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Salazar

2059浏览    170参与
YvonneQAQ

【萨杰】Mon Alicante(2)

ooc注意⚠️



萨杰only 雷者自避



夜深了,Jack因为喝了太多的朗姆,早就昏昏沉沉的睡去,不过他睡的并不安稳。很早便醒来,加速向目的地驶去。



Jack吹着口哨,站在甲板上,望到了远远的海岸线,“这地方有什么好的,”Gibbs揉揉鼻子站在他的身边,“周围的小岛我们翻了多少遍,一个铜板都没有,甚至还惹上了麻烦。”他打开手里的地中.海的地图,标注的小岛上面都画上了标记,Gibbs撇撇嘴,这次黑珍珠也要停在Alicante了吧。



对于Jack这么做的原因,Gibbs也多少知道一些,不过他自动理解成...







ooc注意⚠️






萨杰only 雷者自避







夜深了,Jack因为喝了太多的朗姆,早就昏昏沉沉的睡去,不过他睡的并不安稳。很早便醒来,加速向目的地驶去。




Jack吹着口哨,站在甲板上,望到了远远的海岸线,“这地方有什么好的,”Gibbs揉揉鼻子站在他的身边,“周围的小岛我们翻了多少遍,一个铜板都没有,甚至还惹上了麻烦。”他打开手里的地中.海的地图,标注的小岛上面都画上了标记,Gibbs撇撇嘴,这次黑珍珠也要停在Alicante了吧。




对于Jack这么做的原因,Gibbs也多少知道一些,不过他自动理解成了两个强者之间的惺惺相惜(?)大概是这个词,总之大概就是Jack没能亲手了结敌人所以心有不甘吧!




Gibbs还是太天真了。




Jack才不是会纠结这种事的人。




如果身份互换,Jack被Salazar的副手刺中坠入海中,而不是他亲手了结,Salazar倒是有可能纠结很久。




黑珍珠稳稳的停在了一个僻静的港湾,没有几艘船,Jack向船只管理者挤眉弄眼了一番,随即两个人笑起来,看起来是熟人的样子。“看得出来他来过多少次了吧。”Gibbs小声嘟囔。




Gibbs忙着安顿好黑珍珠,一抬头却发现伟大的Jack船长不见了踪影,“……”Gibbs无言,只好对水手们说他们可以去找些乐子了。但是当水手们讨要金币时,Gibbs两手一摊,他们也就骂骂咧咧的离开了。




“伙计!你来的正好,你之前一直在打听的那艘船,有消息了。”Jack来到熟悉的酒吧,老板看到他笑的很开心。“……说来听听。”Jack心里着实激动了一阵,但是表面不动声色。




老板眯了眯眼,手指搓了搓。




“啧,多少。”


“总得……5个金币。”


“一个。”


“……四个。”


“再说就四个铜板。”


“!!!一个金币!成交了!”




拿出一枚金币,Jack有些心疼,这是最后一枚了,他都没告诉Gibbs在上次“捞了一笔”之后,自己多拿了不少,不过也不可能告诉就是了。总之,这是最后一枚了,Jack咬咬牙,把它交给了老板。“你要告诉我的信息,最好是值这一枚金币。”




“一定一定!”老板在确认过金币的真假后,露出了满意的笑容,给Jack倒上酒吧里最贵的酒,然后附身到他耳边:


“三天前港口来了一艘船头有女神标志的船,样子跟你描述的差不多,甚至有军队的人来迎接,船上下来的人很面生,不知道是哪位船长。”老板顿了一顿,


“目前应该是还在这里,毕竟我们是小城市,长官到来和离开都会有动静的。”




“那他现在在哪,”Jack一口就干了那杯好酒,看的老板一阵心疼,


“那得……再一个金币了,我找人帮你去打听。”




Jack翻了个白眼,没搭这句话茬,酒吧老板看他对自己的提议并不感兴趣,便讪讪的走开了。




Jack从酒吧出来,走前趁老板不注意还顺了一瓶朗姆。天已经黑了,但有些泛红,是下雨的前兆,他抬头灌了一口手中的酒,咂咂嘴:




“还是朗姆好喝。”




——————————TBC




目前就这样了,不是长篇,五月份大概(x)会结束。


周末应该会有一章,也有可能没有(喂)


下周五有考试,所以下周应该🐦了


最晚下周末肯定会有的啦!




感谢阅读

吹不会春よ、来い不改名

你以为只有你有闺女吗【全员沙雕段子】

我为什么要来霍霍加勒比海盗【

船拟有,拉郎有,玩梗有

———注意事项—————

【船拟年龄排序:Flying Dutchman,Black Pearl=Silent Mary=Queen Anne’s Revenge,Dauntless,Interceptor=Dying Gulls,其中Carina设定比Gulls和Dauntless大,小于Pearl】


【可能CP:巴杰,安杰安,贝诺,戴科,Black Pearl X Silent Mary(可能涉及沙雕萨杰),Will和Elizabeth串场出现】


【什么贝诺哪有闺女你们不记得大明湖畔的Dauntless和Interceptor...

我为什么要来霍霍加勒比海盗【

船拟有,拉郎有,玩梗有

———注意事项—————

【船拟年龄排序:Flying Dutchman,Black Pearl=Silent Mary=Queen Anne’s Revenge,Dauntless,Interceptor=Dying Gulls,其中Carina设定比Gulls和Dauntless大,小于Pearl】


【可能CP:巴杰,安杰安,贝诺,戴科,Black Pearl X Silent Mary(可能涉及沙雕萨杰),Will和Elizabeth串场出现】


【什么贝诺哪有闺女你们不记得大明湖畔的Dauntless和Interceptor了吗不能假装他俩有孩子吗】


【没人死!死的全给我活过来!就是沙雕段子开开心心的不好吗!】


  1.现在全加勒比海都知道Hector Barbossa喜当爹了。


  Jack Sparrow:来吧Hector帮我奶Pearl。


  Hector Barbossa:你想得美。你帮我带Carina吗?


  2.本来Carina只知道Barbossa曾经为了Pearl的驾(fu)驶(yang)权和Jack天天打架打到天旋地转白天黑夜,等她看见炫酷朋克风的Pearl左拥Jack右抱Barbossa连喊三声Daddy两个老父亲乐得跟要咬人似的,小姑娘的内心受到三叉戟的打击。


  “Black Pearl只能有一个爹!!”


