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UT同人

492浏览    154参与
杂七_杂八[已咸鱼化]

Player · Undertale(2)

*部分人物OOC


*含私设注意


————————————————————


  “你……”Frisk还想问些什么,但被Player捂住了嘴巴,Frisk感受到了来自Player手心的温度,那是与人类无异的温度。


  “别出声,有人来了。”Player比了个噤声的手势。


  Frisk连忙比了个OK的手势,Player才松开了捂着Frisk嘴巴的手。


  “声音是从这传来的……啊,你们好,孩子们!”两人等了一会,一个穿着紫色长袍的人型怪物从她们前方紫色的门中走了出来,她看到两人,似乎很高兴的样子。


  “你...

*部分人物OOC


*含私设注意


————————————————————


  “你……”Frisk还想问些什么,但被Player捂住了嘴巴,Frisk感受到了来自Player手心的温度,那是与人类无异的温度。


  “别出声,有人来了。”Player比了个噤声的手势。


  Frisk连忙比了个OK的手势,Player才松开了捂着Frisk嘴巴的手。


  “声音是从这传来的……啊,你们好,孩子们!”两人等了一会,一个穿着紫色长袍的人型怪物从她们前方紫色的门中走了出来,她看到两人,似乎很高兴的样子。


  “你好。”两人一起礼貌的向那个怪物问好。


  “我是Toriel,是这座Ruins的管理人……哦!那个大坑是怎么回事!”Toriel注意到了那个巨大的冲击痕迹,捂着嘴,一脸震惊的看着。


  “我们遇到了一朵黄色的小花……”Frisk向Toriel解释着,Player脸上露出了尴尬的表情。


  “黄色的小花?!它没对你们做什么吧?!”Toirel慌慌忙忙的走到两人身边,担心地问。


  “我倒是没事了……但Player她……”Frisk想起了刚才Player口吐鲜血的样子,担忧的看向她。


  “我没什么大事的,就是被它打了一下而已。”Player耸耸肩,表示自己并无大碍。


  “打了一下?!”Toirel看看那巨大的冲击痕迹,再看看眼前的两人,表情变得严肃起来,她走向Player,牵起Player的手,向她缓缓的输送魔法,Player感受到了一股暖流在她体内运转着。


  “您……在干什么?”Player有些受宠若惊,语气都不由得惊慌了起来。


  “我在帮你疗伤……那个残忍的家伙,居然忍心欺负两个那么可怜的孩子……”Toirel闭着眼,专心的治愈着Player。


  “Toirel小姐……其实那个大坑是……”Frisk咳嗽了一声,有些尴尬的说。


  “不过没关系了,有我在,它不会欺负你们,所以不要害怕……好了,治疗完成了。”Toirel睁开眼,松开了紧握着Player的手,露出了一个令人安心的笑容。


  “Player,你感觉怎么样?”Frisk看向Player,关心地问到。


  “好多了……谢谢您,Toirel小姐。”Player摆弄了一下自己的手臂,感觉自己的伤势都恢复了,向Toirel道谢到。


  “不是小姐了,我已经是一个孩子的母亲了……走吧,我带你们俩离开这片地下墓地。”Toirel的表情像是想到了什么,顿了一下,但很快的恢复了她的笑容。


  “谢谢你,Toirel女士!”Frisk向Toirel露出了一个明媚的笑容。


  “谢谢您。”Player也微笑着向Toirel道谢。


  “不用谢,孩子们,在你们之前已经有很久没有人类来到过这里了,我每天都会来这里看看,是否有人类掉下这里……啊,一不小心感慨了那么多,我们走吧。”Toirel看着两人,然后转过身,走向那扇紫色的门。


  三人有前有后,一同走进了那扇紫色的门中。


  三人穿过了一条漫长的甬道后,前方豁然开朗,她们所在的地方是一个以紫色为基调的大厅,在她们的左前方和右前方,各有一段楼梯,而在她们正前方,有一丛红色的枫叶,上面有颗明亮的星星。


  “Player,你看到那颗星星了吗?”Frisk扯了扯Player的衣服,问到。


  “嗯,看到了……”


  “孩子们,你们在聊什么?”Toirel好奇的看向正在窃窃私语的两人。


  “Toirel女士,你有看见那有一颗星星吗?”Player手指着星星,向Toirel询问着。


  “星星?那只有一堆枫叶丛啊,不过你们想知道星星长什么样的话,尽可以来问我,我曾经也是见过星星的……它们像小精灵一样,在深邃的宇宙中闪烁着它们的光芒……多么可爱啊!”Toirel似乎回想起了什么往事,捂着嘴笑了起来。


