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Sansa Stark

1828浏览    106参与
用生命卖安利的豆沙包

深秋提前落下的雪唤醒了我心里的临冬城。


(为拍这张照片差点冻死)


深秋提前落下的雪唤醒了我心里的临冬城。


(为拍这张照片差点冻死)


SOPHIST

【指珊】剩女珊莎的爱情经历—Chapter2赌徒和两件蠢事

前提:看着题目你应该也看出来这是一篇指珊沙雕高糖😂指叔死掉以后来到了另外一个世界,这个世界和原来的世界完全不一样……


律师指/女大提琴家珊


不过作为一个经常写all剥OOC文的沙雕,我当然还是要写指珊的OOC沙雕了🌝


珊莎这里不是珊莎,是三傻,其他所有人都傻,而指叔仍然是指叔。

好吧我承认,指叔也不怎么聪明😂卑微填坑呜呜呜呜

——————————————————

  培提尔•贝里席在第一世做过三件蠢事。第一件是酩酊大醉糊里糊涂的和莱莎睡了一夜,第二件是把珊莎嫁给了拉姆斯•波顿,第三件是竟然想要挑拨珊莎和艾莉亚的关系。

  每一件蠢事都把他往深渊又推进了一步。...

前提:看着题目你应该也看出来这是一篇指珊沙雕高糖😂指叔死掉以后来到了另外一个世界,这个世界和原来的世界完全不一样……


律师指/女大提琴家珊


不过作为一个经常写all剥OOC文的沙雕,我当然还是要写指珊的OOC沙雕了🌝


珊莎这里不是珊莎,是三傻,其他所有人都傻,而指叔仍然是指叔。

好吧我承认,指叔也不怎么聪明😂卑微填坑呜呜呜呜

——————————————————

  培提尔•贝里席在第一世做过三件蠢事。第一件是酩酊大醉糊里糊涂的和莱莎睡了一夜,第二件是把珊莎嫁给了拉姆斯•波顿,第三件是竟然想要挑拨珊莎和艾莉亚的关系。

  每一件蠢事都把他往深渊又推进了一步。

  培提尔害怕深渊吗?不,他不害怕任何混乱黑暗的东西,他生于混乱和黑暗,他也为混乱和黑暗而生。他也曾拥有幻想去拒绝这一切,他也曾是一个不自量力的会为了爱情而决斗的傻子,可是现实把他击碎了,让他意识到这一点。如果尸体和惊恐的人群可以堆出一座梯子的话,他会踩着他们的头往上爬,他不在乎自己手上会有多少血,他也不会在乎顶端到底会有什么,他只是要让所有人看见,他在爬上去,在踩着他们的头爬上去。

  然后他来到了第二世,他和别人不一样,珊莎、和其他所有人都没有这个特权,他有这个特权保留着前世的记忆来到第二世,当然,他有他的喉舌和手段。

  培提尔•贝里席在第二世也做过三件蠢事。但是到现在为止只发生了两件,第一件是他竟然会傻到去招惹拉姆斯,第二件是第一次和珊莎线上联系他发了个💩。

  每一件蠢事也都把他往深渊又推进了一步。

  只不过这个深渊和那个深渊不一样,这个深渊培提尔内心会感到恐惧和害怕,这个深渊像是毒一样,他越是害怕,却越被它吸引。

  那个深渊叫做死亡,这个深渊叫婚姻。

  而这些蠢事和那些蠢事不一样,完全不一样,发生在一个像培提尔一样的聪明人身上未免太过神奇。

  培提尔•贝里席在这个世界是个成功到不能再成功的律师,他精通商业官司,他到现在为止只败过一次,败给了提利昂,那一次是他看提利昂小矮子被漂亮姐姐雪伊骗钱怪可怜的,就故意败给了他。也不是说培提尔是个好人,他这么做当然也有利益目的在里面,但是他更希望把自己说的好一点。

  而培提尔和珊莎在生活上有质的不同——相比珊莎每天早上起床的原地爆炸,他的家里永远干干净净、整整齐齐;相比珊莎深夜吃薯片,他的三餐都是健康而规律;相比珊莎放假除了玩就是肥宅在家喝快乐水,他有自己的健身教练会定期的去健身。

