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Sophie Turner

3576浏览    180参与
Reenie

念这段诗的女声真的好像菲菲啊,查了一下原来是出演过《名姝》《简爱》的英国女演员Samantha Morton.

原文及翻译如下:

Come, walk with me
来吧 与我漫步

There's only thee to bless my spirit now
现在只有你来为我的灵魂祈福

We used to love o winter nights to wander through the snow
我们曾在冬日夜晚于雪地漫步

Can we not woo back old delights?
我们还能再体会旧日的欢喜么

The clouds rush dark and...

念这段诗的女声真的好像菲菲啊,查了一下原来是出演过《名姝》《简爱》的英国女演员Samantha Morton.

原文及翻译如下:

Come, walk with me
来吧 与我漫步

There's only thee to bless my spirit now
现在只有你来为我的灵魂祈福

We used to love o winter nights to wander through the snow
我们曾在冬日夜晚于雪地漫步

Can we not woo back old delights?
我们还能再体会旧日的欢喜么

The clouds rush dark and wild
乌云密布

They fleck with shade our mountain heights,the same as long ago
与很久以前一样遮蔽我们的高山顶端

And on the horizon rest at last,in looming masses piled
最后在地平线上 在若隐若现中窸窸窣窣的落雨

While moonbeams flash and fly so fast,we scarce can say they smiled
而月光澄澈飞跃的如此之快 我们难得的可以说他们在笑

Come walk with me,come walk with me,we were not once so few
与我漫步 与我漫步吧 我们不孤独

But Death has stolen our company as sunshine steals the dew
死神偷走了我们的伴侣 阳光偷走了露水

He took them one by one and we are left the only two
他逐一地夺取我们仅有的一对

So closer would my feelings twine because they have no stay but thine
如此缠绕无厘头接近于我的感情 只因他们毫无影踪 但你停留

'Nay call me not - it may not be.Is human love so true?
不要唤我 也许你不是对的人 人类间有真爱么

Can Friendship's flower droop on for years and then revive anew?
友谊的花朵会枯萎多年 然后重新苏醒吗?

No,though the soil be wet with tears.How fair soe'er it grew
不 虽然土壤被泪水沾湿了 但它依然公平地呵护每一株植物生长

The vital sap once perished will never flow again and surer than that dwelling dread
重要的是植物的汁液一旦耗尽就不会再流 居所一旦无人就会令人心生恐惧

The narrow dungeon of the dead,time parts the hearts of men.
死亡无情划出狭窄的地牢 时间在人心留下不可逾越的鸿沟

venhesy

emmmm在QQ群聊天的时候群友发的图,(我不怎么了解影视圈)算是个真人糖(虽然我不吃演员糖)但是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再加上现在国内琼珊圈成了北极圈,所以为各位运来了糖。再一次推一下之前所说的囧珊QQ群QQ号:641616423

emmmm在QQ群聊天的时候群友发的图,(我不怎么了解影视圈)算是个真人糖(虽然我不吃演员糖)但是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再加上现在国内琼珊圈成了北极圈,所以为各位运来了糖。再一次推一下之前所说的囧珊QQ群QQ号:641616423

venhesy

Your smell (THE END)

       琼恩睡了一个好觉,当他醒来时以经是早上八点了。"即使是假日,你也太松懈了吧。"琼恩默念到,但身体还是不听话的窝在暖和的被窝里。最终还是白灵适时的猛扑到他身上,用舌头亲切地问候他,咬着他的衣袖生生把他拽下床。

        "好了白灵,我这就起来。"琼恩一把推开不断舔他的白灵,后者只好安安静静的在一边坐着。也许是因为有起床气吧,琼恩没有去哄装可怜的白灵,而是自顾自的收拾好床铺,去浴室洗澡去了。

  ...

