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NewtScamander

468浏览    22参与
染烟
也来试试画照片 哎哎哎看到评论...

也来试试画照片


哎哎哎看到评论区大家惊这个背景我吓懵了,这个背景就是真的照片啦,是我在克里姆林宫玩的时候拍的照片。

画照片的意思就是我在照片上画了个纽特。是因为人物和背景融在一起所以让大家误会了吗!不好意思!大家高估我了!【跪

这个画法并不难!只要大家平时拍拍好看的照片就能画,感兴趣的话我可以出一个超简单上手的教程!

也来试试画照片

 

哎哎哎看到评论区大家惊这个背景我吓懵了,这个背景就是真的照片啦,是我在克里姆林宫玩的时候拍的照片。

画照片的意思就是我在照片上画了个纽特。是因为人物和背景融在一起所以让大家误会了吗!不好意思!大家高估我了!【跪

这个画法并不难!只要大家平时拍拍好看的照片就能画,感兴趣的话我可以出一个超简单上手的教程!

二十饼少年

[FB] 圣诞就应该聚在一起

[FB] 圣诞就应该聚在一起

  

-  主Theseus/Newt,全员涉及
-  私设有,OOC有
-  迟到的圣诞节沙雕甜饼,祝食用愉快

  

  -

  最开始是忒修斯斯卡曼德给亲爱的弟弟送去一封信,鎏金线条勾勒边缘的信封搭配精致的火漆,他似乎比写公文更加严谨署好名,让猫头鹰带着某份特属于“忒修斯”式的期待飞向天空。

  十二月早已光顾世间,再过几日又是圣诞节。

  “希望他今年能回家过节。”忒修斯盯着结霜的窗框喃喃,半晌他转回头深叹长气,重新埋进只处理到一半的工作。

  
  

  “好吧,让我猜猜,是金加隆?还是一只怀表?”纽特细长的手指灵...

[FB] 圣诞就应该聚在一起

  

-  主Theseus/Newt,全员涉及
-  私设有,OOC有
-  迟到的圣诞节沙雕甜饼,祝食用愉快

  

  -

  最开始是忒修斯斯卡曼德给亲爱的弟弟送去一封信,鎏金线条勾勒边缘的信封搭配精致的火漆,他似乎比写公文更加严谨署好名,让猫头鹰带着某份特属于“忒修斯”式的期待飞向天空。

  十二月早已光顾世间,再过几日又是圣诞节。

  “希望他今年能回家过节。”忒修斯盯着结霜的窗框喃喃,半晌他转回头深叹长气,重新埋进只处理到一半的工作。

  
  

  “好吧,让我猜猜,是金加隆?还是一只怀表?”纽特细长的手指灵活地挠着被他倒过身子的嗅嗅,小家伙蜷着爪子护住口袋,看起来并不打算轻易让对方得逞,最终还是败给自己身经百战的“妈咪”。

  看着掌心里一堆涂了金粉的小铃铛,纽特觉得太阳穴一突一突地疼,“这些小东西你从哪里拽下来的?别告诉我是今早那棵杨松,那是别人的圣诞树……等等,圣诞树。”

  纽特像被施了咒般放慢语速,他的手忽然懈力,任由嗅嗅撅起屁股灵活地跳到桌上,朝诱人的茶匙小姐狂奔而去。现在纽特没工夫去管这事儿,他也朝反方向狂奔去——放置信箱的大门。

  他有个预感。

  
  但是纽特刚打开门,竟然看见举起胳膊想要敲门的蒂娜。

  “嘿...嗨蒂娜?你怎么在...我家门口?”

  心跳陡然加速的纽特局促地握紧门把,蒂娜也没好到哪儿去,神色不自在地轻咳一声:“这说来话长,我,还有奎妮、雅各布都来了。”

  纽特抬高视线,果然看到不远处一身靓丽粉色的奎妮,她在风中狼狈地扶正自己的大帽子,还试图去牵提着两只行李箱的雅各布,无意间撞上纽特的视线后,干脆不顾又歪掉的帽子,毫不吝啬自己的笑容兴奋地朝纽特挥手。

  “能让我们进去吗?”蒂娜声音再度响起,纽特下意识朝旁边闪身让出路,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傻站了多久,冷风早已灌进他的屋子,冻得他双手冰冷。

  “噢——我的好兄弟,很高兴见到你,”雅各布一进屋就给纽特一个热情的拥抱,“你猜怎么着?我们准备在英国过今年的圣诞,这都是奎……”

  “是蒂娜的主意!”奎妮趁机抢过雅各布的话头,在对方疑惑的目光下也热情地给纽特一个拥抱,“我们都想知道伦敦的圣诞节是什么样,再说我们很久没见面了,对吧蒂娜?”

  被点名的蒂娜迅速接到自己妹妹的暗示,但蒂娜恐怕得让她失望了。“是啊,我们……想看看伦敦的圣诞节。对了。”蒂娜化开嘴角尴尬的微笑迎上纽特的目光,她从大衣口袋里摸出封信递过去,“我在门口捡到了这个。”

  

  纽特这才想起自己要去做什么,他看着上面熟悉的来信人,神态自若地把它压到一颗苹果下,“不是什么重要信件。”

  “你确定吗纽特?那好像是你哥哥,”蒂娜看眼奎妮接着道,“你应该看看。”

  “不...”纽特在几人的眼神支持下不得不重新拿起信,“好吧,我觉得我能猜出他会说什么。”他舔舔下唇拆开信封,展开纸张。

  

  “你猜他哥哥会跟他说什么?”奎妮轻轻碰了下雅各布的肩膀,压低声音,但掩盖不了兴奋神色。

  “……呃,圣诞快乐?”雅各布的小胡子抖了两下,说出个中规中矩的答案。

  “我猜是‘希望你不要错过今晚的圣诞晚餐,家里人都很想你,我也是,我很想见你,纽特。’什么,之类的。”

  “你真的是在随便猜猜吗,亲爱的?”雅各布拉住奎妮的手,试图阻止她在去读自己兄弟的心。奎妮点点头,“而且纽特好像并不想回家,我觉得他哥哥肯定会很伤心。”

  

  

  终于读完信的纽特又把信纸沿着原先的折痕叠回去,就像他每次做得那样熟练,但这次他抬起头却看到几人忧心忡忡看着自己。

  “What?”

