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Vsinger

11816浏览    2192参与
洛纸0V0

是想做手机壳的…
因为不会画背景就随便糊了两下,不会用彩铅ಥ_ಥ画不出天依的万分美貌…_(:°з」∠)_

是想做手机壳的…
因为不会画背景就随便糊了两下,不会用彩铅ಥ_ಥ画不出天依的万分美貌…_(:°з」∠)_

掀你个底儿掉掀朝天
正片预告啦------♡#co...

正片预告啦------♡#cos预告##Vsinger ##乐正龙牙 茉莉花#

顺眼劳扩----

     「虽无艳态惊群目,幸有浓香压九秋。」

     「应是仙娥宴归去,醉来掉下玉搔头。」
                           ...

正片预告啦------♡#cos预告##Vsinger ##乐正龙牙 茉莉花#

顺眼劳扩----


     「虽无艳态惊群目,幸有浓香压九秋。」

     「应是仙娥宴归去,醉来掉下玉搔头。」
                                             --《茉莉花》宋·江奎

--------------------
出境:尘白戮(原po)
妆娘:凌妈
摄影:阿森
后期:阿森
后勤:Echo 惊岭
ps:哇 我哭了,人生第一套片给了龙牙,超开心呜呜呜,拍这套片真是不容易,先后发生了不少的变故,差点我就弃了xxx不过能出真的是太好了呜呜呜,大家都辛苦了!!!
还有,可恶LOFTER吞我画质。

髻五售

主【龙言】副【南北】

在wb参加八月是你的龙言活动 这边也发一下?

(这真是我目前画过最长的条漫了orz

主【龙言】副【南北】

在wb参加八月是你的龙言活动 这边也发一下?

(这真是我目前画过最长的条漫了orz

磨花眼镜
小学生文笔T_T极度中二作者...

小学生文笔T_T
极度中二作者

少女在镜子前停下了脚步,她闭上眼睛,轻轻的触摸镜子,感受到了一阵不同寻常的触觉。明明冰凉的光滑的镜面此刻却泛起了一阵暖光。不知什么时候开始飘起了雪花。对的这是少女第一次接触它。和任何人都一样,平静,安稳,温暖却又有点似曾相识。

小学生文笔T_T
极度中二作者

少女在镜子前停下了脚步,她闭上眼睛,轻轻的触摸镜子,感受到了一阵不同寻常的触觉。明明冰凉的光滑的镜面此刻却泛起了一阵暖光。不知什么时候开始飘起了雪花。对的这是少女第一次接触它。和任何人都一样,平静,安稳,温暖却又有点似曾相识。

墨临川_

-乐正龙牙茉莉花ver.场照

“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
           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
                     芬芳美丽满枝桠
             ...

-乐正龙牙茉莉花ver.场照

“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
           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
                     芬芳美丽满枝桠
                                又香又白人人夸”

人设来自洋芋老丝
乐正龙牙:墨临川
摄影是小zhi
后期是我楽总
服装假发是三分妄想

七只碟子

囤点柯和摸鱼……x画完的没画完的沙雕的都有(反正基本上都是没画完的orz)……都是wb上发过的。
p1是《如果》虽然有点晚了但依然不妨碍我实名安利(落泪),b站指路av52149103
p45有牙哥出没注意,非全cp向。
p6是画这次演唱会应援立牌时偶然截的觉得海星的一张xx也非常有幸能给柯柯画这次演唱会的应援立牌鸭୧( ⁼̴̶̤̀ω⁼̴̶̤́ )૭。(虽然这时在这里说好像有点晚x())

囤点柯和摸鱼……x画完的没画完的沙雕的都有(反正基本上都是没画完的orz)……都是wb上发过的。
p1是《如果》虽然有点晚了但依然不妨碍我实名安利(落泪),b站指路av52149103
p45有牙哥出没注意,非全cp向。
p6是画这次演唱会应援立牌时偶然截的觉得海星的一张xx也非常有幸能给柯柯画这次演唱会的应援立牌鸭୧( ⁼̴̶̤̀ω⁼̴̶̤́ )૭。(虽然这时在这里说好像有点晚x())

磨花眼镜
失去理智的作者画的v家降智日常...

