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SBRAB

387浏览    9参与
你的咖啡已加糖

黑兄弟:女神就在霍格沃茨

#黑兄弟,SBRB,有詹莉【不打tag】,ky打死,ooc致歉

#莫诺索瑞斯是私设


小天狼星关注了一个昵称为R.A.B.的女主播。

这位女主播有颜,有胸,有腿,不过在斯莱特林那边好像不受青睐。

“尖头叉子,你看!R.A.B.是不是比莉莉漂亮?”

“胡说!怎么会比莉莉漂亮!”詹姆斯十分想敲醒这个被美色蒙蔽的好友。梅林知道!他现在天天对着屏幕傻笑,屏幕里是那个R.A.B.,正面无表情地回复他们发的一条条弹幕。

詹姆斯的好友大脚板完全无视了他的话,想法子逗女神开心。

“女神女神,你是哪个院的啊?”

“……斯莱特林。”

“奇怪。我怎么没见过你?”

“……你是?”

“我格兰芬多的,小天狼星布莱克”

“啊……我,我见过你...

#黑兄弟,SBRB,有詹莉【不打tag】,ky打死,ooc致歉

#莫诺索瑞斯是私设


小天狼星关注了一个昵称为R.A.B.的女主播。

这位女主播有颜,有胸,有腿,不过在斯莱特林那边好像不受青睐。

“尖头叉子,你看!R.A.B.是不是比莉莉漂亮?”

“胡说!怎么会比莉莉漂亮!”詹姆斯十分想敲醒这个被美色蒙蔽的好友。梅林知道!他现在天天对着屏幕傻笑,屏幕里是那个R.A.B.,正面无表情地回复他们发的一条条弹幕。

詹姆斯的好友大脚板完全无视了他的话,想法子逗女神开心。

“女神女神,你是哪个院的啊?”

“……斯莱特林。”

“奇怪。我怎么没见过你?”

“……你是?”

“我格兰芬多的,小天狼星布莱克”

“啊……我,我见过你。”

就这么一句“啊,我记得你”就让小天狼星在公共休息室里持续尖叫,最后导致詹姆斯给他一个无声无息。

风流浪漫如他,被一个女生迷得神魂颠倒。詹姆斯拉着小天狼星去了三把扫帚,准备用蜂蜜酒来找回放荡不羁的大脚板,但小天狼星的表现不尽如人意,他到了酒吧都不忘看R.A.B.的直播给她刷礼物。

詹姆斯说你丫能不能有点出息。小天狼星回他说我这辈子就栽在R.A.B.手上了。

詹姆斯灌了口热蜂蜜酒,却见卢平皱着眉,盯着小天狼星屏幕里的R.A.B.。

“尖头叉子,你有没有觉得,这个R.A.B.有点像我们知道的一个人。”卢平转过头,冲詹姆斯挤眉弄眼,詹姆斯又仔细看了看R.A.B.的脸,郑重地摇了摇头。

“不觉得。”“嘶——”


“这不是雷古勒斯吗?”莉莉看着卢平用魔杖放的投影说。

“是的,但是大脚板和尖头叉子都没看出来。”卢平说罢,把可乐往莉莉手边递了递。

“大脚板?哦,是你们掠夺者之间的称呼——小天狼星沉迷弟弟女装而丧失一部分判断能力我一点也不惊讶,不过詹姆斯没能看出来我倒有些疑惑了。”

詹姆斯揉着太阳穴,等卢平从公共休息室中爬出来时,忙冲上去语速极快地问道:“莉莉怎么说的?!”

“Um…”卢平轻笑道,“她夸你聪明。”

“真的吗?!!!”

卢平捂着耳朵点点头,随后他和詹姆斯又迎来了小天狼星的一声尖叫。

“R.A.B.用我送的口红了!!!”“你什么时候送她的口红?”


“你知道吗?”莫诺索瑞斯托颔对詹姆斯道,“在一个亚洲国家里,有一个麻瓜被称为雷电法王,他大概可以用电击来治疗大脚板。”

詹姆斯皱眉说:“麻瓜世界的这些真的可以治疗大脚板?”

莫诺笑道:“不能。”

“不能那你说什么!”

