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Petyr Baelish

1152浏览    20参与
SOPHIST

【指珊】剩女珊莎的爱情经历—Chapter2赌徒和两件蠢事

前提:看着题目你应该也看出来这是一篇指珊沙雕高糖😂指叔死掉以后来到了另外一个世界,这个世界和原来的世界完全不一样……


律师指/女大提琴家珊


不过作为一个经常写all剥OOC文的沙雕,我当然还是要写指珊的OOC沙雕了🌝


珊莎这里不是珊莎,是三傻,其他所有人都傻,而指叔仍然是指叔。

好吧我承认,指叔也不怎么聪明😂卑微填坑呜呜呜呜

——————————————————

  培提尔•贝里席在第一世做过三件蠢事。第一件是酩酊大醉糊里糊涂的和莱莎睡了一夜,第二件是把珊莎嫁给了拉姆斯•波顿,第三件是竟然想要挑拨珊莎和艾莉亚的关系。

  每一件蠢事都把他往深渊又推进了一步。...

前提:看着题目你应该也看出来这是一篇指珊沙雕高糖😂指叔死掉以后来到了另外一个世界,这个世界和原来的世界完全不一样……


律师指/女大提琴家珊


不过作为一个经常写all剥OOC文的沙雕,我当然还是要写指珊的OOC沙雕了🌝


珊莎这里不是珊莎,是三傻,其他所有人都傻,而指叔仍然是指叔。

好吧我承认,指叔也不怎么聪明😂卑微填坑呜呜呜呜

——————————————————

  培提尔•贝里席在第一世做过三件蠢事。第一件是酩酊大醉糊里糊涂的和莱莎睡了一夜,第二件是把珊莎嫁给了拉姆斯•波顿,第三件是竟然想要挑拨珊莎和艾莉亚的关系。

  每一件蠢事都把他往深渊又推进了一步。

  培提尔害怕深渊吗?不,他不害怕任何混乱黑暗的东西,他生于混乱和黑暗,他也为混乱和黑暗而生。他也曾拥有幻想去拒绝这一切,他也曾是一个不自量力的会为了爱情而决斗的傻子,可是现实把他击碎了,让他意识到这一点。如果尸体和惊恐的人群可以堆出一座梯子的话,他会踩着他们的头往上爬,他不在乎自己手上会有多少血,他也不会在乎顶端到底会有什么,他只是要让所有人看见,他在爬上去,在踩着他们的头爬上去。

  然后他来到了第二世,他和别人不一样,珊莎、和其他所有人都没有这个特权,他有这个特权保留着前世的记忆来到第二世,当然,他有他的喉舌和手段。

  培提尔•贝里席在第二世也做过三件蠢事。但是到现在为止只发生了两件,第一件是他竟然会傻到去招惹拉姆斯,第二件是第一次和珊莎线上联系他发了个💩。

  每一件蠢事也都把他往深渊又推进了一步。

  只不过这个深渊和那个深渊不一样,这个深渊培提尔内心会感到恐惧和害怕,这个深渊像是毒一样,他越是害怕,却越被它吸引。

  那个深渊叫做死亡,这个深渊叫婚姻。

  而这些蠢事和那些蠢事不一样,完全不一样,发生在一个像培提尔一样的聪明人身上未免太过神奇。

  培提尔•贝里席在这个世界是个成功到不能再成功的律师,他精通商业官司,他到现在为止只败过一次,败给了提利昂,那一次是他看提利昂小矮子被漂亮姐姐雪伊骗钱怪可怜的,就故意败给了他。也不是说培提尔是个好人,他这么做当然也有利益目的在里面,但是他更希望把自己说的好一点。

  而培提尔和珊莎在生活上有质的不同——相比珊莎每天早上起床的原地爆炸,他的家里永远干干净净、整整齐齐;相比珊莎深夜吃薯片,他的三餐都是健康而规律;相比珊莎放假除了玩就是肥宅在家喝快乐水,他有自己的健身教练会定期的去健身。

  培提尔可以说是个几近完美的人,可他还单身,他为什么单身只有他自己知道,而他也有些喜欢和不喜欢——

  他喜欢把一大串东西弄得乱七八糟,再一样一样的理好;他喜欢在家里一边听着施特劳斯一边跳华尔兹,假装自己是和某个女伴一起跳的,当然前提是窗帘帘上;他喜欢自己动手烹饪,所以他什么食物都会做;他喜欢在和别人聊天的时候发💩的表情,可是聪明人终究是不会这么做的。

  他不喜欢听到什么人挤压气泡膜(相比泡泡纸他更喜欢气泡膜这个说法)发出噪音,他认为这是一种折磨;他不喜欢打高尔夫球,因为每一次他都会以为自己背后有洞就把球往背后打,他讨厌别人嘲笑他;他不喜欢手指甲里有脏东西,也不喜欢手指甲太长;他不喜欢在和别人聊天的时候发😊的表情,可是他经常发,因为他是个聪明人。

  所以那天早上他被律师的瓦里斯抓去打高尔夫球的时候,发了十个😊的表情,没有来得及剪掉的手指甲里因为打高尔夫球而粘上了泥,他把球往背后打了二十三次,瓦里斯笑得倒在了地上。他一脸阴沉的坐在边上的凳子上的时候,突然他听到了令人发指的噪音。

  培提尔不爽的回头一看,发出噪音的那人正是拉姆斯•波顿,他正在疯狂的挤压气泡膜,这个举动立刻激起了培提尔的新仇旧恨——对啊,培提尔本来住的离波顿家族所有人的街区都很远,和波顿家族就没什么交集,他也避免和他们有交集,他是故意的。所以他对这个世界的拉姆斯是个什么样的人一无所知,他也完全不知道那句所谓招惹拉姆斯容易狗带,他只知道这个世界里多米尼克没有死,这个混蛋还是个不受待见的私生子——所以他暗暗发过誓,一旦多米尼克死了,他一定要把这件事算在拉姆斯的头上——

  “想必您就是拉姆斯•波顿吧,卢斯•波顿先生的儿子。”培提尔心里想着的是“私生子”这个词,可是他嘴巴里却没有这么说,只是看他的眼神愈发阴狠了。

  拉姆斯挤破了另一个泡泡,抬起头来微笑着对培提尔说,“是啊,我是卢斯•波顿的私生子,您好,我该如何称呼您?”

