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ONE OK ROCK

75563浏览    2185参与
Amy_Lye
今天画的是Takaちゃん~ ?...

今天画的是Takaちゃん~ 💕

今天画的是Takaちゃん~ 💕

Amy_Lye
自己给Taka戴上墨镜了😎...

自己给Taka戴上墨镜了😎


带渔夫帽的Taka真心好看😭❤️

自己给Taka戴上墨镜了😎


带渔夫帽的Taka真心好看😭❤️

世間体

欧欧啊动物乐队【第二弹】

全员拟动物 ooc 驼鹿卡 

👉漏了第一弹的可以点进我主页!


欧欧啊动物乐队【第二弹】

全员拟动物 ooc 驼鹿卡 

👉漏了第一弹的可以点进我主页!



Amy_Lye

万圣节快乐!🎃👻


🧙🏻‍♂️🧛🏻‍♂️🤴🏻🧟‍♂️

万圣节快乐!🎃👻


🧙🏻‍♂️🧛🏻‍♂️🤴🏻🧟‍♂️

wuliwulili
每次听Rad和OOR的那种热血...

每次听Rad和OOR的那种热血摇滚都有一种粗暴励志的感觉

就像一个人拿着麦克风在你耳边大吼你才不是什么一无是处的垃圾!没有人是垃圾!活着才有希望!丧什么!活下去!!

好的好的我知道了,我要活下去。

“幸せになれよ!!”

“死ぬなよ!”

那么要加油哦。


每次听Rad和OOR的那种热血摇滚都有一种粗暴励志的感觉

就像一个人拿着麦克风在你耳边大吼你才不是什么一无是处的垃圾!没有人是垃圾!活着才有希望!丧什么!活下去!!

好的好的我知道了,我要活下去。

“幸せになれよ!!”

“死ぬなよ!”

那么要加油哦。


露露

[toruka] This Love

第一次写文,请多见谅……


根据2013 NHKFM采访上头创作

(还没写完)

—————————————-


“Taka,你记得上次我跟你说那个大帅哥吗?”


森内贵宽在床上背对着女生翻了个白眼,心想:啊,这女的又开始花痴了。每次来她家都要听她提那个传说中的那个大阪帅哥,是能帅到哪里去啊。“等下去吃饭吗?”他试图转移话题。


“行啊,那你等我洗个澡。” 女生慢腾腾的从被子里出来。这个胸/部真的很棒呢,看着女生往洗浴室走的背影,森内贵宽开始回忆刚才的缠绵。



“Taka啊,你到底有没有听到我说话。”


在餐厅里,女生的声音一下子把走神的森内贵...

第一次写文,请多见谅……


根据2013 NHKFM采访上头创作

(还没写完)

—————————————-










“Taka,你记得上次我跟你说那个大帅哥吗?”


森内贵宽在床上背对着女生翻了个白眼,心想:啊,这女的又开始花痴了。每次来她家都要听她提那个传说中的那个大阪帅哥,是能帅到哪里去啊。“等下去吃饭吗?”他试图转移话题。


“行啊,那你等我洗个澡。” 女生慢腾腾的从被子里出来。这个胸/部真的很棒呢,看着女生往洗浴室走的背影,森内贵宽开始回忆刚才的缠绵。






“Taka啊,你到底有没有听到我说话。”


在餐厅里,女生的声音一下子把走神的森内贵宽拉了回来。


“ごめん、刚才说了什么。”森内贵宽把被戳得全是洞的牛排送进了嘴里。


“就知道你又没听我说话。”女生略带撒娇的说。“你去和Toruさん做朋友好不好?毕竟是同龄人...”


她又开始了吗……“我为什么要去?”他对她嘴里的大帅哥完全没兴趣。不,应该说他现在对认识别的人类完全没兴趣。


“这样你们一起玩的时候我就能一起去啦!毕竟我比Toruさん大嘛,我自己开口约他可能会被拒绝。”


“我看看吧。“对于女性发出来的请求森内贵宽一直都不知道怎么去拒绝,只能应付式的回应了一下。“我吃完了,等下有排练就先走了。你回去的时候小心点,要约我再发短信。” 他放下了饭钱没等女生回答就转身离开了餐厅。










明明已经过了约定时间,排练室里却只有森内贵宽一个人,乐队的其他的成员都还没有到。“啊,烦死了这些人怎么又迟到。”森内贵宽一脚踢在了门上,离下次live只剩下一个星期,他们的歌单都没定下来,怎么就他一个人在着急。他拿起手机向其他的成员发了警告短信:再不来我就去打工了。


乐队的大哥贝斯手马上回了短信,说他们今天临时有事去不了了,让他自己随便用排练室。


森内贵宽看到短信后,把手机摔向了身边的沙发上。“艹,又来。”随后倒在了沙发上,准备睡上一觉来平息一下被放鸽子的怒气,反正房间已经付钱了,不用白不用,他正好可以在打工之前休息一下。










乐队的歌单终于在live前三天定了下来,森内贵宽还为了这么拖延的效率跟成员大吵了一架。


“你怎么老是皱着眉头,这样会老很快哦。”女生一眼就看出来森内贵宽的心情不是很好,想聊点别的让他开心一下。“你记得我之前跟你提到的大阪帅哥嘛?”


