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StargazeFell

276浏览    47参与
小可Key
StargazeFell.🍎...

StargazeFell.🍎

一个概念图。关于Cream。

白色倒心形是怪物灵魂。

黑色的翅膀是StF的国徽图案。

骨头苹果和骨把刀是Cream的武器。

🦴🍎🔪


Cream在出口遇到了小可。

Brulee因为曾被小可的鲜血洗礼,Cream熟悉这种气息。(不是血腥味)

小可告诉Cream,两人因为人类施下魔咒的缘故不能接触,Cream表示理解。

白色衣服太过显眼,Cream觉得行动不便。于是小可让他跟着自己回到了小木屋,拿出曾经Brulee在这儿的时候做的黑色外套,剪短袖子和下摆,Cream穿上表示很满意。

Cream问小可为什么人类的法术会排斥自己,要怎么做才能...

StargazeFell.🍎

一个概念图。关于Cream。

白色倒心形是怪物灵魂。

黑色的翅膀是StF的国徽图案。

骨头苹果和骨把刀是Cream的武器。

🦴🍎🔪


Cream在出口遇到了小可。

Brulee因为曾被小可的鲜血洗礼,Cream熟悉这种气息。(不是血腥味)

小可告诉Cream,两人因为人类施下魔咒的缘故不能接触,Cream表示理解。

白色衣服太过显眼,Cream觉得行动不便。于是小可让他跟着自己回到了小木屋,拿出曾经Brulee在这儿的时候做的黑色外套,剪短袖子和下摆,Cream穿上表示很满意。

Cream问小可为什么人类的法术会排斥自己,要怎么做才能回到怪物世界并解救大家呢?

小可告诉他,要解除封印就一定需要七个人类灵魂。在人类世灵魂不会显现,活着无法提取,死了无法吸收,即使Cream可以用怪物独有的魔法视觉看到灵魂状态,也不能对人类灵魂做什么。只有人类进入怪物世界里,怪物才能对人类灵魂做出反应。硬抓人进去也不是不行,但是万一引起恐慌只能更加棘手,再一次引起战争就不好了。何况即使那么做了,对怪物世界有什么样的影响真的说不好,发展成无法控制的局面就说什么都晚了。

虽然没办法帮忙解救大家,但是可以帮忙把Crean送回去。

依然是用鲜血画出七芒星的魔法阵,这种魔法阵可以消除黑色灵魂本身的属性。

*就像是进入了管理员模式,七芒星的魔法阵是钥匙🗝

七芒星的魔法阵有两种,小可绘制的是从前人类魔法师首领的那种。

消除了黑色碎片的人类灵魂属性,同时也就消除了结界能量的排斥反应。怪物灵魂里的黑色消失了,容器与精神能量结合变成了完完全全的怪物灵魂。

Cream不再为自己的身世迷茫困惑,他完全自由了,他属于他自己。重获新生的Cream第一次感到困倦,直接倒在地上睡着了。小可在他身边放了一只苹果。

他在魔法阵里非常安全,不会受到外界可能残留的人类补下的对付怪物用的咒术陷阱。


*浅谈一下CreamSans。

Cream融合了两个人类和两个怪物的力量:巫师首领的死亡、小可的洗礼(人类魔法七芒星驱动)、Creme制造的容器和初代身体的承载过渡、Gaster的加持(怪物魔法七芒星驱动)。


Cream的诞生建立在一个怪物们所痛恨的人类死亡的基础之上,力量源自怪物们在悲切之中对生渴求;Creme用自己的身体供他学习控制魔法和行动,同时承受着黑色碎片在适应期内对灵魂容器消磨损耗的痛苦;Gaster的魔法阵用于修正怪物世界对于人类世界的时间平衡,小可的魔法阵用于修正人类世界对怪物世界的属性平衡。两种七芒星魔法阵的使用都是流传下来的古老魔法,只是对应人类或是怪物哪边更容易掌握的关系,都学会也是可以的。


Cream从出现到完全成形也是由三人进行了代偿付出。

Creme承受了Cream在摸索过程中的痛苦,体能消耗过度、内心迷茫时碎片能量对灵魂容器的冲击,这种痛苦都是真实存在过的。

Gaster承受了Cream在成型后造成的影响,Cream能量强大,不能光靠灵魂容器进行抑制,Gaster对能量进行平衡调整就是自己充当泄压阀的作用,6魂也曾对其感到困扰,后来由G解释清楚之后愉快相处。

小可承受了拔除灵魂碎片里人类属性的影响,割破皮肉滴血绘制魔法阵,清除属性其中一项是抹除不属于Cream的记忆,从头到尾像走马灯一样的画面在眼前浮现而过,触及自己痛处的地方被再次放大……唯一的好处大概就是不是自己痛处的画面只会快速闪过。

*Creme为其制造灵魂容器用来容纳黑色碎片,自然也能够探寻其中存在的记忆,Creme本来就拥有查看他人记忆的能力,曾经还用来调停要对小可出手的Brulee。

Cream的出生真的不易啊,啊啊啊哎,诶嘿

小可Key
StargazeFell. 新...

StargazeFell. 新的开始。

一个概念图。StT和StF的分界点。

🖤🧡💛💚💙💙💜

(没有青色用两个蓝色代替一哈。)


人类进行施法结束之后有1秒缓冲时间,为了寻找消失在怪物世界的首领的黑色灵魂🖤。

虽然Cream的存在已经强行把人类灵魂从碎片状态重新融合,借由Creme所做的容器,变成了有独立自主意识的能量体,但还是无法抵抗人类所造结界的强大引力。他会被结界的能量吸引,强行推回人类世界。

G和6魂也无力挽回。*6魂和黑色灵魂的恩怨已经了结了,而且他们都很喜欢Cream。

只有1秒,来不及反应,尝试过时间凝固的魔法,但是结界的布施是忽略时间维度的。...

