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Stephanie

1094浏览    264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19-12-14 08:40
Z

叉骨的复仇开始了,你们一个个都逃不掉!

艾玛蜀黍烫伤造型太帅了!造型师你是蜀黍的粉吧? (*≧▽≦) 
这哪是丑陋疤痕啊,简直就是让蜀黍的颜值魅力更上一层楼!\( ̄︶ ̄)/



蜀黍在片场和粉丝打招呼,笑成一朵花了~要不要这么甜啊酥!~٩(๑ᵒ̴̶̷͈᷄ᗨᵒ̴̶̷͈᷅)و

叉骨的复仇开始了,你们一个个都逃不掉!

艾玛蜀黍烫伤造型太帅了!造型师你是蜀黍的粉吧? (*≧▽≦) 
这哪是丑陋疤痕啊,简直就是让蜀黍的颜值魅力更上一层楼!\( ̄︶ ̄)/




蜀黍在片场和粉丝打招呼,笑成一朵花了~要不要这么甜啊酥!~٩(๑ᵒ̴̶̷͈᷄ᗨᵒ̴̶̷͈᷅)و

Z
准备开拍搏击王国第二季!\( ̄...

准备开拍搏击王国第二季!\( ̄︶ ̄)/

准备开拍搏击王国第二季!\( ̄︶ ̄)/

芯芯✿公孫日召

法札/家暴組(羅森伯格x斯泰凡尼)

*這是個很蠢的故事沒什麼重點(?
*小天使被我寫蠢了對ㄅ起qwqqqqq
*塞了一些些FB角C梗# 但應該不影響閱讀


當Stephanie放下手中的筆且伸了一個懶腰,才發現窗外的天空已經全白了,頓了一下想起今天早上要面見Majesté,嚇得他趕緊整理衣裝,抓起桌上的紙張匆匆忙忙地出門去了。


好不容易趕到了皇宮大廳,看到Majesté似乎還沒來才稍微鬆了一口氣,不過看到那位身材雖嬌小但是氣場一米八的總管大人正氣呼呼地瞪著自己,Stephanie尷尬的笑了一下。


「M. Rosenberg!您好早啊!您要不要看我新寫的劇本?我覺得很棒喔!」一如往...

*這是個很蠢的故事沒什麼重點(?
*小天使被我寫蠢了對ㄅ起qwqqqqq
*塞了一些些FB角C梗# 但應該不影響閱讀


當Stephanie放下手中的筆且伸了一個懶腰,才發現窗外的天空已經全白了,頓了一下想起今天早上要面見Majesté,嚇得他趕緊整理衣裝,抓起桌上的紙張匆匆忙忙地出門去了。


好不容易趕到了皇宮大廳,看到Majesté似乎還沒來才稍微鬆了一口氣,不過看到那位身材雖嬌小但是氣場一米八的總管大人正氣呼呼地瞪著自己,Stephanie尷尬的笑了一下。


「M. Rosenberg!您好早啊!您要不要看我新寫的劇本?我覺得很棒喔!」一如往常蹦蹦跳跳地跑到Rosenberg旁邊打轉,就算對方一臉生氣的樣子,Stephanie還是很大膽的接近,反正M. Rosenberg的臉不管開不開心都是這樣嘛!Stephanie如此想著。


「還敢嘻皮笑臉!這都幾點了!說好今天要上呈新劇的,要不是Majesté睡過頭還沒來,你要我怎麼跟Majesté交代啊?」一邊說,Rosenberg的手杖不斷敲打地面,Stephanie覺得再敲下去地板就要穿了。


終於意識到對方真的在生氣,Stephanie慌慌張張地想安撫但又不知道怎麼順毛,只能更用力的在Rosenberg身邊蹦跳表達善意。


「M. Rosenberg請您不要生氣!我想到了很棒的新劇是以您為主角的!等我寫出來您一定會很開心的!」


「我有什麼好寫的?!跟我的假髮有關嗎?!」


「哎呦等我寫出來您就知道啦!」看到Stephanie扭著身子傻呼呼地笑著,原本想揍人的Rosenberg頓時火氣消了一半。


「上呈給Majesté看之前一定要先給我檢查過。」


「Oui!」得到總管大人的同意讓他寫新劇,Stephanie開心的差點唱起歌來。


.


好不容易皇宮大廳的吵鬧聲消停了,兩人依然等待著Majesté起床。


過了一會,Rosenberg想到什麼似的回頭喊了一聲「Stephanie,」


見對方沒有回答,只是呆呆地望著旁邊,臉上罕見的沒有笑容。


「Stephanie!」


「Oui!」突然有點大聲的音量喚回了Stephanie的注意力,驚嚇讓他小小的跳了一下。


「你昨天晚上幾點睡?」有點質問的語氣。


「呃...」不知該如何回答,思考了幾秒之後,Stephanie決定以傻笑帶過。


Rosenberg看出了眼前人的心虛,瞇起眼睛握緊手杖,決定以威嚇來獲取答案。


「Stephanie你太久沒被我揍,皮癢了是吧!」


「哎...那個...因為靈感突然來了嘛~所以不能停下來啊!要是去睡覺的話靈感會跑掉的!這樣您也不會高興對吧?」Stephanie解釋著,但是越說他越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只覺得腦子越來越混亂,寫完的劇本、還沒寫的劇本、M. Rosenberg的手杖、M. Rosenberg氣呼呼的臉、M. Rosenberg的聲音...咦?他覺得自己怎麼好像聽不太清楚M. Rosenberg的聲音了,他是在喊自己嗎?


「Stephanie...Stephanie?...Stephanie!」


Stephanie看著眼前的人朝自己跑過來,臉上是他沒見過的表情。


我是不是又要挨揍了?Stephanie這麼想著,接著迎來的是一片黑暗。


.


Rosenberg很生氣,非常生氣,他覺得自己的假髮都要氣飛了。


Stephanie的遲到讓他生氣、Stephanie那糟糕的臉色讓他生氣、Stephanie臉色那麼差還拼命蹦跳讓他更生氣。


而他明明早就發現他的狀況不好,他卻沒有早點關心,對方昏倒的那一刻,他只能對自己生氣。


.


Stephanie醒來的時候覺得自己身體輕飄飄的,感覺是睡了一場好覺,接著發現自己並不是在自家的床上,嚇得趕緊坐起來東張西望。


不過幾秒鐘,Stephanie就知道自己是在誰家了,空氣中飄散的味道是那種有著淡淡的香味、但不會刺鼻的化妝品的味道,跟那個人身上的一樣。


「原來是在M. Rosenberg的家啊哈哈...我在M. Rosenberg的家?!」後知後覺的感到惶恐,「我躺了M. Rosenberg的床,我會不會被揍死啊...?」


低頭摸著Rosenberg的棉被,軟軟的很好摸,而且香香的。


正糾結著該逃跑但是有點捨不得這條香香的棉被的時候,房間的主人進來了。


「Stephanie!」


「Oui!」反射性地跳起來,乖巧的跪在床上,等著挨揍。


但是對方沒有說話,只是盯著自己看。


「呃,M. Rosenberg?」


終於,Rosenberg原本揪在一起的眉毛稍微鬆開了點,只有一點點,他才不會承認Stephanie還沒醒的時候他有多擔心。


看到對方臉色終於有些紅潤──跟當時那蒼白的接近自己妝容的樣子比起來──Rosenberg又是放心又是無奈的嘆了一口氣。


「Stephanie,你說,你幾天沒睡覺了?」


「大概...四天...或五天...吧...」Stephanie怯怯地回答,看到眼前身材嬌小但怒氣沖天的人,Stephanie又趕緊加了幾句,「但是我在來皇宮的路上,馬車上,都有睡覺!所以算一算我也只有三天沒睡覺!」說著還舉起手伸出三根手指在Rosenberg面前晃啊晃的,讓Rosenberg氣得捏緊手杖以免自己改捏爆其他東西,例如某人的手指之類的。


「Stephanie...你這個笨蛋!」突如其來的大吼嚇到了床上的人,對方的手還停留在空中。


「我不是說過要你珍惜自己的身體嗎?你是想搞死自己是不是?你要是爆肝掛掉了誰來寫宮廷劇啊?蛤?」


罵得氣喘吁吁,Rosenberg握著手杖的手有些顫抖。


「對...對不起...」默默地低下頭,Stephanie覺得有些委屈。


「我、我真的很喜歡寫劇本...我喜歡我的劇本有美好的音樂、我喜歡我的劇本在舞台上面散發光芒、我喜歡我的劇本給觀眾帶來快樂...」


Stephanie低著頭,手裡抓著那條香香的棉被。


「如果給您添麻煩了,我很抱歉...」


Stephanie那快要哭出來的聲音讓Rosenberg感到很無奈,明明自己是在關心對方,怎麼變得好像是惡人了呢?


