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Veddie

39762浏览    1146参与
⍟⎊柯棂⚡️🐍
# 授权搬运 ## 禁止二传二...

# 授权搬运 #
# 禁止二传二改及商用 #
Cr.twitter@K_B__M
作者主页链接:https://twitter.com/K_B__M?s=09

# 授权搬运 #
# 禁止二传二改及商用 #
Cr.twitter@K_B__M
作者主页链接:https://twitter.com/K_B__M?s=09

⍟⎊柯棂⚡️🐍
# 授权搬运 ## 禁止二传二...

# 授权搬运 #
# 禁止二传二改及商用 #
Cr.twitter@K_B__M
作者主页链接:https://twitter.com/K_B__M?s=09

# 授权搬运 #
# 禁止二传二改及商用 #
Cr.twitter@K_B__M
作者主页链接:https://twitter.com/K_B__M?s=09

⍟⎊柯棂⚡️🐍
# 授权搬运 ## 禁止二传二...

# 授权搬运 #
# 禁止二传二改及商用 #
Cr.twitter@K_B__M
作者主页链接:https://twitter.com/K_B__M?s=09

# 授权搬运 #
# 禁止二传二改及商用 #
Cr.twitter@K_B__M
作者主页链接:https://twitter.com/K_B__M?s=09

曼美家欧美周边店

分享一些毒液周边~

双11有做减价活动,超优惠哦!

气球  发带  饮料绳  手机绳  徽章  P6钥匙扣  P7钥匙扣

分享一些毒液周边~

双11有做减价活动,超优惠哦!

气球  发带  饮料绳  手机绳  徽章  P6钥匙扣  P7钥匙扣

Marumaru_o3o
趁Eddie昏睡不醒和他玩Po...

趁Eddie昏睡不醒和他玩Pocky游戏_(:3」z)_

趁Eddie昏睡不醒和他玩Pocky游戏_(:3」z)_

-葡萄糖海盐水-

别问,问就是我没了。
为啥tb会给我推这种啊????

别问,问就是我没了。
为啥tb会给我推这种啊????

Marumaru_o3o
You are mine. (...

You are mine.

(讲真这什么少女漫画霸道总裁台词啊让人听着都觉得怪羞耻的_:(´ཀ`」 ∠):_)

You are mine.

(讲真这什么少女漫画霸道总裁台词啊让人听着都觉得怪羞耻的_:(´ཀ`」 ∠):_)

Marumaru_o3o
It's so nice to...

It's so nice to have you in my life.

It's so nice to have you in my life.

Marumaru_o3o
珠光纸印的太好看了呜呜呜

珠光纸印的太好看了呜呜呜

珠光纸印的太好看了呜呜呜

Marumaru_o3o

我的画已经傻吊到没救了,今天逛街看到了p2的牛油果袜子于是就画了这么个东西

我的画已经傻吊到没救了,今天逛街看到了p2的牛油果袜子于是就画了这么个东西

Marumaru_o3o
给纸猫的本本画的,幼稚园小崽子...

给纸猫的本本画的,幼稚园小崽子们画家庭作业。

迪兰:我旁边那只牛油果看起来很好吃(¯﹃¯ )……

给纸猫的本本画的,幼稚园小崽子们画家庭作业。

迪兰:我旁边那只牛油果看起来很好吃(¯﹃¯ )……

⍟⎊柯棂⚡️🐍
# 授权搬运 ## 禁止二传二...

# 授权搬运 #
# 禁止二传二改及商用 #
Cr.twitter@K_B__M
作者主页链接:https://twitter.com/K_B__M?s=09

# 授权搬运 #
# 禁止二传二改及商用 #
Cr.twitter@K_B__M
作者主页链接:https://twitter.com/K_B__M?s=09

⍟⎊柯棂⚡️🐍
# 授权搬运 ## 禁止二传二...

