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XFC

3071浏览    564参与
G-他说好好做人mua
XFC—狼叔说Go fuck...

XFC—狼叔说Go fuck yourself的真正原因

XFC—狼叔说Go fuck yourself的真正原因

风华无声寂
凡你所爱的,皆会颤抖,皆会闪亮

凡你所爱的,皆会颤抖,皆会闪亮

凡你所爱的,皆会颤抖,皆会闪亮

风华无声寂
这不就是黑帮小夫夫 or FB...

这不就是黑帮小夫夫 or FBI探员au吗!!!

我球球你们演一个!

盖里奇你给我康康他们俩!

(盖里奇:怎么突然cue我?


这不就是黑帮小夫夫 or FBI探员au吗!!!

我球球你们演一个!

盖里奇你给我康康他们俩!

(盖里奇:怎么突然cue我?


Splitwarrior_清

Day18

叉男第一站——初恋的味道

Day18

叉男第一站——初恋的味道

风华无声寂
xfc到底是什么绝美初恋啊!!...

xfc到底是什么绝美初恋啊!!!

xfc到底是什么绝美初恋啊!!!

榛子巧克力味儿

我一人血书大家快去看这篇文吧!!!!

ao3和随缘居应该都有

名称:

The stars incline us, they do not bind us 星辰相吸非相系,如你我

GlacierikeracityPangea

有翻译版!阅读体验很好!很有张力的一部同人,而且所有人的特征都抓的很好,我血书大家去康康吧!!!

图是两段摘录

我一人血书大家快去看这篇文吧!!!!

ao3和随缘居应该都有

名称:

The stars incline us, they do not bind us 星辰相吸非相系,如你我

GlacierikeracityPangea

有翻译版!阅读体验很好!很有张力的一部同人,而且所有人的特征都抓的很好,我血书大家去康康吧!!!

图是两段摘录

半入江风
A precious few...

A precious few days of the past……















A precious few days of the past……

泉少
*泉 *三秒钟EC跨年段子 祝...

*泉

*三秒钟EC跨年段子 祝新年快乐,2019快乐啊

*一句话提及哥嫂 初代x男设定 没什么质量的文段(ノДT)请 打人不要打脸…

*梗源图 


“所以,是我来晚了吗?”

Erik推开门,看着里面满满当当一屋子人,满脸蒙圈。


这是2018的最后一天,他承诺Charles,自己会成为跨年夜的第一个客人带来礼物。

但早出门半个小时 手拎两瓶威士忌的Erik对着一大屋子人 呆滞的像是掉线了的David一般。

白皇后,红魔,魔形女,冲击波,海妖,野兽,天使,初代x战警们一个不差的坐在Charles的桌子旁边笑盈盈的盯着他。


Azazel转头问Emma。

“他怎...

*泉

*三秒钟EC跨年段子 祝新年快乐,2019快乐啊

*一句话提及哥嫂 初代x男设定 没什么质量的文段(ノДT)请 打人不要打脸…

*梗源图 


“所以,是我来晚了吗?”

Erik推开门,看着里面满满当当一屋子人,满脸蒙圈。


这是2018的最后一天,他承诺Charles,自己会成为跨年夜的第一个客人带来礼物。

但早出门半个小时 手拎两瓶威士忌的Erik对着一大屋子人 呆滞的像是掉线了的David一般。

白皇后,红魔,魔形女,冲击波,海妖,野兽,天使,初代x战警们一个不差的坐在Charles的桌子旁边笑盈盈的盯着他。


Azazel转头问Emma。

“他怎么了?一脸被天启踩到了脚一样的表情。”

Emma忍着笑摆了摆手。


“所以今年的Erik又看错了时间是吗?”

