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VS

3790浏览    361参与
章口百目
嗯。。。是顺序很乱的伏斯。。。...

嗯。。。是顺序很乱的伏斯。。。
伏斯是真的!(⑉°з°)-♡

嗯。。。是顺序很乱的伏斯。。。
伏斯是真的!(⑉°з°)-♡

sheery's LRC house

ポルノグラフィティ - VS(全碟LRC歌词/ Pop/ 2019-07-31)

《MIX: 明青故事》OP2


[ti:VS] 
[ar:ポルノグラフィティ] 
[al:VS]  
[by:asuriming]
[00:00.43]VS
[00:02.23]ポルノグラフィティ
[00:03.25]作詞:新藤晴一
[00:04.36]作曲:新藤晴一
[00:05.31]編曲:近藤隆史・田中ユウスケ・ポルノグラフィティ
[00:06.32]
[00:08.29]TVアニメ「MIX」7月期オープニングテーマ
[00:11.91]
[00:12.80]あれは遠い夏の日のシンキロウ
[00:18.87]こだまする友の声
[00:25.00]ほら う...


《MIX: 明青故事》OP2


[ti:VS] 
[ar:ポルノグラフィティ] 
[al:VS]  
[by:asuriming]
[00:00.43]VS
[00:02.23]ポルノグラフィティ
[00:03.25]作詞:新藤晴一
[00:04.36]作曲:新藤晴一
[00:05.31]編曲:近藤隆史・田中ユウスケ・ポルノグラフィティ
[00:06.32]
[00:08.29]TVアニメ「MIX」7月期オープニングテーマ
[00:11.91]
[00:12.80]あれは遠い夏の日のシンキロウ
[00:18.87]こだまする友の声
[00:25.00]ほら うつむき街を行く人もみな
[00:30.59]かつての少年 見違えたろ?
[00:35.76]
[00:36.86]雨上がりのグランドで ぎゅっと目を閉じれば
[00:43.61]遥かばかり見た あの日の青空
[00:50.06]
[00:51.83]そうか あの日の僕は今日を見ていたのかな
[00:58.12]こんなにも晴れわたってる
[01:04.23]バーサス 同じ空の下で向かいあおう
[01:11.18]あの少年よ こっちも戦ってんだよ
[01:18.14]
[01:19.19]夜ごと君に話した約束たち
[01:25.33]今も果たせずにいて
[01:31.58]邪魔するのは他人のこともあれば
[01:37.15]意気地のない自分だったりした
[01:42.30]
[01:43.47]問うまでもないだろう それは夢の羽音
[01:50.17]耳に残ってる そう一縷の想い
[01:56.86]
[01:58.41]本当 気楽でいいな 無邪気に描いた地図
[02:04.66]クレームもつけたくなるが
[02:10.77]バーサス 準備はいいか せーので走りだそう
[02:17.72]あの少年よ まだ期待してんだろ
[02:24.78]
[02:54.28]そうか あの日の僕は今日を見ていたのかな
[03:00.44]こんなにも晴れわたってる
[03:06.53]バーサス 同じ空の下で向かいあおう
[03:13.37]あの少年よ こっちも戦ってんだよ
[03:21.15]
[03:21.93]Come on winner. Come on loser. That is the vision.
[03:27.73]Don't hide it behind the clouds. It's a shiny rainbow gate.
[03:33.89]
[03:34.12]Come on winner. Come on loser. That is the vision.
[03:39.83]Don't hide it behind the clouds. It's a shiny rainbow gate.
[03:50.09]
[04:05.07]......The End......
[04:09.35]






[ti:プリズム] 
[ar:ポルノグラフィティ] 
[al:VS]  
[by:asuriming]
[00:00.30]プリズム
[00:03.40]ポルノグラフィティ
[00:05.11]作詞:岡野昭仁
[00:07.99]作曲:岡野昭仁
[00:09.68]編曲:近藤隆史・田中ユウスケ・ポルノグラフィティ
[00:10.63]
[00:11.24]ちっぽけなくせに妄想は膨大で
[00:16.53]ひとりよがりの麗しきサニーデイズ
[00:21.70]取り憑かれたような真っ白な恋だった
[00:26.95]どこまでも追いかけていた
[00:30.21]
[00:32.09]「誰よりも高く飛べ」 息を巻き見上げた空
[00:42.59]乱反射のプリズム あまりの色彩に立ち眩む
[00:53.24]
[00:53.54]眩しくて 遥か遠くて 目を逸らしてしまえば 見失いそうで
[01:04.22]気付いたら指をさして示してくれたのは君だった
[01:15.12]夢か現か風か幻か 確かめるまで終わらない Great journey
[01:25.74]
[01:32.11]夢中になれるものに出会えたら
[01:36.95]それだけで自分が少しだけ誇らしい
[01:42.17]おんなじように思う誰かがどこかで
[01:47.50]笑っているならそれでいい
[01:51.00]
[01:52.45]「どこまで来れたのかな?」ずいぶん長い旅になったから
[02:02.68]ここまでの道のりの答え合わせしようと問いかける
[02:13.68]
[02:15.54]止まらない時間のなかで探しているんだよ 重なる声を
[02:25.84]それはきっと奇跡のようなめぐり合いなんだと思うんだ
[02:36.82]過去も現代も未来もたくさんの愛に包まれている Precious journey
[02:47.60]
[03:18.79]眩しくて 遥か遠くて 目を逸らしてしまえば 見失いそうで
[03:29.16]気付いたら指をさして示してくれたのは君だった
[03:39.89]夢か現か風か幻か 確かめるまで終わらない Great journey
[03:51.17]
[03.57.10]......The End......
[04:00.86]




[ti:一雫] 
[ar:ポルノグラフィティ] 
[al:VS]  
[by:asuriming]
[00:00.64]一雫
[00:03.42]ポルノグラフィティ
[00:06.35]作詞:新藤晴一
[00:09.17]作曲:新藤晴一
[00:12.39]編曲:篤志・ポルノグラフィティ
[00:15.26]
[00:15.80]宛名さえ書かずに 差し出した手紙みたい
[00:24.05]僕らのうたは今 どこに響いているんだろう
[00:32.41]街の音に 時の波に 紛れ 消えたかな?
[00:40.64]風に散った花びらのよう 君の肩にとまれ
[00:47.69]
[00:48.64]拙い言葉でも チープな音符でも
[00:56.77]乾いた雑巾を絞った一雫
[01:05.30]湧きたつ泉のような場所 僕にあったなら
[01:13.42]綺麗な水で君のこと潤せるのにね
[01:20.65]
[01:21.62]今日も駆け抜けていくよ Winding path
[01:29.58]まだ見ぬ明日に続けよ
[01:37.81]その羽を大きく広げたままで
[01:46.01]この旅路の果てで待ってて
[01:53.73]
[01:54.73]夢の中いるには 目を閉じてなきゃ
[01:58.87]薄目で周りを見たくもなるが
[02:02.98]そのたびに瞑りなおした
[02:06.84]冷めた頭じゃここにいれない
[02:09.92]
[02:11.05]それは瞼の裏の光 遥か青春の日
[02:19.09]仄かな温もりが残るよ
[02:23.31]時間は距離じゃない
[02:26.19]
[02:27.00]今日も駆け抜けていくよ Winding path
[02:35.21]まだ見ぬ明日に続けよ
[02:43.44]その羽を大きく広げたままで
[02:51.68]この旅路の果てで待ってて
[02:59.30]
[03:01.14]ギターはその夢を描くペンで
[03:05.22]汚れた手で触れてないかと
[03:09.35]今問いかけたらギターはどんな顔をするかな?
[03:18.15]
[03:32.72]今日も駆け抜けていくよ Winding path
[03:40.94]まだ見ぬ明日に続けよ
[03:49.06]その羽を大きく広げたままで
[03:57.23]この旅路の果てで待ってて
[04:08.18]
[04.31.08]......The End......
[04.38.52]

真是个好人

debug提示“应用程序无法正常启动( 0x0150002)”解决方案

问题:项目移植后Release运行正常,debug部署应用程序失败,报错:应用程序无法正常启动0x0150002

1、搜索到这个报错通常表示有缺少了CRT、MFC、ATL的DLL。

因为对于不同版本的VS,系统自带这些库的Release版,但不自带这些库的Debug版,所以不是对应版本会缺少该版本CRT、MFC、ATL

2、查看日志(右键“计算机”,打开“管理”,选择“系统工具”—“事件查看器”—“Windows日志”—“应用程序”),提示:

“D:\……\……\……\……\……\code\build\win\Debug\xxx.dll”的激活上下文生成失败。 找不到从属程序集 Microsoft...