「呃──好了啦!我沒說你麻煩,不准哭!你只要以後都乖乖睡覺我就不揍你!」


「咦?您這是不生我的氣了嗎?」抬起頭,Stephanie的眼眶中還含著那要掉不掉的淚珠,在Rosenberg的一個無言的點頭之後,Stephanie的臉上彷彿出現彩虹那般燦爛。


「我就知道M. Rosenberg您人最好了!」Stephanie在床上蹦跳著,突然「啊!」的一聲嚇到了Rosenberg。


「你幹嘛?怎麼了?又不舒服了?」


不好意思地搔搔頭,Stephanie興奮的說「我是想到了比之前更好的劇本!以您為主角的!」


「怎麼又是我當主角...」Rosenberg覺得胃有點痛。


「我我我需要立刻寫下來!一定要寫下來!」說著便要爬下床,卻被一根手杖給制止了。


「你要去哪裡?」手杖的主人冷冷地的開口。


「我...我要回家去寫劇本...」Stephanie看著眼前的手杖,明明不是刀不是劍,卻感覺無比的危險。


「不准!你今天哪裡都不准去!只能在這張床上睡覺!」一個用力把人戳回床上,看對方不再掙扎才滿意地放下手杖。


床上的人打不過手杖,只能委屈巴巴的看著Rosenberg,彷彿狗狗一般的眼睛讓人招架不住。


「...不准下床!」丟下這麼一句話,Rosenberg轉身離開了房間。


被禁足的Stephanie只能乖乖躺下,委屈巴巴的抱著那條香香的棉被。


沒想到閉上眼兩分鐘後,Stephanie的臉被什麼東西砸到,他跳起來一看發現是幾張紙跟筆。


「咦?咦?」看向旁邊的人,Stephanie又驚又喜,嘴巴開開說不出話來。


「不准下床!」Rosenberg哼了一聲,再次轉身離開了房間。


「M. Rosenberg您人最好了!您嬌小可愛又美麗大方!我一定會為您寫出最棒的劇本的!」朝著門外大喊,Stephanie隱約好像聽到外面有東西撞到的聲音...


總之,有了紙筆的Stephanie開心的唱起女高音,趴在床上寫起他的曠世巨作。


.


中午時分,Rosenberg想到房間的人除了不睡覺以外大概也沒好好吃過東西,吩咐廚房多準備一些飯菜之後便往房間走去。


沒想到一打開門,房內的景象讓他覺得他的假髮又要氣飛了。


「Stephanie────!!」


「咿呀────!!」突如其來的怒吼把專心寫作的Stephanie嚇得從床上掉下來。


「你在幹什麼?!!」


「我我我沒...咦呀!!」Stephanie原本還困惑為什麼總管大人生氣了,轉頭看到床上的棉被時自己也嚇得尖叫起來。


那條棉被上面滿滿都是文字,嚴格來說,是劇本。


「我我我想是因為紙不夠了,我又寫得很忘我所以我就不小心寫到棉被上了...我會幫您洗乾淨的!但是要先等我抄完...」


Rosenberg瞪著Stephanie,惡狠狠地瞪著。


別生氣,Rosenberg,想想他那雙很好看的腿,要是打殘了就可惜了,別生氣。Rosenberg在內心不斷安撫著自己。


過了好幾秒鐘──Stephanie覺得自己的生命可能要到盡頭了──Rosenberg才再次開口,「算了。」


「诶?」


「我說算了,那條棉被送你,反正我也不缺。」回復到彷彿是面見Majesté的優雅狀態,Rosenberg平靜的說。


「真的嗎?真的真的嗎?!您要把它送給我?可、可是...」


「你要棉被還是要我打斷你的腿?」


「我要棉被。」


看Stephanie抱著那條棉被抱的死緊,Rosenberg忍不住小小的笑了出來。


「現在,立刻梳洗一下,跟我下去吃午餐。」


聽到午餐邀約,Stephanie的臉上再次笑開了花,蹦蹦跳跳的跳下床整理衣冠。


從房間到餐廳,一路上都是Stephanie開心的歌聲。


.


Stephanie把棉被洗乾淨了,當然是在抄完劇本以後,有了新棉被的Stephanie再也不會睡眠不足了。


----------------
不要問我為什麼那條棉被這麼愛刷存在感#
我就說這是個很蠢的故事##

Z
超级期待蜀黍挑大梁的动作新片《...

超级期待蜀黍挑大梁的动作新片《Beyond Skyline》!
酥太帅了!!!! (*≧▽≦)

超级期待蜀黍挑大梁的动作新片《Beyond Skyline》!
酥太帅了!!!! (*≧▽≦)

stephanie says
热血的我今天忘记带伞。。。(蠢...

热血的我
今天忘记带伞。。。
(蠢货啊!)

热血的我
今天忘记带伞。。。
(蠢货啊!)

Z

如果人类清除计划2里面,Leo的车是变形金刚,估计就是叉骨穿盔甲这样了。
帅呆!\( ̄︶ ̄)/

如果人类清除计划2里面,Leo的车是变形金刚,估计就是叉骨穿盔甲这样了。
帅呆!\( ̄︶ ̄)/

Z

Actor Frank Grillo attends the premiere of ‘Ride’ at ArcLight Hollywood on April 28, 2015 in Hollywood, California.


 蜀黍要在拍戏之余多参加点这样的首映礼或者时尚活动嘛~~

 随便一穿就很帅呀~~\(≧▽≦)/~啦啦啦

黑色基本款T恤和Nike旅游鞋不是谁穿都这么有型的!【看脸的( ̄_, ̄ )


第一张我大爱呀!~~蜀黍笑起来好软萌羞涩呢~~(๑´ڡ`๑) 

最后一张。。。摄影师你出来,我保证不打死你!(눈_눈)

Actor Frank Grillo attends the premiere of ‘Ride’ at ArcLight Hollywood on April 28, 2015 in Hollywood, California.


 蜀黍要在拍戏之余多参加点这样的首映礼或者时尚活动嘛~~

 随便一穿就很帅呀~~\(≧▽≦)/~啦啦啦

黑色基本款T恤和Nike旅游鞋不是谁穿都这么有型的!【看脸的( ̄_, ̄ )


第一张我大爱呀!~~蜀黍笑起来好软萌羞涩呢~~(๑´ڡ`๑) 

最后一张。。。摄影师你出来,我保证不打死你!(눈_눈) 

芯芯✿公孫日召

法札/家暴組-關於模仿

羅森柏格注意到最近斯泰凡尼有些不一樣,雖然他依然每天踮著腳在自己身邊蹦跳打轉,每天依然笑容可掬的跟自己打招呼,但就是有個地方不一樣。

直到某天天氣較為溫暖,斯泰凡尼解開了外套扣子時,羅森柏格才意識到,原來斯泰凡尼穿了紅色的外套,或許是因為自己平時就穿紅色,看習慣了所以對方將一貫的藍色外套換成紅色外套時他沒有特別注意到。

那是跟自己衣服相近的紅,但又稍微亮了一些,跟他很搭。

「你也喜歡紅色?」

「啊、嗯...是的!」

不知為何,斯泰凡尼回答的時候紅著臉露出了一絲的驚慌,但羅森柏格沒興趣繼續追問,反正紅色很好看。

然而過了幾天,某次要上朝前看到斯泰凡尼的樣子,羅森柏格先是愣住了,接著皺起眉頭。

「斯泰凡尼!...


