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Smile

2373浏览    607参与
smile的说
以前的摸鱼森林和山

以前的摸鱼
森林和山

以前的摸鱼
森林和山

白 炽 的 星 光
像素画系列之🎶专辑封面《Sm...

像素画系列之🎶专辑封面
《Smile》|Dami Im

嗯…保持微笑吧!

像素画系列之🎶专辑封面
《Smile》|Dami Im

嗯…保持微笑吧!

Styx

迷花(乱七八糟)

铃木九香:“只要林先生还活着,就总有些人没办法好好活着。我也是,早川维托也是。我以前一直以为只有早川维托爱的才是死了的林先生,现在才发现我的爱也不过如此。因为林先生是那样的啊,他不能活着,他活着,就会让我们知道我们有多丑陋。

“是吧,很可笑吧,我们竟然从一个人渣身上照出了自己的罪孽。可是,有什么办法呢,哪怕是这样,还是想靠近,越靠近越痛苦。明明他不过就是裹在泥浆里,明明他和我们一样在泥里发臭发烂,可是凭什么呢,凭什么只有他还可以那么,那么漂亮。当然会不甘心吧,我们挣扎着想爬出去,他却可以自顾自那么美丽那么耀眼。他并不想爬出去的,甚至会吸引着所有身边的人陷进去,可是我们是不会甘于一辈子陷在泥里的啊...

铃木九香:“只要林先生还活着,就总有些人没办法好好活着。我也是,早川维托也是。我以前一直以为只有早川维托爱的才是死了的林先生,现在才发现我的爱也不过如此。因为林先生是那样的啊,他不能活着,他活着,就会让我们知道我们有多丑陋。

“是吧,很可笑吧,我们竟然从一个人渣身上照出了自己的罪孽。可是,有什么办法呢,哪怕是这样,还是想靠近,越靠近越痛苦。明明他不过就是裹在泥浆里,明明他和我们一样在泥里发臭发烂,可是凭什么呢,凭什么只有他还可以那么,那么漂亮。当然会不甘心吧,我们挣扎着想爬出去,他却可以自顾自那么美丽那么耀眼。他并不想爬出去的,甚至会吸引着所有身边的人陷进去,可是我们是不会甘于一辈子陷在泥里的啊,所以他就必须死,只有他死了,我们才能幸福,否则所有人都不得安宁。

“只有他死了,我们才能真正安心去爱他,说到底,我们不过爱的是一个幻象。因为他死了,无论我们怎样幻想都无所谓,无论是说他好说他坏,无论怎样怀念,他都不会让我们失望。其实我知道的,林先生想要什么,但我没有给他。如果给了他,他就不会是那样一副样子了,可是如果不是那样残忍决绝歇斯底里,林先生又怎么会那么美呢,林先生他不就是因此才美得让我们沉沦么?

“所以其实是没有人给过林先生好好活着的机会吧,本来他也不该承载其他人的任何期待,我们却总是想从他身上印证些什么,似乎只有这样沉迷于他的我们才显得不是那么可悲。呵,果然我们都疯了吧?”


Styx

迷花(二)

        我流毁剧情,早川维托已经被我玩儿成了渣男


                        

关于林诚司的复仇其实不提也罢,他本来也不是什么聪明的人,更不要说策划出多么精彩的谋杀。他所能想象到的一切,无非是曾经街头混混的那些堵人捅刀子,对于早已立足黑道的甲斐仿佛一个玩笑...

        我流毁剧情,早川维托已经被我玩儿成了渣男


                        

关于林诚司的复仇其实不提也罢,他本来也不是什么聪明的人,更不要说策划出多么精彩的谋杀。他所能想象到的一切,无非是曾经街头混混的那些堵人捅刀子,对于早已立足黑道的甲斐仿佛一个玩笑。

林于是转而威胁早川维托,“呐,维托,你和我一起杀了那个混蛋吧。”说这话时林诚司凑在早川维托的耳边,刚刚洗过的头发湿漉漉滴着水,劣质香波的味道浓烈且直白。

“你该找一个住的地方。”早川维托盯着林诚司松松垮垮的白衬衫,一颗水珠滴在上面,晕开半透明一片的不规则形状。那小小一块布料因着重力一点点坠下去,终于贴合在皮肤上时似乎听见暧昧的一声轻响,隐隐窥见布料下肉体的颜色。

林诚司便嗤笑一声,“喂喂,你怎么变成正经人了,嗯?”