问题:项目移植后Release运行正常,debug部署应用程序失败,报错:应用程序无法正常启动0x0150002

1、搜索到这个报错通常表示有缺少了CRT、MFC、ATL的DLL。

因为对于不同版本的VS,系统自带这些库的Release版,但不自带这些库的Debug版,所以不是对应版本会缺少该版本CRT、MFC、ATL

2、查看日志(右键“计算机”,打开“管理”,选择“系统工具”—“事件查看器”—“Windows日志”—“应用程序”),提示:

“D:\……\……\……\……\……\code\build\win\Debug\xxx.dll”的激活上下文生成失败。 找不到从属程序集 Microsoft.VC90.DebugCRT,processorArchitecture="x86",publicKeyToken="1fc8b3b9a1e18e3b",type="win32",version="9.0.21022.8"。 请使用 sxstrace.exe 进行详细诊断。“

即某路径(也是应用程序路径)dll文件其依赖库是Microsoft.VC90.DebugCRT。 CRT即VC运行库,问了一下同事源程序最早开发是在vs2008,确实对应VC90。

查资料确认这个信息提示表示编译生成的应用程序由于缺少vs2008的Debug版本VC运行库而发生错误。

3、解决方法:拷贝msvcp90d.dll、msvcr90d.dll 、msvcm90d.dll、Microsoft.VC90.DebugCRT.manifest到应用程序路径,也是日志信息提示的那个路径。

对于装有vs2008的电脑这些文件在

本地目录C:\Program Files(x86)\Microsoft Visual Studio 9.0\VC\redist\Debug_NonRedist\x86\Microsoft.VC90.DebugCRT

附:尝试过拷贝文件到vs2013的vc文件夹,没有解决问题。也不知道为啥,有空再细究。

参考资料:

https://www.cnblogs.com/wangchengfeng/p/3562085.html

https://blog.csdn.net/qq_37059136/article/details/85050852

https://www.cnblogs.com/Crysaty/p/6703256.html

顾火🔥

第三篇,圈养麋鹿计划,想要评论dd自取吖

圈养麋鹿面瘫闷骚攻×迟钝呆萌人妻受 攻是受的新上司且是受妹妹的相亲对象,对受一见钟情。但是妹控受完全把他当成准妹夫来看待,攻联合受的妹妹最终把受成功吃掉。受说攻看起来闷,骨子里居然那么骚,后面的肉写的不错看又香又萌,我都酥了!办公室和厨房就是H的温床!睡前萌文计划

圈养麋鹿面瘫闷骚攻×迟钝呆萌人妻受 攻是受的新上司且是受妹妹的相亲对象,对受一见钟情。但是妹控受完全把他当成准妹夫来看待,攻联合受的妹妹最终把受成功吃掉。受说攻看起来闷,骨子里居然那么骚,后面的肉写的不错看又香又萌,我都酥了!办公室和厨房就是H的温床!睡前萌文计划


ignorance1

FF7同人(SVS)资源合集

脑洞合集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RTm_91jbe_iP25FxPOFrWg

提取码:w2ow 

复制这段内容后打开百度网盘手机App,操作更方便哦


㈠Autumn goodbye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LVzv_wNh1MWikpIS1mZCAA

提取码:7v7o 

复制这段内容后打开百度网盘手机App,操作更方便哦


㈡蝴蝶效应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VQkytZVsa3dFjtZUb_LyfA

提取码:fh40 

复制这段内...

脑洞合集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RTm_91jbe_iP25FxPOFrWg

提取码:w2ow 

复制这段内容后打开百度网盘手机App,操作更方便哦


㈠Autumn goodbye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LVzv_wNh1MWikpIS1mZCAA

提取码:7v7o 

复制这段内容后打开百度网盘手机App,操作更方便哦


㈡蝴蝶效应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VQkytZVsa3dFjtZUb_LyfA

提取码:fh40 

复制这段内容后打开百度网盘手机App,操作更方便哦


㈢平凡生活的二三事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hnh4Cc25_YSW6l2H1NiN4g

提取码:uz17 

复制这段内容后打开百度网盘手机App,操作更方便哦


㈣雨季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WdxV3Fo24ztotx_efkLMIQ

提取码:mg6x 

复制这段内容后打开百度网盘手机App,操作更方便哦


㈤稻荷物语(SV ZA)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oKuVgq0jWK27bzb6BnX-Bg

提取码:cdc0 

复制这段内容后打开百度网盘手机App,操作更方便哦


ignorance1

【FF7同人】(Vincent/Sephiroth)新年贺文

发篇文章证明我还在勤奋地码字……

变种人AU


“妈妈,你看那位叔叔,他的手……”

“不要说了!”年轻的母亲立刻制止了她的孩子,“这是不礼貌的。”她满含歉意地向Vincent微微鞠躬。

Vincent抬起右手挥了挥,目送那个头上长着三只小角的男孩远去。

这是一个变种人与人类共处的时代。

他扯了扯空空的左边衣袖,试图让它看上去自然一些,但是最后还是失败了。

事实上他有义肢,但是在没有必要使用的场合他总是不喜欢戴上它。

比如现在他正悠闲地坐在长椅上晒太阳,脚步匆匆的上班族路过他身边,会投以奇怪的视线。

他离开自己原本的工作已经快半个月了,目前还是处于迷茫的状态,不知道要做什么,...

发篇文章证明我还在勤奋地码字……

变种人AU


“妈妈,你看那位叔叔,他的手……”

“不要说了!”年轻的母亲立刻制止了她的孩子,“这是不礼貌的。”她满含歉意地向Vincent微微鞠躬。

Vincent抬起右手挥了挥,目送那个头上长着三只小角的男孩远去。

这是一个变种人与人类共处的时代。

他扯了扯空空的左边衣袖,试图让它看上去自然一些,但是最后还是失败了。

事实上他有义肢,但是在没有必要使用的场合他总是不喜欢戴上它。

比如现在他正悠闲地坐在长椅上晒太阳,脚步匆匆的上班族路过他身边,会投以奇怪的视线。

他离开自己原本的工作已经快半个月了,目前还是处于迷茫的状态,不知道要做什么,他本打算好好思考一下自己的下半生要怎么过,但是常常望着天空,思绪就进入了一片空白,回过神的时候往往已经是日落时分了。

感觉自己似乎提前进入了老年生活……

他叹了口气,心想今天不能再这样发呆了。

正想着,他看见一个人从公寓大门里走出来。

高大瘦削的男人,银色长发,永远裹着黑色的大衣,背着褪色了的背包,走路快得像一阵风。

那是住在他楼上的邻居,自由职业,单身,人还不错,曾经在电梯里帮助他捡起掉了满地的苹果。

男人看见了Vincent,视线从Vincent的脸上扫过,没有停顿。

永远像是在赶时间。

Vincent站起来活动了一下腿部的关节。

打包的行李还有一部分没打开整理,今天就把这个工作做完吧。

路过信箱,他瞥见有一封信的一部分露在外面。

原来他楼上的邻居名字叫Sephiroth。

其实Vincent对他还是有点好奇的。

能住在这栋公寓里,证明他的收入很可观。

有钱、长相又不差的年轻人,却整天像一只缩在壳里的蜗牛。有些时候,楼上会传来一些奇怪的声音,东西碰撞、掉落、翻滚,还有似乎鸟类拍打翅膀的声音,Vincent甚至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

他把被子拖到阳台去晒,低头正好看见Sephiroth回来了,手里提了一个黑色的塑料袋。

也许是食物?

他看见过Sephiroth扔的生活垃圾,有自己做饭的痕迹。

职业病,职业病。他在心里默念。我只是太闲了。

这时候突然传来敲门声,打开门,门外正站着自己刚刚暗自揣测的对象,Vincent不免有点心虚。

“有什么事吗?”

“打扰了。”Sephiroth将手中的袋子递过来,“这是别人送给我的鱼,但是我不会处理,如果不嫌弃的话……”他的视线落在Vincent的左臂上,把后面的话咽了回去。

“别在意,这个不成问题。”Vincent打开一看,一条鲜活的鱼瞪着眼睛看着他,鱼鳃还在微微抖动。“十分感谢,只不过,我还有好多东西没整理,也一直没有开伙做饭,”他稍微思考了一下,“我是否可以借用你的厨房呢?”

“诶?”Sephiroth惊讶地张开了嘴。

“这样我们就可以一起解决掉这条鱼。”

“这……这个……”Sephiroth明显露出了惊慌的神色。

“不方便的话,这条鱼还是请送给其他的邻居吧。”

银发的男人咬着嘴唇,犹豫不决,这时候走廊里传来的别人的脚步声。

Vincent已经把袋子递了回去,Sephiroth却突然说:“那么请过来吧。”

我是不是太狡猾了。在走进房门的那一刻,Vincent不禁这么想着。如此轻易就接近了目标,反而让他心里产生了愧疚感。

Sephiroth的房间东西很少,干净整洁,并且完全没有为邀请客人而预备的物品。

装饰都是灰白色的,显得有点冰冷。

征得主人的同意,Vincent打开了冰箱,出乎他的意料,冰箱里没有太多速食食品。

Sephiroth脱掉了外套,把背包里的电脑取出来放在桌子上。

Vincent看得出,Sephiroth的身体紧绷着,表达着对陌生人的警戒。

“我叫Vincent。”

“Sephiroth。”他们礼貌性地握了握手。

“我来帮你。”Sephiroth熟练地洗好米放进电饭煲。

“那就请你准备一下配菜吧。”

Vincent戴上了义肢,尽管不能做精细动作,辅助还是足够了。手上一边忙着,Vincent一边扯了几句闲聊。

“我刚来不久,对周围的人也不太了解,你是做什么工作的呢?”

“作家。”

“哦?是写小说吗,叫什么名字呢?”