羅森柏格注意到最近斯泰凡尼有些不一樣,雖然他依然每天踮著腳在自己身邊蹦跳打轉,每天依然笑容可掬的跟自己打招呼,但就是有個地方不一樣。

直到某天天氣較為溫暖,斯泰凡尼解開了外套扣子時,羅森柏格才意識到,原來斯泰凡尼穿了紅色的外套,或許是因為自己平時就穿紅色,看習慣了所以對方將一貫的藍色外套換成紅色外套時他沒有特別注意到。

那是跟自己衣服相近的紅,但又稍微亮了一些,跟他很搭。

「你也喜歡紅色?」

「啊、嗯...是的!」

不知為何,斯泰凡尼回答的時候紅著臉露出了一絲的驚慌,但羅森柏格沒興趣繼續追問,反正紅色很好看。

然而過了幾天,某次要上朝前看到斯泰凡尼的樣子,羅森柏格先是愣住了,接著皺起眉頭。

「斯泰凡尼!」

「Oui!」

「...你化妝了?」

羅森柏格走到斯泰凡尼面前盯著他的臉看,那一臉像是想嘗試卻失敗的妝容讓他將眉頭皺的更緊。

「我、嗯、我只是...」斯泰凡尼支支吾吾的不知如何解釋,羅森柏格挑眉看著他,接著嘆了一口氣。

「過來,你這樣子去見陛下是要被笑的。」說著就拉起斯泰凡尼的手往自己的書房走去。

「別動,幫你弄乾淨。」

羅森柏格拿出手帕,仔細的將斯泰凡尼臉上那些失敗的胭脂擦拭乾淨。

擦完之後斯泰凡尼摸摸臉頰,露出失望的神色,低頭捏著自己的紅色外套。

「...抬頭。」

「嗯?」

斯泰凡尼抬起頭,看到羅森柏格拿著幾支化妝用品,指指一旁的椅子要他坐下。

「我幫你化,下次別再亂塗了。」

斯泰凡尼愣愣的坐下,抬頭望著羅森柏格,任憑對方的手撫上自己的臉頰,並且在自己臉上不算溫柔但卻非常仔細的塗上胭脂蜜粉。

當羅森伯格的手輕輕扣住他的下巴,另一手拿著口紅碰觸到他的嘴唇時,斯泰凡尼差點以為自己的心跳要停止了。

不到幾分鐘後,羅森柏格放開斯泰凡尼的臉,稍微看了一下確認自己的傑作便滿意的勾起嘴角。

「好了,這樣就行了。」

斯泰凡尼轉頭看向桌面上的鏡子,鏡中的自己臉上畫了淡淡的妝容,那個樣子就像...某個人。

他瞄了一眼身旁的人,再看回鏡子,他感受到一股熱氣竄上雙頰,他輕輕摀住臉,然後忍不住笑了出來。

「笑什麼...嗯?我腮紅塗太多了嗎?」羅森柏格看到斯泰凡尼的臉頰紅通通的,心想他剛才並沒有塗那麼深的腮紅才對。

「沒有沒有!您化的真漂亮!」斯泰凡尼甜甜的笑,配上那妝容讓羅森伯格一時失語。

「...以後早上來找我,我幫你化妝。」

「真的嗎?太好啦!謝謝您!」

斯泰凡尼高興的拍手唱歌,羅森伯格難得的沒嫌他吵。

-----

OOC腦洞,巨OOC#:

「總管大人您的口紅有點淡了要不要補一下?」斯泰凡尼說。

聞言,羅森伯格看了斯泰凡尼唇上的口紅一眼,伸手拉過他的衣領,兩人的嘴唇交疊。

「補好了。」

當羅森伯格跨步離去之後,斯泰凡尼雙手摀著臉,蹲在地上說不出話來。

---------------------------
官攝小天使的造型是藍衣、素顏
後來小天使都穿紅衣,這次台巡甚至化了明顯的妝
所以...總管大人應該要解釋一下XD

然後前面設定是小天使暗戀總管,而總管還沒發現自己的感情,最後一段擺進去會怪怪的(
所以最後親親只是個突發腦洞而已XD
為了親親而親親(O

Z

蜀黍应该是去多伦多拍美队3了,开心!

老婆大人和两个宝贝儿子一起跟蜀黍卖萌!(๑Ő௰Ő๑)

好羡慕蜀黍啊!人生大赢家!! (*≧▽≦)

蜀黍应该是去多伦多拍美队3了,开心!

老婆大人和两个宝贝儿子一起跟蜀黍卖萌!(๑Ő௰Ő๑)

好羡慕蜀黍啊!人生大赢家!! (*≧▽≦)

芯芯✿公孫日召

法札/家暴組【大腿襪與高跟鞋】

*車
*大腿襪+高跟鞋
*OOC,巨OOC,整個就是在亂搞小天使(?
*滿足我個人的性癖

法札/家暴組【大腿襪與高跟鞋】

*車
*大腿襪+高跟鞋
*OOC,巨OOC,整個就是在亂搞小天使(?
*滿足我個人的性癖

stephanie says
夕阳漫步新纸我以为是晕染风的谁...

夕阳漫步
新纸我以为是晕染风的
谁知道tm的还是水痕
不要问我这也是什么鬼
黄昏什么的老子不干了orz
让我去找静静。。。😢

夕阳漫步
新纸我以为是晕染风的
谁知道tm的还是水痕
不要问我这也是什么鬼
黄昏什么的老子不干了orz
让我去找静静。。。😢

芯芯✿公孫日召

法札/家暴組-若我們在歷史中相遇

*歷史虐向


羅森伯格出生於貴族世家,從小經過嚴格的教育,舉凡文史、經濟、社交、政治、戰術等,沒有一項是羅森伯格無法駕馭的,也因為這樣的家庭,使他個性早熟、沈穩,對自身的要求更是嚴苛,以至於他才十九歲就進入軍隊,並且擔任中尉。


年紀輕輕的他被奧地利皇帝約瑟夫二世看中,邀請他進入皇宮,喜愛觀賞戲劇的皇帝問了他對於歌劇的看法,但平時與軍隊為伍的羅森伯格不太明白,於是皇帝讓他去劇院看看,並且讓他安排一部宮廷劇。


雖說這不是他最擅長的事,但怎麼說也是受過高級的教育,羅森伯格認為這對他不是什麼困難,便答應了。


那年他才二十歲,當他奉命來到德語歌劇院安排歌劇時,見到了斯泰凡尼。...

*歷史虐向



羅森伯格出生於貴族世家,從小經過嚴格的教育,舉凡文史、經濟、社交、政治、戰術等,沒有一項是羅森伯格無法駕馭的,也因為這樣的家庭,使他個性早熟、沈穩,對自身的要求更是嚴苛,以至於他才十九歲就進入軍隊,並且擔任中尉。


年紀輕輕的他被奧地利皇帝約瑟夫二世看中,邀請他進入皇宮,喜愛觀賞戲劇的皇帝問了他對於歌劇的看法,但平時與軍隊為伍的羅森伯格不太明白,於是皇帝讓他去劇院看看,並且讓他安排一部宮廷劇。


雖說這不是他最擅長的事,但怎麼說也是受過高級的教育,羅森伯格認為這對他不是什麼困難,便答應了。


那年他才二十歲,當他奉命來到德語歌劇院安排歌劇時,見到了斯泰凡尼。


明明是劇院總監,卻總是一臉溫和無害,笑嘻嘻的談論著嚴肅的事情;明明已經四十歲了,卻還是蹦蹦跳跳的,彷彿是個孩子似的。


羅森伯格與斯泰凡尼相識了。


「您就是斯泰凡尼?我以為依照您的身分及年齡,行為應該要更成熟穩重一些。」第一次見面時,羅森伯格有些輕視的說了。


但對方並沒有不悅或是羞愧,反倒是揚起一個大大的笑容,「我倒認為,帶著笑容面對嚴肅的生活並沒有什麼不好,您說是不是?」


這讓羅森伯格呆愣了一會,這個人對他來說,有些特別。


後來羅森伯格漸漸明白斯泰凡尼的生活態度,他不是無知也不是輕浮,甚至他的人生經歷更突顯他的純粹,不是如同白紙的單純,而是珍貴的寶石經過髒水的沖刷也不曾沾染一絲污濁。


至於斯泰凡尼經歷過什麼,羅森伯格沒機會問清楚,但他確實看見對方面對自己喜愛的工作時抱著極大的認真與堅持,專注做好每一項工作,同時也沒忘記笑容。


這對羅森伯格來說是無法做到的事,他已經嚴肅慣了,從小的教育讓他不能隨時想笑就笑,但自從認識了斯泰凡尼,似乎只要站在他的身邊就能感受到快樂的氣息。


因為與斯泰凡尼共事,羅森伯格開始用心去感受歌劇,用自己的感受來欣賞音樂,不再是依照教科書上的文字來理解藝術。


他發現自己喜歡上歌劇、喜歡斯泰凡尼。


.


