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Newt/Theseus

36.7万浏览    585参与
阿七不想学数学

【FB-NSTS】关于年少

也可以说是亲情向?超短的段子


年龄操作-同龄


——————————


即使是最优秀的找球手也避免不了受伤,优秀的Hufflepuff级长在某次训练中折伤到了手臂,打着石膏艰难上课的日子里总会有各式各样的人路过或是特意来看望,“谢谢你,但是我相信我应该能解决。”Newt看着斜后座的Theseus再一次拒绝女生的请求,在人群的中间笑得一脸的温和的哥哥总是那么的温柔,优异的成绩和俊美的样貌再加上开朗的性格给他带来了极好的人缘,对比之下,自己……



他转过头继续奋笔疾书,没注意到斜后方投来的目光。


N.E.W.T考试在即,图书馆里挤满了了七年级,Theseus在角落里...

也可以说是亲情向?超短的段子


年龄操作-同龄


——————————


即使是最优秀的找球手也避免不了受伤,优秀的Hufflepuff级长在某次训练中折伤到了手臂,打着石膏艰难上课的日子里总会有各式各样的人路过或是特意来看望,“谢谢你,但是我相信我应该能解决。”Newt看着斜后座的Theseus再一次拒绝女生的请求,在人群的中间笑得一脸的温和的哥哥总是那么的温柔,优异的成绩和俊美的样貌再加上开朗的性格给他带来了极好的人缘,对比之下,自己……



他转过头继续奋笔疾书,没注意到斜后方投来的目光。


N.E.W.T考试在即,图书馆里挤满了了七年级,Theseus在角落里找到Newt,在他面前堆着一堆书的空位坐下,刚坐下就看到对面伸过一只手将自己的那打书移开。Theseus笑了笑打开书本,准备整理一天杂乱的笔记时看到了夹在几本书中的一份笔记,努力学着的花体字按照他的习惯整理好了一天的知识点,只是小小的习惯暴露了好心人的身份。Theseus抬头看了眼面对面坐着的弟弟,敏锐地发觉了隐藏在棕发下微微发红的耳朵,他低下头,装作没看到男孩儿送了一口气的神情。

——————————

给北老师的生贺 @C·Lucifer 

阿七不想学数学

【FB-NSTS】客座教授

PWP

—————

我爱维洛老师 @维洛温豆奶 的糟糕发言

PWP

—————

我爱维洛老师 @维洛温豆奶 的糟糕发言

阿七不想学数学
维洛老师真的太优秀了 她是神仙...

维洛老师真的太优秀了 她是神仙 她是神仙!!!人又可爱!画画又好!!!她是神仙!!

(安详)

 @维洛温豆奶 


所以这次面基还是没有集邮(瘫)

维洛老师真的太优秀了 她是神仙 她是神仙!!!人又可爱!画画又好!!!她是神仙!!

(安详)

 @维洛温豆奶 


所以这次面基还是没有集邮(瘫)

阿七不想学数学

【FB-NSTS无差】Musicians-中文版

中文版 和半中半英的有一点点区别 可以忽略的那种 看过半中半英的这篇不用看了 很多口语表达中文写出来还不如英文的

——————————

Scamander家在二十世纪上半叶出了两位音乐家,双胞胎哥哥Theseus Scamander长于古典乐,尤其擅长巴赫的复调,年轻的基督教徒的成名作BWV552(注释一)经过自己的改编比原来的管风琴版少了一分巴赫作品浓郁的宗教气息,可惜的是他战死在最后一战,终生没有奏响过改编完成的552;弟弟Newt Scamander成名更晚,经过多年的游历采风后,将所见所闻融入自己的音乐,并以此闻名于世。

哥哥Theseus...

中文版 和半中半英的有一点点区别 可以忽略的那种 看过半中半英的这篇不用看了 很多口语表达中文写出来还不如英文的

——————————

Scamander家在二十世纪上半叶出了两位音乐家,双胞胎哥哥Theseus Scamander长于古典乐,尤其擅长巴赫的复调,年轻的基督教徒的成名作BWV552(注释一)经过自己的改编比原来的管风琴版少了一分巴赫作品浓郁的宗教气息,可惜的是他战死在最后一战,终生没有奏响过改编完成的552;弟弟Newt Scamander成名更晚,经过多年的游历采风后,将所见所闻融入自己的音乐,并以此闻名于世。

哥哥Theseus Scamander投身战场后,年轻的弟弟在各地开办巡回演奏会,所盈全部用于各地的战后重建,战争结束的后一年,在自己的新年音乐会上第一次演奏完兄长改编的BWV552后自戕。


Newt站在窗前看着与公馆一墙之隔的灯火通明的音乐馆,现在是晚上九点二十,十分钟后,一代天才音乐家入伍前的最后一场音乐会就将结束。

他闭上眼,努力想象着里面的场景。


Newt睁开眼,墙的另一侧灯火通明,三三两两走出的人们昭告着演奏会的结束,Newt离开窗边,走回钢琴旁,他拿起琴盖上的几份乐谱放到琴架上,他没有注意到露出的一份手写稿。


墙边竖着年长的兄长的行李。


房间里久违地响起脚步声。

Tina Goldstein手里抱着一个不小的纸箱快步走向内间,她身后粉色套装的女人在试图和她说着什么。

“你真的要现在交给他么?我觉得这不是个好时机,他自从回来以后就一直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出来,我们每次进去找他他都是一副专注练琴的样子,但实际上呢,552被他弹成了什么样子?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Tina在房门前站定,她转身看向妹妹,“我当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她伸出一只手抱了抱Queenie,“就是因为知道,所以才要给他。”

Tina转身打开面前的房门。

“Newt Scamander,我有些东西要给你。”


房间里,

Newt背对着房门坐在窗旁的钢琴前,Tina走向他,把手里的箱子放在钢琴上。

“这是什么,”Newt把手从琴键上收回,钢琴声戛然而止,BWV552被弹得有些不伦不类的双声部回荡在房间里,Quinine将箱子放在门口的茶几上就转身出去了。

“他们在收拾Theseus的遗物时发现了这些,”Tina叉着手靠在钢琴旁,她看着Newt慢吞吞地站起来打开箱子。

“曲谱?”Newt打开盒盖看到了一堆五线谱,他拿出一叠,认出这是他哥哥的手稿,他看了一眼自己的经纪人,“他自己写的?”“对,未完成的遗作,另外一起找到的还有一封信。”Tina走到茶几旁拿起另一个纸箱上的那封信。”

“收件人是你,”Tina把信递给他,“战友说是去世前夜半夜爬起来写的,写完就交给上级让他代为寄出了,那位中校前几天刚从战场上回来,所以现在才寄给你。”

Tina注意到Newt一直盯着信。“Newt?怎么了?上面写了什么?”

“出去。”

Tina张张嘴想说什么,“我说了出去。”Newt抬起头,眼里的强硬让她仿佛看见了Newt那位颇为强硬的哥哥。

她走出房间。


窗外,公馆外的小道上,一个流浪汉走过,佝偻着的身躯尚能看出曾经的高大。


Theseus睁开眼。

他坐起身用力揉了揉脸,下了床走到穿衣镜前,镜子折射的阳光晃的他有些睁不开眼。镜子里的男人正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Theseus沉默着站了一会儿后走向房间另一头的盥洗室,他弯腰打开水龙头,接了一捧水直接拍下脸上,八月的水虽然有些温热,但对此时的Theseus而言却也足够让他清醒。他抬起头看向镜子,镜子里的男人额前的棕发被打湿,几缕湿发贴在额头上,水珠顺着削瘦的脸颊流下。

Theseus越发觉得眼前的形象不顺眼,他飞快地挂了胡子,走出盥洗室,他先整理好床铺,然后打开衣柜,换上一套主人明显不怎么穿的黑色西装,又在衣柜深处找到一盒积了一层灰的发蜡。

处理好一切后,Theseus再次站到穿衣镜前,镜子里的男人一身黑色西装,士兵般站得笔直,深棕色的头发经过发蜡的处理一丝不苟地向后梳着。他皱了皱眉,还有什么不对劲的,他转身拉上纱帘,窗外的风景瞬间变得模糊不清起来。

Theseus又一次回到穿衣镜前,一切都变得熟悉并且顺眼起来,他满意地点点头,走向外间的练琴房——所见之处一片狼籍,到处都是杂乱的琴谱。Theseus皱了皱眉,开始整理房间。他正忙活时,房门被敲响,“Newt?你还好么?我能进来么?”


