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Thomas Sangster

11.9万浏览    2133参与
Ashley.

【伦敦f2X你】非典型性ABO(Ⅰ)

-ooc请注意!


-内含傻与桑总


-我控制不住我想要写文的手


-没有上路


-但有轻微dirty talk


Asa Butterfield


  “你到底把抑制剂放在哪儿了?!”...


-ooc请注意!

 

-内含傻与桑总

 

-我控制不住我想要写文的手


-没有上路


-但有轻微dirty talk

 
 

 

 
 

 

 
 

 

 
 

 

 
 

 

 
 

 

 

 

Asa Butterfield

 


  “你到底把抑制剂放在哪儿了?!”

 

  临近发情期的Alpha翻箱倒柜地寻找着抑制剂,语气里尽是难抑的躁动。

 

  就算在空气中弥漫的全是消毒水的刺激性气味,你也闻得到他身上那股同样浓重的血腥味。


  是两个信息素奇异的Alpha,一个是消毒水味,一个是血腥味。朋友们老是揶揄你们两个凑在一起时的气味简直就和做着高危手术的手术室一个味道。

 

  人总有些特殊的癖好,比如说你偏爱他带着的血腥味,比如说他喜欢你身上的消毒水味。

 

  可你们是两个Alpha,两个对Omega都会有生理反应的Omega。

 

  “我不会给你抑制剂。”他的语气平淡地就好像在谈论无关紧要的天气一样。

 

  这使得你更加地烦躁,粗鲁地一把拽过他的衣领,脸直直地凑到他面前,说道:

 

  “你是想让我去路上随便抓一个Omega,然后在强( ´▽` )ノ暴了他以后被Omega保护协会告上法庭、关进监狱嘛?!”

 

  “不,”他没有因你一时的无理而恼怒,只是把你的手从他衣领下拉下,但没松开,而是反握住,“把我当作你的Omega。”


  犹如轰雷在脑海里炸开,你瞬间清醒了许多,下意识地要把手抽回来,可失败地换回他更紧的禁锢。

 

  “你疯了?!Alpha和Alpha是不能……”

 

  不等你说完,他轻柔试探的吻便落在你唇间。

 

  “我们试一试……我想看到的是你为我疯狂的样子……而不是为了Omega……”

 

  他低沉的声线足以让你缴械投降,你以同样的轻柔回应着他的吻。

 

  或许久旱的枯木想要的不是倾盆大雨,而只是冰川里最纯洁的一滴水珠。

 

  即使这有极大可能给它带来的不是存活,而是灭亡。

 
 

 

 
 

 

 
 


 
 

Thomas Sangster

 

  烟草和威士忌的气味混杂交织,恍惚间你还以为是和他一起待在情迷意乱的午夜酒吧。


  不在发情期的Alpha仍着迷于Omega的身体。微醺地红着脸颊,他的指腹擦过你的锁骨,使得皮肤又雪白变为粉红,甚至稍稍地肿胀。

 

  你对烟草轻微过敏,他喝下半杯威士忌就快醉倒。

 

  从信息素的角度看来,你们似乎都不太适合对方。

 

  反倒总听别人说另一个女孩和他看上去更般配。


  你见过那个女孩,亚麻色的长卷发,典型的西欧美人长相,高挑匀称的身材。她几乎是完美的,除了她是个Beta以外。

 

  每每当他和她同时出现时都光彩夺目到让你发问:为什么是你,而不是她呢?但只敢在心里想想,不敢去索求他的想法,因为你害怕答案如同你设想一般的伤人。

 

  “你在走神。”他惩罚性地咬了一口你裸露的肩,痛觉将你的思绪拉回现实,“在想什么?”

 

  “明天早上是喝牛奶还是喝酸奶。”没有直视他的眼睛,你放心大胆地撒着谎。

 

  没有想到这个无厘头的谎言能把他逗笑。

 

  “哈哈,不用明天,今晚你就可以‘喝牛奶’。”

 

  撩开你耳朵的头发,他炙热的鼻息再一次向你侵袭,手指在你身上四处游走。烟草味更加浓烈地把你笼罩,刺痛与麻痹过敏根本不敌渴望的召唤,Omega本能地贴上Alpha的身体,回应着他的动作。

 

  无论他是否真的爱你,今晚你都是自愿成为猎物的羔羊。

 
 

 

 
 

 

 
 

 

 
 

 

 
 

 

 
 

 

 
 

 

 
 

 

 

 

 
 

FIN.

--------------------------------------

后面会更新荷兰和海默的🍾


回来体验一下冲浪的快乐🏄

 
 

 

 

橋花桜

有人说哈卷和桑总互相cos,我还不太相信,然而英国没有身份证,我觉得我快瞎了,有请小伙伴来找不同吧






路人甲 眉毛不一样



路人乙 鼻孔不一样



路人丙 法令纹不一样



路人丁 眼袋不一样




有人说哈卷和桑总互相cos,我还不太相信,然而英国没有身份证,我觉得我快瞎了,有请小伙伴来找不同吧








路人甲 眉毛不一样




路人乙 鼻孔不一样




路人丙 法令纹不一样




路人丁 眼袋不一样





Thooomas.

期中考完更新文啊抱歉
这次来说明一下桑默配音的《龙骑士》
具体大陆什么时候上映我还不清楚orz
图中银龙是桑总Thomas Sangster配音
那个骑在银龙身上的小孩就是Freddie配音
期待期待期待

期中考完更新文啊抱歉
这次来说明一下桑默配音的《龙骑士》
具体大陆什么时候上映我还不清楚orz
图中银龙是桑总Thomas Sangster配音
那个骑在银龙身上的小孩就是Freddie配音
期待期待期待

Galaxee

去年给桑哥的生贺。

是喜欢他的第六年!

最后一个搬运啦。

去年给桑哥的生贺。

是喜欢他的第六年!

最后一个搬运啦。

Thooomas.

-桑荷同框也要拽一点

《狼厅》b站免费看

-桑荷同框也要拽一点

《狼厅》b站免费看

半个月酿.

【Tomas桑总乙女向】春季圆舞曲🌼

春季圆舞曲


甜or刀♡


激情短打♡


——————hiahiahia——————



刺眼猛烈的阳光照进窗边。


鸟儿在天上树上乱飞乱叫,花儿散出刺鼻的怪味,讨厌的蜜蜂围着花儿,贪婪地发出嗡嗡的叫声,一堆乱草也在凑热闹。


这就是春天?


