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Page Murdock&Nelson

Red Dbl

Karen Page’s Dog&Cat (2)

————————————————


   Karen在家的时候,他们仿佛相安无事。


   她基本看不到Mike,看这样子他是打算在沙发下永久居住,Karen也没打算强迫他出来面对生活,她会贴心地把放食物的盆推到沙发底下,把猫砂盒放在沙发旁边。  而Frank之后用小半天时间就完成了他对新家的探索,除了傍晚Karen带他出门散步之外,他比较喜欢趴在门边或是窗边,最能听清外面动静的地方,一旦外面有风吹草动,他就会支起耳朵抬起上半身,警觉地盯着门窗,直到警报解除再趴回去。


   “放轻松点大...




————————————————




   Karen在家的时候,他们仿佛相安无事。



   她基本看不到Mike,看这样子他是打算在沙发下永久居住,Karen也没打算强迫他出来面对生活,她会贴心地把放食物的盆推到沙发底下,把猫砂盒放在沙发旁边。  而Frank之后用小半天时间就完成了他对新家的探索,除了傍晚Karen带他出门散步之外,他比较喜欢趴在门边或是窗边,最能听清外面动静的地方,一旦外面有风吹草动,他就会支起耳朵抬起上半身,警觉地盯着门窗,直到警报解除再趴回去。


   “放轻松点大男孩。”Karen说,从沙发上站起来向厨房走去,Frank也站起来,吐着舌头逐步逐步跟在她后面,Karen回过头对他笑笑,下意识想要伸手去摸摸他的头,但Frank看到伸出的手停下了,原地坐了下来没有再靠近。就坐在与Karen一步的距离外,坐姿标准。


   像个士兵,一旦是一个士兵,他永远会是一个士兵,不会接受抚摸,不会接受拥抱,他现在只是把Karen看作自己的主人,自己需要保护的对象,而不是伙伴。


   Karen收回了手,转而拿了食物给他。没有关系,她尊重这一点,她尊重这个安全距离。那礼貌又疏离的关系 (“Yes, Madam.”),关心但从来不让她太过接近的距离 (“Take care.”),但永远都会挡在她面前保护她 (“I got you...”) 。她对这些特性都不陌生。


   Frank。


   狗抬起头,她意识到她把这个名字念出了声。


   “没事。”她对狗狗Frank说,“什么事也没有。”


   Frank歪歪头表示不解,但很快继续低头吃起了他作为看守的工资。



——————————————————




   和平的一个周末过去,Karen本以为已经不必再担心了,但从上班后的第一天回来,她打开门,面对的是一个风卷残云之后的客厅。


   打翻的杯子,撕的到处都是的纸巾,扯开一个笑脸的沙发,倒在地上的小型储物柜,被拉下来一边的窗帘架,茶几边缘岌岌可危的花瓶。然后就在Karen扑过去准备去拯救那个花瓶的时候,一个黑色的身影被从房间的另一头扔了过来。


   是Mike,他不偏不倚正好落在了茶几上,发出尖利的叫声,随着茶几的那下震动,花瓶在Karen的眼前被摔了个稀碎。


   把Mike扔过来的正是Frank,他在厨房里,张着嘴喘气,看起来怒气冲冲。 猫愤怒地又叫了一声重新摆好姿势,他从茶几上跳起来,再以沙发作为二次起跳点,直接往Frank头上扑,试图咬他耳朵。多伯曼犬的耳朵非常敏感,Frank暴躁地晃着头,拼命想把自己身上又抓又咬的小毛球晃下来,高声地吠个不停,一条后腿蹬在后面的灶台上,就地一滚甩下他背上的Mike,然后在他想办法再次跳上来之前,他一口咬住Mike的后颈,脖子用力一甩又把他扔了出去,扔到了书柜上,和几本书一起掉了下去。


   Karen目瞪口呆。


   在她不在家的时候,这套流程想必已经循环无数次,才会导致她的客厅这幅惨不忍睹的模样。


   很快他俩又像牛皮糖一样撕扯不清,从远处看就是一个大一点的黑色,一个小一点的黑色,一点黄,一点点白,两条尾巴,搅拌在一起。她千辛万苦才把打成一团的他们分开,知道Frank还算是听从指令的那个,她先对着他喝令原地坐下不许动,然后一把捞起不情不愿的Mike,不顾他的各种挣扎,把他丢进自己卧室里,然后关上了房门,隔离开两个祸源。


   她转头面对自己的客厅。



   根据她已经养了Mike一个月的经验,只有Mike一只猫在家的时候,他是不会这么捣乱的,而Frank则是一只训练有素的军犬,他在她们办公室的时候就证明了他可以一声不吭地趴着休息不去干扰任何人。  但把他俩一起留在家里,世界就开始乱套了。


