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TFboys

100.4万浏览    14.1万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18-06-21 22:33
不知可否

向往的生活

#向往的生活#

易烊千玺高考完以后并没有享受所谓的“解放”,一份任务结束,便是一份任务的开始。

在易烊千玺无数次抗议提出想要去玩以后,经纪人点了点头,“可以。”

“真的啊!”易烊千玺从沙发上弹起,“胖虎!你听到了没,可以去玩了!”

旁边的胖虎只是点了点头,“嗯。”

“几天啊?”

“两天。”

易烊千玺差点摔在地上,“两天?是让我在北京城内转悠?”

“不是,杭州。”

“杭州?”易烊千玺慢慢逼近胖虎,“我要出去玩为什么还给我安排好地点了?”

“杭州不是挺好的吗?你又没玩过。”

“说吧。什么节目。”易烊千玺仿佛泄了气的皮球。

“向往的生活。”

易烊千玺一挑眉,“...

#向往的生活#

易烊千玺高考完以后并没有享受所谓的“解放”,一份任务结束,便是一份任务的开始。

在易烊千玺无数次抗议提出想要去玩以后,经纪人点了点头,“可以。”

“真的啊!”易烊千玺从沙发上弹起,“胖虎!你听到了没,可以去玩了!”

旁边的胖虎只是点了点头,“嗯。”

“几天啊?”

“两天。”

易烊千玺差点摔在地上,“两天?是让我在北京城内转悠?”

“不是,杭州。”

“杭州?”易烊千玺慢慢逼近胖虎,“我要出去玩为什么还给我安排好地点了?”

“杭州不是挺好的吗?你又没玩过。”

“说吧。什么节目。”易烊千玺仿佛泄了气的皮球。

“向往的生活。”

易烊千玺一挑眉,“向往的生活?”

“嗯哼。”

“行吧。我去找何老师诉苦去。”

****

“叮铃铃~叮铃铃~”

“大华,接电话。”黄磊一声吼。

“啊,来了。”

“喂,你好,哪位?”

“喂,是蘑菇屋吗?”

“哎是的,你是哪位?”

“我是,我是你们的客人。”易烊千玺差点说顺嘴。

“那,你要,点什么菜呢?”

“土匪鸭可以吗?”

“煮飞鸭?”迷茫式大华上线。

易烊千玺这头笑出声,“还有抄手。”

“什么手?”

“抄手。”

“哦好的,还有什么需要的吗?”

“没有了。”

“好的,那下午见。”

“待会见。”

“待会见?”

“嗯对。”

“哦好。”

接完电话的大华,还在思考到底是什么手

“大华,客人点什么菜了?”

“煮飞鸭,还有一个手?”

何老师愣了几秒,“手?”

“对。”大华非常坚定。

“算了,等客人来了再说吧。”

****

“我觉得他应该没听懂我说的是什么。”易烊千玺对着镜头说道。

“哇塞,这环境真好,我好久都没体验过这种生活了。”易烊千玺看着窗外感叹道。

****

易烊千玺赶到的时候,恰巧,饭菜刚上桌。

“何老师。”

“谁啊?”何老师一回头并没有看到人,“这声音好熟啊。”

说着,往门口走过去

“哎呀,是你呀!好久不见。”何老师喜笑颜开。

“何老师好久不见。”

一番寒暄以后,易烊千玺便洗手吃饭。

“哎,千玺,刚刚是你点的菜吗?”

“对。”易烊千玺笑道。

“你怎么点了个手啊?”

“不是,是抄手。”

何老师望向“客服”,“手和抄手,差了一个字呢。”

“那抄手是,什么?”

“就是馄饨。”

“哦,那为什么要叫抄手?”

“有的方言里就叫抄手。”

大华一顿沉默,仿佛在消化知识点。

“千玺,你还点了什么?大华说什么煮飞鸭。”何老师一脸求知。

“土匪鸭。”

“哦,湖南的特色菜。”

“对,我特别喜欢吃我奶奶做的。”

何老师瞥到黄老师脸上的笑容

“我知道黄老师在想什么了。”

“我们终于可以动彩灯了。”黄老师一脸早已预谋好的样子。

因为黄老师一句话,蘑菇屋里满是笑声。

“叮铃铃~叮铃铃~”

“还是大华去接。”黄老师发令。

“我去吧,我还挺想感受一下的。”易烊千玺跃跃欲试。

“那行,你和大华一起。”

“喂,你好。”

“喂,是蘑菇屋吗?”

