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Txt

86646浏览    1859参与
敖夜冬

本🐔一天到晚只会画帅哥

本🐔一天到晚只会画帅哥

良木

【彬奎】野玫瑰

🔗看评论


“在我这块荒原上,你是最后一朵玫瑰。”

🔗看评论


“在我这块荒原上,你是最后一朵玫瑰。”


雨亚的草莓信息素🍓
各位,我觉得彬准真的很好吃 师...

各位,我觉得彬准真的很好吃

师弟团真的好可爱好可爱哟

作为米我在一瞬间拥有了五个儿子我好幸福

所以有没有姐妹亲故愿意告诉我TXT的所有相关综艺之类的xxxxxxx


我还想多吃吃彬准多看看小可爱xxxxxxx

太可了

(我想写文的手蠢蠢欲动bu


私心tag

各位,我觉得彬准真的很好吃

师弟团真的好可爱好可爱哟

作为米我在一瞬间拥有了五个儿子我好幸福

所以有没有姐妹亲故愿意告诉我TXT的所有相关综艺之类的xxxxxxx


我还想多吃吃彬准多看看小可爱xxxxxxx

太可了

(我想写文的手蠢蠢欲动bu




私心tag

奶油怪

【奶油】玫瑰少年(彬准)

“夏天的我曾经在冰激凌店吃过巨野玫瑰的粉红色雪糕,我想起咬出花瓣碎片时候的一点点苦味和留在嘴唇上的红色色素。

这辈子你就惯着我吧。下辈子换我奔向你,不管你是谁。”

https://m.weibo.cn/6936068707/4449093935661581

“夏天的我曾经在冰激凌店吃过巨野玫瑰的粉红色雪糕,我想起咬出花瓣碎片时候的一点点苦味和留在嘴唇上的红色色素。

这辈子你就惯着我吧。下辈子换我奔向你,不管你是谁。”

https://m.weibo.cn/6936068707/4449093935661581
柴郡猫的肉垫

今天翻以前物料翻到了p2的图觉得彬彬这套顺毛好男友哦,就光速摸鱼了哈哈

今天翻以前物料翻到了p2的图觉得彬彬这套顺毛好男友哦,就光速摸鱼了哈哈

嚼嚼嚼

休现45 欺诈的定式

观看儿子游戏直播有感,谢谢我的儿子给我提供的脑洞,下面开始甜甜小文文啊


【1】


休宁凯这三年来混的不错,靠着自己机灵的脑子和灵活的手指,在赌场上几乎战无不胜,牛不是白吹的,休宁凯靠着赢来的钱在首尔中心买了一套小型别墅,如今只是吃自己存下来的小金库的银行利息,这辈子也可以活的不错了。


但安安稳稳的过日子,绝对不是休宁凯我的风格,我呢,人生不能缺少刺激,休宁凯心想,人生就是要挑战自己,小爷我的人生就是要有趣才可以。


虽然休宁尼我自己就是一个传奇,但凭借我18年来的人生经验,就算有钱也还要有更多的钱人才安心,钱是永远不够花的,钱是永远不嫌多的。


小爷我的技术呢不用是白不

观看儿子游戏直播有感,谢谢我的儿子给我提供的脑洞,下面开始甜甜小文文啊


【1】


休宁凯这三年来混的不错,靠着自己机灵的脑子和灵活的手指,在赌场上几乎战无不胜,牛不是白吹的,休宁凯靠着赢来的钱在首尔中心买了一套小型别墅,如今只是吃自己存下来的小金库的银行利息,这辈子也可以活的不错了。


但安安稳稳的过日子,绝对不是休宁凯我的风格,我呢,人生不能缺少刺激,休宁凯心想,人生就是要挑战自己,小爷我的人生就是要有趣才可以。


虽然休宁尼我自己就是一个传奇,但凭借我18年来的人生经验,就算有钱也还要有更多的钱人才安心,钱是永远不够花的,钱是永远不嫌多的。


小爷我的技术呢不用是白不用,靠技术挣得钱是不挣白不挣,嘻嘻,吃完这桶泡面,小爷再去黄金场里追求刺激人生。


嘿我今天要是赢了,晚上泡面要再加两根烤肠,还要买一瓶1.5升的葡萄汁喝个尽兴,这易拉罐装的葡萄汁也太少了啊,这才几口就喝光光了。


休宁凯郁闷的仰头拍拍饮料罐底部嘬了嘬最后一点果汁,心里暗自盘算要不晚上还是买两瓶超大包装的葡萄汁喝个过瘾吧。




由于休宁凯手气实在太好,在附近几个地下赌场都出尽风头,已经被一些赌场列入重点接待对象。


门口接待的服务生在看见休宁凯来了后,嘴上恭敬的说贵宾您请稍等,我们安排专人接待您,身体却早已经先反应一步拦住了休宁凯的去路。


休宁凯了咧咧嘴笑嘻嘻的说,诶呦,都是常客,我们不是一家人都胜似一家人了,还让你们每次都费心安排,多不好意思。


等到专门负责接待休宁凯的人来了,休宁撇过头小声嘟囔着,挣你们几个臭钱防人跟防鬼一样,要不是看你们这个赌场环境好有不限量葡萄汁可以喝,自己早去离家近的小皇城了,大老远跑过来还得花钱打车,可贵着呢。


休宁凯心里默默打起了小算盘,你们就算是再多找几个人来盯住我又怎么样呢,以前又不是没找过,还玩这套,也不烦腻,也好,我今晚多努努力陪你们玩玩,算是活动活动大脑,让这个游戏更加有趣一点吧。




开了几局牌,休宁凯顺利的赢了,身边三个“审判者”也没看出什么端倪,只好通过对讲机向经理报告一切没有问题。


休宁凯摸了摸鼓鼓囊囊的小口袋心满意足的准备倒杯葡萄汁犒劳一下自己时,有人从背后轻轻的拍了拍自己肩膀,不多不少正好三下。


“又要干嘛啦,疑神疑鬼的,不是没有问题吗?”


休宁凯有点烦躁,技术太好会这么麻烦吗,一遍遍的查,又抓不住我,破坏我好心情真的是讨厌。


猛的转回身子顶着后槽牙恶狠狠的看过去,是自己不认识的男孩子,应该是第一次进赌场玩的新人。


和自己差不多高,脸倒是不大却有着带给人强烈冲击感的五官,组合在一起在男孩脸上却很和谐。


休宁凯第一眼有点被惊吓到,这个人眼睛很大,怎么形容呢,反正是比自己的三眼皮加在一起都大,也是混血儿吗,看着男孩子挺拔的鼻子,休宁凯心想,虽然还是自己更帅,但也承认这个男孩子很好看,有种正直明朗未经世间险恶的清纯少年的感觉。


那孩子没有被休宁凯不善的语气吓到而改变脸上的笑容,男孩眼里一直带着笑意看向休宁凯,用着温润的语气问自己,你好,可以和你玩一局牌吗?


休宁凯对上男孩子清列又温柔的目光时,心里竟然有点慌张,一时间竟然不知道怎么回答,他好讨厌这样的目光,自己就像是一只被暴露在猎人视野里被瞄准的羔羊,感觉自己全身赤裸裸的被男孩看的一清二楚。


“干嘛啊,休宁凯你竟然慌了?你对着一个从来没有见过的小男孩竟然害怕了?”


