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Stan Lee

3794浏览    243参与
喷喷家的猫

时间过的真快

然后

谢谢你


❤️


*图自@微博电影 @追风少年刘全有

时间过的真快

然后

谢谢你


❤️


*图自@微博电影 @追风少年刘全有

素衣白纱亦倾国
老爷子你放心吧,英雄们都好着呢...

老爷子你放心吧,英雄们都好着呢,你就安心地带着寡姐他们回到超级英雄的世界里吧。我们也会守护好你所创造的漫威宇宙,让它再有十个十年。

此生无悔入漫威,来世还做弹指灰。

Thank you Marvel.Thank you Stan Lee

老爷子你放心吧,英雄们都好着呢,你就安心地带着寡姐他们回到超级英雄的世界里吧。我们也会守护好你所创造的漫威宇宙,让它再有十个十年。

此生无悔入漫威,来世还做弹指灰。

Thank you Marvel.Thank you Stan Lee

喷喷家的猫

希望你依旧一切安好 ❤️


*图片来自微博@美术生都关注 @漫威DC小队长 @powaup

希望你依旧一切安好 ❤️


*图片来自微博@美术生都关注 @漫威DC小队长 @powaup

安求墨

To Stan Lee

Stan Lee逝世一周年祭。

心有余悸。跟往常一样迷迷糊糊地醒来,迷迷糊糊地拿起手机看到微博推送消息的时候犹如一缸凉透的铁水灌顶,然后反复看反复寻找消息反复确认,紧接着颓然坐倒。黑白照片同世界深深浅浅的色彩分明,又似乎淡化了与这个世界的界限,阴阳相接,相离。

这之后我才意识到这是真实的。

老爷子走了。

啊,好像前几天才看了毒液啊。刚和他创造的世界打过交道,他就走了。

以上是那天早上看到消息到确认消息的我的状态。复联4和惊奇队长还没上映,而且发生在灭霸打了响指之后。

太过突然。

醒来跟室友说老爷子走了的消息,几乎一寝室漫威粉的我们,忽然就沉默了。没有过多讨论,也没有说些什么,安静...

Stan Lee逝世一周年祭。

心有余悸。跟往常一样迷迷糊糊地醒来,迷迷糊糊地拿起手机看到微博推送消息的时候犹如一缸凉透的铁水灌顶,然后反复看反复寻找消息反复确认,紧接着颓然坐倒。黑白照片同世界深深浅浅的色彩分明,又似乎淡化了与这个世界的界限,阴阳相接,相离。

这之后我才意识到这是真实的。

老爷子走了。

啊,好像前几天才看了毒液啊。刚和他创造的世界打过交道,他就走了。

以上是那天早上看到消息到确认消息的我的状态。复联4和惊奇队长还没上映,而且发生在灭霸打了响指之后。

太过突然。

醒来跟室友说老爷子走了的消息,几乎一寝室漫威粉的我们,忽然就沉默了。没有过多讨论,也没有说些什么,安静得可怕。我们不约而同,进行了一场无人知晓的默哀。那也是我们唯一能做的——在他前往另一个世界的路上,安安静静地目送他一程。

以前几乎漫威的每一部电影都能见到老爷子,久而久之,在电影中寻找老爷子的身影成为了习惯。他在英雄们的世界里旅行,从和托比聊天的老人到给唐尼送快递的货员,萨卡星的理发师,荷兰弟校车的司机,他也以自己的名字在神奇四侠和死侍的世界里散了个步。请别在意韦德的粗鲁啊。这个创造了英雄们故事的老人啊,和自己笔下的英雄们有一嘴没一嘴的聊天,喝过阿斯加德的酒,身后蜘蛛侠和蜥蜴人大战他也悠然自得地听着歌。他的出现变成了一种期待,在观影的同时也喜欢能和这个熟悉的老人再次照面。

那时朋友问我,还能在电影里见到老爷子吗?

我不肯定地回复,应该吧,也许会以其他的方式。海报啊,壁画啊,全息投影啊……诸如此类,总之以一种方式让老爷子在电影里继续出现吧?不然以后的漫威电影,最大的彩蛋都少了。我的猜测并没有成真,英雄远征里没有出现那个熟悉的身影。

有人跟我说,他一定是去做观察者了,在某个角落静静地看着一切。也许那才是老爷子最想要的。所以我开始学着接受他的离去,近年群星陨落,一个一个我们熟知的人到了生命尽头。但只要有人记得他们的名字,有人继续读着他们的故事,传奇就不会结束。

我依然记得,惊奇队长对老爷子的致敬开头。

我依然记得,报纸被卡罗尔推开出现的老爷子微微一笑。然后观众们惊喜地轻呼了一声哇。就像和隔壁家的爷爷打了个招呼。

我依然记得,复联4首映场,坐着的都是自己学校不顾门禁溜出来的校友。老爷子一出现,大家又是一阵很轻盈的欢呼。

那一刻我有些感动,观影过程之中的这一幕,忽然拉近了影迷们之间的距离,也拉近了和荧幕上老人的距离。

听见了吗,大家在跟你说:

嘿,好久不见啊,老爷子。

我们都很想你。

 

一年过去了。

虽然现在对漫威的热情不像之前那样强烈,但我仍然深爱着老爷子创造的那些有血有肉的角色,那个有魂有灵的世界。我们和蜘蛛侠学责任与承担,和钢铁侠学牺牲与付出,和美国队长学勇敢与坚强,我们在那个惊奇而瑰丽的世界里寻找自己的投影,寻找自己热爱的人格,并且在平凡之中觅见了伟大。

老爷子是个凡人,凡人终将远去,可老爷子的名字一定会在一百年,几百年甚至千年之后被人提起。他为超级英雄注入了新的活力,也为世界带来了欢乐。我很喜欢您的故事,老爷子。

桃总说,老爷子是个热情的人。海总说,老爷子是个富有童趣的人。寡姐说,老爷子能带给人力量。马克叔说,老爷子很善良和蔼。雷纳说,老爷子超凡脱俗,异于常人。是个不可思议的天才。

他是平凡又有趣的老人。

他是热情又善良的天才。

他是超凡脱俗的,也是独一无二的。

2019年11月12日,老爷子逝世一年了。我会永远思念您。

我们会永远思念您。

谢谢您,和您笔下的世界。故事不会停止,英雄们也不会就此停留。

我和全世界的漫威粉一起,在今天,再次怀念您。愿您在另一个世界一切安好。

再见,老爷子。


安是娇虎
🕯️ .老爷子去隔壁宇宙一年...

🕯️


.老爷子去隔壁宇宙一年了

🕯️


.老爷子去隔壁宇宙一年了

HLCB•OLXB

医生【Doctor】

★因为家人和自己的原因最近总是泡在医院里

★向所有的医务工作者致敬

★大概是英雄旁边的小人物x

★拜亚基、廷达罗斯猎犬、米·戈出自克苏鲁神话


     我是个医生。


  每个宇宙都是。

  

  

  我的第一场手术安排在西伯利亚的一座“红房子”里——给一个女孩切除子宫。她的发是深麻色的,好像有雀斑,嘴上贴着胶带。手术台上的身体有着完美的曲线,向从泉水中跃出的阿尔忒修斯,在海中举起弓箭,因寒冷而微微颤抖。

  

  She must be cold.

  

  Just COLD.

  

  她死死地盯着天花板上的吊灯,我看不见她的眼神。

  

  

  第二场手术也...

★因为家人和自己的原因最近总是泡在医院里

★向所有的医务工作者致敬

★大概是英雄旁边的小人物x

★拜亚基、廷达罗斯猎犬、米·戈出自克苏鲁神话









     我是个医生。


  每个宇宙都是。

  

  

  我的第一场手术安排在西伯利亚的一座“红房子”里——给一个女孩切除子宫。她的发是深麻色的,好像有雀斑,嘴上贴着胶带。手术台上的身体有着完美的曲线,向从泉水中跃出的阿尔忒修斯,在海中举起弓箭,因寒冷而微微颤抖。

  

  She must be cold.

  

  Just COLD.

  

  她死死地盯着天花板上的吊灯,我看不见她的眼神。

  

  

  第二场手术也一样在西伯利亚平原上,只是对象变成了一个需要接上假肢的男孩——在我看来所有病人都年轻的像个婴儿。手术并不顺利,他很痛苦,金属假肢需要与他的脊髓相连,意味着我要割开他大半个后背将电极与神经绞合。


  他是个漂亮的男孩,呈现在空气下粉红的肌肉组织和谐的排列在脊椎两侧。血腥气在手术室室里弥漫,狼群就在外面晚餐。


  我看不到他的眼睛,也许它们是绿色的,但蓝色也很适合他。


  也许苏联的药物质检关喝死在瓦尔登湖里了,男孩苏醒了一次,又晕了过去。我正在试图将他的脊椎和金属焊接。


  “更多的麻药”我说。


  

  然后我去了宇宙一个叫阿萨神域的地方——其实这本该是我的第一站,但黄金蜂蜜酒太难酿了——为王子处理他摔伤的膝盖。


  擦伤,他是这么说的,身上的甲胄还没来得及换去。小家伙骄傲地像一头狮子,我择去他腿上一根格拉希尔的尖刺,小王子别过头轻哼一声。阳光穿过他金缎似的发丝,竟也增色不少。


  “我必须提醒你,殿下,格拉希尔不是普通的植株…”


  小狮子低下头,还没茂盛的鬃毛如解了冻般软了下去。


  “…最好换个地方与您的伙伴练武,被树根擦伤的伤口需要一周才能痊愈。”


  小狮子肉眼可见的翘起了尾巴,他沉下嗓音以掩饰自己的欣喜:“我会牢记你的言语,忠诚的布隆希尔德。”


  我微笑着将利刺扔进花园,抚摸那位混血王子立过的窗台。


  谁会拒绝一只小蛇的绿眼睛呢?


