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Storyshift

11.5万浏览    935参与
清和衫三
是sschara呀,话说这个a...

是sschara呀,话说这个au有点冷啊,自己自足(*˘︶˘*).。.:*♡

是sschara呀,话说这个au有点冷啊,自己自足(*˘︶˘*).。.:*♡

鴆

  -写在前面


  战斗真难写。


  ooc,含私设,自爽。


  

         还是决定叫它繁花错乱


本章节大概算糖。


欢迎一切评论。


有关cp,人类组only,其他看起来像cp向的都不可能。


祝你阅读愉快,=)


  


9.


Asriel接近的步伐停在了距离她们十米远的地方,并没有更近一步的意思,原本背在身后的双手此时也自然垂下。右手抬起握拳,黑色的火焰从指缝间缭绕倾泻而下,进而包裹住了整个拳头。Asriel偏了下头,像是活动筋骨般。


他摊开了手...

  -写在前面


  战斗真难写。


  ooc,含私设,自爽。


  

         还是决定叫它繁花错乱


本章节大概算糖。


欢迎一切评论。


有关cp,人类组only,其他看起来像cp向的都不可能。


祝你阅读愉快,=)


  


9.


Asriel接近的步伐停在了距离她们十米远的地方,并没有更近一步的意思,原本背在身后的双手此时也自然垂下。右手抬起握拳,黑色的火焰从指缝间缭绕倾泻而下,进而包裹住了整个拳头。Asriel偏了下头,像是活动筋骨般。


他摊开了手,扬手将那团闪烁着星光的火焰丢在半空中,它们一分为二,分别窜到了他的双手上,跳动交织成刀的模样。Asriel伸手握住了它们,随意的挥了两下似乎是在找寻着什么手感。他抬起头,几乎是在他锻出双刀的瞬间,chara抽出了第二把匕首。颠了颠在指尖一转改成了反握,硬生生的接下了山羊男孩突如其来劈砍而来的一刀。


Chara的藤蔓猛地推了原本在她怀里的人一把,将她从战场中心丢开化为灰烬洒落一地。Chara转为蹲伏的模样,脚下发力向Asriel的方向窜去。她一手自腿侧划过,抽出了自己的匕首用指腹在上抹过,再将大量的魔力灌入。血液与魔力催生着藤蔓般的花纹,此时它发出妖异的猩红色光芒,游蛇似的从金属中探出尖端缠绕住了对方的手腕,硬生生的利用他的劲将第二刀带得砍到了地上,打乱了他的进攻节奏。同时,她一手撑着地面,弓腰屈膝瞄着他的肩部踹出,甚至不忘给shifty发出提醒


“跑!”


实际上,shifty早就醒了,在他们对话的时候就醒了。但求生本能告诉她此时最好是不要有任何动作。在她纠结到底要不要彻底睁开眼,跟Asriel说个“嗨好巧啊你要不要加入我们的女子茶话会”时,却被突然丢到地上的触感给弄得有些发蒙,而此时恰巧又听到了Chara传来的指令。几乎是下意识的,她在地上滚了一圈,用手撑着地让自己站起,跌跌撞撞的往他们相反的方向头也不回逃去。


荆棘从地底涌出化作盾牌,迎上了对面的无尽落星。没有星屑,没有巨响,只有从她身后传来的不住金铁相交声。


显然,体格与力量上的差异并不小,原本还站着的chara此时双刀相交着架在身前,被逼的隐隐有些单膝跪下的意思,她深吸了一口气,猛地发力将他推开。魔力流转至手间,红色小刀被她夹在指缝间,借着因气流而翻飞的衣摆为掩护,用力的投掷飞向了此时面门大开的Asriel。而对方没有丝毫慌乱之意,手腕翻飞间将飞刀尽数拍得偏离了原本的轨迹,再自周身燃起火焰将飞回的飞刀燃烧殆尽。


“chara。”


“哈,尝尝这个。”


  


飞刀只不过是个幌子,Asriel同样也知道,他弯下了腰身体略微前倾,双刀架起做了防御姿态。那边吗?眼角黑影以极高的速度向着他的后背扑来,而Asriel拧过身子,右手向上挥去——触感十分奇怪,软绵绵的。几乎是本能一样,他屈肘向后猛击。


  


  “啧。”


  


  声东击西的策略失败,战斗只能重新回到正面交锋。


        shifty是感受不到魔力波动的。


       在跑出一段距离后,她就尽可能不引起注意的往回折返,挪到了一边的石头后面,仅探出半个头小心观望着。人类的灵魂比怪物强大太多了,她同样也知道这一点。


  强大到Chara可以利用这一点去弥补她与Asriel之间的差距。

“现在战况如何?”