  培提尔可以说是个几近完美的人,可他还单身,他为什么单身只有他自己知道,而他也有些喜欢和不喜欢——

  他喜欢把一大串东西弄得乱七八糟,再一样一样的理好;他喜欢在家里一边听着施特劳斯一边跳华尔兹,假装自己是和某个女伴一起跳的,当然前提是窗帘帘上;他喜欢自己动手烹饪,所以他什么食物都会做;他喜欢在和别人聊天的时候发💩的表情,可是聪明人终究是不会这么做的。

  他不喜欢听到什么人挤压气泡膜(相比泡泡纸他更喜欢气泡膜这个说法)发出噪音,他认为这是一种折磨;他不喜欢打高尔夫球,因为每一次他都会以为自己背后有洞就把球往背后打,他讨厌别人嘲笑他;他不喜欢手指甲里有脏东西,也不喜欢手指甲太长;他不喜欢在和别人聊天的时候发😊的表情,可是他经常发,因为他是个聪明人。

  所以那天早上他被律师的瓦里斯抓去打高尔夫球的时候,发了十个😊的表情,没有来得及剪掉的手指甲里因为打高尔夫球而粘上了泥,他把球往背后打了二十三次,瓦里斯笑得倒在了地上。他一脸阴沉的坐在边上的凳子上的时候,突然他听到了令人发指的噪音。

  培提尔不爽的回头一看,发出噪音的那人正是拉姆斯•波顿,他正在疯狂的挤压气泡膜,这个举动立刻激起了培提尔的新仇旧恨——对啊,培提尔本来住的离波顿家族所有人的街区都很远,和波顿家族就没什么交集,他也避免和他们有交集,他是故意的。所以他对这个世界的拉姆斯是个什么样的人一无所知,他也完全不知道那句所谓招惹拉姆斯容易狗带,他只知道这个世界里多米尼克没有死,这个混蛋还是个不受待见的私生子——所以他暗暗发过誓,一旦多米尼克死了,他一定要把这件事算在拉姆斯的头上——

  “想必您就是拉姆斯•波顿吧,卢斯•波顿先生的儿子。”培提尔心里想着的是“私生子”这个词,可是他嘴巴里却没有这么说,只是看他的眼神愈发阴狠了。

  拉姆斯挤破了另一个泡泡,抬起头来微笑着对培提尔说,“是啊,我是卢斯•波顿的私生子,您好,我该如何称呼您?”

  “哼,还是装出彬彬有礼的样子吗?”培提尔心里算计着一千条可以让他身败名裂的方法。

  “培提尔•贝里席。”他假笑,职业性的伸出一只手,虽然他知道自己和这个畜生握手以后可能会回去洗个八遍,但是他确实这么做了,“其实大部分人都叫我贝里席律师。”

  “哇,贝里席律师!”拉姆斯高兴的惊叫起来,双手抓住了他,摇晃了起来,“原来您就是贝里席律师啊,久仰久仰!我”

  “呵呵。”培提尔职业性的答应着,用眼神试探他的深浅,正盘算着怎么去把他身上的信息套出来,他想到了办法,就要说出来——

  “我爸今天早上骂我的时候刚刚说过你!”拉姆斯还是很激动。

  “卢斯为什么要骂你呢?”培提尔只好微笑着询问,其实他想问的是为什么卢斯在骂他的时候说到自己,但是他转念一想,这原因说出来肯定也不大好听,就没这么问。

  “嗯……因为我在股东大会上睡着了。”拉姆斯想了一会儿说,“我只是有一些波顿集团的股份而已,也不是我想要,是我妈硬要我爸塞给我的,然后,他们分析着什么未来前景啊,什么和兰尼斯特集团的商业纠纷啊,我又不做这一行,我也不知道他们到底在说什么,我就睡着了。”

  “哦,这样,我一直以为您是在波顿集团里呼风唤雨的人物。”培提尔有点惊讶,不过凭借着对卢斯的刻板印象他立刻想到多米尼克没死,他绝对不会把资产给私生子的,培提尔很纳闷到底为什么多米尼克没有死。