  “噢,纽特…”奎妮率先开口,她满脸都是担忧与愧疚,“这都是我的错,我不该突然提议说要来伦敦和你过圣诞,还说要给你个惊喜。”

  “可你刚刚说是……”

  “我们可以现在就离开,”蒂娜再次打断奎妮的话,她表现得非常果断与善解人意,“好让你回去跟你的兄长一起过圣诞。”

  “可我不会回家,”纽特发觉大家误会什么,他再次对上蒂娜一副打扰自己的模样就又慌起来,在奎妮提裙子离开前急匆匆补充,“我们可以一起去我家!”

  

  -

  
  这就是为什么本来冷冷清清的斯卡曼德住宅,忽然多了一群人的原因。

  谁会不喜欢甜甜说话,礼貌懂事又勤快的小姑娘呢?“我真的太高兴可以见到你了,夫人!”奎妮一到斯卡曼德家就和纽特母亲混在一起,她们一起在厨房为平安夜晚餐做准备。

  雅各布因为斯卡曼德家魔法物品而惊叹,他本不安地坐在客厅的沙发里,享用巧克力饼干,但他发现只要自己一走神,手里的饼干就会不翼而飞。

  “我喂完食立马下来,”纽特提着箱子钻回自己房间,丝毫没有招呼朋友的主人样,在他的潜意识里这些事一直都是忒修斯在做。

  至于蒂娜,她就正和“招呼朋友”的忒修斯尴尬会面,后者开门见到来者是自己弟弟时的喜悦已不复存在,他有一搭没一搭询问蒂娜关于美国魔法部最近情况,蒂娜也不痛不痒地回答着。

  但一提到纽特好像就有些变味了。

  “其实我没想到纽特今年会回来,虽然他小时候很喜欢圣诞节,缠着我要礼物。”

  “我也没想到他小时候会这样,现在游历的样子倒是更加帅气。”

  “虽然我不鼓励他的心思都在那些动物身上,但好在这让他保留了快乐与纯真。”

  “确实,他是个有爱心的人。还有点,怎么说,他曾说我的眼睛像火蜥蜴,他很直率。”

  “……我去看看纽特在做什么。”

  即使是坐在中间吃甜点的雅各布也感受到其中的尴尬,和一丝悲伤?雅各布不太确定,但他确实感觉到当蒂娜说出“火蜥蜴”这个听起来就糟糕的比喻时,忒修斯落寞地起身走向楼梯口,而蒂娜面色平静地端起茶杯。

  

  忒修斯刚离开,门铃又响起。

  还留在客厅的蒂娜和雅各布面面相觑,最后还是蒂娜起身打开门,接着愣在原地。

  双鬓发白的男人站在门口,他身穿昂贵的大衣,浅灰色围巾搭在肩膀悠悠下垂,他看见蒂娜也是一愣,不自信地往后退了一步:“这里是斯卡曼德家?”

  “是的,格雷夫斯先生,”蒂娜悲怆地让出路,谁也不想在节假日见到自己上司。

  帕西瓦尔走进屋里,看见雅各布略微惊诧地打个招呼,然后去厨房向女士问好,最后才试图寻找那对兄弟。

  “他们在楼上,要喝点热茶吗?”蒂娜恍惚觉得自己像这个屋子的女主人,心里不觉埋怨并不负责的斯卡曼德兄弟,而说实话,招呼人这个工作也一直是奎妮在负责。

  “茶来了——”奎妮亲切的声音从远处传来,精致的茶壶比她先到,“你们不能想到这茶有多香,亲爱的你先尝尝。噢,格雷夫斯先生…”

  奎妮投给蒂娜一个询问的眼神,蒂娜耸耸肩,看穿姐妹之间很明显小动作的帕西瓦尔捧起茶杯轻抿一口,“是忒修斯邀请我来过圣诞,所以…”客厅陷入短暂的沉默,雅各布首先反应过来,朝帕西瓦尔伸出手,“很高兴认识你,先生。我是雅各布。”

  一群美国人沉默地对坐喝着英国热茶,画面诡异程度直逼纽特坐在办公桌里而他哥在旁边喂孩子奶。奎妮小幅度碰了碰蒂娜的腿示意她说点什么,蒂娜摩挲茶杯边缘苦恼地斟酌开端。

  “所以,蒂娜你和纽特……?”结果还是帕西瓦尔率先打破沉默,但显然不是好的开始,实际上气氛还冻住几分。

  蒂娜握茶匙的手顿在半空:“没有,我们……呃,你知道,普通朋友关系。”

  “噢…”

  “对了,格雷夫斯先生是一个人过来的?”

  “是啊……”

  好极了二位,你们在冻结气氛上帮了很大的忙。奎妮叹口气刚想转移话题,门铃声又一次响起,她几乎是从沙发上弹起来:“我去开门——”

  

  -

  

  忒修斯蹲在纽特的箱子前,敲了三下厚实的皮革表层,接着有些别扭地爬下摇摇欲坠的木梯子,他上一次进纽特的箱子还是去年夏天,不难看出纽特已经又换了一只新的手提箱。

  “纽特?”

  没有回应。忒修斯推开门,朝更深的地方走去。

  他身上人类气味(雪茄呀,酒啦,或许还有血的味道)让动物们有明显的不安,反正隐形兽是“唰”一下就不见了,球遁鸟紧随其后无影无踪。

  “纽特!”

  忒修斯抬高音量再次呼唤弟弟的名字,如果这次得不到回应,那他就不得不换成另一个小名。

  仿佛听到自己兄长心里打什么坏主意,纽特一边挥手边回应:“这儿!”

  忒修斯略微狼狈地推开那些本该生活在热带雨林的大叶子,磨蹭到纽特身边,他可爱的弟弟正全神贯注盯着某处,忒修斯知道无论自己现在开口说什么,肯定会被制止。所以他只是跟着纽特往前盯,偶尔悄悄看眼好久不见的那些小小又可爱的雀斑。

  可怜的英国英雄在弟弟面前毫无面子可言。

  直到纽特抱下受惊的隐形兽放回窝中,忒修斯立刻抓紧机会逮住纽特:“纽特,听我说,我很高兴你今年回家过圣诞节..”

