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Undertale AU

54万浏览    26818参与
XD

恰点刀
原作
tumblr
song-song-a

恰点刀
原作
tumblr
song-song-a

陨落的天书

外传 过去之伤(discern的外传)

抬头,是碧蓝的天洁白的云,远观,是连绵的绿色草地。低下头能看到五彩缤纷的小花,娇弱的花朵面相着太阳努力生长。这种景色无论看多少次应该都不会满足。我曾这样想着。

那时的我,就坐在这个草地上,嘴中叼着地上才有的植物---狗尾巴草。在那里看看天,看看云,淋淋雨,就能度过一天。因为自己是骷髅,所以进食已经成了一件不必要的事情,这也导致我能跟树懒一样躺在那,几天几夜,直到我兄弟把我拎回去吃意面,才会离开。当然…也是有主动离开的时候的,不过我还是会回来。

“早上好!discern”第一次听到这个声音,让我以为是undyne找到了我。

跟第一次见面一样,她还是穿着那条粉色的连衣裙,不对,特地强调粉色已经没有用了,...

抬头,是碧蓝的天洁白的云,远观,是连绵的绿色草地。低下头能看到五彩缤纷的小花,娇弱的花朵面相着太阳努力生长。这种景色无论看多少次应该都不会满足。我曾这样想着。

那时的我,就坐在这个草地上,嘴中叼着地上才有的植物---狗尾巴草。在那里看看天,看看云,淋淋雨,就能度过一天。因为自己是骷髅,所以进食已经成了一件不必要的事情,这也导致我能跟树懒一样躺在那,几天几夜,直到我兄弟把我拎回去吃意面,才会离开。当然…也是有主动离开的时候的,不过我还是会回来。

“早上好!discern”第一次听到这个声音,让我以为是undyne找到了我。

跟第一次见面一样,她还是穿着那条粉色的连衣裙,不对,特地强调粉色已经没有用了,因为她全身上下都是粉色的。鞋子也好袜子也好帽子也好,甚至连瞳孔颜色也…

“好看吗?今天的新买的连衣裙哦~”抢在我说话之前她先抛出了一个问题。“你看你看,裙子上的白色花朵像不像地上的花”

“我说过,粉色不适合你…你的声音就不搭配。”毫不留情的回避了这个问题。等等…毫不留情是这样用的吗。

“那就抛开这个声音单看这个裙子吧。”她似乎并不在意,不,相处久了熟悉了估计没人会在意。

“……即使这样,也不好看,粉色裙子上面有大量白色花朵什么的…绝对不好看”

“discern,你迟疑了…果然是好看的吧” 她笑了笑

“不是!没有!不可能!”

“出现了!discern的违心三连”

我皱了皱眉头,似乎不打算继续这个话题了,绝对不是因为自己说不过,是我又懒了。没错,又懒了。

她似乎明白了我的意思,坐到了我旁边。

“discern,刚刚在想什么呢”

“想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那个有趣的模样” 我可不想给她说我大脑一片空白。

“那种事情不要再提啦!” 她突然红着脸轻拍了一下我的肩膀。

hp-50

是的,是轻拍。

我揉了揉肩膀“如果,是别的怪物已经被击杀了”

“放心好啦,我只会对你这一个怪物这样。” 等等,这句话到底几个意思。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她可不是这样的。

还记得那天,我还是坐在草地上,那天天气不是很好,阳光很刺眼。那个人类就提着一个篮子来到了这片草地,看到了我之后直接愣在了哪里,许久才恢复了过来,绕着我转了一圈。走到了另一侧。

“我说,我有那么恐怖吗。”想到这我不由得吐槽。

“从人类的角度来说,无论是什么时候都很难接受一个骷髅头摆在眼前。” 听到她的回答,我撇了撇嘴。那个时候自己确实没有带兜帽的习惯,因为那样太热了,虽然我的骷髅身体根本不会有体温这个概念。

如果她那天,离开了再也没回来,或许就不会像今天这样了。

“骷髅先生…”黄昏,那个人类颤颤巍巍的走了过来,篮子跟上午一样,还是空空的。我看了过去,然后她就在我面前打了一个冷颤。“能…能否让我检查你的周围呢,我想…找一些东西”

“什么东西” 我晃了晃脑袋询问

“我找到就会离开的,我发誓”她紧张的鞠了一躬,双手合十并用她那粉红的眼睛看了过来。“求求你了”似乎眼睛中还闪着泪花。

“随便,懒得管”我没有再看她,而是转过头去看眼前的落日。

听到了我的回应,她立刻走到了我的周围,快速地搜索起来。但是失望的表情很快又浮上了脸。看来是一无所获。

“喂…这片草地我是天天来的”我似乎打算强调什么。

她愣了一会,跑到了我面前。然后比划了起来“绿色的,大概这样,有很多分支,这里有些许嫩刺”她还了解得挺详细。

在她的描述下我知道了她要找的是什么,一种草药,在这片草地我确实见到过,不过我并不知道那有什么用。

“过来”我对着她说

“哎” 她停止了比划,往我这里走了过来。我也站了起来,伸出了手抓住了她。

“呀!” 在她的惊呼中,我们瞬移到了另一片草地。“不要!”说出了不明所以的话之后,她松开了手。似乎打算逃走,但是很快她就反应了过来,我带她来到了一片完全不熟悉的地方。