  “哼,还是装出彬彬有礼的样子吗?”培提尔心里算计着一千条可以让他身败名裂的方法。

  “培提尔•贝里席。”他假笑,职业性的伸出一只手,虽然他知道自己和这个畜生握手以后可能会回去洗个八遍,但是他确实这么做了,“其实大部分人都叫我贝里席律师。”

  “哇,贝里席律师!”拉姆斯高兴的惊叫起来,双手抓住了他,摇晃了起来,“原来您就是贝里席律师啊,久仰久仰!我”

  “呵呵。”培提尔职业性的答应着,用眼神试探他的深浅,正盘算着怎么去把他身上的信息套出来,他想到了办法,就要说出来——

  “我爸今天早上骂我的时候刚刚说过你!”拉姆斯还是很激动。

  “卢斯为什么要骂你呢?”培提尔只好微笑着询问,其实他想问的是为什么卢斯在骂他的时候说到自己,但是他转念一想,这原因说出来肯定也不大好听,就没这么问。

  “嗯……因为我在股东大会上睡着了。”拉姆斯想了一会儿说,“我只是有一些波顿集团的股份而已,也不是我想要,是我妈硬要我爸塞给我的,然后,他们分析着什么未来前景啊,什么和兰尼斯特集团的商业纠纷啊,我又不做这一行,我也不知道他们到底在说什么,我就睡着了。”

  “哦,这样,我一直以为您是在波顿集团里呼风唤雨的人物。”培提尔有点惊讶,不过凭借着对卢斯的刻板印象他立刻想到多米尼克没死,他绝对不会把资产给私生子的,培提尔很纳闷到底为什么多米尼克没有死。

  “哈哈哈,当然不是啦,那个是多米尼克,我是个兽医,我只对小动物感兴趣。”拉姆斯笑起来,这是真的微笑,这一点倒还和过去那个挺像的。

  “哈哈哈,兴趣才是最重要的,不过那场官司瓦里斯刚和我说过,很棘手。”培提尔说着,陷入沉思。

  这时候卢斯•波顿正好给拉姆斯打了电话,拉姆斯把手机放在耳边,可是外面太吵了,卢斯的声音又那么轻,根本什么都听不见,他开了免提,还是听不见,所以拉姆斯就把声音调到了最大。

  “你现在听见了吗?”对面是卢斯的轻声细语。

  “爸,我现在听见了。”

  “我想你应该理解我早上话的意思……”

  “唔——”拉姆斯面露惧色,瑟缩了起来,培提尔看着他这种脸色怪舒服的,“是的,爸……”

  “我看你完全没有理解,我给你安排的约会为什么不去?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年纪还小就可以浪费时间?我跟你说过多少遍,不要在席恩这一棵烂树上吊死,去找个女人,”卢斯依然轻声细语,培提尔一听是老年人的习惯性逼婚和反同,就不想理会,他刚要走神,卢斯说,“我早上说什么,你千万不要学那个老处男培提尔•贝里席,你想当那个老处男吗?”

  培提尔气的脸色发白,支撑他不爆炸的只有他的教养和习惯。拉姆斯呆住了,说不出话来。

  “我在北区的朋友们都说他一辈子单着,半死不活了还没有孩子,活着没人爱,死了没人哭,整天打官司打官司,唾沫横飞的不知道在干嘛……”卢斯就要轻声细语的继续毒舌下去,培提尔气的脸色惨白。

  “爸!”拉姆斯赶紧阻止卢斯说下去,“您别这么说,贝里席律师现在就在我旁边……”

  “你以为我会相信这种话?”

  “爸,是真的,我没去和弗雷家的那个女孩约会,我溜出去了,我刚在一个高尔夫球场的凳子上坐着玩泡泡纸,然后贝里席律师过来搭讪,我就和他聊了,然后你来电话,我听不清就开了免提,所以贝里席律师现在就在我旁边……”

  “你让他吱一声。”

  “贝里席律师,求求你了,快吱一声吧!”

  “我知道你很会说假话,小骗子……”

  “贝里席律师我求求你了——”拉姆斯卖相十分悲惨的求他。

  “您好,我是贝里席律师。”培提尔苍白着脸说,还带着笑容,只是声音已经气到发抖了。

  “……”卢斯安静了一段时间,然后说话,声音也像是气的发抖了,“你和我儿子搭讪?”

  那句话果然没错——招惹拉姆斯容易狗带。

  “我……”培提尔一瞬间不知道要说什么。

  “爸,你听我解释,不是这样的——”拉姆斯立刻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你为这个老处男说话?”卢斯的声音抖的更厉害了。

  “不是……”

  电话被挂断了,然后是死亡沉寂。

  培提尔已经不屑再回想他是怎么被和拉姆斯一起抓到波顿集团,又怎么在卢斯面前解释,又怎么被强迫着道歉,又强迫着去当了波顿集团的法律顾问和这次商业纠纷的辩护律师。

  我发誓我再也不会去招惹他了。——培提尔•贝里席哭着如是说。

  这就是第一件蠢事发生的全过程,可是第二件蠢事发生的也同样清奇——

  “珊莎•章鱼哥。”培提尔站在原地久久无法回过神来,视觉上的强大刺激让他觉得自己在不由自主的摇晃了起来,有一瞬间他意识模糊的纠结过到底自己是不是培提尔•蟹老板,“那么我之前的认知全是错误的了。”

  他的认知是指在这个世界的认知,他在电视上看到过珊莎参加大奖赛的直播,她的演出他每一场都看,每一场都是在电视前边看边录像。可是他没有勇气,他一直没有勇气去现场看她的演出。他发现了她的天赋,也发现了她的心不在焉,他曾经想过要塑造她,让她变得更好,可是他没有这么做——因为他想到了女人可能会为了爱情和家庭放弃事业的可能性,她的事他不多打听。

  “没有我她会更好。”他一直是这么想的,他来到这个世界又经历了漫长的时间磨砺,他一直觉得不要去打扰史塔克家族的生活,他也这么做了,进行了漫长的守望,用自己过去的回忆和现在的事业麻醉着自己。

  “没有我她就完了。”他看到她的真面目以后这么想,真的,这个女的只是长了一张珊莎的脸,真的,这种行为和那个珊莎一点关系都没有。

  那天后来他向多米尼克打听,证实了自己的想法,而且他更惊讶的是多米尼克说她是拉姆斯的朋友——天哪,她疯了,竟然和拉姆斯去做朋友,真的,宁可去和瑟曦做朋友也比去和这个不是东西的做朋友要好啊。

