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Symbrock

18591浏览    714参与
镜鏡境

【授翻/Pixiv小说】Black Cradle(NC-17)

标题:Black Cradle

原作者:にゃっぺ(P站ID)

分级:NC-17(其实更像R18G…)

配对:Venom/Eddie Brock,OMC/Eddie Brock

预警:具体的xue/腥暴力描写,家bao元素,qiang//暴,大量mob情节等,预警比较多,每一篇都会单独再放出相应的预警,注意排雷

授权:负责要授权的是另一位劳斯,原本是计划和劳斯分章翻译的,不过劳斯最近爬墙了,就不打扰艾特了


其他:篇幅过长,每章将视情况分为几段放出。原作持续咕咕咕中,所以我也会咕咕咕……

【粗框】内代表Venom的话。

Chap 1(part.1)

[今日凌晨,发现一具男性遗体...

标题:Black Cradle

原作者:にゃっぺ(P站ID)

分级:NC-17(其实更像R18G…)

配对:Venom/Eddie Brock,OMC/Eddie Brock

预警:具体的xue/腥暴力描写,家bao元素,qiang//暴,大量mob情节等,预警比较多,每一篇都会单独再放出相应的预警,注意排雷

授权:负责要授权的是另一位劳斯,原本是计划和劳斯分章翻译的,不过劳斯最近爬墙了,就不打扰艾特了


其他:篇幅过长,每章将视情况分为几段放出。原作持续咕咕咕中,所以我也会咕咕咕……

【粗框】内代表Venom的话。



Chap 1(part.1)

[今日凌晨,发现一具男性遗体——]

[遗体被严重损毁——]

[有被拷问过的痕迹——]

[每具遗体上都烙有【罪人】的烙印——]

[警方正对一系列有关联的事件进行调查——]




“…埃迪·布洛克。”

荧屏映照之下,男子的嘴角微微上扬。





咚!

咚!

咚!

球反弹了回来。少年用手套接住球,然后又扔了出去,在车库白色墙壁的中间留下一个棕色的球印。少年盯着球印,又扔了过去。

少年有些紧张,大概是因为看到了在公园里玩接球的一对父子。那个男孩看起来与他同龄。少年无可奈何,怀着感伤移开并收回了视线。少年家里只有一只手套。当他想到自己只有一只手套时,他的心在抽痛。我想攒点零花钱再买个手套,或许这样就不会再有这种悲伤的感觉了。

咚!

咚!

咚!

墙发出单调的碰撞声。

不,不对,少年很清楚其实不是那样的。就算有两只手套,他的接球手也不会发生变化。少年无法忍受这种懊恼、悲伤交织的感觉,不禁加大了手上挥舞的力道。

砰!

用力投掷的球弹得很高,没能弹回少年身边。

哐嚓!某处传来玻璃破碎的声音。少年看向家里的窗户,脸色苍白。是客厅的窗户。少年慌忙回到家中,发现破碎的玻璃片散落了一地,相框掉在了地上。照片上,少年的母亲正温柔地笑着。

开门声响起。少年的父亲瞪大了眼睛。

“对、对不起……”

父亲的眼里染上了愤怒与憎恶的色彩。

啪!

父亲挥下的巴掌重重地落在少年脸上。少年被打得倾向一边,父亲又拽起他衣服的前襟,接连殴打了几下。

“你!都是因为你!就因为你!你啊!”

少年哭着、道歉着。他看着一边啜泣一边不断道歉的少年,吼了声“滚一边去!”便将他推开。

“回房间里去!滚!快滚!”