StargazeFell. 新的开始。

一个概念图。StT和StF的分界点。

🖤🧡💛💚💙💙💜

(没有青色用两个蓝色代替一哈。)


人类进行施法结束之后有1秒缓冲时间,为了寻找消失在怪物世界的首领的黑色灵魂🖤。

虽然Cream的存在已经强行把人类灵魂从碎片状态重新融合,借由Creme所做的容器,变成了有独立自主意识的能量体,但还是无法抵抗人类所造结界的强大引力。他会被结界的能量吸引,强行推回人类世界。

G和6魂也无力挽回。*6魂和黑色灵魂的恩怨已经了结了,而且他们都很喜欢Cream。

只有1秒,来不及反应,尝试过时间凝固的魔法,但是结界的布施是忽略时间维度的。

Cream被推到了结界的出口,但是他回不去,硬闯也不行,想瞬移回G的实验室也不行。

这可怎么办呢,没关系呀,这不是有我呢么。

诶嘿~(。•̀ᴗ-)✧

小可Key

StargazeTale.后续。

StT与StF的过渡期。


小可和布蕾帕在人类世界生活了一阵子。


目前怪物世界没有结界。是因为没有人类会使用魔法了。古老的咒语、法术、魔法阵的绘制也没有广为流传,知道的人寥寥无几。


仇家党羽没有尽数清除,还是有遗留下来的仇视怪物的人存在。曾经首领的魔法相关的书籍都被小可带去了山林里的小木屋。他们找到了那里。


他们没有丧心病狂到要烧毁知识的地步,也没有要放火烧山。他们清楚,烧了山林,受损失的不光是怪物,还会殃及自己。虽然是仇视怪物的极端分子,也没有真的像现如今社会里的那些恶魔一样。*编故事坏人是坏人,也不能太恶心我自己。


他们曾学过的都是些恶毒的对付怪物的法术。...








StT与StF的过渡期。


小可和布蕾帕在人类世界生活了一阵子。


目前怪物世界没有结界。是因为没有人类会使用魔法了。古老的咒语、法术、魔法阵的绘制也没有广为流传,知道的人寥寥无几。


仇家党羽没有尽数清除,还是有遗留下来的仇视怪物的人存在。曾经首领的魔法相关的书籍都被小可带去了山林里的小木屋。他们找到了那里。


他们没有丧心病狂到要烧毁知识的地步,也没有要放火烧山。他们清楚,烧了山林,受损失的不光是怪物,还会殃及自己。虽然是仇视怪物的极端分子,也没有真的像现如今社会里的那些恶魔一样。*编故事坏人是坏人,也不能太恶心我自己。


他们曾学过的都是些恶毒的对付怪物的法术。


布蕾保护着小可,但是他们在小可的身上下了跟随咒。布蕾不能直接带小可去怪物王国,那个途径暴露之后,这些仇人也会跟去,后果不堪设想。


虽然没有结界,人类也可以来去自如,但是毕竟怪物世界的尽头也好、那个隐秘的洞口也好,不知道的人还是比较不容易找到的。


他们无法对布蕾施法术,小可曾割破胳膊、手腕、手心、指尖,满手的鲜血从头到脚抚摸过布蕾的全身,真诚的奉献之心让布蕾免受一切人类法术的伤害。


弓箭、子弹、刀剑、兵器陷阱,在布蕾的好身手之下没有伤到布蕾和小可分毫。但是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躲过了武器却中了魔法的陷阱。小可被捉住了。布蕾的魔法不能作用在小可身上。


恶毒的诅咒系法术,诅咒着被怪物所爱的人类。不能被怪物触碰,也无法被怪物的魔法选中。布蕾只能在小可周围抵挡武器伤害,自己还不能触碰小可,不然就会为其带来各种痛苦。


小可呼喊着让布蕾赶快回去,人类对怪物再次施封印之术也是迟早的事,他们既然找到了曾经那些书籍,那么迟早会找到制造结界的方法。


小可让布蕾触碰自己,布蕾当然不肯。小可告诉他,知道他也会Creme的读心能力,最后一搏,一瞬间的痛苦如果可以拯救大家那当然值得。


就只有一瞬,布蕾的手抚摸着小可的脸颊。小可告诉他,十年之前人类进行封印失败,作为祭品的孩子们是在被重伤后落入怪物世界的过程中死掉所以灵魂显现能被Gaster找到。七个魔法师的灵魂在失败的一瞬间空耗了。


所以十年后打破不完整的结界,真正消耗的,只有Lock的灵魂。因为Lock是首领的儿子,能破除他魔法的人,只有他的孩子的灵魂。剩下的六个灵魂看起来被消耗了实际上是因为打破结界的瞬间能量爆发过强,失去了“活性”。小可咬破手指,将鲜血抹在布蕾的手上,只要有曾经身为祭品的自己的血,那些陷入沉睡的灵魂,是可以被唤醒的。


只要还需要一个人类灵魂,那么人类对他们进行封印也不怕了。


布蕾意识到小可要自杀,赶快拦住,但是小可说没有别的办法了,虽然曾想过死后再无来世,但是因为遇到了布蕾,小可想有来世,无论是人类还是怪物也想再和布蕾在一起。


布蕾看劝不住,那就只要小可不死,直言在人类世界自己不能进行灵魂的提取,小可死了还会让自己绝望。他让小可相信自己,会把那些话带给怪物们。万般不舍,两人分别。布蕾瞬移回去了怪物王国。


仇家把小可关起来,知道这人不怕痛,动刑也没用。直接处死又不行,毕竟还念及已故的首领,何况这人又不怕死,甚至还宁愿去死。


这些人依靠着古籍,摸索出了制造结界的魔法。只剩下他们了,他们也不能把小可加进祭品里,毕竟多年以前就是因为这个人,法术失败,断送了那么多人的性命。让小可看着这一切还无能为力才是最好的折磨和诅咒。






制造结界的法术开始实施了。


没有任何人(anyone,包括一切人事物)能够从结界里出来。进得去出不来。唯独小可,这个魔法对其有靶向性诅咒作用。小可无法进入这个结界,并且从这个结界里出来的怪物只要与其接触都会对其造成损伤。也就是说,就算里面有怪物吸收了人类灵魂出来,也不能和小可有接触。


布蕾回去告诉了Gaster、Asgore、Tosgore这件事,Cream没有露面,他还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的存在。布蕾察觉了他,但是两边都没有声张。


吸收人类灵魂穿过结界抓人下来杀掉再打破结界,这种方式最终只能造成恶性循环,而且目前在地下的活人只有Frisk和Chara,他们怎么会伤害这两个这么好的朋友呢!