  “Toirel女士……看不到吗?只有我们两个能看到?”Frisk疑惑地看着Player。


  “看来是了。”Player叹了口气,说到。


  “Player?Frisk?”在Player与Frisk还在聊天的功夫,Toirel已经走到了台阶旁。


  “抱歉,Toirel女士,我们想在这多逛逛。”Player充满歉意的看着Toirel,走向了那颗星星。


  “我也是,抱歉Toirel女士。”Frisk也道着歉,然后跟着Player一起走向了星星。


  “好吧,那我会在这等你们,希望你们能喜欢这里。”Toirel笑着摆了摆手,站在台阶上静静地等着两人。


  Player走到星星前,伸手触碰了一下,听到了熟悉的提示音。


  *Ruins的阴影在上方笼罩着,这使你充满了好奇心,档案已保存。


  “谁,谁在说话?”Frisk被突然响起的声音吓到了,紧紧抓着Player的手臂。


  “大概是Chara吧,习惯就好。”Player将手从星星上移了开来,转头看向Frisk,“Frisk,你来试一试。”


  “好,好的,是把手放在这上面就行了吗?”Frisk将手放在了星星上,那个提示音又响了起来,她仍被吓了一跳。


  *Ruins的阴影在上方笼罩着,这使你充满了决心……胆小鬼。


  “谁,谁是胆小鬼!我只是被突然吓到了而已!”Frisk不服气的跟这个声音争辩了起来,但那个声音并没有回应她。


  “孩子们,怎么了吗?”Toirel的声音从上方传来,她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担忧。


  “我们没事,Toirel女士。”Frisk回答着她,“看来只有我们两人能听到Chara的声音呢……”


  “是的。走吧,别让Toirel女士等太久了。”说完,Player就走回了楼梯口,上了楼梯,Frisk在她的身后跟着她。


  “怎么样,喜欢这吗?”Toirel摸了摸两人的头。


  “嗯,我们很喜欢!”Frisk和Player大声的说着。


  “你们喜欢就好,那么我们继续走吧。”得到两人的回答,像是如释重负般,Toirel轻松的向前走进了门中。


  两人跟在Toirel的身后进了门,Toirel站在一些压力板旁,等着她们,看到她们来了,向她们用着一种带有自豪的语气说着:


  “欢迎来到你们的新家,孩子们,请让我指导你们如何在Ruins里移动。”


  “好的!请等一下……啊,我的笔记本和笔都不见了……”Frisk翻找了一下自己的口袋,发现自己的东西丢了,一脸沮丧的样子。


  “没事,我这有。”Player像是变魔术一般,凭空拿出了一本小小的笔记本和一只钢笔,交给了Frisk。


  *你获得了一本小笔记本和一支钢笔。


  “那个声音又响起来了……话说Player你是从哪里找出来的啊?”Frisk好奇地问。


  “这是个秘密,听Toirel说吧。”Player调皮地眨了眨眼,然后示意着Frisk。


  “在Ruins中,有着许多有趣的迷题,古人喜欢将消遣与开门结合在一起,就像这样。”说着,Toirel按照一定的路线踩过了压力板,走到了一根拉杆前,拉下了拉杆,在她们面前锁着的大门应声而开。


  Frisk低着头,在笔记本上记录着什么,Player则是一直看着Toirel。


  “只有像这样解开迷题,门才会开启,好了,让我们向下走吧。”Toirel走进了门内。


  三人走向了下一个房间,这个房间的地上有水流,在水上有木桥,在每个个被水流隔断的地方,都有着拉杆。


  “这也是迷题吗?”Frisk举着手发问到。


  “是的,不过要想解开这个谜题,你们需要打开多个开关,不过别担心,我已经在正确的开关上做了记号,你们只需要找到那个做了记号的拉杆就行,我相信你们能做得到。”说完,Toirel走过了第一个木桥,两人跟着她一同走过木桥,来到了第一个拉杆前。


