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Tessu

16浏览    1参与
臣九

【GGAD/骨科】英伦玫瑰的德国情人(双总裁/破镜重圆)

夏夜的星空总是澄透而辽阔,哥特式风格的建筑高耸屹立,高明度的色调在黑暗的包围中透露出神圣庄严的氛围。肋骨形状的拱顶直指星空,跨越式飞拱连接着两体。这座酒店建于文艺复兴之后,模仿科隆大教堂,U集团的千金今天晚上就在这里订婚。


厅内是巴洛克风格的装修,奢侈浮夸。不规则的线条和富丽堂皇的装饰,自由奔放,造型繁复。彩色玻璃和天顶画上哭泣的玛利亚又给整个奢靡的大厅带上一些宗教色彩。


邓布利多手中的高脚杯轻轻摇晃着。球部杯底将手指与红酒隔离开,以免影响红酒的温度。柏图斯的红酒澄澈微漾,醉人的幽香是金迷纸醉的味道。他面前金发碧眼、眼阔深邃的男人是菲斯特公爵的二公子,K集团的继承人。表面纨...

夏夜的星空总是澄透而辽阔,哥特式风格的建筑高耸屹立,高明度的色调在黑暗的包围中透露出神圣庄严的氛围。肋骨形状的拱顶直指星空,跨越式飞拱连接着两体。这座酒店建于文艺复兴之后,模仿科隆大教堂,U集团的千金今天晚上就在这里订婚。

厅内是巴洛克风格的装修,奢侈浮夸。不规则的线条和富丽堂皇的装饰,自由奔放,造型繁复。彩色玻璃和天顶画上哭泣的玛利亚又给整个奢靡的大厅带上一些宗教色彩。

邓布利多手中的高脚杯轻轻摇晃着。球部杯底将手指与红酒隔离开,以免影响红酒的温度。柏图斯的红酒澄澈微漾,醉人的幽香是金迷纸醉的味道。他面前金发碧眼、眼阔深邃的男人是菲斯特公爵的二公子,K集团的继承人。表面纨绔公子的样,暗地的手段令人不敢恭维。在邓布利多看来,更像是小孩过家家。

“邓布利多先生,久仰。”Aaron露出一个微笑,主动搭话。邓布利多不动声色地隐藏起自己的不屑。说到底,这样的订婚仪式就是一个交际会所。交际能力对一个集团的领导人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他并不排斥这样的场合,但总会有些没有眼色的货色黏上来。

商人,有时候虚与委蛇是必要的。邓布利多两指夹住高脚杯微微一碰,红色的波纹荡漾开:“哪里。菲斯特公爵才是年纪轻轻就出类拔萃,可以说是前途无量了。”他漂亮的蓝眼睛微微眯起,嘴唇向上翘,像一只危险的波斯猫。

“波顿那老家伙最近在霍尔木兹海峡那有笔交易。百分之三十的利润点,很大的生意,不知道阁下有没有兴趣?”Aaron压低了声音,微微靠近他,暧昧的气息洒在他耳边。邓布利多不着痕迹地后退了一点,半真半假地打趣道:“要钱也得有命花才行啊,这方面的东西我可碰不来。”

“您说得挺有道理,”Aaron挑眉,不置可否地继续道:“不过,我听闻您的旧情人就是做这路生意的。您真的一点也没沾手过吗?”邓布利多隐去笑容,淡淡地说:“小朋友,你有点着急了。”Aaron耸耸肩,仰头喝完手中的香槟,到底是不敢真得惹怒眼前的商业巨头,带着点讨好的笑容:“那就没法了。Have a good night.”

邓布利多看着Aaron离去的背影沉默地站了一会儿。他眯了眯眼睛,叫来纽特:“帮我查一下菲斯特公爵家的二公子最近和什么人接触过,做过什么交易。”纽特点点头,转身隐没在人群中。

U集团的千金是个天主教信徒。紫色的晚礼服大面积地露出白皙的后背,勾勒出纤细的腰肢,优雅高贵,带着上位者自矜的气质。“不得不说,你还是这么的赏心悦目。”Cara掩唇笑了,十字架在她的手上晃动着:“你的嘴还是这么甜,my sweet.不过,你最近是不是惹上什么麻烦了,格林德沃一直在找你。前几天还找到我这里来了,我可害怕你的旧情人会不会一枪崩了我。小心点,今天他也来了。”

他自然知道格林德沃为什么会找Cara。邓布利多和Cara有过一段,他揉揉太阳穴,突然觉得现身在这里似乎不是个明智的选择。Cara突然露出戏谑的笑容,一副看好戏的表情:“他朝你过来了。”邓布利多身子一僵,有些狼狈地说:“失陪了。”刚准备离开,一双手就环住了他的腰身。低沉磁性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宝贝,我找了你好久。不想我吗?”

