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Theseus scamander

28314浏览    724参与
Mr_Oyster

台灣CWT工商 週末兩日都在三樓B35 

刊物場後會交給伯樂巷通販

台灣CWT工商 週末兩日都在三樓B35 

刊物場後會交給伯樂巷通販

Mr_Oyster

https://docs.google.com/forms/d/e/1FAIpQLSdKIl2QZHSQo9OLdqAQ-EyFLT0f3qEZNwExfnOa3OWS8YBY9g/viewform

 台灣CWT53場販預定表單 場後會委託伯樂巷(可寄中國、海外)通販

封面有特殊加工 確定不會有代理場販及通販


《Lagrangian Point》
社團:沿虛線剪開
CWT53 12/14、15兩日B35 首發 
場後通販委託將於場後另行公佈

尺寸:A5左翻/彩封燙金/40p黑白內頁
價格:180up 
CP: Newt Scamander/Theseus Scamander...

https://docs.google.com/forms/d/e/1FAIpQLSdKIl2QZHSQo9OLdqAQ-EyFLT0f3qEZNwExfnOa3OWS8YBY9g/viewform

 台灣CWT53場販預定表單 場後會委託伯樂巷(可寄中國、海外)通販

封面有特殊加工 確定不會有代理場販及通販


《Lagrangian Point》
社團:沿虛線剪開
CWT53 12/14、15兩日B35 首發 
場後通販委託將於場後另行公佈

尺寸:A5左翻/彩封燙金/40p黑白內頁
價格:180up 
CP: Newt Scamander/Theseus Scamander 
分級:R18
內容:一個關於惡夢、一些PTSD 還有兄弟愛愛的故事(

我的日光
哥哥的信 “Well litt...

哥哥的信


“Well little brother ... Wishing you well, wherever you are, whatever beastly quests you are undertaking.”

哥哥的信


“Well little brother ... Wishing you well, wherever you are, whatever beastly quests you are undertaking.”

阿又

【Theseus/Newt】Soufflé

梗來源《In a Heartbeat》

內心戲聒噪的智商離線哥。標題甜點跟內文無關,純粹我想吃又想不到標題。

題外話,收到訊息說看不到某些文。原本要整理文章放AO3,申請過後我懶了,佛系看文(


Soufflé


Theseus很焦慮,他找不到心。

要不是愚蠢的收繳辦公室菜鳥實習生手滑了抱在懷裡的箱子,不成套加上失敗加上施術者高明的學藝不精的魔法也不會釀成魔法部有史以來最大的災難。僅次於黑魔王的魔法部一日撒野。

所有人哭哭啼啼他們的心跑進了不應該在的地方,例如竄去七樓的巫審加碼團當著整團陪審和被告的面砸上審判官的臉;例如兩顆心相撞再彼此衝進胸懷裡,險些...

梗來源《In a Heartbeat》

內心戲聒噪的智商離線哥。標題甜點跟內文無關,純粹我想吃又想不到標題。

題外話,收到訊息說看不到某些文。原本要整理文章放AO3,申請過後我懶了,佛系看文(

 

Soufflé


Theseus很焦慮,他找不到心。

要不是愚蠢的收繳辦公室菜鳥實習生手滑了抱在懷裡的箱子,不成套加上失敗加上施術者高明的學藝不精的魔法也不會釀成魔法部有史以來最大的災難。僅次於黑魔王的魔法部一日撒野。

所有人哭哭啼啼他們的心跑進了不應該在的地方,例如竄去七樓的巫審加碼團當著整團陪審和被告的面砸上審判官的臉;例如兩顆心相撞再彼此衝進胸懷裡,險些撞的失衡的人們發現對方是老在法庭跟自己過不去的對家律師。同一時間造成的還有我春天了你還沒春天、你春天可是我的春天不是你、三個混亂的春天糾纏不清、已婚的春天對象居然是別人,等等。

身為案發現場首當其衝的被害人,魔法迎面而來時首席正氣師根本沒猜準會發生何等變故。呃,其實換成別人甚至Dumbledore也不會猜到,好運的傢伙。誰會在分外忙亂的魔法部大廳一邊聽著同事的咖啡邀請另邊下屬的萬里長報告還得隨時注意有個傻蛋揣著爆走魔法箱呢?重點是心不見蹤影,它趁著Theseus和一票人尚未反應,直直地溜達跑遠,對留待在主人身上深深表達不滿和不屑。

Theseus Scamander,鬱鬱寡歡。

同樣憂鬱的還有跟著當第一受害當事人的數名男巫,其中兩個是同事。他們的憂鬱跟藍色星期一八竿子打不著關係,謝謝。

憂傷的棕髮男喋喋不休,「你知道嗎?我挺羨慕其他人的心跳到心知肚明的地方,那些人。我和戀愛的感覺不熟,Merlin啊,不只不熟。等女孩不再送花和巧克力的愚蠢東西,跟其他男人約會我才知道曾經我喜歡過她!我太遲鈍了!我摸不透心現在在誰哪裡!」

身為同部門另一個紅髮男士聊表同情。

「我的情況也好不到哪去。」金髮鬢角男狀似哀傷,「劈腿的下場,我懂了。說真的,誰擁有我的心實在猜不透。是運動部門的甜心Atalanta小姐?轉角賣花的Lila小姐?每天下午在三根掃帚喝一杯蘋果釀紫蘇水的Winifred夫人?」

Theseus和棕髮男嫌惡地看著兀自得意的金髮鬢角男。

「還不如跳進家人那兒,好過踩在噴火龍的腳底下。」棕髮男嘟囔。

家人。

Theseus面露苦澀,回去辦公室時整層樓的正氣師忙的雞飛狗跳,正氣師處於巫師鏈的頂端,發進古靈閣的薪水永遠是底層員工望其項背的高度,生活圈和戀愛運卻令外人不可思議的狹窄,他們的工作危險性導致了其他想結婚想瘋了的巫師依舊不願意納入名單,怕某天另一半葬送彼方毀了穩定的家庭生活。從此內部消化的正氣師逐漸變多,選擇同事當伴侶的機率跟一年份薪水一樣高。

「災難一場!」某一位求愛不得的正氣師暴跳如雷。他的心一頭栽進心儀對象的咖啡裡,惹毛正在暢飲無阻的貓頭鷹兼濺的那人一身咖啡漬。

沒錯,災難一場。金髮鬢角男仍然在後面清點約會清單上的女士,這舉動無法制止棕髮男用看著一場荒謬車禍的眼神,車禍雙方一個從黑色中古車走下來,手提一袋甘草糖並且持續往嘴裡塞糖審視撞爛金屬的車頭,說著「我就是甘草糖吃多了才醉,嗝,它們既可愛又可恨不是嗎?美國那些人竟然禁酒你敢信?!他們居然不是禁止人們吃甘草糖。」,車禍另一方從掃帚下來,往地面狂吐羊皮紙,吐完立刻掏起口袋,他說要馬上吃奶糖的紙壓壓驚,說著口袋掉出三顆奶糖和一隻青蛙,他把兩顆奶糖和青蛙塞回去,最後一顆奶糖剝掉糖紙,他吃了糖紙給「普利斯」(police,廣義來說,就是麻瓜的正氣師)奶糖,哆哆嗦唆往地上又吐一捲7尺長的羊皮紙。

如果幸運辦到這一起車禍,是的,你絕對不可能看過更荒謬的了,就是這麼荒謬。他們一定喝醉了啊!混帳!

想到金髮鬢角男曾經躍躍欲試加入正氣師的部門,一名同事在Theseus耳邊竊竊私語:「我認為,在蘑菇養殖園大唱《費加洛婚禮》招喚惡魔的儀式,比金髮鬢角‧Tot先生當上正氣師還要可行。」

西瑟悄悄回他:「Asse,惡魔非常喜歡《費加洛婚禮》,尤其它本身不具備歌詞。」

說完,兩個人用風衣遮住嘴角渾身發抖,極力控制不要笑出來。

「Tot先生,鑿於您寶貴的意見已經傳達給正氣師部門,我們將針對意見再進行研討,擬定策略。」沒能當上正氣師,反而轉進魁地奇指揮部門當上主管,Theseus不得不婉轉地趕走他。賣場上大聲談論菠菜和小孩的家庭教育如何如何還要收銀員叫來修馬桶的工人到府維修的超級吵鬧不休老女巫肯定是在形容這種人。

「喔,是嘛!我就說我的意見總是很管用,我部下和隔壁那老頭都把我的意見視為聖旨,我可真是個神聖的傢伙啊不是嗎?」

專利辦公室的Lucetace先生不是白痴你個自大狂,快滾遠點。

總算趕走Tot先生後,棕髮男丟下一句:「啊,太好了,我老是受不了那種人。」回到位於正氣師辦公室的座位,對同事們苦惱的境遇只剩下一句「辛苦了,天氣真糟呢。」的死灰對話。連Theseus都有點同情他了。

