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Redeyes

13850浏览    466参与
暖忍冬

晴空渡·第二章——咕了好久了……文笔还是极烂,表喷我呀!……如果没人喜欢就算了……

晴空渡·第二章——咕了好久了……文笔还是极烂,表喷我呀!……如果没人喜欢就算了……

翠麓依然似梦中

[mc乙女]原来后来

以前的设定=违和=我的眼中钉=被新设定代替

好啦好啦终于不违和啦

————————————


凌晨的F城像只打哈欠的猛兽,看似即将陷入沉眠,实际随时可以扑出去撕碎自己的目标。

你捏紧了话筒,闭着眼等待灯光打到自己身上。当眼前明亮起来时,这里才是你的舞台。

这里的客人喜欢你唱歌,但说实话,你并不喜欢自己的嗓子,因为你就是莫名觉得自己的声音完全不能听,但台下的人喜欢,时间长了你也就习惯了。

在酒吧唱歌的女生啊,总是耀眼的,不少人送你礼物邀你喝酒只为了搏你一笑,但你已经很久没谈过恋爱了,快忘了与自己的男朋友在一起是什么样的感觉了,甚至快忘了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了。

你每天化着精致的妆容,穿着自己喜欢的衣裙,...

以前的设定=违和=我的眼中钉=被新设定代替

好啦好啦终于不违和啦

————————————


凌晨的F城像只打哈欠的猛兽,看似即将陷入沉眠,实际随时可以扑出去撕碎自己的目标。

你捏紧了话筒,闭着眼等待灯光打到自己身上。当眼前明亮起来时,这里才是你的舞台。

这里的客人喜欢你唱歌,但说实话,你并不喜欢自己的嗓子,因为你就是莫名觉得自己的声音完全不能听,但台下的人喜欢,时间长了你也就习惯了。

在酒吧唱歌的女生啊,总是耀眼的,不少人送你礼物邀你喝酒只为了搏你一笑,但你已经很久没谈过恋爱了,快忘了与自己的男朋友在一起是什么样的感觉了,甚至快忘了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了。

你每天化着精致的妆容,穿着自己喜欢的衣裙,唱着自己喜欢的歌,就是没有一个喜欢的人。

至于你的客人,也有人想要找你陪酒,你只是笑笑。

毕竟,你的兴趣只在唱歌上,在舞台上放开嗓子唱歌的感觉可比陪酒好多了。

回家的路上总是安静的,路灯低着头发出昏暗的光芒,你自顾自地向前走。

“书里总爱写到喜出望外的傍晚。”

你听到了从巷子里传出的吉他声和歌声,长期与歌曲打交道的你听到这样孤独的声音情不自禁的探头往声音来源看。

“骑得单车还有他和她的对谈。”

巷子里坐着一个男生,孤单的弹着吉他唱着歌,你看到了他小小的耳钉,以及他一开一合的嘴唇。他像夜晚一束昏暗的灯光,照进你满是黑暗的世界。

“女孩的白色衣裳男孩爱看她穿。”

男生唱的很入迷,你也听的入了迷,也习惯性地跟着唱了。男生仍然闭着眼弹着吉他,听到你的声音只是勾起唇角继续自己的歌曲。

“好多桥段,好多都浪漫。”

你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甚至有坐在他旁边的冲动,但你控制住了自己。你喜欢他的歌喉,以至于已经开始想象他看着你唱歌的场景。

“好多人心酸,”

他的声音小了,你难得的朝着男生笑,虽然他现在沉迷在自己的世界里都没有睁开眼看你一下。

“好聚好散…”

不知道为什么,在他睁眼的时候你却跑了,准确些说,是逃跑了,明明之前还决定要和他说说话的。

Redeyes猩红色的双眼在深巷里显得有些暗淡,他望着仓皇逃跑的女孩,呆站在原地像是思考,下意识眯了眼。他知道那个女孩,那个占领了酒吧舞台的姑娘。

“是她啊。”Redeyes抱着吉他沉思,似乎他并没有想到靠近自己的是自己梦寐以求的女孩,她的嗓子可真好听。

你打开门尽量平静地开了灯,偌大的空间只有你一个人身影,你原本想一回家舒舒服服地洗个澡再趴在床上看电视,但你在拿换洗衣物时想到了那个男生。

那个在深巷孤独歌唱的男生。

你并不认识他是哪位,但对他有莫名的好感,也许是因为他与你一样喜欢音乐。人总是对与自己有共同爱好的其他人产生好感,很正常对吗。

甚至在入睡前一秒,你都还在想着他的声音。

他看起来和你那么那么像。

“慢慢喜欢你,慢慢的亲密。慢慢聊自己,慢慢和你走在一起。”

