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VOICEROID

1812浏览    288参与
言刃文刀
有栖虾
找mose桑约了茜茜和akar...

找mose桑约了茜茜和akari草
成功给mose桑安利了灯草我好高兴ヾ(◍ ° ㉨ ° ◍)ノ゙

微波艾迪:mose摩丝-

找mose桑约了茜茜和akari草
成功给mose桑安利了灯草我好高兴ヾ(◍ ° ㉨ ° ◍)ノ゙

微波艾迪:mose摩丝-

V+图集

リクエスト絵4  

画师:きらばがに [1107124]

来源:Pixiv [77493112]

标签:きらばがに  IA  紲星あかり  Lily  

2019-10-26 | 1500x2000 | 596K | 高清图 | 原图

搬运,侵删

リクエスト絵4  

画师:きらばがに [1107124]

来源:Pixiv [77493112]

标签:きらばがに  IA  紲星あかり  Lily  

2019-10-26 | 1500x2000 | 596K | 高清图 | 原图

搬运,侵删

言刃文刀
彗星 Nemuruko

〈AONE〉由于意外穿越到了十年后未来的ONE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葵的膝枕上

@文蒂戈 老师的点文,点文到此结束

开头忘记标题的阿眠屑到炸了

日常系

靠记忆补剧场内容

与原剧场毫不相干成分有

加戏警告

鸽了这么久我对不起文老师呜呜呜呜

——————

“这里是…?”ONE正站在一座大峡谷的边缘,手中握着的宝剑越发沉重。峡谷的最底部是怎样的完全看不见,发紫的雾覆在峡谷内半空中,湍急的流水声时断时续,传进了ONE的耳朵里。

心头多了一抹恐慌,她完全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身着盔甲,手持宝剑站在这种危险的地方。是要去征战魔物?还是打败巨龙?她没有头绪,也想不出有谁要让她来救下。

剑柄上镶嵌着的如同充血眼球的宝石渐渐无光,不远处传来的杂音传进了她的耳朵里。

“...

@文蒂戈 老师的点文,点文到此结束

开头忘记标题的阿眠屑到炸了

日常系

靠记忆补剧场内容

与原剧场毫不相干成分有

加戏警告

鸽了这么久我对不起文老师呜呜呜呜

——————

“这里是…?”ONE正站在一座大峡谷的边缘,手中握着的宝剑越发沉重。峡谷的最底部是怎样的完全看不见,发紫的雾覆在峡谷内半空中,湍急的流水声时断时续,传进了ONE的耳朵里。

心头多了一抹恐慌,她完全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身着盔甲,手持宝剑站在这种危险的地方。是要去征战魔物?还是打败巨龙?她没有头绪,也想不出有谁要让她来救下。

剑柄上镶嵌着的如同充血眼球的宝石渐渐无光,不远处传来的杂音传进了她的耳朵里。

“勇者啊,我对你很失望。”

ONE还没来得及反应,身后突然传来一股巨大的推力把她推进那深如海洋的峡谷里,只留下ONE一长串不带换气的惨叫。

背后什么人也没有……

“呜哇!!!”

随着一声尖叫,ONE猛地坐起身来连连喘气,冷汗随着脸颊流下,滴进草地中消失痕迹。

她紧张地看了看自己的手,什么伤也没有。那刚刚看到的自己和峡谷都只是个梦而已。

“嘿,你醒啦?”

ONE又被吓了一跳,转头对上一双酒红色的眼睛——自己的好朋友琴叶葵正跪在她身后看着她,脸上所能见的只有轻松。

“你刚刚,是做噩梦了?”琴叶葵取出一条冰蓝色的手帕为ONE擦汗。

“嗯…算是吧…”ONE勉强应道,余光又注意到了琴叶葵的动作,自己在梦中着陆的一瞬也软绵绵的。

“葵刚刚在给我膝枕?!”想到这里ONE的脸涨得红红的,不敢再正视琴叶葵的眼睛。

“梦到什么了?”