   Matt和Foggy还说多养一条狗能帮我看门,Karen气恼,说真的,就算家里有一支忍者军队杀进来也不见得会比现在看上去更糟。


   Frank能感觉出Karen身上辐射出的怒火,当她一点点收拾着房间的狼藉的时候。他趴在地上,耳朵耷拉下来,像是在认错,怪委屈的,跟着Karen的身影忙碌的方向咕噜噜地转动着眼睛,但是没有得到Karen的许可又不敢乱动。


   “你今天没有零食吃了。”Karen说,她花了一个小时才把家里收拾干净,喘了一口气,拿出了她的医疗箱,坐在那可怜的历经沧桑的沙发上,挥挥手把Frank招过来。Frank小步小步低着头过来了,在Karen面前坐好了任由她摆弄。他最深的一道疤大概就是脖子上的爪印,但出于Karen预料,爪印也并没有那么深,留下一道红印但是没有划破皮,可能是有劳于她为Mike剪过的指甲,不然照她刚刚看到的一狗一猫厮杀的样子,她还以为肉都要被挖下来了。


   她从医疗箱里翻出了药膏,“我没有专门给你用的,这是给人用的,我下次再去买,你先凑合凑合。” 她小心地拨开他身上的毛把药膏涂在伤口上。Frank动也没有动,听话极了,Karen叹了一口气,还是心软,偷偷给他喂了点狗饼干,然后拿起医疗箱向卧室走去。



   Mike就没这么乖了,他是乖的反义词。好像要把对Frank的不满转移到了Karen身上,他对着Karen叫个不停,叫声不再是绵长的一声喵,而是嗷嗷的像只发疯的海豹,和Karen在狭小的卧室大玩捉迷藏。Karen想拎住他后脖颈让他不乱动,但是发现他全身上下唯一算是伤到的地方也就是后颈,不过也没有伤到皮肉,就是揪下不少的毛。


   “你再招惹他,后脖子就要被他揪秃了。”


   “喵嗷!”


   Mike不肯让Karen仔细看,东躲西藏不让她碰,因为不是什么大问题,Karen也就作罢。 “嘿。”她说,用手点点猫的鼻子,“听着,我会把你的食物和猫砂盆都拿进来,你,就给我乖乖待在卧室里,别再跑出去找麻烦了,懂?”



   Mike不懂,他是只猫,而且就算他听得懂他也不会乖乖服从的。就算是知道要挨打他也一定是跑出去,如果仅仅一扇门就能阻止他,那他简直愧对他这个名字。


   于是在物种隔离成功地实施的一周之久后,他学会了开门。



   那是在一个清晨,Karen随着闹钟的声音醒来,睡眼朦胧地洗漱,刚要出卧室时,她发现卧室门开了一条小缝,而她确信她昨晚关好了门。


   “Mike!!” 这真是比什么闹钟都让人提神醒脑。她立刻冲了出去看她的客厅还在不在,不过这次这俩不在客厅打了,他们正在厨房激战。厨房的瓶瓶罐罐比客厅的还多,凶器也多,麻烦成本成倍得多。两个生物撕扯在一起,像三维弹球一样猛烈地撞击着厨房的一切,空气中漂浮着猫毛狗毛和打翻的胡椒粉味。


   Karen自己也佩服自己居然冷静地看着这一切,然后只是拿出手机,在Page,Murdock&Nelson聊天组里发了一句:我今天不来上班了。


   Foggy几乎是秒回:“你不会又昨晚自己跑去那个公司调查了吧Page小姐?我们怎么说好的来着?”


   她去了,但这不是她请假的原因。她拍摄了一段面前兵荒马乱炮火连天的视频,然后发到了聊天组里:“我的厨房没有了,而这怪你Nelson。”


   在Foggy能为他自己辩解之前她又飞快地打了一句给Matt:“抱歉Matt,我觉得也许Frank还是和你住比较好。”


   Matt没有回复,Foggy发了一句:“他今天也请假了。”  这次没有更多的俏皮话,原因不言而喻。



   Karen干脆在客厅找了个位置坐下了,一边继续观看猫狗大战,一边给Matt打了个电话。对面过了好久才接起,而Matt的听起来朦朦胧胧的好像还没睡醒。“Karen?”他轻轻问,那声音让人想给他手里塞上一杯加了肉桂的热可可然后把他塞回厚厚的被子里让他一觉睡到九月结束。


   “抱歉吵醒你了。”Karen说,“你还好吗?”


   对面有他翻身的声音,然后他的说话声也清晰了很多,“我还好,谢谢,我只是想请一天假。”他发出一点软糯的笑音,“自己做老板的好处是吧。”


   Karen同时想笑又想叹气。


   “Foggy今天要很辛苦了,我们两个都不在。”


   那边传来被子的窸窸窣窣,这是Matt坐了起来:“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你是不是昨晚自己去......”


   “我很好!”Karen及时打住他,“Frank和Mike在我厨房里打架搞得一团糟,我需要好好整理一下然后给他们处理伤再去买点新的餐具,仅此而已,我会在家工作的。”


   “噢...”Matt听上去有点困惑,可能是因为他们的世界里有太多的危险和意外,鲜血和死亡,他都快忘了“我的猫和我的狗打了一架”这样的事也的确是会是现实中让人困扰的问题。



   “你还记得之前Foggy说如果他们两个没法相处的话我就把Frank给你养吗?”她试探地问,“你觉得什么时候方便我带Frank过去?”


