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X战警第一战

904浏览    46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19-12-16 14:15
Greysonnn

重温第一战

不得不说第一战的剧情分镜等都非常的好看

对于异能的表现形式和把握也让人看着酣畅淋漓


还有这里教授帮老万脑住了Shawn

老万要用硬币杀Shawn

即使老万说不相信教授 还戴上头盔屏蔽了他 

但是教授在忍受被穿脑的同等痛苦中也没有解控Shawn

??!!教授为什么你总是这么惨!!

你这是从爱中汲取了力量吗?!(闭嘴)

重温第一战

不得不说第一战的剧情分镜等都非常的好看

对于异能的表现形式和把握也让人看着酣畅淋漓


还有这里教授帮老万脑住了Shawn

老万要用硬币杀Shawn

即使老万说不相信教授 还戴上头盔屏蔽了他 

但是教授在忍受被穿脑的同等痛苦中也没有解控Shawn

??!!教授为什么你总是这么惨!!

你这是从爱中汲取了力量吗?!(闭嘴)

Lewvan

想来想去,还是把今下午拼的那张图改了一下,两张图 两个人 同一年龄 完全不同的处境。

其实也不过是十几岁,一个是牛津大学的高材生,温暖舒适悠闲 远离战火,每日读书写字喝茶;一个是奥斯维辛苦苦求生的试验品,冷淡残酷,充斥着杀戮和痛苦。

六张小图各带一个正脸,原谅我 Erik的那张实在找不到更年轻的照片了……

以后可能会把kurt Raven Shaw Hank Alex等做出来,主要人物设定走电影线。

图源自己。

想来想去,还是把今下午拼的那张图改了一下,两张图 两个人 同一年龄 完全不同的处境。

其实也不过是十几岁,一个是牛津大学的高材生,温暖舒适悠闲 远离战火,每日读书写字喝茶;一个是奥斯维辛苦苦求生的试验品,冷淡残酷,充斥着杀戮和痛苦。

六张小图各带一个正脸,原谅我 Erik的那张实在找不到更年轻的照片了……

以后可能会把kurt Raven Shaw Hank Alex等做出来,主要人物设定走电影线。

图源自己。

Lisabrand

What Happened (1)

“Actually,I…ca...I...I can't feel my legs……”
“I can't feel my legs.”
“I can't feel my legs.”
“I can't ……”

这是那阵轻烟过后,那片沙滩给余下人留下的最后的记忆:
一阵逐渐归于沉默的低喃以及一双逐渐黯淡下去的蓝色眼眸......

Hank拒绝去想Charles到底是怎么做到这一切的,也不敢去想到底是怎样的爱意,才能让一个人忍住硬币穿脑而过的痛苦,压下因中弹而几欲脱口的呻吟,拒绝Erik的邀请,然后亲手将妹妹推向对方的阵营......

但是,Charles,他们不知道啊,不知道你到底是如何全心全意爱着他们,...

“Actually,I…ca...I...I can't feel my legs……”
“I can't feel my legs.”
“I can't feel my legs.”
“I can't ……”

这是那阵轻烟过后,那片沙滩给余下人留下的最后的记忆:
一阵逐渐归于沉默的低喃以及一双逐渐黯淡下去的蓝色眼眸......

Hank拒绝去想Charles到底是怎么做到这一切的,也不敢去想到底是怎样的爱意,才能让一个人忍住硬币穿脑而过的痛苦,压下因中弹而几欲脱口的呻吟,拒绝Erik的邀请,然后亲手将妹妹推向对方的阵营......

但是,Charles,他们不知道啊,不知道你到底是如何全心全意爱着他们,也不知道你将要面对的会是怎样残酷的现实……
-----------------------------------------------------------
当那个意料中的结果从医生嘴中说出的时候,所有人的心依旧像是被狠狠的揪了一下。沉默开始一点点地在他们中蔓延:到底,该怎么告诉Charles呢?

“Hank,进来一下,好吗?”

Hank僵住了。但很快他就试着忽略身边忧虑的同伴,上前拉开病房的门,低着头,径直走到病床边,沉默地等着对方开口。

“是这样的,Hank. 我觉得...我可能...会需要一个轮椅,而且鉴于我将来可能会一直与它相伴,我想温彻斯特大概还需要多一部电梯......Hey,Hank,你还在听吗?”

Hank觉得眼前一片模糊。
他点了点头,却不敢发出一个音节,因为,他明白那将会是一声哽咽。

“Oh ,my friend,地上有什么吸引你的风景吗?来,Hank,看着我。”

Hank觉得自己正在飞快的眨眼,以防眼里的水雾最终会脱离眼眶的束缚。然后他抬起头,对上了那双蓝的过分又平静的过分的双眼……

“Hey,Hank,别这样,我没事,真的没事。”

Hank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很想逃开,大概是由于一股更为强烈的酸涩袭击了他。

于是他僵硬的点了点头,向Charles保证等他出院之后,一切都会安排妥当。接着,他在Charles准备张口之前,转身离开了病房,并轻轻地带上了房门。

很明显,门外的三人是想问点什么的。但Hank,只是跨过他们,默默地在一个角落里坐下,静静地看着自己蓝色的毛变得湿润......

Charles,比起平静,我更希望你能向我们,向这个世界发泄点什么,随便什么。Charles,你或许还不知道,你的平静,更加让我们感到害怕......

泉少
*泉 *三秒钟EC跨年段子 祝...

*泉

*三秒钟EC跨年段子 祝新年快乐,2019快乐啊

*一句话提及哥嫂 初代x男设定 没什么质量的文段(ノДT)请 打人不要打脸…

*梗源图 


“所以,是我来晚了吗?”

Erik推开门,看着里面满满当当一屋子人,满脸蒙圈。


这是2018的最后一天,他承诺Charles,自己会成为跨年夜的第一个客人带来礼物。

但早出门半个小时 手拎两瓶威士忌的Erik对着一大屋子人 呆滞的像是掉线了的David一般。

白皇后,红魔,魔形女,冲击波,海妖,野兽,天使,初代x战警们一个不差的坐在Charles的桌子旁边笑盈盈的盯着他。


Azazel转头问Emma。

“他怎...

*泉

*三秒钟EC跨年段子 祝新年快乐,2019快乐啊

*一句话提及哥嫂 初代x男设定 没什么质量的文段(ノДT)请 打人不要打脸…

*梗源图 


“所以,是我来晚了吗?”

Erik推开门,看着里面满满当当一屋子人,满脸蒙圈。


这是2018的最后一天,他承诺Charles,自己会成为跨年夜的第一个客人带来礼物。

但早出门半个小时 手拎两瓶威士忌的Erik对着一大屋子人 呆滞的像是掉线了的David一般。

白皇后,红魔,魔形女,冲击波,海妖,野兽,天使,初代x战警们一个不差的坐在Charles的桌子旁边笑盈盈的盯着他。


Azazel转头问Emma。

“他怎么了?一脸被天启踩到了脚一样的表情。”

Emma忍着笑摆了摆手。


“所以今年的Erik又看错了时间是吗?”

Sean小声问Alex。

“看样子是的。”Alex回答,“我必须说,他是个守时的德国男人,但他的表并不。”


“噢Erik。”

Charles笑着摇摇头

“虽然你的表晚了一个小时,因为现在已经凌晨一点整了,”


Erik脸上飞速闪过一丝尴尬,他低头看了看该死的表,上面的的确确写着十二点,


“但我不得不说,你的确是第一个客人,第一个迈进我心里的客人啊。”

Charles抿了抿嘴,摇摇晃晃的举起酒杯。


这个时候Erik脸上又飞过一丝红云。


因为所有人嬉笑着举杯,是其乐融融的和平,再也没有离别和战争了。又因为Charles的蓝眼睛在橘黄色灯光下衬的好看。

Lisabrand

What Happned (6)


Charles是被一阵玻璃的破碎声给吵醒的。

老实说,无论是谁被头痛折腾了大半夜,现在又被以这种方式吵醒,都会有一种想要毁灭世界的冲动。这一点,在老好人Charles身上也同样适用。几乎是同一刻,Charles就已经决定要把那些捣蛋鬼脑到街上去跳脱衣舞......

