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ShadowRose

8276浏览    56参与
Sea

Farewell!【Shuriken】

高度ooc预警,Shuriken哭了预警!

地铁产物预警!

瞎哔哔预警!

迟到预警……Ծ‸Ծ

各种私设预警……


正文:


“Shuriken,你确定吗?”


“很抱歉……但我确定……”




“嘿Shuriken,想啥呢?”


被Shura的声音立刻拉回了现实,只见一张大脸摆在自己前面,对方见自己没反应还伸手揉了揉自己的脑袋。Shuriken无情打掉扒拉自己脑袋的打手,似乎并不想离开自己的思绪……该怎么跟他说呢……Shura看着坐在床上无论自己怎样做动作都不理自己Shuriken,只好顺势躺在他的床上,Shuriken感觉自己的床上突然陷下去一块扭头看了一眼,眼中带着少有的悲...

高度ooc预警,Shuriken哭了预警!

地铁产物预警!

瞎哔哔预警!

迟到预警……Ծ‸Ծ

各种私设预警……


正文:


“Shuriken,你确定吗?”


“很抱歉……但我确定……”




“嘿Shuriken,想啥呢?”


被Shura的声音立刻拉回了现实,只见一张大脸摆在自己前面,对方见自己没反应还伸手揉了揉自己的脑袋。Shuriken无情打掉扒拉自己脑袋的打手,似乎并不想离开自己的思绪……该怎么跟他说呢……Shura看着坐在床上无论自己怎样做动作都不理自己Shuriken,只好顺势躺在他的床上,Shuriken感觉自己的床上突然陷下去一块扭头看了一眼,眼中带着少有的悲伤,不过又很快消失殆尽,把Shura的肚子当成了枕头也躺了下去。


“说吧,想去哪玩?”


“玩?哪有好玩的地儿啊……”


“要不咱去ShadowRose那里吧。”


听到此话Shura一脸的嫌弃,想到上次Foxtail把自己的纱笼拿走了就不爽,确实也有一段时间没去见见那个有着很强实力却深藏不露的男人了。Shura捏了捏躺在自己肚子上的脸说道。


“好啊,那咱们就去他那里逛逛吧,正好和他切磋几下!”


“那我给他发条消息通知他一下。”


说着,Shuriken便掏出了自己的手机,给ShadowRose编辑起了消息【1】:


嗨ShadowRose,今天我和Shura想去你那边玩,你有空嘛?有空的话我们马上就过去。


刚发出去消息不久,就传来了ShadowRose的回信。


“咋样咋样,他说啥?”


Shuriken再次无奈地把快要钻到自己手机屏幕里的某人提溜到一边。


“ShadowRose回复说他今天有的是时间,随时可以找他玩,不过别把他的花园砸了就行……”


“那太好了!我……”


“对了,Foxtail也在哦。”


“哦……”


某人下意识系紧了自己的纱笼并抱紧了自己的音箱。


……


“欢迎,来到Hardin de Rosas【2】。好久不见呐,二位。”


“你还是一如既往的优雅啊,Shadow。”


毕竟二人第一次来到罗塞斯花园,Shuriken从没想到世间竟有如此美丽的地方,声音回响花园的瀑布,潺潺流水的喷泉,轻盈灵巧的蝴蝶,还有布满整个花园的玫瑰。


“啊哈哈哈哈哈,Shadow我们来一决高下吧!”


嗯前提是旁边没有这个毁气氛的zz的话一定会好很

多。


“哇是Shura和Shuriken来了嘛,我要和他们玩!”


Foxtail刚看见二人就立刻扑了过去,顺带还顺走了某人的纱笼。于是在ShadowRose的花园里开始了追逐大战,震的许多玫瑰花瓣都落了下来。风一吹,花瓣飞到了Shuriken的脸上,他却觉得像做梦一样,这一切都是不真实的,好像醒来就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Shuriken并没有加入到追逐大戏中,他只是定定的看着这一切,好像要把这些刻在自己脑子里一样 不敢忘掉一点细节。莹蓝色的天空捧着几朵白云,阳光肆无忌惮的洒在花丛中,鲜艳的玫瑰吸收着太阳,散发着无限的活力。这时,ShadowRose撑起了几把大阳伞,遮住了部分玫瑰,虽然减弱了光线,但还是透过了许多。


“这是什么意思?”


Shuriken看着在阳伞下的玫瑰,难道花多照照不是更好吗?


“玫瑰是不能暴晒的,花园中间这一片玫瑰没有阴影,从早晒到晚,你难道没有观察到有点发蔫的趋势吗?”【3】


Shuriken愣了一下,思绪再一次不知道飘到了何处,ShadowRose见Shuriken如此反应,笑了笑,轻轻摘下一朵黄玫瑰【4】,插在了Shuriken的围巾上,为灰色的围巾增添了几分色彩。黄玫瑰不断的散发着香气,另Shuriken的心立刻静了下来,那只蓝色的蝴蝶甚至落在了黄玫瑰上进行小憩。他用手背轻轻拂了拂蝴蝶的翅膀,蝴蝶马上飞走了,落在手上几丝蝶粉。Shura不知何时已经站到了Shuriken身后了,他将自己的一条胳膊搭在Shuriken肩上,一脸担忧。


“喂,你到底怎么了?”


只见Shuriken叹了口气,总是欲言不语。这时,一股茶香缓缓飘来,ShadowRose手中握着两个茶杯,递给他们一人一个,红色的茶水在杯中晃来晃去,摇出一阵阵香气,Shura小泯了一口,感觉十分清香,并没有想象中的苦涩。Shuriken也尝了一口,却皱起了眉头,怎么感觉这么难喝啊。ShadowRose微微皱眉,好像明白了什么【5】把放在角落的钢琴拉了出来,随手拂掉了落在上面的花瓣与尘土,打开琴盖,明显是保养很好的钢琴。


“二位难得来我这里一次,不如听我为你们弹奏一曲,如何。”


ShadowRose微微一笑,招呼他们俩坐下。


“你还会弹钢琴呢。”


“那当然了Rus弹钢琴可好听了!”


