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Unlight

52.6万浏览    9540参与
水龙吟·唐绫

手残连拼豆都烫不好(つд⊂)

手残连拼豆都烫不好(つд⊂)

午后三时

雨果生日快乐!

p2左手画的贺图(不需要

雨果生日快乐!

p2左手画的贺图(不需要

浦原明依

‖~Unlight~‖柯夏*山洞里的魔王二当家

*柯布×史塔夏

*捏造童話paro

*原作改動較大、梗源於微博

*R級因素有

*未成年因素有!注意避雷!


  柯布已经记不清自己是为什么才会变成魔王的了,这是他在这个什么都没有的山洞里生活的第一百年。


  把他关进来的人偶似乎是来自什么神秘组织的佣兵,留下一句要柯布赎清自己的罪孽才可以离开这个山洞这样的话就面无表情地离开了——哦、人偶本来就没有表情。

  赎罪什么的对于柯布来说,实在令人有些火大。他承认,在罗占布尔克的时候,出于各种层面的原因,他做过许多不太好的事情,做掉了很多...

*柯布×史塔夏

*捏造童話paro

*原作改動較大、梗源於微博

*R級因素有

*未成年因素有!注意避雷!

 

  柯布已经记不清自己是为什么才会变成魔王的了,这是他在这个什么都没有的山洞里生活的第一百年。

 

  把他关进来的人偶似乎是来自什么神秘组织的佣兵,留下一句要柯布赎清自己的罪孽才可以离开这个山洞这样的话就面无表情地离开了——哦、人偶本来就没有表情。

  赎罪什么的对于柯布来说,实在令人有些火大。他承认,在罗占布尔克的时候,出于各种层面的原因,他做过许多不太好的事情,做掉了很多的人。但是,他从某种方面又体面得当得紧,轻蔑者、告密者、说谎家...这种人类本身衍生出来的本质,全在柯布解决掉的那些人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要他赎罪,他实在不会做。这样一想,就暴躁起来,柯布想要点燃一根烟狠狠吸一口,却半天没在口袋里摸到,于是他侧身狠狠地踢了一下岩壁上的石头。

  “二当家。”一个毫无感情的声音响起,柯布循着声音看过去,才注意到那群人偶中的其中一个留了下来。人偶的关节有些生锈,它每发出一个音节,就会伴随着咯吱咯吱的噪声,“您现在要做的是,用时间来洗刷你的罪孽,去弥补那些生命在你手上终结掉的人。”

  柯布环顾了一圈这个山洞,还算宽敞。

  是用大块岩石切割成的石头房间,也有灯光和床铺座椅,除了见不到真正的日光之外,算是不错了。是很完美的监狱。柯布本人呢,也没有因为变成了“魔王”而长出獠牙,或者眼球变红什么的。

  “每年春天,给我通知山脚的镇子——“柯布忍不住沉沉叹气,语气急急地吩咐起来,“喂?!人偶,你有在听吗?我说——每年春天,给我通知山脚的镇子,给我送一个女孩上来。”

 

  第一个女孩送来的时候,她身上穿着褴褛的麻布裙子,头发乱糟糟的,还挂着牲畜的草料,手掌上布满了茧,身体上也尽是伤痕。她来到魔王的居所,害怕对方要将自己生生吞下去,一直哭个不停。

  柯布最讨厌女人哭。

  他虽然没有怎么和女人打过交道,但是在组织的时候,也象征性地找过几个情人,她们老是喜欢自作多情,将大把的感情投到柯布身上,最后发现自己只是一个工具以后哭哭啼啼,扰得柯布好不心烦。他不杀女人,他只是将还燃着的烟头杵在女人面前,然后恶狠狠地让人滚。

  不过柯布现在有点厌烦不起来,他还没有见过这么肮脏的女孩。他接触的女人无一不是有着曼妙的曲线,厚重的脂粉和浓烈的香水味,每天都会想方设法在柯布这里讨要一些钱去买那些领子都快垂没了的礼服。

  而现在面前的女孩,身上甚至散发着很有点令人作呕的酸臭味。

  “烦死了。”柯布后背往沙发上一沉,“人偶,把她带去洗澡。”

  当女孩再次整洁地回到客厅的时候,柯布才像审问一般问出了她的身世。无非就是早年丧父,被母亲带着改嫁,却被继父侵犯,被继姊当做苦力,被镇里的人当做瘟神——这样一致投票出来送上山的。