“是在说你,林。你要找一个住的地方,找一份工作,娶一个女人,有一个家庭。”早川维托起身去拿吹风机,却在准备给他吹头发时停下手来。“林,你为什么要染发?”

林诚司就歪歪头,然后没什么兴致地,“是啊,想染就染了,嘛,那种事情……”顿了一会儿,好像忽然想起了什么,“监狱里都是黑色,啧。”

“是金发么?”早川维托的手插进林诚司的头发,说是金色,不如说是黄,甫才落的叶那种鲜活的死亡的颜色,苍白却生机无限。似乎长了些,头顶已经长出黑发。金黑交杂,乱糟糟的纠葛成一团。

林诚司嗬嗬地笑起来,“维托呐,你和我一起杀了甲斐吧,我呀,想吃拉面了。”

“我该走了,林。”早川维托开始不再与林联络。“别再打扰我来之不易的生活了,我现在活得很好。”他这样说。

“维托的联系方式,你有的吧?”林诚司用筷子拨弄着对面人的拉面,挑拣出两片叉烧塞进嘴里。

“是,他是我打工时的前辈,你想做什么?”

林诚司埋头吃面,声音含混,“给我他的电话和住址。”

“想威胁早川的话,要用他喜欢的那个女孩儿。对了,虽然不知道你会不会记住,我叫铃木九香。”小姑娘静静为林诚司点了啤酒。是那种很大的啤酒杯装着的,琥珀色的液体冰凉而澄澈,上面一层绵密的泡沫,漫过玻璃边缘撑起绝妙的拱形。

林诚司插了一根吸管进去,那些泡沫便四下溢开来,沿着杯壁外侧缓缓下滑,直至某一个难以言喻的微妙位置,被某一颗雾气凝结的水珠拦截,于是泡沫摇晃着混进那滴水中,并无几分挣扎地停住了。“维托喜欢的女孩子,嗤。”林诚司盯着插入杯中的那根吸管,白色的泡沫爬满管壁,此刻正一个一个慢慢向上晃晃荡荡地飘着,林的声音也飘飘忽忽的,沙哑里带些破碎的金属般的质感。“呐,你帮我把人带过来吧。”

“好啊。”铃木九香笑起来,“好啊,林先生。”

铃木九香将三岛花带到了林的临时住所,没费多大的功夫。一片出租公寓,路边水沟里堆着谁家的垃圾和剩下的饭菜,一只黑色的野猫在垃圾袋里翻翻捡捡,泥水和着枯黄的野草僵凝在嶙峋瘦骨外的那一层皮毛上。磕绊不平的水泥路面,路两侧没有树。远处是新建成的摩天大楼,直插向云端,玻璃楼面阳光灿灿地闪着像另一轮太阳。从铃木九香的角度有一株格外高壮的开花植物,顶尖挂着一块红色的塑料袋在风里飘摇,偶尔与那幢楼重合时,就好像大块的血污抹在晃晃的太阳上,旁边支出一朵白色的小花,四瓣,其中一瓣上趴着一只灰绿色的毛虫。

铃木九香敲着林诚司的房门,旧式公寓的格局,两层的小楼,楼梯在侧面,顺着楼梯上去是一条狭窄的过道,每一户的房门上一块铁锈斑斑的门牌。

没人应。铃木九香于是从口袋里掏出一串开锁的工具,慢悠悠试着,半分钟不到就听到了锁开时咔哒的一声。三岛花有些慌张,比划着铃木看不懂的手语。

“没关系。”铃木九香将人推进屋子里,环顾着狭小的空间,“林先生,你在么?”

“啊。”关着门的浴室里林诚司的声音仿佛被水浸湿了,有些黏糯的味道。“在的呢。”

铃木九香推开浴室的门,浴室很小,只放得下一个不算大的浴缸。林泡在水里,小腿搭在缸边,有一搭没一搭地晃,头枕着浴缸边缘,微斜着身子露出半边肩,那只手便伸出去在瓷砖墙上乱划。听见开门的响动转过头来,笑了,“欸,是个挺漂亮的妞啊,给维托真的浪费了嘛。”

浴缸里浊白的水已经冷了,林诚司却浑然未觉地浸在里面。

见铃木九香盯着水看,林诚司懒懒抬了抬手,“那个,扔进水里就会冒出很多泡泡,不错吧,听说还蛮贵的呢,啧啧。”指着的是角落里的一个盒子,里面堆着几个泡泡浴球。“那个女人剩下的,这屋子的那女人,挺有意思的吧,嘛,不过这味道我不喜欢。”说着忽然大声笑起来,笑声哑哑的,只在最后吸气的尾音中糅杂进一丝甜腻而锐利的腔调。“话说,我用着别人的东西是不是不该这样挑剔?”他大声说话,笑音在小小的浴室里荡出一层回响。