後來羅森伯格回到軍隊中,但他在偶爾的空閒時間會去欣賞歌劇,並且時常與斯泰凡尼來往。


「最近我認識了一位年輕的音樂家,我認為他的才華不容世人忽視,我會找到適合的劇本讓他的音樂得以大放異彩!」


羅森伯格永遠記得斯泰凡尼向他說這段話時是多麼的耀眼、充滿自信。


他也知道那位音樂家,當時羅森伯格聽到了他的音樂,不得不說,他十分欣賞,所以對於斯泰凡尼的決定他也相當支持。


而後來的確如斯泰凡尼所說的,歌劇《後宮誘逃》受到大眾的喜愛,那位年輕的音樂家聲名大噪。


羅森伯格也參加了《後宮誘逃》的慶功宴,在喜宴上眾人舉杯位年輕的音樂家歡呼時,羅森伯格走到站立在一旁的斯泰凡尼身邊,輕聲為他祝賀。


「恭喜了。」羅森伯格淺淺的微笑。


「噢!謝謝您。」不意外的,斯泰凡尼的笑容一如夏天的燦陽,照的羅森伯格內心幾乎要融化。


兩只酒杯輕碰發出清脆的聲響,然而覆上雙唇的並不是杯中物。


羅森伯格與斯泰凡尼相愛了。


雖然他們各自的事業都挺繁忙,但只要一有短暫的空閒時間他們便會相約見面,即使不能見面,信件也不曾減少。


羅森伯格二十四歲那年他成為軍隊的上尉,斯泰凡尼受他的邀請參加了受封典禮,在典禮結束後的小宴會上,他們離開人群來到無人的房間,在喜悅與愛之下他們溫存了一整個夜晚。


.


羅森伯格有想過年紀的問題,兩人相差了二十歲,斯泰凡尼是否會因為他年紀小而無法接受他的感情?


但是當他看到斯泰凡尼再次因為冒冒失失的走路而撞牆,羅森伯格決定這一生都要照顧對方,不然他哪天被人賣了都不知道。


這件事他並沒有向任何人說,他也不知該如何向斯泰凡尼提出求婚,畢竟他們相戀是個秘密,誰能接受兩個男人在一起呢?


而羅森伯格身為奧地利的古老貴族,他的父母理所當然要他娶名門世家的小姐,為此羅森伯格已經用各種理由拒絕了多次的婚事。


「辛苦您了呢...」某天斯泰凡尼這麼說了。


羅森伯格不解的看向他。


「您其實可以不用顧慮我的,依您的身分,應該找個門當戶對的女士結婚才對。」斯泰凡尼微微笑說。


「...不...」羅森伯格還沒說完,斯泰凡尼又說了,「沒有關係的,我跟您不一樣,我獨自一人來到異鄉,早已與父母分離,我可以決定自己的婚事,」斯泰凡尼輕握住羅森伯格的手,「我不會結婚,就當成...我已經是您的人了吧。」


羅森伯格咬咬牙,握緊對方的手心,許久都不願放開。


後來一段時間,他們都沒有再提到結婚的事情,平平淡淡的相處著。


.


隔年,羅森伯格的父母看上一位貴族女子——氣質優雅的瑪麗卡羅琳,不等羅森伯格同意便定下了婚事,羅森伯格雖想退婚,但這對那位她將會是極大的羞辱,在雙方安排的見面日中,他也感受到對方是個很好的女子,受到這樣的對待又是何其無辜?


於是羅森伯格答應與其結婚了,昧著自己的良心。


斯泰凡尼寫的歌劇《劇院經理》上演之日,羅森伯格準時到場觀看,結束後他們一同小酌,斯泰凡尼雙頰泛紅,微醺醺的笑著說,「這部歌劇劇名叫做《劇院經理》,您知道為什麼嗎?」


羅森伯格搖搖頭。


「因為我們認識的時候,您是劇院經理呀。」斯泰凡尼傻呼呼的笑著,看似有些害羞的小啜了一口杯中的紅酒。


「...斯泰凡尼,」羅森伯格撇開視線。


「嗯?」


「我要結婚了...」他不敢再看向他。


雙方沉默了一會,「恭喜您了,真是太好了呢!祝福您。」斯泰凡尼的聲音輕輕柔柔的,狠狠刺進羅森伯格的心臟。


斯泰凡尼藉著酒意,在羅森伯格的頰邊留下一個輕吻,接著轉身離去。


後來,斯泰凡尼沒去參加羅森伯格的婚禮,羅森伯格也沒有去看斯泰凡尼寫的另一部歌劇。


斯泰凡尼沒去的理由是為了安排歌劇過於繁忙,但羅森伯格沒有漏看信上的水痕。


而羅森伯格沒去看斯泰凡尼寫的劇,是因為他不知該如何面對斯泰凡尼,他的良心已經被撕碎,他對不起他。


他們的信件往來還是沒有停止,但內容都是些不著邊際的日常瑣事。


這樣就夠了,他們還是相愛的。羅森伯格自私的想著。


斯泰凡尼還是一樣溫柔,一樣帶著笑容站在劇院中央,但他再也沒有寫出新的劇本。


.


羅森伯格結婚後不到一年,奧土戰爭開打,約瑟夫二世命羅森伯格參戰。


上戰場的前一天,他約了斯泰凡尼見面,他以為斯泰凡尼會一如往常的笑著祝福他,沒想到斯泰凡尼竟有些激動的抓著他,眼眶中的淚水幾乎要掉出來。


「不要去...戰爭很可怕的!不要去...」斯泰凡尼緊緊抓著羅森伯格的手,怎麼說都不願讓他離開。


羅森伯格輕聲問了斯泰凡尼為何對戰爭如此害怕,斯泰凡尼躊躇了一陣子,在羅森伯格信任的眼神之下,緩緩道出他曾經在戰爭中成為戰俘的經歷,這也是他為何遠離家鄉來到維也納的原因。


當時年紀尚輕的斯泰凡尼被敵方軍隊從遠在普魯士的家帶到維也納,過程中受盡各種折磨與屈辱,斯泰凡尼最後能活著離開戰場根本是萬幸,後來他獨自在這個陌生的地方生存,因緣際會成為劇作家,並且以他自身的努力達到劇院總監的位置。


這些羅森伯格之前都沒有聽說過,因為這對斯泰凡尼來說是不願回想的事,但如今羅森伯格因為戰爭而要離開,斯泰凡尼無法控制自己對那段過去的創傷。


「戰爭...會讓人與所愛的一切分隔兩地...」斯泰凡尼的神色悲傷,看著羅森伯格的眼神充斥著不捨,他在這裡已經沒有家人了,他不願再失去此生最愛的人。


「別擔心,」羅森伯格輕輕抱住眼前比他年長的愛人,「我會回來的,我答應你。」


他們在分別之前緊緊相擁。


羅森伯格進入戰場,藉著他高超的戰術打贏了多場戰役,偶爾的敗陣也不影響整支軍隊的戰績。


戰爭期間,羅森伯格只要找到機會便寫信給斯泰凡尼,讓他知道自己沒事讓他放心,而斯泰凡尼也會立刻回信,要他好好照顧自己,他會等他回來。


戰爭一打就是三年,羅森伯格因為戰績顯赫,被晉升為參謀總長,他在信中提到這件事,有些私心的想得到斯泰凡尼的稱讚,但平時總是很快回信的斯泰凡尼,這次卻遲遲沒有回音。


羅森伯格有些擔憂,但礙於他在戰場上,現實不容許他多花一點心思在其他事情上,於是他只能等。


過了一陣子,他才收到斯泰凡尼的回信,信中果然是稱讚了羅森伯格一番,他彷彿能看到斯泰凡尼開心的笑容在為他歡呼,這讓他更有力量能面對接下來的戰役。


然而斯泰凡尼寄來的信漸漸減少了,羅森伯格想可能是戰場上本來就不方便傳遞信件,或是斯泰凡尼的劇本創作有了新的進展...


或是斯泰凡尼找到另一個能照顧他的人,那也是...很好的事情。


羅森伯格無法停止猜想,但他無法得到答案,也只能猜想。


後來奧土戰爭結束了,羅森伯格終於能回家,他與家中妻子團聚之後,便匆忙趕到斯泰凡尼的家,見斯泰凡尼一如當年——只是多了幾根白髮。


他們笑著談論了這段日子的改變與不變,改變的是外表,不變的是對彼此的感情。


這樣的幸福實在太短暫,很快的,法國革命戰爭開打,羅森伯格必須再次回到戰爭中。


這次斯泰凡尼不再哭著挽留他,而是笑著給予擁抱,分別前在羅森伯格的頰邊親吻。


「等我回來。」羅森伯格說了,而斯泰凡尼只是微笑。


.


