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TripleJ

348浏览    14参与
七月七日长生殿

“jensen你为什么要打AD"

“我知道我们合不来,但你也不必如此”

🤪

“jensen你为什么要打AD"

“我知道我们合不来,但你也不必如此”

🤪

七月七日长生殿

简皇坏掉了。工作人员紧急呼叫家长。



Tips:


Ayaya就是P2的动漫形象 twitch表情之一


Wylin=acting crazy

简皇坏掉了。工作人员紧急呼叫家长。






Tips:


Ayaya就是P2的动漫形象 twitch表情之一


Wylin=acting crazy

七月七日长生殿

欢乐家庭喜剧

J:Goodbye Peter……WHERE IS MY PENTA!

D:

欢乐家庭喜剧

J:Goodbye Peter……WHERE IS MY PENTA!

D:

Born_Villain
来自jake的ins stor...

来自jake的ins story
一家三口又坐在一起辣

来自jake的ins story
一家三口又坐在一起辣

七月七日长生殿

今日没营养笑话:我猜你是想说cancel.



Edit:某人的直男照相水平令人头大


Editx2:好一个一家三口

(然后他们吃到一半地震全跑了)

今日没营养笑话:我猜你是想说cancel.


 


Edit:某人的直男照相水平令人头大


Editx2:好一个一家三口

(然后他们吃到一半地震全跑了)

风和太太

Wedding | DoubleJ篇

*祝大师姐生日快乐

*北美一家三口设定 前C9双C出没避雷注意


------------------------------------------

决定要举行婚礼的时候,Jensen正窝在客厅的毛绒地毯上玩赛车类游戏。


一个弯道超车以后他获得了本局游戏的胜利,也因此得以抽出空来关心一下家庭的大事。


“什么?”Jensen放下手柄掏了掏自己的耳朵,不甚确定地问道。“你们的意思是,想要重新举行一次婚礼?”


“注意你的言辞Nicolaj Jensen,我和你妈还没来得及举办婚礼你就出现在这个家庭里了,接着就是照顾你的衣食起居还有打点你学校的事儿……这不就没...

*祝大师姐生日快乐

*北美一家三口设定 前C9双C出没避雷注意



------------------------------------------

决定要举行婚礼的时候,Jensen正窝在客厅的毛绒地毯上玩赛车类游戏。


一个弯道超车以后他获得了本局游戏的胜利,也因此得以抽出空来关心一下家庭的大事。


“什么?”Jensen放下手柄掏了掏自己的耳朵,不甚确定地问道。“你们的意思是,想要重新举行一次婚礼?”


“注意你的言辞Nicolaj Jensen,我和你妈还没来得及举办婚礼你就出现在这个家庭里了,接着就是照顾你的衣食起居还有打点你学校的事儿……这不就没时间了吗?“


“听出来了Peter,你的意思是我是家里的累赘,这个事情其实挺好解决的。”

 

“——你想办法调整我们州最低的结婚年龄就可以了,那我能够立刻消失在你的眼前并且搬出去住。”


“你认为我会允许自己儿子的婚礼在我这个老爸之前?太天真了J仔~“


 

“你们在谈论什么?”曹容仁端着一盘切好的水果从厨房走了出来,在看到Jensen想要拎起一块就吃的猴样轻轻地拍了一下小孩的手背,用眼神示意着“先去洗手”。


那么现场就只留下一名嫌疑人了,这样对提审更为的有利。


“说说吧Peter,你们两父子的小脑瓜里又有什么奇思妙想了?”


“我在关心他的情感生活,我发觉他已经有了结婚的意向,这是一个危险信号。”


“我的想法与你不同,我倒觉得这是证明Jensen有了独当一面的决心呢。”


“好的,那其实我是在教他如何讨女友的欢心。”


“你确定是‘女友’”?