天亮之后你依然照常起床,去酒吧,去拿了一杯你爱的白酒,人们带着笑朝你打招呼,向你表达已经等不及要听到你的声音。

你有些恍惚,视线扫过每个人的脸,还没有到晚上人已经开始多了起来。你的心脏猛地一跳,进了更衣间。

黑色礼服,高跟鞋,你一直想要尝试这样的风格。此刻站在台上的你格外冷艳,你平静的垂下眼睑准备歌唱。

习惯性的望向台下,这一次你看到了那张你熟悉的,你想看到的面孔。男生血红色的瞳孔紧盯你,嘴角微微上扬,你在台上别过视线意外的红了脸。

没有人注意到你们的对视,其中的意义也只有你和他明白,明白这不仅仅是眼神相遇这么简单。

你突然渴望了解这个男生,他的歌声,他的深巷,以及他的血红色瞳孔。

一如既往的喝酒,谈笑,你才发现自己竟然从来没抱怨过如此无聊的不停重复的日子。

正当你思考着以后时,有人拍了拍你的肩膀,你下意识以为是想邀请你喝酒的客人于是熟练的扬起嘴角以最自然的笑容去面对。

但一转身,是他。

“嗨。”他像是你的故人淡淡地对你打招呼。

你看清楚了他,在他人来看像是恶魔之眼的瞳孔你看着却像一对小番茄,淡棕色的碎发上闪烁着酒吧五彩斑斓的灯光,他还有可以被称为白净的皮肤,给人一种很简单很干净的感觉。

“是你。”虽然你并不清楚他是否认识自己但意外的嘴比脑子快,想捂住嘴也来不及了。

他真好看,你现在才反应过来。

“昨晚谢谢你,你的声音很好听。”

你刚想问他为什么谢自己,他自顾自地背着吉他转身离开,你盯着他背上的吉他出了神。

回家路上你意外的分了神没有注意到街边的灯光,明明以前都会很注意路边昏黄色灯光的。

“…能够握紧的就别放了。”

他的声音把你的思绪重新拉回来,这次他的声音小了很多,但在你听来是非常美妙的。你并不是那种可以听一次就记住别人声音的人,只能说他的声音给你的印象很深吧。

“能够拥抱的就别拉扯。”

你叫什么名字,你记得我,你知道我是谁,对吗?在某些地方,你和我很相似,对吗?

“时间着急的,冲刷着。”

这一次你决定不再逃跑,虽然你还不知道他叫什么,对他的了解连朋友都做不成,但你总觉得他是上天派来找自己的。

“剩下了什么。”

对吧。

“…”

“原谅走过的那些曲折”

“原来留下的都是真的”

“纵然似梦啊,半醒着”

“笑着哭着都快活”

Redeyes缓缓睁开眼,他以为自己要失望了,他以为今晚那个女孩不会来,所以当他看到你时甚至不知道该做出什么表情。惊讶,惊喜,惊异。

他想着的那个女孩,现在正站在自己面前,带着微笑。

那么,该怎么和她说呢?说说自己的吉他,音乐,与流浪,与停留。

“你的声音可比我好听多了啊。”他还在思考该怎么说,女孩就已经先开了口,倒是搞的他有点不知所措了,

‘我知道你要经过这里,所以想唱歌给你听,结果你真的跑来听了甚至一起唱了鬼知道我有多开心啊。’Redeyes心里就像被放进一颗爆竹,心里话很多却没一句敢说的。

“谢谢。”

当你觉得自己已经满脑子都是他和他的故事时,他却消失了。酒吧里,深巷里,路灯下,Redeyes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

是骗子吧?你下意识这么认为,你不理解既然他要消失,那为什么还要出现在你的眼前,为什么要让你记住他和他的歌声。一声不吭的离开,对你而言,是欺骗,你强迫自己不要去理会。

但是脑海里控制不住出现他的身影,不停的晃动,他的眼睛像是隐匿在黑夜中的一把尖刀,瞬间将你的心脏刺穿。

该死,不要再想他了啊。

你明白,控制不住的东西,无论怎么努力克制,都是徒劳,你每天回家时还是会习惯性探头往巷子里看一眼,回到家还是习惯哼唱起他喜欢的歌。

连着几天你因为见不着Redeyes有点心不在焉,好在酒吧老板是个豪爽的大姐姐察觉出了你的异常,让你今天就休息休息,还神神秘秘的告诉你今晚有个新人来唱歌。

也好,你坐在角落慢悠悠地喝着饮料想着,反正也好久没有体验做观众的感觉了。

唱的是什么歌呢?为什么会想到来这里唱歌呢?是个怎样的人呢?你撑着下巴闭眼思考,险些睡着。

带着点点困意醒来,你听到舞台传来熟悉的声音。是那个你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声音,你睁大了眼。

“慢慢我想配合你。”

睡意早已消散,你猛地站了起来,酒吧老板笑眯眯地看着你,可你的注意力全在舞台上,或者说,在那个男生微眯的双眼上,你绝对不会认错那双眼睛。

“慢慢把我给你。”

Redeyes悄悄瞟着站在角落一脸惊讶的你,他知道你一定不能理解自己突然消失又出现,但又喜欢你现在满脸惊讶的样子。真是可爱。

“慢慢喜欢你。”

