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Sirius·Black

151浏览    7参与
Vian

【小天狼星×你】爱上他的七个瞬间(Second)

-Sirius·Black×Evelyn·Carliar

-四五年级 短且小

-更新不勤 致歉😂

——————————————————

四年级.

你和Sirius抱着一大摞厚厚的文献资料穿梭在霍格沃茨各个教室中。快要期末考试了,麦格教授的论文一篇比一篇变态,图书馆也在学生们此起彼伏的呼声中24小时开放。一时间霍格沃茨弥漫着无比浓郁的学习的味道。

从昏暗的魔药课教室走出来,你还有些晕乎乎的,Sirius和你有一搭没一搭的一路走过来。你的鞋带散了,又不好意思在人来人往的走廊上半跪下来系鞋带,就这样任由它随着你的脚步拍打在地上。

“Eve,停一...

-Sirius·Black×Evelyn·Carliar

-四五年级 短且小

-更新不勤 致歉😂

——————————————————

四年级.

你和Sirius抱着一大摞厚厚的文献资料穿梭在霍格沃茨各个教室中。快要期末考试了,麦格教授的论文一篇比一篇变态,图书馆也在学生们此起彼伏的呼声中24小时开放。一时间霍格沃茨弥漫着无比浓郁的学习的味道。

从昏暗的魔药课教室走出来,你还有些晕乎乎的,Sirius和你有一搭没一搭的一路走过来。你的鞋带散了,又不好意思在人来人往的走廊上半跪下来系鞋带,就这样任由它随着你的脚步拍打在地上。

“Eve,停一下。”

你正纳闷Sirius想要干什么,没想到他半跪下来帮你系鞋带,你有些慌乱想要蹲下来自己系,他十分淡定的说:“你站直就好。”

这会儿你又像站军姿一样笔直的站着,你突然伸出手指勾勾他的下巴:

“我很欣赏你,Black先生,做我的走狗吧。”

Black先生用手撑着地站了起来,用身高碾压你,在你觉得大事不妙准备跑路之余,他注视你的眼睛,抓起你的手放在唇边吻了吻。

“愿为裙下奴。”

五年级.

舞会差不多接近尾声了,你和Sirius是全程唯一没有换舞伴的一对,他全程粘着你,打发那些想要请你喝酒的人倒是完美运用了Black家优雅的风范。

大厅很闷热,你拉着Sirius到小窗台前,两人手上各自拿了杯很好看但是叫不出名字的酒,在无边的夜色中慢慢饮尽。

旁边的人突然开口:“Evelyn,你喜欢狗吗?”

“是的,我很喜欢小狗,它们忠诚、可爱……”

Sirius听你这么一说笑得很开心,他像宣誓一般把右手握成拳举过头顶:

“我这儿有一只最可爱最忠诚最讨人喜欢的黑狗,我发誓你一定会喜欢的。”

“那只狗在哪?”

他要你帮忙拿着他手上的酒杯,你只是眨眼的功夫西装革履的少年不翼而飞,之前Sirius的位置出现了一只健壮的黑色猎犬,你惊讶的捂住嘴,抚着裙子蹲下来平视这只散发着贵气的狗。

你就这么注视着他的眼睛,一瞬间什么都知道了。脑子飞速运转后得到了一个看似不可思议实际上是最能解释这一切的答案。

“阿尼玛格斯?Sirius·Black,you're crazy!”

“你会走火入魔的!!没人敢…你才十五岁!”

黑色的猎犬嗖的一下扑上了你,他温柔的舔舔你的左右脸颊,你觉得很痒忍不住想笑,刚才的怒气也一哄而散了。你摸摸他的头,挠挠他的下巴。

“不要做一些冒险的事,好吗?答应我,我不想失去你,Sirius。”

“我也一样。”

他又如此鬼使神差的变回了那个少年,又如此自然的拥你入怀,唇齿相交,攻城掠地。

Tbc.

话说我要是搞漫威有人看嘛?【托腮】

Vian

【小天狼星×你】爱上他的七个瞬间(First)

-深夜码字,无脑小甜饼


-霍格沃茨Grade1-Grade3


-依旧Evelyn·Carliar


——————————————————————————


一年级.


这一届的新生由麦格教授带领着来到了一个小房间,

麦格教授刚刚出去,人群就开始有了骚动。在火车上

你认识了克洛伊·布鲁斯特罗德,那个短发又活泼的女孩。你兴奋的跟她说自己想去拉文克劳,她点点头说蓝色挺好看的,没想到站在你后面那个黑发男孩冷冷淡淡的插了句:“格兰芬多是四个学院中最好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和你说话。


你和克洛伊回过头来,看到一张完美的脸和冷漠的眼睛。


“四个学院...