“是的,你是要点菜吗?”

“是的,我要点一个小面。”

“面?可以。”大华非常开心自己听懂了。

“还有土豆煎饼。”

“土豆,饼?”大华又又又卡了。

“你让他再说一遍,我来听。”易烊千玺小声示意大华。

“你,再说一遍,刚才没有听清楚。”大华说完就把电话递给了易烊千玺。

“要一个土豆煎饼。” 易烊千玺眉头一挑

“点的什么?”大华迫切问到。

“你什么时候到啊?”易烊千玺淡笑。

电话那头已然是,尴尬之境。

“下午到吧。”

“那行,等你啊。”

“行,拜拜。”

“谁啊千玺?”

“王源儿。”

“嘿,正好碰上你接电话。”

“说是下午到。”

“你们是说好的吗?”

“不是,因为他一直在剧组这段时间,我也不知道他要来。”

“我记得粉丝一直都很希望你们来。”

“我们有空的时间不一样,比较难凑到一起。”

“也是,你们现在太忙了。”

“你们啊,一定要保证自己有时间充实自己。”黄老师郑重其事的说。

“嗯对。”易烊千玺点头受教。

一番谈话,便开始说起下午的工作了。

“千玺,你有比较想尝试的活吗?”

“我想去抓鱼。”

“行,那下午你和大华他们一起去。我和黄老师去买菜。”

******

易烊千玺田间玩的解放天性,自然也是一身泥。

“好像有人来了哎。”大华回去的路上看到院子里好像站了一个人。

“这个身影,”易烊千玺又瞅了两眼,确定自己没看错。

“哈喽。”

“你好,我是大华。”

“我是王俊凯,叫我小凯。”

“你不是在国外录节目吗?”

“录完了啊。”

“那你也没说你回来了啊?”

“因为要来这个节目,哪能说啊。”

“那王源儿也知道你来?”

“王源儿暴露了啊?”

“我。”易烊千玺将满是泥的双手就要往小凯身上弄,“你俩匡我呢。”

“没有,这不是他们说要给你个惊喜,我们就没说了嘛。”

“我们回来啦。”

“小凯来啦。”黄老师招呼道。

“黄老师好,何老师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好久不见。”

“真好,又来了个帅哥。”黄老师一脸笑容

“黄老师心想又是一个劳动力。”何老师搭话,“小凯你也没打电话点菜啊。”

“他们俩点了我还用点吗?”

“好像是这么个道理。”

*****

晚饭点临近

“王源什么时候到啊,马上都吃饭了。”何老师问导演组。

“我来了。”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来了?说王源王源到啊这是。”何老师出去迎接,“辛苦辛苦,快进来。”

“你怎么到现在?”王俊凯问着刚进门的人。

“航班延误了,不然比你早到。”王源反驳了一句,“黄老师好。”

“来的正好,休息下就能吃饭了。”

“哎好。”

*****

饭桌上

“哇闻着香,吃着又好吃。”王源说着又盛了一碗面。

“你们有多长时间没吃自己做的饭了?”

“这半年都没怎么吃过,天天都是酒店里吃的或者就是外卖之类的。”

“你们三个自己会做吗?”

“会做一点。”

“你们俩今天来千玺都不知道吗?”

“我不知道,我以为就我一个人来,我还问了节目组,我说是不是就我一个,他们说是。”

“节目组嘴里是没一句实话的。”

“其实我们一直都挺想来的,然后工作人员就跟我们说千玺考完一直说要去玩都没去玩过,我们就想了这么一个节目正好可以来放松一下,而且我们三个也有很长时间没有一起上过节目了,粉丝也想看。”

“哎小源,你打电话听到千玺声音的时候什么反应?”

“千玺一下子就给我识破了。”

“我本来隔着点声听不太清谁的声音,然后你点了一个土豆煎饼,我就猜到是你了。”

“这道菜很明显吗?”

“这道菜好几年前当时录节目的时候,工作人员做的了。”

“难怪。”

“我们饭后活动今晚是什么?”

“聊天。”

“你们马上不是又要准备演唱会了?”

“对,8月份。”

“你们都这么随意啊?好歹镜头前面宣传一下啊。”

“8月TFBOYS五周年演唱会等你来看,更多惊喜更多精彩,敬请锁定现场。耶!”