      原本还用自己的双眼去观测战斗的shifty,在经历了被流星贴着自己头顶飞过削掉了半截呆毛的惨痛经历后,她只能老老实实的缩在石头后面。但如果让她一点也不清楚情况的话,她的好奇心足以让她用生命作为代价去窥视——至少曾经是。而此时她背靠着石头,头上顶着只幽灵。


    你知道的,幽灵是不会死的。


    “呃……那个……跟你差不多的人类被打飞出去了……”


Chara眯起一只眼,双指向上滑动屈身踏在破土而出的藤蔓网上,缓解了冲击又借力射回。Asriel看着她攻势握紧了刀,一手贴在刀面上屈身准备缓解这一击的冲击。


他们之间的战斗并非是那么容易分出胜负的。


同样在母亲的训练下长大。


同样以对方为对手对打练习了数年。


他们是最默契的搭档,也是最无法击破的敌人。


  chara看着摆出了防御姿态的Asriel身子叹了一口气,荆棘破土而出,作势要缠绕住对方的脚踝让他失去平衡,却又因周身燃起的火焰不得不后退一些像是寻找着机会——本应如此的。被逼退的荆棘没入雪地,又在离Asriel不远的地方重新冒出,它们缠住了女孩儿的身子,把她往地下一扯。而女孩丝毫没有放弃这个机会的打算,脚下往前滑了一步,欺身下压顺劈钻进了对方怀里猛地向前刺去。


  人类终究是输了一头,她仰躺在雪地里大口喘息着,身上带着刀口与烧伤,很快,她的周围变得暗红一片。她似乎还想做点什么,手指颤抖着抓起了一把雪花捏成团投掷向Asriel。


  Asriel并没有闪躲的意思,他平静的感受雪块在背上裂开,随后坠落在地面散成碎块。



  她没有下一波攻势了,这是必然的。

  

  雪层被踩的嘎吱作响,从远及近的脚印逐渐蜿蜒向shifty藏身的巨石后面。


  女孩感到了危机,但比起这个,她更关心倒在雪地里的chara。她下意识的从石头后闪出,朝着对方倒下的方向跑去,却是一脚踏进了深深的积雪里。

  

          雪顺着她的靴口灌入,从足尖开始,寒意沿着脊椎融进血脉,树枝般的覆盖了全身。shifty试图把自己陷进雪里的腿拔出来,可越是着急,越是不如她意。

     

  大不了再来一次,只是可惜了这次刷出来的好感度……她闭上了眼仰起头大无畏的准备迎接自己的死亡。

  

  “你想去哪里?我的兄弟?”

  

  不知从何处探出的藤蔓缠绕住他的脚踝,往下一扯将他埋进雪地里,它们肆意的生长着,将他整个身体都包裹住——除了那只被他伸向前方的手。原本应该累得魔力枯竭趴在雪地里的Chara摇摇晃晃的站起来,一手摁住自己手臂上的伤口拖着身体走到了Asriel的身边,再一屁股坐在他身上把人压制死了深叹了一口气。

  

  “哈,虽然手段不光彩了点。真是抱歉,但这次是我赢了——按照约定。这次的要求……不可以对这个人类出手。”

  

  “Chara……?”  



  难以置信的shifty索性鞋都不要了的把腿拔出来,单脚蹦跶着以一种令人难以置信的速度蹦到了他们身边,然后撞了个满怀。而原本伸出了手的山羊男孩,试图对冲过来的另一个人类做点什么——然后他的手背就被踩进了雪里。



  “ooopss——疼疼!”