  培提尔回家以后激动的在房间里走来走去,他必须做点什么,必须的——这是他的错,他太过谨慎,他不应该就这么躲起来,现在他必须弥补这一切,因为真的,没有他珊莎就完了,绝对完了——

  但是他具有耐心,他不能直接去接近她,他本来想通过洛拉斯或者玛格丽去接近她,可是这里的玛格丽在度蜜月,洛拉斯又是个喜欢说绯闻的大嘴巴,不行。兰尼斯特家族这会就别想了,他现在在为波顿打官司。那么通过山姆或者琼恩,或者史塔克家的其他人吧,可怎么和他们产生交集是个问题。莱莎阿姨绝对不行,培提尔一定会把自己坑进去的。

  一整个周末培提尔就一直在想办法,没有好办法,他心里就不爽,可礼拜一更不爽,因为他还得去波顿集团开会,还要看着拉姆斯睡觉摸鱼。

  这次在波顿集团的会议并不成功,有两个人全程不在线,一个是培提尔自己,还有一个是拉姆斯•波顿,卢斯又好像不是很配合。主要责任在培提尔,因为只要他不在线,就会比较咄咄逼人,有些可以打成的妥协没有完成,本来可以在法庭上呈现出来的其他解决方案他懒得去提出。卢斯看着培提尔状态不好也自然失去了配合的兴趣,其他股东大多静观其变,只有多米尼克在做最后挣扎。

  培提尔现在心很乱,又是恨、又是烦、又是急。好不容易的等到了会议结束了,他找了个借口说今天得赶着去和贾坤一起看足球,就要急匆匆的往门外走,拉姆斯拦住了他的去路。

  “有什么重要的事吗?我赶着要去看足球。”培提尔只是保持了语气上的客气,眼神阴狠的要命,还是在往外走。

  “贝里席律师,”拉姆斯跟了上去,“我没有别的事,就是我有个朋友想当面和你道歉……”

  培提尔停下了,审视他,拉姆斯的表情看上去很真诚,培提尔在第二世培养了一个新技能,就是一眼就可以看出来一个人是不是在说假话,他看出来拉姆斯真的不是在撒谎。

  “什么朋友?”培提尔冷淡的说。

  “珊莎•史塔克,她和我说她得罪您了,她想要您的联系方式。”拉姆斯说,期待的看着他,依然很真诚。

  培提尔犹豫了一会儿答应了,所以他回去以后就和珊莎加了好友,他看到她的昵称的时候不由自主的微笑了——“北区第一🍋珊莎小姐”,但是培提尔下一秒就紧张起来,因为他不知道要怎么和她沟通,到底应该怎么样合适,他过去的朋友圈里没有像这种昵称的人,其实是有的,因为拉姆斯的昵称是“宇宙无敌爱🐶狂魔波顿大人”,他们就是加了个好友,没聊过,所以他自动忽略了,他很困惑。

  可是珊莎没有给他想的机会,因为她立刻给他发了信息。

“北区第一🍋珊莎小姐:你好鸭,我是珊莎😚。”

  培提尔完全不知道怎么办,就只好官方职业的回答“您好”,按照自己平时的习惯来。

  他想要休息一会儿厘清头绪,可是珊莎又发消息了。

“北区第一🍋珊莎小姐:您现在方便说话吗?”

  培提尔想着发个表情吧,把机会交给珊莎,就按照平时这样,对,像平时这样,我发个😊——

  培提尔紧张的发了表情,关上手机闭目养神,他捏着自己高挺的鼻梁,往事像潮水一样涌过来,包围了他,他陷入了自己制造的混乱中,他希望能够看到,看到阶梯——

  “算了看看她怎么说吧。”培提尔打开手机,一看事情不对。

“北区第一🍋珊莎小姐:哈哈哈好,我也觉得吃喝拉撒睡乃人生大事。”

  什么?什么意思?

  培提尔解锁手机,上翻记录。

“北区第一🍋珊莎小姐:你好鸭,我是珊莎😚。

  培提尔•贝里席律师:您好。

  北区第一🍋珊莎小姐:您现在方便说话吗?

  培提尔•贝里席律师:💩

  北区第一🍋珊莎小姐:哈哈哈好,我也觉得吃喝拉撒睡乃人生大事。”

  那一行字无限放大——“培提尔•贝里席律师:💩”

  “完了。”培提尔在内心哭喊。


Ann
【推文】谷地线,jealous...

【推文】谷地线,jealous Petyr,daddy issue daddy kind 有的情节的小黄文

短篇,Sansa第一人称,Sansa盛装出席宴会,一上场就非常吸引人,宴会上Sansa被许多人邀请跳舞,但是她每次都忍不住去看Petyr,每次都被Petyr抓住偷看.宴会到一半Sansa就被Petyr带走了,Petyr很生气她的穿着,还有她在宴会上的放纵,和来者不拒

接下来就理所当然,在Sansa的引诱,Petyr的嫉妒下,两人做了,Sansa的内心戏很有意思,Petyr一直坚持不碰她,让她在嫁给Harry前保持贞节,仿佛确信自己意志力足够,但Sansa会证明他错了

文中Petyr边做边说,你...

【推文】谷地线,jealous Petyr,daddy issue daddy kind 有的情节的小黄文

短篇,Sansa第一人称,Sansa盛装出席宴会,一上场就非常吸引人,宴会上Sansa被许多人邀请跳舞,但是她每次都忍不住去看Petyr,每次都被Petyr抓住偷看.宴会到一半Sansa就被Petyr带走了,Petyr很生气她的穿着,还有她在宴会上的放纵,和来者不拒

接下来就理所当然,在Sansa的引诱,Petyr的嫉妒下,两人做了,Sansa的内心戏很有意思,Petyr一直坚持不碰她,让她在嫁给Harry前保持贞节,仿佛确信自己意志力足够,但Sansa会证明他错了

文中Petyr边做边说,你不会让Harry像这样干你对吧

Sansa内心戏也很好看,性场面描写的很好,不管她罪恶堕落,在Petyr面前都是那个天真的女孩,她只是迷失于他,沉溺于他的阴影下,当她作为Alayne他的女儿,跪在他脚下,爱慕的眼光望着他,suckling his cock,在他沉醉的眼光下,她感受到innocent,当他轻柔抚摸他,叫她sweetling,仿佛她是他深爱着的纯洁的小女孩. 不管她多么罪恶,她也不会惧怕任何事情,因为她见识了devil本身,并且devil爱着她.