王源和易烊千玺被王俊凯给逗笑了。

*****

第二天

“王源起这么早啊?”何老师看到有人比自己起的还早,“你这生物钟都给改成老年人了吧。”

“我饿了就睡不着了。”

“喏,米稀,养胃的。”

“谢谢何老师。”

“他俩还在睡是吧。”

“小凯倒时差吧,千玺来节目之前连熬了两个大夜戏。”

“你们现在正长身体,睡眠不够哪行呢。”

“没办法,只能这么来了。”

“早。”

“给你把米稀泡好了。”

“怎么不多睡一会?”何老师关心道。

“习惯了。”

“可怜的孩子,不能多睡那就多吃点吧。”

******

“你们三个和大华上午去把田里的稻给收了。然后还可以去种一下你们的种子。”

“我带他们吗?”大华问着黄老师。

“你是哥哥啊,当然你带着了。”

“放心,我一定完成任务。”

收到任务后,四个人换上衣服就出发了。

田间俨然变成三个男孩的比赛现场,要比谁最快把一个区域收完。

时不时响起吐槽声音

“王俊凯你那什么姿势?”

“易烊千玺你别笑我,你先看看你自己身上。”

“王源你还整一爱心出来啊!”

易烊千玺和王源一个眼神交流过后,田野间响起一声吼

“你们俩死定了,敢往我身上泼水!”

还是男孩子啊!

嬉笑玩闹任务完成后,几个人又去把种子种好,并取名“哥仨的地”。

王源:“好土啊这个名字。”

易烊千玺:“他开心就好😌”

*****

很快,三个人便要到离开的时候了。

“回去要筹备演唱会了吧?”何老师边送边问。

“嗯,把手上的事结束就要全身心投入了。”

“给我留几张票,我带朋友去现场,五周年意义不一样。”

“行。”

“你们仨一起回去吗?”

“千玺和王源一起回去,我还有个工作。”

“那你们路上慢点啊。”

“嗯何老师别送了,我们走了。”

“有时间再来玩。”

“嗯回北京有时间再聚。”

The   End





子衿
《后来的我们》里有段歌词:后来...

《后来的我们》里有段歌词:
后来的我们依然走着,只是不再并肩了,
朝各自的人生追寻了。
无论后来的故事怎么了,也要让后来的人生精彩着。

每每听到这首歌我满脑子都是你们三个。           

是啊,没有谁会陪着谁一辈子,总会分开,总会遗忘。只希望你我到老时,能一起喝着小酒,笑着说起我们的当时种种。

《后来的我们》里有段歌词:
后来的我们依然走着,只是不再并肩了,
朝各自的人生追寻了。
无论后来的故事怎么了,也要让后来的人生精彩着。

每每听到这首歌我满脑子都是你们三个。           

是啊,没有谁会陪着谁一辈子,总会分开,总会遗忘。只希望你我到老时,能一起喝着小酒,笑着说起我们的当时种种。

俊俊成长日记
20180621必胜客我在等你...

20180621
必胜客
我在等你回来❤

20180621
必胜客
我在等你回来❤

俊俊成长日记
20180621工作室更博夏日...

20180621
工作室更博
夏日常安🍃

20180621
工作室更博
夏日常安🍃

可可酱

放开那个男孩!!!!
易烊千玺你还缺造型师吗😏️

放开那个男孩!!!!
易烊千玺你还缺造型师吗😏️

做你的恒星呀

“-源儿,同样穿这件衣服,是你比较甜还是我比较甜?
  -是你和我,我们,我们一起比较甜。”

【all禁】

“-源儿,同样穿这件衣服,是你比较甜还是我比较甜?
  -是你和我,我们,我们一起比较甜。”

【all禁】

摩天轮、晚安
愿所有真诚被人看见 所有善良...


    愿所有真诚被人看见
    所有善良有人懂
    眼睛里面有星星
    心里面有太阳


    愿所有真诚被人看见
    所有善良有人懂
    眼睛里面有星星
    心里面有太阳

TF日报-不负责任组

『TFBOYS』TF日报 -不负责任组>>2018<<0620期

#TFBOYS#  #TF日报(不负责任组)# 

【20180620】早早的日报来啦 大家可以看完早早的睡觉哦[心][心][心]三P的晚安


#TFBOYS#  #TF日报(不负责任组)# 

【20180620】早早的日报来啦 大家可以看完早早的睡觉哦[心][心][心]三P的晚安






鱼尾蓰蓰

2018-6-17

工作室更新

cr:logo


2018-6-17

工作室更新

cr:logo


陌路相遇
还有多远才能进入你的心❤还有多...

