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OC

81.6万浏览    11.5万参与
重力陨落
宝贝女儿今年三岁!!!!

宝贝女儿今年三岁!!!!

宝贝女儿今年三岁!!!!

籽盟JaminN

【全员向正剧】假面骑士EX-AID -Never Ending- #23


Parado瞬移到了圣都大学医院。因为和永梦的距离拉进,他能感觉到永梦的一点存在。

“这个情绪波动不正常……”

Parado赶紧进了医院大楼,东找西找,终于在手术室门口遇到了哭红脸的明日那。

“Parado!你……你怎么才来……”不知所措的明日那甚至开始置气。

“对不起……永梦呢?”

“在里面……”明日那望着“手术中”那通红的灯。

“这个你帮我拿一下。”Parado把手上的东西塞给明日那,正准备化成病毒瞬移。

“你要干什么,Parado?本来就是生死一线的手术,不要再添乱了!”

“永梦的情绪波动很大,但是昏迷的太深了。我根本没办法探知他的意识。不管怎么说,我先附身上去,至少不...


Parado瞬移到了圣都大学医院。因为和永梦的距离拉进,他能感觉到永梦的一点存在。

“这个情绪波动不正常……”

Parado赶紧进了医院大楼,东找西找,终于在手术室门口遇到了哭红脸的明日那。

“Parado!你……你怎么才来……”不知所措的明日那甚至开始置气。

“对不起……永梦呢?”

“在里面……”明日那望着“手术中”那通红的灯。

“这个你帮我拿一下。”Parado把手上的东西塞给明日那,正准备化成病毒瞬移。

“你要干什么,Parado?本来就是生死一线的手术,不要再添乱了!”

“永梦的情绪波动很大,但是昏迷的太深了。我根本没办法探知他的意识。不管怎么说,我先附身上去,至少不会让他在这个关键时刻游戏病发作。”说着就消失了。

明日那茫然地拿着Parado塞给她的东西,“卡带?游戏机?为什么会有这些?”

永梦的状态的确很差。因为重伤导致的身体虚弱,加上之前发生的事,让永梦的压力值倍增又不能控制下来。尽管还在昏迷,没做出什么反应,但身体指标却很忠实的呈现了这个过程。

“病人体温在升高!心跳……不行啊医生!”

“游戏病吗……”手术中的白井看穿了原因,但却并没有说出来,更没有给任何指示,只是继续手术。

“白井医生!”

“不管,只是暂时的情况,继续。”白井淡淡地回了众人一句。

“等等!”观察指标的护士突然说,“情况……好像又好转了。”

虽然整个手术室除了白井,其他人都觉得很奇怪,但既然真的好转了,大概是自己学艺不精或者见识太少?白井医生果真是厉害。

“嘿诶~附身回来了吗?果然是传说中的那个首例游戏病患者。”白井装作没事儿人一样的继续缝伤口。

与此同时,附身永梦的Parado正在永梦的意识之海中不断地寻找他的存在。

周围漆黑一片,就像自己当时被Hyper Muteki打死的时候一样,浸泡在没有光亮的海底。

“什么都看不见啊。”Parado焦急地四处游走,哪怕看到一点意识的碎片也好。再找不到永梦的“自我”,他可能真的就死了。当然,Parado那个时候也会消失。至少自己还在,永梦一定还活着,要尽快找到他的意识。

渐渐的,出现了一些亮光。是永梦!和……Mighty?Parado想再凑近点,却怎么游都游不过去,仿佛自己没前进一点,那边的场景就后退一点,永远也达不到。

“永梦!永梦!是我啊!Parado!”Parado声嘶力竭地喊着,那边却一点反应也没有。Parado失望地收了声,观察着情况。似乎,从这里可以听到点什么……是Mighty在说话……

“如果没有Bugster病毒,你会觉得游戏角色还是活着的吗?”

…………

——————————————————

“镜医生!不好意思打扰了。”进来的是那个副手警官草薙,手里还拿着纸笔和资料,“天哪……”

草薙看到飞彩快包成了一颗粽子躺在床上,“那看来我来得还太早啊……那,宝生医生他……”

看样子草薙知道永梦进了手术室,飞彩摇了摇头。

草薙立刻明白了,抱歉而担心地祈祷:“希望一切顺利。那……”

“你想问问我们详细情况?”