但就在这短短几秒内,热乎乎的血液把ONE的记忆冲得一干二净,她的大脑变得空荡荡的。

“记不起来了……”

“叮铃……”

被某个顽皮学生挂在树枝上的风铃随风轻响,如潮水冲刷着琴叶葵和ONE的内心。琴叶葵望着远方矗立的学院,看着青空余晖晕染在学院的墙体上,泛着梦幻的青色。

“该走了,ONE。”她站起来的动作不太连贯,“应该到午饭时间了。”

听她这么一说,ONE才感觉到自己的胃正在抗议,她也跟上葵走向回学校中庭的路。

下一次再来花园的时候一定不可以睡,ONE暗想。

ONE和琴叶葵都是在魔法学院里的学生。

在某段世界线里的一些事情让她们的关系如同锁链缠上的锁一样牢固,感情若即若离,最终越过了单纯的友情。

明白世界线存在的ONE知道,她刚刚的梦就是另一个世界线的自己所见到的场景。

她要去保护谁呢…?

琴叶葵有时还是不太能控制自己,原本是食人族的她即使成了魔女也无法完全抹去血脉里的野性。

被她所照顾长大的ONE完全明白是怎么回事,为了拦下她,手臂处总会出现几道伤痕。尽管很痛,但是只要葵能好好生活,这对ONE来说也不算什么。

“ONE?”走在她前面的琴叶葵停下脚步,转过身来,“刚刚的枕头感觉如何?”

“啊,很舒服,软乎乎的……”要不容易降温下来的脸又变得发烫起来,“不过葵下次能不能和我说一下……我好有个准备。”

“明白了~”琴叶葵轻快答道,“既然ONE喜欢的话什么时候都可以哟。”

语毕,两人踏上了校园内拥有精美花纹的大理石地面。

[一:气球]

原本不愿意走出学校领域一步的ONE被琴叶葵拖去了学校附近的集市乱逛。她看着琴叶葵在各种小摊旁边探出头来,吓店家一跳后又一边道歉一边用眼睛扫过货摊上的商品。

不知道要干什么的ONE手足无措跟在琴叶葵的身后,穿行在人群之中,也许是葵的头发过于鲜显眼,她绝对不会跟丢。但也就是因为紧盯着琴叶葵的关系,ONE无暇顾及旁边的小商品。

“ONE,你打算买什么?”

ONE茫然地摇摇头。

……

琴叶葵让ONE在喷泉的长椅处等她,自己闪身再度钻进人流之中消失了踪影。

ONE终于有心思看看周围了。

身后由白色大理石雕成的手捧花束的维纳斯眺望着远方的教堂,喷泉的水柱形成了一对半透明的翅膀,落在池中发出的单调水声像耳塞一样隔绝了其他杂音。

ONE看着在她周围跑过的孩童手中的气球出神。

小小的气球,在半空中漂浮,让她想起了去游乐园时棉花糖的甜香、孩子们的笑脸,那些很有意思的游乐设施。

ONE这才知道自己最想要的只是简单的快乐而已。

……

“…ONE?”

琴叶葵把她从冥想中拉回现实,同时ONE也注意到了对方怀里的几件衣服。

“我给你买了几件衣服,你去换换看?”

“唔…好…”ONE接过衣服,让葵带她去了试衣间。

当ONE再走出来时,琴叶葵手里正握着四五个气球递给她。

“刚刚看你很在意这个的样子。”

ONE对着镜子照了照自己现在的样子:吊带裤,水手帽,手里还有气球,透出一股稚气。

“喜欢吗?”琴叶葵托腮打量着她。

ONE扬起嘴角。

“很喜欢。”

(☆ONE的新衣服即公式服)

[二:Chocomint ice]

这感觉就像中毒了一样根本停不下来。

琴叶葵今天也是无所事事顽废中,坐在ONE身旁用弹弓打着树上的果子。

“哎呦…葵,不要再打果子了…头疼…”ONE突然哀叫一声,丢下手里的书捂着头顶,刚刚有颗果子从很高的地方掉下来一下打中了ONE的头。

“可是很无聊。”琴叶葵随口应她又在地上捡起石子打树上的果子,ONE不得不拿书护住了头。

听着果子落在地上发出的闷响,ONE的脑子里闪出一个电灯泡,她有办法让琴叶葵停下动作了。

“葵?”

“嗯?”

“玩个游戏吧。”

“什么?”

“玩个游戏,我问你三个问题,如实回答,如果被我猜出来你想的是什么有奖励。”ONE又紧张地看了看琴叶葵手里的弹弓,“要玩么?”