這次的戰役比上次更為持久及艱難,然而這並不影響羅森伯格在戰場上留下顯赫的功績,但讓他焦心的並不是打仗,而是斯泰凡尼寄來的信件確實在減少,但當他在信中詢問了,對方總是談論其他事情,只要他好好照顧自己。


接下來的幾年戰爭都沒有停止,羅森伯格多次想逃離戰場回到家鄉,但他不行,他只能將斯泰凡尼的信帶在身上當作是護身符一般,彷彿這樣就能多幾分力量似的。


在一次的戰役中,羅森伯格因為敵方埋伏而掉進陷阱,雙方軍隊進入一場苦戰,羅森伯格為了顧及同伴,被敵人的利刃砍傷,身受重傷的他苦撐著帶領軍隊撤退,在他們順利撤離之後才陷入昏迷。


在睡夢中,羅森伯格看到斯泰凡尼,他回到他們相識的那天,他看到他們第一次親吻,他回到那段沒有強迫的婚姻、沒有戰爭、不被外界阻撓的快樂時光。


經過治療之後,羅森伯格醒了過來,他還記得他答應斯泰凡尼會回去的。


但斯泰凡尼沒有等他。


好不容易戰爭告一段落,羅森伯格回到家鄉,他沒見到斯泰凡尼。


別人告訴他,斯泰凡尼過世了。


別人告訴他,斯泰凡尼病了很久,幾乎不能寫字。


別人告訴他,斯泰凡尼...


斯泰凡尼...


斯泰凡尼...


羅森伯格找到斯泰凡尼的墳,手中握著別人轉交給他的最後一封信,那封字跡顫抖飄忽、沾滿淚痕的信。


信上寫的不多,只寫著他愛他,寫著對不起沒辦法等他回來,寫著與他相遇使得他這一生有多麼幸福...


最後署名的地方,寫著戈特利布.羅森伯格。


一生從未落淚的羅森伯格跪在墳前哭得撕心裂肺。


.


自此之後,羅森伯格將自己完全投入戰爭中,他將所有情感埋葬在斯泰凡尼的身邊,再高的榮譽,都對他毫無意義。


面對戰場,他毫不留情;面對獨自一人的夜晚,他多麼悲憤自己當時為何沒死在敵人劍下,要是那時的美夢能永遠持續下去,該有多好?


事與願違,羅森伯格並沒有死在戰場上,他帶領軍隊獲得一次次的勝利。


他的妻子過世時他沒來得及趕回去。


他被封為將軍時,再也沒有人笑著為他祝賀。


他再也沒有回家,他將自己奉獻給國家軍事。


一直到他年邁退休,他才回到空無一人的房子。


偶爾去劇院看劇,偶爾寫寫信放到斯泰凡尼的墳前,偶爾在那待上一整天。


當他的生命悄然來到盡頭,他並不孤獨,當他閉上雙眼不再睜開,他終於看見那思念已久的笑容。


一如夏天的燦陽。


---------------------

除了兩人相遇相戀的部分以外其他都盡量依照兩人的歷史記載去寫

戰功累累的總管大人,帥爆

芯芯✿公孫日召

法札/家暴組-送彩虹給你

*莫薩客串

這天早上烏雲密布,灰灰的天空好像積滿了憂傷隨時都要哭泣,但是Stephanie並沒有被這樣的天氣影響了心情,因為他昨晚完成了最新的劇作,所以他興奮的想趕快給別人看,那個“別人”最好是某位有點兇兇的,但是有時候又有點可愛──至少Stephanie是這麼認為──的宮廷總管。

「早安!M. Mozart,您今天依舊閃閃發亮呢!」

「早安!M. Salieri,我今天帶了小蛋糕,分您一個!」

「早安!可愛的小貓~您今天的毛色特別漂亮喔!」

心情特好的Stephanie一路上都在唱歌,從皇宮大門口的侍衛到國王身邊的仕女,都被他讚美了一輪。

但是當他跟Salieri一起在大廳等著人,然後國王來了,他等的人...

*莫薩客串


這天早上烏雲密布,灰灰的天空好像積滿了憂傷隨時都要哭泣,但是Stephanie並沒有被這樣的天氣影響了心情,因為他昨晚完成了最新的劇作,所以他興奮的想趕快給別人看,那個“別人”最好是某位有點兇兇的,但是有時候又有點可愛──至少Stephanie是這麼認為──的宮廷總管。

「早安!M. Mozart,您今天依舊閃閃發亮呢!」

「早安!M. Salieri,我今天帶了小蛋糕,分您一個!」

「早安!可愛的小貓~您今天的毛色特別漂亮喔!」

心情特好的Stephanie一路上都在唱歌,從皇宮大門口的侍衛到國王身邊的仕女,都被他讚美了一輪。

但是當他跟Salieri一起在大廳等著人,然後國王來了,他等的人卻沒來。

Stephanie左右看了一圈,確定沒看到目標,國王在他的衝浪沙發上說了什麼,他通通都沒聽進去。

「那、那個...Majesté,請問...M. Rosenberg今天怎麼沒來呢?」等國王說完話,Stephanie問了。

「喔!Rosenberg今天請假啦!好像是感冒吧。」國王這麼說了。

得知這個消息Stephanie臉上的笑容盡失,滿心的擔憂全寫在臉上,陰鬱的程度跟窗外的天空有得比。

接下來一整天,Stephanie都沒心情做任何事,就連聽Mozart指揮樂團時都只是站在一旁不發一語。

平時總是會大聲讚賞的人突然安靜下來,讓Mozart都感到不對勁。

「怎麼啦Stephanie?你今天心情不好喔?」Mozart讓樂隊去休息,自己走到Stephanie的身邊,一手搭上他的肩膀。

「噢...抱歉讓您擔心了,我沒事的。」發覺自己竟讓人擔心,Stephanie趕緊笑了笑。

當然,Mozart是不會信的,他哼了一聲露出一個調皮笑容,靠近Stephanie的臉,「你在想Rosenberg對不對?」

說中心事讓Stephanie的身體顫了一下,先是支支吾吾的搖搖頭,最後憂傷的點點頭。

「唉我真不懂你幹嘛那麼關心他,他很機車欸!太、多、音、符~~~」Mozart誇張的模仿著Rosenberg的表情,但是發現身旁的人一點笑意都沒有,又乖乖的安靜下來。

「別擔心啦,小感冒而已死不了的。」

「M. Mozart,如果是您,會如何把自己的關心送給在意的人呢?」原本默不吭聲的人突然開口,語氣充滿不安。

「我喔...我啊,我會把我的音樂送給他!雖然他從來不說,但是我知道他喜歡我的音樂。」說到自己在意的人,Mozart有些小得意,眼裡有些小星星。

「所以我應該把M. Mozart的音樂送給M. Rosenberg!」Stephanie恍然大誤。

「不、不對啦!」Mozart哭笑不得,「雖然我很樂意看到他因為我的音樂而暴跳如雷的樣子,但是不對喔。」

看Stephanie歪著頭一臉疑惑,Mozart雙手拍上他的肩膀,說「你要把你自己送給他。」

「我、我??」

「音樂是我的生命,我把音樂送給我的人,你也應該把你的生命送給你的人。」說完還拍拍他的肩膀以示鼓勵。

剩下的只能靠Stephanie自己體會了。

Stephanie煩惱的走來走去,他有什麼能送給Rosenberg的呢?

他左看右看,看看天看看地,看到漂亮的小花時猶豫了一下,但還是沒有伸手去摘。

最後他低下頭,看到自己手上那份劇本,開心的笑了起來。

Stephanie蹦蹦跳跳的跑出皇宮,天上的烏雲都遮不住他臉上的陽光。

雖然目的地並不遠,但是天空彷彿是忌妒他的快樂,憤怒地打了一聲雷。

「哇啊!!」Stephanie被雷聲嚇了一跳,來不及抬頭,天空就下起了傾盆大雨。

Stephanie抱緊手中的紙本,慌慌張張地往前跑,他不怕打雷跟大雨,他只怕自己的心意被水浸濕。

好不容易到了目的地,他氣喘吁吁但是帶著笑容,敲門。

.