有了小可的鲜血,布蕾唤醒了那六个灵魂。他们被好好地收藏着。


这一系列事情还要从长计议,Gaster决定重启逆转计划,Tosgore提供了小可的魔法阵的画法,如果两种七芒星画法重叠起来,加上七个人类灵魂,就可以进行比破除结界更加强力的魔法,可以让怪物世界的存在高于人类世界,从此没有人类会进来,还实现了怪物的自由。


只差一个人类灵魂,Frisk和Chara非常愿意为了怪物的未来献出灵魂,但是怪物们都不同意。


又过了一阵子,Tosgore怀孕了。大家都没有时间去想结界,没有心思放在和人类的纠葛上了。结界打不开又如何,大不了我们不出去嘛,在怪物世界里又不是不能生活。




Cream一直都藏身于Gaster的房间里,他有些想念Creme。布蕾来找Gaster聊天,他想念小可,也想念Creme。Cream和布蕾见了面。他们觉得彼此有些相似。布蕾看着Cream的灵魂,一个倒着的🖤,外面一层白色,有Creme的气息。


他们三个聊着天,都在想念Creme。聊了很多,聊了很久。后来一直说到最后一次怪物和人类在山林里的冲突。Alphys被砍掉的两颗龙头,目前还没有下落。布蕾有些惭愧,因为在人类世界的时候他也曾和小可一起寻找过,但是寻之无果。Gaster说你们俩找不到也很正常,或者说,无论是之前的谁找可能都找不到。


因为已经是被盯上的一群人(怪物)了,人类可以施魔法让他们找不到。所以……如果是从未被人类见过的Cream呢?Cream可以算是不在这个界限之内的,全新的存在。他们决定试一试。

小可Key
StargazeTale. ?...

StargazeTale. 🍮

CremeSans和BruleePapyrus的去向。


Creme接受了Tosgore的歉意和补偿,换了新的衣服,许诺他终生的自由。Creme创造的梦境没有对外开放,他暂时离开了所有人,住进了自己的梦里。


Brulee去了人类世界,取小可的骨把刀送来交给Tosgore。他想交还权杖给皇室,离开怪物王国去和小可一起生活。Tosgore告诉他,那柄权杖是故国王皇后送给他的,已经完全属于他了。于是Brulee做了简短的告别,披着黑色的披风离开了。



新的CreamSans的出现还没有告诉其他人,只有Creme、Brulee和Gaster知道。

StargazeTale. 🍮

CremeSans和BruleePapyrus的去向。


Creme接受了Tosgore的歉意和补偿,换了新的衣服,许诺他终生的自由。Creme创造的梦境没有对外开放,他暂时离开了所有人,住进了自己的梦里。


Brulee去了人类世界,取小可的骨把刀送来交给Tosgore。他想交还权杖给皇室,离开怪物王国去和小可一起生活。Tosgore告诉他,那柄权杖是故国王皇后送给他的,已经完全属于他了。于是Brulee做了简短的告别,披着黑色的披风离开了。



新的CreamSans的出现还没有告诉其他人,只有Creme、Brulee和Gaster知道。

小可Key
StargazeTale. ?...

StargazeTale. 👑🐑

新的开始 - 皇宫。

Tosgore结婚了。丈夫遵从她的意愿改成和故国王一样的名字,成为了新的国王。Tosgore成为了新的王后。

本来是想沿袭传统让Asriel当国王,Tosgore做女王的,但是Asriel不愿意。

Asriel完全无意当个国王管理国家,他想过轻松快乐的生活,虽然没想好去做什么工作,但是他想总能找到喜欢的工作靠自己的双手养活自己的。何况他也想和Frisk和Chara在一起。

(在皇宫衣食无忧固然是好,但他们比较上进,也有自己想过的生活)

那干点什么好呢,就成天在王国各地体验生活呗,哪儿都去,什么都学什么都做,和这个说话和那个...

StargazeTale. 👑🐑

新的开始 - 皇宫。

Tosgore结婚了。丈夫遵从她的意愿改成和故国王一样的名字,成为了新的国王。Tosgore成为了新的王后。

本来是想沿袭传统让Asriel当国王,Tosgore做女王的,但是Asriel不愿意。

Asriel完全无意当个国王管理国家,他想过轻松快乐的生活,虽然没想好去做什么工作,但是他想总能找到喜欢的工作靠自己的双手养活自己的。何况他也想和Frisk和Chara在一起。

(在皇宫衣食无忧固然是好,但他们比较上进,也有自己想过的生活)

那干点什么好呢,就成天在王国各地体验生活呗,哪儿都去,什么都学什么都做,和这个说话和那个聊天了解了解百姓生活,没事儿回皇宫聊聊天也是好的。

跟个吉祥物似的挺好。

总之就是不想当国王。


虽然之前在山上发生了很多事,但是人类并没有再次进行大规模清剿行动。交战的都是极端分子,倡导和平的人们都在远离山野的社会环境里生活,大概都不知道山上曾经开战过。

结界打开的事情究竟有多少人类知道并不能确定,现在的和平是一时的还是永久的也不好说。

大家都很珍惜这种和平的生活,虽然对人类的认知和态度表现都不一致,但他们都喜欢Frisk和Chara,知道他们是好人。毕竟当了十年大臣,在怪物们心里地位很高的。现在Asriel和他们一起,三人组无论到哪儿也都是备受爱戴。


*这个BlackHair的羊以后出单人的时候慢慢讲。之前的名字不重要了就用个代号Black吧,反正现在改名叫Asgore了。

小可Key
StargazeTale S...

StargazeTale & StargazeFell. 🌼🖤


黑色碎片完整了,不必再占用Creme的身体,Creme就重新回到了自己的身体里。


容器和碎片聚合变成了完整的怪物灵魂。聚合过程中有真诚奉献的祝福能量加持,完全拔除碎片本身所带的负面影响。


新的怪物灵魂学习了Creme的技能,鲜红的奉献之心散发的光芒化成相同的翅膀形状,迸发的高密度魔法能量创造了新的怪物身躯,是和Creme相同的骷髅身体。


时间计算方式在原本Creme的年纪之上又加了十年。同样是一出生就是固定的模样。比Creme更高,比Creme的外表更加成熟,声音比Creme更低沉。...