-深夜码字,无脑小甜饼


-霍格沃茨Grade1-Grade3


-依旧Evelyn·Carliar


——————————————————————————


一年级.


这一届的新生由麦格教授带领着来到了一个小房间,

麦格教授刚刚出去,人群就开始有了骚动。在火车上

你认识了克洛伊·布鲁斯特罗德,那个短发又活泼的女孩。你兴奋的跟她说自己想去拉文克劳,她点点头说蓝色挺好看的,没想到站在你后面那个黑发男孩冷冷淡淡的插了句:“格兰芬多是四个学院中最好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和你说话。


你和克洛伊回过头来,看到一张完美的脸和冷漠的眼睛。


“四个学院都挺好的,”你直视着他,直到他将一个完整的你映上瞳膜,“只是……我哥哥在拉文克劳啦,所以我才更想去拉文克劳一些。”


你笑了一下,黑发少年眼中的冷漠竟然渐渐的消淡了,北极冰山一般融化了。他似乎对你放下了戒备。


“如果是这样,我很抱歉。”


你急忙摆摆手说没关系。


“不过我希望能和你一起在格兰芬多,这位小姐。”


好奇怪。你怔怔的看着他,两人都没有移开视线的意思。你连着脖颈到脸颊全都泛起了红晕,幸好麦格教授拿着一长卷羊皮纸走进来了,男孩红了耳尖偏过头去,你转过身用双手捧住脸降温。


新生以姓氏首字母依次带上分院帽,克洛伊和那个黑发男孩都已经坐在格兰芬多的长桌了。当分院帽在你头上喊出“格兰芬多!”时,你看见哥哥给了你一个牵强的微笑,然后郁闷的鼓掌。


男孩迅速移出一个位置在克洛伊和他之间,你一坐下就对他伸出了手:


“刚才忘记自我介绍了,我是伊芙琳·卡莱尔。”


男孩轻轻握住了你的手。


“很高兴认识你,我是小天狼星·布莱克。”


二年级.


小天狼星和詹姆·波特在二年级痴迷于魁地奇,Well,他们从小就痴迷于此了,只不过现在一直在着重于加入格兰芬多队罢了。于是在城堡外宽阔的草地上,小天狼星和波特总是骑着扫帚在上空飞来飞去,带起一阵阵风。


你四体不勤,对飞天扫帚抱有些恐惧的心理。


中午吃完午饭,克洛伊和你慢慢的穿过城堡去上神奇动物课,你们走得很慢,边走边小声的讲话。午休时间什么人都没有,你怀抱着几本书,困倦的打了个哈欠。抬头的一刹那好像看到了个身影——在天上。你没有在意,忽略掉了那个朝你飞来的不明物体。


你的头发突然被一阵强风吹起来,再回过神来自己被搂着腰送上了天。你一下子坐在了不知从哪飞来的飞天扫帚上。


“小天狼星·布莱克!!!”


克洛伊眯着眼睛看你们俩,小天狼星大喊:“布鲁斯特罗德,把你好朋友借我一下!”


“没问题!记得还就好!没关系我一点也不急噢!”


她遂笑着捡起你掉落在地上的书,头也不回的往城堡走去。


“你——搞——什么——鬼!!?放我下去!”你大喊着,每一声都伴随着敲打他肩膀的动作,他吃痛揉着肩膀。并没有放你下来的意思。


“我在测试扫帚啊。”


“测试扫帚关我什么事?我要下去!”


小天狼星撇撇嘴,什么也没说带着你飞速往上升。风吹鼓你的校袍,飕飕的刮过你的脸。你吓得不行大叫着,几乎是下意识的双手勾住小天狼星的脖子,他也被这突如其来的亲密吓得不轻,刷的一下扫帚便直线坠落。


“啊啊啊小天狼星!!!往上飞啊!”


他这才如梦初醒般稳住了扫帚,在离地不超过6英尺的地方。


你尴尬的松开了手,又气又窘迫的从扫帚上跳下来,飞快的往城堡的方向跑去。


“伊芙琳刚才勾我脖子了?”


脖颈上的余温给了他肯定回答。


“Yep!梅林在上,太棒了。”


一直在高处盘旋的詹姆·波特兴奋的表示学到了。



三年级.