无聊,无奈充斥心中。我一手托着下巴,一手在古旧的书桌划着圈圈。


望着窗外杂乱的景色,


“求求你了,让春天变得好点吧!”


我小声嘟囔道。


“小姐,想让春天变得美好,就需要答应我一个要求”


我吓了一跳,谁?


寻找身后的声音,扭头一看,


是个身着...

春季圆舞曲


甜or刀♡


激情短打♡


——————hiahiahia——————














刺眼猛烈的阳光照进窗边。


鸟儿在天上树上乱飞乱叫,花儿散出刺鼻的怪味,讨厌的蜜蜂围着花儿,贪婪地发出嗡嗡的叫声,一堆乱草也在凑热闹。


这就是春天?


无聊,无奈充斥心中。我一手托着下巴,一手在古旧的书桌划着圈圈。


望着窗外杂乱的景色,


“求求你了,让春天变得好点吧!”


我小声嘟囔道。


“小姐,想让春天变得美好,就需要答应我一个要求”


我吓了一跳,谁?


寻找身后的声音,扭头一看,


是个身着白色白袍的少年。






吓死我了。






看不出年龄的脸上却挂着几分成熟,金色头发细细密密却又胡乱附在头上。一对剑眉下,巧克力色的眼睛有些生动可爱。


“你是谁?”


“我是春之精灵,我听到你的怨言,所以过来帮助你”


是个面无表情精灵,我感到很新奇。


他的脸白得像阳光一样刺眼。


神不知鬼不觉,我竟起身离开书桌,走到他的跟前,不受控制地,悄悄捏了捏他的脸。


“真够水润的”我心想。


我仔仔细细看着他,对他露齿微笑。


男孩的脸红了,但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他把我的双手从脸上飞快拿下来,眉头皱了皱。


他可真好看。


他的手很暖。


我似乎有点出神。


“如果你要让春天变得美好,就要和我跳一支舞”


少年的话将我的思绪拉了回来。


他又用自己的手摸摸脸颊,红晕却是遮不住的。




我对他,对这一切,都感到不可思议。






笑颜攀上我的脸,


“好呀,我同意你的要求”


紧接着,我的手腕被男孩急急地拽住了,我被他一把带进怀里。


他身上,阳光的味道很浓。


“抱紧我”他的声音好听极了。


于是我紧紧抱住他,滚烫的脸儿紧贴他的胸口。


一刹那,眼前一白,


我来到了


仙境?






雍容华贵的花儿,争奇斗艳,无边无际的围着白色大理石制成的亭子。


亭子很大,地面上印着有规律的花纹,墙壁上雕满了美丽的图案,亭子里的柱子和顶相接,直冲云霄。


隐隐约约感到美好的光照到身上,放眼望去,周围全都是粉红的,浅金的,泛白的云霞。


五彩的鲜花一丛丛点缀其间。


“欢迎来到春之仙境”


男孩边说边小心松开正环抱着他的手,接着优雅地伸出自己的一只手来,悠悠的说


“我叫Tomas,你愿意和我一起跳舞吗?”






我轻轻将一只手搭在他的手上,另一只手放在他的肩上。乐曲自动从春意中倾泄出来,古典风格的慢抒情基调和略显拘谨的舞步交织在一起。我一直小心地低着头。因为,一抬头,脸上的绯红就清晰可见。




但我依旧融入这一切美好之中。






两人逐渐放得开了,尽情陶醉于美好的过程。一个微步转体,自然而然倒在男孩怀中,男孩再扬手,女孩连体转了两个圈之后又被男孩拉回怀中。Tomas向我投来不知名的微笑,这第一次让他看起来,像真正的春之精灵。


“你很会跳舞”,曲终,他主动揽住女孩,温柔的目光中是一片春光灿烂。


我呆呆盯着他,内心掠过一片迷茫。心儿怦怦跳得飞快。






我紧张地闭上眼。


睫毛微微颤动。




他的唇落下,轻盈、恰到好处的吻。


回味那温热的美好,脑海中都是那双春意盎然的眼。


他和这春景一样,甚至比春景还要好。






还沉浸在其中,可一瞬间,眼前又一白。


再次回过神来,我还趴在自己的书桌上,男孩消失了,一切都是原来,一切都回到从前。






但窗外的景不一样了,花儿越发激烈地,争先恐后,抢着开着。她们乐得发狂的心情映在我心中。蝴蝶和蜜蜂毫不示弱,狠狠亲吻那些美丽的花。春风吹过,草儿微微弯了腰,他们一定很爱风儿。






是梦吗?是一首春季圆舞曲罢了。








春之精灵,Tomas,我好想你啊!





Liberty-自由与解放

我喜欢抽烟喝酒泡吧蹦迪的机车少年。

他有一头金黄色的卷发,长长之后会打着旋儿绕在额前,总是顶着不怎么刻意打扮的发型,尖端向左翘起。他总是伸手去拨头发,从白皙的皮肤上滑过,拨弄到耳后,轻轻一勾手指。

他爱笑,牙齿整齐而洁白,没人想到他总是带着手卷烟。笑时,他的嘴唇上方留下两道纹路。

他也爱皱眉,或许是他不适应异国过分明媚的阳光。

他会说些脏话,但绅士国度的礼仪会让他在意识到的瞬间带上几分歉意,随即又是一句“抱歉”。

他的手腕纤细,被开玩笑着说过,这是他的弱点。肩膀很窄,瘦骨嶙峋的身体很高,腰可以被轻易地一手环绕。但他的腿也很长,我愿意去想这一双腿缠在机车上的模样。

他会在恋爱时高兴地...