  3.俩孩子的梁子就这么结下了。


  4.论年龄Pearl大Carina好几岁,论航海经验Pearl比Carina丰富七艘安妮女王复仇号价值的钞票,论逃跑速度Pearl全加勒比海第一名。


  Carina坐地上哭。


  “Jack管管你闺女。”


  “你的。”


  “妈的。”


  5.Hector Barbossa抱着Carina讲道理。


  “Carina你别和Pearl争了Daddy爱你真的。”


  “为什么我不争啊?”


  “你想想Pearl哪天和你真吵起来Jack那么护崽你是跑得过Jack还是Pearl?”


  “那你为什么不帮我?”


  “我也跑不过。”


  6.Jack Sparrow抱着Pearl讲道理。


  “别和Carina争啊。”


  “为什么。”


  “你争不过你没面子,我争不过我没屁股。”


  7.Davy Jones带着Flying Dutchman来串门。


  Pearl特别开心。“Dutchman你带海星来了吗带海螺来了吗有没有小号螺我要玩!”


  Davy坐下来和巴杰俩一起喝茶。


  还是亲闺女好哇,Davy摸出一只鹦鹉螺给端茶来的Carina,小姑娘大喜过望对着他喊了声爸爸。


  Hector:我女儿没了??还是亲的那个??


  Dutchman:我有妹妹了??


  Pearl:啊这个妹妹终于不用和我抢爹了??


  Davy:我还是不需要两个女儿的好......


  Jack:哦吼。


  然后Davy最先反应过来解释说我这亲闺女说的意思是你是你们家Barbossa的亲闺女我挺羡慕的......话没讲完Dutchman哭着扑过来Daddy你不爱我了你喜欢别人家的女儿了我难道不是您亲女儿吗Davy满脸触手俩钳子还有一张嘴都用上都解释不清了急了,你们谁打电话去叫Calypso过来我不会哄孩子。


  Barbossa翻了个白眼,你占我便宜我不管你。


  8.Angelica来找Pearl。


  “Hey Daddy……等等这是Angelica??”


  Pearl第一眼没认出来Angelica。


  谁叫她男装的。


  9.Jack看见Angelica跟见到老情人似的。


  等等好像就是。


  Pearl扭头问Barbossa,我是不是有个妈了。


  Hector捂住Pearl的眼睛。老情人见面亲亲不能看,啊真是恶心。


  10.有一回Jack和Barbossa带闺女上街,路上看见Will和Elizabeth带着Henry。Barbossa拖着Carina就走,靴子踩地上啪啪啪啪啪跟要干架似的。


  “Hector你别跑啊不是说了要给你买新靴子的吗?”


  “不了我这双旧的挺好!”


  Pearl心知肚明,哈哈哈哈哈笑。


  Will本来想上去打个招呼,结果人跑了,气氛有些尴尬。他脑子一抽,一把把Henry推了出去:“快点叫姐姐。”


  他的意思是让Henry叫Pearl姐姐来着。


  Elizabeth看着儿子跟磕了药一样往Barbossa父女那儿跑过去了。


  “Carina我找你玩儿来了!”


  “Will把你家小子给我领走!”


  Elizabeth Swann:丢人。


  11.全加勒比海和皇家海湾都知道Cutler Beckett和James Norrington各种意义上的没孩子。


  生不出来也没船。


  后来Norrington想了想,我当年是不是开过一艘Dauntless来着?于是他就去找上头想要回来。


  Beckett不解,你干嘛偏要个孩子,我们俩在一块儿多好。


  Norrington撩起他的小头发卷儿。我就是想让角色平衡一下不至于哪里出现单一性别的状况,孩子嘛……我听说东方有道菜叫“煲仔饭”来着。


  刚刚被领回家的Dauntless:Daddy你不可以!!


  12.但是这两个男人是真的搞不定Dauntless。


  和巴杰不太一样,Hector至少还算个亲爹,而他俩对育儿完全无知。


  早上起来Dauntless说要梳头,Norrington拿一假发过来你戴这个。Beckett嘲讽他傻,把系窗帘的缎带扯下来了。


  中午赴宴会Dauntless说想穿得Fashion一点,Beckett翻箱倒柜只找到男装,挑了一件最小码子的高高兴兴给女儿套上去了。


  嗯,Dauntless作为姑娘穿了件Beckett穿不下的海军制服,袖子比胳膊长,紧身裤紧不起来拖拖拉拉束在靴子里,戴了顶白色假卷发,自己的粟色头发拿粉红色缎带系成没梳开乱糟糟的一团压在下面,出现在哪个场合都挺引人注目的。


  跑来蹭饭的Jack:你们可赶紧雇个女仆回来吧。


  13.Dauntless眼泪汪汪地不想吃饭。


  “连土豆都会煮烂糊了!Daddy的厨艺真的太糟糕了吧!”


  Beckett不得已打电话给Jack问他平时家里吃什么。


  Jack说我们也没好到哪里去,就是Hector天天做烤苹果苹果派青苹果汁苹果蛋糕生吃苹果切片苹果刻成兔子的苹果,我现在都带着Pearl和Carina出去吃……


  Beckett把电话挂了。


  Norrington不死心给Davy打电话。


  “海鲜。Calypso心情不好就烤鱿鱼。”


  “每次都先从须须开始吃。”


  Norrington被挂电话了。


  Cutler Beckett决定请女仆了。


  14.Angelica从老爹那里把Queen Anne’s Revenge接过来了。


  Barbossa:借一下啊。


  Angelica:借啥?


  Barbossa:Queen Anne’s Revenge。


  主要是因为Dying Gull被Jack带回来了,他说他有俩女儿。于是Barbossa就想起来当年Queen Anne’s Revenge跟过自己一段时间。你看我也两个你了不起吗!


  Angelica:先说好了我爸爸还没死呢。


  15.那天老爹们都出去忙了,Pearl把女孩子们全叫过来开会。


  “请那个穿男装的出去。”


  Dauntless:我告你啊。


  16.最近家里突然出现一个女人怎么办!