他在舞台上,带着笑,缓声唱着你们初次相遇的歌,你生气,惊异,此刻却又融化在他的声音里。

“慢慢的回忆。”

酒吧外的霓虹灯闪烁着柔和的光,你的心也慢慢平静下来,听着他的声音,你突然觉得,你没那么生他的气了。

“慢慢的陪你慢慢的老去。”

至少,他在你孤寂的只能对着路灯微笑时,他出现在你的身边,为你歌唱,陪伴你。

“因为慢慢是个最好的原因。”

你的视线被掌声所淹没,人们照常喝酒,喧哗,他穿过人群来到你身边。

“久等了,我的小姐。”他微笑着抱住你,你享受他怀里的温暖,原本想的一堆气话也给咽了下去。

“突然消失是我的错,不过我保证不再离开了好吗?”你有点害羞,酒吧老板趁机在一边起哄‘真浪漫啊。’,你的脸更红了,支支吾吾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Redeyes是你最忠实的观众,在你累时又会轻轻在你耳畔哼唱你最喜欢的歌。消失不过是一个插曲,你也在意过,却被他的温柔打败。

“书里总爱写到喜出望外的傍晚。”


————————

bgm:慢慢喜欢你

岁月神偷


所以

【主NH】狼人杀 2

接上回


——————


  herobrine走出房间,迎面就是张地图,他仔细确认了几分钟的路线,随后到达了会议室。


  herobrine入座后,在会议室里,空座位就只剩一个了——只见一个少年模样的人跑进来,气喘吁吁的,开口便是一句:“抱歉……只差我了?!啊,抱歉抱歉,没有……添麻烦吧?”


  众人沉默了一下,就都点了点头,示意让这个少年坐下。看起来是个有教养的人,herobrine这么想。


  “既然各位都到齐了,而你们又都是‘第一次’见面,来个自我介绍怎样?”not的声音在那个少年坐下后响起,“那么,就从最右边的一号位开...

接上回


——————


  herobrine走出房间,迎面就是张地图,他仔细确认了几分钟的路线,随后到达了会议室。


  herobrine入座后,在会议室里,空座位就只剩一个了——只见一个少年模样的人跑进来,气喘吁吁的,开口便是一句:“抱歉……只差我了?!啊,抱歉抱歉,没有……添麻烦吧?”


  众人沉默了一下,就都点了点头,示意让这个少年坐下。看起来是个有教养的人,herobrine这么想。


  “既然各位都到齐了,而你们又都是‘第一次’见面,来个自我介绍怎样?”not的声音在那个少年坐下后响起,“那么,就从最右边的一号位开始吧!”


  尴尬的停了一会,herobrine才意识到——一号位……是自己?


  于是他就说了起来:


  “大家好,初次见面,我是……hero,一个孤儿哦。”herobrine这个魔神的名头太响了,哪怕现在的他只是一个寄宿体,这个名字也不能说出去的,于是,我们聪明的herobrine,就给自己想了一个新名字——hero!至于为什么是这个名字……谁知道呢?


  “我是Steve,一个警察。”坐在hero旁边的紫眼男子说。


  “我是Alex,原来是一个医生。”其次的是一个金发绿眼的少女。


  “303,黑客。”这个叫做303的男子把玩着手中的卡牌。


  “嗯……我叫jeb,姑且是个程序员。”说这话的是个羞涩的美少年。


  “我是亡灵法师,原来是个演员。”说话的是个俊美的男性,他正捉弄着他旁边的青年——拼命拉他卫衣帽子。


  “在下null,原本……是亡灵法师的经纪人兼助手。”被捉弄的青年整理了一下卫衣。


  “redeyes,职业的话,你们可以去问Steve,我和他可是熟人~”


  这个人之前一直低着头,看不清长相,可是现在,众人却发现,这人和Steve长的一模一样,只不过眼睛是红色的!


  众人看向Steve,他叹了口气,小声嘀咕了一句什么,别人听不清,但是坐在他旁边的hero听的清:“还真是会给我添麻烦。”他听见。


  Steve才大声说:“他是……我的双胞胎兄弟,同时也是一个……”他沉默了一会,“他也是一个警察。”


  于此就是最后一个人了——那个迟到的少年。


  “……唉?轮到我了?嗯……我是notch,一个科学家。”


  众人立刻沸腾了起来:


  “notch?!是个超有名的人唉!”Steve说


  “有名吗?”Alex很疑问。


  “那当然!之前他一直在研究武器、工具、医疗、食品等各种方面的东西,现在据说是在研究灵魂还是重生什么的,就不太出现了。”


  “啊,这么厉害!”作为一个与网络隔绝的人,Alex表示很惊讶。


  “对啊,只不过,他从未露脸,我也没想到,他看起来这么年轻……”


  “看来自我介绍完了啊,那么,就去吃晚饭吧,吃完之后,睡个觉,明天……游戏就要开始咯~”not的声音又响起了。


————————

这一章虽然都是介绍,但是伏笔还蛮多的,建议仔细看哦~

还有……亡灵法师的名字是什么啊!我查不到,有谁知道吗?QWQ

 


林之棱

是新来的,是幼体有点ooc很抱歉。

是新来的,是幼体有点ooc很抱歉。

脱氧核糖核酸x

【Minecraft】Dreadlord与Entity 303的撕逼日常

又名:论小学生是如何打起来的

欢乐沙雕向,毫无节操

ooc严重

说明一下:私设Redeyes主要的食物是血液

同时也是新车预告

(和“世界第一凋零控”预告的是同一篇车)


        这一天,DL和303在实验室配置药水,DL本想去一旁的柜子里找一种试剂,起身的时候却不小心撞到了303的手。

303(拍一下DL):你干哈?