  伊敦恩哭泣着寻找自己丢失的金苹果,可就连尤金和莫宁都保持缄默。


  

  感谢比尔鲁斯特的光芒,我赶上了第四次任务,成了掠夺者的船医。他们沉默却异常迅速地忙碌,前舱穿过跳跃点,荡出如半凝固海洋般的波纹。我站在船长(一只黑色的巨章鱼)旁边,他的触须温顺地瘫伏在甲板上,粘液糊出了一片小型湖泊。


  Reach


  越来越多的飞船从果冻汤一样的星空中钻出,围拢在中间那艘橙色、吐着等离子光带的飞飞船周边。


  We Late


  “Hello,and Goodbye.”


  我低头向那片光带致敬,右手握拳按在左胸——时间的玩笑总是过于刻薄。


  其实医生和英雄都是一样的——有时候,一个生命你都无法挽救。

  

  

  返回地球并非拜亚基的错误——我也拥有足够的力量去掌控它的缰绳——而是造物神的旨意。


  我面对病床上枯瘪的老人肉体,身旁立着他哀伤又温和的灵魂,魔鬼的吐息和鞭痕造成的伤口隐没在灯光下,不见天日。


  被无耻恶魔囚禁的父亲,我伟大的神明!


  我跪在他的脚边,恳请他允许孩子缝补父神的躯壳。


  “不”他说,手掌挽住了我的肩膀,“是我该请你,去帮助我的幼子。”

  

  于是我带着旨意而来,回到了最为现实也最恶劣的地球之一,照料我兄弟的伤口。

  

  “Hurt?”

  “Maybe.”

  “Maybe in the past.”

  “HaHa.”

  

  我冲着手术床上的男孩微笑,他本应大失血而苍白的脸总算泛起了些许血丝。愚氓把石头掷向他,暴徒烧毁他的房子,无赖刺死了他仅有的亲人与朋友——这个承载了无数恶意的孩子就躺在那,带着18道大小不一的伤口。


  然而智者和英雄却不惜一切维护他的安全:先进的医疗设备,为他而生的镜象空间,外面正在竭力保护他的团队。


  这个低贱又高贵的种族。


  不,我不该随意评价一个文明——轻视、崇敬这颗星星的碳基或硅基生命无限,而我只是一个医生。


  

  后来一切趋于平淡,我的兄弟们疲于奔波,拯救他们宇宙的家园。神的幼子和一个变种人去了北方的森林,寻找新的、隐密但确实存在的未来。我经营着一家小诊所,就在一位法师圣殿的隔壁。“要小心廷达罗斯猎犬!”每次他从别的维度归来我都这样说,顺便端上一杯红茶。


  我给孩子们治疗发热和咳嗽,给英雄们缝补伤口和战衣。我已经很久没有骑上拜亚基,因为这周五皇后区的一个女孩还在等我修补她的后槽牙。


  我始终拿着我的手术刀——直到米·戈的族人前来收走我的大脑。


菲兒Feya
不知怎的看到这图心很酸.......

不知怎的看到这图心很酸......


Stan lee带着Cap, Nat, ironman离开了


看着看着又想哭了.....

不知怎的看到这图心很酸......


Stan lee带着Cap, Nat, ironman离开了


看着看着又想哭了.....

小苍蓝

老贾表示为史塔克操碎了心
你们在大街上阳谋真的好吗?XD
斯坦李要报纸哈哈啊哈

老贾表示为史塔克操碎了心
你们在大街上阳谋真的好吗?XD
斯坦李要报纸哈哈啊哈

气人画手铁鱼鱼

你也来啦…🌟💫💦

你也来啦…🌟💫💦

张寒夜不见了

讲故事。

  

  

  

  

0

    

  十几年前,那个地方来了个老头。

  

  老头不干什么,就是每天支张凳子,坐那儿,讲故事。

  嘿呀,我是说,他那时候当然不是老头,只是我们习惯这么叫。但是这么坐着,就算是年轻人也很奇怪对吧?

  人们对这种娱乐方式并不感冒。毕竟天上飘着一个个精彩绚烂的世界,以自己的方式运行着,每个值得认可的「讲故事」的人——都在那上面,努力让自己的小世界比别人的更灿烂呢。

  下面很正常,牛顿与乔布斯仍然统治人类,物理和精神上。

  世界照常运作,有些人对那些流光溢彩的星体嗤之以鼻。他们笑,那都不是真的,又不能吃又不能喝,骗点你们空想家的钱罢...