Sean小声问Alex。

“看样子是的。”Alex回答,“我必须说,他是个守时的德国男人,但他的表并不。”


“噢Erik。”

Charles笑着摇摇头

“虽然你的表晚了一个小时,因为现在已经凌晨一点整了,”


Erik脸上飞速闪过一丝尴尬,他低头看了看该死的表,上面的的确确写着十二点,


“但我不得不说,你的确是第一个客人,第一个迈进我心里的客人啊。”

Charles抿了抿嘴,摇摇晃晃的举起酒杯。


这个时候Erik脸上又飞过一丝红云。


因为所有人嬉笑着举杯,是其乐融融的和平,再也没有离别和战争了。又因为Charles的蓝眼睛在橘黄色灯光下衬的好看。

Sedimikrasky

【EC】A Rainy Night(时代向庄园AU,少爷/家庭医生)(四)


兄妹二人懒得点燃烛台,索性摸黑走在城堡二楼的走廊上,快要经过拐角的时候却听见有人在说话。他俩默契的一同转身躲在了拐角的暗处,这让艾瑞克忍不住扬起了嘴角,他猜想自己的妹妹此刻也在暗暗的笑着。
“我也不知道。”
    艾瑞克认出这是查尔斯的声音,而现在这种只能听见查尔斯声音的情况让对方语调中的疲惫与困乏显得更为突出。
“你和艾瑞克以前的关系不是很好吗,他没告诉你?”
然后响起的是肖的声音。
艾瑞克不得不承认自己不是特别喜欢肖,尽管同对方的接触很少,但他仍旧对肖的印象不太好。他有些疑惑,难道在自己不在家的这几年里,查尔斯和肖已经变成了会进行深夜谈话的关系。
“艾瑞克他……他和我闹...


兄妹二人懒得点燃烛台,索性摸黑走在城堡二楼的走廊上,快要经过拐角的时候却听见有人在说话。他俩默契的一同转身躲在了拐角的暗处,这让艾瑞克忍不住扬起了嘴角,他猜想自己的妹妹此刻也在暗暗的笑着。
“我也不知道。”
    艾瑞克认出这是查尔斯的声音,而现在这种只能听见查尔斯声音的情况让对方语调中的疲惫与困乏显得更为突出。
“你和艾瑞克以前的关系不是很好吗,他没告诉你?”
然后响起的是肖的声音。
艾瑞克不得不承认自己不是特别喜欢肖,尽管同对方的接触很少,但他仍旧对肖的印象不太好。他有些疑惑,难道在自己不在家的这几年里,查尔斯和肖已经变成了会进行深夜谈话的关系。
“艾瑞克他……他和我闹了点矛盾。”查尔斯顿了顿,“我自然是希望他能留下,就算他不能一直呆在庄园里,多呆几周也是好的。但我想一旦他处理完兰榭尔夫人的后事,就会很快离开。”
查尔斯说完这句话之后,当场的其余三个人都听到了他发出一阵叹息。
艾瑞克开始觉得胸口有些发闷。
“那你呢,你怎么打算?”
“我没想好。或许我会搬出去,在附近城镇的医院找份差事应该是不难的。”查尔斯看了看自己的手表,但是在这样的昏暗光线下他并不能完全看清具体时间,“抱歉,肖先生。我想我得回夫人的房间去了,我出来的时间已经足够长。谢谢你今天的关心。”
“好吧,我也得回房间陪艾玛休息了。”肖点燃手里的烛台打算转身离开,“也谢谢你,泽维尔先生。”
查尔斯点点头,目送肖离开。他没有点灯,只是一步一步的低头往三楼走,心里似乎在想着什么事情,因此并没有发现躲在拐角的艾瑞克和瑞雯。
等查尔斯离开以后,艾瑞克和瑞雯才从拐角处出来,重新进入走廊往瑞雯的房间去。
两人一路上并没有对刚才听到的内容发表什么意见,只是瑞雯在回到房间后打算关门的时候突然停止了手里的动作,抬头看着艾瑞克的眼睛说了一句:
“查尔斯对你还有感情。”
    她的口气里满是肯定的意味。
艾瑞克冲自己的妹妹点点头示意知道了。
 