DL(拍回去):没干哈

303(打):你有病啊你打我干哈?

DL(锤):是你先打我的

303(踢):嗷!我捶你大爷!

DL(踹):你特么踢我你还有理了?!

303(揪头发):wo ri ni ge!!!

DL(掐脖子):ni...

又名:论小学生是如何打起来的

欢乐沙雕向,毫无节操

ooc严重

说明一下:私设Redeyes主要的食物是血液

同时也是新车预告

(和“世界第一凋零控”预告的是同一篇车)



        这一天,DL和303在实验室配置药水,DL本想去一旁的柜子里找一种试剂,起身的时候却不小心撞到了303的手。

303(拍一下DL):你干哈?

DL(拍回去):没干哈

303(打):你有病啊你打我干哈?

DL(锤):是你先打我的

303(踢):嗷!我捶你大爷!

DL(踹):你特么踢我你还有理了?!

303(揪头发):wo ri ni ge!!!

DL(掐脖子):ni ri wo ge wo ri ni!!!

        一旁的Him看不下去了,就把他们分开:“君子动口不动手,要是你们再把我实验室炸了我就把你们的头卸了煲汤。”

DL/303:行啊

303:紫菜骨头汤!

DL:石榴芝麻糊!

        这时,Redeyes的肚子突然响了一下。

Redeyes:我饿了……

None(递血包):新鲜的

Redeyes(抱):谢谢!

None(叹气):这么大了还像个小孩一样……

303:你被狗追!

DL:你被咸鱼摁在地上捶(动画人生)

303:你死亡姿势妖娆!(动画人生)

DL:你被咸鱼摁在地上捶

303:你被菜鸟虐!(起床战争)

DL:你被菜鸟一咸鱼拍晕(神秘之战)

303:咱能别提咸鱼么?

DL:你拉屎不脱裤子(神秘之战)

303:你他妈!

        每当这时,总会有那么几个人在吃饭,比如Redeyes。

Redeyes(吐血):呕……

None(发疯似的摇Redeyes):劳资好不容易收集的血!!!你特么却给劳资全吐了?!

Redeyes(连忙道歉):对不起对不起!不过你是怎么收集的血啊,这么生气?

None(气呼呼):每次打蚊子时蚊子都会出一点血,我就把那点血收集起来,然后就越急越多,最后就集满了一个血包

Redeyes:那你还和我说是新鲜的???

None:今天早上才集满的啊

Redeyes:呕!!!

        系统提示,您的好友已Redeyes当场去世

DL:你拉完后还不擦屁股(神秘之战)

303:你给劳资闭嘴!!!

Him:紫菜你信不信我特么现在就把你叉出去

DL:别别别!我说些别的!

你被我壁咚且强吻(动画人生)

303:你!

DL:你被我肏过

303:咱还是提咸鱼吧……


TBC


白色羊驼对你笑
和我一起喊!小红!

和我一起喊!小红!

和我一起喊!小红!

暖忍冬
送给同学的画......是晴空...

送给同学的画......是晴空渡的,画得不好啊啊啊啊(๑д๑)......在大佬们面前自卑不已!

送给同学的画......是晴空渡的,画得不好啊啊啊啊(๑д๑)......在大佬们面前自卑不已!

陆陆陆陆陆木

HR还没取名字

ooc

肖申克AU ABO

别问,问就是屏蔽词有点多


新的一批囚😁犯是在这一年的开春被送进肖申克的。


冬雪还没有化干净,但这也不过是让😂囚犯们裹紧了棉袄的衣襟,在料峭的春风里趴在起了一层霜的铁丝网上瞅着缓缓驶进的汽车。


“菜鸟!”

“菜鸟!”


新囚犯“入住”的日子总是要比平安夜还要热闹,哪怕没有监狱破例提供的烤肉和额外一次的电影,也会有人哈着白气在铁网前等待,毕竟这些“雏鸟”对他们来说才是最美味的“大餐”。


混乱的人群挤到铁栅栏边,皲裂的手指像鸟爪一样抓住铁丝网的缝隙,呼声一波强过一波,逐渐汇合成了海浪似的有节奏的叫喊。


“菜鸟!菜鸟!菜鸟!”