“这是哪!” 她显得十分焦急。

“那里,你要的药草有很多。” 听到了这句话她冷静了下来,往我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眼睛一亮,即刻冲了过去开始采摘这些药草。她很小心,动作幅度并不是很大。这或许跟草药本身的特点有关吧。

许久,她似乎忙完了,走到了我的旁边,鞠了一躬“十分感谢,骷髅先生”

“伸出手”我说道

“啊…好的”她这次没有那么抗拒,主动伸了过来,我握住了她的手,很柔嫩…

这次是我快速收回来了…

“瞬移吗…好厉害的能力啊”她开始赞叹

“也不是什么厉害的能力,而且,我可不是要你道谢才帮你的,我可是有着明确目的的。”我抬头看着她的脸,那是第一次直视她的脸,她很可爱,脸圆圆的,红彤彤的,似乎是因为刚刚的工作粉色的头发夹杂着些许汗水黏在了脸上,但那并没有影响她的可爱。

“算上路费,咨询费,还有草药费,一共325G请付钱”但可爱并不能阻止我说出这句话。

“哎!很…很抱歉骷髅先生…我…我没有钱…”她顿时窘迫了起来

“那你可以明天给我”我叼着狗尾巴草漫不经心的说道

“那…那我明天过来…真的很抱歉骷髅先生”她低着头

“我也有名字啊,我叫discern,别骷髅先生骷髅先生的了…很难听”

“知道了…discern先生,我明天会回来的”说着就离开了。

我满脸受用但还是小声的说了一句“就不能把先生也去掉吗。”

第二天,她确实来了,不过依旧没有带钱,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并没有生气。并且还忘了这件事。

于是第三天第四天,她也来了。她也成了这片草地的常客。原因,反正不可能是因为我。

然而,现在的她和初次见面的时候截然不同,腼腆和羞涩似乎已经完全和她无关了。用人类的词语来说,现在她更像一个假小子。哪怕穿着裙子也不能改变这个事实。

她突然坐了过来,抬手搂住了我的脖子。

“我让你靠我那么近了吗”我尽可能用了不满的音调。

“唔…”她没有说话,只是笑了笑,然后靠的更近了。

“好吧,随你便吧”我叹了口气。随即她又用那只搂住了我的手摸起了我的脸。

我打掉了那只手“得寸进尺。”

她对我做了一个鬼脸“好吧好吧”于是就开始摸我身后的猫尾巴。

“为什么假的猫尾巴也能引起你的兴趣,明明一点意思都没有”我皱了皱眉

“难道discern你不感兴趣吗,如果不感兴趣为什么那么穿”

“我…”我又懒得跟她争论了,直接推开了她。“我可不喜欢你和我那么亲热”

“哎?也没多亲热啊,只是摸摸猫尾巴而已”

“就是不喜欢”我没有看着她,而是侧过了头。她却仿佛明白了什么一样,扑了过来把我抱在了怀中。“discern真的跟猫一样呢~”我没有再推开她,反正再推开,她也会再抱上来。

时间流逝,到了正午,她松开了我,然后站了起来。

“明天见discern”她对我挥了挥手,就离开了。

她是那个村庄的人类,毕竟这一片就只有那里有人类村落。也许我该回去一趟了。其实在这附近也有一个怪物的村落,我一直没敢和她说。毕竟现在人类和怪物的关系势如水火,越少人知道这里有个村落,越好。

我瞬移回到了自己的村落,如果frisk能看到这里的话,应该会感叹这里居然和雪镇的布局一模一样,实际上,雪镇就完全是按照这里的布局建造的。这让我们这些怪物即使生活在地下,也有了家的感觉。看到这里一切如初,我放心的回到了自己的房屋中。屋子里papyrus正在收拾东西,同时有一些慌张。

“发生什么了” 我询问道

“discern,现在…情况不太好” papyrus看到我回来,似乎安心了些许,当然我也知道papyrus说的是什么情况。

papyrus继续说了下去“今天早上人类突然对一个怪物的居住地发动了大规模袭击…虽然undyne带着皇家护卫队赶到了…并帮助了那一片的怪物们,可是还有不少怪物牺牲了。国王希望所有处在边境的怪物们前往王都。人类和怪物要正式开战了,在边境没有抵抗力的怪物,肯定会遭殃。”

“但是,兄弟你知道的,大多数怪物都不愿意离开自己的领地的”我摇了摇头

“没关系,discern我们这里的居民已经被我说服了,我们只要护送他们撤离就好了,undyne也将这份工作交给我们了”

好吧,作为皇家守卫军的一员,这种麻烦事自然是少不了的。看来明天要失约了。

“那么我们准备一下吧” 我对papyrus说到“明天出发对吗?”