“啪!咣当!”

天神啊,脱衣舞什么的都太轻了啊,这些家伙简直就是要造反啊!

然而,当他猛然转过身时,Charles觉得,自己大概还是在做梦--不然...不然,他为什么会在那一地的狼籍边上看到Raven?尽管她现在正慌乱无措地盯着她可怜的哥哥......

---------------------------------------------...


Charles是被一阵玻璃的破碎声给吵醒的。

老实说,无论是谁被头痛折腾了大半夜,现在又被以这种方式吵醒,都会有一种想要毁灭世界的冲动。这一点,在老好人Charles身上也同样适用。几乎是同一刻,Charles就已经决定要把那些捣蛋鬼脑到街上去跳脱衣舞......


“啪!咣当!”


天神啊,脱衣舞什么的都太轻了啊,这些家伙简直就是要造反啊!

然而,当他猛然转过身时,Charles觉得,自己大概还是在做梦--不然...不然,他为什么会在那一地的狼籍边上看到Raven?尽管她现在正慌乱无措地盯着她可怜的哥哥......

----------------------------------------------

在Raven Xavier看来,她的哥哥花费了太多的时间来让别人感到好过,却很少花时间来在意一下自己;他让所有人都有机会成为更好的人,却不敢相信身边的人有多么爱他。
不管你信不信,Charles Xavier,在某些方面,就是个不折不扣的胆小鬼。
老实说,有时候,Raven真的搞不懂世界上怎么会有他这么迟钝的telepath。毕竟,就连没有任何心灵感应能力的她,都可以肯定:这个世界上,从来就没有谁能够真正拒绝,这个蓝眼睛天使的魅力......

当然,干坐在这里吐槽,是不能解决任何问题的。

----------------------------------------------

于是,Raven花了一分钟为对方逃走的速度磨牙,用了两分钟告知Azazel自己要请假两天以及晚饭敬请自理的事实。最后,Raven在恶魔幽怨的眼神里,大踏步地前往温彻斯特,去解救自家可能已经胡思乱想出不知道多少种混蛋剧情的好哥哥。
至于到达温彻斯特,则已经是次日早上的事了……

悄悄潜入大宅,Raven熟门熟路地摸进了厨房,准备给自己和Charles来一顿属于英国人的早餐。
然而,刚一转身,Raven就准确地捕捉了呆萌Hank一只 和 满脸写满“卧槽”的小Alex一只

......

在两次打招呼都没有得到任何反应之后,Raven就直接越过这两座雕塑,叮叮当当地鼓捣起自己的早饭了……

而Sean,则是在一阵食物的香气中,幽幽地飘进厨房的。

老实说,比起另外两只的呆头呆脑,还没清醒的Sean要更得Raven的眼缘。

于是,她在一旁悄悄的变成了Sean的样子,然后一下子跳到本尊跟前,表达了清晨的问侯......
“Raven!别!他会...”

“Ahhhhhhhhhh……”

......

呲拉--啪--

......

“......我们会被教授脑吗 ˊ_>ˋ……”
“.....我看会 =_=......”
“......我不想跳舞 -_-#......”

觉察到另外三位宛若怨妇的眼神攻击,Raven几乎是立刻,就带着她豪华的英式早餐,越过玻璃渣,奔向了自己哥哥的房间。

考虑到自己才是传统意义上的始作俑者,Raven觉得自己或许可以考虑给那三只求求情什么的......

可就在打开门的那一刻,

“啪!”

Raven觉得,自己大概是疯了……

----------------------------------------------


她不明白...

那个傻傻的,靠在床边的东西,是什么来着?

【轮椅】

Raven的脑海中终究浮现出了这个可怕的词汇.....


但,这...这怎么可能呢?Charles看起来,就跟几个月前一样啊……他甚至,甚至还有他的起床气......又怎么会.....

......

上帝啊,她都做了什么?

Raven觉得自己几乎有些站不住了。她扶着墙,弯下腰,觉得酸涩开始从胃里涌向她的喉管,继而冲向了鼻腔和眼眶......


“Raven,过来,我想你了。”


她的世界模糊了......

Raven摸索着扑了过去,跪在了他的身前,任由眼泪淹没她所能接触到的一切......

“乖,”Charles温柔地摸着妹妹的头发,似乎这样就能带走她全部的悲伤,“那不是你的错,Raven.
你只是选择了你想要的,那不是错。”
“...我把你丢在了沙滩上......Charles......
你受伤了,而我...而我却把你留下了......你说这怎么能...怎么能不是我的错……”

看着已经哭的抽噎起来的妹妹,Charles没再说话。他只是轻轻的,拍击着她的脊背,静静的,等待着她冷静下来......

Raven终于停住了。

她开始一边大口的呼吸,一边狼狈的用手擦去脸上的泪水,直至看不下去的Charles,用衣袖代替了Raven的双手......


“Hey,Raven,我饿了,再给我做份早饭吧,嗯?”

“理我一下,Raven,看在我为你牺牲了我最爱的衬衫的份上……”

“即使你是我妹妹,也不能偷看我换衣服啊...好了,Raven,现在出去,到厨房里去弄份早餐。”

......

Raven终于起身离开了。并且等Charles收拾妥当,到达饭厅时,他看见了一份比刚才还要丰盛的早餐,以及一个有所恢复的Raven

等等,为什么,他会觉得有点儿冷?

转头看见四扇窗户的玻璃全部阵亡的Charles,觉得自己离神经衰弱已经不远了……

本来想让三个人直接出门表演的Charles,在看到自家妹妹眼中一闪而过的不安后,就大致明白了事情的真相……

好吧,那今天就不跳舞了

-----------------------------------------------

在看到自家哥哥一边泰然自若的打电话预订新的窗户玻璃,一边自然的把三只脑成向日葵后,Raven觉得自己大概是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就这样,在和Charles聊了一下午的天,并享用了美味的下午茶之后,Raven最后看了眼已经站在草坪中央,追随了太阳一天的三只,快步地,离开了


【Erik Lehnsherr,快来看看,你都做了些什么......】








Lisabrand

What happened (3)


日子还是这样过着,但谁也没有再提起过Reven或者是Erik。
Alex有时觉得,温彻斯特就像是偏安一隅的桃花源,而他们生活中最大的难题,似乎就是打消Sean在圣诞夜唱歌的念头。
但显然,Hank并不这么认为。因为Alex发现他正欲言又止的看着自己。
“Hi,Bozo!干嘛一副傻样地盯着我看?”
尽管Hank可能有什么要事要谈,但好不容易等到Hank能够控制自己,并重新转回人形的Alex,还是为能再次叫出“Bozo”而感到高兴。
这一次,Hank没有对这个称呼表示什么不满,只是继续在脑中酝酿自己要说的话。

Alex的笑容褪去了。

他不喜欢Hank现在的表情,准确来说,他讨厌任何人对他作出这个表情。因为那往往...