口哨声,...

ooc

肖申克AU ABO

别问,问就是屏蔽词有点多










新的一批囚😁犯是在这一年的开春被送进肖申克的。


冬雪还没有化干净,但这也不过是让😂囚犯们裹紧了棉袄的衣襟,在料峭的春风里趴在起了一层霜的铁丝网上瞅着缓缓驶进的汽车。


“菜鸟!”

“菜鸟!”


新囚犯“入住”的日子总是要比平安夜还要热闹,哪怕没有监狱破例提供的烤肉和额外一次的电影,也会有人哈着白气在铁网前等待,毕竟这些“雏鸟”对他们来说才是最美味的“大餐”。



混乱的人群挤到铁栅栏边,皲裂的手指像鸟爪一样抓住铁丝网的缝隙,呼声一波强过一波,逐渐汇合成了海浪似的有节奏的叫喊。


“菜鸟!菜鸟!菜鸟!”


口哨声,笑声,叫喊声和没有意义的侮😃辱性的词语便是新囚犯的欢迎礼,狱警用枪指着几个几乎快要把栅栏掀翻的老囚犯,勒令他们安静下来,但大部分的狱警还是靠着栏杆附近,指着人群发出讥讽的笑声。


这是一场狂欢。



轧着石子路的车轮终于停止了旋转,车门打开,一个个或恐惧或不甘,亦或是迷茫的面孔排着队下了车,开门的狱警伸出他胖的像根香肠的手臂拽住为首的一个瘦子恶狠狠的说道,


“跟着那个长官走,懂了吗?你这个瘦猴子。”


那瘦子似乎被这阵仗吓得不轻,双腿哆嗦着却不能前进一步,几乎是被那肥胖的双手从地面上拎起来,周围的人群因为他的表现更加躁动,不少人隔着铁网冲他叫喊。


“走啊,瘦猴子!”

“看他那样子,是吓得拉在裤裆里了吗!”

“干😄你的屁👿眼!怂😉货。”



肮脏下流的话怎么也说不完,终于菜鸟们才排成长队磨磨蹭蹭的往监狱的大楼走去,手铐叮当作响,却都被哄闹的人群声盖了过去。


“哎,你赌哪个,赫尔南?”远离人群的地方三三两两的聚集了一些囚犯,他们站在较高的台阶上,越过人群去望向铁丝网外面,这些人起哄的很少,不过是那因为他们有其他的消遣活动。


“还不知道。”被几个囚犯簇拥在中间的男人吸了口手里的烟,从肺里吐出一股白气,修长的手指随意的弹了弹烟灰,他眯起了眼,那双漂亮的眼睛连带瞳孔都是灰白色的,被烟雾隐藏在后面,像极了雾霭的雪地。


“就第一个的瘦子怎么样?不过我猜已经有很多人押了他……或者第三个的肥猪?第六个秃驴也不错……噢该死!!”蹲在男人身边的人依旧絮絮叨叨嘟囔个不停,直到被一脚踢下了台阶才后知后觉的闭上了嘴,拍了拍外衣上湿哒哒的脚印,又恬不知耻的蹭了回去。


“什么时候改改你这张破嘴的毛病,Steve。”


“做梦吧。”Steve摸了摸口袋,掏出一支烟来咬到嘴里,和男人并排靠在墙上,“这次不赌了吗,herobrine?”


赫尔南——或者说是herobrine,将烟嘴扔到地上,用鞋跟把只剩一点的星火碾灭,“当然——赌,不过要等所有人都下车之后。”


“所有人?车里还有人吗?”Steve和几个囚犯伸长脖子张望,几乎所有犯人都排成一队往监狱里走去,那辆负责运送犯人的囚车仍停在原地,先前那位胖狱警正把头扎进车门里,和什么人吵的面红耳赤。


“我还是头一回见这么大牌的‘菜鸟’。”众人哄笑作一团。不多时,一双穿着旧布鞋、光裸着脚踝的腿探下了车,不知道是不是错觉,herobrine觉得周围的嘈杂声似乎小了一些,紧接着一个高挑但又格外削瘦的身影钻了出来,身上穿着同样灰到发白,却并非来自肖申克的囚服,脚腕和手腕上都铐着镣铐,婴儿手臂粗的铁链挂在上面,随着动作发出令人齿寒的响声。


herobrine先是看见一头疏于打理的短发,接着就是一双红色的眼睛,那双眼睛的主人环视了一周趴在铁丝网上的囚犯,嘴角咧开露出一个讥讽的笑。


“闭上你们该😊死的嘴,‘老家伙’!”


herobrine觉得这一幕有些眼熟——那人就像动物园里观看猴子表演的游客,而他们则是猴子。黑黢黢的镣铐都没能舒服束缚住他四散的嚣张,他甚至还瞪了一眼身后拿枪抵着他的狱警。


但那还不是最令人震撼的。


herobrine看见他眼里闪着光的张扬,衬得他脖子上镶嵌着铁扣的黑色皮带是格外扎眼。


“该☺️死、典狱长不会是疯了吧!”Steve咋咋呼呼的惊叫起来,而他们身边并不缺乏因为过度吃惊而倒吸气的声音。


“一个omega??老天!肖申克可不是座混合监狱!”


