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RWBY

74万浏览    5631参与
背后有蛇
Everything will...

Everything will be okey.

Everything will be okey.

午夜撞见Aireen.Z
💦反正也捂不住 就提前丢出来...

💦反正也捂不住 就提前丢出来叭

💦反正也捂不住 就提前丢出来叭

James army 薛晓晴
是考试时的灵感 貌美Roman...

是考试时的灵感 貌美Roman()

是考试时的灵感 貌美Roman()

MissMiao喵小姐
(我突然发现滤镜加了就模糊了(...

(我突然发现滤镜加了就模糊了
(我就发个原版⑧
(dbq wtcl

(我突然发现滤镜加了就模糊了
(我就发个原版⑧
(dbq wtcl

MissMiao喵小姐
是学校的无话小漫画(?是qru...

是学校的无话小漫画(?
是qruby的ww
还是很菜啊呜呜呜
(滤镜比我会画画系列
(原版太丑了就不放了

是学校的无话小漫画(?
是qruby的ww
还是很菜啊呜呜呜
(滤镜比我会画画系列
(原版太丑了就不放了

低级勇者阿枫。

各种杂图,内含RR,YN以及BW

P1是不知道我还会不会继续更的ask汤账号

各种杂图,内含RR,YN以及BW

P1是不知道我还会不会继续更的ask汤账号

TTOO
【Renora资讯】 可能剧透...

【Renora资讯】


可能剧透预警!!!


以下所有信息和推测来源于用户alle1304、Kaosi1及推特评论:


【上周V7C5出场的冬之少女,可能和Nora有一定关系。】

原因1: 

冬女名为Fria,而北欧神话中雷神Thor(Nora角色原型)的继母名叫Frigga;

另一个解释路线是,Fria音同Freyja,同为北欧之神,在流行文化中通常被认为是最初的女武神(Valkyrie,即Nora的姓);


原因2: 在冬女病房里张贴着一些图...

【Renora资讯】

 

可能剧透预警!!!

 


 


 





 

以下所有信息和推测来源于用户alle1304、Kaosi1及推特评论:

 

【上周V7C5出场的冬之少女,可能和Nora有一定关系。】

原因1: 

冬女名为Fria,而北欧神话中雷神Thor(Nora角色原型)的继母名叫Frigga;

另一个解释路线是,Fria音同Freyja,同为北欧之神,在流行文化中通常被认为是最初的女武神(Valkyrie,即Nora的姓);


原因2: 在冬女病房里张贴着一些图片/画作,其中有疑似黑百合村庄及附近悬崖的图片。


于是大家开始恐慌:这位冬女可能是Nora的亲属,Nora是否有可能成为下一位冬女并立起死旗。同时又开始狂喜:难得的Renora情节发展!


但也有人提出了相反观点:

1. 四季少女的名字往往和能力季节有直接联系,Winter的可能性依然比Nora要大;

2. 背景图片还出现了Blake家乡等其他地方,可能只是为了表达各地区域偷懒使用了概念美术设计图而已。


个人来说,我认为冬女应该和Nora有亲属关系。RWBY的一个角色设计特征是有亲属关系的人物在外形上会有共性,比如发型,发色,眼睛颜色,服装等。冬女的这个发型,尤其是最末端翘起的样子就很像Nora。推特上还有网友在努力分辨冬女的瞳色,但因为太远+镜头上是隔着一层玻璃,没能分辨出来。

但Nora成为冬女的可能性太小了。

第一,Nora的性格和名字都和冬女不兼容,也没有任何铺垫。

第二,根据反派夺取四季少女力量的手段来看,少女死前看到的人,获得力量的可能性相对来说较大。“死前脑海中出现的最后一个女性将获得力量”的设定更像是给少女力量的传递留下了和平转移的后路。退一万步说,冬女和Nora很久没联系,相互之间可能不知道对方的存在或者以为对方已经死亡,临死前想到的是面前的Winter更合理。

Nora的死旗就更没道理了。

第三卷给大家留下了深刻的心里创伤,所以涉及到与Pyrrha情况类似的事件难免PTSD发作。但是仔细考虑一下,Pyrrha的死亡其实是合理+有剧情必要性的,而且也做出了合理的铺陈。Pyrrha Nikos意为深红·胜利女神,义不容辞慨然献身的Pyrrha是主角团,尤其JPR参与主线的重要原因和精神支柱。我不觉得鸡牙会为了震观众一下突然要牺牲Nora。

倒是冬女的这件事会慢慢带出Nora的背景故事,让人非常期待。我认为Nora是跟随父母之类的成人亲属因为某些原因去到Anima(Ren家乡所在的东方风大陆),甚至就是建设中的Oniyuri鬼百合镇,其他所有人遭遇不测,Nora成了孤儿流浪到Ren的家乡黑百合。

最后说件高兴的事情:下一集可能会有擎天舞会,有希望RN舞会糖!