日子还是这样过着,但谁也没有再提起过Reven或者是Erik。
Alex有时觉得,温彻斯特就像是偏安一隅的桃花源,而他们生活中最大的难题,似乎就是打消Sean在圣诞夜唱歌的念头。
但显然,Hank并不这么认为。因为Alex发现他正欲言又止的看着自己。
“Hi,Bozo!干嘛一副傻样地盯着我看?”
尽管Hank可能有什么要事要谈,但好不容易等到Hank能够控制自己,并重新转回人形的Alex,还是为能再次叫出“Bozo”而感到高兴。
这一次,Hank没有对这个称呼表示什么不满,只是继续在脑中酝酿自己要说的话。

Alex的笑容褪去了。

他不喜欢Hank现在的表情,准确来说,他讨厌任何人对他作出这个表情。因为那往往意味着变故的发生……

“Alex,额,是这样的,”Hank终于开口了,“教授...他...在那件事发生之前,曾给你的父母打过一次电话,告诉他们你的近况,并且还留下了他在牛津附近公寓的地址。我...今天潜回去帮教授取东西的时候,发现...信箱里有你的一封信,”Hank顿了一下,把攥在手里很久的信封,递向Alex,继续说道,“嗯...我的意思是,额,也许今年圣诞节你会回去看看他们...”

然而,Alex没有接过那封信,也没有立刻做出回复。

就在Hank几乎觉得自己要跟Alex站到天荒地老的时候,Alex动了。

他把那封信推回了Hank那儿,答道:“放心吧,Bozo,我不会走的,更何况,他们现在来信又能改变什么呢?你就随意处置它吧,扔...”

“Alex,那是Scott写的。”

果然,Alex闭上了嘴。

没错,Hank很清楚Alex有多爱他的那个弟弟,所以他并不希望这个家伙会留有什么遗憾,尽管,他确实不希望Alex离开。

“Alex,你弟弟很想你...”
“够了,Bozo!我说过了,我不会回去”
“你没必要这样牺牲自己,教授也会希望你回家看看,更...”

“Hank.”

......

Hank停住了,因为这大概是他认识Alex这么长时间以来,Alex第一次叫他的名字。要是搁在以前,他肯定恨不得把它录下来。但现在,他可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我是说,嗯,你知道,教授私下里,在偷偷地复健吗?”

Hank本来是想提醒Alex,Charles也许比他们更早地接受那个事实,但Alex的表情,也昭示着对方并没有在说谎。

“我见过,”没有等到对方回复的Alex,自顾自的往下说道,“大概是一周前的样子。有一次,我起早了,就想到教授那儿看看,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可等我过去的时候,却发现教授的门开了条缝。”
“我本来是想看看教授醒没醒的,却意外的发现教授正抓着家具,企图让自己站起来。”
“结果,我就看见教授重重的摔在了地板上。不小的动静,但往日住在楼上且在长廊另一头的我们,并不容易听到。很明显,他不希望我们知道,所以我也就只能假装自己不在场。”
“但我没想到的是,教授没有停留太久,就又爬起来,进行第二次尝试。”

......

“你知道吗,Hank,教授那天试了五次,我就在门外看了他五次。最后一次,他摔的远了,远到,他无法够到自己的轮椅......oh,Hank,他是爬过去的,他是...爬着去够那个该死的轮椅的...”

Alex眼圈红了,仿佛再次回到了那个早上,“我几乎控制不住自己了,我真的,真的太他妈想去帮他一把,然后大声地告诉他,别试了,我们可以照顾他一辈子......但我知道,我不能,我得离开那儿,以防教授察觉到我情绪的波动...”

......

“Hank,没人,没人能离开那样的教授...”

言罢,Alex擦了擦脸上的眼泪,挤出了一个微笑,然后顺手抽走了Hank手里的信,轻声道:
“不过,还是谢谢你,Bozo.”

长廊上,又剩下Hank一个人了。

不知为什么,Hank突然很想看看Charles.

他悄悄地走近还亮着灯的图书室,然后,他看见Charles,正半撑起身子,想要去够上面一层的书籍......
然而,
“哗”
--轮椅把下层的书撞掉了。

于是,Hank,就这样,看着Charles弯下腰,把那些书一本本的从地上捡起来,再从里面,随便抽了本,作为今晚的读物。
Hank从Charles脸上看不到任何懊恼的情绪,就像是他早已习惯了一样。

所以,到底有多少个早晨,发生过Alex看到的一切呢? 又有多少个晚上Charles没再看到过自己真正想看的书呢?

Hank离开了。
但明天,他会去重新整理一下书架。

还有,今天Alex有一句话说的很对,


“没人,没人能离开现在的教授...”



Lisabrand

What Happpened(8)


Erik觉得自己大概永远不会忘记那个场面了:

他亲爱的朋友,在那个早晨,熟练的,把自己扔进了床边的轮椅。而他那毫无生气地挂在身下的双腿,则明白地告诉Erik,这并不是一个玩笑……

【Erik Lehnsherr 你打断了他的腿。】
————————————————

【子弹、鲜血、泪水……轮椅】

Erik感到了一阵眩晕......
他又开始大口喘气了......
——————————————————
“Erik?”
......
“进来,Erik。”
......
“你是要我自己过去,是吗?”

察觉到某个金属物的接近,Erik几乎是疯了一样的向外跑去......

“就是这样了吗,Erik”

Erik停住了

“你又要走了,...


Erik觉得自己大概永远不会忘记那个场面了:

他亲爱的朋友,在那个早晨,熟练的,把自己扔进了床边的轮椅。而他那毫无生气地挂在身下的双腿,则明白地告诉Erik,这并不是一个玩笑……

【Erik Lehnsherr 你打断了他的腿。】
————————————————

【子弹、鲜血、泪水……轮椅】

Erik感到了一阵眩晕......
他又开始大口喘气了......
——————————————————
“Erik?”
......
“进来,Erik。”
......
“你是要我自己过去,是吗?”

察觉到某个金属物的接近,Erik几乎是疯了一样的向外跑去......

“就是这样了吗,Erik”

Erik停住了

“你又要走了,是吗?”

“我原来就说过,我不会拦你,至于现在,你也知道我坐在这东西里追不上你...”

“你走吧”

......


Charles发现自己的轮椅的动不了了。

抬起头,他看见他狼狈的,泪流不止的,但依旧帅气的Erik蹲下身,紧紧地抱住了他.....

Charles最终选择了回抱他,并在对方终于肯放开自己的时候,轻轻地擦去了他脸上的泪水, “去睡一会儿吧,你的房间还在隔壁。”

......

“好吧,或许,我也该去补一会儿觉,所以,你要继续站在这儿浪费我的睡眠时光么,Erik?”

对方妥协了。

看着乖乖进了隔壁房间的Erik,Charles松了一口气,也回到卧室去补眠了。

再次醒过来的时候,Charles看到了已经站在床边,等着接他去饭厅的Erik。他叹了口气,拉过了一旁的轮椅...
“...我可以自己来,你不用抱我...”
“求你...”
Charles不吭声了。他看着对方将自己小心翼翼地抱进了轮椅,并推着自己向饭厅走去.....


看着桌边几度准备暴起的Alex和明显不高兴的Hank和Sean,Charles叹了口气。
虽然Erik绝对不会因为这种原因而感到不自在,Charles依旧不想这种气氛蔓延开来……

【Please...】三个人的脑内同时响起了教授的恳求。

......尽管怒其不争,但他们总不能无视教授的意愿。

而Hank,永远是第一个做出妥协的一位:
“我们一会儿要去买圣诞要用的东西...所以...Erik,麻烦你,照顾一下教授。”

“当然”Erik看了眼认真吃饭的Charles,心中暗暗诧异于三人态度的转变

————————————————

不过,独处的时光也并不好受。Charles在温和地送走那三个人后,就和Erik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你会留下来过圣诞节吗?”