还有多远才能进入你的心❤
还有多久才能和你接近
咫尺远近却无法靠近的那个人

还有多远才能进入你的心❤
还有多久才能和你接近
咫尺远近却无法靠近的那个人

须尽欢

诛仙

诛仙

        一处凶险的悬崖边上,站着一个眉眼如画的少年,他本该迸发生机的双眸中,却是一片死寂。少年迎风而立,对面还有两个少年与其对峙。一个少年身着浅蓝细格的衬衣,手腕处松松挽起,简洁略带华美,又有几分说不出的性感。另一个则是穿着很随意的白衬衫,显得玉树临风。  

        “隋玉星君,还请您帮这个忙。”率先说话的是身着浅蓝细格的衬衣的千玺。王源嗤笑,说:“别别别,我可当不起这个称呼。我只是一个被驱逐的犯人摆了,怎可...

诛仙

        一处凶险的悬崖边上,站着一个眉眼如画的少年,他本该迸发生机的双眸中,却是一片死寂。少年迎风而立,对面还有两个少年与其对峙。一个少年身着浅蓝细格的衬衣,手腕处松松挽起,简洁略带华美,又有几分说不出的性感。另一个则是穿着很随意的白衬衫,显得玉树临风。  

        “隋玉星君,还请您帮这个忙。”率先说话的是身着浅蓝细格的衬衣的千玺。王源嗤笑,说:“别别别,我可当不起这个称呼。我只是一个被驱逐的犯人摆了,怎可当得起星君这一称呼。”千玺不为所动说:“天君说了,只要你这次将功赎罪,你就可以返回九重天继续做你的隋玉星君了。”

           王源望着他,苦笑着说:“你还不清楚吗,我们已经回不去。从千年前跳下诛仙台起,隋玉就已经死了。现在站在你面前的,只不过是一个没有了身体的剑魂罢了。我不是隋玉,我只是王源。”千玺抿了抿唇,说:“可是,若你不出手的话,这天下苍生就……”蓦地,他停下话语。王源无力牵起嘴角,说:“天下苍生,又是天下苍生!难道你忘了,千年之前,我是为何被驱逐吗?”

            千玺回想起千年之前的那一天:金碧辉煌的宫殿中跪着一个俊秀的少年,他虽然跪着,但是腰却挺的很直。王座上天君冷漠的看着他,周围的仙人也一一看着他,包括自己。宫殿上的每一个人都在看着他,嫌弃的,同情的,厌恶的,各型各色的目光在他身上流连。天君旁的仙君高声喊着他偷窃龙涎玉露的罪行。其实,其实大家都知道他偷窃龙涎玉露只是因为天下苍生被瘟神的报复而身患怪病,全天之下,唯有龙涎玉露方可治愈。而这龙涎玉露又极为难得,需那龙涎草开花时,清晨的露水。可那龙涎草,五百年开一次花,而花期不过短短七天,且那玉露,又是能个替人增加千百年修为的好东西。为了苍生,他才舍身犯险,盗窃那天庭耗费数千年时间收集的一瓶龙涎玉露。千玺沉默了,不知该说什么。 

           旁边沉默已久的小凯终于说话了:“千玺,你还是放弃吧。你难道忘记了当时天君对隋玉的惩罚吗?”王源眼眶泛红,“呵,生生世世不得好死。你知道我这万年来是怎么过的吗?”二人沉默了。

           王源眼神缥缈,回忆起这万年来他所受的苦:“第一世,我是张家小凡,本生活在山林间,奈何那暴徒一夜之间,灭我全村。随后,我上青云山拜师学艺,谁知,有人污蔑我,以至于我死于消魂钉下。第二世,我是班公子松 ,我乐善好施,本以为能够一世平安。谁知那李家心谋不轨,陷害我班家,使我全家满门抄斩。第三世,我是一个大夫,悬壶济世,我救治了无数的人。可是,我却因名满天下,世人知我名号者,甚至超过了当今圣上,于是便惹了皇上的忌讳,安上一个谋朝篡位的罪名,最后,被做成人彘。”

             他蓦地转过身来,凄苦的看着说:“你们知道人彘是什么吗?人彘就是把四肢剁掉,挖出眼睛,用铜注入耳朵,使其失聪,再用喑药灌进喉咙,割去舌头,破坏声带,使其不能言语。然后扔到厕所里,还要割去鼻子,剃光头发,剃尽眉发,然后抹一种药,破坏毛囊,毛囊脱落后不再生长,永不再长毛发,你知道我当时有多痛吗!”