小爷我才没有害怕,三年了,自己早就不知道害怕是怎么写的,我只是可怜他。


和自己玩游戏他一定会输得很惨,那他会不会哭啊?这么大的眼睛哭起来能聚集多少眼泪啊,啪嗒啪嗒的,掉在地上是多美妙的声音啊。


这么干净的男孩来赌场偏偏碰上我,小爷赢他也算是做件好事,教育教育这小子赌场可不是小朋友随随便便可以进来玩的,小孩子还是好好回家写作业去吧。


休宁凯脑袋凑上前去,侧着头盯着男孩子的眼睛笑眯眯的说:荣 幸 至 极~


【2】


将近凌晨一点,休宁凯提着一箱葡萄汁回到家,愤恨的喝空了一罐又一罐的果汁,然后恶狠狠的捏扁易拉罐向对面墙上砸过去。


他x的,三年来第一次受到如此打击,奇耻大辱啊比自己才来韩国定居的时候更羞耻,人生污点啊苍天。我今天出门是没看黄历吗


要不是小爷我及时止损,爷底裤都要输没了,对面的那个男孩子哭起来美妙不美妙自己是一点也不知道,当时自己超级想嚎啕大哭质问苍天。


为什么?为什么?我是不是再也不是你最爱的休宁了?


我去你大爷的,自己输得惨绝人寰对面的那个男人还笑,什么清纯乖乖学生啊,啊呸,简直是一头腹黑饿狼啊,自己更像是乖小孩进赌场被奇怪的大叔叔教育了好吗。


笑你妹啊笑,搞帅哥好玩吗?那个男孩看着眼前炸毛的休宁,似乎看懂了休宁心中所想,眼里笑意更浓厚了。


更可气的是,周围的看客和监督者,那些人不仅对和休宁奋战的男孩投去欣赏和鼓励的眼光,还对自己投来你也有今天的太解气了的眼神。


他们竟然嘲笑我!休宁凯用能喷出火花的眼神狠狠地瞪回去,看啥看啊都是输在我手里的手下败将,有什么资格鄙视我!


咻宁宁越想证明自己才是赌场上的王者,结果越糟糕,一把败,把把败,接下去五六把自己全输,休宁心态彻底炸了。趁自己还有底裤时,休宁凯绝望的终止了今晚的游戏。



呜嘤呜嘤,今晚的泡面加肠是吃不上了,啊啊啊葡萄汁如果还不能让小爷喝个够的话,我今晚是真的可以不用活了,我可以一头撞死在电线杆上了。


休宁凯把今晚赢来的钱赔了个精光,甚至差一点连回家的路费钱都要搭上了,但休宁凯还是准备把这点钱用来买葡萄汁,自己选择深夜漫步回家。


那个臭小子似乎是个少爷什么的,哼,多大了,还要家里人接送。


黑色轿车里下来人,为那个男孩开车门迎接男孩上车。


什么啊,多大了,连车门也要别人来,被宠坏的臭小子。


休宁凯不是不对男孩提出送自己回家的要求心动,差一点点就差一点点自己就要答应了,好字就挂在嘴边,生生的被自己最后一点羞耻心拽了回去。


什么啊,还有多远啊,啊男子汉能屈能伸,自己应该答应才对,乘坐豪华轿车专人送回家的待遇自己竟然不要,可怜了我这双大长腿,要用在走路上。


但休宁凯简直就是打不死的小强,乐观精神真是一绝,想到自己不把钱花在打车费上而是用来买葡萄汁喝,身体上的乏困顿时少了一半,果然休宁凯的最爱是葡萄汁啊。



休宁凯今晚只记住三个字,这三个字以后会和休宁凯有怎样的纠缠他不知道。


要是今晚能有人和他聊聊天,问他活了18年有没有最讨厌的人,休宁凯绝对会毫不犹豫的说出那个男孩的名字。


休宁凯忘不了自己,在结束最后一把游戏,气鼓鼓的上前去问那个男孩,呀,你叫什么名字!


那个男孩还是像他们之间见面的第一眼一样,眼里充满着温柔和坚定,就这么笑着看向眼前竖起毛毛小刺猬一样的休宁凯,温和的回答:


      “姜  泰  现”






哈哈哈,以后还会有更,应该是一篇甜甜的文,哈哈我也没想好结局啥的,谢谢大家观看


想成为一个感情博主的咸鱼🍄

【泰奎】善意

温柔姜局×话唠🌰

4399♡

        崔范奎喜欢想象,每天都有乱七八糟的想法,做的事情也常常不被理解。

        他会深夜从床上坐起来,看看猫咪会不会像故事里一样变成人;喜欢的食物也奇奇怪怪的,喜欢涩涩的酸果,喜欢臭臭的咸鱼。但他依然每天过得开心,不只是因为他的脑袋里装了奇奇怪怪的东西,更因为他有一个温柔的恋人。

        姜泰贤每日除了上班睡觉...

温柔姜局×话唠🌰

4399♡

        崔范奎喜欢想象,每天都有乱七八糟的想法,做的事情也常常不被理解。

        他会深夜从床上坐起来,看看猫咪会不会像故事里一样变成人;喜欢的食物也奇奇怪怪的,喜欢涩涩的酸果,喜欢臭臭的咸鱼。但他依然每天过得开心,不只是因为他的脑袋里装了奇奇怪怪的东西,更因为他有一个温柔的恋人。

        姜泰贤每日除了上班睡觉,最多的时间就是陪着崔范奎干一些傻事。明明第二天还要上早班,却还是陪着他盯着自家喵看它会不会成精,也不忘给他拿拖鞋,给他穿上外套,抱着他一直等到天亮,怀中的人却早已不省人事,嘴角还冒着口水泡。

        他给予了崔范奎最大的善意,因为他喜欢他,也因为他爱他。

        也因为他接受了崔范奎给予他的善意。

        姜泰贤第一次见到崔范奎是在高一,他们并没有在同一个班,而他们的相识仅仅是因为一次搬行李开始。青春期的姜泰贤很瘦,军训要住校,炎热的夏天给第一次住校的他带来了更差的感受,看着母亲给自己塞得鼓鼓的行李箱一时犯难。母亲的关心不好拒绝,带着满满的负担也不知如何上楼,不过几分钟的折腾背上早已蒙了一层薄汗。

        “需要帮忙吗?”

        问候带着一点点不知哪儿的口音,有些有趣,但姜泰贤知道不是首尔的。

        是一个比自己高一点点的男生,热气蒸红了他的脸,看样子应该才搬完自己的行李。没有得到姜泰贤的回应,他似乎有些尴尬,解释着自己没有其他意思,只是注意他在楼下站了很久,想着是是需要帮助才冒犯的。

        姜泰贤不喜欢接受陌生人的好意,但现在这个情况也不得不接受。

       看着姜泰贤点头,男孩松了一口气,话匣子也被打开了。他说他叫崔范奎是三班的,以前在大邱上学。

       啊,大邱的,怪不得是自己没听过的口音。

       不太懂他奇奇怪怪的话语,但他夸张的表情还有有趣的口音,惹得姜泰贤发笑。

       噗嗤

       “你笑起来很好看嘛,有这么大的酒窝。”崔范奎以为自己讲的话逗笑了他,更高兴的分享自己家乡的事,手上的动作也越来越大。

        姜泰贤很感谢自己那一天接受了陌生人的善意,而当初的陌生人也变成了最亲密的人。

        崔范奎很傻,所以告白不能暗示,只能突击。

        高三毕业崔范奎和姜泰贤一起去大邱看看那个崔范奎念叨了三年的地方。

        他们一起看日出,一起沿着马路骑自行车,等红绿灯时,年迈的老爷爷跟在老奶奶身后,他们好像吵架了,老奶奶在闹小脾气,不靠近也不远离,隔着半米的距离,“老婆子你慢点,小心台阶。”

        “你个死老头子,我都说了我不吃芹菜,你还要放。”老婆婆也不回头,脚下步子变得更快。

        “哎呀,我忘了嘛,老婆子我老了记性不好,别气了,下次不放了。”

        “你每次都这样说。”

        ......