  “哈哈哈,当然不是啦,那个是多米尼克,我是个兽医,我只对小动物感兴趣。”拉姆斯笑起来,这是真的微笑,这一点倒还和过去那个挺像的。

  “哈哈哈,兴趣才是最重要的,不过那场官司瓦里斯刚和我说过,很棘手。”培提尔说着,陷入沉思。

  这时候卢斯•波顿正好给拉姆斯打了电话,拉姆斯把手机放在耳边,可是外面太吵了,卢斯的声音又那么轻,根本什么都听不见,他开了免提,还是听不见,所以拉姆斯就把声音调到了最大。

  “你现在听见了吗?”对面是卢斯的轻声细语。

  “爸,我现在听见了。”

  “我想你应该理解我早上话的意思……”

  “唔——”拉姆斯面露惧色,瑟缩了起来,培提尔看着他这种脸色怪舒服的,“是的,爸……”

  “我看你完全没有理解,我给你安排的约会为什么不去?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年纪还小就可以浪费时间?我跟你说过多少遍,不要在席恩这一棵烂树上吊死,去找个女人,”卢斯依然轻声细语,培提尔一听是老年人的习惯性逼婚和反同,就不想理会,他刚要走神,卢斯说,“我早上说什么,你千万不要学那个老处男培提尔•贝里席,你想当那个老处男吗?”

  培提尔气的脸色发白,支撑他不爆炸的只有他的教养和习惯。拉姆斯呆住了,说不出话来。

  “我在北区的朋友们都说他一辈子单着,半死不活了还没有孩子,活着没人爱,死了没人哭,整天打官司打官司,唾沫横飞的不知道在干嘛……”卢斯就要轻声细语的继续毒舌下去,培提尔气的脸色惨白。

  “爸!”拉姆斯赶紧阻止卢斯说下去,“您别这么说,贝里席律师现在就在我旁边……”

  “你以为我会相信这种话?”

  “爸,是真的,我没去和弗雷家的那个女孩约会,我溜出去了,我刚在一个高尔夫球场的凳子上坐着玩泡泡纸,然后贝里席律师过来搭讪,我就和他聊了,然后你来电话,我听不清就开了免提,所以贝里席律师现在就在我旁边……”

  “你让他吱一声。”

  “贝里席律师,求求你了,快吱一声吧!”

  “我知道你很会说假话,小骗子……”

  “贝里席律师我求求你了——”拉姆斯卖相十分悲惨的求他。

  “您好,我是贝里席律师。”培提尔苍白着脸说,还带着笑容,只是声音已经气到发抖了。

  “……”卢斯安静了一段时间,然后说话,声音也像是气的发抖了,“你和我儿子搭讪?”

  那句话果然没错——招惹拉姆斯容易狗带。

  “我……”培提尔一瞬间不知道要说什么。

  “爸,你听我解释,不是这样的——”拉姆斯立刻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你为这个老处男说话?”卢斯的声音抖的更厉害了。

  “不是……”

  电话被挂断了,然后是死亡沉寂。

  培提尔已经不屑再回想他是怎么被和拉姆斯一起抓到波顿集团,又怎么在卢斯面前解释,又怎么被强迫着道歉,又强迫着去当了波顿集团的法律顾问和这次商业纠纷的辩护律师。

  我发誓我再也不会去招惹他了。——培提尔•贝里席哭着如是说。

  这就是第一件蠢事发生的全过程,可是第二件蠢事发生的也同样清奇——

  “珊莎•章鱼哥。”培提尔站在原地久久无法回过神来,视觉上的强大刺激让他觉得自己在不由自主的摇晃了起来,有一瞬间他意识模糊的纠结过到底自己是不是培提尔•蟹老板,“那么我之前的认知全是错误的了。”

  他的认知是指在这个世界的认知,他在电视上看到过珊莎参加大奖赛的直播,她的演出他每一场都看,每一场都是在电视前边看边录像。可是他没有勇气,他一直没有勇气去现场看她的演出。他发现了她的天赋,也发现了她的心不在焉,他曾经想过要塑造她,让她变得更好,可是他没有这么做——因为他想到了女人可能会为了爱情和家庭放弃事业的可能性,她的事他不多打听。

  “没有我她会更好。”他一直是这么想的,他来到这个世界又经历了漫长的时间磨砺,他一直觉得不要去打扰史塔克家族的生活,他也这么做了,进行了漫长的守望,用自己过去的回忆和现在的事业麻醉着自己。

