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UT

39405浏览    4420参与
馒头

我是馒头,我有个困惑。我画衫时“哦豁,我骨设真好,明天写设定吧!”开森ing…老姐让我下载lofter后“我去!这是什么神仙大大!”jio得自己永远ba可能做到,并渴望学会(特别是可耐的抹柠大大)。我想知道有没有感同身受的。:(

我是馒头,我有个困惑。我画衫时“哦豁,我骨设真好,明天写设定吧!”开森ing…老姐让我下载lofter后“我去!这是什么神仙大大!”jio得自己永远ba可能做到,并渴望学会(特别是可耐的抹柠大大)。我想知道有没有感同身受的。:(


Dawn  XD
画世界的像素笔刷有点好用啊

画世界的像素笔刷有点好用啊

画世界的像素笔刷有点好用啊

卑微小戒XL

超喜欢Undertale的说!
(≧▽≦)

超喜欢Undertale的说!
(≧▽≦)

fiona是沐言咕咕鸡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阿鲁太太()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阿鲁太太()我画的好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阿鲁太太()我画的好丑

你
………… 算了,就这样吧。

…………

算了,就这样吧。

…………

算了,就这样吧。

巷陌老咕咕

久违的人类组✨✨
艺术节要交的色彩作业,拿出破破烂烂的旧马克摸得两张交上去✨✨

久违的人类组✨✨
艺术节要交的色彩作业,拿出破破烂烂的旧马克摸得两张交上去✨✨

银月之恨

快乐的美术课表格,虽然我画画很菜
【我永远喜欢papyrus】

快乐的美术课表格,虽然我画画很菜
【我永远喜欢papyrus】

你

禁锢的灵魂《2》

如果可以请先看#序言

————————————————

番外          怪物大使        

【上篇】

在一天的劳累后,他终于回到了家。

还未走进家门,香甜的气息就吸引了他的注意,toriel做的食物永远是他的最爱,要是他没猜错,这次的晚餐是难得的奶油糖肉桂派,他很久没有尝过了,上次吃到它还是回到地表的那晚。

只是……他如今没有那个心思。

他站在家门前,面无表情地垂头盯着地砖,为空白的大脑而...

如果可以请先看#序言

————————————————

番外          怪物大使        

【上篇】

在一天的劳累后,他终于回到了家。

还未走进家门,香甜的气息就吸引了他的注意,toriel做的食物永远是他的最爱,要是他没猜错,这次的晚餐是难得的奶油糖肉桂派,他很久没有尝过了,上次吃到它还是回到地表的那晚。

只是……他如今没有那个心思。

他站在家门前,面无表情地垂头盯着地砖,为空白的大脑而烦恼。他非常讨厌此时的这种状态,空虚、疲惫、绝望、压抑……像是早年那束通红的发尾暗淡下来后,满怀的沉重茫然。

耳边是熟悉的碗盘与桌面碰撞声,模糊不清的交谈声断断续续传来,身后夕阳下沉,火红的光渲染了云朵,一旁的肩包反射了晚霞艳丽的光彩,眼前金属的门扉雕刻着魔法神奇的纹路,“他只需再向前一步打开门,就可以见到他爱的家人朋友们为他庆生准备的惊喜。”

这么想着,顿时阵阵慌乱沿着心脏轻轻挠过胸口,抓不住的窒息感扼住他的咽喉。

他一旦停留意识在此处,潜意识产生的恐惧使他怯懦地想后退。

他该面对现实的。

……好吧,就只是现在短短的几分钟完全理不清状况,更何况有人已经在隔空催他了。

毕竟这是个很复杂的故事。【*你做出一本正经的表情。】


1

我离开从前的居所,去往伊博特山,自山洞坠落昏迷过去,醒来后遇到了一个幽灵。

那个幽灵自称chara,是和我差不多大的小孩。

我们一起在洞内的地下世界探索。

chara对这个地下世界很熟悉,和我一起行动。

他似乎只是飘在他旁边,为我介绍各种地下的怪物和魔法产物、文献以及和怪物战斗时无聊地说上几句,对了,他还被威胁必须使用他的名字,“不然你一定会后悔的。”他是这么对我说的,期间他笑得很开心,如同会看一场好戏一般。