  “我最好的搭档我还以为你要死了你没事吧这里会不会痛?”

shifty以关怀的名义把人身上摸了个遍,却没有被打出去。

女孩反手抱了抱她,轻轻拍着她的后背。

      

  而下一秒就向前栽倒在地。


  “Chara……?!Chara!”


  “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人类。”


  Asriel此时也从手背被踩的剧痛中缓了过来,心情复杂的看着围着他的姐妹,一脸担忧的开花人类单手把她拎开,顺带把埋在雪地里的鞋从藤蔓上接过丢给了她。


  “她只是为了保护你跟我战斗……魔力透支了。”


  Asriel躬身将地上的Chara打个横抱从雪地里捞起来,慢慢往家的方向走去。在家附近的地方沉思了一会,把Chara挂在了shifty的身上准备率先推开门。


  “嘿……Rei,帮我打个掩护。”


  Asriel没有回答,只是放缓了脚步跟她们并肩前行着。

        

  “Asriel,跟着你回来的那是什么?”

      

   “啊……妈妈……额……什么也没有这是我……额……Chara捡回来的东西!”

     

  淦,狗东西,说好的帮我打掩护你是拿去喂小犬汪了?

    

  挂在shifty身上恢复了些意识的女孩微妙的抖了一下。

   

  伴随着家长的步步逼近,shifty甚至感觉后背布满了冷汗,她只能低下头甩了甩脑袋,用头发遮住眼睛仅露出那朵开在眼眶里的花。

   

  要露馅了……怎么办……

  

  原本有些意识不清的Chara伸手扼住了自己的咽喉,抗拒死亡的决心一时间遮掩了暗淡的好奇心。以至于torier看上去并未察觉到另一个存在同样是人类,她们无声的对峙了很久。只当是毛茸茸的怪物小孩叹了口气,隔着帽子拍了拍她的头,便让这毛茸茸的三团上了楼。


vichar

摸鱼 分别是SS羊猹兄弟 ender福 gz
最后是自设的羊……

摸鱼 分别是SS羊猹兄弟 ender福 gz
最后是自设的羊……

B♥MS
大冷天想要喝ss猹的巧克力奶…...

大冷天想要喝ss猹的巧克力奶……

大冷天想要喝ss猹的巧克力奶……

Skellen

以后因为学业繁忙大概会更新的少一点
但是周更是必然的√
又尝试了新的画风,还让婷穿上了医生制服
糖糖好帅啊我的妈❤(自家的婷)
画了张临也,在考虑上色

以后因为学业繁忙大概会更新的少一点
但是周更是必然的√
又尝试了新的画风,还让婷穿上了医生制服
糖糖好帅啊我的妈❤(自家的婷)
画了张临也,在考虑上色

chara04
我们是至高无上的绝死之真神!

我们是至高无上的绝死之真神!

我们是至高无上的绝死之真神!

🔪😪💤

你看你画的这个烂画

你看你画的这个烂画

Siren

时尚俊男
P7P8:SS俊猹

Momiji太太推特ID:🥞もじみ🥞 (@mojimi_moji)
推特地址:https://twitter.com/mojimi_moji?s=09
汤不热ID:momiji-mame
汤不热地址:http://momiji-mame.tumblr.com
主页及授权:点此

更多作者作品请点:作者总目录

时尚俊男
P7P8:SS俊猹

Momiji太太推特ID:🥞もじみ🥞 (@mojimi_moji)
推特地址:https://twitter.com/mojimi_moji?s=09
汤不热ID:momiji-mame
汤不热地址:http://momiji-mame.tumblr.com
主页及授权:点此

更多作者作品请点:作者总目录

凝._.团子
水笔涂鸦我画不出ss猹的万分之...