失去理智的作者画的v家降智日常(此时作者智障正在修复)

乐正绫:今天双麻花,感觉自己又帅了!嘿嘿(º﹃º )

(毫无感触的其他人)
洛天依:阿绫干嘛呢?
言和:对着镜子傻笑干嘛?太可疑了。
乐正龙牙:老妹儿在干嘛?
墨清弦:? 为什么我在这?
此时路过一个打游戏中的徵羽摩柯:干嘛呢干嘛呢?都看着阿绫干嘛呢?

失去理智的作者画的v家降智日常(此时作者智障正在修复)


乐正绫:今天双麻花,感觉自己又帅了!嘿嘿(º﹃º )

(毫无感触的其他人)
洛天依:阿绫干嘛呢?
言和:对着镜子傻笑干嘛?太可疑了。
乐正龙牙:老妹儿在干嘛?
墨清弦:? 为什么我在这?
此时路过一个打游戏中的徵羽摩柯:干嘛呢干嘛呢?都看着阿绫干嘛呢?

晓灵楠莹

【徵羽摩柯】《魔法少年》(2)

*根据摩柯的《魔法少年》改写

*辣鸡文笔

*ooc注意

*私心cp摩龙,南北组,和弦组,禁忌组,注意避雷

————————————————————————

        “摩柯!”洛天依笑着叫住了摩柯,“这周日晚上你去看那个大魔术师表演吗?听说长的挺帅的。”

        “他表演时不是戴着面具吗,你怎么知道他帅?”乐正龙牙走过来问。

        “听声音就知道了呀...

*根据摩柯的《魔法少年》改写

*辣鸡文笔

*ooc注意

*私心cp摩龙,南北组,和弦组,禁忌组,注意避雷

————————————————————————

        “摩柯!”洛天依笑着叫住了摩柯,“这周日晚上你去看那个大魔术师表演吗?听说长的挺帅的。”

        “他表演时不是戴着面具吗,你怎么知道他帅?”乐正龙牙走过来问。

        “听声音就知道了呀,”乐正绫也来凑热闹,“不过,说起声音,那个魔术师的声音和摩柯好像啊。”

        这句话一说出口,众人就齐刷刷地看向摩柯,被盯着的人却一脸平淡:“世界上声音像的人多了去了,而且万一他是伪音呢?”

        “也对,”乐正龙牙沉思了一会儿,说,“那个魔术师喜欢隐藏,一般来说应该会用伪音。”

        “等等,我只是问摩柯去不去而已,你们怎么就开始猜那个魔术师的身份了。”天依哭笑不得。

        “抱歉啊,天依,”摩柯满脸歉意地说,“我周末有事,可能去不了。”

         “这样啊……”天依有点失望。

         “天依别伤心嘛,大不了我陪你去啊。”

         “嗯!阿绫最好了!”洛天依抱住乐正绫亲了一口。

        “牙哥,冷静,”摩柯把手搭在他身边满脸黑线的人的肩上,防止他冲出去,“妹妹大了迟早是留不了的,而且她俩在一起又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

        洛天依、乐正绫、乐正龙牙、徵羽摩柯以及墨清弦在一年前组织了一支乐队。洛天依和乐正绫是乐队的创始人,也是乐队的主唱和吉他手,她们两个从乐队建立开始就有意在众人面前秀恩爱,乐正龙牙看不下去了,对乐正绫说:“你俩直接去结婚得了。”结果这句话被乐正绫录了下来,说要当以后同意她结婚的证据,乐正龙牙没办法,只好任她去了。

         “家门不幸。”乐正龙牙扶额说。

         洛天依有多能吃他是不会忘的,那次天依和阿绫说好出去玩一天,结果半天都不到,她们就回来了,阿绫回来第一句就是:“哥,天依把我钱全吃完了。”

        继续聊了几句话,众人就各自回家了。

        徵羽摩柯在经过一个小巷时,突然冲出来一群人,个个手里都拿着武器。

        “你就是徵羽摩柯?”为首的人打量着摩柯。

        “是我又怎样。”摩柯冷冷地盯着他们,周围的水蒸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凝固成冰。

        那人被摩柯的态度惹恼了,大吼一声:“给我上!把他的手给我砍下来!”