        其实不是忘了只是想不让你挑食。

        “他们感情真好,我也想要有人对我这么好。”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崔范奎有些感叹。

        “是啊,真好。那你看我行吗。”

        “?”

        崔范奎突然瞪大的眼睛像偷吃蜂蜜被抓住的小熊,又被可爱到了,果然跟小笨熊讲话不能太委婉,姜泰贤暗自失笑。

        “我说我喜欢你,我可以宠你,一直到我们老了。”

        抵挡不住姜泰贤眼里爱意,他骑车跑了。姜泰贤跟在他身后,不近不远半米距离,盯着他通红的耳朵和脖颈,就像那对老夫妻一样。

       

蜜桃π

【彬准】乌龙π(6)

   ◎骚里骚气学霸攻×暴躁可爱校霸受

      ◎校园文,1v1,HE

           ◎小学鸡作者

  

  

  

  

006

  

  崔范奎一大早就带着崔连准去了经常去的那家包子店,点了两笼包子外加豆浆,他将早饭都推到崔连准那边

  

  “我爸昨天说你太瘦了,要我这几天带你吃点好的”

  

  看着对面没有反应的人他忍住笑递过去一杯豆浆“你和那个新来的抱在一起的照片现在学校被疯传”

  “说真的,还挺配”...

   ◎骚里骚气学霸攻×暴躁可爱校霸受

      ◎校园文,1v1,HE

           ◎小学鸡作者

  

  

  

  

006

  

  崔范奎一大早就带着崔连准去了经常去的那家包子店,点了两笼包子外加豆浆,他将早饭都推到崔连准那边

  

  “我爸昨天说你太瘦了,要我这几天带你吃点好的”

  

  看着对面没有反应的人他忍住笑递过去一杯豆浆“你和那个新来的抱在一起的照片现在学校被疯传”

  “说真的,还挺配”

  

  笑眯眯的眼睛,语气格外的欠揍

  

  “……”

  

  崔连准接过来嘬了两口又聋着脑袋下巴磕在桌子上闷着气“你这几天放学最好找人作伴”

  

  崔范奎笑着的嘴角突然僵硬,语气稍微颤抖“咋……咋了”

  

  “你太欠了,适当的教育有利于我两之间关系的和睦”

  

  “……”崔范奎害怕的吞了吞口水

  

  完蛋了,踩到小狐狸尾巴了

  

——

  崔秀彬听着导航里的女声“您已到达目的地附近”后才抬头看着面前稍微有些简陋的包子店,虽然店面很小,但看起来很干净,也不枉费他找了半个小时

  

  “小帅哥,第一次来吧,我这素包子挺受欢迎的,来一笼”老板娘这包子店都开了十几年了,生面孔她一眼就知道,更何况是这么俊的小哥,一看就是新搬来的

  

  “那就素包子要两笼”崔秀彬也不知道吃啥,出门的时候也就告诉让他来这买“麻烦再帮我打包一下”

  

  “好嘞”老板娘不忍心崔秀彬站着等贴心的指了指最后面仅空着的一个位子“小帅哥,你坐那边等一下吧”

  

  老板娘又扫了一眼最后排“唉,看你们校服一样,同学吗”

  

  “嗯?”老板娘说完崔秀彬也才发现,最后边的位子上确实有和他穿一样衣服的人,而且趴在桌子上的那个人后脑勺挺熟悉的,像极了小同桌

  

  昨晚两人是下一起车,走了几步又发现对方好像也是和自己一个路线的,要不造化弄人呢,崔连准看着此刻正站在自己家隔壁的人,拿钥匙开门的手都有些石化

  

  “……”说实话崔连准有点想爆粗口

  

  崔秀彬睁圆了眼睛“小同桌,你家在这啊”不可思议的四周看了看但着实也看不到周围还有能住人房子“啊?”

  

  “……”崔连准脸上就差没写“这就是我家”以及“离我远点”

  

  “不住!不是!不要烦我!”

  

  崔秀彬真心觉得这个小同桌超级没有人情味

  

  明明一只脚都要踏进屋子里了,却被一声“出去”给吓的魂飞了,还好他脸皮厚,硬是挤进了房间里

  

  “你自己一个人住啊?”这是一只没有眼力见的兔子

  

  “……”崔连准靠在桌子旁边不想回答

  

  看着在他房间转圈的人,崔连准忍无可忍的揉了揉太阳穴,手敲了敲身边的桌子问道“你参观完……”没说完就被打断

  

  !!!

  

  崔连准看着崔秀彬的脸色一变并且极其紧张的朝他这边走过来“???”崔连准一脑袋问号,这傻兔子又要干嘛啊

  

  崔秀彬颜色慌张的一把抱住桌边的人,头直接抵在对方的肩膀上

  

  “草!”崔连准一把推开人惊讶的后退到一边“你干嘛,见鬼了啊”

  

  这人什么毛病啊,怎么见人就抱

  

  “小同桌……”崔秀彬小心翼翼又靠过去躲在崔连准的身后,脸上冒出一些冷汗

  

  “……”

  

  他靠着崔连准的肩膀一脸恐惧的指了指远处正窝在“被窝”里眨巴着眼睛朝这边看的王子他努力的挤出一点笑容“狗狗……是…你的啊”湿热的呼吸洒在崔连准的耳后,有些酥酥麻麻的

  

  “嗯?”崔连准觉得两人以两人目前的关系来说,现在的距离有些太近了,他往左边移了移后面的人也跟了过去

  

  “……”

  

  一来一去的重复崔连准也放弃了“崔秀彬!”崔连准有些生气的转过头看着对方

  

  他瞪大了眼睛看着崔秀彬,然后就发现了点不对劲的地方,为什么感觉后面站着的兔子有些蔫了吧唧的呢?眼神有些慌乱,额头也有些小汗珠。

  

  “喂,你怎么了”有些担心的靠过去

  

  巨型兔子紧紧的贴着墙,皱着脸可怜兮兮的指了指远处在客厅里巡视的王子“你可以让他出去吗”

  

  “???”崔连准一脸懵的看着王子又看了看面前蔫了吧唧的兔子

  

  “我害怕”

  

  “……”

  

  

——

  “崔连准!”崔秀彬超大声的喊了他小同桌,来买包子之前他去找过崔连准,因为不知道这包子铺在哪想找个人带路,结果人没在家,还差点被自己跑出来遛弯的王子吓死

  

  幸好王子懒得追

  

  

  “……”听到熟悉的声音崔连准趴在那瞬间头皮发麻

  

  崔范奎没忍住直接喷了口豆浆“我靠,什么情况”八卦的晃了晃趴在桌子上装死的人“你两这么熟?”

  

  崔连准抬起头生无可恋甩开手“我两不熟”

  

  “……”然而在崔范奎怀疑的眼神中他的解释显得苍白无力

  

  “难怪去你家没人开门,原来在这”崔秀彬超自然的拉开椅子坐到了崔连准身边,这才注意到对面的人“你好我叫崔秀彬,你是……”

  

  “你好,我叫崔范奎,都一个学校的我高一”崔范奎觉得刚刚自己好像幻听了,这面前长的像兔子的帅哥竟然早上去找过崔连准

  

  这是人间不值得了,还是世间无牵挂了,还是两人真搞一起去了

  

  为了好兄弟的未来的幸福生活他大胆的问“你住这附近?”