你一直觉得小天狼星和他的朋友合起伙来欺负你,可你没有什么证据,好气哦。


比如说这周末的霍格莫德约会,和……小天狼星·布莱克。


其实吧你和他是拿来当挡箭牌的,由詹姆·波特一手操控。他喜欢莉莉·伊万斯整个格兰芬多皆知,不过波特对于伊万斯一直采取着“惹怒她”的方法,你不知道该不该把这一点告诉他。


旁观者迷,当局者更迷。


早餐时间克洛伊和你坐在一边,对面是莉莉和玛丽,你们四个女生谈的算是和睦,克洛伊一直在和莉莉聊着魔药课,你刚刚被叫醒还懵懵懂懂的,连打了几个哈欠。


余光瞥见波特顶着一头乱发频频看向这边,你歪了歪脑袋让他全方位偷看莉莉,小天狼星学着你那样一歪头,你们两个又又又又这样暧昧了。你暗暗翻了个白眼没理他,回过头去继续在面包上涂着黄油。


唰的一声投来一卷羊皮纸,掉落在克洛伊的南瓜汁里。她惊呼一声准备去教训自家猫头鹰,一抬头发现根本没有猫头鹰的影儿。你皱着眉用魔杖展开来,这羊皮纸竟然加了防水咒,上面用花体字写着:


“周末愿意和我一起去霍格莫德吗?”


没有落款,没有说给谁。


三个女孩暗戳戳的交换眼神,你已经杀气腾腾的向那群男孩的方向看了。小天狼星隔着十几个人朝你喊:


“Hey!伊芙琳,看到了吗?所以你的回答是Yes还是Yes呢?”


他绽开一脸讨打的笑,旁边波特给了你一个“Please”的眼神。


你咬牙答应了。


詹姆·波特,莉莉·伊万斯,你们俩个欠我的。


你和小天狼星第一次约会是一场误会而来的。不过先不说误会不误会吧,他在所有人面前大声邀请你时,你莫名觉得挺高兴的又是为什么呢?


或许你们之间该结束所谓的暧昧了吧。



Tbc.



三年级那个小片段是詹姆想要邀请莉莉结果纸条飞错人啦,本来设想是100%准确的,结果投进了克洛伊杯子里,伊芙琳可能猜了个大半所以她和西里斯是为了给詹姆解围~不知道我文里表达准确没~


下次把四~七补上,深夜码字我好困,溜了。


Vian

【小天狼星×你】✨Lumos

-五年级舞会 你叫Evelyn·Carliar

-我真的很爱他年少的模样

-“...And forever has no end.”

永永远远 永无止境

————————————————————

“Eve,你真的不打算答应那个拉文克劳小帅哥吗?他这三天来可是天天邀请你啊!”

你的好友Chole飞快的把羊皮纸羽毛笔塞进书包里去,和你前后脚走出魔药教室,那晦暗的地下室。

“emmm,我还不着急舞伴这件事。”你倒是一脸平静,心里已经盘算着午餐后的空闲时间能小歇多久了。

“Chole,我建议你不要打James·Potter的主意了,他上个暑假一直在念叨Lily...

-五年级舞会 你叫Evelyn·Carliar

-我真的很爱他年少的模样

-“...And forever has no end.”

永永远远 永无止境

————————————————————


“Eve,你真的不打算答应那个拉文克劳小帅哥吗?他这三天来可是天天邀请你啊!”

你的好友Chole飞快的把羊皮纸羽毛笔塞进书包里去,和你前后脚走出魔药教室,那晦暗的地下室。

“emmm,我还不着急舞伴这件事。”你倒是一脸平静,心里已经盘算着午餐后的空闲时间能小歇多久了。

“Chole,我建议你不要打James·Potter的主意了,他上个暑假一直在念叨Lily,说她的眼睛多么绿多么迷人,James现在坚决认为绿色是世界上最完美的颜色了。哦,你怕不是要穿一身绿裙子,才能吸引那个偏执狂的注意力。”

她倒也坦然,甩甩头发便放下对James·Potter短暂的痴迷了,又开始兴致勃勃的跟你谈舞会穿什么裙子啊,戴什么头饰啊。你有一搭没一搭的应付着,心中也隐约有些惴惴不安。

后天晚上就是圣诞舞会了,为什么Sirius·Black还没有来邀请自己!梅林烧焦的胡子!

