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Singto

30.3万浏览    36809参与
他就是假的风景.失色空间摩卡:)

【KA】初恋难不难(一发完)

  

  之所以叫这个名,大概是因为常听相关的歌曲?隔了太久时间没写了,可能也没几个来看了吧,不管如何这写作算是我坚持最长时间的事情了,泰国没有冬天吧,这个也只是假设。最近太冷了,各位可爱的朋友晚安咯(☝`˘ω˘)☝

  

  

  ###

  

  一个人要怎样才能知道自己喜欢另一个人的滋味?要有多么深刻的印象才能称呼为喜欢?而喜欢再达到爱又需要多久?

  

  本来不懂这些事,懵懵懂懂之间也不曾想过以后自己会喜欢上哪一个人,不曾幻想过那个人的容貌又是如何。

  

  遇见了另一个人,所有的喜怒哀乐都与之息息相关,也许一切的解释都在真正遇到了,确定了眼前的人,主动接近那个人之后才会发现恋爱的感觉。

  

  对于Kongphop

  

  之所以叫这个名,大概是因为常听相关的歌曲?隔了太久时间没写了,可能也没几个来看了吧,不管如何这写作算是我坚持最长时间的事情了,泰国没有冬天吧,这个也只是假设。最近太冷了,各位可爱的朋友晚安咯(☝`˘ω˘)☝

  

  

  ###

  

  一个人要怎样才能知道自己喜欢另一个人的滋味?要有多么深刻的印象才能称呼为喜欢?而喜欢再达到爱又需要多久?

  

  本来不懂这些事,懵懵懂懂之间也不曾想过以后自己会喜欢上哪一个人,不曾幻想过那个人的容貌又是如何。

  

  遇见了另一个人,所有的喜怒哀乐都与之息息相关,也许一切的解释都在真正遇到了,确定了眼前的人,主动接近那个人之后才会发现恋爱的感觉。

  

  对于Kongphop而言,无论这个人是男是女,只要是他就足够,他拥有世界上最美好的太阳。

  

  不管一起多久,他每天早上一起来都有固定的时间来看Arthit,学长大人百看不腻,有的时候看到太入神以至于Arthit醒了,还不忘给他一个无奈的白眼。

  

  “P'Arthit,今天能不能晚点去公司上班,再陪我睡一会吧好不好呐呐呐呐~”

  

  初冬的季节,寒冷的风无情地扫刮着每一寸土地,弄得天天一大早要上班的人恨不得把自己包裹成大粽子才勉强出门。

  

  Kongphop偶尔也会有特别孩子气的一面,不过这一面极少在旁人跟前露出来,也就在最亲密的人面前多撒娇一番。

  

  七年的光阴似箭,往常把自家小狼狗越发惯的不成样,Arthit能答应的都应了,实在是没空搭理过于粘人的爱人的时候,他就等忙完了再来哄一哄。

  

  “Kong,今天真的不行,晚上回来再陪你吃饭,部长会议最好还是早一点去。”

  

  Kongphop用被子将自己卷成了毛毛虫似的,看得Arthit忍不住笑了出来,还特地留出一边位置摆明了今天他在休息。

  

  “喔吼,暖暖好辛苦,那时间还早快过来,我抱抱你让你充满了百分之一百的电量。”

  

  不知道是谁提过,在觉得每天没有动力,又或者是疲倦不堪的那会多给你爱人一些拥抱,让他感受到你满满的能量。

  

  Arthit穿戴整齐,在吃完了早餐过后准备出门,听见他那么一说转身翻到床头上。

  

  “你想抱就抱,不然我可要出去了啊。”

  

  Kongphop星星眼闪烁起来,一把抛弃了被子,两个人就这样在床头静静地拥抱鼓励对方。

  

  “要认真上班喔,P'Arthit。还有我今天也会很想你。”

  

  “知道了,你好好休息,快放开我吧,来不及了真的要走啦。”

  

  Arthit注视着还恋恋不舍的男人禁不住又笑了,再度跳下床,走了几步似乎想起了什么。

  

  回头给了爱人一记淡淡的吻,轻易换来男人璀璨夺目的笑颜,不得不承认自家的小狼狗魅力随着年龄的增长越发厉害了。

  

  Kongphop眷恋地盯着那一抹人影直到离去再也看不见,再度把自己包成人形毛毛虫。

  

  “暖暖最近这么累,看来晚上不能让他更‘累’了。”

  

  都说初恋是最难忘,在尝到了这种乐不思蜀的滋味以后,他越来越觉得就是事实,暖暖学长是他最爱的人同样也是他的初恋情人。

  

  光是一想起他,心里忍不住满满的温柔与甜蜜。

  

  当然,两人世界自然也会有争吵不休的时候,会冷战,会在对方面前露出最脆弱的一面,然后又会是谁先低头认输,再和好。

  

  周六的夜晚,归类为二人逛超市大购物亲密时光。

  

  Arthit看着新推出的麦片牌子犹豫了大半天,他的选择困难症三天两头的又犯了。

  

  “Kong,你觉得是这种牌子的还是那种的比较好吃?”

  

  Kongphop往常都执着于同一种牌子的东西,所以他和他家暖暖则是相反方向。

  

  “你手头上的就很好吃。”

  

  Arthit看着左手的麦片,再瞧瞧右手另一种牌子的,“你这等于说了跟没说一样。”

  

  Kongphop有原则也逐渐变得没有原则。

  

  “嗯~那帮你选,右边的牌子麦片更加顺滑。”

  

  “才不是,左边的上回冲了比较甜润。”

  

  “喔摸,P'Arthit你既然已经决定好了,还问我干嘛。”

  

  Kongphop表示有些头痛。

  

  Arthit瞪了他一下,“我明明还没选好才问你的。”

  

  “暖暖你确定为了不同牌子的麦片要跟我杠上吗。”

  

  “你才和我斗上了很过瘾吗。”

  

  二人争斗不停,看得一旁的路人甲懵逼脸,不就是一包两包的麦片的问题,有必要这么气势汹汹仿佛是要打架的样子嘛。

  

  Kongphop则意识这真的是甜蜜的负担啊。

  

  二人开车翻到家里,为了避免今天晚上要睡浴室的下场,他先在这场小战争中败下阵来。

  

  他可不愿意带着蚊香液孤单单地抱着枕头睡,他就要抱着暖呼呼的暖暖学长才能安心入眠。

  

  “暖暖,我爱你。不要生我的气好好好~”

  

  每天一句我爱你,七年的风风雨雨从不间断。

  

  Arthit有时候很容易哄,有时候又特别爱钻牛角尖。

  

  “好啦,买了你最爱的牛柳,等会我们吃火锅吧。”

  

  “P'Arthit不回我一句,你也爱我吗。”

  

  “闭嘴,洗菜去吧。”

  

  喜欢一个人,并且那个人也同样喜欢你,在一起的时候,感觉连彼此的呼吸都是甜美的。

  

  完


Sèν⑦ёΩ゛
快乐,就是如此简单。

快乐,就是如此简单。

快乐,就是如此简单。

幸运数字3和7

【37高甜】更新至191211

突然意识到没办法放B站外置视频不代表没办法放链接啊~

于是打算把这段时间没能发过来的视频补上

大家有时间可以去看哦~

之后还会更新直拍视频和DVD中字视频,请持续关注~


【37高甜】[SingtoKrist]一年生 第五集 小甜饼 Part.1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75408949

【37高甜】[SingtoKrist]Krist-Singto Fan Meeting in Manila花絮 小甜饼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76334790

【37高甜】[SingtoKrist...

突然意识到没办法放B站外置视频不代表没办法放链接啊~

于是打算把这段时间没能发过来的视频补上

大家有时间可以去看哦~

之后还会更新直拍视频和DVD中字视频,请持续关注~


【37高甜】[SingtoKrist]一年生 第五集 小甜饼 Part.1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75408949

【37高甜】[SingtoKrist]Krist-Singto Fan Meeting in Manila花絮 小甜饼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76334790

【37高甜】[SingtoKrist]一年生 第五集 小甜饼 Part.2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76672101

【37高甜】[SingtoKrist]FRIEND.SHIP WITH KRIST-SINGTO EP.5 小甜饼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77060469

【37高甜】[SingtoKrist]一年生 第六集 小甜饼 Part.1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77387875

【37高甜】[SingtoKrist]#TEAMGIRL EP.28 小甜饼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77887952

【37高甜】[SingtoKrist]一年生 第六集 小甜饼 Part.2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78332814

【37高甜】[SingtoKrist]KISSING VERSE 2花絮 小甜饼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78609680

【37高甜】[SingtoKrist]一年生 第七集 小甜饼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78830787


欢迎关注37微博和B站@幸运数字3和7

喜欢的话记得要分享、评论和喜欢哦[心]

感谢大家的支持,爱你们[给你小心心][给你小心心][给你小心心]

喜欢sk的彪彪

关于krist发的ins照片而产生的小脑洞。

krist是易胖体质,这是大家众所周知的,他只要一不流神,就会从王漂亮变成王圆圆,虽然粉丝们对krist都很宽容,告诉他胖了会更可爱。可是作为一个时时刻刻都想反攻的人来说,krist更想让自己的身材完美一点。


今天的krist打算和昨天一样去游泳,曼谷的天气暖洋洋的,正适合游泳。他想叫上singto一起去,他们已经很久没看见面了。可singto忙于学业,连健身的时间都没有,而且为什么singto为什么那么瘦,骨头架子也那么小,使得自己站在他的身边简直就像个大头娃娃。


krist:哥,你有时间吗?我们去游泳呀


singto:嘿,kit,昨天你就问过一次了,哥哥最近工作学业太...


krist是易胖体质,这是大家众所周知的,他只要一不流神,就会从王漂亮变成王圆圆,虽然粉丝们对krist都很宽容,告诉他胖了会更可爱。可是作为一个时时刻刻都想反攻的人来说,krist更想让自己的身材完美一点。


今天的krist打算和昨天一样去游泳,曼谷的天气暖洋洋的,正适合游泳。他想叫上singto一起去,他们已经很久没看见面了。可singto忙于学业,连健身的时间都没有,而且为什么singto为什么那么瘦,骨头架子也那么小,使得自己站在他的身边简直就像个大头娃娃。


krist:哥,你有时间吗?我们去游泳呀


singto:嘿,kit,昨天你就问过一次了,哥哥最近工作学业太忙了,不用健身都能瘦一圈


krist:你不用再瘦了,是为了让你增肌。我现在站在你身边显得可胖了


singto:好了好了嘛,等哥哥忙完这一段时间再陪你好不好?


krist:知道了


屏幕这边的krist不情愿的撇了撇嘴,哼,他早就知道,singto肯定又没有时间陪自己。正生闷气的krist发现手机屏幕又亮了。


singto:不要像昨天一样发那种暴露的ins,知道了吗?


krist:那里暴露了,游泳不就应该穿泳裤吗?

singto:不管,哥说不行就不行


krist:为什么


singto:因为你是我的,你的腿不可以露给别人看,我说不许就不许,知道了吗?


krist不以为然,都没有时间陪自己去,自己暴不暴露关他什么事?不过singto表现出来的占有欲还是让krist心里甜蜜蜜的,他很享受singto的这种管制,让他很有安全感。


krist自己孤零零的去游泳了,不知是为了赌气还是怎样,krist故意让摄影师给他拍了几张性感的照片,这次他倒是听了singto的话,他没有露腿,但krist你确定这难道不比露腿更严重吗?