Theseus的座位貼滿來自世界各地的明信片。有時候是一張照片。背面精簡的文字反映寄信人的言簡意賅,告訴Theseus他人現在正待在哪個板塊上的國家惹麻煩。

八成是逃脫的怪獸們。或是遭竊的銀行。

Theseus真的不介意一而再再而三的處理Newt Scamander的災難。

 

要說Scamandfer家的男孩們,魔法部的女巫們珍而重之地給你一本花名冊。俊秀的大Scamander獨占鰲頭,人們總是一眼看見戰爭英雄的光環和背後亮眼的成績,誰都很難把視線分給Scamander的二兒子。提到Newt才會想起來他也姓Scamander。月亮反射太陽的光,Newt反射Theseus的亮眼,光暈薄薄地,朦朧地宣示Scamander的姓氏。

一幫高喊純血萬歲的王八蛋數落Newt Scamander以博取Theseus的好感。傲慢的傢伙拜託醒醒,你們正在誰的地盤上。純血至上就該被關起來。他已經收到不計其數來自純血家族的信函(他認為這是對信紙和燙金工藝的浪費和侮辱),指名Theseus Scamander認識認識他們的寶貝女兒或兒子(喔。)、堂表親姊妹(哼?)、寡婦母親或寡婦朋友(什麼?您怎不去勸Grindelwald散播熱情散播愛、為偉大的利益做公益發聖誕糖果給貧窮沒飯吃的小孩們??您怎沒注意到吃相太糟又吃太多蜂蜜鬆糕會燒壞您腦子???您忘了腦袋您知道嗎????)。

貴族三八妖婆和噁心痴漢叨叨絮絮關於種種Newt的浪費金費。哎喲,兄弟倆關係不好,真難為您了,有全世界製造麻煩的弟弟就是給優秀無比的哥哥當絆腳石,我告訴您啊只要認識我家外子,他一個口令可以把大西洋另端的人轟成渣渣,吧啦吧啦,吧啦吧啦。

要是Theseus認識HarryPotter且身處在科技發達的時代,以一介麻瓜身分活到11歲的Harry會語重心長的形容,喔不,現在的Theseus像個運轉過熱的電腦並且CPU即將爆炸,他的搜尋引擎在貴族欄上點選「滅族」選項,跳出來的滅族方式百百筆,你問他好歹貴族還有個社會貢獻,回答是「404 not found」。

大Scamander露出完美訂製三件套的微笑,笑的你心裡發寒。大錯特錯了純血們。

「Theseus。」同樣落的魔法擊中的正氣師敲敲主任辦公室的門扉,「Newt來了。」

語畢,孔雀藍色的大衣角出現在可見範圍內。

正氣師揮揮魔杖端來一壺茶,給Theseus和Newt添上香氣四溢的紅茶,不忘放一碟紅莓餅乾,是Newt愛吃的牌子。感謝了Messi,這個月給你加薪添菜!

年輕的Scamander很不習慣正氣師給他周到的禮數,儘管Messi替Newt添好幾次餅乾,臉上的雀斑仍然熟透了。紅潤的蘋果。

「很高興見到你,Newt。」Theseus朝向Messi道謝的Newt說。

「喔,我也挺開心的。」Newt心不在焉。

你那哪是開心的樣子,魂不守舍,辦公桌不會吃掉你,Newt。為什麼不看著我的眼睛呢,Newt?我想看看你的眼睛。我想抱抱你。美國的伙食很差,他們讓你餓著了吧?

Theseus感覺自己正在成為聒噪的孔雀,邊吵邊開屏。

「你的書,Newt,恭喜你。賣得很好,出到第二版,父親也感到欣慰。」Theseus不想說些陳腔濫調,可是,老天爺啊,他需要控制自己。

他甚至不曉得控制什麼,可能是抱抱。反正,一定嚇得著Newt。千萬不能嚇著Newt,否則人又溜不見影子。需要積攢走進正氣師辦公室的勇氣足夠讓Tot先生的金髮變禿,Tot先生絕對沒有禿頭的勇氣,也沒有少掉鬢角的勇氣。正氣師對Tot先生的鬢角嗤之以鼻。

「說吧,需要什麼幫助?」Theseus了然。

可正氣師主任想錯了某件事,一步棋的錯誤導致連連錯,最終棋局一團糟是指日可待。

原本萬年賴在媽咪身上的樹精Pickett從亂糟糟的頭髮迸出,指了指Newt大衣內側。一團粉紅色活躍的小東西使勁磨蹭Newt的麂皮背心。

「嗯,Theseus,」飼育員不知怎地滿臉通紅,「它是你的嗎?」

Merlin的臭襪子!!!

屬於Theseus的心快樂地擁抱Newt,發出咯咯笑聲。羨慕死了。不是,我幹什麼跟心吃飛醋?那是我的心啊!

「哥...?」

Newt害羞地呼喚他。

Theseus摀著臉,變成AugusteRodin安置在地獄之門橫批上的沉思者,把自己炸成跟兄弟一樣的紅。

 

///

最快殺死Theseus‧戰爭英雄‧Scamander的東西:

1.Newt

2.紅蘿蔔

3.害羞的Newt

我們可敬的、敬業的、超群的、亮眼的、紳士的、英俊瀟灑的、能力非凡的、傲人的、自信的、強大的正氣師辦公室領袖Theseus Scamander,坐成麻瓜藝術家的雕刻品,痛定思痛。

基於道德倫理和基因學……不,兄弟需要煩惱基因嗎?自然界還沒跳脫因果理論及事出必有因,雄性間能幹出點什麼成就?光是先天性差異足夠令雌性笑一輪了,拜託巫師儘管滿腦子都是魔法、魔法造成的麻煩、造成麻煩的巫師、麻煩的巫師和魔法弄來的麻煩,還是有最基本的健康教育知識。不然哪輪的到流傳在小屁巫宿舍的香豔小書填補小腦袋瓜的無限幻想?

Theseus也經手過,上頭的女巫火辣是事實,激不起興趣也是事實,為什麼紅髮和金髮女巫常常榮登小書榜首,卻連個栗色髮的都沒有?

榮登殺死Theseus排行榜前三名的Newt擔憂地詢問,

「Theseus,還好嗎?你看起來不舒服,要吃一塊巧克力嗎?」馬上拆一盒巧克力蛙,卡片上的Dumbledore對Theseus搖頭嘆氣,巧克力蛙看起來也在搖頭嘆氣。

啊…對了,我記得……

「Newt,抱歉。我忘了,上週你……」

說時遲那是快,Theseus的心相當不滿磨磨蹭蹭的現狀—剛才努力往麂皮背心刷足好感度,蹭一下麂皮顏色變深,刷一下顏色再邊淺,大抵有磨個禿毛的志願在—它咯咯尖叫,吸引倆兄弟注意。

Theseus上前打算抓個實,不只很吵還肆無忌憚,他也想蹭在紐特身上,如果可以親吻就更棒了。Theseus Scamander,停止你的不得體思想,沒錯,英國紳士。

那顆心扯著Theseus往前一個猛衝,煞車不及倒進Newt懷裡,還沒反應的年輕人下一秒被一刻鐘前纏上的心扯著往前倒,兄弟倆紅著臉被迫擁抱對方,作祟的小東西開心的黏著Newt,為了它偉大傑作得意洋洋。

上週……啊……

Theseus不合時宜記起某個被遺忘的事。

星期五晚上,拜訪皮箱居民前的Theseus剛結束九個會、五個黑巫師送審案、八個主管匯報、三封貴族提親信、一個下午茶邀請和另一個檸檬雞尾酒派對,瞪著圍成圈彷彿他是人造月亮的拜月獸,疲憊不堪。

塞過來的一瓶奶和貓咪寶寶(名字叫Viola)暫時讓Theseus回神,邊餵邊聽Newt說話,

「Theseus,下週五再過來,好嗎?拜月獸要生寶寶,鳥蛇蛋快孵化了,我,嗯,你幫寶寶們取名字,我希望他們出生時看到你。」

拜月獸寶寶討厭吃青椒。不是猜測是肯定,Theseus胡思亂想,不只討厭青椒,還討厭紅蘿蔔。連玉米都討厭,要是月亮出來了他們會去麥田和玉米田把農作物踩碎,在上面留下激發麻瓜科學家研究精神的藝術品。說真的哪個農夫看見自己的田被踩成一團團不知所云的圖案會高興的?好像一個水母或太陽系圖案能有效彌補麻瓜農夫的損失。