莫诺一挥魔杖,一杯可乐落在詹姆斯手边,险些撒掉,接着他说:“雷尔女装的目的不在女装,在他哥哥。”莫诺索瑞斯眨了眨淡绿色的眼睛,一副“你懂我意思吧”的表情。

“你的意思是,雷古勒斯喜欢大脚板?”“是的。”莫诺使劲点头,然后看向远处的雷古勒斯。

“那——小天狼星喜欢雷古勒斯吗?”詹姆斯问。“这我就不知道了。”莫诺转着手中红黑渐变的魔杖,冲他一耸肩,“如果雷尔知道大脚板喜欢他,我也知道大脚板喜欢他的话,雷尔也不用女装直播了。”“不过目前看来他被R.A.B.迷得神魂颠倒。”雷古勒斯在莫诺索瑞斯旁边放下那几本魔药书,从长跑口袋里拿出一支口红,一支铁锈红的滋润口红,是小天狼星送的那支。雷古勒斯坐下,转着口红,翻开一本厚厚的皮面书。

“那是,现在你只要一个wink一个飞吻都能让他鸡叫。”詹姆斯说罢,接着用灌了彩墨的羽毛笔装饰用花体字写的“L.E.”。

“我自认为我化的妆不足以让小天狼星认不出。”雷古勒斯道。

“他瞎。”詹姆斯·损友·波特说。“我倒不觉得是他瞎。”麻·莫诺索瑞斯·瓜说。

“走吧莫诺,走吧。”雷古勒斯说罢,起身左转,手臂打到了冰凉的布料,他深灰的眼睛在左臂旁凝视了片刻,抓着莫诺的手臂向图书馆外走去。

“你弟弟比你聪明多了。”詹姆斯道。“他一直都是。”小天狼星拽下隐身衣,将其撇到詹姆斯怀里,“他知道我在那,所以才拉着那个麻瓜往外冲。说真的,我还以为我单相思呢。”

“话说,大脚板,你到底知不知道R.A.B.是雷古勒斯?”

小天狼星从长袍口袋里掏出一张纸条:雷古勒斯·阿克图勒斯·布莱克。

雷古勒斯的名字在羊皮纸上闪闪发亮,小天狼星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我弟弟什么样我还不清楚吗?不过雷尔女装真的不赖,是吧,尖头叉子!”

“我还是觉得莉莉更好看。”詹姆斯抱着隐身衣道。


“纳西莎,给你院R.A.B.的~也就是雷尔哦!”小天狼星说着,将巧克力芭菲放到公共休息室的桌子上。

纳西莎用蓝眼睛打量了小天狼星一番,然后扬唇一笑道:“滚。”“好嘞~”

她看着小天狼星一蹦一跳地出了公共休息室,然后侧头叫了雷古勒斯一声。

“雷尔!”

“什么事?”

“小天狼星这个憨批把告白纸条塞到巧克力芭菲里了!”


你的咖啡已加糖

马尔福庄园的后花园中,大理石圆桌两侧坐着的一男一女,神情严肃。

“雷尔,他是家族的逆子。”纳西莎搅着红茶说,“就算他不是,他也是你的亲哥哥。”

“纳西莎,我知道。”雷古勒斯使劲点了点头,印有复杂奢贵花纹的淡绿色瓷杯被他托在手上。

“我希望你可以考虑清楚,你的母亲不会让你和小天狼星在一起的。”

雷古勒斯又点头,接着就听“啪”一声,小天狼星幻影移形到雷古勒斯身边,衬衫解到第二颗扣子,手臂搭在雷古勒斯的肩上。

“雷尔,说清楚了吗?”

雷古勒斯微偏头,接着摇摇脑袋。

“我现在有些后悔了。”

“你是说,和我在一起这么长时间后后悔了?”

“不。”雷古勒斯转首抬眸望他,唇角微勾,“我是说,后悔当初没和你一起走。”

纳西莎一听这...

马尔福庄园的后花园中,大理石圆桌两侧坐着的一男一女,神情严肃。

“雷尔,他是家族的逆子。”纳西莎搅着红茶说,“就算他不是,他也是你的亲哥哥。”

“纳西莎,我知道。”雷古勒斯使劲点了点头,印有复杂奢贵花纹的淡绿色瓷杯被他托在手上。

“我希望你可以考虑清楚,你的母亲不会让你和小天狼星在一起的。”

雷古勒斯又点头,接着就听“啪”一声,小天狼星幻影移形到雷古勒斯身边,衬衫解到第二颗扣子,手臂搭在雷古勒斯的肩上。

“雷尔,说清楚了吗?”

雷古勒斯微偏头,接着摇摇脑袋。

“我现在有些后悔了。”

“你是说,和我在一起这么长时间后后悔了?”