“……你说得对。”


 

其实,在举行这场婚礼以前,最忙碌的人应该要数Steve。


“他尖叫着让酒店的工作人员换掉那盆花的样子真的好像我们的班主任。”Jensen站在绿油油的草地上,说出了自己最真实的想法。


“不……我觉得就算是在没交小组作业的情况下,班主任也没有那么可怕。”Sneaky因为吃着冰激凌的关系声音不是很清晰,含含糊糊的,连吃到鼻子上都没能察觉。


两个人站在一起的画面实在太过和谐,以至于让人忘记去问“怎么父母的婚礼彩排现场会有同学的参与”。


多一个人多一份力嘛~Jensen拿出自己的手帕给Sneaky擦了擦脸,完全没觉得这样把人叫来吃冰激凌其实没有什么贡献的事实有什么令人感到不好意思的。


“你喜欢这样的婚礼吗?”Jensen问。


“啊什么?……我还没吃完!就差最后一口了!”Sneaky被这样突兀地发言给吓到了,冰激凌非但没能入口反倒是投入了大地母亲的怀抱。“我现在还没想过结婚这样的事哎,总觉得离我还太遥远了。”


“那你可以从现在开始想。”Jensen说完以后单膝跪了下来——开始收拾周围的狼藉,神色十分认真。


Sneaky捏着空落落的蛋筒,抿着下嘴唇开始生闷气。


都怪这人胡说八道,我还以为跪下来是要跟我求婚呢。


不过这种事,谁说得准?


 

在孩子的眼中比班主任还要可怕的Steve先生,正穿着手工定制的西服坐在自己的办公椅上,乍一眼看上去还挺有范儿的。


当然前提是,忽略他说的话。


“我不管,我要给我的Peter最好的,什么,你说那位脾气有点古怪的婚纱设计师最近的订单都排满了?亲爱的你要知道我向来不关心过程,只在意结果。”


然后现在的结果是,在彭亦亮得知自己要穿婚纱的时候,娇嗔了一声之后,躲到卫生间去刮他的腿毛去了。


……嘿兄弟你是不是太熟练了一点?还是你们这里的人都有这个传统艺能?



夕鹤酱

TripleJ | 养殖观察日记(3)

接我爹前文,欧剧出场有

       彭亦亮和曹容仁还在为“儿子知不知道他喜欢的披萨小妹其实是女装大佬而且就是他隔壁班同学”,“不知道的话我们怎么办才能不伤害他幼小(彭亦亮:就他?)的心灵”“知道的话那我们应该怎么面对儿子喜欢的男同学喜欢女装这个事实”纠结的时候jensen已经愉快的和他的披萨小妹开始了约会。

    “core我猜你真的不用担心,jensen他,他看起来真的比你想想象中的成熟”,彭亦亮一边安抚着曹容仁的后辈一边说。“jensen是没有一般小孩子天真可爱,可要是他真...

接我爹前文,欧剧出场有

       彭亦亮和曹容仁还在为“儿子知不知道他喜欢的披萨小妹其实是女装大佬而且就是他隔壁班同学”,“不知道的话我们怎么办才能不伤害他幼小(彭亦亮:就他?)的心灵”“知道的话那我们应该怎么面对儿子喜欢的男同学喜欢女装这个事实”纠结的时候jensen已经愉快的和他的披萨小妹开始了约会。

    “core我猜你真的不用担心,jensen他,他看起来真的比你想想象中的成熟”,彭亦亮一边安抚着曹容仁的后辈一边说。“jensen是没有一般小孩子天真可爱,可要是他真的够成熟,就不会跟某人一起搞什么‘世界物种多样性日’活动了”曹容仁横了彭亦亮一眼。

      事实看起来这两位的担心是多余的,jensen最近一段时间看起来跟以前没什么区别而且也不再叫外卖披萨了。当然他们不知道这是因为jensen成功约到对方约会之后的事情了。

      很快到了暑假时间,jensen正在跟曹容仁讨论让他跟(隔壁班的戴眼镜喜欢女装的)同学一起去夏令营,彭亦亮就告诉了他一个他完全不想听的消息。

   “core,我跟你说过我在欧洲有个亲戚吗?”

   “嘿,我们在说话”jensen对于彭亦亮的插话很不爽

   “就是你说的那个童贞俱乐部成员吗?”彭“会理你我就不是你爸爸”亦亮无视了jensen

   “对对对,他们最近要送我表弟到美国来待一周”

   “其实我”

   “他跟jensen年纪差不多大,正好可以一起过暑假。Jensen也一定很开心”彭亦亮的想法很简单,他其实也不喜欢那个叫luka的臭屁欧洲小鬼,但是正好可以把他甩给jensen让他们互相攻击,自己就可以清净了。

 “额,事实上,”一直插不进话的jensen已经在思考“把彭亦亮和他表弟一起送去阿拉斯加分几步了。”

 “可是jensen你不是想去夏令营吗?”