Foxtail不知道从哪里钻了出来趴在了Shuriken后背上,成功获得了Shura的一记眼刀。ShadowRose见三人坐下后,鞠了一躬,便坐下调整琴椅后开始演奏。

“喂,你还没有报幕呢!”


“Shura,你不要急,我想Shuriken会告诉你我弹奏的是什么的。”


Shura不甘的看了一眼Shuriken,结果Shuriken也是一脸懵圈,不知道怎么回事。随即,如流水一般的音符从指甲倾泻而下,萦绕在整个花园。瀑布的声音好似变小了,风停了,花朵也停止了摇曳,所有的生灵都在聆听ShadowRose的琴声。Shuriken很少真正坐下来欣赏钢琴曲,以自己平常的性格只喜欢电音比较浓重的,节奏感比较强的音乐,而钢琴曲对于他来说确实很耗性子。不过另他惊讶的是Shura虽然明显不耐烦,但他却听下去了,Foxtail自然不太明白琴声所表达的意思,一会就伴随着琴声在Shuriken肩头睡着了。一开始悠扬和美的琴声很快就进入了高潮,不同的音符相互碰撞,时急时缓,即使是这样,速度虽然有快慢之分,却依旧是柔和流水一般。ShadowRose痴迷地弹奏着,整个人已经融入在了琴声之中,Shuriken看了看Shura,又瞅了瞅Foxtail,眼神逐渐地暗淡了下来。几分钟的高潮过后进入到了结尾部分,和开头的主旋律一样,【6】却速度更加缓慢,好像有说不完的言语与感情,最后缓缓停止,完全感觉不到琴声的停止,只觉音乐还在回响。一曲末了,ShadowRose深吸一口气,缓缓从琴凳上站了起来。Shuriken一直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Shura看着反常的Shuriken,也不知如何开口询问。良久,ShadowRose打破沉寂。


“这支曲子叫Chopin etudes op.10 no.3【7】望你们喜欢,还有,Foxtail,醒醒了,你都把Shuriken压麻了。”


“哇Shadow你真的好厉害!”


说完这句话Shura还没好气的把Foxtail推了下去,结果Foxtail睡太熟滚到地上都没醒,无奈ShadowRose只好把Foxtail放在了长椅上让她继续睡了下去。


Shuriken望着这一切,身子大幅度抖了几下后站起身,给了ShadowRose一个大大的拥抱,ShadowRose明显感到了怀中人儿的颤抖,也回报了他,轻轻在耳边说道。


“再见了,Shuriken,有空再来坐坐吧,你也该对Shura坦白了。”


“嗯……再见……”


Shuriken深吸一口气,调整一下情绪,转过身,面对着一脸担忧的Shura,犹豫了半天,还是什么也没说出来。ShadowRose见状离开了花园,给了他俩足够的空间。Shura见状,叹了口气,立刻上前一步抱住了Shuriken,这下,Shuriken心里的最后一道防线彻底崩塌了,在Shura怀里不断的颤抖,泪水迅速打湿了Shura的肩头,这是他从所为一名摇滚角斗士一来第一次落泪,也将会是最后一次。Shura不断用手摩擦着Shuriken的后背,自己也在极力控制着情绪。


“我知道,你就要走了,只不过一直在等你告诉我。只不过真的没有想到会这么快……”


“对不起……对不起……”


Shuriken忍住了剩下的泪水,变成了无声的抽噎。起风了,风儿吹干了脸上的液体,替Shuriken控制了自己的情绪,此时的香气就像消失了一样,不知道是闻习惯了还是散发开了。花瓣随着清风落在二人身上和周围,久久环绕在旁边。两人就这么相拥了好一会,被一条信息打破了沉寂。


Imitator出逃,请速去前往追捕,地点:Zetabrand总基地。——Hyun


“糟了,我们快回去帮忙吧!”


“是啊,毕竟这也是你最后一次出任务了。”


两人找到ShadowRose,匆匆道了别后,还收下了一盒茶叶,也没问怎么泡酒迅速离开了,Shuriken还趁机摸了一下Foxtail的脑袋,毕竟是最后一次见到这曾经偷了他围巾的磨人的小妖精了。


当二人回到基地时Imitator已经被击败了,令人惊讶的是居然有这么多人出动,还有很多老朋友。让他想到了当初那算上自己一共13个人的追捕Imitator的行动。


“嘿,你俩回来了。”


“啊,是的族长。”


Shura回答道。Nhazul手里拿着一份名单,递给了Shuriken。那是和他一起消灭Imitator的任务单。看着这一个个熟悉的名字,Shuriken只觉得心头一紧,将其对折几下塞到了自己的口袋里。


“这份任务单,就给我留作纪念吧,族长。”


“这是你的最后一天了,我们要好好为你送别的。”


Nhazul笑了笑,将一只手搭在了Shuriken肩膀上。


“嘿小子,你将来要去干什么啊!”


远处Oxob向Shuriken跑来,拍了一下Shuriken后背,Shuriken颤了一下,微笑着说道。


“游戏音乐创编。”


“这样吗……”


Oxob想了想,对这方面的确是没有过多的了解,只好把手臂搭在Shuriken肩上。


“兄弟,加油,我会想你的。”


其他人也陆陆续续走了过来,有的人因为还有急事,留下一句告别的话便离开了。One走过来,从兜里掏出一枚勋章,上面印着Dojo的logo,黑底白字的圆形勋章,周围还镶有十分精致的花边,背面刻有一个耳机形态的花纹。【8】


“这个勋章你收好,算是临别礼物吧……Dojo的所有人都认得这个勋章的,只要在我们的领域内,这枚勋章就是通行证,一定要保管好它。还有,祝好运。”

Shuriken接下勋章,塞在了自己的内衣兜里,向One点头致谢。


“可惜咱们还没有比试过。”


One笑了笑,没有说什么。


“哎这个东西为什么我没有啊?”


