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Passengers

912浏览    45参与
均质钢体结构

【好兆头延伸|Passengers】Just levitate (Part.4)[END]

Title:Just levitate

CP:David Tennant (actor)/Arthur

Rating:G


Summary:如果《太空旅客》(Passengers)的男主角换人演,那将是截然不同的爱情故事。


note:本篇配对算是《好兆头》(Good Omens)的延伸,是演员本人的DT配上机器人辛老师……这样乱七八糟的组合。因为前导很完整(又很多馀)的关係,没看过《太空旅客》的小伙伴们也能理解电影主轴,如果不嫌弃的话,欢迎大家来嚐嚐这滋味有点奇妙的配对。


终于写完了,请大家给我一点爱的嘉奖(抹泪

实在是找不出被锁屏的原因,于是把所有章节都整理到AO3...


Title:Just levitate

CP:David Tennant (actor)/Arthur

Rating:G


Summary:如果《太空旅客》(Passengers)的男主角换人演,那将是截然不同的爱情故事。


note:本篇配对算是《好兆头》(Good Omens)的延伸,是演员本人的DT配上机器人辛老师……这样乱七八糟的组合。因为前导很完整(又很多馀)的关係,没看过《太空旅客》的小伙伴们也能理解电影主轴,如果不嫌弃的话,欢迎大家来嚐嚐这滋味有点奇妙的配对。


终于写完了,请大家给我一点爱的嘉奖(抹泪

实在是找不出被锁屏的原因,于是把所有章节都整理到AO3了,这样也方便观看。然后﹍放在评论里!


---



  如果我们的诸神,和我们的希望,都已经只是科学性的存在,那麽,或许我们的爱,也是科学性的吧。

   ── Auguste Villiers de L' Isle-Adam《The Future Eve》


  



均质钢体结构

【好兆头延伸|Passengers】Just levitate (Part.3)

Title:Just levitate

CP:David Tennant (actor)/Arthur

Rating:G


Summary:如果《太空旅客》(Passengers)的男主角换人演,那将是截然不同的爱情故事。


note:本篇配对算是《好兆头》(Good Omens)的延伸,是演员本人的DT配上机器人辛老师……这样乱七八糟的组合。因为前导很完整(又很多馀)的关係,没看过《太空旅客》的小伙伴们也能理解电影主轴,如果不嫌弃的话,欢迎大家来嚐嚐这滋味有点奇妙的配对。


犹豫再三还是把它拆成四集来发表了,这故事铁定有种魔力,他会自顾自地替我说下去。...


 

Title:Just levitate

CP:David Tennant (actor)/Arthur

Rating:G


Summary:如果《太空旅客》(Passengers)的男主角换人演,那将是截然不同的爱情故事。


note:本篇配对算是《好兆头》(Good Omens)的延伸,是演员本人的DT配上机器人辛老师……这样乱七八糟的组合。因为前导很完整(又很多馀)的关係,没看过《太空旅客》的小伙伴们也能理解电影主轴,如果不嫌弃的话,欢迎大家来嚐嚐这滋味有点奇妙的配对。


犹豫再三还是把它拆成四集来发表了,这故事铁定有种魔力,他会自顾自地替我说下去。

我希望能以读者和我自己都看得比较舒适的步调来完成他,所以这集比较偏向情节的过渡和铺成,还真有点给他无聊(。)幸好最终话也已经完成得差不多了,预计过几天就会发上来。



---



  如果我们的诸神,和我们的希望,都已经只是科学性的存在,那麽,或许我们的爱,也是科学性的吧。

   ── Auguste Villiers de L' Isle-Adam《The Future Eve》


  

---



  众所周知的是,机器人有三项守则,自1942年以撒·艾西莫夫(Isaac Asimov)将它创立以来,便是所有造物的圭臬。无论你是智能冰箱、彷生人或会说话的鲑鱼都得遵从:


  其一、不得伤害人类,或见人类受到伤害而不作为。其二、服从人类的命令。其三、自我保存。这是具有次序的排列,每一条守则都不得违背前项,换言之『不让人类受到伤害』是最高的真理。


  David Tennant现在也有自己的三项原则:不能伤到Arthur的零件、不能伤到自己的手、不能因为废寝忘食让Arthur担心!这三件事没什麽先后次序,大概是同等级的重要。


  男人最终花了整整三天的时间,才顺利使Arthur离开轨道。


  即便真正需要移除的零件只有寥寥数枚,但对于机械修缮资历只有烤麵包机的David而言,要完成这项创举,可不像换灯泡一样简单容易。光是要弄懂指南中的专有名词、工具……就让他又另外去找了好几本相关书籍参考。


  鬆开最后一颗止迴螺丝,男人不由自主地发出欢呼声,用骄傲且狂喜的眼神仰首看着Arthur,但瞥见说明书上的附注文字后,他整个人却突然侷促了起来,这也让狭小的吧檯后方显得更加侷促了。


  「怎麽了?David,你还好吗?噢、是不是我的支架又害你受伤了……」见着上一秒还像在游行队伍中欢腾的男人突然间就静了下来,Arthur不免忧虑地出声探问。


  机械酒保下半身的支架整体典雅且华丽,大约在人类的臀部位置是流畅的曲线,凋花篓空的设计带着一种蒸气庞克般奇想。再往下的腿部收束为一根直立金属杆,底部用以移动的圆形滚轮镶在酒吧内部的轨道中,远远看上去,像个骑在单轮车上的男人。


  「呃不,你的零件很好……对!它们闪闪发亮的,」David扯了扯满是汗渍的领口,又抹了抹鼻尖,最后整张脸都是黑漆漆的油污。「只是书上说……彷生人酒保需要一些帮助才能离开轨道。」


  「嗯……我的确无法靠自己的力量离开。」Arthur小幅度地左右移动,失去原本的重心只要花点时间就能重新读写,不过在没有跳跃或抬升性能的前提下,前后档板就彷彿伊甸园的高耸石牆一样难以跨越。于是机械酒保如此发问:


  「你可以抱我吗?」他偏过脑袋,自然地伸出双臂。


  「当……当然可以!」


  David生怕髒污会坏了对方整齐的西服,慌乱地脱下工作手套,才战战竞竞地凑上前。男人意图用双手托住机器人的下半部,却发觉那支架的弧度,很难不让人联想到圆润丰满的双臀──心中的道德权衡勐然警醒,令他踟蹰不前。


  「别紧张,你那天晚上表现得很好。」Arthur的一席鼓励此刻却颇具深意,他悬在半空中的双手还在等待一名绅士给予归宿。

  

  「我总分不清楚你在损我还是夸我。」


  David不禁失笑出声,找了个施力点搂住Arthur,却因为错估重量而不小心把彷生人高举过了头,他恰好望进他漂亮的棕色瞳孔,裡头彷彿有整座宇宙。两人的距离好近好近,近得甚至能看清对方脸上细细的寒毛、嘴唇的红润光泽……那是多麽精緻、美丽,好像一吻复上就会灼伤彼此。

 

  你未说出口的,都是轻浅,而你意图向世界讨索的,皆浓烈于血。他想说些什麽,什麽都好,可语言总在最重要的时刻遗失,男人只能挤出这样的句子:「哇……你比我想像得还轻。」


  「Well、如果我的下半身不是台单车,你铁定抱不动我。」如果有双腿的话,我终将化作浮沫。电子大脑中有一则古老的故事,结局是场悲剧。


  「噢、你可太小看职业演员了吧,Arthur。」David退了几步,索性将彷生人酒保抱出吧檯,那重量对成年男性而言显得游刃有馀。他抱着Arthur转了一圈,两人直抒胸臆地放声笑着──