Sephiroth说出了两个名字,Vincent有点惊讶地转头看过去。

他知道这两部书,只要是稍微知晓时事的人都知道去年造成巨大轰动的魔幻现实主义作品,老练且深刻地讽刺了社会的现状,没想到竟然出自如此年轻的人之手。

“如果让你感到失望了还真是抱歉。”银发男子自嘲地笑笑,Vincent发现他笑的时候那张五官精致的脸庞其实很美,如果除去他周身阴沉病态的氛围,这实在是个美男子了。

“怎么会,你的书我都读过,能亲眼见到作者本人是我的荣幸。”

Sephiroth没说什么,估计是将Vincent的话当做客套了。

这顿饭吃得还算愉快,两个人的手艺都是不好不坏的水平,从聊天中获得的情报有:Sephiroth日常打交道的人只有他的编辑,每周一三五出门采购,说话最多的邻居竟然就是Vincent,对自己父母的事绝口不提。

Vincent打开最后一个纸箱,最下面压着的就是Sephiroth写的那两本书,他看过不止一次,那里面描写的场景太过真实,因此愈加深入人心。

这时头顶上面又传来了响动,此时已经是午夜时分。

声音并不大,那种鸟儿振翅的声音又出现了。

但在Sephiroth家中没有看见有饲养宠物鸟,也没有听见一点声响。

就算是养了鸟,那该是多大的一只鸟才会发出这么大的声音。

Vincent叹了口气,自己的好奇心非但没能抚平,反而更加强烈了。

直到某天他出门回来,正碰见Sephiroth出去,银发男子点了下头算是打招呼,他也回以问候,Sephiroth从身边走过,一样东西落在了地上,他将它拾了起来。

那是一根巨大的,黑色的羽毛。

如果,他是一名变种人……很多事情似乎就能得到解释了。

虽然变种人与人类的相处已经基本得到缓解,新的法律也出台了,但是隔阂不会那么容易就消失的。

他把那根羽毛当做书签夹在了Sephiroth的书中。

一晃数月过去了,Vincent选择了在一家小超市打零工,托了变种人的福,这个社会对残疾人的歧视倒是没那么严重了。

有天他下班后穿过小巷子回家,这一带都是旧楼群,行人很少,他看见两个男人带着两个小男孩往巷子深处走去。

那两个小孩带着明显的变种人特征。

让Vincent格外留意是尽管那两个小孩表现出非常的不情愿,也一直在反抗,两个男人仍然推搡着他们往前走。

有路人似乎想上前询问,但是看清楚小孩的模样之后,还是走开了。

尽量避免跟变种人接触,以免惹上麻烦,这是大多数人都会采取的做法。

Vincent悄悄跟在他们后面。

两个小孩子最终还是尖声呼救起来,男人们见势不妙把他们拎起来就要跑。

这时候一个黑色的身影挡在路的前方。

Vincent看见了那张熟悉的脸。

“放下他们。”

他看起来像是黑色的死神。

两个男人向他冲了过去。

死神展开了黑色的翅膀。

巨大的,黑色的羽翼,遮蔽了半边天空。

男人们停了下来,他们拿出了枪。

Sephiroth的翅膀猛地挥动了,狂风卷起了尘土,男人们迟疑了片刻,这给了Vincent足够的时间,只需一击就让他们就倒了下去。

“快走吧。”Vincent扶起两个男孩,他们哭着连声道谢。

确认他们能找到回家的路后,他转身看向死神。

“干的不错……”

他看见Sephiroth苍白如死的脸。

“帮帮我……”银发男人摇晃着失去了平衡,Vincent扶住了他,他发现他颤抖得很厉害,黑色的翅膀紧紧地贴在他的背上。

“把它收回去,你要把它收起来。”

Sephiroth艰难地摇摇头,“我……不能……”他急促地喘息着,手指用力抓着Vincent的手臂,“求你……带我回去……”

“带我……回家……”

Sephiroth的身体很轻,Vincent毫不费力地半扶半抱着把他送回了公寓。黑色的翅膀将长外套的背面割得支离破碎,Vincent帮他脱掉了衣服,他蜷缩在地板上瑟瑟发抖,喉咙里发出痛苦的呜咽。

翅膀胡乱地挥动着,一点一点,极为缓慢地收拢回到他的身体中。

原来这就是那奇怪声响的真相,这个谜底揭开的方式真是令人不快。

Sephiroth失去了意识,Vincent把他抬到床上,他整个身体都被汗水湿透了。

那一夜Vincent始终守在Sephiroth的床边,偶尔听见Sephiroth低声梦呓,后来他就靠着靠垫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Vincent发现自己身上盖着毛毯,床上空无一人。

Sephiroth做好了早饭,他的脸色还是很苍白,但气色比昨天好多了。

两人在沉默中结束了进餐。

“抱歉,昨天给你添麻烦了。”Sephiroth低着头,像个认错的孩子。

“你……不能控制你的翅膀?”

“是的。”Sephiroth干脆地回答,“所以我大部分时间都待在家里。”

“但是昨天……如果我不在那里你该怎么办呢?”

“我看见你了。”Sephiroth抬起头,莹绿色的眼睛注视着他,像一潭清澈见底的湖水。“所以我才会这样做,我想……我可以相信你。”

这番话如同一根手指轻轻戳了Vincent的心。

毫无保留的信任,这应该是当下最为珍贵的宝物了吧。

那之后,Vincent时不时找借口跑去Sephiroth家里,后来,他所幸连借口也不要了。

晚上一起吃了饭,Sephiroth在电脑上敲字,Vincent在一旁读小说或者看杂志,偶尔会留下来过夜,慢慢的,Sephiroth家中多了一套属于Vincent的物品。

见过了自己最脆弱的一面,Sephiroth撤去了所有的防备,甚至对Vincent开始产生了依赖。

“我是个不知道如何去爱别人的人。”再一次的翅膀失控之后,Vincent抱着Sephiroth,Sephiroth这样说道,“从小得不到父母关爱的孩子,是不懂得什么叫做爱的。”

“如果有一天你厌倦了,直接离开就好,我没关系的……”他用嘶哑的嗓音呢喃着。

Vincent什么也没说,只是抱得更紧了些。

某天Vincent难得提前结束了工作,他回到Sephiroth家中的时候没有人在,这天正好是Sephiroth约见编辑的日子,他就准备好晚饭的材料,一边看书一边等。

当他第五次看时间的时候,已经晚上8点了。

他抓过外衣冲出门。

这太不正常了。

他给Sephiroth的编辑打了电话,编辑说Sephiroth在5点左右就走了。

他沿着Sephiroth通常会走的路线一点一点找,街边的店铺一家一家问。

任何人做了任何事都会留下蛛丝马迹。

他推开了一间废弃厂房的大门。

守门的人刚张开嘴就倒下去了。

这里是关押变种人的据点,他一间一间屋子找过去,没有人能够拦住他。最里面的房间他找到了Sephiroth,几个男人正在割他的翅膀,血流了满地。

Vincent看着这刺目的红色,缓慢地从左臂义肢的机关里抽出了匕首。

他帮Sephiroth简单包扎了一下,这时候门外跑进来两个人。

“诶,什么情况?”其中一个红头发的男人大叫起来,“你是什么人,这里发生什么事了?”

Vincent抬眼看着红发的男人,看得他打了个冷战。

“等等,”另一个光头带着墨镜的男人说道,“你难道是Vincent前辈吗?”

“是的。”

“哈?前辈,你不是都隐退了,干嘛还来抢我们的目标啊。”

“碰巧罢了。”Vincent打量了一下自己沾满血的外衣,干脆脱下来扔在地上,“剩下的交给你们了。”

他抱起Sephiroth走了出去。

Sephiroth的翅膀可以再生,但是大量失血导致他在床上躺了好几天。

“这种情况不是第一次了吧。”Vincent少有地用冷淡的口气说道,他看到过银发男人背上陈旧的伤疤。

Sephiroth点点头,“把‘我们’卖到黑市可是能赚不少钱呢。”他露出嘲讽的微笑,“所以我说过了,我已经‘习惯’了。”

Vincent站起来,“我有事去外地几天。”

“路上小心。”Sephiroth说,尽管他很快就转过头,Vincent还是看见了他发红的眼圈。

他去找了他最厌恶的人。

“我需要药。”他单刀直入地说。

Hojo推了推眼镜,“呵呵,你终于肯接受的我提议了吗?用了这种强化的药,你就可以……”

“不是的。”Vincent不耐烦地打断了他的话,“不是我,我也不需要那种药。”

在听完Vincent简单的讲述之后,Hojo低声笑起来,“原来如此,没想到一直冷血的你竟然会……诶诶,不要动手哦,那么你用什么来交换呢?”

“你需要我做什么?”

“很好很好,最近的年轻人啊,做事太没有效率了。你帮我把这些实验体带来吧,别担心,他们都是死刑犯,不会玷污你仅剩的那点可怜的良心的。”

Sephiroth说自己是个不懂何为爱的人,他也同样如此。

当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内心的空洞能够被填补,他们能够互相搀扶着走下去。

那就足够了。

“其实我还挺意外你会被允许离开。”Vincent再次踏入实验室的时候,Hojo说道。

“因为我抓住了他们的把柄。”

“这样看来你还没有抓住我的。”

“你最好期望永远不会被我抓到,”Vincent接过Hojo手里的药,看见瓶子上的标签后,他皱起眉头,“我说了我不要……”

“你个蠢货,别妄想我会去研制让变种人失去能力的药,这个世界如此美好,我要让它更加精彩!而你的小朋友,那种情况不是什么失控,只是他太弱了而已。”

他回到这座城市的时候,这里正在下着大雨。

他给Sephiroth打了电话,但是没有人接。

当他回到Sephiroth家中,屋子里一片黑暗,他在一个角落里找到了屋子的主人。

银发男人抱着膝盖坐在墙角,身体更加的消瘦,在他周围的地上散落着很多药物的瓶子。

Vincent的眼角跳了一下。

“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他冲过去一把揪住Sephiroth的衣领把他拎了起来,“你不要命了!”