“不。”雷古勒斯转首抬眸望他,唇角微勾,“我是说,后悔当初没和你一起走。”

纳西莎一听这话,将茶杯重重地放在桌上,挂上了同她丈夫一般的虚假笑容。

“雷尔,我不得不说,你就算当初和他一起走了,不出多时你也会回来的。”她说。

“纳西莎,我觉得他不会。”小天狼星一甩垂在腿旁的手臂,轻笑,“有我在,他不会回来的。”


罗文娜叶

【SBRB】The last Halloween

【序章】

他步履轻松地慢慢走来,手插在口袋里,脸上笑容绽放。

“疼吗?西里斯。”雷古勒斯望向门口,目光扫遍来者全身。

“你是说死?一点儿都不疼,比进入梦乡还快,还要容易。”西里斯坐到弟弟身边,手掌覆在他手背上。

雷古勒斯紧锁的眉头舒展开来。他翻手扣住西里斯的五指,轻声说道:“结束了。”

西里斯摇摇头,反驳道:“不,远没有结束呢。”

他紧紧握住雷古勒斯的手,礼尚往来的;空着的手抬至半空。金色的光点自指尖流泻而出,汇聚成行——

“早先就和你说过,麻瓜的作品也很有营养。”西里斯耸肩,微笑。

雷古勒斯脸上也流露出一丝笑意。他嘴唇轻启,声音却被汽笛声与轻吻淹没。

“What’s past is prologue.”

“一...

【序章】

他步履轻松地慢慢走来,手插在口袋里,脸上笑容绽放。

“疼吗?西里斯。”雷古勒斯望向门口,目光扫遍来者全身。

“你是说死?一点儿都不疼,比进入梦乡还快,还要容易。”西里斯坐到弟弟身边,手掌覆在他手背上。

雷古勒斯紧锁的眉头舒展开来。他翻手扣住西里斯的五指,轻声说道:“结束了。”

西里斯摇摇头,反驳道:“不,远没有结束呢。”

他紧紧握住雷古勒斯的手,礼尚往来的;空着的手抬至半空。金色的光点自指尖流泻而出,汇聚成行——

“早先就和你说过,麻瓜的作品也很有营养。”西里斯耸肩,微笑。

雷古勒斯脸上也流露出一丝笑意。他嘴唇轻启,声音却被汽笛声与轻吻淹没。

“What’s past is prologue.”

“一切过往,皆是序章。”


Riddikulus

找你妹(2)

前篇:(1)


平行世界,没有搞事的和平生活

注意:提到黑魔法防御课老师和斯莱特林院长Tom Riddle的部分,设定全部致敬Rectifier!我永远喜欢这篇文!


很多霍格沃茨的学生上了七年学也从来没有进过其他学院的公共休息室,更不要提进入其他学院的学生寝室去看一看了。

而雷古勒斯·布莱克显然成为了有幸参观过另外学院寝室的幸运儿之一,或许是近十年来第一个进入格兰芬多寝室的斯莱特林学生——

到底谁要这种幸运啊!他愤怒的想,盘着腿坐在他哥哥的床上。

格兰芬多学院的寝室也用金色和红色做装饰,深红色的帷幔呈现出深沉的暖意。阳光从塔楼的窗子里照进来,天空是晴朗的蓝色,偶...

前篇:(1)


平行世界,没有搞事的和平生活

注意:提到黑魔法防御课老师和斯莱特林院长Tom Riddle的部分,设定全部致敬Rectifier!我永远喜欢这篇文!


很多霍格沃茨的学生上了七年学也从来没有进过其他学院的公共休息室,更不要提进入其他学院的学生寝室去看一看了。

而雷古勒斯·布莱克显然成为了有幸参观过另外学院寝室的幸运儿之一,或许是近十年来第一个进入格兰芬多寝室的斯莱特林学生——

到底谁要这种幸运啊!他愤怒的想,盘着腿坐在他哥哥的床上。

格兰芬多学院的寝室也用金色和红色做装饰,深红色的帷幔呈现出深沉的暖意。阳光从塔楼的窗子里照进来,天空是晴朗的蓝色,偶尔有几只鸟飞过。一切都带着和格兰芬多一样的傻气,径直闯进人们的视野里。

现在这个寝室里没有其他人了。西里斯坐在他对面,一脸幸灾乐祸的样子。其他人都留在楼下(卢平说这是为了给兄弟两人一个隐私的空间)继续写作业。这也使得掉进金红色海洋的斯莱特林还能维持一点表面的冷静。

“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西里斯用和他一模一样的姿势盘起腿,坐在另一张床上,又用语气表达了一次他的幸灾乐祸:“你怎么不去校医院先来找我了?”