        摩柯冷笑了一声。

        “不自量力。”

        几分钟后,这片地方归于平静,仿佛什么都没发生。

        如果忽视掉地上被封在冰里的人以及冰上的少年。

        在他身后不远处,一个人影悄悄离开。

磁感线piupkye

【言绫】Tears

*  自己给自己产粮吃

*   还是渣文笔没有任何起伏,平平无奇

*   请开朗,请开朗,好像也不咋sang

言和在别人眼里是个坚强自立的人,无论什么时候,她总是将微笑挂在脸上,任谁看了都像心里照进了阳光。只有乐正绫知道,言和经历过什么。

         乐正绫和言和在高中时是同桌,言和给乐正绫的第一感觉就是好清秀的女孩子,只是,这浅蓝色的瞳却没有它应有的光彩。

        ...

*  自己给自己产粮吃

*   还是渣文笔没有任何起伏,平平无奇

*   请开朗,请开朗,好像也不咋sang

言和在别人眼里是个坚强自立的人,无论什么时候,她总是将微笑挂在脸上,任谁看了都像心里照进了阳光。只有乐正绫知道,言和经历过什么。

         乐正绫和言和在高中时是同桌,言和给乐正绫的第一感觉就是好清秀的女孩子,只是,这浅蓝色的瞳却没有它应有的光彩。

         言和只一瞥她旁边的女孩子,她看着自己,笑得好明媚好温暖,像一团小火焰在燃烧,一定是一个活泼的女孩子吧,真好。

        一星期后彼此也都熟识了,相互阿绫阿和的叫着,乐正绫的成绩很好,而言和的却不那么如意,她想追赶想超越,可老天像玩弄她一般,总是不见结果。乐正绫也知道她想什么,于是尽全力帮助言和。不过还是那个问题,踏步不前。

         这样过了一年,言和没有了学习的动力,对自己的同桌她只能仰望,又恰逢期末,大量的卷子和赶不完的作业压的言和喘不过气来,每晚在宿舍卫生间里赶作业到凌晨...为什么啊,为什么会这样啊...顶着巨大压力的言和感到头疼欲裂,她甚至出现了幻觉,一块千斤重的石头从天而降将她堕入深渊,不能翻身不能叫喊;也感到有东西在奔跑嘶吼,却始终捉摸不透......

         这样的感觉挥之不去,一天又一天,言和戴着耳机,感受着里面的音乐,不知不觉眼泪就掉了下来,自己这是怎么了?明明没有在放伤感的歌曲啊......可是一到晚上,那个不好感觉就会浮现在脑海。

         她在操场上一圈一圈的跑着,想着跑累了,就想睡觉了。可是并没有作用,反而这种感觉在白天也会出现,逼的言和不得不分散注意力去与之抗争,但是,没用。结果可想而知,期末考又往后退了一大截。班主任在说,父母也在说,亲戚朋友问不好意思开口。

          「这样吧,就这样吧。抗争不过苟延残喘。」

        乐正绫也感受到了言和的变化,与之前不同,像换了个人,好像失去了追求,落单的大雁,折翼的孤鹰。

        言和趁着周末休息,对着镜子想好好整理整理自己,打好一盆水,却盯着那盆水发呆了半天,她干脆憋上一口气,把脸沉浸到水里,可是眼泪又控制不住都掉了下来,与水交融在一起。自己这是怎么了,她不止一次问过自己这个问题。自己居然默认了这样的状态,每天浑浑噩噩的度过。想要寻找,却找不到原因。在别人面前表现的正常无比,在内心却狂乱的像个疯子般。她嗤笑一声,却满心悲伤。没有原因,没有原因......