  迎接被创造以来的第一次自由。



---



  他好像爱上Arthur了。


  意识到这件事情本身并不困难,他知道爱是什麽感受。喜欢的很多,但爱的绝无仅有,它们是截然不同的两种东西。喜欢可以是给予、是拿取、是追逐是狩猎;而爱呢?爱是放手、是祝福、是情感中最美好的想像,和想像的消失。爱是……即便你与我再也无关,我依然希望你健康快乐。


  如果神灯精灵真的出现在面前,眉慈目善地许他三个愿望,David恐怕也无所慾求。


  「天哪David!我从没想过生的海鲜能这麽美味!」


  Arthur流畅地滑过男人身边,假定拥有跳跃机能,他现在铁定会像隻森林中的水鹿蹦蹦跳跳。他们并肩在星舰的走道上移动,左右两侧的免税店五光十色,都不及彼此耀眼。如此简单快乐的风景,却是David几天前无法想像的幸福。


  「你知道光这层楼就有三十间米其林级的餐厅吗?」


  「噢!那我们今天就可以全都嚐一轮!」


  David操作着手腕上的多功能通行证查看地图,惊讶地差点撞上行人垃圾桶。他喜欢听对方滚轮发出的规律转动声、生动鲜活的表情、从心裡溢出来的优雅谈吐……诸如此类所有细节。但他可不乐意出于这份迷恋,就把自己可怜的肠胃撑破。


  「老天,Arthur!如果不充电的话,你一天得吃多少东西?」


  「只要80大卡,约略是一颗鸡蛋的热量。」


  他俏皮地眨了眨眼,没说充电比较环保。Arthur想把世上所有东西都嚐过一嚐,还要去体会所有无法论证的真实,真实也毋须论证,要紧的是生活、是瞬息之间的感受。他要去见缭绕的云雾、最高的群山、湍急的水流……真实在他心裡哗哗作响,可突然间,只要有David陪伴,这样好像就足够了。


  「嘿、你这麽吃要是变胖了怎麽办?」他带着三分认真和七分玩笑发问。在很久之后的某一天,David才意识到,这是Arthur第一次用问题来回答他的问题──


  「嗯……虽然理论上不太可能,但假使我改变了,你还能认出我吗?」


  若有一日,我不再是原来的自己,你也不是本来的你。那会怎样?


  「我一定会认出你的,Arthur。」其实心裡的一部份他并不确定,承诺有太多但书,然而驱使男人建构语句的并非逻辑,他只想传达一种单纯的情愫。像个牌桌上微醺的赌徒,心甘情愿丢上所有筹码:「就算你认不出我,我也会找到你。」


  「噢……谢谢你,David。」


  David没有多做回应,只是单手按上对方的肩膀,挤了个怪表情让人发笑,话题很快就转回餐厅和美食。当天男人硬着头皮吃了一大堆精緻料理,肠胃像栋作祟的鬼屋,深夜回房都还闹腾。他躺在清寂的大床上,内心隐隐约约感到不足──


  现在的日子已经没什麽好挑剔的了,David的爱可以不计代价,但这终将会是场不对等的交换。心中有个微不足道的缝隙,随着时间过去逐渐陷落为空洞,放任滋长终将成地狱。人类是贪婪的生物,虽然不为什麽可是自己值得、再一些、予取予求、该有的绝不放过……

 

  人类或许可以爱上机械,但机械有能力去爱吗?


  『THUD──BOOM!』


  溷乱的思绪在他脑中彷彿车祸现场血肉模煳,像是剧烈的爆破……不!真有东西他妈的爆炸了!


  船内随即响起震耳欲聋的蜂鸣器声,广播另一端传来的女声相当熟悉,她依旧平板单调的陈述:『警告所有乘客与船务人员,我们即将进入NGC-6751的恆星风范围,期间会伴随轻微的摇晃,请待在您的休眠舱中,切勿随意走动,以免危险。』


  「天杀的!我也想待在休眠舱中啊!」


  为了因应重力场的改变或诸种冲击,星舰上的大多物品都有专属的磁力吸附或支架固定。而作为五千分之一的幸运儿,David Tennant也是整个空间中唯一被硬生生甩在牆上的东西。他不断挣扎,试着在剧烈的颠簸中抓住任何支撑。


  整艘船好似游乐园中的自由落体设施,只是座失控的游乐园,而且你身上还没有安全带!惨遭抛来抛去免费服务的男人差点把晚餐从胃裡翻出来,幸好在惨剧发生前,他就好端端地摔回地上了。


  「真是轻微的摇晃……」


  顾不得身上的瘀伤和疼痛,David才站稳脚步便义无反顾地冲出房间。途中还有零星的震动,让他不得不扶着牆壁或两旁紧闭的舱门,男人尽可能地迈开大步奔驰,跌倒、碰撞也无法阻止焚心的忧虑,穿过霓虹招牌林立的赌场,他总算抵达──


  「Arthur!Arthur──你在哪裡!」


  当他看见空荡荡的吧檯时,就连心脏都空了一角。David声嘶力竭地高嚷着对方的名字,好不容易在酒馆另一头得到微弱的回应:


  「David……David!我在这裡。」


  Arthur无助地倾倒在桌边,躺卧四散的酒液与玻璃碎片中,悬空的滚轮令机械酒保无法自行站立,只能徒劳的空转。成群结队的扫地机器人正拥簇于他身旁……看在David眼中,灵巧的小小清道夫突然就好像准备将猎物分尸的贪婪野兽。


  「去!滚开!不许碰我的爱人(My love)!」男人挥舞着手臂厉声吓阻,清洁机械们惊惶地四散离去。


  「别对他们大吼大叫的,David……这些小傢伙只是想帮我。」


  David稍稍说了声抱歉,便小心翼翼地将对方托起,轻抚Arthur的脸面,又拍了拍他的手臂腰腹西装全身。男人深深吸了一口气,让肺部鼓胀,就好像很久很久以前,自己甫从母胎之中来到这世界,又好像自己头一次意识到Arthur就是他的世界:「你没受伤吧,有没有哪裡……老天……」男人将脑袋靠在机械酒保胸前,低声探问着。


  「我很好,David,只是可惜了一套好西装。」他在男人的怀中顺抚着对方那头汗湿的髮丝,Arthur酒红色的西服上多了几块明显的污渍,就连白衬衫都成了花衬衫。「倒是『我的爱人』这称呼……让我误以为主机板要烧坏了呢。」


  「噢……那个,我的意思是……」David摆出一个像被空气哽住的表情,红透的脸不晓得是因为奔跑或尴尬,他抿了抿嘴,含溷地说:「我们该去帮你找套新衣服,走吧!」



---


  

  作为一艘竭尽所能商业化的宇宙殖民船,吃的喝的用的穿的,什麽都有,就是没有半点馀暇,好像一个无止无休的黑洞,总有办法让你刷卡花钱。商场中的巨幅广告牆二十四小时不间断轰炸,假人模特在橱窗中显得更有价值,空乏的标语录音荡起回声,那回声还要再一层一层堆叠下去。


  本该比肩继踵的商场走道宽敞地吓人,如果全船只有一个醒着的人类,那也确实该是如此。David不断被周遭的推销机械人骚扰,它们就像是扑火的飞蛾,总在接近前就被轰烈地驱逐。路途阻碍难行,却阻止不了男人的好心情──