雷古勒斯低着头嘟囔了几句话,听起来类似于“麻烦”“会被问”之类的话。但西里斯显然也不打算就这么让他蒙混过关,坚持的询问下,雷古勒斯不耐烦的说:“这么丢人的事情我不想说。”

西里斯对着他眨眼睛:“那是对别人,我是你哥哥。”

“那又怎样?”

“哥哥们总是有特权的,他们记得你所有丢人的日子。”西里斯大笑起来,“雷尔,你三岁的时候怕黑,还给你的玩具熊起名叫荧光闪烁,记得吗?”

雷古勒斯开始自暴自弃,把枕头扔到一边,愤愤道:“昨天晚上,我去参加了斯拉格霍恩教授的晚会——”

西里斯不屑的哼了一声:“你还在参加他的鼻涕虫俱乐部?”

“如果你愿意这样形容的话。”雷古勒斯说,“我并不能每次都找借口成功推掉晚会。”

“好吧,好吧,你去参加了一个愚蠢无聊的聚会。然后?”

雷古勒斯看起来比刚刚更恼火了,这可真是不太容易:“然后——喝了几杯火焰威士忌,老鼻涕虫(西里斯:你明明也是这么称呼他的)情绪就高涨起来啦,为了让他宠爱的那几个学生开心,特别是格兰芬多那个红头发女级长,叫什么来着——”

“伊万斯?”

“对!”雷古勒斯重重吐了口气,“莉莉·梅林才知道她为什么该死的心情不好的·伊万斯!”

“我想我可能知道。”西里斯干巴巴的说,“她昨天答应和詹姆一起出去了,应该是紧张。”

雷古勒斯挤出一个非常斯莱特林的冷笑:“很好,该死的青春期恋爱。我说到哪了,哦对,他看到自己最喜欢的学生心神不定的样子,决定把他的藏品拿出来给我们展示一下,据说那些都是他过去某些天才学生的奇思妙想的作品——要我说,去他o的奇思妙想!”

“小布莱克先生,你应该注意你的言行。”西里斯插话,“哥哥们是一种古板的生物,他们不会喜欢弟弟在自己面前说脏字的,无论他们多少岁。斯莱特林扣一分。”

“哦,拜托。”雷古勒斯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说,“西里斯,我才是级长。”

西里斯总是试图严肃,但他一旦见到那张柔化版的雷古勒斯的脸,内心里的他自己已经笑得满床打滚了。他甚至在心里悄悄地和堂姐们比较起来,眼睛的线条凌厉,像贝拉;尖尖的下巴简直是和纳西莎在同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如果雷古勒斯会摄魂取念,他就会知道他哥哥在想什么。但他现在显然没去注意那个,而是充满愤怒的继续往下讲那些邪恶的发明。

“他递给我的是一个用白水晶做的瓶子,里面装着鲜红色的药水。日期大概是四十多年前,不知道是谁做的,写名字的地方被撕掉了,斯拉格霍恩也不肯说。他只说这是某个学生在愚人节送给他的,名字叫做伪装,实际上是变形药水和复方汤剂的改良版本。”

“有个拉文克劳的高个子男生问他这种药水如何起到伪装作用,斯拉格霍恩教授说不清楚,没用过,发明药水的学生也没有明说,只说了它在某种意义上会有令人难以联想到本人的变化——当然了!你现在也看到了,我也觉得普通人不会去联想另一个性别的同一个人……”

雷古勒斯拿起刚刚西里斯带上来的黄油啤酒,一口气喝光(说实话,因为他现在是女性外表,这个动作显示出一种十分可怕的豪迈),又补充了故事的结尾:“他们讨论太久了,我一直站在距离开口的药剂最近的地方。我想它放了四十多年,药效可能通过吸入产生了……”

西里斯努力绷着自己不笑出来:“太糟糕了。那个天才学生给了解药吗?”

“没有。”雷古勒斯沮丧的回答。这种情绪使他脸上尖锐的线条变得圆润起来,他看起来还有点像安多米达:“他当时是连着解药一起送给斯拉格霍恩的,但老家伙在某次晚会上拿它出来时,有个冒失鬼把解药瓶子摔了。他说他会去研究一份解药,但似乎早就把这件事忘到脑后了。”

“那它可能自动恢复吗?我记得复方汤剂是一小时?既然它是改良药剂,有可能同样存在时效。”

雷古勒斯睁大了眼睛,用谨慎的方式重新打量他的哥哥:“你的魔药课学的还不错?”