“真的有奖励?”琴叶葵把捡到的石子又扔回了地上。

“说到做到。”

这极大的诱惑使琴叶葵放下了手中的弹弓,一改先前百无聊赖的眼睛,双眼闪光。

“那就开始吧,ONE。”

ONE望了望四周,清清嗓子,提了第一个问题。

“你觉得天气怎样?”

一个十分普通的问题,现在是正午时分,树上没有被果子一块撞下来的蝉正在树上绝望地吱哇乱叫着。

“唔…很热,发闷。”

“下一个问题,黑巧克力还是白巧克力?”

“黑巧。”琴叶葵不假思索答道。

“最后一个,蛋糕还是冰淇淋?”

“……”

琴叶葵陷入了思考之中,汗珠顺着她的脸滴在腿上也毫无察觉。

“…唔,太热了,想吃凉的。”她有些艰难地回话。

“那我请客去吃葵最喜欢的巧克力薄荷冰淇淋吧。”

语毕,琴叶葵像孩子一样扬起双臂大声欢呼着。

“耶!ONE最好了!快带我去!”

[三:百奇游戏]

“葵。”

“嗯?”

琴叶葵注意到ONE手里多出一盒像是饼干一样的东西。

“这是什么?”

“这个…是叫百奇的长条饼干。”ONE仔细看了看配料表,“黑巧克力味的…外面城镇里很流行这种东西我就买了点过来试试。”

琴叶葵的注意力都放在了“黑巧克力”这个字眼上,手里的课本隐隐抖动。

“这个东西,好吃吗?”琴叶葵指着饼干盒问ONE。

“味道很不错哦。”ONE从盒子里取出了一根百奇递给琴叶葵,“葵试试看。”

琴叶葵咬了一口饼干,原本低垂着眼皮的双眼突然间挣得大大的。

“…好吃。”

“那就好…我还以为你会不喜欢呢…”

几天后,ONE又买了一盒百奇。

“葵——?”ONE抱着一盒百奇试探着叫琴叶葵。

“什么事?”琴叶葵合上书回头看着她。

“我发现城镇里有好多人都在用很奇怪的方式吃饼干。”

琴叶葵有些疑惑,ONE从盒子里取出一条饼干来,让她咬住一端。

“先让一个人咬住饼干的一端,另一个人再咬住另一端,两个人同时吃掉这条饼干…”ONE闭上眼回忆着之前看到的场景,“如果两个人的脸越靠越近,葵会脸红吗?”

“唔…大概会吧。”琴叶葵含着饼干含糊答道。

房间里只有饼干被咬碎时传来的脆响。

原本十分自信确定自己不会脸红的ONE在两人的脸越来越近时慌了手脚,目光不断向外移,脸上又红又烫。

琴叶葵什么反应也没有,相反她看着ONE惊慌失措的样子有些好笑。

最先提出玩百奇游戏的ONE撑不下去了,想提前把饼干咬断来结束游戏。但琴叶葵抢先一步吃掉了剩下的饼干。

两人得到的是巧克力味的吻。

[四:梦]

过了不知多久,ONE又梦见了那个世界,自己是勇者,却不知道自己出征的目的。

这一次她发现自己在一座阴森的古堡里,积水从天花板滴落在地面的声音于房间中不断回响。ONE注意到了地上有一封加上了皇室纹章的信件,内容是让勇者救出被困在古堡里的公主。

果然又是英雄救美的老套路,ONE顺手把信扔在地上,向前走去。

……

“公主殿下”?

她费了很大力气才杀死巨龙,走进王座后的秘密房间。在空房间的一角,有着一头蓝发的公主正背对着她。

眼前突然一片空白。

ONE就这么不明不白地从梦中醒过来了,因为故事的离奇性她还是没有把这个很连贯的梦告诉琴叶葵。

也就在这之后,ONE再也没有梦到过后续。

在最吊人胃口的地方停下来,不给提示,不给机会,原来梦这种东西也像人一样喜欢玩恶作剧。

ONE很想知道那个蓝发的公主是谁,但现在好像也没有下落了。

某一天她和琴叶葵又回到了花园的树下乘凉。

“呐,ONE。”

“怎么了,葵?”ONE没有抬头看她。

“如果我被捉走了,你会怎样?”