Erik本想告诉他犹太人不过圣诞节,但脱口而出的却是“当然,如果你允许的话。”

Charles的面容柔和了不少,“那么,来帮我装饰圣诞树吧。”

——————————————————

Erik发誓Charles一定是在报复他。

考虑到Xavier家族的财力,仓库里的那棵圣诞树不仅高大挺拔,而且全都是真材实料—也就是说,上面没有金属。

而他的朋友就像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一样,指使他搬着这棵树走过了客厅的每一个角落,并最终微笑的请他搬回了最初的位置……

在终于得到可以休息的恩准后,Erik立刻把自己扔进了Charles身旁柔软的沙发里

“Erik,”
【老天,别叫我,那棵树待在那儿就挺好看的】


“我邀请了Sean在圣诞夜唱歌...”Charles感觉到对方正在瞪他
“你认真的吗,Charles?在他阵亡了四面玻璃之后?”

“我记得你会唱歌,Erik,而且还唱的不错。”

......

“你要是放弃那个愚蠢的念头,我可以单独唱给你听...”

“Oh,my friend,我已经答应他了”

“他不能唱高音...”

“那就教他个没高音的。”

“Erik,我想听....”

......好吧,只要不牵扯到人类,也许Erik才是第一个做出妥协的人......



“Sean,Erik要对你进行唱歌的私人辅导。”

显然,刚刚回来,怀着一腔兴奋的Sean,还不能接受这个噩耗的来临
“我还要帮忙装饰圣诞树...”

“Oh,不用担心,Alex和Hank两个人就可以做的很好~”


想起他是怎么被教会飞行的Sean,几乎是被Erik拖着离开客厅的......

“等等,学唱歌而已啊,为什么要去防空洞啊啊啊啊!”









Lisabrand

What Happpened(7)


如果你看见了那个男人控制了整个空中的导弹,那么你就该明白用枪射击他会是件多么愚蠢的事……

仅仅是抬起手,Erik就将那些子弹挥向两旁的沙滩...人类啊,收起你惊讶的表情吧,这些,对于一个磁控者来说,难道会比打个响指更费劲吗?

-----------------------------------

“啊......”

时间是在Erik转过头的那一刻变慢的:

一颗子弹,正沿着改变后的轨迹,径直向那个人飞去-- 一点,又一点地靠近,并最终没入了那个可怜人的身体......

为什么...他会没能阻止得了这么慢的东西呢?

为什么...这样一个东西上会沾上那个人的血迹呢?

为什么...那双蓝色的眼睛里会噙满泪水?

他做了什...


如果你看见了那个男人控制了整个空中的导弹,那么你就该明白用枪射击他会是件多么愚蠢的事……

仅仅是抬起手,Erik就将那些子弹挥向两旁的沙滩...人类啊,收起你惊讶的表情吧,这些,对于一个磁控者来说,难道会比打个响指更费劲吗?

-----------------------------------

“啊......”

时间是在Erik转过头的那一刻变慢的:

一颗子弹,正沿着改变后的轨迹,径直向那个人飞去-- 一点,又一点地靠近,并最终没入了那个可怜人的身体......


为什么...他会没能阻止得了这么慢的东西呢?

为什么...这样一个东西上会沾上那个人的血迹呢?

为什么...那双蓝色的眼睛里会噙满泪水?

他做了什么?


【子弹、鲜血、泪水......】

Erik觉得身边的金属开始莫名的躁动、扭曲,似乎在酝酿着一场即将来临的风暴……

【Erik,Calm Your Mind!】

躁动突然减缓了.....

Erik发现自己依旧待在在那片该死的沙滩上,但这次他的四周并没有军舰,没有残骸,也没有Charles......

【Charles!Where Are You?!】
......
【I'm all right,Erik,I'm ...】
【Let me see you,Charles,LET ME SEE YOU!】
......
【I believe it is unnecessary,my friend.】
......
【Goodbye,Erik .】

【Charles?】

【CHARLES!】

Erik猛的坐了起来,开始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下一刻,枕头边的硬币就飘了起来,朝着房间角落的阴影飞去,却又在靠近目标时无力地坠落......

“啪”

“Mystique...”
-----------------------------------

Raven从不否认自己曾对Erik有过那么一点的迷恋,但是那晚过后,这种迷恋就变成了纯然的欣赏与感激......

她敬佩他的强大,欣赏他的毫不躲闪,感激他让自己明白什么是Mutant and Proud……

但这些,只有在他是Magneto,而她是Mystique的时候,才会有绝对的束缚力,以保证她对他是全然的忠心......

而现在,作为Raven,她只想揍翻那个叫作Erik的混蛋……

Raven走进Erik房间的时候,Erik 大概正在做着什么不太好的梦— 房间里所有的金属都或多或少地处于一种扭曲的状态。

Raven很难说出她看见Erik在梦中痛苦的时候,心中是什么样的感觉。但是,至少,她感受到了一丝报复的快意……

“CHARLES!”

她看见Erik近乎惊恐的惊醒,却在下一刻把那枚硬币掷向了她......

Oh,Erik,来吧,有什么是你不敢的呢?

“啪” 硬币在她的面前坠落了

“Whatever you want to do,Never Do That Again,mystique.”

“See him,Erik,go and see him”

“......Who?”

“The Man You Have Just Met
In Your Dream.”

“ ... Is he alright?”

“I don't know,Erik. Go and find your answer!”

Erik停住了,他在对方的反常中,有了一丝不详的预感……

他跳下了床,捞过一旁的头盔,准备去叫醒睡在隔壁的Azazel……
“放下那个蠢爆了头盔,没人要进入你那要命的脑袋”
Erik盯着她...

“相信我,他就是脑你去跳海,你也没资格说一个不字……”

Raven离开了,留下Erik一个人站在刚才的阴影里......

不管是出于关心员工,还是别的什么理由,Erik最终都没有叫醒Azazel,而是选择了最正常的出行方式赶往温彻斯特。
——————————————————
【我早该回来看看了】Erik站在Charles门前想到。

一切都还是原来的样子,他几乎要看到Charles从房间探出头,邀请他去书房下一盘棋......

然而,当他透过那扇没关紧的门,向里看时,

  ......


【Raven,你错了,他不该脑我去跳海,他该自己给我一枪】





Lisabrand

What Happened (2)


两周后
当Charles终于从医院离开,回到温彻斯特的时候,他发现宅子里可不只是多了一部电梯,还多了许多平缓的坡道和一些温馨的装饰,尤其是那条写着“欢迎教授回家”的横幅,在这个富有古典气息的屋中显得尤为突出......
即使是知道自己此生都只能困在这个轮椅上的时候,Charles Xavier也没有流过一滴眼泪。
可现在,当Hank、Alex、Sean站在屋外,清清楚楚地表达欢迎他回家的意愿时,他觉得自己的眼眶几乎有些发烫。

“Hey,教授,你看起来不太好啊,要我给你唱首歌吗?”

Charles发誓他看到了Alex和Hank立刻僵硬了的表情和身躯,以及两人在脑中拼出的大写的“NO”

Charles扬起了嘴...


两周后
当Charles终于从医院离开,回到温彻斯特的时候,他发现宅子里可不只是多了一部电梯,还多了许多平缓的坡道和一些温馨的装饰,尤其是那条写着“欢迎教授回家”的横幅,在这个富有古典气息的屋中显得尤为突出......
即使是知道自己此生都只能困在这个轮椅上的时候,Charles Xavier也没有流过一滴眼泪。
可现在,当Hank、Alex、Sean站在屋外,清清楚楚地表达欢迎他回家的意愿时,他觉得自己的眼眶几乎有些发烫。

“Hey,教授,你看起来不太好啊,要我给你唱首歌吗?”