我喜欢抽烟喝酒泡吧蹦迪的机车少年。

他有一头金黄色的卷发,长长之后会打着旋儿绕在额前,总是顶着不怎么刻意打扮的发型,尖端向左翘起。他总是伸手去拨头发,从白皙的皮肤上滑过,拨弄到耳后,轻轻一勾手指。

他爱笑,牙齿整齐而洁白,没人想到他总是带着手卷烟。笑时,他的嘴唇上方留下两道纹路。

他也爱皱眉,或许是他不适应异国过分明媚的阳光。

他会说些脏话,但绅士国度的礼仪会让他在意识到的瞬间带上几分歉意,随即又是一句“抱歉”。

他的手腕纤细,被开玩笑着说过,这是他的弱点。肩膀很窄,瘦骨嶙峋的身体很高,腰可以被轻易地一手环绕。但他的腿也很长,我愿意去想这一双腿缠在机车上的模样。

他会在恋爱时高兴地唱起情歌。他会在舞台上手握贝斯摇摆。他小时学会了打鼓。他的挚友与搭档是乐队的鼓手。他会用苍白的手指抓住啤酒瓶颈。

托马斯桑斯特,新的一天,早安。

Finno notty

【Newtmas】解药(一)

移动迷宫设定

ooc我的

Thomas×Newt

这是属于Newtmas的世界

——————

吼——

如同怪物的嘶吼声。

如果可以,Thomas真想堵住耳朵不去听这些。他极力安慰身边的人,“Newt,再撑一下,他们很快就会回来。 ”

“嗯……”Newt虚弱的声音,让Thomas很揪心。

 

是自己没保护好他。

 

如果自己早一点发现,早一点得到血清,Newt就不会这样。他还有很多话想和Newt说,他想告诉Newt自己的心意。

 

Thomas一咬唇,决定说出来。

“Newt,我……我其实!”他一抬头,发现Newt的脸侧对...

移动迷宫设定

ooc我的

Thomas×Newt

这是属于Newtmas的世界

——————

吼——

如同怪物的嘶吼声。

如果可以,Thomas真想堵住耳朵不去听这些。他极力安慰身边的人,“Newt,再撑一下,他们很快就会回来。 ”

“嗯……”Newt虚弱的声音,让Thomas很揪心。

 

是自己没保护好他。

 

如果自己早一点发现,早一点得到血清,Newt就不会这样。他还有很多话想和Newt说,他想告诉Newt自己的心意。

 

Thomas一咬唇,决定说出来。

“Newt,我……我其实!”他一抬头,发现Newt的脸侧对着自己,眼神呆滞。

“Newt?”他在Newt眼前晃了晃手,“Newt!Newt!”Thomas使劲摇晃着Newt的肩膀,Newt则像是突然惊醒般转过头大声的喘息着。

Newt盯着Thomas,突然扶着周围的物体站起来,Thomas下意识起身向后退。Newt一个趔躇,吓得Thomas赶忙上前扶住他。

Newt踮起脚尖,拽着Thomas的衣领,吻了上去。

Thomas瞬间傻了,在他还没回过神来的时候,Newt已经倒了下去。

Newt倒下了,Thomas的嘴角上还残留着黑色的液体。

“Tommy……杀了我……我不想……成为他们……”

 

“我……不要……please,Tommy……please……”

Newt挣扎着起身,拽着Thomas的衣角,摸到了枪。

“永别了,Tommy。”Newt努力扯出一个微笑。

 

砰——

 

血溅了Thomas一身,他扑了上去,使劲摇着Newt的身体。

“Newt!Newt!”他叫着Newt的名字。可无论再怎么叫,Newt也不会回应他了。Thomas把头抵在了Newt的胸口上。

 

明明刚刚还吻了自己的人,现在已经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

 

Thomas想哭,却哭不出来,他感觉自己像被人捂住了嘴,喘不上气,心里有一块石头在压着他。

他抱着Newt。

 

一个小时。

 

两个小时。

 

他记得自己最后好像是被Minho拖着回去的,Teresa仿佛在焦急的问着自己什么。

可是他听不清,也看不清。

他只能闻到自己身上的血腥味——那是Newt的血。

 

Thomas盯着屋顶,不一会儿Minho拿着食物进来了。

“吃点吧,Thomas。”

Thomas没有回应他。

Minho叹了口气,“我知道你不好受,我也知道你对Newt的感情,可我们不能放弃。”见Thomas还不说话,他有些急了,“难道你想让所有人都变成Newt那样吗?!”

Thomas翻身背对着Minho,“你说的对,我们是不应该放弃。可我现在想一个人静静。”

 

感谢上帝,他终于肯说话了。

 

Minho如释重负,叮嘱Thomas一句记得吃饭,然后就出去了。

 

“怎么样?”Minho刚出来,Gally就带着一群人过来问他。

Minho摇摇头,“他说他想一个人静静。”

“哦,不会吧!”

“这么可能?!”

一些类似这样的抱怨在人群中传开,显然也传到了Minho的耳朵里。

这时有一个稚嫩的声音格外清晰,“那我们会放弃吗?”

“不,不会。”Minho几乎瞬间回答,“我们永远都不会说放弃。”

 

tbc.

Thooomas.

【LDF4】×【霍格沃茨】Chapter 5 禁林之旅

中秋节快乐

咱今个去禁林晃晃

暴扣!

——分割线——

BGM:Harry Potter

出场人物:LDF4  Peter  伏地魔三世Tiffany


   "3,2,1,okay."他带上刚熬制好的归还汤准备去和Peter会合.这惊醒了三个室友.

   "你要去哪."临床的Freddie最先爬了起来,Asa接着问谁和他去."Peter Malfoy.除了他还有谁?难不成是你们?"Thomas只是冷笑了一下,随后走出房间....


中秋节快乐

咱今个去禁林晃晃

暴扣!

——分割线——

BGM:Harry Potter

出场人物:LDF4  Peter  伏地魔三世Tiffany


   "3,2,1,okay."他带上刚熬制好的归还汤准备去和Peter会合.这惊醒了三个室友.

   "你要去哪."临床的Freddie最先爬了起来,Asa接着问谁和他去."Peter Malfoy.除了他还有谁?难不成是你们?"Thomas只是冷笑了一下,随后走出房间.

   "他有这么高冷过吗?"还躲在被子里的Tom问.

   "这还真第一次见他这样."和他从小玩到大的男孩摇了摇头.


   两个孩子同时到了打人柳下."喝掉它."Thomas把手中这杯归还汤递给长着猫耳朵的男孩.

   "Woops!"男孩吐了出来,看着美味的汤喝起来却如同牛粪一样.

   "好东西,走吧."另一个男孩提起灯先走进了禁林,那里晚上的生物可怕到无法想象.

   "Peter?"他说.

   "我在."紧紧拽着Thomas衣服的男孩回答.