# 授权搬运 #
# 禁止二传二改及商用 #
Cr.twitter@derm_art89
作者主页链接:https://twitter.com/derm_art89?s=09

# 授权搬运 #
# 禁止二传二改及商用 #
Cr.twitter@derm_art89
作者主页链接:https://twitter.com/derm_art89?s=09

镜鏡境

【授翻/Pixiv小说】Black Cradle(NC-17)Chap 1.2

标题:Black Cradle

原作者:にゃっぺ(P站ID)

分级:NC-17

配对:Venom/Eddie Brock,OMC/Eddie Brock

预警:具体的xue/腥暴力描写,家bao元素,qiang//暴,大量mob情节等,预警比较多,每一篇都会单独再放出相应的预警,注意排雷

授权:见第一章第一部分

其他:篇幅过长,每章将视情况分为几段放出。原作持续咕咕咕中,所以我也可能咕咕咕……

[粗框]内代表Venom的话。

下划线代表埃迪内心OS。

(注:本段涉及大量对话,可能有点混乱,求不介意ojz)


 
 
Chap 1(part.2)


那...

标题:Black Cradle

原作者:にゃっぺ(P站ID)

分级:NC-17

配对:Venom/Eddie Brock,OMC/Eddie Brock

预警:具体的xue/腥暴力描写,家bao元素,qiang//暴,大量mob情节等,预警比较多,每一篇都会单独再放出相应的预警,注意排雷

授权:见第一章第一部分

其他:篇幅过长,每章将视情况分为几段放出。原作持续咕咕咕中,所以我也可能咕咕咕……

[粗框]内代表Venom的话。

下划线代表埃迪内心OS。

(注:本段涉及大量对话,可能有点混乱,求不介意ojz)



 
 
Chap 1(part.2)


那之后埃迪花了几天时间走访其他几位受害者。事实证明,这八名受害者都曾是施暴者,他们或对自己的妻子、或对自己的子女有过身体上的虐待。不管哪个家庭一开始都对此绝口不提,但只要埃迪提到这些受害者的共同点,他们都打开了话匣。就像第一家的艾伯特太太那样,他们似乎都害怕说出来后自己会背上嫌疑。与此同时,因受害者的离世而产生的安心感又催生出了罪恶感,所以他们更加没法将受虐待的事情告诉任何人。每次走访结束后,遇难者家属都像是心中的重石被放下那般,表情明朗了起来。

 
 “不过到第五个人的时候有点麻烦。他单身,也没跟家人住一起。调查的时候真的很不容易啊。”

 
 “那个人也是施暴者吗?”


“是啊,第五个被害者是老师,所以我猜会不会是在学生之中,就去调查了一下那所学校里有没有什么受过伤但是伤得很可疑的学生。”

 
 果不其然,埃迪最终在曾受过伤的学生中发现了与那名老师有关的人。有一名学生是在社团活动中受伤,最后却被并非社团顾问的那位老师发现并带去了医院。这明显很不正常。于是他之后试着与那名学生接触了一下,发现果然其实是受到了老师对他的身体虐待。


“真亏你能发现,不愧是埃迪。”


“嘛,这可能就是所谓记者的直觉吧。”

 
 [真不容易啊。还差点被当成溜进学校的不法分子遭到举报。]
 

“毒液!”
 

埃迪一边嚎着“不是约好了不说这个的吗”一边扑上去捏着毒液的脸往两边使劲拉,手上传来像是捏有点硬的史莱姆的质感。毒液说着[没约定过。][啊我懂了,你想在他们俩面前耍帅是吗?]另一边埃迪则吼道“别说了你这家伙!”,甚至使出了锁头技。

 

[别这样埃迪,吃不了薯条了。]
 毒液小小地挣扎。
 
 
 丹和安妮微笑地看着打闹的两人。
 
 

 



从旁人看来像是黏糊糊的焦油状外星人和被卷入其中的人类纠缠在一起、如同恐怖电影一般的场面,在熟知他们的丹与安妮看来,这不过是朋友间的玩闹而已。
 
 
最初他们认识毒液的时候它就像一个危险分子,如今却已成为这个温馨大家庭里的一员。
 
 
 “那凶手是在哪里知道受害人曾有虐待行为的?”
 