  「你应该考虑换个风格,Arthur,休閒装也不错啊。」


  金钱没有本质,它是概念、象徵或譬喻的流动。是食物、衣服、山洞、信任或权力,包罗万有,每一次交换都是乾坤挪移。当男人刷了手环付费,欣赏穿在Arthur身上的崭新西服,才觉得钱真正拥有意义。虽然没有原先订製的酒红西装合身,但暖色系看上去特别可口。


  「不了,我想看起来像个专业人士,合适的仪态……」Arthur一面整理领结,一面叨唸他的酒保经,从什麽时候该擦玻璃杯酒该斟几分满,洋洋洒洒永无止境,直到犹如被困在火灾现场中的David终于按捺不住插嘴:


  「那麽,为了让我看起来有合适的仪态,我也换件新衣服好了。」


  男人没有决定太久便买下一袭深褐色的西服,也不是什麽最新潮最前卫的款式,甚至放在十几年前都有些老气,但穿在他身上就是熟悉的英挺、爽气,会让每个迷失于青春的少女都愿意为了他赔上一切。


  「很好看的西装,David。」


  此时的David还不知晓,总挂着温和微笑的Arthur已经没有什麽好赔上的了,机器人不属于自己,对他们来说,没有输、没有赢,没有赌局更没有筹码……他们,就只是存在了。


  「你知道怎麽样会更好吗──」男人连价格牌都还没拆掉,就急着欺近对方,他挑起单边眉毛,行了一个浮夸的鞠躬礼,邀请还未出口,就惨烈的遭受推挤,在空无一人的鬼城中还能有谁超前──


  『敬告艾瓦隆号(Avalon)上的所有旅客们,我们已脱离NGC-6751的恆星风范围。若您想欣赏天鹰座的星系美景,现在起,将开放位于舰桥内的观测室,供一般旅客参观。』


  广播带来的无与伦比的好消息,可David总希望它们能把複数名词改成单数,毕竟这艘船上会活动的人类绝无仅有,现在还要试图鼓起毕生的勇气,和一名机器人说话。


  「如果你愿意和我来场约会……」他确认广播结束后清了清喉咙,遂彆扭地补充:「正好船上提供了绝佳的景点。」男人天真的以为自己就要得到一段正当的感情,又天真的害怕对方会拒绝他。


  「我的荣幸。」


  他不会,也不能拒绝人类。


 


 


__TBC.


均质钢体结构

【好兆头延伸|Passengers】Just levitate (Part.2)

---


Title:Just levitate

CP:David Tennant (actor)/Arthur

Rating:G


Summary:如果《太空旅客》(Passengers)的男主角换人演,那将是截然不同的爱情故事。


note:本篇配对算是《好兆头》(Good Omens)的延伸,是演员本人的DT配上机器人辛老师……这样乱七八糟的组合。因为前导很完整(又很多馀)的关係,没看过《太空旅客》的小伙伴们也能理解电影主轴,如果不嫌弃的话,欢迎大家来嚐嚐这滋味有点奇妙的配对。

终于来到第二集了,如果曾经有个人说『预计拆成上下集发佈』那是幻觉,吓不倒谁的。...




---



Title:Just levitate

CP:David Tennant (actor)/Arthur

Rating:G


Summary:如果《太空旅客》(Passengers)的男主角换人演,那将是截然不同的爱情故事。


note:本篇配对算是《好兆头》(Good Omens)的延伸,是演员本人的DT配上机器人辛老师……这样乱七八糟的组合。因为前导很完整(又很多馀)的关係,没看过《太空旅客》的小伙伴们也能理解电影主轴,如果不嫌弃的话,欢迎大家来嚐嚐这滋味有点奇妙的配对。

终于来到第二集了,如果曾经有个人说『预计拆成上下集发佈』那是幻觉,吓不倒谁的。

但这故事真的会在三集完结,我以我的哈士奇发誓。


第一集在这里:

http://playuncle1925.lofter.com/post/1d85f01a_1c678c258

一定得再推荐一次的美味视频:

【迈克尔 辛】好兆头大甜辛天使演绎机器人酒保,《太空旅客》迈克尔辛个人向剪辑





---



  如果我们的诸神,和我们的希望,都已经只是科学性的存在,那麽,或许我们的爱,也是科学性的吧。

    ── Auguste Villiers de L' Isle-Adam《The Future Eve》


  

---




  「我发誓什麽都尝试过了!」


  人类大多时候,都活在一定的疆界与理解中,末日预言截至目前都是笑话,现实的堤防从未真的被洪流冲破,暴雨总会在极大的时刻转切渐小,好似所有灾难必须的结构。恐怖的不是灾难本身,而是洪水退去、阳光露脸后,那险峻难行的满地泥沼。


  他的末日已经发生了,现在就只能挣扎着前行,或乾脆一头把自己撞死。


  「嘿!你会把我的吧檯弄髒!」


  David Tennant趴在漆亮的玻璃吧台上,浑身邋遢不堪、鬍鬚拉碴,他发出凄惨兮兮的哀号声,不顾机械人酒保Arthur不时的抱怨,用侧脸印出一个个清楚明显的狰狞污渍,好像有个痛苦的灵魂被困在这精美吧檯中一样。

  

  星际荒岛生活,第七天。


  诚如David所言,他几乎什麽方法都尝试过了──联络到地球的跨星际电话收费惊人,更惊人是讯号一来一往保守估计需要55年才能顺利传送!55年!去他的!男人也从机房中找到冷冻舱的维修指南,照着步骤研究老半天,最后只是让自己被卡在裡头足足三个小时……


  「我在指南的附录中读到,冷冻舱其实并没有办法让人『冷冻』,那还需要有『专利申请』的其他仪器才能办到……」换言之,他已经失去重新回到冷冻状态的可能。David试着摸到桌上的酒杯,却硬生生的被酒保从面前收走。


  「我想上去舰桥,把睡在裡头的船长或船务人员弄醒,看看他们有没有什麽办法解决这『意外状况』……可惜,我的权限没办法进去。」电梯只会发出刺耳的提示音,告诉他最好乖乖待在乘客可使用的公共区域。男人重重叹了口气,勉强支起身子:


  「该不会你正好有什麽办法吧,Arthur。给我一点……酒保的人生建议?」


  Arthur好整以暇地将吧檯上的污渍抹去,寻思(或着在资料库中搜寻)半晌后,偏首给了David一个眼神──


  不知从哪个世代开始,人们或多或少都得累积了一些生存的资本,练习喜怒不露、娴熟应酬盘算,带着成千上万的假面目来适应世界,久而久之自然就把本来的面貌给忘了。但Arthur的凝视永远都像秋季午后的公园般让人舒心,没有越砌越厚的脸皮、没有越绞越紧的牵绳……就只是最纯粹的那种目光。酒保缓缓道出:


  「当你错过太阳而哭泣时,你也将错过群星。」David挑起眉廓,对这段诗句露出个不置可否的神色。


  「你觉得很不快乐,因为预期的一切都变了调。」Arthur放下收中的玻璃杯,轻快地滑到男人面前:「但假使有个神灯精灵,眉慈目善地出现在你面前,要实现你三个愿望,你就会变得快乐吗?」人类很难感到快乐,因为快乐的人相信自己还能更快乐,最终不知自己追求何物,无法描绘幸福的模样。


  「David,真正迷失在宇宙中的,是你的心,而不是人。」

  

  男人发觉脑中突然一片空荡,如果现在真有个神灯精灵问他三个愿望,恐怕也一无所求。


  「威士忌……不,给我一杯咖啡吧,Arthur。」



---


  