   "你知道吗,晚上这林子里面狼人蜘蛛蛇蝎人马..."Thomas环顾四周,对躲在他身后的孩子说.

   "我知道我知道,你再说这些东西,他们就来了."他揪衣服揪得更紧了.打头阵的男孩停下脚步,掏出魔杖对着自己和那个胆小鬼施咒:"低声细语."Peter很不解,男孩也看出了他的疑惑,"看前面,寂静精灵的栖息处,所有超过一分贝的声音都会惊醒她们.一旦这样,她们尖叫起来可比曼德拉草还厉害."

   "你带扫帚了吗?"他问.

   "扫帚?谁出来带这个东西."Peter小心翼翼地说.

   "行吧,那祈祷我们不会惊醒她们."

   悄无声息的走过那个寂静岭,迎接他们的必是一群蟒蛇."这下本家来了."斯莱特林的那个新学员看了看自己的院徽,哭丧着脸抬头看着悬挂在树枝上的蟒蛇.

   "你会爬说语吗?"Thomas回头看他."不是一直自称斯莱特林伟大传人吗?"

   "不清楚,但是我爸教过我用眼睛和蛇交流."Peter回答.

   "足够了.羽加迪姆勒维奥萨"格兰芬多的孩子用魔杖对着一只蛇挥了挥,那只蛇久久没从空中下来.另一边的Peter正聚精会神的盯着一条蟒蛇的眼睛,那条蛇像是中了邪一般,停止吐舌示威,睁大眼睛停在了空中."Great!"他笑着看向Thomas.

   "我想到了一招,还记得刚学的那个咒语吗我的朋友?"男孩棕色的眼睛告诉他有一个绝顶的好办法.

   "统统石化!"他们很有默契,同时将魔杖指向两边的蟒蛇.瞬间,所有凶恶的那些挂在树上的东西被石化而从树上掉了下来.

   

   "应该是这."Thomas停下匆忙的脚步.而这时Peter却有点疑惑也有点犹豫"你说你是和你那三个朋友还有我一起在这里遭到攻击.那么...那三个?你应该懂我的意思."

   "We're here!"一个奶气的声音从他们背后传来,一个棕发男孩天真地笑着,身旁是两个自带蓝眸的孩子.

   "Freddie?"提着灯的Thomas眼睛最先定格在他最好的朋友身上.

   "Hm,现在齐了."被点到名的他踢了一下大嘴巴Tom.

   "Spider找到了你的隐形斗篷."Asa补充.

   "快看!"Peter指向大家前方山丘上的一些人马.

   "YELLOW!"他们愤怒的叫着.疏忽掉自己头发颜色的那两个孩子很是不解.他们其中一个遏止其他人马的大声叫喊,这个自称叫诺里的人马走向Thomas,而小家伙早有防备心理,本能的向后退了一步.

   "你不该来这."诺里说.

   "可我还是来了,况且Asa占卜到你们袭击我们."他回答.

   "这不可能,Thomas.我们绝对不会伤害你."诺里毫不犹豫地念出小Thomas的名字.

   "你知道我名字?"

   "Yep."

   "你怎么知道的?"

   "你母亲救过我们,你跟你母亲长得真像.特别是眼睛和认真的眼神."

   "你认识我妈妈?"

   "当然,她是我见过最伟大的巫师."

   "谢谢."

   "你不是说过人马会袭击我们吗?"Malfoy小少爷打断了对话,"他现在跟你谈这些,难道不是计谋?"

   "不要相信这愚蠢的鬼话."Asa附和道.

   "离早上不远了,女孩呢?"Tom也问道.

   Thomas看了看朋友们,又转头看向面前的人马.诺里正用一只手抚摸他的脸颊."你的眼睛真像你妈妈...和小时候一模一样."

   "小时候?"他皱了皱眉.这是沉默已久的Freddie突然对Thomas吼着:"别看他眼睛!"男孩立即挣脱他,掏出魔杖对着他.

   诺里的眼睛从绿色变成黑色,恢复了原型.是一个女孩,这个女孩就是Asa看到的那个,她穿着黑斗篷.

   "她不是诺里!"一个人马大叫着,所有的人马又向他们冲了过来.女孩长得很清秀,睫毛长的显而易见,黑色的眼眸透出一股渗人的味道,是那么高傲而冷淡无光,她用修长的手放下斗篷带有的帽子.

   "你可真好看啊,Mr.Sangster."女孩露出一个笑容,当然看上去就像个有怨气的幽灵.他不用魔杖就将身后袭击的人马击倒在地,是一种特殊的魔法.Thomas愣在原地,不解的问:"我们见过吗?"

   她看了眼Peter,又看了看他:"嗯,小时候.当我们都是baby."她如同幽灵般飘到Peter面前,绕着他转了一会,打量着."爷爷忠诚的食死徒的儿子?哦,还不是食死徒,谁叫他背叛了爷爷?坏种."她丢下一句冷冰冰的话.

   "You know who."Peter仇视般的看着女孩.

   "确切的讲,我是第三代."女孩迷人的勾了勾嘴角."Christmas is coming."

   月圆之时已过,她就此消失,在Thomas手上留下了一个印记.

   鹿角.


   To be continued...

   中秋快乐!!!!

啵啵唧唧歪歪嘎嘎

「伦敦F4」moon cake

-伦敦F4馅的月饼

-occ预警❗❗❗

☁☁☁☁🌕🐇☁☁☁☁

Thomas Sangster

Thomas是冰皮月饼,虽然看起来冷冷的,但是馅却是甜甜的草莓味

Freddie Highmore

Freddie是红豆沙味的,甜甜的,软糯糯的,不甜不要钱哦~

Tom Holland

Tom是哈密瓜味的,香香甜甜的,看着他,总会想起夏天清凉的风

Asa Butterfield

Asa是莲蓉蛋黄馅的月饼,甜甜的莲蓉,和咸咸的蛋黄,你喜欢的样子他都有

-大家喜欢哪个馅的呢?

-中秋节快乐啊❤

-伦敦F4馅的月饼

-occ预警❗❗❗

☁☁☁☁🌕🐇☁☁☁☁

Thomas Sangster

Thomas是冰皮月饼,虽然看起来冷冷的,但是馅却是甜甜的草莓味

Freddie Highmore

Freddie是红豆沙味的,甜甜的,软糯糯的,不甜不要钱哦~

Tom Holland

Tom是哈密瓜味的,香香甜甜的,看着他,总会想起夏天清凉的风

Asa Butterfield

Asa是莲蓉蛋黄馅的月饼,甜甜的莲蓉,和咸咸的蛋黄,你喜欢的样子他都有

-大家喜欢哪个馅的呢?