父亲单手遮住脸,挥手让少年走开。少年跑上楼梯,冲进自己的房间,一屁股坐在门前哭了起来。

少年哭累了,睡着后再醒来时周围已经黑尽。他小心翼翼地走下楼梯,客厅的地板已经被清理干净了, 窗玻璃也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恢复了原状。他甚至以为那只是一场梦,但脸颊上的疼痛和架子上的照片都在提醒他,不是梦。

桌上留着他的晚餐。男孩坐下来,安静地开始吃饭。他不想把饭重新加热,菜吃起来也像没有味道似的,口腔里还有点疼。少年抬起头就能看到父亲的房间。那扇门打开的话父亲就会出来,少年想道。虽然他出来的时候自己一定很害怕,这是没办法的事,但果然还是希望他能出来。渴望和他一起吃顿饭。渴望他用温柔的、而不是冰冷冷的眼神看着自己。就像照片里的母亲那样。



少年明知那是无法实现的愿望,却依然等待着房门打开的那一天。







[埃迪……]

他被叫到名字而悠悠转醒,眼泪顺着脸颊被轻轻地擦拭掉。

埃迪的脑海中回荡着同居人的声音,那是人类发不出的混杂着噪音和回声的低沉声音,擦干眼泪的手指则是有些反光的黑色液体,恐怕连手指都称不上。尽管如此,他的同居者还是温柔地替他擦拭着眼泪,呼唤着他的名字。

埃迪沉浸在这摇篮般的安稳中,直到眼泪彻底止住。

“…早上好,毒液。”

[早上好,埃迪。]

等自己冷静下来后片刻,埃迪坐起身来,轻轻地伸个懒腰,然后下床。这会儿是早上九点,对于休息日来说,这时候醒来正好。一些流体黑线似的从埃迪的肩头探出,逐渐形成一个篮球大小的团状,最后变成毒液的脑袋,它锯齿状的牙齿之上是反射出些许彩光的白色半月形眼睛,鲜红的长舌头上满是唾液。看起来像个怪物,但埃迪不在乎。

毒液像连在埃迪肩膀上的风筝一样轻飘飘地飘着,一边嚷嚷道"肚子饿了",一边引他往厨房走。

“至少先让我洗个脸吧…”

[先吃饭!]

毒液自顾自地从冰箱里拿出薯饼放进烤箱,埃迪选择无视之,打了个哈欠。

[埃迪!没有巧克力了!]

“哈?昨天都还有的吧?”

[昨晚吃光了。]

“你啊…”

埃迪长叹一气。为什么不把早上吃的那份留着…埃迪挠挠头,拿出平底锅说:“那要不要吃烤煎饼?”

[埃迪!要巧克力!]

“是,是,我会给你涂上超——多巧克力酱的,早上就先这样凑合吧,行吗?”

[真的吗!]

毒液的表情瞬间明朗了起来。明明长得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却相当可爱,简直不可思议。想到自己在和被称作“共生体”的外星寄生虫(这么说毒液大概要生气了吧)共享一具身体之前根本不可能有这样的脑回路,埃迪不禁苦笑。

反差实在是太大,让人觉得太可爱了。毕竟明明会生吃人,却也会因为巧克力情绪大起大落。

埃迪想起今早做的梦,胸口一阵刺痛,于是开始煎煎饼来掩饰。虽然他做不来太精致的食物,不过煎个煎饼还是没问题。埃迪以前也有因为觉得说不定可以一起吃而做饭的时候,但是却被说了“没必要”,事实上从没一起吃过。从那以后他就不再尝试做饭,不过现在更多的应该是因为觉得麻烦。

埃迪将堆成山的煎饼摆在桌上,往上面淋巧克力酱,直到它整个变得和巧克力一样黑。他感觉从早上开始胃就会被甜得烧起来,而且一会儿还得再买点酱。

“啊,毒液,递下盐。”

黑线嗖地伸长、缠着瓶子递了过来。

“谢了。”

[不用谢。]

埃迪给煎蛋撒上盐,就着煎饼吃了起来。毒液吃了一大口沾满巧克力酱的煎饼。

[埃迪,吃完去买巧克力吧。]

“你脑袋里只有巧克力吗!”

[我也吃坏人的脑子。]

“这不是吃早饭时的话题吧…”

[吃饭的时候说吃饭的话题有什么不对吗?]

在毒液的认识里,巧克力和脑子都是一样的,所以埃迪也说不出什么话来。巧克力中似乎也含有大脑会分泌的物质——苯乙胺。埃迪吃饭的时候不可能给毒液变出脑子吃,所以能有代替品已经算是帮了大忙。但是需求量很大又是个问题。虽然还有别的可以代替巧克力的东西,不过那样埃迪的经济负担又会增加,所以现在,巧克力是毒液的主食。薯饼算是配菜吧。

[之前买的那种巧克力很不错。

“那个很贵的,麻烦你降低下档次要求。”

[你最近发工资了,应该没问题吧。]

“别指望让我把工资都花在买巧克力上!”