  

  

  

  

0

    

  十几年前,那个地方来了个老头。

  

  老头不干什么,就是每天支张凳子,坐那儿,讲故事。

  嘿呀,我是说,他那时候当然不是老头,只是我们习惯这么叫。但是这么坐着,就算是年轻人也很奇怪对吧?

  人们对这种娱乐方式并不感冒。毕竟天上飘着一个个精彩绚烂的世界,以自己的方式运行着,每个值得认可的「讲故事」的人——都在那上面,努力让自己的小世界比别人的更灿烂呢。

  下面很正常,牛顿与乔布斯仍然统治人类,物理和精神上。

  世界照常运作,有些人对那些流光溢彩的星体嗤之以鼻。他们笑,那都不是真的,又不能吃又不能喝,骗点你们空想家的钱罢了。

  人们不听。每当他们从繁重的工作学习中抬起头,一踮脚,就轻飘飘地浮上天了,钻进小世界里看看。当然只是看看——毕竟仍然有一层壁障,在我们维度,他们仍然没法真切地跟我们拥抱。

  可是他们中的一部分仍然固执地想着,认为他们在某些地方存在。至于其他只是在其中遨游,也为其美和真实感叹。

  

  

  ——有些世界很小很破,连基本定律都一触即碎。这样的当然不中用,很快就消失在地平线。地球在转动,每天都有星球升空、扩张、消失。

  但是也有些高于现实,似乎真的触手可及。那些世界自然越来越光彩照人,像行星运行,散发光晕,扩展出星体与星环,乃至与别的世界联结融合,吸引更多的人。

  

  我想说的是,欣赏者中也不乏一些好奇的。他们说要回归本源,所以——也搬起凳子,拿上折叠椅,用最传统的方式,去听老头讲故事了。

    

  

1

    

  

  嘿,这个老头可真猖狂。在他嘴里,北欧神祗不过是骄横无理之徒,天才科学家也是自负的花花公子。

  可人们早已对完美的虚影不买账啦,这么看来这样的人物还是更真实些。所以从那以后每到日暮黄昏,天边就会出现一个由凳子围成的小行星。虽然不发光,但存在,扩展。

  

  后来,人们早都知道这会发生。在某个夕阳染红火烧云的时刻,一层光晕包裹住老头,他像一束焰火缓缓升上夜空。

  这颗小行星,升空了。

  老头也获得了“创造”自己世界的权利。

  

  发光发热,红红的,可以扩张,可以运行。和那些小世界没什么两样。

  正如我们所料:大批大批的人被吸引而来。

 

   

2

  

  

  人们可从没遇见过。

  没有一个小世界能那么真实。小世界里有讲历史的,有惊险刺激的,有阴郁可怖的。但你看:在这儿,你就处于当下这个时间点。连地球都跟现实的一模一样,只是这个世界更疯狂、更不可能。

  在这里,被蜘蛛咬会变异,宇宙有十界甚至更多,自称神祗的神祗却不像神祗,天空开个大窟窿,外星人攻进来了,一块小小的石头差点毁灭整个星球。

  

  不危险吗?也许你会问。

  

  啊,是这样的。幻想家们这么回答你:我们总得死去。——比起庸庸碌碌一生,显然还是精彩刺激走一遭比较好,管他的结局。如果不能始终精彩刺激,至少也可以憧憬一下下,就一下下,毕竟于宇宙而言,于上帝之手,我们也只活了一下下,冲出地球的事,我们也能做的。对吧?  

3

  

  小世界现在红得发烫,占满半边天啦。

  每天都有成群结队的人们冲进去,冲出来。有些在里面长久留下,一起欢笑,大部分不得不回去,也经常回来,经常仰望。也有小部分离开的,或者根本不感兴趣——没关系,来来往往,总会有些留下的。

  

  至于世界的缔造者呢?人们的称呼也从“老头”变成“老爷子”,亲切许多啦。老爷子现在不常露面,退居小世界深处,继续写他的故事。

  ——当然,这只是官方说法。越来越多人投身世界中,演绎这一个个故事。他老是会在各种酷毙了的故事之中,露个面,快递员,行人,或者单纯的“观察者”。

  一样的是每每他出现,我们就会激起一阵欢呼,小世界又激荡开一圈蓝紫发光的星尘,焕发新的生机。

  

  至于地上的芸芸众生,人人都忙于自己的事,但只要一想起“他们”,就会不自觉地笑出来或者在夜晚狠狠地用枕头埋住脸。更有甚者:就在小世界的光辉之下,时不时就会有新的光球从城市之中升起来,接受大家仰慕的目光洗礼,然后打个弯,融进那个大一点的世界了。

  大家就会笑,啊,原来你写(画,唱,以及各种艺术形式)的东西属于这个宇宙啊。真不错,“他们”又因为你更鲜活了一点。

  

  

  “他们”,当然,是信仰,是存在,是念想。“他们”不存在,却比真实更真实。

  

  

  最后,大家都明白:只要他在就好,只要他在,这个世界就活着。

  

  

  于是在城市里,最后一个人也抱着这种念头睡去了:至少明天,老爷子还在。对吧?