 
 “我觉得医院很可疑。”
 
 
 “医院?”
 
 
 丹转移话题时,埃迪终于放开了毒液。在他眼里闪烁着求真者特有的锐利目光。虽然没有上电视时那么咄咄逼人,但是埃迪眼中依旧不变的热情和魄力让身为埃迪铁粉的丹心都颤动了起来。
 
 
 “每个受害者都有近亲——啊或者学生——在受伤后去过医院,然后受害者就被杀害了。我听被虐待的人说他们从未向任何人吐露过心声,所以应该不是从心理咨询师或周围的人那里走漏消息的。但如果是医生的话,就会去注意伤口是不是虐待造成的,是吧?”

 
 “嗯,有些东西确实可能一时难以说清,不过我还是觉得有点奇怪。”


“你的意思是说,凶手是名医生?”
 
 
 “作为同行来说我心里不太好受啊。”
 
 
 “反正我是这么认为的,所以就去调查了一下,然而他们去过的医院都在不同的地方,主治医生更不是同一人。”
 
 
 “那不就绕回原点了?”
 
 
 “不,施暴者这个共同点应该没错。凶手也绝对是在医院里得到情报的。虽然我还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但如果能查出来的话,应该就能找到凶手了。”
 
 
 埃迪捏着薯条指向丹:“丹,在医院里都有哪些人可以得到这类信息?”
 
 
 “嗯…如果是在同一家医院的话应该有不少人都可以,但跨越了多家医院的话,我不觉得有人能做到。”
 
 
 “这样吗,说的也是啊…”
 
 
 “不过,我也去调查一下有没有这样的人吧。如果凶手是医院相关人士的话,那我和这件事也不是完全没有关系。”
 
 
 “谢啦。”
 
 
 “更何况!能帮上正义的记者埃迪·布洛克的忙,我可是超兴奋的!”
 
 
 “噢,那我也问问我认识的人吧。我有几个朋友在虐待相关机构工作。”
 
 
 “有你们这样能干的朋友真是太可靠了。这样的话我说不定能比警察还要先找到凶手啊!”
 
 
 [找到凶手,然后吃了他。]
 
 
 “不行,不准吃!”
 
 
 总之,有了作为医生的丹和律师出身的安妮的帮助,应该就能更好的收集信息了。对于目前陷入死胡同的埃迪来说,这真的帮助颇多。
 
 
 虽然还没到截稿期限,但是既然已经走到这一步了,埃迪也想试试看能否靠自己的力量将嫌疑人锁定下来。
 
 
 “话又说回来,被害者实际上又是加害者啊…”
 
 
 “‘善良的普通公民’什么的,简直是在开玩笑。”
 
 
 [善良的人类只有安妮和丹。]
 
 
 “说得没错。”
 
 
 像这样在埃迪的房间里和毒液一起吃饭这种事,除了他们俩外没有人可以做到。安妮是埃迪的前女友,丹则是安妮的现男友。埃迪和安妮甚至走到了订婚的地步,却因为埃迪对工作过分狂热而让他们的未来成了泡影。埃迪现在依然很后悔对安妮曾经的背叛,那都是他自己的错,他被抛弃也是理所当然的,他甚至还想过会不会就此被她记恨一生。所以现在,埃迪很感激安妮还愿意当他是好朋友并且接受他。
 
 
 作为她的恋人,丹也和安妮相似。他是那种善意满身、关心着身为安妮前男友的他的身体健康,不仅接受了毒液的存在,还为他提供便利的医疗服务,人好到他完全比不上的淑质英才。丹甚至公开表示过自己是埃迪的粉丝,就在刚才还用那种仰慕得闪闪发亮的眼神看他。试问有多少人能像丹那样,用这种眼神去看待自己女朋友的、而且仍对她抱着复杂心境的前男友呢?反正埃迪绝对做不到。
 