无法控制的怒火一直冲到头顶,已经有很多年他不曾如此生气过。

他气Sephiroth,也在气自己。

那双绿色的眼睛对上了他的视线,瞳仁中慢慢亮起了生命的光彩。

Sephiroth伸出双手抱住了他,令他非常钟情的嗓音在耳边响起。

“欢迎回来。”

Vincent这才想起自己浑身都湿透了。

他需要热水澡,Sephiroth也是,然后看看冰箱里还有没有食物,或者干脆叫个外卖,睡觉之前要把衣服扔进洗衣机,希望明天有个好天气。

他抱住Sephiroth,说出了那句迟来的话语。

“我回来了。”

 

“Vincent先生,这些麻烦你啦。”

“好的。”Vincent把刚到的货物拖进店内,思考着要不要来点创意的装饰,毕竟圣诞节就快到了。

“晚上的节目由本台为您独家奉上Sephiroth先生的首次专访,访谈中会提及他的第三部作品,请大家一定锁定本台,按时观看哦。”专注地看着电视机里的节目,Vincent一时间没注意别人正在叫他的名字。

“Vincent先生!”

“啊,抱歉,你刚说什么?”

“Vincent先生还是单身吧,要不要参加晚上的联谊呢?”

“我就算了,今晚……已经有约了。”

“诶诶,是什么样的人啊?Vincent先生,给我们看看照片吧。”店里打工的女孩子们七嘴八舌地议论起来。

Vincent随便应付了几句,就下班离开了。

他黑色翅膀的天使,正在家中等着他。


MiuMiu
从众神时代走来 狼殿Lima最...

从众神时代走来

狼殿Lima最后一场维秘

Forever Angle💕

从众神时代走来

狼殿Lima最后一场维秘

Forever Angle💕

PanaDoll

#VS#

#PanaDollの护发#


沙宣修护水养洗护套装~

沙宣这套各种发质都适用的,算是我最近最喜欢的洗护产品了,本来并没有对沙宣抱很大的好感,没想到用过之后却一直念念不忘。

洗发水是乳白色的,质地刚刚好,揉搓出来的泡沫算是丰富型的,其实我比较喜欢泡沫多一点的洗发水,按摩的时候会更舒服,不会太干涩。洗的也很干净,对不容易出油的发质来说,三天不洗都没关系。

护发素是乳黄色的,厚度适中,既不会太水润没效果、也不会太厚重推不开,滋润度属于比较突出的类型。这两款产品无论是单用还是搭配在一起我觉得都可以。

#VS#

#PanaDollの护发#


沙宣修护水养洗护套装~

沙宣这套各种发质都适用的,算是我最近最喜欢的洗护产品了,本来并没有对沙宣抱很大的好感,没想到用过之后却一直念念不忘。

洗发水是乳白色的,质地刚刚好,揉搓出来的泡沫算是丰富型的,其实我比较喜欢泡沫多一点的洗发水,按摩的时候会更舒服,不会太干涩。洗的也很干净,对不容易出油的发质来说,三天不洗都没关系。

护发素是乳黄色的,厚度适中,既不会太水润没效果、也不会太厚重推不开,滋润度属于比较突出的类型。这两款产品无论是单用还是搭配在一起我觉得都可以。

cityboat2

Visual Studio 所用的安装程序不完整

Visual Studio 所用的安装程序不完整  


今天点开VS的时候遇到了这个问题本次安装Visual Studio 所用的安装程序不完整。请重新运行VisualStudio安装程序以解决此问题。
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很简单
右键在桌面的Vs 2017图标点击属性在快捷方式栏,点击打开文件所在的位置在看到文件目录中有一栏是2017,这个是我VS的版本号2017的母目录就是Microsoft Visual Studio。点击这个目录Microsoft Visual Studio这个目录(进入到这个目录)发现有一个文件夹叫做Installer,点击进入点击vs_installer...

Visual Studio 所用的安装程序不完整  

 

今天点开VS的时候遇到了这个问题本次安装Visual Studio 所用的安装程序不完整。请重新运行VisualStudio安装程序以解决此问题。
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很简单
右键在桌面的Vs 2017图标点击属性在快捷方式栏,点击打开文件所在的位置在看到文件目录中有一栏是2017,这个是我VS的版本号2017的母目录就是Microsoft Visual Studio。点击这个目录Microsoft Visual Studio这个目录(进入到这个目录)发现有一个文件夹叫做Installer,点击进入点击vs_installer.exe文件。这个文件就是vs的安装程序,把这个之前没有安装完的程序安装好,就行了。


4559

睡不着了(˶‾᷄ ⁻̫ ‾᷅˵)

睡不着了(˶‾᷄ ⁻̫ ‾᷅˵)

Close Circle

关于Visual Studio编辑Unity脚本时无法加载Unity基础库的问题

哇没有自动补全写码真是要死了,重装了两次VS里的Unity库都没有解决问题。

后来才发现是.Net 安装不正确的问题……其实每次打开文件的时候都会提示我.Net版本有问题,但是以前这种提示我直接忽略掉也完全没有影响,没想到这次直接造成了unity project无法正确加载的问题orz

而且根据提示去官网下载的时候还下错了一次orz

https://www.microsoft.com/net/download/visual-studio-sdks

正确的做法是去这个地址


下载这个安装包(根据提示的版本)


Qwq唉我之前每次都是下载哪个runtime,还骂了好多遍傻逼.net明明...

哇没有自动补全写码真是要死了,重装了两次VS里的Unity库都没有解决问题。

后来才发现是.Net 安装不正确的问题……其实每次打开文件的时候都会提示我.Net版本有问题,但是以前这种提示我直接忽略掉也完全没有影响,没想到这次直接造成了unity project无法正确加载的问题orz

而且根据提示去官网下载的时候还下错了一次orz

https://www.microsoft.com/net/download/visual-studio-sdks

正确的做法是去这个地址


下载这个安装包(根据提示的版本)


Qwq唉我之前每次都是下载哪个runtime,还骂了好多遍傻逼.net明明都安装了还说我没安装,错怪它了……

星五博客

vs2015安装手记

vs2015安装过程中,碰到几个比较坑的问题,做以下记录,供大家参考:

1.提示安装完成,但有部分模块没有安装成功

比如提示JavaScript语言包未安装成功什么的,原因是vs2015的离线安装包并非离线,有部分文件是从网上下载的,而对国内网络而言,下载失败是很常见的,解决方法是从控制面板中,运行vs2015的安装程序,选择修复,一直尝试,只到安装成功,且不再提示有哪些模块没有安装成功,才算真的安装成功了;

2.新建项目,vs2015 ide崩溃闪退

原因是没有安装完整,与1相同,解决方法也相同,修复;

3.新建项目成功,运行项目崩溃闪退

根据windows系统日志提示,发现是....

vs2015安装过程中,碰到几个比较坑的问题,做以下记录,供大家参考:

1.提示安装完成,但有部分模块没有安装成功

比如提示JavaScript语言包未安装成功什么的,原因是vs2015的离线安装包并非离线,有部分文件是从网上下载的,而对国内网络而言,下载失败是很常见的,解决方法是从控制面板中,运行vs2015的安装程序,选择修复,一直尝试,只到安装成功,且不再提示有哪些模块没有安装成功,才算真的安装成功了;

2.新建项目,vs2015 ide崩溃闪退

原因是没有安装完整,与1相同,解决方法也相同,修复;

3.新建项目成功,运行项目崩溃闪退

根据windows系统日志提示,发现是.net库异常,于是安装.net库新版,比如4.7版本,但在win7下提示安装被拒绝,原因是需要打一个win7和win10的兼容补丁,根据提示到微软官网下载补丁,打上后,更新.net库4.7成功,vs2015里新建的项目也可以正常编译运行了。

vs2015由于过于臃肿,安装是个很浪费时间的活,希望以上几点能给您提供一定的参考。


翔さんと一緒に食べるのが幸せ

HIROTA表参道 シューアイス

之前经过表参道站时总算记得要买这家的雪糕。。。还是久远的一期VS里面问到喜欢吃的雪糕的时候,我们润总回答了表参道站内的泡芙雪糕。经过了很多次都忘记去买,这次总算是记得了。。。



这家店说难找其实还挺难找的,表参道的地铁站毕竟还是三条线交接在一起,如果走错站台的话就很难找到。我永远都是从A1出口(如果我没记错)走到半蔵門线,所以每次都会经过这家店。这家店真的在站台里面,所以一定要进了站才能买到。通常从A1走到半蔵門線总是要走很远,还要下台阶,但是真的进了站就能看到在眼前。

不知道润总吃什么口味的,我就买了个酸奶和米饭口味的😂酸奶的还真的挺好吃,米饭口味的很平淡甚至很迷。。。但是我觉得泡芙雪糕...