“请进来吧。”

Tina按动门把,她走进房间,敏锐地发现了一些不同,她注意到房间的纱帘被拉上了,背对着她Newt穿了一身比较正式的深色西装,头发还用发蜡固定住。

而今天的……若非知道他已经去世,Tina真的要以为自己见到的是那位严肃的少校先生。

“早上好,Goldstein小姐。”Theseus收拾好手上最后一叠乐谱,转过身看向“自己的”经纪人。

“Newt?”Tina看上去有些困惑,“No.....Theseus?你不是已经......”

“准确的来说,我确实是Newt,我是他的一个人格,你可以叫我Theseus。”Theseus伸出手指了指房门不远处的沙发,“请坐,Goldstein小姐。咖啡不加奶不加糖?”

“谢谢,”Tina看着Newt,或者说Theseus熟练地煮了咖啡——比起咖啡,Newt更偏爱红茶,还有房间里的变化都告诉她此时的Newt确实更像,或者说几乎就是他的兄长。

“我需要你帮我把Leta找回来,”Theseus把咖啡递给Tina,“我必须把Theseus没做完的事做完。”

Tina看着面前沙发上坐着的男人,Scamander家长相近乎一模一样的两兄弟总会因为两人完全不同的气质被认为没有血缘关系。

“我知道了。”Tina放下杯子起身出了房间。


“Queenie说你找了我一个上午?”Tina端着餐盘走进房间,Newt抓着一叠乐谱走出里间。

“我房间里的乐谱怎么被人动过了?为什么上面的字迹……Theseus是不是没死?你们是不是骗了我?Theseus一定是没死,你告诉我他在哪,乐谱上分明就是他的字!你别想骗我,我看到Leta了……”

“你看到了Leta了?从哪?”Tina弯腰放下餐盘,“那边的窗户。”Newt指了指纱帘被拉开的落地窗,“你先回答我的问题,Theseus是不是没死?”

“他死了。”Tina接过Newt手里被翻乱的手稿开始整理。

“你骗我。”Newt看着从进门开始就没看过他的Tina正色道。

“我没有,”Tina完成了手上的工作走向窗户旁的钢琴,

“你看着我再说一次。”

“Theseus Scamander已经死了。”Tina转过身看向那双蓝眼睛。


敲门声响起。“Theseus你今天完成的部分……”Leta走进房间,“…等等…你是,Newt?”


“今天是几号?”Newt打破了房间里的沉默。

“11月28日,你还有一个月准备你的新年演奏会。”

“那Theseus呢,他的音乐会准备得怎么样了?他为什么不出来见我?你们为什么骗我他死了!”Newt近乎是低吼着,“Theseus已经死了!”Tina又一次重复。

“Leta进门是叫的是他的名字?”

“OK.那我就直说了。”Tina和Leta对视了一眼,“Theseus确实已经死了,现在的Theseus也是你,”

“什……什么?”Newt脸上的表情有些可笑,“这,怎么可能……”

“他是你的另一个人格,Newt,你分裂出了另一个人格,按照道理来说,人格分裂不应该有记忆缺失的情况,Theseus,”Tina停了停,“他让我们这么称呼他,也没有出现这种情况,但是你确实不记得十月底到现在的事了,我们也咨询过,这种情况确实少见,但不是……”

“够了,”Newt打断她,“你们要骗我到什么时候,Theseus到底在哪?”

“我再说一遍。”Tina深吸了一口气,“Theseus Scamander is dead.”

“No!He is not!Why you are fucking cheating me!!!”

“I! Am  not cheating you!”

“No you do.”



Leta打开内间的房门时Theseus正在乐谱上写着什么。

“它快完成了?”

“你来了,这是新的。”Theseus站起身将这次醒来新完成的铺子交给她。Leta粗略翻看完将它放回琴盖上。

“还有多久?”

“什么多久?”Theseus抬起头,他愣了愣然后反应过来,“随时。”Theseus回答道,他看着谱架上改写到第三次高潮结尾的552。

窗外正下着这一年的第一场雪,又有几片叶子从树梢掉落,只剩几片枯黄在树梢倔强地在雪花中坚持着,公馆旁的小道上,零星的行人快步走过躺在街边长椅上的流浪汉,他盖着报纸,哼着这些绅士有些熟悉的调子。


新年演奏会。

Newt站在镜子前,镜子里的人在多日的连续工作后显得明显地憔悴,下巴和脸颊的胡渣清晰可见。

阳光透过玻璃窗打在镜中人的脸上,模糊了他的样子。镜子里的男人拿起镜架上的剃须膏,挤出一些在手上,一不小心用力过猛,让他手心里的剃须膏前几天的用量多了不少,但他并不在意此事,用左手沾取了一些涂在左脸颊上。

右脸颊。左脸颊。下巴。剃须膏被Newt均匀地涂抹在脸上,他拿起剃须刀从右脸颊刮下,蔚蓝色的眼睛看着镜子里和他做出相同动作的男人,由于反光,他看不清镜子里男人表情,只能模糊地看到他似乎微微勾起的嘴角。

镜子里的男人笑了笑,继续了手上的动作,他突然皱了皱眉头,脑中一瞬间飘过的记忆让他停下了。

时间总是在不知不觉中流逝,太阳不断地变化位置,显露出镜子里男人的脸,他蔚蓝色眼睛盯着镜子外的自己。良久,男人无奈地笑了笑,继续手上为自己刮胡子的动作。

Newt飞快地飞快地刮了胡子,走出盥洗室,他整理好床铺,然后打开衣柜,换上演出要穿的深色的西装,扣到第二颗扣子时他的动作顿了顿,最终留了第一粒纽扣没有扣上。他走到穿衣镜前,窗外最后的阳光穿过没有拉窗帘的落地窗打在他身上,他拿出发蜡,熟练地重复那些个步骤,太阳给予最后一丝阳光时,他的卷曲的棕发像他哥哥那样向后一丝不苟地竖着。


“时间到了”Tina敲开内间房门时看到棕发男人正站在穿衣镜前,身型挺拔地像久经杀场的士兵。

“来了。”


Leta走进内间,她没有打开灯,借着窗外微弱的路灯和月光走近钢琴,她拿起最后写完的尾声部分准备离开时听到了一些不应有的嘈杂。她转身走向落地窗,她看到人们从灯火通明的音乐厅内冲出来,过了不久她看到医务人员抬着蒙着白布的担架走出来,鲜血一路流着,共事不久的同事被人搀扶着努力跟上担架。

Leta转身冲出房间,乐谱撒了一地。


“听说了么?那个音乐世家,就住这儿的Scamander家的小公子,就是那个弹琴的,昨天在音乐会上自杀了。”

一个流浪汉走过路边的长椅,他努力理解着两位绅士的话。他棕色卷曲的长发已经超过了肩头,他的前方是音乐馆的大门,甚至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是徘徊在这里。

“当然,我昨天就在现场,他弹完那支他哥哥的遗作,突然不知道从哪里掏了把枪出来,枪响的时候可吓人了。”

“唉,大的在战场上失踪,小的自杀了,真是可惜啊。”

流浪汉走过他们,兜帽下和弟弟如出一辙的蔚蓝色的眼睛浑浊不堪。

——————————

注释

一.BWV552 巴赫降E大调前奏曲与赋格,管风琴曲。

552作为一首弥撒充分体现了上帝三位一体的概念,开头的圣父部分用连续的切分节奏和大调的明朗旋律给人塑造了一种神圣的教堂的感觉,圣子部分转用小调变奏,圣灵部分用颤音和快速的八分音符将整体氛围又一次带回明朗欢快。在圣灵部分后又用小调穿插颤音将主旋律再次演奏,最后用高音低音的交替出现将曲子带回大调,在这最后一次的高潮部分,快速的小调和穿插颤音的大调主旋律,即圣父圣子圣灵三部分的特征——大调、小调、欢快的节奏,三个融合在一起,体现上帝三位一体的概念。

(以上一段分析纯属个人见解,本人不算专业,不算业余,纯粹凭感觉瞎编,如有雷同,不胜荣幸)

BWV552 巴赫降E大调前奏曲与赋格,BWV即德文Bach Werke Verzeichnis。巴赫,Johann Sebastian Bach,巴洛克时期的德国作曲家,杰出的管风琴、小提琴、大键琴演奏家,被普遍认为是音乐史上最重要的作曲家之一,并被尊称为“西方近代音乐之父”,也是西方文化史上最重要的人物之一。

二.纯八这里指E-e 即从低到高(从左往右)数第二个八度mi(E2) -第三个mi(E3)(我乐理没学好也没弹过552的钢琴版纯靠听应该是这样欢迎指正)