森内贵宽心中一个白眼翻过去“怎么会不记得,你每天都在说。”


“哈哈,他竟然在组摇滚乐队耶。而且在找主唱,我就跟他推荐了你,你过几天的live他应该会去吧。我是不是很有义气。”


森内贵宽心里又一万个白眼飘过,这女的怎么这么爱给他找麻烦。“摇滚乐啊,我大概不适合吧。” 他现在这个乐队已经是个麻烦了,还找一个新的给他。“等下去你家还是我家。”他迫不及待的中止这段毫无意义的谈话,他们的关系本来就没必要聊太多天。






开唱前又和乐队成员吵了一架,森内贵宽在台上的状态不是很好。观众的反应还不错,但他不想去管,只想好好唱自己的部分。




“I'll fix these broken things


Repair your broken wings


And make sure everything is alright


My pressure on your hips


Sinking my fingertips


Into every inch of you


'Cause I know that's what you want me to do”




Maroon 5 这首《This Love》的翻唱是他定的,虽然这个乐队比较偏抒情,但他还是挺喜欢这种风格的歌曲的。


这时候他感觉到了一个股视线一直盯着他。和台下别的观众的视线不同,那股视线很强烈,很灼热。他抬头往那道视线的方向看去,看见了一个穿着黑tee的大眼睛男生。那个男生看到了森内贵宽在看着他也不回避视线,两个人就互瞪了几秒钟,直到森内贵宽心里暗骂了句神经病,并收回了自己的视线。


整场演出他都能感觉到来自大眼睛男生的那股视线。那道视线不像别的观众,吉他手和贝斯手互动的时候观众的视线会转移到他们身上,而是一直盯着坐在地上低着头唱歌的他。说真的那股视线让他没理由的烦躁。








Live结束后,森内贵宽收拾完自己的东西,就跟成员打了声招呼准备离开了。一打开后门就看到了之前那道视线的主人在门外等着。


“你是森内贵宽吧?你好。”大眼睛男孩接着就把精瘦的手伸了出来。


“嗯。我是。你好。”知道他的名字很正常,他们演出海报上就有写。他随便的回握了一下他的手,打算结束这段对话,然后准备离开。


大眼睛男孩握住了森内贵宽的手并没有松手的意思,弄的想离开的他很尴尬。“我刚才听到你唱歌了,声音很棒,而且你英语说得真好。”


“谢谢。”森内贵宽使劲地想把自己的小手从他的大手里抽出来,却失败了。


“我叫山下亨,是Mei的朋友,是她推荐我来看这场演出的。我新建了一个乐队,正在找主唱,你要来吗?”


啊,就知道这个麻烦是那个大胸妹惹过来的。森内贵宽终于抬起了头正视那个大眼睛男生。山下亨比他高不少,仰起头才能直视对方的眼睛。“我没兴趣。”两个人眼睛对上的时候,山下亨握住森内贵宽的手明显的松了一点。这时森内贵宽马上把自己的手抽了出来,转头就跑开了。








回到家的时候他收到了一条来自Mei的短信,“Takaさん、Toru找我要你的手机号,我能给他嘛?”


在他正准备回复不行的时候,从一个陌生的号码收到了短信:你好,我是山下亨,我们乐队每周六半夜一点都会在录音室联系,你这周六来看看吧。”


没经过他同意就把他号码给出去了呢,看来下次要跟这个女的断了,竟是给他惹麻烦。看完山下亨的短信他也没准备回就把他的短信给删了。






森内贵宽乐队之后几天的的live,山下亨都去了。自从第二次被山下亨堵在了后门,森内贵宽就开始想尽各种办法跟山下亨躲猫猫。山下亨发现了他堵不住森内贵宽就开始了短信轰炸,每天至少3天问他什么时候来录音室。森内贵宽一般都是隔2,3天才回一句“不去。” 


这段时间的最后一个live终于结束了,森内贵宽速度的收拾完准备趁着观众没走完之前混在人流里溜走,因为他今天又在人群里看到那个缠人鬼了。低着头往外走的他,“dong~”的一下撞向了一个人,“ごめん”头也不抬地向旁边移动了一点。然后又“dong~”的撞上了,他吃痛地抬起了头,正好对上了山下亨那双大眼。森内贵宽心想,完了,被逮到了。他转头就跑,可他的腿比不过山下亨的大长腿,马上就被山下亨给追上了。


山下亨把森内贵宽堵在了一个后巷里,昏暗的角落里森内贵宽像只被猎豹追到了悬崖尽头的小鹿。“你想干嘛。”森内贵宽抵着墙站得笔直,仰着头看向了山下亨。


“为什么一直躲着我?”