  最近家里突然不吃苹果了怎么回事?


  最近看见讨厌的女孩子了怎么办。


  最近Calypso不想吃海鲜了那我吃什么?


  衣柜里少了件裙子怎么办!


  “Dauntless那是你们家女仆吧。”


  “Gull你不是老说不想吃苹果了吗现在不吃了我还好开心的。”


  “Dutchman的问题很严重……你去问问Calypso是不是和Davy闹矛盾来着。”


  “Anne你们家有钱再买一套就行了这不算问题。”


  “诶Pearl讨厌的女孩子是谁?”


  Silent Mary从窗户翻进来。


  嘻嘻嘻嘻嘻嘻嘻Little Pearl有没有想我啊——


  Black Pearl站起来就跑。


  谁都没看清她怎么跑的。


  17.最后是Pearl自己停下来的。


  Mary你有完没完。


  没。


  Mary冲上去就是一个亲亲。


  Pearl反手一巴掌。


  Salazar脸一疼,Jack手一疼。


  Anne:哟。


  18.Cutler Beckett最近又带回家一个Interceptor来。


  James Norrington:真香是吧。


  Beckett没话说,依旧翻箱倒柜找衣服。


  “James你有穿小的制服吗?”


  “你是不是忘了我们养的是女儿啊??!!”


  “我出去买女装会被误会的。你想啊,我要是去买了女装,他们就会知道我身边有需要衣服的女孩子,然后他们就会问‘你给谁买啊’,然后我就说给闺女买,然后他们就得觉得我和你之间是不是发生了什么导致我们有了孩子。”


  “……全皇家海湾都知道这件事好吗。”


  “没,至少平民百姓不知道。”


  “妈的不就是嫌丢人不想去吗,我去买好吧。”


  19.事实证明Norrington的品味是真的直男。


  他能准确挑选到整家店最不适合Interceptor和Dauntless的衣服并且带回来。


  Dauntless:求您了我宁愿穿男装。


  Interceptor:要不您穿上试试看看好不好看。


  Beckett双眼放光,可以有!


  Norrington:不可以也没必要。


  20.老爹们坐在一起分享育儿经验。


  Salazar脸色不好看。Mary整天就琢磨怎么对付Pearl,尤其是听到Pearl控诉上次光明正大过来就亲的无耻行为他就可以理解那天怎么会突然脸疼了。


  Davy这时候就很自豪,你看我们家Dutchman从来就只和Pearl一起玩海螺。哦还有瞎玩管风琴。


  Norrington还在玩头发卷儿,Interceptor就知道和Pearl“你追我如果你追到我我就让你吃Norrington做的饭”吓得人孩子跑更快了。Hector表示可以理解,他只要一说苹果俩字仨孩子连Jack能全跑了。


  Angelica替Blackbeard出席,揪着头发问你们谁知道怎么能让Anne不买衣服我爸爸已经被衣服淹没了。Beckett指指Norrington,叫他去买,保证每件都不适合,不喜欢了就不买了。


  Gull:Daddy我也想被衣服淹没……


  Jack:去叫你Angelica一声Mommy,认你个干女儿。


  Angelica:够我受的了啊!!


  Carina出去旅游刚刚回来,感觉错亿。


  21.Calypso和Davy Jones又吵架了。


  Calypso禁止Dutchman再弹管风琴,理由是太难听了已经成为噪音了;Davy倒是很无所谓,我女儿弹我琴天经地义你让她练练就好了。


  得罪Calypso的下场就是没有饭吃还要看着她吃一只烤章鱼外加跪管风琴不许出声。


  Davy心里苦。


  22.为了报复Davy把Calypso的八音盒换成了刻了《Lost Rivers》的定制八音盒还嫌弃刻不出那种凄厉特地放出来和八音盒一起还过去了。


  Calypso睡前打开了八音盒。


  后来Jack,Barbossa,Elizabeth,Will,Norrington,Beckett,Salazar还有Blackbeard都去医院骨科看他了。


  Elizabeth:看见了吧这就是得罪女人的下场。


  Will:得罪你可是得罪海盗大帝好吗。


  Elizabeth:诶嘿。


  


  

陈陈陈啊莫
Loki对比Salazar我这...

Loki对比Salazar

我这算是爱到深处自然黑么?

Loki对比Salazar

我这算是爱到深处自然黑么?
Crocodile

再次加勒比(灬ºωº灬)
这次以诺贝结婚为主题!

再次加勒比(灬ºωº灬)
这次以诺贝结婚为主题!

Crocodile

【萨勒】关于暗恋什么的(一发完)

英国跟西班牙在那时候的关系我是不知道,就设置个交易对象
语言的话,就当做用英文
角色时间设同一时期就好了
反正只是想看勒勒暗恋萨总嘛
好吧!别废话了
↓↓↓↓↓

Lesaro有个大家都不知道的兴趣与专长——绘画。他所画的不只是绘画,是艺术,不过他从不让人知道

年幼的Lesaro将自己的天份展现给父亲看,但没有得到任何夸奖却被骂了好几天
他从小就被教育“绘画不够男人”,虽然现在已经不在乎曾经,却失去了曾经的热忱,直到……

“Armando Salazar,很高兴认识你 ”

直到他当上海军,遇见了他的长官,温柔帅气的长官,让他多了绘画除外的秘密,他是弯的
就算自己不想承认,但见到Salazar还是止不住...