他们一边聊着没营养的话题一边吃早餐。

毒液没对今早的梦发表任何意见,它并不是不知道,正是因为它什么都知道所以才绝口不提。共生体的一点妙处就在于它能共享梦境和想法,埃迪什么都不必说。

哪怕那似梦非梦之境,其实是埃迪的过去。

对于埃迪来说,那是谁也不可触碰的回忆。

毒液很想吃掉那个伤害小埃迪的男人,但是埃迪的记忆告诉它那个男人已经死了,癌症。

那扇门最终还是没有打开。埃迪很努力地想得到父亲的认可,但父亲没有和他一起吃过饭,也没有用温柔的眼神看过他。自从埃迪高中毕业离开家,他们再也没有联系过。再见时,他躺在棺材里。没有和解、没有道歉、也没有认可埃迪。就这样逝世的父亲现在应该已经在天国和母亲打上了招呼,全然忘记埃迪了吧。但埃迪对父亲的感情却悬而未决,无处可去,一直在扎根在心底最黑暗的地方,从未改变。






连环杀手吉尔提(Guilty)。

这次埃迪要写的报道与这名最近轰动旧金山的连环杀手有关。媒体之所以给他起这个名字,是因为每个受害者的身上都有【罪人】字样的烙印。有消息称,所有受害者都是在遭受酷刑之后被杀害,由此推测犯人很可能是出于某种原因将受害者定罪并予以惩罚。

但令人费解的是,受害者之间不仅没有任何共同点或联系,他们也都是和【罪人】八竿子打不着的善良的普通人。

“拷问什么的明明应该很容易露出端倪啊,也没有证据显示目击者和犯人有共谋。我想过是不是警察在隐瞒消息,但他们好像是真的什么也没发现。”

[拷问很容易暴露吗?]

“你想想看,为了拷问折磨受害者首先得绑架他们对吧?然后还要确保实施酷刑的地方和工具,如果有邻居因为噪音找我来发火的话,我就不能安心细细地拷问他们了,因为每具遗体上使用过的道具好像是各自独有的。故意把烙印烙上去再遗弃应该是要传达某种信息吧——那这就是以能被发现为前提的。所以如果犯人没搞好的话,在抛尸时就会有被目击的风险。”

[原来如此。直接杀了吃掉还比较不容易被看见些…费尽周折杀了他们还要让他们被发现,却好像什么也不求,实在猜不透。]

毒液在埃迪体内点点头。

啊这么说来毒液算是完美犯罪者了吧,不仅能把尸体吃个片甲不留,即使有目击者也可以将他们伪造成像是磕嗨了后看到了幻觉一般……埃迪决定不要深思这个危险的想法。

“令人在意的是,受害者毫无共同点。”

虽然警方调查了他们过去是否有联系,然而八名受害者之间却完全查不出关联。但埃迪确信,一定存在某个共同点,一个只有凶手知道,隐藏着关于凶手的信息的共同点。

“我们先去第一受害者家怎么样?”

要找出那个关键点,最好的办法就是询问受害者周围的人,这其中亲近之人尤为重要。

埃迪合上笔记本,抬头看向一栋平淡无奇的民宅——一栋带有花园、原本应该是三口之家的白房子。

“在我采访的时候你要保持安静。”

[了解。]

说着毒液就不做声了。平时埃迪提要求的时候总会费一番功夫,但这一点毕竟是他最初就立下的规矩。嘛,虽然偶尔也会插嘴就是了。





“我是之前打过电话的记者,埃迪·布洛克。对您丈夫去世一事我深表沉痛。感谢您愿意在这种困难的时候接受我的采访。”

埃迪按响门铃,出来应门的是一名脸色苍白的金发女性。看起来身心都疲惫不堪的她自称凯瑟琳·艾伯特,垂下眼帘说:“没关系,我也需要整理一下自己的内心…”

“那是当然,我也希望我能尽自己的绵薄之力帮助您。”

凯瑟琳松了口气。埃迪被她领到客厅稍微谈了一会儿话,既没有什么特别值得注意的地方,也没有得到比以往更多的信息。 但埃迪身为记者的直觉叫嚣着一定有什么——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但她一定隐瞒了什么。此刻再问下去似乎也没什么收获,埃迪决定今天先到此为止。

“很高兴与您谈话,过几日我再来拜访可以吗?”