照片里的krist好像是刚从游泳池里出来,因为身上披着一条大白色的浴巾,当然,除此之外就没有别的了。头发半干半湿着,因为刘海有点长,遮住了眼睛,因此krist的眼睛更努力向上看,整个眼神透露着狂野和性感。而且krist是有腹肌的,浴巾并没有挡住腹肌,而且还故意避开了krist的“粉红奶冻”。总之,照片里的krist简直性感到不像话。


看到这两张照片的时候,singto正在学校上课,是他的朋友兴冲冲的把照片直接怼到他的脸前的


“哦吼,singto,看看你弟弟,真的长大了啊,越来越有魅力了,我要是个小女生,我也会奋不顾身的爱上他的。”


singto并没有理会他那犯花痴的脑残朋友,只是仔细细端详了那两张照片,singto瞬间有点眼冒金星,他差点气的背过气去。他已经千叮咛万嘱咐的告诉自己那亲爱的Nong不要那么暴露,怎么他还登鼻子上脸了,看来真的是自己忙于学业,缺乏了对自己弟弟的管教了。singto今晚打算好好的“反思”一下自己。


singto:照片什么意思,不是说了不要发那么暴露的照片吗?

krist:你只说不要露腿,又没有说不能露上半身

发完信息还带了一个理直气壮的小表情。

singto隔着屏幕都能想象到他弟弟那傲娇的小模样,不禁笑出了声,但他马上就咳嗽了两声,再次换上冷冰冰的大佬脸。(隔着屏幕kit又看不到)


singto:kit

singto:火冒三丈


krist:干嘛?


singto:或许你想让你的“粉红奶冻”的颜色变得更深一点吗?


singto:当然,如果你想让它们变的肿大一点的话也可以,哥哥都可以帮你。


krist突然脸红了,他仿佛看到了singto那一脸色气的表情,他连忙环顾四周,发现自己的周围没有人,才松了一口气,自己也太不争气了,怎么能因为singto的一句话就脸红的不成样子。可是他的脑海里还是不受控制的跳出一些话面,singto正趴在自己的胸前吮吸着。这让他脸红耳赤,呼吸也有些急促。


“粉红奶冻”以前是粉红色的,可krist今天发的照片上“粉红奶冻”不粉红了,它们变成了深咖色。这是谁的功劳呢?这是怎样一个漫长又漫长的过程呢?想要知道答案就去问singto啊。


彪彪:咳咳,这个其实是受了我进的群里的鸭鸭们的启发,我只是上了她们开来的幼儿园的小车而已。感谢她们。


长颈鹿之王

在轮回路上遇见你-六

“你还不打算跟我说你发生了什么事吗。”

“这不重要!。”

“这都不重要?我们都因此而逃命了!你以为我们在度假吗?我们TM在逃命!如果被警察抓到了还好,监狱还管饭,要是被黑哥抓回去了,我们可不是断手断脚那么简单!”

“kit,相信我,只要过了V国,我们就安全了!”

“我当初就不应该听你说去接近黑哥,什么接近权力中心才可以拥有更多,我就只想当个小混混,现在好了,小混混被自己的黑道老大追杀,还被警察抓捕!”

“是我判断失误,我没想到黑哥会怀疑我们,可是还好我们有这些钱,足够我们到V国隐姓埋名过一辈子了。”

“我当初真的是猪油蒙心了才会信你的鬼话!”

“kit,那是因为你爱我…”

“你...

“你还不打算跟我说你发生了什么事吗。”

“这不重要!。”

“这都不重要?我们都因此而逃命了!你以为我们在度假吗?我们TM在逃命!如果被警察抓到了还好,监狱还管饭,要是被黑哥抓回去了,我们可不是断手断脚那么简单!”

“kit,相信我,只要过了V国,我们就安全了!”

“我当初就不应该听你说去接近黑哥,什么接近权力中心才可以拥有更多,我就只想当个小混混,现在好了,小混混被自己的黑道老大追杀,还被警察抓捕!”

“是我判断失误,我没想到黑哥会怀疑我们,可是还好我们有这些钱,足够我们到V国隐姓埋名过一辈子了。”

“我当初真的是猪油蒙心了才会信你的鬼话!”

“kit,那是因为你爱我…”

“你可拉倒吧,我只爱我自己!”

说完这句,kit拉了下外套,缩在角落里。sing一手控制着方向盘,一手握住kit的手。

“那你让我爱着你就够了!先睡一下吧,等一下换你来开。”

小游艇继续沿着月色在漆黑的海面上航行。

“kit,醒来!kit……”

……

「krist!krist!醒醒!」

「嗯……P'yu?怎么是你?」

「怎么不是我!打你电话几遍都不接,我进来了你竟然还在睡觉!」

「嗷…不好意思啊P'yu,我昨晚有点晚睡…」

「赶紧起来,还要帮你化妆换衣服准备一下,拍摄的人员都快到了!」

今天是公益广告开拍的第一天,导演组来到出租屋后忙着设机位、选角度、调灯光。不过已经过去2小时了,都还没有开始,krist落得清闲,发现一位导演助理小妹妹从刚才开始就一直皱着眉头不断打电话,krist忍不住去八卦一下。

哈哈!原来是singto大医生没接电话!也没留言说明情况!难道罢演了?那就太好了!

「krist,导演说,等一下先拍你的部分。」

难道那个医生真的不来?不过今天是拍两个人在家里会遇到的一些日常生活小意外,他不在,难道他要自己产生意外吗?

「krist,我们可能不按剧本走,先把室内的单人场景走一次吧!等一下会先拍一组在厨房的片段,煮饭的过程你随意发挥就好,按你平时下厨的习惯吧。」

「没问题!」

没问题才有鬼!krist心想,毕竟他只做过水煮蛋和沙拉。

「ok,第1场,take 1,action!」

krist在镜头前愉快地和蔬菜玩耍。

「krist拿青椒来切一下。」

「很好,现在抬头看一下时间,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

「然后去灶台放好炒锅和铲子,回来拿起青椒,又回来,显得你有点失落的迷茫。」

「很好,现在拿起肉切一下。再抬头看一下时间,然后不小心切到手。」

「啊!」

krist放下菜刀左手包右手,面容痛苦的喊着疼。

「ok,cut!可以!」

这种0难度的拍摄内容,krist一天可以过100条!问题是另一个应该要出现的人依然电话也无人接听,迟迟未到,双人镜头难道要靠后期合成的吗?

「krist,我们再补几个特写。」

⋯⋯

「ok!今天先这样吧,singto医生可能有突发事件不能及时赶到,下次再补拍吧。」

把导演组和工作人员送出家门,krist马上瘫在沙发上,今天下厨、换灯泡、搬家具都做了,却感觉就像在拍单身男子的糟糕生活状态。不是切到手,就是在梯子上掉下来,不然就是搬重物弄伤身体,他感觉自己是个智障。

拿起手机想联系,却发现自己根本没有医生的电话,krist脑子一抽,换装出门。

走着医生平时上下班的路,身边路过的每一个人,说不定都是刚刚才在救死扶伤的英雄,生活真的好奇妙。急诊室是不分时候都异常火爆的地方,krist躲开人群直接搭电梯到6楼,虽然只来过一次,可608的路线却了然于心。

依然紧闭的房门,krist只能坐在门口的凳子上等人,等着等着就睡过去了。

「…你又只喝咖啡,你今天都没怎么吃东西!」

「我不饿。」

「singto,这不是你的责任。」

「……」

「我陪你去吃点东西吧!」

「不用了。」

「singto…」

「San,我这边还有客人。」

「那…我先回去了,后天见。」

「起来吧,我知道你醒了。」

krist的伪装被发现了,揉着眼睛伸着懒腰从沙发上起来。

「哎呀,不好意思,我睡著了啊!」

「你又哪里不舒服吗?」

「我哪哪都不舒服!今天切到手、砸到脚、摔了提子还扭到腰!现在还饿!」

singto明显忘记了今天是拍摄日,krist的话让他从零下冰山脸拉回了常温状态。

「不好意思,今天有特殊情況,我缺席了!」

「我是无所谓,你要好好跟导演组说!我饿死了,要不要一起去吃饭!」

「我不去了,我还有事!你自己吃吧。」

「欸⋯对了,我们互换个通讯方式吧,我今天是真的没办法才走过来找你的!」

「好的!」

拿到singto电话号码的krist,莫名心满意足的走了,走着走着他突然想起来,他明明在走廊的凳子上睡着的,怎么醒来在房间的沙发上!






*大家会混乱吗~~

“”是梦境的对话

「」是现实的对话

之后开始穿插各种梦境故事咯!

梓默非雨

【SK】你是我的大神(05)

第五章 我只是个小透明


  几天后,singto的新剧开拍,他去了普吉岛,看着碧海蓝天,真想有机会带krist过来一起看看,都说大海很宽广。


  一眼望不到边际,人们常说做人也应该像大海一般,心胸宽敞,或许看看这大千世界,就不会在意自己拥有的那一小片天。


  singto连续工作了半个月,这半个月时间里,他经常会给krist发一些风景照,而krist那边也是经常秒回,不知不觉中,两个人好像越走越近。


  虽然是隔着屏幕,但是也会分享很多东西,krist的主页最近都是各种美食,他经常给singto发去小视频,告诉singto自己又去了哪家店,去了什么好地方。...

第五章 我只是个小透明


  几天后,singto的新剧开拍,他去了普吉岛,看着碧海蓝天,真想有机会带krist过来一起看看,都说大海很宽广。


  一眼望不到边际,人们常说做人也应该像大海一般,心胸宽敞,或许看看这大千世界,就不会在意自己拥有的那一小片天。


  singto连续工作了半个月,这半个月时间里,他经常会给krist发一些风景照,而krist那边也是经常秒回,不知不觉中,两个人好像越走越近。


  虽然是隔着屏幕,但是也会分享很多东西,krist的主页最近都是各种美食,他经常给singto发去小视频,告诉singto自己又去了哪家店,去了什么好地方。


  singto空闲的时候也会陪他聊天,虽然这半个月两个人没怎么打游戏,但却保持着联系。


  这天singto刚结束拍摄,就听到朋友和他说“singto,你听说没有,今晚有梦狼直播。”


  singto勾起嘴角,他突然想起了krist,他打开网页,看了一下这次的选手,骚了一圈下来没有看到krist的名字。


  singto立刻问起朋友“为什么krist没有出席这次比赛?”


  “他啊,被停赛了,说是这次jay代替他打野。”


  听到这个消息,singto皱紧眉头,他想若是krist作为一个观众,看着自己曾经的队伍,没有他也可以运转的很好,会不会有些太令人难过了?


  他立刻拿起手机,给krist发去消息“kit,我今天出差回曼谷,要不要晚上一起吃饭?”


  krist此时正吃着薯片毫无形象地摊在沙发上看游戏直播,一边看他一边笑,还自言自语“这个主播也太逗了吧,上路都没了,还专心打野呢。”


  这时候,他听到手机震动,打开一看是singto发来的,他立刻回复“哦哦,好,那你请我吃大餐吧,我去收拾一下。”


  singto看到小家伙居然就这么同意了,更是开心,立刻回复,“好,我开车去接你。”


  krist也回复“好,那你来暹罗广场吧。”


  他选了一个距离他家不远的地方,毕竟他也害怕网友知道自己住址有些麻烦。


  他关闭聊天界面后,立刻跑去浴室,天天在家呆着,他都懒得打理自己。


  singto那边也关了聊天界面,直接管剧组借了辆车回去,路上经纪人打来电话。


  “今天杀青你不去吃杀青宴啊?”