Charles发誓他看到了Alex和Hank立刻僵硬了的表情和身躯,以及两人在脑中拼出的大写的“NO”

Charles扬起了嘴角,拍了拍Sean的手,说了些自己无碍,以及唱歌什么的今天还是不要进行的话,然后再感受到另外两位松了口气的时候,又补充道,今年圣诞或许是个不错的时候。
果然,在Sean咧开一个蠢蠢的笑的同时,Charles“听见”另外两位已经开始在脑海里计划“如何让Sean放弃这个念头”和“如何在圣诞前开发出让Sean暂时失声的药剂”……
Charles 觉得自己嘴角的弧度又大了一点.
虽然他刚才还在为告别Moria,并抹去她的记忆而忧伤,但现在看来他并不是一无所有……

Lisabrand

What happened (4)


“Mother,will you be back tonight?”

“I'm sorry,Charles. I still got a lot of work to do. What's up?”

“...Nothing,just asking...Goodbye,mother.”

“Goodbye,Charles.”

Charles不是没有想过,她会忘记自己的生日。甚至说,如果她记得,Charles觉得自己才应该感到惊讶。但,他还是愿意在每一年,做出一个小小的尝试。

万一...万一有一次她记得呢?

“Charles,”Charles感觉有人拽了拽他的衣角,回过头,就看见Raven正一脸担忧的看着他。

“...


“Mother,will you be back tonight?”

“I'm sorry,Charles. I still got a lot of work to do. What's up?”

“...Nothing,just asking...Goodbye,mother.”

“Goodbye,Charles.”

Charles不是没有想过,她会忘记自己的生日。甚至说,如果她记得,Charles觉得自己才应该感到惊讶。但,他还是愿意在每一年,做出一个小小的尝试。

万一...万一有一次她记得呢?

“Charles,”Charles感觉有人拽了拽他的衣角,回过头,就看见Raven正一脸担忧的看着他。

“没事,Raven. 我都习惯了。”

Raven抿了抿嘴,突然跳起来,从烤箱里端出了一个...一个...额,这是蛋糕吗?

“生日快乐,Charles!这是我自己做的哟~”

我当然能看出来是你做的,哪家店是想要倒闭,才会卖...Oh,Raven~

或许是Raven期待的情绪太过强烈,Charles无意中读到了她脑中的几个画面:

厨房里手忙脚乱的Raven,在尝试了几次后,总算把自己弄的全身都是面粉,直到打了个喷嚏后,才显出一点原来的肤色;房间里潜心研究食谱的Raven,正一边拿笔在纸上记着什么,一边吐槽这比Charles留给她的数学题还难;踮着脚,专心捣鼓烤箱的Raven,在不小心把自己给烫伤之后,忍住痛呼,悄悄给自己上了药。然后在接下来的一周里,Raven都一直保持着蓝色来掩饰自己的伤口 ......


Charles抿了抿嘴,走上前,轻轻抱住了Raven。



Raven表示自己有点懵。

明明Charles刚还是一脸吐槽加弹幕的看着她啊。
老实说,她都准备回击了,咋突然就转了温情路线?

不过,Charles喜欢就好。

Raven咧开嘴,满足的回抱了他。






“Charles...”
“嗯?”
“你其实是为了逃避吃蛋糕吧?”
“......”
“Charles?”
“......Shut Up,Raven……”
“+_+”





当晚,已经准备入睡的Charles,突然觉得有人坐在了他的床头。
Charles转过去,发现他妈妈正温柔地看着他,手里还端了一杯---热可可
好吧,看来是“妈妈”了。
他清了清嗓子,告诫道:
“我说了,Raven,这不好玩……”

“Charles,”
Raven打断了他,把手里的热可可递了过去,轻声道:“就一个晚上,Charles,把我当成你妈妈。你爱她啊,这是你应得的。”
......
“行了,喝吧,Sweety。今晚妈妈抱着你睡,嗯?”
......
Charles没理她,只是接过那杯可可,大口喝完后,就转过身子,睡了。

额......我说,这是同意了,还是没同意啊?
算了,管他呢,Raven拉开被子,也躺了上去。 又过了一会儿,她伸出手抱住了背对着她的Charles。

“Hey,Sweety,你还在生妈妈的气吗?”

Charles没有吭声。

大约僵持了五六分钟,Raven觉得自己或许真的惹恼他了。可是,正当她要把手抽回来的时候,一滴温热液体掉到了她的手上,一滴,然后,又是一滴......
Oh,Charles......

Raven紧了紧抱着他的手臂,近乎叹息的说道:“Good night,Charles...”

......

“Good night...mother…”



“教授,教授?”


Charles眯了下眼,有些不适应房内的光线,然后他就看见Hank正站在他的床边,一脸忧心。

Well,刚睡醒的Charles表示自己还不太明白,对方这股忧虑从何而来。


但随即一侧脸,枕头的一阵冰凉就让Charles明白了原因。不过,也就是说,Hank,进来的时候,自己是在梦里哭吗?!


“额,Hank,我说,别这样看着我,我没做噩梦,我只是......梦见Raven 了。”


Hank僵了一下,随即又若无其事地点了点头,表示早饭已经做好了,以及,如果有什么要帮忙的,可以尽管叫他,他就待在门外。

接着,Hank便转身离开了。


好吧,看来,他这个妹妹还是把人家小伙给伤到了啊,啧~


说起来,Charles已经很久没有想起或梦到过自己的童年了。毕竟他的童年,在认识Raven之后,就好过了很多。那晚以后,Charles也就再没有在生日那天给母亲打过电话了。反正Raven 也总能想出把他的生日过出花的方法。


Raven曾不止一次的感叹,她上辈子是积了多少德,才能让她这辈子遇见一个Charles Xavier,还成了对方视如珍宝的妹妹。

却不知,Charles也曾在心中不止一次的感激Raven为他的童年带来的些许阳光......


早餐时,Alex和Sean明显觉得气氛不大对,特别是Hank那个家伙。


“Hank,Hank?”

看着脸上写着“我很专注,我在吃早餐”,实际却不知在哪神游的Hank,Alex直接从桌底下给了他一脚,以示提醒。

“Oh,Alex,What Are...嗯?啊,教授,您说什么?”

“没什么,Hank,我只是想用下Cerebro.”

“噢好,没问题,Cerebro……Cerebro!不行,教授,您不能用。”

Charles撇了撇嘴,啧,还以为能糊弄过不在状态的Hank呢……

“Erik对你大脑造成的损伤太大,您也远没有完全康复,所以现在以及未来的一段时间里,你都不能用Cerebro,教授”

......

“Sean,你的歌练的怎么样了?”

“很好,教授,但我也不会同意的。”

......

“Alex?”这可是一向最爱跟Hank唱反调的了.....

“我支持Hank说的,您不能用。”

......

“如果,我说这是我的圣诞愿望呢?”

三人一僵

“我五岁以后就没有提过圣诞愿望了...”

看着三个人满脸“我不听”的表情,Charles忧伤地眨了眨眼睛……

【Oh,该死的,别眨!!!】

“听到”三人脑内异常同步的呼喊,Charles抑制住嘴角上扬的冲动,愈发委屈地看着他们......

【别这样啊,教授,你出事那天都没哭,现在摆什么委屈啊!

都说了啊,别眨眼!

卧槽,他这是要哭了吗?!

......

咳,教授,你赢了...】


“好吧,不过要限时...”

“成交!”

终于可以摆出微笑的Charles,在三个人“你这是犯规”的表情指控里,愉快地喝了口手边的咖啡,


果然,今天的咖啡也很好喝啊^_^~








Lewvan

第二波组图,图源自己。

Erik在战争结束后离开了奥斯维辛,离开了曾经令他的夜晚布满噩梦与哭嚎的地狱,离开了仇恨诞生的实验室,在世界各地追捕旧日仇人。

而Charles从牛津毕业后,生活步入正轨,写论文 旅行 研究基因工程与心理 研究人类与未来。

他们还不知道自己的命运将会在不远的将来发生足以改变世界的转折。

第二波组图,图源自己。

Erik在战争结束后离开了奥斯维辛,离开了曾经令他的夜晚布满噩梦与哭嚎的地狱,离开了仇恨诞生的实验室,在世界各地追捕旧日仇人。

而Charles从牛津毕业后,生活步入正轨,写论文 旅行 研究基因工程与心理 研究人类与未来。

他们还不知道自己的命运将会在不远的将来发生足以改变世界的转折。

Lisabrand

What Happened (5)


【Cerebro】

Charles在心里默念着这个单词

他依旧记得,记得自己第一次见到这个机器时发生的一切:Hank羞涩但骄傲的向大家介绍着他的心血,Reven则在一旁好奇地打量着Cerebro和它的创造者……当然了,还有可恶的Erik,悄悄地在他向Hank强调“Don't touch my hair”的时候,露出讨厌的微笑......