  “你也别哭了。”柯布的语气严肃得令女孩立刻停止抽泣,“你会说我好话的吧?你最好那么做——”

  女孩茫然地看着柯布,柯布吸了口气:“我会用我以前在魔都赚下来的积蓄送你离开这个镇子,去念书也好,去学做衣服啦化妆啦什么的都好,别回来烦我就可以。”

 

  这就是柯布选择的赎罪的方式,历年来,被他送出去的女孩都因为见识了更广的世界,体验了更好的生活,出于对原生环境的厌恶,也惧于柯布的威严,没有一个女孩愿意回来。而镇上的居民也理所应当地认为,这些女孩不是被吃了就是被圈养起来当奴隶了,每一年送过来的女孩子一个比一个惨。

直到第一百年的时候。

送过来的女孩戴着兔耳的发饰,头发也是相当乖张的紫色,她穿着时髦的短裙,拿着红色的剪刀,笑呵呵地站在洞穴的门口看着柯布。柯布百年来索然无味地过活着,他忽然饶有趣味地打量起来面前的女孩。

“嗳——是帅哥嗳!”紫色的女孩音量很高地嚷嚷着。

“说吧,为什么把你送上来?”柯布抬起二郎腿,眯起眼睛看着她。

“要这么问的话当然因为他们都很无聊咯~因为我总是喜欢搞破坏,是坏孩子嘛!”女孩自顾自走近柯布,扑通一下在柯布旁边的位置坐下,“你这魔王不赖嘛~很有趣的样子!喂喂,我叫史塔夏,我喜欢吃红色的苹果,你叫什么名字?”

“柯布。”

 

他回答完以后才发现自己的计划好像被史塔夏带歪了,他不喜欢和女人打交道,不喜欢身边有人麻烦他,就连那个人偶也只会每年按例带着女孩出现在山洞一次——但是现在,这个叫史塔夏的、十七岁、稍微有点不良还有点暴戾的女孩子,自作主张地要在这个山洞里住下了。

“住在一起就是夫妻了。”史塔夏自然地攀上柯布的肩头,“开玩笑的——我还是未成年,你可不能忍不住哦?”

“我还没答应你留下来吧?”

“嗳?你把我接过来也没经过我同意吧?就算要我离开,我也没答应来着的。男人不能不尊重女人,不然就没有气量,还不如街上的混混。”

“你哪里是女人?”柯布有些恼火又觉得好笑,“还有,把你的手拿开。”

“你被关在这里,是不是因为你有罪啊?”史塔夏识趣地把手拿开却又立刻咯咯笑起来,用凌厉的语气揣测起来柯布,“喂?你该不会在在这里反省吧?大、魔、王——”

“不想死的话最好现在就闭嘴。”

“哦呼——”史塔夏咧着嘴笑嘻嘻地吹起了口哨。

 

“那你要好好留我在这里赎罪咯~”这是史塔夏在溜进柯布床铺里的最后一句话。

 

这是柯布睡在沙发上的第三个月。

这两个月以来,他每天都被史塔夏清晨的高分贝吵醒。史塔夏不是抓山洞里的昆虫做标本,就是溜到外面去捕兔子,或者是采浆果什么的——柯布变成魔王以后,唯一改变的就是像人偶一样,不再有感觉,所以不用进食也不会饿。史塔夏如果留在岩屋里,就会用她那把对她来说大得有点夸张的半边红色剪刀破坏着岩壁,虽然山洞深不可测,但是也因为她惊人的破坏力渐渐被掏出一个房间一样的东西。

史塔夏没多久就带了一些褥子回来——她趁柯布睡着的时候,溜回镇子上偷来的。

然后她还是咯吱咯吱笑着,朝柯布吹着口哨:“我把你的床还给你。”

柯布拿史塔夏还真的没办法。

她除了讲话不知道分寸之外,也不会做出其他过火的行为,每次挑衅柯布也会在恰好的点熄火,也不会像别的女人一样成天缠着他——史塔夏自己的乐子多着呢!柯布一边生着闷气,他心想,这个孩子才十七岁就天不怕地不怕,想着自己一个堂堂大魔王,二当家,在她面前一点威严都没有,他反而懊恼得不行,但是久而久之却一点要赶她去大城市的想法都没有了。

他还是在这百年间寂寞太久了。

 