“啊,嗯,没有问题…”

埃迪站在门口问道,凯瑟琳答道,移开了视线。那与其说是因为不确定,更像是基于愧疚的举动,这让他对自己的判断又坚定了几分。

这时,从院子里滚出一颗球,停在埃迪脚边。

“嗯?”

埃迪捡起球,看见不远处站着一个拿着手套的男孩。

“那孩子是?”

“是我的儿子。克里斯,过来打个招呼。”

在母亲的催促下,男孩依然一副站在原地不愿过来的样子。

“真不好意思,那孩子好像有点害怕大人……”

埃迪拿着球向男孩走过去,男孩看见他走近,露出一副惊恐的样子,似乎确实是害怕大人。

[他会不会哭呢?你以后还要再来的话最好不要离他太近。要是把小孩子弄哭的话可能会被当成坏人哦。虽然你本来就一副恶人相。]

我才不想被你这么说,埃迪在心里回应道。小孩子看到你的话才是会秒哭吧。

“你好呀,很高兴见到你。我叫埃迪,你呢?”

“…克里斯。”

“克里斯是吗。你在玩接球吗?”

“…嗯。”

“我以前也经常玩接球游戏。一个人对着车库的墙丢球接球。”

“你也是?”

“对啊。你也是一个人?”

“嗯…”

“这样啊。我好久没玩过,现在有点想玩接球了,可以的话克里斯要不要和我一起玩?”

“…好。”

说着,克里斯从埃迪手中接过了球。征得凯瑟琳的同意后他们在院子里玩起了接球游戏。埃迪松了一口气,虽然克里斯借给他的手套很旧了,但好歹这家里有两只手套。

尽管一开始有些隔阂,但是在埃迪一边鼓励道"好样的""不错"一边接球打球的过程中,克里斯的表情渐渐变得柔和起来,他已经不再用惊恐的眼神看着埃迪,动作也流畅了起来。

“你和你爸爸会一起玩接球游戏吗?”

埃迪接住球,顺口问道。克里斯的表情阴沉下来。

“以前有过,不过…最近没有了…”

“是吗。我从没和我父亲玩过接球。”

“这样啊。”

“嗯。”

他们互相丢球,一时无言。埃迪能清楚感觉到克里斯想要敞开心扉。

“你喜欢你爸爸吗?”

“我不太清楚…以前,是很喜欢…”

“噢。”

“叔叔你呢?”

“我也不太清楚。”

“和我一样?”

“对啊。”

埃迪一边扔球,一边又问:“爸爸去世了,你难过吗?”

“…不知道。”

“是吗。”

“我,是个坏孩子吗?”

球掉在地上。父亲去世自己却不觉得悲伤这一事实令男孩垂下了头。埃迪捡起球,走到男孩跟前,像最初那样看着他的眼睛。

“没那么回事。你是个好孩子哦。”

埃迪想抚摸他的头,但男孩的身体僵硬了,埃迪便只将球递给了他。男孩小心翼翼地接了过去。

“你爸爸打过你吗?”

男孩什么也没说,只是点了点头。

“很多次?”

他又点了点头。

“很痛吧。”

“…妈妈更痛。”

“是吗?”

埃迪朝克里斯伸出手,笑着说:“谢谢你,克里斯,我玩得很开心。”男孩战战兢兢地握住他的手,轻轻地笑了下。

“埃迪也有,那些,痛苦的回忆吗?”