你和他一直是格兰芬多的绯闻对象,五年级选拔级长时,你斯莱特林的几个发小还暗戳戳的用魔法将“Sirius♡ Evelyn”刻在课桌上,你的脸红一阵白一阵,甩手一个清理一新,Black还像什么事都没发生的样子,淡淡的对你说:“擦掉干什么,这不挺好。”

Sirius那个混蛋!不会去邀请其他女生了吧!

你自动脑补了他挽着某个女生的腰,亲吻她的手,跳舞时在她的耳边轻轻说话,轻轻的笑。

“Evelyn!”

Chole沉着嗓子喊你,你恍惚抬起头,是Potter和Sirius,你心心念念的Sirius。Chole很恰到好处的快步走了,Potter回过头给你们比了两个大拇指。Sirius衬衫的前两个扣子散开着,没有系领带,他那双眼睛望着你,似乎在等你先开口。

“你……”

“Evelyn,你没有接受别人的邀请,我没有邀请别人,我认为这是心照不宣。”

“所以,Evelyn·Carliar小姐,你愿意和我一起参加舞会吗?”

你眨巴眨巴眼睛,一把答应了。Sirius刹的对你绽开灿烂的笑容,轻轻握着你的手落下一吻。待你抽回手,他便跑去追James了。

“Thank you,Evelyn.”Sirius回头大喊,整个走廊的人都回头狐疑的望着你,你没敢反驳,飞快的和Chole汇合了。

舞会如约而至。

你穿着红色吊带长裙,美得妖艳,乌黑的长发打成圈,洋洋洒洒的垂下来,戴着金光闪闪的发饰。

Chole陪你到大厅入口,她再次打量你一番,说:“简直完美,光彩照人。Eve,保护好自己,我怕Black没定力。”

她大笑着躲过你伸向她的手,向她的舞伴走去,两人手挽手迈入舞池。你再次深吸了一口气,对着墙壁的大理石砖整理了自己的头发,倒影中隐隐约约的看见一个漂亮女孩。突然你的眼前一片漆黑,伴随着温热。你惊呼一声,Sirius偏过头来看你,然后从善如流的抓起你的手步入舞池。你们照规矩行礼,然后他把手覆上你的腰,跟着音乐重复些老套动作。Sirius一直那么从容又典雅,你的脸自始自终都有一层散不下去的红晕。

“你今天真的……嗯,很好看,符合了我对阿芙洛狄忒的所有幻想。”

“难道我平时就没有让你有这样的感觉吗?”

他笑了笑,在你耳边说了些调侃又调戏的话。纵观全场,似乎就你们两个靠得最近,最…暧昧。心中某些累积的、说不出口的情愫此刻像沸腾的开水,咕咚咕咚的冒泡,快要溢出来了。

“Sirius……”你悄咪咪的施展了咒语,大厅粲然不灭的万千支蜡烛一瞬间全部熄灭,连天上的星空也黯然失色,四下一片漆黑,一丝光亮也没有。

完了,玩大了。

四面纷纷传来躁动声,Sirius在你腰际的的手越发紧,“Evelyn!抓紧我。发生什么事了……”你感觉到他掏出魔杖来,连忙按住那只手,什么也不顾,慌乱的吻上去,只是单纯的亲吻,单纯的表达内心深处的喜欢。时间已经静止很久了,世界上只剩你们,像世界末日来临前拥吻。

“各位,我想霍格沃茨是一所巫师学院吧。”

“Lumos.”

“Lumos……”

杖尖上的渺渺光亮汇聚在一起,满天繁星存在于此刻的大厅。你的周围渐渐明亮起来,起哄声也不绝于耳。你们缓缓分开,嘴角拉起一丝暧昧的银丝。

“很久之前我就想这么做了。”

“Well,你是指把大厅的蜡烛灭了还是?”

他又附身吻住你,更加炙热,带着少年不可隐藏的强烈情感。你双手勾住他的脖子,在起哄和掌声的中心和最爱的人相拥而吻。

你发誓这是最特殊的经历。

一生太短暂,所以遇到喜欢的人,就要认真喜欢。



End.

沈子言言言言言

【SB/RAB】Regulus的日记本

C1
     布莱克老宅。
      Sirius真的非常不想回到这个所谓的“家”。死气沉沉,常年见不到阳光。如果不是刚刚潜逃出狱,没有容身之所,是绝对不会到这里来的。多年过去,老宅还是一如既往,没有一丝生机。是啊,只有一个家养小精灵维持着这个家的运转,又怎么可能有生机。原以为现任家主会是自己那个只听母亲话的乖宝宝雷古,没想到他似乎并不住在老宅。
     布莱克家在十三年里发生了很多事。随着伏地魔的倒台,这个原本繁盛的纯血家族也渐渐没落。原本神智已不太清楚的沃尔布加...