  “呃……Toirel女士真是费心了呢……”Frisk看着旁边写的满满当当,还画满了箭头的拉杆,无奈到。


  “Toirel女士……真的很关心我们呢……”Player也无奈到,走向前去,拉下了拉杆。


  “我想这一定难不倒你们的,对吗,聪明的孩子们?”Toirel开心的说。


  “是的呢……”Frisk一脸决心的说,Player在旁边捂着脸,没眼看。


  “下一个会有些难度哦。”Toirel似乎没有察觉到两人的表情,接着往下走。


  三人走过了第二个木桥,来到了两个拉杆前,不出所料的,左边的拉杆也是一样的情况。


  “Frisk,我有一个好点子。”Player突然一脸神秘的对Frisk说。


  “什么好点子?”Frisk凑近了Player,饶有兴趣的问。


  “我们可以假装看不到,然后故意拉错拉杆!”Player的眼里好像闪着光,兴致勃勃地说。


  “唔……这样不太好吧……不过我觉得可以。”Frisk满脸决心的比了个OK的手势。


  Player走向右边的拉杆,Frisk跟着她,在Player将要拉下拉杆时,Toirel阻止了她:“不,不是这个拉杆,是左边的拉杆,去试试左边的拉杆吧。”


  “唔……我左右感不好……Frisk你来。”Player向Frisk暗示到。


   Frisk收到暗示,也走向右边的拉杆,将要拉下时,Toirel再次出声制止了她:“这是右边啊孩子们……也许我应该给你们补补课。”


  “抱歉,Toirel女士……”Frisk有些不好意思,走到了左边,拉下了拉杆。


  “咔哒”一声,挡在她们面前的尖刺退了下去。


  “这才对了,我为你们感到骄傲,孩子们。”Toirel显得很高兴,夸奖了两人,然后向前走去。


  “Player……我想我们还是不要捉弄Toirel女士了吧?”Frisk看着Player,脸有些发烫的说。


  “好吧。”Player应答着,两人跟在了Toirel后面。


杂七_杂八[已咸鱼化]

Player · Undertale

*部分人物OOC请注意


*此Player非彼Underplayer里的Player,是我的自创,也就是说某种程度上代表了我本人真不是Underplayer里的Player!我这等渣渣如何与大佬的Player相比啊!


*含私设,Frisk is a GIRL,Chara is a GIRL too,以及本人CP向是PlayerAll(Player:我花了钱买了游戏还不都是我的?【滑稽】),请素质!


————————————————————


  很久以前,地球由两个种族统治着:人类和怪物。


  有一天,两个种族之间爆发了战争。


 ...

*部分人物OOC请注意


*此Player非彼Underplayer里的Player,是我的自创,也就是说某种程度上代表了我本人真不是Underplayer里的Player!我这等渣渣如何与大佬的Player相比啊!


*含私设,Frisk is a GIRL,Chara is a GIRL too,以及本人CP向是PlayerAll(Player:我花了钱买了游戏还不都是我的?【滑稽】),请素质!


————————————————————


  很久以前,地球由两个种族统治着:人类和怪物。


  有一天,两个种族之间爆发了战争。


  经历漫长的战争后,人类赢得了胜利。


  他们用一道魔法咒文将怪物封印在了地底。


  很多年过去了……


  201X年,传说有一个叫伊波特山的地方,而爬上这座山的人再也没有出现过……


————————————————————


  在一片幽暗的地底下,一束光通过一个大洞照射下来,照射在一片毛茛花上,Frisk正侧躺在上面,周遭一片寂静。


  “唔……我这是……”过了不知道多久,Frisk捂着自己的头,手支撑着身体,从花上直起了身。


  “醒了?”


  一个女声突兀的响起,Frisk看向那个声音的来源,她就站在Frisk的不远处,她穿着一件白黄相间的连衣裙,有着白色短发,仔细看头发边缘还有些奇怪的灰白块覆盖着,她的眼瞳颜色如同这片毛茛般金黄。


  “你是……”


  “Player,叫我Player就好,你怎么样?能站起来吗?”她走向Frisk,向Frisk伸出手。


  “我没问题的,谢谢。”Frisk握住了Player的手,稍微一发力就站了起来。


  Frisk站起来后拍了拍自己蓝紫相间的毛衣,Player站在一旁,静静地等着她。


  “那么,这里就是传说中的地底世界了……”Player似乎充满好奇的看着四周,然后转过头对Frisk说,“我在你还没醒之前去稍微逛了一下,前面有一扇门,一起吗?”


  “等等,我想我们之前从未见过。”Frisk看着眼前只知道名字的Player,似乎有些担心。


  “没关系,我们会慢慢熟起来的,而且我想,我说不定知道怎么离开这……一起吗?”


  “那……好吧。”Frisk无奈地答应了Player,一前一后向前走去。


  两人穿过了那扇大门,看到她们的前面有一朵长着脸的小黄花。


  Frisk低声问,“Player,你以前有见过长着脸的花吗?”