             就这样,王源诉说着他这千百年来的遭遇,末了他说:“我以千百年来的痛苦换来今日的自由,我为何还要跳进这火坑。”说完,他转身便离开了。

              千玺还想说些什么,小凯一把拦住了他,说:“够了,我们以后别再去打扰他了。”千玺咬着唇,焦急的说:“可是这样的话,那该怎么办啊!”

              小凯看着他许久,才说:“你知道为什么他仅仅只是因为偷窃龙涎玉露,就跳下诛仙台,散尽一身法力,生生世世不得好死吗?”千玺疑惑的看着他,说:“难道不是因为龙涎玉露极为难得吗?”

              小凯冷笑道:“哼,这偌大的九重天之上,除了新任的天君,也只有我们三个星君法力最为高强了。而且,我们与新任天君一样,也是父神之子,你说,他会怎么样?”

             千玺惊讶的看着他,不可置信的说:“你是说,其实这些事都是天君故意的?!”“嗯”小凯点了点头,说:“我也是无意之间才发现的。现在细细想来,那所谓的怪病,估计也是天君为了引诱他上钩而故意设计的。天君先是伪造这怪病之象,然后派人四处传言说龙涎玉露可治所有疑难杂症。隋玉信了,天君的计谋得逞了。至于这次,也不知是不是那天君玩的小把戏。”

             千玺惊呆了,他怎么也想不到,昔日和蔼的天君竟是这样的人。二人默默地离开了悬崖。

             数月之后,在昆仑山上,小凯与千玺二人看见本应该枯萎的花草重新焕发生机,那些重病的人类也一一康复。二人心感不妙,往悬崖处奔去,果不其然,他们在那看见了隋玉。

            他的身体正逐渐透明,可是他依然微笑着。二人留下了眼泪,王源反倒安慰他们说:“没事了,我最多也就是沉睡那么几千年罢了”

             二人看着他不说话。他们都知道,如果眼前的是千年前的隋玉星君,那他是不会死的,可是,现在他只是一个剑魂,根本没有千年前的法力,这叫他们如何相信。最后,他们什么也没说。三个人只是默默地抱在了一起,就这样,他消散在天地之间。