英国跟西班牙在那时候的关系我是不知道,就设置个交易对象
语言的话,就当做用英文
角色时间设同一时期就好了
反正只是想看勒勒暗恋萨总嘛
好吧!别废话了
↓↓↓↓↓

Lesaro有个大家都不知道的兴趣与专长——绘画。他所画的不只是绘画,是艺术,不过他从不让人知道

年幼的Lesaro将自己的天份展现给父亲看,但没有得到任何夸奖却被骂了好几天
他从小就被教育“绘画不够男人”,虽然现在已经不在乎曾经,却失去了曾经的热忱,直到……

“Armando Salazar,很高兴认识你 ”

直到他当上海军,遇见了他的长官,温柔帅气的长官,让他多了绘画除外的秘密,他是弯的
就算自己不想承认,但见到Salazar还是止不住脸红了

Salazar站在船头看风景,Lesaro心血来潮立刻提笔将Armando的背影,画下来

“我都不知道我有这么瘦”
Salazar突然出现在Lesaro身侧
“卡皮蛋!”
Lesaro吓得站起身,脚一滑差点跌倒,还好Armando扶住了他的腰
“很好看啊!真有天份呢!怎么没见过你画画?”
“这……家人不同意”
“别在意旁人的反对!你其实很棒的!”
Salazar拍了拍他的肩
“能送我吗?”
“当...当然”
Lesaro脸红了,而在看到Salazar房间挂着自己的画时,再次脸红

“去你的!Lesaro!他可是男的!”
Lesaro在厨房里自我催眠,不过显然一点也没用
“嘿!Lesaro”
Salazar的出现再次证实了自我催眠的无益
“嗨...卡皮蛋”

Salazar拿完苹果后转身就离开了,Lesaro扶着心脏呼了口气,不料Salazar又回过头
“Lesaro...怎么了?”
“没事...有什么吩咐?”
“等等出航一趟去英国”
“好的”

Lesaro根本没在听Salazar说话,脑中只有自己的心跳,傻傻的回答

-

之前Lesaro跟着Salazar去到英国

当时Beckett准备美食、酒宴,他聪明的头脑让交易与沟通完全没问题,但Lesaro并不喜欢这样,正确来说,他不喜欢Beckett
不确定是不是自己的问题,总觉得Beckett看Salazar的眼神不是很好,一站着就直盯腿,坐着就直盯胸,笑得时候眼睛甚至离不开他的脸

好吧,也许是自己的问题
Lesaro走到室外暂时停止糊思乱想,正巧遇上一个帅哥,虽然对Lesaro来说比不上他的Armando

帅哥名叫James Norrington,很开朗,还幽默,本来和Lesaro聊的好好的,但Norrington一看到Salazar,Lesaro就讨厌起那张笑脸了

Lesaro觉得自己有病,看到对着Armando笑得人都视为敌人,这很诡异,但无法停止

直到离开,Lesaro都还憎恨着Beckett的眼神,和Norrington的笑

-

该死!卡皮蛋又要去见那个色瞇瞇(对Lesaro来说)的小矮子!Lesaro在理解Salazar的话后心里止不住的哀号

“嘿!Lesaro你有在听吗?”
“呃...抱歉!我分心了”

Salazar走近Lesaro,明显看见对方脸红了,还刻意的避开眼神
“你有事瞒着我?”
“没有!”
“有,而且还是个大事”

Salazar看着Lesaro,逼他说出口
好吧!挣扎失败,只好妥协

“Capitán...”
Lesaro咽了口口水,抱住他,不敢看他的脸,冒着必死的决心
“我喜欢你”
Salazar大笑着回抱Lesaro
“我也很喜欢你”

“我是指...唔!”
Lesaro没能说完就被吻住

“好了,我们走吧!”
Salazar搂着烧红脸的Lesaro走出门

-

“真是恭喜你了”
Norrington用戴着戒指的手拍了拍
Lesaro
“你也是,恭喜你!”

“Lesaro!走了!”
Salazar大喊着,牵着Lesaro上了玛丽号

Lesaro在Salazar怀中向Beckett和Norrington道别

“看看人家多甜蜜!”
Beckett朝Norrington抱怨
Norrington揽住Beckett的腰让他靠向自己
“这还差不多”

Crocodile

【萨杰】出门约会(短小甜文)

Salazar喜欢出去玩,主要是因为想多陪陪Jack,次要则是钱多
Jack喜欢出去玩,但不喜欢和Salazar一起,主要原因是麻烦,次要则是Salazar时常把整个场子包下来,但这控制狂怎么可能放自己一个人出门

第一次约会,是去游乐园,而Jack喜欢刺激,云霄飞车当然第一个坐,但坐完后,Salazar在垃圾桶旁站了半小时,Jack在他把胃吐出来前,把他载回家
当然,车子也遭殃了

第二次约会,Salazar打算去浮潜,感受一下海的浪漫,但Jack硬要进深海,Salazar只好追上去,然后遇到了此生最美丽的风景
水母群。
Salazar大概一辈子不想再碰海水了

第三次是去看电影,而电影院冷到不行,...

Salazar喜欢出去玩,主要是因为想多陪陪Jack,次要则是钱多
Jack喜欢出去玩,但不喜欢和Salazar一起,主要原因是麻烦,次要则是Salazar时常把整个场子包下来,但这控制狂怎么可能放自己一个人出门

第一次约会,是去游乐园,而Jack喜欢刺激,云霄飞车当然第一个坐,但坐完后,Salazar在垃圾桶旁站了半小时,Jack在他把胃吐出来前,把他载回家
当然,车子也遭殃了

第二次约会,Salazar打算去浮潜,感受一下海的浪漫,但Jack硬要进深海,Salazar只好追上去,然后遇到了此生最美丽的风景
水母群。
Salazar大概一辈子不想再碰海水了

第三次是去看电影,而电影院冷到不行,终于,一次完美的约会,但隔天Jack却感冒了

细数一下,Salazar有好几次希望能有完美的约会,让Jack能够开心,但总是失败的他不懂浪漫,Jack是他的初恋也是终身伴侣,Salazar希望靠自己,给予Jack快乐

“听着Salazar,下次约会我希望我们一起安排”
“没问题”

没有约会又怎样?只要有他,那里都可以很浪漫
路灯照出了两个拢长的身影,静静的牵起手

“所以我们要去哪买朗姆?”
“我们不是来买朗姆的。”

好吧,这蠢货一点也不浪漫...

但我仍然爱他!

Crocodile

Cat【萨诺】#1

假日,晨间的署光照进了浅蓝的双人大床,Armando从床上睁眼,伸了个懒腰,感到腰部一阵酸痛,立即倒回床铺
美好的早晨,是一天美好的开始,今天的Armando有股不好的预感
Norrington端着一整盘的早点进来,对着Armando浅笑

“是不是腰酸背痛的?”
Norrington看见Armando无奈中带着疑惑的脸,放下Cat的早点继续说
“其实牠昨晚趴在你腰上睡觉,等我起床才下来的”
Armando顺手拿了杯咖啡和面包,两眼直盯那只圆滚滚的小肉团
这家伙到底多重!
注意到视线的小胖子,对着Armando表现了无辜的模样,刚发现Cat的碗空了,手里的面包早就消失了
Armando生气的瞪着柯基

“别那...