“你接下来准备做什么?”铃木九香制住想要逃跑的三岛花,站在地上散落的外卖盒子便利店袋子和啤酒罐之间问。

林诚司已经穿好了衣服,支着一只胳膊倚着床头半坐半躺,一条腿蹬在短小的女式床床尾,另一条腿则拖在地上,挂着一只拖鞋摇来摇去。“让维托和我一起杀了那个混蛋啊。”他打开火机,火焰迸发时发出嗤的一声响,橙蓝色的火焰先烧焦了白色的烟纸,一点点向后萎缩焦黑却又向上拖出浅浅的一道白烟,而后其中的烟丝泛出亮丽的红,一种至橙而及的红,绝非由粉渐深的那种颜色。

“这是他的电话。”铃木九香点点头表示明白了,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纸。

林诚司伸着手示意她将纸放到他手上,烟夹在指间,烟头向上。

铃木九香的手腕蹭过燃烧着的烟头,手轻微地抖了一下,却没有做声。

“怎么样?”林诚司颇为恶劣地笑起来。

“你太爱笑了,林先生。”上官晓把三岛花推向卫生间,“把她反锁在里面可以么?”

“随便吧。”似乎并没有得到满意的回答,林诚司兴致不高地扯了扯衣领,他依旧是一件硬质廓形白衬衫,只扣了一个扣子,穿在身上晃晃荡荡,将本就削瘦的身材显得更为单薄。大开的领口,十字架的项链坠在胸口,镶着格外多很闪亮却廉价的水钻。

铃木九香把三岛花绑在马桶上,又掏出手帕塞进她的嘴里。出来时捡起地上扔着的铁锁,仔细地锁好卫生间的门,把钥匙递给林诚司。

林诚司随意地颠了颠便扔在了床上。锈迹斑斑的钥匙坠入被褥悄无声息,只似有非有弹起极微弱的一下,而后便陷落其间,凹处弧度平滑得仿若轻轻浅浅荡过的细沙,妥帖地描摹细节轮廓,却始终只是织物毫无温度的柔软,没有情绪也没有跌宕。林诚司用烟指着角落里堆着的小型冰箱,烟灰烧了很长的一截,现出灰白夹杂的一种淡漠颜色,烟灰掉落时毫无预兆,端口撕裂般参差,星星点点是不透明的暗红,沉闷地蕴着炙热的温度。“我要啤酒。”说这话时尾音有些孩子气地上扬,就带了几分娇嗔的味道。

铃木九香依言取来一罐啤酒,拉开拉环递给他。

“我果然还是不喜欢你。”林诚司支起身子将脸凑到铃木九香面前,歪着头一片天真单纯的模样。

“我知道。”铃木九香笑了,眼睛弯着,眉头小幅度地低下来,脸颊两个浅浅的笑涡。“我甚至知道为什么。但是没关系,林先生。”

“毕竟即便如此,你也不会喜欢任何别的人。”这句话究竟说出来没有铃木九香已经不记得了。

那天晚上她在那个小小的出租公寓里过夜,第二天是她照例去上学,公寓距离学校太远,耽搁了第一节英语课,但她是品学兼优的好学生,老师也并没有如何生气。午休时几个关系好的女生凑过来叽叽喳喳地问着发生了什么,她于是笑着回应,“啊,昨天看漫画看到好晚,今天早上没起嘛。”

“九香你也看漫画的吗,还以为你会一直学习呐。”周围有男生笑着插进话来。

“喂喂我又不是只会学习的机器啦。”铃木九香用书敲过去,“我也是女孩子啊。”

“就是啦,我们九香也等着自己的白马王子骑着白马来接她呢,是吧?”

“说什么啊,我还小呢你们几个都想些什么啦。”几个女孩子就笑闹成一团。

阳光透过窗子洒进来煌煌一片,白色的窗帘随着风微微晃着,投在白墙上浅浅一道影。


Styx

迷花(一)

完全OOC,不知道在写点啥。

放弃挣扎,人设对不上都是我的问题。

路人视角

    林诚司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在那场荒谬的闹剧结束很久之后曾经有一个小姑娘这样问过花宫纯。

    什么样的人?