   还是这位比较有心,jensen想。“是啊,我已经和同学说好了。”

 “那就给luka也报个名吧,正好他也要带个同学一起,你们几个一起我和core也可以不用担心了。”

  “不,我不想”jensen觉得耳边已经响起那个嚣张的欧洲口音了,这什么事啊。

  “好就这么决定了。”依旧是彭“我完全不在意你的想法”亦亮。

       几天后,彭亦亮和曹容仁就去机场接到了luka和他的朋友,是一个长相可爱腼腆的小男孩,笑起来让曹容仁甚至忍不住去捏他脸颊。

   “我叫rasmus,觉得拗口的话叫我caps也可以,我是luka的朋友,很高兴认识大家。”这下就连彭亦亮都忍不住去摸了摸cpas的头,感叹,“为什么别人家的孩子就这么乖巧可爱。”

    “嘿你爸妈没有告诉过你不要随便碰人家的头吗?”luka直接拍掉了彭亦亮的手,毫不客气的说,“嘿,jensen一年多不见你还是这么不可爱,”忽略掉父子俩的怒火,luka径直跟曹容仁打招呼,“嘿,你就是core吧,peter跟我介绍过你,我不得不说,you really can do better than Peter”

      彭亦亮气得差点背过气,正想开口教训一下这个小子,就听到caps说“ luka,这么对人说话很没有礼貌”彭亦亮正在内心再次感叹caps乖巧可爱并思考自家的家教出了什么问题的时候,caps又接了一句,“哪怕这是事实,你也不可以当面说出来,知道吗?”

   “f**k,我讨厌欧洲人”——by 彭亦亮内心

    “hi,luka,一年半不见,你还是没有长高。”最终还是jensen一句话就让luka闭了嘴,彭亦亮立刻高兴的想跟jensen击掌,被jensen一个冷眼无视。

   “好了,我们都回家吧,明天一早夏令营的车回来接你们三个”曹容仁出来打圆场。


风和太太

TripleJ | 养殖观察日记(2)

*竟然真的有2

*本篇有前c9双c出没 请注意避雷

*前文:TripleJ | 养殖观察日记(1)


-------------------------------------------

        身为一对合格的父母,不仅要注意孩子的身心健康,更要了解他们的兴趣爱好。


        曹容仁把这句话奉为真理,一直细心观察着自家宝贝的一言一行——然后在最近,察觉到了一点不一样的东西。...


*竟然真的有2

*本篇有前c9双c出没 请注意避雷

*前文:TripleJ | 养殖观察日记(1)



-------------------------------------------

        身为一对合格的父母,不仅要注意孩子的身心健康,更要了解他们的兴趣爱好。


        曹容仁把这句话奉为真理,一直细心观察着自家宝贝的一言一行——然后在最近,察觉到了一点不一样的东西。


        他侧过头去看了一眼吃披萨吃得正欢的彭亦亮,突然之间又觉得,会不会是自己想多了。


        于是曹容仁决定卸下心里的包袱,缩短了他与彭亦亮之间的距离,靠在了对方厚实的肩膀上,决定来一场父母之间才会有的谈心。


        “听着Peter,我要跟你说一件严肃的事,所以我给你五分钟,把你手上的这片玩意儿给解决了并且把自己收拾干净。”


        “唔……这有点强人所难亲爱的,我才刚刚开始吃!而且这也不是我想吃的,是那个小子吃不完硬塞给我的!”犯人彭亦亮为自己的行为作出辩解。“不过说实话,这家披萨的味道还挺赞的。”


        最后这句话可以不说。


        曹容仁默默地翻了个白眼,企图通过这种方式来让自己的火气稍微降下去一点,同时发觉彭亦亮真是无心插柳柳成荫,特别自然地点出了他想要探讨的话题。


        “没错,披萨,Jensen显然没有不满家里的食物,每次都吃得很开心,但你觉不觉得最近他点披萨的次数有点过于频繁了?而且并没有表现出多爱吃的样子,那些送来的披萨大多都进了你的肚子。”说完还戳了戳彭亦亮日渐丰满的肚腩。


        这让彭亦亮多少感到有些不好意思,怏怏地放下了手中的食物,抽出纸巾囫囵擦了几下,把自己的肩膀往下沉,确保曹容仁能躺得更舒服些。


        “亲爱的,我知道你在担心他是否进入了叛逆期……但事实上,或许只是嘴馋,外卖到了以后发现又不想吃了一样。”


        “看来你深有体会?”曹容仁笑着钻进了彭亦亮的怀里,说出了自己内心真正担忧的事情。“那你读书的时候有没有暗恋过学校里的校花,结果发现事实跟你想的不一样?”