  

  

  

4

  

  

  小世界里出事儿了。

  是很不好的事,大家很心痛,但既然是老爷子计划之中,那也就拭目以待。

  

  老爷子说,别担心,会为他们报仇的。 

  

  然后老爷子真的不见了。就如同他曾经出现在人们视野中那样,扑地消失了,他的房间还在,手稿还在,世界还在。但他不在了。

  

  人们被这个消息击懵,但是大家都明白:

  

  他绝不是回到那个世界吧?

  

 他去拯救世界了对吧?像是真正的英雄,提起枪拿起剑,准备着一去不返。

  

  

  再回头看看,这样一起欢呼激动,悲伤落泪,掌声辉煌的日子,已经过去十年。

  时间之河只是静静流淌。

  

  

  

  过了很久,我们意识到:

  英雄来了又去,代代更迭,但他回不来了。

  

  

  

  

  

  

5

  

  

  老爷子早都设计好了一切。

  

  

  不久之后,小世界各个角落的能量化作一只只箭向核心击去,所有的能量汇集到一个奇点——一个,而不是六个。

  所有能量汇集到这一点,小世界爆炸了。

  

  那爆炸如此之大,地面上烟尘被激起满天,不管是了解这个世界的,还是未曾得知的,未曾走入的,都被这刺目的温度灼灼拉起脑袋,颈骨咯楞着,久违地仰望天空。

  像是一片星辰在穹顶忽然炸裂,泪水自时空的断面爆裂开来汇聚成完美的同心圆,从此再无什么喜悦并痛苦,所有刺痛和成长,所有呐喊与时光,全部在这里引爆来描绘这场空前绝后的盛宴。

  

  

  我们眼中盈满泪水。

  

  

  我们都知道发生了什么。   

  

  

  那一刻世界归于安静,大家把眼泪砸到地上密集地葬在土里,举行一场葬礼,默默无声。

  

  烟尘之中人们矗立着,像沉默的祭坛。

  

  尘埃从天上降下来。

  

  对其中某些人,他们对所有的后生会这么说,所有的史书之中也会这么记载:

  没有比这更漫长的时刻了。

  

  

  星尘慢慢落定,洒在人们肩上,脸上,眼眶下,泪水里,只是亮盈盈地浮动。

  天光透出来。

  世界废墟里残存的东西有了轮廓。

  

  

  

6

  

  

  

  

  

  

  

  

  

  

  𝙄 𝙡𝙤𝙫𝙚 𝙮𝙤𝙪 𝙩𝙝𝙧𝙚𝙚 𝙩𝙝𝙤𝙪𝙨𝙖𝙣𝙙.   

  

  

  

  

  

  

  

  

  

  

  

  

7

  

  

  

  好了后生们,我们都知道现在谈论的是什么。没有人知道确切发生什么事,只知道在断壁残垣中,有人心口撕裂着看到最渴望的结果,含着泪水离开,梦里都是笑的。他们很幸运。还有人(是啊,人类永不满足)捶胸顿足,说这根本不是想要的结果,他们倒宁愿根本没见识过这个世界曾经的样子。

  ——那么绚烂,那么鲜活,像是…像是一场梦。

  可是梦醒了,醒之前还要把最爱的东西毁灭一番,无比真实地告诉你:走吧,什么都回不来了。

  

  更多,只是呆呆地站着。

  

  这是一个盛大的落幕。载入史册,成为历史,成为绝唱,辉煌。

  否认一个时代?做梦去吧。

  

  

  人们慢慢开始动作,僵硬的躯体投下一片剪影。拍拍对方肩,告诉他们:我们还活着,生活还得继续,逝者已逝,无法归来。

  但是为什么?为什么?有人抽噎着。

  

  “终点是旅途的一部分。

  

  虽然现在很痛。但总比从没来过好,对吧?” 