  纽特抬头瞥眼忒修斯,一句话也没说直接抢先抱住对方,在他心里无论忒修斯想告诉他什么消息或者说什么教训,最后都以一个黏人的拥抱结束。

  此时此刻还心系其他动物的纽特赶时间地直接跳到最后一步,他满脸写着“好吧我知道了,这个就是你想要的,对吧?”

  忒修斯确实被这个主动的拥抱吓一跳,也可以说很高兴,但当他看到纽特的表情,总有一种说不出的奇怪感觉。直到他回到客厅才恍然,他刚刚好像是被纽特当做一种需要照顾的神奇动物。

  拥抱才不是驯服我的招数好吗?忒修斯愤怒地扭身想冲回去,却被母亲叫住,只好暂且放过自己可恶的弟弟。

  

  雅各布和奎妮本在旁若无人地喂蛋糕,但是帕西瓦尔在场还是收敛起恩爱的气场,蒂娜坐立不安地抚平裙子上根本不存在的褶皱,帕西瓦尔沉默着喝茶。连刚刚端着新的热茶走进客厅的忒修斯也察觉到气氛的尴尬。

  但他也没有办法,过往的战友还能寒暄几句,纽特的朋友就真的无从谈起——尤其是里面还有一个麻瓜。

  就在几人面面相觑,等着谁来打破这份沉默时,门铃又响了起来。

  蒂娜和忒修斯同时起身要去开门,为了避免两个人打起来,奎妮自告奋勇先一步来到门前,她拉开门,友善的笑容迅速僵在脸上。多希望来斯卡曼德家过圣诞只是一场幻觉。

  “Merry Christmas?”

  克雷登斯吞吞吐吐说出祝福,站在他身后的纳吉尼有些警惕看着眼前陌生的女人。忒修斯起身揉捏鼻梁,真好,局面还能更复杂吗?

  

  “我是不是来晚了?”一道男声响起,众人纷纷投去目光,竟然是邓布利多,而他的后面是……格林德沃?!

  

  本站在门口的年轻情侣立刻钻进客厅,负责开门的奎妮已经意识不到自己的微笑有多僵硬,忒修斯转身打算去跟纽特要个合理解释,蒂娜则直接白眼一翻,圣诞节真好,每个人都应该爱上圣诞节。





————————————————
TBC.
去年圣诞节的脑洞,发现没有写完,可能是写不完了..

Seventh Heaven

神奇动物骨科组/家长组本子通贩页

繁体版实体书(+赠品/限量特典)走【这边】

*支持全球发货


简体版(周边透卡)走【这边】

*为TB链接


【一个介绍】

CP:Thesues Scamander/Newt Scamander和Original Percival Graves/Newt Scamander

一个寡妇文学的套路。

纽特在战乱中失去了家族联姻的丈夫帕西,他回到自己在伦敦的旧宅,和哥哥旧日的情愫重新燃起。

严肃有,狗血大大的有,Lolita情节和Underage元素是1920s必有的,兄弟搞骨当然有,纽约醋王有,比狐狸还狡猾的纽特有。

谢谢您的支持。


【本子信息】

字数:2W(+3K↑番外)...

繁体版实体书(+赠品/限量特典)走【这边】

*支持全球发货


简体版(周边透卡)走【这边】

*为TB链接


【一个介绍】

CP:Thesues Scamander/Newt Scamander和Original Percival Graves/Newt Scamander

一个寡妇文学的套路。

纽特在战乱中失去了家族联姻的丈夫帕西,他回到自己在伦敦的旧宅,和哥哥旧日的情愫重新燃起。

严肃有,狗血大大的有,Lolita情节和Underage元素是1920s必有的,兄弟搞骨当然有,纽约醋王有,比狐狸还狡猾的纽特有。

谢谢您的支持。


【本子信息】

字数:2W(+3K↑番外)
作者:贝
插花/封面/周边:釉子
页数:50p
价格:160(台币)

赠品:明信片×2 (+透卡特典先到先得)



<封面sample>


<内页sample>




呆=口=呆

占了tag抱歉~

根据自己喜好画了个纽特特的《神奇动物在哪里》书封面,做了工艺卡片以及滴胶+亚克力磁贴~最终包装如P3式样~帝都slo在鬓角和罗圈腿摊位上,会有P4忒哥现场推销(不是)欢迎来签名售书会(大雾)

占了tag抱歉~

根据自己喜好画了个纽特特的《神奇动物在哪里》书封面,做了工艺卡片以及滴胶+亚克力磁贴~最终包装如P3式样~帝都slo在鬓角和罗圈腿摊位上,会有P4忒哥现场推销(不是)欢迎来签名售书会(大雾)

14号冥想盆

嗷!英伦风小领结小背带太好看惹!!

Fantastic Beasts: The Crimes of Grindelwald (2018)  

嗷!英伦风小领结小背带太好看惹!!

Fantastic Beasts: The Crimes of Grindelwald (2018)  

14号冥想盆

💛与獾院可爱学长的初次相遇💛

Fantastic Beast and Where to Find Them (2016)  

💛与獾院可爱学长的初次相遇💛

Fantastic Beast and Where to Find Them (2016)  

Starry星璃

祝我們偉大的奇獸飼育學家----紐特•斯卡曼德生日快樂!
第二張是無字版
還好前幾天查了百科不然就錯過了呢
(因為戒指是     送的所以佔了個tag

祝我們偉大的奇獸飼育學家----紐特•斯卡曼德生日快樂!
第二張是無字版
還好前幾天查了百科不然就錯過了呢
(因為戒指是     送的所以佔了個tag

槟榔都吃腻了

我来发一宣了!!(请给我小蓝手
Scamander骨科套组预售!!!!

cp Theseus/Newt
代理店铺◆ 桜色風船 ◆预售地址https://m.tb.cn/h.3Hv8KEa?sm=42eb07
预售时间▪ 1.20号晚8点
  
挂件2+箱子立牌1+特典(吧唧+明信片)套组45R   ●前六送特典
  
①挂件(双人/单人)◆

材质 透明双面亚克
工艺 钻镭射膜
规格 8cm/6cm
售价 16R/15R
  
② newt箱子立牌◆

材质 透明双面亚克力
规格 5cm
售价 ...