其實Theseus根本不清楚拜月獸的食性。他只管當拜月獸們的月亮(手裡提著飼料)或滴眼藥水或摸摸牠們,嗚嗚叫聲可能是在喊爸比,也可能是在喊媽咪,更有可能啥都不是,動物喜歡亂叫,跟未成年的麻瓜屁孩和搗蛋屁巫一樣。不,拜月獸寶寶可愛多了,你還不至於要教牠吃飯、教牠數學和不可以在麻瓜面前吐羊皮紙。

Newt小時候也可愛,也討厭青椒。更討厭媽媽做的紅蘿蔔蛋糕。

天殺的,究竟是什麼毀滅食欲的武器,小寶寶Newt覺得媽媽要殺他。

媽媽幫Newt裝了一盤紅蘿蔔蛋糕。Newt皺眉,告訴我紅蘿蔔有毒,我說它沒有,但它吃起來就像有毒,味道難以形容。我還沒從紅蘿蔔蛋糕的衝擊回過神,Newt開始他的精闢見解,例如吃太多紅蘿蔔會送聖蒙果,因為紅蘿蔔侵蝕了他的肚子,搞得他不停脹氣。我吃紅蘿蔔蛋糕時還沒有侵蝕肚子的感覺,更像準備把我的胃清空。

「你們應該好好吃早餐,孩子們。」爸爸說。

他們倆個都想殺我。Newt說紅蘿蔔蛋糕根本不算是早餐,怎麼會有父母讓自己小孩早餐吃紅蘿蔔蛋糕。我聽到Newt這麼問,我真想制止他別問太多免得媽媽生氣,可是蛋糕的特殊氣味連我都懷疑人生。

氣的臉頰紅嘟嘟的Newt好可愛。喔,不提紅蘿蔔蛋糕的話。

媽媽紆尊降貴(我很懷疑她是為了失敗的蛋糕感到內疚)給我們添加蜂蜜,Newt的蜂蜜更多,幾乎滿出盤子邊緣。我也想要更多一點,媽媽沒有照做。她反而叫我學習吃紅蘿蔔,還說晚餐要吃牛排、豆子罐頭和青椒。青椒!Newt說,他們想殺了我。

對了,Newt說了些什麼?幫寶寶取名字。他希望我週五到皮箱給剛誕生的寶寶取名字,牠們會認得我(和手裡的飼料跟眼藥水),牠們黏在媽咪身邊有時候黏在我身邊,Newt稱呼自己媽咪,我不想吐槽沒有男人會稱呼自己媽咪,更不想說媽咪很適合Newt。孩子們不能沒有爸,如果Newt是媽咪,我就是爸比了。

週五爸比給寶寶們取名字,每一個名字後面都是Scamander。等等,說的他和Newt是一對似的。Theseus惶恐地發現他像一隻快樂的獨角獸,嘴裡噴彩虹一路從東大洋奔跑到西大洋。

魔法部有史以來最偉大的戰爭英雄,不僅戀愛了對象是自己弟弟,沒結婚先有一窩寶寶,律己嚴人的正氣師有必要糾正順序的錯誤,上次去古靈閣提錢庫存有為數不少的金加隆,足夠買下很好的結婚戒指。他不知道其他巫師的求婚詞如何奏效,更沒有慷慨激昂的巫師願意分享愛上自己兄弟時正確的步驟。

我願意當拜月獸的月亮一百次,而我就是你的拜月獸。

 

「Newt,」Theseus躺在弟弟懷裡,雙手攏抱纖瘦的腰,「寶寶生了嗎?」

他不用看也知道Newt臉紅透透,蒸發一縷水氣。

「寶寶的名字,男生的話叫『Heart』(哈特),女生的話叫『Honey』(蜜糖),你覺得怎樣?」

被耳邊的低沉嗓音蘇的一塌糊塗融化在懷裡的Newt,噗哧一聲,「Theseus,你的取名藝術,糟透了。」

「可是我喜歡。」Newt吻上Theseus的臉頰,「你還有更多寶寶要取名字,爸比。」

喔,該死。災難的一天。

收繳辦公室該給菜鳥實習生加薪,Theseus打算週五好好的放個假,去見那些即將跟在屁股後面嗚嗚啼叫的寶寶們。

至於失控的魔法?正氣師只管抓黑巫師。

言下之意,

管他的。

 

END

 

專利辦公室=魔法遊戲與運動部門底下的「滑稽產品專利辦公室」

魁地奇指揮部門=魔法遊戲與運動部門底下的「英國與愛爾蘭魁地奇聯盟指揮部」

收繳辦公室=魔法執行部底下的「偽劣防禦魔法及防護用品偵查收繳辦公室」

荀菏

【翻译】WizardingWorld:排行:最重要的巫师世界决斗

我们正在见识那些影响极大的决斗,不管是在一个特定的角色上,还是对整个巫师世界而言。准备好魔杖……

吉德罗·洛哈特 vs 西弗勒斯·斯内普

——哈利·波特与密室

你可能会为我们将这场决斗收录在这个排行而感到奇怪。洛哈特,最先成立了决斗俱乐部,却几乎是在第一时间就被斯内普施了个缴械咒的男人。但这标志着哈利第一次亲眼目睹除你武器这个缴械咒。斯内普极度憎恶着哈利,哪怕他曾向邓布利多做过关于莉莉儿子的承诺。这个无数次救了哈利性命的魔咒,正是魔药教授向他首次展示的,这难道不是很有趣吗?

蒂娜·戈德斯坦恩 vs 忒修斯·斯卡曼德...

我们正在见识那些影响极大的决斗,不管是在一个特定的角色上,还是对整个巫师世界而言。准备好魔杖……

吉德罗·洛哈特 vs 西弗勒斯·斯内普

——哈利·波特与密室

你可能会为我们将这场决斗收录在这个排行而感到奇怪。洛哈特,最先成立了决斗俱乐部,却几乎是在第一时间就被斯内普施了个缴械咒的男人。但这标志着哈利第一次亲眼目睹除你武器这个缴械咒。斯内普极度憎恶着哈利,哪怕他曾向邓布利多做过关于莉莉儿子的承诺。这个无数次救了哈利性命的魔咒,正是魔药教授向他首次展示的,这难道不是很有趣吗?

蒂娜·戈德斯坦恩 vs 忒修斯·斯卡曼德

——神奇动物在哪里:格林德沃之罪

毫无疑问,我们都爱惨了蒂娜和纽特的哥哥忒修斯在法国魔法部的决斗了。对于忒修斯的咒语,蒂娜进行了回应,她抛出一个魔咒将忒修斯摔进椅子里,束缚上他的手,然后让他向后飞去——仍然坐在椅子上——撞到墙上。戈德斯坦恩的招式很流畅。纽特总结道:“这是我人生中最伟大的时刻了。”

哈利·波特 vs 伏地魔

——哈利·波特与火焰杯

尽管作为哈利和伏地魔的第一次对抗——阿瓦达索命与缴械咒的比试——并不够精彩,决斗者双方的魔杖使用着相同的杖芯——凤凰福克斯尾巴上的一根羽毛——一种罕见的现象,闪回咒出现了,也称魔咒逆转效果。哈利迫使伏地魔的魔杖回溯出它已执行过的魔咒,接着鬼魂们从黑魔王的杖尖出现。哈利的父母,还有其他人,帮助哈利有足够的时间逃跑。

珀西·韦斯莱 vs 皮尔斯·辛克尼斯

——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

这场决斗发生在珀西终于——终于——在霍格沃茨之战醒悟过来并加入了他的家人一起对抗伏地魔后。无论珀西用多么令人恼火但有趣的咒语来对付辛克尼斯,都看上去让人很不舒服。但这场决斗在这个排行里,主要是因为珀西在最后开了个玩笑。

“你好,部长!”珀西大喊一声,冲着辛克尼斯干脆利落地发了个恶咒。辛克尼斯丢掉魔杖,用手抓住长袍的胸口处,显然难受极了。“我说过我要辞职的吧?”