StargazeTale & StargazeFell. 🌼🖤


黑色碎片完整了,不必再占用Creme的身体,Creme就重新回到了自己的身体里。


容器和碎片聚合变成了完整的怪物灵魂。聚合过程中有真诚奉献的祝福能量加持,完全拔除碎片本身所带的负面影响。


新的怪物灵魂学习了Creme的技能,鲜红的奉献之心散发的光芒化成相同的翅膀形状,迸发的高密度魔法能量创造了新的怪物身躯,是和Creme相同的骷髅身体。


时间计算方式在原本Creme的年纪之上又加了十年。同样是一出生就是固定的模样。比Creme更高,比Creme的外表更加成熟,声音比Creme更低沉。


Creme的基本能力他同样也会,Creme曾学习的知识他也懂得,完美复制了所有不掺杂个人情绪的全部能力。


这其中就不包括对任何人事物的态度、带有感情色彩的回忆、梦想和进入梦境的能力(Creme专属能力)。


他完全成形苏醒过来后见到的第一个人就是Gaster。非常平常的伸手打招呼,仿佛好久不见的老友。


Gaster问他的名字,他脱口而出“Cream.我叫Cream。”是还没出生的时候Creme随口取的,但是他自己也很喜欢。




另一边,Brulee把带来的土铺在了曾经小可掉下来的地方,那里也有沾着血的土,现在已经过去了十年。那上面也依然开着金黄色的小花。Creme过来和哥哥打招呼,手里的花束是从梦里带来的(自己用魔法做的)。

小可Key
StargazeTale. ?...

StargazeTale. 🔪🖤🍎

Brulee的出现让小可明白有的事情还是不能拖了,早和这位怪物少女说明前因后果才是首要任务。

那个仇人已经死了,他也没有任何血亲,唯一的儿子也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小可是他儿子的青梅竹马,后来因为种种原因沦为被用于对怪物世界进行封印的法术祭品。

小可非常坦然地告诉Tosgore,如果还有什么和那个仇人有关的,那也只剩自己了,她要杀了自己泄愤也在情理之中,毕竟也是因为自己的缘故造成了很多问题,自己死有余辜,而且本来勉强活着也只是不想漠视生命,而且万一有自己能为怪物做的事,自己还是会努力去做的。

Tosgore很无力地叹了口气,因为自己的冲动造成了这般...

StargazeTale. 🔪🖤🍎

Brulee的出现让小可明白有的事情还是不能拖了,早和这位怪物少女说明前因后果才是首要任务。

那个仇人已经死了,他也没有任何血亲,唯一的儿子也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小可是他儿子的青梅竹马,后来因为种种原因沦为被用于对怪物世界进行封印的法术祭品。

小可非常坦然地告诉Tosgore,如果还有什么和那个仇人有关的,那也只剩自己了,她要杀了自己泄愤也在情理之中,毕竟也是因为自己的缘故造成了很多问题,自己死有余辜,而且本来勉强活着也只是不想漠视生命,而且万一有自己能为怪物做的事,自己还是会努力去做的。

Tosgore很无力地叹了口气,因为自己的冲动造成了这般后果。自己在不知道的情况下被人类所救,而这个人类还是唯一和仇家有点关系又不能算有关系甚至也是受害者的关系,她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报仇有什么用呢,让那么多人受伤,还让那么多人担心自己。

Tosgore决定先和Brulee回去再想想以后要怎么办。她想带小可回去,但是小可拒绝了。

“现在还不是时候,等到以后,时候到了我再去找你吧。”

Tosgore觉得是现在不太平,带个人类回去大家只会敌视,于是也没有强求。

和Tosgore分别之前,小可为她洗去了黑色灵魂碎片的影响。

用那把刀割个口儿,用血滴在地上,画出七芒星魔法阵。这个魔法阵和被Gaster杀死的恶人使用的是一样的。

能力是不分好坏的,只看其人如何使用。

有人用它施下诅咒,人心恶毒,法术失败,导致多人丧命,自身终食恶果。

同样的能力也可以用来解除无辜之人本不该承受的痛苦。

奉献的真诚之光从Tosgore身体里拔除了诅咒之力,黑色碎片被这份真心的能量压制,不能再荼毒任何人了。

小可将其交给了Brulee。


Tosgore问小可:“那把刀不给我了?”

小可说:“对喔,给了你就是你了的。那这样吧,我用一个苹果和你换啊。”从兜里掏出一只🍎塞给了Tosgore。

*就是这么随便的理由。

“那你可不能再做伤害自己的事啊!”Tosgore冲着远去的身影呼喊。

“以后我只用它给你削苹果吃啊!”


Brulee把沾着小可鲜血的土收集起来,装在黑色斗篷带走了。

和Tosgore一起回城去了。


小可Key
StargazeTale. C...

StargazeTale.

Creme虽然带着Lock躲进了梦里,但是对现实的事也不是一无所知。

Lock问Creme这样真的好吗?大家都在现实中经历着痛苦和不幸,这样坐视不管真的没问题吗?他知道Creme委屈,但是他很担心Creme的躯体。而且,“从前我不在的时候,你进入梦里是谁在照顾你的身体呢?现在,你的身体被谁照顾着呢?”

Creme决定回到现实帮助Gaster和Brulee,而且他感受到了Frisk、Chara已经回来了。自己本体所在的世界有了活生生的人,这就是希望所在,虽然并不用做什么,但是他们只要存在,这个世界就更加稳定。

Creme问Lock,你的愿望是什么?

Lock...

StargazeTale.

Creme虽然带着Lock躲进了梦里,但是对现实的事也不是一无所知。

Lock问Creme这样真的好吗?大家都在现实中经历着痛苦和不幸,这样坐视不管真的没问题吗?他知道Creme委屈,但是他很担心Creme的躯体。而且,“从前我不在的时候,你进入梦里是谁在照顾你的身体呢?现在,你的身体被谁照顾着呢?”