然后……我真的就用他的名字了——就算我并没有做什么,神奇的是所有我遇见的怪物从不询问我的姓名,简直就像早知道我的存在了。

之后我有了家人。

我有了一个妈妈。

我愿意为之付出所有保护我的妈妈,愿意为她实现所有愿望。

chara很开心的样子,说我们有了共同的目标。

我们决定合作。


2

我和chara的灵魂是相同的特质,因此我才能看他。

他教会我使用自己的能力。

只是我总觉得他隐瞒了这种力量最核心的用法。

他警告了我。

可惜我本身对这项能力没有兴趣,我只是为了妈妈而决定使用自己的能力——就像我从前做的一样。

即便如此,我也不得不为这种力量震惊。

死而复生……倒流时间……

我的这种能力似乎可以操控世界,成为神一般的存在。

但我只能借助一种事物做到这种程度,可也足够了。

chara说,能做到这种事情的并不是我,而是意志。

……大概我仍然不能理解,为何那股力量如此强大。


3

我了解了怪物的历史。

人类囚禁了怪物,怪物们被困在地底。

怪物们靠着人类的垃圾清楚人类的知识。

怪物们凭借谜题、笑话打发时间。

怪物们的习俗和人类很相像。

怪物们……

即便这也许只是我坐井观天的看法。

……我——

交了一个又一个朋友。

他们的友善和单纯使我心房颤动。

他们让我的决心空前的强烈。

活下去的欲望死灰复燃。

chara说的没错。

必须达到目的。

我们充满了决心。


4

令我们困扰的是一朵叫做flowey的花,金黄色的花瓣,chara第一次见到他还很喜欢他。

他试图欺骗我。

chara很讨厌他。

我们在遗迹门后再次见到了他。

chara在他说到“未来的王子”时突然停了下来。

我想,他们大概认识吧。

不然chara不会用那种眼神看向他。


5

现在。

我们离开了地底,怪物们返回了地面。

迎接了完美结局。


——大致就是这个情况。

别别别,他确实省略了很多事情,但这些他想大家都清楚。【*你摊着手耸了耸肩。】

他还是了解一些关于时间线和世界线的知识的,别想他用长篇大论讲一些废话。

说实话,他忍不住想炫耀这条时间线的安逸。

chara选择重生,借助他的灵魂,只是他们自此分享同一个灵魂。(他不出意外地被揍了,毕竟共用一个灵魂这件事在chara看来过于……哦,不,他不会说出口的,相信他,灵魂共享导致的思维共享太亲密了,会害羞是一件正常的事。【*你躲避了扔来的飞刀】)

而flowey和asriel则被分离开,独立为两个个体,且有了各自的人工灵魂。(幸运的是,toriel和asgore没有老去的迹象。)

因为结界的原因,自chara掉下洞窟直到结界损坏,过去的时间并不长,棺材中人类们的肉体并没有损坏,再加上破坏结界后人类们的灵魂都回到了各自的身体中,所以,所有坠落的人类都活过来了。

至于那位住在核心的博士先生…………他似乎喜欢上了形体不定的感觉,在被我们合力从核心捞回来并拼好后玩得很开心。额,因为这位博士先前多次的捣乱行为,我们差点认为他受了很严重的伤。之后在博士千辛万苦的解释下才制止了我们把他重新送到实验室治疗的想法。

真真正正的全员幸存结局。

超幸运的他得到了一条超完美的时间线。

……

然后现在的情况是——

今天是他的生日,可在这之前他已经有半月没回家了,住在外面的酒店过夜,去快餐店吃饭。

他很慌。

而此刻,chara作为他的间谍,混入了他的生日派对,帮他打听到了情报。

他们提前在他家设下埋伏,专门等待自己掉入陷阱,准备活捉他。

等等,他的脚有些僵硬……看来是因为之前坐得太久了,这不是好情况,接下来的逃亡会造成死亡性打击。

是的!他决定逃到朋友家过一晚!