  “没有,但现在有了,你待在这一下。”说完,Player就向那朵花走去。


  “哦!哈喽!我是Flowey!一朵名叫Flowey的花!”那朵花看见Player,立刻开心的打着招呼。


  “Player。”Player平静地回答到。


  “嗯……你的朋友不一起来吗?”Flowey探了探头,看向后面的Frisk。


  “不,她有些内向。”Player耸了耸肩。


  “哦,我懂了。那么,你们是第一次来这里的,对吗?”Flowey摆出一副人畜无害的笑容问着。


  “是的,我和她都是第一次来。”


  “哦!那我想得有人教会你们这地下世界的规则啊!Flowey不才,不得不挺身而出了。准备好了吗?咱们开始吧!”说完,Player感觉自己身体中有什么冲了出去,她看着自己以及小花变得黑白化,她看向Frisk,她也变得黑白化了,而她的身前漂浮着一颗红色的心。


  在Player的面前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白框,而白框之中有着一颗白色的心,她感觉自己能够操控这颗白心,事实上,她做到了。


  “看到这颗心了吗?这是你的灵魂。hmm……白色的灵魂?”Flowey看着白心,露出了一丝惊讶的神色。


  “是的,有何问题?”


  “没什么问题,让我们回到正题!这是你生命的精华所在!你的灵魂起初很弱小,但它可以通过不断增加LV变得强大起来!”


  “LV是什么?”在后面的Frisk疑惑道。


  “LV就是LOVE呀!这个问题提得很好!而在地下世界,我们是通过这些小小的“友谊颗粒”来传递的,我猜你一定很想得到LOVE对吧?不过别着急,我们一个个来。”说完,Flowey调皮地眨了眨眼发出了一些白色的颗粒。


  “来,Player,收下我的LOVE吧!”那些白色颗粒向白心高速飞行过去。


  “好的。”Player不做闪躲,任由白色颗粒打到自己的灵魂上。


  “咳啊!”仅仅在白色颗粒触碰到白心的一瞬间,Player似乎是遭受到了严重的攻击,倒在地上,大口地吐着鲜血。


  “Player!”Frisk惊呼起来。


  Flowey在一旁露出了诡计得逞的笑容,狰狞地笑着说,“你个蠢货!在这个世界,不是杀就是被杀!谁会错过如此的大好机会?!”


  Flowey转向Frisk,那笑容把Frisk吓了一大跳,“真是我的幸运日,居然一次掉下来两个人类,下一个就是你了!”


  “很痛哎。”在Flowey正准备下一发攻击时,本应该因疼痛失去说话能力的Player突然在那里发出了清晰的声音。


  “嗯?什……”


  “我说很痛哎你这混账。”Player用着非人类的方式,直直的立了起来,她的身上都是一大块一大块的Error格子,有些格子里面出现了MC的被激怒的末影人,One shot里的Error企鹅以及一个漆黑的小孩血红的眼睛,这双眼睛正死死的盯着Flowey,此时的Player……就像一个真正的“怪物”。


  Flowey被盯得毛骨悚然,那个血红的双眼,自己曾看到过,不知是出于什么感情地大喊道,“你……你现在根本不能动弹!”


  “是么?那么我可以这样呢?”Player轻轻举起了手,手中出现了一颗白色颗粒,极速的向Flowey飞去。


  “你这怪物!”Flowey怪叫一声,在白色颗粒向他飞去前马上遁地逃走了,而白色颗粒在地上留下了一个巨大的冲击痕迹。


  “切,跑了吗?啊,算了,不生气不生气。”在Flowey逃走后,Player的白心与Frisk的红心一齐消失了,而她们两也重新获得了颜色,Player克制自己身上的色块重新稳定了下来。


  “你……到底是……”Frisk看着眼前这个刚刚还像个融合怪物的“人类”,再一次问道。


  “我?我只是一个Player,一个无足轻重的PLAYER而已。”Player回过头,向Frisk吐了吐舌头回答道。


————————————————————


各位好,我是杂七_杂八,一个天天不更文疯狂学习的鸽子,我不是一个真正的文手,有很多东西……我现在基本都已经忘完了,例如之前的杰佣和佣杰的那两篇长文,我是一个冲动型写手的事实的说!