“是,是……”

飞彩尽管躺在床上,但再和警察解释一下也不是不可以。只是已经确认是新的骑士出现,贸然告诉警方去调查或许不妥,还是先通知卫生省为好。日向审议官已经在赶来的路上了,先暂时压着……

“镜医生现在需要注意,是实在不合适问话。”旁边的护士明白飞彩的示意,立刻上去解围。

“是是,理解的理解的。”看着镜医生的伤,又想到生死未卜的宝生医生,草薙也不忍心现在就追问这些白衣战士们。

“这个……”草薙把手上的资料递给了一旁的大我,“这是接到宫濑勇树失踪的消息之前,我们正在和九条医生讨论的事情。复印的资料就交给CR了,也请协助我们的调查,十分感谢。镜医生保重,也希望宝生医生能一切顺利。”说完,鞠了个躬,转身离开了。

大我拆开了资料袋,粗略地翻阅资料。

“这……这是!”他拿出了带着10年前那张照片的资料给众人看。

“9年前死亡……那我们一直在治疗的那个宫濑勇树是?”飞彩相当震惊。

“哼哼,我想得没错,那一切都连上了……”平板电脑里的檀黎斗仿佛知晓了一切一样笑出了声。

“你刚才就知道了什么……到底怎么回事?”

“哼哼”檀黎斗坐在屏幕里的椅子上,转过来面对正前,“Bugster病毒可以被理解成两个世界的桥梁……”

一群人围着平板电脑听檀黎斗侃侃而谈,躺在床上的飞彩也竖起耳朵仔细地听。

“在你们的理解里,是Bugster病毒收集了游戏的数据,然后寄生到患者身上并最终以游戏角色的形态具象化。在你们的认知中,你们消灭的本质就是病毒,他们具象化的形态,他们对患者造成的影响,不过是Bugster这种病毒的生物与行为特征罢了。”

檀黎斗突然凑近屏幕。

“你们一直都觉得,活着的是Bugster。但你们有没有这么想过:Bugster病毒是一座桥,游戏角色通过这座桥走到了现实。”

“你是想说角色在还只是游戏数据的时候就是活的?”大我一脸你是不是疯了的表情看着檀黎斗,“它们都只是人编造的程序和赋予的形象,根本没有意识。”

“为什么不能这么理解呢?”檀黎斗仿佛藐视一样地又往后躺了回去,“你是以这个世界的标准来判断他们是‘死的’,可你怎么知道游戏世界里他们不是‘活的’呢?”

“它们完全就是按照设计好的性格和程序走,根本没有自己的意识啊。”妮可也完全没理解檀黎斗的话。

“这样……我换个说法。你怎么证明你自己现在的所想所做,是‘自主的’?”

“我……我就是自己想出来的啊。”

“你的这个‘想法’从哪里来?凭什么不能是被更高级的存在,比如……‘神’,编的程序?既然我们的科学已经能证明人类的意识行为受到生理的影响甚至决定,为什么不能认为我们的所谓‘自我意识’就是被编造出来的程序呢?我们以为自己在自由自在地行动,实际上,也不过是造物主按的脚本,像牵线木偶一般活动罢了,只是高级一点。牵线木偶不知道它在被操作,我们,自然也可以不知道。”

众人被他这话驳得哑口无言。

“嗯?我当你们默认了我的说法,那我继续了。原本游戏角色和我们人类生活在完全不同的世界。他们完全感知不到我们的存在,在我们看来他们则只是虚拟出来的形象、完全可控的程序罢了。但是有了Bugster就不一样了。这种病毒既可以复制游戏的数据,又可以吸收人的遗传因子,寄生在我们的世界。我们可以把人类的遗传因子理解为一种更高级的数据。游戏角色通过Bugster病毒吸收了我们人类的数据而得以去理解和存在于我们所在的世界。这就是Bugster病毒赋予他们的‘生命’,你们可以理解的那种。”

飞彩虽然没什么表情,但显然已经被说服了。妮可和大我则是步调一致,以不得不接受的表情,齐刷刷地咽了口口水。

“当然,这座桥梁不是单行线,就像RNA转录DNA一样,它也有可能反过来走,把人的遗传因子传为电子数据的形态,比如我。”檀黎斗骄傲地抬了抬头。妮可当即恶心地缩起了脖子。

“不过嘛……”话锋一转,黎斗突然严肃了起来,“我们之前考虑的,都是游戏角色和活着的人的关系。你们考虑过死人吗?”