 
 而毒液是外星来客。因为吃饭时毒液不能在外现身,所以他们还特地到周围治安不是很好的埃迪家来帮忙商量,这种照顾也很令人感激。能像这样四个人亲密无间地围坐在餐桌旁也是托了安妮和丹的福。前男友和前女友和现男友和外星人聚在一起吃饭,想来真可谓奇迹。
 
 
 埃迪曾有一段时期心境复杂。一方面他对安妮念念不忘,另一方面暗暗想过虽然丹是个很好的人,但说不定自己和安妮还能破镜重圆。但不知何时起,那种想法便从自己心中消失得一干二净,只留下对他们二人关系的纯粹祝福。既希望安妮能幸福,也希望丹能幸福,这种对朋友幸福的衷心希望,也是埃迪成长的标志。
 
 
 埃迪一面想着,一面不断拿薯条吃。
 
 
 毒液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盯着他好久。
 
 
 说起来一开始毒液也不断撮合埃迪与安妮重归于好,但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它也不再提这事儿了。毒液十分中意安妮,所以说不定它是有什么别的打算,也可能是觉得已经放手安妮的埃迪(能果断地定论已经放手吗)就是个胆小鬼吧。
 
 
 [埃迪…]
 
 
 “什么事?”
 
 
 [那个,是最后一根了。]
 
 
 原来是想说薯条吗!一直盯着的居然是薯条吗!
 
 
 今天的食谱是堆成山的马铃薯条巧克力酱火锅。虽然这只不过是安妮将毒液喜欢的东西按照网上的方法做好带来的,本质上简直就是黑暗料理,但是出乎意料地对了毒液的口味,而且鸡肉蘸酱口感甜甜的,甚至恰到好处得总觉得有点可怕。主要是卡路里高得吓人。
 
 
 “冰箱里不是还有剩吗,热一热就好了吧?”
 
 
 [但是,现在只剩那根了。]
 
 
 “啊——知道了知道了,这个给你行了吧?帮我热一下冰箱里的。”
 
 
 说着,埃迪将薯条涂满巧克力酱递给毒液。毒液吃得津津有味,一边评价一边溜进了厨房:[还是我热东西热得比较好,埃迪总是笨手笨脚得烤焦。]
 
 
 “谁笨手笨脚的!真是的。”
 
 
 明明有点焦糊味要更好吃嘛,埃迪喝了口酒想道。
 
 
 “你们俩关系真好呢。”
 
 
 “还算相处得挺不错的了,我放心了。”
 
 
 “也就那样吧。”
 
 
 安妮和丹貌似都松了一口气。或许是因为毒液曾经啃食过埃迪的内脏,两人都悬着一颗心吧。
 
 
 “同居挺不容易的,有时还会意见相左、兴趣不投。”
 
 
 “这哪是同居啊,是共用一具身体了,更麻烦。”
 
 
 “哎、是这样?”
 
 
 “埃迪,不能老和毒液吵架哦。”
 
 
 “毒液到底是外星生物,文化差异肯定有的吧。如果吵架之后互相理解就好了。”
 
 
 [没关系,吵架的话基本上也是我先让步。]
 
 
 “毒液很有大人风范呢。”
 
 
 “我也会让步的好吗!”
 
 
 “那不能太宠埃迪哦,毒液?”
 
 
 [知道了。]
 
 
 “你知道了个鬼!再说这种话就扣你巧克力的量!”
 
 
 埃迪顿感自己成了被双亲操心的小孩,虽然他从没体验过那种感受。
 
 
 “对了埃迪,改天去丹就职的医院做一次体检吧?”
 
 
 “体检之前做过了吧?”
 