水笔涂鸦
我画不出ss猹的万分之一帅气(•̩̩̩̩_•̩̩̩̩)

水笔涂鸦
我画不出ss猹的万分之一帅气(•̩̩̩̩_•̩̩̩̩)

旱田中野
万圣节快乐。s是贺图

万圣节快乐。s
是贺图

万圣节快乐。s
是贺图

FELLSHIFT

Chara
*心事重重的青春期少女,无业,极少出现在镇子上
*不时远足郊外进行艺术创作。在家里负责做饭。

*散发着掩饰不住的自卑感,极其依赖与畏惧兄长

*会把手头一切发票、宣传单等小张的纸折成千纸鹤投进污秽不堪的外河中。

*不知为何,看似消沉冷淡的她执着于戳破你伪善的假面具,甚至会为此怒火中烧。


Asriel
*青年才俊的长兄,经营着包括堕落垒唯一一家夜总会在内的若干产业
*少年老成,总是带着微笑。每一颗扣子都扣得极其整齐,服饰的品味高雅而不古板。

*他熟悉各种礼仪,喜爱并精通古代文学,待人客气而周到,从不轻易露出失态的神色。

*平时总是很忙,待在由于人们享乐堕落已经变得冷...

Chara
*心事重重的青春期少女,无业,极少出现在镇子上
*不时远足郊外进行艺术创作。在家里负责做饭。

*散发着掩饰不住的自卑感,极其依赖与畏惧兄长

*会把手头一切发票、宣传单等小张的纸折成千纸鹤投进污秽不堪的外河中。

*不知为何,看似消沉冷淡的她执着于戳破你伪善的假面具,甚至会为此怒火中烧。

 

Asriel
*青年才俊的长兄,经营着包括堕落垒唯一一家夜总会在内的若干产业
*少年老成,总是带着微笑。每一颗扣子都扣得极其整齐,服饰的品味高雅而不古板。

*他熟悉各种礼仪,喜爱并精通古代文学,待人客气而周到,从不轻易露出失态的神色。

*平时总是很忙,待在由于人们享乐堕落已经变得冷清的图书馆联络自己的手下处理事宜,常常半夜才回到家。
*一直佩戴着一副金色的心形项链,只有在chara身旁才会偶尔摘下


鴆

  *【放在前面的阅读须知】

  *时间线是和平,全员朋友,上地但可回地下,人类接受了怪物和巫师,时间按照地面算。

  *百合,我恋爱脑,匆匆赶出。

  

  *基于“会以主角心情为优先”之上。

  *包含但不限于私设,OOC,Lari向。

  *废话完了,祝你阅读愉快,不愉快按LOVE处理。=)

  

  

  

  万圣节,人类之间有正大光明理由出门找人玩,做一些无伤大雅的恶作剧,讨要糖果什么的。

  不过这些跟shifty没什么关系,她所在意的是万圣节的另一条选项——“变装”,天知道她为了这一天准备了多久。白衬衣,翅膀披风,长着蝙蝠翅膀的南瓜徽章端端正正别在衣领口将披风固定,一切...

  *【放在前面的阅读须知】



  *时间线是和平,全员朋友,上地但可回地下,人类接受了怪物和巫师,时间按照地面算。



  *百合,我恋爱脑,匆匆赶出。

  

  *基于“会以主角心情为优先”之上。



  *包含但不限于私设,OOC,Lari向。



  *废话完了,祝你阅读愉快,不愉快按LOVE处理。=)

  

  

  

  万圣节,人类之间有正大光明理由出门找人玩,做一些无伤大雅的恶作剧,讨要糖果什么的。

  不过这些跟shifty没什么关系,她所在意的是万圣节的另一条选项——“变装”,天知道她为了这一天准备了多久。白衬衣,翅膀披风,长着蝙蝠翅膀的南瓜徽章端端正正别在衣领口将披风固定,一切都是那么完美。

  当然,这也包括她所准备的“那套”服装。

  shifty理了理衣领,抬头看向了二楼的走廊。她的搭档迟迟没有出现在楼梯口,不由得让她有些好奇对方在磨蹭什么。

  shifty从来是一个执行力极高的人类,她的念头刚消失的时候,人却已经出现在了chara的房门前。

         屈指轻敲房门,房间内却是传出一声什么东西倒在了地上的声音。

  “搭档?”