完美的珀西在最后干得漂亮。

哈利·波特 vs 德拉科·马尔福

——哈利·波特与被诅咒的孩子(第一部分)

一场哈利与德拉科的对决在巫师世界并不少见。事实上,他俩在霍格沃茨的第一年就同意决斗——尽管德拉科从未出现过。我们选择了这场《被诅咒的孩子》里的决斗,因为它不仅仅是斯莱特林对抗格兰芬多,或是DA对抗调查小组:它是一个父亲与另一个父亲的对决。自从二年级在霍格沃茨决斗俱乐部相遇,他们都提升了不少。这场在魔杖作用下的决斗是大师级的,至少释放了十种不同的魔咒。

阿不思·邓布利多 vs 伏地魔

——哈利·波特与凤凰社

被施法的雕像。银盾。凤凰咽下死亡的诅咒。绳索化作毒蛇。黑烟一缕。池水上涨。你不会想被卷入这样的一场决斗中。这是巫师世界的一场重大决斗,不仅因为令人敬畏的魔法表演,也因为这是邓布利多唯一一次迎战伏地魔。同时它也让康奈利·福吉终于相信,神秘人回来了。

西弗勒斯·斯内普 vs 米勒娃·麦格

——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

背地里,我们大部分人估计都希望麦格和斯内普私底下彼此讨厌——记得他们在魁地奇上的竞争吗?——这将达到一个顶点。还有什么比巫师决斗更好的方式呢?而这场决斗是非常特殊的。麦格最令人印象深刻的一个招式是将黑蛇变成黑烟,最后化作“一堆匕首追赶过去”。

然而对于她高超的对决技巧,麦格比雪地上的霍格沃茨更为平静。当被一个斯莱特林学生问起斯内普的行踪时,她很简洁明了的宣布他已经“不辞而别”了。为伟大的米勒娃献上热烈的掌声。

莫丽·韦斯莱 vs 贝拉特里克斯·莱斯特兰奇

——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

在贝拉特里克斯攻击金妮后,莫丽与贝拉展开了对决。这很快清晰表明了为什么她是凤凰社的一员,以及在前六本书里,她隐藏在一蒲式耳下的对决之心。我们都喜欢看贝拉特里克斯意识到自己碰着对手时的表情变化。当然,还有一句令人难忘的话:“别碰我女儿,你这个——”我们都知道剩下的是什么。

哈利·波特 vs 伏地魔

——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

他们在首次对决中使用的魔咒也反映了他们在最后一战时的表现,伏地魔尖叫着喊出阿瓦达索命,而哈利依靠着他忠实的缴械咒:

哈利看见伏地魔的绿光碰到了他自己的魔咒,看见老魔杖飞到了空中,在初升的太阳里呈现为黑色,像纳吉尼的脑袋一样在魔法天花板下旋转着,打着旋儿飞向它不愿杀死的主人,这位主人终于要完全拥有它了。

谁才是老魔杖真正的主人?如果你不知道…那么你可以从《死亡圣器》里“百密一疏”这个章节找到答案。

原网址:https://www.wizardingworld.com/features/ranked-most-significant-wizarding-world-duels

译者:荀菏

-Q.X-
磕过的108对CP中的一对。照...

磕过的108对CP中的一对。照片参考。

磕过的108对CP中的一对。照片参考。

我的日光
看到好像还有人不确定These...

看到好像还有人不确定Theseus的学院?搬一下这个采访吧



“He’s a Hufflepuff as well. So am I actually.” Callum不只是说他自己是Hufflepuff 确实是盖章Theseus就是Hufflepuff了 



视频链接:https://m.youtube.com/watch?v=kI9kerfW6T4# 4:35

看到好像还有人不确定Theseus的学院?搬一下这个采访吧




“He’s a Hufflepuff as well. So am I actually.” Callum不只是说他自己是Hufflepuff 确实是盖章Theseus就是Hufflepuff了 




视频链接:https://m.youtube.com/watch?v=kI9kerfW6T4# 4:35

栩白白

【Thesewt】Cruel World 5 D/S设定

OOC预警❗️

本章外部环境开始风起云涌💡❗️

两人的关系也到达了冰点😥❗️
(纽特很惨,忒哥悔不当初)

好长的一章啊,目前总共2W多字,本章占了1W,

希望不会让大家看得无聊🐰
(如有任何不愉快,非常抱歉😥)

-------------------------chapter 5---------------------------------

把太硬的脾气抽掉

会不会比较被明了

你可以重重把我给打倒

但是想都别想我求饶

 

-----------------------------------------------------------------...

OOC预警❗️

本章外部环境开始风起云涌💡❗️

两人的关系也到达了冰点😥❗️
(纽特很惨,忒哥悔不当初)

好长的一章啊,目前总共2W多字,本章占了1W,

希望不会让大家看得无聊🐰
(如有任何不愉快,非常抱歉😥)

-------------------------chapter 5---------------------------------

把太硬的脾气抽掉

会不会比较被明了

你可以重重把我给打倒

但是想都别想我求饶

 

---------------------------------------------------------------------

每个故事在每个人心里都会引起不同的涟漪,所以一直避免说到自己的想法~如果有想讨论的~请留言给我吧~😘

喜欢的话,请给我个小心心~💕

谢谢你们看我写的辣鸡,感恩的心!😘🤘

Tain天

Thesewt【裙子】

第一个坑开挖啦

小白开始重更啦


⚠️

女装但不性转,不是女装癖

背景是已经在一起了,但什么都没发生

非骨科者勿入

ooc预警

比较短,分几篇发

更新很慢且不定时

文笔并不好


望喜欢!


不喜勿喷啦!o(≧v≦)o


1

“啊——”

呻吟了一声倒在了床上。

今天跟着忒修斯奔波了一整天,到美国、英国、法国的魔法部全跑了一趟,还开了各种会议,与无数大人物进行了严肃的讨论,还被迫做了好几份检讨,到宾馆时纽特已经坚持不住要累死了。

“不就是放了几个神奇动物么…事情都处理好了还找我麻烦…哼…”

嘟囔把脸埋在被子里,只露出了一头卷毛。

“唉…你也不是不知道魔法...

第一个坑开挖啦

小白开始重更啦


⚠️

女装但不性转,不是女装癖

背景是已经在一起了,但什么都没发生

非骨科者勿入

ooc预警

比较短,分几篇发

更新很慢且不定时

文笔并不好


望喜欢!


不喜勿喷啦!o(≧v≦)o


1

“啊——”

呻吟了一声倒在了床上。

今天跟着忒修斯奔波了一整天,到美国、英国、法国的魔法部全跑了一趟,还开了各种会议,与无数大人物进行了严肃的讨论,还被迫做了好几份检讨,到宾馆时纽特已经坚持不住要累死了。

“不就是放了几个神奇动物么…事情都处理好了还找我麻烦…哼…”

嘟囔把脸埋在被子里,只露出了一头卷毛。

“唉…你也不是不知道魔法部对这种事一向很重视。在纽约搞出了这么大动静,想一点风声都不被麻瓜听到,基本不可能。就算跟你谈了这么久,以后也不会轻易放过你的…”

忒修斯脱下西装外套挂到衣架上,又把一堆大包小包靠到墙边,

“快去洗澡吧。”

“哦——”

栩白白

【Thesewt】Cruel World 4 D/S设定

本章忒哥 T//教 Newt 警告❗️

哥手黑警告❗️

狗血警告❗️

OOC警告❗️(有任何不愉快,非常抱歉!!😥)

第五章为本文转折点,后面是满满的火葬场

-------------------------------chapter4------------------------------------

我没有错···”Newt喃喃重复着,像念一句守护咒语。
Theseus的脚步逐渐逼近,站在畏缩的Newt身前,像一尊高大肃穆的天神,“对,你没错,是我错了。是我太纵容你了。”Theseus蹲下身,钳住Newt的下颌,眯起眼睛...

本章忒哥 T//教 Newt 警告❗️

哥手黑警告❗️

狗血警告❗️

OOC警告❗️(有任何不愉快,非常抱歉!!😥)

第五章为本文转折点,后面是满满的火葬场

-------------------------------chapter4------------------------------------

我没有错···”Newt喃喃重复着,像念一句守护咒语。
Theseus的脚步逐渐逼近,站在畏缩的Newt身前,像一尊高大肃穆的天神,“对,你没错,是我错了。是我太纵容你了。”Theseus蹲下身,钳住Newt的下颌,眯起眼睛:“你都忘了如何当一个Sub。竟然连背叛我都不觉得是错。”
Theseus松手把Newt的脸甩向一边,捉住他的手腕把他从地上扯起来,两人移形换影消失在空气中。

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

小伙伴看完本章评价:你丫披着搞CP的皮,用着D/S爽文的设定,尽写点中年人的婚姻生活实况。🤨

我:对,我就是中年疼痛文学写手!✔️

第五章在10月5日前更~因为最近工作有点忙,然后下一章人物感情又太激荡,所以稍微久一些,真的非常感谢观看我写的辣鸡!!😘😘
(对不起,我是鸽鸽😭第五章真的大转折,还爆字,写得我心累,可能10号更😵)

喜欢的话,希望给我一个小💕,想和我说些什么,就留言给我😘

我叫阳阳

当忒修斯斯卡曼德因🈚️钱给弟弟供养神奇动物
不得不卖艺现场 视频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哥哥爱你!
(有参考!参考描改b站AV25904633和AV8503599!没做完!也不知道我会不会继续做)

当忒修斯斯卡曼德因🈚️钱给弟弟供养神奇动物
不得不卖艺现场 视频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哥哥爱你!
(有参考!参考描改b站AV25904633和AV8503599!没做完!也不知道我会不会继续做)

栩白白

【Thesewt】Cruel World 3 D/S设定

本章 忒哥 强迫 Newt警告❗️
Newt前有豺狼,后有饿虎😢
 哥手真黑警告❗️
 越来越虐警告,大约第五章开始追妻火葬场。
(准确来说是第五章开始虐哥🤘)

(本来还在想中秋节发虐文不太合适,但后面几天要出去玩,怕拖太久就赶紧发,如有不愉快,我先道歉!保证最后是HE!)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祝大家中秋快乐!!)