       琼恩睡了一个好觉,当他醒来时以经是早上八点了。"即使是假日,你也太松懈了吧。"琼恩默念到,但身体还是不听话的窝在暖和的被窝里。最终还是白灵适时的猛扑到他身上,用舌头亲切地问候他,咬着他的衣袖生生把他拽下床。

        "好了白灵,我这就起来。"琼恩一把推开不断舔他的白灵,后者只好安安静静的在一边坐着。也许是因为有起床气吧,琼恩没有去哄装可怜的白灵,而是自顾自的收拾好床铺,去浴室洗澡去了。

        等他洗完出来之后,却发现白灵还在原地坐着。"他可能是真的在反省吧。"琼恩这么想着对白灵喊道:"好了,白灵,我原谅你了。但以后不要这样,明白吗?"但白灵显然只听明白了前面一句,因为它立刻又扑倒琼恩开始舔他。于是,在一大清早,人们就听到了这个摄影师的房间里传出来刺耳的尖叫声。

         "你要老是这样,我就把你送给我表哥让你去拉雪橇。"琼恩一边唠叨着白灵,一边拉着他散步。昨夜下了一场雪,白净的雪花覆盖在整条大街上犹如从天而降的一条鹅绒地毯,街边的树木银装素裹犹如教堂的钟塔,街上的行人无一例外的都换上了厚衣物,在白净的雪地上留下一排排脚印。

         琼恩带着白灵来到公园里,这里现在已经聚集了不少人。小孩子们在雪地里翻滚,打雪仗,堆雪人,成年人大多在晨练,老一点的则是在慢慢的散步。但像他这样带宠物一起来的就比较少了。

        琼恩缓缓走着,目光变得游离起来,好像在寻找什么人似的。白灵回头叫了几声提醒他前面的路结冰了,琼恩这才回过神来牵着白灵换了条路走。

        一人一狗找了张长椅坐了下来,白灵窝在琼恩腿边蹭着他的腿。冰冷的空气在琼恩肺里打转,他不禁浑身打了个寒颤。

         "嘿,白灵。"琼恩这么说,白灵转过头看着他,"对不起,我早上那么对你,我不该发火的。"琼恩对它道歉到,但白灵怎么会怪他呢?温柔的咬了咬他的手指,算是一个原谅的回应。

        琼恩闭上了眼睛,放松自己的身体。忽然,他嗅到一阵微弱的清香,与昨天晚上他闻到的一样。他猛地睁开眼睛,他看到了一个散步的人从他身边走过,那人身材高挑穿着一套绿色的棉袄,戴着兜帽。

        琼恩三步并两步的赶了上去,但就在即将追上时他放慢了脚步,默默的跟在她身后。

        "是她吗?"琼恩默默地问自己,这是他想见到的那个人吗?他也不知道。他大可以直接离开忘掉这件事,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走人。可是他没有。琼恩深吸一口气,舔了舔发干的嘴唇,他感觉全身的血都涌上了脑部让他头晕目眩。

         "珊莎……"这声音很小,小到连琼恩自己都怀疑有没有说出口,他甚至已经做好接受一个看怪人的眼神的准备了。

         但这没有发生,珊莎一回头看见了满脸通红的琼恩,脸上高兴的闪出两片可爱的红晕。"嗨,琼恩,你什么时候跟在我后面的,我都没有注意到你。"珊莎惊喜地说。

          "我在你后面跟了一会了。"琼恩笑到,白灵顶了顶他的腿。珊莎看着白灵笑着说:"这是你的宠物吗?"

         "不,这是我哥的雪橇犬,让我养几天罢了。"琼恩斜着眼看了一眼白灵,小狗便安安静静的坐了下来,琼恩满意的点了点头。

        "你怎么认出我的?"珊莎看着琼恩疑惑的问道。

         琼恩看了看她。她很美,琼恩想让其它人知道这世界上仍存在美,所以才拍摄她。琼恩原本只是一个负伤的战地记者,他那破碎的灵魂只是想找一个方式赎罪而已,珊莎就像他的救赎为他带来新的希望。可珊莎本人呢?她也只不过是一个受伤的人,在经历了那些难以启齿的折磨后寻求一个安慰,她也是渴望得到救赎的,但又有多少人只是了解她表面的光鲜却忘记了她内在的伤痛,有多少人在乎真实的她。如果不是巧合琼恩也不会了解到这些。不过话说回来,她和珊莎的相遇难道不也是一种巧合吗?两个人都有光彩夺目的一面却都有难以启齿的过去,一个受伤的人去安抚另外一个受伤的人,在这过程中,两人都能得到救赎。也许之后珊莎会出名,会有其他更棒的摄像师与她合作,而琼恩或被遗忘或与其他人合作。但那又怎么样呢?他们是对方的救赎,他们知道对方最真实的一面,这点是永远不会变的