  “没有我她就完了。”他看到她的真面目以后这么想,真的,这个女的只是长了一张珊莎的脸,真的,这种行为和那个珊莎一点关系都没有。

  那天后来他向多米尼克打听,证实了自己的想法,而且他更惊讶的是多米尼克说她是拉姆斯的朋友——天哪,她疯了,竟然和拉姆斯去做朋友,真的,宁可去和瑟曦做朋友也比去和这个不是东西的做朋友要好啊。

  培提尔回家以后激动的在房间里走来走去,他必须做点什么,必须的——这是他的错,他太过谨慎,他不应该就这么躲起来,现在他必须弥补这一切,因为真的,没有他珊莎就完了,绝对完了——

  但是他具有耐心,他不能直接去接近她,他本来想通过洛拉斯或者玛格丽去接近她,可是这里的玛格丽在度蜜月,洛拉斯又是个喜欢说绯闻的大嘴巴,不行。兰尼斯特家族这会就别想了,他现在在为波顿打官司。那么通过山姆或者琼恩,或者史塔克家的其他人吧,可怎么和他们产生交集是个问题。莱莎阿姨绝对不行,培提尔一定会把自己坑进去的。

  一整个周末培提尔就一直在想办法,没有好办法,他心里就不爽,可礼拜一更不爽,因为他还得去波顿集团开会,还要看着拉姆斯睡觉摸鱼。

  这次在波顿集团的会议并不成功,有两个人全程不在线,一个是培提尔自己,还有一个是拉姆斯•波顿,卢斯又好像不是很配合。主要责任在培提尔,因为只要他不在线,就会比较咄咄逼人,有些可以打成的妥协没有完成,本来可以在法庭上呈现出来的其他解决方案他懒得去提出。卢斯看着培提尔状态不好也自然失去了配合的兴趣,其他股东大多静观其变,只有多米尼克在做最后挣扎。

  培提尔现在心很乱,又是恨、又是烦、又是急。好不容易的等到了会议结束了,他找了个借口说今天得赶着去和贾坤一起看足球,就要急匆匆的往门外走,拉姆斯拦住了他的去路。

  “有什么重要的事吗?我赶着要去看足球。”培提尔只是保持了语气上的客气,眼神阴狠的要命,还是在往外走。

  “贝里席律师,”拉姆斯跟了上去,“我没有别的事,就是我有个朋友想当面和你道歉……”

  培提尔停下了,审视他,拉姆斯的表情看上去很真诚,培提尔在第二世培养了一个新技能,就是一眼就可以看出来一个人是不是在说假话,他看出来拉姆斯真的不是在撒谎。

  “什么朋友?”培提尔冷淡的说。

  “珊莎•史塔克,她和我说她得罪您了,她想要您的联系方式。”拉姆斯说,期待的看着他,依然很真诚。

  培提尔犹豫了一会儿答应了,所以他回去以后就和珊莎加了好友,他看到她的昵称的时候不由自主的微笑了——“北区第一🍋珊莎小姐”,但是培提尔下一秒就紧张起来,因为他不知道要怎么和她沟通,到底应该怎么样合适,他过去的朋友圈里没有像这种昵称的人,其实是有的,因为拉姆斯的昵称是“宇宙无敌爱🐶狂魔波顿大人”,他们就是加了个好友,没聊过,所以他自动忽略了,他很困惑。

  可是珊莎没有给他想的机会,因为她立刻给他发了信息。

“北区第一🍋珊莎小姐:你好鸭,我是珊莎😚。”

  培提尔完全不知道怎么办,就只好官方职业的回答“您好”,按照自己平时的习惯来。

  他想要休息一会儿厘清头绪,可是珊莎又发消息了。

“北区第一🍋珊莎小姐:您现在方便说话吗?”

  培提尔想着发个表情吧,把机会交给珊莎,就按照平时这样,对,像平时这样,我发个😊——

  培提尔紧张的发了表情,关上手机闭目养神,他捏着自己高挺的鼻梁,往事像潮水一样涌过来,包围了他,他陷入了自己制造的混乱中,他希望能够看到,看到阶梯——

  “算了看看她怎么说吧。”培提尔打开手机,一看事情不对。

“北区第一🍋珊莎小姐:哈哈哈好,我也觉得吃喝拉撒睡乃人生大事。”

  什么?什么意思?