“…我已经忘了。”

他们回到门口时凯瑟琳再次邀请他进屋,应该是因为听了他和克里斯的谈话。凯瑟琳告诉他,她丈夫有家暴的行为。

一开始是克里斯,受到虐待后克里斯的手指骨折了,去医院的时候医生觉得很奇怪,于是就问了丈夫问题,结果这一次她自己也遭到了家暴。她想找个人谈一谈,但丈夫威胁道,如果她敢告诉别人,他就会再次伤害克里斯,所以她没法和任何人说起这件事。

“那个人现在是这样的死状,我就更说不出口了。”

凯瑟琳知道只要说出来,就会让自己成为嫌疑对象,但她又一直因此而痛苦着。

“明明丈夫被杀了,我却感到安心下来了,我真是个残忍的女人。”

“没有这回事。”

埃迪说道,就像他刚刚对克里斯说的那样。凯瑟琳终于从痛苦中解脱,崩溃地号啕大哭起来。






[对孩子采用怀柔政策,从而迫使母亲开口,埃迪对这种事很上手啊。]

“别说这种难听的话。嘛,我只是觉得肯定有什么。”

在笔记上确认了一遍第二个受害者的住址后,埃迪跨上摩托。

他现在感觉自己像是中了大奖一般,扬起嘴角,发动了车。

——TBC——

一个年前就要到授权,结果一直咕咕咕到现在的计划ojz

不是日语专业的,日语也大概只有N5到N4之间的水平,(流水账)翻译得不恰当的地方请毫不留情的指出!

Marumaru_o3o
度假期间的合影📷🏞✨

度假期间的合影📷🏞✨

度假期间的合影📷🏞✨

Marumaru_o3o
寄生虫惹不起_:(&acute...

寄生虫惹不起_:(´ཀ`」 ∠):_我欠了好多稿子晚点再来画完这个😫

寄生虫惹不起_:(´ཀ`」 ∠):_我欠了好多稿子晚点再来画完这个😫

Marumaru_o3o
收摊回家!这是昨天在摊位的照片...

收摊回家!这是昨天在摊位的照片。被朋友说像是毒液在角落吃什么东西,我:对,吃我脑袋呢。


收摊回家!这是昨天在摊位的照片。被朋友说像是毒液在角落吃什么东西,我:对,吃我脑袋呢。


Marumaru_o3o
CPSP I 48-50 欢迎...

CPSP I 48-50 欢迎来玩(*꒦ິㅂ꒦ີ)

CPSP I 48-50 欢迎来玩(*꒦ິㅂ꒦ີ)

⍟⎊柯棂⚡️🐍

# 授权搬运 #
# 禁止二传二改及商用 #
Cr.twitter@K_B__M
作者主页链接:https://twitter.com/K_B__M?s=09

# 授权搬运 #
# 禁止二传二改及商用 #
Cr.twitter@K_B__M
作者主页链接:https://twitter.com/K_B__M?s=09

Marumaru_o3o

连续几天死缠烂打的让朋友帮我入了全套花园鳗的扭蛋中途还被说了好几次恶心_:(´ཀ`」 ∠):_一激动就顺手画了这个蠢东西,打算印名片,后两张是扭蛋的图。

连续几天死缠烂打的让朋友帮我入了全套花园鳗的扭蛋中途还被说了好几次恶心_:(´ཀ`」 ∠):_一激动就顺手画了这个蠢东西,打算印名片,后两张是扭蛋的图。

Marumaru_o3o
@贝 有人盗我的图还擦掉了我...

 @贝 有人盗我的图还擦掉了我的签名还很不要脸的让别人帮忙艾特作者,里面还有很多国内毒埃太太的图请大家来认领一下。估计怕我一个人怼她怼的不够爽,麻烦谁认识作者也都帮她艾特一下吧。还好意思说帮忙艾特,你特么等于偷人东西还和别人说帮忙告诉物主一声?上没上过学受没受过教育???我不管你图来源是哪是从外网扒的还是怎么的,大街上的东西不都是你家的不是可以随便拿的。看来我以后要把签名和水印打的更明显一点了( ´_ゝ`) http://bei68639.lofter.com/post/20591325_1c66b848e

 @贝 有人盗我的图还擦掉了我的签名还很不要脸的让别人帮忙艾特作者,里面还有很多国内毒埃太太的图请大家来认领一下。估计怕我一个人怼她怼的不够爽,麻烦谁认识作者也都帮她艾特一下吧。还好意思说帮忙艾特,你特么等于偷人东西还和别人说帮忙告诉物主一声?上没上过学受没受过教育???我不管你图来源是哪是从外网扒的还是怎么的,大街上的东西不都是你家的不是可以随便拿的。看来我以后要把签名和水印打的更明显一点了( ´_ゝ`) http://bei68639.lofter.com/post/20591325_1c66b848e

⍟⎊柯棂⚡️🐍
# 授权搬运 ## 禁止二传二...