“……”所有人突然僵住,随后像被雷劈了一样集体倒吸了一口凉气。

“你是说,我们看到的那个‘宫濑勇树’是……”

——————————————————

“勇树小朋友?还是说……CAH的Nelphin?”贵利矢站在“宫濑勇树”的不远处紧盯着他。

“勇树”一开始因为暴露而受到惊吓,甚至下意识地想逃走,可很快他低下头叹了口气,“我也不知道。大概就是那个‘Bugster’。”

“看来不是幻梦公司生产的游戏,所以初始并不知道Bugster这个概念啊。”贵利矢心里在不断地做出推测和判断,“可是他说的不知道是……难道说?”

——————————————————

“让死人复活吗……这是邪术吧。”大我被惊得毛骨悚然。

“哈哈,照你这么说我就是以身试法的邪术大师!”檀黎斗意外的很中意这个评价。

“不对,”飞彩提出了质疑,“Bugster病毒的生理特征和普通病毒是类似的。它们都应该不能单独存活和增殖,要寄生于活物才对。可这个宫濑勇树已经死了9年,就算尸骨毛发里有遗传因子,也没办法寄生来形成Bugster啊。”

“你别忘了,宫濑勇树的父亲死前是游戏病患者,他的Bugster还分离了。”

“看来那个‘勇树’还是骗了我们啊……”大我回想起他的陈述,“他们并不是被分离出来的Bugster追杀,很可能是被那个Ripper追杀才四处逃命的。”

“也不排除其他人,那个伪造的假面骑士背后很可能是个庞大的组织,才有能力制造骑士系统。”

“所以,是把宫濑勇树的遗传因子作为数据导入Bugster病毒,然后再利用还活着的父亲宫濑悠来培养实体化的Bugster以让宫濑勇树复活。”妮可慢了一点的反应恰到好处地牵扯住话题往别的方向拐。

“大致这个意思,”黎斗给出了肯定,“大概制造了这个‘宫濑勇树’,追杀他们‘父子’,杀死宫濑悠和那个Ripper都是同一个势力的。”

看来这背后阴谋不小,甚至可能超出了一个医生能处理的范围,飞彩和大我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

“不过……”黎斗又继续说,“他们似乎并不是直接利用宫濑勇树的遗传因子反录入成电子数据,而是利用了Nelphin这个角色为基础。很可能他们的制造顺序不是先导入宫濑勇树的遗传因子再感染宫濑悠,而是等Bugster分离出来的,再植入了遗传因子。”

“是因为年代久远,没有足够的遗传因子来支撑一个相对完整的人吗?”飞彩给出了一种假设。

“应该是这样。不过,哼!”檀黎斗鄙夷地耻笑,“这么大费周章,到头来也就是把数据强行拼凑起来。我刚才说了,我们不能的否认游戏角色某种意义上的自我意识,那么当Nelphin作为Bugster先诞生后,后来的‘宫濑勇树’的认知会造成什么后果……”

“你是说?”大我和飞彩一瞬间感到了悲凉和玩弄。

“‘复活’?哼!只是个骗人的假象而已。”

——————————————————

看来这个“勇树”的自我认知还非常混乱。

“你跑出CR,就是为了找爸爸的吧。”

“勇树”听到“爸爸”稍微抬了点头,又低了下去,手一直在颤抖。

“其实追逐你们俩的不是什么分离出来的‘Bugster’,因为它就在这里?”贵利矢皱着眉头观察着他的神情,“你不会……早就知道你‘爸爸’已经死了吧。”

“死了……”“勇树”听到这个词突然抬头,惊慌、茫然、而无助地看着贵利矢。

“就是这样!”贵利矢拉出了自己身边的存尸柜,里头摆放着宫濑悠冰冻的尸体。

“勇树”看到自己“爸爸”的尸体,非常激动,这种激动不止来源于分离的悲伤和孤寂、“重逢”的震惊和感动,还包含着对“死”的不解与好奇。

他颤颤巍巍地跑上前,不断地对着尸体喊:“爸爸!爸爸!我是勇树啊,爸爸!你睁开眼睛看看我!爸爸!”