蹲下身揉揉腿脚,稍稍做个热身,转过身,目光坚定地紧盯着前方的汽车——他只要到达驾驶座上就自由了!!要上了!

看呐!他双脚发力,跑起来了!夕阳照耀在他的身上,赐予他信念的力量,他在空中托马斯回旋720度转体,精准地落在了下方长满绿叶的草坪上,随后落地翻滚,一个自信的起身!

紧接着助跑压低身躯,飞速滑铲从车底下经过,迅猛翻转,用力挥臂牢牢抓住车门,发动技能开门,跳进车内迅速关门一气呵成!

他抬手抚过额头的秀发,熟练地发动汽车,嚣张地吹了个口哨,随即就想走人。

“嘿呀,小子身手不错嘛?”

“那是!我为了这一天练习很多次了!我敢保证动作干练,毫无错处,惊天地泣……”他的声音突然卡壳,整个人像是被按了暂停键。

他一点点转头,双目无光地注视着坐在副驾驶座的骷髅怪物,心虚的作用下,冒出了冷汗。

sans放松地倚靠在座椅上,享受着睡在车上的舒适感。无声的尴尬打在他的心上,他明白,sans在等他调整好状态,因为接下来的事情不言而喻。

……【*你得到了一份惊喜。】

(不,求你这时候别干这个。)

相处多年的默契让他很快平复心情,做足颓废的瘫坐状,成为了一条咸鱼。

车前的挡风玻璃上显示着悬浮的数据框,当然,不是那种黑白的色调,而是简洁的半透明色,近几年来人类和怪物共同努力的结果。现在,他只要调动一下魔法,立刻就可以出发了。

……啊,他明显逃不掉了。

突然,一个开心的笑容在他脸上绽放开来,止不住的欢快驱使他大声笑起来,仿佛此时的气氛充斥了让他好笑的事情。

坐在旁边的sans习惯了他这种快速变换的情绪,无奈地勾了勾嘴角,看向窗外,似乎在着想什么。

他稍稍延续了几声闷笑,缓和了几秒,转头面向sans,小心翼翼地问道:“没迟到吧?”

sans依旧看着窗外,随意地回答:“嘿,孩子你要相信自己,你总是那么及时。”还特别贴心地将“及时”重点强调了出来。

你们应该不清楚sans在提哪件事,他指的就是之前遇到狂热者袭击的事,那一次他不得不选择用肉体充当盾牌,“及时”保护了跟在他身后的那个小可爱记者。

……然后sans大概是意识到了,他的能力给予他的影响还是留着,没有彻底清除干净这件事……吧?所以sans现在才那么——

“天啊,你就别调侃我了,上次的‘及时’只是个意外,当时真的没时间——”

“嗯?”——生气。

“……额,我是说我训练得太少了,基础不扎实,特训已经安排上了长官!”他习惯性地直起腰板敬了个礼,等待回复。

sans终于拿正眼眶看向他了,被视线扫视的他不自在地抬起眼帘,亮出求原谅的狗狗眼——【*sans躲开了你的进攻!收效甚微!】

他再次尝试,放下脸皮,运用起从temmie那儿学会的恳求劲,努力地可怜兮兮地看向sans,甚至利用魔法打辅助,干起了卖萌这档没有下限的混事。

然而,直到他老早就消失了的羞耻心都回来鞭挞他了,sans依旧笑着看他表演!甚至不知道什么时候溜号,用他自己的周边头套作掩护,睡着了!!!