——————————

习惯以后我果然还是更喜欢半中半英的 很多地方中文表达真的很奇怪

阿七不想学数学

【FB-NSTS无差】Musicians

nsts无差 双麻瓜音乐家设定

人格融合是我瞎几把乱扯的

这个版本是对话英文的版本 全中版全英版国庆假期内出

能尝出甜味我们就是一辈子的朋友

——————————

Scamander家在二十世纪上半叶出了两位音乐家,双胞胎哥哥Theseus Scamander长于古典乐,尤其擅长巴赫的复调,年轻的基督教徒的成名作BWV552(注释一)经过自己的改编比原来的管风琴版少了一分巴赫作品浓郁的宗教气息,可惜的是他战死在最后一战,终生没有奏响过改编完成的552;弟弟Newt Scamander成名更晚,经过多年的游历采风后,将所见所闻融入自己的音乐,并以此闻名于世。...

nsts无差 双麻瓜音乐家设定

人格融合是我瞎几把乱扯的

这个版本是对话英文的版本 全中版全英版国庆假期内出

能尝出甜味我们就是一辈子的朋友

——————————

Scamander家在二十世纪上半叶出了两位音乐家,双胞胎哥哥Theseus Scamander长于古典乐,尤其擅长巴赫的复调,年轻的基督教徒的成名作BWV552(注释一)经过自己的改编比原来的管风琴版少了一分巴赫作品浓郁的宗教气息,可惜的是他战死在最后一战,终生没有奏响过改编完成的552;弟弟Newt Scamander成名更晚,经过多年的游历采风后,将所见所闻融入自己的音乐,并以此闻名于世。

哥哥Theseus Scamander投身战场后,年轻的弟弟在各地开办巡回演奏会,所盈全部用于各地的战后重建,战争结束的后一年,在自己的新年音乐会上第一次演奏完兄长改编的BWV552后自戕。


Newt站在窗前看着与公馆一墙之隔的灯火通明的音乐馆,现在是晚上九点二十,十分钟后,一代天才音乐家入伍前的最后一场音乐会就将结束。

他闭上眼,努力想象着里面的场景。


Newt睁开眼,墙的另一侧灯火通明,三三两两走出的人们昭告着演奏会的结束,Newt离开窗边,走回钢琴旁,他拿起琴盖上的几份乐谱放到琴架上,他没有注意到露出的一份手写稿。

墙边竖着年长的兄长的行李。


房间里久违地响起脚步声。

Tina Goldstein手里抱着一个不小的纸箱快步走向内间,她身后粉色套装的女人在试图和她说着什么。

“You sure we should give him now? These stuff? At this moment?He has shut himself in that room since the news came.Every time we saw him he is busy with piano.But you knew the truth, you knew how 552 should be like. You know what does it mean….”Tina在房门前站定,她转身看向妹妹,“Of course I know.”她伸出一只手抱了抱Queenie,“And that’s why we are here.”

Tina转身打开面前的房门。

“Newt Scamander,I got something for you.”


房间里,

Newt背对着房门坐在窗旁的钢琴前,Tina走向他,把手里的箱子放在钢琴上。

“What are these?”Newt把手从琴键上收回,钢琴声戛然而止,BWV552被弹得有些不伦不类的双声部回荡在房间里,Quinine将箱子放在门口的茶几上就转身出去了。

“They found these when going though his things.”Tina叉着手靠在钢琴旁,她看着Newt慢吞吞地站起来打开箱子。

“Bach?”Newt打开盒盖看到了一堆五线谱,他拿出一叠,认出这是他哥哥的手稿,他看了一眼自己的经纪人,“Yep, works left behind,”Tina走到茶几旁拿起另一个纸箱上的那封信。“with a letter for you.”

Tina把信递给他,“His comrade in arms said that it was written at the night of the day before his death, he handed it to the major to send it as soon as finishing. But the major didn’t come back until days before, that’s why it’s so late.”

Tina注意到Newt一直盯着信。“Newt?What’s on it?”

“Get out.”

Tina张张嘴想说什么,“I said get out.”Newt抬起头,眼里的强硬让她仿佛看见了Newt那位颇为强硬的哥哥。

“I’ll right there.”她走出内间时关上了房门。


窗外,公馆外的小道上,一个流浪汉走过,佝偻着的身躯尚能看出曾经的高大。


Theseus睁开眼。

他坐起身用力揉了揉脸,下了床走到穿衣镜前,镜子折射的阳光晃的他有些睁不开眼。镜子里的男人正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Theseus沉默着站了一会儿后走向房间另一头的盥洗室,他弯腰打开水龙头,接了一捧水直接拍下脸上,八月的水虽然有些温热,但对此时的Theseus而言却也足够让他清醒。他抬起头看向镜子,镜子里的男人额前的棕发被打湿,几缕湿发贴在额头上,水珠顺着削瘦的脸颊流下。

Theseus越发觉得眼前的形象不顺眼,他飞快地刮了胡子,走出盥洗室,他整理好床铺,然后打开衣柜,换上一套主人明显不怎么穿的黑色西装,又在衣柜深处找到一盒积了一层灰的发蜡。

处理好一切后,Theseus再次站到穿衣镜前,镜子里的男人一身黑色西装,士兵般站得笔直,深棕色的头发经过发蜡的处理一丝不苟地向后梳着。他皱了皱眉,还有什么不对劲的,他转身拉上纱帘,窗外的风景瞬间变得模糊不清起来。

Theseus又一次回到穿衣镜前,一切都变得熟悉并且顺眼起来,他满意地点点头,走向外间的练琴房——所见之处一片狼籍,到处都是杂乱的琴谱。Theseus皱了皱眉,开始整理房间。他正忙活时,房门被敲响,“Newt?Are you ok? May i come in?”


“Please.”

Tina按动门把,她走进房间,敏锐地发现了一些不同,她注意到房间的纱帘被拉上了,背对着她Newt穿了一身比较正式的深色西装,头发还用发蜡固定住。

而今天的……若非知道他已经去世,Tina真的要以为自己见到的是那位严肃的上尉(captain)先生。

“Morning, Miss Goldstein.”Theseus收拾好手上最后一叠乐谱,转过身看向“自己的”经纪人。

“Newt?”Tina看上去有些困惑,“No…..Theseus?Don’t you have already been……”

“Yes,Yes,Theseus is dead.Well, to be exactly, i am Newt.I’m one of  his  personality, but as you see…. You can still call me Theseus.”Theseus伸出手指了指房门不远处的沙发,“Serve yourself please. Black coffee?”

“Thanks,”Tina看着Newt,或者说Theseus熟练地煮了咖啡——比起咖啡,Newt更偏爱红茶,还有房间里的变化都告诉她此时的Newt确实更像,或者说几乎就是他的兄长。

“It’s quite hard to say ,but,Miss Goldstein, I need you to find me Leta”Theseus把咖啡递给Tina,“Theseus’s work, I’m going on it.”

Tina捧着杯子看着面前沙发上坐着的男人,咖啡杯里棕褐色的液体飘来的香味让她清醒地意识到不同。Scamander家长相近乎一模一样的两兄弟总会因为两人完全不同的气质被认为没有血缘关系。

“You will see her soon.”Tina放下杯子起身出了房间。


两周后。

“Queenie said you’ve been looking for me the whole morning?”Tina端着餐盘走进房间,盘子里的牛排正发出滋滋的声音,Newt抓着一叠乐谱走出里间。

“why the music in my room was moved by someone? The handwriting on  it is…..Is Theseus not dead?Did you cheat me ?Theseus must not be dead, tell me where he is.The words on my music are his handwriting obviously!Don’t  dare to cheat me,I saw Leta…..”

“You saw Leta ?Where?”Tina弯腰放下餐盘,“In the garden,I saw her though the window.”Newt指了指纱帘被拉开的落地窗,“Answer my question first, is Theseus Scamander dead or not?”

“He’s dead.”Tina接过Newt手里被翻乱的手稿开始整理。

“You lie to me.”Newt看着从进门开始就没看过他的Tina正色道。

“No i don’t.”Tina完成了手上的工作走向窗户旁的钢琴,

“Say that again!”

“Theseus Scamander is dead.”Tina转过身看向那双蓝眼睛。


敲门声响起。“Theseus, how’s the part you finish today…..”Leta推开房门,手上还拿着已经整理好的部分,“…Wait…Newt?”


“Where is he?What’s the date today?”Newt打破了房间里的沉默。

“Twenty eighth of November, you still got nearly a month for your new year concert.”

“What about Theseus’s? Why he doesn’t come out to see me? Where is he?Why you guys all lie to me!”Newt近乎是低吼着,

“Theseus is dead!”Tina又一次重复。

“The name! Why she said the name?!And the steak.” Newt端起盘子。“You know I never like medium rare one.”