“是的”papyrus继续低头收拾东西了

“我知道了…”我走进了自己的房间,开始收拾东西。不过要收拾的东西并不多,很快我就闲了下来,躺在了自己的床上。papyrus依旧在外面忙活。

我不想关心政治,人类与怪物的事情也不想参与,但是在这个职位上,就得做相应的事情。真麻烦啊…

…………

第二天,路上很平静,papyrus安抚着每一个怪物们,讲着只有他自己能听懂的笑话,我在队伍前面走着监视着四周。一直到王都,都没有发生什么事情。在王都的大门我们见到了undyne,看来她今天还要迎接很多支移民者的队伍,当然也有可能只有一支。

护送结束,我就离开了队伍,用瞬移的手段回到了草原。不过她早就不在了,这也难怪,毕竟她也只是每天早上会过来而已。在这里坐了一会,我就离开了,也许今天王都那边还会有别的事情交给我。

不过一天过去了,王都也没有交给我什么工作。而那一天undyne只接到了两支队伍,可是在外的怪物们远远不止这个数量,迁移的怪物中有不少 还带有怨言,papyrus试图安抚他们,但效果甚微。

不这和我无关,我一早就前往了那片草地,在老位置坐了下来。不过等了很久,她都没有出现。或许,发生了那样的事情,她不愿意过来了吧。算了,看看景色也很好,也许以后就看不到了。

但就在这个时候,我看到了她,她还是穿着粉色的裙子。随后她看到了我,便慢慢的走了过来,她的表情并不轻松。我想装作没看见的样子,但是那不可能,毕竟她知道我看见她了。她没有跟往常一样打招呼,而是站在我身旁。似乎在想着什么。

我没有搭理,如果她不想说话,就不说吧。

“discern” 她终于还是开口了“我们…还是朋友吗”

“当然,我至少没有看到你就走掉”我叼着狗尾巴草漫不经心地说着。

“但是,人类都已经,对你们做了那么过分的事情了”她低着头,好像那件事是自己的责任。

“那又如何,是你做的么?不是,对吧”

“我…谢谢你,discern”她放松了下来并坐到了我旁边。“discern,你是特地来找我的吗”

“哈?怎么可能,别开玩笑了,我只是可怜这片风景,估计以后就很难…”话还没说完,我就被她扑倒了,她压着我的双手,整个人都趴了上来。

“我想听你的实话,discern,真的很想听”她轻轻地对我说

“我…实话就是,我是来看风景…” 纤细的手指压在了我的嘴上

“不对哦,discern总是这样”

“我…我是来看…”

“discern!”她往上蹭了一下,直视着我的脸。

“我确实是特地来…看你的”红着脸,我说出了这句话,但是没有敢看她的脸,而是侧过了头,把脸埋在了青翠的草地中。

那天时间过的很快,她趴在我身上,我们保持着这个姿势,直到她起身离开。在别的人类或者是怪物的眼中,这绝对是奇异的景象。

不过那天,并非一切都如此美好。我在她走后,就回到了王都。死寂,原先的埋怨,焦躁,全都化为了死寂。绝对…又发生什么了。我打算去找papyrus,了解情况。四处询问之后,我得知papyrus和undyne在alphys的研究所中。

我赶到了研究所,外面全是皇家守卫军。不过他们不会是阻拦我的。刚进研究所大门,papyrus就看了过来“discern,你总算来了。”

“抱歉,兄弟看来我来晚了”我发现undyne和papyrus脸上都有着焦急,看来发生的事情比我想的要严重的多。我刚打算走进alphys的实验室,undyne就拉住了我的猫尾巴。

“现在不能去打扰alphys博士”她对着我说,似乎对我有所不满或许还有一些怒气,但是她并没有指责我,毕竟这是她给我的权利。

加入皇家守卫军并非我自己的意愿,那天undyne带着papyrus找到了我。

“如果discern能加入皇家守卫军,这对我们对抗人类是很有利的”undyne是这样对papyrus说的。不过我并没有同意,那太麻烦了。

于是undyne就提出了和我决斗,我输了我就要加入皇家守卫军,我赢了自然不必。那场决斗中,我一直在躲避undyne的攻击,最后落了个平局的下场。我加入了皇家守卫军,但我并不用跟随他们行动。我的兄弟也得到了这个权利。

“那么就麻烦你们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吧”我站到了undyne旁边低着头,等着undyne回应。不过说话的却是papyrus“人类对边界怪物的水源投入了一种毒素,已经有很多怪物中毒了”

“如果你能早些回来,我们就不用现在才开始分析毒素构成”undyne说出了自己生气的原因。

我没有说话,拿出了糖叼在嘴中,闭上了眼靠在墙壁上。

“是discern回来了吗”alphys的声音从屋内传过来,随即自动门就打开了。“undyne,就算discern提前回来了,我也不可能很快分析完毒素,不要再生气了。discern能帮我再去采集一些水源吗,他们采集的量并不足够呢。”

这或许是alphys想给我一个台阶下吧。“那么告诉我位置吧”

在alphys告诉了我位置之后,我就赶往了那里。

在那,我看到了皇家守卫军在发配纯净的水源,每一个怪物都在抢救中毒者。为什么事情总喜欢往麻烦的地方发展。

不过,我不能无动于衷,我该做些什么了。

采集完了有毒的水源,我就回到了alphys的实验室。

“谢谢你,discern,不过之后可能还会让你再跑几趟哦。”

“没关系的”我靠在了墙壁上“需要,就说”

那天我帮alphys采集了很多趟水源,无论是去哪,都能看到那些村庄慌乱的景象。

到了晚上,alphys的研究终于结束了。可alphys却给了我一个不愿意相信的消息。

毒素来源于一种草药“toxic”(国王的命名)而这个草药的外形,和那个人类所采摘的一样,并且只有一个地方会生长这种草药。也就是说,是我将这个草药的唯一生长地点……交给了人类。

彻夜难安。我摸了摸身旁的骨剑…

……

我…又来到了草原。

“啊,discern!”她冲着我挥了挥手“discern你看看这些花……discern?你怎么了,脸色好难看。”

“你收集那些草药,是要做什么”

“什么草药?”她在装傻

“第一次见面,你收集的那些草药,你收集它们,是要做什么”

“哎!”