……他——

他输了!【*恭喜你获得了sans的zzz。】

“好嘛!我不跑了!要杀要剐随便你!”他彻底放弃了无用的抵抗,整个人软了下去,散发出就像下一秒就会化成一滩水的绝望气息。

sans双手摘下头套,露出极富喜剧天赋的微笑,在两人的相视无言中,空间瞬间切换,他习以为常地协调身体的重心,以保证不会因为突然的身体滞空而在慌乱中摔倒在地上。

鬼知道他是怎么习惯这种事情的。

等到他的眼睛适应室外的光线,他已经再次站在门前……而sans早就不见了踪影。

他细细整理好形象,拍干净粘在西服上的灰尘,甩了甩脑袋松散头发,解开两粒衬衫的纽扣,好似刚结束工作劳累完回家的人,彻底放松了下来。

伸手抓住门把,在智能门查验身份后推开了门。门后是昏暗的房间,除了他身后钻入的丝丝光线照亮了门口小部分的房间,其余皆为漆黑一片,勉强能看清路面。

他轻轻关上门,换上拖鞋,跟着居住了十几年对此处的熟悉摸到了门口的电灯开关。

“啪!”这是彩条。

“啪!”这是彩条。

“砰!”这是彩条

“噗——”这是彩……屁垫?!

“生日快乐!!!”——这是他眼泪的声音。

【*……哇哦~~~】

……看什么看?没见过眼泪吗?

他的视线模糊不清,根本看不清什么是什么。只能凭直觉分辨出,他的屋子里似乎堆满了礼物,而面前站着的是他最爱的家人朋友。

眨了眨眼,把堆积的泪水挤出眼眶后,他终于看清了眼前的事物。

toriel,asgore,undyne,papyrus,alphys,sans和chara。【*你看到了屋内的家人和朋友们。】

他们合力抬着已经点上蜡烛的巨型蛋糕,灯光被谁熄灭。

黑暗中微弱却温暖的烛火扭动着,撩起人类满溢的情感,在悠悠的歌声下,每个怪物都印上烛光的红晕,等待他的夜晚与之融汇。

某人绕到了他的身后,靠近他耳边,用熟悉的语气呢喃:“别楞了,去吧。”随后环着他的肩膀,一起走上前。

————————————————

低下头,闭上眼,灵魂,肉体,意识,共振共鸣,回归最初的宁静。

他们的速度加快,时间的步伐变得缓慢且沉重。

能量汇聚,蔓延,一点点包裹住这所小小的昏暗的房间。

所有事物的变化将被即刻捕捉,过去、现在、未来,沿着细线经过。

沉睡的孩子睁开眼眸,无机质的神色渐渐退却,闪烁着光芒,滑落,照耀。

……

一切归为沉寂。

 

————————————————

‘咳哼。’

‘诶呀,已经拖了很长时间了。’

‘不知道这次的会不会好一些。’

‘在预想接下来的故事。’

‘番外的怪物大使和正文主角的关系不深,可以放心观看,不会有要先知道之前剧情的需求。’

‘总之在思考正文要不要变成一个au。’

‘然后就在努力了。’

‘现在发现正文太拖沓了。’

‘决定研究一下进度。’

‘废话太多了,结束吧。’

fiona是沐言咕咕鸡

人设转骨,骨设(样子不改了,衣服会换)
穿小高跟

人设转骨,骨设(样子不改了,衣服会换)
穿小高跟

馄饨mogege

抽到死亡配色就摸了个福福(什
*保持你的决心
(另一组配色画猹猹www)

抽到死亡配色就摸了个福福(什
*保持你的决心
(另一组配色画猹猹www)

泥吼窝素提米

当Frisk是修真人士8

        “你在干什么啊!你是傻子吗!”Chara看上去很生气。


        “我只是……”想试一下……


        “就算你有决心,你也不能自杀啊!”


        “我只是想相信你……”


        相信我?Chara脸瞬间就红了,她不知道跑到哪个角落去平静了。


        Frisk无奈的...

        “你在干什么啊!你是傻子吗!”Chara看上去很生气。


        “我只是……”想试一下……


        “就算你有决心,你也不能自杀啊!”


