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Renaissance Music

63浏览    3参与
古水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musica autentica*(本真之音) 之
J. 道兰「G大调幻想曲」
(J. Dowland: Fantasia in G, P. 1a)

        出生地和确切生卒年月久存争议的约翰·道兰(John Dowland 1563.?.?-1626.2.20)与莎士比亚是同时代人,作为文艺复兴晚期英国最优秀的歌手及鲁特琴演奏家,其根据早期民谣整理创作的牧歌(madrigal)风格声乐曲集,为当时风靡整个英伦并独树一帜的音乐...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musica autentica*(本真之音) 之
J. 道兰「G大调幻想曲」
(J. Dowland: Fantasia in G, P. 1a)

        出生地和确切生卒年月久存争议的约翰·道兰(John Dowland 1563.?.?-1626.2.20)与莎士比亚是同时代人,作为文艺复兴晚期英国最优秀的歌手及鲁特琴演奏家,其根据早期民谣整理创作的牧歌(madrigal)风格声乐曲集,为当时风靡整个英伦并独树一帜的音乐体裁。然耀世才华和声誉却没能帮助其得到梦寐以求的御前鲁特琴师一职,相反在英国王室的冷遇下飘零异乡逾20载。道兰本人将其归因于早年担任驻法使节时改信天主教的轻率之举,令自己无形中陷入与伊丽莎白一世新教政权的对立冲突。尽管受丹麦国王克里斯钦四世的恩宠而尽享荣华,心猿意马又疏于本职的道兰还是落得被解雇的下场,黯然回乡。在同儿子一起编撰了鲁特琴教材并出版个人最后一部鲁特琴伴奏歌集「朝圣者的安慰」后,命运之神眷顾了天命之年的道兰--如愿成为两任英皇的御前琴师,于风烛残年油尽灯枯之时写下他的“天鹅之歌”,以谢皇恩浩荡。
        除了大量鲁特琴伴奏的声部合唱、独唱歌曲以外,道兰传世作品中最主要也最具影响力的,当属其鲁特琴独奏作品,约有70首左右,包括加利亚德(Galliard)、帕凡(Pavane)、叙事曲(ballad)和幻想曲(fantasia)等多种曲式,从巴洛克至现当代,被不断改编成古典吉他曲目并反复演绎,更为古乐复兴提供了大量珍贵的乐曲文献。推荐这首为独奏鲁特琴所作的「G大调幻想曲」,出自其"P"(Poulton)目录下七首幻想曲的第一首,相较道兰许多歌曲中忧郁哀婉的情绪基调,通透明亮的拨奏更给人一份优雅怡人的梦幻色彩,美国鲁特琴大师Paul O'Dette以他对文艺复兴音乐的独到研究,为古老乐曲赋予了鲜活灵动的艺术新生命。

鲁特琴: 保罗·奥戴特***
            (Paul O'Dette)

古水

*miracle of the voice*(声乐之魅)
*musica autentica*(本真之音) 之
特罗姆邦奇诺「永相随」
(Ostinato vo' Seguire)

        1327年4月6日,亚维农圣克莱尔教堂的耶稣受难日弥撒上,青年神甫弗朗切斯科·彼特拉克(Francesco Petrarca 1304.7.20-1374.7.20)初遇年方二八的少妇劳拉(Laura de Noves 1310-1348),无意中的惊鸿一瞥开启了一段绵延一生的柏拉图式单恋,“不负天主不负卿”的

*miracle of the voice*(声乐之魅)
*musica autentica*(本真之音) 之
特罗姆邦奇诺「永相随」
(Ostinato vo' Seguire)

        1327年4月6日,亚维农圣克莱尔教堂的耶稣受难日弥撒上,青年神甫弗朗切斯科·彼特拉克(Francesco Petrarca 1304.7.20-1374.7.20)初遇年方二八的少妇劳拉(Laura de Noves 1310-1348),无意中的惊鸿一瞥开启了一段绵延一生的柏拉图式单恋,“不负天主不负卿”的两难抉择与“日日思君不见君”的隔世之恋却令这位日后的桂冠诗人思如泉涌,为心中的“女神”写下诗篇逾百。21年后的耶稣受难日,劳拉香消玉殒,芳名镌刻进那一首首词韵优美的十四行诗中,更化作诗人满额的月桂枝叶(laurel),一阕「永相随」诉说着人世的情殇和超越肉欲的灵魂相依,吟诵千古。
        作为但丁之后最伟大的文学家和诗人,彼特拉克以其对意大利语言文学的完善及人文主义的探索实践,而被誉为“文艺复兴之父”,其十四行诗格律严谨中不乏生趣,音韵优美而富抒情气质,最适合爱国情怀的抒发和对永恒爱情之歌颂,依据其诗歌填词再创作的音乐作品层出不穷,横贯文艺复兴中晚期、巴洛克、古典、浪漫时期乃至20世纪。
        这首「永相随」由15至16世纪意大利作曲家巴托洛米奥·特罗姆邦奇诺(Bartolomeo Tromboncino c.1470-c.1535)依据彼特拉克「歌集」(Canzoniere)中的同名短诗谱曲,运用了当时流行的弗罗托拉(frottola)体裁,即摒弃繁复对位,以主调风格织体结合分节歌形式处理诗歌韵节,四个声部中以人声在高音区主导旋律,乐器则在中低音区衬以和声,木管、打击(铃鼓)及拨弦(鲁特琴)乐器的频繁使用,令其与巴洛克以后的音乐形成明显区别,呈现出节奏生动欢跃,情绪饱满隽永的舞蹈特征,诗人对心中永恒爱人的忠贞不渝尽在歌曲名字和不断的反复咏诵中得以升华!