之前经过表参道站时总算记得要买这家的雪糕。。。还是久远的一期VS里面问到喜欢吃的雪糕的时候,我们润总回答了表参道站内的泡芙雪糕。经过了很多次都忘记去买,这次总算是记得了。。。



这家店说难找其实还挺难找的,表参道的地铁站毕竟还是三条线交接在一起,如果走错站台的话就很难找到。我永远都是从A1出口(如果我没记错)走到半蔵門线,所以每次都会经过这家店。这家店真的在站台里面,所以一定要进了站才能买到。通常从A1走到半蔵門線总是要走很远,还要下台阶,但是真的进了站就能看到在眼前。

不知道润总吃什么口味的,我就买了个酸奶和米饭口味的😂酸奶的还真的挺好吃,米饭口味的很平淡甚至很迷。。。但是我觉得泡芙雪糕或者是大福雪糕很麻烦的一点就是,如果太冰的话,外皮都很硬很难吃,但是如果想放着让它融化一点的话,里面的雪糕就先化掉了。。。可能是因为我冰冻的太久了,吃第二个泡芙的时候已经动到硬邦邦的了😂所以口感来说稍微有点可惜。

所以,建议大家买了直接在站台内吃完再搭车!!


评分:3.3/5

玩具姬

写作30天实际干货只有18天的伪21天姓幻想终结版-DAY28-阴差阳错与暗恋对象上钶床

DAY28-阴差阳错与暗恋对象上钶床


路过山猫【Ocelot】房间的时候,Snake停了下来。起因还是源于里面传来一阵阵奇奇怪怪的声音。

Snake皱了皱眉。早就听米勒【Kazuhira Miller】讲过,战士间的“娱乐活动”。听米勒的口气,已经到了他的忍耐极限的样子。还不停地念叨着“不能这样对待Lady!”“男人和男人之间瞎搞像什么样子!”什么的。已经很烦了。要让Snake管这档子的破事,Snake的内心是拒绝的。

Snake站在山猫的房前,犹豫着站了半天。不,这可是那个山猫啊?大概没有几个人,能够近得了他的身吧?

多说无用,Snake还是叹着气打开山猫的房门。

要说震钶...


DAY28-阴差阳错与暗恋对象上钶床


路过山猫【Ocelot】房间的时候,Snake停了下来。起因还是源于里面传来一阵阵奇奇怪怪的声音。

Snake皱了皱眉。早就听米勒【Kazuhira Miller】讲过,战士间的“娱乐活动”。听米勒的口气,已经到了他的忍耐极限的样子。还不停地念叨着“不能这样对待Lady!”“男人和男人之间瞎搞像什么样子!”什么的。已经很烦了。要让Snake管这档子的破事,Snake的内心是拒绝的。

Snake站在山猫的房前,犹豫着站了半天。不,这可是那个山猫啊?大概没有几个人,能够近得了他的身吧?

多说无用,Snake还是叹着气打开山猫的房门。

要说震钶惊简直一点也不夸张。这样的山猫从来没有见过。Snake的手不自觉地,赶紧走进房门上了锁。

这种样子被别人发现还得了!

山猫似乎发现了站在门口的Snake,稍稍转过头来,望向门外。

Snake的舌钶头慢慢地tiǎn过上唇。

山猫收起还翘在桌子上的tuǐ,并没有放弃手里的活计,左手还在自己的分钶身上面不停地套钶nòng着,眼神已经几近疯狂地sǐsǐ缠住Snake,好像他才是那条缠人的蛇一样。

Snake咽了口口水。

山猫的眼睛里闪烁着火焰,Snake好像自己还身处在那所被突xí和火焰笼罩的医院里一样,火男的怨恨和山猫的情钶欲交织在一起,像空气一样,围绕在Snake的身边。

Snake深xī一口气,眯细了眼睛。

山猫sè钶情地伸出舌钶头,沿着自己的下唇线慢慢地tiǎn钶了起来。手里的活计也渐渐地慢下来。好像自己的顶点什么的已经不那么重要了。山猫把自己的身钶体轻轻地转向Snake的方向,不动声sè地打开双钶tuǐ之间的角度,欲拒还迎的喘息轻轻地落在Snake耳畔。

Snake盯着山猫的分钶身看了好久,颜sè很美,样子也很好,不由得又tūn咽了一下口水。

山猫有点焦躁地拨钶开垂落在眼前的发钶丝,用钶力挤钶压自己已经十分挺钶立的分钶身,然而效果不jiā,顶点迟迟不来,山猫就快要来到自己bào躁的临界值了。

此时的Snake依旧只是看着山猫的“表演”。山猫倮钶露在外的胸膛静静地染上一层薄粉,剧烈地上下起伏就好像已经在高钶潮一样,但是前端分钶泌的液钶体也只是顺着手指滴落在旁边的布料里而已,并没有烹钶涌而出的意思。Snake很犹豫要不要帮帮他。

山猫的注意力显然不在Snake这边,眼睛里完全映不出Snake的轮廓,眼神游离在身外。不,也许现在他都不知道自己正在做什么,拼尽全力做着不知道结果在哪里的事情,焦躁不安的同时大颗的汗珠顺着紧皱的眉头liú过鼻梁、滑钶下嘴角,顺着脖子liú入覆盖在胸膛上的布料里。山猫喘息着,嘴里漏出一声长长的叹息。

Snake突然迈步向前,还没有走到山猫跟前就伸出手来抓钶住山猫的上半身,借着走过来的惯性使劲一举,把山猫放到桌子上就势推钶倒。

露钶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的眼神,山猫茫然地看向Snake。眼神清澈得像个孩子。Snake一瞬间不知道应不应该继续接下来的行动了。

但是犹豫只是片刻,Snake无意识间摩擦到了山猫的分钶身,山猫只是抽钶了口气而已,就让Snake感到一股电liú直窜到脑顶。

抱歉了,Kaz。看来你的愿望我无fǎ帮你实现了。

起先qīn钶wěn山猫的额头的时候,山猫的表情很诧异,一阵蜻蜓点水一般地qīn钶wěn过后,就变得像只猫一样,开始主动qīn近人了。

Snake忍不住在山猫的侧颈上留下了痕迹。

山猫好像很疼一样,缩了缩脖子,随便搭在Snake肩膀上的手臂也不由得勒紧了。Snake突然很想笑。

山猫好像闹别扭了,sǐsǐ地按住Snake的脖子不放,一副张牙舞爪的样子仿佛一只小狮子。Snake好像很无奈又好像很有趣一样佯装叹气,拿过绕在自己后勃颈上的手,举到嘴边,眼睛看着山猫的眼睛,轻轻地wěn了wěn手背。

山猫吃了一惊,紧接着下钶体一颤,山猫的眼神也跟着涣散了。

原来这样就能让那个左轮•“Shalashaska”•山猫【Revolver "Shalashaska" Ocelot】射钶精嘛?

突然有了一种,想要看到更多的冲动。Snake可不想就这样放过他。因为这才刚刚开始,不是嘛?


拧上螺丝开关,头顶上的莲蓬头瞬间不再往下滴水。山猫也不顾湿钶漉钶漉的头发和潮钶湿的墙壁,就把头抵在墙上。

这个yào的威力可真够劲儿。

只是想要试一试这个熏香的用量而已,到最后居然阴差阳错和Snake上了床。其实从中间开始,山猫就一点印象也没有了,只能模糊地记得自己实在是忍不住想钶做的冲动时,Snake突然开门来到自己房间,还随后锁上了门,然后就什么都不记得了。嗯,好像还有一点,只记得自己很愉快。

对,黑市老板说这个yào确实会使人“愉悦”,说话的时候还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自己。山猫一拳重重地锤在墙上。玛德被摆了一道。

随便擦干了身钶体,套钶上裤子后走出了简易浴钶室。正在擦头发的时候,山猫看到Snake落在桌子底下的雪茄。把máo巾随便丢在桌上,山猫弯腰捡起雪茄,学着Snake的样子抽钶了起来。

奇怪,并没有像Snake平时做得那样自己就烧了起来。

没有办fǎ只好从大衣外兜里mō出打火机来,自己点上。呼出一口气,山猫想起Snake刚才的表情,突然被一口烟抢到,咳嗽起来。

虽然这个Snake并不是Boss,但是刚才自己的潜意识里依旧认为这个就是Boss,不需要暗示,因为他真的拥有Snake一样的眼神和表情。一切都如此真钶实,仿佛自己就是被Snake上了一样。

想到这里,山猫的身钶体突然一激灵,全身的汗máo都立起来了!

想要被Snake上就是我的愿望嘛。

山猫不jìn喃喃自语。记得黑市老板还说,这种熏香因为混入了一味特殊的yào材,所以还有一种副作用,就是会完成某个人强烈的愿望。

山猫慢慢地蹲下钶身,用手捂住嘴。他不相信那•个•人会有想要上某•个•男•性这样的愿望,那么只有——

山猫已经不想再想下去了,苦笑一下,拍拍脸,站起身。

并没有什么“那个人”,“boss”就是“boss”,不会再有什么别的。

【「あの人」は存在しない。「ボス」は「Boss」。ほかにはない。】


—FIN—


美廊

『思维图谱』人工脑 vs AI

人工智能的本质,对人的思维的信息过程的模拟。

模拟可分为结构性,即制造“类人脑”的机器;和功能性,即现代计算机。

人工智能(ArtificialIntelligence,简称AI),关键是智能。

智能是意识,还是思维,或者别的什么?...