         “阿和,你老实和我说,你是不是遇到什么事情了,这一段时间,你都心不在焉,甚至,我已经感受到一种很低迷的气氛了”。

        “阿绫,没事的,你别多想”。

        乐正绫才不信这一套,于是她等到了又一个周末,决定去言和的宿舍,大概只是陪陪她吹上几句也好,言和这几天都不怎么说话的。

       乐正绫走到言和的宿舍,敲了敲门 “阿和你在吗?”没有人回答,乐正绫动了动门把手,竟然没有锁,便推门走了进去。她看见言和伏在桌子上,没有任何反应,她吓了一跳,快步走过去,轻轻拍了拍言和的背,却对上了言和婆娑的泪眼。

        言和见是乐正绫,抱着她“哇”的一声哭了出来。乐正绫被这毫无准备的哭与抱惊了一下,但也立马回过神来反抱住言和,摸着言和的头发,算是无声的安慰她。

        等言和哭够了,乐正绫自己也拉了一条凳子,坐到言和旁边,问道:“你还说自己没事,自己偷偷躲起来哭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到底怎么了?你能和我说说吗?有什么事要和我说,不要自己憋在肚子里。”

        “我也不知道,就是这段时间眼泪控制不住就往下掉,然后脑子里总是有不好的感觉和画面,无论我怎么做都无法甩掉。我也知道这样不好,但是我不知道要怎么去改变它。”

        言和说着眼泪又想往下掉,但是她强忍着没让眼泪出来。乐正绫起身,走到言和旁边,抱住了她。“那这样呢,有没有让阿和感觉好一点?”“阿和每天都要开心哦,不要去在意别人的眼光,做好自己就够了,证明自己的方式有很多,选择最适合你的那一个就可以……”乐正绫自顾自的说了很多,她不知道言和听进去多少,总之,她只想要给言和一种安稳的感觉。

      “明天就可以放假回家了,阿和记得要笑哦,你也可以来找我一起写作业,我每天都在的。”于是乐正绫留下一个微笑离开了宿舍。

        “这样的吗,好像自己最近都没怎么笑过。”言和走到镜子旁,手戳着两颊,让自己看起来在笑,她也试过让自己真的笑起来,开着的窗送来几丝凉风,快要偏西的太阳斜射进来,照在言和的脸上。突然间,好像有什么东西松开了自己一般,言和感到十分的轻松。自己算是走出来了吗?是的。

        “阿绫!走啊,一起回家!盼了好久才等到假期呢!”乐正绫知道,自己认识的那个言和又回来了。“好啊,阿和等等我一起走啊!”

        假期里乐正绫帮着言和一点点查缺补漏,皇天不负有心人,言和在开学时打了个漂亮的翻身仗,这是一种言和从未体验过的成就感。是开心,是激动,更是感激。

         在高三的那一年里,言和做到了与乐正绫齐头并进,两人考入了同一所大学。假期里,言和又去找了乐正绫,只不过手里提了一篮子樱桃外还拿了几株百合。

        “阿绫,喏,送你”。说着对乐正绫开朗的笑笑。

        “哈哈,阿和居然会送我东西,那我就......收下啦!”

         “那你先坐,我去给你倒杯果汁,说吧,想喝什么?”

         “一杯柠檬汁就好。”

         言和看着乐正绫来来去去的身影,想想这高中三年,多亏了有乐正绫一直陪伴,心里就像涂了蜜般甜。

         两人还去逛了街,除了买一些日常用品外还准备了一些开学要用的东西。言和仗着自己的身高优势硬是提走了所有的东西,乐正绫见状也不好意思买很多,买了些必需品后就结束了,言和帮着乐正绫将所有东西都提到了她家,然后再挑出自己的东西,作了告别后,回到了自己家。

         言和坐在沙发上,打开电视,在等电视开启的间空,她想,「不行,明天还得去一趟阿绫家。」

         第二天,言和特意穿了一身很精神的衣服,又买了一盒儿酒心德芙,想想又带了一根头绳...自己虽然不需要,但是阿绫头发很长,应该用得到的吧。因为她觉得只送一样东西不太好,送花又显得太俗套,而且这一看目的不是很明显了吗。啧。她满意地拿着东西,朝乐正绫家的方向走去。

        “阿绫,是我,阿和。我又来了。”

         “诶?阿和你怎么这次来又带东西了,还带巧克力,你是想把我吃胖吗。”

          “没有啦~你说一个人在家闲着多无聊,就得吃吃东西解闷儿不是。”

          “那这根头绳怎么解释?”