邓布利多都佩服自己被人猫捉耗子一样找了一个月还能平下心态对对方露出优雅自然的微笑。他手覆上搭在他腰间的手,把他扒开:“恕我直言,格林德沃先生。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在一个月前我们就已经分手了——还是阁下亲自提的。”

格林德沃抓住努力扒开他的那只手腕,粗糙的大拇指滑过上面细腻的皮肤,邓布利多一阵颤栗。格林德沃突然抬头,看向Cara,微笑着说:“我记得今天好像是小姐的订婚仪式?单独和别的男人聊天似乎不太合适吧。”Cara感受到来自格林德沃的敌意,抱歉地朝邓布利多一笑。我也没办法救你了,我还想多活几年。她笑着说了声失陪,端着酒杯去别处了。

邓布利多深呼吸一口,蓝眼睛望向格林德沃:“你到底想怎样?”格林德沃死死抓着邓布利多的手腕:“在我的记忆中,我似乎并没有和邓布利多先生提过分手。”邓布利多回忆一下,他的确没说过分手这两个字。但他当时的所作所为和说了又有什么区别?“果然是最精明的商人。文字游戏和操纵人性样样精通。”邓布利多冷笑,意味不明地夸赞道。“你也旗鼓相当,宝贝。拿情感当筹码,打得一手好牌。”格林德沃继续意味不明地吐出话语:“既然利用了我,总得付出些代价吧?”

邓布利多莫名其妙,他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但直觉这和一个月前的事有关。他刚要发问,格林德沃的助手忒休斯走上前来,对格林德沃耳语几句。末了,忒休斯抬头看了邓布利多一眼,这个让他遭罪了一个月的男人。




一个月前。

格林德沃让邓布利多滚出去的第二天,死要面子不肯找他,忍了一整天。晚上状似无意地提起邓布利多,忒休斯却告诉他邓布利多已经去了澳大利亚。格林德沃暴怒,立马上了澳大利亚的航班,却扑了个空。

杳无音信。格林德沃发了好几天的脾气,浑身低气压。在地毯式搜寻了三天之后,没找到邓布利多,却捉到了正在南亚帮他处理事务的助手纽特。

纽特被绑进房间的时候,脸上还有一道伤痕。忒休斯皱了皱眉,淡淡地说:“快点吧。我也不想你多吃苦头。”纽特挑了挑眉,小雀斑邪气的在脸上动了两下:“亲爱的哥哥?”忒休斯的嘴微不可查地动了动,没说出什么。

“我不想让格林德沃先生失望。”忒休斯沉默良久,拔出手枪,对准了纽特:“邓布利多在哪里?”纽特动了动被绑在一起难受的手腕,皱眉道:“松开。”忒休斯深呼吸一口,对手下说:“松开他。”手下面面相觑,忒休斯提高声音重复一遍:“听不到?我说,松开他。他不会轻举妄动的。”

纽特扭了扭终于被解放的双手,上面有被绳子勒出的红痕。他笑道:“果然还是哥哥了解我。”忒休斯的枪口抵上他的太阳穴了:“我再问一遍,邓布利多在哪里。”纽特的手伸上前,光明正大的顺走忒休斯胸前口袋里的烟,抽出一根:“借个火?”忒休斯摁下扳机,“砰”,旁边的香薰精油瓶炸裂开,火焰猛地窜起,几乎要灼烧到两人相对的脸庞。龙舌兰的味道渐渐弥漫开来。纽特点了香烟,吸了一口,烟雾朦胧,他们看不清彼此的神色。纽特说:“谢谢。”