        “嗯……一般都是别人暗恋我,认为我很帅,深入了解后发觉太过帅气不是她们能驾驭的对象于是选择了放弃。”


        “OK,OK,知道你是校园里的一朵花了,我的意思是……”曹容仁在彭亦亮的怀里伸了伸自己的脖子,凑到对方的耳边细声说了一件他自己观察来的,有那么一点匪夷所思的事。


        “卧槽,你是说那个我俩都认为很辣的披萨小妹,是臭小子的同班同学?啊,看起来有点儿害羞的眼镜仔?!”


        “妈的彭亦亮你小点声!被孩子听到怎么办!”


        “我的锅我的锅……你怎么确定的?亲眼所见?他朝你露出他的裙底了?”


        “……你们这里的报警电话是多少?”


        “你先满足我的好奇心!听完我就去自首!”


        曹容仁被彭亦亮这副理直气壮的模样给逗笑了,曲起两个手指敲了一下对方的脑门。一通闹腾以后觉得有些饿,伸出手去将那片没吃完的披萨捏了起来,试探性地吃了一口,觉得还真是不错,便窝在彭亦亮的胸膛里享受着美食,开始回忆起那天的所见所闻。


        “那天我不是去接Jensen放学……我知道你觉得这样是溺爱,我保证那一次只是一个顺路的意外,然后就碰到了Sneaky,他虽然走得很急,但看到我以后还是很有礼貌地跟我打了招呼。”


        “后来我看到他往Jensen经常叫外卖的披萨店走去,起初我以为只是那家店在学生中相当有人气,结果不到一会儿我就看到他又出来了……还是女生的装扮。”


        “还是那句话,你怎样确认那就是他?说不定只是长得像?”


        “我最初也这么想啊,结果我发现那个披萨小妹的书包就是Sneaky背的那个,实锤啊伙计。”


        “你还真是细致入微啊哈,不愧是好妈妈。”


        “你再废话我不介意让你现在变成妈妈。”


        “我怕痛,轻一点。”


 

        Jensen做完作业走出房门,看到的就是父母在沙发上扭打起来的画面。


        更正,Jensen在心里悄悄地跟旁白对话。


        这不是扭打,这叫“神仙打架”。


        ……说起来一个小孩子上哪儿知道的这种词?


        “妈,如果要争取赡养费的话,我希望你能狠下心。”


        “没问题,在这方面我从不心慈手软……等等,你什么时候站在那儿的?”他们俩的对话有没有被听见啊!


        “30秒以前,我猜。”


        “作业做完了吗?我和你爸在准备一些严肃的事情,所以可能需要你回避一下?”


        “没问题。”乖孩子Jensen眨了眨他的大眼睛,转身走出去几步又回过了头,面上的神情十分认真。


        “关于二胎,我有一个不成熟的小建议,我想要一个妹妹,名字我都想好了,可以叫她珍妮。”


        “……”辜负你的期待真是对不起了呢,孩子。


 

        Jensen回到房间,掏出一块长方形的工作牌,上面的人笑容灿烂,很容易激起人们想要亲近的欲望。


        于是Jensen摘下自己的眼镜,虔诚地在印有照片的位置上落下了轻柔的一吻。


        “时机差不多了吧……我是真的不喜欢吃披萨。”


        “不过为什么他们制服的上衣这么短,这符合规定吗?”


        “明明在学校的时候,他的外套永远拉到最上面的啊……真是不一样。”


        “啊,不过不管是什么造型,都很可爱就是了。”


        “硬要说的话,男装更可爱一点,女生的衣服……应该说他穿的那种,都太暴露了,这不太好。”


 

        Sneaky很郁闷。


        昨天因为看错地址把食物送错了不说,今天早晨还发现工作牌被他弄丢了。


        啊——到底什么时候能改掉这种笨手笨脚的毛病,我以为现在已经好转许多了!