  培提尔解锁手机,上翻记录。

“北区第一🍋珊莎小姐:你好鸭,我是珊莎😚。

  培提尔•贝里席律师:您好。

  北区第一🍋珊莎小姐:您现在方便说话吗?

  培提尔•贝里席律师:💩

  北区第一🍋珊莎小姐:哈哈哈好,我也觉得吃喝拉撒睡乃人生大事。”

  那一行字无限放大——“培提尔•贝里席律师:💩”

  “完了。”培提尔在内心哭喊。


Baader-Meinhof
八百年过去了我喜欢的萝卜珊作者...

八百年过去了
我喜欢的萝卜珊作者依旧在断更
不过萝卜珊之光还是萝卜珊之光
这张是她的新文Natural borned lover的宣传图
是篇互动文章
大大的AO3帐号:Sohereweare

唉我好喜欢这张图

八百年过去了
我喜欢的萝卜珊作者依旧在断更
不过萝卜珊之光还是萝卜珊之光
这张是她的新文Natural borned lover的宣传图
是篇互动文章
大大的AO3帐号:Sohereweare

唉我好喜欢这张图

Baader-Meinhof

这套动图我死亡
什么绝美现代AU
有两张下不下来
图源sansagiggled(tumblr)

这套动图我死亡
什么绝美现代AU
有两张下不下来
图源sansagiggled(tumblr)

jia

试试反转大法!哇疯狂沉迷于权游!天哪太好看了哭了一个月刷八季这速度我自己都吓到了,但是第八季突然不对劲🤨最后两集没看下去呢,詹美发生了什么!?wtf!夜王千里迢迢走八季他到底图个啥?!囧龙丝毫没有感情我好爱火吻好爱火吻😭

试试反转大法!哇疯狂沉迷于权游!天哪太好看了哭了一个月刷八季这速度我自己都吓到了,但是第八季突然不对劲🤨最后两集没看下去呢,詹美发生了什么!?wtf!夜王千里迢迢走八季他到底图个啥?!囧龙丝毫没有感情我好爱火吻好爱火吻😭

Baader-Meinhof

【未授翻】【Robsa/萝卜珊】We really shouldn't



※ modern AU

※ Robb Stark/Sansa Stark

※ 只翻译了第六章的大前半部分,只翻译特别喜欢的情节

※ 原文地址:请点击此处

※ 故事背景:奈德生病,凯特琳去照顾他。长子长女被留下来照顾弟妹。罗柏和珊莎之前因为乔佛里的缘故关系变得很冷淡,但是因为父亲这次的生病,两人的关系变得亲近暧昧起来。两人为了忘记对彼此的那种感觉,去了席恩的派对,但派对上发生了些事,使得他们两个最后搞在一起了。


唯一一次没有车的翻译居然反复被抓阅读请点击此处



※ modern AU

※ Robb Stark/Sansa Stark

※ 只翻译了第六章的大前半部分,只翻译特别喜欢的情节

※ 原文地址:请点击此处

※ 故事背景:奈德生病,凯特琳去照顾他。长子长女被留下来照顾弟妹。罗柏和珊莎之前因为乔佛里的缘故关系变得很冷淡,但是因为父亲这次的生病,两人的关系变得亲近暧昧起来。两人为了忘记对彼此的那种感觉,去了席恩的派对,但派对上发生了些事,使得他们两个最后搞在一起了。


唯一一次没有车的翻译居然反复被抓阅读请点击此处

Baader-Meinhof

我一个爆哭
罗柏穿的这件斗篷是在血色婚礼上穿的
而在第五季席恩送珊莎出嫁的时候就穿的是罗柏的这件衣服(Sophie在漫展上确认的)而那个时候那个狼的徽章已经不见了,说不定是被拉姆斯当着席恩的面裁掉了
珊莎在第七季的时候也穿过这个这个款式的衣服
也许是席恩和她提起过她哥哥的衣服上有过这么一个标志
可是无论是罗柏还是席恩都已经不在了,她只能凭借当初席恩有限的描述,凭借着模糊的记忆,吩咐工匠打造了这个王冠,再一次纪念他的哥哥
这是他唯一留给她的念想了