  ……

         无人应答,回应她的是局促不安来回打转的脚步声。

  “我~要~进~来~咯~”

  她故意拖长了音调,同时从衣兜里掏出了钥匙插入锁孔,却是不出意外的在推门的时候感到了阻力。但这点小小的阻碍可无法抵挡人类的好奇心——shifty非常干脆的直接以肩撞开了门。

         “嘿,搭档,你让我穿这个真的很不明智。”

  chara不断往下扯着裙摆,索性抓来了自己的外套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

  “嘿,搭档,听我说,你这样很好看。”

  这话不假,魔女短裙,长手套与长靴,加上标志性的宽檐帽,女巫的打扮总是经典又不会过时。

  “chara——!!!人类!!!你们怎么还没好!!”

         chara终归还是屈服了,虽然大约是屈服给了楼下的Aslrei不不停在催促她们动作快点。但最终,这场拉锯战以chara穿上了一件短斗篷的折中方式落下了帷幕。

  她们匆匆忙忙的从房间里跑出下了楼,刚到楼梯间便看到等候多时的Aslrei不耐烦的用脚掌拍着地面,见到她们俩下来了不由分说的,将用一个空南瓜壳子雕成的灯塞进了她们的手里。shifty看着chara手上忽暗忽明的南瓜灯,好奇的揭开了自己的那一个看了看里面到底是什么在发光。

  然后她便看到了一团火苗在闪烁,她将眼神移到了Aslrei身上,对方回给她一个相当自豪的表情。

  “哇哦——Rei。你别告诉我,这个南瓜是你之前用妈妈的名义让我催熟的那些。”

  像是已经习惯了这幅打扮一样,chara将下滑的长靴往上提了点,背靠在楼梯上脚尖点地。

  “charrrra——!!!我们快出去要糖果吧!”

  像是被戳穿了什么一样,Aslrei非常生硬的打断并转移了这个话题,换来了chara的一声叹息。她们一前一后的出了门,拉开了一边的储藏室翻出几把扫帚,Aslrei非常理所当然的将手中的的扫帚递给了他的姐妹,而后者口中一边念着什么,一边用小刀在木柄上进行镌刻。

  她们搞出来了三把,而将其中一把自然的递给了shifty,shifty低下头,看着手中的扫把一时间陷入了疑惑。而一边的Aslrei非常习惯的跨上了扫把,脚底一蹬便晃晃悠悠的飞了起来。

  要怎么做?

  *ACT

  *查看

  *一把看起来做工很棒的扫帚,顶端长着小小的南瓜头。

  *你对它能飞起来表示怀疑。

  shifty试着像Aslrei一样的跨坐在扫把上,起跳之后却是非常干脆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跟她们大眼瞪小眼。

  正常的人类是不能使用魔力的,平日里与怪物接触得最多的人类,chara,显然并不能以正常人类的范畴来看待她。

  怎么办?

  要来不及参加怪物们的派对了。

  chara叹了口气,往前坐了点给shifty腾了点位置,而后者非常干脆的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来一对猫耳发卡往头上一戳。今夜的女巫侧坐着,而身后搭着一只黑猫。

  shifty未曾尝试过以一柄木扫帚便能在空中飞行,而且飞的还不慢。从未搭乘过这种交通工具的人类非常新奇,又像是为了避免自己摔下去一样的抱住了chara的腰。

  她这次倒是老实,没有半分越线举动。

  “嘿,搭档,其实我……”

  她们的问答很轻,轻的碎在了月光与微风里。

  显然,从怪物们的派对上回来的时间已经超过了门禁,害怕被妈妈责骂,外带偷用了南瓜的Aslrei心虚的一马当先先溜回家为敬,留下了两个人类带着满载着胜利品的三个南瓜晃晃悠悠的准备从房间的窗户溜回家。

  已经大概习惯了这种移动方式的人类不安分的抱紧了自己的搭档,同时将脸颊埋进了她的发间猛地吸气。这样的举动让驾驶员感到了很痒,不由得颤抖着发出笑声,而后座上的人如同发现了新大陆一样的在她身上蹭来蹭去。

  总所周知,开车不规范是会翻车的。

  更何况这是在三层楼的高度飞行时的翻车。

  人类与糖果一起坠落而下时,她下意识的将自己的搭档抱过来,翻了个身让自己成为了人肉垫。但并没有想象中的钝痛传来。shifty尝试着睁开了眼,身上的chara正放下她的手。随后她们的身体不受控制的向一边倾倒,顺着花瓣滑落在了地上。chara站起身来,拍了拍衣服的褶皱压低帽檐两手背在身后。

  “哦哇……你还真是……呃……嘛……总之谢了。”

  “还有,晚安。”

  她这么说着,却是相视一笑。

  人类们相拥而眠。

  另,在万圣节结束后,他们吃了三天的南瓜,一度想吐。


洛珝幽

条漫在P3/4/5
ss万圣节条漫!(ooc注意!!)chara的星际眼神xxx
我怕我万圣节发不出来提前发了,我爱万圣节。
万圣节快乐!!!!!!!!!!