-----------------------------------------------------------------------------

Chapter 3

第二天。

收到Tina的来信时,Newt正坐...

本章 忒哥 强迫 Newt警告❗️
Newt前有豺狼,后有饿虎😢
 哥手真黑警告❗️
 越来越虐警告,大约第五章开始追妻火葬场。
(准确来说是第五章开始虐哥🤘)

(本来还在想中秋节发虐文不太合适,但后面几天要出去玩,怕拖太久就赶紧发,如有不愉快,我先道歉!保证最后是HE!)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祝大家中秋快乐!!)

-----------------------------------------------------------------------------

Chapter 3

第二天。

收到Tina的来信时,Newt正坐在箱子里的操作台前,试着调配可以治愈魔法创伤的药剂。猫头鹰扔下的信溅翻了莫特拉鼠汁试管,他手忙脚乱去清理,又不小心碰倒了白鲜香精瓶子。真是一团糟,等一切清理完毕,Newt在衣服上抹了抹手,打开了信。

Newt你还好吗?你那天在审讯室足足呆了一下午,晚上就匆匆回了伦敦。明明纽约的乱子都收拾好了,你不该被审讯这么长时间的,我担心你是否发生了什么事。我当时真应该坚持不要离开,我很担心你。”

 

Newt心里一暖,拿来纸笔,沾了墨水提起笔,又顿住。

他想告诉Tina发生的事,毕竟Tina是他为数不多愿意坦诚的朋友。

纽约之行他们一起找回跑出箱子的动物,结下了深厚的情谊。Tina是Dom却对所有人平等看待,她真心欣赏和关心Newt,Newt也愿意对她敞开心扉。

但Tina刚刚恢复了傲罗身份,性格又耿直,如果她知道了那件事,难免和顶头上司发生矛盾。Newt咬着笔头斟酌了片刻,还是写:

“一切安好,不要担心我。急于完结书稿,所以连夜回了伦敦,恭喜复职,祝工作顺利。”

他折好信,准备交给Tina的猫头鹰,但紧急跨洋信件令小家伙累得垂头丧气,毛都懒得梳理。他又展开信,小小的补了一行:

“你的猫头鹰太累了,我留下照顾几天再放它回去。收到此信,也请帮我照顾我的猫头鹰几天。”

Newt的猫头鹰衔过信,飞走了。

 

Newt坐回操作台前准备继续试验,却意外发现手上的旧伤痕消失了。他回忆刚才的事故,按照配方又调制了一瓶。他爬出箱子,对着浴室的镜子,搽了些在自己背部的一条伤痕上,过了一会儿,那条痕迹果真消失了。

Newt欣喜地舒了口气,两天来悬着的心落了地,今晚他就处理掉这些伤痕,当作什么也没发生过,明天一切安好。

 

Newt穿好衬衫,安心地坐在书桌前开始奋笔疾书,想着书稿大约今天就能完结。不知不觉到了傍晚。

 

 

“Newt!”Theseus“嘭”地从壁炉里出现,吓得Newt一笔划出了本子,几乎从椅子上飞起来。

作者说:不行,你们不能继续了,除非借一步说话

----------------------------------------------------------------------------

下章预告:

哥:是我给你自由过了火?😤
下一章还是好虐😫

喜欢的话,请给我个心心💕!~想和我说点啥,就给我留言,谢谢你们看我写的辣鸡😭

默默然书局

【Thesleta】小镇来客

镇子实在是太小了,一点点风吹草动都像是原野里被惊动的灰兔,只需片刻便可蹿过每条街巷。

居住在小镇北边的斯卡曼德一家通常都是最晚得到消息的。倒不是因为他们的人缘不好——恰恰相反,他们善良、随和、从不对人说三道四,是镇民们最为交口称赞的家庭。不过因为经营马场的缘故,他们居住在镇子的最边缘,只有在镇上采买日用杂货或是遇上清晨送信的报童时才能听闻一二。

饶是如此,镇子东南边搬来一位乡绅和他的女儿的事情,仍是在隔天傍晚就被在餐桌上提起了。

“可怜的孩子。”在斯卡曼德先生复述完镇上的传闻之后,斯卡曼德夫人叹了口气。

“也不一定是真的。”斯卡曼德先生宽慰道。

“那个小姑娘,和我们纽特的年纪相仿吧?...

镇子实在是太小了,一点点风吹草动都像是原野里被惊动的灰兔,只需片刻便可蹿过每条街巷。

居住在小镇北边的斯卡曼德一家通常都是最晚得到消息的。倒不是因为他们的人缘不好——恰恰相反,他们善良、随和、从不对人说三道四,是镇民们最为交口称赞的家庭。不过因为经营马场的缘故,他们居住在镇子的最边缘,只有在镇上采买日用杂货或是遇上清晨送信的报童时才能听闻一二。

饶是如此,镇子东南边搬来一位乡绅和他的女儿的事情,仍是在隔天傍晚就被在餐桌上提起了。

“可怜的孩子。”在斯卡曼德先生复述完镇上的传闻之后,斯卡曼德夫人叹了口气。

“也不一定是真的。”斯卡曼德先生宽慰道。

“那个小姑娘,和我们纽特的年纪相仿吧?这么小就没了母亲照料,父亲还……”她摇摇头。“今早镇上的艾格尼丝来家里借推车,也提起了几句。那些传言可是格外不中听……”她看了一眼坐在桌对面的孩子们,没有再继续说下去。

忒修斯安静地喝着碗里的肉汤,余光瞥见弟弟皱起的眉头。

晚餐过后,兄弟俩去马厩里添隔夜的草料。在听见纽特忧心忡忡地叹出第三口气时,忒修斯将草叉杵在地上,微微挑眉看他。

“哥,我想要帮她。”纽特握紧拳头说道。

忒修斯安静地点点头,问他:“怎么帮?”


那天晚上在马厩中的短暂对话以纽特的哑口无言告终。忒修斯并不感到意外——这就是他的弟弟,善良、热心,偶尔也会有些莽撞,但是一定见不得任何生物受到伤害。从小到大,忒修斯无数次遇见纽特带着受伤的渡鸦、猫狗、马驹、甚至猪崽,灰头土脸地出现在家门口。在纽特能够熟练地治疗各种动物之前,忒修斯也不得不成为了这方面的专家,尽管他并不能说自己非常享受这样的事情。然而,当这一次纽特带着一个跌破了小腿的女孩子出现在门口时,忒修斯还是有些愣住。

“纽特,这是……?”

“哥哥,这……这是莉塔,她……她受了伤,我想替她包扎一下。”纽特结结巴巴地说道,从垂下的刘海后飞快地瞥他一眼。

女孩被纽特抓着手腕,紧绷地像一只受惊的小兽,仿佛只要忒修斯轻轻跺一下脚,她就会立刻转身而逃。

忒修斯叹了口气:“进来吧。”


尽管纽特现在已经能熟练地为动物处理伤口了,但这个情况似乎还是超出了他自信能够解决的范围。把女孩安顿在椅子上之后,忒修斯看着像小尾巴似的跟进杂物间的纽特,伸手揉乱他蓬松的卷发。

“放心,我来处理。”

他取了干净的布,沾着水一点一点清理莉塔腿上的血迹。纽特站在一旁,弓着身子,攥紧拳头紧张地看着。莉塔也攥着拳头,紧紧地按在椅子上,在他清理、上药和包扎时一声不吭。

端着水盆离开时,忒修斯低头看了一眼莉塔。这个比起同龄人来说罕见地隐忍的女孩子咬着下唇,盯着被包扎好的伤口,眼眶微微泛红。

他在心底无声地叹了口气。


那天晚些时候,他背着因为腿伤行动不便的莉塔,和纽特一起送她回家。平日里不善交际的纽特难得多说了一些话,他甚至感到一直没什么表情的小姑娘在背上轻轻笑了一下。然而当他们站在莱斯特兰奇家门口时,她又立刻恢复了面无表情的紧绷模样,笔直地站着,双手攥着裙摆掩饰腿上的伤口。一个面容冷漠的中年人满脸不耐地打开门,看见斯卡曼德兄弟俩,先是愣了一下,随即用最鄙夷的眼神瞪着自己的女儿,冷哼一声将她拽进黑洞洞的屋子,然后当着他们的面狠狠甩上大门。

回家的路上,兄弟俩都没有再说话。直到透着温暖灯光的熟悉木屋出现在视野中,纽特才轻声重复了那天晚上的话:“哥,我想要帮她。”