“没有。”


“那我们去录音室吧。”说这山下亨就抓住了森内贵宽的手腕。


“你放开,我等下要去打工。”眼看自己挣脱不开对方的手,森内贵宽连忙撒了个谎。


“哈?马上就要12点了,你个未成年去哪里打工?”山下亨明显不相信小男孩的鬼话。


“家庭餐厅。”


“正好我也有点饿,一起去吧。”


森内贵宽慌了,今天他可不用上班。但他知道这个理由可以暂时甩掉山下亨,毕竟他等会儿要去和乐队排练。




去餐厅的路上,森内贵宽一边想着解脱的办法一边听着山下亨叨叨关于乐队的事。他讲得很兴奋,但森内贵宽听起来感觉基本上就是一群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的高中生一起闹。对于和同龄人玩不到一起的森内贵宽来说,这只意味着更多的麻烦。




进了餐厅,看到森内贵宽来的经历明显一脸吃惊。他拉着经理到一个角落偷偷的说,让他免费打工直到山下亨离开为止。经理对免费劳动力也不拒绝,周末本来就比较忙。


森内贵宽换上了制服有模有样的帮山下亨点起了菜,看来真的被饿到了。


结账的时候山下亨对着森内贵宽说“我问过你经理了,你下周六没有班。一起去录音室吧。”


“不去。”


“那我下周六来找你哦。”山下亨直接忽视了森内贵宽的拒绝。


真麻烦。




后面的短信骚扰依旧在持续,森内贵宽也不清楚为什么自己没有直接把这个号码拉黑。


山下亨的短信无非就是让他来看下乐队的排练。


而他的回复也很简单“不去。”,“不是很想去录音室。”,“我现在这个乐队怎么办。”


其实这些都是借口,森内贵宽已经明显感觉到他现在这个乐队要散了,成员都比他年长,马上就要升大学了,而且团内关系也一直都不好。


短信骚扰就算了。森内贵宽发现他串通好了餐厅经理,把他的上班时间捏得准准的。每次上班,山下亨都会来吃饭。这种已经完全是跟踪狂的程度了吧,森内贵宽心想。


“你都没有别的主唱可以去烦的吗?”一直被山下亨灼热的视线骚扰的的森内贵宽终于在打破了今天的第4个盘子后,顺便把今天的工钱都扣完了后,忍不住向山下亨吼了一句。


山下亨对森内贵宽凶赳赳的语气也不在意,“我只找了你。”


这家伙是喜欢上他了吗?“那你再去找找别人吧,外面也有在找乐队的主唱。”


“可我只喜欢你的声音。” 


听到这话伴着山下亨的低音敲在了森内贵宽的心上,还是第一次有人对他说这种话。夸他声音好听的人不占少数,却没有人把他放在那唯一的位置上。


“很可怕,都是不认识的人。”森内贵宽的语气柔了许多。


“不是有我嘛,我们不是朋友吗?”


这真是个奇怪的人,他是从哪里感觉到我想跟他做朋友的。“不是哦。”拿走了山下亨吃完的餐盘就离开了。




山下亨吃完了也买了单,却没有要离开的迹象。


“这位客人,你再不走我们就要打烊了。”一直被经理使眼色的森内贵宽,来赶客了。


“你不答应明天跟我去录音室,我就不走了。”


这家伙真会麻烦人。


“而且我下个星期还会继续来。”


欠揍吗?....


经理一直朝森内贵宽在使眼色,他也想早点下班。


“那我就去看一下,我要是不想留下你不能拦着我。”


“没问题!我明天把地址发给你。”说着就站了起来,扶着腰往外走。


也是,他在这里坐了6个小时没动腰不疼才奇怪呢。活该。

世間体

欧欧啊动物乐队 【第一弹】


全员拟动物 ooc

欧欧啊动物乐队 【第一弹】


全员拟动物 ooc

_M

When you’re standing on the edge 

So young and hopeless 

Got demons in your head

We are, we are 

The colors in the dark

When you’re standing on the edge 

So young and hopeless 

Got demons in your head

We are, we are 

The colors in the dark

世間体

看到小情侣又一起逛街被甜到然后瞎糊的

看到小情侣又一起逛街被甜到然后瞎糊的

九央

我只是希望所有人能够不要受限于性别加在身上的枷锁
喜欢蓝色也好,粉色也好,黑色也好;喜欢可爱的东西,喜欢帅气的东西;喜欢细声细气说话,喜欢豪爽大笑;喝酒,不喝酒;吸烟,不吸烟;纹身,染发,化妆,做指甲……
这些都只是你个人的喜好罢了,与性别无关。
不要把我关在这一套生/殖/器/官里。

我只是希望所有人能够不要受限于性别加在身上的枷锁
喜欢蓝色也好,粉色也好,黑色也好;喜欢可爱的东西,喜欢帅气的东西;喜欢细声细气说话,喜欢豪爽大笑;喝酒,不喝酒;吸烟,不吸烟;纹身,染发,化妆,做指甲……
这些都只是你个人的喜好罢了,与性别无关。
不要把我关在这一套生/殖/器/官里。

Kaśka

开头超级温柔的哼唱让人心动啊~

开头超级温柔的哼唱让人心动啊~

芝猪侠
10.10今天是俺最喜欢的ta...

10.10
今天是俺最喜欢的taka!
我太爱oor了 我上辈子可能是taka的话筒

10.10
今天是俺最喜欢的taka!
我太爱oor了 我上辈子可能是taka的话筒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