        哎,不过自从打了这份零工以后,每天都能见到Jensen,那人时不时还会穿着睡衣出来领披萨,真的是可爱,没有办法用语言表达的那种可爱!


        所以我一定得把自己的尾巴给藏好了,要是被他知道了我以这样的方式去接近他,一定会觉得很反感吧?


        搞什么啊,我的工作牌到底去哪里了,补办要钱的好不好!


        Sneaky翻着自己的书包生闷气,完全没察觉正有人朝他走近,鼓起腮帮的模样活像一只被人夺了食的小仓鼠。


        “Sneaky,你在找这个吗?”


        “啊……?哈!你在哪里找到的,多谢你!”Sneaky看到自己失而复得的工作牌感到很开心,一抬头却又被吓了个半死。


        “啊呵呵呵呵,这是我姐姐的,当时她顺手放在我的书包里,说要是我弄丢了就会要了我的小命,所以我才这么紧张的。”


        “你很需要这个?那么答应我一个条件。”


        “你、你说……”


        “跟我约会,这个星期六,具体的地点我回去会给你发消息。”


        “哈……?”


        “不行吗?”Jensen皱起了眉头,表露出同年纪不相称的深思熟虑的模样。“那我点外卖让你送到那个地方总可以了吧。”


        接连不断的语言轰炸让Sneaky的脑子变成了一团浆糊,只好捏紧校服的下摆才能勉强不晕过去,当听到Jensen说出“外卖”一词时他就已经溃不成军,要不是努力忍着,这会儿估计都要哭出来了。


        于是Sneaky接下来说出的话,连他自己都没能理解,醒悟过来以后只想找个洞钻进去。


        “你最喜欢我们店里的……哪种口味的披萨?”


        “我不喜欢吃披萨,我爸那个没品老头才爱吃这种油腻腻的东西。”


        “那你为什么要点外卖?”


        “因为喜欢你啊。”


        “……你是喜欢送披萨的小姐姐,不是喜欢我。”


        “不哦,是喜欢你,跟外貌没有太大关系。而且其他人在我看来……”Jensen想了想,把工作牌塞回了Sneaky的手里,顺带捏了捏,对这适中的柔软度感到十分满意。


        “——都只是土豆而已。”



七月七日长生殿

2019/5/17(记者采访)

提问:你有机会在决赛和Faker约会了,有什么想对他说的吗?

DL:Jensen会暴打他。


🈶🈚家庭剧本

2019/5/17(记者采访)

提问:你有机会在决赛和Faker约会了,有什么想对他说的吗?

DL:Jensen会暴打他。


🈶🈚家庭剧本

七月七日长生殿

是一个一家三口欺负儿子同学的峡谷暴力故事。

是一个一家三口欺负儿子同学的峡谷暴力故事。

Born_Villain

一家三口的快乐情人节

一家三口的快乐情人节

风和太太

TripleJ | 养殖观察日记(1)

*请在接受北美一家三口的设定下阅读

*会有一定程度上的年龄操作 具体几岁我懒得想

*后续:TripleJ | 养殖观察日记(2)


----------------------------------------------

        曹容仁下班回到家,被玄关处的这两颗人型蘑菇给吓着了。


        “我能问问你们在玩什么新型整蛊游戏吗?”...


*请在接受北美一家三口的设定下阅读

*会有一定程度上的年龄操作 具体几岁我懒得想

*后续:TripleJ | 养殖观察日记(2)



----------------------------------------------

        曹容仁下班回到家,被玄关处的这两颗人型蘑菇给吓着了。


        “我能问问你们在玩什么新型整蛊游戏吗?”


        “嘿妈妈,爸告诉我今天是国际生物多样性日,所以我们在扮演蘑菇。”蹲在地上显得小一点的粉色蘑菇头Jensen说道。


        曹容仁把外套挂好,转过身来挑起了自己一边的眉毛。


        “彭亦亮?”


        被点到名的大蘑菇抖了一下,事实上,每次爱人叫他大名时他都会感到头皮发麻。


        “亲爱的,我们只是想给你一个惊喜。”


        “所谓的惊喜就是——”曹容仁在说话间把自家小孩拎了起来,坚定不移地走进了浴室。


        “在回到家以后,你既没有给他洗手,也没有把脸上的油污洗掉,就让他陪你一起玩这种无聊的Cosplay?挺会办事儿嘛彭亦亮。”


        “我发誓换衣服之前他全身上下都是干净的!他就是要诬陷我!造成一种我不会带孩子的假象!”