Shura发出了自己的疑问,这勋章这么重要为啥我们没有……


“这是最近刚研发出来的,有时间会发给你们的,而且每个人不一样,这次Shuriken要走了,就先把他的做好了。”


然后一脸的我都还没有呢你们就先别想了的表情。


Biske从Shuriken身后突然窜了过来,还塞给了Shuriken一个苹果。【9】看Biske蹦上蹦下的往Shuriken身上窜Shura表示总有一天会把Foxtail介绍给他的,他俩肯定玩的来……其他人也过来向Shuriken一一道别,虽然有些人还认识没多久,Shuriken只觉一股暖流涌过全身。Tention和Nhazul二人凑钱给Shuriken买了一副森洋塞尔【10】最新款的耳机,直到现在二人还觉得肉疼。Kixx和Viruskid找不到什么想送的,就也凑钱买了一个M149录音话筒,这次Zetabrand成员们可真是大出血啊。


“对了,为了纪念我们第一次追捕Imitator我写了首歌,叫IMITATION,【11】并和Shura一起演奏了它,我想把它送给大家。”


随即,Shura十分配合地打开了录音机。很富有节奏感的电音便迅速传了出来,它们的节奏迅速充满整个基地,感染着在场的每一个角斗士,他们不由自主的都燃起了热血,想要开始战斗。也许有很多人不懂电音,觉得它很吵,所以真正懂它的也只有那些以命相博,突破极限的角斗士们。【12】音乐逐渐达到高潮,大家都在想那个让14个人进行追捕的Imitator,这次也耗费了12个人,真是很厉害的东西啊。结束了,音乐戛然而止,大家不约而同要了电子版存在手机里,都在夸Shuriken十分有才,将来就算是做游戏或做音乐也一定很有出息。


角斗士们玩了不知道有多长时间,人们陆陆续续也离开了,毕竟自己还有很多没解决的事情。Shuriken也准备收拾东西,在基地度过最后一晚。


已经进入子时了,Shuriken翻来覆去睡不着,旁边是Shura的床位,人却不在上面。Shuriken想着反正自己也睡不着,就来到了屋顶。夜色很美,出人意料的是他看到了Shura。他把双臂搭在栏杆上,仰头看着星星。感应到身后的动静,Shura回头看到了来人。


“你也睡不着吗……”


“当然了……”


两句话后两人并没有什么想说的,沉默了一阵后Shuriken走到了Shura旁边,像Shura一样把手搭在了栏杆上,任凭冷风在自己脸上乱刮。Shura瞟了Shuriken一眼后,从兜中掏出了一个木头盒子,整体呈红棕色,棱角处还印有一串花纹。


“这个……送给你,留作纪念吧……”


Shuriken顿了一下,接过盒子打开,一把明晃晃的匕首躺在中间,即使在夜色之下也能看见匕首散发出的寒光。


“你这是……”


“我想了想好像没有什么能送给你的,这把匕首就给你当做纪念了,希望你能通过它忆起自己在做一个角斗士时的事情。”


Shuriken的眼神暗了暗“傻瓜,我没有东西也会永远记得的,毕竟这是我整个人生中最灿烂的一段时光,可你不用你的匕首了吗?”


Shura把眼神从Shuriken身上移开,望向远方的树林。


“我还有很多个匕首呢,这个是我最常用的一个。”


“这样吗……谢谢……”


两人又相继无言了一阵,Shura拿出了自己的手机,并打开了网南云。


“反正也睡不着,听会歌吧,毕竟在一起听歌的时间也

不多了。”


Shura把手机在Shuriken眼前晃了晃,Shuriken马上就拿出了森洋塞尔的耳机,两人一人一只耳朵,靠在一起,Shura选了支比较悠扬的歌曲的歌单,优美的旋律缓缓流入鼓膜震动,耳机用的最顶牌的,是从未听到过的纯净的音质。和以前耳机不一样,虽然音质好是一方面,但是这是带着自己的同伴,朋友,战友的感情的耳机,连听到的音乐都变得不太寻常了。


Shuriken小心翼翼的拉住了Shura的手,手上感受到了对方的温热,便回握住了对方。他听到了对方微弱的一声谢谢,肩膀处便感受到了沉重,Shuriken头靠着Shura肩膀,感受对方的肩头在呼吸中此起彼伏,渐渐的,随着音乐的流动,Shuriken阖上了眼。感到对方的呼吸愈渐平稳Shura扭头瞅了瞅自己的好搭档,发现对方已经睡着了,笑了笑后便转身抱起Shuriken回了卧室。Shura极其小心翼翼生怕惊醒了Shuriken,不过看他浓浓的黑眼圈应该是失眠有一段时间了。将怀中人儿放到床上后,发现对方竟死死拽住了自己的手,Shura半天也没抽出来。无奈,只好把Shuriken往边上推了推,两人共睡一张床,彼此牵着彼此的手,莫名的让Shura心安,渐渐的便也睡着了……

夜,很快便过去了……




“朋友们,我就要走了!”


Shuriken拉着自己的行李箱在基地门口向来为他送行的人道别,不止Zetabrand的朋友,好多人都来和他送别,甚至一起拍了一张大合影。Shuriken拿着刚洗出来的照片,看着把自己围在中间的众人,听着大家对他的道别。


“再见!”


“保持联系啊!”


“祝好运……”


……


Shuriken面对着大家招了招手,大声喊道。


“Farewell!”


转身后,缓缓离开,在最后一刻Shuriken回头看到了人群中Shura那复杂却纯净的笑容……


后记——


“看来你才加入军队没多久吧,根本不知道自己在为什么人卖命。”


那人身影一转,露出了腰上泛着寒光的匕首……




注:

【1】 对不起我也不知道为什么ShadowRose在我的笔下跟个心灵导师似的,为啥找SR去玩因为我设定他们几个关系还不错~~~

【2】 介个我之前注解过一遍了以防万一还是说一下,翻译过来是罗塞斯花园

【3】 玫瑰不能被暴晒,我jio可能也是C3当初设定SR时想到了玫瑰这一特点所以设定SR不喜欢在强光下战斗(我发现了什么!!?)