 
 “可能的话这次要做MRI检查的。”
 
 
 [没门。]
 
 
 毒液嗖地凑到面前。
 
 
 [想都别想用那个机器。]
 
 
 “就是说、毒液先从埃迪体内出来然后再……”
 
 
 [不会离开埃迪。没必要做那种检查。埃迪的身体有什么异常都会治好的。]
 
 
 “毒液……”
 
 
 谈话一度有些进行不下去,安妮对着毒液皱起眉。
 
 
 “毒液…别让安妮难堪…”
 
 
 [我不愿意。不管是要离开埃迪还是要从埃迪身体里出来都不愿意。埃迪难道愿意吗?我们愿意吗?]
 
 
 “冷静点…”
 
 
 对毒液而言弱点有三。火焰,酸,以及特定频率的音波。MRI似乎在检查时会发出那种声波,甚至曾将毒液强行从埃迪身上剥离。那种剥离的痛苦埃迪也切身体会过。如果可以的话,他们都不想再尝一遍。
 
 
 “以前那种检查不行吗?不如说,为什么要现在?”
 
 
 自从毒液正式入住埃迪的身体已经过去半年,在埃迪向他们两人坦白了毒液的事之后,按理说应该不会在谈及通过MRI进行检查的事了。
 
 
 “基本上毒液外伤内伤都可以治吧?”
 
 
 [没错。就算是身体的一部分重度残疾也能治好,病毒引起的疾病也能治好。]
 
 
 “但要是病变出自埃迪自身的细胞呢?你能察觉吗?”
 
 
 [什么意思?]
 
 
 ‘啊,是说那个啊。’埃迪意识到。
 
 
 “就是癌症,癌细胞。会恶性繁殖的家伙。你知道吗?”
 
 
 [是指因不明原因变异增殖的细胞吗?]
 
 
 毒液沉默了片刻:[…察觉不到。]
 
 
 [如果细胞周围的组织被破坏了,我们就可以治愈被破坏的部分,但是很难在破坏发生之前察觉到。]
 
 
 “如果是详细的检查的话就可以在它恶化前发现微小的肿瘤。MRI可以对大脑和脊椎进行细致的检查,可以找到脑血管的动脉硬化和脑内的动脉瘤,当然还有脑瘤,也可以发现早期消化系统的肿瘤性病变。 也不是不能靠CT,但是CT必须使用造影剂,而且有时候会因为骨质和空气的不利影响而不好成像。而且CT还要暴露在辐射中,所以综合来看我觉得在多样性和安全性上MRI表现更好。”
 
 
 毒液似乎还不愿统一,只能闷闷不乐地[嗯…]了一声。
 
 
 “埃迪,我听说你父亲死于癌症?”
 
 
 “胰腺癌。原来如此,所以才要我去做检查啊。”
 
 
 [这和埃迪的父亲有什么关系?]
 
 
 “癌症通常具有遗传特性。如果父母任意一方得过癌症的话,后代大概率也会得癌症。”
 
 
 [埃迪也会得癌症吗?]
 
 
 “只是说有很大概率,但不是说一定会。你待在埃迪体内可能会让他患癌的几率下降,但也可能刚好相反。毕竟你来自宇宙,而埃迪是唯一和共生体形成了共生关系的人,根本没人知道身体究竟会发生什么变化。所以我们有必要提前做好准备。癌症不是什么可怕的疾病,早期阶段就能发现的话是基本可治的,而且如果确实发现了肿瘤,毒液,你就可以把那些癌细胞去除了。如果是你的话肯定比我们更知道怎样能不对身体造成伤害。”
   
   
 “所以拜托了。不会做很多次的,一年一次就好。”
 
 
 “而且不用住院,一天之内就能结束。所以,我也希望你、毒液,能保护我最亲爱的朋友。”
 
 
 “毒液…”
 
 
 说到这个份上,埃迪绝对不会拒绝他们两个。而且他相信他们。他做不到对友人充满善意的关切的建议说“不”。
 
 
 […只有一天。检查结束后马上回到埃迪体内。]毒液老大不情愿地答应道。
 
 
 两人面带笑容地说了声“谢谢你,毒液”。
 
 
 “这明明是给我做的检查啊…”
 
 
 “因为埃迪的身体也是毒液的身体,所以肯定要征得你们两个的同意才行啊。”
 
 
 “那费用…”
 
 
 “费用的话,是我提出的请求,当然是我来付啊?”
   