    花宫纯其实只见过林诚司一次,在那个酒馆。

    他是在傍晚闯进店中的。暴躁的踹开店门时,背后大片金红色的夕阳油彩一般涂抹开整片背景,天地煌煌,他正立其中。

  “林是美的,美得很有些艳。”若要是具体形容,却又很难表述得清楚,所谓生得好,一则是眉眼五官,另...

完全OOC,不知道在写点啥。

放弃挣扎,人设对不上都是我的问题。

路人视角

    林诚司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在那场荒谬的闹剧结束很久之后曾经有一个小姑娘这样问过花宫纯。

    什么样的人?

    花宫纯其实只见过林诚司一次,在那个酒馆。

    他是在傍晚闯进店中的。暴躁的踹开店门时,背后大片金红色的夕阳油彩一般涂抹开整片背景,天地煌煌,他正立其中。

  “林是美的,美得很有些艳。”若要是具体形容,却又很难表述得清楚,所谓生得好,一则是眉眼五官,另却是在骨肉里的那么些东西,绵绵切切地恣意散来,一抬眼一举手都惑魅众生。

    花宫纯难得对这个沐光站在门口的人有了些兴致,他的眼里是夸张且急于展示的暴虐狠戾,但并无需过多分析也能轻易辨认出其中自以为被隐藏完美的瑟缩与鲁钝,甚至一眼可以看透那灵魂内里的空洞和浅薄,无知至极。不过一具美艳的皮囊,花宫纯如此下着定义。

    “先生,我们快要打烊了。”花宫纯这样提醒。

    “那怎么样?”林诚司的语气过于轻佻,因而哪怕是粗暴恶毒的字句都足以染上诱惑的意味。“呐,这儿是酒馆就该让我喝酒吧,嗯?”声音低而沙哑,却往往在微扬起语调时有瞬那的锐,像铅笔尖划过粗纸时生生一顿,硬是在拖得极慵长的叠叠语气词中刻出了平仄顿挫,挑逗一般令人扼腕的媚态。

    “您请吧。”花宫纯于是拿出菜单。

    林诚司的眼极美极美,圆而钝的眼角流露出几分孩子气的憨态,眼尾却挑得风流万种芳华绝代,瞳仁不大,但因着如墨一样没有丝毫光亮透露的黑,便在斜眼看人时丝丝缕缕都是不可一世的艳冶。睫毛长而密,可并不卷翘,只直直半遮着眸子,平白添了些慵懒怠倦的味道。如若瞪着人眼神倒是狠恶的,寻常时候便一派放空,甚至称得上是纯粹,一双艳煞的眼。

    “你这里不卖拉面,凭什么,老子不想吃猪排饭。”大概是喝醉了,林诚司的眼里流露出一丝说不清的瑟缩。

    “林那种人就是如此,光艳的只有最外的那一层壳子,险险维持的也只有外在的那一点点自尊,一旦表皮被人撕开,就只会用暴力和朽坏不堪无可救药的顽劣态度负隅顽抗,虽然那不过是一种自暴自弃,大概是不肯接受自己的软弱和愚鲁,便只是催眠一样陶醉于自我满足。”花宫纯于是看着那个小姑娘,斟酌着是不是该露出一个恶意的微笑,“他就是那样的人啊。”

    小姑娘倒是笑得很畅快,眨眨眼睛颇为调皮地,“和我想象的一模一样呐林先生,哦,叫他先生会不会显得他太老,他死时才二十八岁嘛。”

    “你认识他?”花宫纯不由得仔细打量起那个小姑娘,很含混的可以称为美丽的一张脸,但并无需赘述,说到底也不过是姣好的五官曼妙的身材,是一切所谓美的标准模板中的一个,是一切所谓美人中无可无不可的一个。

    “当然认识啊,不过是在林先生死前没多久。”女孩歪歪头,露出点狡猾的神气,“那种方面的坦诚相见,小哥哥你懂的吧。哦哦,说起来那时候我才十六岁啊。”

    “林不是一个有趣的人。”花宫纯自顾自下了定义。

    “小哥哥你还真是有礼貌,你大可以说他一生愚蠢的可笑,是所有人最不想过的生活的标杆。”小姑娘哈哈地笑起来,“说真的,所有人都巴不得他死。不过倒也不是因为他是多大的恶人,你知道做大恶人也是要有智慧的,可惜林先生那么蠢。林先生啊,他只是个人渣吧。”