这是柯布回到床铺上睡觉的第三个月。

这天早上他醒过来,翻身的时候就看到了自己床头摆的苹果、蝴蝶结。不用想就知道是史塔夏夜里悄悄潜进来放的。明明不会有感觉的他却觉得头疼得不行,史塔夏任性得非常别致,让他完全处理不了。这三个月,史塔夏不知道从哪里给她自己的房间添置了很多那个年纪才喜欢的东西。柯布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今天的史塔夏分明就有针对自己的意思。

换作以前,他早就将东西给扔掉了,还要将始作俑者也一齐拎出来给个下马威才行。

但是今天的柯布只是闷闷翻过身,什么都没说。

今天是史塔夏来的第六个月,天气有些转凉了——虽然他自己是无意识的,但是再过六个月,翻过一个冬天,就要找寻新的女孩了。

“我的罪孽还剩多少没有偿清?”柯布躺在床铺上自言自语。他摩挲着指节上被枪柄磨出来的老茧,有点无奈。就连被烟草染黄的手指前几天也变成了正常的皮肤颜色。

——史塔夏确实很折腾,这让他经历百年以后第一次思考,自己的罪孽还剩多少。

他继续这样思考着,不知觉中又沉沉睡去。

 

再醒来的时候,山洞漏不进什么光线了,大抵是睡了一天,夜色已经降临了。

柯布这次翻身的时候,身边多了一个软绵绵的东西。

“柯布,我来这里半年了,你知道明天是什么日子吗?”旁边传来少女的声音,柯布立刻坐了起来。他在夜色中辨认着史塔夏眼眸中的光线,喉中的声音带着怒意:“滚出去。”

史塔夏没有搭理他,继续说着:“明天我就十八岁了——再过几刻钟吧,我就成年了。”

柯布没有说话,因为他非常不巧地捕捉到了史塔夏身上的其他气息。少女的香气、苹果的清甜——带着青涩的、却又浓烈的甜味。老实说,柯布不喜欢甜味。还是人类的时候也一样。他喜欢烟草的苦味,或者是酒的辣,再或者是血的腥,但是他现在却精确地捕捉到了空气中的这一丝甜味。

“我说真的,你不喜欢我么?”史塔夏跟着柯布盘坐在床铺上,“人家第一眼看到你就觉得你是我的菜嗳。”

“和我有什么关系?”

“不珍惜的话,马上就要有另外的女孩来替代我了。呐?你其实是喜欢我的吧?”

 

柯布心想我怎么知道?

在组织的时候,他身边的女人都会在缱绻的时候求着柯布说爱啊喜欢啊什么的,柯布面对身下面色潮红的女人,都不曾讲过这样的言语。只是现在,他有点愣住了。史塔夏还是个少女、未经世事的少女。虽然是恶魔系那一款的,但是这种纯洁的气息才让他感觉无所适从。

 

史塔夏当然也具有了女性与生俱来的第六感。

她不了解柯布的过去,也不知道他的故事,她只知道,素来暴躁不可一世的魔王,没有拒绝、而是犹豫不决,那答案就是肯定的。她笑嘻嘻地凑近柯布,大胆张开手环住柯布的脖子,又嚷嚷开了,“你看我的嘴唇,染了浆果汁的红色哎~好看吗?柯布?”

柯布没有回答问题,只是压抑着什么,让她松手。

他觉得火不打一处来,自己居然被这样一个小女孩玩得团团转,但是好像又不仅仅如此。一百年没有感觉的柯布,现在觉得浑身上下,就连脑仁都要被怒火给烧起来了。

但是史塔夏、她完完全全明白柯布在忍耐什么、生气什么。她没有放手,而是干脆挨着柯布的耳垂轻轻耳语起来。

“在柯布先生看不见的地方,指针在一圈一圈地走着喔——我是说,接下来我倒数十下,我就成年了......嗳、你能理解吗?好了,我开始了,10、9、8......”

 

史塔夏的倒数进行到一半,就感觉腰上一沉,柯布厚实的手掌在这一秒稳稳地捏了上去。后背也感觉到一股力气拽着她,她和柯布就保持着这样被制压的姿势跌入了褥子的柔软之中。史塔夏再乖张,也只是个女孩子。

柯布的眼睛通红,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喜欢史塔夏,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喜欢上这孩子的,但是他实在是忍了太久了。

“倒数结束了吗?”柯布的声音很低沉,也有些沙哑。

“喂,你可是在赎罪——”事已至此,史塔夏还是没忘记调侃他,“和我这样的少女睡觉的话,不会再被多关个几百年吗?”