假日,晨间的署光照进了浅蓝的双人大床,Armando从床上睁眼,伸了个懒腰,感到腰部一阵酸痛,立即倒回床铺
美好的早晨,是一天美好的开始,今天的Armando有股不好的预感
Norrington端着一整盘的早点进来,对着Armando浅笑

“是不是腰酸背痛的?”
Norrington看见Armando无奈中带着疑惑的脸,放下Cat的早点继续说
“其实牠昨晚趴在你腰上睡觉,等我起床才下来的”
Armando顺手拿了杯咖啡和面包,两眼直盯那只圆滚滚的小肉团
这家伙到底多重!
注意到视线的小胖子,对着Armando表现了无辜的模样,刚发现Cat的碗空了,手里的面包早就消失了
Armando生气的瞪着柯基

“别那样看牠”
Norrington将手中的面包给了Armando

最后的面包还是被Cat抢了一半

-

“吃饱饭后要带出去散心,不需牵绳便能跟随着主人...”
Norrington看着单子上的字,心里有些佩服Cutler的训练,同类间的心有灵犀么?
转过头看了眼Armando,噗哧一声大笑了起来
Armando正被Cat压在身上,无法起身

“过来!散步咯!”

Cat立刻伸出小短腿,抓了Armando的肚子两下,才跑向Norrington

Armando摸着肚子怒视Cat

“别那样看牠”
Norrington再次为Cat说话,Armando叹口气,再怎么不高兴也不会对他的爱人生气。

-
绿荫下散步的两人,一个欣赏花,另一个在和狗打架,才不到几分钟,Norrington就看见Armando和Cat全身都是泥
“How old are you?”

Armando瞪着无辜模样的小奸诈
“别那样看牠”
Norrington拿出手帕帮Armando擦了擦脸

两人带着Cat继续散步,Armando看着Norrington的侧脸,不知多久没有认真欣赏他了?似乎从他辞职后,两人只剩吃飯睡觉会相处,偶尔才一次好好聊天,越来越没有话题可聊了,虽然还算甜蜜,但如果不是工作太累,床还有另一个用途的不是么?

看着看着Armando就想亲上去,脸还没凑上前Cat就绊倒了他
Norrington一时没反应过来,愣了一会才扶着Armando起来

这次Armando没有瞪他,只是托着Norrington的脸深情一吻

“我们回家吧”
Armando牵起了Norrington的手

-

我叫Cat我不是猫
别那样看我

Crocodile

萨勒(车)

一辆没名字的车
就开吧......
反正有萨勒就好
【连结走评论】

一辆没名字的车
就开吧......
反正有萨勒就好
【连结走评论】

Crocodile

Cat【萨诺】(序)

Norrington躺在床上,听着熟悉的配乐He's A pirate ,就在音乐快要让他站起身舞蹈时,不知从哪闯进一只科基,迈开短小的腿在房里奔跑顺便拔掉了音箱插头
“喂!你这个……”
Norrington 还没骂完,科基一屁股坐地上,乖乖听着
谁还有心情去骂牠呢?
自己起来再次把插头插回去,柯基舔了下他的手,乖巧的摇尾巴
Norrington 心都融化了,蹲下来摸摸,果然科基也是分好坏的,Norrington 暗自感叹道
突然想起一只又凶又傲慢野心又大的傲娇柯基

“Norrington !”
Armando 搬了一箱子货物走上楼,看见Norrington 和柯基玩得开心,便放心了
“看来你和牠处的不错?...

Norrington躺在床上,听着熟悉的配乐He's A pirate ,就在音乐快要让他站起身舞蹈时,不知从哪闯进一只科基,迈开短小的腿在房里奔跑顺便拔掉了音箱插头
“喂!你这个……”
Norrington 还没骂完,科基一屁股坐地上,乖乖听着
谁还有心情去骂牠呢?
自己起来再次把插头插回去,柯基舔了下他的手,乖巧的摇尾巴
Norrington 心都融化了,蹲下来摸摸,果然科基也是分好坏的,Norrington 暗自感叹道
突然想起一只又凶又傲慢野心又大的傲娇柯基

“Norrington !”
Armando 搬了一箱子货物走上楼,看见Norrington 和柯基玩得开心,便放心了
“看来你和牠处的不错?”
Armando 放下箱子,Norrington主动来替他揉揉腰,等着他解释
“牠是cat ,我一个同事的宠物”
好好的一只狗为什么要叫cat ? 有此可知主人对宠物可能是随便取、可能是好玩或是简称,看似受过训练,主人或许很严苛,还是Armando 的同事
在媲美Holmes的思维快速闪过Norrington的脑子后,出现了一只科基牵着科基的画面
“他是Cutler 的宠物,我知道你不喜欢,但你没有工作,我还得养我们,这算是加班的一环”
Norrington 抱着cat ,对Armando浅浅一笑
“还好我有时间顾牠”
Armando 揽住Norrington ,吻了他,Norrington 放下cat 回应着这个吻,直到推倒在床都没停下

我是cat 我不是猫,今天吃了一波突如其来的狗粮

————————————
霸道宠溺的萨总x温柔乖巧的准将
一个突破性的组合ヾ(*´∀`*)ノ

Crocodile

太阳【萨勒】(一发完)

一时兴起写了这东西
就是个普通却诡异的脑洞
大量Bug见谅
正文↓↓↓

太阳女神有9个儿子,每个都笑容满面,只有最好看的9神仙,总是苦着脸,因为他知道,当哥哥们快乐游玩,地上的人们过的多痛苦
“母亲,地上的人们不会难受么?”
“Lesaro,人类是神创造出来维持地球的,他们不能抱怨”
Lesaro 对着人间皱起眉头

酷热的天气让Armando爬上山头,决心为民除害,就在要动手时,他看见了不远处化为人形却拥有太阳标记的Lesaro对他回眸一笑
Armando 的心颤了下,亲眼见到Lesaro化为光芒成为太阳,Armando跌坐在地,完全无法相信的刚才的景象,那样好看的人竟然是他想要毁灭的太阳

Lesaro...