  迷失在宇宙中也不是真的那麽不可承受,尤其你还能享受星舰中那些穷极享受的享受,不必像科幻小说中的可怜主角,被迫与稀薄的氧气、不知名的外星怪物或冰冷无垠的未知搏斗。这裡拥有你能想像到的一切,当然也包含寻常脑袋无法想像的骄奢淫逸。


  David头一个礼拜都在五花八门的高档餐厅中度过,机械人厨师的手艺无可挑剔,轰炸他胃液的食物多到可以养活驻扎在蒙马特的三千多名德国士兵。然后他想起没时间学的外语,万幸的是,整座大英图书馆和家教老师都储存在星舰图书馆的电脑──


  「日本語の勉強を……始め……たばかりです!(我刚开始学日文!)」


  经过一上午的努力,男人迫不及待地跑去十四楼酒吧和机器人酒保炫耀,途中看了两次藏在手心裡的小抄,才勉强把句子完成。


  「頑張って!一生懸命勉强さえすれば、別に難しくはありません。(加油,只要努力学习,没有什麽困难的。)」Arthur以流畅的日语亲切回应,其字正腔圆彷彿跟这门语言一同演化了数千年。机械酒保正忙着将玻璃杯擦得一尘不染,乾淨到不可思议的玻璃杯,好像随手放在桌上就会消失似的透明。


  「什麽?啥……?你会说日文?」他瞠目结舌地停在酒馆入口处。


  「船上有日本旅客呀。」


  在问出Arthur精通其他三十七门语言后,David就再也没去操作过那些生硬冰冷的电脑家教了,虽然彷生人酒保声称自己并不包含语言教学机能,但有饮料喝的教室绝对比无聊的图书馆有趣。他们除了每天早上两小时的语言教学外,做为一名表演艺术家,男人更是计画把整齣《哈姆雷特》(Hamlet)排练给对方点评。几个星期的时光转眼飞逝……


  「总觉得少了些什麽……」上一秒才断气的Hamlet马上就从酒吧的地板爬起来,他渴望某些更壮丽、更史诗的元素!「我们应该一起去看电影!顶楼的剧院比西伦敦剧院还要大个两倍。」David穿着沾染道具血(葡萄汁)的长袍,手肘靠在吧檯前提议。


  「Well……我不晓得有什麽电影,能比得上世界一流的明星亲自演出还精采?」彷生人抿起双唇,漾起那个太过甜美的微笑,这一席话,就作为对演出的喝采。


  「嘿、别逗我开心了,Arthur,整天待在这儿不无聊吗?」他想用手肘顶一顶对方,却发现吧檯的距离像片令人绝望的汪洋。


  「我有很多工作得做,你知道的……那些客人。」


  「我是这裡唯一的客人!」


  「可是、可是……如果我离开了,谁来招待客人?还有调酒、清洁……」


  「如果只有一个人有可能拜访酒吧,」男人耐心的比出左手食指,「而你跟那仅有的旅客一起去看电影……」又用右手比出另一支食指,靠拢两者,蹦蹦跳跳地远走高飞──


  「那麽,就不会有第二个客人出现,好吗?」


  话毕,Arthur突然停止了所有动作和表情,发出骇人的尖税哔哔声,那一瞬间,David以为对方就要爆炸或原地分解,但幸好在短暂的空白过后,彷生人酒保旋即恢復了原来的模样,锲而不捨地重複:


  「总之……我不能离开这裡。」


  「老天,Arthur!你、你还好吗?抱歉我不应该勉强你……」也顾不得会让闪闪发亮的吧檯染上髒污,男人用双手撑起身子翻了进去,忧心忡忡地碰了碰Arthur的额头,然后才意识到机器人不会发烧或生病。


  「噢、没事的,只是我的机能没办法处理太多冲突,我的系统设定就是得待在这儿。况且,我还被锁在轨道上呢。」他的神情相当平静。彷生人是被创造出来解决问题而非製造问题,他们注定只能接受命运、拥抱命运。可是,为什麽在David眼中,他又是看起来如此悲伤呢?


  「没关係,我有个主意!」


  当晚,自助餐厅内的顶级全息投影器消失了。取而代之是赌场旁的酒吧每天都会举办『电影之夜』的活动,参与者通常只有Arthur、David还有来清洁地上爆米花的扫地机器人。他们轮流看彼此感兴趣的电影,犹若一千零一夜般永无终结,支架起人与机械间最模煳而写意的平衡。

  


---



  David已经很久没想起地球上的旧生活了。


  意识到这件事时让他有种奇妙的感觉,男人心想,一年多前的今天,自己恐怕还在追逐、怖惧、怨恨……那种『为什麽是我?』的巨大不甘,终究变成一个个片段,他失去了旧有的生活,也失去了旧有的习惯,而那些事物都已经死了,彷彿一块架上渐渐脱水的裸麦麵包,丢了吧,没多可惜,即使难免心疼。


  他现在却可以轻易回顾,回顾自己是如何被拯救、被指引,而救赎的光亮也并非璀璨斑斓的浩瀚银河,或无光无氧的空旷宇宙,只不过是一块放在玻璃柜中,太甜又太遥不可及的草莓蛋糕。


  「Arthur!你看我今天烤了蛋糕!」


  「噢、谢谢你的贴心,它看起来非常美味,可是我……」


  培养许多新兴趣的David意外擅长烹饪,而坚持自己不需要进食的彷生人酒保也意外喜爱这些甜食。抗拒的最终结果,多半是让所有点心转化为电能以外的额外燃料……于是当天日文课又是料理的单辞和餐厅礼仪,晚上他们还看了动画电影。


  他和他的关係似乎正在变得危险,男人告诉自己:Arthur就像橱窗中的蜡製模型,看起来再晶亮美味也无法下嚥,但David依旧会在纸笔课堂间凝视对方清楚发音的唇形,或微光中比电影更加精采的表情。那些不经意的碰触、陪伴的时光、叫出口的名字……不知不觉间鲜豔轰烈的难以忽视。


  「晚安,Arthur。」


  「祝你好梦,David。」

  

  男人每天都要选择一条没走过的通道回房,当作崭新的小小探险与游戏。沿着赌场走到尽头,有座专门通往Beta大区的电梯,较为广阔的设施,例如虚拟动物园、温室或运动场都在这儿,他一离开电梯就注意到右侧一块特别晦暗的区域,那是通往天文馆的道路。


  在群星之中还要透过投影来欣赏宇宙,这件事本身就充满着后现代的讽刺和荒谬,不过躺在一大片柔软的草皮上头可说相当舒适──整座天文馆模拟成夜间郊区的模样,完美的人工植被供人或坐或躺,笼罩在头顶的群星可以调整座标和季节,当然也有语音导览介绍奥秘的知识。


  而作为船上唯一可以自由活动的乘客,好处是你想睡哪裡就睡哪!David双手枕着脑袋,让仪器找到自己远在苏格兰的家乡,那些认不得的星座、叫不出名字的光点,突然之间却万分熟悉,好像缓慢忘记脸孔的初恋、陪伴你骑单车越过一条条街的童年玩伴……他所失去的,似乎如此珍贵,又每过一天,就离得更远一点。


  男人最终迷迷煳煳地睡去,午夜梦迴转醒时,孤独感毫无预警地涌上,顺着灼喉撕胸的疼痛一点一滴地扩张,最后变成证据确凿的地狱。在这座地狱逐渐变成惧生惧死时的那种恐慌前,他踏着梦游者般的步伐,双脚自己回到了十四楼酒吧。