  “不了,我有个重要的事情要去办,那里交给您了。”


  经纪人无奈地回了句“好吧,注意安全。”


  krist此时也是争分夺秒去了浴室,洗了一个澡后,打理起自己的头发,先是把头发推了上去,一个大背头,他看了看,摇摇头,这个有点老成。


  算了,最后他还是把头发放了下来。


  精心打扮了一番,krist总觉得少些什么,但又想不出来,他看了看时间,距离约好的时间不长了,他立刻跑了出去。


  krist站在暹罗广场,拿着手机,左顾右盼,周围都是成群结队的人,有学生,有大人,他拿着手机给singto发去信息“我到了,你在哪里?”


  krist发着,他四处张望,不知道哪个是singto,他在脑海中勾勒起这个人的形象,心想要是太吓人自己就拔腿跑,这时候,一个戴着帽子和口罩的人走了过来。


  直接环住了他的肩膀,他侧头看了一眼,那人眉宇间很是俊朗,眼睛中仿佛有星辰大海一般,深邃又明亮,那人的眼睛里带着笑意。


  他贴近krist的耳边,悄悄说道:“我是singto。”


  krist愣在原地,他上次去吃午饭也遇到过这个人,原来这个人早就和自己见过了。


  singto拉着krist走进一家日料点,直接去了包间,进去后,singto才摘下帽子口罩,露出了一张俊秀的脸。


  krist看着他这张帅脸,总觉得有几分熟悉,这是,演员?


  krist侧着头“你,你,你是不是那个明星singto啊?”


  “我只是个演艺圈的小透明哦,kit大神。”


  krist挠挠头,小透明吗?自己好像也不怎么看电视,算了不管是什么,总之自己好幸运。


  “那你给我签名吧,万一哪天你火了,我还能靠卖你的签名赚钱。”


  krist嘿嘿一笑,singto勾起嘴角,这个小家伙真的太可爱了,一看他就不怎么看电视,singto拿起菜单。


  “签名回头再说,先喂饱你,点吃的吧。”


  singto给krist点了很多好吃的,krist笑眯眯看着singto“感谢你请问吃饭,一会儿吃完我们一起看直播吧?”


  singto本来不想让krist看直播,怕他难过,后来一想,如果自己陪着他,或许他会好一些,会释然一些,于是同意了。


  “好啊,那等下吃完,去我家吧,我家有大屏幕。”


  krist没有听出singto对他的邀请,只是点点头“好啊!”


心底的答案sk

生命最后的十天(6)

  


  

  医生温柔的对krist一笑,上前自然的张开双臂,krist开心的飞奔向他,“迈克,你来了。”


  “我把手头的工作做完了,就来找你了,这次过来我想告诉你,你的病可以医治了,但是要去澳大利亚的医院,那里有办法。你愿意和我一起去吗?”迈克手轻轻在他腰上一放,眼神里都是温柔。


  “krist,他是你医生吗?”哥哥看不下去,试图用手去拉开两个人,而长辈们一脸的惊诧,纷纷看向singto。


  站在侧面的singto,眼眸慢慢的红了,他站在那里,竟然一句话都说不出来,“p.bank,迈克是我的爱人。”


  “你别乱说话,那么他算什么?”严肃的眼神,不像平时的...

  


  

  医生温柔的对krist一笑,上前自然的张开双臂,krist开心的飞奔向他,“迈克,你来了。”


  “我把手头的工作做完了,就来找你了,这次过来我想告诉你,你的病可以医治了,但是要去澳大利亚的医院,那里有办法。你愿意和我一起去吗?”迈克手轻轻在他腰上一放,眼神里都是温柔。


  “krist,他是你医生吗?”哥哥看不下去,试图用手去拉开两个人,而长辈们一脸的惊诧,纷纷看向singto。


  站在侧面的singto,眼眸慢慢的红了,他站在那里,竟然一句话都说不出来,“p.bank,迈克是我的爱人。”


  “你别乱说话,那么他算什么?”严肃的眼神,不像平时的温柔。


  放开了迈克的手,在他的脸上飞快的亲了一下,然后走到singto身边,singto温柔的笑了,捧着他的脸,“外国的贴面礼,kit,你的朋友来了,不能让他这么站着。”他笑着转身说:“迈克,欢迎来泰国。”


  迈克笑着走过去拉住krist的手,“应该是我谢谢你,singto,谢谢你一直以来对他的照顾,我一直在追求他,他说看不清自己的心,我就给了他时间。昨天他告诉我他想我了,对不起,我们两个是相爱的。”


  “kit,我要你看着我,你是怕连累我对不对?你是爱我的对不对?这都不是真的对不对?”


  这时候,门铃响了,妈妈去开,是礼物,三个人,一人拿花,一人拿着一个盒子,一人拿着两套红色的西装。非常礼貌的说:“是singto先生让我们来的。”


  摆脱singto的手,krist低下头,“我以为我是爱你的,不,我发现我对你的感觉更像是兄弟之间的依赖,而不是爱,谢谢你,只是我决定了,我要跟他走,医治好自己,然后和他一起生活。”


  “起码,让我陪着你一起去好吗?等你治疗好,我就离开,只要让我确定你可以过的快乐,哪怕在你心里我只是一个哥哥,求你。”


  singto的爸爸拉着krist的家人往厨房走去,“孩子的事,留给他们自己处理,不管怎么样,真的很开心听到krist能被医治好的消息。”


  他的语气很真挚,可是krist的爸爸却沉默了,他和儿子都觉得很抱歉,而妈妈更是如此,“对不起,singto对krist的感情,我们最清楚不过了,包括krist,他是我的儿子,我一定会问清楚的,给你们一个交代。”


  “不必了,这是孩子们之间的事,我们不该参与,如果以后有需要的地方。告诉我一声就好,无论如何,我们都是朋友。”


  如果,时间会停滞,那么他此刻的世界,没有了时间,那些人被singto劝走。走出来的还有他自己,他离开了那个房子,离开了他最爱的人身边。


  雨季,天空突然一道闪电,阵阵闷雷响起。他几乎是狂奔在这条街道,一直跑,他的脸上都是泪水。他不知道自己应该去哪?他不知道他坚持的一切意义在哪?他更不知道自己究竟应该如何去做。


  就在他跑到一条路的尽头,他蹲在地上,拳头砸在地上,脑中不断重复放映着刚才kit说的一番话。


  “在我心中,你一直是我最信任最爱的哥哥,p.sing,以后你一定要快乐,我希望你能祝福我们。”


  他可爱的俏皮的歪头微笑的样子,为什么此刻让他如此的心痛,就像狂风中被无情打落的树叶,只能掉落在冰冷的地上,听不到回响,心碎的没有一点声音,悄无声息的被埋入尘土,或随尘飞扬,纵然风会再卷起它,可是它再也回不到自己最深爱的树身上。


  紧紧的抱着krist,“不要,我求你不要再次离开我的身边,我只想看到你安好,哪怕你爱的人不是我。”他用尽所有的勇气,他不想离开。


  可是,krist只是很淡然的任他抱着,一言不发,终于,他放开了手,他对迈克说:“照顾好他,祝你们幸福。”


  爸爸,不用担心我,我没事,对不起,让你看笑话了。


  发完这条短信后,singto关了电话,他走在大街上,走走停停,早已经分不清脸上的是泪水还是雨水。


  “对不起,叔叔,我只能这么做,因为我想遵从自己的内心,跟着我所爱的人在一起。”krist看着singto的爸爸,一脸的自责愧疚,他说完一口血就从唇边流了出来。


  迈克温柔的拿出纸巾为他擦拭,他抱起krist,“不是你一个人的错,以后我希望可以陪着你。叔叔,请你不要怪他。”


  “没事,孩子,照顾好自己。”singto的爸爸点点头,他和他们说了再见。


  出门收到儿子的短信,他打了一行字:爸爸,一直在你身边。


  也许只有时间,才能抹平他的伤痛吧,他望望天,无奈的摇头。


  终究,只剩下了我一个人,krist被他抱着去了房间,而他的父母哥哥什么都没说。


  房门一关上,krist的眼泪便流了出来,他躺在床上,紧紧的缩在被子里侧躺着,“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p.sing。”


  迈克了然的坐在床边,“你真的不会后悔吗,kit?”


  “不会,我不悔,还需要迈克你陪我两天,完成我最后要做的事,再带我走吧。”


  “好,只要是你的决定,我无条件站在你这边。”


  krist绝望的哭了,他哭的撕心裂肺,却只敢在被子里用手捂住自己的嘴,他怕声音引起家人的前来。他有太多太多的抱歉,太多太多的无可奈何。


  而另一边,在他看不见的地方,一滩的血泊中,一个人躺在那里,他的视线渐渐模糊。


  


  


  (文,不要上升真人。谢谢)

  


幸运数字3和7

【37原创】完全因你[Part.6]

作者:幸运数字3和7
警察与新人歌手的强强甜爱故事,封面来源于网络,侵删歉。

【37原创】完全因你[Part.6]

欢迎关注37微博和B站@幸运数字3和7

喜欢的话记得要分享、评论和喜欢哦[心]

感谢大家的支持,爱你们[给你小心心][给你小心心][给你小心心]

熊熊s心之飞扬k

★我的尾巴呢★ (一) 我要下凡去找毛

夜,已深沉。

突然,闪电像雪白的利剑,挥舞在黑压压的天空,周边氤氲着朦朦的雾,给气氛增添了一种不知名的抑郁感。震耳欲聋的霹雷,沉闷的奏下,又似一条猛烈抽甩的藤鞭,伴着闪电,只一划落,天空,便撕裂出一条条光痕,好似一头巨兽咧开着血盆大口,正欲吞噬万物。一道极暴虐的炸雷蓦然从天而降,狠狠地轰在地面上,紧接着,惊雷似雨点般的落下,将整个夜空炸得一片惨白。

林中的鸟雀野兽全吓得不敢露头,连草木都跟着瑟瑟发抖,匍匐在天威之下。

不知过了多久,雷声方才平息下来,余韵依稀,地面似乎仍在震颤。

直到这阵骤雨初歇,浓云微微散去,天上才露出了一点朦胧黯淡的月光。

借着这如烟似纱的一点月光,依稀可以看见林...

夜,已深沉。

突然,闪电像雪白的利剑,挥舞在黑压压的天空,周边氤氲着朦朦的雾,给气氛增添了一种不知名的抑郁感。震耳欲聋的霹雷,沉闷的奏下,又似一条猛烈抽甩的藤鞭,伴着闪电,只一划落,天空,便撕裂出一条条光痕,好似一头巨兽咧开着血盆大口,正欲吞噬万物。一道极暴虐的炸雷蓦然从天而降,狠狠地轰在地面上,紧接着,惊雷似雨点般的落下,将整个夜空炸得一片惨白。

林中的鸟雀野兽全吓得不敢露头,连草木都跟着瑟瑟发抖,匍匐在天威之下。

不知过了多久,雷声方才平息下来,余韵依稀,地面似乎仍在震颤。

直到这阵骤雨初歇,浓云微微散去,天上才露出了一点朦胧黯淡的月光。

借着这如烟似纱的一点月光,依稀可以看见林中一处大平地内,四下刻了一圈常人看不懂的符咒,此时,那一大块平地已经被雷劈成了一片焦黑,符咒圈内同外面对比鲜明——外面花木葱茏,里头寸草不生。

焦土之上,却是一只狐狸。一只没有尾巴的狐狸。

它那一身曾经雪白的皮毛已经遍布焦黑,只点漆般幽黑明亮的眸子一闪,仰头望向月亮,又有些不可置信般地回望向自己的臀后,眼中先是惊疑,后是悲愤,昂天长啸一声,向前踉跄两步,伏倒在了地上。

有句话是这么说的:“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没人理会九尾狐族又出了一位历经磨难飞升上神的仙家,从天界到凡间,从神仙到精怪,人人都只在背后议论着,这位上神飞升时,被天雷劈秃了尾巴。

“喂,听说了吗?新晋的玉枢使相,当初飞升可是受了重伤呢!”

“嘻嘻,什么重伤?不就是九条尾巴都被劈焦了么?”

“嘘……小点声啊……嘻嘻!”

“不会吧!我可听说九尾狐族天生貌美,尤为爱惜自己的尾巴,不可损伤一丝一毫,他的尾巴……”

“没了!噗嗤……”

“我也听说了,一根尾巴毛都不剩呢!”