         琼恩笑了笑回答道:"我还记得你的味道。"珊莎愣了一愣,但转瞬她好就明白了其中的意思笑了起来。

两个人都笑了。

         "你要不要和我一起散步呢?"珊莎伸出手挽住琼恩的手笑到,她的笑容就像白雪般纯洁。"琼恩害羞的点点头答应了。天空降下了小雪,轻柔的撒落在人间。他们二人在一片朦胧的小雪中自由的漫步……

我是游走在冥界的幽灵,

你也只是折翼的天使,

两个破碎的灵魂,

在命运的机缘巧合下我们相遇。

我渴望我们能一直保持现状,

但我不希望被我所拖累。

去吧,回到属于你的天堂吧!

我将继续在冥界流浪,

隔着曲折的冥河,

我可以看见你在天堂翱翔。

我满心期待你的未来,

也祈祷你可以不改初心。

我将一直铭记我们相处的朝朝暮暮,

我将永远想念你。

 

     

venhesy

Your smell(2.5)

       他们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天,不知不觉中就到了工作室。

       "嗨,大模特来了!"玛格丽兴冲冲地跑过来抱住珊莎,珊莎愣了一下也就习惯。玛格丽吻了吻她的脸颊拉着她的手带她去换衣服了。

        "她们感情真不错。"琼恩这么喃喃自语道,也去更衣室换掉已经被汗水浸透的衣物,穿上了自己工作时穿戴的西装。很多同行对他这种行为表示不解,但琼恩觉得如果穿...

       他们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天,不知不觉中就到了工作室。

       "嗨,大模特来了!"玛格丽兴冲冲地跑过来抱住珊莎,珊莎愣了一下也就习惯。玛格丽吻了吻她的脸颊拉着她的手带她去换衣服了。

        "她们感情真不错。"琼恩这么喃喃自语道,也去更衣室换掉已经被汗水浸透的衣物,穿上了自己工作时穿戴的西装。很多同行对他这种行为表示不解,但琼恩觉得如果穿的邋里邋遢那显然是对作品和模特的不尊重,如果是记录美的话那就应该发自内心的尊敬它,因为这世间需要美。

         他走到拍摄的地方想着画面的构图,周围以经摆好了拍摄用的道具,面前是一面红木制道具墙,上面挂着拉斐尔的《西斯庭神母》这本是琼恩业余时的临摹作品如今却排上了大用场。琼恩关掉了室内的灯,仅在一个小窗口上留了一个缝隙,光线正好照在那幅画上。在画的前面放了一张沉重的乌檀木椅子,椅子边是一个纹着《奥德赛》的陶罐,陶罐里装着一把枯萎的玫瑰。

        琼恩觉得布景以经没有问题了,现在只要请模特来试一试确定一下就可以了。但他等了很久也没有见到珊莎出来。虽然不太礼貌,琼恩觉得还是去看看她吧。

        但当琼恩到她更衣室门前,他却听到"咔嚓"一声玻璃碎掉的声音随即是哭泣声,这哭声被深深压抑着。

         琼恩心头一紧,深深压抑自己的呼吸声,缓缓挪动脚步。轻轻地将门推开一道小缝隙,透过那条缝隙他看到了他一辈子都以为不会在看到的东西,他的心仿佛被刺了一剑流干了血液。

         珊莎头发散乱掩面而泣跪在地上,旁边是那面打碎的镜子。她那身黑裙只穿上了一半,露出了她的后背那上面满是深深的伤痕。她抬起头,原本碧蓝的瞳孔变得血红,面色惨白,下嘴唇上是条条血痕,表情纠结而又痛苦。她颤颤巍巍地站起来一手扶着额头另一手颤抖着去拿桌上的药瓶,取出一片药生生吞了下去。她看着面前的大镜子,深吸一口气缓缓的平静下来。

         目睹着一切的琼恩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气,"珊莎也有抑郁症。"他在心里这么说,"可她仍然在为他人带来美,而我却过了这么久才发现。"自责与羞愧涌上了心头。他为他人带来美,那珊莎呢?他有考虑过她吗?摄像师要记录下最真实的事物,可作为珊莎摄像师的他竟然连模特抑郁都不知道。琼恩默默的离开了。

         琼恩仍然为珊莎记录下了她的美丽,珊莎仍然非常配合,完全看不到她之前的半分痛苦。但琼恩只觉得胸口挨了一记重锤似的闷疼闷疼。

         "珊莎小姐,"拍摄结束后琼恩找到珊莎。他神情疲惫佝偻着腰与平时的模样截然不同,他就像刚从冥界走了一圈回来似的,"你能不能和我待一会?"