        “我只是想相信你……”


        相信我?Chara脸瞬间就红了,她不知道跑到哪个角落去平静了。


        Frisk无奈的摇了摇头,继续往前走了,反正Chara也能找到自己。


         没走多远,Frisk便遭遇了蛙吉特。


         看着熟悉的战斗场景,Frisk突然有点好奇,上次因为Toriel的干涉,自己没有和蛙吉特战斗到最后,不知道这次会怎么样。


        Frisk开口道:“嘿,你…………(自行脑补)” [♥称赞]。蛙吉特不知道Frisk在说什么,但是它好像变得飘飘然了。


        与上次不同,这次蛙吉特直接扑过来,Frisk闪身躲开了。她正想开口,突然注意到蛙吉特头顶的名字从白色变成黄色了.


        “这啥意思啊?”Frisk有点疑惑。这时,她的心不自觉的往最边上的仁慈上飘。


         “话说上次仁慈还没用过呢,不知道效果怎么样” Frisk说着,就点开了仁慈,然后又蹦出个选项:[饶恕]但是是黄色的。


        “我饶恕你了”Frisk开口对蛙吉特说。[♥仁慈]


        蛙吉特歪歪头,转生蹦蹦跳跳的走了。


        “你胜利了,你获得了0XP和5g”Chara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了。


        “哎?这5g什么时候到我口袋里的?” 


        “当你战斗完了自动进的,你就当这个世界的规则吧。”“好吧。”


        当Frisk快走到房间尽头的时候。


        “你遭遇了忧郁虫虫”


        不过和蛙吉特不同的是,这只忧郁虫虫刚出现,头上的名字就变黄了。


        “你好……”Frisk话还没说完,这只虫虫就甩着热泪跑走了,留下Frisk在原地一脸懵逼


        “你胜利了,你获得了0XP和0g”


         “额,这只怪物怎么回事?”“可能它比较害羞吧。”“唔,有点可爱[♥调情]”


         没飞多远的虫虫被撩了。


        下面这个房间有点奇怪,中间的地砖上有裂缝,Frisk刚踩上去,就塌了。Frisk没有惊慌失措,因为神识感知到了下面还有一个小房间的存在。


        自然的,Frisk落到了小房间里,然后透过了一个类似通风窗口的地方爬了上来。


        “你明明可以跳过去,有灵力的你这点距离不成问题” Chara不解。


        “那样就太无趣了不是吗?”不管怎么样,Frisk看上去很开心。(开心的表情-_-)


        又是一个房间。。。。


        “滴滴”电话响了。


        “喂,我是Toriel,我只是想问一下,你喜欢哪种,肉桂还是奶油糖?”


        哎?那是啥?Frisk没吃过,但听上去很不错的亚子。“我都喜欢。”她擦擦嘴角,虽然并没有口水。


        “好的。” 


        “滴”


        Frisk心情不错,以至于完全没有推那块石头,直接跃了过去。


         Chara:???“说好的体验过程呢? ”


         “不想推,懒”


         Chara完败



说好的双更虽迟但到(:з」∠)_顺便讲一下设定。在介里,[战斗] [行动] [物品] [仁慈]除了仁慈以外,其他的按键都是可以不用按,心想一下就可以了。物品什么的放在纳戒里,心念一动就能掏出来。但是仁慈是一定要亲手按的。


而且这里的Frisk是很聪明的,不是那种傻白甜,但是这并不能否认Frisk是小天使!


有什么想要问的都在评论了问吧,都会回复哒(〃'▽'〃)


泥吼窝素提米

当Frisk是修真人士7

       一个时辰后,Frisk自己就醒了。她查看了一下自己的身体。虽然短短一个时辰恢复不了多少HP,但总比没有好。


        Frisk抬手召出面板


        HP: 200/2000


        ……Frisk瘪瘪嘴,看来恢复伤势还要不少时间。


        不过……都一个时辰了,Toriel怎么还没有来?Frisk起身,“看来只能自己去...