C1
     布莱克老宅。
      Sirius真的非常不想回到这个所谓的“家”。死气沉沉,常年见不到阳光。如果不是刚刚潜逃出狱,没有容身之所,是绝对不会到这里来的。多年过去,老宅还是一如既往,没有一丝生机。是啊,只有一个家养小精灵维持着这个家的运转,又怎么可能有生机。原以为现任家主会是自己那个只听母亲话的乖宝宝雷古,没想到他似乎并不住在老宅。
     布莱克家在十三年里发生了很多事。随着伏地魔的倒台,这个原本繁盛的纯血家族也渐渐没落。原本神智已不太清楚的沃尔布加夫人也一病不起,最终离世。厌恶家庭的Sirius并不知道,他是布莱克家仅剩的一丝希望。
     伴随着画像中母亲的怒骂和克利切厌怨的眼神,Sirius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他的房间是整个老宅里唯一充斥着生机的地方。整个房间是亮色的,到处是鲜艳的格兰芬多色。墙上还存留着当年叛逆时期贴上的“伤风败俗”的衤果 女图片。多年尘封的房间居然只是盖上了薄薄的一层灰,神经大条的Sirius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只是看着床头拜访的,当年“劫道四人组”的照片出神。
     不知过了多久,当他走出房间,回到那个阴沉的家时,碰巧看见克利切嘴里念念有词地擦拭着隔壁的房门。Sirius花了很久才想起来自己隔壁住的是谁——Regulus,自己的乖宝宝弟弟。似乎从Sirius进入格兰芬多了之后,他们两个的关系就不如儿时那么好了,好吧,自那时起他和布莱克一家的关系都不是那么好了。——到后来,这位亲爱的弟弟成为了食死徒。Sirius忍不住想进去看看这位“食死徒弟弟”的房间是怎么样的,甚至脑海中还一闪而过想要破坏这件屋子。克利切拼命阻拦Sirius进入待它不薄的小主人的房间,可克利切越是阻拦,Sirius的探索欲越浓,最后只能用命令般的语气威胁克利切,它才缓缓挪动身子。直到Sirius进入房间,给自己施加了一个闭耳塞听后,克利切低低的诅咒声才在耳边消失。
     他抬起头,开始打量起这个既熟悉又陌生的房间。Sirius几乎都快忘了最后一次进入这个房间是什么时候,他甚至一直都没有了解过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的弟弟的喜好,生活习惯……标准的斯莱特林式房间,常年紧闭的窗帘,一切都是老样子,却是那么一丝不苟……这一切的一切让Sirius心生厌恶,也让他想到了那个一直附和着母亲,甚至在看到哥哥被除名时表情都没有一丝变化的Regulus。
     他看到桌上的一本很厚的书,和魔法史的课本差不多厚。仔细一看,上面写着“Regulus' diary”。虽然未经允许翻看别人的日记是一种非常不好的行为,但是Sirius还是没有抑制住自己的好奇心,打开了第一页。“纯血荣耀”上面这么写着。
     “啊哈,果然是纯血出身的Regulus啊……”Sirius冷笑一声,自己居然还自欺欺人地妄想着从弟弟的日记里看到一些其他东西。
    他随手将日记往原来摆放着的桌上一丢,摔门而出。



整个故事大概是一堆玻璃渣子组成,轻喷
    

韶

I hear you in the brezze(四)

发肉啦~第一次写,凑合看吧(〃∇〃)

在瀑布下洗了澡,Sirius心情异常好,把头仰得高高的,双手交叉搭在后脑勺上走在前面。
James默默地走在后面,如狼似虎的眼神恶狠狠的盯着Sirius。前方的某人仿佛是知道他心中所想,搭在后脑勺的手指挑衅似的勾了勾。几乎都能想象出他脸上欠揍的表情。
James先生表示今晚要砍死他,啊呸!干死他!
于是,做事从来不经过大脑的Potter先生当即力断扑了上去,在Sirius的耳边吹气:“你这样勾引我,我的自制力可不好哦~”
可是Sirius才不吃他那套,微微侧过脸甩了他一记眼刀,抖抖肩把James毛绒绒的脑袋晃了下去,开口说道:“不好你也得忍着,你就那么自信你在上...