背后有蛇
想一些想不通的事

想一些想不通的事

想一些想不通的事

华叔_萌帅萌帅的

【Qrover】三次Clover想告白,一次他成功了

Clover×Qrow,先性后爱,感情狗血。

心思活络Clover,先上车后补票。


🐦


没人记得这是从第几次任务开始的。


但他们都记得那是头巨大的格里芬恩,花了两个猎人全部的力气干掉它。Qrow的aura碎了,Clover拉住他的时候两个人都感到了灼热的、躁动的火星,在血管里不安地流窜。


他们都记得Clover把他抵在休息室的墙上,膝盖卡进他的大腿间,像格里芬恩的利爪一样在他的脖子上留下痕迹。他们在Clover的卧室惊天动地地搞了一场,Qrow希望自己没太大声,但Marrow的鼻子该死的灵,第二天连门口的运输员都知道了。


之后他们就陷入了这种……简单明...

Clover×Qrow,先性后爱,感情狗血。

心思活络Clover,先上车后补票。


🐦


没人记得这是从第几次任务开始的。


但他们都记得那是头巨大的格里芬恩,花了两个猎人全部的力气干掉它。Qrow的aura碎了,Clover拉住他的时候两个人都感到了灼热的、躁动的火星,在血管里不安地流窜。


他们都记得Clover把他抵在休息室的墙上,膝盖卡进他的大腿间,像格里芬恩的利爪一样在他的脖子上留下痕迹。他们在Clover的卧室惊天动地地搞了一场,Qrow希望自己没太大声,但Marrow的鼻子该死的灵,第二天连门口的运输员都知道了。


之后他们就陷入了这种……简单明了的关系,彼此都把它归咎于冲动和荷尔蒙。Qrow对此没有意见,Clover活很好。


但是他感觉Clover最近不大对头,说是最近其实也没有几次,非要说的话,他一直都喜欢粗暴点的,而Clover越来越温和了。


他不知道这个幸运草是想当完美炮友还是怎么的,他已经暗示很多次自己不需要像他的队员一样受照顾,也没有觉得谁不行了。


但Clover看起来真的不对头。


🐦


第一次是在Clover的床上,刚刚完事,他们俩都懒得动弹。Qrow靠在小队长的胸前,Clover有一搭没一搭地玩他的头发。


“你知道,”Clover突然说,“你之前那一发真的很不错。”


“什么?哦,”他反应过来对方说的是他的镰刀,不是他的老二,“没办法,我就是这么厉害。”


他开始习惯Clover时不时称赞他了,最先的时候有点突兀,但很快他就学会用玩笑回避过去。没什么难的,他告诉自己,和从前一样。


Clover不打算放过他:“我是说真的,很精彩,我从来没见过把后坐力玩成这样的猎人。”


Qrow小声笑了:“是啊,你真该看看Ruby。”


埋在他头发里的手停下了,Qrow抬起头,发现Clover用一种(不合时宜的)相当认真的眼神看着他。“你很优秀。”他几乎是掷地有声地说。


“呃……谢谢?”Qrow开始觉得奇怪了,在这种奇怪的场合,你奇怪的炮友用奇怪的态度对你说这种奇怪的话。


Clover甚至有点欲言又止:“我是说,我……挺喜欢你这个人的,各方面。”


“哦。”Qrow点点头,他好像明白了,Clover可能想跟他保持长期合作。


他觉得自己有必要回应一下:“你也挺不错。”他抬起手,拍拍Clover的脸,然后跳下床去洗澡。


🍀


Clover很少发现自己的外像力不起作用,通常面对一些模棱两可的境况,他总能期待事态往自己想要的方向发展。但现在他卡住了,在Qrow Branwen来到擎天之后。