一个从混合监狱转来、有着红眼睛的omega,顺带一提,还是未被标记过的。这无异于往一片平静的水面上投下一块巨石,人群在短暂的安静后爆发了更大的骚😌动,而herobrine则透过人群的缝隙死死的盯住了那双红眼睛,勾了勾快要僵住的嘴角。


“我赌第一晚不会是那个omega,三包烟。”




雪域封鎖

去海边玩herobrine发现Steve有什么不对——

去海边玩herobrine发现Steve有什么不对——

护腕未开已中刀

【NH】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之前ABO梗。

*警官N×法医H

*艺术来源于生活,鬼知道前几天联谊我经历了什么。

这几天,各个支队的人都忙着准备“联谊”。

Notch也不例外,要将所有朝气蓬勃的警官们聚集到一起并非易事,所幸,Notch的威信可不是白白吹出来的。

“只是那家伙啊……”想到自己队里的法医Notch就头疼,“得想个办法把他从解剖台上拽下来。”

Notch和Herobrine在队里的关系依旧剑拔弩张,只有在私下这头倔强的豹子才会变成温顺的小猫咪。

这几天的Herobrine陷入了“工作狂”模式,在解剖台上生了根,巴不得一天有25个小时。他这一努力不要紧,连带着几个给他打下手的部下纷纷躺枪,每天都能在食堂听到如下对...

*之前ABO梗。

*警官N×法医H

*艺术来源于生活,鬼知道前几天联谊我经历了什么。

这几天,各个支队的人都忙着准备“联谊”。

Notch也不例外,要将所有朝气蓬勃的警官们聚集到一起并非易事,所幸,Notch的威信可不是白白吹出来的。

“只是那家伙啊……”想到自己队里的法医Notch就头疼,“得想个办法把他从解剖台上拽下来。”

Notch和Herobrine在队里的关系依旧剑拔弩张,只有在私下这头倔强的豹子才会变成温顺的小猫咪。

这几天的Herobrine陷入了“工作狂”模式,在解剖台上生了根,巴不得一天有25个小时。他这一努力不要紧,连带着几个给他打下手的部下纷纷躺枪,每天都能在食堂听到如下对话——

“天啊……昨天被Herobrine拽着写报告,凌晨两点才回家!你呢?多久睡的?”

“11点……”

“啥!?这么早!?”

“今天早上11点……”

“…………”


“你糟蹋你自己的身体我没意见,但麻烦你不要把我的部下拖下水。”

Notch果然在解剖室找到了Herobrine,可喜可贺,他的工作已经接近尾声了。

“这次联谊很重要,我只麻烦你不要缺席,哪怕板着脸都给我挨过三小时。”Notch知道Herobrine那臭脾气,给他好言好语他是不会听的,直接一句狠话撂给他还好使一点。

Herobrine“哦”了一声,继续整理他的解剖。

话已经带到了,Notch也懒得和Herobrine纠缠了。

联谊会的布置由他们一队承包,Notch将这个光荣的任务交给了Jeb。

Jeb:“为啥我躺着都中枪?”

Notch:“因为我相信你。”

Jeb:“…………”

联谊会定在周六晚上7点,届时警局的五个支队都会过来参加。警局虽大,Alpha只有Notch和Herobrine两个,但就这两位镇场子,估计到时候气氛也不会活跃起来。

Jeb决定搞真心话大冒险活跃气氛,虽然俗套,但总管用。

哦,关于真心话和大冒险的内容都是他问Redeyes借的桌游。

周六晚7点,所有警官都集合到了礼堂,因为也算是给大家一个放松的机会,上头没有要求穿警服。Jeb穿着一件松松垮垮的毛衣,据说是他的初恋女友给他织的。

Notch一如既往穿地比较随意,白色衬衫外加棕色皮夹,看上去挺精神的。

至于Herobrine,Jeb觉得这货完全像个混混,穿着连帽衫打着耳钉,更重要的是——室内不准吸烟啊你个混蛋!!

Notch抢先Jeb一步掐灭了Herobrine手中的烟头,后者不悦地看了自己老大一眼,摆摆手表示自己不抽了。

虽然Herobrine恶习的确有点多,但人家长得是真的好看,追求者比他的恶习还多。有时候Jeb就在恨啊,恨上头把Herobrine调到这里来,自己本来长得还不错,但在那个斯文败类的对比下完全是个路人。

这不,看着几位羞涩的女警上前向Herobrine搭话,Jeb巴不得掐死自己——

还我妹子啊你个该死的Alpha!!

