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Satan

3094浏览    59参与
生伤疲死

在lof也试试乱打tag

这个纹了有两三个月了之前都没仔细看

今天看就在想之前结痂的时候我就不该手贱……虽说远了也看不出来吧,下次纹其他东西的时候再补一下叭

总之我要把我爱事物的都搞我身上

在lof也试试乱打tag

这个纹了有两三个月了之前都没仔细看

今天看就在想之前结痂的时候我就不该手贱……虽说远了也看不出来吧,下次纹其他东西的时候再补一下叭

总之我要把我爱事物的都搞我身上

EDEN

试试纸模 𝔅𝔩𝔞𝔠𝔨 𝔰𝔥𝔢𝔢𝔭 𝔥𝔞𝔫𝔡-𝔪𝔞𝔡𝔢 𝔥𝔬𝔯𝔫 


step 2  ([🚫]二传二改)

试试纸模 𝔅𝔩𝔞𝔠𝔨 𝔰𝔥𝔢𝔢𝔭 𝔥𝔞𝔫𝔡-𝔪𝔞𝔡𝔢 𝔥𝔬𝔯𝔫 


step 2  ([🚫]二传二改)

张蔺先生

“佐伊,你又在发什么呆?”

米埃尔笑着敲了敲我的额头,亲昵的搂着我,头就这么靠在我肩膀上。

我觉得事情的发展好像不在我的预想之内,米埃尔好像对我太过亲密了。

米埃尔也不说话,就这么搂着我一动不动。

“然后呢?我的父亲和我被复活的母亲呢?”

“我以为你对他们没有兴趣呢。当然是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了啊。不过你的母亲不是你的母亲了,只是一具行走的尸体。我也不明白你父亲到底在想什么,居然用你换了一具尸体。”

这可真是讽刺,宁愿要尸体陪着也不要自己的女儿。

我往下缩了些靠近米埃尔的怀里。

说实话,我不是不在意这些事,只是我知道在意了也没有用。

我抬手轻轻握住脖子上的小石头,感受着它规律的跳动。

“这可是我的幼角。”

“这是你的角...

“佐伊,你又在发什么呆?”

米埃尔笑着敲了敲我的额头,亲昵的搂着我,头就这么靠在我肩膀上。

我觉得事情的发展好像不在我的预想之内,米埃尔好像对我太过亲密了。

米埃尔也不说话,就这么搂着我一动不动。

“然后呢?我的父亲和我被复活的母亲呢?”

“我以为你对他们没有兴趣呢。当然是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了啊。不过你的母亲不是你的母亲了,只是一具行走的尸体。我也不明白你父亲到底在想什么,居然用你换了一具尸体。”

这可真是讽刺,宁愿要尸体陪着也不要自己的女儿。

我往下缩了些靠近米埃尔的怀里。

说实话,我不是不在意这些事,只是我知道在意了也没有用。

我抬手轻轻握住脖子上的小石头,感受着它规律的跳动。

“这可是我的幼角。”

“这是你的角?”

“对啊。接受了我的幼角就是和我签了契约。”

“你是强迫我签了契约吗?”

“我可没强迫你,要是你抗拒了这条项链,幼角就会消失。”

我愣了一下,原来我从来没有抗拒过米埃尔做的任何事送的任何东西。

其实很庆幸,实现父亲愿望的是米埃尔而不是别的恶魔或者妖精。

“那这个契约的内容是什么?”

“把你的灵魂卖给了我,死后我会带你去地狱,你永远不可能进入天堂。”

米埃尔伸手想牵住我,却发现我的手冰冷的很。他皱着眉把被子拉了上来把我裹起来,裹得像一只蚕。

“吓到了?”

“嗯?没有,只是有些冷。”

米埃尔低下头用鼻尖蹭着我的脸颊,突然轻笑出声。

“我去给你热牛奶,赶紧起来吧,外面下雪了。”

我感觉到他今天的亲昵和以前有所不同,他今天总是试图让我们没有距离。

我想我猜到他的想法了,我原本还期待着有些浪漫的情节,现在看来还是不能用人类的想法去要求恶魔。

当我穿着毛衣和长裤到饭厅坐下的时候,明显感觉到了米埃尔不满的目光。

他把牛奶和面包放在我面前之后坐到了我旁边。把我的脚放在他的腿上,用那双暖暖的大手包裹住我的小脚。

一股暖意从脚底升起。

“米埃尔今天你有安排吗?”