 
 真是不好意思。但是目前实在付不起全额,埃迪只能坚持自己支付检查的一半费用。
 
 
 [别那么好面子。]
 
 
 吵死了,好歹要有一点男人的尊严啊!
 
 
 
 
 
 
 
 



 晚餐吃完,埃迪将他们一路送到车上。不知为何这附近治安很差。如果丹和安妮出了什么意外埃迪绝不会原谅自己。
 
 
 送走了他们,回程中有人冲出来,拿枪指着埃迪的脑袋嚷嚷道抢劫。
    
   
 看,果然送他们一程是对的。
 
 
 “Mask.”
 
 
 [Copy.]
 
 
 毒液拥上来,包裹着埃迪变化成异质的身躯。没等劫匪尖叫出声就已经成了毒液的腹中餐,没有留下一点痕迹。这是一场完美的犯罪。
 
 
 [我们比吉尔提更厉害!]毒液得意洋洋地说,但下一秒又不高兴起来了。
 
 
 巧克力也吃了,薯条也吃了,刚刚还吃了新鲜大脑,你还有什么不满的?
 
 
 “还在生气吗?因为要做检查?”
 
 
 [已经知道做检查的的必要性了。但和那是两码事。]
 
 
 [如果我也有察觉癌症的能力就好了。]说这话时,毒液的语气里浸满了懊恼。
 
 
 “你这家伙已经非常厉害了。而且,就算我被发现得了癌症,你也会打败它的,对吧? 指望你了哦,伙计。”
 
 
 [当然!我们可是毒液!]
 
 
 埃迪一边感慨着“一瞬间就高兴起来的毒液真可爱”一边回到了自己的公寓。
 
 
 ——TBC——

终于搞完了第二部分!

没有咕咕咕哦,真的没有ojz……吧大概

病态啊希

【毒埃】独爱(中篇be/虐毒液)

2。


【怎么突然伤心】


不可抗拒的声音,


【你的磁场变化了】


venom的声音每次深邃到直接屏蔽一切外音。“哦,我没钱了。”eddie随口一说整个人散在沙发上。


【沙发很软】


“当然。我老喜欢在上面倒挂了。”eddie打开电视,二郎腿搭在膝盖上。


【什么?我没读取你的想法?哦,你刚刚说谎了。可你的刚刚想法现在已经溜走了。】


“什么??别读取我的想法!我一点隐私都没有了!!!”说着eddie脑海还不断冒出每个词汇联想的画面,还到处离不开黄暴,eddie然后反思了恰才的思绪,直接自己dis自个了。


【你一直赤裸裸的。】


【刚才伤心什么?】...

2。


【怎么突然伤心】


不可抗拒的声音,


【你的磁场变化了】


venom的声音每次深邃到直接屏蔽一切外音。“哦,我没钱了。”eddie随口一说整个人散在沙发上。


【沙发很软】


“当然。我老喜欢在上面倒挂了。”eddie打开电视,二郎腿搭在膝盖上。


【什么?我没读取你的想法?哦,你刚刚说谎了。可你的刚刚想法现在已经溜走了。】


“什么??别读取我的想法!我一点隐私都没有了!!!”说着eddie脑海还不断冒出每个词汇联想的画面,还到处离不开黄暴,eddie然后反思了恰才的思绪,直接自己dis自个了。


【你一直赤裸裸的。】


【刚才伤心什么?】


打断还没甩嘴的eddie,掷地有声的磁吸直接屏蔽把整个意识据为己有。


“venom,ok,我睡觉了。走吧。”


【【我们】睡觉了。】


“yes yes,熄灯。”eddie啊着哈欠钻进这一端的房间,背部一黑色突触水声贯穿身后整个客厅把灯关了缩回。


“我做梦了你会知道吗?”