          “唔...你那长头发不需要头绳扎起来的吗,再说了你天天就扎一个颜色,我想给你换换。”言和说着自己都开始有点心虚了。

        「哇,搞什么嘛,为什么自己又紧张又心虚」

         “阿绫”,不等乐正绫开口,言和先叫住了她。

          “嗯?”

          “那个,那个,哎呀!没用!”

          “啊?”

          言和干脆一咬牙一跺脚:“阿绫我喜欢你!!!”

          乐正绫先是呆了一下,然后就这么盯着言和的眸子,一分钟,两分钟......言和则是心里直打鼓,「大小姐,你表个态嘛,盯着我看干嘛?好尴尬......」

           “好。”

          言和终于舒了口气,蹦的老高。

           “Yes!阿绫我喜欢你!我喜欢你你听到了吗!”

           这回轮到乐正绫哭了。怎么?心里高兴呗。

           “阿绫!”言和却急了,立马坐到乐正绫旁边,“怎么了,不高兴吗?还是你不愿意......”

          乐正绫用手指轻轻按住了言和的嘴唇,“傻瓜,没有啦,人家这是高兴的,你怎么才表白呀啊,你个大木头。”

           哎,不是,听这语气怎么像......

           “哟,看来阿绫是一早就看上我咯~”

           “不然我学习那么好,干嘛要管你啊!现在竞争那么大。”

            “好啦,我知道了,谢谢老婆,来,给你剥个巧克力吃。”

 

             “谁是你老婆啊?”乐正绫把脸别到一边,轻轻推了一下言和。

            言和笑笑,剥好了一颗巧克力,“啊~张嘴。”

            乐正绫吃下了巧克力,“唔,居然是酒心的。我喜欢,好吃。”

            “那我以后天天买给你吃。”

            “谁要天天吃巧克力啊,你想把我喂胖吗?”乐正绫笑得都快合不拢嘴了。

            两人抱在一起,言和回想之前发生的很多事情,又忍不住掉下了两滴眼泪,一滴在手上,一滴在衣角。手上的那滴言和吸了一下,是甜的。

           有你在,每一天都过得很开心。

           -- Do you love me?

           --Of cause.

          

       

系舟桥下

早期公式服言洛。
我,旧图混更。(理直气壮)
av51235379
因为借物表问题,这个视频大概在我产出超过三个视频后会删。
且看且珍惜。
虽然也算静画,嘛,截屏就不放借物表了。

早期公式服言洛。
我,旧图混更。(理直气壮)
av51235379
因为借物表问题,这个视频大概在我产出超过三个视频后会删。
且看且珍惜。
虽然也算静画,嘛,截屏就不放借物表了。

陆北笙.

STRANGE LOVE

文/陆北笙

cp龙摩。

一点点涉h描写,怕被屏直接走链接吧

微博

十分情绪化的产物,看看就好x。

文/陆北笙

cp龙摩。

一点点涉h描写,怕被屏直接走链接吧

微博

十分情绪化的产物,看看就好x。

行水MZSK

并行世界第三话【囚犯的生活与骑士的战斗】(南北龙言)

【仪式当天】

洛天依走在一群囚犯当中。时不时的摇一下头,做一个只有他和言和之间才懂的暗号。言和边对身后的骑士挥一挥手,将那囚犯带下去。该杀便杀,该剐便剐。

直到洛天依站在乐正绫面前。

只要一眼,她便能确定她的身份。

洛天依走到她面前,蹲下身,抚摸她眼睛上的纱布。

“阿绫……”她呢喃开口,全然不顾她身旁的骑士。

“天依!”乐正绫惊喜道,“我终于……终于再看到你了。”

“你的眼睛……”洛天依欲言又止道

“没事,小伤。”她说。

洛天依看着她,沉默了许久,扑向她的怀里

“呜啊啊啊对不起我没能早点找到你……”

言和看着她们,脸颊逐渐变得惨白,她对一旁的骑士说:“以后把那个女孩视做座上宾,明白吗?”

“是!”对方回答。

就这样,乐...