“有。今天难得不忙,陪你在家待着。”

说起来也是奇怪,我居然一点都不怕恶魔。就算我和他签订了契约,就算我死后要去地狱,我都不害怕。

因为,在这八年里,他就是我的救赎。

“佐伊,你真是个奇怪的女孩。”

“哪里奇怪?”

“不怕我吗?我可是恶魔。”

我想了想,这样的情况我是不是应该配合他装出一副害怕的样子。

我捂着嘴,瞪大眼睛努力装出害怕的样子。

米埃尔有些意外的挑挑眉看着我,故意掐了我一下。

一瞬间瞪大的眼睛变得湿漉漉的。

“帮帮你,这样看起来更真实一些。”

我气的把腿收了回来,端着牛奶窝进沙发里看小说。

米埃尔洗干净手之后又贴了上来,在我旁边抱着我,双手就搭在我的肚子上。

“小东西,照顾你这么久你总得给我点报酬。”


SENaki
从理性出发,我粉的大概没准有可...

从理性出发,我粉的大概没准有可能其实是撒旦

从理性出发,我粉的大概没准有可能其实是撒旦

thefunbot

【天才J同人】我们(17.3)

“分身……”初夏重复了一遍,这词她从未听人提到过,简单的音节回荡在她的唇齿间,那感觉分外新鲜。

    阿J没有急着回答。他双手用力向前一推,与身下带着轮子的电脑椅几乎瞬间便滑到初夏身边。他从初夏手中抽出那张A4纸,匆匆扫了一眼,随即将它扔到旁边的一叠纸堆中。初夏这才注意到,打印机的旁边已经堆积了两叠类似的纸张。两叠纸似乎是被刻意的分开的,左边那一叠的高度几乎是右边那一叠的一倍还要多, 而自己刚刚拿着的那页,便直接被阿J丢进了右边。

    “左边那叠是?”初夏更好奇了,她干脆直接将脑袋凑了上去:“我...

“分身……”初夏重复了一遍,这词她从未听人提到过,简单的音节回荡在她的唇齿间,那感觉分外新鲜。

    阿J没有急着回答。他双手用力向前一推,与身下带着轮子的电脑椅几乎瞬间便滑到初夏身边。他从初夏手中抽出那张A4纸,匆匆扫了一眼,随即将它扔到旁边的一叠纸堆中。初夏这才注意到,打印机的旁边已经堆积了两叠类似的纸张。两叠纸似乎是被刻意的分开的,左边那一叠的高度几乎是右边那一叠的一倍还要多, 而自己刚刚拿着的那页,便直接被阿J丢进了右边。

    “左边那叠是?”初夏更好奇了,她干脆直接将脑袋凑了上去:“我们遇到了剑桥少有的明媚天气,真有点碧空如洗江山如画的感觉……lucky us……和阿昆去看双城记的时候,他全程没有抱怨……lucky me! ”

    “这是?”初夏觉得自己的脑子已经完全不够用了。

    “这就是我老爹笔记中用隐形药水写成的部分。原文是用那家伙发明的一种特殊加密系统写成的,所以我要把笔记倒腾进他以前的旧电脑里进行解密……那家伙的系统太烂了,花了我一个晚上……还好这些20多年的老货还能用……”阿J指了指那台古董电脑和老旧打印机。

    “原来你一晚上都在鼓捣这个?”怪不得阿J看上去一脸倦容。可是……“那笔记的内容……阿J老爸居然是个这么活泼的性子?和阿J一点都不像:“阿昆是谁?” 