那么这篇文是什么呢?我想了想,是对我黑历史(黑历史在B站,同样的名字一搜你就知道我有多蔡)的emm翻新,也就是炒冷饭,我当时文笔我自己现在都看不下去,我想着,为什么Player与Frisk不能共同冒险呢?PE的功劳一半是Frisk的一半是Player的,我想这没毛病吧?那么,我就不能一直贯彻什么“玩家独尊”的思想了,我想了想,人类组不应该是PlayerXCharaXFrisk这种展开吗?(我只吃PlayerXChara或者PlayerXFrisk的CP,有人一起吗?玩家大总攻没意见吧?!)


啊我开头也说了,这个Player不是Underplayer里的Player,一千个玩家心中有一千个Player,我们为什么只能认定一个Player的存在呢?而且我并不认为我的这种渣作能与大佬的神作相比……


说到Player,我是这样设定的,白色短发的有神秘感但实际很善良的女孩子,穿白色为底色上面有黄色条纹的连衣裙,身旁偶尔会有一些灰白色的代码块(?)之类的,还穿着一条也是白色为底色有黄色条纹的长裤以及一双深灰色的鞋子,这是我心中的Player,不知道大家的Player会是什么样子:D


(而且我还有个审判者Player的形象……淦!为什么我不会画画qwq教练我想学画画qwq,就是白色的兜帽卫衣,两手插着口袋,卫衣内侧颜色是黄色,仍然穿着黄白相间的打底衣,她的双眼闪耀着宛如能够驱散黑暗的,金色的阳光,冷冷的看着面前的人。   Player:The game is on.  沉迷卷福无法自拔(͏ ˉ ꈊ ˉ)✧˖°)


(还有说了几万次的学画画,结果刚画出一个圆就开始自闭了,这样下去很危险啊!我也想被万人瞩目哇qwq学画画啦!!!淦!我的大脑中有如此之多的美妙漫画我却一个也画不出来!还不是因为你无能狂怒!像现在这样!)


好的,以上就是我的叨逼叨,还是不定期更新,每天活在测试的恐惧初三狗一只!


祝大家每天都开心!


Pure_Joy
喝醉的ink死死抱住了erro...

喝醉的ink死死抱住了error  是指绘鸭
(这只error已经快蓝屏了)

喝醉的ink死死抱住了error  是指绘鸭
(这只error已经快蓝屏了)

Pure_Joy
川剧羊爸的宣传图鸭(ง •̀_...

川剧羊爸的宣传图鸭(ง •̀_•́)ง

川剧羊爸的宣传图鸭(ง •̀_•́)ง

Pure_Joy
摸衫快乐(ง •̀_•́)ง

摸衫快乐(ง •̀_•́)ง

摸衫快乐(ง •̀_•́)ง

Pure_Joy
格兰芬多的衫₍₍Ϡ(੭•̀ω•...

格兰芬多的衫₍₍Ϡ(੭•̀ω•́)੭✧⃛h还是指绘鸭
PS:馒头精头顶上的帽子不是分院帽

格兰芬多的衫₍₍Ϡ(੭•̀ω•́)੭✧⃛h还是指绘鸭
PS:馒头精头顶上的帽子不是分院帽

Pure_Joy
大概就是小羊从结界回来的时候猹...

大概就是小羊从结界回来的时候猹的灵魂在旁边看着( •᷄⌓•᷅ )੨੨是指绘鸭
(没错是刀子)

大概就是小羊从结界回来的时候猹的灵魂在旁边看着( •᷄⌓•᷅ )੨੨是指绘鸭
(没错是刀子)

Pure_Joy
川剧之下小羊的宣传图鸭( ๑ˊ...

川剧之下小羊的宣传图鸭( ๑ˊ•̥▵•)੭₎₎

川剧之下小羊的宣传图鸭( ๑ˊ•̥▵•)੭₎₎

之后就会明白的话语

(ut)罪恶



注明:①刚入ut坑不久,写的超级短,理解不到位请轻喷谢谢。


②此处的ta指玩家,这里特指玩过和平线之后又开启屠杀线的玩家。


③求扩ut同好啊,列表里基本上没什么人和我聊ut啊啊啊啊,同好留QQ我加你可以吗(ʘ̆ωʘ̥̆‖)՞


住手,停下……

那孩子的内心在呐喊,但是没有人听到——

是的,没有“人” 能听到……

即使是身为怪物的sans和已经成为幽灵的chara都能清楚的看到那孩子脸上的泪痕,那个“人”也听不到这孩子的心声 。 为好奇心驱使的“玩家” ,是看不到屏幕之下的东西的。

ta只能看到那黑色的,属于那孩子的阴影。

金色的审判长廊,却有一半都笼罩在黑暗中,那孩子就站在这片黑暗里。

在...