         珊莎当然可以接受这个请求,但她见到琼恩这副样子颇为震惊的说:"琼恩,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琼恩摇摇头找了张椅子坐下,珊莎坐在他旁边关心地问到:"你需要喝口水吗?你脸色很差。"但琼恩没有回答她的问题,他从手提箱里取出他的画册递给珊莎。"你喜欢绘画吗,珊莎?"

          珊莎接过画册翻开琼恩为她打开的那一页,她发现画册里满满的都是琼恩对她的画像,有的精笔细描,有的挥笔速写他的画和他的相片一样的精致。翻到中间,是琼恩对景物的绘画,同样的精致,同样的多种多样。"琼恩很热爱生活呢。"珊莎这么想着,她翻到了后面。她表情猛然凝固渐渐的凝重起来,她握住画册的手愈握愈紧连画册的边都按皱了。这张画画的是一片黑暗的森林,在层层叠叠向外延伸如鬼手般的枝条中藏匿着一双眼睛,那惨白的眼睛在钢笔的粗犷黑线条中显得格外扎眼。下一张,是一个深邃的湖,湖中画着几个游水的孩子他们快乐的戏水,其中一孩子爬到了湖边的一棵树上,但他可能是脚底打滑一下子挂在树上,他是生是死?珊莎也不知道。

         "这是我的接受治疗前每天所看到的……"琼恩,低着头说,"你是不是也看到了,相似的东西。"

         "对,每一天……"珊莎可能知道了琼恩知道了她的秘密也可能不知道。她的眼角闪着泪花,全然不是刚才的样子,但琼恩依旧认为她很美。

          "我曾经不是模特,"珊莎这么说,她终于忍不住哭泣,"我和我妹妹以前是芭蕾舞演员,你知道的那种职业对身体要求很高。我妹妹为此付出了很多,你无法想象琼恩,我妹妹曾三次进急救室,她因此得了和我一样的病……"珊莎说不出话了,琼恩没有强迫她接着说,待到她稍微平静下来她接着说:"她很痛苦,也不愿跟我说话。她为了治病吃那些抗抑郁的药,我劝她不要吃太多。她却要我不要多关闲事,我赌气离开了。等我再回到家,她以经不动了……"琼恩示意她不必继续回忆那段经历了,她痛哭起来。看着珊莎这么伤心地哭,琼恩感觉心口被剜了一刀般的痛,他犹豫不已但最终还是伸出手拥抱住她。

        珊莎没有反抗她的头埋在琼恩怀里,琼恩轻抚她的后背安慰她,此刻她也只是一个需要安慰的人。

        风卷起地上的落叶敲打在窗户上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他们都沉默不语。珊莎的呼吸渐渐平静身体也不在颤抖,她更深的拥抱住琼恩将自己的身体贴在他身上完全放松下来。

        "每个人都有难以启齿的过去,"琼恩轻声说,"那些经历总会让我们痛苦。"他的声音悲伤。

        "你到底经历了什么?"珊莎轻声问。

         "我曾经是一名战地记者,"琼恩说,"就像干我们这一行的人说的'如果无法阻止一场战争,那就记录下它最真实的模样告诉给世人。'"

         "你上过战场?"

         "在伊朗,那里是真正的人间炼狱。我可以看到成千上万的人死在我面前,而我则记录下这惨状来告诉世人这里的真实情况。"琼恩梗塞了一下,"但在那里我犯下了不可原谅的罪行。"

         "那是什么?"珊莎抬起头注视着琼恩。看着她的双瞳,琼恩深吸一口气接着说:"那是一场巷战,可是那个城市的居民还没有被疏散,在混战过程中也没有人会管那么多,我只能看到数以千计的平民百姓也被枪杀。我在废墟之中四处找位置,拍摄那些居民在临死之前的惨状,来告诉世人这里发生的事。"

         琼恩抽噎起来:"但就在我拍摄的时候,有一个小孩朝我跑过来,他可能是来找我寻求帮助。可是我当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他不停的朝我跑过来。当时明明我只要上去接他一步,他就可以活下来。可是我没有,我一直忙着拍摄。当我注意到他时,他可能看到了希望笑了起来。我举起相机对准了他,但就在我按下快门那一刹那,一颗子弹击中了他的头,他就那么倒在了我面前一动不动。我的照片记录了他死前的最后一点希望,而那就是我。"