我一个爆哭
罗柏穿的这件斗篷是在血色婚礼上穿的
而在第五季席恩送珊莎出嫁的时候就穿的是罗柏的这件衣服(Sophie在漫展上确认的)而那个时候那个狼的徽章已经不见了,说不定是被拉姆斯当着席恩的面裁掉了
珊莎在第七季的时候也穿过这个这个款式的衣服
也许是席恩和她提起过她哥哥的衣服上有过这么一个标志
可是无论是罗柏还是席恩都已经不在了,她只能凭借当初席恩有限的描述,凭借着模糊的记忆,吩咐工匠打造了这个王冠,再一次纪念他的哥哥
这是他唯一留给她的念想了

七八惠

「ᴛʜᴇ ʀᴜʟᴇs ᴀʀᴇ ᴡʀᴏɴɢ. 

ᴛʜᴇ ᴡᴏʀʟᴅ ᴅᴏᴇs ɴᴏᴛ ᴊᴜsᴛ ʟᴇᴛ ɢɪʀʟs 

ᴅᴇᴄɪᴅᴇ ᴡʜᴀᴛ ᴛʜᴇʏ ᴀʀᴇ ɢᴏɪɴɢ ᴛᴏ ʙᴇ.」


—ᴀʀʏᴀ sᴛᴀʀᴋ 🐺⚔️⚓


「ɪ ᴀᴍ ᴀ sʟᴏᴡ ʟᴇᴀʀɴᴇʀ.

ɪᴛ ɪs ᴛʀᴜᴇ.

ʙᴜᴛ, ɪ ʟᴇᴀʀɴ.」


—sᴀɴ...


「ᴛʜᴇ ʀᴜʟᴇs ᴀʀᴇ ᴡʀᴏɴɢ. 

ᴛʜᴇ ᴡᴏʀʟᴅ ᴅᴏᴇs ɴᴏᴛ ᴊᴜsᴛ ʟᴇᴛ ɢɪʀʟs 

ᴅᴇᴄɪᴅᴇ ᴡʜᴀᴛ ᴛʜᴇʏ ᴀʀᴇ ɢᴏɪɴɢ ᴛᴏ ʙᴇ.」


—ᴀʀʏᴀ sᴛᴀʀᴋ 🐺⚔️⚓





「ɪ ᴀᴍ ᴀ sʟᴏᴡ ʟᴇᴀʀɴᴇʀ.

ɪᴛ ɪs ᴛʀᴜᴇ.

ʙᴜᴛ, ɪ ʟᴇᴀʀɴ.」


—sᴀɴsᴀ sᴛᴀʀᴋ 🐺🏰👑





「ɪ ᴀᴍ ᴛʜᴇ ᴡᴀᴛᴄʜᴇʀ ᴏɴ ᴛʜᴇ ᴡᴀʟʟs.

ɪ ᴀᴍ ᴛʜᴇ sʜɪᴇʟᴅ ᴛʜᴀᴛ 

ɢᴜᴀʀᴅs ᴛʜᴇ ʀᴇᴀʟᴍs ᴏғ ᴍᴇɴ.」


—ᴊᴏɴ sɴᴏᴡ 🐺🐉🗡




ɢᴏᴛ 806 ❄🔥🎵


20110417 - 20190520

无论如何,感谢陪伴。



 


谢檀栾

Promise me you will try.

*

突发奇想和魅影联动一下,但只是借鉴了几句think of me的歌词

用word做的,我真的很随便……

*

anyway,想念一下小鱿鱼吧!

Promise me you will try.

*

突发奇想和魅影联动一下,但只是借鉴了几句think of me的歌词

用word做的,我真的很随便……

*

anyway,想念一下小鱿鱼吧!

Baader-Meinhof

一套不记得什么时候从哪里存的图
珊莎这个造型我喜

一套不记得什么时候从哪里存的图
珊莎这个造型我喜

PansyTaffyta.