很少看见把性张力写的如此有质感的,Alayne真的是太美好了!Petyr/Alayne 导师,父女,情人,非常复杂,相当好吃,teach you fuck you 相当带感了





歌行者

带项圈的鳟鱼

之前的《仿声鸟和鳟鱼》,各位就当坑了吧……年龄时间线完全混乱怎么扯都扯不回来是我的锅……抱歉……

这篇Lof主也不知道有没有cp,各位看着来,凑什么都没问题!(你走!)


·马丁还没写到时间线注意!

·人物偏黑暗向注意!

·OOC注意!

---------------------------------------------------------------------

Admure Tully

他想詹姆·兰尼斯特是对的。

当一个人身陷囹圄的时候就会喜欢回忆,即使这不能带来任何解决眼前境况的方法。

那时的囚犯喝醉时...

之前的《仿声鸟和鳟鱼》,各位就当坑了吧……年龄时间线完全混乱怎么扯都扯不回来是我的锅……抱歉……

这篇Lof主也不知道有没有cp,各位看着来,凑什么都没问题!(你走!)


·马丁还没写到时间线注意!

·人物偏黑暗向注意!

·OOC注意!

---------------------------------------------------------------------

Admure Tully

他想詹姆·兰尼斯特是对的。

当一个人身陷囹圄的时候就会喜欢回忆,即使这不能带来任何解决眼前境况的方法。

那时的囚犯喝醉时无意的呓语,却成为他们最贴近的写照。

此刻他正在牢笼内无所事事,佛雷家的小萝丝琳和他们的孩子待在隔壁。如果说凯岩城有什么好处那就是墙与墙之间足够厚,他听不到孩子尖锐的哭声。

有什么好哭的?艾德慕有些烦躁地想,你好像把整个三叉戟河都搬来了。这不能怪他抱怨,即使父母也无法忍受持续的、不曾停止的哭泣。

孩子的喉咙还没哑掉真是奇迹。他怀揣恶意地想着,随即感到愧疚。起床带来的厌倦与懈怠直到现在都未消散,但他不介意继续保持下去。

那孩子生下来的时候他不在场,那些该死的兰尼斯特的侍卫根本就没通知他萝丝琳的生产,还是在送饭时才轻描淡写地随口一提,在他苦苦恳求后才带他过去。

该死的为什么将他们俩的房间分开!艾德慕在心里恶狠狠地咒骂。等他过去后萝丝琳早已筋疲力尽,可她无法安睡,那个孩子在她怀里哇哇大哭,而助产婆和侍女们统统不见踪影。他只得接过孩子,一团粉红的婴儿仿佛感应到他们之间的血缘关系,渐渐停止了哭泣。这时他才注意到婴儿的眼睛是睁开的,那双和他一模一样的湛蓝眼眸里蓄满泪水。

当躺在产床上的萝丝琳用虚弱的声音告诉他是个女孩时,他只想感谢七神。诸神罕见地慈悲,如果不是还被兰尼斯特家关押着,他真想亲手把这小女孩给那老佛雷看看。想到那张老黄鼠狼脸上的表情,他忍不住哈哈大笑,却没想婴儿受到惊吓,又开始哭泣。

哦,一个从未照顾过别人的男人手忙脚乱地哄婴儿睡觉,这一幕要是被小指头看到了肯定会被大肆嘲笑。

小指头?

是的,现在的他让他看到同样会被大肆嘲笑。

艾德慕眨眨眼,涣散的瞳孔逐渐恢复聚焦。下午的阳光穿过凯岩城积累了数万年的尘埃掠过他的头,正打在他的脸上。

恍惚间他以为回到了神木林,午饭后的阳光是一天中最灼热的。没有雨的日子里他喜欢和小指头一起躺在树下,什么也不做,只是懒懒地望着凯特琳和莱莎练习舞蹈。

每当这时,培提尔总会摘地上的薄荷嚼着,冲女孩们安静地微笑。而自己会拿出木制的活动人偶,摆弄上一阵子就会睡着。很多时候布林登舅舅都会把自己搬回去,玩具则由小指头拿回去,他也可以借机玩上一会。


当然,这都是八岁前的事。

------------------------------------------------------------------------------

(是的没错,报社向。)

(当把Carmen和Heathens一起循环的时候……推荐大家试试。)

(如果想要后续的话,我可以试试……)

歌行者

仿声鸟和鳟鱼Ⅱ

这玩意竟然还有后续!没想到吧!

好吧事实上只是Lof主没写完而已,仿声鸟和鳟鱼的童年分为三部曲,从童年相遇到少年再到分别离去,一共有七个小章,少年阶段分四章,其它各为三章。

字数不定,但基本上都挺短的……我不是那种一次爆一万多字的大手……


·OOC注意

·时间线混乱注意

·少年向注意

-----------------------------------------------------------------------

Zero

他在做梦。

这是他第一次在梦境中无比清醒地感受到自己意识的存在。

黑暗。他被水包裹着,在无法判...

这玩意竟然还有后续!没想到吧!

好吧事实上只是Lof主没写完而已,仿声鸟和鳟鱼的童年分为三部曲,从童年相遇到少年再到分别离去,一共有七个小章,少年阶段分四章,其它各为三章。

字数不定,但基本上都挺短的……我不是那种一次爆一万多字的大手……


·OOC注意

·时间线混乱注意

·少年向注意

-----------------------------------------------------------------------

Zero

他在做梦。

这是他第一次在梦境中无比清醒地感受到自己意识的存在。

黑暗。他被水包裹着,在无法判断河湖还是海洋的水域里游动。此时他真的变成了家徽上的鳟鱼,银白的鳞片无声地划开的如同糨糊般的液体,连痕迹都没留下。

他向更深处潜去。

然后坠落。

大雨打在传说中的巨人庞大的身躯上,天空与河流的界限模糊不清。声音与颜色被雨水冲走,最终沉入水底。

他浮出水面,雨落在鳞片上滑落。面前的巨人仿佛顶天立地,他甚至还没有它一个脚趾大,只能努力仰头才能大概看清全貌。青苔附着在巨人的关节上,仔细看呈出一种灰绿色。它的身躯有些地方已经磨损,但脸依旧棱角分明,锋利得像是新凿出来的。