这一次,忒修斯没有再反问他。


莉塔·莱斯特兰奇逐渐成为了斯卡曼德家中的常客。纽特恰好和她一同在镇上的学校读书,便时常邀请她到家中做客。忒修斯已经开始在镇上的皮具店工作了,并且飞快地脱离了学徒的身份——店主特拉弗斯甚至信任地将账目也交给他一并打理。他常常在打烊之后回到家里,看见弟弟和莉塔在餐桌边对付功课,在马厩里照料马驹,或是将拣回的松果摆了满桌。随着莉塔在家里出现的次数越来越多,她脸上的笑容也越发频繁,尽管每每看见忒修斯时还是抿着嘴,行个礼就飞快地跑开。

忒修斯却并不介意。纽特和镇上其他的孩子相处并不是很容易,他很乐意看到有人能分享他的弟弟对于动物和自然的乐趣。


然而,这样的平和却戛然而止。

这天打烊之后,忒修斯提着特拉弗斯送给他的一大块奶酪回家,却在餐厅里压抑的气氛前停住了脚步。父亲坐在餐桌旁咬紧牙关,母亲掩面连连摇头,而弟弟攥着拳头站在桌旁,垂着头一言不发。这么些年过去,纽特的个头已经蹿高了许多,然而这样的动作却让忒修斯蓦然想起许多年前在马厩里的那个孩子。他放下手中的奶酪,走上前去:“出什么事了?”

纽特被退学了。

忒修斯蹙眉吃完了最食不下咽的一餐晚饭,然后在马厩找到了正在添草料的纽特。他走到弟弟身旁,沉默地站了一会儿,开口:“不是你。”

纽特似乎短促地笑了一下。他将草叉倚在墙边,不安地搓了搓手:“哥……我打算去邻镇的兽医那里做学徒。你能不能……能不能……”

忒修斯几乎立刻就猜出了他的想法:“即便在这些事情之后?”

纽特又笑了笑:“那不是她的错。”

忒修斯沉默地看着纽特。他的弟弟依然习惯性地躲闪着他的视线,脸上保持着温和而不安的笑容,善意、热心……依然固执。

“……我会的。我会替你留意她的情况。”

纽特似乎不知所措,飞快地扫了他一眼,点了点头。然后,像是下定了很大的决心一般,他迈步上前,僵硬地给了他一个拥抱。

纽特从小就不太喜欢拥抱。

忒修斯惊讶于他的举动。他回抱住弟弟,在他背上用力拍了两下,便松开了浑身紧绷的他。

“在邻镇多保重。”

“我会写信的。”


纽特离开家之后,忒修斯的生活并没有太多的变化,除了略显愁容的父母,每周四邻镇的来信,和每周六下午前往莱斯特兰奇家里接莉塔过来吃晚餐,并把纽特信中一些有趣的事情传达给她。两人的交流也渐渐丰富起来。对于退学事件的真相,纽特闭口不言,斯卡曼德夫妇也并没有联想到莉塔身上去,对她一如既往地关爱和热情。忒修斯也权当毫不知情。这么几年过去,莉塔已经成熟了许多,不再是当年小兽般的姑娘了。她像是被困境淬炼出的玫瑰,会狠狠扎痛当年那些欺凌她的混账同辈。在无数次两败俱伤的争吵之后,老莱斯特兰奇也没了当年对她驱使辱骂的盛气凌人,只是冷漠地将她当成屋里的一团空气,不管不问。甚至连莉塔在学校的结业仪式,都是斯卡曼德夫妇出席的。

“你们对我真的太好了,先生,夫人,真的谢谢你们,我不知如何才能表达我的感激。”

“我们家里只有两个儿子,你就像我们的半个女儿一样。”斯卡曼德夫人激动地扶着她的肩膀端详她,“你今天终于完成了学业……我真是太为你骄傲了,莉塔。”

莉塔被她拥在怀里,垂眸轻轻拍了拍斯卡曼德夫人的背作为回应。


那天晚上,忒修斯一如既往地送莉塔回家。夏夜的星空明朗,蝉鸣在草丛中起起落落。莉塔一反常态地沉默着。忒修斯斟酌了片刻,开口:“我以为结业对你来说是一件开心的事情。”

“它本该是……”莉塔低声说道,然后停住脚步。忒修斯微微侧头看着她。莉塔双手垂在身侧,攥紧拳头,这个动作看起来像极了纽特。忒修斯突然也有一种伸手去揉揉她的头发的冲动——不过他及时忍住了。四下无人,忒修斯双手插在口袋里,耐心地望着莉塔:“怎么了?”

莉塔抿了抿唇:“还记得……纽特在去年被退学的事情吗?”

忒修斯轻咳一声:“那种事的确不太容易被忘记。”

这个试图活跃气氛的玩笑却没有得到预期中的回应。莉塔紧张地望着他:“如果我说……那,那其实是我的错呢?其实,被退学的应该是我,是我造成了赫利斯受伤,让他当镇长的父亲来学校兴师问罪……是纽特把事情担了下来,所有责任,所有指责。”她深吸一口气,眼眶发红,“今天的这一切,本该是纽特在享受,而不是我,是我夺走了本该属于他的……”

“嘿,莉塔,冷静些。”眼看着泪水顺着女孩的脸颊滚落,忒修斯抽出手绢递过去。“冷静,没事的,莉塔。”

莉塔咬紧下唇看着他。忒修斯甚至担心她会不会将自己的嘴唇咬出血来。女孩倔强的模样似乎将他的心底轻轻戳痛了一下,他只能用最柔和的语气继续说道:“纽特的确什么都没有说,但作为他的哥哥,我多少也猜出了一二。这是他自己的选择,莉塔,你不必为此负责。何况,他说过那不是你的错,而我相信我弟弟的判断。别对你自己太狠心了,莉塔,那不是你的错。”

压抑的呜咽在静谧的原野里散开,莉塔将忒修斯递过去的手绢攥在掌心,却用袖口狠狠擦着眼泪。忒修斯叹息,上前一步将瘦小的女孩揽进怀中,轻声安慰。

“没事的,莉塔……那不是你的错。”


莉塔在距离皮具店不远的书店里找到了工作。忒修斯开始习惯和她一起吃午餐,在傍晚一起走到街口。那年圣诞节,纽特回到家中,而老莱斯特兰奇撇下莉塔,和一群酒友去了城里。莉塔顺理成章地在斯卡曼德家里度过了平安夜。忒修斯将房间收拾出来给莉塔过夜,自己则在客厅里将就了一宿。第二天早晨,迎接他醒来的除了咖啡、烤面包的香气,还有怀里抱着一个盒子,抿嘴向他微笑着的莉塔·莱斯特兰奇。

忒修斯蓦然觉得,这或许是他生命中最幸福的瞬间之一。

“圣诞快乐。”他坐起身来。

“圣诞快乐。”莉塔向前挪了几步,将盒子放在茶几上。“这是给你的。”

“我以为我们要晚些时候才拆礼物呢。”忒修斯打趣道。

莉塔抿了抿唇。“我……我想先把这个给你,因为……嗯,这是,给你的。”

在忒修斯理解这句话的含义之前,莉塔就已经转身消失在了厨房门口。


和他的哥哥一样出色,或许更甚,纽特在邻镇已经迅速成长为能够独当一面的兽医了。却是因此,在圣诞节的下午,他就不得不赶车回到邻镇上去——冬天对于动物们来说总是特别难熬的一个季节。忒修斯和他一起将行李装上车,拍了拍他的肩膀:“祝你一切顺利,纽特。还有你提起的那个女督察,希望她不会再找你的麻烦了。”

“弗兰克真的没有在扰民,我不明白为什么她总是前来视察……”纽特无奈地叹气。“希望母亲特制的圣诞曲奇能让她心情好一些吧,这么冷的天还要执勤也挺不容易的……”

忒修斯笑起来。纽特还是那个纽特,善良、热心、莽撞,见不得任何生物受到伤害。这个女督察在弟弟的信里出现的越发频繁,他有预感还会有更多事情发生,不过在此刻他选择缄口不提。四人目送着纽特的马车渐渐远去之后,莉塔也起身礼貌地感谢了斯卡曼德夫妇的款待,并且告辞。

“我送你回去。”忒修斯拿过自己和莉塔的帽子,向父母略略点头示意了一下,便替莉塔推开门走出来。

自从早上递给他那个盒子之后,莉塔似乎就在有意无意地回避着他。此刻她只是躲闪着他的视线接过帽子,小心翼翼地回复了一句“谢谢”。

两人在印着深深浅浅的车辙的雪地上走着。

“谢谢你的围巾。”忒修斯毫无征兆地开口说道。

莉塔显然对他的直接毫无防备:“不……不客气。”停顿了片刻,她又补充道:“我只是想……感谢这么久以来你的照顾。”

忒修斯轻笑了一声,侧头看她。莉塔假意镇定地看着前方,然而毛线帽掩盖下的耳朵都红了起来,走路的姿势也有些僵硬。靴子踩上一小块冰,她一个趔趄,忒修斯眼疾手快地双手扶住她。

“谢……谢谢。”莉塔躲闪着他的视线,结结巴巴地感谢道。

“今晚镇上的圣诞舞会,怎么样?”忒修斯突兀地开口。

“嗯?”莉塔疑惑地抬头,终于对上了他的目光。

“今晚镇上的圣诞舞会。”忒修斯专注地看她,“我可以邀请你作为我的舞伴出席吗,莱斯特兰奇小姐?”