    这样言之凿凿的判定让花宫纯一时无话可说,只好疑惑的望着面前渐渐收敛了大笑却慢慢流泻出些微一击即碎的哀伤的姑娘。

    “可是就算他是一滩烂泥,我也应当爱他啊。”小姑娘这样说着,弯着眼和唇角,表情里是不知深浅的空虚。

    花宫纯于是记起那时林诚司说过的话。

    那句大抵称得上是遗言的话。

    “你杀了我啊!你杀了我......”说这话时,对面人手中的枪正对着他的心口。

    子弹没入胸膛的那个瞬间林诚司似乎愣住了,圆睁着眼,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歪着头好像想说些什么,却只从喉咙里发出嗬嗬的几声气音,倒退了两步低下头脸上是混杂着无法相信和不知所措的茫然无辜,滚烫鲜红的血渗透了白衬衫,疯狂向外晕染着死亡的炽热。汹涌而出的血液就像炸弹被引爆时骤然腾空的烟云,不管不顾恣意膨胀扩散,终于在某个刹那一切寂静,只有暗红的色泽依旧蔓着布料的纹络蜿蜒,惨烈得溃不成军。“好热啊。”他这样无意识地喃喃,声音越来越低。

    林诚司死时在地上挣扎着蠕动,样子越发像条无家可归的疯狗。昏黄的灯光落在他脸上,明晃晃的,林诚司睁着的眼里便因此掠过一尾潋滟的光,像一眶要落不落的水。

    “林啊,林啊。”持着枪的人就在那一丝余光完全消散时崩溃大哭起来,黯淡的光线里只能隐隐约约看见其中飘荡不息的灰尘,扑落落散的人遍身都是。天地寂静,那哭声就渺渺的,竭尽心力撕心裂肺也浅淡得毫无情绪。

    持枪的人名字是早川维托,花宫纯说出这句话时小姑娘扯出一个冷漠的笑意,“为什么偏偏是早川维托呢?那样的话,林先生该多可怜呐?”

    “可是啊,也对,林先生那样的人,也只配落得一个最讨厌的死法吧。”小姑娘始终挂着那抹笑。

    “早川维托啊,他总是说他最爱林先生了。”小姑娘的语气寡淡,“可是,他不过是爱他自己罢了。林先生对他来说,算是什么呢?”

    林诚司的一生乏善可陈,正如小姑娘所言的,是所有人最不想过的生活中的标杆,烂泥一样的人生。除了一副美得轰轰烈烈的皮囊,他其实一无所有。一个警局高官的父亲,家暴,最终抛下他逃走的母亲。似乎并没有什么值得大书特书的事情,也无法概括出他本该是怎样一个人,假如怎样怎样,都没有。

    早川维托是林诚司随手救下的一个小玩意儿,没什么理由,甚至说不出或许这出自善良这样的话。因为林诚司只是一个恶棍,彻头彻尾的恶棍。

    早川维托在那之后成了林诚司的小跟班,两个人维持着某种奇怪的相安关系。

    而后的事情乱成一团麻。早川维托顶罪,林诚司杀人,林诚一郎引咎辞职,林诚司入狱......

就这样过了整整八年。

    出了狱的林诚司决定杀掉甲斐,说是原因,其实并不算如何的原因。不过是所谓的复仇,像漫画书中的那些喊着正义口号的少年么?少年呐,林诚司看着监狱外空荡荡的街,远处似乎有车在鸣笛,传在空气里迷迷蒙蒙。少年呐,阳光过于浩渺,林眯起眼睛,摇摇晃晃地走在路上。

    啧,好热。

上下左右
不是想要放大自己多勇敢可是你知...

不是想要放大自己多勇敢
可是
你知道胆小的人
当年抱着多大的勇气
才能
独自一人
远走他乡
带着少许的重生
和大把的勇气
然后呢
在凌晨四点
被暴雨震醒
嚎啕大哭
......

不是想要放大自己多勇敢
可是
你知道胆小的人
当年抱着多大的勇气
才能
独自一人
远走他乡
带着少许的重生
和大把的勇气
然后呢
在凌晨四点
被暴雨震醒
嚎啕大哭
......

5555kong
“ 千 年 虫 病 毒 磁 带...

“ 千 年 虫 病 毒 磁 带 ”

“ 千 年 虫 病 毒 磁 带 ”

5555kong
Test. Test. //S...

Test. Test.      //Smile index

Test. Test.      //Smile index

肥婷  🍡
🍋送了一台少女心泡泡机给我...

🍋送了一台少女心泡泡机给我


     小侄子跟着我的屁股追着泡泡


     笑的真甜

🍋送了一台少女心泡泡机给我

  

     小侄子跟着我的屁股追着泡泡

     

     笑的真甜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