“没用的,”看着这样的场面,贵利矢于心不忍,只能告诉他这个残酷的事实,“这就是死亡,他再也不可能醒过来,他已经永远地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勇树”难以接受。尽管那个凶狠的男人已经这么告诉他了,尽管自己也想想过这个场景,但是以后再也看不到爸爸这种事……

“那他死了,会去哪里?我还能找到我爸爸吗!”

“我爸爸……吗……”虽然这孩子对自己的认识也很迷茫,但他已经完全把宫濑悠当做自己的父亲了。看来是已经接受“宫濑勇树”这个身份了?他到底是被宫濑勇树的记忆和认知完全替代,还是……

贵利矢快速回神,回答道:“不知道啊,人的生命只有一次,无法回头,我们这些活人自然就没法让死人告诉我们他们去哪里了。”

听到这话,“勇树”的表情瞬间失落,再次低下了头。良久,他小声地说出了这样的话。

“如果我也像这么‘死了’,是不是就会和爸爸去到一样的世界了呢……”

接着,传来了抽泣。

不!这孩子,他明白得很!贵利矢突然觉得非常地悲伤,他异常地可怜面前的这个Bugster以及已经冰冷的宫濑悠。同时对造成了这种局面的幕后黑手充满了愤怒,那种看人渣的愤怒。

他想安慰这个虽然来这个世界没多久就要经历残酷的小Bugster,“没事的,你……”

“谢谢你,大哥哥医生!”“勇树”打断了贵利矢的话,抬起了头,是一个非常灿烂而可爱的微笑,如果脸上没有满浸着泪水,“谢谢你带我来看爸爸。我们回去吧,我什么都告诉你们。”

贵利矢对这个回答始料未及,他愣了一两秒。

“哦……好。”总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至少可以看出,这个“勇树”已经知道自己快……

——————————————————

“快死了?”妮可重复了一遍檀黎斗的话。

“没错,他本身就是不完整的,无论是宫濑勇树,还是Nelphin这个Bugster,都像是半成品。加上宫濑悠不是因为游戏病被消灭,而是真的死了,那么这个‘宫濑勇树’在成为完全体之前就失去了宿主。他现在只是靠着还活跃的宫濑悠的遗传因子在苟延残喘,过不了多久就会消失。”

“那他之后会?”

“会重新退回游戏里的Nelphin,”檀黎斗知道妮可担心什么,“不排除在被利用成为重新实体化的可能。但可以肯定的是,‘宫濑勇树’相关的数据在他消失后就不复存在了,之后出现的,也就只是Nelphin而已。从这个意义上说,‘宫濑勇树’就要死了。”

“大我!飞彩!妮可!”正当大家为檀黎斗的结论而痛心时,明日那冲了进来,“永梦出来了!”

大我和妮可回头和飞彩交换了眼神,立刻拿上平板电脑跟着Poppy一起赶到了ICU。

ICU的玻璃前,白井正站着看里头的情况,见三人赶来,他迎了上去。

“白井医生,情况怎么样?”明日那焦急地询问。

“手术一切顺利,暂时保住了生命,但还没过危险期,一切都不好说。”

明日那和妮可听到这里,有些失望的低下了头。大我虽然懂这个道理,但也免不了再次紧张起来。

“不过,”白井像是为了缓和气氛一样,“说实话,宝生医生受这么重的伤都能撑下手术台,也是命硬,想必也一定能撑过危险期。如果能顺利让情况安定下来,后面还有继续的手术,彻底康复回来大概也得有个一年半载了。”