    阿J的脸色变得有些古怪。“阿昆是我老爸……那些文字,”他轻轻咬住下唇:“看笔迹,是我老妈的。”

***************************************************************************************************

    货柜中没有预计的冰冷和黑暗。洋洋洒洒的阳光不知从顶上什么地方漏进来,郭佑甚至看的清空气中的浮尘。他轻轻踏上铁皮地板,脚下传来金属受挤压变形的声音,仿佛扔进大海的一枚石子,将平静的海面迅速划开一道口子,转眼又消失的无影无踪。

    靠墙的书架上满满的堆着各种杂志飞机模型,和其他一些杂七杂八的零碎,上面积了一层薄灰,显然是很久没人碰过了。“推理小说集……侦探故事大全……阿加莎……” 郭佑努力在其中分辨出几个自己认识的方块字。

    “居然这么喜欢侦探小说……”郭佑在心中默默吐槽。他又想起那天夜里那人用玩具警车驱散那帮混混的事迹:那家伙似乎还有些street smart,并不像是个有钱家庭里娇生惯养出来的少爷。郭佑轻哼一声,摇摇头,正要继续向前,却不经意看到角落里一堆零碎的下面,漏出脆脆薄薄的一角。漏出的边缘多齿而泛黄,看上去颇有年代感,和周围其他物件相比颇有些格格不入。

    郭佑的好奇心被逗了起来。他伸手将那薄片小心翼翼的抽出来:却是一张已经发卷的旧照片。上面景色黯淡,能勉强分辨出几团白色的雾气一样的东西,零零散散的浮在一片深黑的背景中,仿佛凌晨未明的天空,又似深夜孤寂中安静起伏的大海。照片的右下角是蓝色水笔写下几个潦草的文字。他仔细分辨着,轻轻念出了声:“马德……普拉塔”。 清脆的音节从他的唇边绕过,在静谧的空气中涌现,慢慢散开到四面八方。

    “mar del plata?” 大脑深处仿佛有一段兴奋的电流窜过。 是那个地方吗?那个据说他曾经生活过六年,现在却什么也不记得的地方?


    ”这感觉……真的好讨厌啊……”郭佑垂在身边的左手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紧紧攥成了一个拳头。

***************************************************************************************************


    “你老妈?”初夏有点惊奇的叫道。 她认识郭就的时候,郭家大宅里就只有郭就和勺子两个人了。偶尔,阿J会在和勺子叔拌嘴的时候提一句他那个短命的老爹,可从他口中听到老妈两个字,初夏还是第一次。自然,每个人都是有妈生的,就算阿J这样的怪咖也不例外. 可直到现在她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不论是在古老的郭家大宅,还是阿J那个充满电子设备, 现代感极强的"集装箱之家"里, 她似乎都从未见过和阿J母亲相关的物品:甚至连一张照片也没有。仔细想想,这似乎实在不通情理。

    初夏心中的八卦之火一下子熊熊燃烧了起来:“你妈妈,阿J,她现在在哪?为什么你和勺子叔都很少提到她?”

    “她啊……大概在哪个阳光海岸玩的不亦乐乎吧……听说她是个十分热情活泼,超级喜欢社交旅行和派对的女人……”

    “听说?”初夏瞪大了眼睛:“难道你没有见过她?”

    “也许见过,反正也没印象了……”阿J明显的有些不耐烦,口气中隐隐带了几分急躁:“反正那个女人在刚刚生下我后不久,就扔下我和我老爹离家出走了。”

***************************************************************************************************


    货柜二层意料中的乱。 地上到处是漫画,书和杂志, 一侧的墙上乱七八糟的挂着各种地图,还有不少人物照片什么的,看上去就像是一个业余摄影师收集的名人大头照大全。角落里的桌子上却干干净净,除了兩小盆植物外,并不见任何显示器键盘之类的。紧挨桌边立着一台一人多高的奇怪家伙:金属的外壳在阳光下淡淡闪光,全身却不见任何接口外设,甚至连一般现代家电必备的电源线也没有。几乎就是一个光秃秃,滑溜溜,没有任何焊接缝隙的金属盒子。

    “阿J的智能主机,是企鹅公司李平奎按照他的要求独立设计制造的概念机,利用生命公式加密,只能由阿J操作。至于其他具体细节,angel 也没有情报……” 昨天晚上satan 好像是这么说的吧。他还说了什么呢?“如果真如我预测的,你和阿J拥有同样的生命公式解集,那那台设备,一定会对你有所反应……”

    “对我有所反应,应该是说我能激活那台超级聪明的主机喽?”郭佑上上下下的打量着这个没有任何按键开关的奇怪的家伙。直觉告诉他这就是他此行寻找的东西,可他却实在不知该如何下手。郭佑试探着将右手放上去,那金属的表面却在和他肌肤相触的一瞬间发出强光,转眼将他吞没。

[吭哧吭哧填坑ing..]