我来发一宣了!!(请给我小蓝手
Scamander骨科套组预售!!!!

cp Theseus/Newt
代理店铺◆ 桜色風船 ◆预售地址https://m.tb.cn/h.3Hv8KEa?sm=42eb07
预售时间▪ 1.20号晚8点
  
挂件2+箱子立牌1+特典(吧唧+明信片)套组45R   ●前六送特典
  
①挂件(双人/单人)◆

材质 透明双面亚克
工艺 钻镭射膜
规格 8cm/6cm
售价 16R/15R
  
② newt箱子立牌◆

材质 透明双面亚克力
规格 5cm
售价 15R
  
  
特 典 加 购(6名免费送特典
RMB明信片+吧唧
售价 8R
  
  
斯卡曼德套组到手包治一切骨科(?!!!)快购买8!!


小蓝手请疯狂点(……)
  
  
  
 

二十饼少年

别问 问就是憋不住了要发个超速车

 - 私设警告。触手Play,PWP,慎入

  - 玩坏弟弟,尺度比较大,未成年止步

一个摸鱼,细节BUGOOC都是我的。

链接评论。

 - 私设警告。触手Play,PWP,慎入

  - 玩坏弟弟,尺度比较大,未成年止步





一个摸鱼,细节BUGOOC都是我的。




链接评论。

刷影视的茶乐

【FB】纽特特在线征友:不管谁都好求交往!

大家新年快乐啊!想过剪很多cp,没想到最后只剪了纽特特,应该是因为这个时间最短……

为了部长私心最后加了Gramander,至于纽特特最后征友成不成就天知道了w

本着不误伤及造成人物混淆对视频素材进行了改动,所以不要问后面为什么谁谁谁没有出现接的不是啥啥啥的了。

注:面包组和GGAD不拆啊!其他随意吧,别吵架就好。


【FB】纽特特在线征友:不管谁都好求交往!

大家新年快乐啊!想过剪很多cp,没想到最后只剪了纽特特,应该是因为这个时间最短……

为了部长私心最后加了Gramander,至于纽特特最后征友成不成就天知道了w

本着不误伤及造成人物混淆对视频素材进行了改动,所以不要问后面为什么谁谁谁没有出现接的不是啥啥啥的了。

注:面包组和GGAD不拆啊!其他随意吧,别吵架就好。


染烟
点亮星星的人。 最近觉得自己画...

点亮星星的人。

最近觉得自己画画太死板了,正在尝试破而后立🤔

点亮星星的人。

最近觉得自己画画太死板了,正在尝试破而后立🤔

不会爬墙的阿萨辛不是好甜不辣

【Newt个人】纽特学长可爱帅气心动瞬间混剪

给大家介绍一下我们獾院温柔可爱无敌帅气男模驯兽师

BGM:Sick-Barcelona

【Newt个人】纽特学长可爱帅气心动瞬间混剪

给大家介绍一下我们獾院温柔可爱无敌帅气男模驯兽师

BGM:Sick-Barcelona

二十饼少年

[Thesewt] 熊孩子成长日记

 
  * Theseus/Newt

  * 无魔法AU,私设有,OOC有

  * Scamander家骨科真是嗑的我泪流满面

  Summary:看上去特別乖巧的小男孩在學校犯了事,被老师请家長,最后來的是最近風頭正盛的公務員先生。

  -

  “早上好,小约翰。”

  顶着一脑袋乱糟糟卷毛的少年赤脚站在地板上,柔和阳光透过玻璃窗,抚慰男孩洋溢笑容的面庞。他的注意力都放在面前鸟笼里叽叽喳喳吃面包屑的绿色小鸟上,没发现房门口站着其他人。

  被忽视习惯的忒修斯轻咳一声,仪式感十足地敲敲木门,清脆声响拉回纽特注意力,他回过头甚至有些疑惑地看向忒修斯,后者无奈叹气:“我可以进来吗,纽特...

 
  * Theseus/Newt

  * 无魔法AU,私设有,OOC有

  * Scamander家骨科真是嗑的我泪流满面

  Summary:看上去特別乖巧的小男孩在學校犯了事,被老师请家長,最后來的是最近風頭正盛的公務員先生。

  -

  “早上好,小约翰。”

  顶着一脑袋乱糟糟卷毛的少年赤脚站在地板上,柔和阳光透过玻璃窗,抚慰男孩洋溢笑容的面庞。他的注意力都放在面前鸟笼里叽叽喳喳吃面包屑的绿色小鸟上,没发现房门口站着其他人。

  被忽视习惯的忒修斯轻咳一声,仪式感十足地敲敲木门,清脆声响拉回纽特注意力,他回过头甚至有些疑惑地看向忒修斯,后者无奈叹气:“我可以进来吗,纽特?”

  在得到应允后,他又补充一句:“你没忘记今天是开学第一天吧?”

  纽特愣了一下,把床上睡得正沉的米迦列——一只上了年纪的好脾气黑猫(仅限纽特那种)抱进怀里。他快皱成一团的小脸写满了不情愿,还是点点头:“没有,我记得。”

  忒修斯微笑着拿起弟弟扔在房间角落的书包,帮纽特装需要带到学校的用具,他对待弟弟的态度总是充满耐心和温柔。

  “学校没那么糟糕,你可以试着交些朋友。”

  猫咪扭动自己肥胖的身躯蹭着纽特温暖怀抱,似乎用这种方式代替纽特反驳他哥的话。有什么比待在家和小动物们玩耍更有趣吗?纽特扬起嘴角顺着抚摸米迦列的背脊。

  “你该换衣服了,纽特,”忒修斯提着书包走到门口,“还是说你需要我帮你换?像小时候那样。”

  “这一点也不好笑,”纽特震惊地放下黑猫,还不忘拍拍它的肥屁股。

  逗弄完弟弟的忒修斯心情好很多,虽然关于换衣服那部分他是认真的。临走不忘把门带上:“快下来吃早餐。”

  -

  