  

  “瞧瞧这个世界。多少人为此付出努力,他们尽力了才带来这个差强人意的结果,不管怎么样,我们得接受了。”

  

  “这些,也值得了。”

  

  话说到一半,言语者哽住,自己喉咙都挤不出下个字节。

  

  

  

  

8

  

  

  

  小世界变成一团星云,漫无目的地聚拢在曾经存在之地。

  

  留下的仍然是大部分。很快,小世界就被继承者,管理者,设计者等等幕后工作者接手——这么多热爱者,总有我们信得过的。

  还有很多后续工作要处理:大批仰慕者离开啊,推敲小世界毁灭的缘由前来质问的阴谋论者啊,等等。

  

  总而言之:老爷子并没有炸掉全部,他当然不是用死亡灌注一场毁灭的大反派,只是——给了他们一个完整的结局,仅此而已。

  很快,小世界又慢慢聚拢,有了运转中心。爆炸的尘埃盖满半边天,很多人又会因此慕名而来。

  

  故事远远没有结束。当然,很多人的一代青春,结束了。跟着他们深爱的角色一起。但这也不代表完美的他们就此消亡:一石激起千层浪,底下的真实世界里涌现出浩如星海的光团,汇集进重建中的小世界。

  他们和我们,都活着。

  

  

  都好好活着,无论精彩与否。

  

  

  

  

9

  

  

  

  后生们的确很奇怪:当年那一群气呼呼要走的前辈,时常三三两两爬上高处,远远看着他们在新的小世界里遨游,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最好笑的是,甚至还有几个曾经怒火冲天的,在小世界里被抓个现行:当年坚决要走,现在玩得正开心呢——终究没法割舍。

  

  为什么?他们也会问。你们不是说这不是最好的结局吗,失望了吗?那还回来干什么?

  

  每当这个时候,前辈们就笑:

  

  

  说话注意着点,第一次在这里辉煌的可是他们。

  

 

  

  

  

  是的,执着的前辈们还是发现了一点儿东西。

  不知道是大家执念太强,还是这本就存在于设定之中,城市的角落里仍然散落着小世界,或者说,小世界的“另一结局”。

  颜色,运转都和原来那个差不多。只是进度慢了,加上尺寸微缩不少,黯淡得确实比不上现在的新世界。

  就像…就像是在原来的世界里剥离开一层,故事出现了新的分支。

  

  “我就说吧!”最后一片这样的小光团被发现在郊区沙漠里,像是葬在沙漠的恒星。这种声音不时在已经聚拢的人群背后响起,然后又归于沉寂:叫喊者意识到大家都这么想。

  人们只是看着那里,有人抱着,抑或搭着彼此肩膀,像是在行礼,又像是见证新生。

  未来仍有一部分属于他们深爱着的那群人。这些小星星也终将升空,跟新世界建立千丝万缕的联系。

  

  

  后来,我们把这个叫作“平行宇宙”。

  

  

  

  

10  

  

  

  

  

  “好结局多棒啊。”

  

  远处的女孩突然开口说道,摇晃着手中的汽水。

  

  “什么?”女孩说话的声音被旁边汽水拉环声掩盖,少年正跟她一起晃着腿看满天星辰,凑近了问。

  

  “不,”女孩纠正,“如果…给他们一个圆满的结局?”

  

  “是啊。”少年叹气,这个土坡上可以看见几乎所有的星星,大家正在发掘这一切。“我们谁又不想呢。看看平行宇宙吧,什么都有转机。”

  

  “要是他们还没走…”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少年打断她。

  “总不可能一直辉煌吧?——那个看似很意难平的结局,现在看着也挺好。

  

  说白了,只要有个结局,就好。”

  

  

  “嗯。”女孩沉默,

  “但我还是有点想那个老爷子。”

  

  

 

  

  

  

11

  

  

  

  

  

  

  𝙄 𝙡𝙤𝙫𝙚 𝙮𝙤𝙪 𝙢𝙤𝙧𝙚 𝙩𝙝𝙖𝙣 𝙩𝙝𝙧𝙚𝙚 𝙩𝙝𝙤𝙪𝙨𝙖𝙣𝙙 𝙩𝙞𝙢𝙚𝙨. 

  

  

  鲜衣怒马少年郎,不枉人世走一趟。  

  

  

  

  

  

  

  

fin.     

  

  

  

  

  

  

——————————————

  

  

  你好,首先感谢你看到这里,我是这个小光团的创造者张寒夜。

  没错,写的就是漫威和老爷子。初衷仅仅始于光团和“讲故事者”的脑洞,当时还是复联四以前。始终为了结局意难平,就写下来这些东西。“小世界”可以理解为精神文明,也可以理解为电影宇宙,有的相通有的只是独立存在。“光团”,可以理解为同人作品。

  我是雷神三入坑,到现在也没多久。但以前从没了解过的MCU真实吸引住我,因为这些故事里也承载了比我想象多更多的东西。

  入场前写到小世界爆炸那段。看完回来,我总期待的完美结局没有实现,半夜抱着手机哭,差点把所有存稿删掉。现在看来幸亏没删。战线拉得很长,将近大半个月才完成这个故事。

      

  最后,如果你喜欢的话请红心蓝手,没准我也能有带着小世界升空的机会。

  谢谢,真的,我爱每个角色远远超过三千遍。

轉瞬為雲
[授權轉載]Stan Lee...