“炸坩埚不是格兰芬多的必修课。”西里斯反唇相讥。

“好吧,不过你说得对,它有时效性。”雷古勒斯不怎么开心的说,“老鼻涕虫介绍的时候说不喝解药会在五六个小时后恢复,但它过了四十多年,很难说会变长还是变短。如果我待在斯莱特林,被发现的风险太大,一定会被所有人嘲笑的。”

西里斯翻了个白眼:“所以你来找我,打算在格兰芬多躲一天,真是明智的选择。但你穿着斯莱特林的衣服走进来,这已经足够让你成为视线焦点、今日格兰芬多之星了。”

雷古勒斯想要吐槽今日格兰芬多之星到底是个什么玩意,但他很快改变了主意,露出一个非常邪恶的笑容:“不,不,西里斯,他们只会认为是某个为你而来的姑娘。恭喜,你的风流债账本上很快就会出现新的一笔了。”

西里斯:“……”

西里斯:“你为了拉我下水已经不顾自己的廉耻了吗?”

“优秀的斯莱特林能屈能伸。”雷古勒斯说,他的心情好像明显的变好了很多:“最多8小时,这个女生就会消失不见,不会有人猜到真相的。”

无耻的斯莱特林,我应该把你的言论记录下来发到全学校,小布莱克先生。”

“你不会的。”雷古勒斯回答的非常笃定,“毕竟你是高尚的格兰芬多。”

他们之间的空气安静下来,短暂的拌了一会嘴之后,两人都向后仰躺在床上,望着头顶发呆。大约呆了这么几分钟之后,西里斯问道:“所以你打算在我们这里待一天?”

“难道我还要在学校里四处走走吗?”雷古勒斯闭着眼睛回答,他不是很适应格兰芬多塔楼明亮的光线:“然后被普林格抓住,被询问你是哪个院的学生。好极了,被当做假冒雷古勒斯·阿克图勒斯·布莱克的非法入侵者抓住,送到邓布利多校长那去。或者更糟,送到里德尔教授那里。”

“我以为你会很乐意去找你的院长呢,你那么崇拜他。”

“显然不是以现在这种样子。”

西里斯眨眨眼,转换了话题:“如果你真的愿意去外面走走,我也有办法。”

雷古勒斯干巴巴的说:“我不会幻身咒。”

“我也不会。”西里斯快活的回答,“但我可以借詹姆的隐形衣。”

“对不起——你说什么?”


——————————

感觉自己在疯狂明示这种无聊的药到底是谁做的……

虽然一般人都觉得毫无用处,但某些人要去女生盥洗室找密室呀

沈子言言言言言

【SB/RAB】Regulus的日记本

大概会是一个巨坑orz
萌新第一次发文,轻喷
人物属于罗姨,ooc属于我.有私设

C.0
     二十八个纯血家族之一的布莱克家,出现了许多传奇般的人物,其中一个,就是被冠以大犬座最亮的星星名号的Sirius.Black。他有一个弟弟名唤Regulus.Black。这个勇敢的斯莱特林男孩,于1979年为了毁掉伏地魔的魂器——斯莱特林的挂坠盒,喝下毒药死于湖底。
     1993年,Sirius潜逃出狱,在布莱克老宅里,在克利切骂骂咧咧的声音中,找到了一本笔记本,属于Regulus.Black。
  

大概会是一个巨坑orz
萌新第一次发文,轻喷
人物属于罗姨,ooc属于我.有私设

C.0
     二十八个纯血家族之一的布莱克家,出现了许多传奇般的人物,其中一个,就是被冠以大犬座最亮的星星名号的Sirius.Black。他有一个弟弟名唤Regulus.Black。这个勇敢的斯莱特林男孩,于1979年为了毁掉伏地魔的魂器——斯莱特林的挂坠盒,喝下毒药死于湖底。
     1993年,Sirius潜逃出狱,在布莱克老宅里,在克利切骂骂咧咧的声音中,找到了一本笔记本,属于Regulus.Black。
    

百利甜Silver

26个字母 (上)SBRAB

欧欧西预警#
为啥h有两个我也不知道#

A  adventure
在我所得无几的童年中,很大的一段时间里我都会和雷尔在这个宅子里上蹿下跳寻找些在那时眼里的有趣玩意儿.

B  break up
据我所知雷尔曾经试图和一个斯莱特林的高个子短发女生谈恋爱,可惜在他亲哥的搅和下不得不分手了.