发肉啦~第一次写,凑合看吧(〃∇〃)

在瀑布下洗了澡,Sirius心情异常好,把头仰得高高的,双手交叉搭在后脑勺上走在前面。
James默默地走在后面,如狼似虎的眼神恶狠狠的盯着Sirius。前方的某人仿佛是知道他心中所想,搭在后脑勺的手指挑衅似的勾了勾。几乎都能想象出他脸上欠揍的表情。
James先生表示今晚要砍死他,啊呸!干死他!
于是,做事从来不经过大脑的Potter先生当即力断扑了上去,在Sirius的耳边吹气:“你这样勾引我,我的自制力可不好哦~”
可是Sirius才不吃他那套,微微侧过脸甩了他一记眼刀,抖抖肩把James毛绒绒的脑袋晃了下去,开口说道:“不好你也得忍着,你就那么自信你在上面。”
James一副大气凌然的样子抬起头:“那是当然。”
“是吗?”Sirius突然邪恶的笑了笑:“你忘记了吗,第二次的时候,你....”
“打住打住,别说了。”James黑着脸捂住了Sirius的嘴,他真的不想在回忆起那次了。
“怎么,脸红了?你不是不认账吗?”Sirius的头仰的更高了,挑着眉说。
James再次确定一定要让Sirius好看。好吧,他已经够好看了。
不过他真的不想再看到Sirius那个欠揍的表情了。James伸手扳过他的脸庞,恶狠狠的吻了下去。
他的舌头霸道地扫过整个口腔,好似要把Sirius活生生憋死在这个吻里。
良久,两个人分开来,Sirius喘着气把头埋在James的肩膀里。James开始露出胜利的表情,但没过多久他又呲牙咧嘴——Sirius在他的腰上狠狠地掐了一把。
“你是要憋死我是吗?”Sirius抬起头,瞪了他一眼,然后把他推开。
“唉唉唉,这不怪我啊喂。”James被Sirius的黑发甩了一脸,很是不满的说。
于是气氛又变得尴尬了起来,正当James想找些什么话题的时候,Sirius突然冷不丁来了一句:“现在几点了?”
James低头看了看手表,“呃...都已经4点了啊。”
Sirius猛的一回头,“什么!”然后瞬间冷静下来,“得了,我们的午饭飞了,你带帐篷了吗?”
“没。”James果断摇了摇头。
“要你何用...”Sirius翻了个白眼。
“你带了?”James反问道。
“没带啊。”Sirius抬起头,理所当然地说。
James很想打他。
于是他们赶在天黑之前幸运的找到了一个山洞,在外面生了一个篝火,吃完饭后躲在洞里静静地看着月亮高升。
现在正值夏季,蝉的萧萧鸣叫声有规律的一起一伏回荡着。
“我很庆幸你带了毯子和睡袋James.”Sirius咬着华夫饼含糊不清地说。
“那是,我可是为了,为了...”James的声音渐渐小了下来。
“为了什么?”Sirius扭头警惕地看着他,默默往旁边移了一点。
“嗯...你要不要试试。”James咧着嘴笑了笑,跳起来把Sirius扑倒在毯子上。
Sirius被呛了一下,艰难地把嘴中的华夫饼咽了下去,瞪了他一眼,“不要。”
“那可不行,你从也得从,不从也得从!”James霸道的说,然后去吻身下人的唇。
“唔...”Sirius很是不满地翻了个白眼,然后晃了晃脑袋,抬起左手插入James乱糟糟的头发,将他与自己拉的更近。
细密的吻从嘴唇一直向下,温柔地吻着他白莹莹的锁骨,一只手解开他的裤带探入后面润滑,另一只手慢慢解开他的衬衫。
在成功把Sirius的衬衫丢到一边后,James开始吮.吸着他胸前两点。Sirius轻轻咬着下唇,眼睛微微眯着,漂亮的烟灰色眼眸上蒙了一层淡淡的水雾,显得十分诱人。
James把手指从Sirius下面抽出来,把自己的勃起恶趣味的顶在下面 ,再次吻了吻Sirius软软的嘴唇,然后长驱直入。Sirius忍不住轻哼了一声。
James开始慢慢地动起来,Sirius的眼睛瞪得大了起来,咬住下唇使自己不至于叫出声来。
当James低吼地在他体内高.潮时,他也爆发了。然后James轻轻抱住他,扯过一旁的小毯子盖上,给了Sirius一个轻轻的吻,两人相互依偎着,呼吸均匀的进入了梦乡。
山洞外淅沥沥下起了小雨,雨水滴在岩石上,发出清脆的声响,是夏季的交响曲。
这样的雨夜里,外面的星星依旧闪耀,他们属于彼此。
这样想着,真好。

另外,下章虐哦~(๑•̀ㅂ•́)و✧憋打我

韶
【星空之上】额。。。迟到的情人...

