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Thor视角

2浏览    1参与
克罗特要做鸽谭里最靓的咕(简称罗咕???

{短篇锤基}I HAVE A BROTHER:The Way By The God Thor.

我有一个弟弟,

他小小的,软软的,

有着短短的柔柔的黑发,

一对翡翠色的眼眸里,

只有我金色的头发

和蓝色的瞳孔。

我的弟弟啊,

他喜欢恶作剧,

变成我最喜欢的绿色小蛇,

嘶嘶嘶地游到我的面前,

嘶嘶嘶地钻进我的怀里,

嘶嘶嘶地在我半长发间嬉戏。

然后,

找准机会,

狠狠地,狠狠地,

一口咬在我最柔软的腰间,

然后他大刺刺地在我面前变回原型,

带着有些凌乱的一身金绿色战袍

和一脸得逞后幸灾乐祸的坏笑,

用最清脆的无辜的嗓音,

嘲笑着——

“嘿,我最亲爱的哥哥,”

“是什么让你变得如此狼狈,”

“是什么让你看上去如此愚蠢?”

可我又能怎么样呢?...

我有一个弟弟,

他小小的,软软的,

有着短短的柔柔的黑发,

一对翡翠色的眼眸里,

只有我金色的头发

和蓝色的瞳孔。

我的弟弟啊,

他喜欢恶作剧,

变成我最喜欢的绿色小蛇,

嘶嘶嘶地游到我的面前,

嘶嘶嘶地钻进我的怀里,

嘶嘶嘶地在我半长发间嬉戏。

然后,

找准机会,

狠狠地,狠狠地,

一口咬在我最柔软的腰间,

然后他大刺刺地在我面前变回原型,

带着有些凌乱的一身金绿色战袍

和一脸得逞后幸灾乐祸的坏笑,

用最清脆的无辜的嗓音,

嘲笑着——

“嘿,我最亲爱的哥哥,”

“是什么让你变得如此狼狈,”

“是什么让你看上去如此愚蠢?”

可我又能怎么样呢?

还不是选择像哥哥般把他原谅。

然后,弟弟总会撇一撇嘴,

一边抱怨着我的愚蠢和不知道躲避,

一边拉着我的臂弯,

回到仙宫里去,

找母亲要全阿斯加徳最好的疗伤药。

那个时候啊,

我总是任由着弟弟别扭地拉住手,

一边露出弟弟最不屑却又最喜欢的傻笑。 


我有一个弟弟,

他温温的,静静的,

喜欢坐在金碧辉煌的大殿里

最高耸的塔楼上

最靠近天空的那扇

镶了金边的落地窗前,

捧着母亲今天教导他的功课,

拿着墨绿色的高档羽毛笔,

唰唰唰地写下一行又一行

我连看都很难看懂的古魔文。

而我呢?

总会自以为静悄悄地

蹑手蹑脚地

小跑着来到他身后,

确定没被他发现后,

一巴掌

狠狠地

拍到他肩上,

用最热情最亲切的语气喊一句:

“嘿,兄弟!”

等到手掌穿过了破碎的墨绿色光晕,

才发现

原来只是最为低级的幻术,

却被我这狡猾的弟弟

运用得炉火纯青。

他本人在这时总会忽然

从我身后冒出一个头来,

把精致的下巴搁在

我佩戴了闪耀铠甲的肩头,

一对翡翠色的眸子里

满满的

都是好看的星星。

我总会托住他的下颌,

把他带到身边,

制止这种亲密的行为,

然后在他亮闪闪的委屈泪光中,

一把把他拉进怀里,

用一种更亲密了多的姿势。

我们笑闹着,

他会用小猫般的白皙的拳头

一下一下地捶在我的胸口,

我会用比他大了多了的手掌

把他按在胸前没有尖锐铁皮的地方。

我们有时也会玩“得救”的游戏,

我将他的手臂挂在自己颈间,

满足于他半个身体的依赖,

莫名的对他过轻的体重感到些许不满。 


我有一个弟弟,

他淡淡的,坏坏的,

曾为了好玩剃掉了西芙漂亮的金发,

差点因为一个过了火的恶作剧

杀死全阿斯加德唯一的光明之神巴德尔。

我的弟弟啊,

他清浅的表象终于

被罪恶的现实

彻底击垮。

我依稀能够回忆起

他怂恿我去约顿海姆却意外发现

——哦,我是个冰霜巨人时,

僵直的躯体,

和失去了往日狡黠神采的面庞。

我看见过他纯粹的晶莹的

碧绿色的瞳仁里染上

原本最不应该沉淀在他身畔的

温柔的深沉的

却又痛苦的绝望,

也曾欣赏他握着金色的权杖

试图击垮我时宁愿颤抖

也不愿意服软的双手。

我凝望过他终于化为青白的

象征着死亡的脸色与失去了魔法掩盖

而暴露在空气中的

泛着幽幽蓝光的皮肤,

也眺望过他通透得像鲜血一样耀眼

却使我恨不得泪流满面的

至死也未曾阖上的眼帘。 


(笑声)