“倒数结束了吗?”柯布重复了一遍,有点霸道地又将身子沉下一些逼近史塔夏。

“我可是镇子上最坏的女孩,也许这样子就会完全沉沦下去了哦?”

“废话就别说了,你不想做吗?”柯布握住史塔夏的手开始不安定地摩挲起来,他的额头也渗出了细密的汗珠,他认真地看着身下脸颊通红的少女——像是熟了待摘下的红苹果那样。他抿着嘴唇,等史塔夏的回答。

 

“我们做吧。”

少女的声音一落地,聒噪了整个夏夜的蝉声忽然在这一刻寂静下来。十二点的时刻早就跨过。

共沉沦也好,一辈子无法脱身也好,欲即是罪孽也好,柯布全然顾不上了——曾经耳畔那些发腻的“二当家”不复存在,只有史塔夏这声软软的“柯布”。在床上直呼他大名的女人,史塔夏是第一个。

“柯布,我想听你说喜欢我。”史塔夏主动攀上柯布裸露的脊背,她抚摸着不知道什么时候留下的疤痕,小声说着。

嗯,好。柯布在心里应着。

 

“我喜欢你。”柯布撞破少女的青涩,同时说出了这句话。

句子的尾音和史塔夏甜腻的轻哼混在一起,钻进了空空的夜幕中。

 

 

-

#没有预警,因为我不想写,反正是mrss,要有预警的话就是ooc和捏造吧

#我知道伊甸园的是无花果不是苹果但是我想写苹果


-


玛尔瑟斯知道那不过是个骗局。

“你一直都是最幸运的那个。”紫色的恶魔如是说,将蛇之果从虚假的伊甸园掷下来。玛尔瑟斯想,自己有一瞬间质疑过史塔夏所说之话的真实性,就如同质疑自己长久以来的行为是否为正确之事一样——最后这两个不确定因素都达到了惊人的一致性:他收下了苹果。或者急不可待地咬下青涩的果实,或者将种子埋入地底直至生出更多的恶果,或者将苹果置至其完全氧化腐烂,这些都不过是无限可能性中的一种罢了。然而这些全部避开了他所预想的、最初的道路。

结果显而易见,又令人失望...

#没有预警,因为我不想写,反正是mrss,要有预警的话就是ooc和捏造吧

#我知道伊甸园的是无花果不是苹果但是我想写苹果


-


玛尔瑟斯知道那不过是个骗局。

“你一直都是最幸运的那个。”紫色的恶魔如是说,将蛇之果从虚假的伊甸园掷下来。玛尔瑟斯想,自己有一瞬间质疑过史塔夏所说之话的真实性,就如同质疑自己长久以来的行为是否为正确之事一样——最后这两个不确定因素都达到了惊人的一致性:他收下了苹果。或者急不可待地咬下青涩的果实,或者将种子埋入地底直至生出更多的恶果,或者将苹果置至其完全氧化腐烂,这些都不过是无限可能性中的一种罢了。然而这些全部避开了他所预想的、最初的道路。

结果显而易见,又令人失望透顶:她们都不是艾莉丝泰莉雅。

“最幸运的”说不定就是“最不幸的”。玛尔瑟斯知道自己并不仅仅是这个世界里最幸运的那个“玛尔瑟斯”。史塔夏得出的结论基于她对无数多元世界的观测之上。“只有这个你成为了如今的‘玛尔瑟斯’。帝国的不死支配者。皇妃艾莉丝泰莉雅的丈夫。”

“为艾莉丝泰莉雅付出如此程度代价的,也只有吾等吧?”

史塔夏只是一瞬瞪大眼睛,随后一如往常地咯咯笑起来:“当然只有你,玛尔瑟斯。”

遇见艾莉丝泰莉雅、与她共同创造历史、注视着她死去、无数次将“她”带回这片大地又亲手将“她”葬送的,只有他。玛尔瑟斯对自己说,这一切都是为了再次见到艾莉丝泰莉雅。她是他的生命之光,曾经是,现在也是,未来仍然会是。而被光芒灼烧得刺痛也自然是他必须接受的一部分。

他从未怨恨过艾莉丝泰莉雅将自己逼入如此不幸的境地。他想,他应该是从未怨恨过的。他杀死、他毁灭那些复制人的时候并没有将她们之中的任何一个当作“艾莉丝泰莉雅”。他怨恨的只是无法成为完美的艾莉丝泰莉雅的那些残次品罢了。