“你们人类都当怪物们不会分析成分吗…”

“discern,不是你想的…”

一根骨刺从她的脸侧飞了过去,刺入了身后的地面。“闭嘴,走吧,去哪都可以,反正暂时不许回去你的村庄了。”

“不…”没有听她继续说下去,我就瞬移离开了。骗子…

人类的村落中突然多出了一个怪物,引来了一片惊呼。

“怎么会有怪物,什么时候混进来的!” “赶走他”几个那个光剑的人类对我冲了过来,人类的魔法吗…几个骨刺直接刺穿了他们的灵魂,同时抬起手,召唤了GB炮,给自己创造了一片阴影,让光没能削弱我的力量。我不知道他们在什么建筑物中加工,那就,全都炸了吧。

“砰”我的GB炮替我挡住了一次攻击,几个人类端着他们所谓的枪械出现了,不过这种攻击手段还是太差劲了。

“刚好,嫌麻烦呢”几个GB炮环绕在我周围,射出了耀眼的白光,袭击我的人类跟着他们身后的房屋一起,灰飞烟灭。村庄变成了一片火海,哀嚎声求救声,混杂在一起。

你们毒杀怪物的时候,想过今天吗。

你欺骗我的时候,想过我会做这种事吗。

骨头刺穿了每一个袭击过来的人类,GB炮炸毁了大量的房屋,应该还有逃命的人类也丧命于此了吧。不过,那又怎么样,他们并不无辜,将这个村庄夷为平地就好了,完全不需要知道他们在哪制作。

几个人类突然冲出,向我砍了过来 ,骨头撞开了他们的攻击,我拔出了骨剑,轻轻一挥,血,沾满了地面。

又是一次爆炸,似乎这次还点燃了什么,比之前的爆炸还要更强烈一些。我站在火海中,骷髅是不需要呼吸的,所以这一片浓雾,对我来说,根本不是影响。

又是一个人类,举着无用的枪械。我举起了骨剑,刺了过去。

“不要!” 面前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多出了一个黑影,挡在了那个人类面前,骨剑将他们完全贯穿。

粉色的裙子在火焰中染上了灰,鲜血顺着伤口染红了前面的裙摆。她伸出了手,抓着刺穿她的骨剑,往前移动。

我把骨剑收了回来,她一个踉跄,倒在了我的身上。

“discern…不是…这样的…discern…不是一个…杀人魔…不是…邪恶的…怪物…discern…应该…很…善良…很…可爱…虽然…很懒散…不喜欢…说…实话…但是…还是…很可爱…求求你…不要…这样…不要…变成…这幅…模样。我…好想…说…我喜欢…你啊…对不起…真相…”她伸出了沾满鲜血的手,似乎打算摸我的脸。

但我推倒了身上的她,我们曾经是朋友…我们曾经很亲密,我们看过很多景色,我们度过了人类和怪物…很难度过的时光。

但是…再怎么说也没用了…

“就是那个怪物,他现在还杀死了很多无辜的人”似乎是人类的军队来了。真及时啊。

我打了一个响指,天空中出现了大量GB炮,它们一同开火,在强烈的白光下这片村庄连着到达的军队,一起被抹除。当然…或许也有留下来的幸存者吧。不过我不知道了,因为在白光之后,我就离开了。

回到了王都,我发现所有的怪物们都恢复了常态,看来alphys已经做出了解药了。我快步走到了研究所。

“怎么样,是不是做出解药了”刚进门,看到了alphys和undyne在一起聊天,我就直接问出了这句话。

“discern果然也很关心怪物们啊”alphys笑着,似乎很轻松。

“不过,不需要解药了,人类往水源中加的剂量根本不足以致死,甚至可以让怪物对这些毒素产生抗体,以后可能都不会怕这样的毒素了。”alphys用轻松的语气…说出了这些话

什…么…

“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的…discern”“对不起,我应该早点告诉你真相,那是…”耳畔环绕着虚无的话语。

“国王怀疑这样的毒素可能是想恐吓怪物们迁移,所以希望所有还在边境怪物们驻扎在原地。discern…你脸色好差”alphys继续说着。

如果,他们没有恶意,我又做了什么,我…我杀了…他们…杀了她…我的双手…沾满了鲜血。“discern?”undyne看到我这副模样,也叫了声我的名字。

“抱歉…我没睡好,我先离开了”我尽量装做了无事发生,离开了研究所…不敢说…我做了什么。哪怕说出来,undyne也不会责怪我。

但是,怪物摧毁了整个人类村庄这件事,迟早会传开来的。

我的惩罚,很快就会来。

夜晚,急促的声音传遍了整个王都,毒素杀死了大量的怪物,alphys很惊讶,明明自己检测的毒素根本不会导致怪物的死亡。

但却在我意料之内…

我又一次前往了边境的村庄,帮alphys收集水源,但这一次村庄没有再跟上次一样。哀嚎,痛苦,绝望,尘埃,笼罩在这村庄上。而这一切都是我一手造成的。

回来之后,我听到了另一个消息,怪物摧毁了人类村庄,让人类对怪物产生了恐惧,现在人类挑起的战争,第一次有了支持之声。

undyne询问我,是不是我发现了人类的炼药厂,所以摧毁了那个村落。

我如实回答了。

“你没有做错什么,别往心里去了,如果我是你我也会那么做的,现在,打起精神来,我们要准备抵御人类了。”undyne这样说着。

国王只是看了看我,并没有说什么。

责备我啊,责备我啊!不要这样对我啊!因为我的举动,摧毁了人类对怪物的信任,摧毁了人类和怪物友好交涉的桥梁,还害死了那么多怪物。你们为什么都选择了谅解,求求你们…责备我啊。