[授權轉載]Stan Lee 最後一次的客串

今天稍早,導演喬˙羅索(Joe Russo)與安東尼˙羅索(Anthony Russo)在自己的Instagram頁面上分享了一張史坦˙李(Stan Lee)的《復仇者聯盟:終局之戰》片場留影。2018年11月時,這位催生多名經典角色的漫畫巨擘與「客串之王」與世長辭,享壽96歲,而在這張史坦過世前幾個月拍攝的相片裡,我們可以看到他一身嬉皮造型,以自己在電影裡的模樣留下了紀錄。

在《復仇者聯盟:終局之戰》劇情中段的1970年代場景裡,史坦客串扮演了一名嬉皮,並在駕車行經軍事基地時對著軍人大喊:「做愛,不作戰!」而為了重現史坦在49年前的模樣,劇組...

[授權轉載]Stan Lee 最後一次的客串

今天稍早,導演喬˙羅索(Joe Russo)與安東尼˙羅索(Anthony Russo)在自己的Instagram頁面上分享了一張史坦˙李(Stan Lee)的《復仇者聯盟:終局之戰》片場留影。2018年11月時,這位催生多名經典角色的漫畫巨擘與「客串之王」與世長辭,享壽96歲,而在這張史坦過世前幾個月拍攝的相片裡,我們可以看到他一身嬉皮造型,以自己在電影裡的模樣留下了紀錄。

在《復仇者聯盟:終局之戰》劇情中段的1970年代場景裡,史坦客串扮演了一名嬉皮,並在駕車行經軍事基地時對著軍人大喊:「做愛,不作戰!」而為了重現史坦在49年前的模樣,劇組的特效團隊動用了《蟻人》、《星際異攻隊2》……等電影裡皆曾使用過的「數位回春」技術,透過掃描史坦的臉部,如字面意義上地在大銀幕上將他的年齡成功減半。

幾天前在《Entertainment Weekly》的訪談裡,喬曾感慨地表示:「有一點似乎還蠻有趣的,那就是我們在史坦過世前就已經有了這一幕的構想。噢,70年代的史坦究竟是什麼樣子呢?」

事實上,1970年代的史坦˙李本人的確就和電影裡的樣子如出一轍。

喬:「這是史坦˙李的最後一個電影客串鏡頭。」

安東尼則問道:「你能相信嗎?」接著便不可置信地搖起了自己的頭。

在Vulture的專訪裡,兩位導演也回顧了當時在片場與史坦一起拍攝的感受。

安東尼:「那時他的確快步入生命的盡頭了。本片的拍攝狀況和《美國隊長2:酷寒戰士》-那是我們第一部拍攝他客串鏡頭的電影-之間的差異是令人印象深刻的。在拍攝《美國隊長2:酷寒戰士》的時候,他來到片場散發的那股能量是非常驚人且充滿啟發性的。你可以看到他對此有多麼地興奮。他忙著和每個人說話,妙語如珠,而每個人都......他真的很有人格魅力。」

喬:「就像一種古典制約。當你聽到他的聲音時,你會再次變回一個小孩子。那樣的效果會發生在所有人身上。」

安東尼:「基於某些原因,每回當我們拍攝他的客串鏡頭時,片場聚集的人群都會比原本應當出現的數量還要多上一倍,這真的非常、非常好玩。」

喬:「和其他來到片場的電影明星相比,他的吸引力是不同凡響的……」

安東尼:「我們很愛他的另一點-而這點在拍攝《美國隊長2:酷寒戰士》時一度讓我們感到有些困惑-則是,他總是希望自己能有更多的台詞。所以,即便我們為他做好一切安排,讓他在鏡頭裡說出某些非常簡單的對白時,他還是會不斷丟出一些其他不同的對白。剛開始的時候,因為喬和我對他都充滿了尊敬與崇拜,所以我們的反應就像是……那對我們來說是有點難熬的。但到頭來,我們還是得以專注在拍攝之上。但看到他擁有這般程度的熱情與動力,總是想持續前進,也總是想找到更多、更多的東西,這真的是很棒的一種體驗。而到了《復仇者聯盟:終局之戰》時,他的年紀已經在他身上造成了某些負面影響,那時的他依然安好,足以因應拍攝,但也就這樣了。」

轉載自Marvel 電影世界觀百科

Eva

【漫威/ Stan Lee】The Story (1)

【漫威/ Stan Lee】The Story (1)


*漫威原著向

* 1940年 - > 2012AVG1后

*致敬那些英雄们,以及最大英雄老爷子

*穿越

*与原著稍微不同,毕竟,他到时候可是要说故事的呢

*以电影无限系列为主

*「Excelsior!」

* OOC

*渣文笔

*撞梗麻煩說声qwq

*不喜再见右转不送


✋以下


一位外表20歲上下的男子在街道上满脸迷茫、漫無目的的悠晃著

这不能怪他,任谁突然之间来到了另一个世界、同时时间又突然前篡了好几年都会感到惊恐,更何况他来到的这个世界似乎才刚饱受摧残

路上满是破碎的水泥块,人行道上的路灯摇摇欲坠,经过的人不是衣服上满是灰尘就是身上有多处...