  

  崔秀彬不知道崔范奎在乱想些什么,但总觉得要给小同桌的朋友一个好印象“嗯,我搬来有半个月了,我姐姐在这里工作我来陪她”

  

  “你姐?”

  

  “嗯,医务室新来的护士”

  

  崔范奎觉得面前的巨型兔子突然更加帅气了许多

  

  崔秀彬受不住这个“小学弟”一直冲自己傻笑,想朝身边的人求助却发现小同桌桌前似乎只有喝了半杯的豆浆,忍不住靠过去找话题“你早上就喝这个啊?”

  

  “嗯”崔连准玩着手机没精神的点点头,不是不想理他而是真的没有精神,可能是昨晚被子没有盖好受凉了

  

  “我减肥”说完又喝了一小口豆浆

  

  “……”崔秀彬翻了个白眼信你才有鬼

  

  崔秀彬的姐姐是护士,怎么说也看出小同桌的不对劲但还没等问就听见老板娘喊“小帅哥,你的包子好了”

  “唉”崔秀彬答应完又看了看对面正啃包子的崔范奎想了想……

  

  “那小学弟你继续吃,我们就先走了啊”说完就顺手拉走了坐在位子上乖乖喝豆浆的人

  

  “???”正喝着豆浆的人

  

  “.......”崔范奎目睹了全过程,手里的半个菜包子突然不香了,这什么情况啊,不是我和崔连准一起来的吗

  

  “喂,崔秀彬你拉我走干嘛,范奎还在那呢”崔连准的头有些晕没力气只能任崔秀彬拉着走,但是小嘴还在嘟嘟嘟不停的输出战斗力

  

  范奎?叫的这么亲切,崔秀彬有点不开心拉下的脸说“他人不小了,一个人上学丢不了”

  

  崔连准人不老实的很,即使生病了也还是一样难搞,胳膊根本揽不住崔秀彬索性直接牵起他的手,小同桌的手很小刚巧正好紧紧握住,还暖暖的

  

  “!!!”崔连准的身体瞬间僵硬,人也瞬间变得听话老实了“你……干嘛啊”

  

  崔连准晃了晃手,俨然一副被占便宜的小媳妇样

  

  崔秀彬没理紧紧握着他的手朝医务室走,还一边正经的解释“你要知道吗人的正常体温是37℃左右,正常人在体温调节中枢的调控下,机体的产热和散热过程会保持动态平衡”

  

  “……”崔连准的视线一直都放在两人握着的手上,小步子跟在对方的身后觉得头更晕了

  

  恍恍惚惚觉得面前这人真好看

  

  “……”草!崔连准你烧糊涂啦,在胡乱想些什么

  

  “当机体在致热原作用下或体温中枢的功能障碍时,会使产热过程增加,而散热不能相应地随之增加或散热减少,就会出现体温升高超过正常范围”

  

  “……”刚刚乱想的崔连准有些尴尬的想抽手但是耐不住对方力气大

  

  他忍着想骂人的冲动揉了揉太阳穴附和道“所以……”

  

  “你发烧了”崔秀彬停下步子眨着大眼睛说的异常认真

  

  崔连准觉得自己最近可能是水逆,大水冲了龙王庙卷来了这么一位学霸大神“学霸……”

  

  “嗯?”小同桌叫自己学霸怎么好像格外的开心啊,崔秀彬毫不隐藏的捂着嘴笑了出来,脸颊两边的酒窝格外明显

  

  “……”崔连准握紧了双拳

  

  阿西,想骂人,这憨货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敖夜冬
割腿肉 我好想吃252粮啊😭...

割腿肉 我好想吃252粮啊😭😭

割腿肉 我好想吃252粮啊😭😭

我的褶子呢

【音译】9 and Three Quarters-TOMORROW X TOGETHER

作曲 : Slow Rabbit/SupremeBoi/Melanie Joy Fontana/Michel “Lindgren” Schulz/AndreasCarlsson/“hitman”bang/Pauline Skött/Peter St James
作词 : Slow Rabbit/SupremeBoi/Melanie Joy Fontana/Michel “Lindgren” Schulz/AndreasCarlsson/“hitman”bang/Pauline Skött/Peter St James


【搬运请注明出处】...

作曲 : Slow Rabbit/SupremeBoi/Melanie Joy Fontana/Michel “Lindgren” Schulz/AndreasCarlsson/“hitman”bang/Pauline Skött/Peter St James
作词 : Slow Rabbit/SupremeBoi/Melanie Joy Fontana/Michel “Lindgren” Schulz/AndreasCarlsson/“hitman”bang/Pauline Skött/Peter St James

 

【搬运请注明出处】

【附上了中文翻译 因为这首歌真的很有深意】


나만빼고다행복한것만같아

拿满 被够 大 hing博看 够慢 嘎他
好像除了我大家都很幸福


우는것보다웃을때가더아파

无嫩 够博大 无色r 得嘎 到 阿怕
比起哭泣笑的时候让我更加痛苦


맨날참아보려해도버텨보려해도

没n拿r 掐吗博聊 黑都 博跳博聊 黑都
就算我总想要忍住就算我试着坚持住


그게잘안돼, 지금내겐네손이필요해

个给 加 蓝对 几更m 内给n 你 搜你 皮留黑
我也做不到那样, 现在我需要你的手



그럴 땐, 눈물이 날 땐

个咯r 得n  怒n木里 拿r 得n
那样的时刻, 留下泪水的时候


내 손을 꽉 잡아, 도망갈까?

内 搜呢r 瓜 加吧 都忙嘎r嘎
你能够紧抓住我的手, 和我一起逃离吗?