【4】 黄玫瑰花语送给朋友代表纯洁的友情和美好的祝愿,分离伤别,珍重祝福。

【5】 对不起在我的笔下SR永远都是一个迅速理解你为什么来找他,情商极高的一位(在和Kursura那一章被我表现的淋漓尽致。。。)私设SR会弹钢琴是因为C3会弹……YouTube上发了不少他弹钢琴的视频

【6】 注解7会解释是什么钢琴曲,此钢琴曲,A—B—A结构,所以尾端和主旋律类似

【7】 直译为肖邦练习曲作品10第3号,后被冠上离别之名

【8】 什么你问我Shuriken标致性东西不是俩飞镖吗?不好意思这个涉及剧透不能透露【滑稽ing】其实也没多少剧透啦……

【9】 av30517567中Biske想吃苹果,结果Egor和Shuriken都没理他哈哈哈哈,虽然最后抢了俩吧给了Egor一个没给Shuriken算是补偿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10】 实际上是森海塞尔,最出名的几款耳机之一

【11】 超节奏感联合2(就是最近的那个Shuriken的那个版本)背景音乐叫Imitation,是CDK和255两人一起编写的。

【12】 对不起我不记得当时写的时候为啥打这个标了(;一_一)

没了……皮这一下很开心……

对了后面还有一个网易云被我弄成了网南云【捂脸ing】

呜呜呜再见了Shuriken……

什么你问我为啥这么晚?我懒啊……


哼唧

刚入圈 不会画柴 拿人形练下手 人设全是我连猜带蒙画的 哪画错了麻烦说下我光速就改!!不好看 ooc 而且不硬汉()

前两p练手

最后1p是我半天也没琢磨透的sr的衣服(.....)

最后这里在摸索画所有人,有喜欢的角色可以告诉我(最好把设定图也发给我,我好琢磨琢磨)

刚入圈 不会画柴 拿人形练下手 人设全是我连猜带蒙画的 哪画错了麻烦说下我光速就改!!不好看 ooc 而且不硬汉()

前两p练手

最后1p是我半天也没琢磨透的sr的衣服(.....)

最后这里在摸索画所有人,有喜欢的角色可以告诉我(最好把设定图也发给我,我好琢磨琢磨)

寒控制

Jade×Gildedguy,Jade×Shadow Rose

依然是新奇的视角~

两对cp注意避雷~食用愉快~

感谢会说话的猫头鹰提供的一个脑洞。 @海阔心悦(会说话的猫头鹰)

大家好,我是Jade手上那把历史悠久,可分可合可管教NEMESIS活宝的的折扇。

你可能问我我的历史哪里悠久了?看主人人设去。(绝对不是我懒)在这里我要强调,我是扇子!我是扇子!为什么我发现在有的同人画中我看起来像被分开了?跟飞镖一样?我的铁片是连在一起的!主人可爱我了,不会把我……啊不。主人拆我可以,你们不行!

我的主人是个翠眼眸粉皮肤暗紫色大长发风风火火雷厉风行有时凶残爱吃草莓蛋糕的美女。

不行了,我先喝口水。(作者:你一扇子怎么……折扇:够了作者,这个梗你还没...

依然是新奇的视角~

两对cp注意避雷~食用愉快~

感谢会说话的猫头鹰提供的一个脑洞。 @海阔心悦(会说话的猫头鹰)

大家好,我是Jade手上那把历史悠久,可分可合可管教NEMESIS活宝的的折扇。

你可能问我我的历史哪里悠久了?看主人人设去。(绝对不是我懒)在这里我要强调,我是扇子!我是扇子!为什么我发现在有的同人画中我看起来像被分开了?跟飞镖一样?我的铁片是连在一起的!主人可爱我了,不会把我……啊不。主人拆我可以,你们不行!

我的主人是个翠眼眸粉皮肤暗紫色大长发风风火火雷厉风行有时凶残爱吃草莓蛋糕的美女。

不行了,我先喝口水。(作者:你一扇子怎么……折扇:够了作者,这个梗你还没玩腻么!)

不过,其实我觉得,我主人有点……爷们……(小声)

不过我早就想吐槽了。RHG界为什么男女比例那么失调?诺大个火柴界我看过的女生不超过十个!

主人是NEMESIS的首领。主人组建的NEMESIS大部分人还是很正经的。比如那两把剑的主人,百分百纯工作狂。一个天天在天上轰隆,砰,一个天天在电脑前噼里啪啦。还有另另一把剑的主人,umbrella—X768的主人,头上系着Q的主人,头上长角的主人,拿着双头镰刀的主人,拿着单头镰刀的主人,他们都是厉害可靠的伙伴。但是,你可能分不清他们。除了我的主人,所有的主人都有重色的。蓝×4,黑×3,红×2。所以,如果火柴人什么也不拿,什么也不穿(他们穿吗???)你能看出他们有什么不同吗?别跟我说有,你看的是C3画的火柴人。

嘛,NEMESIS中也有的男生不老实,比如凤凰剑的主人和帽子的主人,是三天,不,一天不打,上房揭瓦的那种。作为首领的主人当然要尽职尽责地管教一番啦。

凤凰剑主人最喜欢炸房子。据说曾经因在寿司店和双截棍主人发生争执所以炸了寿司店,然后寿司店就增加新菜式,狗肉寿司和鸡肉寿司。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帽子的主人,怎么说呢,为老不尊?四五十的大叔了,最大的爱好是搞事情,最经常发生的事是被主人按在地上摩擦。

最近主人举办了一场对外开放的宴会。富有古堡气息的大厅里摆满了各种NEMESIS的纪念品。

主人好像也很高兴。而且即使举办宴会,主人也把我带在身边。好开心~

宴会上一个男生偷吃蛋糕。

小伙子有志气!在主人的宴会上捣乱!