【星空之上】
额。。。迟到的情人节贺文233,这里新人木头,好端端的刀子被掰成了甜XD

"嘿!Pads,毕业了你想去哪儿?"毕业典礼上James这样问他。
  "那还用说,周游世界!"Sirius哈哈笑着,嘴角上扬"怎么样,跟我一起?"
  "乐意奉陪。"James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My dear dog."

  大阳温暖的光辉洒在身上,海风拂过脸颊,带来一股地中海的气息。亚热带独有的味道,温温的,暖暖的,像极了某人浅褐色的眼眸。
  “不得不说,Pads你...

【星空之上】
额。。。迟到的情人节贺文233,这里新人木头,好端端的刀子被掰成了甜XD

"嘿!Pads,毕业了你想去哪儿?"毕业典礼上James这样问他。
  "那还用说,周游世界!"Sirius哈哈笑着,嘴角上扬"怎么样,跟我一起?"
  "乐意奉陪。"James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My dear dog."

  大阳温暖的光辉洒在身上,海风拂过脸颊,带来一股地中海的气息。亚热带独有的味道,温温的,暖暖的,像极了某人浅褐色的眼眸。
  “不得不说,Pads你的眼光真好,意大利的威尼斯是个赏海景的好地方。”身旁的某人笑着把手搭到了他的肩上。
  “特别是黄昏。”Sirius迅速的补充了一句,然后坐下来,两条笔直修长的交错放到暖暖的沙滩上,身体向后倾斜,用两支胳膊肘支撑。
  James也坐下来,然后直接躺在了沙滩上,伸手搂住了Sirius纤细紧实的腰肢,清新的带着东方香料的独特气息扑面而来。Sirius哼哼了一声,但并没有反抗。
  天空黄昏的云彩被橙红色的太阳染成了暖金色,泛着粉红色调,然后在Sirius漂亮的蓝灰色眼眸中流连。
  Sirius的眼光的确很好。
  “哦James真难以相信你的阿尼马克斯竟然是头牡鹿。”Sirius侧目看着瘫在沙滩上的James,一副深恶痛绝的语气说。
  “那你说我该是什么?”James又将他搂紧了些,反问道。
  “一条在地中海中翻着白肚的死咸鱼。”Sirius白了他一眼,懒懒地说。
  “哦不,你伤了你男朋友的心。”James装出一副受伤的表情。
  “世界上怎么会有你这样不要脸的人...”Sirius又翻了一个白眼,脸颊上泛着淡淡的红晕,随即岔开了话题:“想想我们那见色忘义的小莱米吧,现在大概正和他可爱的未婚妻Lily小姐腻歪呢。”
  “所以我们也腻歪一下?”James·不要脸·Pottor又凑了上来。
  Sirius没有说话,微微挑了一下眉。见他有些挑衅似的默许,James心中暗喜,手脚利索地坐起来,扳过Sirius的脸庞,吻了上去。
  月亮已经升了起来,正悬在他们中央,星光点缀着这黑暗的夜空,洒在沙滩上渡上了一层银纱。
  Sirius用情地回吻着James,温柔地缠绵着。良久,他们微微分开,James的嘴唇在他唇上磨蹭。
  “Siri,我爱你。”
  “嗯,我也爱你。”他迷迷糊糊地回答,然后他们又吻在一起。

墨丁

HP亲世代——【詹姆·波特的三封信】Ⅰ

HP亲世代

warning/莱姆斯×莉莉,小天狼星×詹姆

summary/詹姆在战争中给伙伴们留下的信

当你读到这封信时我应该是死了,或者你认为我出轨了,你发现了这封信,觉得这是一个证据,找了一个无敌厉害的巫师打算强行阅读。*

亲爱的小天狼星,
    你好!
    我正坐在阁楼里给你写这封信,你想象不到这里有多乱。如果你拿到这封信时发现上面有许多蜘蛛丝,不用怀疑那是我的随信礼物。
    阁楼里非常昏暗,但是我找不到更隐蔽的地方了。况且这里有一面小窗户,阳光非常愉快地溜进来陪...