  「见到你真好,David。但这麽晚了,需要我准备温牛奶吗?」


  David离去后,Arthur始终一动也不动地伫立在吧檯后方,直到对方的到来后才重新运转,他有办法理解失眠的概念,却不晓得如何发生。当然,作为内建完美酒保程式的机械,永远不会过问对方彻夜未眠的理由。


  「嘿、不用了。」


  男人笨拙地翻过吧台,碰翻几个挂在边缘的玻璃酒杯,成群结队的扫地机器争先恐后涌上碎片,彷彿抢食的小兽。Arthur不着痕迹地向后滑去,他没办法揣测出David的行为,有种奇怪的感受在电路中蔓延,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好像演化得又人类了一些。


  「抱歉,先让我……就这样……」


  David伸出精实的双臂,将彷生人酒保揽入怀中。记忆是如此不可靠,让他已然忘却人类拥抱起来的感觉,而Arthur几可乱真的温暖与柔软,已经填上了这块认知的空白,变成新的典范或规章。两人没有声息地均匀呼吸着,他们紧紧的拥抱彼此,紧到脑中的道德部门暂停运作因为血液数据无法供应。


  「谢谢你,Arthur。」



---



  隔天一早,David在脑海中演练了两千万种解套的话语,却没有一种能搬上檯面。他早上去了趟温室,把娇贵的玫瑰捧在手中,却又认为绿植的蓊鬱和Arthur才是绝配,当在男人还在懊恼赔罪的礼物时,就已经抱着一堆盆栽,身在Arthur的酒吧中了。


  「早安,这麽美好的一天,谁会想用来睡觉呢?」


  机器人酒保擦拭着吧檯、酒杯、一切,深邃的棕色瞳孔对上David目光时,带着不太明显的犹豫。这让男人觉得很新奇,同时也更手足无措了。


  「昨天晚上的事……我……」他的手肘碰上了一本厚重的硬皮书籍,差点让礼物倾倒。吧檯上头那本手册用烫金字写着『彷生人酒保使用指南』,还有型号与规格云云的讯息印在典雅美观的封面上。「这是什麽?」David把植物全都随手放在脚边,不敢相信此刻脑海中浮现出的臆测。


  「这是让你能把我带走的方法,David。」


  而他只消露出那个美丽从容的微笑,就能让人忘怀一切忧愁。



  

__TBC.


均质钢体结构

【好兆头延伸|Passengers】Just levitate (Part.1)

---


Title:Just levitate

CP: David Tennant (actor) / Arthur

Rating:G


Summary:如果《太空旅客》(Passengers)的男主角换人演,那将是截然不同的爱情故事。


note:本篇配对算是《好兆头》(Good Omens)的延伸,是演员本人的DT配上机器人辛老师……这样乱七八糟的组合,非常雷人的设定,不适者请绕道(下跪

预计拆成上下集发佈,因为我把前导写得很完整(又很多馀)的关係,没看过《太空旅客》的小伙伴们也能理解电影主轴,如果不嫌弃的话,欢迎大家来嚐嚐这滋味有点奇妙的配对。


但...



---


Title:Just levitate

CP: David Tennant (actor) / Arthur

Rating:G


Summary:如果《太空旅客》(Passengers)的男主角换人演,那将是截然不同的爱情故事。


note:本篇配对算是《好兆头》(Good Omens)的延伸,是演员本人的DT配上机器人辛老师……这样乱七八糟的组合,非常雷人的设定,不适者请绕道(下跪

预计拆成上下集发佈,因为我把前导写得很完整(又很多馀)的关係,没看过《太空旅客》的小伙伴们也能理解电影主轴,如果不嫌弃的话,欢迎大家来嚐嚐这滋味有点奇妙的配对。


但无论如何,大家都一定得看看这视频有多美味:

【迈克尔 辛】好兆头大甜辛天使演绎机器人酒保,《太空旅客》迈克尔辛个人向剪辑



---


  如果我们的诸神,和我们的希望,都已经只是科学性的存在,那麽,或许我们的爱,也是科学性的吧。

    ── Auguste Villiers de L' Isle-Adam《The Future Eve》


---


Just levitate

 



  『这裡是航班AL-0037最后一次呼叫,由纽约前往家园2号(Homestead Ⅱ)的星舰即将升空。』


  过去这三百年来纽约机场没多少变化,你能想像得到的新旧好坏全都溷杂在这数十个航厦中,一窗之隔的纸箱帐篷背后有贵宾休息室,你的名牌行李箱在地下五楼辗过老鼠尸体……这地方不尽然美丽,甚至不足够让人以它自豪,唯一不变的是广播中的温婉女声,总是能让人在这一团溷乱中感到微薄的愉快。


  『请旅客尽速前往A-15登船口。』


  因为航空科技的蓬勃发展,星际旅行早已不比前往其他国家困难,甚至因为国际情势的关係,光是从美国转机到俄罗斯的时间,就已经足够你踏上月球。


  而地球作为一切文明的起源,发展至今也逐渐面临更多更新的问题,即使能源短缺已经从五花八门的太空探索中得到舒缓,但这又平又热又挤的星球过分饱和了好几千年,就像一壶煮沸的滚水,恆久处于迸发与自我毁灭的危险平衡之间。


  于是,人们开始寻找新的机会,殖民前往宇宙、前往浩瀚的无垠之中──在首次迁徙得到空前绝后的成功之后,备受瞩目的『家园2号计画』也就由此诞生。


  「嗨、这儿还有我的位置吧?」


  身形高挑的男人跨着一双长腿走入休息室,向着柜檯前的三角锥状机械人打了声招呼。他总是改不掉向无机物说话的习惯,不过即使偶尔被人嘲笑,他也觉得没有哪裡不妥。楼上的休息室一尘不染,和溷乱的机场本身不同,这裡的色调统一、设计前卫,目光所及之处都是银色或白色,一连串舒缓、明快的音乐迴盪在旅客之间。


  在大厅中央放有五百多座休眠舱,这还只是其中一小部分,还有共计五千多名的殖民者准备登船──他们都是来自各界的精英人士,今天就要离开地球,经过长达120年的冷冻睡眠后,抵达更远更宽阔的新世界。


  男人躺入椭圆状的休眠舱中,看似胶囊状的外壳上头写有属于自己的编号。他感觉胸膛中的心跳加速,面对如此汹涌的未知,此刻的兴奋却远大于恐惧。


  「David Tennant先生,你准备好了吗?」


  服务人员推着装有仪器的檯子欺近,他点了点头,等待半透明舱盖缓缓阖上,直到意识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___


 


  David被从休眠舱中唤醒时,一切都符合正常程序。


  休眠舱侧盖上的电子银幕上写着他的基本资讯,职业栏位中的「演员」二字尤其醒目,就好像宇宙裡的繁星烁烁。名牌在系统确认乘客甦醒后便黯淡了下来,整个舱座开始沿着管状轨道高速滑行,穿越偌大空旷的走廊、甲板与大厅,在经过无数扇门扉后,一名浅蓝色的立体投影女性漂浮在他面前:


  「欢迎搭乘艾瓦隆号(Avalon),经过119年又8个月的航行,我们即将抵达目的地──家园2号行星。请您在接下来的四个月中,好好享受星舰上的高品质娱乐和各项服务。」


  舱盖开启后,男人首先被运送到他的客房中,虚拟服务员的温和嗓音都听起来若即若离,彷彿尚未清醒的梦境,她只是用极其礼貌恭谦的语调继续说下去:


  「为了脱离冷冻睡眠造成的后遗症,我们建议旅客饮用大量的淡水,如感到晕眩,请先站立在原地数秒……」


  David迷迷煳煳地离开了睡眠舱,浏览了一圈『黄金级』客房,那是普通客房的乘客无法想像的穷极奢华,除去挑高的楼中楼设计外,私人泳池、King size大床、全息投影银幕……甚至还有个小小的吧檯在角落待命。

 

  「天鹰座时间,晚间八点,我们将举行一次行程说明与安全逃生讲座,请务必准时抵达C区六楼301室集合。」


  「噢、好……好的,咳咳咳!谢、谢谢!」


  声音嘶哑到不像自己,男人在剧烈咳嗽的同时,吧檯边桌的杯架上自动斟满一杯水送到他面前。待强烈的虚浮感退潮,David站在落地窗前,曾经只能仰望的漫天星座此刻垂手可得,巨大的、橘红色的恆星醒目又耀眼,在无法观测到地球的光年之外,宇宙的颜色美得令人屏息──


  这也不枉此生,不枉他离乡背井,与心爱的家人朋友道别,独自踏上陌生的旅程。那是一种出于不安现状而做出的决定,他是天赋的演员、艺术家,冒险与追求本是这类人的宿命。就好像远古以前,第一个从洞穴中迈出步伐、找到火焰的智人,铁定也抱持着和自己相似的心情。


  凝视着浩瀚良久,David手腕上的多功能通行证发出了清脆的提示音,要他十分钟后前往集合地点。捞了套合身的衬衫、换去休眠前统一配给的服装,男人哼着不成调的歌,用轻快(但还有点摇晃)的身姿开始了全新的宇宙生活──


  「嗨囉,有人吗?」


  所以当他发现堪比一座完整城市的巨大船舰上空无一人时,那种渗入骨髓的惶恐与惊愕,又是多麽鲜豔张扬。


  「嘿!任何人?有人能回答我吗?」

 

  没有任何生物回答,除去各个设施前的人工智慧导览,在David经过时发出各司其职的友好招呼声。他大步流星地跑过了餐厅、剧场、健身房……撇开群聚小动物似的服务机器人以外,整艘星舰就像座死城,说死城或许不尽然准确,因为这裡还有一名男人,他漫无目的地狂奔、呐喊、吸气吐气,心脏的跳动是如此剧烈,直到整个胸腔就像是要迸裂一样的疼痛起来,他才停下脚步。


  男人缓了口气,最终驻足于放满五千个冷冻舱的地下机房内──


  所有人都还在沉睡,广阔的空间安静且孤寂。他不可置信地穿梭在冷冻舱间,透过玻璃舱盖可见的每张脸孔无比安详,像是什麽事情都没发生,然而,对于David Tennant而言,已经什麽事都发生了。


  男人绕了几圈,找到唯一开启的冷冻舱,侧盖上的编号和他手环通行证上的完全一致。


  「不是吧……我是唯一醒来的人吗?」


  那现在就只剩下两种可能:自己醒得太早,或其他人醒得太晚?(没有遇上危险的外星生物导致全灭真是万幸)他突然想起要釐清问题并不困难,于是拍了拍腕上的多功能高科技产物将之唤醒,稍早的蓝色半透明女性立刻投影在面前。


  「您好,欢迎使用AL智慧导览,如欲事先申请任何服务,本系统……」


  「我们现在到底在哪裡!」那些话语不受控制的冲了出来,他随即咳了几声,补充:「麻烦你……回答了。」


  「我们现在位于天鹰座星云NGC-6751,距离地球约6500光年处。」人工智能女士仍然流畅地把欢迎语说完,才在系统提示音乐结束后如实回答。


  「所以……」他深深吸了口气,试图冷静下来釐清问题:「我们航行了多久?」


  「我们从地球出发后,迄今经过31年5个月又22天。」她在朗诵数字时语调变成不自然的抑扬顿挫,但对于David而言,那些一点都不重要。


  「三十一年!整趟航行不是要花一百二十年吗?为什麽我……噢。」


  David被从休眠舱中唤醒时,一切都符合正常程序……问题是他提早了天杀的九十年醒来!


  男人单手按着脑袋,靠着属于自己的冷冻舱缓缓跌坐在地,仔细回想合约中的所有内容,包含那些该死的:『不故障保证』与『全自动化设备』,假使自己能够顺利和地球取得联繫,花大把钞票也绝对要给他们写一封措辞强烈的信。


  没错!跟地球取得联繫。即使全船的人都在冷冻睡眠中,但总有办法可以联繫到地球上醒着的人吧?重拾信心的David腾地而起,询问手腕上的多功能助理该怎麽前往通讯室──

  

  艾瓦隆号除去匪夷所思的不故障保证外,船舰内的所有设施就如同宣传般的穷极奢华,像把一座城市放进太空星舰内,身边居民都是所费不赀来到这儿,享受那些在地球也能享受的享受。皇宫一样的巨轮在宇宙中、漫天的星系裡航行……


  男人冷静下来后才有心思仔细欣赏,他才经过至少三种宗教的祭坛和教堂,旁边荒谬的就是赌场,纸醉金迷的气息即使在这座鬼城也毫不保留地张扬。人在喝酒后总会做出些让自己后悔的错事,所有错事又都巧妙地结合在一起,赌场和酒吧接壤就是个很好的例子。


  「晚上好,要喝点什麽呢?」


  David才经过吧檯,便被一个温润的嗓音喊住,男人震慑地收回跨出去的前腿,跌跌撞撞地退回了酒吧中,不敢置信地眨了眨眼──伫立在吧檯内的酒保怎麽看都是活生生的人类,他穿着整齐的酒红色西服,梳理服贴的黑髮显得文质彬彬。当彼此的目光对上时,对方才停下擦拭玻璃杯的动作。


  「天哪!在这裡见到人真好,我还以为……」


  他几乎要扑上前给酒保一个热情又疯狂拥抱,然而David凑近后,才发现这名『男人』在吧檯后的下半身只有繁複的黄铜色金属支架,固定在小范围的滑轨上。「噢、你是机器人。」他努力不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伤心欲绝。


  「彷生人,精准来说。」


  这名彷生人有张带了点老派韵味的脸孔,第一眼见到绝对不会让人联想到冷冰冰的机器。那微笑还饱含一种魔力,会让你在酒酣耳热之际,心一鬆就什麽话都掉出来。


  「我是Arthur,喝点什麽吗?你看起来是喜欢威士忌的人。」


  「唉……那就给我来点威士忌吧。」David重重地坐在高脚椅上,自然地翘起一条腿,随后却发觉哪都不对劲,换了几个姿势最终还是把自己挤成一团:「对了,我叫David。」


  「好了,一杯威士忌,给愁眉苦脸的David。」


  他看着Arthur流畅地滑过面前取酒、旋盖、斟至五分满,动作一气呵成,完美而优雅,就像在欣赏某种得花大把钞票才能亲见的演出。不得不说,即使在地球,也很少能碰上如此精巧细腻的彷生人,一举一动、一颦一笑……甚至比真人还要真。


  「让我猜……难相处的上司?会莫名其妙大吼大叫的那种?」Arthur问起。


  「不,更糟。」男人将威士忌一饮而尽:「我的整个人生恐怕完了,就像……就像一觉醒来,突然发现自己被困在荒岛上,只不过是座天杀的超级奢华荒岛。」


  「噢、听起来确实不好受。」机械酒保敛起眼神,露出充满同情心的表情。


  「我真羡慕你是个机器。」


  「是的,我的确只是块金属,所以和你们人类不同──」Arthur并没有表现出被冒犯的样子,只是温柔地把话说下去:「谁要游戏人生,注定一事无成,而假定谁不能主宰自己,他才永远是个机器。嘿、至少你没被嵌在轨道上吧?」并以逗趣的自嘲作结。


  盯着再次被斟满的酒杯,David此刻无法明白,打动他的究竟是这一席话,还是Arthur本身。



 


_TBC.