“OK. I go straightly ahead.”Tina和Leta对视了一眼,“Theseus is dead, you are Theseus now.”

“What the hell you are…..”Newt脸上的表情有些可笑,“He is your personality, Newt, you have another personality, by rationally, you shouldn’t lose your memory of being Theseus, and even Theseus,”Tina停了停,“He let us call him his name, nor has this happened, But you did didn’t remember what has happened since late October……We’ve consulted for it. It is rare, but not impossi….”

“Enough.”Newt打断她,“How long are you gonna lie to me? Let me do it again, where is Theseus?”

“The last time.”Tina深吸了一口气,“Theseus Scamander is dead.”

“No!He is not!Why you are fucking cheating me!!!”

“I! Am  not cheating you!”

“No you do!”

房间里响起一声瓷器碎裂的声音。


Leta打开内间的房门时Theseus正在乐谱上写着什么。

“Not much time remains, right?”

“What?”Theseus抬起头。

“You know what I mean.”Leta走近他,她拿起接近完成的曲谱。

“Any moment could be the last one.”Theseus回答道,他看着谱架上改写到第三次高潮结尾的552。

窗外正下着这一年的第一场雪,又有几片叶子从树梢掉落,只剩几片枯黄在树梢倔强地在雪花中坚持着,公馆旁的小道上,零星的行人快步走过躺在街边长椅上的流浪汉,他盖着报纸,哼着这些绅士有些熟悉的调子。


新年演奏会。

Newt站在镜子前,镜子里的人在多日的连续工作后显得明显地憔悴,下巴和脸颊的胡渣清晰可见。

阳光透过玻璃窗打在镜中人的脸上,模糊了他的样子。镜子里的男人拿起镜架上的剃须膏,挤出一些在手上,一不小心用力过猛,让他手心里的剃须膏前几天的用量多了不少,但他并不在意此事,用左手沾取了一些涂在左脸颊上。

右脸颊。左脸颊。下巴。剃须膏被Newt均匀地涂抹在脸上,他拿起剃须刀从右脸颊刮下,蔚蓝色的眼睛看着镜子里和他做出相同动作的男人,由于反光,他看不清镜子里男人表情,只能模糊地看到他似乎微微勾起的嘴角。

镜子里的男人笑了笑,继续了手上的动作,他突然皱了皱眉头,脑中一瞬间飘过的记忆让他停下了。

时间总是在不知不觉中流逝,太阳不断地变化位置,显露出镜子里男人的脸,他蔚蓝色眼睛盯着镜子外的自己。良久,男人无奈地笑了笑,继续手上为自己刮胡子的动作。

Newt飞快地飞快地刮了胡子,走出盥洗室,他整理好床铺,然后打开衣柜,换上演出要穿的深色的西装,扣到第二颗扣子时他的动作顿了顿,最终留了第一粒纽扣没有扣上。他走到穿衣镜前,窗外最后的阳光穿过没有拉窗帘的落地窗打在他身上,他拿出发蜡,熟练地重复那些个步骤,太阳给予最后一丝阳光时,他的卷曲的棕发像他哥哥那样向后一丝不苟地竖着。


“It the time.”Tina敲开内间房门时看到棕发男人正站在穿衣镜前,身型挺拔地像久经杀场的士兵。

“Coming.”


Leta走进内间,她没有打开灯,借着窗外微弱的路灯和月光走近钢琴,她拿起最后写完的尾声部分准备离开时听到了一些不应有的嘈杂。她转身走向落地窗,她看到人们从灯火通明的音乐厅内冲出来,过了不久她看到医务人员抬着蒙着白布的担架走出来,鲜血一路流着,共事不久的同事被人搀扶着努力跟上担架。

Leta转身冲出房间,乐谱撒了一地。


“Have you heard that?That family, the Scamander’s little son, the guy who played the piano, suicided on his concert yesterday.”

流浪汉又一次走过路边的长椅,他努力理解着两位绅士的话。他棕色卷曲的长发已经超过了肩头,他的前方是音乐馆的大门,甚至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是徘徊在这里。

“Of course,I was at the scene yesterday.The terrify thing happens after the pianist played the left work.”

“Alas, pity Scamanders, missing elder and younger one suicided.”

流浪汉走过他们,兜帽下和弟弟如出一辙的蔚蓝色的眼睛浑浊不堪。

——————————

注释

一.BWV552 巴赫降E大调前奏曲与赋格,管风琴曲。

552作为一首弥撒充分体现了上帝三位一体的概念,开头的圣父部分用连续的切分节奏和大调的明朗旋律给人塑造了一种神圣的教堂的感觉,圣子部分转用小调变奏,圣灵部分用颤音和快速的八分音符将整体氛围又一次带回明朗欢快。在圣灵部分后又用小调穿插颤音将主旋律再次演奏,最后用高音低音的交替出现将曲子带回大调,在这最后一次的高潮部分,快速的小调和穿插颤音的大调主旋律,即圣父圣子圣灵三部分的特征——大调、小调、欢快的节奏,三个融合在一起,体现上帝三位一体的概念。

(以上一段分析纯属个人见解,本人不算专业,不算业余,纯粹凭感觉瞎编,如有雷同,不胜荣幸)

BWV即德文Bach Werke Verzeichnis。巴赫,Johann Sebastian Bach,巴洛克时期的德国作曲家,杰出的管风琴、小提琴、大键琴演奏家,被普遍认为是音乐史上最重要的作曲家之一,并被尊称为“西方近代音乐之父”,也是西方文化史上最重要的人物之一。

二.纯八这里指E-e 即从低到高(从左往右)数第二个八度mi(E2) -第三个mi(E3)(乐理没学好也没弹过552的钢琴版纯靠听应该是这样欢迎指正)

——————————

写完了写完了终于写完了我靠 这坑坑了半年了

修也不想修了 最多捉个虫 大改就算了吧 这篇拖太久 写得太心累了

当初的脑洞在Newton(FB1还是2来着的的电影插曲作曲) writes Newton's(newt) song 然后聊着聊着就变成了精分

的人格融合是瞎扯的 笑笑就好


犹豫了很久到底要不要半英半中 还是全英/全中 最后和朋友聊下来决定对话全英 中间吵架的地方用中文写真的出不来感觉就很难受

全中版明天白天写出来 纯英文版找时间再写吧

私心nsts tag

毕竟真的太凉了orz

闻人之初

【AO3/PWP】言传身教(ABO)全文

写在前面:

之前说好的全文完结之后会放AO3,全文有小修,主要情节不影响,地址在最后


WARNING:

*非典型性ABO,忒休斯Omega,纽特Alpha,忒纽/纽忒请自由心证

*私设时间是纽特被退学后的第二年,忒休斯25岁,纽特17岁

*PWP,一时激情的产物,可能存在问题,望指正


指路AO3

写在前面:

之前说好的全文完结之后会放AO3,全文有小修,主要情节不影响,地址在最后


WARNING:

*非典型性ABO,忒休斯Omega,纽特Alpha,忒纽/纽忒请自由心证

*私设时间是纽特被退学后的第二年,忒休斯25岁,纽特17岁

*PWP,一时激情的产物,可能存在问题,望指正


指路AO3

闻人之初

言传身教(ABO)11-14-后记

11节的链接我放在这里了,举报的人好自为之


11

https://m.weibo.cn/5667024988/4408526095268621


12

圣诞的钟声敲响了,外头的风雪打在窗户上发出轻微的响声,又被屋内的动静掩过。


嗅嗅抱着怀表坐在门口的楼梯扶手上。房间的门没有关严实,从门缝能看到搭在床沿上的一只手,那手骨节分明、修长有力,嗅嗅看见那只手忽而攥紧了床单,凸起清晰的关节;一会儿又五指僵硬地绷紧了,连带着露出来的那一小节手臂上都浮起历历的青筋……最后那只手停下了、舒展了,慢慢地慢慢地贴着床沿垂了下去。


嗅嗅不解地转了转眼珠,轻手轻脚地挪...