“哦嚯!”

……

新上任的玉枢使相krist,端坐在他的玉枢宫里,拼命地翻看各种典籍。从远古时期的史料,但最近的《论一个神仙的自我修养》,连野史杂记也不放过。

三个月,没出过宫门半步。

然后,他悲痛欲绝地发现,没有一篇典籍能告诉他,怎么样重新长出尾巴。

krist不愿意了。

他决定去找司命星君。

当初就是那老儿劝自己迎雷而上的。现在,赔他的九条尾巴来!

“我不管!”krist蛮不讲理地一甩头,尾巴都没了,脸都丢尽了,讲理?那是个什么东西?

司命星君头都大了。

几万年了,就没见过这么蛮横的神仙。

“玉枢使相,其实呢,您已然飞升上神,尾巴什么的,真的对您的修行意义不大……”

“意义不大?你说我九尾狐族的尾巴意义不大?”krist怒了。

你可以看不起我,但绝不能看不起我九尾狐族的尾巴!

“不是,我的意思是,您身为上神,平日里以仙身示人,也用不上尾巴嘛。”

krist忧郁的眼神望向远方:“你不明白。尾巴与我,是无法割舍的命运。当我扬起美丽的九尾,有多少小母狐狸拜倒在我的脚下……”

得,就一装B神器呗!

不过这话司命可不敢说出来。

“我想想,你让我想想……”司命拼命地翻看着手里的“命格簿”。

行,krist一屁股坐在桌旁圆凳上,挥了挥手,变出套茶具来,悠哉乐哉地煮茶,摆出一副反正赖你这儿了不想出办法我就不走了的撒泼模样。

“哎!有了有了!”不知过了多久,司命老儿揉着熬得通红的眼睛,惊喜地大叫起来。

趴在桌上睡得正香的krist被他惊得睁开了朦胧的眼睛。

“有了……谁有了?”

“我的上神哪,您想哪去了?我是说你的尾巴,有办法长出来了!”

krist一下子全醒了。

他一把抓住司命的胳臂,声音都带着颤抖:“什么……办法?”

“玉枢使相,你可还记得两千多年前的事么?”

呃……

能跳过这一题吗?

“两千多年前,你曾救过一只猫妖。”

呃……

要不,下一题?

司命抚了抚额,头疼啊,这些年轻神仙的素质怎么越来越差了?两千年前的事都不记得了?

“两千多年前,你还在扶摇山上称王称霸,有天在路边发现只受伤的野猫,不知怎的,突然良心发现,将那猫带回了洞府。可那猫伤得太重,神仙也无力回天,于是你就从自己的尾巴上拔下了九根毛,送给了它。有了你的九根尾毛,那猫生了灵根,续上了命。后来还跟着你修炼了一段时日,却不知怎的,有一天就突然自个儿离开了扶摇山。你可想起来了?”

小猫妖?

krist想起来了,是有这么个事。

他还记得那小猫妖,长得五官俊秀,黏人得很。当初本想带着他一道成仙的,没成想许是修炼太苦,不过百余年,那小猫妖就跑了。

一开始他还挺介怀的,好歹他也是他的救命恩人呢,倒不用以身相许,做牛做马报个恩总应该吧,怎么说走就走了呢?不是,连说都没说呢,就走了。

日子久了,他就把这件事慢慢放下了。人各有志,更何况狐狸和猫呢?都不同种的,想法不同也很正常。

再然后,他就忘了个干净。

“那小猫妖怎么了?”

“玉枢啊,”司命星君颇有点恨铁不成钢地摇头,“那猫妖身上有你的九根尾毛啊!只要找到他,让他把尾毛还给你,有了这个根源,你的尾巴,不就可以再长出来了吗?”

krist的眼睛亮了。

“他在哪?”

“怪就怪在这儿。”司命捻着胡须,“那猫妖居然放弃了几百年的道行,转世为人了。”

哦?krist不明白做人有什么好。九尾狐族生就半仙之体,命中注定是修行者,飞升是所有族人的宿命。

不过管他在哪呢,找到他就是了。

循着司命星君的指引,天界新上任不过三月的玉枢使相,下凡,找毛去了。

喜欢sk的彪彪

七份太阳(sk现实向)第十四章

七份太阳 第十四章


singto只是想趁着跟krist吃饭的机会跟krist好好说说话,好好联络联络感情。打死他也不会想到,现在这个事情会变成这样子。刚刚krist自顾自的吃完炸鸡之后就走了,都没搭理过他。想到以前的krist对自己有多好,那么现在造成的落差也就多大。


singto坐了许久,望着窗外来来回回的人群,这么多人里没有一个是真正属于他的,而那个以前一直一直陪在自己身边的人,就在刚刚也真正失去了。singto还是忍着难受把自己面前的炸鸡吃完了,毕竟那是Nong喜欢吃的东西,况且krist不喜欢浪费食物,他不能让kit难过。


手机叮叮叮的响了起来,是p Jane打来的,...

七份太阳 第十四章


singto只是想趁着跟krist吃饭的机会跟krist好好说说话,好好联络联络感情。打死他也不会想到,现在这个事情会变成这样子。刚刚krist自顾自的吃完炸鸡之后就走了,都没搭理过他。想到以前的krist对自己有多好,那么现在造成的落差也就多大。


singto坐了许久,望着窗外来来回回的人群,这么多人里没有一个是真正属于他的,而那个以前一直一直陪在自己身边的人,就在刚刚也真正失去了。singto还是忍着难受把自己面前的炸鸡吃完了,毕竟那是Nong喜欢吃的东西,况且krist不喜欢浪费食物,他不能让kit难过。


手机叮叮叮的响了起来,是p Jane打来的,是在催他为什么还不回家,已经很晚了。singto站了起来,身体有些不舒服,他扶着扶梯的扶手勉强的下了楼,看见了吧台那儿站着的老板。他也顾不上难受,连忙抱歉道:

“p  不好意思,打扰这么久,应该早就打烊了吧,因为等我导致哥你不能准时下班。”

“没关系,singto,事情解决了就好,认清了自己的心意就好,一切都还不晚,加油啊,小伙子”

singto才明白过来原来老板是知道krist和自己的事情的,他也没有过多解释,眼神又落在了那个摆件上

“p  这个可以卖给我吗?我可以付钱”singto傻憨憨的问道。


老板看着这样傻的singto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并且有愈演愈烈的趋势,直到笑的肚子疼了才不得不停止下来


看着singto一脸茫然的样子,老板强忍着笑意

说“嘿,傻小子,这本来就是属于你的,当时krist拿着这个摆件过来的时候,我问他为什么,他说啊,这个摆件是他的爱情,他要把他的爱情寄托在这里,他当时还信誓旦旦的告诉我说总有一天这个摆件会回到主人的手里。那么singto先生,准备好接受krist先生的爱情了吗?”


老板说完就抽了一张崭新的纸巾又擦了擦小乌龟的壳,温柔的说:恭喜啊,小家伙,物归原主咯。


singto不知所措的抱着那个被老板塞在他怀里的小摆件,这是krist的爱情吗?他还记得今天krist说过不让老板再摆在店里,krist是连他的爱情也不要了吗。不可以,坚决不可以,他以后要再买一个一模一样的送给krist,硬塞也要塞给他。


老板看着singto脸上五颜六色的表情,忍不住喊了一声

“singto,加油啊,krist吃软不吃硬,你一直缠着他,他总会心软的。”

“谢谢哥,可现在事情发展的好像有些不受控制了,我有点害怕,但我也不会放弃的,放心吧,p”


singto就那样抱着那个摆件一路回到了家,把它摆在了自己的床头,singto盯着那个摆件坚定的想:早晚有一天krist也会跟你这个小家伙一样出现在我的床上,哼。


singto一下翻躺到床上,不禁又想到今天krist说的话,身体又忍不住难受了起来,他今天都没来得及问问krist出国的具体时间,他到底还能呆在krist身边多长时间。singto突然有点想吐,不知道是不是炸鸡吃太多了,不舒服的感觉从胃里一路顺着肠道向上蔓延,singto急忙往洗手间跑,可他什么也吐不出来,只是一个劲儿的干呕,他特别难受,他的kit就要走了啊,他真的好难受。


有科学证明一个人在极度悲伤时是不会流泪的,只会用呕吐来缓解心中的悲伤。singto双手撑在洗漱台上,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他想到了krist,那么他的krist到底偷偷的这样悲伤呕吐过多少次,在自己看不见的角落,krist又偷偷的哭过多少次。


马上就到新年了,跨年演唱会的时间也一天天的逼近,krist自从那晚之后也没有再跟singto说过话,只是一个劲儿的排练,毕竟快要走了,想把最优秀的自己留在那个舞台上,他只是希望在他出国的半年时间里,粉丝们可以不要忘记他,或者说慢点忘记他。krist打算在跨年演唱会结束时致感谢词时,对他亲爱的粉丝们宣布这个消息,他不知道怎样说才能显得委婉一点,才会让那些喜欢他的女孩儿们不那么难过。


除了出国的事情,其实还有件事情他没有告诉singto。


这件事连他自己都有点说不出口,这是他跟公司提出出国时,公司提出来的条件。那天晚上本来是打算一块告诉singto的,但当时不知怎么了,说不出口,那句话就堵在喉咙里,但发不出声音。或许是这件事对自己和singto都太残忍了吧。没关系,反正跨年演唱会结束后都要说的,到时singto也会听见的。到时候singto或许会很开心。


“时间马上就要到十二点了,2019正在慢慢的离开,而崭新的一年即将到来,请大家跟我一起倒数,让我们伴随着钟声一起进入一个崭新的开始,距离2020年的到来还有十秒,大家一起倒数 10  9  8…………

大家新年快乐,2020年快乐啊”


伴随着主持人和观众热血沸腾的倒数声,和绽放的烟花声,我们一起迈进了2020年,而这意味着跨年演唱会也接近了尾声。singto和krist也互送了祝福,说是祝福,倒不如说是告别。


“大家,新年快乐啊”

“kit,新年快乐啊”观众们震耳欲聋的祝福声差点让krist落下泪来。


“谢谢大家的祝福,kit想借今天跟大家宣布一件事情”krist用尽量最温柔的声音对他的观众们说:

“kit要在2020年去中国学习一段时间,准确说是半年,学习的内容是kit最喜欢的音乐噢,kit很喜欢音乐,yuyu和鸭鸭们都知道对不对?所以我的女孩儿们,kit想请半年假,出去深造变的更优秀,再回来找你们可以吗?”krist最后还是没有忍得住,本来他应该镇静一点 ,沉稳一点的,可他还是先哭了出来,其实相比于粉丝来说,是krist更舍不得她们。krist害怕那些女孩儿们都一个个离他而去。


场面避免不了的沉默了

“kit,放心去吧,我们等你,我们等你回来”突然有一个女孩儿用最大的声音喊了出来,为了让krist听见,她站了起来,都喊破了音。

“kit,我们等你”

“kit,我们等你回家”

“嘿,kit,我们会去看你的,你的士兵们都很有钱”

“kit,没关系,中国也有yuyu和鸭鸭们,她们也会爱你,支持你的”

“kit,我们等你回来”

越来越多的声音,越来越整齐的声音,一阵又一阵,喊得krist浑身发冷,但心却是暖暖的,他终于再也抑制不住的哭出了声,为了他的士兵们,也为了他和singto的感情。


如果说krist出国,粉丝们是可以接受的话,那么krist下面说的这些话,才真正是让一部分粉丝接受不了的。krist调整好自己的情绪,宣布了第二件事情。


“还有一件事情,想跟大家说,因为我要出国学音乐,而我和singto的cp身份,我走了之后,会限制singto的发展,为了能让singto先生更好的工作,走得更远,我不得不解除跟singto先生的营业cp身份,希望大家可以理解,我们不能那么自私对吧,解除关系之后singto才能更好的工作对吧,当然,我和singto依然是很好的朋友,什么都没有变。”


krist没有跟大家说这其实是公司的决定,他只是默默的把所有责任揽在了自己身上,本来这就是是自己造成的,是自己非要喜欢singto,是自己胆小懦弱非要出国,一切的一切都是自己造成的。


这段话使所有的粉丝吃了惊,包括另一个主角singto,他就这样被蒙在鼓里稀里糊涂的被拆了cp,根本都没有人问问他的意见,他同样不知道这是公司的决定,krist已经讨厌他到这种地步了吗?出国还不算,还要解绑。他的眼睛死死的盯着那个正在台上卖力跟观众解释的krist,他很生气,他生气krist就这样一次又一次的擅自做决定。


krist知道singto正在看着他,他不敢回头,怕对上singto的眼睛,这种事情不是自己能控制的,再说了解绑了对singto也有好处,况且singto摆脱了他不也应该高兴嘛。两个人就这样互相堵着闷气,谁也没有理谁,可到了门口,两人还是被成堆成堆的记者堵在了一起。


“singto先生,krist今天宣布的事您是否知情?”