他想起学士说的矗立在布拉佛斯的巨人,但眼前这个除了戴了青铜头盔外,身上没有任何保护。

他没有游动,随着水流沉浮,离巨人越来越近。

一块石头砸向水面,它缓慢地沉没,没有激起水花。

他努力仰头,看到巨人的胸口空了一块。雨水流进缺口,又从里面流出,冲出一条长着灰黑鳞片的鳟鱼。

它吃了它的心脏。他想他知道,从一开始就知道。

还有一条长了奶白鳞片的鳟鱼窝在巨人原本心脏的位置,它仿佛把那里当做自己的居所,即使受到流雨的冲击也不肯离去。

灰黑鳞片的鳟鱼落进水中,它的身体瞬间干瘪,脱水的皮肤紧紧贴着骨架,脆弱的鳞片覆盖住起褶皱的皮肤。它盲目地扭动,最后安静下来,安静得像是尸体。

它没有看见我。一个声音对他说,它没有看见你。

他吐出几个泡泡。

一只鸟飞出巨人的头颅,浑身浸满凝固的血块一样的漆黑,一双灰绿的眼睛在暗淡的雨中依旧明亮。它飞进巨人的胸口,吃掉了那条奶白鳞片的鳟鱼,把残骸吐进水里。然后它轻巧地落在水面,啄食了灰黑鳞片鳟鱼的双眼,然后拍拍翅膀飞走了。那只鳟鱼依旧浮在水面,只剩骨架与鳞。

他被雨埋进水底。


艾德慕睁开眼睛。携带着色彩的世界重新涌向他,让人产生一种不真实的虚幻感。

我睡了多久?他闭上眼睛又躺了一会,与梦境真实的交织使他的意识依旧飘忽,他努力使自己清醒,如果再度沉睡不知道下次何时才能醒来。

他不愿沉沦。

艾德慕再度睁开眼,望向窗外,一只漆黑的鸟儿停在光秃秃的枝头上。

是那只鸟,让他从榆树上摔下来的鸟,它的翅膀边缘各有一条白线,灰绿色的眼睛满是嘲笑。

仿声鸟同样望着他,他能从那双清澈如湖泊的眼睛里看到自己蓝色的眼睛。它没有注视着我。一个声音低语,它根本不屑于你。

他挪动了一下身体,撕心裂肺的剧痛沿手臂的神经传到大脑。他呻吟一声,痛苦刺激得他完全控制不住尖叫,但无人回应。他在床上胡乱打滚,最后摔下来,地上铺的厚厚的地毯吸收了他摔下来的声音。

等这阵痛苦的余波过去,他才得以喘息着观察现在的情况。他的手臂因为之前的爬树摔断了,现在上面打满石膏。仿声鸟已经飞走,傍晚的余晖投进室内,将枝干扭曲了投下怪异的影子。蜿蜒的光线有些模糊地给站在阴影中的男孩镀上金与黑的颜料。他看不清他的脸。

“培提尔?”艾德慕喃喃自语,他的手臂又抽痛起来。他不是在做梦。

男孩走出阴影,他的脸仍然模糊不清。

“你需要睡眠。”那个柔和软糯的孩子声音在耳边响起,带着轻微的边界口音。他把一种乳白的液体往他嘴里喂,再用毛巾擦掉滴落的液体。是罂粟花奶,他记得这个味道,喝了这种东西人很快就会陷入沉睡。他微弱地小幅度摇着头,不……不要……可培提尔没有在乎他的意见。

艾德慕还是咽下了花奶,否则只能被活活呛死。那东西开始起作用,声音与色彩迅速从面前剥离,他的精神再度滑入无边际的深渊,而这次他不知道能否再次醒来。

他最后看到的,是一双在黑暗中燃烧如野火的眼睛。

与那只仿声鸟一样的灰绿眼睛。

他想起来,然后被水吞噬。

歌行者

仿声鸟和鳟鱼

最后一发啦!终于在开学前的最后一天码完了,感觉身体已掏空……

童年向,主小指头、艾德慕,无cp向。(小孩子们搞什么cp!单纯点不好吗?)

PS:电视剧里的培提尔·贝里席已经死了,但书里还活着。我希望每个人都能记住这一点。


One:http://gexingzhemiddotaluolita.lofter.com/post/1eb9ed6e_10e22234

Two:http://gexingzhemiddotaluolita.lofter.com/post/1eb9ed6e_10e9a157

-------------------------------------...

最后一发啦!终于在开学前的最后一天码完了,感觉身体已掏空……

童年向,主小指头、艾德慕,无cp向。(小孩子们搞什么cp!单纯点不好吗?)

PS:电视剧里的培提尔·贝里席已经死了,但书里还活着。我希望每个人都能记住这一点。


One:http://gexingzhemiddotaluolita.lofter.com/post/1eb9ed6e_10e22234

Two:http://gexingzhemiddotaluolita.lofter.com/post/1eb9ed6e_10e9a157

-----------------------------------------------------------------------------

Three

黑暗。

黏稠如沼泽的黑暗紧紧包裹吸附着他,使他举步维艰。

他如溺水之人挣扎着,像是在爬行,蠕动,又像是在下潜,下潜,潜到永无边际和尽头的深渊。

他浮了起来。红彗星的光将他银白的鳞片映得血红。无数鱼漂在水面上,肚皮朝上,有的撞在他身后的双塔,泼出一块块暗沉的红。也有的沉入水下,被各种无名无形的东西吞噬。

他在哪里?

水面被雾气笼罩,空中唯一可见的只有红彗星,它的光芒穿透雾气笼罩在他身上,水面却漆黑一片。雾气被染成金红色,如同绞绳紧紧缠住全身,他的身后是一座被雾气扭曲的双塔。一条长着黑鳞的鱼从他身边游过,很快消失不见。

他无法停留在这片死寂的水域,他觉得自己正在死去。

他试着游动,就像在糨糊里搅拌。周围的景象渐渐起了变化,鱼尸逐渐减少,水包裹着他,温柔得让他上浮,沉得更深。

他睡着了。


阳光穿过玻璃窗钻进眼睛。

他用手臂遮住眼,翻了个身,爬了起来。

“早安。”

一个男孩的声音传来,他眯着眼睛适应了一会光线,正对上一双灰绿的眼睛。

“早安。”身下的被子松软温暖,带着木柴燃烧后的烟味。“我在哪?”