他想,他不怨恨这样的自己。这些都是必须的。

玛尔瑟斯知道那不过是个骗局。玛尔瑟斯知道一切都不过是个骗局。但是他愿意为了那千万分之一的机遇去抵达真正的“艾莉丝泰莉雅”可能存在的世界,就好像他最初将视线探入那双翡翠色的瞳一般。


-


大概是后记↓

忘了我lof的新账号,干,只好用这个号。

是很旧的摸鱼,为什么要发,一是因为我没在别的地方发过二是因为我觉得今年玛尔瑟斯生日没什么动静好奇怪(……)难道是我记错时间了吗???


adipose
万圣快乐~~~~~谢谢ff14...

万圣快乐~~~~~谢谢ff14(诶

万圣快乐~~~~~谢谢ff14(诶

富有

不知不觉攒了6p的简笔画发一发存档


*CC的正电拍拍叫泰瑞尔 很盐

     很盐的正电拍拍长得根本不像正电拍拍

*泰瑞尔还有一只负电拍拍,洛斐恩老师班上都有

*尤哈尼的确有请假王

    特性也的确是懒惰

*月布有时候会被暗地里评价“长得和训练师本人一模一样”

*图书管理员时期是原型伊布

*罗占布尔克的恶系道馆外落很多乌鸦,不知道到底从哪里来

*继承人的咆哮虎是从火斑喵养大的,而猫是从父亲那里得到的,只有没钱的黑帮才自己抓

梗还有很多,没有画就算了(?


不知不觉攒了6p的简笔画发一发存档


*CC的正电拍拍叫泰瑞尔 很盐

     很盐的正电拍拍长得根本不像正电拍拍

*泰瑞尔还有一只负电拍拍,洛斐恩老师班上都有

*尤哈尼的确有请假王

    特性也的确是懒惰

*月布有时候会被暗地里评价“长得和训练师本人一模一样”

*图书管理员时期是原型伊布

*罗占布尔克的恶系道馆外落很多乌鸦,不知道到底从哪里来

*继承人的咆哮虎是从火斑喵养大的,而猫是从父亲那里得到的,只有没钱的黑帮才自己抓

梗还有很多,没有画就算了(?










仔貓瑞
嘗試復工 失敗 趁還能動的時候...

嘗試復工

失敗

趁還能動的時候摸一摸

清清灰

嘗試復工

失敗

趁還能動的時候摸一摸

清清灰

兔美出本專頁
銀魂/aph米英/drrr/u...

銀魂/aph米英/drrr/unlight/魔奇/命運傳說

10 一本/ 30 四本,有意看簡介找

銀魂/aph米英/drrr/unlight/魔奇/命運傳說

10 一本/ 30 四本,有意看簡介找

北洋陆

最近的无光涂鸦,我才知道它重开了,又可以开心打牌啦!

P1 亲友的噩梦组

P3 谨防新式邪 教宣传

最近的无光涂鸦,我才知道它重开了,又可以开心打牌啦!

P1 亲友的噩梦组

P3 谨防新式邪 教宣传

迷迭香香機
※渣圖※ ~Unlight x...

※渣圖※

~Unlight x 陰陽師~

一個聖女之子回老家順便帶客人來借宿的概念(X)
亞洲服終於推倒卑彌乎真是超感動……結束後殘存的壓力決定大半夜來畫圖,好久沒塗鴉抒壓了(*´ω`*)

由於這個發想讓我認真思考同樣被抓過來的大天狗和荒在UL的技能該怎麼設定(?),感覺很有趣www

對了單畫這兩隻是因為他們是我最疼的角色XD,拿UL鐵三角定律同理也能套在陰陽師裡面~

有空再寫回老家的故事,現在真的很懶(喂www)

※渣圖※

~Unlight x 陰陽師~

一個聖女之子回老家順便帶客人來借宿的概念(X)
亞洲服終於推倒卑彌乎真是超感動……結束後殘存的壓力決定大半夜來畫圖,好久沒塗鴉抒壓了(*´ω`*)

由於這個發想讓我認真思考同樣被抓過來的大天狗和荒在UL的技能該怎麼設定(?),感覺很有趣www

對了單畫這兩隻是因為他們是我最疼的角色XD,拿UL鐵三角定律同理也能套在陰陽師裡面~

有空再寫回老家的故事,現在真的很懶(喂www)

BIKA必須全大寫
參加了朋友辦的四季戰士換裝企劃...