几场小队自编舞蹈结束后,就到了众所周知的游戏环节了,在Jeb拿出抽签桶的一瞬间,不用他介绍,大家都知道又到了俗套的真心话大冒险时间了。

Jeb连夜赶制了60多张号码牌,分发到了每个观众手中。

“你们手中的号码代表你们的代号,一会我会随机用手机摇号,被抽中的人麻烦到这里来选择卡片直接交给我——千万不要看。然后你可以选择真心话还是大冒险,卡片的一面是真心话,另一面是大冒险。”

虽然这个游戏是众所周知的“坑人”,但听Jeb介绍完规则后很多人还是跃跃欲试。

Notch的号码牌是53,Herobrine的是25——这货都快睡着了。

“好吧,我先来第一抽……那么,23号?”一位金发女警微笑地摇摇自己手上的号码牌,“是我呢。”

“哇哦,那是安森丽塔呢,3对的队长。”已经有男士在下面窃窃私语了,“丽塔么?以前还只是听说,今天看见她是真正的美人啊~”

丽塔今天没有吧头发盘起来,一席金发随意地散落在肩上,那腰那臀,是个女人都会羡慕的。

丽塔优雅地走上前,随意抽了一张卡片,微笑到,“我选择真心话。”

“哦?这样么?”Jeb挑挑眉,打开了卡片,“那么?丽塔小姐目前有没有中意的人呢?如果有,又是谁呢?”

全场顿时安静下来,大家都屏住呼吸等待着女神的答案。

“这个嘛,当然有。”丽塔大大方方地笑了,她转头看着大家,开口道,“Notch先生,咱们三队和一队的合作时间也有那么长了,我就老实地说吧,我挺喜欢你的。”

此话一出,全场静默,但大家的内心都沸腾了,不一会儿就叽叽喳喳起来。

“什么?居然看上Notch先生?!队长真牛。”

“唉……不是我啊……”

“你想啥呢,你有人家帅气么!”

“啊!为什么上去的不是我啊!我也想跟Notch先生表白啊!”

突然被表白的Notch并没有慌张,他笑着示意大家安静,“我会考虑的,谢谢你的欣赏。”

Jeb摇摇头,他已经遇见了结果——Notch更喜欢男性一点,加上丽塔又不是Omega,他们已经凉了。

“好了,谢谢丽塔小姐的参与,也希望您和Notch先生能水到渠成……那么,我们继续,额……42号?”

有了丽塔的开头,大家都活跃了不少。

一直很像男孩子的Alex——也就是42号毅然决然选择了大冒险,然后再众目睽睽下背着她左手边第三个人做了五个深蹲。

哦,顺便一提,Alex左手边第三个人是个男的。

Alex啊,你嫁不出去了。

Jeb如是想。当然,那位不幸被背的哥们更惨,他已经埋头自闭了。

“好了,接下来……53号?”

Notch默默看了眼自己的号码牌,在一旁昏昏欲睡的Herobrine终于清醒了——“是你呢?”他眯眼道。

强压下自己给身边这个家伙一拳的想法,Notch默默走上台,“是我。”

随便抽了一张卡片,Notch并不想吐露心声,于是他直接了当地选择了大冒险。

“哦?这个啊~”但看着Jeb逐渐变态的目光,Notch突然觉得事情有点不妙。

“随机选一个人,一个人躺在地上,另一个人趴在他身上做五个俯卧撑~”

Jeb笑着说出了最劲爆的话。

顺便一提,这个大冒险的内容是Redeyes自己添加上去的。

台下的人再次沸腾了。

“Notch先生应该会选丽塔的吧……”一位棕发女警叹了口气,“咱们没戏了。”

几乎所有人都这么想,直到Notch指着台下说出了比Jeb跟劲爆的话——

“Herobrine,你,上来。”

觉得自己稳了的丽塔突然石化。

难道……那个Herobrine是个Omega?

这个想法在Herobrine带着一大股怨气上台的瞬间破灭了——那种压迫感,这个法医也是个Alpha没错。

“又开始了……”

一队的警官们默默向后缩了缩,台上充满了火药味——啊不,是铁锈味和红酒味的混合。

“那?两位开始?”

Jeb声音颤抖道。

Herobrine恶狠狠地瞪了Notch一眼,最后还是躺在了主持台的地毯上,双手抱胸表示自己的不满。

Notch选择无视,他两手分开撑在离Herobrine两肩大概十公分的距离,Herobrine甚至能感觉到他的呼吸。

“你玩我呢?!”Herobrine咬牙切齿地小声到,他确保自己声音小到只有自己和Notch听得见。

“你这几天都不理我,我需要补偿。”

Herobrine第一次知道原来Notch也有这么腹黑的时候。

好在这货还懂分寸,没有乘这趴下来的当亲自己。

回到座位上的Herobrine成了全场焦点,人们或好奇或疑惑的目光在他和Notch之间反复切换,最终,他们得出了一个共同的理由——因为都是Alpha,彼此容不下彼此的存在,因此这是Notch先生故意刁难Herobrine。

嗯,Herobrine很庆幸大家都这么想。

【后记——】

“在丽塔小姐对我表白的时候你吃醋了。”Notch搂了搂枕边人的肩,笑到,“所以我也要补偿你嘛。”

“……你这补偿方法有够刺激的……”Herobrine不满地一句,“而且,我没吃醋。”“说谎,我听见你‘哼’了一声”“…………”

在经历了比大冒险更刺激的一晚上后,第二天,腰刚好的Herobrine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找Redeyes算账。

玩买的桌游好好的你tm干嘛自己乱编大冒险内容!?Redeyes委屈到,“我钻地下都中枪”


Ensa不食鱼

“我的战利品是什么呢?钻石?你?”
“……”
“你个红眼病混蛋不要来搅和我的怪物竞技比赛啊!!!”
(因为记不住标签所以悄悄弄了笔记的我好屑。)

“我的战利品是什么呢?钻石?你?”
“……”
“你个红眼病混蛋不要来搅和我的怪物竞技比赛啊!!!”
(因为记不住标签所以悄悄弄了笔记的我好屑。)

斋流M

一口气发设定!