“你的卧室。”培提尔,或者说小指头换上了艾德慕以前的衣服,看上去有点大。

“他们怎么发现的?”他坐起来,身上还穿着昨晚参加宴席的里衣。还有柠檬和奶油的香气。他想,但腹部的饱胀感使他意识到昨晚进食的份量。

“我可没告诉别人。”他耸了耸肩坐到床边。“你家的狗难道是木头做的?当然也许是泥做的也说不定。我进城的时候泥水都能淹过马蹄。”

“可惜不是,不然你可以捏几只,让它们来闻人的气味。”

“我就不了,狗不太符合养子的身份,也许我可以做几只鸟出来?”他沉默了一会。“对于之前的事我很抱歉,小公爵。”

“不要叫我公爵。”听起来真是蠢,事实上每次有人这么称呼艾德慕都使他无端烦躁。从来没有好事发生过。他有些郁闷地踢开被子,面对面地坐在培提尔面前。“而你似乎并没有做什么对不起我的事。”

培提尔低下头。“至少有一件事我隐瞒了你。”这让他有种不祥的预感。“昨晚之所以你家养的狗会去找我们,更多的是因为厨房发现有人偷吃了柠檬蛋糕。”

“因此你向我道歉?”他看着男孩忍不住微笑起来。“也许我该感谢你,为我找到了一个完美的离开宴席的借口。”

“这不也是我的借口么?”培提尔抬起头,脸上的微笑一如既往的狡黠。他注视着艾德慕,那双灰绿的眼睛在晨光中接近透明。

就像燃烧的野火。他忽然想到书上写的,那是炼金术师的魔法,地狱的惩戒,魔鬼的果实,不属于人间,与七神无关。

也许是那个梦的缘故。一个声音在心底响起。

他们都在微笑,带着小男孩特有的调皮。最后不知道是谁先忍不住了,他们一同大笑起来,倒在床上。

“我想你是我第一个朋友。”培提尔轻轻笑着说。

“我想你不是我第一个朋友,也不会是最后一个。”艾德慕也笑着说,他顿了顿又补充道:“但你是最特别的一个,小指头。”

培提尔没有回答,他只是坐起来,歪了歪头,一本正经地对还躺在床上的艾德慕道:“管家托我来告诉你一声,换好衣服后到书房,徒利公爵在里面等你。”

他发出一声挫败的叹息,毫无疑问要被骂了。“你该一开始就告诉我的。”

男孩只是保持微笑,并不做答。

oikid
[悲傷負雷] #GoTs07e...

[悲傷負雷] #GoTs07e07
七夕不發糖就算了還捅刀(無誤

著名的boobs and dragons便當店吃了七季
什麼口味沒見過再加上早早劇透來緩衝
還以為牙關都咬緊了都準備好了
但是當你看到心頭肉不僅上了餐桌
要命的是竟然被炒成了一盤哭哭啼啼語無倫次顏面盡失的ooc
這個最悲情最聰明最心機最帥的傢伙
最後一場戲氣場0計謀0威脅0
眼淚都嫌浪費

學生出師前得過老師這關所以這個死我理解
但是堂堂一個被稱為全境最危險的人
跑出安全地帶然後無腦送王牌然後腦衝亂告白然後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跟在人家後面痴痴笑整季最後毫無知覺的被呆呆翻盤…
我只能理解成編劇累了而且大概三年前就累了吧

希望傻傻不要忘記指叔...

[悲傷負雷] #GoTs07e07
七夕不發糖就算了還捅刀(無誤

著名的boobs and dragons便當店吃了七季
什麼口味沒見過再加上早早劇透來緩衝
還以為牙關都咬緊了都準備好了
但是當你看到心頭肉不僅上了餐桌
要命的是竟然被炒成了一盤哭哭啼啼語無倫次顏面盡失的ooc
這個最悲情最聰明最心機最帥的傢伙
最後一場戲氣場0計謀0威脅0
眼淚都嫌浪費

學生出師前得過老師這關所以這個死我理解
但是堂堂一個被稱為全境最危險的人
跑出安全地帶然後無腦送王牌然後腦衝亂告白然後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跟在人家後面痴痴笑整季最後毫無知覺的被呆呆翻盤…
我只能理解成編劇累了而且大概三年前就累了吧

希望傻傻不要忘記指叔每一堂傾囊相授並且順便立flag的人生經驗課
人家是用生命在爬梯在愛你的紅髮的呢

Gif Credit

歌行者

仿声鸟和鳟鱼

这一章憋了差不多四五天(有四天出去玩了),如果各位想要评论或吐槽请尽情。

·ooc。时间线混乱。人物性格崩坏。

One:http://gexingzhemiddotaluolita.lofter.com/post/1eb9ed6e_10e22234

----------------------------------------------------------------------------

Two

“这只狗熊,狗熊,狗熊!全身黑棕,罩着毛绒。”

歌手们弹琴唱歌,宾客们胡吃海塞,下人们在厨房聊天吹牛,孩子们在宴席上坐如针毡。

艾德慕叉起一块烤鲱鱼,心不在焉地...

这一章憋了差不多四五天(有四天出去玩了),如果各位想要评论或吐槽请尽情。

·ooc。时间线混乱。人物性格崩坏。

One:http://gexingzhemiddotaluolita.lofter.com/post/1eb9ed6e_10e22234

----------------------------------------------------------------------------

Two

“这只狗熊,狗熊,狗熊!全身黑棕,罩着毛绒。”

歌手们弹琴唱歌,宾客们胡吃海塞,下人们在厨房聊天吹牛,孩子们在宴席上坐如针毡。

艾德慕叉起一块烤鲱鱼,心不在焉地往嘴里塞。

他已经坐在这里很久了,久到想回去睡觉,可大人们还在喝酒。他扭过头看向下首,管家也喝醉了,他看到他正在和一个女仆说话,那个女仆的脸越来越红。

她也喝醉了。艾德慕在心中下定论,他无聊地左顾右盼,父亲和培提尔的父亲正在聊天,布林登舅舅应该在劝父亲少喝点酒。姐姐们早被修女带去做祷告了,现在她们已经睡觉了吧,艾德慕有些后悔没有和她们一起回去。

耳边传来一阵笑声,有个弄臣不小心摔倒在地,撞上桌子,踩到一只猎狗的尾巴,桌底下的猎狗毫不客气地张口就咬。弄臣跌跌撞撞地躲闪,狗和人的叫声混作一团,夹杂着人们的大笑。

他不想再看,将视线放回盘子里,但他已经没有食欲。现在他只想赶快离开这里。

“你能帮我拿一块柠檬蛋糕吗?”