         "他本身不用死,如果在他面前的不是我而是另一个人他就不会死。就在那时,一颗流弹击中了我的左肩打碎了我的左肩胛骨,若不是后来被同事发现我倒在废墟里,我就要为我的过错偿命了。"琼恩顿了顿接着说"后来我被送到医院治疗。再养病期间,我知道我那张照片获了奖,很多人都在赞美那张照片,说从来没有见过这么震撼人心的作品。可那照片明明是我见死不救的证据,是我麻木不仁的证明。他们越是赞美那张照片我越觉得这是一种罪恶,因此我得了抑郁症。因为伤病的关系我也没法上战场了,我就改行去当了摄影师。我在想,若仇恨也可以用真实的照片来反映,那美为什么不行?所以我才会来记录美,这世间已经有太多仇恨了。"

          "所以你是为了赎罪,才这么认真的为我拍摄。"珊莎问到,琼恩看着她颤抖着说:"我本以为是,但在这过程中,我感觉也不全是。"他不敢正视她的眼睛。

          珊莎抬起他的头让他看着自己,她又拥抱住琼恩,但这次是她安慰琼恩了。

         "你没有给自己留下一张照片吗?"他们分开后,珊莎这么问到。

         琼恩的回答是否定的,他还没有为自己留下一张照片。珊莎微笑着说:"那你是否愿意和我拍一张呢?就在这里,让玛格丽帮我们拍张照?"她牵起他的手带他到拍摄的地方。玛格丽见了他们笑着说:"怎么了,珊莎?出事了吗?"

        "玛格丽能不能为我和琼恩照张照片呢?我们想留个纪念。"

         "当然没问题。"玛格丽一点意外的样子都没有,"坐下就可以了。"她为二人摆好了姿势。琼恩坐在地上背后靠着一张沙发,珊莎就坐在沙发上。琼恩还比较拘谨不敢离珊莎太近,但出乎他意料的珊莎却很自然。她伸出腿放在琼恩的肩膀上,琼恩当然受不了这么热情的珊莎。他觉得紧张急了满脸通红,手一时间不知道放哪里只好背在身后。

        珊莎被琼恩的行为逗笑了,她俯下身轻声说:"别太紧张了琼恩,心浮气躁的可不美。"琼恩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手指轻轻划过她雪白修长的小腿。珊莎为他解开衣领的扣子,"放轻松,把自己带入角色,这是模特的基本要求。"她笑着说。

         "那么我应该带入谁呢?"琼恩开玩笑似的回应到。珊莎咬了咬下嘴唇:"你想带入的人。"他们都笑了。

         "二位看镜头。"玛格丽兴致勃勃地说"琼恩,你这张马脸还挺上镜。"她立刻为他们记录下这一刻。他们都是发自心的笑,都是他们本身的模样,没有任何的粉饰或改变。这张照片真真切切的记录他们本质的模样。

        玛格丽放下摄影机笑到:"等这张照片冲洗出来我也要一份。"琼恩和珊莎当然会同意她的要求,她开心的跳了起来。

         "再见,琼恩。今天我很开心。"珊莎微笑着亲吻他的脸颊与他告别。

         "再见珊莎"

        晚上,在琼恩的卧室里。他翻来覆去睡不着觉,脑海中满是珊莎的模样。他叹了口气,"难道我迷恋上她了。"这个想法让琼恩吓了一跳,这实在是太羞耻了!他紧紧的用被子蒙上头,逃避这个想法直到他感觉快喘不上气了才放开自己。

        "你最近太紧张了,琼恩.雪诺。你只需要好好休息一下。"琼恩深呼吸冷静了一下,刚好明天是假期趁这个机会放松一下也不错。琼恩转头便要睡觉,床边计时器滴滴答答的声音一直在烦着他。他无奈的转过身关掉它。

       但就在琼恩即将进入梦乡的时候,他嗅到了一股淡淡的清香。

      

        

       

venhesy

Your smell (2)

       第二天,当初冬的太阳还没有升起他的头的时候琼恩就已经起床了。他以最快的速度收拾好了自己的床和卧室,后去浴室迅速洗漱完将洗衣机里洗好的衣物晾出来,换上一套运动服将工作穿的西服叠好放到手提箱里,装上一瓶抗抑郁药,给白灵添好今日份的饲料和水,收拾好房间,确认所有电源和煤气灶都关掉后才安心的出门。

        "白灵,"他回头喊道,"看好家,不要拆了房子好吗?"看着白灵摇的像朵花的尾巴,琼恩不禁怀疑它有没有听进去。...