……等等,总感觉哪里不对。

主人发现后理所当然的又开始管教。主人,这就是你带着我的原因吗……

不过主人啊,你可不可以温柔一点。有时候温和的说教也是一种途径。

不过打着打着我发现这个男生有点眼熟。而且他的武器认出了我。

那把有着任意变形的童话画风的红剑向我打招呼:“姐们,你不是那次主人在竞技场遇到的女对手的武器么!”

“对呀。没想到又和你见面了。”嘴上拉家常,主人们的动作可一点没慢,武器碰撞发出一次次清脆的声响。

“对了,我跟你说。我主人回去后对你的主人念念不忘。就连心智被Bog攻击时也想着你的主人呢。”红剑调皮的一闪光。

“那当然。我主人可是大美女。”我十分骄傲。

“不过,你主人也太强势了吧。在竞技场上的“亲密接触”还是你的主人压的我的主人,你的主人只是一脸抱歉,我的主人可是脸红了。哎呀,我突然有点担心主人怎么办。”红剑十分无奈。“而且你看看,动不动就打打杀杀,女孩子温柔一点嘛。”

“你想什么呢。我主人可没表态。”我白了他一眼。“难不成你的脑回路跟你的画风一样也变成童话风格了?哪有这么快?”

“嗯(一声)嗯(二声)嗯(四声),那不一定嘛,说不定我很快要叫你亲家了。”

“请你圆润的卷成一团,然后圆润的离开。把主人就这么交给别人我还不放心呢。”

主人虽然教训了那个全身铠甲的小伙子,但主人自己也被打哭了。

其实我一直在关注为什么这个小伙子即使不打架还是要穿着盔甲。挺好一小伙包上盔甲后看起来……有点傻。没错这是我对这个男生的第一印象。不过我觉得更大可能是因为他的画风吧。而且,把蛋糕藏在盔甲里,也是绝了。

不对,重点不是这个。你小子居然把主人打哭了!!!你过来!!!我保证一定砍死你!!!

就你这样还想勾引主人?哼,不可能的。

但事实是我一扇子动也动不了,急得跳脚。

这小伙子还算有良心。看到主人哭了意识到自己错了。最后伞口夺食,把最后一块蛋糕留给了主人,摸头杀并赔礼一只手套。

但是送手套怎么能只送一只呢,怎么穿?我严重怀疑你只是不小心落下的,怎么办。

后来听说这家伙的铠甲是用金币做的。emmm。

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力。

主人也回礼了,一袋饼干。

(作者:只有一袋饼干?【盯——】)

好了好了,我说。主人拆了我的一片扇叶当成飞镖把一袋饼干射给了他!!!

呜呜呜,好痛。主人你不爱我了。你爱上了别人。

哪……哪不对?我脸怎么有点痛?

(作者:不,很对。)

然后就是喜闻乐见的大逃杀。

开玩笑,捣乱宴会,惹哭我的主人,(还摸了她的头啊啊啊我杀了你)还毁了NEMESIS不少东西。放过你才怪了。

不过,我想不通。为什么一个人跑的那么快?直升机都出动了,伞主人也开起磁杆翼,但都没追上。

这真是……

在追杀途中,主人还遇到了一个很漂亮的男生。

哇咔咔,那颜值,连主人都很友好的向他挥了挥手打招呼。

我正寻思主人的心思。就又和那位男生见面了。

好像还是主人主动要求和剑的主人换的RHG。

emmm,猫腻。主人你在想什么?

刚见面,主人就打开我当镜子,呢喃对方的眼睛比自己的眼睛好看。

……不,这不是我认识的主人。

“兄弟,你叫玫瑰爬虫?”

“是啊。”

在与那个男生的武器碰撞到一起的时候,我问那个男生的武器。

然后,打了一会,他的主人就开始撩我的主人了。

啊啊啊,主人你脸红什么,撩回去!

……作者你再这样我不介意杀个你。

突然,我感觉自己的一半离开了主人,到了那个男生的腰上。于是,我趁机继续问:“你主人一直这样?”

看着主人被撩,我气啊。

“只对女生。”

emmm,好吧,实在不敢想象对方是个糙汉子。

比如,如果是Shadow Rose VS Shura的那一场——

Shadow Rose拽过Shura。Shura身体失衡倒在Shadow Rose的身上。Shadow Rose的脸上闪过一丝诧异,但很快变成恬静的微笑:“哦,抱歉,你撞到我的胸口上了。”

Shura微眯一下眼:“别调戏我!”然后推开Shadow Rose。

对不起,您的大脑已死机,请重启。

重启成功。

我靠,这画面感。完了完了,我被凤凰剑的主人和帽子的主人带坏了。

不过如果Shadow Rose在战斗中真的不小心把Shura拉来过来的话,我想应该是——

Shadow Rose皱皱眉头,一下子推开Shura:“对不起,Shura先生。请您自重。”

Shura一脸想吃了shit那样:“抱歉。哎?不对呀,是你拉的我!”然后一拳挥上去。

Shadow Rose用玫瑰挡住,两人又开始战斗。

↑这个才是正常画面,一定肯定确定。

最后,主人被玫瑰爬虫的主人打趴在地。他好像要对主人发动最后一击了,主人用手臂护住头。不过他没有,而是转手送了主人一朵花。

“这是给你的。”他用沉厚诱人的男低音对主人说。

主人看起来有点惊讶,不过回过神来后好像很开心。

……不行了,我的眼睛。

战后,那个男生带主人游玩了花园。

“啊,好美啊!”主人在众多鲜花中转圈。emmm,主人也有女孩子的一面嘛。

“当然。”玫瑰爬虫的主人轻轻抚摸着一朵。“不过——”他拉长音,引得主人向他望去。

“还有比这更美的。”满含笑意的眸子刹那间放出璀璨夺目的光彩,倒映在主人的眼眸中。

“哎?”主人呆了几秒,然后背过身去。她不想让玫瑰爬虫的主人看到她脸上的火烧云。

啊,这真是个看脸的时代。

香风拂过,带起花瓣,俊男靓女,岁月静好。

我默默拿起了墨镜,而且塞给玫瑰爬虫兄弟另一副。

“你饿了吗?”玫瑰爬虫的主人对主人说。“我点了下午茶哦,很快就送到了。”

他拉着主人的手,带主人来到了一个亭子。亭子里有朴素的石桌和石椅。主人坐到石椅上,看着玫瑰爬虫的主人,双手攥着衣角。玫瑰爬虫的主人坐在对面,又对主人一笑。主人垂眸,低下头。

下午茶送来了。主人打开包装。

“哇,是草莓蛋糕!”主人眼都亮了。她看向玫瑰爬虫的主人。“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吃这个?”