「Stephanie?你怎麼會來...你是怎麼了啊??」

Stephanie被傭人領到Rosenberg的房門口,Rosenberg一打開房門就看到外面是一隻全身溼透的Stephanie。

「嗨M. Rosenberg,外面下雨了。」掛起那一貫的傻笑,Stephanie吸了一下鼻子。

Rosenberg吩咐傭人多拿幾條毛巾過來,然後一把將他拉進房間。

包著毛巾的Stephanie乖巧的坐在床邊看著Rosenberg生氣的臉,傻呼呼地說「我以為您生病很嚴重呢,看起來很有精神真是太好了!」

Rosenberg翻了個白眼,「本來就不嚴重,但是可能會傳染所以我才請假。」接著瞇起眼睛盯著對方,「所以呢?你來幹什麼?」

被提醒的Stephanie趕緊從衣服裡掏出他的那疊劇本,塞到Rosenberg的眼前。

「我來把我的生命送給您,表達我的關心。」一臉認真的表情,讓Rosenberg不知道該不該用手杖戳爆他的腦袋。

「你...你在說什麼鬼話?!!」Rosenberg氣的大吼,「你這話到底跟誰學的?!!」

不知道對方為何生氣的Stephanie嚇得跳起來,怯怯的說「是M. Mozart...」

Rosenberg揉揉發疼的頭,思考到底是Mozart太壞還是Stephanie太笨。

「因、因為M. Mozart說我應該把代表自己生命的東西送給重要的人,我想關心您,所以我把我用心寫出來的劇本送給您...您不喜歡嗎?」

Stephanie慌了,他已經把自己最好的東西拿到對方面前,要是他不接受,那他就一無所有了。

「還、還是您不喜歡這個故事?我可以再寫別的...還是您其實比較喜歡花?」慌的在Rosenberg的身邊打轉,如果對方說喜歡花的話他立刻就會衝出門把剛才看到的小花摘回來。

「...我沒說我不喜歡。」Rosenberg覺得很無奈,這人怎麼這麼傻,傻的讓人心疼。

「真的嗎?您不討厭真是太好了!我跟您說喔,這個故事很浪漫的!您一定會喜歡!」一聽到自己的心意被接受了,Stephanie的臉上瞬間放晴,然後依然在Rosenberg身邊打轉。

被身邊的人轉到頭暈的Rosenberg再次怒吼,「停!!閉嘴!!坐下!!」

Stephanie立刻安靜坐回床上,用力閉緊嘴巴不敢再發出聲音,只能睜著大大的眼睛看著Rosenberg。

逃過讓頭痛惡化的命運,Rosenberg輕嘆,「你乖乖的,我自己看。」

得到對方的點頭當作回應之後,便坐到書桌前翻起劇本。

窗外只剩零星雨點,房內很安靜。

當Rosenberg把故事看完時已經接近傍晚,他才發現房內似乎安靜太久了。

他回頭一看,發現所有的聲音來源已經睡著了。

Stephanie抱著枕頭睡的正香,臉上還是那張人畜無害的笑臉。

Rosenberg從椅子上站起來,不經意的看到窗外雨已經停了,有彩虹。

替床上的人蓋好被子之後在床邊坐下,然後看著房內的彩虹。

.

隔天Rosenberg跟Stephanie都沒上班,這讓Mozart感到驚訝又驕傲。

「沒想到Stephanie真的把自己送給Rosenberg了!孺子可教啊!」

「您到底教了M. Stephanie什麼...」

「沒什麼啦~就是依照我的經驗給他一些建議而已。」

「...是這樣嗎...」

「是啦是啦!噢對了!我寫了新的曲子,大師願意聽聽嗎?」

「我的榮幸。」


所以說小莫您誤會了,Stephanie只是淋到雨感冒了所以跟著請假在家休息而已。
嗯,在總管家。

-------------------------
原本是拿彩虹當主角的但是後來彩虹變的超不重要XD
反正,小天使就是彩虹嘛XD

芯芯✿公孫日召

法札/家暴組-關於恐怖片之後的夜晚

*這是個比上次短還比上次更蠢的故事#

*又是一堆角C梗# 還是不影響閱讀

*字句什麼的完全沒斟酌想到就寫,大家湊合著看吧(?


Rosenberg很後悔,他幹麻答應Stephanie的邀請一起看恐怖片,而且還是在他家,當時看到對方一臉興奮的拿著吃的喝的跑來敲自己的家門,那燦爛的笑臉怎麼也無法拒絕...以導致了後來一連串的麻煩事。


其實恐怖片他們並沒有看完,因為看到三分之一的時候,Stephanie已經嚇得哭花了臉,縮在沙發上抖得像吉娃娃,Rosenberg無奈之下關掉了影片,拿起桌上的零食塞進吉娃娃的手裡要他吃些東西冷靜一下。


「時間也不早了,我想你今天就在這裡過...

*這是個比上次短還比上次更蠢的故事#

*又是一堆角C梗# 還是不影響閱讀

*字句什麼的完全沒斟酌想到就寫,大家湊合著看吧(?


Rosenberg很後悔,他幹麻答應Stephanie的邀請一起看恐怖片,而且還是在他家,當時看到對方一臉興奮的拿著吃的喝的跑來敲自己的家門,那燦爛的笑臉怎麼也無法拒絕...以導致了後來一連串的麻煩事。


其實恐怖片他們並沒有看完,因為看到三分之一的時候,Stephanie已經嚇得哭花了臉,縮在沙發上抖得像吉娃娃,Rosenberg無奈之下關掉了影片,拿起桌上的零食塞進吉娃娃的手裡要他吃些東西冷靜一下。


「時間也不早了,我想你今天就在這裡過夜吧!我去請僕人整理一間客房給你。」


回應他的是Stephanie的點頭如搗蒜,畢竟回家的路程是一片漆黑,Stephanie說什麼也不願意自己回家。


.


Rosenberg在自己房間換好睡衣準備要睡覺的時候房外傳來敲門聲,一開門看到的是抱著枕頭的Stephanie,柔順的短髮有些捲翹,平時戴著假髮根本沒機會見到,身上穿的是淺藍色和粉紅色相間的睡衣,上面還點綴了一些蝴蝶結。


Rosenberg不願意承認,他覺得Stephanie這個樣子非常可愛。


「你幹什麼?」回過神的Rosenberg擺起臉不耐的問。


Stephanie有些發楞,盯著Rosenberg看了好幾秒才反應過來,「啊!是M. Rosenberg啊!您沒化妝!」


「廢話!我要睡覺!」Rosenberg想揍人了。


Stephanie仔細的看著眼前難得的景象,那人臉上少了胭脂的遮掩,顯出的是陽剛的氣息,高挺的鼻樑更顯得本人其實很帥氣的事實。


第一次看到Rosenberg的素顏讓Stephanie感到很興奮,「您沒化妝很好看的啊!為什麼平常要化那麼濃的妝呢?原來您長的這麼帥!」一開口就是滔滔不絕,讓Rosenberg差點回頭拿起手杖要揍人。


「你到底要幹嘛?不說就滾!」強忍住施暴的衝動,Rosenberg怒吼。


「啊啊好我說我說!」Stephanie趕緊說出來意,「就是...我、我可以跟您一起睡嗎?」說完便小心翼翼的迎上對方的目光,手中的枕頭遮住自己下半張臉深怕對方的拳頭會突然揮過來。


「你、你說什麼?!」


在對方的手杖還沒飛過來之前Stephanie趕緊解釋「我不敢一個人睡嘛!您家的客房那麼大只有我一個人關了燈黑漆漆的超可怕!」說完露出淚汪汪的大眼看著對方,並不是要博取同情,而是他一想到先前看的恐怖片就嚇的又要哭出來。


看著Stephanie那副可憐的樣子,Rosenberg覺得自己要是拒絕的話就好像成了壞人,思考了幾秒之後嘆了一口氣,「好吧,我房裡有沙發,你睡那。」


「謝謝謝謝!M. Rosenberg您人最好了!」


.