C  cousin
贝拉特里克茜是个疯子,纳西莎是个不折不扣的胆小鬼.我的兄弟姐妹中只有安多和雷尔才算是不错的人.

D  different
当分院帽说出格兰芬多或是斯莱特林的时候我大概已经猜到雷尔要哭多久了.

E  each other
我是一头不折不扣的狮子,...

欧欧西预警#
为啥h有两个我也不知道#

A  adventure
在我所得无几的童年中,很大的一段时间里我都会和雷尔在这个宅子里上蹿下跳寻找些在那时眼里的有趣玩意儿.

B  break up
据我所知雷尔曾经试图和一个斯莱特林的高个子短发女生谈恋爱,可惜在他亲哥的搅和下不得不分手了.

C  cousin
贝拉特里克茜是个疯子,纳西莎是个不折不扣的胆小鬼.我的兄弟姐妹中只有安多和雷尔才算是不错的人.

D  different
当分院帽说出格兰芬多或是斯莱特林的时候我大概已经猜到雷尔要哭多久了.

E  each other
我是一头不折不扣的狮子,雷尔是一个从出生就注定的狮子心.

F  free
自由是他坠入湖底我跌入帷幔.

G  grey
人的身体在水里泡的时间太长会由原先的肉粉色变成灰白色.我熟知这一点.

H  humorous
有的时候会有这样的对话.
“Are you kidding?”
“No, Real, I'm serious.”

H hard
“你和二舅在霍格沃茨都很努力吗?”
“Yes, we always try very hard.”
“Very very hard. ”
(//∇//)

I  if
如果我进了斯莱特林,雷尔可能就会娶一个漂亮的姑娘来布莱克家.

J  joke
上面那句话两条都是不可能的。

K  knight
“雷尔 如果今天选择当公主那么我可以做骑着龙来救你的骑士!”

L  love
爱情的样子就是我和父亲干了同样的事儿妈妈会对我翻白眼大声骂我却对父亲微微一笑.
(因为我们都亲吻了雷尔)

M  meal
“你吃饭了吗,哥哥。”
“没有,不是所有人都像你一样连克利切都喜欢你.”

百利甜Silver

SBRAB 加冕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超级短

 

入学#

当他走上那把椅子,分院冒这个老神棍带到他头上的时候,我清楚的知道我所期盼的不可能发生。

“这是你的小弟弟,大脚板?”尖头叉子饶有兴趣的盯着雷古勒斯,我知道他在想什么。

“闭嘴吧 兄弟。布莱克家已经有我和安多了,雷尔肯定是斯莱特林,毫无疑问。况且——有了我你还要我弟弟干嘛?”

我做出毫不在意的样子,另一只耳朵却支楞着等着结果。紧接着我想他是如愿以偿的听到了那声不带疑问且响亮的斯莱特林。

雷尔站起来的那一刻,天花板的星星聚在他的头上,而他的眼睛像是晶莹的玛瑙镶嵌在一块苍白的银器上。

相望无言。

正如多年后披着波特家的隐身衣站...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超级短




 

入学#

当他走上那把椅子,分院冒这个老神棍带到他头上的时候,我清楚的知道我所期盼的不可能发生。

“这是你的小弟弟,大脚板?”尖头叉子饶有兴趣的盯着雷古勒斯,我知道他在想什么。

“闭嘴吧 兄弟。布莱克家已经有我和安多了,雷尔肯定是斯莱特林,毫无疑问。况且——有了我你还要我弟弟干嘛?”

我做出毫不在意的样子,另一只耳朵却支楞着等着结果。紧接着我想他是如愿以偿的听到了那声不带疑问且响亮的斯莱特林。

雷尔站起来的那一刻,天花板的星星聚在他的头上,而他的眼睛像是晶莹的玛瑙镶嵌在一块苍白的银器上。

相望无言。

正如多年后披着波特家的隐身衣站在满是食死徒的大厅里,他也是这样准确的找到我在的位置然后骄傲的笑了笑。

雷尔,我愿用漫天星光为你加冕。

Malvino Revolducieta

一次别离(SB/RAB)

拉下这对骨科CP,临时起了个脑洞,快手写了半篇。
不确定雷古勒斯的昵称是不是雷吉……(´°̥̥̥̥̥̥̥̥ω°̥̥̥̥̥̥̥̥`)


CP:小天狼星·布莱克/雷古勒斯·布莱克

梗概:从家出逃的前一夜,小天狼星和雷古勒斯有过一次短暂的对话。

他坐在书桌前,百无聊赖地用目光扫过一叠乱糟糟的纸页,精准地从里面抽出一本摩托车维修手册。这本手册是几年前他在猪头酒吧从一个哑炮那儿用两个金加隆买来的,说不上实用快捷但也差强人意,起码是领着他见识过了麻瓜的机械艺术。母亲嘲讽过他的小癖好,常常以此作为发生口角的借口。“没出息,”他还记得几年前偶然在街角捡起一副...