莉塔抿着唇,然而笑意却从她的眼底涌上来,最终弥漫到忍不住上扬的嘴角。

“我可能会再次踩到冰摔倒。”

忒修斯笑起来:“那我必须要去家门口接你了。”

“你保证?”

“我保证。”


雪从空中细细碎碎地落下。

这个冬天,却并不怎么寒冷。


【完】

Rossoneri

【Thesleta】茶會記錄


突然短打。……其實就想寫一下互相成長的感覺,本質小品。
大概率沒有後續。 



似乎斯卡曼徳先生們都不太會閱讀物件背後的意義——這是日後一拍即合的斯卡曼徳夫人們在一次悠閒的茶會中的共同評價。


譬如說,顯而易見的,那張紐特箱子裡引起過嚴重誤會的照片,以及從忒修斯的宿舍到家中客廳一度放置了很長時間的巨大的草繩編織的粗糙獅子頭。

結果呢,紐特僅僅是忙於一頭扎進神奇動物裡沒留意把童年好友的照片撤下,忒修斯也僅僅是意外地認為這個十分勉強的格蘭芬多獅新奇好看富於裝飾性或許還有鎮宅之用——根本沒有理會這是校園時期暗戀他的小學妹的傑作。


所以在忒修斯為了探索彼時猶豫自卑的莉塔的...



突然短打。……其實就想寫一下互相成長的感覺,本質小品。
大概率沒有後續。 




似乎斯卡曼徳先生們都不太會閱讀物件背後的意義——這是日後一拍即合的斯卡曼徳夫人們在一次悠閒的茶會中的共同評價。


譬如說,顯而易見的,那張紐特箱子裡引起過嚴重誤會的照片,以及從忒修斯的宿舍到家中客廳一度放置了很長時間的巨大的草繩編織的粗糙獅子頭。

結果呢,紐特僅僅是忙於一頭扎進神奇動物裡沒留意把童年好友的照片撤下,忒修斯也僅僅是意外地認為這個十分勉強的格蘭芬多獅新奇好看富於裝飾性或許還有鎮宅之用——根本沒有理會這是校園時期暗戀他的小學妹的傑作。


所以在忒修斯為了探索彼時猶豫自卑的莉塔的心境,為了把對方規劃進未來的傾訴表示,鄭重地邀請莉塔拜訪時,場面一度十分尷尬。

打開門,紳士的after you以後——
「哇噢忒修斯果然喜歡叛逆女孩。」莉塔真實被賽博朋克草繩獅子頭驚到。
因此當晚莉塔優雅地保持了距離,晚餐後準時離開,接下來一個禮拜把忒修斯送的花轉送給了每天傍晚街頭賣報紙的小女孩。




「所以忒修斯到底是怎麼歷練到能說出I PROMISE I WON‘T SAY A WORD TO ANYONE ELSE TONIGHT這種話的?」奎妮忍不住插入兩妯娌手牽手相見恨晚的氛圍。

「不知道噢。」莉塔輕笑,「大概是一種相信吧。」
「啊~」奎妮突然捂住透紅的臉,「我聽見了。好甜啊啊啊。」


蒂娜立即帶點批評地瞪一眼她,在奎妮持續捧住少女心的動作並且隨便找藉口逃走後還是扭頭問。
莉塔還是笑,「你知道的啊,後來就是忒修斯去前線。書信可以看見人心。」

終於是難得見傲羅小姐八卦一回,莉塔揮揮魔杖,倫敦的雨霧便柔柔地飄在紅茶杯上空。





忒修斯到達家門口,雨露仍然依戀髮梢,卻很衝動地急著要去尋一個吻才安心。

莉塔正窩在沙發裡專注地跟手上的活計較勁,連忒修斯手忙腳亂弄出的噪音都沒能引起她的注意。他只好從後把腦袋往前埋在她的頸窩,及時伸手防止了懸空的織衣針扎人,在莉塔的驚呼裡舌尖抵住索一個不長不短的深吻。

在莉塔短暫的失神裡忒修斯快速地回憶了一遍她在之前的信裡提到過織圍巾這回事。只是時間一長工作一忙他快忘了,沒想到她還在看起來不大熟練地做著。


於是他繞過來在莉塔對面坐下看她一邊翻書一邊織,一陣下來莉塔反而被他盯得不好意思,於是在忒修斯再次把頭湊過來的時候摁住他,解放雙手梳一下他的濕髮,撥正他的臉。
「你知道我為什麼織圍巾嗎,Thésée?」


忒修斯只感到她的指尖梳過他頭皮,一瞬間關於未來的設想源源不斷,而他的眼神盡數失焦在愛人髮際線邊緣藏著的一顆小痣裡。
「為什麼呢?」

「你在信裡面說,愛是人的價值觀的表現,是對人的個性和為人所形成的品質給予的最好獎賞,是一個人因為從另一個人的身上享受到了美德而給予的情感上的回報①。」


「從前我不懂愛,」織衣針停了一下,又繼續工作,「後來你教我每一個細節都值得尊重,每一筆一畫都值得珍視。愛物和愛人的意義一定程度上是等同的。」

忒修斯怔怔地看著莉塔收回手,低頭繼續處理毛線,矢車菊的香氣若有似無地散在四周,心頭陣陣潮湧。面前愛人骨架玲瓏,但靈魂龐大,他好像又多讀到了一些。


於是忒修斯牽過莉塔的手,大掌牢牢地把她握住,一如既往地溫暖濕潤。
他告訴她,「我十分樂意,一條圍巾走到深秋的黎明。」




①引用自Atlas Shrugged



栩白白

【Thesewt】Cruel World D/S设定

开个搞纽的文~名字来自Lana Del Rey的歌,歌词也很合适这篇~

Theseusx Newt   

D/S设定  前期哥比较黑,后面追妻火葬场。

不是爽爽的D/S,中间甚至有点丧。

(没有对哥不敬的意思,有任何不愉悦的地方,我先道歉!)

------------------------------------------------------------------------

chapter 1

Theseus掏出马夹口袋里的怀表看了一眼,从美国来的渡轮应该快进伦敦港了,是时间去接他亲爱的弟弟,同时也是他可爱的Sub ...

开个搞纽的文~名字来自Lana Del Rey的歌,歌词也很合适这篇~

Theseusx Newt   

D/S设定  前期哥比较黑,后面追妻火葬场。

不是爽爽的D/S,中间甚至有点丧。

(没有对哥不敬的意思,有任何不愉悦的地方,我先道歉!)

------------------------------------------------------------------------

chapter 1

Theseus掏出马夹口袋里的怀表看了一眼,从美国来的渡轮应该快进伦敦港了,是时间去接他亲爱的弟弟,同时也是他可爱的Sub  Newt了。他对着办公室的落地镜,整理了一下仪表,系上袖扣后他转了一下手腕,想着这几天可要好好调教一下Newt,两个月的分别,小别胜新婚,他实在想他想得紧,上半身下半身都想。

刚出魔法部大门,他就用了移形换影。

 

港口熙熙攘攘,大多是结对而行的人们。Dom带着自己的Sub随时为自己服务。当然不仅仅是性,sub们伺候着Dom的方方面面,从饮食起居到车马住行。如果一个Dom与一个sub缔结关系,那么Dom就获得了一个全方位24小时无需付费的奴仆。更甚者,如果一个Dom拥有些金钱或地位,他就可以与多个Sub缔结关系,可称得上大户之家。

 

Newt提着箱子有些蹒跚地走下舷梯,因为前面一些不愉快的事加上航程颠簸,他感觉全身都不太舒服。

 

“请出示您的证件”海关人员例行检查。

Newt交出自己的麻瓜版证件。

“你是一个Sub?”海关人员疑惑道。

这不是第一次遇到了,Newt淡漠地点了点头。

“你没有Dom还是说他允许你单独出行?”海关严肃地问。

“他允许我单独出行”Newt看向一边,事实上他点不耐烦,他实在很想快些回家休息。

这个动作使Newt被误会了,海关人员人认为Newt在撒谎,上下打量了下他:“那么请展示一下你的项圈。”

“先生,我不认为我需要——”

“如果你不肯的话,只能请你进审查室通知你的Dom,直到他来接你。”海关人员打断了他。

 

Newt呼了口气,只能慢吞吞地解开自己的领结,打开衬衫上两个扣子,露出一指宽的棕色植鞣皮项圈。当众做这种事让他感觉羞耻,像个打着标签待检疫的牲口。他有相当一段时间想不明白,为什么世界对Dom们处处绿灯大开,却对无罪过的Sub横加阻碍,难道是因为基因里带着原罪吗?