“如果discern能加入皇家守卫军,我们之后的工作一定会往好的方向发展,discern的智慧和能力一定会帮助到我们”这是papyrus对undyne说过的话。

可我并没能做到,我搞砸了一切。

早晨,不知道为什么,我又来到了草原。那里多出了一个不属于这里的东西,一个墓碑…

她的…

因为我的一时冲动,摧毁了你们的村庄,伤害了那么多人,摧毁了你们的信任,甚至杀了你,就连最后一刻,我都还在做,那么过分的事情。你却回来了,你又是怀抱着什么样的想法,原谅了我,选择回到这里。

“是那个怪物,是他,杀了他”

原来,我已经被驱逐了吗

瞬…移…

…………

“discern?discern?”papyrus的声音,将我从梦中惊醒“你做噩梦了吗”

我环顾着四周,发现我躺在我的房子沙发上,睡着了。“没有,一个梦而已”我抬手摸了一下我的眼睛,擦去了泪水。

我不会…再鲁莽行事了…我会守护好你们,守护好所有…我认为…重要的…存在。


道阻且长。🥂

PAPYRUS的人设(文字)和不小心漏掉肩章的立绘(大概)

PAPYRUS的人设(文字)和不小心漏掉肩章的立绘(大概)

久墨or墨九

【星光月饼店】第十三只月饼(Frisk)

♢星光月饼店♢更多可领取月饼详情——中秋月饼


【莲蓉蛋黄月饼】

*大概是最正常的月饼了。

*金黄酥皮泛着淡淡油脂光泽,里磨制成蓉的白莲馅料呈现柔和半剔透的黄色,而正中嵌着一个油光颜色正好的咸蛋黄。蛋黄几乎呈现橙红色,蛋黄浸出的红油几乎融入莲蓉之中,添上了几分薄红。

*整块月饼薄厚均匀,表面花纹压制得很简单,是一枚桃心。而桃心区域在最后刷上蛋液时额外多添了一些,让颜色显得更深,烘烤过后泛着淡淡的棕红色。

*莲蓉蛋黄不愧为最经典、也最受欢迎的月饼。味道甜腻滑软,蛋黄的咸鲜恰当好处的中和了腻味,还强调了莲蓉的香软甜糯,再配合稍有硬度的酥皮,该有的对比冲击全部恰当好处,回味无...

♢星光月饼店♢更多可领取月饼详情——中秋月饼

 

【莲蓉蛋黄月饼】

*大概是最正常的月饼了。

*金黄酥皮泛着淡淡油脂光泽,里磨制成蓉的白莲馅料呈现柔和半剔透的黄色,而正中嵌着一个油光颜色正好的咸蛋黄。蛋黄几乎呈现橙红色,蛋黄浸出的红油几乎融入莲蓉之中,添上了几分薄红。

*整块月饼薄厚均匀,表面花纹压制得很简单,是一枚桃心。而桃心区域在最后刷上蛋液时额外多添了一些,让颜色显得更深,烘烤过后泛着淡淡的棕红色。

*莲蓉蛋黄不愧为最经典、也最受欢迎的月饼。味道甜腻滑软,蛋黄的咸鲜恰当好处的中和了腻味,还强调了莲蓉的香软甜糯,再配合稍有硬度的酥皮,该有的对比冲击全部恰当好处,回味无穷。

*月饼用透明底座盛着,被包装在一个柔和蓝色的小盒子里,并用紫色丝带系住。

*有时候盒子上方会用一枚金边框的心形红宝石封住。宝石光泽流溢,似乎时不时便会出现跳动的幻象。

*食用时会明显感觉到有一种炽热到让人脸红的感觉。这种感觉显然不坏,只会让人越发喜欢这种月饼。炽热像希望,也像能被灼烫的伤害。

*月饼似乎喜欢与椒盐土豆泥月饼一起存放。这样存放后月饼的味道会更有层次感,并相比平常食用时的炽热,味道感觉上显得更加宁静和温暖。

*Frisk。
久墨or墨九

【星光月饼店】第十二只月饼(Papyrus)

♢星光月饼店♢更多可领取月饼详情——中秋月饼


【椒盐土豆泥月饼】

*与其说是月饼,不如说只是单纯土豆泥压制成月饼模样,而之后用火焰喷枪炙烤表面定型而成。里馅则是调味的椒盐汤料,由于作料搭配得当,无论热时凉时都显得口味正好。

*由于是土豆所制,所以在整体上会比传统月饼显得更个高体瘦一些。而顶面的花纹特意用喷枪在不同火焰状态下烤制,勾画出一只叼着骨头的小狗,看上去极其生动。

*在制作土豆泥时便浸泡过薄盐清水,哪怕放置一段时间到后面炙烤定型,月饼内部仍保持着香滑软糯,与外层的脆皮形成鲜明对比,两种口感冲击、融合,让人不自觉就喜欢上这样的味觉刺激。再有椒盐汤料的调味,似乎咸口的...