无色日
忧郁系帅哥傻蛋我好喜欢

忧郁系帅哥傻蛋我好喜欢

忧郁系帅哥傻蛋我好喜欢

thefunbot

【天才J 同人】我们(17.2)


    Satan 握着威士忌酒杯,端坐在angel 的屏幕前。掌心的温度已将手中的酒杯捂的温热,一点点还未来的及融尽的冰块漂浮在淡黄的液体中,仿佛人鱼的眼泪。他看到监视器上那人远远冲这边挥挥手,接着便从屏幕上消失了。

    “顾先生,郭先生已经离开监视器监视范围。大约10秒钟后,我们将失去和他的无线联络。”angel 甜美的嗓音在房间中响起。

    “知道了angel, 谢谢你。” satan 说。 他抬起手中的酒杯,小小抿了一口,随即皱起了眉头...


    Satan 握着威士忌酒杯,端坐在angel 的屏幕前。掌心的温度已将手中的酒杯捂的温热,一点点还未来的及融尽的冰块漂浮在淡黄的液体中,仿佛人鱼的眼泪。他看到监视器上那人远远冲这边挥挥手,接着便从屏幕上消失了。

    “顾先生,郭先生已经离开监视器监视范围。大约10秒钟后,我们将失去和他的无线联络。”angel 甜美的嗓音在房间中响起。

    “知道了angel, 谢谢你。” satan 说。 他抬起手中的酒杯,小小抿了一口,随即皱起了眉头:接近室温的威士忌带着一股汽油味。他不喜欢。

    “顾先生……”Angel 空灵的声音又一次从天花板上传过来:“虽然有大量数据证实偶然公式和生命公式之间存在密切联系, 不过,”机器的声音微微顿了一下,如果angel是一个真正的人类,satan几乎会以为她是在犹豫: “在偶然公式体系下呈同一态的两个个体,在生命公式体系下也同一的概率为多少,我至今无法定量的计算出来。您难道不担心……” 

    “Angel……” satan 放下手中的杯子,拿起桌上的纸巾慢慢擦去掌心的潮气:“做人,和机器不同,有时是要赌一赌的……” 他的目光落到那已空荡荡的屏幕上,不知为什么, 他又想起那个细雨迷蒙的街头,那个抱着猫的男孩和他的笑颜。他第一次见到他就知道他不是阿J。阿J从来都如同一柄出鞘的剑般锋利。Satan 熟悉那种锋利。那锋利和自己的锋利一样,一半来自超人的智慧和掌控他人的能力,一半来自自身必须背负的沉重宿命。可郭佑却和他们都不同。不知不觉,satan已将自己手中的纸巾紧紧攥成一团: 他知道他在孤儿院中长大,也知道他唯一的亲人正面临死亡的威胁。明明从未被命运厚待,可为什么那人还能自然而然的散发出如同冬日暖阳般的温柔?就仿佛在他的生命从不曾遇到黑暗和阴冷。satan 嫉妒那种温暖。

***************************************************************************************************

    郭佑将头上的棒球帽压低,又将连帽衫的帽子拉起戴上,随后轻轻踩上草地。他很快便来到那三只货柜旁。离的近了,能看到铁质的箱体外表在风雨的侵蚀下已经发黄斑驳,接近地面的部分甚至开始出现大片的绿色:那是从地面上攀延而上的小型蕨类植物,在适宜的温度湿度下,正倔强的向空中努力开拓新的生存空间。郭佑迅速的绕着那三个四四方方的家伙走了一圈:三个大家伙四壁均光秃秃的不见一丝缝隙,甚至连一般货柜本身会有的开口都没有。

    奇怪,难道那个阿J是老鼠,平时出入都靠地洞?但如果这草坪的地下有猫腻,angel 和satan不可能对此一无所知……又或者……入口在顶部?郭佑抬头看看上方,随即放弃了这一想法:这三只货柜高度目测不下三米,四周又滑溜溜没有可以助力的地方,就算是他要翻上去也非易事。他想起阿J苍白的脸色:那人看上去并不像乐于每天爬高上低的样子。