对于明日那来说,康复用的时间已经不重要了。永梦能好好活下来,就是最好的结果。

“真的太感谢你了,白井医生。”明日那深深地鞠了个躬。

“欠了你一个人情。”大我对他的态度也有所缓和。

“这是医生应尽的责任。”白井微微鞠了个躬,从他们身边经过,离开了。

“那个白井医生,不太对劲啊……”平板里的檀黎斗自言自语到。

大我回头望着白井离去的背影,心里有点复杂。

ICU还不让亲属进入,三个人只能在外面望着还在昏迷的永梦。

“Parado,他还附身在永梦身上。大概永梦不过危险期,他是不会出来了……”明日那对大我和妮可说。

大我叹了口气,回想起往事,感慨颇多。不知不觉,Parado也已经成长为这样的角色了,尽管他和永梦身上依然有这样那样的谜团尚未解开,但至少这个曾经的敌人,现在的队友,CR已经完全接纳并认可了。

至于Parado这里,他一直都在远远地望着永梦和“Mighty”在对话。声音时而清晰,时而含混,只大概感觉他们在讨论“游戏角色是否活着”的问题。

“第一次见神奈也是这个问题……”Parado若有所思,“对了!那些游戏设备和卡带!”

回想起刚才在神奈家的见闻,在联系最近发生在永梦周围的怪事,Parado越想越不对劲。

“得赶紧告诉他们……可是我走了永梦就……”永梦的意识还是很微弱,Parado怕自己这一走永梦的情况会一发不可收拾,还是决定留下来看着,“希望Poppy能做点什么吧。”

刚站在ICU外的三人正准备回CR的办公室。

“对了,我忘了。Parado交给我的东西还落在手术室外头了……”

——————————————————

“神奈……你还真是不小心啊……”白井站在手术室门口的长椅前,望着上边散落的游戏设备,“或者说……你是故意交给他们的?”

白井的手一直在口袋里,似乎并没有把东西带走的意思。

“白井医生!”明日那在不远处打了个招呼。

“啊,假野小姐。你的东西忘记了。”白井指了指长椅。

明日那小跑着赶了过来,“真的太谢谢了!我都差点忘了,您还记着这事儿。”然后小心地把游戏设备都收了起来,点头告辞。

“算了,反正一切都在计划中,迟早也要让他们知道。”

原地感叹完,白井也离开了手术室门口。他越走,人就越少。一直到没有人的走廊,监控死角……

消失。

下一秒,白井,或者应该写成“白井”,就出现在了一间公寓里,里头有两个人。一个坐在小沙发里喝茶,似乎是来客;另一个则躺在长沙发上,和出现在公寓里的“白井”一模一样。

他才是真正的白井。

“完美地做完了手术。”

“白井”边说着,边换了个形态。只见他头发凌乱,但面目清秀,形象上还是个少年。他穿着沾血的白大褂,腰间还别着各种手术刀。显然,他是White Ripper。

“感谢!有个能分离出操作角色的系统真是太方便了,比CR那群医生的什么破腰带好多了。”床上的白井幸灾乐祸地对客人说,“他们不能变身,也是你们搞的吧?真有你们的!”

“过奖。”客人冷淡地扬了下嘴唇,不失礼貌地回应了他,随后放下茶杯,“白井医生,看来您越来越适应这个系统了。”

“是啊,”还有些劳累的白井捏了捏自己的睛鼻梁,慵懒地回答道,“变身时长长了,副作用也小了,虽然用完了还得像这样躺床上,但总比之前受伤啊,失去意识啊要好多了。好歹我是自己走回来的。哈哈哈哈哈。”

白井就是那个假面骑士Ripper的变身者。

唉,可惜没能继续砍CR的那群刚愎自用的庸医……”提到这儿,白井就非常不甘心,“为什么还要救那个宝生永梦?!一个小小的儿科医,死了对社会没有任何影响。”

客人又淡定地端起茶杯,另一只手向上指了指。

白井叹了口气,“既然是会长的意思,我就没意见了。他大概有什么更深的想法吧。”

客人咽下了嘴里这口茶,郑重地说,“我们要拯救社会的一切人,包括那些不支持我们的。”