-中秋节快乐啊❤

&Feather。

【伦敦F4】总之,这次Freddie是真的生气了

1.

所有乐队成员都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

Tom不安的抿紧嘴唇抬头看了看Highmore随后又立即把棕色脑袋低下去,一双焦糖色始终盯着自己的普蓝色帆布鞋不敢和面前青年对视。Asa也好不到哪里去,心虚攥紧手中的游戏手柄,时不时悄悄瞥一眼前方电视屏幕上被迫挂机的游戏,内心暗自祈祷队友不要把自己举报了。Thomas难得有了几分担忧的心情,青年英气的眉毛微微拧起,抬手刚想替自己点一根烟却又被Freddie的目光瞪得收回了去拿打火机的手,并且咳了咳掩饰自己被Freddie抓个现行的尴尬。

总之,这次Freddie是真的生气了。

 2.

老实说,谁也不知道这次最后惹Freddie大发雷...

1.

所有乐队成员都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

Tom不安的抿紧嘴唇抬头看了看Highmore随后又立即把棕色脑袋低下去,一双焦糖色始终盯着自己的普蓝色帆布鞋不敢和面前青年对视。Asa也好不到哪里去,心虚攥紧手中的游戏手柄,时不时悄悄瞥一眼前方电视屏幕上被迫挂机的游戏,内心暗自祈祷队友不要把自己举报了。Thomas难得有了几分担忧的心情,青年英气的眉毛微微拧起,抬手刚想替自己点一根烟却又被Freddie的目光瞪得收回了去拿打火机的手,并且咳了咳掩饰自己被Freddie抓个现行的尴尬。

总之,这次Freddie是真的生气了。

 2.

老实说,谁也不知道这次最后惹Freddie大发雷霆的原因是什么。

“一定是因为Tom又穿着帆布鞋在家里到处跑!”Asa看着Tom脚上的匡威笃定的想着。

 “Asa这小子又熬夜打游戏了?”Thomas皱眉瞥了眼Asa手中的游戏机。

“哈,我知道了,Thomas在家里吸烟被抓住了!”Tom看向桌上的打火机若有所思的眯起眼睛。

 而Freddie十分不乐意自己的队员忽视自己而思想开起了小差,青年屈指在桌子上使劲敲了敲让各怀心事的三个人回过神来好听他说话,语气是严肃并且带着些怒意的。

“是谁用我的ins随意发我的生活照?”

 闻言三个人都傻眼了。

 

3.

这件事不应该是谁,而应该,哪些人。

 众所周知,London F4中队长Freddie Highmore是一个极其不喜欢用社交软件的人,俗称“老古董”,对于这件事情一直是粉丝们的遗憾,纷纷表示“我们也想看看平时的海默小天使”,于是就在不久之前,经纪人十分严肃的和三位成员进行了一次谈话。

“……你们知道的,如果Highmore可以稍微透露一些他的生活情况,会很有帮助。”

经纪人无助地捂住自己的脑袋。

 “拜托你们了!”

 所以关于Freddie的生活更新就成了三个成员的新任务。

 

4.

 ……可三个人怎么会想到Freddie会对这件事情意见那么大!!!

 “……Freddie,抱歉,我们只是想帮上点什么。”Thomas冷静开口,抬眸对上Freddie的眼睛。

“我并没有怪你们的意思,但是至少应该和我商量一下。”Freddie叹了口气,把手摊开以示自己的无奈。

 “那还不是因为你像个原始人一样拒绝网络……”Asa嘟嘟囔囔的小声抱怨,这段时间Freddie ins上的文案几乎都是他想的,他表示这已经消耗了他所有的文学细胞。

“……”Tom难得没有开口辩解什么,反而委屈的抬眸看着Freddie,眼里写满了“我们也很辛苦啊,你知道每天得趁你不注意拍下点什么日常来发Ins也太难了吧!”

 这回换Freddie沉默了。

 

5.

好吧,也许我应该尝试一下那些社交软件。

 Freddie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机长叹一口气,不习惯的打开前置摄像头,看了看三脸懵逼的成员,他故作轻松的耸肩。

 “我总不能一直让你们帮我更新Ins不是吗?”

正在三个人完全不知所措的时候,所有人的手机都响起了消息提示音。

 

6.

LondonF4_FH:

【图片】

4,818,570次赞
LondonF4_FH:We should have a nice day today,shall we?#LondonF4 #Freddie Highmore
共1,232,547条评论
LondonF4_TS:……Am I dreaming?
LondonF4_TH:Cooooooool!!🤣🤣I do hope we can take more pictures !
LondonF4_AB:Great,but I think I looks so fat in your picture……

 

7.

今天也是和谐快乐的LondonF4呢。

经纪人一边翻看着Ins一边欣慰的点点头。

 

——END——

螢_Hotaru.Ying

【Dylmas重聚!?】

深夜看到消息驚醒!

新消息!!

Dylan人現在正在英國倫敦!

然後英國有個粉絲(P1這位粉絲)在倫敦的同一個地點和相近的時間分別碰到小桑和Dylan!

感覺兩人很可能是約在那個地點附近見面,因為那個粉絲在非常相近的時間內在那個地點附近分別遇到兩人,在商場附近跟桑合照,然後在接近該地點的地鐵站的自動扶梯上遇到Dylan (那粉絲說他在自動扶梯看見Dylan對他招手,結果Dylan看了他一眼後就快步往自動扶梯上爬😂)

目前沒有兩人同框照,但個人覺得距離都這麼近了肯定是有碰面的(可能躲哪裡幽會去了?2333),他們曾在採訪裡說過只要到對方國家一定會找對方,或...

【Dylmas重聚!?】

深夜看到消息驚醒!

新消息!!

Dylan人現在正在英國倫敦!

然後英國有個粉絲(P1這位粉絲)在倫敦的同一個地點和相近的時間分別碰到小桑和Dylan!