人工智能的本质,对人的思维的信息过程的模拟。

模拟可分为结构性,即制造“类人脑”的机器;和功能性,即现代计算机。

人工智能(ArtificialIntelligence,简称AI),关键是智能。

智能是意识,还是思维,或者别的什么?

                                                                                   

人工脑,是什么?

人工脑,是基于意识体系,从思维图谱,模拟人脑。

这不是模拟脑的结构,而是模拟思维架构,是模拟脑的功能。

但有隐含着一个结构,就是思维图谱。

 

AI,有一个定义,是关于知识的学科,是怎么表示、获取、使用知识的科学。

这一说法,意味着的就是,知识图谱。

还有一种定义,是研究如何使计算机,完成人类智能的工作。

这一说法,意味着的就是,人工智能vs人类智能。

 

AI,目前的进展,主要在机器人、语言和图像识别,专家系统等方面。

机器人,从单一功能上,已经超越了人,比如精密加工。

语言识别,以及自然语言处理,也正在接近人的水准。

图像识别,显然已经超越了人,因为大数据及其算法。

 

但上述所有的功能,都只是脑的一个功能,或者一个通道。

人类智能,并不是单一功能,也不是一个通道,而是一个多功能多通道的集合。

这一点,让AI不得不回到脑中,从神经元,及其网络方面,重新认识脑。

这就是美国,欧洲确立脑研究计划,最基本的动因。

 

脑研究,从左右脑区分,到脑功能分区,都一直有研究。

但脑功能,究竟是怎么运作的,至今并没有找到完整的体系。

机器学习,以及深度学习,包括神经网络,都只是一种算法上的模拟。

真正的脑研究,离开了意识,及其思维,很难从系统上有所突破。

 

所以, 意识研究,是脑研究的一个基础,一个无法绕开的奇点。

意识研究,目前以美国的亚利桑那大学为最,去年上海有一次意识科学年会。

其中有一个议题,就是人工智能的结合,但没有看到特别的进展。

因为意识研究,不是对象研究,而是主体性研究,对象化研究。

 

因为意识,不仅是脑的功能,也不止于人类智能,而在于每一个人的自己。

正如行为主义,将心理学的本质,即意识当作黑匣子一样,AI也是如此。

所以,算法模拟,就成为目前最为重要的一个仿真,或者拟合方式。

大数据,加上云计算,都是基于算法的强化,而不是AI对于人类智能的模拟。

 

人工脑,不同于AI之处,就在于直接模拟人类智能。

其中的思维图谱,就是最直接的人类智能,及其思维的呈现。

基于此,软件就可以模拟一个思维机,因为其中有一个意识模型。

这一个意识模型,可以模拟所有的思维状态,并产生相应的代码。

 

这一个意识模型,所具有的思维广谱性,不再只是算法,而是模型。

如果说神经网络,是对思维的一种算法模拟,那意识模型就是思维本身。

从AI的本质看,要模拟的思维,就来自于这一个意识模型。

所以,人工脑,不是模拟思维,而是模拟思维产生的模型。

 

那么,人工脑,从软件化的思维机,怎么硬件化?

其中的关键,就是意识模型,及其思维图谱,和人脑的对照研究。

因为思维图谱,和人脑是直接相关的,而且具有广谱性。

所以,意识模型,可以对比人脑,直接解析人脑的功能分区,及其脑波内容。

 

反过来,基于脑波设备,及其人脑功能分区,就可以硬件化人工脑。

这对于目前的AI技术水平,没有太大的问题。

关键在于,AI需要改变方向,回到模拟思维的本质上来。

此外,就是意识模型,基于思维图谱,是否可以成为AI核心,或者CPU。

 

最近的中美贸易问题,揭示了芯片,作为AI产业的一个核心价值。

其实,芯片技术,并不复杂,关键在于专业深度。

其中最难的设计,本身受限于算法,以及晶圆的等级。

如果有一种模型,优于算法,在同一级晶圆上,就可以超越现有的芯片技术。

 

所以,人工脑,最关键的核心价值,在于模型优于算法。

最基本的判断依据,就是模型,链接着思维的广谱性。

人所有的一切,包含想的,说的,做的,无不来自于思维。

这一点,可以预估人工脑,作为一个项目,所具有的前景。

 

人工脑vsAI,只是一种对比思维,可以让人更好地理解项目内涵。

人工脑,作为一个项目的价值,本质上来自于思维,来自于意识研究。

基于人工脑和AI的对比,可以大概理解美廊项目,所蕴藏的价值。

这对于投资人,和项目合作者来说,都是必要的。

 

因为毕竟,意识研究,超出了目前的思维,所能接收的范围。

美廊,基于意识研究成果的项目孵化,就是为了链接目前的现实。

同时,意识研究的前瞻性,也为项目孵化,确立了先行的技术优势。

这样的先行性,是独角兽的特质,也是自然的技术壁垒。

 

回到人工脑vsAI上来,这同样是一种思维上的先行。

美廊项目,遇到的最大问题,是走得太快了,走出了现有科技的范畴。

所以,看美廊的项目,需要有前瞻性视野,能看到未来的趋势。

我说要上道,要进抽象界,都是为了能让人看到,即将到来的变革。

 

看见看不见的,正是意识研究,最为重要的一点。

要理解这一点,需要一些可信任链接,不然连挂都挂不上。

最近的中兴事件,是看得见的,缺芯也大概看见了。

但到底缺什么芯,怎么样可以有芯,是很少有人能看见的。

 

再举一个例子,中国经济中有一个说法叫,腾笼换鸟。

如果说,中国社会,也正在进行这样的一种变革,谁看见了。

智能手机,谁都能看见,就象AI,业界的人都看见了。

但人工脑,不对比AI,业界的人也很难看见。

 

如果你愿意看见更多,欢迎加入美廊,共同努力,共享未来。

同样,也欢迎推荐人选,参与相关研究和项目,分享意义和价值。

来源:逻各斯

玩具姬

写作30天实际干货只有18天的伪21天姓幻想终结版-DAY17-一场分手炮

DAY17-一场分手炮


【写在前面的话:因为之前只是重新回顾了一下真钶相章并没有回顾序章,所以,有些设定看起来怪怪的。我已经!尽量圆回来了!真的!请相信我!但是可能还是会有跟原作时间线出入很大的地方。就当做我OOC了好了真的,很心累了我好不容易想了一个特别琼瑶剧的剧本结果就因为时间线问题让我纠结了好久。还请各位客guān随便看看就好,不必太认真,有问题轻拍就好成吗。】

站在山坡上,手轻轻钶抚钶mō钶着科尔贝拉【Кобра(※)】的鬃máo,山猫【Ocelot】正焦急地眺望着山下的哨卡。科尔贝拉时而抬头看看前方、时而低头吃两口cǎo。他们正在静静地等待着Boss的到来。...


DAY17-一场分手炮


【写在前面的话:因为之前只是重新回顾了一下真钶相章并没有回顾序章,所以,有些设定看起来怪怪的。我已经!尽量圆回来了!真的!请相信我!但是可能还是会有跟原作时间线出入很大的地方。就当做我OOC了好了真的,很心累了我好不容易想了一个特别琼瑶剧的剧本结果就因为时间线问题让我纠结了好久。还请各位客guān随便看看就好,不必太认真,有问题轻拍就好成吗。】

站在山坡上,手轻轻钶抚钶mō钶着科尔贝拉【Кобра(※)】的鬃máo,山猫【Ocelot】正焦急地眺望着山下的哨卡。科尔贝拉时而抬头看看前方、时而低头吃两口cǎo。他们正在静静地等待着Boss的到来。

Zero制定的这个计划,起初山猫并不赞同,因为如果没有征得Boss的同意,就擅自摆钶布他的话,后面会有自己好果子吃的。但是最终还是jìn不住Zero的诱钶惑,山猫同意按照Zero的计划,一步步实行。因为并没有什么所谓更好的方案了。

山猫那时而快时而慢地抚钶mō让科尔贝拉不自在地甩甩头,轻声低鸣。山猫好像想要安抚她一般,将头靠在她的侧颈上,轻轻地拍着她的脖子。科尔贝拉顺从地轻声嘶叫着。他们都知道,这个夜晚并不好过。

突然一阵急刹车的声音混杂着人们的嘶吼声,山猫看见一辆车冲了过来,撞在路障上翻倒在路边。他知道,到自己出场的时候了。


在Boss醒来之后,山猫曾和他有过短暂的交谈。其中说明了此行的大概意图和方式,还有想要他帮忙做的事情。Snake并没有做过多的寻问,而是选择接受了教学任务。其中缘由大概是他还不知道这个是Zero的计划吧。山猫曾经很欣赏Snake这种战争意识,但是也很排斥这种凡事都依从的行钶事。可这就是那个Snake,不多话就是他最大的特点。山猫偏tuǐ下马,快步走到Snake他们所在的车子旁边,拖出奋力往外爬的Snake。眼睛微微下垂扫过Snake衣服下摆外倮钶露的双钶tuǐ,随即转身引领着Snake逃出这个是非之地。

“Boss这边走,没有时间了,请快点。”


同时载着山猫和Snake两人,科尔贝拉没有感到一丝疲惫,纵身飞奔过一条条小溪,向着远方奔去。

山猫坐在前面,Snake坐在他的后面,双手扶在山猫的腰两侧。感受着从Snake手掌传来的wēn度和身后随着马儿一起颠簸地钶震颤,山猫感慨良多。


没想到那一句“再会”之后,一别就是十年有余。再次听到Zero上校的声音,让山猫不jìn眉头一皱,不由得口气也变得更加严厉起来。不过Zero上校并没有理会这些,反而告诉山猫一个惊天的秘密。

“我知道Snake的下落。”

并且还要山猫去看钶护他,只作为一条单线的联钶系。这种事情是山猫没有想到的,Snake和Zero上校不是已经闹掰了?甚至连Eva也一起掰了不是?