一时兴起写了这东西
就是个普通却诡异的脑洞
大量Bug见谅
正文↓↓↓

太阳女神有9个儿子,每个都笑容满面,只有最好看的9神仙,总是苦着脸,因为他知道,当哥哥们快乐游玩,地上的人们过的多痛苦
“母亲,地上的人们不会难受么?”
“Lesaro,人类是神创造出来维持地球的,他们不能抱怨”
Lesaro 对着人间皱起眉头

酷热的天气让Armando爬上山头,决心为民除害,就在要动手时,他看见了不远处化为人形却拥有太阳标记的Lesaro对他回眸一笑
Armando 的心颤了下,亲眼见到Lesaro化为光芒成为太阳,Armando跌坐在地,完全无法相信的刚才的景象,那样好看的人竟然是他想要毁灭的太阳

Lesaro 不知道他是谁,但他总是对注视他的人笑,这样他在和哥哥一起时,才不会显得格格不入,但那时候,他确实真正的发自内心的笑了,不清楚为什么,但Armando走近时,就有种难以言喻的感觉,促使他这么做

Armando 深陷犹豫,对那样好看的太阳不忍心,却不希望一直过着如此炎热的日子
村民知道后纷纷劝他忘掉,不过是刚好对到眼罢了,执着是没有必要的,不管多么好看,他终究是会伤害人的

-

Armando 再度回到山顶,在太阳神出巡时,Lesaro发现那种感觉再度出现,惊讶的回头,一把箭直直的中了他的左眼,一拔出来,Lesaro立刻陷入昏厥,落入凡间
以神仙来说,小太阳神是孩子,非常小的孩子,还没有强大的感知力和治愈力,只能被Armando 一一射下

-

Lesaro 昏厥许久,当他再度醒来时,海水让他变得骯脏又邋遢,村民们将他绑起来,却被Armando 看见
他有感觉,非常深刻的感觉
一个值得他们深深注视的感觉
Armando 撩开了Lesaro 脏乱的前发,一只好看的眼睛和流淌的鲜血,彷佛能从中看到那时Lesaro 多么失望、害怕、痛苦
Armando 解开绳子,抚摸着他的脸颊却被Lesaro 躲开背向他
他想道歉,害他的期望落空、害他受伤、难过,全是自己害的
Armando 从背后抱着Lesaro ,Lesaro 知道Armando 不必道歉,但心里却一直期待什么
“对不起,我很抱歉。”
这是两人从初见到现在第一次说话,但现在就像吵了假的情侣,这让Lesaro觉得好笑,所以他笑了
转过身来抱着Armando ,轻声回覆道“谢谢”
Armando 觉得他的回答很好笑,所以跟着一起笑,两人就这样甜蜜的笑着。
无视路人眼光下还挺甜蜜的。

Lesaro 带上眼罩,才不会显得可怕
他对人们的笑,再也不是装模作样的同情,而是真挚而甜美
Armando 吻了下这样耀眼的Lesaro

-

太阳女神回到家中,发现孩子全部不见,只剩下血迹和箭残留,顿时大发雷霆,誓要杀了所有凡人

Armando 看着这颗太阳越烧越烈,太阳神的姿态清晰可见,Armando知道它要什么,于是高举弓箭
“是我杀的!是我杀了它们!”
眼看太阳神逐渐冲向此处
Lesaro 即时跳出来,牵着Armando的手,看着太阳神

“Lesaro ……”
太阳神慢了下来,化成人形站到他面前
“为什么要……”

“我很抱歉,母亲。但是我想这么做,因为我爱他”

太阳神垂下头,听完他的话后一脸中肯的拍拍他的肩
“放心!喜欢男人没什么不好,妈妈支持你!”

母亲,你的笑真让我心头发凉
Armando 已经不知道该庆幸太阳神是腐女,还是该庆幸自己是男的了

神可以怀胎,但不能让男人怀胎的,所以太阳神告诉Lesaro 如果怀了孩子,必须让他上天接替职位
Lesaro 答应了,虽然不认为他会是怀胎的那个

最后还是怀上了,并接替成了太阳神
从此过着 性 福快乐的日子。

和谐一笑ʘ‿ʘ

Crocodile

又是莫名其妙的东西
闲着没事就开车吧!
(๑•̀ㅂ•́)و✧

又是莫名其妙的东西
闲着没事就开车吧!
(๑•̀ㅂ•́)و✧

Crocodile

爱情海【萨勒】

※微萨杰,贝杰,铁船

   阳光也难以照到的洞穴,发出亮光的触手更为亮眼,海妖Cutler Beckett 头也不抬的开口
   “欢迎,小美人鱼!有事吗?”
   Lesaro 停下动作惊讶的望着Beckett

   “我在这里呢!”Beckett点亮了安康鱼,Lesaro 才发现,原来他正背向海妖

   “我需要……”
   “一双脚?然后见到你的男人?最后得到你的爱?”
   Lesaro 被抢词有些尴尬,张嘴叹口气以示不满“是的,我需要”
 ...

※微萨杰,贝杰,铁船

   阳光也难以照到的洞穴,发出亮光的触手更为亮眼,海妖Cutler Beckett 头也不抬的开口
   “欢迎,小美人鱼!有事吗?”
   Lesaro 停下动作惊讶的望着Beckett

   “我在这里呢!”Beckett点亮了安康鱼,Lesaro 才发现,原来他正背向海妖

   “我需要……”
   “一双脚?然后见到你的男人?最后得到你的爱?”
   Lesaro 被抢词有些尴尬,张嘴叹口气以示不满“是的,我需要”
 
   所有交易都是需要代价的,但Lesaro还是成功的得到了两罐药水,成为人类的,还有为了付出代价,让别人成为鱼类的,反正自己也不知道谁是Jack Sparrow ,把陌生人骗进海里交给海妖应该不难
   Lesaro 成功的成为了Salazar家的仆人,就在要去关心Armando时看见了,他拥抱一个男孩,亲吻了他的脸颊
   Lesaro 失望透了,但他知道,一定是男孩让他痊愈的

   Lesaro 回到熟悉的海岸望着夕阳,不敢置信,自己真是太鲁莽了,什么都不懂就擅自下决定
  “你是……”
   Armando 惊讶的望着眼前人,还是那只终身难忘的独眼
  
   “又见面了”他浅笑,心底是无尽的难过
   “我好想你!” Armando 冲上前抱住他,有好多好多话想和他说

   “Armando !”Jack 气冲冲的跑来,一把抓住了Lesaro 的衣领“不是叫你不准过来吗?不怕死啊!你要是抢了Armando 我就没朗姆了你知道吗!”