    上天不靠谱,入地似乎也不对劲。郭佑有点犯难。他围着那几只沉默的铁家伙慢慢又走了一圈,铁皮上的苔藓看上去鲜嫩翠绿,摸在手上还带着朝露的湿气。一切都那么自然平静。如果不是刚刚和angel确认过,郭佑几乎要怀疑自己找错了地方。

    转到第三个货柜背面,郭佑忽然发现,那似乎无处不在的苔藓忽然变得稀疏起来,靠近中部不远的一片区域,甚至完全没有那些绿色植物的身影。他试探着将手放到铁皮上,一边移动,一边按压下去。不知这样试了几次,掌中的铁皮忽然凹陷下去,接着  “咔哒”一声轻响,一个小小的屏幕从他左胸处不远的铁皮中伸了出来。此处果然有玄机。

    “是开关么?” 郭佑贴近去瞧那玩意儿。屏幕上一团漆黑,什么也没有。他犹豫一下,伸手向上按去。触手处并无预想中电子器件的冰冷柔软,却传来一阵麻酥酥暖烘烘的感觉,转瞬又变成如同针刺一般的剧痛,伴随着一阵轻微的噼啪放电声。郭佑吓了一跳,连忙收回手,那触屏却啪的一下收了回去,他面前的铁皮上随即出现一道整齐的裂口,一块铁板分为两片分别向上下移动:一道长方形的“门”出现了。

***************************************************************************************************


    “阿J,都什么年代了,你就不能给你们家地下室装个空调么?”初夏嘎吱嘎吱的咬着面前的冰。今天大概是整个夏天最热的一天了吧,她抱着一整盆冰坐在那个吱呀呀的老风扇下面,仍旧热的满脸是汗。这地下室本来就不怎么透风,阿J却不知道从哪里弄了台古老的486来,初夏坐在他对面也能感到阵阵热浪。

    “不是说了么,郭家祖训,郭家大宅的自然成分不能低于85%。你知道一台空调运行产生的不可降解化学物质可以顶几台486么?” 阿J盯着自己面前的机器,头也没有抬。 他的声音听起来闷闷的,他一定也热的够呛吧。郭家祖训,郭家总是有这些莫名其妙的规矩,初夏有点同情的想。为了这条祖训,勺子叔至今做饭还只能用木柴和风箱,冷藏食物也只能用井水和冰窖,而阿J则如非必要,宁愿点蜡烛也不愿意开灯,都是为了想方设法把“资源”节省下来供大宅里两台慢的可怜的老爷电脑。难怪阿J每次回老宅都不情不愿,这地方哪比得上他那三个货柜舒服。


    “初夏,那盆冰是用来给电脑降温的,你看看都快被你吃光了…… ”阿J 瞪了一眼初夏怀里的盆子,这家伙怎么什么都能放进嘴里呢……他觉得有些头痛。初夏没有接他话茬,却好奇的凑上来:“阿J,你今天在这电脑上折腾蛮久了,到底在忙活什么?” 电脑屏幕上是黑底的非图像操作界面,不时有绿色的字符从上面淌过。离电脑不远处连着一台老式的喷墨打印机,正慢吞吞的往外吐出一行行文字:“分身存在的可能性说明,我们目前对公式的认识还有其局限性……”,初夏将正在打印的那句话逐字逐句的念出来。

thefunbot

【天才j 同人】我们 17.1


    周末叶初夏一般总是要睡到日上三竿才起床。不过初夏妈妈惊奇的发现,今天是个例外。还不到七点,初夏已经刷完牙洗完脸收拾整齐准备出门了。

    “初夏,你不吃早餐吗?”初夏妈妈看着平时怎么叫也不愿意早起的女儿在这个点儿就精神抖擞容光焕发,有种拿错了剧本的感觉。

    “嗯……今天约了阿J去他家。”初夏低头在玄关外系鞋带。

    “哦……”初夏妈妈当然记得阿J。那是个相貌英俊的男孩子,还在自己家里住过一周。所以两人已经要好到...


    周末叶初夏一般总是要睡到日上三竿才起床。不过初夏妈妈惊奇的发现,今天是个例外。还不到七点,初夏已经刷完牙洗完脸收拾整齐准备出门了。

    “初夏,你不吃早餐吗?”初夏妈妈看着平时怎么叫也不愿意早起的女儿在这个点儿就精神抖擞容光焕发,有种拿错了剧本的感觉。

    “嗯……今天约了阿J去他家。”初夏低头在玄关外系鞋带。

    “哦……”初夏妈妈当然记得阿J。那是个相貌英俊的男孩子,还在自己家里住过一周。所以两人已经要好到放假也要腻在一起了么?