艾瑞克心里明白,查尔斯如果不是这么爱他,是不会变成这样的。
他感觉有些难受和悲哀,自己过去认识的那个查尔斯似乎被他伤害得已经不见了。过去的查尔斯会大声的笑,会热情的回应艾瑞克的亲吻,会在晴朗的日子和艾瑞克一起去后院池塘跳水,会带着一副“你只需要相信我”的自信表情把自己上课写的笔记偷偷借给艾瑞克,还在里面夹上老师刚布置的作业的答案。
至于现在的查尔斯,他的灵魂似乎已经脱离自己的身体,像个气球似的飘到了别的地方去。
他的眼神中满是闪躲,举手投足之间都带着卑微、犹豫与不确定。
而造成这一切的原因都是艾瑞克那个私奔的提议。
当初的他明明是为了查尔斯才做出这个提议,最后却因此和对方闹掰,不仅把查尔斯伤害得变了一个人,同时也伤害了艾瑞克自己。
艾瑞克也知道,查尔斯心里一直都有他,在他今晚看到查尔斯的第一眼他就知道。至于他自己呢?他以为自己不再为查尔斯心动,以为自己已经放下了关于查尔斯的一切,把当初的感情封存得很好,但在查尔斯来找他之后,在艾瑞克突然爆发怒气的同时,他发现自己心底的那些爱也逐渐回来了。
爱与恨是相伴的,他想。
艾瑞克开始思考自己是不是一定还要离开这个家,九年前冲动的自己做了一些幼稚的事情,如今的自己是否还有必要延续这种荒唐的承诺?如西西莉亚所说,现在父母都不在了,如果他愿意的话,自己完全可以和查尔斯在家里过上自由的生活。
这时候旁边房间的微弱灯光突然吸引了艾瑞克的注意力,也打断了他的思绪。
 
那是老兰榭尔的书房。
艾瑞克见这间屋子还开着灯,便鬼使神差的走了进去。
第一个映入艾瑞克眼帘的是父亲书房的巨大书柜,城堡里其实有专门的藏书室,但是老兰榭尔仍旧在自己的书房里放置了一个书柜来容纳那些他常用的和钟爱的书籍。小时候的艾瑞克也会在这个书柜里放些自己喜欢的书,因为这个书房较藏书室而言离他的房间更近一些。
艾瑞克看看四周,花瓶里没有插花,说明这个地方没有经常打扫,平时大概没什么人来。他低头随手在书桌上用手指划了一下,意料之中的看见指头上沾了一层薄灰。
与此同时,艾瑞克瞥见书桌上放了一封信。
封面的字迹他再熟悉不过,那是查尔斯的字。
查尔斯写给父亲的信?
艾瑞克想,自己不应该随意偷看他人的信件,但他又安慰自己这是查尔斯写给自己父亲的信,而父亲已经去世,那么自己看看也没有什么关系。
总之,他打开了那封信。
这封信大概是查尔斯在出走前的某一个晚上写的,内容其实很简单,就是为自己的离开道歉。
艾瑞克觉得有些疑惑,这说明查尔斯那时是决定好了要走的。
为什么自己后来却没能在车站等到对方呢?
他一手撑着书桌,一手拿着信纸,同时侧过头又看了看书桌上是否还有别的东西可以调查。然后便在桌上的一本小说下面发现了另外一封信,看字迹是老兰榭尔写的。
艾瑞克迫不及待的打开了它。
尽管他丝毫没注意到这两封放在积灰书桌上的信件为什么是如此的一尘不染,也没注意到这间不太有人光临的书房为什么深夜还开着灯,却空无一人。

-
快结束啦。
预祝大家元旦快乐嘿;-)

Sedimikrasky

【EC】A Rainy Night(时代向庄园AU,少爷/家庭医生)(三)