感覺兩人很可能是約在那個地點附近見面,因為那個粉絲在非常相近的時間內在那個地點附近分別遇到兩人,在商場附近跟桑合照,然後在接近該地點的地鐵站的自動扶梯上遇到Dylan (那粉絲說他在自動扶梯看見Dylan對他招手,結果Dylan看了他一眼後就快步往自動扶梯上爬😂)

目前沒有兩人同框照,但個人覺得距離都這麼近了肯定是有碰面的(可能躲哪裡幽會去了?2333),他們曾在採訪裡說過只要到對方國家一定會找對方,或甚至會住在對方家裡,所以相信他們是有在一起相聚的!(拜託英國的粉絲們努力偶遇啊啊啊!!)

補充:那位粉絲說是在倫敦的soho區碰見桑和桑合照,然後在Leicester Square(廣場)的地鐵站碰到Dylan,剛剛搜了地圖以及跟微博上人正在英國的太太確認過了,兩個地點走路距離大概只要三分鐘!!

Thooomas.

【Sangster x Highmore】Best Friend

先给大家推荐一首歌Valder Fields 单曲循环不知道多少遍了1551真的仙.

这篇短篇HE还是BE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我太难了被学习附身了已经.

我可爱的后桌说这是HE,所以你们康康到底是啥.

荷兰傻在开头就客串海默的学生hmm

—————正文 正文 正文 接住 接住 接住—————

   "诶诶听说了吗!Highmore老师有一个混社会的朋友诶!学校都要传疯了,听说长的巨帅!"Tom挽住他那个低头打游戏的眼镜男孩纤细的手臂.

   "...

先给大家推荐一首歌Valder Fields 单曲循环不知道多少遍了1551真的仙.

这篇短篇HE还是BE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我太难了被学习附身了已经.

我可爱的后桌说这是HE,所以你们康康到底是啥.

荷兰傻在开头就客串海默的学生hmm

—————正文 正文 正文 接住 接住 接住—————

   "诶诶听说了吗!Highmore老师有一个混社会的朋友诶!学校都要传疯了,听说长的巨帅!"Tom挽住他那个低头打游戏的眼镜男孩纤细的手臂.

   "看到了,貌似比教授年轻,还是挺帅的,不过...没有你好看啊."Asa抬起头在那个男孩的眼睛下方吻了一下.

   Freddie像往常一样和同学们一起放学,剑桥大学总是迎着黄昏才打下课铃.他是学校最年轻的教授,也是英国难得的精英教授,仅27岁就获得了众多奖项.

   他今天下午听到自己的同学们一直谈论着那个接他下班的朋友,虽然他知道那个比他大两岁却显得很年轻的童颜大神并不是混社会的.可无论怎么看,手上拿着烟,戴着黑墨镜,倚在校门墙边,吐着烟气一脸厌世的看向天空.这种人,谁第一眼不会认为是混社会的.当然,这个大男孩放松下皱紧的眉头,在阳光下歪头微微一笑,谁不会怦然心动.

   他就是这样喜欢上他的.

   "F-RE-DDIE—"这个等候已久的金发大男孩叼着烟,双手插在裤口袋里,看见Freddie愣是站在原地不出校门则失去耐心,故意拖长声音喊他的名字.

   他反应过来,走出校门埋怨道:"Thomas,别大声喊我的名字,这里是学校."

   这个叫Thomas Sangster的奔三大哥哥做出一个好吧的表情,心不在焉的和Freddie走在伦敦街头上.

   "你的机车呢?"深色蓝眸男孩打破了沉默,他们从小打到大所以之前不存在尴尬这个词.

   "今天没带机车,我开我的车来的."他依旧叼着烟,丝毫没注意到他那朋友正在打量他,"最近有点闷啊,一起去泰晤士河转转吧."

   "好.

   声音的主人并没有在语气上带着兴奋之情,但心中早乐开了花,和自己喜欢的人去充满浪漫风情的伦敦泰晤士河是件多么美好的事啊.

   况且,Thomas最近才从美国回来,他们已经快两年没见了.

   

   Thomas是乐队的贝斯手,这个乐队两年来四处奔波,动不动就换个国家表演,金发男孩早就习惯了.另外,他至今没有女朋友的原因是,多场约会都被他找各种理由推辞了,原因是那些女孩们长的一点也不有特色.不都一样嘛,他经常想.

   "给,酒."刚刚到达河边,男孩从车中拿出了两瓶鸡尾酒.

   "你不怕我喝醉吗?"剑桥的教授先生接过这瓶和他眼睛一样色彩的酒.

   Thomas只是笑了一下,打开手中的瓶子就喝了起来.摘掉墨镜的他在黄昏下睫毛显得特别长.他当然没忘却两年前自己给Freddie灌了一瓶鸡尾酒,让他这个朋友耍了一晚上酒疯.

   

   没想到,酒量比上次更差了.不到半瓶下肚后,Freddie面色通红,他已经不会自己组织语言.

   

   他们是同居室友.Thomas几乎是把一路上耍酒疯的年轻教授扛回家的.

   他帮眼前这个酒量极差的男人脱下外套,松了领带,将他安顿在床上后才舒下一口气."你都吃了什么啊,怎么比我还重."(我:wdnmd你瘦成骷髅了弱智)

   他正准备回自己的卧室,床上这个人拉住了他的衣角,像醒着又像没醒一样喃喃了几句.

   "Thomas?"

   "Uh?"他转过头.

   "我好喜欢你."

   突然听到这句话,他愣住了.什么啊...头一回被别人表白却这样的不知所措,难道不是久经表白沙场的百万少女迷吗.

   "我真的好喜欢你."Freddie迷迷糊糊的,稍微张开了眼睛.

   Thomas蹲在他床边,瘦长而又温暖的手抚摸着侧躺在床上的这个醉酒男孩柔顺的头发.

   "我们是最好的朋友,不是吗?你喝醉了."他微微笑了一下,便站了起来,为那个教书先生关了房间暗淡的灯,"晚安."

   就此熟睡过去,早上起来Freddie什么也记不得,只想起自己的那段羞涩而又幼稚的告白.糗大了.他想.他不知道如何面对拒绝自己的人.

   穿好衣服,他怀着忐忑的心情走下楼,看见Thomas坐在客厅旁靠窗的小白圆桌边白椅子上,一如既往的品尝着他最爱的卡布奇诺.衣服也是他最喜欢的黑色毛衣里夹着领子是松绿色的衬衫,配的还是那条牛仔裤,看的还是他最爱看的报纸.