 

海关查验了他颈间的项圈,确认这是一个经过注册的缔结关系项圈,就示意他可以通过了。

Newt刚走出闸机就迅速用无仗魔法系好扣子和领结,快步走出港口。

 

“Newt!”Theseus一眼就看到了他,冲他招手,大步走上去揽住了他的肩膀:“怎么这么慢?我看很多人都出来了。”

“遇上了点小麻烦。”Newt低着头有些沮丧。

“你的小动物又给你惹事了?”他想起Newt和他说,有次过海关Newt被拦住,嗅嗅差点爬出箱子的事。

“不,和它们无关。”Newt摇摇头。他想告诉Theseus,但有次他说了和这次相似的困境,Theseus不但不理解,反而说‘过海关是挺麻烦的,你配合他们就好,更何况你的小东西们都不太老实。’所以他选择不再说。

Theseus也没再追问,手缓缓下滑到Newt腰上,他亲爱的弟弟似乎又精瘦了些,隔着衣服都能感到腰侧的肌肉更有弹性了,他不禁想起握着Newt的腰狠狠动作的时候,一时兴起捏了一把。

“嘶···”Newt立刻倒吸一口冷气,推开了Theseus的手。

这让Theseus有些扫兴,想也不用想,肯定又是哪只小动物挠伤了他,Newt每次回来都会多些伤,然后兴冲冲地和他说又救下了哪些动物,动物似乎比他这个哥哥兼主人重要得多。Theseus没由来的吃起了飞醋,把手搭在Newt的后颈,悻悻地摩挲着Newt脖子上的项圈,几分调笑掺着不悦对Newt说:“和你的小动物们商量商量,别每次都弄伤你,嗯?毕竟,你是我的。”

Newt没说话,缩了缩脖子,项圈在Theseus手指下不停的动,让他感觉呼吸不畅。

Theseus示威似的搂紧了Newt的肩膀,在一个转角带着Newt移形换影走了。

  

刚关上Newt公寓的门,Theseus就把Newt压在门板上亲吻,用膝盖顶Newt的腿间,顺手脱他的大衣,Newt不停反抗着,衣服被扒得露出半个肩头,直到一个换气的间隙,Newt才赶忙说:“至少··至少让我休息一下。”

Theseus居高临下地盯着他,他又推了推Theseus压过来的小腹,小心翼翼地说:“我··我很累,在船上一直睡不好··”

“啧”Theseus不耐烦地咂了一下嘴,“你想什么时候?”刚才在港口Newt丝毫不亲近的态度已经让他不高兴了。

Newt偷偷瞄着Theseus,“··一周··?”Theseus脸色马上变了,Newt赶紧改口,“五··五天。”

“三天。”Theseus语气毋庸置疑。

“可是··”Newt面露难色,想再商量一下。

“两天”Theseus马上冷着脸说,Newt张了张嘴,但没说出什么,他知道时间只会越讨越少,也不敢再去惹Theseus,只能点了点头。

“这才乖。”Theseus的眼神这才柔和了一点,轻啄了一下newt的唇,嗔道:“总是跑来跑去的,好歹也尽尽你Sub的义务。”

Theseus把Newt的衬衫扣子一颗颗系好,又拉好他的马夹和大衣,全面展示着他对他的所有权,Newt只能像娃娃似的任由他摆弄。

最后Theseus在Newt脸上摸了一把,“下次好好罚你。”

Newt打了个寒噤,怯怯地低下了头。Theseus把他从门上拉到一旁,开门走了出去。

在关上门时,Newt松了口气。全身的伤口都在隐隐作痛。讨厌的美国。

----------------------------------------------------------------------------------
如果喜欢的话,请给我个💕~会让我超有动力~谢谢!

sakuraass

【Theswet】关于哥哥是不是抱抱怪这个问题

⊙骨科大法,注意避雷

⊙ooc预警

⊙又是沉迷于Theswet兄弟之间的绝美爱情的一天

Newt最近感到有些郁闷。因为自己的哥哥是一个抱抱怪,他总是爱是不是的给自己来一个拥抱。

Newt有些害怕,他怕自己的哥哥并不只是只对自己那样。

于是,他决定去验证一下。

首先,他找到了Leta。

Newt:Emmmm,Leta,我能问你一个小问题吗?

Leta:嗯,你说吧。

Newt(为了说出口而羞红了脸,随后因为没有底气而小心翼翼):就是,那个,我哥哥,Theseus他,爱不爱抱你?哦,我不是这个意思!就是,他见面就来抱你一下的,那种?

Leta(一脸质疑):什么?我没有听错吗?Theseus...

⊙骨科大法,注意避雷

⊙ooc预警

⊙又是沉迷于Theswet兄弟之间的绝美爱情的一天

Newt最近感到有些郁闷。因为自己的哥哥是一个抱抱怪,他总是爱是不是的给自己来一个拥抱。

Newt有些害怕,他怕自己的哥哥并不只是只对自己那样。

于是,他决定去验证一下。

首先,他找到了Leta。

Newt:Emmmm,Leta,我能问你一个小问题吗?

Leta:嗯,你说吧。

Newt(为了说出口而羞红了脸,随后因为没有底气而小心翼翼):就是,那个,我哥哥,Theseus他,爱不爱抱你?哦,我不是这个意思!就是,他见面就来抱你一下的,那种?

Leta(一脸质疑):什么?我没有听错吗?Theseus还会这样?我以为他很冷淡呢,没想到这么热情。

Newt(听到某个词而略微心虚):不,不,他确实很冷淡......

Leta(早已看透一切):他喜欢抱你?

Newt(根本没想到她会猜到,因此十分慌乱):怎,怎么会!才没有,没有呢!!

Leta(一脸你不用解释我已经知道了):哦。

接着,他找到了Dumbledore

Dumbledore:Newt,找我有什么事?

Newt:Dumbledore,Theseus他,很热情吗?

Dumbledore(饶有兴趣的表情):哦?你是指哪方面?

Newt(认真地思考措辞):Emmm,比如说,拥抱那一方面的?

Dumbledore(打趣地看着Newt):Theseus那孩子可是很稳重,冷静的呢。只不过对你,倒是很上心啊Newt!

Newt(有些小高兴,却假装嘴硬):真的吗?我可不希望他对我上心,你也知道我最讨厌在办公室里工作了。

Dumbledore(脸上露出调侃的微笑):所以说,Newt,你对于Theseus来说,可是很重要的哦!相信我,他绝对不是一个抱抱怪!

Newt(回答完马上落荒而逃,只是为了不让Dumbledore看到他脸上可疑的红色):嗯,我知道了!

最后,Newt找到了妈妈。

Mom:Newt?怎么了,我的孩子?

Newt(有些不好意思):就是那个,Mom,您有没有觉得哥哥特别爱抱我呢?

Mom:Theseus?哦,他确实很爱抱你没错 。

Newt(震惊却又担忧):可是,哥哥不爱抱别人,只爱抱我,不奇怪吗?

Mom:这有什么奇怪的我的Newt。这也是一种哥哥爱你的表现不是吗?

Newt(终于听到了满意的答案,开心极了):嗯,我知道了,Mom,谢谢您!

Newt终于不郁闷了,就连自己平常最一丝不苟做的事喂养神奇动物们,也时常因为傻笑而变得艰难起来。

“Artemis!我回来了!”Theseus呼唤着Newt。

终于等到了Theseus回家,Newt高兴地走上前。没等Theseus开始准备动作,Newt就已经抱住了Theseus。

Newt熟练地搭在了Theseus的肩膀上。

唔,这样的哥哥只要我看见就好了!我可不希望别人也能拥有,对我就够了。Newt想着。

双手不禁更用力地环住Theseu的腰,脑袋不受控制地埋在Theseus的胸前,还不忘蹭两把。Theseu被Newt当做珍宝一样的抱着。

嗯,这样就好啦,现在哥哥就是我一个人的了!

直到Newt反应过来自己在做什么,挣脱开Theseus的怀抱,迅速扭头跑走了。可是发红的耳尖还是出卖了他,留下Theseus一个人呆在原地。Newt也因此错过了哥哥此时害羞的样子。

Theseus:弟弟什么时候这么主动了?他还是我认识的Artemis吗?怎么就这么跑了?我做错了什么吗?我明明什么也没做啊?喵喵喵?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