艾瑞克醒的时候,外面的雨下得比之前更大了。
他知道自己有些择床,所以对于自己半夜醒来这件事并不感到惊异。不论是当初刚到大学宿舍还是后来搬去伦敦,他都花了好些日子才终于获得了稳定良好的睡眠。艾瑞克只是觉得有些好笑,毕竟他现在躺的地方,这栋建筑,是他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从小长大的地方。
艾瑞克看了一眼时间,两点一十七。
 
他想他可以去楼下找点吃的。
 
从二楼下到一楼的时候,艾瑞克吃惊的发现休息室竟然有灯光,他小心翼翼的走过去,想不出来肖,艾玛或者西西莉亚是否有大半夜去休息室呆着的习惯,而查尔斯,现在大概是在艾瑞克母亲的房间里。
然后他走到休息室门口,看到一个金色的毛茸茸的脑袋从沙发靠背上露...


艾瑞克醒的时候,外面的雨下得比之前更大了。
他知道自己有些择床,所以对于自己半夜醒来这件事并不感到惊异。不论是当初刚到大学宿舍还是后来搬去伦敦,他都花了好些日子才终于获得了稳定良好的睡眠。艾瑞克只是觉得有些好笑,毕竟他现在躺的地方,这栋建筑,是他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从小长大的地方。
艾瑞克看了一眼时间,两点一十七。
 
他想他可以去楼下找点吃的。
 
从二楼下到一楼的时候,艾瑞克吃惊的发现休息室竟然有灯光,他小心翼翼的走过去,想不出来肖,艾玛或者西西莉亚是否有大半夜去休息室呆着的习惯,而查尔斯,现在大概是在艾瑞克母亲的房间里。
然后他走到休息室门口,看到一个金色的毛茸茸的脑袋从沙发靠背上露出来。
"瑞雯?"
女孩闻言后迅速的转过头来,脸上是受到了惊吓的表情。
"我的老天!你吓到我了。"看清来人后女孩显然松了一口气。
"幸好不是艾玛或者西西莉亚,否则我该被骂了。"她上下打量一圈艾瑞克,"你来这里干什么。要来点吗?曲奇饼。"
女孩说着便指指桌上那个装满曲奇的精美盘子。
我怎么会忘了她?我最小的妹妹。艾瑞克在心中笑话自己。这个女孩儿从小就喜欢半夜爬起来偷吃东西,而自己有时候也会和她一起。当年西西莉亚甚至曾为此去跟父母抱怨过,因为那时她和瑞雯还没有分房睡。
"谢谢你。"艾瑞克忍不住露出微笑,他走过去和瑞雯坐在一张沙发上,拿起一块曲奇饼丢进嘴里,"我睡不着,所以想下楼找点吃的打发时间。"
瑞雯瞥了艾瑞克一眼,然后曲起自己的双腿,把身体往旁边挪了挪,似乎是想跟艾瑞克划开距离。
"还是生我的气?"艾瑞克笑着摇头,他脱下自己刚刚离开房间时穿上的羊绒外套,搭在瑞雯只着了一件真丝睡衣的肩上,"今晚下着雨,你不应该穿这么少跑出来。"
"吃着东西不会冷的。"瑞雯不服气的嘀咕了一声,但是她并没有把兄长搭在自己肩头的衣服拿开。
艾瑞克不说话了,他只是一边笑着一边又拿起几块曲奇饼。
两个人都陷入沉默,回荡在空气中的只有曲奇饼的香味和他们咬碎曲奇饼时发出的清脆响声。
直到盘子里只剩最后一块曲奇饼,艾瑞克笑着拿起它,然后在瑞雯期盼的视线下把曲奇饼递到妹妹的面前。瑞雯接过曲奇,小小的咬下一块。
艾瑞克用桌上的纸巾擦擦手,起身到旁边的柜子上拿起水壶,倒了两杯水。他再次坐到沙发上,把手里的其中一杯递给瑞雯。
瑞雯轻轻的接过,喝了几口之后便把杯子放在曲起的腿上,用手捂住杯身。
艾瑞克只是静静的坐着。说实在的,他也有些忍不住在心中感叹着自己最小的姐妹竟然都已经这么大了,正处在生命中最美好的时候。他想起自己跟查尔斯就是在这个年纪第一次亲吻,对方嘴唇的柔软触感……
突然涌上心头的少时记忆让艾瑞克有些惊讶,与此同时,瑞雯开口打破了他们之间的沉默。
"……你仍然打算离开?"她盯着杯子上冒出的一缕缕水蒸气。
"你想我离开吗?"
"我……我讨厌你。"短暂的停顿后,她又加了一句,"不过……我不知道。"
然后她叹口气,抬起右手把自己的几丝碎发别到耳后。
"但我怎么想,又有什么关系。对你来说,我并没有什么份量,不是吗?"她的右手转而揉捻起裙角,"当初你打算和查尔斯私奔的时候,又想到了我,想到了母亲,想到了艾玛吗?西西莉亚倒是不用在意,她一定已经跟你表态是支持你们的。你们三人的关系总是那么好。"