숨겨진 9와 4분의 3엔

速m giao进 古哇撒不尼撒内n
隐藏着的九又四分之三车站


함께여야 갈 수 있어

航m给哟呀 嘎r 速 一搜
只有我们一起才能前行


비비디 바비디 열차가 출발하네

PiPiDiBaPiDi 哟r掐嘎出r吧啦内
PiPiDi BaPiDi 火车就要出发了呢


비비디 바비디 우리의 매직 아일랜드

PiPiDiBaPiDi 屋里额 没几 阿一r蓝的(此处读作magic Ireland即可)
PiPiDi BaPiDi 属于我们的魔法爱尔兰之岛



이 터널을 지나면

一 投闹了r 几拿秒n
若是经过这条隧道


눈을 뜨고 나면

怒呢r 的够 拿秒n
若是闭上眼睛再睁开


꿈속은 현실이 돼

古m搜跟 hiaon系里 对
梦里便会化为现实

我的褶子呢音译专用水印

내 영원이 돼줘 내 이름 불러줘

内 用窝你 对周内 一冷m 不r咯周
请成为我的永远吧 请呼唤我的名字吧


Run away, run away, run away with me
逃离吧 奔跑起来吧 和我一起逃离开来吧


세상의 끝에서forever together

Sei桑额 个忒搜forever together
在这个世界尽头 我们永远相伴


Run away babe 내게 대답 해줘

Runaway babe 内给 忒大 配jio
逃离吧 宝贝 请告诉我你的回答

我的褶子呢音译专用水印

말해줘 yes ‘아니’는 no

吗啦周yes 阿你嫩no
请对我说 是 不要说 不


Don’t wanna stay 자 이제 go

Don’twanna stay 加 一节go
我不想留下来 走吧 现在 即刻出发


너와 나 함께라면 하늘 위를 달려

No哇 拿 航m给啦秒n 哈呢r we了r 大r聊
若我与你一起 便能奔跑在天空之上


말해줘 yes ‘아니’는 no

吗啦周yes 阿你嫩no
请对我说 是 不要说 不


Don’t wanna stay 자 이제 go

Don’twanna stay 加 一节go
我不想留下来 走吧 现在 即刻出发


지금 날 데려가 줘 우리라는 마법에

几更m 拿r 得聊嘎 周 屋里啦嫩 吗包被
现在请将我带到名为我们的魔法里去吧


I don't, I don't wanna wake up
我不想 我不愿醒来

我的褶子呢音译专用水印

내 지팡이는 알람 브레이커

内 几胖一能 阿r浪m 博类一靠
我的魔杖可是闹钟终结者



우주 속을 우린 헤엄

无住 搜个r 无林 黑ongm
我们漫游在宇宙里


두 개의 꼬리별이 되어 bungee

读 给额 够里表里 对哦bungee
成为两颗彗星 bungee


It's okay, don't be afraid
一切都好,不必害怕


우리가 함께해

屋里嘎 航m给黑
我们相伴着彼此


이 밤이 끝나려 할 땐

一 吧米 个拿聊 哈r 得n
若这一夜即将结束的话


시계를 되감아 지금 rewind

系给了r 对嘎吗 几更m rewind
那便将时钟倒转 现在 倒带时间

我的褶子呢音译专用水印

금지된 장난과 이 magic hour

更m几对n 酱难挂 一 magic hour
禁止玩笑和魔法的时间


푸른 빛 불꽃이 피어

噗了n 比 不r够起 皮哦
绽放出蓝色的火花


하늘빛 마법진, 교실을 색칠할래

哈呢r比 吗博金 giao系了r sei起啦r类
天蓝色的魔法阵, 会把课室染上蓝色的吧



소환의 주문이 너와 날 이어 주게

搜花尼 住木里 no哇 拿 一哦 住给
召回的咒语 将你我紧密相连


이 터널을 지나면 눈을 뜨고 나면

一 头no了r 几拿秒n 怒呢r 的够 拿秒n
若经过这条隧道 若是闭上眼睛再睁开

我的褶子呢音译专用水印

꿈속은 현실이 돼

古m搜跟 hiaon系里 对
梦里便会化为现实


내 영원이 돼줘 내 이름 불러줘

内 用窝你 对周内 一冷m 不r咯周
请成为我的永远吧 请呼唤我的名字吧


Run away, run away, run away with me
逃离吧 奔跑起来吧 和我一起逃离开来吧


세상의 끝에서forever together

Sei桑额 个忒搜forever together
在这个世界尽头 我们永远相伴

我的褶子呢音译专用水印


Run away babe 내게 대답 해줘

Runaway babe 内给 忒大 配jio
逃离吧 宝贝 请告诉我你的回答


말해줘 yes ‘아니’는 no

吗啦周yes 阿你嫩no
请对我说 是 不要说 不


Don’t wanna stay 자 이제 go

Don’twanna stay 加 一节go
我不想留下来 走吧 现在 即刻出发


너와 나 함께라면 하늘 위를 달려

No哇 拿 航m给啦秒n 哈呢r we了r 大r聊
若我与你一起 便能奔跑在天空之上


말해줘 yes ‘아니’는 no

吗啦周yes 阿你嫩no
请对我说 是 不要说 不


Don’t wanna stay 자 이제 go

Don’twanna stay 加 一节go
我不想留下来 走吧 现在 即刻出发

我的褶子呢音译专用水印

지금 날 데려가 줘 우리라는 마법에

几更m 拿r 得聊嘎 周 屋里啦嫩 吗包被
现在请将我带到名为我们的魔法里去吧


캄캄한 밤 그 계단 밑에서

扛m卡慢 棒m 个 giao但 米忒搜
漫漫黑夜 在阶梯之下


널 본 순간 마법은 시작됐어

Nor 博n 速n干 吗博本 系加对搜
看见你的瞬间 魔法便已开始


네 눈물로 주문을 만들자

你 怒n木r咯 住木呢r 慢的r家
用你的泪水创造出咒语吧


다신 울지 않게

大系n 无r几 安给
我不会再让你哭泣


내 영원이 돼줘 내 이름 불러줘

内 用窝你 对周内 一冷m 不r咯周
请成为我的永远吧 请呼唤我的名字吧

我的褶子呢音译专用水印


Run away, run away, run away with me
逃离吧 奔跑起来吧 和我一起逃离开来吧


세상의 끝에서forever together

Sei桑额 个忒搜forever together
在这个世界尽头 我们永远相伴


Run away babe 내게 대답 해줘

Runaway babe 内给 忒大 配jio
逃离吧 宝贝 请告诉我你的回答


말해줘 yes ‘아니’는 no

吗啦周yes 阿你嫩no
请对我说 是 不要说 不


Don’t wanna stay 자 이제 go

Don’twanna stay 加 一节go
我不想留下来 走吧 现在 即刻出发


너와 나 함께라면 하늘 위를 달려

No哇 拿 航m给啦秒n 哈呢r we了r 大r聊
若我与你一起 便能奔跑在天空之上


말해줘 yes ‘아니’는 no

吗啦周yes 阿你嫩no
请对我说 是 不要说 不


Don’t wanna stay 자 이제 go

Don’twanna stay 加 一节go
我不想留下来 走吧 现在 即刻出发


지금 날 데려가 줘 우리라는 마법에

几更m 拿r 得聊嘎 周 屋里啦嫩 吗包被
现在请将我带到名为我们的魔法里去吧



卡汐蟹

「他」 C3

    说到发光的物体,能指引的无非就三个,日,月,星辰。

    突然想起五年前高中时期的一件事,那时,是第一次被告白吧,我拒绝了,发小崔范奎很好奇,当天下午就约我去操场

    “他怎么表白的啊???好兴奋哎!”

     “他啊,,,他说‘陆黎同学,你笑起来真的很甜很甜,高三冲刺这段时间本来很黑暗,感觉很迷茫,看到陆黎同学的笑容就会很有动力,谢谢你成为照亮我前路的星星,’然后就问可不可以在一起。”我也笑了笑

     ...

    说到发光的物体,能指引的无非就三个,日,月,星辰。

    突然想起五年前高中时期的一件事,那时,是第一次被告白吧,我拒绝了,发小崔范奎很好奇,当天下午就约我去操场

    “他怎么表白的啊???好兴奋哎!”

     “他啊,,,他说‘陆黎同学,你笑起来真的很甜很甜,高三冲刺这段时间本来很黑暗,感觉很迷茫,看到陆黎同学的笑容就会很有动力,谢谢你成为照亮我前路的星星,’然后就问可不可以在一起。”我也笑了笑

      “为什么要拒绝呢?”

      “可能同学感情那么多年,也不可能进一步了,还有,谁想做别人的星星啊,每个人都想找到自己的太阳吧。”说到后面我不禁垂眸,眼中的无望不想显露出来便闭上了眼睛,过了几秒又重新睁开,

    “说完啦,我先走啦,bye~”

    自那件事之后,本不觉得会再有什么桃花了,直到我大学毕业那天晚上,我才明白,原来陪伴了我那么多年的人,也动了感情啊......

    kakao上。

    20:15“小黎子!!!”

    20:15“嗯呢?”

    20:20“你人呢???”

    20:25“崔范奎!!!你大晚上想干什么?打扰了我又突然去打游戏了??!”

  20:39:59“我不理你了昂!”