11节的链接我放在这里了,举报的人好自为之


11

https://m.weibo.cn/5667024988/4408526095268621


12

圣诞的钟声敲响了,外头的风雪打在窗户上发出轻微的响声,又被屋内的动静掩过。

 

嗅嗅抱着怀表坐在门口的楼梯扶手上。房间的门没有关严实,从门缝能看到搭在床沿上的一只手,那手骨节分明、修长有力,嗅嗅看见那只手忽而攥紧了床单,凸起清晰的关节;一会儿又五指僵硬地绷紧了,连带着露出来的那一小节手臂上都浮起历历的青筋……最后那只手停下了、舒展了,慢慢地慢慢地贴着床沿垂了下去。

 

嗅嗅不解地转了转眼珠,轻手轻脚地挪到楼梯扶手的边缘,抓起忒休斯的玳瑁魔杖,滴溜溜地跑了。

 

13

忒休斯醒来的时候纽特早跑得没影儿了。

 

窗外天光大亮,房间的每一个角落都一览无余。懊糟的床褥和他那套压箱底的赫奇帕奇院袍都已经归了原位,整个屋子里清洁如新,圣诞夜里那股萦绕在他鼻尖的浅淡的腥气也已经散了。

 

忒休斯并不惊讶,他的弟弟在面对重大变故时一向表现得像一只鸵鸟。于是他只是笑了一笑,伸出手来迎着光看了看,手背上有着淡淡的淤青,卡在指缝的位置。晨光透过厚重的窗帘滤进来,绕过指尖落进他的眼睛里。

 

“阿尔忒弥斯……我的小月亮。”

 

14

与此同时,小斯卡曼德先生被海关的人拦了下来,他拎着忒休斯送他的那个牛皮箱子,一张脸缩在孔雀蓝大衣里,显得怯怯的。

 

“抱歉,斯卡曼德先生,您没有出境许可。”

 

全文完

 

 

后记

写一些我试图在文中表达,但不知道有没有表达清楚的东西。

 

1.在纽特和忒休斯的性格设定上

 

在我看来,斯卡曼德家的两兄弟本质上是一样的人。纽特和忒休斯看起来截然不同,一个是内向腼腆的动物学家,一个是光芒万丈的首席傲罗,两个人像是日与月、光与影,但我想,事实并不是这样的。

 

纽特有他的执拗,这一点执拗并不因蒂娜、忒休斯或是任何人的意志而改变,这在电影里其实是很明显的。如果把这一点执拗放大了看,可以说,纽特也是有着强势的一面的,他与大部分的人格格不入,但他并不软弱,胸中自有一套曲折是非——而这些,其实是在小时候,受家人(文中私心设定成了忒休斯)的影响造成的。

 

忒休斯同样并非不近人情。他对纽特的照顾(或者说偏袒)是显而易见的,他几乎对任何一个人都是矜持而冷漠的,除了纽特。对着纽特的时候,拥抱、嘱咐和照顾,这些都做得很克制(透过骨科滤镜看的话简直是爱而不得了),他其实并不想对纽特过于苛责,本质上是一个很温柔的人,只是在时局纷乱的情况下,希望通过自己的职权尽可能地保障弟弟的安全罢了。

 

所以,通篇我想写的其实只是一个略显强势的纽特和难得一见的温柔的哥哥的故事(情圀事)罢了(其实也不是特别色圀情……?)。

 

2.不知道会不会有人纠结忒纽/纽忒的问题

 

我其实觉得没什么好纠结的,这两个人是一体的关系。

 

如果要认真讲这个问题的话,即使在这篇当中忒休斯是被圀上的那一个,但无论在两人的成长中,还是在这场突如其来的情圀事中,忒休斯都是处于引导者的位置,而纽忒始终是被包容、被牵引的人。

 

以下内容为私设:

 

忒休斯意识到自己对纽特的非分之想也是在性别分化前后,那一场梦里可能都没有明确的关于性(或者体位)的细节,但足够让他意识到他对纽特的情感需求不仅仅是亲情。但是他没有把这种需求强加在纽特身上,他认为纽特应该有着独立的成长环境(心智和情感双重意义上的)。直到纽特完成了性别分化,某种意义上意味着成熟,这时候,在纽特的主动坦诚下,忒休斯才选择了认可这份感情,缴械投降。

 

另外,我认为他们之间的感情并不是纯粹的亲情或者爱情。借用李银河的话说:爱很难提纯,往往都是友情爱情亲情的混合体,占比不同罢了。我向往肝胆相照的爱情,意气相投的亲情,风花雪月的友情,有什么矛盾的吗?

 

答案当然是没有。


所以,对于斯卡曼德兄弟来说,亲情或者爱情,分得清或者分不清又有什么关系呢?

 

2019.8.23


闻人之初

【PWP】言传身教(ABO)10

*感谢各位的喜爱和等待,最近手头的事情多了起来,这篇会尽快完结,非常抱歉

*AO3正在搞,老年人用起来有点吃力,如果成功了会把全文发到AO3上,外链会更新


10

纽特几乎呆住了。他的心口像是被什么东西烫了一下,整个人都忍不住蜷缩起来,但此时的忒休斯那么温柔,被他的目光扫过都只觉得熨帖。


忒休斯的手穿过纽特的肩头,在他的脑后扣紧,他稍微用了些力气强迫纽特俯身低头,而不是只愣愣地看着自己。两人炽热的呼吸撞在一起,他的手指插圀进纽特的头发里,发根湿漉漉的,与忒休斯手心的汗融在一起。


忒休斯抱着纽特,主动亲吻着他,引导着纽特解开他衣领上繁复的领针和纽扣。银...

*感谢各位的喜爱和等待,最近手头的事情多了起来,这篇会尽快完结,非常抱歉

*AO3正在搞,老年人用起来有点吃力,如果成功了会把全文发到AO3上,外链会更新


10

纽特几乎呆住了。他的心口像是被什么东西烫了一下,整个人都忍不住蜷缩起来,但此时的忒休斯那么温柔,被他的目光扫过都只觉得熨帖。

 

忒休斯的手穿过纽特的肩头,在他的脑后扣紧,他稍微用了些力气强迫纽特俯身低头,而不是只愣愣地看着自己。两人炽热的呼吸撞在一起,他的手指插圀进纽特的头发里,发根湿漉漉的,与忒休斯手心的汗融在一起。

 

忒休斯抱着纽特,主动亲吻着他,引导着纽特解开他衣领上繁复的领针和纽扣。银灰色的衣领泛着绸缎特有的光,纽特剥开衬衣,露出忒休斯宽厚有力的肩胛与白皙平坦的胸膛来。他将自己的手与兄长的相贴,手指从忒休斯的指缝中穿过去,弯下指根,指腹贴在忒休斯的手背上,忒休斯的手指在空气中迟疑了一瞬,继而缓慢地、郑重地落了下去——

 

他们终于十指相扣。


下文见长微博:https://m.weibo.cn/5667024988/4408202294419528

Tea?

找呀找呀找朋友

一个寻找同好的贴。

大家好!我来找同好了!

我身边同好少之又少我一个人嗑西皮孤苦伶仃惨兮兮。所以来找一下志同道合又有趣的可以和我一块儿嗑西皮嗑美人儿的姐妹!占tag请见谅!

主食漫威——盾铁/虫铁/奇异铁/霍铁/锤铁/冬铁/盾虫/锤基等(漫威简直深坑....除了雷盾冬其他我都可!)

钢铁侠是底线。我永远偏袒钢铁侠。

我还非常喜欢年轻的Howard,为了搞他我把《特工卡特》和《探员卡特》全看了一遍,看着Howard空荡荡的词条不禁疑惑为什么这么好搞的角色没人搞?急蹲一个姐妹和我共品可口霍爹。

神探夏洛克——福莫大旗永不倒!这对西皮我只想暴言暴语搞莫就完事了!正在写一篇福莫的车(其实很...

一个寻找同好的贴。

大家好!我来找同好了!

我身边同好少之又少我一个人嗑西皮孤苦伶仃惨兮兮。所以来找一下志同道合又有趣的可以和我一块儿嗑西皮嗑美人儿的姐妹!占tag请见谅!

主食漫威——盾铁/虫铁/奇异铁/霍铁/锤铁/冬铁/盾虫/锤基等(漫威简直深坑....除了雷盾冬其他我都可!)

钢铁侠是底线。我永远偏袒钢铁侠。

我还非常喜欢年轻的Howard,为了搞他我把《特工卡特》和《探员卡特》全看了一遍,看着Howard空荡荡的词条不禁疑惑为什么这么好搞的角色没人搞?急蹲一个姐妹和我共品可口霍爹。

神探夏洛克——福莫大旗永不倒!这对西皮我只想暴言暴语搞莫就完事了!正在写一篇福莫的车(其实很早就在写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搞完),并且还有很多脑洞,蹲一个可以一块讨论的姐妹!

大侦探福尔摩斯——这个我嗑华福!华福之间晦涩隐秘又热烈温柔的精神爱恋太戳我!蹲一个可以一块讨论的姐妹!