……爱情使人智息。啊呸。什么跟什么。看来我以后要离那两个活宝远一点了。

主人啊,是你自己告诉他的啊……

呵呵,小伙子有前途。

酸甜的鲜草莓镶嵌在蛋糕的顶部,顶部还有一圈是用奶油做的裱花。蛋糕侧面也是精心装饰过的,看起来赏心悦目。切下一块看,柔软的面包裹着粉红色的奶油,面包里中还有草莓果酱夹层。味道我是没福气尝了,不过主人能吃就好啦~

主人对蛋糕开始毫不留情的攻略,玫瑰爬虫的主人看着我的主人吃,微微一笑,帮主人擦去了嘴角边的奶油渍。

他俩对视一笑。

玫瑰爬虫也和我一样审视着这两个人:“这波另人窒息的操作……我可以叫你亲家吗?”

“……不,我主人有官配。SRJ只活在同人。”

(作者:请不要用上帝视角说话。)

最后主人也是将玫瑰爬虫的主人送的花带在头上,开心的离开了。回家后就把那朵花插了花瓶里。那朵花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凋谢,还在盛开,散发迷人的芬芳。主人有时会对那朵花傻笑。

emmm,留我一扇子思考人生。

Sea

约战【Kursura x ShadowRose】

顺便说一句两者谁在前谁的侧重点比较多。。。


以下正文:


群花,在秋风中舞蹈,香氛弥漫,盈彩缤纷。淡蓝色的蝴蝶轻轻落在玫瑰花上,悄悄地吸食花蜜,再安静地离去。整个庄园都被花朵装点,染上鲜艳夺目的颜色。微风轻轻一拂,点点花瓣便映上苍穹,蓝天,似乎变成了画一般,显得不真切了。


即便是在高空中,也难忘那般景色。看着下面星星点点般的花丛,总想去伸出手,抚摸那美丽的花朵。待到飞机落地,一股浓郁的花香便盈满整个飞机,甚至都闻不见一点机油的味道。身为一个对机油味道免疫了的人突然闻到花朵的芳香是特别敏感的,感觉自己整个人都陶醉在了这片花园中……


“Kursura,我是不是该给你放个假...

顺便说一句两者谁在前谁的侧重点比较多。。。


以下正文:


群花,在秋风中舞蹈,香氛弥漫,盈彩缤纷。淡蓝色的蝴蝶轻轻落在玫瑰花上,悄悄地吸食花蜜,再安静地离去。整个庄园都被花朵装点,染上鲜艳夺目的颜色。微风轻轻一拂,点点花瓣便映上苍穹,蓝天,似乎变成了画一般,显得不真切了。


即便是在高空中,也难忘那般景色。看着下面星星点点般的花丛,总想去伸出手,抚摸那美丽的花朵。待到飞机落地,一股浓郁的花香便盈满整个飞机,甚至都闻不见一点机油的味道。身为一个对机油味道免疫了的人突然闻到花朵的芳香是特别敏感的,感觉自己整个人都陶醉在了这片花园中……


“Kursura,我是不是该给你放个假啊。”


Kursura猛然惊醒,抬头一看,Umbrella正站在自己办公桌旁边,一脸担忧的望着自己。


“啊我没事的,抱歉不小心睡着了。”


“你现在每天才睡多长时间啊,比我都短,从明天起我给你放两天假,我会跟Jade说的。”


“可……”


“这是命令。”


“那,那好吧,谢谢Umbrella。”


啊,Umbrella变化可真大啊,想当初可把我一炮轰的晕头转向的现在对我这么好……既然如此,当然是二话不说回家睡一觉了!


回到家中,干干净净洗了个澡后,简单吃了点饭,看了会儿电视准备睡觉,这几天很累的缘故,脑袋一沾枕头便睡着了。


夜长梦多……


醉人的花香再次袭来,庄园的主人捧着一朵开的正旺的红玫瑰,轻轻地嗅起点点芬芳,整个人被淹没在花丛中。Kursura看着周遭的这一切,是那么的真实,但却感到很茫然……这是怎么回事?起风了,玫瑰花瓣被吹散,糊到了Kursura的脸上。Kursura马上把花瓣掸掉,看到的却是另一番景象,手中的Gunblade直直插入了墙中,抬头一看,Shadow正笑着说你赢了,剑刃将Shadow的腰部擦出一道血印,不深不浅。Kursura看到自己缓缓拔出了剑,并说道谢谢【1】。什么?再一眨眼,发现Gunblade抵住了P-12323的脖子,然后自己一个飞踢将他的头颅切了下来【2】。窗外的阳光突然变得越来越亮,同时伴随着一些不真切的花瓣在眼前飞舞。Kursura发现自己站在海边,握好剑大声的对对方喊出,来吧!并快速的投入战斗,在最后将对方打入海中【3】……花瓣再一次迷住了他的双眼,他再次来到了那个花园。不知为何,他对这个花园产生了恐惧,脑海里总有一个声音在提醒自己不要再往前走了,离得越近,他就越想去回避……等等,这不对劲,快停下Kursura!他感觉无数的花瓣淹没了自己的身体,将自己一点一点吞噬,停下,停下!


“啊!”