“对不起,我不知情”singto冷邦邦的回了句。krist看了看旁边莫名其妙的singto,不明白singto这语气到底是什么意思。


“那解绑是否是你向公司授意的,因为外界传闻你和krist的关系并没有那么好?”

“我可从来没有想过跟krist解绑,还有krist不是说了吗?是他向公司提出来的,跟我有什么关系?”singto毫不留情的把krist拎了出来,他语气带着点赌气娇嗔的意思,有点像跟男朋友闹了别扭的小女朋友。他确实生了krist的气。


“来来来,记者朋友们,singto现在很累了,采访咱们改天吧”p Jane及时出现在了singto的面前,他觉得singto情绪不太对,害怕singto再说出什么出格的话来,就赶忙出来解围。


singto就这样跟着P Jane离开了现场,只剩下了krist在那儿接受采访,各种刁钻刻薄的问题一个个抛过来,弄的krist也愈发的不耐烦,只留下一句“具体事情我会发推特的,今天太累了,各位朋友不好意思”就扬长而去了。


回家的路上,p Jane感受到了车里前所未有的低气压,但他为了自己小艺人着想,还是冒着生命危险小心翼翼的开了口。

“singto,你怎么了,这件事情krist应该早就跟你说过了吧?怎么还这么大反应?”

“我不知道,准确的说我不知道我们解绑的事”

singto语气突然委屈了起来,“p Jane,你说他为什么就不能给我个机会呢?一定要做这么绝吗?”


“他出国我可以等他,可……”


“可你们解绑了也没关系,不代表着你们关系的结束啊,对吧,sing,解绑不意味着什么,你又在怕什么呢?你依然可以等他啊”p Jane打断了singto的话温柔的安慰道。


“况且,sing,我不小心听到了Yiu妈跟krist的谈话,是公司做的决定,不是krist,krist只是把责任自己担了而已,他也是不想公司受到损害。所以啊,这并不是krist提出的,你还有机会”


“真的吗?p Jane,这不是krist自愿的,这不是krist自愿的,我还有机会,对吗?”刚刚还垂头丧气,一脸郁闷的singto听了Jane的话突然兴奋的像个小孩子。


“是,singto,而且奶妈相信你可以的,我们不要营业cp了,我们把他变成真的cp好不好?”


听到这句话的singto眼睛噔亮了一下,真的cp?这个主意不错,可以考虑噢。


不过这当然都是后话了,singto的一切行动都要等krist回国之后才能实施,那么半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singto是否真的能让krist回心转意呢?两个人又是否真的能承受住时间的挑战呢?GMM公司要求解绑仅仅是为了singto的发展吗?这一切都还未可知。


彪彪:作为一个英语渣,彪彪周六要去考四级,总得复习一下对吧,因此周六之后再更下一章啊。嘻嘻


梓默非雨

【脑洞】你的大黑粉

krist是个歌手,一个刚刚被签约的歌手,singto是个导演,一个从来不关注娱乐圈的导演。


一天狮子去给自家侄女挑选礼物,无意中听到krist的歌曲,他觉得旋律还可以,只是歌词写的有点幼稚。


身边又是一群追星族疯狂地安利着krist,还有人把他当成来签售会的路人,有点烦躁的狮子在微博发了一条消息。


说也不知道哪个小鲜肉的签售会,现在的孩子听歌都不看歌词么?写的像个小学生。


但是因为狮子是知名导演,又是前辈,谁都没敢说他,还有人附和他。


krist知道后,很是生气,毕竟今天开签售会的明星只有他 他立刻泛起小孩子脾气,在微博也怼了狮子 当然也没有点名。


不过也...

krist是个歌手,一个刚刚被签约的歌手,singto是个导演,一个从来不关注娱乐圈的导演。


一天狮子去给自家侄女挑选礼物,无意中听到krist的歌曲,他觉得旋律还可以,只是歌词写的有点幼稚。


身边又是一群追星族疯狂地安利着krist,还有人把他当成来签售会的路人,有点烦躁的狮子在微博发了一条消息。


说也不知道哪个小鲜肉的签售会,现在的孩子听歌都不看歌词么?写的像个小学生。


但是因为狮子是知名导演,又是前辈,谁都没敢说他,还有人附和他。


krist知道后,很是生气,毕竟今天开签售会的明星只有他 他立刻泛起小孩子脾气,在微博也怼了狮子 当然也没有点名。


不过也是这样他成为了狮子的黑粉。


狮子因为导演作品,无意中串了一个角色,被很多人喜欢,都说他不该当导演,应该去做演员,krist却吐槽脸那么长还去当演员,但他心里也不得不说其实这人挺帅的。


就这样两个人终于有机会去参加一个节目,singto也是在这个综艺中知道,原来小家伙才十六岁,还是个未成年,krist本来还想正面刚一次,却被狮子的外貌吸引了。


他本想去找狮子问问自己写词哪里不好了,却在电梯碰到逼狮子相亲的狮子爸爸,本来想要留个笑柄,却被狮子拿来当挡箭牌说自己喜欢krist,只是等他成年在公布恋情。


狮子爸爸居然信了,krist更是对狮子加了一个辣鸡的罪名,两个人就这样吵闹中认识彼此,并且在一起。


熊熊s心之飞扬k

★回文锦衣★

被屏蔽了😂😂😂不会放链接😭😭😭有兴趣的宝贝直接去微博吧!同名

被屏蔽了😂😂😂不会放链接😭😭😭有兴趣的宝贝直接去微博吧!同名

Midori

两周年快乐 SotusS

附上我的历年Sotus的贺图 从一年生两周年开始 我们一直走下去哦

dbq我时间有点赶 不是最好

两周年快乐 SotusS

附上我的历年Sotus的贺图 从一年生两周年开始 我们一直走下去哦

dbq我时间有点赶 不是最好

幸运数字3和7

 【37拍图】191027 SingtoBD2019 Part.1

欢迎关注37微博和B站@幸运数字3和7

喜欢的话记得要分享、评论和喜欢哦[心]

感谢大家的支持,爱你们[给你小心心][给你小心心][给你小心心]


 【37拍图】191027 SingtoBD2019 Part.1

欢迎关注37微博和B站@幸运数字3和7

喜欢的话记得要分享、评论和喜欢哦[心]

感谢大家的支持,爱你们[给你小心心][给你小心心][给你小心心]


黑色的貓溺

[SK] 冷 561~570

"冷"前文:

01~10  11~20  21~30  31~40  41~50  51~60  61~70  71~80  81~90

91~100  101~110  111~120  121~130  131~140  141~150  151~160

161~170  171~180 ...

"冷"前文:

01~10  11~20  21~30  31~40  41~50  51~60  61~70  71~80  81~90

91~100  101~110  111~120  121~130  131~140  141~150  151~160

161~170  171~180  181~190  191~200  201~210  211~220  221~230  

231~240  241~250  251~260  261~270  271~280  281~290  291~300

301~310  311~320  321~330  331~340  341~350  351~360  361~370

371~380  381~390  391~400  401~410  411~420  421~430  431~440

441~450  451~460  461~470  471~480  481~490  491~500  501~510

511~520  521~530  531~540  541~550  551~560

------

561

晚上機場還是滿滿來往的人,Krist和Singto抵達機場,由於登機前置作業早已弄好所以他們到就直接搭手扶梯上去。

"等等,Kit!別走!!"

正要搭手扶梯的那一刻,Krist聽到遠遠傳來喊他的聲音,停下腳步,數秒後緩緩回過頭。

爸、媽、大哥、小妹還有…Love。

站在旁邊的Singto望了眼,在Krist耳邊低聲道:"我上去等你。"

說完便戴上本掛在領口的墨鏡後上手扶梯。

留給Krist一個私人空間。

他花了很久才學會這件事,但好在不算晚。

也是因為他有足夠信心,Krist會跟他離開這裡。


562

查票的小姐退到旁邊讓Krist走出道路,Krist也不想妨礙他人或者可說引人注目,於是也就到一旁的邊牆處,家人們自然也跟了過去。

Krist第一件事就是從母親手中抱過哭泣的孩子,長高了,增重了,大人一年的時間對小孩而言似乎數十年,變化很大。

心裡難受,親了好幾口那粉嫩的小臉,孩子雖緊緊抱著他脖頸,但那雙望著他的眼睛滿滿的都是控訴。

他確實是個不負責任的父親。

爸媽兄妹挽留著,讓他別走,他搖頭。

他的心眼很小,容不下那位跟他極為相像的‘兄弟’,忘不了自己曾因他受過得傷。

雖然他能理解爸媽,但無法接受,那最好的就是自己離開,至少背影是帥的。

Krist把Love遞回給母親,又在那被轉交的瞬間大哭的小臉上憐惜地親了下,輕聲道他以前常對Love說得。

"Love,無論如何請你記住,我愛你,永遠。"

深望了每個人一眼後轉身,走沒一步就被人從後拉住衣領,然後拳頭就打在他顴骨上。

P'King毫不留情,Krist猜想,一定腫了。

很來機場警衛人員拉開兩人。

"沒事。"Krist對那些人員擺手,表示自己沒大礙,很快那些人也散了,他對氣紅了臉的P'King和其他人道:"對不起。"

話一落,便轉身快步上手扶梯,查票的人把Krist爸媽等給擋下。

Krist手微顫地戴上墨鏡,兩行淚滑下。

少了他,就少了負擔,至今也夠了,這些本就不該由他們承受的。


563

Singto在不遠處的牆邊上滑手機,墨鏡又掛回衣領,抬頭瞧見Krist便收起手機,發現Krist臉上一邊紅腫,泛起殺意,但他迅速掩去,而Krist也因微垂著臉帶著墨鏡,因此沒發現他這短暫幾秒的殺氣。

周圍的人只感到莫名的涼意。

他快步向前,支起Krist得臉,取下那礙事的墨鏡,審視那紅腫的程度,那眼淚用力扯疼他的心。

"這下手也太重了。"

Krist拍開捻著他下巴的手,擦去臉上得淚。

下手重?

"我還覺得遠遠不夠,而且再重……也比不過你吧。"

他最深得傷口,不就是你割下的嗎?