注明:①刚入ut坑不久,写的超级短,理解不到位请轻喷谢谢。


②此处的ta指玩家,这里特指玩过和平线之后又开启屠杀线的玩家。


③求扩ut同好啊,列表里基本上没什么人和我聊ut啊啊啊啊,同好留QQ我加你可以吗(ʘ̆ωʘ̥̆‖)՞








住手,停下……

那孩子的内心在呐喊,但是没有人听到——

是的,没有“人” 能听到……

即使是身为怪物的sans和已经成为幽灵的chara都能清楚的看到那孩子脸上的泪痕,那个“人”也听不到这孩子的心声 。 为好奇心驱使的“玩家” ,是看不到屏幕之下的东西的。

ta只能看到那黑色的,属于那孩子的阴影。

金色的审判长廊,却有一半都笼罩在黑暗中,那孩子就站在这片黑暗里。

在ta的视野中,只有黑暗勾勒出的轮廓。

那孩子本是空白,只不过ta将那孩子变成了一个“好人” ,一个“救世主”。

而现在,也是ta让这孩子,成为“毁灭者” ……

就好像在一张白纸上写下美好的句子,却又用黑红色的恶意盖上诅咒的印章一样。


雪崩时,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

不论是正在进行屠杀线的“玩家”,还是正在观看相关影视的“观众”,没有一个人是无辜的……

我们都有罪,这个世界的毁灭有我们的责任,任何人,都不能逃脱。

因为那个选项存在,所以我们才会在意。

不是必须做而是可以做。


那孩子一直在哭,直到拿着刀的手颤抖不止,直到流出的泪水变成鲜血……

“……”

sans闭上了眼,但是那孩子沙哑的哭声依旧在审判长廊里回荡,直到最后,无情的刀刃夺走他身上唯一的一滴血,那孩子的哭声都没能停止……

【kid……】 【别哭了啊……】 【下次重置的话,我还会回来的,就像一开始那样……】

就像一开始,那个lv.1的孩子站在金色的长廊里,歪着头听他解释那些信息……

就像一开始,那个lv.1的孩子微笑着,拿着树枝,回过头来挥手向他告别……

就像一开始,那个lv.1的孩子,那个面对所有怪物都选择了仁慈的善良的孩子……

【这不是你的错,kid……】 【所以,别哭了啊……】

sans的尘埃在审判长廊金色的阳光下四散飘零,那孩子继续向前,任由昔日友人在黑暗中逝去,脸上带血的泪痕也被留在那片黑暗之中。

那孩子在ta眼中依旧没有任何异常,还是那个任由玩家操控的,没有自我意识的“游戏角色” 。


[要继续吗?]


[是的]


——游戏继续。


Pure_Joy
摸了只咸鱼(划掉)鱼姐( `▽...

摸了只咸鱼(划掉)鱼姐( `▽´)۶(为啥我10月份才发出来)

摸了只咸鱼(划掉)鱼姐( `▽´)۶(为啥我10月份才发出来)

Pure_Joy
国庆贺图( ˆ▿ˆノ)ノ=͟͟...

国庆贺图(    ˆ▿ˆノ)ノ=͟͟͞͞  国庆节快乐
(画的是我还有制作组的几个沙雕)

国庆贺图(    ˆ▿ˆノ)ノ=͟͟͞͞  国庆节快乐
(画的是我还有制作组的几个沙雕)

Pure_Joy
水出来一只猹₍₍Ϡ(੭•̀ω•...

水出来一只猹₍₍Ϡ(੭•̀ω•́)੭✧⃛

水出来一只猹₍₍Ϡ(੭•̀ω•́)੭✧⃛

神羽
【undertale同人文】生...

【undertale同人文】生日快乐!
措不及防一口刀渣

【undertale同人文】生日快乐!
措不及防一口刀渣

Pure_Joy
在烤二逼店里醉酒的馒头精(番茄...

在烤二逼店里醉酒的馒头精(番茄内馅馒头,你值得拥有)and UT四周年快乐!(贺图还在肝)

在烤二逼店里醉酒的馒头精(番茄内馅馒头,你值得拥有)and UT四周年快乐!(贺图还在肝)

喝牛奶吗?