   Freddie做了一个令人难以察觉的深呼吸.正对面的那个男孩注意到他站在那里,看向他给出一个浅浅的微笑.

   "早上好啊,Thomas."他鼓起勇气说出了这天的开场白.

   "Good morning,my best friend."眼前这个混社会的朋友用正宗的伦敦腔说完后半句时,皱了皱略带笑意的眉毛.

   还好...他想.

   The end

洛筱璇.

#一个脑洞拼图

-four multiply four.

-万物皆可四学院系列。

Tom Holland-Gryfinndor

Asa Butterfield-Ravenclaw

Freddie Highmore-Huffpuff

Thomas Sangster-Slytherin

欢迎抱图,禁抹水印。

————————分割线————————

设定和演员本身性格并没有什么关系,就是个调子与感觉罢了。

底图的话,大部分是之前各地存的网图,小部分是自己截的。为了防止侵权,特意没有选太太们调过的图,但还是说明侵删致歉!

但所有的底图,包括所有的背景图,我都是一张一张的调过色的,...

#一个脑洞拼图

-four multiply four.

-万物皆可四学院系列。

Tom Holland-Gryfinndor

Asa Butterfield-Ravenclaw

Freddie Highmore-Huffpuff

Thomas Sangster-Slytherin


欢迎抱图,禁抹水印。

————————分割线————————

设定和演员本身性格并没有什么关系,就是个调子与感觉罢了。

底图的话,大部分是之前各地存的网图,小部分是自己截的。为了防止侵权,特意没有选太太们调过的图,但还是说明侵删致歉!

但所有的底图,包括所有的背景图,我都是一张一张的调过色的,不然你以为这个色调真的这么一致啊(……)

以上,我永远爱他们四个。

5745
我真的入坑太晚了!!他怎么这么...

我真的入坑太晚了!!他怎么这么好看!!!

我真的入坑太晚了!!他怎么这么好看!!!

Thooomas.

【LDF4】×【霍格沃茨】Chapter 4 疯狂的人马

有点迟了呐.因为最近一直在写作业1551

BGM:Harry Potter

出场人物:LDF4 费伦泽 Peter 麦格 海格 

(里面有提到的吉他声是在上一篇番外里的哦.我是欧美圈女孩,所以文章里随时会携带一些英文,谢谢配合)


   万圣节总是在圣诞节前,今年的霍格沃茨大厅小道中都被魔法装饰上南瓜和其他美丽的小玩意.

   "那边怎么回事?"Thomas指着一群不知在围观什么的学生.

   "人马,猫头鹰送不了信,他们安排人马乔装成人类送...

有点迟了呐.因为最近一直在写作业1551

BGM:Harry Potter

出场人物:LDF4 费伦泽 Peter 麦格 海格 

(里面有提到的吉他声是在上一篇番外里的哦.我是欧美圈女孩,所以文章里随时会携带一些英文,谢谢配合)


   万圣节总是在圣诞节前,今年的霍格沃茨大厅小道中都被魔法装饰上南瓜和其他美丽的小玩意.

   "那边怎么回事?"Thomas指着一群不知在围观什么的学生.

   "人马,猫头鹰送不了信,他们安排人马乔装成人类送信.现在可不,这事闹大了.估计很难应付吧."永远低着头看书的Freddie回答.

  

   "好了同学们,将你们的双手放在水晶球上.闭上眼睛,集中注意力,说说你们都看到了什么."占卜课的人马老师费伦泽正在授课.

   Asa一脸没劲,他最讨厌的就是占卜课."你们信这套?"

   "那也先完成任务再说."Tom把双手放到水晶球上."好吧,我只看到了食物,哦不.Spider真是我的噩梦之源."

   "你呢?"趴在桌上的Asa对Tom的食物并不感兴趣,扭头问旁边的那个学霸.

   "你还是别问我了,全关于魔药和魔咒."Freddie睁开双眼,将手从晶莹剔透的水晶球上拿下来.

   Tom感慨着:"不亏是学院第一."

   "我想我看到的不是真的."皱着眉的那个小家伙刚摸到球就立马把手收了回来."它告诉我我受女生追捧,后面是一群眼冒爱心的女生一直追着我.哦不,这是我见过最恐怖的事情."

   "可不,你周围全是这样的女生."Asa打趣,另外两个也忍不住笑出声来.

   Thomas环顾四周发现所有一起上课的女生都痴痴地望着他,他显得很不耐烦:"她们父母没告诉过一直盯着别人很不礼貌吗?"

   "果然Thomas看不上这些平凡的女生."学霸朋友笑了笑,却被他瞪了回去.

   "你也试试."Tom用手肘推了推旁边的那个想睡觉的同学.Asa妥协了,他合上双眸,双手放在水晶球上,好一会没睁开眼,也没有说话,只是眉头紧皱.

   "Mr.Butterfield?"费伦泽教授叫醒了他,"你看到了什么?"

   他缓过神来,回答:"不,没有教授.只是看到我的小老鼠把宿舍弄得一团糟."

   "那你赶快回宿舍看看吧,孩子们,这节课结束了!"教授宣布下课.四个男孩走在返回友谊厅的路上,摸着水晶球差点睡着的那个男孩看了看四周,说:"我想我没看到什么好东西."

   "能有什么不好的."最天真的Tom把所有事情都想得很美好.

   "人马在攻击,一个女孩帮助了我们."Asa努力回忆.

   "女孩?"可怜的Thomas经过那次占卜,恐怕吓出了阴影.

   "这可能还真跟你有关,Thomas.但是我忘了后面发生了什么,像是什么东西消除了我的记忆似的."他感到很抱歉.

   "这可不是好征兆,是以你的角度吗?"Freddie问.

   "是的,而且我看到了不止我们四个,还有Malfoy."Asa看了看四个人,叹了一口气,又说,"在禁林."

   "可我到现在,除了我的妹妹可真没什么认识的女孩了."对无聊的女生有恐惧症的Thomas摇了摇头.

   Malfoy和一行人迎面走来,"你好啊,摸水晶球睡着了的阿傻先生."周围响起一阵笑声.

   "我们为什么要和Malfoy一起去禁林?"Tom特别不理解怎么会和仇家一起去那么恐怖的地方.