       一个时辰后,Frisk自己就醒了。她查看了一下自己的身体。虽然短短一个时辰恢复不了多少HP,但总比没有好。


        Frisk抬手召出面板


        HP: 200/2000


        ……Frisk瘪瘪嘴,看来恢复伤势还要不少时间。


        不过……都一个时辰了,Toriel怎么还没有来?Frisk起身,“看来只能自己去找她了。”


       Frisk刚出门没几步,手机就响了。


      “滴滴”


       Frisk随手接了“喂?我是Toriel。你还没离开那间屋子,对吧?”事实上我已经出来了


       “前面还有几个谜题我要向你解释,如果你自己去解可能太危险了,要乖乖的,好吗”


       “滴” Toriel挂电话了……


        Frisk有点无奈,因为说好的测试我的独立性呢,这货真把我当小孩啊。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有点暖。


        一旁的Chara无奈的摇了摇头,Frisk还是老样子啊。


       Frisk又在原地等了一会,实在忍不住了,就动身准备自己去解谜题。


        Frisk准备先往左走。左边的房间里只有一个乘着糖果的柱子,旁边有一个牌子:一人一颗。


       Frisk伸手拿了一颗,没有立刻吃,而是拿在手中感受了一下。


        *怪物糖果,治愈10HP,有一股非甘草的香味。


        治愈10HP?好东西。Frisk直接将糖果扔进嘴里。味道不错,而且确实有一股舒适感。


        Frisk犹豫了一下,抬手又拿了一颗。


        “真恶心。” Chara在旁边吐槽道。


      Frisk虽然闭着眼睛,但还是想翻个白眼:“你就不是人?”


        Frisk直接将糖果扔向Chara。


        “我现在就是类似于幽灵状态,怎么可能碰……”Chara话还没说完,手上却实实在在的有糖果的触感。“怎么可能?”Chara有点错愕。


        Frisk也很诧异,她刚才也没想到能成功,不过那种来自于灵魂深处的熟悉感,就感觉她能够做到。自己……是忘了什么吗?


        算了,Frisk摇摇头,先不去想这个了,继续往前走吧。


        又是那个黄色的星,Frisk碰了一下后便在旁边的落叶堆打起了滚。


        “你调皮的在树叶里打滚,这使你充满了决心!”档案已保存。Chara依旧努力的当旁白


         唔,既然每次触碰那个星星,都会使我充满决心,那么就叫它决心得了。Frisk想。


         “话说Chara。”“嗯?”“档案是什么啊。”“这个嘛,你死了以后就知道了。”Frisk有点无奈,自己都死了还要档案做什么啊。


       不过既然Chara这么说,那档案应该和自己的死亡有关吧。自己要不要相信她呢?算了,赌一把。


        Frisk手中突然酝酿起一股灵力


       “Frisk,你干什么!”Chara的话还没说完,就见Frisk猛的将灵力没入心口……


        咔嚓,决心瞬间破碎。


        周围又是熟悉的黑暗,不过自己面前却有两个按键 :


         [重置]     [继续]


        Frisk犹豫了一下,将手放在了[继续]上。


        *档案已读取


        Frisk看着周围熟悉的一切,勾起嘴角。


        自己,赌对了!



        进度还是好慢啊!不过下一章会稍微快一点……吧……(捂脸)。原来准备昨天晚上发布的,结果躺床上码到一半睡着了orz.作为弥补今天双更_(¦3」∠)_


罗鬼肖

(被屏蔽了……
看前摇一摇~(还有p2p3
与正文无关
(已新增图片至sans的最爱

(被屏蔽了……
看前摇一摇~(还有p2p3
与正文无关
(已新增图片至sans的最爱

罗鬼肖

被屏蔽了,这都屏蔽……,
《性感的福》part1

被屏蔽了,这都屏蔽……,
《性感的福》part1

三
之前搞得 以后画世界和这边同步...

之前搞得   以后画世界和这边同步发好了(?

之前搞得   以后画世界和这边同步发好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