【仪式当天】

洛天依走在一群囚犯当中。时不时的摇一下头,做一个只有他和言和之间才懂的暗号。言和边对身后的骑士挥一挥手,将那囚犯带下去。该杀便杀,该剐便剐。

直到洛天依站在乐正绫面前。

只要一眼,她便能确定她的身份。

洛天依走到她面前,蹲下身,抚摸她眼睛上的纱布。

“阿绫……”她呢喃开口,全然不顾她身旁的骑士。

“天依!”乐正绫惊喜道,“我终于……终于再看到你了。”

“你的眼睛……”洛天依欲言又止道

“没事,小伤。”她说。

洛天依看着她,沉默了许久,扑向她的怀里

“呜啊啊啊对不起我没能早点找到你……”

言和看着她们,脸颊逐渐变得惨白,她对一旁的骑士说:“以后把那个女孩视做座上宾,明白吗?”

“是!”对方回答。

就这样,乐正绫在城堡里住下了,她天天和洛天依坐在一起,和她一起商议事情,给她做形状诡异的包子吃,岁月安好的样子。

一日,言和接到急报,说城外有吸血鬼压境。

言和看了看洛天依,乐正绫,无奈的叹了口气。

“好的,我会领人去的。”言和说完这话,已经决定独自前往了。

言和带着一对人马,前往那士兵说的地点。

此时虽说是白天,却像黑夜一般,血族不知用了怎样的法术,把这照的如黑夜一般。

言和皱眉,对方并没有急于厮杀,仿佛是。在等言和一般。

“杀。”冷清的男声传来,言和觉得这声音很是耳熟,抬头望去,却发现那人是乐正龙牙。

他也看到了她,他露出玩味的笑,对她说:“你知道血杯吗?”

“血族圣器之一,它可以复制人的血液,我喝下血,便会拥有那血的主人的能力。”

“你猜,我如果喝了人类的血,会怎样?”

“即使是太阳,也无法奈我何了。”

“现在投降还来得及。”

“呵。”言和冷笑一声,猛然起跳,带着剑飞向乐正龙牙,“我会怕你吗?”

银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刺向乐正龙牙,但在没入心脏的前一秒,顿了一下,随即偏转,只是在亲王的胸膛划了一道长痕。

乐正龙牙确认自己看清楚了,少女的眼眸在那一瞬间,是他所认识的那个温柔似薄荷的女孩。

言和退后,远离了乐正龙牙,道:“滚回你的世界去吧,在这里,我们只能厮杀。”

说完,她转而将银剑挥向了别的吸血鬼,不再看他。

乐正龙牙在原地呆愣了一会,大喝一声:“回来!”

一霎时,所有吸血鬼都望向他,带着不解的目光。

“走吧。回去。”他说。

言和望着他们离去的背影,莫名其妙的愣了许久。

————————————————————

这次咕了很久,因为在写别的东西……不过之后会更加努力的更的!


宁檬L
【手绘临摹】临摹了一只T爹的小...

【手绘临摹】临摹了一只T爹的小天依,希望大家喜欢( ^ω^ )

【手绘临摹】临摹了一只T爹的小天依,希望大家喜欢( ^ω^ )

晓灵楠莹

【cp向】初见

*辣鸡文笔

*ooc注意

*cp摩龙,南北组,和弦组,禁忌组,注意避雷

——————————————————————————

摩龙:

          摩:第一次见到牙哥是在学校,他来接阿绫,那时他还不认识我,看到我就问阿绫:“你们班还有这么矮的?看上去还没你高,是不是你们班一个人的弟弟穿了他的衣服?”而且还是超大声的那种,整个班都听得到。当天我就把他电脑黑了,在一起后还把他干了个爽。

         ...