    20:40 “我想你了”

    屏幕这头的我有些楞

    20:41“你干什么嘛,搞得这么煽情,我今天刚毕业哎[假哭]”

    20:41“看看今晚的天空吧,有我想说的话”

    20:42“我缓缓的打出一个?,你到底想说啥”

    20:43“今晚月色真美”

    崔范奎今晚有些不太一样,回味了这句话,才想起来之前在网上有浏览过,是“我爱你”的意思,可......我们之间......不可能的

    20:45“崔范奎你是睁着眼说瞎话吗?没看到月亮子儿都没有一个。”

    就这样,我拿‘云层太厚了遮住了月亮’这个蹩脚的理由,拒绝了他第一次告白。

    回忆结束,我也继续投身工作当中,努力生活着。

    其实我目前的年龄还不算大,23岁,可爸妈就是觉得我嫁不出去,总寻思着给我相亲,各种苦肉计加威逼利诱好几天我才答应下来。

    了解了一下,相亲对象貌似各方面条件还不错,在珠宝公司做设计师啊......我跟这一行可真有缘。

    当日。

    我到了约会的咖啡厅,在不远处就找到了描述相符的相亲对象,惊了一下,便走近打招呼“一不小心又见面了,崔总。”

    他抬头刚想打招呼,看到是我,又温暖一笑

    “那就是缘分咯?”

    “哈哈哈,是啊,既然是来相亲,那就各自坦白自己的想法吧。我相信崔先生没有想恋爱或者是结婚的意愿吧?我目前也是的。”

    “你为什么肯定我没有这些意愿呢?”他挑眉,望向我

    “你们这种级别的人物,肯定会传消息出来吧?而且一般也讲求门当户对,绯闻没差了。”我耸耸肩答到

    “陆小姐也真了解啊,感觉陆小姐是个很不错的人,不妨交个朋友?”

    “好啊~”













我又来啦!第三章!我会继续努力写的!!

    


银色珍珠贩卖机

从此我爱的人都像你 【彬准/档21/BE】

推荐bgm:NF/Sasha Sloan -- Only

我总是在临死的时候怀念你。

崔连准这样想着,也就任自己倒在雨夜里。

刀子捅进皮肤的时候确实冰冰凉凉的,他不少感受过,但这么深却是头一次。

心中还是有着不甘心,他颤抖着够着摔在地上不远处的手机拨通了电话。

对方接通的很快,但是迟迟没有声响传来,崔连准自嘲地扬了扬嘴角,最后还是带上了哭腔。

“秀彬呐…下辈子我不想再爱上你了,太痛了,”

“…秀彬呐,你到底…到底还爱不爱我,”

“…可下辈子,可如果真的有下辈子,能不能换你来找我…”

那头依旧毫无声响,崔连准最后挂断了电话,仰着头感受雨滴打在脸颊上。

如果雨能化成血,如果他还...

推荐bgm:NF/Sasha Sloan -- Only

我总是在临死的时候怀念你。

崔连准这样想着,也就任自己倒在雨夜里。

刀子捅进皮肤的时候确实冰冰凉凉的,他不少感受过,但这么深却是头一次。

心中还是有着不甘心,他颤抖着够着摔在地上不远处的手机拨通了电话。

对方接通的很快,但是迟迟没有声响传来,崔连准自嘲地扬了扬嘴角,最后还是带上了哭腔。

“秀彬呐…下辈子我不想再爱上你了,太痛了,”

“…秀彬呐,你到底…到底还爱不爱我,”

“…可下辈子,可如果真的有下辈子,能不能换你来找我…”

那头依旧毫无声响,崔连准最后挂断了电话,仰着头感受雨滴打在脸颊上。

如果雨能化成血,如果他还有力气站起来像之前一样,他会不会再走向他。

可惜这个世界从来没有,如果。

秀彬呐,如果你再爱上一个人,那个人会不会有一点点像我?


一月十八日,晴。

崔秀彬按下闹铃,揉了揉头发爬起床。耳洞又发炎了,他站在镜子面前呆了呆,把塞在耳洞里的茶叶梆子取掉拿个几根新的狠狠塞了进去,本来快要长好的又被蛮力捅了捅,有血丝渗出,他不怎么在意。

他越来越不认识自己了,烈色干燥的头发,渗着血的一排耳洞,还有那空洞无神的瞳孔。

赤着脚站在阳台上抽完清早的最后一根烟,崔秀彬抖了抖挂在衣架上的板儿正衣服套在身上,勉勉强强把头发梳得利索了点,然后挂上门锁出了门。

他要去咖啡馆找他喜欢的男孩。


那个男孩蓝色的头发,单眼皮,长得像只狐狸,吊儿郎当。

崔秀彬的家人气得甚至要跟他断绝关系,也拦不住这个叛逆的儿子去跟这样一个街头小混混搞对象。

崔秀彬喜欢摸那个男孩的耳垂,喜欢时不时隔着空气亲亲他的脸,喜欢在冷风天把衣服套在他身上,然后让那个男孩把头埋在他的脖颈里。

崔秀彬在床上的时候也发狠,但似乎是没什么感情一般,完了事就洗洗身上,然后坐在床沿抽烟,一句话不说。

男孩喜欢这个时候抱住崔秀彬的后背,然后央求他亲亲自己。

他们从来不接吻。

那个蓝头发男孩一直以为是崔秀彬害羞想保持距离,可第一次那晚崔秀彬低着头瞪着自己,自己试探着想要亲他,可崔秀彬那热情在眼波流转中还是在瞬间冷了下来,然后偏过头猛进猛出,再也没有眼神的流连。

太奇怪了,男孩想。

他们谈了半年多的恋爱,崔秀彬带着他去游乐场玩过山车,带着他去海边在沙滩上写字跳远,带着他去吃好吃的,还会在男孩吃了一嘴油的时候宠溺地擦擦他的嘴唇。

男孩累了会枕在他的大腿上,崔秀彬就会伸手揉着他的耳垂,可当男孩也想揉一揉崔秀彬的耳垂时,他总是皱皱眉头躲开。

男孩不敢问,因为他害怕崔秀彬冷漠的眼神。

他们作为情侣,除了亲吻该做的都做了,可男孩总觉得他们之间有一堵墙,可当男孩在这段关系中迟疑着后退时,崔秀彬的温柔又会把他重新唤回来。

崔秀彬还从不让他进自己的家。

他们的每次床事都是在宾馆,男孩好奇崔秀彬的家,想通过家里的陈设进一步看清这个人的性格,可崔秀彬总是不容分说地回绝他。

男孩总是会问:你爱我吗?

崔秀彬也总是摸摸他的头告诉他:我爱你,我真的很爱你。

男孩相信了。

崔秀彬的态度似乎也转折了很多,男孩觉得那堵墙真的要打破了。

那天晚上,崔秀彬躺在男孩身边沉浸入睡眠,男孩看着他的唇,忽然就探上前吻住。

那温度冰得男孩一哆嗦。

许久,男孩看到崔秀彬的眼角有一滴泪缓缓流下来,他急急忙忙去拭,那泪却越流越多怎么也拭不干。

男孩藏在了心里,他没有告诉崔秀彬他在晚上趁他睡觉偷偷亲吻他的嘴唇,他没有告诉崔秀彬在梦里流的泪水打湿了半个枕头,他没有告诉崔秀彬微张的唇断断续续地吐字。

“连…准…”

那一声一息,沉重到一击一痛。


崔秀彬打车到了咖啡馆,男孩坐在靠窗的座位上欢快地朝他招手。

“怎么了,忽然想喝咖啡?”