QwQ是牛奶的羊麻麻

这边是糖和吻,和牛奶不是一个人不要认错了哦

这个是牛奶画的不是我画的

QwQ是牛奶的羊麻麻

这边是糖和吻,和牛奶不是一个人不要认错了哦

这个是牛奶画的不是我画的

Pure_Joy
川剧之下muffet的曲绘鸭(...

川剧之下muffet的曲绘鸭
(臭不要脸求关注)

川剧之下muffet的曲绘鸭
(臭不要脸求关注)

萌萌哒的苏苏

【脑洞】自设au的frisk人设

人设介绍

角色名:frisk

性别(私设) :女

年龄:???(原来的年龄是12岁,现在是外貌是12岁的样子实际年龄不知)

性格:原来是比较开朗的,之后经历了屠杀者事件后的性格有点变化莫测,看不懂的那种(有点感觉是已经没有感情了,现在的感情有点是装的,但还并不是完全没有感情的那种)但还是善良的

武器:七魂枪(用六魂以及屠杀者的决心做的)

家世:孤儿

au原本故事背景以及名字:au的名字是Legend of Order(翻译过来是秩序传说)而剧情和原版有点相似但也完全不同,剧情是以前有着人类和怪物两个种族,人类的国家很混乱,人很贪婪,人民每天都生活在暴乱之中;而怪物们的国家则是处于一个充满了和平和秩序的国家...

人设介绍

角色名:frisk

性别(私设) :女

年龄:???(原来的年龄是12岁,现在是外貌是12岁的样子实际年龄不知)

性格:原来是比较开朗的,之后经历了屠杀者事件后的性格有点变化莫测,看不懂的那种(有点感觉是已经没有感情了,现在的感情有点是装的,但还并不是完全没有感情的那种)但还是善良的

武器:七魂枪(用六魂以及屠杀者的决心做的)

家世:孤儿

au原本故事背景以及名字:au的名字是Legend of Order(翻译过来是秩序传说)而剧情和原版有点相似但也完全不同,剧情是以前有着人类和怪物两个种族,人类的国家很混乱,人很贪婪,人民每天都生活在暴乱之中;而怪物们的国家则是处于一个充满了和平和秩序的国家,怪物们也都很友好。但有一天人类向怪物们发起了战争,怪物们被逼无奈被人类封印在了一座山的地底。但国王发现自己的人民很希望能再次回到地上,但打开结界需要七个人类灵魂,王后并不支持自己的丈夫这么做…原本十分恩爱的国王和王后吵了一架,王后最后带着王子离开了皇宫,来到了人类可能会掉落的地方,以方便来帮助掉下来的人类(注:这个世界没有猹和小花,小羊也不会变成小花)

之后的身份以及生活: 对其他au的福自称为Protector of Hope(希望保护者),帮助其他世界的福并保护她们(走和平线,福不希望会再有一个au变成和自己的au一样),等这个au的故事结束后她才会踏上去下一个au的旅程

外貌(原本) :有着一双充满了希望和光芒的金色的眼睛,喜欢笑,笑容可以治愈人心。笑的时候会眯眼,一般时候是睁眼的,不眯眼,但因为孤儿院和其他人并不喜欢福的笑容因为他们觉得在这个社会不应该出现笑容还是这么天真的笑容,之后带上了面完表情的口罩,认识怪物们后摘下了口罩,又变得爱笑了起来(其他和原版的一样:紫色条纹毛衣,棕色的靴子,棕色的头发,不过皮肤比原版的白)

外貌(现在) :一双没有任何波动的空洞的金色眼睛,带着一个画着微笑的口罩,偶尔也会眯眼但也不知道是真实的还是伪装的。可以变成实体以及虚体,变成虚体后只有福自己和其他au的福才能看到,其他的都看不到。(其他和原版一样:紫色条纹衣,棕色的靴子,棕色的头发,但皮肤比原版白)

能力:所有怪物的魔法和能力,以及决心。

战斗时的台词:你想尝尝这把枪的威力吗,不过你没有回答的权利(说这句台词时会眯眼)

灵魂:决心(红)

爱好:调情,双关(和sans学的),自己的au羊妈做的派(不过已经吃不到了…)

讨厌:打屠杀线的人或骨(以及玩家)

HP:???LP:???(虽然没有显示但是因为现在的福有了怪物们的能力还可以使用六魂,才不会显示的,谁知道有了怪物的灵魂和会使用六魂的福的HP和LP有多少嘞)

福的人设大概就是这样了(纯属脑洞)


萌萌哒的苏苏

自设脑洞au(纯属脑洞)