HP亲世代

warning/莱姆斯×莉莉,小天狼星×詹姆

summary/詹姆在战争中给伙伴们留下的信

当你读到这封信时我应该是死了,或者你认为我出轨了,你发现了这封信,觉得这是一个证据,找了一个无敌厉害的巫师打算强行阅读。*

亲爱的小天狼星,
    你好!
    我正坐在阁楼里给你写这封信,你想象不到这里有多乱。如果你拿到这封信时发现上面有许多蜘蛛丝,不用怀疑那是我的随信礼物。
    阁楼里非常昏暗,但是我找不到更隐蔽的地方了。况且这里有一面小窗户,阳光非常愉快地溜进来陪伴着我,这就能让我那些黑暗中有些麻木的手指快速地在纸张上移动起来。
    真让人想不明白,我们尽数处于水深火热中,被一个没鼻子的丑八怪弄的昏头昏脑,但是对于爱情却更加坚定了。(尤其是月亮脸,他昨天偷偷跟我说他要和莉莉求婚了)有时候我在结束一场与食死徒的格斗后,非常坚定地相信我们会赢得这场战争的。是啊,我总是这么自大,不过你就喜欢这样的我,不是吗?
    我还记得那天你回家路上被食死徒偷袭,强撑着从壁炉里摇摇晃晃地跌出来,满身是血。当时我吓坏了,比被一百个食死徒加伏地魔本人包围还要害怕。我从来没想过没有你我会怎么样。在没遇见你的前十一年,我有父母的宠爱,念霍格沃兹后,我又多了朋友的宠爱。可是现在我的父母已经去世,莱姆斯这个伪君子只知道莉莉,我只有你了,而我相信你也只有我。我们都曾目睹过死亡,有时是敌人,有时是普通人,有时是我们的朋友。而无论是谁的死亡都非常可怕,他们在绿光或鲜血中惨叫着倒下,我总是忍不住幻想你有一天也会这样突然离开我,只剩下一具合不上眼睛的尸体。在你离开我以后,我可能会疯掉,或者更执著于凤凰社的工作,但是我再也不会快活起来了,除非你变成一个幽灵,从我现在挨着的这个窗口飘进来。我不会嫌你太凉的,一个拥抱是肯定会给你的。我知道只要我想,我能捂热一座冰川。
    莉莉曾经不止一次地指责我是一个被宠坏了的自私鬼。今天我才发现莉莉说的完全正确。我不敢保证在失去你后我能依旧保持那个喜欢揉乱头发的小傻瓜的形象,但是我现在却要求你,我最爱的人,在我死后要乐观的就像一个该死的混蛋一样。而且我会知道你是不是快乐,因为我给自己准备了一幅画像,挂在卧室门后面。我会时刻监督着你,当你准备做一些很不小天狼星的事情时,我将在画里大喊大叫,拼命捶打画框,好让你冷静,转而过来安慰我。
    我很不希望你能读到这封信,因为那意味着我不情不愿地离开你了。我不会变成一个幽灵还是别的什么,我也不会在轮回入口等着你,因为我希望我永远等不到你。
    我要在这封信里,第一万次说我爱你。似乎每一天我都会说好几遍,正是因为这样,我才不会在死后后悔,后悔因为不好意思(我的字典里没有这个词)而没能对你说爱。
    我经常埋怨你不会做饭,有点懒,而且比我还强硬,最讨厌的是你伏在我身上时那些头发痒痒地扫过我的脖子,和疼痛比对鲜明。但是我死后肯定会怀念这些的,我一定会想念你的,我也要你想念我,而且我不允许你找男朋友,我希望我的画像以后能看见一个温柔贤惠的女人和你快快乐乐地生小孩。我会举杯为你们庆贺的。(我太自私了)
   现在,我要说你是我生命中最爱的没有血缘关系的男人,我超级无敌爱你!就算我死了,我也要在天堂上面大喊大叫着我爱小天狼星,把那些天使烦个半死,好把我扔下来,我一定会准确地砸进你的怀里的。
   如果你嫌这封信太短,那是你的错,因为我听见了一声巨响,好像是你把厨房给炸了。好吧,你确实把厨房给炸了,我还闻到了一股炸鸡蛋的味道。
   别忘了我爱你。

不是很擅长写信的
詹姆
献上他的香吻一个,拥抱一个。

*写在信封上的话。

Ⅰ【完】

完全写不出那种感觉。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