“当然是赶去救你啊。”

……

“叮当。”

暖风路过大树时拂过了风铃,发出悦耳脆响。

起风了。

ONE抬起头,眼前的一切都变得蔚蓝,远处的学校是蓝的,树是蓝的,草地也是蓝的。

琴叶葵背对着她,长发被风吹起,飘扬着,还泛着淡蓝色的柔光。

ONE注视着葵的背影,想到了那个戛然而止的梦,又想到了葵的问题。

ONE淡蓝色的瞳眸闪着光,因为她明白自己所需要保护的人是谁了。

魔法与记忆组成的岁月之河里,曾有一个小麻花辫少女坐在礁石上等待着那位拥有蓝色头发的人鱼朋友。

或许知道人生尽头,她们也不会忘记自己与对方相处的那些小片段,像走马灯一样不断闪过。

有栖虾
约稿的 茜 x 女儿被丢弃在森...

约稿的 茜 x 女儿
被丢弃在森林的人形(?)小姐和被她一手带大的不(关)思(西)议(找)少(茬)女(娘)

画师:時雨(企鵝770750395)

约稿的 茜 x 女儿
被丢弃在森林的人形(?)小姐和被她一手带大的不(关)思(西)议(找)少(茬)女(娘)

画师:時雨(企鵝770750395)

梅弗特哈涅的雨樱
【补旧图】上个发错图了()

【补旧图】上个发错图了()

【补旧图】上个发错图了()

梅弗特哈涅的雨樱
【补旧图】学习光影的摸鱼,大概...

【补旧图】学习光影的摸鱼,大概就是各种会亮的图层模式的了解。

【补旧图】学习光影的摸鱼,大概就是各种会亮的图层模式的了解。

梅弗特哈涅的雨樱
总。。。总之先来发张图试试。L...

总。。。总之先来发张图试试。
LOFTER新手,完全不会用,主要还是用微博吧,大概,偶尔会出来丢图(备份网站的感觉?)
VOCALOID爱好者,全员推,日v为主。对cp不感兴趣,如果有类似cp的图只是自己开脑洞她们之间的小互动,请不要擅自推论cp。方舟慕斯夜魔推。
大概就这些,总之请多指教

总。。。总之先来发张图试试。
LOFTER新手,完全不会用,主要还是用微博吧,大概,偶尔会出来丢图(备份网站的感觉?)
VOCALOID爱好者,全员推,日v为主。对cp不感兴趣,如果有类似cp的图只是自己开脑洞她们之间的小互动,请不要擅自推论cp。方舟慕斯夜魔推。
大概就这些,总之请多指教

有栖虾

【女神x你】當你遇見電車吃漢(OИE/結月緣)

★注意事項★

☆有微量「你」被陌生男性xsr的描寫

★暴梨傾向注意

☆遇到這種事真的無論如何都不要選擇忍耐

★不要在意邏輯

OИE的場合

滿載乘客的電車上,陌生的男性悄悄撫()摸()著你的腿()根,觸()感讓你極度不適且心生厭惡,但出於羞()恥()心你隱忍著不敢出聲。

與你同行的少女察覺到了這點,直接毫不猶豫地上前揪起那位男性的衣領,握成拳狀的手狠力打在了那位男性的脸颊上。

隨後,她靴尖又用力地朝著男性最脆弱的地方踢去。

不顧其他乘客的驚呼和謾罵,失去理性的她拼盡全力歐打著對你進行騷()擾的下()作生物。

如水晶般清澈的藍色眼...