♢星光月饼店♢更多可领取月饼详情——中秋月饼

 

【椒盐土豆泥月饼】

*与其说是月饼,不如说只是单纯土豆泥压制成月饼模样,而之后用火焰喷枪炙烤表面定型而成。里馅则是调味的椒盐汤料,由于作料搭配得当,无论热时凉时都显得口味正好。

*由于是土豆所制,所以在整体上会比传统月饼显得更个高体瘦一些。而顶面的花纹特意用喷枪在不同火焰状态下烤制,勾画出一只叼着骨头的小狗,看上去极其生动。

*在制作土豆泥时便浸泡过薄盐清水,哪怕放置一段时间到后面炙烤定型,月饼内部仍保持着香滑软糯,与外层的脆皮形成鲜明对比,两种口感冲击、融合,让人不自觉就喜欢上这样的味觉刺激。再有椒盐汤料的调味,似乎咸口的月饼味道也很不错。

*月饼用白色底座盛着,被包装在非常醒目的正红色小盒子里,而封口处被制作成一只小白狗咬住盖子,并用体重封住盒子的造型,整体看上去就很活泼轻松,似乎看着便能会心一笑。

*有概率包装的盒子里会额外放置一个非常小的圆形保鲜盒,里面盛着只有一口的意面。意面无害,但有可能造成肠胃不适,不过就味道而言,或许还不错。

*月饼不适合长时间存放,如果一定需要,则最好将其与冰皮黑芝麻月饼一起放置。这不仅能增加月饼保鲜时间,还能让月饼味道更新鲜轻快。

*Papyrus。

飛越血海
  1. 目前穿著的燕尾服只是概念設計,到時候再設計一套正式的(大概)

名字:icing cookie(糖霜餅乾)

身高:180

年龄【As human】:28

学历设定:音樂學院畢業(大學)

在乐队当中担任什么成员:三角鐵專員(⋯鼓手)/ 樂團指揮(交響樂限定)

【骨的】性格如何:古典樂狂熱者,平時沈默寡言,個性打扮都與自己的名字完全不符合。就算在她面前貶低古典樂她也不會發怒(只會用看傻逼的眼神看你)唯一發怒的點是沒事先通知就把她從台上撤下。

衣着:在任何樂團演出時都會穿上誇張又正式的禮服——男士黑色燕尾服。

骨头喜欢的东西:高級巧克力、伯爵紅茶、哈利波特魔杖系列(她覺得那和指揮棒很像,所以喜歡收集)

手机的样子:純黑的智慧型手機(沒有...

名字:icing cookie(糖霜餅乾)

身高:180

年龄【As human】:28

学历设定:音樂學院畢業(大學)

在乐队当中担任什么成员:三角鐵專員(⋯鼓手)/ 樂團指揮(交響樂限定)

【骨的】性格如何:古典樂狂熱者,平時沈默寡言,個性打扮都與自己的名字完全不符合。就算在她面前貶低古典樂她也不會發怒(只會用看傻逼的眼神看你)唯一發怒的點是沒事先通知就把她從台上撤下。

衣着:在任何樂團演出時都會穿上誇張又正式的禮服——男士黑色燕尾服。

骨头喜欢的东西:高級巧克力、伯爵紅茶、哈利波特魔杖系列(她覺得那和指揮棒很像,所以喜歡收集)

手机的样子:純黑的智慧型手機(沒有手機殼與擺件)

特色设定:從小夢想加入古典交響樂團,為了考上學費高昂的音樂學院而兼職地下拳手,因為太能打被很多人看上請去當打手與討債的,因此賺了許多錢。在校時目標原本是當一位古典樂專業指揮,無奈每次隨著音樂揮舞指揮棒都太過投入,揮舞的好似羊癲瘋發作,沒人看得懂。只好咬牙切齒的加入打擊樂家族行列,隨後卻驚覺在自己的天身神力與容易陶醉於音樂的毛病加持下,根本沒有鼓能活過她的敲擊。在打爆了各種大小型號的鼓後發現唯有三角鐵是真愛——她敲不爆。畢業後理所當然的找不到樂團要她,主要是她在面試過程就會敲爆現場所有的鼓,任憑她如何解釋三角鐵她可以都徒勞無功。(其實她也會彈鋼琴,問題是鋼琴的結局跟鼓一樣,都按爆炸了)

补充设定:依然有在做討債等工作,因為她要洽飯,還要買一堆CD以及現場演奏會的門票。如果有哪個樂團需要她來敲三角鐵,她勢必赴湯蹈火。⚠️如果說好讓她上場打三角鐵,卻臨時把她撤下來,她可能會從敲三角鐵變成敲你的頭殼。另外如果在她演奏的時候有人搗亂她也會從敲三角鐵變成敲搗亂者的頭殼(但是她沒有生氣,她只是在阻止搗亂者而已⋯大概?)