*辣鸡文笔

*ooc注意

*cp摩龙,南北组,和弦组,禁忌组,注意避雷

——————————————————————————

摩龙:

          摩:第一次见到牙哥是在学校,他来接阿绫,那时他还不认识我,看到我就问阿绫:“你们班还有这么矮的?看上去还没你高,是不是你们班一个人的弟弟穿了他的衣服?”而且还是超大声的那种,整个班都听得到。当天我就把他电脑黑了,在一起后还把他干了个爽。

          龙:那次我去学校接阿绫,看到摩柯时以为他是谁的弟弟,就想向阿绫确认一下,结果阿绫说他是跳级生……我后来才知道那天黑我电脑的是摩柯,这还不够,他后来直接把我干得下不了床……

南北组:

              绫:刚见到天依时,她从“粽子”上掉下来,直接摔在我身上而且亲上了,我当时的第一反应是:完了,我的初吻没了。之后我曾一度认为自己是受,和天依在一起后我证明了自己。

              洛:当时我刚到地球,有点迷迷糊糊,从飞行器上掉下来砸到了阿绫,之后就一直和阿绫一起住了,阿绫也会给我吃好多好吃的。最爱阿绫了。

和弦组:

              和:我是在练习室见到清弦的,当时天依他们已经组建了五色战队,那时清弦因为反弧射太长还没反应过来,我感觉很可爱,后来才知道她是低血糖,我就让她多吃点糖。对朋友要好,对女朋友更要好。

              弦:………………(十几秒后)我们乐队去训练的时候,我见到了言和,那个时候我没反应过来要做什么,言和就过来提醒我,后来她也一直提醒我多吃糖。

禁忌组:

              星:当时是欢迎我这个新人,在一堆人里我注意到了心华,很清冷的一个女生,看到她的时候我差点无视了梅塔特隆立方体,后来我一直缠着她做我女朋友,几天前,她答应我了,我高兴得忘了梅塔特隆立方体,和心华一起玩去了。

               华:和星尘在新人欢迎会上见到的,那时我感觉她看我的眼神怪怪的,后来就缠着我,说想和我交往。有点烦,不过蛮可爱的,就答应了。不过星尘你把梅塔特隆立方体忘了真的没问题吗……

晓灵楠莹

【徵羽摩柯】《魔法少年》(1)

*根据摩柯《魔法少年》改写

*辣鸡文笔

*ooc注意

*私心cp摩龙,南北,和弦,禁忌组,避雷注意

——————————————————————————

         在V市的一个露天场中,出现了一个神秘的表演者,他的表演如同魔法一般奇妙,没有一个观众不为之喝彩。奇怪的是,他只在节假日表演,因为他表演时总是身穿斗篷,头戴面具,所以从没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

         “早上好!摩柯!”乐正绫笑着对徵羽摩柯说,被问好...

*根据摩柯《魔法少年》改写

*辣鸡文笔

*ooc注意

*私心cp摩龙,南北,和弦,禁忌组,避雷注意

——————————————————————————

         在V市的一个露天场中,出现了一个神秘的表演者,他的表演如同魔法一般奇妙,没有一个观众不为之喝彩。奇怪的是,他只在节假日表演,因为他表演时总是身穿斗篷,头戴面具,所以从没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

         “早上好!摩柯!”乐正绫笑着对徵羽摩柯说,被问好的人有点迷迷糊糊的应了一声。

         “摩柯,昨天是周日,你是不是又熬夜写作业了?”龙牙打量着摩柯,“是不是又去哪玩了?每次周末都熬夜,你看看你才多高?”

        摩柯一听,立马来气了:“我才14!说不定将来比你还高!”

        “行啊,我等你。”龙牙微笑着说。

        “怎么说的跟小情侣约会前一样。”摩柯嘟囔着。

         第一节课是语文课。

         老师在讲台上讲得唾沫横飞,摩柯在底下犯困。

         “真无聊。”这是摩柯的心理想法。

        徵羽摩柯,智商168的天才混血少年,从小学开始一路跳级到高一,语、数、英、科样样精通,但不知为何,每次周日都熬夜写作业,导致周一早上上课时没有精神。但是摩柯自习就行。不好意思,智商高就是可以为所欲为。

        “徵羽摩柯!上课发什么呆!”老师气愤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摩柯打了个激灵,站了起来。

        “又是这样!你到底还要我说多少次!给我去外面好好反省!”

        智商高是可以为所欲为,但前提是老师没有发现。

        徵羽摩柯就在大太阳底下站了一节课外加一个课间。

——————————————————————————

牙哥在学校是因为看着阿绫比较方便。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