一个声音礼貌地询问,他转过头,旁边坐着的男孩露出一个有些羞涩的笑容。

“这里没有柠檬蛋糕。”艾德慕愣了一下回答,他原本想和男孩修补关系,但从宴会开始以来,培提尔就没有搭理过任何人,他专注于自己的盘子,品尝了每一道菜,却吃的不多。“不过我可以带你去拿。”

这也许是个离开宴席的借口。艾德慕趁着没人注意跳下椅子,偷偷朝厨房溜去,里面的厨师和仆人聚在一起进食喝酒。他跑到堆甜点的地方拿了两块柠檬蛋糕,返回时发现培提尔靠在厨房门边等他。

“别在这吃,被人发现就不好了。”他给了他一块,“我们换个地方。”

“谢谢。”培提尔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他顿了顿,继续向前,带着他左转右拐,爬上一座废弃的塔。

“就在这吧,他们暂时找不到我们。”

艾德慕用嘴叼住蛋糕,他们把披风解下来铺在地上,两人直接坐在上面。他看向窗外,堆积了数天的乌云渐渐散去,露出一片黑蓝的天空,月亮和星星隐藏在云层里,隐隐透出昏暗的白光。

明天会出太阳。他想,不过还得过一阵子才能在河里游泳。他的心思不知道又转到哪里去了,从小他的注意力就很分散。

旁边的男孩小口小口咬着,他对待食物的样子让人惊讶,珍视得就像这是世界上最后一块柠檬蛋糕。

“你以前吃过柠檬蛋糕吗?”这时艾德慕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把心中的疑问说了出来。

“从没。”培提尔沉默了一会,“这也是我第一次参加这样的宴席。”

“你在五指半岛……”

“跟个农家孩子没两样,甚至还惨点,毕竟岛上种不了地。”他的脸在黑暗中看不清楚。“你挨过饿么?”

他摇摇头,这个时候他选择保持沉默。

“可以尝试一下,也许还能打破维斯特洛记录呢。”他感觉男孩正在微笑,“当人内心的饥饿感越来越强,越来越强,就会把自己吃下去。”柠檬和奶油混在一起的香味甜美而诱人,艾德慕强忍着内心的颤栗和欲望,这令人作呕。

“虽然我没试过。”培提尔咬下一口蛋糕。

“我听过这个故事。”

“当然。”他的声音有些含混不清,“大人们都给自己的孩子讲过。”

他们不再说话,专注地吃起蛋糕,艾德慕比培提尔先吃完,他舔了舔手上的碎屑。什么食物都比不上柠檬蛋糕,他思考明天要不要多吃几个,今天晚上吃的东西太多了,他的肚子有些撑。

“我们回去吗?”培提尔问,他也吃完了,正在小心翼翼地把碎屑从披风上拍掉。

“不。”他反驳,直接躺在披风上。“我们就在这里睡,反正今天他们不会来找我们。”他有些惊讶自己的任性,但懒得去理会。“如果你要回去就去吧,但不要告诉别人我在这。”

“当然不会。”培提尔躺下来,靠在他旁边。“我又不认识路。”他咯咯地笑起来,在寂静的黑夜里传了出去。

“安静点。”

“是,公爵大人。”他的声音还是带着笑意。“为了表示您帮我拿柠檬蛋糕的感谢,您可以让我为您达成一件事。”

“任何?”

“是的。”

艾德慕想象培提尔在黑暗中灰绿的双眼,如同黑猫的眼睛般明亮深邃。

“我没有什么需要你帮我达成的。”他的思维又飘到别的地方上了。爵位,五指半岛,小孩……“那么,给你取个外号应该不会造成冒犯吧,小指头。”

男孩明显愣了愣,这让他感到一阵奇怪自豪。这出乎了他的预料,艾德慕幸灾乐祸地想着。

“好吧,这个外号也许不错。”他感觉男孩耸了耸肩,算是接受。

“晚安。‘小指头’培提尔·贝里席。”

“晚安。‘鳟鱼公爵’艾德慕·徒利。”

这好像是他第一次叫我的名字。

在沉入漆黑的梦境前他模糊地想到。

歌行者

仿声鸟和鳟鱼

·重度ooc。

·时间线混乱。

·人物性格崩坏。

如果能接受的话请继续。


这是和一群大佬讨论时突如其来的脑洞,设想一下奔流城里的孩子们,三条小鳟鱼和一只仿声鸟打打闹闹的童年,于是就有了这一篇。

短篇,争取三部分完结,这是个和七一样的神秘数字不是嘛。

-----------------------------------------------------------

One

艾德慕今天很高兴。

即使外面下着大雨也无法影响他的心情。

他和姐姐妹妹站成一排,迎接宾客的到来。

“嘿,你们知道吗?那个五指半岛的封爵要送来他家的小孩,据...

·重度ooc。

·时间线混乱。

·人物性格崩坏。

如果能接受的话请继续。


这是和一群大佬讨论时突如其来的脑洞,设想一下奔流城里的孩子们,三条小鳟鱼和一只仿声鸟打打闹闹的童年,于是就有了这一篇。

短篇,争取三部分完结,这是个和七一样的神秘数字不是嘛。

-----------------------------------------------------------

One

艾德慕今天很高兴。

即使外面下着大雨也无法影响他的心情。

他和姐姐妹妹站成一排,迎接宾客的到来。

“嘿,你们知道吗?那个五指半岛的封爵要送来他家的小孩,据说是个男孩!”