Singto望著走進出關通道排隊的背影,嘆氣後又喜孜孜地跟了過去。

有生之年,第一次得排隊是跟Krist。

這雀躍能讓他忽略因Krist含諷帶刺的冷言冷語所給予的難受。

Krist瞥向走到他旁邊的人,別過臉。

Singto瞧見那緊繃的臉頓時柔和下來,眼尾嘴角都有著笑意,雖數秒後就收起。

不知從何時起,或許Krist自己不知道,但每次嘴上對他冷言怒道,再怎麼抵抗,但最後見他跟著總會這樣,偷樂著。

真是個藏不住心的孩子。


564

到再次落地時正好是當地正中午。

因中途有轉一次機,Krist那時沒睡飽又被吵醒,心情已經很不好了,到這睡沒多久又被弄醒,整個心情地到谷底,臉非常得臭,板著一張臉,直到坐上計程車都沒不搭理Singto,眼神說話都省了,但最後還是耐不住睡意兩眼一閉睡著了。

等Krist醒來,自己已在床上,身上穿著睡衣,當然不會是自己夢遊換得,他紅著臉,拉下點褲頭看了眼,內褲都被換了。

人直接炸了,都能看到在冒煙,咬牙切齒。

該死的變態。

明明這情形發生過許多次,倆人更深的接觸也不知數百次,但Krist怎麼做不到一臉坦蕩,仿佛只是件稀鬆平常的事。

他就是沒那變態臉皮厚。

"叩叩"

門外傳來中年婦女的聲音,用不標準的英文問道。

"Wang,你醒了嗎?"

是Emma。

Krist連忙跳下床去開自己的房門。

"我好想你喔!Em媽(mæ̀),我好餓。"

"正好我剛煮好,去把臉洗一洗來吃了,小心別把紗布弄濕了。"

Krist這才想起臉上得傷,是……Emma上藥的吧,可自己又隱隱記起,在要到轉機站的飛機上,睡夢中感覺有人在幫他上藥,也記得那時有些刺痛,盡管那個人得動作已經很輕了。

有時他真覺得,他寧可Singto對他狠一點,這樣他也好受點。

也就不用每次都陷入無底的黑洞,分裂成許多情緒在拉扯,心喜、害怕、遲疑、悲苦、噁心……

對他溫柔,只是因為他是Kit嗎?


565

過了兩個月後的某天傍晚,打烊後,Krist和Emma和兩個打工的一男一女一同整理好,其實Singto不願意讓Krist做這些的,但一次兩次…,最後就由著他了。

弄完也半小時候了,就是Krist和Emma在,兩位打工幫忙先回家了,而Singto,去忙著交際。

這情況很少,Singto幾乎每日至睡前都對Krist可說寸步不離,營業時,也是在角落Krist一抬頭就能看到的位子吃著蛋糕用筆電。

這一年多來,這種見不到人的情況,十隻手指都數的出來。

而每次這種情況,Emma都會留下陪著Krist並弄點吃的,似乎是受某人的交代。

但這天,Krist讓Emma先走,對不放心的Emma再三保證,Emma才猶豫地被Krist哄回去。

這下就剩Krist獨自一人,他把整棟房子的燈都打開,Emma沒來的及弄吃的,於是Krist自己簡單地煮了碗兩個月前從泰國帶回來的媽媽麵,還打雞蛋和放了許多肉。

煮完後坐在Singto常坐得那個位子上,整的房子安靜的令人恐懼,秒針緩慢地移動數十格,卻仿佛過了一世紀。

他清聲唱:"HBD to you HBD to you HBD to Kit HBD to you。"

今天是他的生日,自他搬出家後,這幾年生日當天都是自己一個人過,在那一天他都會找理由推掉,所以家裡人都會早一天或晚一天,一起為他慶生吃飯,像那次。

自己徹底被拋棄得那次,或許也不是拋棄,只是有個人比他重要而已,爸媽只是做了一個取捨,沒什麼好怨的。


566

旅館往北的一處偌大豪華的房子,著正裝的Singto混跡在人人帶著假面具的宴會中,輕鬆自如,但心裡也厭惡不已。

但這是他的世界,表面乾淨但深處混濁骯髒,每個人代表的不是人本身,而是其背後的利益。

就算自己努力遠離這攤水,但還是不能完全退出。

這宴會過半小時後,Singto悄悄溜到外面透透氣,好想Krist。

明明來前才見過,但就是很想。

想看那鮮活生動的表情,雖大多對他都不鹹不淡地暗諷,但很真。


567

Singto在宴會進行到一半就先走了,但回到旅館分針差個半圈這一天就結束了,他洗去一身‘穢氣’,換上家常衣後輕敲Krist的房門,沒得到回應,他拿鑰使開門。

看到房內還是一樣,天花板的燈亮著,但Krist整個人縮在棉被中,只看到了些許黑髮和兩跟腳趾。

他拉開棉被瞧見Krist熟睡的樣子,又捨不得叫醒,上床抱住。

第一年的這天他是錯過的,那時他是給Arthit過生日的,這句‘生日快樂‘也是說給Arthit。

第二年是Krist失去記憶後兩天,那時兩人很開心,雖然那時Krist不記得自己的生日。

第三年,Krist是在老宅,他忙完回去時,人像現在一樣睡著了,只是臂彎中抱著小小的孩子。

去年Krist到中午喚也沒出房門,敲門也沒回應,等他推開門時人已經泡在浴缸中,在醫院急救一個多小時才救回來,在醫院醒來並待上了兩天,但Krist不記得發生什麼事。

除了第一年外,每一年他都對Krist說"生日快樂。"

即使Krist是睡著的。

他撥開Krist額前的幾縷髮絲落下一吻後擁著入眠。


568

時間又往前推了一個多月,Few和Pen一同飛來找Singto,Few說是有正事,但Singto覺得,找他是順便,來看Krist才是最主要的,唱到一半Krist看到Few也笑了下。

打烊後,員工包括Emma都不在後,上演每次Pen來必會有得場景,Krist避之如蛇蝎地躲進自己房間,但房門還是被推開。

每次Pen治療時間,krist都覺得像在嚴考審訊,要把他所有罪狀都拷問出來。

結束後,Krist懨懨地趴在床上,如遭非人凌虐一般。

若前幾天痕跡還鮮明那就更像了。

他不知憂鬱何時降臨,每次他也只記得突如其來湧上的,那似要把他毀滅的憂鬱,空虛和恐懼。

就像他的心,非他可控。


569

門外傳來敲門聲和Few的聲音。

Krist拖著疲憊的身軀下床去開門,但見到Few還是露出的笑容,側過身讓Few進入。

Few調侃地道:"Pen有那麼恐怖嗎?好歹也是個大美人。"

"那去你追,看看跟P'Sak誰贏。"Krist想像那場景便笑了,接著搖頭道:"我還是喜歡可愛的。"

他不否認P'Pen是大美女,但就算是他也不感興趣,太恐怖了,他還是喜歡像Praew和Wennie那樣可愛的女孩子。

而這波人他覺得最恐怖的除了Singto外,就Pen了。

Few:……Singto可愛嗎?

但以往Singto床上的類型也都跟Krist截然不同,都是性感妖艷的。

想到這事,Few眼睛暗了下來。

那只能說是愛了,不論是Singto對Krist,還是Krist對Singto。

"你還沒原諒Singto對吧?那是不是我還有機會?"

聽到這話的Krist慌了,舌頭打結。

"你、我、你,你是朋友,我……"

對你並沒這感覺。

跟Few相處很輕鬆像跟朋友,如今他身邊已經沒人了,他不想又失去一個朋友。

Few咧開嘴笑道:"逗你的,還當真。"

但是真是假,他自己心裡最清楚。

Krist也打哈哈回去,但偷偷抹了把汗。

既然Few說只是說笑的,那他就當說笑吧。


570

Pen只待了一天便回去,Few也只待了倆天。

Krist心裡不捨的同時又感覺鬆一口氣,晚上要睡前突然接到電話,不認識的號碼,他接起。

"P'Kit,可以來接我嗎?我在機場。"

他瞬間如鯉魚彈起。

"Kat?!現在?!!"

人生真魔幻,上一秒才哀孤單,下一秒就得知對他來說重要的人就在他附近,要來見他。

電話掛斷後Krist在房裡焦慮地打轉兩圈後跑去旅館,卻發現自己沒車也沒錢。

他的錢都被某不良奸商給吞了,他看到以前的那份賣身合約都傻眼了。

這麼久了他怎麼不知道他努力表演賺的錢,自己卻只能拿到百分之三十?

雖然百分之三十這字眼看起來很多,他也確實有錢拿沒錯,但住宿伙食和車資沒被少扣,最後到他手上就沒剩多少,再加上買了手機,耳機,幾月前又回去泰國一趟。

都負債了他。

"怎麼了?大半夜的。"

背後傳來不良奸商的聲音,Krist沉默不動數秒後開口。

"載我去機場…"話音未落就被扯過身,連反應都來不及,還差點被階梯給絆倒,阿了聲就被咬住,被啃咬間,艱難地道:"放…放開。"

雖大晚上的街上沒人,但還是在門外,要是此時有個人經過或探出窗就看到了。

害怕地顫抖。

Singto退開,讓Krist有喘息的空間,但唇仍碰觸著。

"別走。"

"……我只是去接我妹妹。"

Krist也不知為什麼自己還要解釋,或許是有先見之明,知道自己要不是解釋,恐怕就見不到明天的太陽了。

話一落Singto臉緩和下來,一臉原來如此和歉意,並把Krist半推地推進屋。

"我知道了,我去開車出來,你先進屋等我。"

Krist回屋前轉頭問:"若純粹是我要回去或離開呢?"

Singto頓了下,摸上方才被啃咬的紅腫的唇,柔聲道:"我希望你不會這麼做。"

……

"或許哪天,我會希望如此。"Krist平聲回道。


-------------------

想睡…

睡前給自己挖了坑

看不懂得,等我明早上班前有沒時間修


先睡拉

长颈鹿之王

尔汝

4、

“父王,我不娶!”

“轮不到你决定!”

“你就不能让我当个闲散王爷吗?哥哥已是王位继承人,我一无治国智慧二无夺位野心,你为什么还要安排我一个丞相之女!”

“放肆!”

“父王……”

“你再诸多推搪,我就将那质子关入牢房!”

“父王…”

“你看看你这个什么样子!这就是我赐婚于你的原因!”

王子与国王争执的留言传遍宫中,尽管只敢暗地里窃窃私语,尽管kit命令整个寝宫的人必须管好口舌,但消息还是被sing知道了!

这天kit从宴会回来发现sing不见了,找遍了整个寝宫都找不到,他以为他走了,他是不是生气了,他不愿留在我身边了吗?kit大发雷霆要所有人把sing找回来,甚至...


4、

“父王,我不娶!”

“轮不到你决定!”

“你就不能让我当个闲散王爷吗?哥哥已是王位继承人,我一无治国智慧二无夺位野心,你为什么还要安排我一个丞相之女!”

“放肆!”

“父王……”

“你再诸多推搪,我就将那质子关入牢房!”

“父王…”

“你看看你这个什么样子!这就是我赐婚于你的原因!”

王子与国王争执的留言传遍宫中,尽管只敢暗地里窃窃私语,尽管kit命令整个寝宫的人必须管好口舌,但消息还是被sing知道了!

这天kit从宴会回来发现sing不见了,找遍了整个寝宫都找不到,他以为他走了,他是不是生气了,他不愿留在我身边了吗?kit大发雷霆要所有人把sing找回来,甚至不惜去找父王要求调动禁卫军。

可是sing就像凭空消失了一样,kit不知道他去了哪里,能去哪里!皇宫不大,却有办法使人永远不得相见。kit的母后特意在此时邀请丞相之女suna入宫,明着说排遣苦闷,却把人送到了kit的寝殿里。

“kit王子,臣女自知无法入王子的心,但臣女愿意侍奉王子左右,陪伴王子一生。”

kit双眼充满血丝,满脸胡渣,衣服鞋子都沾上了泥巴,好像还是3天前sing失踪那天的那套,哪里还有王子的英姿,身上还有阵阵异味。可suna依然端着一盘水,笑脸盈盈走到kit的身边,温柔为kit擦拭着脸。

kit抬头,明明是个女人,满眼却是sing。

“我说多少次,不要把自己弄得那么脏!”