權遊ep4 劇透

我想殺人

①為啥沒人聽珊莎說話?????如果Dany聽她的話,讓軍隊休息,讓Rhaegal和Drogon留在北境多養幾天傷,也許她在被埋伏的時候就能反抗,起碼Rhaegal存活幾率能高一些,又或者Missandei就不會送人頭了。

②大牛接受Lord of StormsEnd的名號是為了自己能配得上二丫,但是他蠢就蠢在認識二丫這麽多年都沒有看出她壓根不care身份名利地位。但是他也說了all of this wouldn't mean anything if not with you,所以大牛應該會必須立刻馬上放棄這個身份,南下去找老婆。而且我覺得二丫還是愛他的,不然她也不會主動吻他,還祝...

我想殺人

①為啥沒人聽珊莎說話?????如果Dany聽她的話,讓軍隊休息,讓Rhaegal和Drogon留在北境多養幾天傷,也許她在被埋伏的時候就能反抗,起碼Rhaegal存活幾率能高一些,又或者Missandei就不會送人頭了。

②大牛接受Lord of StormsEnd的名號是為了自己能配得上二丫,但是他蠢就蠢在認識二丫這麽多年都沒有看出她壓根不care身份名利地位。但是他也說了all of this wouldn't mean anything if not with you,所以大牛應該會必須立刻馬上放棄這個身份,南下去找老婆。而且我覺得二丫還是愛他的,不然她也不會主動吻他,還祝福他,但我覺得她是在跟他說再見。她的意思就是她要離開臨冬城,要搞定自己的名單,可能我去君臨城會丟了命,但是你要好好的,忘了我,巴拉巴拉…但是我對gendrya有信心!(毒奶

③說實話我覺得美人跟Jamie真的,可以但沒必要。我也ship他們倆但是我覺得這一集完全就是糟蹋了美人。太虐了,我接受不了Jamie跟她睡了結果又放不下Cersei丟下她跑回去君臨城。可憐我的美人再一次交心出去結果被糟蹋得一塌糊塗,太慘了。而且我覺得最後Jamie真的會掐死Cersei然後自己死了,所以…估計美人還會再傷心一次。

④我真的覺得Jon對白靈好狠心啊你這個狠心的男人。雖然我覺得不帶白靈南下是好事,但是你他媽直接把孩子送走就算了,最後摸都不摸一下…狠心,太渣了。好歹白靈陪了你這麽多年,還為你被異鬼搞沒了一只耳朵,結果一點表示都沒有,這個大渣男。

⑤真的珊莎才是全劇唯一一個坐的上鐵王座的料子。不說她最後到底能不能坐上去,但是她才是全劇至今存活的唯一一個真正的leader。她在乎自己的人民,在乎他們的安全和溫飽,最後一刻都選擇為他們而戰。她懂得遊戲規則,拜前任導師(cersei, 小指頭)所賜學會如何眼觀大局先發制人。雖然我覺得她不care別的王國估計也不想要鐵王座(畢竟她發過誓再也不會踏入君臨城一步)但起碼北境女王是真的名副其實。No tea no shade, but Dany should at least learn to play politics and not burn people alive when they disobey.

PansyTaffyta.

Moodboard: Stark Sisters 


'The lone wolf dies, but the pack survives.'


In Winterfell, there're two Stark girls.


One with auburn long hair like their mother, it shines so brightly under the sunlight that snow can be melted away.


The other one with grey eyes like their father, they feel...

Moodboard: Stark Sisters 


'The lone wolf dies, but the pack survives.'


In Winterfell, there're two Stark girls.


One with auburn long hair like their mother, it shines so brightly under the sunlight that snow can be melted away.


The other one with grey eyes like their father, they feel colder than any winter wind that blows through one's core and veins.


Sansa is the sun and Arya is the moon child, but they are inseparable.







Baader-Meinhof

Willas Tyrell x Sansa Stark

Sometimes she would whisper his name into her pillow just to hear the sound of it. “Willas, Willas, Willas.” 

Willas Tyrell x Sansa Stark

Sometimes she would whisper his name into her pillow just to hear the sound of it. “Willas, Willas, Willas.” 

PansyTaffyta.

Moodboard: Game of Thrones

The New Gods.

Father - Jon Snow

Mother - Daenerys Targaryen

Stranger - Arya Stark

Smith - Gendry Waters (Baratheon)

Maiden - Sansa Stark

Warrior - Brienne of Tarth 

Crone - Brandon Stark



本來糾結了好久到底Sansa是Maiden還是Crone,後來感覺還是Bran比較接近Crone多一點。

Moodboard: Game of Thrones

The New Gods.