我将他的尸体留在了他死去的地方,

那是因为我从小并不相信的

现在却不得已轻声祈求的

一个阿斯加德英灵殿里传出的

最古老的传说。

不管是阿斯加德土生土长的阿萨神族

还是从其他水土迁移或游玩来的其他种群,

只要在阿斯加德生活了百年,

喝了阿斯加德百年的纯净的泉水,

食了阿斯加德百年的热情的佳肴,

在死的那日将尸体留在离世的地方,

英灵殿的看守就会降临,

引导着失去方向的没有依靠的孤独的灵魂

前往阿斯加德最最高贵也最最神圣的英灵殿,

供万神敬仰。

嘘!可别忘了。

一定不能随便移动尸体呀,

也别在尸体边喊太多声他的名字,

万一灵魂看你可怜一个心软就跟你走了,

可怎么办呐。 


到后来,

我的弟弟果然回到了阿斯加德

却不是因为英灵殿

而是因为他根本就没有命丧黄泉。

我的弟弟啊,

果然是个小混蛋。

看看你,又顽皮了吧,

果然一没有妈妈你就不懂得收敛。

嘿!你好,请问你是我的弟弟吗?

如果你是的话,你真的在这里吗?

……如果是你的话,我可以给你一个拥抱吗?

(回答我的)

(会是沉默吗?) 


我有一个弟弟,

他傻傻的,却又一如既往地

忠诚可靠却又口不对心,

体贴聪慧却又不愿表露。

弟弟,弟弟,

你有看见吗?

你会看见吗?

我终于砍下那个紫薯怪的脑袋的样子。

这次我瞄准他的头了。

你愿意回来吗?

哪怕作为我立下大功的奖赏,

哪怕作为我犯下大错的惩罚。 


我有一个弟弟,

他瘦瘦的,窄窄的,

有着长长的脏脏的黑发,

一对灰绿色的眼眸里,

只剩下我金棕色的头发

和只有一边还饱含浅蓝的瞳孔。

我的弟弟啊,

他喜欢恶作剧,

装出我最喜欢的乖巧样子,

让我以为他会好好听我的话,

让我以为他会在一个安全的地方,

让我以为他会在明哲保身

与我之间选择前者,

然后,

找准机会,

狠狠地,狠狠地,

从背后抽出一把最不起眼的小刀,

一命换一命。

那把刀真的很不起眼的,

只有藏蓝色的粗糙打磨的手柄,

磨损得只剩下背刃上还剩下点点

如同黑夜中他的角盔一般

闪闪发亮的、却又黯淡如夜色的银芒。

那把刀的刀座底下,

甚至还留着制作者

因为粗心大意和笨手笨脚

而用锻造工具——锤子

砸出的丑陋的凹槽。

可他依旧拿着它,

拿着这柄几乎要断裂的、化为烟粉的

肮脏的、布满铁锈却依旧能看出

经过了很好的保养的老旧的小刀

捅向那个个头上将近是你十倍大小的怪物。

用你从未改变过的,

捅得哥哥肾疼的姿势。

我甚至都没来得及思考

你为什么还留着这把

早就该扔了的小刀,

你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

向我的方向垂直砸落的身体

就打断了我仅剩不多的所有的理智。

好啦,好啦,

现在这把本就是我做的

后来当做五百岁生日礼物送给你的

我第一次亲手制作的武器

又回到我身边啦。

我可一直都随身带着呢,

生怕它丢了,

就像当初的你一样。


 我有一个弟弟,

他凉凉的,默默的,

失去了余温的身体在狂风的冲击下

显得不堪一击。

阿斯加德那金碧辉煌的大殿里

最高耸的塔楼上

最靠近天空的那扇

镶了金边的落地窗前,

依旧摆放着你曾经最喜欢用的那把

母亲送给你的

镶嵌着七颗好看的黑曜石的

墨绿色的高档羽毛笔,

等待着你像当年一样,

从失神的盘坐在你当年

最经常坐的那个位置上

长满了薄茧的大手虚虚掩握着的

我背后突然

冒出一个头来,

把精致的下巴搁在

我卸下了了闪耀铠甲的肩头,

一对似幻似真的翡翠色的眸子里

满满的都是已经不再存在的星星。

我向我会像当年一样托住你的下颌,

把你带到身边,

制止这种本就不会再出现的亲密的行为,

然后在你终于忍耐不住的讥讽声中,

一把把你拉进怀里,

用一种比我怀念着的更亲密了多的姿势。

我们会不会笑闹着呢?

你会不会回来呢?

我可还等着你用纤细修长的

看上去一点攻击力都没有的

像古典画家又像优雅的钢琴家的

哪怕握紧了也不显得坚硬有杀伤力的拳头

一下一下地捶在我的胸口,

但我可能不再会用

比你宽厚也比你粗糙的手掌

把你按在我曾经歪斜

又因你而重新正直起来的臂膀上了。

你会不会痛呢,

如果要你把颈窝依靠在我身上的话?


 我有一个弟弟,

他是一个小笨蛋。

我有一个弟弟,

他是一个小混蛋。

我有一个弟弟,

他是一个小骗子。 


我有一个弟弟。

我有一个弟弟。

我,有一个弟弟。

他叫Loki。


————————————————

原本是个双语的,中英对译的那种。

所有的Have都是Had

后来觉得那样有点虐,而我所有的悲剧向主题总之就是悲也不能虐,就改成纯中文的了。

请大家跟我一起忽略复联四!!!

迟来的不知道是不是刀但肯定不是奶的东西。

就当是锤哥上一篇里在阳台上吹冷风时给脑内剪的MV配的旁白吧。

总觉得锤哥的人设不适合这样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

开学产物,时间紧凑,碎片时间全部扒来写短篇……

1551我好苦1551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