“你是王子,丢的是你自己的脸。”

“我真的没关系,我有你,就够了。”

“我知道你护着我,我很开心。”

突然,kit抱着suna亲上去,粗暴而热切,仿佛要将人生吞活剥。

女仆马上放下帐幕,关上这满屋的春色。





5、

sing在kit的宫殿外一坐便是一宿,秋意正浓,夜晚的凉风把他的泪都吹干。他的心很痛,但他其实连心痛的权利都没有。本来他就应该知道,他和kit这一辈子都不可能。但当他目睹kit与别的女人共赴巫山的时候,他依然痛的想死。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的呢?刚开始他真的是把他当弟弟,看他犯蠢就忍不住去敲他的脑袋,看他胡闹就想斥喝制止,直到了他习惯了kit的靠近。是从他12岁发烧那次kit不眠不休照顾他开始吗,还是从13岁被后宫一个娘娘大骂之后kit挺身而出开始,已经算不清了,但时光却是最好的证人,就像今晚夜空上的星星,点点滴滴已经数不清,累成了理不清道不明的情愫。

那天宫里又设宴,中秋佳节确实需要大肆庆祝,这是他在K国的第7年,第6个中秋节,以前在S国,sing的父王母后也会邀请群臣一起赏月,那个场景他还记得。

可是那晚的宴会比以往都久,sing怕kit在宴会上喝醉了,kit不允许其他人送他回寝殿,因为他在里面。sing看到月上中天,便穿上斗篷出门寻人。

“你听说了吗,kit王子和国王吵架了!”

“什么?今晚不是中秋佳节吗?”

“国王赐婚了!还是丞相之女。”

“这不是好事吗!”

“这你就不懂了……”

sing低头沿着宫墙走,听到两个小厮的对话,差点站不住脚。

“sing公子,请随老奴走一趟。”

来人是K国王身边的大宦官,他这样打扮都能发现,看来,这一切都是安排好的。





6、

“kit王子,你多少吃点东西吧!”

“王子…这是你最爱的点心。”

“王子,要不喝点杏仁茶吧,这个以前你说很香,隔几天就要喝的。”

kit听到杏仁茶,终于转过头来看着食物,可那是sing喜欢喝的,不是他。

“拿走吧,除非告诉我,sing在哪!”

“儿子,你吃点吧!”

“母后,你不想我死,就告诉我吧!”

“他…已经回S国了!”

“不可能,他不会的!母后,我们一起并没有做任何出格的事情。”

“不可以!你不能毁在他手上!”

“如果没有他,我早就毁了!我只想要一直守着他,就够了,为什么不行!”

“你…你给我起来,马上去洗漱,吃点东西。”

“母后!”

“我带你去!”

kit从那天起每天都会在走道上徘徊,sing被安排住在宫墙上一个小隔间,平时这里是给守夜的侍卫休息的,kit怎么都想不到父王把他藏在了这里。他们已经20天没有见了,kit都会晚上来,因为只有这样才能从灯影上看到sing。

“kit王子,国王和王后已经催了2次,宴会要开始了!”

“没有他,我的生日宴遇什么意义?”

“王子,您要是信得过老奴,就听老奴一句劝,先去出席生日宴,之后老奴带您去见公子。”

“此话当真!”

kit不管今晚要干什么,他只需要出席就好了,他看中的是今晚的见面。宴会期间suna一直献殷勤,他着实对这个女人厌烦!但是碍于皇家面子还不能明着斥喝她。kit不时看向大宦官,可都是被眼神制止,直到月上中天,大臣都一一离开之后,大宦官才来找kit。





7、

“kit!”

“sing,对不起,我不知道你被带走了!”

“你刚才肯定没吃东西,来,我这里被了酒菜,快来吃饭!”

“sing…我知道你肯定知道那件事,但是我是被下迷药了,非我所愿!你相信我!”

“kit,先放开我,我们吃饭!”

“我不放,我不允许你再离开我!”

“kit,你现在是清醒的吗?”

“我非常清醒,所以我知道,我心系于你,我喜欢你,我爱你。”

“那就够了!”

sing轻轻推开kit,主动附上双唇,这是sing准备给kit的第一个生日礼物,轻啄后的kit乖乖来到饭桌前,听话地喝sing喂到嘴边的清汤和饭菜。他的眼神一刻都不想离开sing,他怕眼前的人会在眨眼间消失。

今晚的这个小隔间,被赋予了不曾存在的温情,sing抱着kit的腰肢,贪婪地呼吸着kit身上的气味。kit被sing抱得浑身发热,他终于是先忍不住,托起对方的下巴,忘情地吻下去。sing怎么推都推不开,他被吻得呼吸困难,好不容易离开了嘴,满眼星辰看着眼前泛着嫩粉色的人儿。

“kit,生日快乐!”

然后一把抱起kit,往床榻走去。门口的侍卫早起离开,没有人知道那晚发生了什么,只知道,从此之后,sing公子回S国了。侍女总说,一年中只有秋天,秋意正浓那一天,能看到公子的笑颜。

因为那一天,是kit的生日。

因为那一天,sing说过的话。

“尔汝之交,非常人所及,吾愿以余生待之。”








*这句古文的意思,我觉得是sing跟kit说的

大概就是“我和你是别人没办法达到的十分亲昵的关系,我愿意用余生去等你”

虽然分开了,但彼此拥有过最美好难忘的回忆

熊熊s心之飞扬k

小和尚krist X 上神(狮王)singto



(三)

“星君!”见到singto,那青年躬身行礼道:“您说要下凡报十年前相救之恩,可如今已过月余了,不知何时回天庭?北斗天关不可一日无主啊!”

“羽沐,北斗天关要塌了?”singto淡然道,有一丝不耐。

“啊?”羽沐不禁一愣,“星君,您还不打算回宫吗?关内的文书……”

“你每隔一日将官文拿来就是了,”singto已转身往回走去,“无事少来烦我。”

“……”羽沐语塞,主子啊,你可还记得自己是北斗天关摇光星君?你还记得自己是个神仙么?一宫主神竟留连凡间,这要是被天帝知道了,可怎么得了?

摇光星君,亦曰应星,主兵,统帅十万天兵,守北斗第七天关。十年前,摇光星君奉天帝之命击杀扶摇山作乱妖龙,与妖龙大战三日三夜,...



(三)

“星君!”见到singto,那青年躬身行礼道:“您说要下凡报十年前相救之恩,可如今已过月余了,不知何时回天庭?北斗天关不可一日无主啊!”

“羽沐,北斗天关要塌了?”singto淡然道,有一丝不耐。

“啊?”羽沐不禁一愣,“星君,您还不打算回宫吗?关内的文书……”

“你每隔一日将官文拿来就是了,”singto已转身往回走去,“无事少来烦我。”

“……”羽沐语塞,主子啊,你可还记得自己是北斗天关摇光星君?你还记得自己是个神仙么?一宫主神竟留连凡间,这要是被天帝知道了,可怎么得了?

摇光星君,亦曰应星,主兵,统帅十万天兵,守北斗第七天关。十年前,摇光星君奉天帝之命击杀扶摇山作乱妖龙,与妖龙大战三日三夜,后将妖龙镇于苍海之渊,但此一役,摇光亦身受重伤,背部被妖龙自右肩斜下至腰际抓伤,不支之际,竟现出金狮原身,幸得一凡间小和尚相救,后摇光星君下凡谢恩,助无心和尚扩建“招提寺”,弘扬佛法,传为佳话。此为司命星君的簿上所书。

实际上么,摇光星君singto心中所想的,可不是扩建“招提寺”,助无心和尚krist弘扬佛法。十年前,那个笑起来甜丝丝的小和尚,就印在了singto心里。与krist相处虽只有月余,但他却从未有过这样的感觉。天上千年,他都是清冷孤傲的,可偏就这人间的数十日,却鲜活生动得让神仙也动了凡心。被krist唤作“大猫”时的无奈与懊恼;与他在林间漫步时的闲适与松快;还在那瀑下碧潭内,少年郎脱光了衣衫,一身雪肤白得晃了他的眼……当krist靠着他睡了时,他只觉心中盈满了某种情绪,就要溢了出来。这就是凡人所说的“情”么?Singto还未来得及理清,天帝的诏书已至,宣他回了天庭。

可那个笑起来甜丝丝的小和尚,却日日在singto心里晃荡,直晃得他去禀了天帝,下凡来报恩。

禅房内的krist见singto去而复返,只盯着他看,却并不追问。Singto见他那样,不由又伸手摸摸那光溜溜的圆脑袋,嗯,手感不错,“怎么这么看着我?”

Krist眨眨眼,声音中有一丝艰涩:“有人来找你?你,要走了么?”

“这么想我走?”singto说着,到krist身边蒲团上盘腿坐下,但笑不语。

“没有……你,你伤还没好齐呢……”krist有些心虚,出家人不打诳语,他背上的伤疤还没祛掉呢。

“是啊,我伤还没好齐呢,走什么走?”singto倒是理直气壮地靠krist更近了些。

Krist红了耳朵,眼神躲闪着:“嗯嗯,今天还没上药呢!”

“那你还不去拿药?”singto看krist红着耳朵逃走,暗暗弯了嘴角。报恩什么的,凡间不是讲究“以身相许”么?

却不知怎的,本已结疤愈合的伤口,又裂开来,反反复复,竟折腾了半年,还没大好。直急得krist翻遍了医书,又找不着原由。本来么,就是singto施的障眼法,何时好,不过由他心念。

半年里,二人同吃同住,同出同入,不记得什么时候,singto第一次牵住了krist的手,从此和尚无心面对佛祖时,心中也开始惴惴不安起来。佛祖啊,弟子自知罪孽,动了世俗情爱之心,可是,心波既动,该如何止?

曾虑多情损梵行,入山又恐别倾城,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可没曾想,singto还来不及以身相许呢,这天夜里,司命星君竟找上门来了。

“摇光,司命簿上记的是让你扩建寺庙,广施善缘,助‘无心’成为一代高僧啊,怎的半年过去,你却什么也没做?”司命颇有几分诘问之意。

Singto目光冷冽:“我自有我报恩之法,无须他人言说。”

“摇光星君!”司命气结,“你真当天上诸神都是瞎的么?仙凡相恋乃是大忌,你难道忘了当年的三圣母?还有瑶姬?”

司命复叹口气:“我此次下凡找你,便是奉天帝之命,你即刻随我回天庭,去凌霄殿中自请惩罚吧!”

Singto只望向“菩提院”方向,眼中一片情深,又无限悲凉。半晌,才随司命而去。

第二天清晨,krist来到偏厅,却和十年前找不着大猫一样,他再也找不着他的singto了。

Krist心空了,只浑浑噩噩地过着日子,也不知过了几日,这天山门前突然出现了一位身着黑色长袍的男子,竟生着一双红瞳!

郁垒注视着krist,轻笑了笑,但那笑却是冷的,“我是冥神郁垒。原来便是你。既是佛门弟子,本该四大皆空,又何必染一身红尘?”他叹息一声,接着说道:“singto为了你,至凌霄殿向天帝自请受罚,本只要他认了错,断了情,天帝也不会重责。可他偏偏宁愿在锁仙台上受七七四十九道天雷,也不为自己分辨一句,只求护你周全。”

Krist惊得睁大了眼睛:“他是……”

“哼哼,”郁垒冷笑,“你竟还不知他是谁?他就是摇光星君,领十万天兵镇守于北斗第七天关。若不是十年前你救他一命,他又何至深陷情劫……”

十年前?大猫?那一样的伤痕,原来如此,原来是他。Krist泪已滑落,他一把抓住郁垒的手,颤声道:“他现在如何了?”