Charles一遍,又一遍地抚摸着那个头盔,仿佛这样就能触到当时那份热情与快乐的余温……

“教授,可以开始了。不过,我们先说好,在你康复之前,只会有这一次,并且我会在在30分钟后终止这次活动。”Hank严肃地盯着Charles,以表示他的绝不妥协。

深知耍赖这招在绝对原...


【Cerebro】

Charles在心里默念着这个单词

他依旧记得,记得自己第一次见到这个机器时发生的一切:Hank羞涩但骄傲的向大家介绍着他的心血,Reven则在一旁好奇地打量着Cerebro和它的创造者……当然了,还有可恶的Erik,悄悄地在他向Hank强调“Don't touch my hair”的时候,露出讨厌的微笑......



Charles一遍,又一遍地抚摸着那个头盔,仿佛这样就能触到当时那份热情与快乐的余温……



“教授,可以开始了。不过,我们先说好,在你康复之前,只会有这一次,并且我会在在30分钟后终止这次活动。”Hank严肃地盯着Charles,以表示他的绝不妥协。

深知耍赖这招在绝对原则并无作用的Charles,这一次,终于乖乖地点了头。


Cerebro启动了。

Charles觉得自己再次感受到了第一次试行时的兴奋与畅快。有那么一刻,他几乎要为自己又一次回到主场而露出喜悦的微笑。

要知道,在这里,他可不会受到任何来自双腿的束缚。

他可以进入任何人的脑袋,通过他们,来观察和感受这个世界:他可以听到泰晤士河畔响亮的钟声,可以看到布鲁塞尔湛蓝明净的天空,还可以坐在西柏林的一个酒吧里,来上一杯正宗的德国黑啤……

可是,事情总会出现例外。即使作为世界上最强的心灵感应者,Charles Xavier,也无法进到Reven Xavier或者Erik lehnsherr的脑袋(不管他带没带那个丑不拉几的头盔)

好吧,准确来说,他不是不能,也不是不想,而是......不敢......

鉴于之前发生的一切,他有些害怕,害怕自己会从这两个人心里,听到什么类似“Charles,Stay Out Of My Head”的言语......

所以,何必...何必要打破彼此的界限呢?

他只要,只要通过别人来看看他们就好了...小心一点儿,他们不会知道的...

-----------------------------------------------

第一个被他发现的是Reven。

Charles很快地切进了一个路人的意识。
借助那个人的眼睛,他看见了他可爱的妹妹正从一个书架抽出一本书,但随即又在柜台附近,犹豫不决...

啊,那个,《The Once and Future King》的精装本

老实说,他原来也有过一本一样的。那不仅是Charles最爱的一部文学作品,也是 Reven在Charles写出那些“可怕”论文之前,最爱的睡前读物 ......
只是,那本书在他们搬到牛津之后,就再也没有找到过。Charles也一度为此而感到深深的惋惜……

不过,看见Reven终于下定决心走向柜台,并要求包上那个富有圣诞气息的包装时,Charles觉得自己不久就可以再次重温这部作品了。只是,他或许该在床头挂个大点儿的圣诞袜......

在一连切换了几个路人的意识之后,Charles看见Reven走进了一个三层楼的公寓。这儿,大概就是Erik他们聚集的地方了。可是,他还能切到谁的意识里去呢?

......

等等,这个是......看杂志的Azazel…啊哈,堪称Perfect的观察对象~


于是,Charles就在这位红皮肤朋友的帮助下,看着自己的妹妹,转身进了...厨房...做饭......Oh,Reven,你哥哥我咋不知道你有这么贤惠?!

“Azazel,别以为你有本破杂志挡着,我就不知道你在看我,你是对今天的晚餐有什么意见吗?”

额,这个,怎么答,鬼知道,恶魔平常是什么画风?

Reven走过来,抽走了他手里的杂志,然后弯下腰,威胁地看着他......

该死的,他得做点什么,眨眨眼或者动下手,这样傻愣着太假了……

“Azazel,你最好......Azazel?”

......

“Charles”

Charles扯掉了头盔

“For God's Sake!教授!我以为你该记得要跟我打个招呼,让我关掉机器之后,再卸下头盔,你知道强行断线,对你的伤害有多大吗?!”

“Hank,”Charles打断了他的话,“我很抱歉,但麻烦你,我想回我的房间了”

Hank停住了,Charles能感觉到对方正在打量自己......
“你还好吗,教授?”
“我很...”
“拜托,教授!千万别说什么你很好的话了!是我设计的这玩意,我非常清楚你现在好不了!”
“我说,别吵!Hank!我现在只想回去!回去,你明白吗?!所以麻烦你,要么闭嘴让我过去,要么过来帮我一把,让我快点回到我该死的房间里,好吗!”

......

“抱歉,Hank,我只是...声音太大,会让我头疼....我不是...我...我真的非常抱歉...”

“没事。没事的,教授”Hank走过来,推着Charles的轮椅,向他的房间走去,“真的,我是说,我能理解。但是明天,明天如果你还有什么不适的话,请务必要告诉我......还有,教授别攥着手了,我都看见了。”

“哦...当然,当然.....”Charles松开了手,感受着它们在自己膝盖上不自觉地轻颤,当然,还有随之而来的一阵天昏地暗的晕眩......

终于挨到自己房间的Charles,几乎是立刻就把自己扔进了柔软的大床里。但是,这并不能缓解从他后脑勺传来的一阵又一阵的钝痛,以及他几乎要从心里溢出来的挫败感。

他今天,真的是......太怂了……

他甚至都没有跟Reven好好地打个招呼,也没来得及去看一眼Erik(哪怕一眼也好)……他居然......居然真的就这么跑掉了.....

【Shame on you,Charles Xavier!】

而且最过分的是,他还伤害了Hank,伤害了少数愿意留在自己身边的人.....

【Charles Xavier,你迟早会把身边的人赶光......】

重重地闭上双眼,Charles开始放任眩晕和疼痛来占领自己的大脑,直至,他再次无力的,迷失在自己的睡梦之中……

“去他的圣诞愿望......”他喃喃道






Lewvan

用以前的图凑数吧,一张相遇之前的Charles 一张相遇之前的Erik,一张地狱火俱乐部(突然想去找一些Emma的图),还有一张小万老万的交叉图(我个人很喜欢这一张的颜色)

图源第一战,自拼。

用以前的图凑数吧,一张相遇之前的Charles 一张相遇之前的Erik,一张地狱火俱乐部(突然想去找一些Emma的图),还有一张小万老万的交叉图(我个人很喜欢这一张的颜色)

图源第一战,自拼。

森林与月

丢一丢过去的摸鱼

拟猫~

丢一丢过去的摸鱼

拟猫~

Lisabrand

What Happened(10)


【一周了……】

比昨天更早地在梦中惊醒的Charles,此刻正望着窗外的黑暗静静的出神......

这一切是正是从一周前开始的......