   “唔...”Matt犹豫着,再开口时语气变得严肃了些,也低沉了些,“抱歉Karen,最近可能不是个好时机。” 他顿了顿,“给我两个星期,等我手上这个案子结案,我会把Frank带回家。”



   Karen说好。“你小心点。”她又说。


   “明天见Karen。”Matt向她这么保证。




——————————————————




   第二天Karen的确在办公室见到Matt了,她同时也把Frank带来了办公室,虽然她已经把卧室锁了起来,但她还是不想冒任何风险,鬼知道Mike接下去是不是哪天就学会开锁了。所以在Matt能把Frank接回家之前,她会天天把Frank带来办公室。



   Frank现在就继续趴在之前他喜欢的那个角落里,绑着绷带的头埋在前爪间睡着觉。


   Matt看上去则没有好好睡过觉,隔着墨镜Karen都能看到他深深的黑眼圈。他像一阵风走进来,把一个文件袋放在了Karen桌上,“我们的新案子。”他宣布道,“我们会作为瓦利耶先生的律师起诉这起由他的伤害罪引出的非法武器运输罪。”


   “怎么起诉?”Foggy拿着咖啡过来,把一杯给了Matt,“上次他只是说他听到枪声,但是警察去的时候什么也没找到。”


   “然后就在那没多久,他就被打了。”Matt松松领带接过咖啡,“他们是打算要他命的,如果不是那天晚上我在那儿,他会被灭口。”


   “但他没法确认打他的人是谁,一开始那所房子里也没找到证据,这没办法立案。”


   “那是因为当他报警的时候他们就把武器运走了。”他语气自信的不像是猜测,像是在陈述事实,不过作为一个律师不管是不是假设都能心定气闲也算是他们的工作,“他们一直都在转移这批军火,这群人不是纽约本地人,我觉得纽约只是一个中转站。”


   Foggy喝了一口咖啡,“他们怎么知道他报警了?”


   “他们在瓦利耶家装了窃听器。”他从文件袋里拿出一个小证物袋,里面有一个损坏的微型窃听器,“自从瓦利耶先生因为噪声扰民而举报过他们一次后他们就一直监视着他。”他把证物袋放在Karen面前,“Karen,待会把这个拿去给Brett查一下这上面的指纹,这会是很重要的证物。”


   “好吧,那么就算你拿到指纹了,”Foggy继续在这场模拟听证会中称职地担任被告律师的责任扔出新的质疑,“你说他们可能不是本地人,他们的指纹都不一定在NYPD的数据库里,你打算怎么找他们。”


   “噢我已经找到他们了。”Matt提高了一点音调,有点得意,“他们之前撤空的那个安全屋,里面留下的火药味,我前一晚总算找到了那同样的味道了,在曼哈顿靠近哈德逊河的一个旧工厂那儿。”


   “靠气味。”Foggy干巴巴地重复到,“不是说这不值得佩服,但是我不觉得气味这个理由足以拿到搜查令。”


   “是不足以。我的话在警察那儿本来就没有说服力。”Matt耸耸肩,“但是我这两天一直都在盯着他们,只要他们有意转移,我就能提前通知警察,起码对行驶中的车辆他们不需要搜查令。”


   Foggy张张嘴,又合上了。他还有更多的问题想问,你要怎么一直盯着他们?万一警察没赶上你打算怎么办?万一他们发现你了你又打算怎么办?但他自己也知道这些问题的答案。


   他会Let the devil out。

 


   “一旦有了警方报告我们就可以立案,能阻止这批武器流入到不该流入的手中,”他继续道,他从Foggy心跳里听出了犹豫,“把它联系到一开始瓦利耶先生的伤害罪起诉我们还可以给他赢一笔赔偿金。”他拿盲杖轻轻敲了下地面,像法官敲下法槌,“所以怎么说?你们帮我吗?”


   起码他现在会寻求帮助了,而不是一声不吭地往危险里冲,像追逐骨头的狗,而且连个留言也不留。谢天谢地,他们应该鼓励他的每一点进步。



   Karen当然是立刻答应了,她从不会对任何难题说不,“我这就去找Brett。”



   Foggy叹了口气,“这是不是意味着你俩最近要请更多的假了?”他转身进了办公室,留下Matt和Karen不确定地面面相觑,直到办公室里传出了乒乒乓乓找东西的声音,然后是Foggy闷闷的声响:“那什么,Karen,在你去找Brett之前,帮我把这袋雪茄带给他。”







   🐶-tbc-🐱






这章字很少!因为剧情的原因我先切一切!这章罚罚还是没有出场,下章我一定让他出场!(咕咕咕)


btw.猫真的会开门,自从我的猫学会了开门,就没有什么能阻止他凌晨5点跳上我的床把我舔醒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