没有想到会有再次相会的机会,而且会是在一间不太显眼的医院病房里。深度昏迷的Snake,和风尘仆仆而来的山猫。看着神态安逸地躺在病床钶上的Snake,山猫竟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好像自己的伪装都被剥离了一样,只能静静地看着他,和Snake一样,保持沉默。

Zero联钶系了塞浦路斯一家英属jun医院,距离这所临时小医院很远。山猫曾经想要借助自己在苏联jun钶队里的力量,秘密把Snake接到塞浦路斯,但是被Zero拒绝了。说他现在都已经是个边缘人物了(当然这个“边缘化”是有原因的),再兴师动众地调动人会引起怀疑,目前大家都还不想失去山猫这个“苏联junguān”的掩护身份。理由似乎很充分,山猫也没有拒绝的理由,反倒是见到Eva带了一小只部钶队来的时候,很是吃惊。她还是之前的样子,一身机车服简单帅气。只不过,也许是不再需要sè钶诱别人的缘故,看起来反而和十年钶前又有了不同层次的美。山猫只是随便扫了一眼她,然后冲她点点头,两人会意,一起带着Snake,来到这个海上小岛。


山猫在前面不远处的小木屋前停下,偏tuǐ下马,回过身来,伸手接了一下Snake,然后引领着他进入房间。

这是一个只有一间的屋子,房间不大,设施倒是很全。山猫带着Snake来到角落里的洗浴设施,做了一个请的姿钶势。Snake迈步走进里面。

说是淋浴间,其实也只是在地上和房顶圈起来一个扇形的空间,设置有一个可拉动的门帘算是隔断。莲蓬头设置在墙上,开关在肩膀稍低的位置,简单而又富有实用性。

Snake站在里面,反手要解身后系着的衣服带子。然而似乎是位置不太好,又或者是打了个sǐ结,也有可能是之前被人扎了一dāo手指不太灵活,结果怎么nòng都没有办fǎ打开。已经来到门口准备换身衣服离开的山猫,突然想到应该和Snake说一声再走,放弃已经换到一半的衣服,随手放下外套,转身又回到屋子里,来到Snake的身后。刚准备开口,就看到Snake一边呲牙咧嘴一边在和身上的衣服奋斗,就不由得紧赶几步,来到Snake的身后,帮助Snake解钶开病号服衣服的带子。

把Snake的手拿开,山猫先是面对Snake之前正在对付的、位于腰间的带子。其实并不是结了个sǐ结,而是bǎng得比较sǐ,其实只要再稍微用钶力,就能够自己解钶开它了。山猫只是xí惯性地接手了Snake正在做的事情,但是就在他解钶开了Snake腰间的带子之后,将要去解脖子上的带子的时候,山猫的脑中有个奇怪的想fǎ正在萌芽。

山猫的身钶体慢慢地靠近Snake,借由已经解钶开的上面两个带子留下的空挡,把手放在Snake坚钶实的后背上,一路顺着肩胛骨mō钶到肱二头肌,然后顺着胳膊的曲线一路往下,直到握住Snake坚强有力的手腕。

Snake只是眼看着自己的衣服在山猫缓慢地抚钶mō下掉落在地,并没有讲话,只是想要回过头来确认一下,但是被山猫强有力地拒绝了。他抓钶住Snake的手,强行把它们按在墙壁上。

山猫灼钶热的气息出现在Snake的耳边。Snake的脸离墙面很近,而山猫又紧钶贴着Snake,和墙面一起呈现一种夹心的状态。人在这种窘迫的环境下,难免会liú露钶出紧张的神情。但是反观Snake却很镇定,静静地等待山猫下一步的行动。

不过即使Snake有所行动,山猫也不会理会他。因为他现在脑内已经一片空白,他正在被一种不知名的感情所驱动,正准备全身心地投入进去。山猫不客气地咬住了Snake的耳朵,进而把它hán在嘴里;他的左手还停留在Snake的腕部,不停摩擦着Snake的动脉附近;右手沿着Snake的身钶体结构,从下臂一路沿着身钶体连接处来到受伤的胸膛、紧实的下腹,而后mō钶到了Snake软钶软搭在tuǐ钶间的下钶体。

Snake似乎从这个时候开始,才想要反钶抗一样,用空闲出来的手肘往后推搡着山猫,因为撕钶裂到伤口,还疼痛地直撇嘴,扭过头来的嘴里还嘟囔着“喂!”

但是声音却被山猫hán在了嘴里,只是发出一个轻微的呵斥声。山猫qīn钶wěn住Snake的嘴唇。

山猫的舌钶头轻钶松地探钶入Snake的嘴里,在他的口腔中肆意地tiǎnshì着。同时山猫的手指也在Snake的下钶体前端画着不规则的形状,好像在用自己的方式描绘着Snake微微扬起的头。

Snake还在山猫口钶中不停地抗钶议着,但是收效甚微,只是换来山猫用身钶体更加紧密地贴合在Snake身上这样的结果。不知道是有钶意还是无意,山猫的下钶体在Snake倮钶露的tún钶部中间摩擦着,他的形状也逐渐发生了变化。同时在山猫手里的下钶体,也悄悄得发生了变化。Snake的东西慢慢向上弯起一个角度,并且随着山猫的玩钶nòng,角度变得越来越小。

终于,山猫的嘴唇放开了Snake的,两人都在疯狂地汲取着眼前似乎不太充裕的氧气。山猫的左手也终于放开Snake的手腕,也把手撑在墙面上。他的身钶体紧紧地贴着Snake的,然后慢慢把Snake的身钶体压向墙面。Snake并没有用钶力,只是顺从山猫的挤钶压,也把身钶体靠向墙壁的方向,直到头抵在墙面上。

山猫咬住Snake的耳朵,重叠在之前的牙印上故意加大了力度,使得Snake的下钶体变得更加坚钶硬,和下腹的角度也越来越小,前端分钶泌钶出粘钶稠的液钶体。

山猫的舌钶头tiǎn过Snake的耳廓,然后把前端伸向耳朵里。他倚着Snake的身钶体,把左手慢慢得重叠在Snake的手上,手指紧紧地扣住Snake张钶开的手掌。

他们都没有说一句话、半个字,只是喘息着,好像共同享受这段无言的时光一样。山猫的挤钶压和爱钶抚让Snake的下钶体不断变换着角度和形状,直到它已经快要承受不住这种压力一样,开始瑟瑟发钶抖。但是Snake的tuǐ依然如磐石一般站立在地板上。山猫好像要刺钶激他要他完成最后的冲刺一样,舌钶头不停得在Snake的耳朵里做着抽钶擦运钶动,濡钶湿的声音在干燥的耳道里显得格外刺耳。

Snake紧闭的双眼突然颤钶动起来,手臂不自主地向后挥动着。山猫的手臂被这种突如其来的举动打钶倒一边,手虽然没有分开但是手臂却碰到了头上莲蓬头的开关,热水像一股急liú,从上面倾xiè而下。

伴随其中的还有Snake汹涌而出的精钶液。

山猫感觉自己的下钶体被Snake的tún钶部夹得更紧了。

Snake突然放松了力气,大口大口喘着cū气,山猫放开Snake的耳朵,嘴唇在侧脸附近不停qīn钶wěn着,tān恋地盯着Snake的侧脸看了好一会儿之后,退出紧钶贴着Snake身钶体的位置,右手轻轻地离开Snake的东西。

在热水清洗下,Snake的身钶体仿佛染上了一股圣光一样,经过九年室内生活的肌肤在水huā地映照下反射钶出不自然的白光。山猫好像要把这不自然的一切全部映在脑子里一样,认认真真地看了个遍之后,并没有再说一句话,也没有再做任何动作,只是静静地又站了一会儿之后,才起身离开这片角落。


山猫赶紧勒住缰绳。心里只是想着抓紧赶到Ahab的身边,可是没有想到他会自己从旁边的cǎo丛中冲出来。科尔贝拉被勒得一阵嘶鸣。为了争取Ahab的信任必须要加倍真诚才行,山猫不由自主地褪去了之前的伪装。

“快上来,要跑了!”