  纽特想公务员每天工作时间是不是太晚了,不然忒修斯怎么有机会开车送他到学校。

  他抱着书包听兄长关于安全问题的念叨,其实思绪早已神游到深山里拥有毛茸茸大尾巴的松鼠身上。忒修斯揉揉纽特的头发,又强行把还有些瘦弱的身躯抱进怀里拍拍。

  “晚上我有个会议没法来接你。”

  纽特眼睛亮起来。

  “早点回家,别……”

  “去危险的地方!也别去喂野生动物,因为不知道他们是否健康。”

  纽特略微激动地抢答。

  忒修斯看着神采奕奕的弟弟,知道自己阻拦不了,想说什么又闭上嘴,再次把纽特拉进怀里拍拍背:“快去吧。午餐要自己吃,我另外准备了食物你可以拿去喂动物。”

  纽特从车上跳下去,乖巧地站在原地朝忒修斯挥手告别。直到车子开远,他才松懈手臂的力量,让一只雪白的胖仓鼠钻出来气喘吁吁趴在胳膊上。

  幸好安东尼没被发现。纽特想。

  -

  纽特的座位常年在教室最后一排,和帕西瓦尔坐同桌。

  帕西瓦尔是他们班唯一一盆绿植的名字。

  他低头在本子上画下今天在来的路上看见的一只可爱的拉布拉多犬,就在收尾时,他为数不多的朋友雅各布凑过来拍了下他的肩膀:“嘿,纽特!我的兄弟,你是不是长高了?”

  纽特旋上笔盖笑了笑:“你也长胖了。”

  “我想这都归功于奎妮烤的甜饼,”雅各布哈哈大笑,丝毫没有把身材问题放在心上,“你又在画画?听说你暑假出去旅游了,有什么收获吗?”

  “嗯……”纽特被这个问题勾起无数美好回忆,他脑海里闪过许多画面,他接触到许多只在书本里见过的动物,拥有五彩斑斓羽毛的鸟儿自在翱翔,成群结队在河边悠闲喝水的犀牛群,他甚至在林中摸到了鹿角,还亲眼目睹过了豹子捕猎的场景。

  “嗨?纽特?”雅各布看着纽特深思的表情就知道他又陷入回忆,赶紧在他面前打几个响指唤醒人的意识,“别想了,马上上课了。”

  被瞬间拉回现实的感觉很不好,纽特看着眼前堆叠的书本收拾思绪,手伸到下面想摸摸自己带来的小可爱却落空,纽特吓得一激灵,赶紧低头去看,一直趴在抽屉里呼呼大睡的安东尼不见了!

  糟糕。

  纽特左顾右盼一阵,哪里都没见到那团胖乎乎的身子,直到坐在第二排的雅各布挺起背,纽特总算看到安东尼从人的领子里露出个小脑袋,似乎在疯狂地挣扎想跑出来。

  纽特起身打算把安东尼抱回来,而就在这时教授天文知识的菲尔德女士踩着尖头皮鞋走进教室。

  她精致妆容掩饰不了自己冷漠的表情,当她凌厉的视线扫过纽特,这个她从来不知道该怎么教育的学生身上时,毫无感情地开口:“有什么事吗?斯卡曼德先生。”

  被点名的纽特悻悻坐下去:“不...抱歉。”

  就这几秒钟,他又看不到安东尼的身影了。纽特心急如焚,早知道就不心软带它过来,要是又惹出什么麻烦,忒修斯一定不会放过自己,现在它去哪儿了?。

  答案很快就显现。菲尔德女士转身去板书时,纽特重新找到自己的小家伙,它两只短爪子死死扒拉长裙背后的金属挂链,不断蹬着后腿挣扎,试图掌握平衡。

  完蛋了。

  纽特惊在原地一动不动,他的同学们却比他反应快很多,教室立刻像炸开了锅一样,爆发出惊呼和笑声。菲尔德女士黑着脸转回去,使劲一拍讲台:“肃静!都别吵!”

  “怎么回事?”她看着眼前好不容易闭嘴的学生,他们因为憋笑涨得通红的脸让她心里很不舒服。雅各布也看到安东尼了,他脑子里飞速闪过好几个对策,但还没来得及说,仓鼠已经从菲尔德女士头顶爬了出来。

  教室再一次炸开锅,菲尔德女士也终于感觉到那股神秘压力,她一把抓住安东尼移到眼前,在看清模样后脸色瞬间大变,尖叫着把安东尼抛出去:“老鼠!这里有老鼠!!”

  她打开门冲出去,看热闹的学生也挤成一团,反应过来的纽特飞身跑去接住吓坏了的安东尼,把它塞到衣服里。雅各布摇着头表达自己的同情:“看她的表情,这次麻烦了。”

  “我知道,没事,我能……”

  纽特话还没有说完,身穿笔挺西装的男人踏进教室,所有正打闹的学生立即收声,乖乖回到座位,这个面色威严两角鬓白,每个学生都惧怕的人正是他们年级主任帕西瓦尔,不是植被那种。

  “我听说教室里有老鼠,”帕西瓦尔缓缓站上讲台,看起来像在跟全班说话,视线却一直停留在恨不得把脑袋埋到地里的纽特身上,“有同学可以解释一下吗?”

  鸦雀无声。

  “斯卡曼德先生?”等待几秒钟后,帕西瓦尔决定直接点名。

  纽特死死拽住袖口不让安东尼跑出去,他红着脸局促地起身,避开帕西瓦尔的视线:“抱歉,格雷夫斯先生,我什么都不知道。”语气真挚到好像他确实是无辜的人。

  帕西瓦尔注意到纽特别扭的动作,但并没有揭穿纽特,自顾自点头:“看来确实有可能出现老鼠,得想想办法了。”说罢他扬长而去,留下面面相觑的学生和松一口气的纽特。

  
  -

  “嘿,安德鲁,我回来了!”纽特借着月色一把抱住自家养在院子的大金毛,边撸毛边夸奖它是个好孩子,“嘘,乖孩子别叫,不要发出声音。”他说这话是因为注意到客厅亮着的灯光。

  纽特蹑手蹑脚打开家门,他先探了半个脑袋进去,想看看情况,结果忒修斯早就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望向他。纽特吓得又把脑袋缩回去,和他一起探头探脑的安东尼更是一屁股坐回口袋不敢动。

  “欢迎回家,纽特。今天过得好吗?”忒修斯耐心等待弟弟进门换好鞋。“还是老样子。”纽特表情平静不少,这么多年他可不靠演技蒙混过关许多事吗?