Creme决定回到现实帮助Gaster和Brulee,而且他感受到了Frisk、Chara已经回来了。自己本体所在的世界有了活生生的人,这就是希望所在,虽然并不用做什么,但是他们只要存在,这个世界就更加稳定。

Creme问Lock,你的愿望是什么?

Lock说:“我的愿望是……”(悄悄话)


Creme用魔法创造了一个很强大的灵魂容器,复制了他所有的记忆,但不包含个人感情,这也是为了不受感性因素影响。虽然是一个空壳,但是可以容纳那个闯入了这个世界的黑色灵魂碎片,并能够将其转变成自己可以使用的魔法能量。黑色灵魂碎片的存在他也是知道的,虽然未知的事情还有很多,但是因为Lock的存在,他有信心可以处理好一切。

他深知这是一步险棋,但他愿意尽力一搏。

将自己本来的意识和新的意识隔离,暂时将自己原来的灵魂封印,留在梦里,一来可以防止自己的灵魂被破坏,二来可以保护这个梦境世界的存在。只要自己的意识还存在,就永远有方法回这里。

等到黑色灵魂的碎片收集成完整的灵魂,强大的魔法能够支持创造一个新的魔法身体。他担心自己的身体会无法承受,所以这也是一个保全措施。

*要不然怎么有后来的事儿呢~不过我可舍不得虐Creme,Creme绝对不能有事儿。


Creme和Lock约定,自己会实现他的愿望,Lock也会在这个梦境世界里照顾好自己,等他回来。

Sans带着新的空壳灵魂醒来,脱掉了已经没有花朵的斗篷,找到Gaster为他治疗了黑色碎片造成的灵魂损伤。

Gaster在与灵魂碎片缠斗的过程中和对方都耗尽了七芒星的魔法,曾经用来容纳魔法阵的右眼已经完全失去了视觉,头上的裂痕加重了,整个G虚得很。自己完整的灵魂正在被碎片一点一点破坏,自己并不能清除碎片的存在,也无法融合,备受煎熬。

Sans的出现着实令他非常意外。Sans直接为他进行了治疗,魔法就是这么强大!然后那一半的碎片就被收进了容器里。再次感叹魔法的强大!


*设定和故事背景都进行了一部分更改,抹去了很多会令我觉得虐到自己的过程(各方面)。故事进程将会更快结束。毕竟我谁都舍不得啊!!!


小可Key
StargazeTale. *...

StargazeTale.

*一身白的Brulee我可太喜欢了( ˃᷄˶˶̫˶˂᷅ )


Tosgore很轻的,虽然背着她的姿势不太雅观,毕竟伤了一只脚,抱着的话走山路很不方便吧(虽然那样很苏www)

Tosgore并不是见人就杀,而是只想干掉仇家而已。之前鱼龙带头的战斗组也是在和仇家的同伙干仗,姑且算是头目的那个已经被Brulee击穿了头部干掉了。

已经像个野人一样的家伙背着Tosgore走了一阵子,然后遇到了来接她回城的Brulee。

说是野人,实际上就是不怎么修边幅而已。

这座山十年来都没什么人上去,流言传说谁去这座山都像鬼打墙一样上去了也是不知怎么就又回到原来的地方。只是...

StargazeTale.

*一身白的Brulee我可太喜欢了( ˃᷄˶˶̫˶˂᷅ )


Tosgore很轻的,虽然背着她的姿势不太雅观,毕竟伤了一只脚,抱着的话走山路很不方便吧(虽然那样很苏www)

Tosgore并不是见人就杀,而是只想干掉仇家而已。之前鱼龙带头的战斗组也是在和仇家的同伙干仗,姑且算是头目的那个已经被Brulee击穿了头部干掉了。

已经像个野人一样的家伙背着Tosgore走了一阵子,然后遇到了来接她回城的Brulee。

说是野人,实际上就是不怎么修边幅而已。

这座山十年来都没什么人上去,流言传说谁去这座山都像鬼打墙一样上去了也是不知怎么就又回到原来的地方。只是自从曾想封印这座山的首领死掉之后,手下人有时候会往山上去,但是都各种中邪似的又下来,浑浑噩噩的样子仿佛见了鬼。

那个鬼肯定不是这个野人同学了,之前也是在人类世界里生活的,隐约猜到那些人上山不是去做什么善事,索性自己也去看看,大不了一死。人类世界纷乱复杂动荡不安,与其成天担忧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死在炮火之下,不如去闹鬼的山上死一死好歹落得个清静。可以说十分厌世烦躁又泰然自若了。

这个野人是谁呀?小可呗。看头发识人。

小可Key
StargazeTale. 之...

StargazeTale.

之前BruleePapyrus带Asriel离开,送他到Frisk和Chara那去了。人类世界还算和平,大部分人就是想安稳生活,不想再有战争,也没有什么人类和怪物是敌人一定要把对方赶尽杀绝之类的想法。但是这样的人也不是没有。

人们的印象里还是对怪物存在着各种偏见,这种偏见没那么容易消失,尤其是还有一群以作恶为乐、喜欢引起别人恐慌还唯恐天下不乱的人。

在怪物王国里生活了十年的Frisk和Chara还是决定和Asriel一起回去了。之前不是没想过回人类世界看看就回去,心里毕竟有顾忌,怕影响两个世界的平衡也罢、怕对怪物们造成困扰也罢,最重要的是怕因为自己人类的身份而...

StargazeTale.