        彭亦亮的声音在屋子里回荡,却没人理睬。


        就像一家三口的名号是TripleJ,没有Double一样。


 

        曹容仁在跟Jensen见面以前,说来很抱歉,曾认为可能是个很难搞定的小孩。


        当然这个问题的根结主要在于孩子的父亲——彭亦亮有着令人尖叫的倒三角体格,是一个连指尖都散发着“I’m so hot”的性感尤物,处事不可谓不张扬。


        这样的风流性格往往给人不好的联想,而曹容仁想得比常人还要更远一些,比如是否有足够的时间陪伴他的孩子,孩子有没有因此性格缺失这样现实的教育问题。


        所以在此之前,曹容仁对于与Jensen该如何相处,是画上一个充满忧愁的问号的。


        相比曹容仁的焦虑,彭亦亮显得轻松许多,他叉起一小块慢熟牛肉放在嘴里细细咀嚼,口齿含糊不清地安慰道。


        “放心吧Core,我敢保证那小子会特别特别喜欢你的。”


        这不仅没能让曹容仁冷静下来,倒不如说是证实了他先前的想法,也是嘛,你怎么能指望一个花名在外的人会照顾好孩子?


 

        Jensen听闻他们家的新成员——有可能成为他妈妈的人今天要到家里来做客,大清早就从被窝里钻出来去浴室里洗了个澡,脑袋在接受花洒喷射出来的水时显得他像一只湿漉漉的小猴子。


        把自己收拾干净以后路过主卧,发觉这都早上九点了他的监护人先生竟然还在心安理得地呼呼大睡,完全没有半点打扫家里做准备的意思,于是默默地竖出了自己的中指。


        发觉自己做了什么的Jensen轻轻拍了一下自己的脸,选择继续老老实实擦干头发,并在心里告诫自己。


        ——妈妈好像是亚洲人,不能有太出格的举动,也不要过于热情吓到人家。毕竟糟老头子谈了那么多场恋爱这是第一次把人带回家,想必这位一定异于常人,能忍受他那抽风的性格。


        小猴子Jensen对着镜子试了很多套衣服,连当年中学毕业典礼时穿着的正装都翻出来了,蝴蝶结端端正正地出现在领口,看起来还挺可爱。


        咳,这认真的模样都不知道是他父亲见爱人,还是他要去约会了。


 

        直到很多年以后,曹容仁还是能记起那个初次见到Jensen的午后。


        他比约定的时间要稍微早了一点来到了彭亦亮的住处,想要在周围走一走,却被出现在草坪的小孩吸引去了目光。


        “你好小朋友,你是迷路了吗?”曹容仁温温柔柔地笑着,站在一旁始终与人保持着一种安全的距离,不会让孩子产生负担感。


        呔!这绝对是彭亦亮的新对象!看起来真是个好人,怎么就看上了彭亦亮呢!


        Jensen小朋友在心里没大没小地吐着自家父亲的槽,面上眨巴着自己得天独厚的大眼睛开始装傻白甜。


        “谢谢您的关心,我并没有迷路,这里是我家。”


        “但是这里不是……”曹容仁迟疑地看了看手机里的地址,脑子里虽然已经接受了这可能是Peter的孩子,但由于过于不契合还是觉得有些难以置信。


        “或许您认识我的父亲,Peter先生……啊,他大概会让您称呼他为彭亦亮。”


        “我叫Jensen,虽然不知道未来我们是否有缘分住在一起,但也请多多指教啦!”


        曹容仁看到小精灵一般的Jensen,心都要化了,可以说是费了全身的力气才抑制住自己想要上前抱住对方揉揉脑袋的冲动,更别提对这样的小可爱说出什么拒绝的话了。


        “妈妈,你能带我去买冰激凌吗?爸爸太忙了,也不怎么让我吃。”


        “我不是……”曹容仁无可奈何地笑了笑,但又实在不好打击孩子的积极性。“趁着约定时间还没到,我们可以悄悄地去,要保密哦,就说我们是偶然遇见的。”


        “成交!”


 

        彭亦亮看着一同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两个人,以为自己还没睡醒。


        “其实我最想知道的是……为什么冰激凌没有我的份?”


        嗨,都说了因为你的id里面没有J啦。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