条漫在P3/4/5
ss万圣节条漫!(ooc注意!!)chara的星际眼神xxx
我怕我万圣节发不出来提前发了,我爱万圣节。
万圣节快乐!!!!!!!!!!

ICCCE
虹 其实是群里的接龙,时间有点...

其实是群里的接龙,时间有点久不知道还有没有音讯。我忍不住先透图了(...

其实是群里的接龙,时间有点久不知道还有没有音讯。我忍不住先透图了(...

麦浪

UTxSS(不一样的时代,同样的选择)

关于预言的传说

不管是在UT还是在SS世界中,预言都是真实存在的—“一个来自地面的天使会拯救地底,而到那个时候,地底下将空无一人。”谁也不知道这个传说是从何时传起?出自何人之口?这一切早已无从考证。不管是身为幽灵,还是巫师。对于Chara来说只需要做到一件事即可—保护好自己所珍爱的一切便行。

然后,时间的齿轮开是转动着,那个预言之子来到了这片不幸的土地上。在UT的世界中,这个人类叫做Frisk,由身为幽灵的Chara当作她的向导兼搭档。起初,Chara不愿搭理这个人类,并警告着这个人类要是做出什么过分的选择的话,自己绝对不会原谅你的警告之类的。另一边的Shifty的待遇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尽...

关于预言的传说

不管是在UT还是在SS世界中,预言都是真实存在的—“一个来自地面的天使会拯救地底,而到那个时候,地底下将空无一人。”谁也不知道这个传说是从何时传起?出自何人之口?这一切早已无从考证。不管是身为幽灵,还是巫师。对于Chara来说只需要做到一件事即可—保护好自己所珍爱的一切便行。

然后,时间的齿轮开是转动着,那个预言之子来到了这片不幸的土地上。在UT的世界中,这个人类叫做Frisk,由身为幽灵的Chara当作她的向导兼搭档。起初,Chara不愿搭理这个人类,并警告着这个人类要是做出什么过分的选择的话,自己绝对不会原谅你的警告之类的。另一边的Shifty的待遇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尽管她不断向Chara示好,但对方还是一副不冷不热的态度,似乎从来没有相信过自己一般。但作为救世主的她们怎么可能轻言放弃呢!于是,她们不约而同地想到了同一种方法来解决这眼前的矛盾。

UT世界的Frisk趁着夜色,走到镜子面前。对着镜子中出现的幽灵说着什么。而SS世界的Shifty也找到了与Chara独处的机会,两人说话的内容大致相同,都是一个承诺。

Frisk\Shifty:“如果我死掉的话,就用我的灵魂拯救着不幸的地底吧。而在那之前,我会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告诉怪物们我们人类信仰的是甘地,而不是凯撒。崇尚的是善良,而不是暴力!”

面对这个承诺,UT的Chara不自然地笑了笑,但那也只是含着眼泪的微笑而已了。SS的Chara则一脸地沉默着,思考着什么。不过二人虽然没有给出明确的答复,但是互相之间的感情似乎在慢慢地改变了。救世主不再孤单,搭档之间不再有隔阂。

时间继续向前,当新来的人类逐渐迷失,走上错误的道路时,陪伴二人的搭档也做出了同样的抉择—“既然身为朋友,就有义务在你走错的时候把你给带回来。所以,就算是用揍的方法,我也会把你带回来的!你硬要说为什么的话?因为…你是我最重要的朋友啊!”

嗯…果然这种磕磕绊绊的感情才能维持长久吧。真羡慕啊!人类们,有这么好的朋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