  “妈妈出门前给你留了晚餐,虽然已经,”忒修斯示意纽特跟他一起看墙上挂钟的指向,“已经十点了,但我猜你还没吃饭。”纽特放下书包,想听听自己哥哥到底想说什么。

  “我今天接到了学校的电话,”果然,一边盛土豆泥进碗的忒修斯一边开始切入正题,“他说你们教室有老鼠。我想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你知道吗?”

  “就是有老鼠,”纽特觉得这个话接得不算成功,因为忒修斯看起来并不打算相信这个说法。“给我看看你的口袋?”

  纽特捂住安东尼退后一步,随后才意识到这只是个试探,他竟然不打自招了。纽特不看哥哥投来的不满目光,“今天早上,我不小心带上了安东尼。”

  忒修斯疲惫地揉着眉心,“我们讨论过关于动物不能带到课堂的问题,对吗?”而且可能有几十次。

  纽特点点头。

  “但你还是把它们带去学校,经常扰乱学校的秩序。还有今天我让你早一点回家,但是你却快深夜才进门,如果遇到危险怎么办?”忒修斯说教的时候容易板着脸,像极了他在公众面前严肃讲话的模样,纽特从不搭话只是垂着脑袋听。

  “唉。”忒修斯话没说几句就又看不到自己弟弟眼睛了,他的表情松动,又忍不住伸手将纽特抱进怀里,让那颗小脑袋紧靠自己胸膛,“纽特,不带动物去学校,好吗?”

  纽特闷声闷气地答应了。

  

  -

  纽特出门之前里里外外,仔仔细细检查了所有口袋,确保没有一只小跟班。他以为万无一失,直到到教室他掀开书包后,米迦列正躺在里面懒洋洋打呵欠,“喵。”

  吓出冷汗的纽特一把合上书包盖,做贼心虚地左右看一眼,好在只有帕西瓦尔在风中摇曳自己的绿叶。他小心翼翼打开书包,和米迦列对视。“你怎么在这儿?”纽特爱不释手抚摸柔软的猫毛,“答应我别乱跑,好吗?”

  其实完全不用担心,上了年纪的老猫没心思乱窜。

  他只是饿了会叫而已。

  第一个发现异常的是坐在纽特前面位置的克雷登斯,他听见细微的猫叫以为出现了幻觉,但很快想起有纽特在,好像没什么不可能。他侧过身,小声道:“纽特?”

  “什么事?”

  “你有没有听见……猫叫?”

  纽特沉默几秒钟,换了个话题:“克雷登斯,你有吃的吗?”他随身携带的都已经投喂完了,这样下去不得不提前进入午餐时间。

  “等一下,我还剩半盒曲奇饼干,”克雷登斯正要低头去找,又被纽特拦住:“不不,谢谢你。猫不吃饼干。”

  “你还真带了……”

  “斯卡曼德先生,拜尔本先生。有什么问题吗?”讲台上的老师已经注意到在角落窃窃私语的两位少年。纽特示意下课再跟克雷登斯解释,随即小心拿出自己的便当——里面应该有一些红肠。

  但当他轻轻掀开书包的一瞬间,闻到食物香气的米迦列忽然提高音量,叫声响彻了整个安静的教室。纽特僵在原地,学生们学会窃窃私语,讲台上的女士见惯不怪地叹口气,放下书走出教室门。

  半分钟后她回到教室,敲敲门:“斯卡曼德先生,请带着你的猫到办公室来一趟。”

  -

  专心搅拌着咖啡的帕西瓦尔和抱着黑猫的纽特面对面坐着,他神态镇静情绪也很平稳,啜饮一口黑乎乎的液体才开口:“斯卡曼德先生,我看得出你对班级很在乎。”

  “……?”纽特一头雾水看向他。

  “不然也不会昨天出现老鼠,今天你就带了只猫过来。”

  “……,”纽特再次低头抚摸起米迦列,小声嘀咕,那才不是老鼠。

  帕西瓦尔之前已经和忒修斯通过电话,对方已经替自己弟弟道过歉,并保证会回去好好教育。所以他没打算太为难眼前这个沉默的学生:“这样吧,你先把这只猫放在这儿,放学时来领。”他几乎没有在跟纽特商量。

  纽特依依不舍把又快睡着的米迦列放到桌上,“格雷夫斯先生,他叫米迦列,他不喜欢动,但是很容易饿,所以……”

  “我养过猫。”迎着纽特诧异的目光,帕西瓦尔挑起眉,“还有事吗?斯卡曼德先生。”

 
  暂时失去猫咪的纽特垂头丧气回到教室,雅各布拍拍他的手臂表示安慰,克雷登斯也递过来画着一张笑脸的便利贴,想哄他开心。

  纽特感谢好友们的安慰,他收拾桌上杂乱的纸张,无意抬起视线投到对面教学楼楼顶,只是那么一瞬间,他好像看见一头鹰盘旋着栽了下去。

  鹰?!

  纽特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受打击太大眼花了,他迫不及待要去确认这件事。他趁老师不注意,悄悄潜伏到后门,一闪身钻了出去,雅各布回过头没看见好兄弟,又看眼他亲爱的,奎妮指指后门耸耸肩。

  好吧,只能祈祷他不是去做什么傻事了。

  

  -

  纽特穿过热闹的操场,直接绕到对面教学楼里,大家都在上课,鞋跟踏在地面嗑出脆响。但他不在乎,他气喘吁吁站在门外,看着落了锁的大门,从衣领附近拔下一根细细的发夹。

  从不忘多带一块全麦面包喂鸟的纽特,忘带家门钥匙的时候倒不少。他进入阳台,走进铺满阳光的地面,巡视四周果然在角落看到一大坨正在蠕动的毛茸茸的生物。它听到声音警惕地抬起胸脯,却没有挣扎起身。

  纽特慢慢靠近,放低身子张开双臂显示自己没有恶意,他才发现这竟然还是一头白头鹰,它颈部白色的绒毛随着呼吸一张一合,防备态度明显。但呼吸不该如此急促,纽特侧过头才发现鹰的腹部正在流血,血液濡湿他漂亮的羽毛。

  怪不得它会迫降在这里。纽特来不及多想转身下楼,狂奔到他经常光顾的医务室。“哈喽,纽特。又遇到受伤的小动物了?”正在补给药品的邦蒂询问。

  “对,是一头鹰。”

  “……什么?”