"等等。你知道我和查尔斯……?"艾瑞克一下没反应过来。
"你跟查尔斯有一次在书房接吻,我看到了。我当时原本是在看书,就在那个书架和窗户夹角的地方,坐在那里很安静,转过头还可以看看窗外花园的风景。那个地方还是查尔斯告诉我的,他说那是他的秘密天地,不过后来他长大了钻不进去,所以决定让给我。"
"我的老天,对不起,瑞雯。"艾瑞克把手中的杯子放在茶几上,他不敢想象年幼的瑞雯看见自己的两个哥哥接吻会是什么反应。
"别担心,当时我太小,我只是以为你们两个……中了西方女巫*的巫术……"瑞雯喝了口水,"直到后来你把我拉到花园里说了一堆屁话,第二天就一走了之消失不见,再过了一年多,我才明白你跟查尔斯之间的亲吻意味着什么。"
"我……我不知道除了抱歉,我还能够说些什么。"艾瑞克没想到瑞雯竟然知道这么多。
"没什么需要道歉的。况且你这次道歉之后,等母亲一走,你大概又要离开。"
"瑞雯……"
"先听我把话说完。你一定以为我觉得你抛弃了我,所以生你的气,对吧?"自瑞雯打破沉默之后,她第一次转过头对上艾瑞克的视线,十六岁少女的眼里只是平静,"一开始是这  样的,到后来就不是了。你大概不知道查尔斯后来经历了一些什么。"
"我不想知道。是他选择了抛弃我。"艾瑞克皱起眉头。
"可我还是想告诉你。"瑞雯把头转回去,继续看着自己手里的杯子,"你走之后的那几个月,查尔斯整天魂不守舍,有时在镇上酒吧喝个烂醉才回来,后来还生了一场大病,持续高烧。因为你的关系,父亲对他的态度也变得非常差,一直到父亲四年前去世。你明白父亲的性格的,想想看查尔斯那几年在父亲面前过的都是什么日子。"
“我能猜想到他的日子并不好过,但这更让我感到生气。”艾瑞克抿了抿嘴唇,“他明明已经预知到父亲未来会对自己的态度,却依然决定离开我,留在这该死的地方。”