说到这儿我又想起了盖导的秘密特工(辛酸泪),舅男我也嗑爆!舅男女孩儿永不认输!盖里奇数不到三,盖里奇配不上我的眼泪,盖里奇不值得。

哈利波特系列(神奇动物在哪里)——GGAD/drarry/纽特X忒休斯      裘花和普叔简直绝配!小少爷和破特的故事我永远看不腻!兄弟组真的好嗑!哥哥非常适合让人暴言暴语搞搞黄色!蹲一个可以一块讨论的姐妹!

裘德洛的颜是我的朱砂痣,我的白月光。绝美这个词简直是为他而生。裘德,美丽的英伦玫瑰,谁会不想去触摸他玷污他把他弄得脏脏的呢(不是)。我为裘疯狂。裘花主演的爱情电影个顶个的绝。那天看裘的《兵临城下》看到了一个“有裘必硬”的标,不知道是哪个太太在读我的心,这描述的也太恰当了吧!!蹲一个姐妹一起搞裘!

好兆头——谁会不爱好上头?谁会不爱恶魔天使组?谁会不爱走位妖娆的大提提?谁会不爱可可爱爱的甜辛?

大提提我真的好爱。《好兆头》入坑。《秘密微笑》看得我欲罢不能。大提提天生就是可口的O的代言词。o提什么的我设了又硬硬了又设。

权力的游戏——爱小恶魔。爱他入狱前的演说。我个人认为小恶魔没有越狱成功在那时候就死了哈,全剧在处死小指头之后就没再更新过哈👌

《霍比特人》看完了但是《指环王》还没看完。

还有好多啊。不详细描述了,只把最近在搞的简单叙述了一下。(我懒了dbq.)求求各位姐姐妹妹有缘人觉得我可以的话就来找我玩好不啦。

DC和X男想搞一直没搞。蝙蝠侠也想搞不知道怎么下手,星球大战也想搞还没搞。还有很多墙头。我很好忽悠,只要好吃我就会去搞。偶尔还会写点东西自娱自乐。求求大嘎康康我,我好卑微。

阿七不想学数学

【FB-NSTS】魔法部八卦废纸篓06

前文——01 02 03( @八宝兔子糖 ) 04 05 番外-关于两兄弟下面的

(前文链接晚上再补)

我的天哪两个月了我终于憋出来了

——————————

Newt一直认为胎教是个很重要的事情,这也是为什么自从知道Theseus怀孕后就一直在Theseus在家时给他一遍一遍地念自己的书。

“要知道,Scmander家族历代出了好几个神奇动物学家,给孩子这样的胎教是最好的。我不需要我的小姑娘也成为了一个神奇动物学家,但是必要的知识还是很重要的。”

那也不需要,这么夸张?

Theseus看着满屋子的各种毛绒绒的神...

前文——01 02 03( @八宝兔子糖 ) 04 05 番外-关于两兄弟下面的

(前文链接晚上再补)

我的天哪两个月了我终于憋出来了

——————————

Newt一直认为胎教是个很重要的事情,这也是为什么自从知道Theseus怀孕后就一直在Theseus在家时给他一遍一遍地念自己的书。

“要知道,Scmander家族历代出了好几个神奇动物学家,给孩子这样的胎教是最好的。我不需要我的小姑娘也成为了一个神奇动物学家,但是必要的知识还是很重要的。”

那也不需要,这么夸张?

Theseus看着满屋子的各种毛绒绒的神奇动物玩具只觉得虽然想法没问题,但不知为何深感不妥。

但不管怎么样,胎教确实是件很重要的事。

抱着这样的想法Theseus把丢了多年的钢琴又捡了回来,麻瓜不是有句话?音乐是最好的启蒙。

最为Scamander家最优秀的儿子,之一,同时也是最优秀的傲罗,捡回一项忘却已久的记忆并非难事,再者弹琴不过是肉体记忆,不错的天赋加上过去多年的训练足以让Theseus在需要时弹点什么,比如现在——毫无疑问,有着简单明朗的旋律,莫扎特的K545,C大调奏鸣曲莫过于最好的选择。

因此,在这样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我们可以看到因为怀孕而被爱人强迫请假在家休长假的Theseus坐在钢琴前,阳光洒在他身上仿佛为他镀上了一层金边,坚硬俊美的男人因为温暖的阳光和流畅的曲调变得柔和下来,连带着琴凳边巨大的嗅嗅趴趴玩偶都显得更加可爱了些。

莫扎特向来以难以弹奏著称,优秀的莫扎特弹奏者需要具备如孩童般纯净的心灵才能让曲子拥有像山涧,阳光一样的自然和优美。

Theseus总是觉得Newt比自己更适合弹奏莫扎特的曲子,他觉得Newt给他的感觉像极了弹奏K545第一乐章时那种阳光洒在身上的感觉,开始时正位的的欢快总让他想起Newt看着那些神奇的动物时那样,Newt却总说这首曲子让他想到当年Quidditch球场上的Theseus抓住金色飞贼的场景,每到这种争论不下但却甜蜜异常的时候两个人都会以一个甜蜜的亲吻来作为休止符。

巫师们总是知道各种各样的事,当然也有不知道的,就像Theseus不知道麻瓜们那句完整的话。

给孩子最好的启蒙是音乐,更是父母之间的爱啊。

——————————

这个系列应该是结束了

终于结束了orz 不然总觉得有事情没做完难受得很 新坑都开不出来

闻人之初

【PWP·过渡】言传身教(ABO)08-09

WARNING:

*再强调一遍:Omega忒休斯,Alpha纽特,非典型性ABO,忒纽/纽忒自由心证

*私设兄弟俩切开都黑

*余稿先发上来,然后因为私人原因这篇会停更几天,顺利的话周三继续(土下座,这两节缓一缓,过两天回来搞哥哥


08

在射圀出的那一瞬间,Alpha的征服欲狂风骤雨似的占了上风,纽特徒手扼着忒休斯的下颌,不让他挣扎,他专注而炽圀热地凝视着忒休斯,看见他的兄长被他顶圀弄得微微眯起眼睛,脑子里的那滚烫根弦瞬间被烧成了灰,眼前与心口炸开一团白光——这个人不再是不可亵圀渎的——他可以是我的。


直到忒休斯被纽特猝不及防的喷圀发给呛得皱起眉头,纽特这才像是被...

WARNING:

*再强调一遍:Omega忒休斯,Alpha纽特,非典型性ABO,忒纽/纽忒自由心证

*私设兄弟俩切开都黑

*余稿先发上来,然后因为私人原因这篇会停更几天,顺利的话周三继续(土下座,这两节缓一缓,过两天回来搞哥哥


08

在射圀出的那一瞬间,Alpha的征服欲狂风骤雨似的占了上风,纽特徒手扼着忒休斯的下颌,不让他挣扎,他专注而炽圀热地凝视着忒休斯,看见他的兄长被他顶圀弄得微微眯起眼睛,脑子里的那滚烫根弦瞬间被烧成了灰,眼前与心口炸开一团白光——这个人不再是不可亵圀渎的——他可以是我的。

 

直到忒休斯被纽特猝不及防的喷圀发给呛得皱起眉头,纽特这才像是被突然惊醒,猛地松开了忒休斯,前所未有的快圀感与愧疚如潮水一样将纽特淹没,他不敢看兄长的眼睛,几乎被刚才自己的想法吓坏了。


下文见长微博:https://m.weibo.cn/5667024988/4404599592826545


闻人之初

【真·PWP】言传身教(ABO)05-07

WARNING:

*R18预警

*搞了搞了搞了!!搞了一半明天继续!!


05

“咳……纽特”忒休斯一时竟没有发出声音,他将魔杖搁在一旁的扶手上,向纽特示意他现在两手空空,同时向前迈出一步,“你分化了?是Alpha?”


纽特往后瑟缩了一下,他慌乱地挣扎着想要逃跑,直到整片背脊都已经抵在冷硬的墙上。纽特并非不通情事,他对动物们的发圀情圀期或是交圀媾行为习以为常,并且不认为人类在这方面会比动物更加高明,在真正经历性别分化之前他甚至觉得这并不是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


但此刻不同,他几乎是完全屈从了身体里的兽性,在偌大一个房子里疯了似的地寻找忒休斯的气味……...

WARNING:

*R18预警

*搞了搞了搞了!!搞了一半明天继续!!


05

“咳……纽特”忒休斯一时竟没有发出声音,他将魔杖搁在一旁的扶手上,向纽特示意他现在两手空空,同时向前迈出一步,“你分化了?是Alpha?”