好不容易兩人都躺下來準備睡覺了,Rosenberg關了燈閉上眼,沒幾分鐘竟感覺到有個東西爬上了自己的床。


「Stephanie你在幹什麼?!」睜開眼看到原本應該在沙發上的人跑到了自己的床邊,還偷偷拉了自己棉被的一角去蓋,氣的怒吼。


「因、因為沙發那邊涼颼颼的,好像隨時會有東西從椅背後面跑出來...」委屈巴巴的Stephanie。


「...不准搶我棉被。」無奈的Rosenberg。


「Oui!」得到床的使用許可,Stephanie開心地鑽進被子裡。


沒想到才又過了幾分鐘,Rosenberg感覺身旁的人越挪越近,當他張開眼睛的時候,Stephanie已經移動到他的旁邊。


「...你...你又怎麼了?」Rosenberg很睏,他已經沒力氣揍身旁的人了。


「床邊涼颼颼的...好像有東西隨時會從床底跑出來...」


「...不准搶我枕頭...」


「Oui!」Stephanie開心地蹭過去,然後被對方一個惡狠狠的眼神給嚇得退開了點,但還是止不住臉上開心的小花。


.


隔天早上,明明是涼爽的天氣,Rosenberg卻是被熱醒的。


他睜開眼發現全身無法動彈,轉頭就看到一張漂亮的臉蛋距離自己只有五公分,閉著的雙眼上顫動的睫毛幾乎都要搔到自己的臉頰,低頭一看發現那人竟把自己抱得緊緊的,整個人都貼在自己身上,吐出來的氣息全噴在耳邊,讓Rosenberg一瞬間失去了反應能力。


「...Stephanie...你給我滾下去───!!!」


Stephanie被踹下床之後還沒反應過來就被推出房門,來不及說上一句話,眼前的門就被狠狠的關上了。


「...笨蛋...大笨蛋!!」Rosenberg雙手撐在桌上看著鏡中的自己,久久無法平復。


要趕快化妝才行,不然的話...臉上的紅就遮不住了。


.


門外的Stephanie終於意識到昨晚抱的不是枕頭,明明是涼爽的天氣,為什麼卻覺得全身發燙呢?


-------------------
好短,好傷心_(:3」ㄥ)_(#
基本上就是我滿足自己妄想的一篇(

伽藍

& the still-to-come 作者是starknjarvis

傑森死後的生活可以通過他的紋身來講述。

傑森死後的生活可以通過他的紋身來講述。

芯芯✿公孫日召

總管大人在後面看起來非常火wwww

難得畫出滿意的圖///艸///
自己覺得挺可愛的(*´▽`*)

總管大人在後面看起來非常火wwww

難得畫出滿意的圖///艸///
自己覺得挺可愛的(*´▽`*)

Z

蜀黍帅瞎了!!拿枪太有范儿!! (*≧▽≦)

蜀黍帅瞎了!!拿枪太有范儿!! (*≧▽≦)

芯芯✿公孫日召

法札/家暴組-不哭的你與不笑的我

*奇怪的童話風


從前從前,有一個王國住著一個年輕可愛的王子,他出生的時候沒有哭,反而一睜開眼睛就露出笑容發出清脆的笑聲,國王跟皇后都很驚訝,但也很高興他們得了一個甜美可愛的小王子。

過了幾年,小王子漸漸長大,他的樂觀開朗深受大家的喜愛,但是國王發現一個奇怪的事,那就是王子從來沒有哭過。

小時候小王子跌倒摔破膝蓋時沒有哭、小王子養的寵物死掉的時候沒有哭、甚至是最疼愛他的皇后病逝時,他都沒有哭,雖然他會悲傷,但從來沒有掉過眼淚。

雖然國王覺得奇怪,但也沒有什麼不好的地方,也就沒太在意。

直到有一天,一個穿著斗篷的老婦人出現在皇宮中,她看著已長成青年的王子,對國王說:「他受到了詛咒,要是他在二十歲生日...

*奇怪的童話風


從前從前,有一個王國住著一個年輕可愛的王子,他出生的時候沒有哭,反而一睜開眼睛就露出笑容發出清脆的笑聲,國王跟皇后都很驚訝,但也很高興他們得了一個甜美可愛的小王子。

過了幾年,小王子漸漸長大,他的樂觀開朗深受大家的喜愛,但是國王發現一個奇怪的事,那就是王子從來沒有哭過。

小時候小王子跌倒摔破膝蓋時沒有哭、小王子養的寵物死掉的時候沒有哭、甚至是最疼愛他的皇后病逝時,他都沒有哭,雖然他會悲傷,但從來沒有掉過眼淚。

雖然國王覺得奇怪,但也沒有什麼不好的地方,也就沒太在意。

直到有一天,一個穿著斗篷的老婦人出現在皇宮中,她看著已長成青年的王子,對國王說:「他受到了詛咒,要是他在二十歲生日當天的太陽下山之前還無法落淚的話,將會永遠沉睡。」

「再過兩個月就是王子的二十歲生日了!」國王慌張的說。

老婦人又開口:「只有一個同樣被詛咒的人才能夠拯救他。」

「他是誰?」國王問。

「他是一個不會笑的人。」話一說完,老婦人就消失了。

國王非常擔心,於是便張貼公告尋找不會笑的人。

這件事傳遍了整個王國,全國上下都有人自告奮勇來到皇宮說他不會笑,但經過國王的各種測試──舉凡講笑話、搔癢之類的──都一個一個被淘汰,眼看來挑戰的人都已經沒了,卻還是沒有找到不會笑的人。

「父王,您不必擔心啦!事情一定會有辦法解決的!」反而是王子在國王傷心的時候笑著安撫他,讓國王更是心疼,卻苦愁著找不到那個能拯救他寶貝兒子的人。

到了生日的一個月前,王子為了不讓父王傷心,於是便獨自一人離開了皇宮。

王子並沒有放棄希望,他走過各個村莊想尋找不會笑的人,但是都沒有找到,他很傷心,卻無法為自己流下一滴眼淚。

某天他不小心弄丟地圖迷路了,亂走亂闖之下走進了森林裡,王子一時沒了主意,只好在一棵樹旁坐了下來。

王子在微風的吹拂下感到昏昏欲睡,於是閉上眼睛打算小憩一會。

「啾啾!救命!啾啾!」一陣細微的鳥叫聲打斷了王子的夢,王子睜開眼睛四處張望,看到是一隻小小鳥卡在樹枝上,正哭著求救。

王子趕緊爬到樹上幫小鳥解開纏在翅膀上的細枝。

「這樣就好了!你沒受傷吧?」王子捧著小鳥,擔心的說。

「啾啾!沒事!謝謝啾!」小鳥高興的拍著翅膀,感謝王子的幫助。

待小鳥飛走之後,王子才想起來他還坐在樹上,當他想從樹上爬下來的時候卻沒抓穩樹枝,不但從樹上摔下來,還往樹旁的山坡一路往下滾,山坡上的樹枝及碎石弄傷了他,當他摔到山坡底的時候已經昏過去了。

隔天王子醒過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躺在一張床上,身上的傷口已經經過包紮,雖然還隱隱作痛著,但已經沒有大礙。