艾瑞克站起来,再次走向旁边的柜子。他将自己的水杯重新灌满,然后转过来把身体靠在柜子上。一股凉意顺着他的脊椎慢慢往上爬,雨夜的潮湿空气开始侵入艾瑞克的身体。
“你期望他如何做呢?”瑞雯的手指在杯口一圈圈划着,“我说这些也不是想帮查尔斯解释什么,只是希望你不要那么一味的从他身上索求你所以为的正确。你以为那是对他好,但其实是在伤害他。”
艾瑞克明白瑞雯的意思。这么多年时间过去,他想起这件事的时候也并不总是把一切都怪罪在查尔斯身上了。那时候他的意气用事造成了这样两败俱伤的局面,与其说是查尔斯的错,倒不如说是他自己的。来之前艾瑞克做足了心理准备,但一旦面对查尔斯的时候,他的情绪却根本不在自己的控制之下。
他忍不住叹口气,心中莫名涌起一股想要大笑的荒唐冲动。
“你一定觉得我很可笑吧。”艾瑞克看一眼瑞雯,对方的金色长发披散在睡衣上,看起来还是个小孩的样子,心里其实已经清楚很多东西了。
“倒也没有。这毕竟只是我作为一个旁观者的感受,当年的事情我也不完全清楚,又谈什么取笑呢?”瑞雯站起身来深了一个懒腰,艾瑞克的外套掉在沙发椅上,她转过身捡起来整理了一下,然后把它递给艾瑞克,“我想回去休息了,谢谢你的外套。”
艾瑞克想伸出手摸摸瑞雯的脑袋,但是他忍住了。九年的时间间隔,他和这个曾经与自己亲密嬉笑打闹的妹妹之间还是不可避免的产生了一些隔阂。他又突然想起来之前查尔斯离开他房间的时候,对方也看起来有想要拍自己肩膀的冲动,但却没有真正做出什么来。
瑞雯站在休息室门口敲敲门框:“你走吗?”
这使得艾瑞克从自己的思绪中脱离出来,他点点头,然后跟着瑞雯一起走上二楼,他想要先把瑞雯送回房间再回去。

-
*西方女巫是绿野仙踪的梗。

我还有些存货……可以先更新一部分!
电脑无法登录LOF,所以这一章是用手机上传的。如果有格式问题请告知我,非常感谢。
之前停更实在不好意思TT

红茶玫瑰与可可

一个漫威语C群
画风清奇,成员沙雕
你可能会见到上一秒讨论雷二二下一秒讨论蟹黄粥
你可能会见到死侍和交叉骨互相嘴炮顺道打了起来
你可能会见到一分钟前还搂紧小斗蓬的博士失踪了
你可能会见到阿斯加德神王孤单单一神守着彩虹桥
可微白
审核不严
下面许愿墙
———————————————————————
许愿一只大锤
许愿一只寡姐
许愿一只汉克
许愿一只罗根
许愿一只班纳
许愿一只海拉
许愿一只琴
这里是日常想把沙雕挂上金门大桥的C·X
欢迎你们加入

一个漫威语C群
画风清奇,成员沙雕
你可能会见到上一秒讨论雷二二下一秒讨论蟹黄粥
你可能会见到死侍和交叉骨互相嘴炮顺道打了起来
你可能会见到一分钟前还搂紧小斗蓬的博士失踪了
你可能会见到阿斯加德神王孤单单一神守着彩虹桥
可微白
审核不严
下面许愿墙
———————————————————————
许愿一只大锤
许愿一只寡姐
许愿一只汉克
许愿一只罗根
许愿一只班纳
许愿一只海拉
许愿一只琴
这里是日常想把沙雕挂上金门大桥的C·X
欢迎你们加入

Sedimikrasky

【EC】A Rainy Night(时代向庄园AU,少爷/家庭医生)(二)

前文请见:


艾瑞克再次回过神来的时候,西西莉亚已经离开。那只残留在烟灰缸里的烟蒂能够证明刚刚发生的一切的真实性。艾瑞克从床上站起来,走向了浴室。他想他得洗个澡。


当艾瑞克从浴室走出来,他只是简单地在腰间围了一张白色的浴巾。

正低头擦头发的他看见自己面前出现了一双黑色的皮鞋。

那双黑皮鞋他非常的熟悉,毕竟那是对方十八岁那年,艾瑞克花了大价钱送给他的手工定制皮鞋,于是他抬起头看着鞋子的主人:“查尔斯。”

他再一次的让自己的眼中满是疏离。

对方显然没有预料到自己会撞见艾瑞克只围了一张浴巾的情况。

“怎么,你还不好意思吗。十几年前不是早就看过了。”看着对方低下头有些...