 

纽特往后瑟缩了一下,他慌乱地挣扎着想要逃跑,直到整片背脊都已经抵在冷硬的墙上。纽特并非不通情事,他对动物们的发圀情圀期或是交圀媾行为习以为常,并且不认为人类在这方面会比动物更加高明,在真正经历性别分化之前他甚至觉得这并不是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

 

但此刻不同,他几乎是完全屈从了身体里的兽性,在偌大一个房子里疯了似的地寻找忒休斯的气味……甚至拿着他的衣服自圀慰!纽特后知后觉地感到了羞耻——不知是耻于Alpha对Omega信息素的渴求,还是他心中长年蒙尘的东西猛然间见了光——忒休斯会因此更加疏远他吗?纽特只觉心口一阵闷痛。

 

“是的,忒休斯。”纽特目光躲闪。

 

忒休斯走过去,靠着床沿坐下,他一手拽住纽特手里的那件袍子,尝试把它从弟弟手中夺走。纽特的手指抓着校袍的一角,收紧又松开,他绝望地闭上眼睛,眼角濡湿,最终将自己赤圀裸的下圀半圀身暴圀露在兄长面前。


下文转长微博:https://m.weibo.cn/5667024988/4404127214060863

闻人之初

言传身教(ABO)03-04

WARNING:

*部分情节R15

*还没有上车我有罪,简直对不起标题上的PWP


03

忒休斯进门的时候直觉得不太对劲,外头风雨交叠,屋子里也一片昏暗,壁炉的火光一跳一跳地闪着。他回手拢上门,外头的雨仍打进来不少,凉凉地沾湿了他的帽檐和衣角。


纽特……不在吗?


从忒休斯在霍格沃兹念书那会儿起,他就习惯在每次回家之前告知弟弟他回来的具体时间,这样自己那个向来柔软腼腆的弟弟总是会悄悄地站在离门口稍远一些的地方等他,等见到他进门了,就弯一弯眼睛露出一个笑来,然后飞快地一弯腰溜到地下室去。


忒休斯有些显而易见的失落,他于是将大衣挽在手弯...

WARNING:

*部分情节R15

*还没有上车我有罪,简直对不起标题上的PWP


03

忒休斯进门的时候直觉得不太对劲,外头风雨交叠,屋子里也一片昏暗,壁炉的火光一跳一跳地闪着。他回手拢上门,外头的雨仍打进来不少,凉凉地沾湿了他的帽檐和衣角。

 

纽特……不在吗?

 

从忒休斯在霍格沃兹念书那会儿起,他就习惯在每次回家之前告知弟弟他回来的具体时间,这样自己那个向来柔软腼腆的弟弟总是会悄悄地站在离门口稍远一些的地方等他,等见到他进门了,就弯一弯眼睛露出一个笑来,然后飞快地一弯腰溜到地下室去。

 

忒休斯有些显而易见的失落,他于是将大衣挽在手弯里,脚尖转了个弯准备朝地下室的方向走去,转头的一瞬间却看到一只额带白纹的嗅嗅抱着爪子与他四目相对,小家伙手里抱着个几乎和它一样大的怀表,表链在它身上绕了几圈又长长地在身后拖了一截。

 

——那是我的怀表,忒休斯想,现在是纽特的。

 

嗅嗅抢了纽特的怀表,纽特却不知道在哪里,这真是一件怪事。“你是叫……Pumpkin?哦Pumpernickel!”忒休斯忽然福至心灵,他隔空点了点那个小东西,“你是想带我去找你的‘妈妈’吗?”嗅嗅的眼睛滴溜溜地转了两圈,显得很高兴的样子,它用两只爪子把怀表塞进自己的袋子里,然后转身贴着楼梯把手向上跑去,怀表的链子拖在身后叮叮当当地激起一连串响动。

 

04

忒休斯在自己的房门前站定,稀碎的呜咽声隔着薄薄的门板透出来——是纽特,他分化了。忒休斯其实有些意外纽特会待在他的房间里,他轻轻地吸了一口气再缓缓吐出,继而伸手握住门把,他不知道自己即将面对什么样的结果,只能尽力稳住心神。

 

没有扭动。

 

忒休斯忍不住笑了一下,这个连隔声咒都忘记的小迷糊竟然还记得锁门。“阿拉霍洞开。”忒休斯转动手腕,轻声念出咒语,魔杖顶端一点银光闪过,卧室的门应声而开。纽特的味道猛地向他袭来,汹涌而炽热,忒休斯被震得往后退了半步,然后强自站定脚跟,手指紧紧地扣在门框上。

 

后文见长微博:https://m.weibo.cn/5667024988/4403768256597524

闻人之初

言传身教(ABO)00-02

梗来自本人脑内短车:Omega忒休斯作为哥哥引导刚刚性别分化成Alpha的纽特度过狂躁期,结果被笨拙如小兽的弟弟顶得直不起腰来。但即使在这种情况下,忒休斯仍然是整场情事的主导者,带领着弟弟正确地疏导欲望,小心地保护着他。


WARNING:

*非典型性ABO,忒纽/纽忒请自由心证,忒休斯Omega,纽特Alpha

*私设时间是纽特被退学后的第二年,忒休斯25岁,纽特17岁

*一时激情的产物,可能存在问题,望指正


全文AO3链接

喜欢分节阅读的请往下


00

斯卡曼德家的那对兄弟真是非常有意思:忒休斯·斯卡曼德——从来光芒四射锐不可当...

梗来自本人脑内短车:Omega忒休斯作为哥哥引导刚刚性别分化成Alpha的纽特度过狂躁期,结果被笨拙如小兽的弟弟顶得直不起腰来。但即使在这种情况下,忒休斯仍然是整场情事的主导者,带领着弟弟正确地疏导欲望,小心地保护着他。

 

WARNING:

*非典型性ABO,忒纽/纽忒请自由心证,忒休斯Omega,纽特Alpha

*私设时间是纽特被退学后的第二年,忒休斯25岁,纽特17岁

*一时激情的产物,可能存在问题,望指正

 

全文AO3链接

喜欢分节阅读的请往下


00

斯卡曼德家的那对兄弟真是非常有意思:忒休斯·斯卡曼德——从来光芒四射锐不可当的首席傲罗——是个众所周知的Omega。当然,第二性别对于像忒休斯这样的人来说几乎没有什么影响,巫师在处理某些事的时候总是比麻瓜们要方便许多。他的弟弟纽特几乎与他一样出名,负面的那种。

 

01

从霍格沃兹退学后,纽特曾在家里待了差不多一年。原因是忒休斯认为纽特的第二性别尚未分化,不能独自出行——他可不想纽特人生中第一个重要转变是在某个不知名的山洞或者水沟里度过的——斯卡曼德夫妇常年不着家,这个弟弟几乎是他一手带大的,因此他也总对纽特格外挂心些。


纽特刚被退学的那会儿,为了让企图追着神奇动物满世界跑的弟弟好好留在家里,年轻的傲罗送给纽特一个手提箱子。纽特看着站在面前的兄长和他递过来的那个牛皮箱子,有些不自在地侧了侧脑袋,双手拢在背后互相搓动,显然并不打算接过箱子,他将嘴唇抿住,只扬起一双蓝色的眼睛表达自己的疑惑。


忒休斯比还未成年的纽特要高上不少,他看见那颗从来低着的、毛绒绒的脑袋此刻微微抬起,那双如幼年时一般澄澈的眼瞳里映出自己的身影——唔…看起来有些凶——忒休斯在大多数时候总会下意识地让自己显得威严些,不论是兄长还是首席傲罗的身份,都要求他要稍微端着那么一点,似乎这样“忒休斯”这个名字的光辉才会盖过“Omega”的标签。但现在显然不是端架子的时候,于是忒休斯揉揉纽特的脑袋,将自己的身子蹲到与纽特平视的位置,一手拎着箱子,另一手抬起魔杖当着纽特的面对着牛皮箱子下了个无痕伸展咒。


“你可以把你的小动物们养在这里,我不会告诉爸爸妈妈。”纽特听见兄长这样说道。他有些讶异地睁了睁眼,嘴角抿出一个不太明显的笑来。


在纽特还小的时候,忒休斯也经常说些类似的话。诸如“你如果今天晚上好好吃饭,我就不告诉爸爸妈妈你在花坛里样比利威格虫”或是“我会帮你看着你的小家伙们的,这是我们俩之间的秘密”之类的,那时候的忒休斯灿烂而温柔,是纽特心中最亲近的人。然而自从忒休斯进入了魔法部,似乎是为了证明自己无愧傲罗之名,整个人陡然古板了起来,两兄弟聚少离多,从前的那些亲昵倏尔就消失了。纽特曾为此低落过很长一段时间,直到某次意外得到了一只雷鸟幼崽,那只雷鸟有着一双与忒休斯相似的灰绿色眼珠,于是纽特给她取名为西奥(Theo)。

 

02

结果当然是好的,除了偶尔为他的小家伙们准备特定的食物或药品,纽特这一年以来很少出远门,大部分时间他按照当初和忒休斯约定的那样,钻在箱中的神秘花园里潜心照顾那些神奇动物。


临近圣诞的时候忒休斯写信说他会在圣诞夜的晚上回来。猫头鹰带着信件闯进屋子的时候纽特正满屋子追着一只叫Pumpernickel的嗅嗅。嗅嗅脖子上绕着一只精致的怀表——是忒休斯在学校时常带的那只,后来在纽特去霍格沃兹的第一年,忒休斯在国王火车站的站台上将这只怀表仔仔细细地挂到了纽特胸前——现在,被这个淘气的小东西一把拽走了!