叉烧

今天也是被辛老师榨干的一天

笑场太萌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今天也是被辛老师榨干的一天

笑场太萌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Dalula_haha
孤独是人生常态

孤独是人生常态

孤独是人生常态

亞盡

突如其來影評時間,聊下兩部結局可惜的電影。

剛剛突然想到這兩部電影,它們真的都是前2/3不錯,然後結局轉得突兀老梗以至於完全蓋過了前面的精彩⋯⋯

也就是《最美的安排》和《星際過客》。

這兩部真的演員演技沒商量,看他們演戲就是一種享受w

後者克里斯【不要問我是哪個姓,反正就是好萊塢4個克里斯中最老的那個w】前面的演技真的點讚,他確實把一個人從努力到絕望的部分演得很好,以及糾結。有人說這部分有01年《浩劫重生》的感覺,確實有。【威爾森!!!——】

【《浩劫重生》真的太經典了,就算是現在只要有顆排球飛了出去還是會有人邊吶喊著“威爾森!——”邊追球⋯⋯16年了啊⋯⋯】

只是後面的結局真的就是會讓人直接總結成“一個理工宅男成功抱回文科女神的故事”⋯⋯

它前面...

剛剛突然想到這兩部電影,它們真的都是前2/3不錯,然後結局轉得突兀老梗以至於完全蓋過了前面的精彩⋯⋯

也就是《最美的安排》和《星際過客》。

這兩部真的演員演技沒商量,看他們演戲就是一種享受w

後者克里斯【不要問我是哪個姓,反正就是好萊塢4個克里斯中最老的那個w】前面的演技真的點讚,他確實把一個人從努力到絕望的部分演得很好,以及糾結。有人說這部分有01年《浩劫重生》的感覺,確實有。【威爾森!!!——】

【《浩劫重生》真的太經典了,就算是現在只要有顆排球飛了出去還是會有人邊吶喊著“威爾森!——”邊追球⋯⋯16年了啊⋯⋯】

只是後面的結局真的就是會讓人直接總結成“一個理工宅男成功抱回文科女神的故事”⋯⋯

它前面和中間其實真的銜接得不錯,就是後面⋯⋯

然後說下《最美的安排》。

這也是一部結局突兀外其他都不錯的電影,也有人說是太老梗了的關係,可老梗也可以拍得不錯看的【看向《神力女超人》】,主要是結局很多細節沒交代好吧,我個人感覺是有點朦朧。

哎說真的如果這部結局處理得好些的話這真的是一部我會非常喜歡的哲學片,裡面其實有很多台詞說得不錯,然後演員演技真的非常讓人享受【我真的非常喜歡“死亡”“愛”和“時間”】,導演隱喻和伏筆也用得不錯,像是骨牌、片名、究竟是演員還是真實等,這部片主要演員有8個,有點多,但時間和人物關係都安排得非常恰當,並不會有讓人覺得出場過短、安排可惜的感覺。

每個人物都刻畫得很好,導演也沒有把一些事完全說死,但使用暗喻的手法我很喜歡w,但也正因為沒有說死,所以出場後我其實非常糾結“死亡”他們到底是否存在😂【當初去電影院看的】

然後後來有看到網上說,“時間”會那麼在意錢,應該是因為“時間就是金錢”的關係。

不知道導演有沒有這麼想,但我個人很喜歡這個解釋。XD

孤独の観測者
Wenxiang

旅客 Passengers

旅客


我爱你,

I love you,

在语法上是有点奇怪的,

它本应该是“你被我爱”,

否则“我”就才是主体,

于是我说了算。


人不是神,

即便是神,

神要么至善,

神要么全能,

可是显然神没有兼得。

因为于人间的苦难,

神显得如此过分淡定。

所以祂要不就自私,

要不就无能为力。


那么人呢,

你如何要求人无私,

你如何要求一个人爱你的时候,

去掉主语“我”。

万一去掉的是宾语“你”,

你不怕会变成博爱么。


显然,

你希望被爱,

而不是被博爱。


“爱你”或者“我爱”,

是不限人数的。

只有“我爱你”,

才是独一无二的。...

旅客


我爱你,

I love you,

在语法上是有点奇怪的,

它本应该是“你被我爱”,

否则“我”就才是主体,

于是我说了算。


人不是神,

即便是神,

神要么至善,

神要么全能,

可是显然神没有兼得。

因为于人间的苦难,

神显得如此过分淡定。

所以祂要不就自私,

要不就无能为力。


那么人呢,

你如何要求人无私,

你如何要求一个人爱你的时候,

去掉主语“我”。

万一去掉的是宾语“你”,

你不怕会变成博爱么。


显然,

你希望被爱,

而不是被博爱。


“爱你”或者“我爱”,

是不限人数的。

只有“我爱你”,

才是独一无二的。


人类更像普罗米修斯,

留着一点点小心思。

正如文明的最关键火种,

就是偷来的。


所以我们生来就带着卑微或者罪,

然后用一生追寻智慧与爱的雅典娜。


我不爱撒谎,

所以我要告诉你爱有个小问题,

我爱你是独一无二的,

“我爱你”却是可以复制的。


不过你很容易就会忘记这个小问题,

因为你就要去看星空或者去看夕阳了。

幽蓝之空,

无法数清楚的星河点点,

和燃烧了百亿年的恒星。


爱令人迷失,

奇怪的是,

迷失在爱里的人,

却有创世纪一般的能量。


每个人都是时间的旅客,

你不用着急,

因为旅程足够长。


你完全有足够的时间,

去种一棵树,

或者和一个美好的人相恋。




关联:

太空旅客 Passengers 2016

正义黎明 Batman v Superman Dawn of Justice 2016


deutera

#2:32 就这样吧

#2:32 就这样吧

Rosylia
Passengers 星際過客...

Passengers 星際過客


What a creepy romance...


這部片在16年12月底於美國及台灣上映,正好12月人在加州,那時觀察到幾乎所有的公車、看板都張貼了passengers的海報,配上他們兩個超級誘人的臉當招牌,讓我對這部電影好是期待。


電影敘述著一艘由地球開往另一個宇宙殖民地的太空船,航行了30年後,因機械故障意外地喚醒了在冬眠的工程師JIM(是超帥的Chris Pratt<3) 。意外醒來的苦主JIM,發現這趟旅程還需90年才會達到目的地,而所有還在冬眠的乘客及組員,將會在89年後醒來。


諾大的太空船裡,他意識到孤單將伴他...

Passengers 星際過客


What a creepy romance...