前文请见:


艾瑞克再次回过神来的时候,西西莉亚已经离开。那只残留在烟灰缸里的烟蒂能够证明刚刚发生的一切的真实性。艾瑞克从床上站起来,走向了浴室。他想他得洗个澡。

 

当艾瑞克从浴室走出来,他只是简单地在腰间围了一张白色的浴巾。

正低头擦头发的他看见自己面前出现了一双黑色的皮鞋。

那双黑皮鞋他非常的熟悉,毕竟那是对方十八岁那年,艾瑞克花了大价钱送给他的手工定制皮鞋,于是他抬起头看着鞋子的主人:“查尔斯。”

他再一次的让自己的眼中满是疏离。

对方显然没有预料到自己会撞见艾瑞克只围了一张浴巾的情况。

“怎么,你还不好意思吗。十几年前不是早就看过了。”看着对方低下头有些吃惊的模样,艾瑞克觉得有些好笑,"听说你是职业医生了,恭喜你。"

对方闻言,有些无奈的摇摇脑袋,然后他抬起头,尽量平静的说道:“谢谢。我是来……”

“如果是道谢的话,不用了。”艾瑞克俯视着比自己矮了大半个头的查尔斯,“母亲和我的出走并没有太大关系,我应该回来。”

准备了很久的开场白被艾瑞克一下子打断,查尔斯陷入了沉默,但他似乎不打算离开。

艾瑞克看他一眼,然后走到床头拿起自己的衣服,再次掉转回浴室。

很快他再次出来,一边整理着这件虽然很久没被穿过但依旧体贴合身的西服外套上的皱褶。

“你还有什么事吗?”

坐在西西莉亚之前坐过的那张沙发椅上的查尔斯闻声抬起头,冲艾瑞克笑笑,而艾瑞克觉得这笑更令人感觉查尔斯想哭:“事实上并没有……我只是想聊聊。毕竟你离开了这么多年,我想我们有很多可以事可以谈谈。”

“如果是没有意义的闲聊,我想还是算了。”艾瑞克坐到查尔斯旁边的椅子上。他们中间只隔了一张小桌子,那上面放着的是装着西西莉亚刚刚留下的烟蒂的烟灰缸。

“别这样,艾瑞克。你在回避我。”查尔斯侧身注视着他,“这太……太刻意了。”

“那我应该怎样?和你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交谈?我来的时候以为我可以,但我现在得承认的是,我不能。”

“我明白我们之间可能已经完了,但是我作为你曾经的最好的朋友,我想跟你聊聊。”

"你应该知道的是,我们之间已经完了,这不仅仅意味着我们之间的一种感情。"艾瑞克皱起眉头,"我现在看到你,依然能记起当初那种被你背叛的感觉,你明白吗?"

"我不是来找你争论的。"查尔斯看起来有一些焦急但却又无可奈何,他抬起头,"尽管我得声明,那不叫做背叛,我们只是选择了属于自己的道路。"

"属于自己的道路?"艾瑞克忍不住打断他,"我曾以为属于我们的道路是同一条。"

"艾瑞克……"

查尔斯看起来实在是过于憔悴,他想要提高音调却显得有气无力。

艾瑞克明白自己说的话已经有些把对方惹得生气了,但是他是知道查尔斯的,查尔斯从不轻易发火。按道理说,此刻他应该沉默而不是再继续说些什么伤害对方的话,毕竟在这近十年的日子里,艾瑞克早就能理解查尔斯当初没和自己一起离开的原因留下,才是他那时爱的那个少年最可能也最应该会做出的选择。

然而九年未见的两个人一交谈便把话题引到了这上面来,艾瑞克原本按耐在心中的情绪忍不住喷薄而出,理智似乎也悄然溜走了。

"我当时在车站提着行李等了你一整天。第二天我依然去了车站门口,担心你前一天是因为什么事情耽误了所以没有过来。"艾瑞克停顿一下,然后站起来背过查尔斯,转而盯着窗户上拍打的雨珠,他突然有些抗拒与对方进行眼神接触,"而你呢。我在外面裹一条围巾吹着冷风等你的时候,你大概在家里坐在火炉旁边喝着红茶。噢上帝,我他妈的甚至还去了一趟医院,担心你是出了什么意外!"