    “那个阿J……” 初夏妈妈刚起了个头,却见自己的女儿已经急急忙忙的站起来:

    “我要迟到了……晚上可能晚点回来,不用给我做饭了……”话音未落,人已经冲了出去。


************************************************************************

    “勺子叔,你做的早茶实在太好吃了,这个虾饺,好吃到我都要流泪了”初夏嘴里塞满了食物,话也说的含含糊糊的。她面前是啃了一半的凤爪,吃的底朝天的烧卖,还剩一个角的灌汤包和黄金虾饺。

    “叶小姐太客气了,你喜欢的话,勺子可以常常做给你吃……”勺子殷勤的站在桌子旁边,西服笔挺。

    “你们两个,一个喜欢做,一个喜欢吃,还真是般配……” 阿J在旁边冷冷的说。大概是没有休息好的缘故,他眼睛下泛着微微的青色,脸部线条看上去也比平时更加尖锐。那道标志性的伤疤在晨光中微微泛红,好像一条小小的火苗在空气中燃烧。他面前只摆了一碗白粥,一枚咸鸭蛋:“叶初夏,你不是说过来帮我整理资料吗……我看你是惦记着勺子的厨艺,来我这里骗吃骗喝吧……”

    “阿J,你这么说可不对…… ”初夏正忙着进攻那个最后的灌汤包,恨不得能一张嘴分成两张用:“我虽然没你那么聪明,但是那份秘密记录,要不是我,你自己估计一辈子也发现不了吧……这就叫…… ”她费力的将口中的食物咽下去:“傻人有傻福。像你这种聪明绝顶的家伙,就需要我这种笨人的运气来平衡一下……对吧勺子叔?”

    “是……是……叶小姐说的有道理。”勺子在旁边笑成了一朵花。

    “对什么对!勺子,你到底是不是我们郭家人啊……再说了,为什么她来了就有那么高档的早茶吃,而我却还是这么一碗破粥……天天吃月月吃年年吃,你不烦我也会烦啊……” 阿J终于忍不住爆发。

    “J少爷,勺子自然是郭家人,说到底,叶小姐也不是外人嘛……至于早餐,您也知道,这是郭家祖上规定男丁必须遵守的家规。叶小姐自然是没这些忌讳的。”

    “你……”阿J被勺子噎的无话可说,生气的将碗推到一边:“不吃了……”他站起身:“叶初夏,走吧,今天还有大把事要做。”

************************************************************************


    郭佑站在一片开阔的草地前。周末清晨,北奥市这块城乡结合处还处在似醒非醒之间。路上没有什么车辆,亦没有什么行人,远处高架桥工地上也一片静悄悄,没有平日里的繁华喧闹。草地深处是三个随意叠放着的锈迹斑斑的大货柜。仿佛被什么人无意遗忘其间。

    “距离公路大概200米左右,处于三个监视器的监视死角……”郭佑耳中响起angel清甜的声音。他略微四处一望,便看到不远处电线杆上那几个灰色的方状物体。郭佑在心中迅速估算,果然,那三个货柜的位置看似随意,却是草地上唯一一处无法被三个监视器覆盖的地方。郭佑暗暗一笑,是那里没错了

    “看到了。” 他抬起左手,对着手上的腕表说。黑色的表盘幽暗深沉,不见一丝亮光,仿佛暴风来临前的大海。1秒钟以后,盘面微微一闪,angel 的声音又从耳机中透过来,比刚刚稍弱一些:“郭先生在仓库里设置了电子抗扰设备。因此您进去后我就无法和您保持无线联络了。不过只要您找到那台智能主机将wing插上去,剩下的任务我会通过网络自动完成。” wing 是他手上这块智能手表。

    “郭先生已将整个仓库用生命公式做了加密,只有他自己和被他授权的人才可以进入活动。如果一切正常,您应会被系统自动识别为郭先生……”angel 仍在那里絮絮叨叨。人工智能是不是都这么啰嗦?郭佑开始走神。“若任务失败触发警报系统,wing会在第一时间自毁……” 

    当然了,如果任务失败,这只是一桩单纯的盗窃行为,和顾先生是一点也不相干的,这一点satan 早就表达的非常明确。不过,那个古怪的男人,他所要的,会只是公式和数据这么简单?

