax得的一样吗?”Rocket问完,被不满的大个子迎面一个肘击,还好Groot阻挡的快,两人被树枝分头甩到隔开好几米远的地方。

她说不太一样。Nebula小时候有阵子寄住在亲戚家,有一天忽然就宣称昨晚有个医生开着飞船降落在她的花园里,她说那个医生穿得破破烂烂的,喜欢吃奇怪的食物,还答应带她去宇宙里冒险。

所有人反应都和此时的三个男孩一样,包括小时候第一次听见妹妹这么讲的Gamora,可以说是忍不住爆笑了。

“有好长时间她都在讲这件事,讲那个医生很快就会回来救她,我们可以一起跟着飞船走,他说飞船里面比外面看起来大很多,还有游泳池……我们可以逃离父亲的控制,不用担心长大后被当做奖品卖掉,我们会去宇宙里冒险。”她自己都没有注意,在回忆妹妹的话时,她是笑着的。

 

Peter注意到了,他继而停止了嘲笑,转头说自己小时候(其实是直到前不久)还妄想David Hasselhoff是他爹呢。Rocket接过话头说他曾经妄想变形成更帅气高大的阿尼玛格斯形态。小孩子嘛,Drax还妄想他有个被杀害的女朋友呢。

 

“那不是妄想。”

背对着他们专注扫地的大个子浑身一震,语气里有年长一岁的威严和认真。

 

“总之,对小孩子来说挺平常的。”

“也许吧。也许我当时应该阻止那些巫师企图‘治好’她,她并没有得病……说不定我们现在的关系就不会变得那么奇怪。”

“也许你当时应该相信她。”

“噗,是啊,开飞船的医生。”她嗤笑了两下,其他人却都没跟着笑。

于是Gamora也笑不出来了。

她害怕他是对的。

她知道他是对的。

 

 

接下来一星期的‘抗议飞天扫帚可笑的身高限制’游行活动又添了两名新成员。

很希望能看见朋友有朝一日和世界杯冠军的奖杯比身高的Groot开始默默地尾随Tullk教授,后者坚定又坚决地无视了他悲伤的目光。

最后解决事情的是实在无法无视悲伤目光的赫奇帕奇院长。

 

“Tullk,老伙计,算我求你了,你他妈就让那只浣熊骑扫帚吧。”

“你什么时候开始关心学生的事了?”

“我一点都不关心什么学生,我只关心我自己能安静地享受早餐、午餐、下午茶和晚餐。”Yondu举高了刚空掉的酒杯,微笑着朝他们身后点了点头。

默默站在他们身后的树人细心地立刻给他倒酒,因为身高差异,溅起的啤酒沫糊了两位教授一脸,树人满意地点了点头,接着用悲伤的目光盯着Tullk。

“Groot!他们是聘请你来当树的,你能不能乖乖地去守禁林啊!”

“I am Groot.”

“老天,你真是顽固。”

“I am Groot.”

“算老子怕了你了!好吧,他能骑扫帚,但是必须经过补课,他下周、下下周和下下下周都得留堂!还有那天另外那几个小兔崽子!”

“I am Groot!”

 

树人欢快地给他送了朵小花,啪嗒啪嗒就跑去通知自己的伙伴了。终于能好好吃饭的Yondu也欢快地跟自家副院长碰杯,在一片喧哗里他压低了声音对Tullk说:

“再说了,给格兰芬多找只浣熊,咱们赫奇帕奇要赢那帮小混蛋不就容易多了吗?”

副院长表示呵呵,赢比赛有个屁用,赫奇帕奇的分早就都被你个老混蛋扣光啦!

 

 

于是四个学生加一棵树再次相聚于飞行课的留堂时间。

“其实还挺有意思的,就跟早餐俱乐部一样。”

“啥?”

“早餐俱乐部,就是讲一群本来性格、背景很不一样的学生,因为某次被罚留堂,在短暂的时间里建立了友谊的故事……好吧其实还有很多有的没的细节,不过总体来说……”

“听起来挺有趣的。”Gamora出乎意料地赞同。

“恩,我们可以把这当作例行聚会。”

“你们自己聚去吧!本大爷可是要征服天空的男人!”

“他其实可喜欢跟我们聚了。”Peter趁Rocket在天上练习拐弯,偷偷对剩下的伙伴们说。

 

 

他也很喜欢和他们聚。和平时不在同一个学院、不在同一个班级、不在同一张餐桌上的朋友们一周一次的‘秘密聚会’。

他们会是彼此最特别的朋友。

 

恰到好处的距离感持续了差不多一周。

 

因为很快他们就发现,除了飞行课外,魔法史的教授也开始破例要求个别没按时完成作业的学生们留堂了;紧接着是很生气个别学生老是打翻仪器的魔药课,然后是草药课,然后是变形课……

直到这天傍晚,Peter忐忑地推开天文学的教室门,终于没忍住发自内心的失望,对着三张熟悉的面孔说:

 

“我去,我们还真是最差的一届!”


TBC.


也许这个故事里,星云是没有等到博士的Amy。

也许这个宇宙里,博士爱上了蘸黄油啤酒吃巧克力蛙。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写着小甜饼又自捅了一刀。】


一个道歉:后面两周可能会更新得很慢,要陪母上出去玩QVQ

一颗虾球🍤

【Gamora/Nebula亲情向】【Peter/Gamora】没有如果(下)

“Wha——”Peter刚褪下面具就被眼前的景象惊的目瞪口呆,“Gamora?”