Kursura从床上惊坐起来,不断地喘着粗气,冷汗浸湿了床单。Kursura捂住了自己的脑袋,我最近是怎么了?不断地做这种梦……犹豫了一下,他打开了手机,翻到了ShadowRose的联系方式,想了想开始给对方发信息。发现现在是半夜12点,统共才睡了3个小时啊,这梦做的……


嘿!ShadowRose,最近过得怎么样?抱歉这么晚了还给你发消息,但是,我需要你的帮助。我曾经说过我欠你一场战斗对吧,明天,哦我是说今天有时间吗,还约在之前那个地点吧,时间你定,如果你没空的话也没有关系的,我们改天再战,毕竟,我还是很期待和你友好的切磋的。谢谢!——Kursura


发完这条消息后Kursura如释重负般躺在床上,现在都有点不敢睡觉了,不会生病了吧……嘀嘀——嗯?这么快就回消息了?


Kursura,感谢你的约战,其实我也在想找个机会再和你切磋一下的,我明天有大把的时间,地点和之前一样,咱们在下午3点见面,之后说不定还能留下休息的时间,咱们可以聊聊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ShadowRose


这真是太感谢了,没想到这么晚了你还在,注意早点休息,明天不见不散。——Kursura


嗯,你也早点睡吧,晚安。——ShadowRose


Kursura把手机充上电,放回了书桌上,立刻倒在了床上。有点小激动呢,还是很期待和他的战斗呢,要好好休息,争取不再做那个梦了。Kursura这么想着,用被子将自己一裹,慢慢睡了下去……


等Kursura再一次睁开眼时,已经是11点了。他将自己的Gunblade拿出,上面已经沾了一些灰了。Kursura慢慢的摩擦着剑身,将自己的剑擦得一尘不染,轻轻抚摸剑刃,尽管有一段时间没用了,却依旧那么锋利。他发现自己的剑在微微的地颤抖,什么嘛,连剑都有点不敢举起来了。Kursura随意舞了几下,然后开始了和武器的磨合,一直练到了下午两点,清点好弹药,装好弹,然后开车来到了ShadowRose 的花园门口。


Kursura背着Gunblade,走进花园,又是那股香气,只不过这回更加清淡一些,没有先前那么浓郁,心,一下便放了下来,并没有在梦中的那种恐惧感。玫瑰开得豪放,却不失优雅,随风缓缓舞蹈。梦中曾出现过的蓝色蝴蝶,在眼前晃来晃去,Kursura伸出手,那蓝蝴蝶有灵性一般落在了他的手上,停留片刻后向上空飞去。Kursura的视线随着蓝蝴蝶上移,发现ShadowRose正站在二楼的观景台上。


“欢迎,来到Jardin de Rosas{4}。好久不见呐,Kursura。”


“很高兴有机会与你一同切磋。”


Kursura在脚下蓄能,纵身一跃,稳稳落在ShadowRose面前。这时,他才注意到观景台的四周也种满了蓝色妖姬,正中心是一个喷泉,水花不断地喷洒到空中,湿润了空气。最边上还有一个瀑布,像是纺织出的白稠飘然而下,传出的声音回荡在整个花园中。Kursura明显被这美景所惊艳到了,但此时心底还有一个声音在说,不要去看,不要和他打,这里不属于你!Kursura甩甩头,企图将这种声音赶出去,他向后一撤,与ShadowRose拉开距离,拔出剑后将剑举平,剑刃所指,便是ShadowRose所在之处。


“我准备好了。”


“愿你能给我带来不一样的惊喜。”


话音未落,Kursura便迅速冲上前去,将Gunblade向前一扫,ShadowRose对他的动作早有预测,稍一猫腰,趁着空挡用左肘击向对方腹部,Kursura将剑撤下进行格挡,再借力向前一推,将对方击退半步,而后踢出左腿攻击对方右臂。ShadowRose向左侧身躲过后向上出拳,被对方用左臂挡住后立刻抓住他的胳膊,向对方腹部顶膝,被对方向右一撤躲过。Kursura左手挥剑向上扫去,对方后退进行躲避,短暂的在剑上蓄能后向前挥出两道剑气,ShadowRose,翻滚躲过,拉开了距离。Kursura立刻将剑身伸长,转换为枪,对准对方身体进行射击。ShadowRose发现对方有远程攻击模式后,赶紧侧身躲避呼啸而来的子弹,趁着空挡伸出自己的藤蔓甩向Kursura,Kursura犹豫了一下想躲过去却被缠住了右手,对方一拉,被突然近了身的Kursura当即脸上便挨了一拳,还未缓过来对方早已站在自己身后对准后背抬腿就是一踢。Kursura赶紧稳住身形转身挥剑砍向对方,ShadowRose瞅准时机移到侧面,抓住对方手臂向前一拽对准肋骨又是一脚,Kursura被打的直抽气,可没想对方加快了攻击,召唤出了艳舞玫瑰打向自己,玫瑰快速闪烁,攻击着全身各处,Kursura躲闪不及,只得格挡防御,结果耗费了大半体力。但潜意识让自己不能倒下,依旧站住,双手握剑,做出防御姿态。ShadowRose见对方如此反应,轻叹一口气,瞬移到Kursura面前,召唤出艳舞玫瑰快速攻击,Kursura尽全力格挡防御,被打得措手不及。ShadowRose一蓄力用玫瑰重重打向Kursura腹部,Kursura虽然挡住了玫瑰,但却被对方变态的力道将剑压了回去,在自己肚子上留下一道深深的口子。Kursura捂着腹部半跪在地上,ShadowRose像对方喊道:“站起来!你有那个能力!不要被心中所想占据!”Kursura一惊,如梦初醒,我在怕什么?他深吸一口气,稳住呼吸,正不断蓄能。ShadowRose见状,做出防御,准备接下对方的第二轮攻击。不,你打不过他的!打不过他,就要坦然去接受,去迎接这失败,而不是不断的逃避!Kursura快速冲向ShadowRose,举剑刺向对方,ShadowRose用玫瑰接下,手臂被震的发麻,力道大了这么多?Kursura见一击未果,快速刺向对方,ShadowRose不断接下,最后挥出一道深蓝色的剑气,冲向ShadowRose,ShadowRose被剑气击中,弹飞到墙上,他缓缓站起来。


“看来,你战胜了自己。”


“是的,没有你,恐怕我永远都活在那个封闭的内心中。”


“这一战,满意吗?”