♥骨的生日(๑•ᴗ•๑):9/17

♥自家骨头有自己的专属乐器吗,有什么特征:隨身攜帶哈波系列魔杖中的一隻,當作指揮棒。

♥骨崽应援色:黑色

个骨宣言:放開我,我還能打(鼓)!(三角鐵)我是真的可以打!!

骨崽声音特征:女低音

骨擅长的音乐类型:古典樂

骨的星座:處女座


久墨or墨九

【星光月饼店】第十一只月饼(筠迟)

♢星光月饼店♢更多可领取月饼详情——中秋月饼


【酥皮乌豆月饼】

*金黄酥皮泛着淡淡油脂光泽,虽然说是乌豆月饼,但实际上也是豆沙的一种。里馅呈现深邃的黑色,比黑芝麻馅显得颜色更深,像是被黑暗浸透,且更有光泽,并泛着豆类特有的谷物香气。

*整块月饼薄厚均匀,表面花纹清晰刻画出钟表的模样,并且纹样立体,似乎看过去时能看到有什么奇异的空间与现实重叠。

*味道甘香,却并不会觉得很甜。但馅料滑软细腻,口感上佳,分量也显得很扎实,虽然丝毫不腻,却也难以吃下更多。

*月饼用白色底座盛着,被包装在金色锡箔纸包裹的小盒子里。有黑红两色的丝带系在盒子上,看起来就像是一个礼物。

*长时间存...

♢星光月饼店♢更多可领取月饼详情——中秋月饼

 

【酥皮乌豆月饼】

*金黄酥皮泛着淡淡油脂光泽,虽然说是乌豆月饼,但实际上也是豆沙的一种。里馅呈现深邃的黑色,比黑芝麻馅显得颜色更深,像是被黑暗浸透,且更有光泽,并泛着豆类特有的谷物香气。

*整块月饼薄厚均匀,表面花纹清晰刻画出钟表的模样,并且纹样立体,似乎看过去时能看到有什么奇异的空间与现实重叠。

*味道甘香,却并不会觉得很甜。但馅料滑软细腻,口感上佳,分量也显得很扎实,虽然丝毫不腻,却也难以吃下更多。

*月饼用白色底座盛着,被包装在金色锡箔纸包裹的小盒子里。有黑红两色的丝带系在盒子上,看起来就像是一个礼物。

*长时间存放月饼时,隐约能听到很轻的钟表滴答声,这声音无孔不入,明明很细微却总是能听得到,逐渐便会让人心烦意乱,并变得焦躁而敏感易怒,哪怕将月饼吃掉或丢得足够远,但在出现之前的症状后,会伴随出现自身能听到声音的心理暗示。不过实际上除了精神折磨以外,没有实际性伤害。

*如果存储时将月饼与酥皮枣泥月饼一起存放一段时间后,食用时会发现里馅似有些暗红,月饼会比平常更甜上几分。

*筠迟。
吼!是白小狐!(?)

丢一下进度,明天争取把lu的设定图勾完线上好色,然后再把at给肝出来

丢一下进度,明天争取把lu的设定图勾完线上好色,然后再把at给肝出来

久墨or墨九

【星光月饼店】第十只月饼(fell)

♢星光月饼店♢更多可领取月饼详情——中秋月饼


【酥皮枣泥月饼】

*金黄酥皮泛着淡淡油脂光泽,里为暗红细腻滑顺的馅料,扑面而来红枣的熟香。

*整块月饼薄厚均匀,表面花纹显得锐利而危险。其中横竖交错的线条,似乎勾画出饱含囚禁束缚意味的锁链,就像命运牢牢绑缚住它,它同样拿着锁链想锁住它想抓住的。

*味道香甜,微微带苦。多吃几口后便容易发腻,但已经入口的部分死死占据着味蕾,食用其他食物时仿佛也能品到枣泥的甜滑,摆脱不尽,弃之又忍不住再次品尝,迫使着将月饼整个吃下。

*月饼用黑色底座盛着,被包装在一个黑色系着金色丝带的小盒子里。

*无论盒子外表是否看上去正常,尽可能不要食用赤...

♢星光月饼店♢更多可领取月饼详情——中秋月饼

 

【酥皮枣泥月饼】

*金黄酥皮泛着淡淡油脂光泽,里为暗红细腻滑顺的馅料,扑面而来红枣的熟香。

*整块月饼薄厚均匀,表面花纹显得锐利而危险。其中横竖交错的线条,似乎勾画出饱含囚禁束缚意味的锁链,就像命运牢牢绑缚住它,它同样拿着锁链想锁住它想抓住的。

*味道香甜,微微带苦。多吃几口后便容易发腻,但已经入口的部分死死占据着味蕾,食用其他食物时仿佛也能品到枣泥的甜滑,摆脱不尽,弃之又忍不住再次品尝,迫使着将月饼整个吃下。

*月饼用黑色底座盛着,被包装在一个黑色系着金色丝带的小盒子里。

*无论盒子外表是否看上去正常,尽可能不要食用赤手去接触盒子,同时拆开盒子后,请试探地触摸月饼,如果被无形的事物隔开,最好找来厚度足够的手套戴上,并拿锋利的刀刃切开阻隔物。

*被切断的阻隔物会逐渐显现出本态,多半是赤色断裂的骨头。

*小心别被月饼吃掉了。当然,这是一个玩笑——?