崔秀彬拉开椅子坐下。

“秀彬呐…”男孩支支吾吾,还是鼓足勇气说出了那五个字,“我们分手吧。”

崔秀彬没惊讶,没挽留,甚至眼神都没有一丝变化,他只是坐在那里抿了抿咖啡,微微点了点头。

男孩还是没忍住哭腔,“我下辈子不要再爱上你了,太痛了。”

空气忽然冻住,崔秀彬听闻抬了抬头,看到男孩颤抖着泪眼朦胧,眼神突然就失了焦距。

“…秀彬呐,我下辈子不要再爱上你了,太痛了…”

一如既往,崔秀彬没有吭声。


像是没有灵魂一样走回家,打开房门的一瞬间崔秀彬突然双腿失去了力气,他瘫在地板上,然后抬头看向了那一墙照片。

那一墙密密麻麻的照片,那一墙刺眼的蓝色。

他们第一次牵手,第一次拥抱,第一次面朝大海拍下的照片,在游乐园趁着烟花亲吻的照片,在烤肉店里吃到满脸是油的照片…

整整一墙。

原来他每天,都是靠这个度过。

可他忘了,他以为那是那个男孩。

他们长的真像,性格也像,会闹小脾气,会动不动吃醋,会莫名其妙发火。

原来那个学生会会长和那个社会上烧杀打杂的小混混在一起了,一直都是。只不过那个小混混死了,那个小混混再也没有办法从远处奔向他,再也没有办法抱着他,再也没有办法在平安夜把手揣在他的兜里,跟他撒着娇说一句:秀彬呐,亲亲我。


崔秀彬打开抽屉拿出药瓶,就着水咕咚咕咚灌下,然后微笑地躺在床上,看着那一墙照片。

打开手机,他找到一年之前他没说完的留言。

“连准哥,”

他补上一句,

“我来赴下辈子的约了,”

“…说话算数。”



7lllll
占tag致歉 我去上学校~ 从...

占tag致歉

我去上学校~

从来不迟到(不可能)~

爱学习爱劳动~

高中沙雕日常趣事多

防弹+wanna one+TOMORROW X TOGETHER

(因为我之前不小心把微信的那个群不小心给退了  扫二维码也不行了   所以重新建了一个 是QQ群😢)

不喜勿入  来的亲们活跃点儿!!!!!!

占tag致歉

我去上学校~

从来不迟到(不可能)~

爱学习爱劳动~

高中沙雕日常趣事多

防弹+wanna one+TOMORROW X TOGETHER

(因为我之前不小心把微信的那个群不小心给退了  扫二维码也不行了   所以重新建了一个 是QQ群😢)

不喜勿入  来的亲们活跃点儿!!!!!!

xkkkyzxkk

REWIND

第四章

要是能提前通知内场拍摄地点换到了滨海浅滩,我会让崔秀彬再多吃一碗米饭。

深秋天空呈现异样的银灰色,浅白色帆船融入远处的海平线。

海水柔软冰冷,水波晃动着淹没至脚踝处,赤足行走在浅滩上,黑色衬衫映衬着崔秀彬肤色雪白,肢体修长,背上的蝴蝶骨轮廓明显。

PD将镜头聚焦,示意他将香水慢慢倒进海水中。

海风很大,他额前的碎发被风吹乱,露出一只眼睛。

光影交织间,注视着深蓝色海水的崔秀彬瞳孔颜色很浅。

某一瞬间我觉得他很像连准哥。

 

众所周知,我和他都继承了连准哥的长腿,但崔秀彬似乎继承的更好一些,单从接到的CF数量上定论。

而奎的易寒体质似乎更青睐于我。

一阵风...

第四章

要是能提前通知内场拍摄地点换到了滨海浅滩,我会让崔秀彬再多吃一碗米饭。

深秋天空呈现异样的银灰色,浅白色帆船融入远处的海平线。

海水柔软冰冷,水波晃动着淹没至脚踝处,赤足行走在浅滩上,黑色衬衫映衬着崔秀彬肤色雪白,肢体修长,背上的蝴蝶骨轮廓明显。

PD将镜头聚焦,示意他将香水慢慢倒进海水中。

海风很大,他额前的碎发被风吹乱,露出一只眼睛。

光影交织间,注视着深蓝色海水的崔秀彬瞳孔颜色很浅。

某一瞬间我觉得他很像连准哥。

 

众所周知,我和他都继承了连准哥的长腿,但崔秀彬似乎继承的更好一些,单从接到的CF数量上定论。

而奎的易寒体质似乎更青睐于我。

一阵风刮过,在露天休息区取暖,穿着羊毛外套的我瞳孔不自主放大,身体颤抖。

所以啊,我们休宁就好好的在夏天工作。经纪人哥将热咖啡递过来,一面调侃着。冬天的时候就看着你家秀彬哥就好。这位哥呢,只要是你陪同,就会做的非常好。

......这是哪里来的脑补,我垂目抿了一口咖啡。

经纪人哥继续以CP饭般的热情坚定推进着这段关系。

等会儿我们休宁要乖乖地端热茶过去,也要和PDnim打招呼,知道了吗?

我掩面打了一个喷嚏,崔秀彬自己会过来,他车钥匙还在我这儿。

听到我叫他的名字,经纪人哥身体大幅度抖动了一下,呀,你们吵架了吗?今天早上不还在一张床上睡着?

 

吵架的话,崔秀彬根本不会带我到外场来。他大概会像之前一样把我反锁在房间中才对。

想起那次不愉快的冲突,我锁骨处传来隐约痛感。

经纪人哥从羽绒外套中拿出一只保温杯,“那就拜托休宁了哦。”

隔着皮质手套,我接过了保温杯。

 

“好,cut!”

“辛苦了。秀彬nim。”

片场响起短暂的鼓掌声,站在人群中央的崔秀彬被助理迅速披上外套。

毛球羊绒外套。我去年买的那件。

蓬松加厚版型的衣服,穿得好就模样可爱,穿不好就是原始森林来的栗子球。

幸好崔秀彬身上的冷冽感并没有因此消失。

“休宁,过来这里!”隔着许多人,助理欧尼首先看到我并招手示意。我穿过拍摄棚,靠近崔秀彬身边时闻到了很淡的松木气息。

他坐在椅子上,双腿交叠,那支价值不菲的琉璃色香水瓶被随意扔在一旁。

“欧尼,我带了红茶过来。”我将保温杯递给助理。

“啊,谢谢休宁。”助理欧尼看了一眼崔秀彬,没有伸手来接。

“拿去喝吧。今天拍摄辛苦了。”隔得很近,我看到她鼻尖冻得发红,手指蜷缩在毛衫中。

 

冬天的海边真的太冷了。

车内暖气调得很高,我坐在副驾驶和朋友们Kakaotalk,助理欧尼的头像突然闪烁起来:

<一开始说不接这个广告,说是因为不喜欢蓝色的海。>

<我当时就疯了,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这样。>

助理欧尼向我吐着苦水,我瞄了一眼正在开车的崔秀彬。

<ㅋㅋㅋ他就是不太稳定,到了冬天的时候。>

<但幸好今天一切顺利,拍摄工作完成的也好。>

<不管怎样,都拜托休宁了^_^ !>

< '◡' >

 

“冬天休宁不是也不太稳定吗?”

车辆经过仁川大桥前崔秀彬突然开口,吓了我一跳。

“哥想要把车开到海里吗?”我立刻把手机合上,放到衣袋中。“开车就好好的看着路,经纪公司和大韩民国人民都会感谢你的。”

蜜桃π

【彬彬】乌龙π (5)

   ◎骚里骚气学霸攻×暴躁可爱校霸受

    ◎校园文,1v1,HE

          ◎小学鸡作者

    

005

     这一觉醒来的“惊喜”有点大,崔连准怀疑的眨了眨眼睛又晃了晃脑袋,再次看清眼前的人后“靠”脑袋一热腾的一下站起来

  

  “你怎么在这?”小小的眼睛里充满着大大的疑惑

  

  “我上学啊,不然干嘛”男生扶了扶眼镜突然低头忍不住笑起来,虽然他笑起来很好看...