躺沙发上的白井点了点头表示明白,随后请求到,“看样子我这两天还是没办法保持一个好的状态,工作还是要交给White Ripper。”

客人看向了穿着血衣的少年,少年只点点头,没说任何话。

“既然这样,”客人起身,“他也得快点回去代替你了。宫濑勇树的事情等我们下一步的指令。好好保重,愿世界不再有生的痛苦。”

白井也回复了同样的话,“愿世界不再有生的痛苦。”

“告辞。”话音刚落,少年就消失了。客人也快速离开了公寓。

公寓楼下停车场,客人坐进了自己的车里。

“给你带了点特产,那个宝生永梦的血液样本,你一定感兴趣,门胁先生。”后座一个声音响起。

“啊,财前的资料都啃完了,而且那些都太陈旧了,这最新的样本真及时啊。”门胁看向了后视镜里的少年,“做医生的感觉怎么样啊?我看你挺喜欢的。”

“很有意思,要赶紧告诉神奈。”少年很开心地笑了。

门胁看他笑也跟着笑了,“每次提到神奈你就很开心啊。可惜她只写游戏,既不加入我们,其他也不过问。”

“毕竟还上初中。”

“怎么,你真的想把她推到CR那里?”客人有些诧异。

“CR是必要的,”少年说,“神奈去帮助他们也有利于我们的计划。”

门胁乐得出了声,“是,我们伟大的会长~”

电话这时响了起来。

“明白。”听完,门胁就挂了电话,“鬼头家又出事了……”

“……”少年沉默良久,“没事,反正那个人不会放着不管的,用不着担心神奈。”

——————————————————

“我是大家的偶像,咪碳~”

闹市的电子外墙上,反复播放着当红偶像石动美空代言的各种广告。神奈抱着那个老游戏机,失神地在街上游荡。她不知道应该去哪里,也没想一定要个什么地方,一点目的都没有,就这么走啊,走啊……

“神奈!”一个二十四五岁上下的男青年扶着个自行车出现在了神奈眼前。

“tak……战兔哥哥。”

战兔收到神奈母亲的电话后就一直在找她,这下终于碰到了,他悬着的心也终于可以放回肚子里了。

“又离家出走了?”

神奈抱紧了游戏机,摇了摇头,“这次是被赶出来的……”

“唉,”战兔仰头望了望天,“叔叔这次也太心狠了。”

他回头看着神奈抱着的游戏机,眯了眯眼睛。随后像是要把所有的情绪都抛掉一样,大大地呼了口气,随后给了神奈一个特别让人舒心的笑容。

“走吧,还是那个老地方。”

“诶?”神奈也渐渐抛下刚才烦恼,一个从不和外人打交道的寡言女孩,居然和一个大了自己将近十岁的男人聊得非常开心,“才不要去那个咖啡厅……那边店长泡的咖啡难喝死了。”

“店长度假去啦,最近都是万丈当班。”

“嗯……那就去吧!”

——————————————————

8千多字,把战兔搞出来了!言而有信说的就是我啊~(拉倒吧你。)美空、店长和龙我也提到了。神奈欲言又止的是啥你们懂的(๑•̀ㅂ•́)و✧

和开头说过的一样,既然都是EA的平行世界了,那么Build也不可能是原作世界观,不是那个和三分日本合并的世界观哟~战兔正常存在(大概,至少不是那种不属于世界。)

Build皮套,有!(但现阶段还没做出来)后面的形态,可能没有。其他皮套,有个E总(的皮套,没有外星人,也还没做出来)!再其他就不保证了_(:з」∠)_(太多的话战兔肝不动_(:з」∠)_)

美空和店长是build线很重要的部分。龙我似乎边缘化了_(:з」∠)_(毕竟没外星人搞事,龙我就是个普通人),设定没那么肌肉笨蛋了。老实人、海哥、记者姐姐还有小内海可能没有,有也不会有什么戏份(大概?)