# 授权搬运 #
# 禁止二传二改及商用 #
Cr.twitter@K_B__M
作者主页链接:https://twitter.com/K_B__M?s=09

# 授权搬运 #
# 禁止二传二改及商用 #
Cr.twitter@K_B__M
作者主页链接:https://twitter.com/K_B__M?s=09

Marumaru_o3o
打广告_(:3」z)_是金属徽...

打广告_(:3」z)_是金属徽章

打广告_(:3」z)_是金属徽章

⍟⎊柯棂⚡️🐍
# 授权搬运 ## 禁止二传二...

# 授权搬运 #
# 禁止二传二改及商用 #
Cr.twitter@K_B__M
作者主页链接:https://twitter.com/K_B__M?s=09

# 授权搬运 #
# 禁止二传二改及商用 #
Cr.twitter@K_B__M
作者主页链接:https://twitter.com/K_B__M?s=09

Marumaru_o3o
画柄越来越蠢(´-...

画柄越来越蠢(´-ι_-`)

画柄越来越蠢(´-ι_-`)

⍟⎊柯棂⚡️🐍
发出了想让你们找我玩的声音#...

发出了想让你们找我玩的声音
# 授权搬运 #
# 禁止二传二改及一切商用 #
Cr.twitter@mabaem00
作者主页链接:https://twitter.com/mabaem00?s=09

发出了想让你们找我玩的声音
# 授权搬运 #
# 禁止二传二改及一切商用 #
Cr.twitter@mabaem00
作者主页链接:https://twitter.com/mabaem00?s=09

Marumaru_o3o

根据P3的照片画了个愚蠢的七夕贺图(*´-`)💕✨

根据P3的照片画了个愚蠢的七夕贺图(*´-`)💕✨

⍟⎊柯棂⚡️🐍
看我置顶# 授权搬运 ## 禁...

看我置顶
# 授权搬运 #
# 禁止二传二改及一切商用 #
Cr.twitter@mabaem00
作者主页链接:https://twitter.com/mabaem00?s=09

看我置顶
# 授权搬运 #
# 禁止二传二改及一切商用 #
Cr.twitter@mabaem00
作者主页链接:https://twitter.com/mabaem00?s=09

aaaa子_月球撞击

【毒埃】午夜甜品(Venom/Eddie,06)

*看完好兆头码的,但也不算好兆头AU,小短文连载

*incubus(nightmare梦魇)Venom/天使Eddie

*根据约翰·菲利斯1781年的画<梦魇>,梦魇是匹黑马,和incubus一起出现,不过在这里incubus和梦魇是一个人(恶魔)


点我通道

密码:ev

*看完好兆头码的,但也不算好兆头AU,小短文连载

*incubus(nightmare梦魇)Venom/天使Eddie

*根据约翰·菲利斯1781年的画<梦魇>,梦魇是匹黑马,和incubus一起出现,不过在这里incubus和梦魇是一个人(恶魔)


点我通道

密码:ev

⍟⎊柯棂⚡️🐍
首页置顶!快来找我玩# 授权搬...

首页置顶!快来找我玩
# 授权搬运 #
# 禁止二传二改及一切商用 #
Cr.twitter@K_B__M
作者主页链接:https://twitter.com/K_B__M?s=09

首页置顶!快来找我玩
# 授权搬运 #
# 禁止二传二改及一切商用 #
Cr.twitter@K_B__M
作者主页链接:https://twitter.com/K_B__M?s=09

Marumaru_o3o
给朋友的生贺,她想看一家三口吃...

给朋友的生贺,她想看一家三口吃蛋糕Www

给朋友的生贺,她想看一家三口吃蛋糕Www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