忒休斯觉得纽特笑得张扬刺眼。他的确碰不得纽特。一是因为他是邓布利多的人,格林德沃明令禁止杀了他。二是因为——

“邓布利多的消息和我,选一个。”纽特又吸了一口,尼古丁仿佛都在他肺里转了一圈,他的神经愉悦地叫嚣。“...邓布利多在哪。”忒休斯又问了一遍。“我不知道。”纽特给出了和之前一模一样的答案。

“那我就没得选了。”忒休斯面无表情地说。他压了上去。




“先生,那个消息是Jack假造的...邓布利多先生没有和他做过交易。”

格林德沃僵了一下,下意识抓紧邓布利多,好像要防止他跑掉。他试探地看了一眼邓布利多,邓布利多显然也听到了,甚至在瞬间就明白过来。他看了一眼死死抓住他的格林德沃,道:“这就是你那天让我滚的原因?”

格林德沃一个月前收到密探给他的消息。邓布利多和Jack三年前在圣彼得堡见过。他当然记得Jack,那个棕色头发,总是用令人作呕的眼神看着邓布利多的恶心男人——他也记得三年前,那是他和邓布利多第一次见面的时间。

至于Jack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死,绝对要归功于邓布利多。他总是用那样的眼神看着邓布利多,格林德沃好几次要下杀手,邓布利多每次都劝阻他。他以前怀疑过很多次,但邓布利多即使献出自己的身体也要让他停止这个话题。自那次收到消息后,所有蛛丝马迹都连在一起,他怒火攻心,更气自己第一反应不是生气邓布利多和外人联手骗他,而是嫉妒邓布利多和别人在一起——可能还是三年。邓布利多回家的时候,他口不择言地羞辱他,没有原因,让他滚出去。他害怕自己一时上头就会忍不住杀了他,他到底是舍不得碰他一下。邓布利多头都没回地出去了。

至于后来的寻找,他在邓布利多消失三天之后,突然想明白了。他可悲得发现,只要邓布利多留在他身边,不要和别人在一起——利用他又怎么样?只要他在自己身边...

只要你在我身边...

格林德沃盯着前方没看邓布利多,手却还是没有松一点力道。邓布利多知道这代表什么——即使知道他看不见也依旧朝他笑了笑,坚决地扒开他的手:“..Jack是我舅妈的孩子,舅妈是小时候对我最好的人了,我得护他周全,不告诉你只是因为他的身份有点复杂,现在说出来倒也没什么了。以后有情人了少点猜忌的心。但你是个商人,这样做也无可非议...”

格林德沃的回答是让他闭嘴。邓布利多被他急促地吻着——“阿不思...我真得错了...”格林德沃低低呢喃着。邓布利多几乎怀疑这个全球最大的军火商在害怕。邓布利多忍不住拍拍他的背,带点安慰的意味。幸好他们站的是角落,不然他们俩实在是太过显眼了。他温柔地笑了:“我不喜欢别人怀疑我。算了吧,盖勒特。”

格林德沃好歹也是最叱咤风云的人物。情绪外露可不是一个商人该有的表现。他提醒自己。不过,显然,他需要一点为谋求利益而不得不使的手段。他不喜欢恳求。相对恳求而言,他更倾向于用一些直接的,有效的方法——邓布利多冷静地听到自己残酷地说:“那就没办法了,阿尔...我不会让你离开我的。”



纽特无奈地站在停车场门口。他可不想现在去围观在车里上演高清无码激情戏的两人。那个口是心非的上司和他那个可恶的金发德国佬男朋友。他恨恨地啐了一口。

身边无声无息的多出一个人,忒休斯有意无意地靠近了他。纽特一看见他就想起一个月前腰部的酸痛,他恶狠狠地说:“离我远点。”忒休斯环住他,无奈地说:“是你让我自己选的...”纽特冷哼一声,往他怀里一靠,让自己站得更舒服一点。

“他们什么时候结束?我还得保证老板的安全...那个德国佬在那还让我在这边等他...我估计他们俩结束后他就直接被拐回去了。”纽特又啐了一口。

“我想先生说服邓布利多先生可能需要点手段和时间...我一直在这陪着你。”忒休斯温柔地说。

“......”


考前最后一更,老福特放过我!弧半个月

爱你们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