再次回到这里,山猫感到了一种难以言喻的紧张感。只能竭尽全力控钶制自己的情绪,深呼xī。山猫推开门,重新走进小木屋。

Snake坐在床沿上扭头看着山猫走进来。然而山猫尽量不去理会之前自己随便扔在筐子里的手套和衣服,来到Snake的身边,做了个请的姿钶势,说了句“请跟我来”,就转身来到门边等待Snake走过来。

两人一同来到外边,Snake对于凭空变出来的一辆摩托车似乎并不感到意外。山猫引领着Snake来到车子旁边。

“车已经准备好了,维护和装备都已经就绪了。”

山猫转过头来面对着Snake。“之后就交给我吧。”然后递给Snake一本护照,然后和他说了之前在病房里讲过的、这之后的事情。

“他【Ahab】会代替你,继续留在这里。”他本人也是这样想的。山猫看着Snake认真地说。

“他会变成我的幻影啊。”Snake喃喃自语着。

“全世界的人都想要你的命,”山猫继续用真诚的语气对Snake说:“如果是他的话,一定能做好。”至少在这一点上,我已经和“他”反复确认过了。

山猫看着Snake,用眼神催促他,嘴里说着“那么请您就赶紧——”

Snake有点不耐烦地挥了下手,说:“我知道了,把那个给我吧。”

山猫会意地掏出雪茄递给Snake,尽量控钶制自己的情绪,不让自己笑出声来。见Snake接过雪茄之后,山猫又掏出打火机,凑上前去,为Snake点上一支烟。

山猫出神地看着Snakexī上一口,然后缓缓吐出之后,缓缓收起年轻时浮夸的表演,打算用最真诚的自己,和Snake做最后的道别。

山猫看着Snake的双眼,说:

“那么,后会有期。”【また逢おう、では……】

Boss,最后也不过如此了,不是吗。

山猫骑上马,头也不回,沿着山路狂奔而去。


※ Кобра〔俄〕眼镜蛇 

【注释】就是特意给山猫骑得小白马起了一个名字,虽然不知道原作里有没有给起啦,还特意学了一下俄语发音,大概发音还是不太准的,“科尔贝拉”这个音译如果有俄语大佬发现我发音错误请一定要告诉我!一定要督促我改正的!真的感激不尽!

—FIN—


【作为作者想在最后说两句】最后还是没有写出来,什么Zero托自己老家的关系给Snake安排“疗养”的医院啊;山猫不停给Ahab洗钶脑让他自己认为自己就是为了成为BB的幻影才存在的呀;和最后山猫为什么就突然上了Snake呀【当然,这能算是“上”了Snake嘛!】什么的。好多东西都没有写出来就完了呀!好不容易按照时间线给他把事情都安排进去了,还有时间瞎想什么的!还有最后山猫都四五十了,还跟自己二十多岁的时候一样,喜欢和Snake闹着玩还行!港真你有这个心能不能从时间线里挤点时间出来、真正上了Snake呀!这样憋着不难受嘛!我真的是山猫真爱粉的请组钶织相信我好嘛!!


逆行光年

[FF7相关 VS]积雪融化之时(上)

距离上一篇写关于萨菲的文已经一年多啦,这次是文森特叔叔X变扭的小萨菲罗斯

起源是去了方块社的咖啡店,乱转悠的时候看到了萨菲片翼天使的手办。

一瞬间化用洛丽塔中的一句话:只肖一眼,万千柔情涌上心头

然后便有了这篇……


老样子,特别注意打在前头

1,有点虐

2,里面有涉及到文森特和露克蕾西亚的这一段旧感情(洁癖勿扰)

3,虽然文森特“捡到”萨菲是在其幼年间,但是作者坚持不会开童车,如果有擦边球会在下篇中提醒。遵守基本法,共勉。

4,①中的沙滩我记得在ff7地图中有一块涉及了,但怎么也想不起名称了,有真 玩家麻烦告诉我声啊!

下面开始↓


文森特有时候...

距离上一篇写关于萨菲的文已经一年多啦,这次是文森特叔叔X变扭的小萨菲罗斯

起源是去了方块社的咖啡店,乱转悠的时候看到了萨菲片翼天使的手办。

一瞬间化用洛丽塔中的一句话:只肖一眼,万千柔情涌上心头

然后便有了这篇……


老样子,特别注意打在前头

1,有点虐

2,里面有涉及到文森特和露克蕾西亚的这一段旧感情(洁癖勿扰)

3,虽然文森特“捡到”萨菲是在其幼年间,但是作者坚持不会开童车,如果有擦边球会在下篇中提醒。遵守基本法,共勉。

4,①中的沙滩我记得在ff7地图中有一块涉及了,但怎么也想不起名称了,有真 玩家麻烦告诉我声啊!

下面开始↓





文森特有时候想,如果他不是那一天绕了一小段路,那也不会开启这段孽缘。

但人生何不是一个又一个的决定而指向的呢?

 

风雪初停,温度仍寒,乡间小道上几乎没什么人,文森特偶然间看到残壁间有一处不同寻常的阴影,犹豫了片刻才走近,却发现是个四、五岁般的幼年男孩。

小男孩抱在手里没多重,他用赤红的斗篷把小孩紧紧裹在胸口,胸口发烫,思绪在冰凉的风雪越发混乱。怎么会?那孩子的容颜,银发,都指向着一个人。那人的母亲和他擦身而过从此成为两条轨迹越行越远,那个孩子也自然和他毫无关系。

他和克劳德他们为了星球而早已打败的萨菲罗斯。

 

还是幼年版。

战场上游刃有余男子开始手忙脚乱起来,一个火焰魔法点燃壁炉(鬼知道他差点把旁边的书架给点了),随着屋子暖和起来,幼儿的体温还是和刚捡到时一样——像冰一样寒冷。他忙把孩子抱到火炉旁边,突然记起村中医生的告诫对冻伤不可直接烤火,又急急忙忙把孩子抱开。他缴了热毛巾又怕毛巾温度太高烫坏幼子稚嫩的皮肤,如傻子般在一旁心急火燎的等毛巾冷却,好一会后唾骂自己笨拙——继续把萨菲抱进怀里,这时他庆幸自己还有一边人类的手臂。

还好这孩子很快醒了,青蓝色的眼睛更坐实了他的身份,继承母亲的、熟悉又秀丽的脸庞让文森特心口钝痛。他不止一次在梦里幻想美满的结局,结局里露克蕾西亚作为妻子背对着他哼着歌做着晚餐,萨菲则是别扭的孩子坐在他的身边。

女神啊,这是给他的救赎还是惩罚?

“萨菲……”他摸着孩子的脸感叹道。

“萨菲?”小孩似乎不明白什么意思,学着文森特的样子摸着对方的脸说道。

文森特瞬间清楚这孩子还不知世事,他指了指自己:“文森特。”父亲这个词在他脑海里划过了一下,很快被他的羞耻和愧疚淹没。

“文……文森特。”

 

很显然,照顾幼子的技能不在这个成熟男人的能力范围内。他拿这个纤细的生物根本没办法,急出了一头汗,几次想联系相熟的女性友人。却找了一百借口来阻止自己,他们会恐惧、甚至伤害幼年的萨菲(他心里也明白这不是那群出生入死友人的行为),大雪封路信息也不一定出去等等。却没发现自己从心底不愿将萨菲的才存在告诉世上的另一个人。

反正自己身边是安全的。

 

度过了初期的手忙脚乱,文森特渐渐摸出了一下门道,比如给孩子的水温要低一些,但也不能太凉。蔬菜和食物他尽量炖烂一些,放多少盐则难为了他半天,好在小萨菲对这些似乎都不挑剔,但他也不敢拿稚嫩的身体实验。

这孩子被实验够了。他心疼不已,小萨菲拉了拉他的袖口,疑惑的看着他,这孩子对他人的感情格外敏感。

而教授幼子的过程给了他无比的快乐。无论教授新的事物和认知,还是给孩子读书,或是手把手做着简单手工。

今天文森特选了一本杂志,配图着碧海、蓝天、金沙,还有欢乐的人群。

“每年六月,是黄金沙滩①游客最旺盛的季节,您不仅可以享受清澈的海水,热情的沙滩,还有各种狂欢节日……”

“人群是什么,是他们吗?”小萨菲问道。

“和他们很像,但不完全一样。”文森特解释道。

“就像你我吗?”他摸了摸文森特的脸,“有眼睛、嘴巴、手、脚,但是你是文森特,我是萨菲。”

“对。”他的萨菲比同龄人聪明许多,他低下头吻了下孩子的头顶。

“大海呢?”

他用金属的一只手轻轻的覆在萨菲的手背:“什么感觉。”

“凉的。”

“这就是大海的感觉。”

“那沙滩呢?”

文森特用属于人类的、掌心因常年握枪长出的老茧的手掌蹭了蹭小孩稚嫩的皮肤,“感觉到了吗,粗糙?”

“温暖。”

萨菲的话让文森特愣了下,距离上次感受到人类的温暖已经过了好长时间,长到他都快把这种感觉忘记了。萨菲在他怀里打了哈欠,问道:“文森特去过吗?”

文森特哑然,他去过,但每次都是匆匆而过,他到达的地方总是带有目的性,要不是为了调查神罗,要不是为了调查杰诺瓦,从未仔细看过沙滩、大海、欢乐的人群,他苦行僧般的觉得他不值得这些,但是现在:“等到雪化了,天气暖和,我们一起去。”他急急忙忙的许下承诺,“我们可以一路向南走。路上除了海滩,还有其他村落,陆行鸟……”并非享乐主义的男人很快词穷了,“我们一起。”

萨菲已经睡着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