王子坐在床上觀察著四周,發現這個房間很大,周圍的裝飾都很精緻,讓他一瞬間以為自己回到了皇宮。

「這裡是哪裡呢?是誰救了我...」王子心中有很多疑惑,他小心的爬下床走到窗邊往外一看,發現外面是一整片的花田,花朵包圍著整棟房子,比皇宮還要美麗。

正當王子驚訝的看著窗外的景色時,身後的房門被推開,一個人走了進來。

「嗯?你醒了?」

王子聞聲回頭,發現是一個身材嬌小但氣質高貴的男人,他穿著體面,手上的手杖輕輕立在地面,王子注意到對方臉上的濃妝與嚴肅的表情搭在一起,挺好看的。

「啊,是的,是您救了我嗎?太感謝您了!」王子跨大步跑到男人面前,不小心扯到身上的傷口讓他稍微拐了一下,但很快又站直了身體向對方露出大大的笑容。

「因為你倒在我的花園。」男人的語氣有些冷漠,「壓壞了我的花。」

「啊...真、真是抱歉!我不是故意的!我不小心從山坡上滾下來...真的很對不起!」王子被對方凌厲的眼神瞪的不知所措,慌慌張張的道著歉。

那人挑眉看著王子,久久才又開口,「那你就留下來。」

「诶?」

「把你弄壞的花整理好。」

聽到對方這麼說,王子也覺得很有道理,自己弄壞人家的花也是該補償才對,便乖乖的點頭答應留下。

但王子才打算離開房間去外面整理花田的時候,那人舉起手杖擋住王子的去路,「明天再弄,你不會希望傷口裂開吧。」他這麼說。

王子有些訝異的看著眼前看似嚴厲卻意外的有些溫柔的人,接著笑著說「好的!謝謝您!」

對方沒有回話,只是撇了王子一眼便離開了房間,不忘將門輕輕帶上。

「也許...是個好人呢!」王子摸著手上的繃帶,內心感到喜悅。

王子休息了一天,隔天一早他就興沖沖的跑出去整理花田,當房子的主人一踏出門就看到王子蹲在花叢中細心的把花種回土裡。

王子一邊忙著,一邊跟一旁的小兔子聊天,小兔子告訴他這棟房子的主人是位伯爵,雖然很有錢,但是身邊沒有家人也沒有朋友,獨自一人在這個森林裡的大房子住了好久。

「這樣...會很寂寞的吧...」王子不自覺放慢了手上的動作,他不喜歡寂寞的感覺。

忙了一陣子,王子沒注意到伯爵已經走到自己的身後,所以當對方拍拍他的肩膀時嚇得跳了一下。

「休息吧,辛苦你了。」伯爵用著同樣冷漠的語氣說了,接著帶領王子進到屋內的餐廳,「吃點東西吧。」

王子看著桌上的食物,才感受到自己已經好幾天沒好好吃飯了,他品嚐著美食,發現比在皇宮吃到的食物還要好吃。

吃到一半,王子發現伯爵似乎正盯著他看,一不小心就被口中的食物嗆到猛咳嗽。

見狀,伯爵拿起桌上的杯子倒了一杯水遞給王子,等對方喝了水緩和了之後才開口,「花整理好了嗎?」

王子擦擦嘴角趕緊回答「是的,差不多了,有些地方也重新撒了種子...」

話還沒說完伯爵就打斷他,「你就待到那些花開花吧。」

王子愣住了,想開口說些什麼,伯爵卻眼神兇惡的瞪了王子一下,「你必須照顧它們,有問題嗎?」

王子搖搖頭不敢反駁,只能低下頭繼續吃東西。

於是王子就在這裡住了下來,早上他都到花田裡去照看花朵,附近的小動物知道了都跑來跟他作朋友,每天陪他一起看花、聊天,讓原本冷清的花田多了幾分快樂的氣息。

中午伯爵會邀王子一起吃午餐,餐桌上時不時會聊幾句,不過通常都是王子吱吱喳喳的說著話,伯爵只回個一兩句,有時候王子太過吵鬧,伯爵還會對他兇,但王子也不在意,過沒多久又開始高聲的說話,有時還會唱歌呢。

這樣的日子對王子來說還蠻快樂的,但是他也注意到──時間不多了,離他二十歲的生日只剩不到兩個禮拜,但他還沒有找到那個不會笑的人。

王子把他的煩惱告訴小動物們,小兔子突然豎起耳朵跳了兩下說「那個伯爵會不會就是那個不會笑的人?我從來沒看他笑過!」

聽到小兔子這麼說,王子才細想,從他到這裡開始確實沒見過他笑,也許真的是...

「從來沒有笑過...那是件多麼令人悲傷的事啊...」王子喃喃自語著,他並沒有找到目標時的喜悅,而是為對方失去的笑容感到悲傷。

但他還是沒有落淚。

晚餐時間王子刻意晚到,偷偷走到伯爵的背後用力拍了對方的肩膀。

「嘩───」

「啊!!!」伯爵被嚇的手杖差點飛出去,回頭一看是王子便生氣的大吼「你在做什麼?!吃飯時間還玩什麼嚇人遊戲?!」

王子被對方兇兇的樣子嚇到了,委屈巴巴的坐到位子上吃飯,途中都不再說話。

「...唉,」看王子這樣無精打采,伯爵無奈地嘆了一口氣說「你有什麼事嗎?為什麼突然開這種玩笑?」

王子稍微抬頭瞄了對方一眼,又低下頭用叉子戳戳盤中的食物,「我只是想逗您笑...」

「...為什麼?」

聽到對方問為什麼,王子愣住了,他也不知道為什麼,他只是覺得笑容是每個人都應該要有的,如此而已。

王子沒有回答,這頓飯結束在一陣沉默之中。

晚上王子睡不著,走到花田裡抬著頭看星星,他突然感覺到身邊有人,轉頭一看是伯爵。

「您也睡不著嗎?」王子有些驚訝的微微一笑。

「...是的。」

兩人一同站在星空下的花田,一夜無話。

接下來的幾天,王子用盡千方百計想逗伯爵笑,但是沒有一次成功,甚至是換來對方的責罵,但王子還是沒有放棄,從早到晚都在伯爵身邊轉來轉去。

伯爵沒有發現,自己原本嚴肅的表情漸漸變的溫和了。

到了王子生日的前三天,小兔子問他說「你為什麼要這麼努力逗他笑呢?如果他真的笑了,那他就沒辦法救你了。」

王子笑了笑,伸手揉揉小兔子的頭,「比起我需要眼淚,他更需要笑容。」

隔天,伯爵一早來到花田找王子,他看了一眼王子身上之前受傷的地方,都已經好的差不多了。

「你可以走了。」

王子的笑容僵在臉上,沒反應過來對方的意思。

「花已經都開了,你可以走了。」看眼前人傻愣愣的,伯爵又說了一次。

過了幾秒,王子不好意思地搔搔臉說「是啊...花都已經開了...」

其實花早就全開了。

王子拖著腳步回到房間,「結果到最後,還是沒能將笑容分給他...」王子整理著他小小的行李包,心不在焉的。

回想起他被救起來的那天開始跟伯爵的相處,雖然對方總是很嚴肅但是也很細心,雖然很兇但其實很替人著想,雖然總是很驕傲...但是也很寂寞。

想到這裡,王子放下手上的行李跑出房間。

王子找到伯爵,笑著說「我不走。」

伯爵驚訝的看著他,露出微妙的表情。

「如果我走了,您會很寂寞的吧!」

「我才不...」

「對不起!」伯爵的話被王子打斷,他困惑的皺起眉頭。

王子苦笑著,「對不起,沒能將笑容分給您...」

伯爵沒有回話,臉上的表情有些複雜。

「您救了我,還那麼照顧我,我想為您做些什麼。」王子依然笑著。

「...你沒必要...」

「讓我再多陪您一天吧!」王子再次打斷他,拉起對方的手看著他的眼睛。

伯爵看著王子的笑容,卻看見了苦澀。

「為什麼是一天?」

王子告訴伯爵他被詛咒的事,以及他需要一個不會笑的人來解開這個詛咒。

伯爵沉默了幾分鐘才開口,「你認為我就是你要找的人?」

「也許是也許不是,但我已經不在意了,我只希望您能笑一笑。」

伯爵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他微微回握王子的手,有些顫抖。

「就當成是我的私心吧!一天之內我肯定回不了皇宮,大概也找不到另一個被詛咒的人了,所以...最後一天,我可以待在這裡嗎?」王子的聲音參雜著哭腔,但是沒有眼淚,「...您能陪我嗎?」

「...可以。」

王子又笑了,配上有點紅的鼻子看起來相當滑稽。

看到對方的樣子,伯爵的嘴角幾不可見的上揚了一點點。

生日當天,王子一樣一早就跑到花田去跟小動物們聊天,中午跟伯爵一起吃午餐、聊天。

接近黃昏的時候,王子又來到花田,看著西邊等太陽下山。

伯爵默默地走到王子身邊。

王子看到身邊的人,高興的牽起對方的手,「我跟您說喔!」

「嗯?」

「我喜歡您。」王子的笑臉在夕陽的照射下顯得紅通通的。

「...謝謝。」

太陽消失的那一刻,王子閉上眼睛倒在身旁的人懷裡。

伯爵坐在花田中抱著睡著的王子,他輕輕的笑了,一滴眼淚落在王子緊閉的眼睛上。

「我也喜歡你。」

伯爵將睡著的王子抱回房裡,他看著王子靜靜的沉睡,彎下身在他的額頭上輕吻。

「晚安。」

.

隔天王子醒了,他跑下床到處找伯爵,最後在花田找到了人。

兩人相視,一個高興的流下眼淚,一個輕輕的微笑。

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

-------------------------
不知道自己在寫什麼_(:3」ㄥ)_
亂七八糟_(:3」ㄥ)_
文法死透_(:3」ㄥ)_
明明寫了幾天還是亂七八糟_(:3」ㄥ)_
大家將就點看吧_(:3」ㄥ)_

補充後續:王子帶伯爵一起回皇宮跟他已經哭得唏哩嘩啦的把拔說他沒事,然後王子跟伯爵就結婚了>:D ((幹不要寫在這#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