那是新年的第一天,正在书房里等着跟Erik下棋的Charles,透过窗户,在庭院里看见了他已忘却了许久的景象—— 一道“转瞬即逝”的红影

【Azazel……】

Charles不太清楚恶魔的来意是什么,但接下来Erik接连的溃败已经足以说明那不是件好事……

这是自圣诞节以来,他们陷入的第一次沉默:谁也不想开口,谁也不想当第一个触发雷区的人,所以最好的办法莫过于装作不知道,给予彼此一点属于私人的空间......

但这又能维持多久呢?Charles觉得自己开始焦躁了:圣诞节过...


【一周了……】

比昨天更早地在梦中惊醒的Charles,此刻正望着窗外的黑暗静静的出神......


这一切是正是从一周前开始的......

那是新年的第一天,正在书房里等着跟Erik下棋的Charles,透过窗户,在庭院里看见了他已忘却了许久的景象—— 一道“转瞬即逝”的红影

【Azazel……】

Charles不太清楚恶魔的来意是什么,但接下来Erik接连的溃败已经足以说明那不是件好事……

这是自圣诞节以来,他们陷入的第一次沉默:谁也不想开口,谁也不想当第一个触发雷区的人,所以最好的办法莫过于装作不知道,给予彼此一点属于私人的空间......

但这又能维持多久呢?Charles觉得自己开始焦躁了:圣诞节过了,新年也过了,他这双腿换来的愧疚到底还能留住Erik多久?

古巴一役,他珍爱的两个人,在他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消失不见,连个背影都未曾留下。

这一次,他们又准备在哪个他猝不及防的时刻,离他而去?



每一天,当他从梦中惊醒时,窗外那片黑暗就是他度过接下来几个小时的唯一消遣。

他在等,等待那个总在特定时候出现的脚步声,再次在走廊响起.....然后,他就可以迅速躺回被窝,默默扮演起那个有着强烈起床气的赖床者

在终于听够了Erik温柔的劝慰之后,
Charles会起身,和他的朋友一起到楼下的饭厅用餐。并在终于捕捉到Raven的身影的时候,暂且放下心中的石头......



他迟早会在某个等待审判的早晨疯掉,但他依旧愿意付出一切去换来等待审判的机会……



“Charles,愿意陪我出去走走吗?”
“......我还有些书没看完,也许下次吧?”

......

“我没有在准备跟你告别,所以,”Erik拿走了对方半个小时都没有翻过一页的书,“求你,陪我出去走走吧”

......

“好”



【今年冬天并没有想象的那样冷】戴着Erik的围巾的Charles这样想到。

察觉到对方并不急于开口,Charles放任自己把脸埋进了仍旧带着对方体温的柔软布料里面......

......

“Charles,我不知道你看到了什么,但也许你能告诉我你连续一周的失眠是怎么回事。”

“你...知道?”

“虽然有着一墙之隔,但作为一个同样清醒的难以入眠的人来说,你惊醒时的惊呼和每次我走近时,才突然躺下的声音已经足以说明一切。”

“也就是说,我们互相演了一整周的戏,这真是......”

“Charles,”Erik打断了他,“我无法向你做出任何的保证,但我确实爱着你,所以求你,别再用折磨自己来折磨我”

Charles没有吭声,只是自己摇着轮椅向屋里走去。

“不要在任何情况下不告而别,不管是你还是Raven,都不能这样对我。还有,”Charles顿了一下,“我也爱你,Erik”


立在原地的人终于露出了一周来的第一个微笑,他赶上前,抱住了他的蓝眼睛天使......




回到屋里时,他们发现Azazel已经坐在了客厅的沙发上。Erik拍了拍快要炸毛的Charles,大踏步的向恶魔走去。


“的确是政府所为,但具体地点仍无法得知。离最早的失踪消息来看,已经快有两周,那些人也许挺不了多久。”

Erik没说话。他沉默着,终于看向了不知何时到了他身后的Charles。

“我...”

“你说过刚才那个不会是一个告别,你说过的。”

“但我...”

“你需要地点,关押那些变种人的准确地点。别这样看着我,我读了Azazel。”

“可...”

“你需要我,Erik,”Charles拽住了对方的衣角,“...也许这一次,we want the same thing……”


......


“好”





Lisabrand

What happened(9)


圣诞节前夕,天上下着大雪,圣诞节时,地就积满了雪。

【有什么会比这个更赞呢?】

Charles一边满足地看着窗外的雪景,一边小心地从挂在床头的特大号
圣诞袜中,拿出那本精装版的永恒之王和一张精美的卡片

【有些人只身前行,却仿佛带着百万雄兵。

圣诞快乐,我亲爱的哥哥

Reven】

他开始相信白色圣诞会给人带来好运了.......

————————————————

当Erik走进来的时候,Charles已经穿戴整齐,静静地望着窗外的什么微笑。

几乎是下意识的,Erik放轻了脚步,从Charles身后望向外面的那番天地:

下了雪的温彻斯特很美。

不论是被茫茫的白色遮住的草坪,还是远处那片“历史悠久”的树林都在此刻...


圣诞节前夕,天上下着大雪,圣诞节时,地就积满了雪。

【有什么会比这个更赞呢?】

Charles一边满足地看着窗外的雪景,一边小心地从挂在床头的特大号
圣诞袜中,拿出那本精装版的永恒之王和一张精美的卡片

【有些人只身前行,却仿佛带着百万雄兵。

圣诞快乐,我亲爱的哥哥

Reven】

他开始相信白色圣诞会给人带来好运了.......

————————————————

当Erik走进来的时候,Charles已经穿戴整齐,静静地望着窗外的什么微笑。

几乎是下意识的,Erik放轻了脚步,从Charles身后望向外面的那番天地:

下了雪的温彻斯特很美。

不论是被茫茫的白色遮住的草坪,还是远处那片“历史悠久”的树林都在此刻显得无比的美丽与平和

好吧,也许平和在今天是算不上了—

作为三个精力充沛的年轻人,Reven、Alex和Sean极好的展示了那份独属于青春的活力—他们先是把手中的雪球砸向化身Beast的Hank,接着又在Beast追过来的时候发出欢快的尖叫(当然这不包括Sean,他在准备尖叫的时候,被一旁的Alex捂住了嘴)

面对明显是在耍他玩儿的一群损友,体力不支的Hank委屈地仰躺在了雪地之上,充耳不闻那些没良心的家伙的呼喊。然而,几乎一眨眼,他就扑倒了那三个悄悄靠近、准备观察情况的人。

雪花继续在空中飞舞,大家在发出几声惊呼之后,一起仰躺在雪地上,放声欢笑……


“我愿意为了这样的一幕,付出任何的代价......”

Erik低下头,意外地在Charles的眼中找到了他所熟悉的光彩——虔诚、温柔又充满希望,那是出事前Charles眼中常有的光亮……

于是那句低沉的回应就这样从他口中溜了出来:

“会有那么一天的......”

Charles没有回答。他笑了笑,向后靠在了Erik怀里,呢喃道:“圣诞快乐,Erik”

Erik紧了紧环住他的臂膀,

“你也一样,Charles”

————————————————

当他们到达客厅时,大家已经换过衣服,开始轮番的用电吹风帮 beast吹毛。
看着毛发再次蓬松起来的Beast逐渐露出了惬意的微笑,Charles想这大概是猫科动物难以磨灭的天性……

“Hey,Charles,我有东西要给你”
Reven把电吹风交给Alex,蹦跳着向他跑来。

“我以为你已经送过我礼物了,亲爱的。”

“那不一样,”Reven眨了眨眼睛,从一旁的圣诞树下拿来了两个袋子,“那个是我送给你的,而这个是大家合送你的~”

“教授,圣诞快乐!”另外三只则在Charles看向他们的时候齐刷刷地表达了他们的节日祝福。

“哦,这真是太贴心了,我的朋友们,不过,谁能告诉我,为什么它要用两个袋子来装?”