【你防不了。】


“oh ,god.”eddie横臂在眼,“我要说明。我们是会做情梦的,梦见和女人做爱,对。然后我们会分泌液体出来,这是人类的一种生理现象。”


【不怕,我看着的。】


“什么?!你竟然怀疑我的技术?!!!得了你个外星生物怎么跟爷比爷是让你见识一下人类的厉害 特此来声明声ok!! ok睡!”


【/gu'nai...】


“no this !”eddie睁开眼惊呼,“换一个发音venom!have a good dream,have a good dream.”


【have a good dream.Eddie.】


本来想戏谑一下“你说的是情梦?”,但当瞬感知到eddie脑中满屏火箭爆炸的画面和他的再见,触发的一刹窒息绝望闪过那一刻venom明白了他的想法。变得安静。


病态啊希

【毒埃】独爱(中篇be/虐毒液)

(´▽`)ノ♪虐虐更健康

1。

作为一名开朗的新闻记者,eddie的风光生活无一不是由三个步骤编排的,知性完美的好女友吻一口平稳的归宿,活蹦乱跳来到公司跟门卫蹦蹦跳跳sayhello,电视台第一播出的他每每独到的采访附带深邃迷人的笑意家喻户晓好形象。eddie的日子他觉得已足够。

有天他收到一封打乱的资料。这是他三步骤中分支的一小条新闻题材来源的日常。不管是不是他的线人搜罗回来的,他看完之后,已经决定了要插手这件事了。关下的信折露出他沉默的眼神。一个声音已然成了他半夜起来喝水时无声地坐在电脑桌上的手心温度,另一个声音早已被抛却脑后:要是顺了小道消息这种低级错误现在的高位会跌个...

(´▽`)ノ♪虐虐更健康

1。

作为一名开朗的新闻记者,eddie的风光生活无一不是由三个步骤编排的,知性完美的好女友吻一口平稳的归宿,活蹦乱跳来到公司跟门卫蹦蹦跳跳sayhello,电视台第一播出的他每每独到的采访附带深邃迷人的笑意家喻户晓好形象。eddie的日子他觉得已足够。

有天他收到一封打乱的资料。这是他三步骤中分支的一小条新闻题材来源的日常。不管是不是他的线人搜罗回来的,他看完之后,已经决定了要插手这件事了。关下的信折露出他沉默的眼神。一个声音已然成了他半夜起来喝水时无声地坐在电脑桌上的手心温度,另一个声音早已被抛却脑后:要是顺了小道消息这种低级错误现在的高位会跌个跟头!要是对方权势***你心里没点逼数!猫咪低呜一声,eddie目光没离开过荧屏一手去揉了揉,猫咪先生温顺地承了一把,eddie另一个声音已经一根筋只剩下:果然卡特福先生很喜欢我的!

一个爽朗的清晨又可以蹦蹦跳跳跟门卫大胖比了个飞眼,eddie再次前来跟他勉强牵起笑弧试图像以前一样说不要说不可能时候明显大胖脸上已是疏离的抱歉。

心头一丝伤惋转瞬而逝的同时,暴动的黑意给被eddie强行摁了回去“他家里balabala不可以吃他balabalabalala”eddie喋喋不休一通一边把自己往暗败的公司大厅外面赶。这个时候的他已经没有了归宿的吻和sayhello的人。

一切突变成这样。他多出的仅一样东西就是脑海中浑黑的venom

Marumaru_o3o
给基友的生贺,画了两只狗子打架

给基友的生贺,画了两只狗子打架

给基友的生贺,画了两只狗子打架

Marumaru_o3o
准备MP36用的名片,实物透卡...

准备MP36用的名片,实物透卡正在制作中。

准备MP36用的名片,实物透卡正在制作中。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