    郭佑心中涌起一阵不安。他的思绪不由飘回那个怪异的夜晚,飘回那座孤独的房子……


************************************************************************

    “和那个阿J是同一个人?我?”郭佑皱着眉将satan的话重复了一遍。“你是说我和那个阿J 是什么失散多年的兄弟吗?”他有些不耐烦了:上次酒吧里这人也这么说过,他那时就解释了:自己是生在阿根廷长在阿根廷的华裔,和那个阿J根本一毛钱关系也没有。 这个satan, 到底会不会好好听人说话?

    “不,不……” 男人的眼角微微舒展开,像听到什么好玩的事:“看来你的中文真的还需要加强……我是说,从偶然公式的角度看,你和阿J是可以彼此替换的存在。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the formula. ”

    郭佑愣住了。from the perspective of the formula。 他对这个让阿J和satan同时沉浸其中的“伟大公式组”所知寥寥,但如果真如satan 所说,这是一组能够定人生死命运的公式,那么从公式的角度“可以彼此替换”,不就意味着他和那个阿J事实上拥有同样的命运轨迹吗?相似的容貌,勉强可以用巧合来解释……但一模一样的命运?

    “荒谬,这也太荒谬了……”他听见自己干巴巴的声音在空荡荡的屋里回荡着。他定了定神:“这不可能……那个阿J和我甚至不在同一个国家出生……如果不是筷子,我根本不会来到北奥……”这怎么能称作相同??

     “可天涯海角,跨过大半个地球,你们不仍然来到同一座城市了么……” satan 静静看着郭佑。“你不觉得这是命运的安排?”

        郭佑闭上嘴。

    “我让Angel 计算过,根据现在的偶然公式,理论上两个不同个体拥有相同公式解集的概率是80亿分之一……”

    “可地球上一共只有70亿人。”郭佑喃喃道。

    “对……所以我一度认为每个人的偶然公式解集都是唯一的。直到那天我在街头见到了你…那个时空坐标,其实是我用阿J的数据算出来的…… ”

    “可是……”郭佑似乎仍不想放弃:“这仅是一次重合,并不能代表概率上的百分之一百。”

    “对……可如果这种巧合发生了不只一次,而是五十次,一百次呢?” satan耐心的继续解释:“angel 用你和郭就的数据进行了大量模拟。在现存偶然公式下你们两人解集一致的可能性为99.9999999%。也就是说,将你们任意一人的数据带入公式解出的时空坐标上,你们两人出现的概率各为一半。就像……”

    “薛定谔的猫……”郭佑从喉咙中勉强挤出几个字。

************************************************************************
    

    薛定谔的猫……郭佑耸了耸肩。电子幽灵就电子幽灵吧。等筷子稍微好一点,他们就一起离开这里,要不回阿根廷,要不就去西班牙,总之找个有阳光有沙滩的地方,让电子幽灵数学公式什么的通通见鬼去吧。

    “Angel, 我准备好了……”他打断了耳机中那个清甜的女声:“可以开始了么?”

    短暂的沉默,随后郭佑听到satan那低沉的声音:“Yes. Good luck.”

憨八嘎的守望【northXD】

谢谢这两位带哥丰富了我的梦境,图一是那个叔叔,名字是moly,老爬我背后不知道在干嘛,图二是谁你们都知道哈,神秘的要死.就是不露脸.召唤成功率几乎为零.的satan老大,什么,那个女孩子是谁,废话,当然是貌比潘安的老子DAZE。

谢谢这两位带哥丰富了我的梦境,图一是那个叔叔,名字是moly,老爬我背后不知道在干嘛,图二是谁你们都知道哈,神秘的要死.就是不露脸.召唤成功率几乎为零.的satan老大,什么,那个女孩子是谁,废话,当然是貌比潘安的老子DAZE。

thefunbot

【天才j 同人】我们 17.0

    黑色轿车无声的停下来。

    透过贴了遮光膜的车窗,郭佑可以看到一个可容两辆轿车并行的入口。入口处铁门紧闭,铁门上镂空雕花装饰的甚是堂皇,只是好几处油漆已经剥落了,露着峥嵘的铁架子。郭佑微微一愣: 这人看上去嚣张无比,住所竟是这么个具有年代感的地方。

    “顾先生,欢迎回家。”一个甜美的女声在郭佑耳边响起。顿了顿,那声音接着道:“还有您,尊贵的客人。”郭佑心中一动,这无疑是指他自己了。

    “谢谢你angel...