  两人不久前见过面,Lesaro 救了Armando 之后看到了Jack
  “如果你再靠近这个男人!我就把你们人鱼的事告诉所有人!”
   被威胁的Lesaro只好抛下Armando离开

   “我知道一个人,他很爱你,也能给你更好的,但他无法上岸”Lesaro 随即说了谎好让自己脱身
   “所以?”
   “Will Turner !”
   Lesaro 随便说了传遍海陆宝藏守护者的名称和故事,并将能指引海妖巢穴的黄金项炼还有药水都给了他,Jack 松手,带上项炼后果然发着光,证明他没有说谎,大口喝下药水,跳下海后,整个海面剧烈波动,Jack 成为了一条海蛇
   “好久不见了!Jack Sparrow!或者该叫Jack Beckett ?抛下未婚夫到岸上玩几年了!想我吗?”海妖再度现身,用触手捆住Jack后,转头对着Lesaro“感谢你的交易”
   海面再度恢复平静。

   “Jack……?”
   “他没事的!”Lesaro伸手抱住了Salazar,他现在可是兴奋的难以言语,随后又想到什么“你跟他……”
  “是朋友,他只是怕你吃了我”Salazar宠溺似的摸摸舒服的马尾

   Lesaro 不吃人,他不挑食,但现在的他,只爱Salazar的味道

———————————
烂尾了哈哈哈哈哈哈
果然还是开车适合我(≖ᴗ≖๑)

Crocodile

爱情海【萨勒】

※微萨杰

   波光粼粼的海面,Lesaro靠在岸边,观望着城堡里的烟花,摆动着蓝色的长尾,哼着旋律

   每年的这个时候,西班牙Salazar国王总会为Armando王子庆祝他的生日,Lesaro总是呆在最近的距离观望这场宴会的主角--Armando Salazar
   Armando 脸色沉闷,不是不喜欢生日,但经过这么久都没个对象谁不担心呢?但自己是不会告诉家人关于性向的问题
   没错。亿万少女的梦中情人,这位西班牙王族后代,竟然是个gay

   “Armando ,等等记得去和Á...

※微萨杰

   波光粼粼的海面,Lesaro靠在岸边,观望着城堡里的烟花,摆动着蓝色的长尾,哼着旋律

   每年的这个时候,西班牙Salazar国王总会为Armando王子庆祝他的生日,Lesaro总是呆在最近的距离观望这场宴会的主角--Armando Salazar
   Armando 脸色沉闷,不是不喜欢生日,但经过这么久都没个对象谁不担心呢?但自己是不会告诉家人关于性向的问题
   没错。亿万少女的梦中情人,这位西班牙王族后代,竟然是个gay

   “Armando ,等等记得去和Ángeles 小姐打个招呼,她好像有些喜欢你!”
说话的是Salazar 国王,他也为儿子婚事担心着,想把美丽的贵族女士介绍给儿子
   “知道了。父亲”
   Armando 回应到,对于家人都不知道的秘密感到无奈

-

   Armando 坐在海岸,深深叹口气,突然看见了一小片蓝,也许是女士落海了,正想下海,突然想起一个童年故事
海人鱼会用鱼尾引诱孤身在岸边的男子,然后吃了他们。
   Armando 急了,据说真的有人落海被吃掉,他当然不是很相信故事,但仔细看,又不像长裙,万一真的是呢?

   他纵身一跃,落入海中,他看见了一只有亮又好看的眼睛,乌黑的头发被扎成了马尾,完美的身材连着一条亮丽的蓝尾巴,近在眼前的人鱼让Armando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像脑袋缺氧一样愣住了
他确实缺氧了。

   Lesaro 把Armando救上岸,用他失去呼吸的唇将氧气运给他,静静的欣赏着微弱的呼吸恢复正常时,温和的面貌

   Armando 睁开双眼,只看见一个红色头巾的年轻男子

   “你还好吗?”
   男子温柔的关心着,他是Armando的旧识

-

   曾经,年轻Armando Salazar 失恋了,知道这件事的只有自己,不好意思告诉别人的他,浑身酒气的逛到酒吧旁的巷子,遇见了一个在打架的小伙子,顺便帮了他一把,小伙还跟他要了瓶酒打开了话匣子,说出了彼此的故事

   Jack Sparrow,传奇一样的存在,能够清清楚楚的告诉你哪里的酒最香,哪的最浓,或最糟,还能告诉你哪的计时女技术最好,哪的最吵,哪的最贵,这样的人,成了Armando Salazar 最密切的依赖

-
   Armando 坐在地上,对于刚刚的生物感到惊讶,想开口说什么,却闭上嘴

   “怎么?你看见人鱼么?拜托,你我都知道那是个故事,难道真的有?我们能大赚一笔!”

   “什么也没有……”站起身,拍拍沙子“你就只知道钱!连真假都混乱啦!”