主音: 卡特琳娜·鲍姆***
        (Katharina Bäuml)
伴唱/伴奏: 高塔古乐团*** 
                (Capella de la Torre)

古水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miracle of the voice*(声乐之魅)
*musica autentica*(本真之音) 之
阿莱格里「求主怜悯歌」
(Miserere mei, Deus)

        狭义的西方古典音乐仅指由巴洛克时期(1600-1750)、古典时期(1750-1830)、浪漫主义时期(1804-1910)直至19世纪末产生于欧洲大陆,以沿袭传统西方作曲技法与演奏/唱方式为特征的有别于流行音乐的严肃音乐,形式分为宗教与世俗,体裁包括器乐与声乐(或兼而有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miracle of the voice*(声乐之魅)
*musica autentica*(本真之音) 之
阿莱格里「求主怜悯歌」
(Miserere mei, Deus)

        狭义的西方古典音乐仅指由巴洛克时期(1600-1750)、古典时期(1750-1830)、浪漫主义时期(1804-1910)直至19世纪末产生于欧洲大陆,以沿袭传统西方作曲技法与演奏/唱方式为特征的有别于流行音乐的严肃音乐,形式分为宗教与世俗,体裁包括器乐与声乐(或兼而有之)。若以音乐的渊源和传承发展,中世纪(500-1400)晚期和文艺复兴时期(1400-1600)的部分音乐,以及在20世纪复古运动倡导下在世界各地诞生的部分现当代作品亦可被归入广义古典音乐之范畴。
         在巴洛克音乐盛行于欧陆之前,与之有着最为密切传承关系的文艺复兴音乐便已将复调(polyphony)这种在巴洛克时期得到极致推崇的作曲技法运用到炉火纯青。音乐在演进中包含两个或者两个以上相仿而又独立发展的旋律线(声部),这种令人在听觉上产生更为丰富层次感与对位效果的复调形式出现在一些宗教音乐中,常会有一种此起彼伏,遥相呼应之绝妙音效。中世纪晚期最负盛名的复调音乐作曲家当属意大利人乔瓦尼·皮耶路易吉·达·帕莱斯特里那(Giovanni Pierluigi da Palestrina 1525.?.?-1594.2.2)。作为当时与教廷过从甚密的“罗马乐派”之代表人物,其一生创作了众多宗教音乐,不但将复调技法推向了前所未有的高度,更是影响了百多年后如巴赫等巴洛克巨匠以及现当今几乎所有作曲家的音乐创作。虽然,在帕莱斯特里那死后不久,欧洲古典音乐发展的时间表即进入了巴洛克时期,然而作为保守势力的教会仍坚守着文艺复兴遗风,复调音乐在诸多17世纪初乃至巴洛克早期的宗教音乐作品中依然占据极其重要的地位。
         格雷戈里奥·阿莱格里(Gregorio Allegri 1582.?.?-1652.2.7)自幼便在担任童声合唱员之暇,师从乔瓦尼·贝纳迪诺·纳尼诺(Giovanni Bernardino Nanino 1560-1623)学习作曲,而这位老师的长兄乔瓦尼·马里亚·纳尼诺(Giovanni Maria Nanino 1543-1607)正是帕莱斯特里那的高足。1629年末,当被教皇乌尔班八世(Pope Urban VIII 1568.4.5-1644.7.29)任用为罗马西斯廷教堂之假声男高音后,作为“罗马乐派”嫡系传人的阿莱格里便忠实地服务于教廷,直至回到上帝怀抱的那一刻。而完成于其履任后几年内的这部「求主怜悯歌」,则被认为完全与帕莱斯特里那所推崇的复调创作理念一脉相承。整曲由分为远近两组,共九个声部的无伴奏人声吟唱演绎,唱词取自拉丁文赞美诗的第50节,其中一组人声先吟诵出唱词的一句,音色简单而朴实无华,犹如凡间众生的虔诚祈祷,接着,远处的一组人声将这句唱词缀上装饰音处理后再次宣叙,声调幽婉而华美至极,产生出好似山谷回声般的空灵音效,宛若天堂对上帝子民殷殷诉求的肃然回应。主的无私仁慈之怀与世人敬畏忏悔之情在一远、一近;平叙、悠扬的两组声部之时空错位问答中,层叠交织,相互推进,人声之美已在复调之巧妙编排下淋漓尽现......
         据传,这部无伴奏清唱作品,因其清澈优美的旋律和高深莫测的内涵,曾一度被梵蒂冈作为私属曲目,只在复活节前一周的熄灯礼拜时演唱,任何教廷场所外的演绎甚至曲谱转抄皆被严格禁止,这也让该作更添几分神秘气息。直到1770年,一位来自萨尔茨堡的天才少年,在游历罗马时,于教堂听了两遍该作品的完整演绎后,便仅凭记忆,奇迹般地忠实还原了总谱。由此,该作很快便流传至世界各地。那位天才便是当时年仅14岁的沃尔夫冈·阿玛丢斯·莫扎特。
         作为文艺复兴时期音乐作品中最频繁被演录的曲目,模拟录音时代的大卫·威尔考克斯爵士率国王合唱团的英语演绎版自是经典,然而这里推荐的塔利斯学者合唱团在1980年其首张录音唱片所收录之本真演绎,作为该团之保留曲目,却是该作品难以逾越的巅峰诠释。

演唱: 塔利斯学者合唱团***
           (The Tallis Scholars)
 指挥: 彼得·菲利普斯***
           (Peter Phillips 1953.10.15-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