拉下这对骨科CP,临时起了个脑洞,快手写了半篇。
不确定雷古勒斯的昵称是不是雷吉……(´°̥̥̥̥̥̥̥̥ω°̥̥̥̥̥̥̥̥`)


CP:小天狼星·布莱克/雷古勒斯·布莱克

梗概:从家出逃的前一夜,小天狼星和雷古勒斯有过一次短暂的对话。

他坐在书桌前,百无聊赖地用目光扫过一叠乱糟糟的纸页,精准地从里面抽出一本摩托车维修手册。这本手册是几年前他在猪头酒吧从一个哑炮那儿用两个金加隆买来的,说不上实用快捷但也差强人意,起码是领着他见识过了麻瓜的机械艺术。母亲嘲讽过他的小癖好,常常以此作为发生口角的借口。“没出息,”他还记得几年前偶然在街角捡起一副被遗弃的螺丝刀时,母亲不屑的语气轻飘飘地砸在头上,“快扔开那玩意儿,脏死了。”

到底哪里脏?那是他第一次见到螺丝刀,银色外表在建筑物的阴影里微弱地闪光,形状狭长、但不是魔杖。他有一次问过魔杖专卖店的老板,据说没人用麻瓜金属制作过杖芯,偶尔会有鬼迷心窍的魔杖匠人会使用麻瓜的材料来点缀魔杖,因为他们觉得这能增强魔杖的法力。可笑,可笑至极,这些金属根本不属于魔法体系,它们有自己的归处。后来传开了“布莱克家的长子从此醉心于麻瓜机械”的说法,同龄的纯血巫师或多或少知道一些,但不敢当面嘲笑小天狼星。

“今晚之后,让这些笑话统统滚蛋,或者变成更大的玩笑。”他略带恨意地想道,把那本维修手册放回了旧纸堆上,“这房子里的全部陈设不会因为我的改变而离开。”

他从衣袖暗袋里抽出魔杖,对着书桌敲了敲杖尖,迸漏出几颗赤色的火花。接着他挥舞几下魔杖,不出声地施了一些咒语。房间内似乎没有变化,咒语的威力像一层透明薄膜服帖地裹住了这个房间内的一切。

他暗自祈祷这咒语的有效期能长久些,比他母亲的寿命更长。

有人敲门,咚咚两下,短暂停顿后遍径直开门。他知道门口站着雷古勒斯,还是保持着先前的坐姿,开口道:“有话就说。”

雷古勒斯知趣地停在门口:“你要逃走。”

“知道就行,记得替我向妈咪问好。”

“母亲会被你气疯的;让她省心一点,哥哥。”

小天狼星笑了一下:“怎样能让她省心?比如,加入你们的黑魔法小社团?”

“我从没嘲笑过你那些麻瓜铁疙瘩,你也没资格嘲笑我的信仰。听着,你不能就这么逃走。”雷古勒斯说着,向前走了半步,“想想母亲,他会有多伤心……想想家族,她压力很大。”

傻小子,真傻。“得了吧,你根本不了解妈咪;少做无用功,雷吉,与其站在这里假惺惺地挽留我,倒不如去把你那些黑魔法咒语背熟……听说你们还定期开展学习交流活动来着?别给妈咪丢脸。”

雷古勒斯苍白的脸上泛出一些血色。小天狼星听到他的呼吸在颤抖,他这个容易激动、爱脸红的弟弟,自小体弱多病的一个布莱克,总是站在母亲那边即使那时母亲根本顾不上他——那时母亲在干什么?忙着精心装扮后参加下午茶会和晚上的舞会。他和雷古勒斯像两个被饲养的宠物般跟在她华丽的长袍后面——她从来不管你死活,雷吉,她不在乎你,她只知道那些社交应酬,家族荣光,可这都有什么用?你想她关心过你吗雷吉?

他想把这些话大吼着扔向门口的那个布莱克。
雷古勒斯几乎发着抖看向他。他无需用目光确认。
所以最终他没有。那样太过残忍了。

“听话,雷吉,以后你就是布莱克家族的门面,之一。随便你想干什么,我只求你现在别来缠着我。”

雷古勒斯在摇头了;所以他为什么摇头?他究竟想干什么?