       第二天,当初冬的太阳还没有升起他的头的时候琼恩就已经起床了。他以最快的速度收拾好了自己的床和卧室,后去浴室迅速洗漱完将洗衣机里洗好的衣物晾出来,换上一套运动服将工作穿的西服叠好放到手提箱里,装上一瓶抗抑郁药,给白灵添好今日份的饲料和水,收拾好房间,确认所有电源和煤气灶都关掉后才安心的出门。

        "白灵,"他回头喊道,"看好家,不要拆了房子好吗?"看着白灵摇的像朵花的尾巴,琼恩不禁怀疑它有没有听进去。

       琼恩到达广场后周围几乎没有什么人,这也难怪,谁会大清早上的来这里跑步呢?不过这也正好可以让他远离吵闹,好好构思他今天的作品。

       "女王珊莎。"琼恩边跑边轻声念着这个主题,他不禁觉得这个主题很好笑,是哪个中世纪粉丝想出这个主题呢?但其实这个主题并不难,珊莎生的一副古典美人模样只要稍微交流一下,让她有女王的感觉简直是再简单不过了。可琼恩不愿这么敷衍了事,她有这种美,那就应该让她自然的彻底展现出来,这难道不也是摄影师的工作吗?他难道没有记录下她最美一面的责任吗?

        琼恩这么想着,广场上不知什么时候又多了一个人,随后人们陆陆续续的来到广场。琼恩低头看了看表已经到七点了,他离开广场前往工作的地方。沿途他路过一家咖啡厅打算先吃个早饭。

        他找了个空座坐了下来,周围已经的空座已经坐满了要上班的人,咖啡厅里舒缓的古典乐曲让琼恩放松了身心,他从衣兜里拿出那瓶药取出一片吞了下去,向服务员点了份金枪鱼三明治便从旁边的书架上拿下了一本杂志静静地看着。

         "抱歉,打扰一下,先生。"服务生歉意的对琼恩说,"请问这里能拼桌吗?"

         "当然可以,请便吧。"琼恩微笑着说,没有看清服务员旁边的人。

          "琼恩先生,"琼恩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他惊奇的发现跟他拼桌的是珊莎,她穿着一身运动服,满头是汗红发贴在她的脸上,她的表情很惊喜。

         "珊莎小姐,"琼恩略尴尬的说,"抱歉,我没有认出你来,我不知道你会来这里。"

        珊莎笑了笑用手抵着脸颊说:"玛格丽跟我说这家咖啡厅很有情调,建议我来坐坐。"

        "哦,玛格丽呀。"琼恩一想就知道是那个年轻的女摄像师,她曾经是珊莎的摄像师现在是琼恩的助手,给琼恩提一些服装上的建议。

       "你经常来这里吗,琼恩?"珊莎饶有兴趣的问。

       "是的,一般晨练完之后我会来这里坐坐。"

       "你看了上次的杂志了吧?"珊莎突然这么问。

       "看了,我很高兴他们修改了艺术字的错误,有一次封面的照片是一张少年派的图,他们却用维多利亚体当标题而不是更刚劲的笔体。这直接破坏了整体的协调。"

         "你还真是认真啊。"珊莎惊讶的说,琼恩笑了笑:"我要记录下最真实的美,如果因为其它因素而破坏了真实的美丽那就太可惜了。"

         "你认为我很美吗?"珊莎的这个问题让琼恩顿时失了神,怎么办?该怎么回答?珊莎正看着他,目光中满是期待。琼恩看着她碧蓝的双瞳,沉醉在那温柔的目光中,他只觉得自己的嘴不受自己的控制。琼恩深吸一口气,他觉得嘴唇发干心脏仿佛要跳出来一般。