  “噢,是一只大鸟。它受了很重的伤,可以再给我一卷绷带吗?”捧着消毒止血药物的纽特冲到邦蒂面前。

  “当然,需要帮助再来找……”

  “谢了,邦蒂。回见!”

  纽特风风火火赶回天台,感谢上苍白头鹰还在那儿,只是这次它连抬头看纽特的力气都没有了。“别担心,不会有事的,”纽特跪到鹰面前,情况比他想的复杂,还有一小截箭头埋在白头鹰体内,“...我保证你不会有事。”

  等白头鹰的情况稳定,午休时间早已结束。纽特跑出教室时没有带书包,他这次确实一点食物都没有了。但他还是拿出口袋里不多的钱买了些肉干回来放在白头鹰身边,“抱歉,我不能把你带回家,不过你肯定也不喜欢陌生环境,很快就会好起来。”他又小心翼翼摸了摸它翅膀上的羽毛,这才离开。

  接下来一整个下午纽特都在担心那只白头鹰,他本来打算放学再去看一眼,可他才走出教学楼,就看到来接自己的忒修斯抱着米迦列站在门外等他,旁边还站着依旧面无表情的帕西瓦尔。

  “纽特,过来——”

  忒修斯朝弟弟挥挥手,纽特慢吞吞靠过去伸手抱住自己的大黑猫,忒修斯和帕西瓦尔握手告别。他们回到车上,忒修斯才告诉纽特,米迦列和帕西瓦尔相处得不算愉快。

  “他好像被咬了。”

  “你咬人了?”纽特低头玩弄猫咪的尾巴,“真是只坏猫咪。”嘴上这么说,其实纽特知道米迦列已经不会轻易咬人了,但他要是现在反驳忒修斯,不是什么好事。

  “距离你答应我不再带动物去学校还没有十二个小时。”纽特透过镜子看到忒修斯紧绷的嘴角,那是他训人的标准表情,自知理亏的纽特抱紧紧怀里的猫咪:“是我的错,没有检查书包。”

  “唉……”忒修斯看眼都快缩成团的弟弟,心又软下去,他还没发现自己的无限包容,“动物带就带了吧,只是别再让他们发现,好吗?”

  纽特抬起头,眼里像盛着亮闪闪的星星:“恩!”

  “好吧,现在来抱一下。”

  “……”

  今天斯卡曼德家金字塔顶端依旧是年龄最小的那位呢。

  

  -

  纽特没想到白头鹰一直没离开教学楼楼顶,他本来只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情给它投喂食物,但那头鹰一点也不见外的照单全收,连给伤口换药这件事都乖乖配合。

  纽特在捡到这头鹰的一周后,一人一鸟成功彻底混熟,空闲时间纽特几乎都待在天台上,只是他还不敢把其他小家伙也带上来认识凯撒。他给白头鹰取得名字。

  要是带安东尼过来,可能只能做凯撒的饭后甜点吧。

  大家都发现了纽特的异常,但每次问到他,纽特都是保持微笑什么也不肯说,这样奇妙情况持续一个月后,纽特总算征得凯撒的同意,带人去见见它。

  雅各布看到教学楼楼顶有一只白头鹰觉得世界都幻灭了,他特别想揪着纽特的领子问他,还有什么是你不敢养的?!奎妮倒是兴奋的想凑过去,被蒂娜一把抓住:“太危险了,白头鹰攻击性很强的。”

  很强的白头鹰亲昵地蹭蹭纽特脸颊。

  
  大家心照不宣帮纽特掩盖这个秘密,但是俗话说得好,越不想被发现的事情,往往被发现的越快。这句俗话是忧国忧民的优秀年级主任说的。

  午休时间他本来只是路过操场,却看到纽特走去方向相反的教学楼,帕西瓦尔脑中的雷达立刻响起,不祥的预感涌出,鬼使神差跟在纽特后面。

  纽特没发现身后有那么大条尾巴,他还在想今天要教凯撒玩个新游戏,当帕西瓦尔走上天台看到白头鹰时,他第一反应是叫纽特赶紧离开那里,并试图驱赶凯撒。直到纽特死死拦住帕西瓦尔:“不不,请别伤害它!”帕西瓦尔才明白,原来这又是斯卡曼德的动物,他竟然在天台养了只鹰。

  东窗事发。

  

  -

  听说“问题学生”纽特斯卡曼德被请家长,菲尔德女士等所有受过动物惊吓的老师不约而同去到办公室,他们迫不及待要跟斯卡曼德的家长交谈。

  “我见到过一次,在校门口,”一位老师悄声说,“是个个子很高的男人,但没看清模样。”“听说是个议员,非常严肃。”“真的?可我见到他抱着纽特不撒手。”

  纽特坐在办公室低着头,心里说,对,忒修斯才不严肃,他还很黏人,老喜欢抱抱。

  “不好意思,我来晚了。”忒修斯礼貌地敲响办公室的门,虽然所有人目光集中在他身上,却没有一丝怯场。忒修斯游刃有余走到纽特身边,看一眼帕西瓦尔,视线都放在弟弟身上,“出什么事了?”

  纽特发誓他听到老师们倒吸一口气和议论纷纷的声音,纽特的家长竟然是忒修斯斯卡曼德,这位最近风头正盛的年轻议员。“太帅了……”纽特甚至还听到这样的声音。

  “我……”纽特抬头看着兄长,忽然心虚地开不了口。

  “没关系,纽特。慢慢说。”忒修斯拍拍少年的背,鼓励他开口。

  “……我在天台养了只鹰。”

  

  -

  纽特最后如愿以偿把凯撒带回家,同时还领了一个停课一周的处分。一路上忒修斯都没有说话,这挺反常的。一向不在意人际关系的纽特突然意识到他可能真的惹哥哥生气了。

  直到临睡前,忒修斯都没跟纽特说过一句话,纽特心里很不舒服,在给最后一只小仓鼠喂完食后他决定主动去找忒修斯。他站在忒修斯房门口徘徊好一阵,大摇大摆路过的米迦列看着纠结的纽特,懂事地用爪子挠门。

  纽特不得不按住米迦列然后自己敲门。

  “忒修斯,我可以进来吗?”