【漫威/ Stan Lee】The Story (1)


*漫威原著向

* 1940年 - > 2012AVG1后

*致敬那些英雄们,以及最大英雄老爷子

*穿越

*与原著稍微不同,毕竟,他到时候可是要说故事的呢

*以电影无限系列为主

*「Excelsior!」

* OOC

*渣文笔

*撞梗麻煩說声qwq

*不喜再见右转不送


✋以下


一位外表20歲上下的男子在街道上满脸迷茫、漫無目的的悠晃著

这不能怪他,任谁突然之间来到了另一个世界、同时时间又突然前篡了好几年都会感到惊恐,更何况他来到的这个世界似乎才刚饱受摧残

路上满是破碎的水泥块,人行道上的路灯摇摇欲坠,经过的人不是衣服上满是灰尘就是身上有多处伤口,前方的那栋大楼外的字母甚至只留下了一个残破的”A”

沿着人行道向前走着,穿着干净衣物的他显得跟这个世界格格不入,的确,在他来到这个世界之前,他还待在家中看报纸吃早餐

正当他恍神的时刻,一位穿着红金色装甲的人从天而降的”飞”在他面前,惹来了一旁路人的惊呼。这位”铁人”举起了手,发出了光明似要发射出什么一样

「你是谁?跟那位斑比是同伙吗?」

他被包围了,被一群奇装异服的人包围住,特别是其中一位穿着红白蓝的男子更为瞩目

哦天,他是把国旗穿在身上吗?这紧身衣……哇呜

当然这些只是在内心想想,也不知道为什么他还有这个心情,但实际上他已经快被这个阵仗吓死了,他一直都是一个遵守纪律,守法的好公民,从来没有亲眼见过这样的荷枪实弹,更何况他还是那个”目标”

「哦……哇,呃…怎么说,我不认识你所说的那位斑比是谁,但是,我认为我是穿越世界了」

男人紧张的吞了口口水,其他人像是不相信他样更警惕

「不,你们相信我,我那个世界还没这么进步,而且,我们还只在1945年」

「你该怎么证明?」

一位红发美人举着手枪讯问,男人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正当他陷入困境时……

「Sir ,我认为他所说可能为真」

一个声音突然不知道从那儿冒出来,正当男人像个傻子一样转头寻找声音来源,那个穿着装甲的男人回应了

「嗯?Jarvis?」

从他的装甲里头传出来的??

「Sir,经扫描分析,这位先生并没有任何武器,同时他身上的”空间”波动跟宇宙魔方打开后产生的波动相似,甚至更为明显。详细可以等到回到神盾局后再进一步」

这个Jarvis 好像是很让人信服一般,其他人都放下了武器,但依旧带着怀疑的眼神看着那位男人

「alright ,先暂时相信你,其他的等我们回去再说吧」

穿着装甲的男人打开了面罩,里头是一位留着小胡子的男人

「赶快处理完这些事情,我快饿死了,我需要去吃看看那家沙威马。介绍一下,以防你不知道,我是Tony Stark ,人人皆知的Iron Man 」

语调一转,留着小胡子的男人带着古怪(俏皮?)的语气自我介绍

「不过如果你真的从不同且远古的时代来的话,你不知道也情有可原,所以让你认识人人皆爱的我(眨眼)。所以,What's your name,」

还没缓过的男人晕头转向的听着他这一大堆不知道从何吐槽起的自我介绍,但为了保命他把一堆吐槽吞回肚里,乖乖回答

「呃…Stan ,Stan Lee ,叫我Stan 就可以了」

-TBC. -

波动那个我全是瞎掰的哈哈哈哈



小苍蓝

任务中途,老爷子出来捣乱~
寇森:爸爸你别出来骂人啊,我不是我没有!😭

任务中途,老爷子出来捣乱~
寇森:爸爸你别出来骂人啊,我不是我没有!😭

lzw1127
「Wow, nice suit...

「Wow, nice suit. → Zip it! Stan Lee.」

「Wow, nice suit. → Zip it! Stan Lee.」

ASHRAMART

为参加斯坦·李漫画大赛而画,Stan Lee客串的角色出自《美国队长2》,他扮演一个博物馆的保安,发现美队偷走了展览的制服,自嘲饭碗保不住了。

为参加斯坦·李漫画大赛而画,Stan Lee客串的角色出自《美国队长2》,他扮演一个博物馆的保安,发现美队偷走了展览的制服,自嘲饭碗保不住了。

小苍蓝

小蜘蛛的校园守护者——扫地曾老爷子!!!

小蜘蛛的校园守护者——扫地曾老爷子!!!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