    黑色轿车无声的停下来。

    透过贴了遮光膜的车窗,郭佑可以看到一个可容两辆轿车并行的入口。入口处铁门紧闭,铁门上镂空雕花装饰的甚是堂皇,只是好几处油漆已经剥落了,露着峥嵘的铁架子。郭佑微微一愣: 这人看上去嚣张无比,住所竟是这么个具有年代感的地方。

    “顾先生,欢迎回家。”一个甜美的女声在郭佑耳边响起。顿了顿,那声音接着道:“还有您,尊贵的客人。”郭佑心中一动,这无疑是指他自己了。

    “谢谢你angel。” 身边那个黑衣平头的男人淡淡道。铁门随着他的话音开启,不带一丝杂音。黑色车身随即迅速闪进去。

    “没想到,你居然住在离市区这么远的地方……”郭佑跨出车门,三步并作两步跳上门前的台阶,一边打量着眼前这栋带有殖民地风格的老式石库门建筑。这建筑分上下两层,灰色的石头墙上涂了一层新鲜的红色油漆,仔细看还能看到用石灰仔细修补过的空洞和缝隙。显然曾被人精心的修葺过。

    “我喜欢郊外。安静,空气也好。”satan 背对着郭佑往门内走,并没有回头。房门在他面前悄无声息的打开,又悄无声息的合上。“真是个怪人。”郭佑嘀咕了一声,还是迅速跟了上去。

    屋内的空间看上去比从外面看大很多:粉白的墙壁一尘不染,硕大的水晶吊灯从高高的天花板上垂下来。原色实木地板上铺着灰色的地毯,踩上去软绵绵的,如同踏在棉花上一般。 靠墙的一角,是一只硕大的真皮沙发,沙发前的红木茶几上,端端正正的摆着一套功夫茶茶具。整个房间收拾的一尘不染,郭佑却总觉得似乎缺了点什么。他很快就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所有的装修和家具,看上去虽然崭新,但都是十多年前的风格。在这座房子里,时间仿佛早已停滞。

    “要不要喝点什么?” 男人已经消失在厅门后。“威士忌,香槟,还是可乐?”他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在空荡荡的房间里回荡着。

    “冰水就好……”郭佑一屁股坐在沙发上。自己要是一个人生活在这里,一定会觉得很寂寞。郭佑不由自主的想。

    “诺……” 一个盛满冰水的杯子出现在他面前。郭佑抬头,satan 已经换上了日常居家服,右手中是一个小小的威士忌酒杯,里面淡黄色的液体已经被喝掉大半。

    “原来你还是个酒鬼。”郭佑指着那男人手中的酒杯道:“几乎每次见到你都在喝酒。”

    “酒鬼?酒鬼有什么不好?……中国有句老话,何以解忧,唯有杜康……” 男人轻轻笑了,细长的眼角露出几条深深的皱纹,含着和他年轻外表并不相称的沧桑。

    郭佑也一笑,却没有接话。解忧杜康到底是什么, 他并不完全明白。但面前这个男人无意中流露出来的寂寥,他却敏锐的接收到了。每个人都有生命中难以舍弃的部分。对于郭佑来说,筷子是这样的存在。那么对于satan,这座房子,是不是也具有类似的意义?

    郭佑低下头,从手中的杯里深深喝了一大口冰水。细小的冰粒从他的齿间流过,极速低温带来的类似灼烧的感觉让他微微眯起了眼睛。空荡荡的老房子,寂寞的酒鬼,这些又关自己什么事呢。自己在这里的唯一目的,就是要给勺子争取更多生存的希望。对他来说,没有什么比这更重要。

“顾先生……” 郭佑脸上的笑意渐渐消失了。他轻声但是坚定的说:“我们还是进入正题吧。”


【好久没有动笔了,先来个短的热热身。】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