趁着猫头鹰翅膀扑棱的那一下,嗅嗅灵巧地从纽特手心里钻了出去。纽特急急地一抓,没有抓住嗅嗅却一下碰倒了边上的衣帽架,一件深色的长呢子大衣兜头罩了下来,等纽特从厚重的大衣底下钻出来的时候,哪儿还有嗅嗅的影子?于是纽特只好苦恼地抓了抓头发,从地板上捡起信件。


纽特的指尖摩挲过忒休斯信末的签名,特制的银色墨水像忒休斯本人一样凌冽而明亮。纽特已经有大半年没有见过忒休斯了,他的信件倒是每个月都按时送来,附着这样那样的小玩意儿。上一次见面还是夏休期的时候,两兄弟匆匆打了个照面忒休斯就被魔法部的同僚急急地叫走了——甚至还没有来得及给彼此一个拥抱。


我有点想他了,纽特想。


握着信纸的手一点点垂下,纽特靠着床在地板上坐下来。他就这么默默地坐了一会儿,似乎想了点什么又似乎什么都没想,末了,他抬手将滑到地上的那件大衣捞起,迎面罩在脸上。主人的温度早已经凉透了,只一点冷淡的香气还萦绕在衣领和袖扣,纽特觉得自己现在的样子没出息极了,可他控制不住自己,甚至感觉有一些压抑,呼吸不由自主地变得急促。这房间里忒休斯的味道太浓了些——噢,这是忒休斯的卧室,纽特后知后觉地抽了抽鼻子——那种幼年时的温暖和成年后的冷冽气息在他的鼻尖不断交缠,将他的眼角激起一股酸胀的凉意,两颊却是滚烫的。


纽特收紧手指,他忽然意识到——


他就要分化了。


L.W.A.Y.P

【GGAD】 论坛体 沙雕向 小甜饼

有人看GG和AD的ig了吗?










1L

是十五分钟前发那条吗?!


2L

嗯嗯


3L

啊啊啊啊啊!!!!那条甜死我了!!


4L

那条真的是甜度爆表了!!awsl!!


5L

对,同意楼上,而且他们刚刚还直播了十分钟!!!


6L

啊!?他们还直播了!!??


7L

WTF???直播结束了????


8L

我有录视频哎,要看吗?


9L

要要要要要要!!!!发上来!!!...


有人看GG和AD的ig了吗?










1L

是十五分钟前发那条吗?!






2L

嗯嗯






3L

啊啊啊啊啊!!!!那条甜死我了!!






4L

那条真的是甜度爆表了!!awsl!!






5L

对,同意楼上,而且他们刚刚还直播了十分钟!!!






6L

啊!?他们还直播了!!??






7L

WTF???直播结束了????







8L

我有录视频哎,要看吗?






9L

要要要要要要!!!!发上来!!!







10L

[视频]来了,真的甜死了






11L

今天是不是他们的结婚五周年啊?!







12L

对,今天就是!!!






13L

哇塞,这么快就五周年了!!!






14L

是啊,时间真的很快了






15L

你们不觉得他们越长越年轻了吗?!






16L

同感诶,真的是逆生长了!






17L

听你们这么一说,好像是有这种感觉诶,两个人越来越年轻了!!






18L

赶觉他们又回到18和16岁诶






19L

对对对对,同意楼上,就是这种感觉






20L

听说他们又要出去玩了!!






21L

啊!?去哪里啊?






22L

不知道欸,就是刚才直播的时候GG说漏嘴了






23L

真的假的啊?!他们不是才出去过吗??






24L

我知道他们要去哪里了!!!你们去看Newt的Facebook,他说了





25L

GGAD要去苏格兰!!!






26L

!!!!苏格兰?!我就在那里诶!!






27L

?!楼上竟然在苏格兰!!!





28L

好像说骨科也要出去玩诶!






29L

去看Theseus的ig!






30L

天!!骨科要来中国诶!!!






31L

WTF??!!







32L

啥?!骨科要来中国了!?






33L

真的吗??






34L

[图片]看!!这是真的!!





35L

天呐噜!!官方实锤最为致命!






36L

同意楼上,今天的官方太给力了!







37L

GGAD is rio!!!!!






38L

同意楼上啊!GGAD is rio!!!!






39L

我突然想起来,我是四个小时后飞到苏格兰的航班啊啊啊啊啊!!我真幸运!!!






40L

羡慕在苏格兰和要去苏格兰的人啊!!!







41L

看完楼上的话,我觉得我酸了🍋🍋🍋🍋🍋🍋🍋🍋








42L

我也酸了啊🍋🍋🍋🍋🍋🍋🍋🍋🍋🍋🍋








43L

我就是个柠檬精🍋🍋🍋🍋🍋🍋🍋








44L

我已经买了去苏格兰的机票啦,八个小时后的,酸死你们🌚🌝🌚🌝🌚🌝🌚🌝







45L

楼上是来招仇恨的吗?🌚🌝🌚🌝🌚🌝






46L

我们去完苏格兰还要去Llanfairpwllgwyngyllgogerychwyrndrobwllllantysiliogogogoch






47L

??!!什么鬼?!





48L

威尔士的一个地名






49L

等等,难道楼上是AD本尊?!





50L

嗯对啊






51L

天呐!!本尊哎!!







52L

我这辈子居然还能在论坛里碰到本尊!!真实的哭泣了!!







53L

Llanfairpwllgwyngyllgogerychwyrndrobwllllantysiliogogogoch

有人会念吗?🌚🌝🌚🌝







54L

学不会啊!!






55L

太难了,58个字母诶!







56L

GG在ig上发了怎么念了!!!视频版的!!!






57L

AD也发了!!!也是视频版的!!!







58L

两个人的声音太好听了吧!!!






59L

他们两以前还有个一起唱歌的视频呢!!!







60L

真的吗?!有人能发出来吗?







61L

[视频]应该是这个了,听完就是awsl!







62L

天了噜!!太好听了点吧!!!真的是awsl!!!






63L

awsl!!!






64L

我已经死了






65L

他们的声音就是天籁之音嘛,太完美了!!







66L

这是他们自己写的歌吗?







67L

是的呢,是我们自己写的








68L

楼上是本尊!!!







69L

67L竟然是本尊!!








70L

天!!那首歌居然他们自己写的!!!






71L

那首歌也太好听了吧!!







72L

同意楼上的!!!是真的很好听了!







73L

他们又在直播了!!!








74L

在Facebook上!!!快去围观!!!







75L

啊啊啊啊啊!!我去围观了!!!








76L

他们说这次会直播半个小时!!太好了!








77L

欧耶!!半个小时!!!太棒了👏🌟







78L

他们又要唱歌了!!







79L

是他们自己写的!!








80L

啊啊啊啊啊!!!太好听了吧!!







81L

呜呜呜呜呜,我没听到!谁录了吗?







82L

抱抱你QAQ







83L

[视频]超好听的








84L

哇,有人录了!!再听一遍!






85L

他们刚刚说这首歌是送给他们对方的!!







86L

他们还说如果大家都喜欢的话,他们会出一张专辑!







87L

专辑!!我一定买爆!!







88L

他们说想要的话他们会先出50张!!!






89L

他们好甜啊!






90L

我因摄入过多的糖分的晕倒了







91L

同意楼上!!awsl!






92L

今天彻底死在了GGAD上!!






93L

真的甜到爆炸






94L

他们说还要去日本玩!!





95L

!!我就在日本诶






96L

真的吗?!是真的我就去买机票了






97L

是真的,我和AI会去日本玩的






98L

我天!!GG本尊!!






99L

艹!!!本尊!!!

(由于有脏话出现,这个论坛已被封了)





100L

不是吧!!!被封了!!







TBC.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