   ◎骚里骚气学霸攻×暴躁可爱校霸受

    ◎校园文,1v1,HE

          ◎小学鸡作者

    

005

     这一觉醒来的“惊喜”有点大,崔连准怀疑的眨了眨眼睛又晃了晃脑袋,再次看清眼前的人后“靠”脑袋一热腾的一下站起来

  

  “你怎么在这?”小小的眼睛里充满着大大的疑惑

  

  “我上学啊,不然干嘛”男生扶了扶眼镜突然低头忍不住笑起来,虽然他笑起来很好看,脸颊两侧的酒窝也很可爱但……

  

   崔连准极其不爽的皱着眉“你笑什么”

  

  “嗯?”男生抬起头撑着椅子,一脸坏笑的看着崔连准“果然还是很凶啊”

  

  “……”

  

  一些不好的画面又涌上的记忆,“靠”果不其然崔连准的火气上来了,他一脚踢开面前的桌子,正撞到了前面同学的椅子,同学的背瞬间僵硬头也不敢回

  

  崔连准揪着对方的领子“你他妈想打架”

  

  “谁想打架!”老崔拿着教案一进教室就看到了最后面的正嚣张跋扈两个人,直指着崔连准“你小子给我出来”

  

  ……

  

  高二三班的全体同学,颤颤巍巍的迎接这一场腥风血雨的景象,直到班主任这个救星出现,他们才不约而同的松了一口气

  

  崔连准前面的同学捣了捣他的同桌“以为要打起来,我刚刚差点吓尿了”

  

  同桌没回他,泄了气一样趴在桌子上“造孽啊”

  

  “……”崔连准

  

  崔连准跟在老崔后面顿时就有种凉凉的感觉,因为这老崔不是别人而是崔范奎的爸爸,从小到大几乎都是跟着他长大的,感情甚至比他的亲生父亲还亲

  

  “他先惹我的”崔连准一脸正气的背着手,一点都没有犯错的自觉

  

  “他惹你啥了,我看你就是皮痒了,刚开学就给我惹事,是不是早饭吃多太多撑得啊”

  

  “我.....”崔连准想说什么,但看到老崔瞪着他就立刻闭上了嘴。

  

  老崔把教案丢给了崔连准“看我待会怎么治你”,老崔进了教室又叫了另一个人“崔秀彬出来”

  

  然后走廊上就变成了三个人,出来时崔秀彬还装模作样问了老崔一句“吃了没”

  

  崔连准看着他,眼神复杂“这货傻逼吗”

  

  老崔拿回崔连准怀里的教案“两个选项现在你俩自己选择一下”说完他停了一下,抬眼意味不明看着俩人笑了一下

  

  “......”崔秀彬蒙圈捣了他一眼旁边的人,小声问“你们学校老师都这样吗”后面那句“看起来不太聪明的样子”他没敢说

  

  “.......”呵呵,崔连准苦笑,深吸一口气回忆起了小时候他和崔范奎俩人犯错被老崔折腾的噩梦

  

  比如在冷风让他俩做俯卧撑还是那种一上一下双人的,以至于当时一段时间他看到崔范奎的脸就想吐

  

  要不就是让他俩守在小区门口,进一个人就必须夸一个人,而且夸人的词不许重复,像个傻逼

  

  比起这样丢人,崔连准宁愿老崔甩他两巴掌

  老崔清了清嗓子“现在....你俩要么现在在我面前打个够,要是不打的话就……现在立刻就给我拥抱和解”

  

  崔秀彬“……?”

  

  崔连准“……!”

  

  这也太变态了

——

  

  傍晚七点

  

  天已经黑了,摊子突然刮起了风,坐在烧烤摊上的正在和崔范奎发消息的崔连准打了个冷颤

  

——小子你今天挺厉害啊,和别人交流感方式挺别致的,果然你叔叔还是你叔叔

  

——我他妈阉了你,能不能不提这茬

  

——好好好,不提,操!你班主任回家,撤了。

  

  ........

  

  “我真的以后必须得从良了,牛魔王一进教室就死盯着我不放”休宁凯两串烤肉一起往嘴里塞,口齿不清“我他妈今天憋屈死了,你呢咋样,听说你今天和新来的抱在一起…啊!”休宁凯还没说完突然椅子腿被人踹断,直接倒在地上“啊,疼!”

  

  崔连准收回脚喝了一大口啤酒,“闭嘴”一想起今天发生的事就头疼

  

  当时他还没反应过来,崔秀彬就已经揽着崔连准的肩膀一把把他抱在怀里,还十分温柔的揉了揉头发“老班你放心,我会和我小同桌好好相处的”笑嘻嘻的表情活像一只憨憨

  

  操,谁要和你相处啊,真他妈倒霉

  

  休宁凯住校,所以撸串的两人在烧烤店门口就解散了,学校离崔连准家挺近的两站就到了

  

  车上人挺多的只剩下最后一排的两个位子,崔连准投了币打算过去,却不料被后面的人撞了一下,一个不稳的撞进了前面人的怀里,但这人身上全都是骨头,头撞的挺疼的

  

  那人心眼还挺好的,担心他站不稳手扶了扶他的腰

  

  但他手刚放上就被崔连准一个激灵的给拍开,用的力度不小

  

  “……操”崔秀彬感觉手要骨折了

  

  崔秀彬压根没想到在这能遇到他,刚搬过来打算熟悉一下路线,结果就遇到了最狗血的剧情,小同桌的投怀送抱?

  

  两人那次不欢而散后,崔秀彬也没多想等打开微博看到99+的消息后他才大概的了解了一下

  

  原来是不凶惹得鬼,崔秀彬看着粉丝传给他的那个不凶的表情包笑着摇了摇头,还挺可爱。

  

  但崔连准觉得这人真心挺烦的,哪哪都能看见他

  

  虽然崔秀彬身上规规矩矩穿着校服还挺不赖,但小霸王还是一眼就能看出来这人不是善茬,挺直了腰板说“离我远点”又对上对方疑惑的眼神解释着

  

  “对你过敏”

  

  “靠!你……”崔秀彬直起了身子想要在身高上鄙视小同桌,但腰还没完全直起来手机屏幕就亮了,崔连准发誓他不是有意要看到的,绝对只是角度问题。

  

—你到哪了?

  

  崔秀彬没回,屏幕暗了一会又亮了

  

—这边周围挺乱的,你收收性子不要打架,快回来。

  

  看头像应该是个女生,感觉挺着急的,崔秀彬看了一眼又没回,直接放回了口袋,甚至还对上了崔连准的视线“嗯?”

  

  “……”偷看被抓包崔连准有些心虚的转过头,过了一会还是捣了捣崔秀彬胳膊“要不你还是回个消息吧”

  

  崔连准不是担心他,而是那条信息说的没错,这周围确实挺乱的,光他自己就撞上两次抢劫了,让人家担心挺不好的

  

  “为什么?”

  

  崔连准揉了揉耳朵不想理他,但还是能隐约听到旁边打字的声音

  

—乘客们乌龙山路到了,有下车的乘客请下车

  

  崔秀彬“……”

  

  崔连准“……”

  

  “我们这缘分也是没谁了啊”崔秀彬自然的手搭在崔连准身上,笑嘻嘻的露出酒窝像巨型兔子一样挂在他的身上

  

  崔连准嫌弃的一把拨开,头也不回往前走“谁跟你有缘分,他妈的嘴闭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