或者说他被困住了,困在一段停滞不前的关系里。


刚开始很顺利,他喜欢Qrow的气质,也确实把他带上了床。直到他开始在意:在意Qrow对别人的态度,在意他有没有受伤,还总认为他值得比自暴自弃的人生更好的东西。


这时候Clover就感到无能为力了,他可以睡到这个人,但他的好运气到此为止。当两个人是这种关系的时候,很难再提起感情问题,仿佛性过于成熟,而让爱情变得矫情了起来。


摆在他面前的,是一道看似随意却密不透风的墙,除了懊悔自己下手太早,Clover已经毫无出路。


Harriet在他眼前敲了敲,打断他思考人生的旅途。


“嗨,猛男,你趴在这儿干什么?”


“感情问题。”他坦白地说,“你有什么办法能让Qrow Branwen答应和我约会?”


“真的?”她嗤笑道,“你们还没约?我以为你们都快搞到Ironwood办公室里去了,你的运气都上哪儿了?”


“呵,”Clover对她嘲笑回去,“你绝对猜不到他的外像力。”


兔子瞪大眼睛:“什么,你该不会告诉我……”


“对,他运气超烂。”


Harriet发出惊人的爆笑:“Clover,哇哦……你猜怎么着,我突然觉得自己没白活。”她差点把自己憋死后,直起腰抹着眼泪。


“你现在有想法吗?”她问,“我可以帮你把他找来,很快的,你知道。”


“不用了,谢谢。”Clover站起来挥挥手,“我现在没有心理准备。”


他告别Harriet,刚走过一个拐角,迎面撞上了他的感情问题对象。


“哦,嘿。”Qrow冲他笑了笑,他隐约感到对方今天好像心情不错。


来了,Clover相信这就是他一直在等的运气。有点仓促,但他从来不会放过机会,他转身叫住Qrow。


“我在想,你哪天有没有空一起吃个饭?”


Qrow有点迷惑,但很快想起了什么:“你是在……约我吗?”


操,他太聪明了,Clover想。


“算是吧,但是我想正式地约你,就是吃个饭,逛一逛,聊聊天,这种。”Clover解释道,他很久没这么紧张过了。


Qrow没有更明白,他看上去更迷惑了:“你为什么要……”


Clover等着他宣判这份没有着落的感情,可他突然低下头,从兜里掏出卷轴看了一眼。


哦,操,他们俩的运气——Clover已经在心里暗想不妙,Qrow举起卷轴的样子让他彻底死心:“有任务,得先走了,下次吧。”


他逃跑一样地离开了,半途又转回身,用拿卷轴的手指着Clover:“听着,我不知道为什么,但是你如果缺男朋友,我绝对不是什么好人选,明白吗?”


然后他急匆匆地走了,背影看起来有种落荒而逃的意味。这就是Clover的第二次失败,该死的运气,他再次被困住了。


🍀


第三次……好吧,很难有第三次,除了任务安排,Clover再也没见到Qrow。他察觉到他的床伴兼感情问题对象在刻意地躲开他,不给他任何带来麻烦的机会。


可是他躲得也太他妈该死的好了。


Clover不敢相信有人能整整三天不露面(有任务的时候又从不知道什么地方冒出来),他甚至拜托Harriet去找,极速者绕着整个擎天学院转了五分钟,连个影子都没看到。


“往好处想想,运气王,”Harriet安慰他,“说不定你的男朋友是个小小鸟,风一吹就跟着飞跑了。”


Clover让她别再打趣还有Qrow不是他男朋友。


他路过学院里仅剩的那几棵园艺树时,他的外像力猛地击中了他。紧跟着在他眼角的余光里,他瞥到Qrow从树顶上跳……不是,掉了下来。


他们几乎在同一时刻发现了对方,Clover喊着他的名字奔过去,Qrow四处看了看,发觉自己无处可逃,只好尴尬地站在原地。


“我没时间跟你玩游戏,年轻人。”他靠在树干上,盯着追上来的Clover。


“我不是在跟你玩什么,我只是想……”浓烈的酒气从他身上散发出来,Clover意识到他喝多了,“你又在喝酒了?”