“那又怎样?我可搞不懂你为什么这么兴奋。”他的姐姐凯特琳翻了个白眼。“在父亲面前安分一些,小心他惩罚你。”

艾德慕蔫了下去,他偷偷看了眼父亲的方向,发现他并没有注意自己又恢复过来。“你说,那个男孩有多大?我想他应该比我们都小。”

“你是想欺负人家?建议你打消这个念头,艾德慕公爵。”凯特琳的语调和平常无异,却使他打了个哆嗦,每次姐姐这么称呼他时都代表她生气了。虽然这次他并不明白这有什么值得生气。

“你们别吵啦。”他第二个姐姐莱莎拉了拉他的袖子。“他们来了。”

艾德慕伸长脖子向前看,徒利家的骑士先走了进来,他们的盔甲流淌着雨水,每走一步都落下湿漉漉的脚印。他们在霍斯特·徒利公爵面前列队,排成两列站在过道旁。

之后便是长长的寂静,没有人说话,他们都注视着厅门。艾德慕有些不安地动了动,之前的喜悦被压了回去。他的不安与来人无关,只是一种谨慎的警惕。

一个女仆搀扶着一个孩子走了过来,他们几乎没有发出脚步声,像猫一样安静。他的注意力放在那个孩子身上,他披着带兜帽的斗篷避雨,因此看不清他的脸,但可以看出他很矮,比妹妹莱莎还要矮上半寸。

他们终于走到徒利公爵面前,他低声向女仆吩咐了几句,女仆点点头,掀开了男孩的兜帽。

“他是五指半岛的继承者,贝里席伯爵之子培提尔·贝里席。”

一旁的学士宣布,男孩向大厅的众人行礼。当他抬起头时,艾德慕只看到他的眼睛,一瞬间让他想起雨季的河间地树林,榛叶从灰暗的天空悠悠地飘落。

“他好小。”莱莎悄声感叹。他终于等到一个比他要小的孩子了,而且还是男孩。他有些心不在焉地想着,等大人们做完一系列的礼仪后,那个男孩终于被牵到他们面前。

“从今以后培提尔就是我的养子。”艾德慕听到自己的父亲对培提尔的父亲承诺,他一直没注意到男孩的父亲,他可能是和骑士们一起进来的。

“这是我的三个孩子:凯特琳,莱莎和艾德慕。”徒利公爵介绍,他们三个朝男孩行礼,男孩也向他们行礼。

“你好,亲爱的小姐。”培提尔对凯特琳说,活灵活现地学着大人们的语调。“遇到您是我的荣幸。”

姐姐明显有些惊讶,她比男孩要高出足足一个头,但培提尔的气势让人觉得他不像一个五岁的孩子。

“你好,培提尔……先生。希望以后我们能愉快相处。”

男孩转向他。“你应该就是奔流城的继承者吧。”他愉快地笑起来。“和你姐姐说的一样,希望以后我们能好好相处。”

艾德慕有些吃惊,他从来没遇到过这样的男孩,一举一动都带着成年贵族的风范,虽然据他所知五指半岛上除了培提尔父亲外没有任何称得上是贵族的人,即使他的父亲看上去也带着乡下人的庸俗。

“你好。”他仅仅这么说,而培提尔并不在意他的回应,他转向莱莎,几句话就让她满脸通红。

艾德慕看着培提尔一直带着微笑的脸,莫名想起城里养的一只灰猫,它也有一双明亮深邃的灰绿色眼睛。如果猫会笑,大概就是这样的笑容。

艾德慕持续胡思乱想直到仆人们将他们带回内舍。听到管家安排他和培提尔一起住在同一间房,两个女孩则住另一间。原本他们三个是住在一起的。对此姐姐有些不满,因为她和莱莎要一起去收拾她们的新房间,但他们都是小孩,大人们也就无视了她的意见。

“嘿。”

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他抬头看见培提尔站在他面前。他比艾德慕矮上几寸,这让他怀疑他是踮起脚拍他的。

“你有新衣服吗?我的意思是那种干燥的,没被雨打湿的衣服。”

艾德慕愣了愣,他这才注意到培提尔身上的衣服没全湿也有个半湿,斗篷在大雨里能发挥的作用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男孩就像一只落汤鸡,被雨打湿的黑发贴在头皮上,实在狼狈不堪。这让他很难想象刚才他是怎样游刃有余地行礼问好。

看到艾德慕一直没有说话,培提尔保持耐心沉默地等待着。直到艾德慕去喊了管家将他带去换衣服,他都没再说一句话。

第一次正式和私下的会面都在极其尴尬的气氛中结束了。

艾德慕有些无奈地想,这使他开始期盼起不久后的晚宴,也许他可以借此修补男孩们之间的关系。

oikid
GoT s7e3我只能咬牙想著...

GoT s7e3
我只能咬牙想著這樣的你
忍住不要覺得你被逼著在插旗

//credit to whoever owns it

GoT s7e3
我只能咬牙想著這樣的你
忍住不要覺得你被逼著在插旗

//credit to whoever owns it

善从心
懒到就地发芽,证明一下还健在

懒到就地发芽,证明一下还健在

懒到就地发芽,证明一下还健在

珂瑜_

【指珊】Too Far

去年剪的第一个视频,现在搬运到lof上来。

坐等老爷子更文~

【指珊】Too Far

去年剪的第一个视频,现在搬运到lof上来。

坐等老爷子更文~

magnet2014
练个手,看看这次能坚持几天……

练个手,看看这次能坚持几天……

练个手,看看这次能坚持几天……

二吏
指珊/GOT日常粮正在摸鱼in...

指珊/GOT日常粮正在摸鱼ing
先发个指叔解解馋xx

指珊/GOT日常粮正在摸鱼ing
先发个指叔解解馋xx

kLinsi
还有十个月 ಥ_ಥ

还有十个月  ಥ_ಥ

还有十个月  ಥ_ಥ

二吏

依旧在指珊坑停留...
我要产粮!!!!!
粮!!!!!

依旧在指珊坑停留...
我要产粮!!!!!
粮!!!!!

早起说晚安

第六季快开播!
想念指头叔了🙃请活久一点!
hail lord baelish!

第六季快开播!
想念指头叔了🙃请活久一点!
hail lord baelish!

Charlotte

FOR CHAOS

“Chaos isn't a pit.
Chaos is a ladder.
Many who try to climb it fail
and never get to try again.
The fall breaks them.
And some are given a chance to climb.
But they refuse.
They cling to the realm
or the gods
or love.
Illusions.
Only the ladder is real.
The climb is all there is. ”...

“Chaos isn't a pit.
Chaos is a ladder.
Many who try to climb it fail
and never get to try again.
The fall breaks them.
And some are given a chance to climb.
But they refuse.
They cling to the realm
or the gods
or love.
Illusions.
Only the ladder is real.
The climb is all there is. ”

by Petyr Baelish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