參加了朋友辦的四季戰士換裝企劃

https://likezstb.wixsite.com/outfitgashapon


當然要畫我們最棒的多妮妲醬啦😘😘😘😘😘

參加了朋友辦的四季戰士換裝企劃

https://likezstb.wixsite.com/outfitgashapon


當然要畫我們最棒的多妮妲醬啦😘😘😘😘😘

湛藍海風
分享一下宝物以前参加unlig...

分享一下宝物
以前参加unlight only的时候,吃幸运抽中绘师亲笔签绘的签名板!

分享一下宝物
以前参加unlight only的时候,吃幸运抽中绘师亲笔签绘的签名板!

YAAAAAIBA
有一点cp私货(王佐)和⚪欲发...

有一点cp私货(王佐)和⚪欲发泄的摸鱼 基本上是自己全部的爱用角色

ul复活了真是太好了

————————————————

在其他社交账号上总觉得不太好意思说一些煽情的长篇大论,干脆趁着在lof发图没头没绪想到哪里说到哪里的乱扯一通。

入坑ul的契机是16年初国服开服,因为炎玲老师那几张圈内知名的威廉对他一见钟情迅速入坑,已经是很晚了。之后因为学业和机制上(零社交不会打涡和攒碎爬星)的原因a了一段时间 在16年年底又因为遇到了现在的妹妹捡了回来,也是半个我和我妹还有后来许多的人相遇的契机,真的是承载了很多东西。从入坑开始到关服满打满算也就一年半时间,实在是太短暂了 ...

有一点cp私货(王佐)和⚪欲发泄的摸鱼 基本上是自己全部的爱用角色

ul复活了真是太好了


————————————————

在其他社交账号上总觉得不太好意思说一些煽情的长篇大论,干脆趁着在lof发图没头没绪想到哪里说到哪里的乱扯一通。

入坑ul的契机是16年初国服开服,因为炎玲老师那几张圈内知名的威廉对他一见钟情迅速入坑,已经是很晚了。之后因为学业和机制上(零社交不会打涡和攒碎爬星)的原因a了一段时间 在16年年底又因为遇到了现在的妹妹捡了回来,也是半个我和我妹还有后来许多的人相遇的契机,真的是承载了很多东西。从入坑开始到关服满打满算也就一年半时间,实在是太短暂了 短到还留不下太多东西,甚至都没有来得及多氪几次金。好在我一直是一个忠实的TCG爱好者,同时也一直很喜欢DBG,sc的游戏类型说老实话给了我很大的慰藉……而且也是sc帮我撑过了心理疾病加重以来最难过的一段时间。只是没想到一年左右sc也关掉了,之后就只剩下了18年下半年薛定谔的“重大发表”——直到今年,这个重大发表竟然是开源释出,ul也以现在这种方式复活,简直是天降宝物级别的意外之喜。

从16年到19年,和ul一起度过了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3年时间,虽然还是很厌恶自己拙劣的画,但也无可否认自己的画技比起当年提升了太多;当年仰望着众多太太,结果今天的自己早就和当年暗地喜欢着的人们打熟成一片;入坑当初还在懵懂的读着高一,现在已经跨过了高考这一关。从当初页游迪城强力l3风暴和后来的国服人气投票再到页游关服手游开始运营在恶意深红预兆护士小熊跑分的轮番夹击下拿着洁米哈尼威廉多妮上分又在小熊未削弱的12月用鱼冲上r1,最后在今年暑假网页版复活的第一时间做完王佐宫格,带着我和大家相遇又承载了我的青春和倾注其中大量感情的ul来来去去,现在也终于又回到了我的身边。毫不夸张的说,ul能以这样的姿态复活,让我久违的感到了生的快乐。希望今后也能陪着ul继续走下去

玖瑶酱

临晨一点多在重制团队官网看见的。

.......心很痛、思绪很混乱,但还是表示理解,也会继续支持UL:RM的团队。

刚关闭回去的星幽界再度躺平,复活遥遥无期。

什么时候我才能真正等到你们回来呢,古鲁?

临晨一点多在重制团队官网看见的。

.......心很痛、思绪很混乱,但还是表示理解,也会继续支持UL:RM的团队。

刚关闭回去的星幽界再度躺平,复活遥遥无期。

什么时候我才能真正等到你们回来呢,古鲁?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