Qrow半撑着醉眼觑着他:“不关你的事,我现在不是你的队友。”


但比起他抗拒的态度,他又开始酗酒这件事更让Clover生气。


“我不打算在你喝醉的时候跟你探讨什么,但我觉得你欠我一个解释。”Clover的怒气正沿着他的胸口往上攀爬,“我确实喜欢你,你也可以拒绝我,但你不能这样回避问题。还有你为什么又开始喝酒了?”


“事情就该这样,Clover。”


“什么?”


Qrow没有作声,他低垂着头,轻轻地摇了摇。


“我应该拒绝你,这件事就该这样。没错,我是和你睡过几次,但不代表我们就能互相了解到想发展什么关系。”


他看着好像要塌成一摊破布,Clover扶住他的两肩:“没有什么事是应该怎么样,我愿意了解你。”


Qrow算得上轻蔑地笑了笑,眼神迷离地对上他的视线:“你看,Clover,事情就是这样,你不知道你了解到的是什么。不如我提前告诉你:我不值得你花什么心思,免得你失望。”


戮兽和流匪都不能吓到Clover,但现在他吓到了。他想知道这个人喝了多少,才能让自己说出这种话。


“我可以赌一把,你知道我运气很好的。”Clover小心地凑近他,Qrow醉得眼神游离,找不到聚焦,苍白的颧骨上有醉酒的酡红。


老天,Clover想吻他。


他向前凑过去,Qrow的红眼睛瞪大了,然后他眼前一花,一只鸟从他手底下飞了出去,跌跌撞撞地消失在擎天的寒风里。


操,Harriet说对了,现在他总算知道Qrow是怎么躲开他的。


🍀🐦


他们的关系回到原点,Clover输得比任何时候都惨烈。


Qrow没再躲他,但也没有再接近他,他也愧于保持从前的那种关系。Qrow说得对,有时候事情就是这样,当你先谈性又要谈感情,往往连性都没得谈。


问题就在于,他不觉得喜欢上Qrow Branwen有什么错。


甚至他更在意了,这不是他可以控制的,但Clover也在放任自己的情绪。Qrow没有接着酗酒,但执行任务时越来越心不在焉,这样的情况也让他很担心。


而对Qrow来说,一切都像从前一样。


每一次他都以为,只要他把话说清楚就会解决所有问题,但推开别人他已经用尽了力气,后续永远是持久的心烦意乱,和留给自己的又一道伤口。


如果这还不算更糟的话,他还要继续和Clover搭档。


第二次因为走神受到轻伤时,他觉得自己有必要和James提一下,最好能让他调整分队。


他坐在自己房间考虑这件事,有人敲了敲他的门。


他本来期待是Ruby,或者Yang,绝对没有想过是Clover。


Ace top的队长手里拎着医药箱,另一只手卡住他的门缝。


“拜托我知道你不想见我,我只是来看看你的伤。”Clover挤进门,门轴恰到好处地卡了一下,把他放了进来。


Qrow斜靠在衣柜上,手臂抱在胸前:“这种伤没什么,”他露出很混蛋的笑容,“喝点酒就过去了。”


Clover清楚他只是在激怒,但他还是控制不住地想要生气。他气愤Qrow这样看轻自己,好像他不知道有人需要他。


他把医疗箱放在Qrow的床上,打开盖子,从里面挑出纱布和药。“你不该再喝酒了。”他拍拍身边的床沿,示意Qrow坐下来,“我猜你肯定不会关心自己的伤,你侄女告诉我从前你受伤回家就会把自己喝醉。”


Qrow卸下了一点防备:“是谁,Ruby还是Yang?”


“Yang,但Ruby说她很担心你。”Clover拿着药瓶等他。


Qrow叹了口气,挪到床边坐下来。他脱下撕裂的外套,把衬衫褪到手肘,在他背后有三道渗血的爪痕。


Clover用棉签擦掉了脏血,开始给他上药。Qrow小声地吸气,Clover停下来让他缓一缓。


“受伤的时候喝醉是什么感觉?”他问,“不那么疼吗?”