“哥哥,恳请你能好好听我说话,最起码你应该礼貌地看着我,而不是假装对着墙壁发愣;那海报上的麻瓜裸女有那么好看吗,你总是盯着那玩意儿不觉得无趣吗?”



不燃

糖【SBRAB·迟来的万圣贺】

万圣节,狂欢的日子。

城堡里难得取消了宵禁,雷古勒斯却没有参加宴会的打算。事实上,在这个洋溢着欢乐的夜晚,他的心情并不怎么好。

原因无它,正是西里斯无休止的加班,将雷古勒斯带入怨怼与愤怒的情绪里。当然,暗夜精灵的敏感,也是毁坏好心情的重要因素。

雷古勒斯从同为教授的波特那里借来隐形衣,趁大家都沉浸在欢乐中的时候,悄然离场,顺着密道离开了霍格沃茨。

他顺利到达了霍格莫德,喧闹的人群和活跃过头的魔法元素,使他皱起了眉头。

没人能理解我的心情。雷古勒斯心想。

回家么?他沮丧地摇头。老宅实在是冷清,一点儿人气也没有。到真像麻瓜说的,就是一座鬼宅。雷古勒斯扯了下嘴角,心情愈发低落了。

圆润的耳廓变了形...

万圣节,狂欢的日子。

城堡里难得取消了宵禁,雷古勒斯却没有参加宴会的打算。事实上,在这个洋溢着欢乐的夜晚,他的心情并不怎么好。

原因无它,正是西里斯无休止的加班,将雷古勒斯带入怨怼与愤怒的情绪里。当然,暗夜精灵的敏感,也是毁坏好心情的重要因素。

雷古勒斯从同为教授的波特那里借来隐形衣,趁大家都沉浸在欢乐中的时候,悄然离场,顺着密道离开了霍格沃茨。

他顺利到达了霍格莫德,喧闹的人群和活跃过头的魔法元素,使他皱起了眉头。

没人能理解我的心情。雷古勒斯心想。

回家么?他沮丧地摇头。老宅实在是冷清,一点儿人气也没有。到真像麻瓜说的,就是一座鬼宅。雷古勒斯扯了下嘴角,心情愈发低落了。

圆润的耳廓变了形,冒出了小小的尖儿。显然年轻的精灵没有控制住自己,变回了原型。

可雷古勒斯浑然不觉,仍然沉浸在自己情绪的他在人群中漫无目的的穿行。被他撞到的行人,不满的回头,却被他的容貌惊艳,说不出指责的话来。

他就这样漫无目的地走着,直到,撞到了一个温暖又熟悉的怀抱里。

“嘿伙计!走路都不看道吗?”低沉而富有磁性的男声,偏又是懒洋洋的语调,正是雷古勒斯所熟悉的——

“西里斯!”雷古勒斯抬起头来,试图看向西里斯的眼睛,却懊恼地发现,自己只能看到对方满是胡茬的下巴。

但不用想也知道,西里斯的面容有多憔悴。雷古勒斯皱起了眉,问道:“西里斯,你不是在加班么……今天傲罗一定很忙,你……”

话音戛然而止——修长的手指抵在他的唇上,薄茧磨蹭着柔软的唇瓣,还带着一丝烟草的香气。手指的主人退后一步,微微弯腰,布满血丝的蓝眼睛与雷古勒斯的双眼处在同一条线上。

“闭上眼睛,雷尔……我有礼物送你……”声音仍是懒洋洋的,却带了分暖意。

会是什么礼物呢?雷古勒斯双眼紧闭,睫毛微微颤抖着。

窸窸窣窣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雷古勒斯的心里就像被小猫挠过一样,急不可耐的,想要知道礼物的“真面目”。

“唔?”唇上一片温软,牙关别人轻柔地撬开,濡湿的舌,将一块儿硬物,顶到雷古勒斯的口中。

只是一刹那,甜蜜的味道在口中绽放,是的雷古勒斯满足地弯起了眼。

西里斯眼中满是笑意,温柔而不容拒绝的,加深了这个甜蜜的吻。

融化的糖液,尽数留在两人交缠的舌上;甜蜜的滋味,全部流入两人的心中。

一吻结束,雷古勒斯气喘嘘嘘地靠在

西里斯的怀里。高大的男人将少年模样的精灵,紧紧地搂在怀里。温柔的,在柔滑的发丝上落下一记轻吻。

“我亲爱的伴星,万圣节快乐。”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