            小凯仿佛看见千百年前,神树下玩耍的三个小孩。没有阴谋诡计的伏击,未曾见过人性黑暗。那时候的他,眼里盛满了星空。

           可是我们,都回不去了
----是超级勤奋的分割线----
这篇文其实是去年写的小短篇
想要在短篇里写完一个完整的故事其实蛮难的
以我目前的文笔来说
显然无法很好的驾驭
自己看了下
其实也有很多逻辑不通的地方
之前有朋友建议说这个适合写长篇
然后想了下自己的晚期懒癌
还是算了吧
然后,又忘记写学霸那篇的存稿
不慌,丝毫不慌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
lb:ag: wrapbasf="http://lofterxms.lofter.com/post on-clpty_b19d3ss="img">  {/if} {/if} {/list} mphdivtextarea rows="1" cols="ag">t" id="m-tra cols="1" name="jst" id="m-track-s >}o> t" id="m-tra: :关fo> ss="det.126. href="# -digest js-expand"> t-long"> class="pagerm"> ss="img">  phdiv.ow < 145} hdiv.ow 6 asi"htt hdiv.m hrle ag"> xtag}"> /dia ss="img">  /dia bass=" <    < icn-8" href="#">移动ss="img">ls="1" hdive="jsthdiv{/if} ttop:0;"> x: x-long"> class="pagerm"> "> hdiv.ow < 500} hdiv.ow 500 asl tt hdiv.or">n and:url(iostf}{xtag hdiv.m hrle a ck-{xtag hdiv.m hrle a ss="img">  !! /dia ss="img">  /dia bass=" <    !! hdiv.>ass=nn&& phdiv.lass=s.length>0{/if} {var wrap"> {s="1" hdiv.lass=ss"jsnass{/if} {var lb: > lb:1 t" id="m-traiv>ass=nnd:urnass.ort==1}iv>ass=n-r">ass=n-=qbc asicn-8" > lass.ort==1}r"> nass.ame<{/if} }blank"> lbck-jf="htt${nass.ame<{" class="banner"> t" id="m-tralbwrapa {/l }"> lb:ag: wrapbasf="http://lofterxms.lofter.com/post on-clpty_b19d3ss="img">  }o> t" id="m-tra s="delas> hdiv.ow 移 ss="img">  }o> > ! ${sp ( tions[ hdiv_s="ml]) {p> > !! t" id="m-tra cols="1" name="jst" id="m-track-jsss="img">  class="pagerm"> }o> t" id="m-tra: t" id="m-tra us{ps >}: cla ${xtag}"lass"pterest1">不喜 t" id="m-tra t" id="m-tra icn-8" href="#">移动}o> }o> xass="artiw- ss="det.126. href="# -digest js-expand">:D27CDB6E-AE6D-11cf-96B8-444553540000Ar/shockwave/cass/ clsh/sw clsh.cas#f}>sion=10,0,0,0nexpv> m lay:nomovian valu tt {xt agxpv> m lay:no owFs="Scree valu tt到gxpv> m lay:noisAutoPass valu tt到gxpv> m lay:nowmibil valu ttiv>pv>闭agxpv> m lay:noquwints valu tth"> m lay:no clshvar> valu tt clshvar> a> b>tt clshvar> a owcle ollee 回到 ="fa pv>闭a quwintsttp">pv ttp://lof eBtbe>sion=ShockwaveFclsho :D27CDB6E-AE6D-11cf-96B8-444553540000Ar/shockwave/cass/ clsh/sw clsh.cas#f}>sion=9,0,28,0A ss="img"> tpv> m lay:nomovian valu ttp://lof n> > Vst.iPasser.sw A ss="img"> tpv> m lay:nowmibil valu ttiv>pv>闭agss="img"> tpv> m lay:noquwints valu tth"> tpv> m lay:no owFs="Scree valu tt到gss="img"> tpv> m lay:no clshvar> valu tt="w-l&skin=p://lof n> > t b> Vst.iPasser.sw A clshvar>tt="w-l&skin=p://lof n> >pv>闭a quwintsttp">pv ttp://lof eBtbe>sion=ShockwaveFclsho t" id="m-tra cols="1" name="jst" id="m-track-jsss="img">  class="pagerm"> if}>i s>if}>-vh to>移动}o>新ass="arti ss="det.126. href="# -digest js-expand">w{xta t" id="m-tracols="1" id=-askiv>w{xtass="imgt" id="m-traiv>w{xI:noA ss="img">t" id="m-traiv>w{x src新ass="arti ss="pagerm"> class="ttl">猜你喜#h w{x01')"c"> rw{x0ype: t" id="m-traq }o>移hr asclass="ttl">猜你喜#h as猜你喜#h < ck-r r }o> class="pagerm"> "> }p 新ass="arti ss="deop/a> href="# -digest js-expand">移hr sclass="ttl">猜你喜#h < r移hr clo arfix{xtiv>A ss="img"> ass="arti ss="pagerm"> s> class="optss="img">}o>t" id="m-traisk src新ass="arti ss="pagerm"> class="ttl">猜你喜#h clo;">问 t" id="m-tra cols="1" name="js t" id="m-tra: to> xass="arti li sclass="ttl">猜你喜#h 随ay:noness="img"> ass="arti