“那当然了,非常感谢你拯救了我。”ShadowRose带Kursura来到屋子中,简单进行了一下疗伤,然后说“我说过咱们还要聊会的。”“是的。”“那么请坐下来,静下心,喝杯茶吧。”


二人来到花园中心茶香萦绕在周围,不同于诱人的花香,茶是清甜的,很容易让人舒心养神,接下茶杯,浅浅珉一口,茶的香甜便充满整个口腔。喝茶的同时又有美景可赏,真是无比的惬意。ShadowRose在Kursura对面坐下,也为自己倒了杯茶。


“我还是第一次喝茶呢。”


“茶有益于安神,对人体很健康的,我可以送你几包,都是东方上好的茶叶。”


“那真是太感谢了。”


“对了,你凌晨突然给我发消息是怎么了,做噩梦了?”


“确实,其实你在看了那条消息就已经知道了我的情况了吧。”


“大致猜了猜,但具体情况并不清楚。”


“呃,就是老做噩梦,梦到你的花园,有种被吞噬的恐惧感,美的过分。所以觉得和你打一架说不定可以解决问题,副队给放了假。”


“在第一次找你切磋的时候我就注意到了,你不接受失败,从第一次战斗直到现在你从没输过,听说我击败了Shura所以觉得可能打不过我……”


“所以就选择了逃避……”


……


“以后有心事还可以来找我哦。”


“谢谢,你也一样。”




后记——


“问题解决了?还带着一身伤回来了……”


“Umbrella你也注意到了?!”


“不然我怎么可能放你的假……”


“奥,合着就是为了让我回来更有精神的干活是吗?!”


“那不然呢,你事那么多。”


“……”


Kursura 表示现在特别想削死面前这个副队。


“对了,送你点茶叶,ShadowRose给的,不够管他要。”


“这怎么喝啊?”


“我教你啊,这样……”


ShadowRose大老远打了几个喷嚏,怎么感觉茶叶不保了……




The End.



注1:参见Kursura的rhg1,av39525356

注2:Kursura的rhg2,av54822870

注3:Kursura的rhg3,av同注2

注4:法语还是意大利语啊,忘了,翻译过来是罗塞斯花园。



产后叨叨,针对ShadowRose的RHG6中明明邀请的Kursura应战的却是Jade就想编个理由。。。Kursura最后还说我欠你一场战斗,我就给写了。捂脸ing。完了完了Kursura崩了。。。长久不用剑是因为常年后勤hhhh,嗯,就哔哔这么多。


P.I.Z.Z
祝那些还是儿童的人六一快乐

祝那些还是儿童的人六一快乐

祝那些还是儿童的人六一快乐

ㄔㄨ
前阵子摸的草鱼】

前阵子摸的草鱼】

前阵子摸的草鱼】

P.I.Z.Z

俩本命的书记舞

跳这么可爱的舞就算了,还穿女装!

Mar:我控制不住地想要放飞自我
ShadowRose:保持微笑

承包极度ooc两小只
 
好久没画画了(可能是因为期中考试的缘故),画了也没时间上色555,权当是一次练习吧。本来期中考试前早就想画了,因为他俩是我的学习的动力(划掉)精神支柱。

俩本命的书记舞

跳这么可爱的舞就算了,还穿女装!

Mar:我控制不住地想要放飞自我
ShadowRose:保持微笑

承包极度ooc两小只
 
好久没画画了(可能是因为期中考试的缘故),画了也没时间上色555,权当是一次练习吧。本来期中考试前早就想画了,因为他俩是我的学习的动力(划掉)精神支柱。

Whale鸽

*sd预警*

*oxob出没预警*

明天开学了啊朋友们再见O-O

*sd预警*

*oxob出没预警*

明天开学了啊朋友们再见O-O

ljxYuki🌸
情人节快乐 好久没手绘了咕

情人节快乐


好久没手绘了咕

情人节快乐


好久没手绘了咕

Stream

P1【放学回家】最好的哥哥One当然要帮弟弟拎书包啦

P2 SR

P3 Jade大姐头

P1【放学回家】最好的哥哥One当然要帮弟弟拎书包啦

P2 SR

P3 Jade大姐头

泄矢蛤子
又是我。rose的性转+拟人...

又是我。rose的性转+拟人

因为真的只会画妹子(滤镜真好嘿嘿嘿

又是我。rose的性转+拟人

因为真的只会画妹子(滤镜真好嘿嘿嘿

呱呱
沙雕表格 ss有生意气画错了抱...

沙雕表格

ss有
生意气画错了抱歉

沙雕表格

ss有
生意气画错了抱歉

呱呱

好我画完了,幸福
p4GJ有,翘二郎腿那个是SR

最后4p搞事一下,p8就当ALL FL吧
这四只上老爷子我都很可以(咳咳咳

总之我对角色的爱的表现就是崩他们

所以我我我真的很爱老爷子的请相信我(尽力解释

好我画完了,幸福
p4GJ有,翘二郎腿那个是SR

最后4p搞事一下,p8就当ALL FL吧
这四只上老爷子我都很可以(咳咳咳

总之我对角色的爱的表现就是崩他们

所以我我我真的很爱老爷子的请相信我(尽力解释

恺言Kyanos
占tag致歉,搬运一则消息,C...

占tag致歉,搬运一则消息,C3目前是白天上学晚上打工的忙碌状态,得等到年末才有空做动画…请各位不要心急,该来的总会来的

占tag致歉,搬运一则消息,C3目前是白天上学晚上打工的忙碌状态,得等到年末才有空做动画…请各位不要心急,该来的总会来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