Father - Jon Snow

Mother - Daenerys Targaryen

Stranger - Arya Stark

Smith - Gendry Waters (Baratheon)

Maiden - Sansa Stark

Warrior - Brienne of Tarth 

Crone - Brandon Stark



本來糾結了好久到底Sansa是Maiden還是Crone,後來感覺還是Bran比較接近Crone多一點。

cherik

提珊 is rioooooo!!!求你们立刻原地复婚吧!!!

提珊 is rioooooo!!!求你们立刻原地复婚吧!!!

PansyTaffyta.
S08Ep2: Sansa v...

S08Ep2: Sansa vs. Dany 分析

劇透。



ok丹妮和珊莎這場真的是全場最佳之一。讓我好好展開誇誇北境女王珊莎。


丹妮對待她和珊莎之間的分歧的態度就好像珊莎不喜歡她是因為她愛上了她哥一樣。她覺得珊莎就是個吃醋的哥控小姑子,所以她才一直對自己評頭論腳,沒給過好臉好色。她認為自己要和珊莎是要好好撕一場的,家務事水平。所以她拿出了親和的套近乎策略,跟珊莎說「我不是來帶走你哥的」、「你可以相信我」、「我知道你愛他,但我也愛他」之類的話。


但她错就錯在她太小看Sansa Stark of Winterfell了。


珊莎要跟她撕的是國家政治。


丹妮的思想太狹...

S08Ep2: Sansa vs. Dany 分析

劇透。



ok丹妮和珊莎這場真的是全場最佳之一。讓我好好展開誇誇北境女王珊莎。


丹妮對待她和珊莎之間的分歧的態度就好像珊莎不喜歡她是因為她愛上了她哥一樣。她覺得珊莎就是個吃醋的哥控小姑子,所以她才一直對自己評頭論腳,沒給過好臉好色。她認為自己要和珊莎是要好好撕一場的,家務事水平。所以她拿出了親和的套近乎策略,跟珊莎說「我不是來帶走你哥的」、「你可以相信我」、「我知道你愛他,但我也愛他」之類的話。


但她错就錯在她太小看Sansa Stark of Winterfell了。


珊莎要跟她撕的是國家政治。


丹妮的思想太狹隘了,因為她愛上了囧,所以她看不出珊莎實際上擔心的是整個北境。珊莎能從這件事中看到更大的图景,因为她這麽多年在瑟曦和小指頭身上都學到了高瞻遠矚,心系大局,她真是整部剧里最聪明的人。她不是一个无辜天真的哥控,不會因為一個新嫂子給人穿小鞋。


我想,如果她哥哥帶回來的女朋友不是龍家女王沒有兩條龍和兩支強大的軍隊,她也不會太在意。但因為丹妮龍母的地位威脅到北境以後的存活發展,她必須堅定她的信念:追求北境獨立。因為囧太痴迷於丹妮為她放棄北境之王的位置,還要操心來自異鬼威脅,珊莎就看出來只有自己才是那個能夠照看北境的人。只有自己才靠得住,也是她的人生信條了吧。


珊莎是唯一一个总是保持頭腦冷静,总是先發制人的。她操纵丹妮,順著她的話走,觀察出丹妮是虛榮心很強的人,所以她感謝她奉承她,偶爾說說女兒家的小話,让她以为她们開始變得亲密无间的。一切都那么好,那么漂亮,所以丹妮放松了警惕和架子,然后珊莎突然一声不吭地扔下了自己的問題還得到了答案。

我喜欢她為北境求獨立。狼家這麽些年被多少人虎視眈眈,臨冬城數次易主好不容易才搶回來。所以忍了這麽久他們也真的要站出来說一次,不了,我们不会再接受任何狗屁命令,88。


Sansa Stark從頭到尾都在爲臨冬城和北境和狼家奔波,她不當Queen of the North誰當。一直都想著如何保卫她的家和家人,還要費心北境的群臣。整個角色從一開始到現在電視劇準備完結,她成長了許多,也變成了一個獨當一面的政治家,畢竟師從幾個Westeros最厲害的政治家。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