   "我们当时绝对是昏了头才和这个idiot一起去那."Freddie为朋友打抱不平.

   "不过我觉得阿傻这个名字很到位."Asa的好兄弟Tom笑说.Asa瞥了他一眼.

   Thomas并没理会他们的说笑,他带着他们一起去了图书馆.


   "这里没有人马攻击之类的防御书."这个孩子几乎翻遍了整个图书馆.

   "它们都在禁书区,我已经说过很多遍了."做事没有耐心的阿傻先生对禁书区很了解.

   "防御类的书怎么会在禁书区,这跟黑魔法有关系吗?"继续翻着书的Thomas反驳道.

   "因为人马一般是不会攻击我们的."Tom倚在书架上.

   "你还是别找了吧,我们也不会跟你一起去禁林的."带着学院第一称号的男孩说.Thomas失去了最后一个好朋友的支持,他停下手,盯着三个男孩,皱眉下的棕瞳认真而又让人生畏,他走出图书馆.愣住的那三个小家伙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

   整个下午Thomas都心不在焉,他又在想鬼点子去禁林,尽管现在他的朋友都不想陪他去.Thomas的脾气有点古怪,他强迫性的神经质使自己和他们有了分歧.

   "Okay Thomas.现在只有你自己了."他在过道上漫无目的的行走,重重的脚步声倾诉了他的烦躁.校园里又想起了诡异的吉他声,这是这周第三次响起."Can't you stop?Mr.Guitar."

   "Oh,Mr.Sangster.吉他声很美妙,你很像那个弹奏的男孩.请不要对他大吼大叫."麦格教授对急躁的Thomas说,随后又匆匆离去.

   "Hmm...All right.现在连你亲爱的麦格教授也不可靠了."他摇了摇头,往海格的小屋走去.

   他用力敲打着木门,似乎把所有无奈和愤怒都倾注在上面,海格开了门."你今天这是怎么了?"

   "没有人帮我了.我需要你,海格."他用真挚而又带着一点委屈的眼睛看着眼前的混血巨人.

   "Um...那你需要我什么?"海格坐在沙发上.

   "遇到人马的攻击,该怎么防御."Thomas依旧是皱着眉.

   "孩子,人马一般是不会攻击人类的,你不用知道这些."他说."但...""海格!!!"他们的对话被一阵猛烈的敲门声打断了.

   "救救他,拜托了教授."是Peter,那个背上有着罪名的孩子抱着猫头鹰,泪水装饰了他稚嫩白净的脸.

   "不要哭,我亲爱的Peter,他会好起来的.全校的猫头鹰都遭受黑魔法的袭击,马上就会好起来的."海格接过病弱的猫头鹰.

   "今天真的是倒了大霉才遇到你."Thomas又开始抱怨.可是Peter只顾着哭什么都没有说.

   "Fine,I'm sorry."小家伙对他的仇家表示歉意,而海格催促着他们回去,两个孩子半路上没有讲话,难得沉默的Thomas又蹦出一个想法.

   "Malfoy."他说,"你想和我一起去冒个险吗?"

   "冒险?什么冒险?"Peter停下脚步.

   "Asa在占卜课上看不到我们在禁林."

   "阿傻先生没睡着啊.跟我有关系吗?"

   "重要的是我们当时还跟你在一起.现在我的那几位朋友都不同意和我一起去禁林."

   "哦是吗."

   "你也知道你背上了什么罪名吧,你的朋友也在离你而去,不是吗?相信我,我们一起去禁林."

   "我为什么要相信你..."他还在逞强,"几点?"

   Thomas瞬间扬起一抹明媚的笑,"九点."

   "Hm...我觉得我们应该去图书馆查一些资料."Peter提议."你怎么知道我没朋友了?"

   "你早上还有几个小跟班,这才下午全都不跟着你了."Thomas露出无所不知的表情,"我们,其实可以成为朋友."

  

   两个孩子来到图书馆,正好那三个孩子也在.

   "Thomas?Malfoy?"最先看到他们的Tom小声惊呼.

   "你眼花了."Freddie笑着摇摇头.

   "不,他没有眼花.这两仇人在找书,一起的."后抬起头的Asa睁大眼睛.

   这两个所谓要成为朋友的小家伙在寻找一切关于人马的书.

   "这么多本书难道没一本有用吗?"Peter爬上爬下的累坏了,他捋了捋头发.

   "怕是没有."Thomas在梯子上翻着一本厚厚的书."哦可以了,看来所有书都要翻一遍,在这里."他从梯子上下来.

   "《关于人马》...这么厚?"Peter也皱了皱眉.

   "比起魔药书,这个算薄了."一个强大的魔药学年级第一漫不经心的回答.

   "Hmm...我终于知道为什么我总是千年老二了."另一个孩子作为魔药学年级第二,现在终于知道了原因.

   "看,在这里."他找到了有用信息."人马并不会主动攻击人类,除非做了一些激怒他们的行为,例如侵犯领土,给他们看金黄色.当然,一些和善的人马是不会攻击人类的."

   "和善?他们说所有人马都是和善的.."彼得小少爷无奈的打断.

   "听好了,我们都要记住这一段,对付人马只有一招:对他们念出咒语'Christmas is coming.'"Thomas读完了.

   "Christmas is coming?这算哪门子咒语."这个小少爷都快把自己的淡黄色头发挠没了.而此时另一位金发少年从衣内口袋掏出魔杖,突然对着Peter.

   "等,等一下."他还没反应过来.

   "Christmas is coming!"施咒的小家伙期待会发生什么,结果意外地不同,小少爷的头上冒出两个和他头发颜色一样的猫耳朵.

   "我感觉我头上长出了什么东西."他摸索着.

   "猫耳朵,让我看看解除咒."Thomas并没有笑他,"好吧,我没看完,这种咒语施在人类身上只会长出猫耳朵,而人马则会变得和猫一样乖,解除咒:无.只能熬制归还汤才方可还原.行吧,这次是我错了..."

   "Fine.Now,I need a hat.I don't like the cat's ears on my head!"长了猫耳朵的Peter少爷一脸嫌弃.


   To be continued...

   马上要开学啦...真是个悲桑的故事,希望大家继续支持,我会尽量勤更的.

   幼儿园文笔见谅啦.

   (成堆的作业要把我的手写废掉)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