之前BruleePapyrus带Asriel离开,送他到Frisk和Chara那去了。人类世界还算和平,大部分人就是想安稳生活,不想再有战争,也没有什么人类和怪物是敌人一定要把对方赶尽杀绝之类的想法。但是这样的人也不是没有。

人们的印象里还是对怪物存在着各种偏见,这种偏见没那么容易消失,尤其是还有一群以作恶为乐、喜欢引起别人恐慌还唯恐天下不乱的人。

在怪物王国里生活了十年的Frisk和Chara还是决定和Asriel一起回去了。之前不是没想过回人类世界看看就回去,心里毕竟有顾忌,怕影响两个世界的平衡也罢、怕对怪物们造成困扰也罢,最重要的是怕因为自己人类的身份而让Asriel难办。十年过去了实际上还有什么的,这话说起来容易,谁也不知道会遇上故国王皇后因为人类诅咒而死的事,万一那个时候流出对他们不好的言论,就不是能自由地回到人类世界那么简单了,怕不是当时就因为流言而要论罪了,Asriel可能也要受牵连。

他们现在团聚了,Frisk和Chara决定和Asriel在一起,无论等待着他们的是什么,都不要分开了。

BruleePapyrus送很多怪物回去了,但是他没找到Tosgore在哪。虽然他们着急,但还是先送Asriel他们回去,毕竟能找回几个找回几个,他还是会继续尽全力寻找Tosgore的下落。

送Asriel、Frisk和Chara回到怪物王国,直接去了皇宫,毕竟那里是Asriel最熟悉的地方,虽然之前还被囚禁在自己的房间,但是毕竟灯下黑也算是某种意义上最安全的地方。

Brulee要继续返回人类世界寻找Tosgore和其他怪物,临走之前Asriel问,那么多怪物都受了人类魔法的影响,为什么他没事呢?

Brulee并没有正面回答他们,只说自己比较小心而已。

只有他自己一个人的时候,他想,大概是因为权杖上曾经沾过小可的血吧。十年前,Lock曾用沾着小可血的手握住了他的权杖。


小可Key
StargazeTale. 失...

StargazeTale. 

失败了。基本上可以说是惨败。

不是明着宣战,而是Tosgore随便带着几个怪物就杀下山去了,然后她还和别人走散了。

被人类的各种邪门歪道的魔法陷阱弄得在山里迷路还受了伤。

实际上自从十年前的封印失败,人类世界就没多少会魔法的人了,目前流传下来的也是以前的魔法师们的旧术,用很粗鄙的方式进行着非常卑劣的手段阻止怪物们下山。从前魔法首领的血画的各种符咒之类的,对怪物的魔法伤害很高,但是对人类就是一阵一阵的阴风,没什么伤害。

Tosgore的脚腕被猎夹打伤,遇到了一个人类为她进行简单的消毒和包扎。

那个人类给了她一把沾着血的刀,告诉她只要拿着这把刀就...

StargazeTale. 

失败了。基本上可以说是惨败。

不是明着宣战,而是Tosgore随便带着几个怪物就杀下山去了,然后她还和别人走散了。

被人类的各种邪门歪道的魔法陷阱弄得在山里迷路还受了伤。

实际上自从十年前的封印失败,人类世界就没多少会魔法的人了,目前流传下来的也是以前的魔法师们的旧术,用很粗鄙的方式进行着非常卑劣的手段阻止怪物们下山。从前魔法首领的血画的各种符咒之类的,对怪物的魔法伤害很高,但是对人类就是一阵一阵的阴风,没什么伤害。

Tosgore的脚腕被猎夹打伤,遇到了一个人类为她进行简单的消毒和包扎。

那个人类给了她一把沾着血的刀,告诉她只要拿着这把刀就不会被人类魔法伤害了。

是一把很做工十分粗糙的刀,刀柄是木头削成骨头的形状,用劣质的颜料涂成金色。

另一边,Alphys的两个龙头被连根砍断,Amphit的体力和魔法也消耗得所剩无几,BruleePapyrus找到他们,金权杖贯穿了砍伤Alphys的人的头颅。

Brulee瞬移送他们回到怪物王国,然后又回来继续寻找其他人。

在人类世界无法自如施展控制人类灵魂的魔法,这让他很头疼。

小可Key
StargazeTale. ?...

StargazeTale. 🐑💀

卡片上写不下了,补充一下。

Tosgore还让自己的爱人好好照顾Asriel,她囚禁了自己的哥哥,不想让哥哥逃走,也不想让哥哥有任何机会自杀。

Papyrus解救了Asriel,他们准备去人类世界寻求帮助。


Tosgore让别人叫自己女王,却依然让别人叫Asriel王子,她心里还是个小公主,她爱自己和哥哥的名字,因为那是爸爸妈妈名字的结合。她不让自己的哥哥当国王,因为她自己心里清楚自己和哥哥也曾经受诅咒影响,那是她最后一个亲人了,她不允许自己的哥哥再出任何意外。就算是近乎疯狂的保护,她也还是那么做了。她想去人类世界杀掉那个下咒的人的所有血亲,始...

StargazeTale. 🐑💀

卡片上写不下了,补充一下。

Tosgore还让自己的爱人好好照顾Asriel,她囚禁了自己的哥哥,不想让哥哥逃走,也不想让哥哥有任何机会自杀。

Papyrus解救了Asriel,他们准备去人类世界寻求帮助。


Tosgore让别人叫自己女王,却依然让别人叫Asriel王子,她心里还是个小公主,她爱自己和哥哥的名字,因为那是爸爸妈妈名字的结合。她不让自己的哥哥当国王,因为她自己心里清楚自己和哥哥也曾经受诅咒影响,那是她最后一个亲人了,她不允许自己的哥哥再出任何意外。就算是近乎疯狂的保护,她也还是那么做了。她想去人类世界杀掉那个下咒的人的所有血亲,始作俑者已经被Gaster杀死了,可她觉得还不够。因为自己的父亲母亲都死了,自己和哥哥也承受了那么大的痛苦。她想要复仇。

小可Key
StargazeTale.🖤...

StargazeTale.🖤蛊惑。

黑色的灵魂不能被摧毁,Gaster是明白的。

诅咒和怨恨是靶向针对国王一家的,破除了诅咒国王和王后死去了,如果完全摧毁,死的还要加上王子和公主。

公主已经被仇恨蒙蔽了,并且连带怨恨Gaster,认为是Gaster杀了自己的父母,所以处处限制处处为难。

一半黑色灵魂被公主吸收,另一半本来公主想让王子吸收,但是王子极不愿意,公主囚禁了他,但是还有理智的一点就是,如果王子自己不点头,公主是不会强行让他和黑色灵魂结合的。可能是被怨恨缠身也体验到了痛苦,就不再寄望于王子了,转而把这个棘手的问题丢给了Gaster。

Gaster是亲手杀了那个人类的,那副面孔...