  “门没锁。”纽特主动找人的经历少到一只手都能数得过来,他只有找动物才会如此积极。他扭开门,看到正坐在床上读报纸的忒修斯,深蓝色的真丝睡裤包裹的长腿交叠在一起。

  纽特合上门,不安地走到忒修斯面前,什么话也没说,只是眨巴他湿漉漉的眼睛。忒修斯本来就没有读报纸的心思,他刚准备将弟弟拉上床,纽特像下定什么决心似的咬住下唇,满脸无辜:“哥……”

  我为什么会有这么可爱的宝贝弟弟?

  忒修斯的心如同一块黄油,瞬间融化成黏糊糊的爱意,他知道纽特的软弱撒娇只是假象,但他太吃这一套了。恨不得立马把弟弟抱进怀里亲亲他的额头。

  然后他就这么做了。

  而实际并没有撒娇意图,只是想陈述最近发生什么事的纽特斯卡曼德却很懵。他嗅着哥哥怀里熟悉到让人心安的味道,还是配合地蹭了蹭。纽特忽然意识到,这个动作实在太像米迦列待在他怀里乱蹭。

  但为时已晚。

  忒修斯本着好久没有和弟弟一起睡觉的原则,不由分说搂住纽特倒进柔软大床中,他甚至问纽特:“需要睡前故事吗?”

  “……”

  斯卡曼德家金字塔顶端的小王子心很累。

  “我今天很生气,一部分原因是你接触白头鹰那么危险的猛禽没有告诉我,另外,你怎么可以往天台跑?那里的护栏没有你想象...纽特?纽特我知道你没睡着。纽特?”

  忒修斯看着呼吸均匀的弟弟,无可奈何拧拧他的鼻子,再凑过去吻上脸颊,“晚安,My Artemis ”

  他熄灭暖黄色床头灯,刚好错过了怀里的小家伙从脸颊到耳尖烧出一片绯红。

  

  -

  因为头一夜挨着弟弟睡所以心情很好的议员神清气爽去上班,他抽空给帕西瓦尔传了一条简讯,希望没事可以多叫他去学校看看弟弟。

  坐在办公室里满脸愁云惨雾的帕西瓦尔看到简讯冷笑一声,良好的素质教育让他没有回复讯息,不然他可能真的会骂人。

  熊孩子,都是你们家长惯出来的!

Jellyfishick_
神奇動物在哪裡之「我的哥哥總是...

神奇動物在哪裡之「我的哥哥總是欺負我」
旁邊的是誰呢?
被欺負哭的Newt太可愛了w

神奇動物在哪裡之「我的哥哥總是欺負我」
旁邊的是誰呢?
被欺負哭的Newt太可愛了w

ALIVE
被我畫得OOC了😂一不搞CP...

被我畫得OOC了😂
一不搞CP我就想畫全員💀累死我

被我畫得OOC了😂
一不搞CP我就想畫全員💀累死我

吃糖果的猫

最还原纽特,我从未见过如此……

最最最还原的纽特在这里!!!!
啊啊啊这个雀斑小可爱真的很还原!!!
据说是混血的小哥哥啊啊啊他真的十分好看QQQ
⚠是经过同意可以转载的⚠
⚠未经同意二转视为侵权行为⚠
⚠一般分享是可以的⚠
近期续集要上映了又看见这组照片弄得我真的好兴奋哇😊
lofter 限制只能拼十张,想看其他的可以戳戳下面网址!

攝影:Chin Sheng Yi
紐特:黄麟翔 (黃麟翔)
#fantasticbeasts #newtscamander #newt #怪獸與他們的產地 #紐特
原文连结→
https://m.facebook.com/story.php?story_fbid=491605841198067...

最还原纽特,我从未见过如此……

最最最还原的纽特在这里!!!!
啊啊啊这个雀斑小可爱真的很还原!!!
据说是混血的小哥哥啊啊啊他真的十分好看QQQ
⚠是经过同意可以转载的⚠
⚠未经同意二转视为侵权行为⚠
⚠一般分享是可以的⚠
近期续集要上映了又看见这组照片弄得我真的好兴奋哇😊
lofter 限制只能拼十张,想看其他的可以戳戳下面网址!

攝影:Chin Sheng Yi
紐特:黄麟翔 (黃麟翔)
#fantasticbeasts #newtscamander #newt #怪獸與他們的產地 #紐特
原文连结→
https://m.facebook.com/story.php?story_fbid=491605841198067&id=340283339663652

柩橹

「The best wizard school in the world is Hogwarts!」


由电影里纽特的名字出现在活点地图上这件事为脑洞的片子,Harry发现了这位课本作者出现在霍格沃茨,于是前去寻找,和睦相处学习黑魔法防御术和神奇动物的故事。最后一P是进箱子小剧场!

HP:原po

NS: @诺因 

摄影:紫龙

后期:最上和妍

后勤: @周小猫Nocturne 、乌麻

场地:格兰芬多公共休息室

「The best wizard school in the world is Hogwarts!」


由电影里纽特的名字出现在活点地图上这件事为脑洞的片子,Harry发现了这位课本作者出现在霍格沃茨,于是前去寻找,和睦相处学习黑魔法防御术和神奇动物的故事。最后一P是进箱子小剧场!

HP:原po

NS: @诺因 

摄影:紫龙

后期:最上和妍

后勤: @周小猫Nocturne 、乌麻

场地:格兰芬多公共休息室

Silver Lining

 這段期間的塗鴉們

紐特媽咪太可愛惹想住進紐特皮箱裡QDQ

對小捲毛很沒有抵抗力

 這段期間的塗鴉們

紐特媽咪太可愛惹想住進紐特皮箱裡QDQ

對小捲毛很沒有抵抗力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