*有时候月饼盒子里会摆放有黄芥末酱。无害,可以食用,推荐将黄芥末酱淋在月饼上,但之后不建议食用月饼。显然那会很辣。

*食用月饼时最好将酥皮乌豆月饼摆放在一旁,否则很容易被无形的骨头刮伤。

*存储时,切记要将月饼与酥皮乌豆月饼摆放在同一个盒子里,否则月饼会很快出现无形骨头,并很容易破坏掉其他月饼及盒子。

*Fell!Sans。
黑雪咸鱼战术翻滚
“你个凶手!”“多谢夸奖~”...

“你个凶手!”
“多谢夸奖~”

――――――――
尖 刀并不是黑雪的武器,只是为了收集patient应对尖 刀攻击的反应而格式化复制过来的(创作者的特权)
为什么会暴走……你们猜?
以及我当然是亲妈啦~
四周年快乐!
没有贺图真是抱歉<(_ _)>

“你个凶手!”
“多谢夸奖~”

――――――――
尖 刀并不是黑雪的武器,只是为了收集patient应对尖 刀攻击的反应而格式化复制过来的(创作者的特权)
为什么会暴走……你们猜?
以及我当然是亲妈啦~
四周年快乐!
没有贺图真是抱歉<(_ _)>

赫酒

是🐟
iei无差
(这对真好吃……!)

是🐟
iei无差
(这对真好吃……!)

炸得鲜香的鱼丸

茶绘(烟)

最后一p是出了bug
注意看聊天那里,有彩蛋(?)

茶绘(烟)

最后一p是出了bug
注意看聊天那里,有彩蛋(?)

吾名泠泽
第四行其他的他去掉,咳咳咳

第四行其他的他去掉,咳咳咳

第四行其他的他去掉,咳咳咳

伊卢
Reverse Cross T...

Reverse Cross Tale
Chapter 1
Page 1
有兴趣的话我就继续画了

Reverse Cross Tale
Chapter 1
Page 1
有兴趣的话我就继续画了

谷上森樱

稀里糊涂的我好困Σ(っ °Д °;)っ啊完了回过神来已经放学了!什么!我在语文晚自习的摸鱼竟然是Hate的人设!?为什么又画一遍???

后面的都挺潦草的凑合着看吧

(另外我再次错过了ut周年庆……靠最近准备自己au的漫画太忙了完全没时间画贺图)

稀里糊涂的我好困Σ(っ °Д °;)っ啊完了回过神来已经放学了!什么!我在语文晚自习的摸鱼竟然是Hate的人设!?为什么又画一遍???

后面的都挺潦草的凑合着看吧

(另外我再次错过了ut周年庆……靠最近准备自己au的漫画太忙了完全没时间画贺图)

時Toky
截个进度以示存活全身画目前围巾...

截个进度以示存活
全身画
目前围巾还没细化
脸瞎涂了涂
肝数学去了(挥手)

截个进度以示存活
全身画
目前围巾还没细化
脸瞎涂了涂
肝数学去了(挥手)

Ensir【ut四周年快乐!!!】
感觉冥明太太一退整个absur...

感觉冥明太太一退整个absurdtale都冷清了

mmp老福特

感觉冥明太太一退整个absurdtale都冷清了

mmp老福特

整天摸鱼の猫糖薄荷

是老骨头实验室的骨们
太多了,大家自己来认领吧

我整完了,太难画(肝)了
我已经死了

因为是晚自习摸的鱼,颜色有些记不住了就没上完,以后再补上吧,设定也有些不对

我进垃圾桶了,我太菜了

以后再画人类组和实验室之光

像素有点差,最后一张是tg270的房间样式

咕咕咕是不可能的,我像是会咕咕咕的狐狸吗(像)

我可是又保持住了我日更的好习惯哒

@我是妖灵夭,夭寿的寿
@蓝曦喜欢ds blue
@竹节_d7
@开学所以)逃之幺幺啊✨
@❄雪岚❄
@二哈喵酱de中二日常
@一只懒星

是老骨头实验室的骨们
太多了,大家自己来认领吧

我整完了,太难画(肝)了
我已经死了

因为是晚自习摸的鱼,颜色有些记不住了就没上完,以后再补上吧,设定也有些不对

我进垃圾桶了,我太菜了

以后再画人类组和实验室之光

像素有点差,最后一张是tg270的房间样式

咕咕咕是不可能的,我像是会咕咕咕的狐狸吗(像)

我可是又保持住了我日更的好习惯哒

@我是妖灵夭,夭寿的寿
@蓝曦喜欢ds blue
@竹节_d7
@开学所以)逃之幺幺啊✨
@❄雪岚❄
@二哈喵酱de中二日常
@一只懒星

阴如墨

福:妈,我觉得……

我:我……(有气无力)


为什么这个假人的血量那么厚呢?(难道不是福的攻击力太低了吗?)

福:妈,我觉得……

我:我……(有气无力)


为什么这个假人的血量那么厚呢?(难道不是福的攻击力太低了吗?)

◎TMO◎
被提起来的sans 好凶(&a...

被提起来的sans 

好凶(´°̥̥̥̥̥̥̥̥ω°̥̥̥̥̥̥̥̥`)

被提起来的sans 

好凶(´°̥̥̥̥̥̥̥̥ω°̥̥̥̥̥̥̥̥`)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