Reven挑了挑眉毛,调侃地看着站在后面Erik,“哦,Charles,那是因为其中有一份是属于你身后的Erik的~”

“我?”Erik有些僵硬的,从Reven手中接过标有自己名字的那份,然后在注意到Charles奇怪眼神的时候,打开了那个袋子......

“你们认真的吗?这种蠢蠢的圣诞毛衣难道不是小孩子的专属吗?”

“别抱怨了,Erik,好歹你的上面还是一头可爱的驯鹿,而不是一个一脸蠢相的圣诞老人……”

“Oh,别这样,Charles,我们挑了很久呢,你这样会很伤我们的心的...”

看着四个人如出一辙的摆出委屈的姿态,Charles挑了挑眉毛,
“伙计们,永远,别在一个比你们更精于此道的读心者面前装什么委屈。还有,恕我直言,Alex,你“笑”得太大声了...”

“所以你是打定主意,不会穿着它出席今天的晚餐了,Charles?”

“想也别想,Reven”

“一个约克郡布丁,Charles,你可以比大家多吃一个约克郡布丁...”

“......”

“真的吗?Charles?那么,两个?”

“......”

“我要对你刮目相看了,Charles,不过三个,这是极限了,不行就算...”

“成交”

......

“Mystique,别这样看着我,我不...”

“哦,Magneto,这时候叫我的名号,也不能唤起我身为下属的恭敬之心”

“Erik,”

【别叫我,你这个蠢爆了的英国吃货】

“一个真正的圣诞老人,怎么能没有他的驯鹿先生呢?”

“.....”

【别眨眼!Charles,你不能老用一招!】

......

看着伟大的Magneto是怎样一步步走向妥协的,余下人再次意识到:他们修炼的道路还很漫长……

所以事情就是这样了:蠢蠢的圣诞老人在面瘫的驯鹿先生的陪同下,出席了这场盛大的圣诞晚宴。

看着完全不受四周调侃目光的影响,一心盯着桌上的约克郡布丁的“圣诞老人”,“驯鹿先生”表示自己当初如果拿吃的诱惑他,那么成功的几率至少会在百分之八十以上......

“拜托,Charles,别那么没出息。”
看着自家为了口吃的什么形象都不要的哥哥,Reven突然有种养了个孩子的错觉,“我是说,今晚不是还应该有个什么特殊的节目的吗?Sean,你准备好了么?”

“啊,马上就好~”

灯光被调暗了,Charles也终于收回对美食的注目,转而看向这场表演的主角:

站在房间里唯一被打亮的地方,Sean 穿着一件白色的毛衣,手指轻巧的吉他上撩起一串轻快的音符。没有平常蠢蠢的笑容,这时的他竟也难得的有了点专注的气质。直觉告诉Charles,Sean在等一个首肯,但他不太明白,那应该来自于谁……

无意间,他回了下头,发现Erik对着某处轻轻地点了点头,下一刻,房间里就响起了一个略显青涩的青年嗓音:

“Je nous vois dans Candy Street

在糖果街的街角撞见你

Tu m'appelerais Sweetie

你唤了我一声 甜心

Poupée de miel qui fond quand tu appelles

那一刻 背景都化作了蜂蜜做的娃娃

Dorée au point qu'tu br?les pour elle

当你为她而燃烧那刻 洋溢着金色的光芒

Tu serais mon mystère glacé

你是我的水晶之谜

Beau à croquer, à réchauffer

小口咀嚼 还是慢慢回暖都好

Mon chocolat, ma boule de gomme

你是我的巧克力 还是口香糖

Moi qui n'avais faim de personne

而我啊 从不曾饥饿过

Si j'en avais mal au c?ur

若我的心将被碾碎

Si tu devais me quitter en douceur

若你要悄悄离开我

Coul'raient mes larmes de caramel

焦糖般的眼泪 静静地流淌

Mes rêves de caramel

还有我那 焦糖般的梦境

So bye bye je me réveille

因此再会 再会吧 我该从白日梦中醒来了
Amère comme la veille

回到从前那般苦涩

Assez grignoté

我的耐心 和你的自由

Ma patience et ta liberté

都一点点被渐渐耗尽

Je n'suis pas ta crêpe

我不再是你的小甜心

Je m'appelle pas Suzette

我有自己的名字Suzette

Bye bye boogie man

再会 再会吧

Je ne sais même pas si tu m'aimes

我甚至不曾知道 你是否爱过我

Dans le fond d'un Irish Coffee

在爱尔兰咖啡馆的尽头

Loin de tes yeux couleur cannelle

你浅褐色的双眸 感觉离我那般遥远

De Margarita en Bloody Mary

还有混了血腥玛丽的 一杯玛格丽塔

Il pleut mes larmes dans les cocktails

我的眼泪 一滴一滴掉在鸡尾酒中

Toi qu'étais mon Blue Lagoon

你曾是我的蓝礁湖

Ma Tequila Sunrise

我的龙舌兰日出(均为鸡尾酒名)

Ma coupe de Champ'pour honeymoon

还有蜜月时的香槟杯

Nous voilà fant?mes of paradise

而现在 我们都是天堂的幽魂

Adieu éclairs et cornes de gazelle

手指饼和羊角包 再会 再会吧

Sucré salé souvent se mèlent

所有的甜蜜和咸涩都交织在一起

J'en pleuré des larmes de caramel

而我焦糖般的眼泪 伴随着所有焦糖般的梦
Tous mes beaux rêves de caramel

一滴滴地落下

“哇,没想到啊,Sean,不赖嘛~”

“我本来以为不弄坏玻璃就是最高期待了,但是伙计,干的漂亮”

“作为一个女性,我得说那些拒绝你的女孩儿太没有眼光了”

“你确定不是‘你喜欢鱼,我也喜欢鱼’这句烂透了的搭讪搞的鬼吗?”

“闭嘴!Alex”

......

有什么比这儿更好的事吗?

与他在意的这些人一起度过一个白色圣诞节;看着所有人在一起欢笑;为这个特殊的日子开几瓶不菲的红酒,然后一起醉倒在房间的一隅,把所有的狼籍留到明天去打扫......

不过,也许被要求限量饮酒的好处之一,就是他能和同样清醒着的Erik单独度过这个节日剩余的时光……

“我不知道Sean居然还会说法语”
Charles在Erik送他回房间的途中问道。

“他就是个半吊子,不过光是应付这首歌的歌词还不算太难”

“得了吧,Erik,别一脸嫌弃的样子,你为你的学生而感到骄傲”

“也许吧,Charles,也许你是对的”

“这可真难得,”看着Erik把自己轻柔地把自己抱回床铺,Charles突然有了一丝心动,“那么,我有幸听到来自你这位老师的原版歌唱吗?”

Erik顿了一下,帮Charles盖上被子,然后轻轻地坐在了他床头的一角,

“如你所愿,Liebling”

“Je nous vois dans Candy Street
在糖果街的街角撞见你

Tu m'appelerais Sweetie

你唤了我一声 甜心

Poupée de miel qui fond quand tu appelles

那一刻 背景都化作了蜂蜜做的娃娃

Dorée au point qu'tu br?les pour elle

当你为她而燃烧那刻 洋溢着金色的光芒

Tu serais mon mystère glacé

你是我的水晶之谜

Beau à croquer, à réchauffer

小口咀嚼 还是慢慢回暖都好
...... ”

Charles在这阵低沉沙哑的歌声中,迎来了久违的睡意……

“Good night,My dear Reindeer……”

他微笑着,嘟囔着,继而陷入了甜蜜的梦乡……

但是,在他的意识与现实的最后一丝连接中,他收获了一个印在额头上的晚安吻,和一句几乎要消散在月光中的呢喃:

“Good night,My dear Nicholas……”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