★注意事項★

☆有微量「你」被陌生男性xsr的描寫

★暴梨傾向注意

☆遇到這種事真的無論如何都不要選擇忍耐

★不要在意邏輯

OИE的場合

滿載乘客的電車上,陌生的男性悄悄撫()摸()著你的腿()根,觸()感讓你極度不適且心生厭惡,但出於羞()恥()心你隱忍著不敢出聲。

與你同行的少女察覺到了這點,直接毫不猶豫地上前揪起那位男性的衣領,握成拳狀的手狠力打在了那位男性的脸颊上。

隨後,她靴尖又用力地朝著男性最脆弱的地方踢去。

不顧其他乘客的驚呼和謾罵,失去理性的她拼盡全力歐打著對你進行騷()擾的下()作生物。

如水晶般清澈的藍色眼眸中,是你之前未曾見過的瘋狂。

後來她被警察帶走,而你則被事後趕來的IA小姐帶回家中。

直到傍晚時刻,一直擔憂著戀人的你終於在家門口看見她的身影。

她依舊是平時那副精神飽滿的模樣,眸中的銳氣甚至還有所殘留。

她走进屋将顺路购回的便当放到桌上,回头微笑著安慰你說:“已經沒事了”。

“那群笨蛋警察啊,在了解到我的家庭背景後就畢恭畢敬地把我放出來了呢。”
為了讓你放心下來,少女用打趣的語氣像你解釋著後面的經過。

「抱歉……」你低下頭,淚水順著眼角落下。

聽到你的話語,ONE似是不滿地挑了挑眉。

然後,輕輕拍打了下你的頭頂。

“你沒有錯,錯的是想對你圖謀不軌的雜碎。”

她扯下掛在頸上的橙色領帶,為你拭去臉頰上那些鹹澀的水分。

“以後,遇到這種事情不要忍著了,好嗎?”

結月緣的場合

在得知你獨自乘車時的遭遇后,結月緣在直播時委託了自己的粉絲去收集線索。

不久後,她順利得到了你當天乘坐那輛車時的监控錄像。

在確認嫌疑人的身份後,她帶著自己的妹妹紲星燈一起去毆打了那位男性數個小時。

隨後她們的行動被警察所發現,二人被帶到警局審問。

那位雄性生物則由於受到重傷被送進醫院搶救。

不過,她們沒過多久便一起回到了你們同居的家中。

“安心安心,已經沒事了哦,報仇大成功☆”

紲星燈用極盡元氣的聲線向你告知,一切都已經安穩下來。

據她所說,在上交了幾十萬日元后,警局的人就直接將她們放了出來,並向身為公眾人物的她們承諾會對這件事保密。

對於她們而言,這個數字完全算不上什麼。

見你露出愧疚的表情,結月緣安撫性地揉了揉你的头发,“不用愧疚,能為你出氣的話,這些都是值得的。”

“沒錯,就是這樣☆”紲星燈擊掌點頭,對結月緣的看法表示贊同。

“而且,如果再加錢就可以打得更狠的話,akari我是十分樂意的呦—★”

《“所以说,日后再遇見這種事情請直接反擊。”》

言刃文刀
V+图集
星月の詩 画师:チェリ子 [...

星月の詩  

画师:チェリ子 [1897863]

来源:Pixiv [77275767]

官网

标签:チェリ子  結月ゆかり  紲星あかり  唱歌  星星  

2019-10-13 | 1438x984 | 1.60M | 高清图 | 原图

搬运,侵删

星月の詩  

画师:チェリ子 [1897863]

来源:Pixiv [77275767]

官网

标签:チェリ子  結月ゆかり  紲星あかり  唱歌  星星  

2019-10-13 | 1438x984 | 1.60M | 高清图 | 原图

搬运,侵删

V+图集
ロングヘアゆかりさん (译:长...

ロングヘアゆかりさん (译:长发结月缘)

画师:春野しょこら.* [9329333]

来源:Pixiv [77254044]

标签:春野しょこら.*  結月ゆかり

2019-10-12 | 1835x2308 | 2.65M | 高清图 | 原图

搬运,侵删

ロングヘアゆかりさん (译:长发结月缘)

画师:春野しょこら.* [9329333]

来源:Pixiv [77254044]

标签:春野しょこら.*  結月ゆかり

2019-10-12 | 1835x2308 | 2.65M | 高清图 | 原图

搬运,侵删

V+图集
あかりとゆかりの落書き 画师:...

あかりとゆかりの落書き  

画师:ネジ "パン [5806400]

来源:Pixiv [77241672]

标签:ネジ "パン  結月ゆかり  紲星あかり 

2019-10-12 | 1064x716 | 611K | 高清图 | 原图

搬运,侵删

あかりとゆかりの落書き  

画师:ネジ "パン [5806400]

来源:Pixiv [77241672]

标签:ネジ "パン  結月ゆかり  紲星あかり 

2019-10-12 | 1064x716 | 611K | 高清图 | 原图

搬运,侵删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