“没,”Qrow在他重新开始的时候颤抖了一下,“会忘记自己在疼。”


Clover差点就想要把药瓶丢开,但他只是扔掉棉签,把药水倒在手指上。


他用指腹轻轻地擦过伤口,Qrow不安地绷紧了,默不作声。


“下次,你如果疼的话可以跟我说。”Clover探试道。


“Clover,我说过了,”Qrow一秒都没迟疑,立刻就看穿了他,“别在我身上浪费时间。”


“你醉成那样的时候我一个字都不会信你。”Clover妥帖地给他缠上纱布,每缠过一圈手臂绕到他胸前,几乎把他揽在怀里,“除非你清醒着跟我说实话,不然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他在Qrow的背后给纱布打上结,又粘了几条胶贴,固定好位置。


但他没有离开,Qrow能感觉到他呼吸的热气扑在后颈上。


“好了,现在是你拒绝我的最后机会了。”Clover轻轻地把他转过来,给他拉好上衣,“如果你没看着我的眼睛实话实说,我以后都不会放过你的。”


Qrow偏过头看他,开口的这一刻他突然意识到这件事比他想象的要难。Clover的绿眼睛简直是世界上最幸运的颜色,只有在醉酒和背过身的时候他才能坚定地拒绝他,现在他终于得承认自己做不到。


Qrow泄气地把脸埋进手心里:“老天,你为什么非得要这样……”


Clover抓住他的手腕:“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他拉下Qrow的一只手,那底下的半张脸已经泛起红晕来,“但是你该听我说一下:我不在乎,Qrow,我他妈根本不在乎。不管我了解到什么,它是你的一部分,我只会完全接受它,因为你值得。”


Qrow用露出来的那只眼睛瞟了他一下,然后迅速地别过脸去。“操,Clover,”他深深地吸气,声调有点发抖,“操。”


Clover还握着他的手腕,这只手挣动了几次,Clover没有放手,他看着Qrow的耳朵逐渐变红,透出血色。


“我就当你答应了?”他忍不住想笑,又忍不住亲了他的指关节。


Qrow跳起来抢回自己的左手,Clover看到他的脸已经红透了。“行了,小崽子。”他羞愧地打发他走,“自己得意去吧。”


Clover才不走,他冲上去把Qrow拉回到床上:“你真的想让我走?”他急迫地想要把这些天的疏离补回来,Qrow瞪着他,眉毛越挑越高。


“好,行吧。”他的小小鸟男朋友慢慢地说,“但是有件事,我忍你很久了。”


“什么?”Clover紧张起来。


“我明白你想照顾我,”Qrow缓慢地露出一个狡猾的微笑,“但是我喜欢你用力一点,懂吗?”


Clover的表情空白了一秒,好像他的脑子在宕机,接着他反应过来了,一瞬间的狂热几乎让他停止呼吸。


“Qrow?”他眼色发暗地盯着他,“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吧。”


“哼,是啊,也许呢。”Qrow撩着他最后的一根神经。


Clover把他掀翻在单人床上,手臂垫着他后背的伤口。


“你记得我刚才说的话?”他咬着牙说,“我收回,现在才是你最后拒绝我的机会。”



End


TTOO

【Renora搬运】


LOOK AT ME!!! ⚡

via 禁電君 推特ID:jindianjun000

原网址:https://twitter.com/jindianjun000/status/1139570591327875072


授权P2

【Renora搬运】


LOOK AT ME!!! ⚡

via 禁電君 推特ID:jindianjun000

原网址:https://twitter.com/jindianjun000/status/1139570591327875072


授权P2

takausa

音乐剧《摩门经》x salem,选段《Hasa Diga Eebowai》。

一个门槛有点高的玩梗😂没看过剧可能很难get到点。。虽然我摸得特别开心(。)

本来还想搞摩门boys,但是想了半天都没能从主角团里凑出五个可以摩门boys的男性角色。。

音乐剧《摩门经》x salem,选段《Hasa Diga Eebowai》。

一个门槛有点高的玩梗😂没看过剧可能很难get到点。。虽然我摸得特别开心(。)

本来还想搞摩门boys,但是想了半天都没能从主角团里凑出五个可以摩门boys的男性角色。。

圆鸮
小号发不出来气死ˊ_ˋ 连动态...

小号发不出来气死ˊ_>ˋ

连动态练着练着就开始皮了

老师我真的在练速写你信我!!(信你个鬼

小号发不出来气死ˊ_>ˋ

连动态练着练着就开始皮了

老师我真的在练速写你信我!!(信你个鬼

Axion.
给可爱小冰激凌画了cyberp...

给可爱小冰激凌画了cyberpunk版私设!

给可爱小冰激凌画了cyberpunk版私设!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