姓名:Steven
性别:男
别名:小天使,天然黑,弟弟
学院:魔法学院
院系:战院剑击系
能力:略(特殊技:自带物品栏)
亲属:哥哥(redeyes)
身份:现任战院学生会会员之一
介绍:喜欢herobrine甚至为此买了情侣服,但herobrine对此视而不见,与redeyes同分同秒降生(但为啥你是我哥?!)近战很凶残
一句话:herobrine学长你看看我T^T

姓名:notch
性别:男
别名:mojang创始人,哥,校长大人,弟控
学院:已毕业
能力:略
身份:mojang创始人,魔法学院校长,现任主神
介绍:现任主神,魔法学院校长,和弟弟是第一批降生“此世”的人,弟控(你敢动我弟?!),单...

一口气发设定!

姓名:Steven
性别:男
别名:小天使,天然黑,弟弟
学院:魔法学院
院系:战院剑击系
能力:略(特殊技:自带物品栏)
亲属:哥哥(redeyes)
身份:现任战院学生会会员之一
介绍:喜欢herobrine甚至为此买了情侣服,但herobrine对此视而不见,与redeyes同分同秒降生(但为啥你是我哥?!)近战很凶残
一句话:herobrine学长你看看我T^T

姓名:notch
性别:男
别名:mojang创始人,哥,校长大人,弟控
学院:已毕业
能力:略
身份:mojang创始人,魔法学院校长,现任主神
介绍:现任主神,魔法学院校长,和弟弟是第一批降生“此世”的人,弟控(你敢动我弟?!),单眼近视。
一句话:离我弟远点

姓名:redeyes
性别:男
别名:红眼病,战斗狂,小红,red,哥
学院:魔法学院
能力:略
亲属:弟弟
身份:现任战院学生会会员之一
介绍:战院剑击系,攻击力很强,喜欢是不是找herobrine打架(即使知道他不是靠关系进的魔法学院),有个双胞胎弟弟,对弟弟还是比较好的,养了一只猫,是银色的眼睛,专门取名为brine(herobrine对此很不爽)
一句话:来打一架吧

姓名:entity303
性别:男
别名:红眼病二号,不良,作死小能手。学院:魔法学院
院系:法术院火攻系
能力:略
亲属:无
身份:魔法学院法术院学生会会员之一,是个不良,战力max
介绍:法术院学生会会员之一,喜欢和notch对着干,比如调戏下herobrine什么的(这时一般不用notch出手),养了一匹狼。
一句话:限你三秒内把咸鱼拿走不然你会成为一个死人。

这些就是目前所有的存稿了,大家想要的下一个是谁,告诉我呦_(:_」∠)_(码字好累……)

斋流M

你们还吃出过什么奇葩玩意〒_〒,本人还吃出过苍蝇。

你们还吃出过什么奇葩玩意〒_〒,本人还吃出过苍蝇。

暖忍冬

(cp为:RS主,EHE副)晴空渡——预告

       传说,天空有无限宽广。人类生活在大地上,永远达不到天空的另一头。但他们肯定不会知道的是,有两个少年,来自天的这一边和那一边。只有他们,这两个年轻人,才知晓通往天空彼岸的路,并不遥远。。。


        其中红墨原为Redeyes,蓝烟原为Steve,白耀原为Herobrine,易安原为Entity303。


       传说,天空有无限宽广。人类生活在大地上,永远达不到天空的另一头。但他们肯定不会知道的是,有两个少年,来自天的这一边和那一边。只有他们,这两个年轻人,才知晓通往天空彼岸的路,并不遥远。。。





        其中红墨原为Redeyes,蓝烟原为Steve,白耀原为Herobrine,易安原为Entity303。

 

护腕未开已中刀
【我在干什么hhh】第二行是“...

【我在干什么hhh】
第二行是“被Notch干的H”
Berners是末影龙
Wukelaze是原创人物

【我在干什么hhh】
第二行是“被Notch干的H”
Berners是末影龙
Wukelaze是原创人物

伯伦希尔默


“Steve,你也应该知道”
“这种泪水是毫无意义的嘛”
“不用哭了哦”

“因为现在”

“我就是你啦”


“Steve,你也应该知道”
“这种泪水是毫无意义的嘛”
“不用哭了哦”

“因为现在”

“我就是你啦”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