“还能如何?四十九道天雷,魂魄都被劈散了,此时被我用锁魂阵勉强凝住魂魄,总算还未灰飞烟灭。”

Krist已站立不住,颓然地跌坐在了地上。听到singto受雷刑,几乎魂飞魄散,他只觉无数利刃将自己刺了个透穿,泪已流了满面,想再问些什么,却已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了。

郁垒却也蹲下,半强迫式的与他面对面,道:“我奉天帝之命而来,现在要你一句话。只要你愿舍情弃爱,再不思他念他,从此,你们一个是凡世的高僧,一个是天界的神将,一切皆重归正位。”

Krist听得此言,却于泪水中绽开一抹笑来,凄艳绝美:“舍情弃爱?不思不念?他宁愿死也不愿说这八个字,我又怎会说?”

郁垒摇头叹息,只站起身抬手一挥,krist身后的整座“招提寺”,寺内院中扫地的无缘,大殿内诵经的无尘无计,禅房内打坐的师父,竟就都不见了。Krist惊得跳了起来,眼底一片赤红,哑声叫道:“师父!师兄!”

“世间一切皆为空,你自幼皈依佛门,应该懂得。情爱亦如是。”郁垒说着,又挥挥衣袖,“招提寺”又出现在原地,仿佛刚才一切只是krist眼花了。院中无缘已放下手中扫帚,向寺门口的krist叫道:“无心,待会去后山摘些青菜回来做晚饭!”仿佛根本没看见krist身旁的郁垒。

“佛说,苦非苦,乐非乐,只是一时的执念而已。一切皆如是。放下,才能自在。只有你放下了,singto才能放下。”郁垒眼中闪过一丝悲悯之色,“你可愿将那八个字说于我听了?”

“……”krist全身止不住的颤抖着,却紧抿住了唇,目光更坚定。

“既如此,我只能宣天帝另一旨了。你可知彼岸花?生于冥界,花叶两不相见,生生相错。如你二人不能归守正途,便禁于冥界,一人为花,一人为叶,直至忘情。”


有种花,超出三界之外,不在五行之中。

生于弱水彼岸,无茎无叶,绚烂绯红。

佛说:那时引魂之花——彼岸花。

花开一千年,落一千年,花叶永不相见。

彼岸花开只一团火红,

相念相惜却不得相见,独自彼岸路。

                                                                 ——《彼岸花》


  krist立于一片彼岸花海,大红色的花、悲哀的花。彼岸花,开彼岸,只见花,不见叶。一到秋天,就绽放出妖异浓艳得近于红黑色的花朵,整片的彼岸花看上去便是触目惊心的赤红,如火,如血,如荼。

“singto……”他喃喃着,眼神清醒着绝望。

千年过去,彼岸花落,叶生。花叶永不相见。情不为因果,缘注定生死。

singto走过绵延的绿叶,直进到冥神殿内。

“我要入第十九层炼狱。”他只淡淡地对冥神郁垒说道。

郁垒皱起了眉,“就为了一个凡人?千年已过,你还是不悔么?”

“为何要悔?”singto轻笑笑,“郁垒,你未遇见过,又怎知我的情之所起,刻骨铭心?”

“莫忘了你与他仙凡有别,北斗天关摇光星君!天帝罚你二人永不得相见,于冥府思过,你竟与我说愿入十九层炼狱?”

“我既无过,何来思之?”singto叹息着,眼神中却是一片清明,“但他仍一介凡人,已受千年之罚,就算情真是罪孽,也赎够了。我愿入十九层炼狱,度尽无可度之魔,以身饲鬼,只求天帝让他重入轮回,免受这无尽的思念折磨……就让他忘了我吧。”

彼岸花,引魂之花,于黄泉路上,给离开人界的魂魄一个指引与安慰。走过彼岸花路,一切尽归尘土。

“哇……哇……哇……”人世间又一个婴儿出生了。


梓默非雨

【SK】你是我的大神(04)

  第四章 大小姐的正确玩法


  singto和朋友走进餐厅包间,吃了一些东西后,准备去给自家的小猫买吃的,朋友看了看他有些着急的样子,无奈地笑了笑。


  “p'singto这是着急做什么去啊?”他的朋友问道。


  “nuo今天很闲么?我可是很着急去给我家的小猫tiger买吃的,而且买完还要继续背剧本。”


  nuo嘟嘟嘴,“真是没劲儿,好不容易等你休息,还想和你多呆一会。”


  singto摇摇头,和他吃过饭就去给家里的tiger买猫粮,他路过一家奶茶店,看到krist此时正要了一杯巧克力牛奶。


  他狠狠吸了一口巧克力牛奶,一颗小酒窝若...



  第四章 大小姐的正确玩法


  singto和朋友走进餐厅包间,吃了一些东西后,准备去给自家的小猫买吃的,朋友看了看他有些着急的样子,无奈地笑了笑。


  “p'singto这是着急做什么去啊?”他的朋友问道。


  “nuo今天很闲么?我可是很着急去给我家的小猫tiger买吃的,而且买完还要继续背剧本。”


  nuo嘟嘟嘴,“真是没劲儿,好不容易等你休息,还想和你多呆一会。”


  singto摇摇头,和他吃过饭就去给家里的tiger买猫粮,他路过一家奶茶店,看到krist此时正要了一杯巧克力牛奶。


  他狠狠吸了一口巧克力牛奶,一颗小酒窝若隐若现,很是可爱,singto就这样远远地看着他,眼睛眯了眯,像是尝到了甜品的味道。


  就这样看着那个小家伙往外走,一个大男孩,手里捧着一杯巧克力牛奶,实在是太可爱了,小家伙又去一旁买了很多薯片,泡面往家走去。


  singto挠挠头,拿出手机,给krist发了一条消息“记得吃饭哦,不要总吃零食泡面,对身体不好。”


  krist收到消息的时候,觉得sing这个人好温暖啊,他立刻回复“放心吧。”


  krist走回家后便摊在沙发上,这时候他的手机响起,他拿起电话,对面传来了妹妹的声音。


  “哥,我看到网上说明天的游戏比赛jay要代替你?哥,你是不是受委屈了?哥哥你要不别做游戏了,我也可以努力学习,给哥哥赚钱的,真的,哥你明明学习这么好却放弃了学业,我知道爸爸公司出问题后,你想我们过得更好,可是哥哥我不想你受委屈。”


  krist听着老妹一气说完,心里有些感动“我很好kat,你要好好学习哦。”


  “我会的,哥,等我毕业我会找个好工作,你就不要这样累了,哥哥你别被网络的喷子打败,今天我还有课,晚上给你订炸鸡好不好?别不开心。”


  “我真的没事的kat,我刚刚还有买吃的,你就安心上课吧。”krist对着kat说。


  和妹妹通话结束,krist无聊地拿出手机,发给singto。


  “要不要开一局游戏?”


  singto立刻回复“好,我陪你。”


  这局游戏,krist一上线就给singto发去私聊“来吧。”


  singto给他回复“好,不过我有些事情只能玩一局,速推可以么?”


  krist给他回复“可以啊,让我用射手吧,带你上白银。”


  singto笑了笑立刻回复“好,那我给你辅助。”


  说完,singto直接选了庄周做辅助,krist选择了孙尚香,krist本身就擅长刺客,此时用有位移的孙尚香更是全场最秀。


  因为有singto的辅助,他这局玩的比较浪,先是冲到下路,收了第一波兵线,接下来对抗对面的肉盾亚瑟,就是一技能位移翻滚,紧接着暴击。


  一旁的singto围在他身边,生怕亚瑟冲过来打他,但是krist却丝毫没有在意,一边吃着兵线,一边打草丛附近的野怪。


  对于射手都是前期脆皮,后期英雄,若是想打出优势,射手的嘴就不能停,要一直吃兵线。


  地图很简单,中间河道,分开我方与敌方,krist走在下路,不停打着兵线,对方亚瑟一直在塔下不敢出来,krist吃掉兵线后,直接一个一技能翻滚,塔外点塔。


  塔瞬间掉了不少血,对于孙尚香这个英雄,很厉害的就是她的射程,她完全可以实现塔外点塔,运用一技能,再加上一技能翻滚后的第一次攻击,有攻击加成。


  于是塔掉血很快,开局刚刚几分钟,krist就升到四级并且推掉了下路的一塔。


  紧接着他一个翻滚,与敌方形成一个三角的位置,打中亚瑟,二技能紧接着减速,继续一技能将亚瑟消耗下去百分之八十的血液,几个普攻后,三技能大招,如同烟花般炸裂,一血收割。


  接着他去下路拿了野怪红BUFF,这个怪是可以增加暴击的,他直接去了中路,收割对面妲己轻而易举。


  无视掉公屏中队友兰陵王大吼孙尚香你打什么野?


  他继续一路前行,跑到上路,躲在河道的草丛,见对面后羿过来一个翻滚消耗后羿半管血,接着他继续普攻,三技能,收下后羿人头。


  再接着翻滚回上路一塔,一个回城,之后回到下路,singto看着他的操作简直看傻了,这就是大小姐孙尚香的正确玩法吗?


  krist回到下路,继续收割亚瑟人头,然后回到中路将塔推掉,又去了对方野区,拿掉了蓝BUFF,这个的作用是补蓝,减CD,也就是随时补充消耗的法术值,并且较少招数的冷却时间。


  他一路快速跑,找到对面的孙悟空,连同野怪带打野一起清理,接着又去了上路,将塔推掉,看上路兵线正好上来,他接着又推了二塔。


  公屏上已经全是留言“对面孙尚香是国服么?”


  “对面孙尚香求加好友。”


  当然也有自己队友的留言“太厉害了,孙尚香你是什么神仙队友?”


  “看你这么厉害,刚刚的红给你不冤。”兰陵王也默认了。


  krist笑了笑,singto更是替他开心,他真的发现了自己的宝藏男孩啊。


  krist继续推塔,带兵线,很快结束这局游戏,结束的时候,他们甚至升级都没有到十五级满级,singto立刻发来语音。


  “你也太厉害了吧,我的大神。”


  krist也打开语音“没有耽误你的时间吧?我就说我很快的。”


  “嗯,没有,我继续去工作了,对了,如果,如果这次我出差回来,我可不可以和你见一面啊,kit?”


  krist愣了一下,他还从来没怎么见过网友,他有几分紧张。


  “你,我,我怕你见到我就觉得我其实和想象中不一样,你确定要见我吗?”


  “嗯,那你呢?krist?做好准备见我了吗?”


  “额......”


  “不着急的,我这次出差要半个月呢。”singto说道,他看了看自己的档期,说着。


  “好,那我想一下。”


  krist关掉游戏,看了看自己的ins,这几天取关的很多,他没有在意,然而再次打开,他发现自己的主页居然粉丝涨了几百,他愣了下,发现是因为有个人关注了他。


  他点去,那人头像是只猫咪,名字叫做tiger,里面全是猫咪照片与风景照,那人没有关注过任何人,唯一一个关注就是krist。


  krist疑惑了,他又看了看那人的粉丝,好多都是追星的人,还有人在下面写着啊啊啊我的狮子大大,终于找到你的小号了,我要关注。


  krist挠挠头,自己也不记得什么时候认识了这人,他只是点了个互相关注,然后给猫咪的照片点了赞。


  很快一条私信发来“krist大神,你喜欢猫咪吗?”


  krist愣了下,猫咪?怎么觉得好像很熟悉,是谁说自己养猫来着?他有些想不起来,随手回到“喜欢啊,很可爱。”


  singto拿着手机笑了笑“krist大神也很可爱哦。”他回复到。


  krist看了看笑了笑,他将手机放到了一旁,躺在床上睡了过去。


  另一边,singto拿起了剧本继续背起来。



另外 因为我没有加那么多sk的群,自己只是建了一个大家分享交流的地方,这个群没有太多要求,欢迎大家来讨论他们,不抱团欺负人,也不带节奏,欢迎新粉,有兴趣可以加入

加我微信就可以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