罪域骑士
4稿子但是很烂不收人家软妹币了

4稿子但是很烂不收人家软妹币了

4稿子但是很烂不收人家软妹币了

穆洛-RUO

拉去参企的女儿www

其实是蒂凡尼的亚种✓叫莱珂
【本名是艾纳卡尔 迪艾斯伊亦,我相信没人记得住因为我自己也完全记不住x】

比起原设的蒂凡尼大概要凶很多,但是不黑,原设虽然阳光小公主但是白切黑没有一个结局是活着的【。

拉去参企的女儿www

其实是蒂凡尼的亚种✓叫莱珂
【本名是艾纳卡尔 迪艾斯伊亦,我相信没人记得住因为我自己也完全记不住x】

比起原设的蒂凡尼大概要凶很多,但是不黑,原设虽然阳光小公主但是白切黑没有一个结局是活着的【。

阿格礼涅斯
无聊把自设摸了,随便搞搞就好啦

无聊把自设摸了,随便搞搞就好啦

无聊把自设摸了,随便搞搞就好啦

阿药从不切克闹

来填补一下相册,第一次指绘真滴好难啊


一个小屁孩oc 流血警告⚠️

过分自恋的小孩当然是要暴打一顿啦(?

p2是我最满意的部分嘻嘻

来填补一下相册,第一次指绘真滴好难啊


一个小屁孩oc 流血警告⚠️

过分自恋的小孩当然是要暴打一顿啦(?

p2是我最满意的部分嘻嘻

玉面狸

是鬼切!


连续画到两个 凌晨三点我的效率是有多低? 


早上醒了再放图😝 

是鬼切!


连续画到两个 凌晨三点我的效率是有多低? 


早上醒了再放图😝 

🍰

是自己家的oc,分别是弭,谢尔麸兰(幼),哈布蕾拉(断臂结局)

手是不可能好好画的。

衣服有参考。

是自己家的oc,分别是弭,谢尔麸兰(幼),哈布蕾拉(断臂结局)

手是不可能好好画的。

衣服有参考。

冰怨幽
是十人格隐藏线的关系图——备注...

是十人格隐藏线的关系图——
备注都在前面的关系图上写着。
应该看得懂……吧。

是十人格隐藏线的关系图——
备注都在前面的关系图上写着。
应该看得懂……吧。

攸攸攸you
自家女儿 船长姐姐√

自家女儿

船长姐姐√

自家女儿

船长姐姐√

玖伍95
玖伍靠啊我自己的设定到头来是最...

玖伍
靠啊我自己的设定到头来是最多的,我都写不下了

玖伍
靠啊我自己的设定到头来是最多的,我都写不下了

冰怨幽

是十人格的关系图!因为放一起太挤所以分开了。
啊Cyu的那个全员没不在意的好麻烦……Musou的真省事,啥都不在意的孩子真好。emm……总感觉Yoroko看见谁就想欺负谁啊ww毕竟是个抖s
其实还有隐藏线,不过只能放十张所以emm隐藏线的剧情等世界观或者剧情整理一起放里面吧。还有具体的人设也……
不过话说只有电脑能弄合集吗?手机不行吗???

是十人格的关系图!因为放一起太挤所以分开了。
啊Cyu的那个全员没不在意的好麻烦……Musou的真省事,啥都不在意的孩子真好。emm……总感觉Yoroko看见谁就想欺负谁啊ww毕竟是个抖s
其实还有隐藏线,不过只能放十张所以emm隐藏线的剧情等世界观或者剧情整理一起放里面吧。还有具体的人设也……
不过话说只有电脑能弄合集吗?手机不行吗???

雁疏寒

我堆一下最近的图就跑辽跑辽

前两张是崽,后面是同人,同人全是屑水彩

我堆一下最近的图就跑辽跑辽

前两张是崽,后面是同人,同人全是屑水彩

拾付付

诈尸一下前几天的新崽
p2是和另一个崽子的双人图(。

诈尸一下前几天的新崽
p2是和另一个崽子的双人图(。

禾禾小天才手表
给宝贝CP的生贺 不可以用|...

给宝贝CP的生贺 不可以用| ू•ૅω•́)

给宝贝CP的生贺 不可以用| ू•ૅω•́)

八木末吉一动不动

参加梅吉库塔魔法学院企划的设定

参加梅吉库塔魔法学院企划的设定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