-

   Lesaro 看着月色回想着刚才的面貌,英俊挺拔有温柔,一定是个好男人,如果能和他一起漫步在月光下……
   还是算了吧。Lesaro 看着鱼尾,回到了海中。

-

   Armando 生病了,至少Lesaro在港口是这么听到的,他想去看看Armando,但是要怎么做?
只有海妖有办法了。

Crocodile

莫名奇妙的小车

第一次写文别太嫌弃
(´・ω・`)

莫名奇妙的小车

第一次写文别太嫌弃
(´・ω・`)

黑羽霞子

【萨杰】笼中鸟(PWP)

【产出目录】
我下手了我终于对我欧美入坑cp下手了(瑟瑟发抖),海军萨x小麻雀

本来想写搞笑,谁来告诉我为什么这俩自己就开起了车,这对太黄暴了画风不适合我

OOC,不丰富也不完整的破车,一个撩人反被上套路反被坑的故事,只是随手写写纪念一下爱过

   
    今天的大海风平浪静,咸湿的海风带着点清爽的腥气,将船只的风帆鼓满。甲板随着船员的踩踏吱呀作响,刷子和木头的摩擦声让人牙酸。在沉默压抑的井然有序环境中,隐约有歌声传出来,那是个高昂的少年声线,带着夜莺鸟一样的灵动,调子多变的海盗歌谣冲散了甲板上方的紧张感,有的人甚至随着曲子用脚...

【产出目录】
我下手了我终于对我欧美入坑cp下手了(瑟瑟发抖),海军萨x小麻雀

本来想写搞笑,谁来告诉我为什么这俩自己就开起了车,这对太黄暴了画风不适合我

OOC,不丰富也不完整的破车,一个撩人反被上套路反被坑的故事,只是随手写写纪念一下爱过

   
    今天的大海风平浪静,咸湿的海风带着点清爽的腥气,将船只的风帆鼓满。甲板随着船员的踩踏吱呀作响,刷子和木头的摩擦声让人牙酸。在沉默压抑的井然有序环境中,隐约有歌声传出来,那是个高昂的少年声线,带着夜莺鸟一样的灵动,调子多变的海盗歌谣冲散了甲板上方的紧张感,有的人甚至随着曲子用脚尖偷偷打起了节拍。
    和谐的场景被冷酷的脚步声打断了,看到船长到来的船员们立刻恢复职位,低头避开对方严厉的扫视。Salazar一路走到歌声传出来的地方,皱了皱眉,背着手沿着楼梯下到甲板下。
    那里是监狱在的地方,生锈的铁栅栏后的一大堆干草上,正躺着一个少年,翘着腿叼着草叶在哼歌。
    Salazar手中的剑和栏杆碰撞出尖利的声响,把躺着的人激得一下子坐了起来,大敞开的领子里挂着的一堆小饰品丁零当啷地想起来,他看了看门外的人,咧开一个微笑:“你好啊,长官!”
    Salazar追捕这只该死的麻雀已经有六个月了,中途好几次差一点抓到他,最后还是让人溜了,一路上损失了三艘子舰,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如论如何也不会相信带领着那帮穷凶极恶海盗的船长竟然就是眼前这个看似人畜无害的少年。
    但是他不是,他也一样是名海盗,无论皮囊如何底下的灵魂都是一样腐朽和贪婪,虽然Salazar必须要承认,当对方在桅杆间高喊着命令上下跳跃时,隔着望远镜对他做鬼脸吐舌头,叫嚷着嚣张的词语时,他就像一只活泼的麻雀,叽叽喳喳着所有能够点燃他怒火的话。
    Jack Sparrow。
    他把这个名字深深地刻在自己的猎物榜榜首。
    初战时船只擦身时的那个身影和眼神曾经让他可耻的失神,并为之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但他并没有放弃抓捕对方,而且这次他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了。
    他大费周折,终于把这只海鸟关到了笼子里。Jack的手下丢下他仓皇而逃,典型的海盗,无耻,自私,Salazar毫不惊讶。
    他想不通的是为什么对方即使被关起来,却还过得嚣张而悠游自在。
    Jack已经翻身拍掉背上的稻草,凑到了栏杆边上,眯着眼睛笑着吐出一个词:
    “Parlay?”
    “不。”Salazar垂眼看着他,“我不是海盗,我们没有这种待遇。”
    “真可惜。”Jack夸张地耸耸肩,“我还想要几瓶酒呢,你们这是虐待囚犯。”他歪了歪头,贴得离Salazar更近了点:“也许您能帮我这个小忙?”
    很奇怪的是,也许是因为年轻,本来应该是恶臭不堪的肮脏海盗,Jack的身上却只有海盐加上一点点奶香味,还有在稻草里滚出来的柴禾味道。
    “是什么让你觉得我会帮助你,海盗?”
    “就只是几瓶朗姆,长官,求求你了,又不是什么大事。”Jack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的红润的嘴唇,眼底闪动着一点狡诈的光,“我可以做任何事情来交换。”
    Salazar不动声色地压下自己的表情,从他们第一次见面起,这只聒噪的麻雀总是有方法拨撩他的情绪,不是让他暴怒就是令他煎熬,他的喉结动了动,突如其来的燥热让他皱起眉。
    这只是个海盗,一个该死的、低贱的、龌龊的海盗。
    但是他是Jack Sparrow,fucking Jack Sparrow,没有人能够拒绝他。
    Jack敏锐地捕捉到了对方的变化,轻佻地嘻嘻笑起来,沿着栏杆慢慢跪下去,眼神带着暗示性地扫过Salazar的腰间:“长官?你要是那么想也可以,we pirates are up for anything。”
    那个词语召回了Salazar的一点理智,pirates are pirates,无论有着多迷人的性子和皮囊,都是要死在绞刑架上的恶徒。
    但是Jack隔着栏杆伸出手指来在他的海军制服胸口打转,笑得一脸恶作剧成功的表情:“你想杀光所有的海盗吗?长官,你要用您的那根西班牙老二杀了我吗?”
    Salazar倒吸一口冷气,多年混迹风俗店的Jack毫不收敛的调情轻易就能让他欲火中烧,但他必须要保持理智,他和Jack斗了太久了,以至于他了解对方的每一个劣根性。他只是在骗他,想法设法地要逃出这个笼子而已,海盗的话不可信,Jack Sparrow的话更不能信。
    但Jack站起来后退一步,三下两下蹬掉了自己的裤子,过长的白色衬衫遮住了他的半个圆润的屁股,结实的腿因为常年套着长裤而显得不一样的白,赤裸的腿上还踩着高腰的小皮靴。
    “哦,长官。”Jack笑得像个小恶魔,无辜地背起手大大方方地对着Salazar站好,“您的牢房漏水,我的裤子被海水浸湿了穿着不舒服,您不会连这点都要禁止吧?”
——————————
剩下的走石墨

全文AO3档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