ss="pagerm"> sclass="ttl">猜你喜#h splay:noness="img"> ass="arti ss="pagerm"> sclass="ttl">猜你喜#h wico答div class="pr ass="arti ss="pagerm"> sclass="ttl">猜你喜#h s答并 }o><}o><:ass="arti"m-las x.s201E闭关闭";广s.pv>闭div assNay:n 'exi exi 'h < x.s201E闭关闭";广s.pv>闭div assNay:n'exi 'h tr>品 th>${make||'-' {td> {tr ss="img"> tr>型号 th>${miv l||'-' {td> {tr ss="img"> tr>焦距 th>${ag"alLength||'-' {td> {tr ss="img"> tr>光圈 th>${ rtureValu ||'-' {td> {tr ss="img"> tr>快门速度 th>${ {tr ss="img"> tr>ISO th>${isoSpeedR {tr ss="img"> tr>曝光补偿 th>${ {tr ss="img"> tr>镜头 th><: {tr ss="img"> tbody ss="img"> tdiv ss="i}o>注最新消eight:0px;paddingpx;paddindo udivv cdA s/div><:猜你喜p://lof${ef=" lay:} unclass="ttl">猜你喜p://lof${ef=" lay:} cPotaCtIdt ef=" m"> cPotaCtIdt<0{icn-8" href="#">移 cente href="p://lof${ef=" lay:} 猜>selects ef=" m"> cPotaCtIdt {def} draw Img('qbgrmpmalink416_02');wi ['_gaq'].push(['_="fa-E闭', '个人名片', 'sc"> !ef=" Fag}"y:nPotaCtIdt issubrtic ef=" Fag}"y:nPotaCtIdt<0{icn-8" href="#">移 cente href="p://lof tagrtic/${ef=" rticlay:}unclass="ttl">猜>sc">xxx点击'])oun> !ef=" articlerCtIdt issubrtic ef=" articlerCtIdt<0{icn-8" href="#">移 cente href="p://lof 猜a>移; centerv ass="arti id= f a href=" top: > eefs="d(' s')&& s.length>0{/ ls="1" name="jst" id= 注最新消it p: > _s="ml < >
xo>猜 href=" rticPv Uistsr猜 href=" rticPv Uistsp: ck-r{xtag show stsricn-8" visibiints:ss=den; o load回s.icn-8.visibiints = 'visible'h f r o cl / 猜 href=" rticPv Uistsp: > show stck-r{xtag show stsricn-8" visibiints:ss=den; o load回s.icn-8.visibiints = 'visible'h r r猜 href=" rticPv Uists > show stck-r{xtag show stsricn-8" visibiints:ss=den; o load回s.icn-8.visibiints = 'visible'h r r猜 href=" rticPv Uists ck-r{xtag show stsricn-8" visibiints:ss=den; o load回s.icn-8.visibiints = 'visible'h / r r0{/ rA 更多相似达人:fo ls="1"drs="1="jsdr}ass="artif a href="p://lof${er Nay:} 猜 simil BticC k er lnk,clier algI"tr drs="1.lengthi && drms="mli 0}、 > drs="1.lengthi && drms="mli 1}、 > drs="1.lengthi 2 && drms="mli 0}、 > p://lof n> >猜 draw Img('qbxsdrmalink}1)}"2')ss="o现更多>efo cl xo>
<:oad3ikfroadh c"> xo> ef fr猜>selects44 xo> frfr猜你喜p://lof n> > eefs="d(' s')&& s.length>0{/ ls="1" name="jst" id= 注最新消it tnet/h v > _s="ml < > {list posts注最新消:
xo>猜 href=" et/Uistsr 猜 href=" et/Uistsow xck-r{xtag show stsricn-8" visibiints:ss=den; o load回s.icn-8.visibiints = 'visible'h r fo cl > 猜 href=" et/Uistsow > show stck-r{xtag show stsricn-8" visibiints:ss=den; o load回s.icn-8.visibiints = 'visible'h r r 猜 href=" et/Uistsow > show stck-r{xtag show stsricn-8" visibiints:ss=den; o load回s.icn-8.visibiinty = 'visible'h r r 猜 href=" et/Uistsow ck-r{xtag show stsricn-8" visibiints:ss=den; o load回s.icn-8.visibiints = 'visible'h / r r butte< v ass="pagerm"> r< ass="
  • 标签fo c f ass="pagerm"> r< ass=" 博客fo c f ass="pagerm"> r< ass=" <3as tt通过标签名或全sel搜索">我的select-m c fr猜 v r资深用户 o fo cl f 猜 v r p://loflimiao3 猜 v r p://lofzuixihuandeni 猜 v r p://lofshuwujun 猜 v r p://lofuniq 52 猜 v r p://lofki roy-clperor 猜 v r p://lofbeclnnabg h 猜 v r p://lofmake-it-h en 猜 v r p://lofzoo1128 猜 v r #h < r< ass=""m-ml资深用户 fo fo c ass="arti"m-c=2 iia/h > #h icn-8" href="#""w-la1">fo c t i "i/ifft 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