       "你很美,是我所见过最美的事物。"琼恩把头埋在胸口,这声音小的连他自己都听不清楚。

        珊莎嘴唇微张,目光中流露出惊讶与快乐。她抿了抿嘴,眼角微微闪光。

         琼恩连忙道歉:"对不起,史塔克小姐。我,我不该这样说这太无礼了。"

         "不,琼恩,"她笑了笑,是那么的美又那么的温柔如初生玫瑰一般的动人。

        "我很开心,谢谢你。"她这么说。

     

      

venhesy

Your smell (1.5)

       熙熙攘攘的夜间大街仍然不失它白天的热闹,墨蓝穹顶下是一座座由霓虹装饰的高楼大厦,旁边是由的红砖铺成的街道,街上行人你来我往。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花店的花香和树木的树脂味。

        琼恩没有理会街上的嘈杂,而是快步走回自己的住处。

       琼恩的住所是位于步行街以东约三百米的一处公寓这里离步行街很近到了晚上虽然有点吵,可这里里上班的地方很近,步行只需要三十分钟就到了,凭着一点琼恩就...

       熙熙攘攘的夜间大街仍然不失它白天的热闹,墨蓝穹顶下是一座座由霓虹装饰的高楼大厦,旁边是由的红砖铺成的街道,街上行人你来我往。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花店的花香和树木的树脂味。

        琼恩没有理会街上的嘈杂,而是快步走回自己的住处。

       琼恩的住所是位于步行街以东约三百米的一处公寓这里离步行街很近到了晚上虽然有点吵,可这里里上班的地方很近,步行只需要三十分钟就到了,凭着一点琼恩就可以接受高的吓人的公寓租金和午夜的吵闹了。

         也许没有人会喜欢辛苦工作一天回家后刚刚打开自己家的门就被扑倒,但琼恩却不得不接受这一点。他刚刚打开门,一只白毛阿拉斯加犬不由分说的把他扑倒在地。琼恩还没来得及说话,大白犬已经爬到他身上用它特有的方式欢迎主人。

        "白灵,听话,快点下来。"被舔的满脸唾液的琼恩狼狈地说,但白灵还是在舔他。直到琼恩痛苦地呻吟一声,白灵才意识到自己犯错了。慌慌张张的从琼恩身上下来,像个犯错误的孩子一样乖乖的坐在一边耷拉着头。

        琼恩一只手扶着左肩,另一只手摸摸白灵的头哭笑不得的说:"你欢迎的方式太热情了。怎么了,是太想我了吗?"白灵轻轻顶顶琼恩的手表示赞同。

        看着白灵可怜巴巴的样子,琼恩也实在不忍心责备它了。脱掉被汗水浸透的衣物,琼恩迫不及待的去浴室冲了个澡,冲掉那些沾在脸上的黏液。他披上了件睡袍,从洗衣机里拿出之前洗好的衣物晾上,将今天的脏衣物扔到洗衣机里。

         忙完这一切后,琼恩回到自己的卧室。在明亮的台灯下,他写到:

          "今天,我又拍摄了很多美丽的照片,我记录的这些美丽不是假的而是真实存在的。"

          请问把这张字条用图钉钉在面前的展示板上,那上面密密麻麻的钉满了纸条,全是他对每天的感想。

         琼恩是个抑郁症患者。

       他关掉台灯躺回到自己的床上,打开了床头的计时器,伴随着滴滴答答的响声琼恩终于感觉到了平静缓缓合上了眼睛。

         "女王珊莎。"在即将陷入睡眠的时候,他这么说。

venhesy

Your smell (1)

      鲜花洒落你的身旁,

      我歌颂圣母的慈悲,让我们共处在同一时光。

      也许你会铭记我们共处的日子,

      亦或将其彻底遗忘。          

      但我希望你了解你是我的所有的期待与希望,

 ...

      鲜花洒落你的身旁,

      我歌颂圣母的慈悲,让我们共处在同一时光。

      也许你会铭记我们共处的日子,

      亦或将其彻底遗忘。          

      但我希望你了解你是我的所有的期待与希望,

      治愈我的孤独与悲伤……

      "琼恩先生,我需不需要把头发梳到后面去呢?"