StargazeTale.🖤蛊惑。

黑色的灵魂不能被摧毁,Gaster是明白的。

诅咒和怨恨是靶向针对国王一家的,破除了诅咒国王和王后死去了,如果完全摧毁,死的还要加上王子和公主。

公主已经被仇恨蒙蔽了,并且连带怨恨Gaster,认为是Gaster杀了自己的父母,所以处处限制处处为难。

一半黑色灵魂被公主吸收,另一半本来公主想让王子吸收,但是王子极不愿意,公主囚禁了他,但是还有理智的一点就是,如果王子自己不点头,公主是不会强行让他和黑色灵魂结合的。可能是被怨恨缠身也体验到了痛苦,就不再寄望于王子了,转而把这个棘手的问题丢给了Gaster。

Gaster是亲手杀了那个人类的,那副面孔他不可能忘记。灵魂的对峙,他能看到那个灵魂作为人类时的模样。同样是魔法师,他拥有七芒星的魔力,对方则有另一种七芒星的魔力。力量没有善恶,皆因使用者本身而发挥着作用。

Creme在怪物王国里汇聚了众人的美好祝福,这个恶人就是要污染他。

Gaster怎么能允许这种事情发生呢。

小可Key
StargazeTale St...

StargazeTale & StargazeFell.

Undyne花了所有积蓄指名Alphelia(Alphys的妹妹)陪自己一个小时。

一大半的时间都在纠结,脸红,对手指,握拳,然后最后终于问出了那个问题。

“请告诉我,如何才能追到你哥!”

Alphelia心想你这家伙放着火辣大姐姐不爱,居然喜欢那个油腻大叔,这孩子没救了,完全没有他姐姐的潇洒。


鱼家:

Amphit安菲特(姐姐),Undyne安黛因(弟弟)

龙家:

Alphys艾菲斯(哥哥),Alphelia艾菲莉娅(妹妹)


安菲特名字来源于海神波赛冬的妻子安菲特里忒。

艾菲莉娅名字来源于《哈姆雷特...

StargazeTale & StargazeFell.

Undyne花了所有积蓄指名Alphelia(Alphys的妹妹)陪自己一个小时。

一大半的时间都在纠结,脸红,对手指,握拳,然后最后终于问出了那个问题。

“请告诉我,如何才能追到你哥!”

Alphelia心想你这家伙放着火辣大姐姐不爱,居然喜欢那个油腻大叔,这孩子没救了,完全没有他姐姐的潇洒。


鱼家:

Amphit安菲特(姐姐),Undyne安黛因(弟弟)

龙家:

Alphys艾菲斯(哥哥),Alphelia艾菲莉娅(妹妹)


安菲特名字来源于海神波赛冬的妻子安菲特里忒。

艾菲莉娅名字来源于《哈姆雷特》奥菲利亚。

小可Key
StargazeTale St...

StargazeTale & StargazeFell.🖤

Tosgore要向人类报复。

Gaster反对,但是Tosgore告诉他,不愿意打仗也无所谓,先慢慢考虑这半个黑色灵魂如何使用就得了。各种暗示让他用黑色灵魂让CremeSans苏醒过来,但是Gaster不依。

打仗带谁呢,反正有自愿的。

Alphys和Amphit以及还有别人都愿意。

*Amphit是Undyne的姐姐,名字来源是Amphitrite安菲特里忒。

现在的Alphys是三头龙状态,非常的能打。

他们的胸口都烙印着Tosgore重新修改的王国国徽,是他们自愿的。象征着效忠王国。

*Amphit的图...

StargazeTale & StargazeFell.🖤

Tosgore要向人类报复。

Gaster反对,但是Tosgore告诉他,不愿意打仗也无所谓,先慢慢考虑这半个黑色灵魂如何使用就得了。各种暗示让他用黑色灵魂让CremeSans苏醒过来,但是Gaster不依。

打仗带谁呢,反正有自愿的。

Alphys和Amphit以及还有别人都愿意。

*Amphit是Undyne的姐姐,名字来源是Amphitrite安菲特里忒。

现在的Alphys是三头龙状态,非常的能打。

他们的胸口都烙印着Tosgore重新修改的王国国徽,是他们自愿的。象征着效忠王国。

*Amphit的图尺度真的不大,但是挂了。用表情包盖一下吧……反正露脸就行了,长得和Undyne差不多,眉毛比弟弟细。

。・゜・(ノД`)・゜・。

小可Key
StargazeTale St...

StargazeTale & StargazeFell.

Creme & Cream.

StargazeTale & StargazeFell.

Creme & Cream.

小可Key
StargazeTale.✨?...

StargazeTale.✨🖤Tosgore黑化。

CremeSans进入了自己创造的独立幻想乡,属于他自己的世界完全由魔法构成,故而放弃了现实中存在的躯体。

BruleePapyrus在通往皇宫的走廊找到了他,送回了Gaster的实验室。

Sans不会再醒过来了。这是Gaster得出的结果。

然而公主……现在应该叫女王了,Tosgore女王吸收了一丁点黑色灵魂碎片就被怨恨占据了心灵。

她想让骨家三人也得到一点人类灵魂的力量,但是他们都不愿意。Tosgore还需要Gaster进行更多的研究和实验,所以没有对他进行囚禁,但是用Sans和Papyrus做威胁强迫他听自己的话。胸口被刻印...