“Peter。”Gamora随意地回了一声,抓起一个亚罗果丢过去。

Peter转身接住,“Whoa!Nebula!”他下巴都要掉了,Gamora和Nebula姐妹谈心一样的站在一起?!

“呃……你好?”

Nebula挑了挑眉,什么也没说就转身走了。

Gamora没说什么,拿起一个亚罗果自己啃了一口。

“呃……你妹妹好像不太待见我?——当然我不是说我们该来个拥抱什么的她没有把我的脖子拧下来我就很感激了——”

“Peter。”Gamora叹了口气,喋喋不休的人停了下来,“任务顺利吗?”

“说到这个!”Peter从皮衣里摸出一个小东西...

“Wha——”Peter刚褪下面具就被眼前的景象惊的目瞪口呆,“Gamora?”

“Peter。”Gamora随意地回了一声,抓起一个亚罗果丢过去。

Peter转身接住,“Whoa!Nebula!”他下巴都要掉了,Gamora和Nebula姐妹谈心一样的站在一起?!

“呃……你好?”

Nebula挑了挑眉,什么也没说就转身走了。

Gamora没说什么,拿起一个亚罗果自己啃了一口。

“呃……你妹妹好像不太待见我?——当然我不是说我们该来个拥抱什么的她没有把我的脖子拧下来我就很感激了——”

“Peter。”Gamora叹了口气,喋喋不休的人停了下来,“任务顺利吗?”

“说到这个!”Peter从皮衣里摸出一个小东西,“回来时路过一个集市,觉得你会喜欢。”他说这话时绿色的眼睛里温柔的闪着星星。

Gamora愣了一下接了过来——是个手链。棕色的皮革编织而成的手链。

她眨了眨眼睛,抬起头来正好对上Peter期待的眼神,把刚要脱口而出的“又不是武器有什么用”给咽了下去。

挺好看的。

于是她任由Peter把还带着温热的手链戴在手上,后者还在完成后习惯性地拍了拍她的手。

“Nebula救了一群奴隶市场里的孩子,她的身份不方便送他们回去。”她清了清嗓子说道,“她会留到所有孩子都回家。”

Gamora说这话的时候有点不安,她不知道Peter对自己的妹妹是什么看法。

但Peter只是点了点头,然后有点犹豫地看她,“呃……她不会介意我放音乐吧?”

Gamora松了一口气,微微的笑起来,“我不确定。”





第一个孩子回到了山达尔星。

粉色皮肤的孩子连哭带笑地扑进母亲怀里,父亲几乎是踉踉跄跄地向他们道谢,差点跪下来。

Peter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一步,不是很习惯这样的场面。

Gamora安抚性地捏捏他的手臂,上前扶起中年的男人,“是我妹妹Nebula把他们救了出来,我们只是把他们送回家。“

父亲又喃喃着要谢谢女儿的救命恩人,问Gamora有没有什么能够给她的。

Gamora笑着环顾四周,“你们这有什么水果吗?”

最终她带了一种长相非常诡异的粉红色的果子回到飞船。




她走进机舱的时候,看到Nebula蹲在一群孩子们中间,她从未见过的温柔样子。孩子们的眼睛里闪着星星点点的光芒,有几个孩子注意到了她,向她招招手,她从善如流地走过去,和自己的妹妹站在一起。

“Nebula姐姐说你是银河护卫队!”

“真的吗?”

“你们是不是能把大坏蛋都消灭掉啊?”

Gamora伸手摸摸孩子的头发,“是啊,不会再有人把你们抓走了。但这是Nebula的功劳,不是我的。”

“那Nebula姐姐也是银河护卫队吗?“

Nebula刚想开口否认,却被Gamora抢过话头,“是啊。”

Gamora带着笑意转头对上妹妹的眼睛,更年幼的蓝皮肤的女战士立刻扭过头去。

孩子们欢呼起来,Gamora笑着开始将带回来的糖果分给他们,“你们马上就能回家了。”




最后一个孩子回到了地球。

Peter第一次去了母亲的墓——事实上他费了很大的劲才找到——说了很多话,把过去的二十年都说了;又带着Gamora在明尼苏达州逛了一圈,给她买了个冰激凌——“这是什么奇怪的地球食物?”——才回到Milano。

Gamora把手里的另一个快要化了的冰激凌塞进Nebula手里,又进房间拿出一个通讯器和几个还未成熟的亚罗果塞进她随身的包里,最后伸手将她拉进怀里,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背。

蓝肤的女杀手愣了愣,拿起背包就往外走。

“Nebula。”长发绿肤的姐姐叫住了她,她停下脚步,没有回头,“注意安全。”

她顿了顿,继续往外走去,“希望下次见能有个绿色的小星爵等着我。”




“你妹妹很好相处嘛!”星爵一手搭上Gamora的肩膀。

如愿以偿的得到了一记肘击。

“是我的错觉还是你脸上的绿色加深了?”



↖(▔^▔)↗↖(▔^▔)↗↖(▔^▔)↗↖(▔^▔)↗↖(▔^▔)↗

END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