這部片在16年12月底於美國及台灣上映,正好12月人在加州,那時觀察到幾乎所有的公車、看板都張貼了passengers的海報,配上他們兩個超級誘人的臉當招牌,讓我對這部電影好是期待。


電影敘述著一艘由地球開往另一個宇宙殖民地的太空船,航行了30年後,因機械故障意外地喚醒了在冬眠的工程師JIM(是超帥的Chris Pratt<3) 。意外醒來的苦主JIM,發現這趟旅程還需90年才會達到目的地,而所有還在冬眠的乘客及組員,將會在89年後醒來。


諾大的太空船裡,他意識到孤單將伴他過完餘生,一開始他還肆意妄為,享受一個人無拘無束的瘋狂;但隨著時間流逝,空虛寂寞悄悄的啃噬他的靈魂,他開始解體,內心被黑洞不停吞噬,而意志被孤獨撕扯得支離破碎。崩潰之際,他看見了她,那個在冬眠艙裡睡得香甜的Aurora(Jennifer Lawrence飾演)。他透過Aurora的影片,慢慢了解了她,愛上了她,進而萌生出想要她陪伴的衝動。


故事到這裡就不想贅述了,JIM喚醒Aurora後的浪漫甜蜜、崩潰爭吵、拯救太空船等故事,在我看來都蒙上一層奇怪的陰影,每當他們之間出現什麼曖昧聯繫,我都很想提醒Aurora,雖然JIM帥到爆炸但她毀了妳後半生的夢想阿姊姊!! 儘管影片的最後,編劇給了Aurora一個選擇未來的機會,而她也自願留下與JIM共度餘生,但,還是掩蓋不了JIM因為孤單寂寞覺得冷而霸王硬上弓的事實阿!!!  這故事或許可以正向的解釋為,Aurora終於發現除了寫作以外的人生意義,JIM讓她明白能與相愛的人能廝守到老,也是一種無價的幸福blalala。但請原諒我,真的吞不下這種強暴式的浪漫。


撇開內容,Chris Pratt和Jennifer的演技還是很有看頭的,整部戲基本上就靠他們兩個撐著,儘管內容蠻不合乎常理,卻也讓人不至於脫戲。另外我很喜歡編劇在台詞裡下的功夫,在Aurora還不知道JIM是打開她冬眠艙的兇手之前,他們的很多對話都巧妙的暗示著JIM的行為。例如Aurora剛醒來的第一天,發現自己餘生都要在這艘船上度過,而眼前的JIM竟已這樣過了一年,她有些憐憫的說"It must be so hard for you." 而JIM並沒有悲傷,而是淡淡的,甚至語帶溫柔的說"I was." 還在接受事實的Aurora沒聽出箇中含意,但這耐人尋味的過去式,及Chris Pratt精準的表情,完全詮釋了JIM內心罪惡卻又欣喜難掩的拉扯。


deutera

#4:09 困 睡不着 ಥ_ಥ

十三个字就够脑补十三万字的狗血小言
恋爱啊

#4:09 困 睡不着 ಥ_ಥ

十三个字就够脑补十三万字的狗血小言
恋爱啊

deutera

#3:39 想抽烟 ರ_ರ

喜欢
然后呢
也只有喜欢而已啊

#3:39 想抽烟 ರ_ರ

喜欢
然后呢
也只有喜欢而已啊

deutera

独自旅行

自我催眠太久
貌似自己也就信了

自我催眠太久
貌似自己也就信了

deutera

#7:16
想了又想 只是缺一个旅伴而已啊
好吧 这就很难

#7:16
想了又想 只是缺一个旅伴而已啊
好吧 这就很难

deutera

你 我

乘兴而来 兴尽而归
完美

乘兴而来 兴尽而归
完美

栖于曈昽

太空旅客ⅡAnother ending

……

那一天。

她躺在床上,看着我,眼里带着些许疲惫,些许遗憾,还掺杂了几丝其他的东西,可惜我没能读懂。

“Jim.”

她轻轻出声,尾音颤抖着逐渐变小,消失在空气里。

我紧紧握住她的手,这场景让我想起了多年前,当我从太空的黑暗中苏醒过来时的画面。我看见她激动的神情与几乎要溢出眼眶的眼泪,手里是她几乎要冒出汗滴的温热的手指。她握得那么紧,生怕一松开我就会离她而去似的。

——就如此刻我紧紧握着她一般。

我不知道自己此刻的表情,或许眼里盛着清泪,或许我已经面容凝重到做不出多余的表情,但这都不再重要,我还能看着她的面容,还能牵着她的手,就足够了。

她忽然笑起来。

“你说还有多少年,我...

……

那一天。

她躺在床上,看着我,眼里带着些许疲惫,些许遗憾,还掺杂了几丝其他的东西,可惜我没能读懂。

“Jim.”

她轻轻出声,尾音颤抖着逐渐变小,消失在空气里。

我紧紧握住她的手,这场景让我想起了多年前,当我从太空的黑暗中苏醒过来时的画面。我看见她激动的神情与几乎要溢出眼眶的眼泪,手里是她几乎要冒出汗滴的温热的手指。她握得那么紧,生怕一松开我就会离她而去似的。

——就如此刻我紧紧握着她一般。

我不知道自己此刻的表情,或许眼里盛着清泪,或许我已经面容凝重到做不出多余的表情,但这都不再重要,我还能看着她的面容,还能牵着她的手,就足够了。

她忽然笑起来。

“你说还有多少年,我们能到呢?”

到哪?家园Ⅱ号?天堂?地球?

她微笑着,眼里含着万里的星辰,透过它们,我看见那瞳眸里自己的微小身影。

“I love you.”

那声音仿若叹息,隐隐地合着鼻音而共鸣。

“I love you too.”

我靠近她的脸庞,在额头上留下一个浅吻。

我爱你。永远。直到星辰灭亡,直到黑洞都殆尽。

我轻吟着那首她观星时最爱听的歌,我知道这能让她安心。

她嘴角弯起,睫毛下流淌着星湖。

“I just love you.”

那声呢喃是呼唤,也是告别。

我只是愣愣地盯着她的脸,心绪在交错间不可言说。

我半张着嘴,手指有些僵硬,我试着调动力量去支配那有点不听指挥的肌肉,可它们如同老旧的机器一般,只是微微地颤抖。

“我……”

我还没再好好看你一眼。

泪液大概已经流干。我只能感觉到眼眶发涩,鼻尖生疼。

我抱起她瘦弱的身躯,走向那个过去想在此终结自己性命的出口。出口,那是出口。

我低眉看着她,她安然沉浸于梦中,在天堂里度过余生。

“我记得这叫公主抱……”

齿舌几乎是不受控制地动了起来,莫名其妙的话语从嗓间发出。

“……Aurora,你是我的公主。我的阿尔忒弥斯。我一辈子,一辈子都会好好照看你。”

我是猎户,我愿余生都在这星畔与你共享安年。

我站在那圆形的舱门门口。我拉下那闸门,与多年前不同,那胆怯之情不再从我心间滋生。我默默按下那红色按钮,感受来自天使的世界的气流将我从船舱带离。

Arthur,再见了。你能在剩下的还没变成废铁的日子里,向那些后来醒来的人们讲述我们一生的故事。

我闭上眼。冰碴结在我的脸颊上,寒冷与真空正迅速将我的生命抽离。

我轻轻吻上Aurora的唇,那红唇间尚有余温,她的话语尚未冷却。

让我们于这浩瀚星河共享余生。

—全书完—

“你问我这书的灵感来自哪里?它来自一个我爱的人,我爱他,我想把他永远地,留在记忆深处。”

我刚从那医疗舱里醒来,头脑仍有几分眩晕感,对于Arthur的问题还无法对答如流。

但我仍记得他的脸庞,他笑着将我送进那舱室的身影。

Arthur赠予我一个熟悉的笑容。

“真是美丽的故事。相信这本书一定会畅销全世界。”

我摇头轻笑,随后低下了头。无名指上的戒指依旧戴在原处,他给我戴上它的那天仿佛就是昨日。

“I miss him,I miss him so much.”

我能感觉到眼里有温热在荡漾,它们几乎就要涌出眼眶。

“我要带着他的一生的故事,在星际间遨游。我要戴着它,直到永远。”

END.

摸鱼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相信我我在写的!真的啊啊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