      "不,就这样好了,很美。"

       珊莎害羞的笑了笑,露出两排整齐洁白的牙齿,但瞬间就恢复了端庄的姿态,素白的衣裙包裹了她窈窕优美的身材映出了她雪白的肌肤。面孔端庄白嫩如画圣拉斐尔笔下的圣女般美丽圣洁。火红的秀发散在胸前半遮住她精巧的锁骨,映出了她粉嫩的嘴唇和蓝宝石般的瞳孔。珊莎一只手玩弄着胸前的一缕碎发,另一只手挽着下滑的衣裙,目光中仿佛蕴含着无限的柔情。

        琼恩眉头紧锁,汗水顺着他的脸颊流到了他的衬衫上。他不停的变换着角度,如此美的画面若只是敷衍了事难道不是一种罪过吗?琼恩聚精会神的捕捉角度,时而低声地自言自语时而神情激动踩踏着地面,他沉醉在捕捉美中忘却了自己。

        突然,一个瞬间的不易察觉的朦胧微笑出现在珊莎脸上,琼恩迅速捕捉到这一瞬间飞快的按下快门,伴随着周围刺眼的闪光灯光线,数张精致的照片已经存在了琼恩的相机中。琼恩仿佛解脱般长舒一口气,脸上露出来灿烂的笑容,如同一个孩子得到了期待已久的玩具般快乐,他小心翼翼的取出记忆卡将它宝贝似的

        "辛苦了各位。"琼恩歉意对周围的工作人员说。他走到珊莎身边轻声对她说:"上次的照片,你还满意吗?"这个问题刚一问出来琼恩就觉得可笑,模特是一种生活节奏非常快的职业,怎么可能会记得上次的作品怎么样?但意外的是珊莎很高兴的说:"哦,上次那个呀,我非常喜欢。我跟很多摄像师合作过,但只有你才能把我拍的那么美。"

         琼恩害羞的点点头"你喜欢就好,如果没有你这么配合的模特的话,再好的摄像师也拍不出好的作品。"他自认为这样的回答天衣无缝,一般的模特听到这种回答时都会满意的离开。但珊莎却莫名很有兴趣地问到:"我看你拍摄的照片不像你这个年龄的摄像师能拍出来的。你以前是做什么的?"

         琼恩没有想过她会问到这个问题,连忙岔开话题说:"我,我需要回家想一下下次照片的构图了,你也需要休息的吧?今天你站了很久呢?"

         珊莎点点头没有回答,琼恩赶忙说:"那我就不打扰你了,晚安,史塔克小姐。"他慌慌张张的拿着外套离开了,留下了还想说什么的珊莎。

       

venhesy

一组超美的现代向AU。。。。。额,好吧,根据一位朋友 @seasea爱卖冷CP 这个视频实际上是他剪辑的(不要砍我),在这里向原来的作者致敬,同时也为我没有查清楚造成误会而道歉。祝各位食用愉快了。改天看看能不能拿这个写个文试试(打住,你有很多坑。)

一组超美的现代向AU。。。。。额,好吧,根据一位朋友 @seasea爱卖冷CP 这个视频实际上是他剪辑的(不要砍我),在这里向原来的作者致敬,同时也为我没有查清楚造成误会而道歉。祝各位食用愉快了。改天看看能不能拿这个写个文试试(打住,你有很多坑。)

余温无酒

再放一组照片
图的破罐破摔程度可以说是拍图失败情况一览表了。
我要再看看这组人。

再放一组照片
图的破罐破摔程度可以说是拍图失败情况一览表了。
我要再看看这组人。

余温无酒

很久没有填坑了,未来很久可能也不会更新,我的心里充满愧疚,思来想去,手里还有点图,发出来给大家看看吧。
黑凤凰发布会的图,我(和我的基友)懒得修图,(重申)我是个只会按快门的相机使用水平,并且是没怎么挑按顺序发图(不按顺序发图我根本记不住哪张发过哪张没发),所以……所以大家凑合看吧【捂脸】

很久没有填坑了,未来很久可能也不会更新,我的心里充满愧疚,思来想去,手里还有点图,发出来给大家看看吧。
黑凤凰发布会的图,我(和我的基友)懒得修图,(重申)我是个只会按快门的相机使用水平,并且是没怎么挑按顺序发图(不按顺序发图我根本记不住哪张发过哪张没发),所以……所以大家凑合看吧【捂脸】

Miss璐小姐

索菲·特纳(Sophie Turner)


代表作:《权力的游戏》、《x战警:黑凤凰》

索菲·特纳(Sophie Turner)




代表作:《权力的游戏》、《x战警:黑凤凰》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