(纯属个人脑洞)au的名字是Legend of Order(翻译过来是秩序传说)而剧情和原版有点相似但也完全不同,剧情是以前有着人类和怪物两个种族,人类的国家很混乱,人很贪婪,人民每天都生活在暴乱之中;而怪物们的国家则是处于一个充满了和平和秩序的国家,怪物们也都很友好。但有一天人类向怪物们发起了战争,怪物们被逼无奈被人类封印在了一座山的地底。但国王发现自己的人民很希望能再次回到地上,但打开结界需要七个人类灵魂,王后并不支持自己的丈夫这么做…原本十分恩爱的国王和王后吵了一架,王后最后带着王子离开了皇宫,来到了人类可能会掉落的地方,以方便来帮助掉下来的人类(注:这个世界没有猹和小花,小羊也不会变成...

(纯属个人脑洞)au的名字是Legend of Order(翻译过来是秩序传说)而剧情和原版有点相似但也完全不同,剧情是以前有着人类和怪物两个种族,人类的国家很混乱,人很贪婪,人民每天都生活在暴乱之中;而怪物们的国家则是处于一个充满了和平和秩序的国家,怪物们也都很友好。但有一天人类向怪物们发起了战争,怪物们被逼无奈被人类封印在了一座山的地底。但国王发现自己的人民很希望能再次回到地上,但打开结界需要七个人类灵魂,王后并不支持自己的丈夫这么做…原本十分恩爱的国王和王后吵了一架,王后最后带着王子离开了皇宫,来到了人类可能会掉落的地方,以方便来帮助掉下来的人类(注:这个世界没有猹和小花,小羊也不会变成小花,以后会出现福而这里的福有点不一样以后会介绍的)接下来就开始说福了,这个世界的福是孤儿,但这个福很喜欢笑(笑容可以治愈人心的那种)福笑的时候会眯眼,一般时候是睁眼的,不眯眼(这里私设福是女的,还有眼睛是金色的)但孤儿院和其他人并不喜欢福的笑容因为他们觉得在这个社会不应该出现笑容还是这么天真的笑容,之后福带上了口罩,口罩上画的是没有任何感情的嘴(决心嘴-_-)之后有一天福偷偷溜出了孤儿院,出去玩,但忽然下开了雨,这时福迷路了,她看见了一座山,山上有个山洞,这时雨又下大了,福为了躲雨跑了上去,进了山洞后忽然福不小心拌了一下,掉进了洞里(之后的故事和原版差不多,不过这里的福走的是和平线,还有现在已经有六魂了)之后福感化了羊爸,而羊爸也和羊妈和好了,而这时的福已经有了亲情,友情,也摘下了口罩,变的和以前一样爱笑了,但这时有了个选择,他们发现结界虽然破了但只有福可以出去,福最后选择了留下,和怪物们一起生活在地底。原本的故事就这样结束了但好像除了点差错……一个来自其他au的屠杀者(并且和这个世界的福长得一样)来到了这个au,伪装成福的样子,最后杀死那些福的朋友家人,福发现自己的朋友渐渐都消失了,并知道了一个和自己长得很像的人伪装成了自己杀死了自己的朋友时,福崩溃了,之后福决定向屠杀者复仇,福吸收了被杀死的怪物的灵魂(包括小幽灵,屠杀者用了一些方法把小幽灵也杀了)福发现她吸收了怪物们的灵魂后自己也能使用他们的能力了(包括审判眼和骨头以及龙骨炮,福开了审判眼的颜色是蓝紫金色的)之后福带上了六魂去向屠杀者复仇了,最后的最后福赢了她拿走了屠杀者的决心用其他六魂和屠杀者的决心做成了一把枪(射出来的是魔法子弹,有着七魂的能力的子弹,随机)但她的au现在只剩下了她自己一个了,这时福又带上了口罩,不过这次的有点不同,这次上面画的是笑=),眼睛也有点不同了,原本福的眼睛是十分有着光芒和希望的,而现在这时的福的眼睛是空洞的,这时的福也知道了有其他的au(福还是善良的),她决定踏上去其他的au,帮助其他au的福并保护她们(走和平线,福不希望会再有一个au变成和自己是au一样),并且把自己变成除了那个au的福能看到,其他的都看不到(福还是可以变成实体的,和使用能力)而在其他au她和其他au的福是自称为Protector of Hope(希望保护者),等这个au的故事结束后她才会踏上去下一个au的旅程(纯属脑洞,小学生文笔)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