StargazeTale.✨🖤Tosgore黑化。

CremeSans进入了自己创造的独立幻想乡,属于他自己的世界完全由魔法构成,故而放弃了现实中存在的躯体。

BruleePapyrus在通往皇宫的走廊找到了他,送回了Gaster的实验室。

Sans不会再醒过来了。这是Gaster得出的结果。

然而公主……现在应该叫女王了,Tosgore女王吸收了一丁点黑色灵魂碎片就被怨恨占据了心灵。

她想让骨家三人也得到一点人类灵魂的力量,但是他们都不愿意。Tosgore还需要Gaster进行更多的研究和实验,所以没有对他进行囚禁,但是用Sans和Papyrus做威胁强迫他听自己的话。胸口被刻印,表示对王国的绝对忠诚。

Papyrus逃脱之后扯断了Sans的镣铐,约定先让Sans瞬移到Gaster那里等着,Papyrus要救更多的人,但是因为女王的逼迫,Gaster禁用了所有瞬移捷径,只能徒步逃离。

绝望的Sans在走廊那里耗尽了体力,凭借精神力打开魔法世界的入口,精神完全脱离躯体,以纯魔法能量形态在幻想乡里生活了。

女王对Papyrus做的事也不是全然不知,但是她偏袒Papyrus,毕竟从小在他背上长大的,一直受他照顾,甚至对他非常有好感。以后细说。

Asriel也被Tosgore囚禁着,Papyrus八成是去救他的。

小可Key
StargazeFell. ?...

StargazeFell. 👐👓

Alphys本是三头龙,在和人类的战争中被人类砍下两颗头,留下两个难以消去的伤疤。

抢夺回的龙头被充满人类诅咒的黑魔法吞噬得只剩下了骨头,拜托Gaster帮忙将这两只龙头骨改造成武器,答应的条件一是放弃日后的使用权(Gaster怕他滥用,伤及无辜总是不好的),二是要做成用于保护的防御性质武器。但是Alphys还是动了手脚改造成了破坏力极强的攻击性武器。于是乎,我们的鸡贼光头仔直接把武器使用权交给了杉子和帕皮,同时自己保留了所有权。Alphys简直气炸又不好发作,毕竟是自己违约在先。

所以这里杉子和帕皮都有GAster Blaster,GA都大写代表Gaster...

StargazeFell. 👐👓

Alphys本是三头龙,在和人类的战争中被人类砍下两颗头,留下两个难以消去的伤疤。

抢夺回的龙头被充满人类诅咒的黑魔法吞噬得只剩下了骨头,拜托Gaster帮忙将这两只龙头骨改造成武器,答应的条件一是放弃日后的使用权(Gaster怕他滥用,伤及无辜总是不好的),二是要做成用于保护的防御性质武器。但是Alphys还是动了手脚改造成了破坏力极强的攻击性武器。于是乎,我们的鸡贼光头仔直接把武器使用权交给了杉子和帕皮,同时自己保留了所有权。Alphys简直气炸又不好发作,毕竟是自己违约在先。

所以这里杉子和帕皮都有GAster Blaster,GA都大写代表Gaster和Alphys。


这里的Alphys有一位妹妹,以后再细说。

他以为自己的妹妹殒命人类的屠刀之下,实际上是在战争中趁乱被保护起来了,同时被保护的还有其他人,以后咱们慢慢说。

同样的,Alphys胸口也有黑色的国徽印迹。

表示对王国的绝对忠诚。


Alphys一只手按住Gaster,一只手掐住Gaster的下巴,非常生气地让他看着自己斜方肌上的大伤疤。

Gaster的手臂还是动不了的状态,召唤魔法手,安抚着暴躁的龙,打开魔法视界让他看到他的妹妹还没有死,平安地活着的场景。

小可Key
StargazeFell.🍎...

StargazeFell.🍎♥️☠️

无论杉子用何种方式逃离帕皮的都会被瞬间追上。

*我jio得你们俩应该和小红心一起坐下好好谈一谈(*`へ´*)

杉子跑得气喘吁吁,帕皮依然紧随其后。帕皮你不累莫?

然后说了一些气话和帕皮犟嘴,故意要和自己“翅膀硬了”的弟弟闹小孩子脾气。针尖对麦芒,死钻牛角尖的事儿杉子干得多了。

结果万万没想到帕皮这个只对自己直来直去听不懂反话和气话的实心眼儿弟弟当真了。

这可干了,咋整嘛,傻弟弟不要以为老哥我真的想去打仗啊!

*在这里帕皮对杉子的称呼是“お兄様(おにいさま)”,可以说是非常尊敬了。

StargazeFell.🍎♥️☠️

无论杉子用何种方式逃离帕皮的都会被瞬间追上。

*我jio得你们俩应该和小红心一起坐下好好谈一谈(*`へ´*)

杉子跑得气喘吁吁,帕皮依然紧随其后。帕皮你不累莫?

然后说了一些气话和帕皮犟嘴,故意要和自己“翅膀硬了”的弟弟闹小孩子脾气。针尖对麦芒,死钻牛角尖的事儿杉子干得多了。

结果万万没想到帕皮这个只对自己直来直去听不懂反话和气话的实心眼儿弟弟当真了。

这可干了,咋整嘛,傻弟弟不要以为老哥我真的想去打仗啊!

*在这里帕皮对杉子的称呼是“お兄様(おにいさま)”,可以说是非常尊敬了。

小可Key
StargazeFell. ?...

StargazeFell. 🍎♥️🎈🐟☠️

Papyrus发现了他们!

敲窗户警告。

Dummy第一时间把自己粉丝护在怀里!

“因为你是我最重要的好朋友。”

Sans发动时间凝固,不想因为带着Human直接瞬移而给Undyne和Dummy造成麻烦。

想着先在时间停止的时候把Human安顿好再回来和Undyne、Dummy一起想办法。

但是Papyrus直接闯入了Sans的时间凝固环境,并且明确告诉Sans,自己拥有一切他所拥有的技能。

所以之前在结界前和国王谈话的事情Papyrus是不是也知道呢?

谁说的准喔~😏

StargazeFell. 🍎♥️🎈🐟☠️

Papyrus发现了他们!

敲窗户警告。

Dummy第一时间把自己粉丝护在怀里!

“因为你是我最重要的好朋友。”

Sans发动时间凝固,不想因为带着Human直接瞬移而给Undyne和Dummy造成麻烦。

想着先在时间停止的时候把Human安顿好再回来和Undyne、Dummy一起想办法。

但是Papyrus直接闯入了Sans的时间凝固环境,并且明确告诉Sans,自己拥有一切他所拥有的技能。

所以之前在结界前和国王谈话的事情Papyrus是不是也知道呢?

谁说的准喔~😏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