查尔斯没有说话,他只是安静的看着艾瑞克的背影。

"你说你想谈谈。谈什么?你的生活,还是我的生活,或是现在我们正在谈论的旧事?对于你我的生活,我并没有太大的兴趣。过去的事情,我想说的已经说了,你还想说些什么吗,尽管你知道那已经没有用处。"

艾瑞克等待了一会儿,发现查尔斯并没有接下他的话的意思。所以他转过身来,然后撞上对方一片沉寂的蓝色眼睛。

"原本我是想跟你聊聊这几年的生活。你和西西莉亚一直有联系,我知道的。但我并不敢从她口中去打听些什么……"查尔斯眨眨眼,撑着沙发扶手站起来,"好吧,艾瑞克。那我不打扰了,既然这是你想要的。"

他走近艾瑞克,原本抬手想拍拍对方的肩膀,但最后还是皱眉露出一个尴尬的微笑,然后把手放回身侧,转身离开。

在查尔斯离开并关上门之后,艾瑞克向后躺倒在床上,用自己的手背挡住眼睛,

"该死的……"


-

艾瑞克,一个回家当晚与所有家庭成员轮流battle的男人。

以及这一篇的查尔斯非常“弱”。因为他精神状态不是很好,偶尔想看看这样的查查QUQ希望大家别介意,我只能在AU里这么搞搞他……

Sedimikrasky

【EC】A Rainy Night(时代向庄园AU,少爷/家庭医生)(一)

CP:Erik/Charles

原作:X-MEN : First Class

概述:接到母亲病危通知的艾瑞克回到了他已离开九年的兰榭尔家族庄园,那里有陪伴他度过人生前二十年的所有家庭成员,还有他曾经的情人查尔斯。


这篇文是我好久之前听了《A Single Man》的OST之后激情写作的产物……之前看了EC的下棋片场照后,我又燃起了写文的热情。为了鞭策自己完成它,先把已完成的部分划成几节发出来。

推荐听着这张OST一起看喔。

除了XFC的角色,我还加上了《赎罪》的西西莉亚……莫名的觉得她很适合加进来。


-


这是一个注定漫长的雨夜。

雨水打在梧桐树的叶子上,然后掉落在地...

CP:Erik/Charles

原作:X-MEN : First Class

概述:接到母亲病危通知的艾瑞克回到了他已离开九年的兰榭尔家族庄园,那里有陪伴他度过人生前二十年的所有家庭成员,还有他曾经的情人查尔斯。


这篇文是我好久之前听了《A Single Man》的OST之后激情写作的产物……之前看了EC的下棋片场照后,我又燃起了写文的热情。为了鞭策自己完成它,先把已完成的部分划成几节发出来。

推荐听着这张OST一起看喔。

除了XFC的角色,我还加上了《赎罪》的西西莉亚……莫名的觉得她很适合加进来。


-


这是一个注定漫长的雨夜。

雨水打在梧桐树的叶子上,然后掉落在地面激起行道里的泥沙飞扬。奔驰在道路上的马蹄敲击路面所发出的声音,即使是在这样大的一场雨里也显得极为清晰。

马蹄声一直沿着大路奔到兰榭尔家的庄园里,直到它停止在那栋已经有三四百年历史的城堡面前。

骏马的主人从马上一跃而下,快速的从自己头顶拿下已经湿透的防雨斗篷递给身旁早已手举雨伞在城堡门口等候多时,身着整洁西装的管家。然后在男仆的帮助下,他脱下了自己快被浸湿的呢绒礼服外套。

当他来到门前时,一直在身旁为他撑伞的男仆迅速走到比他稍前一点的地方,用手轻轻推开虚掩着的城堡正门,来自屋子内部的橙黄色灯光一下照在男子的脸上。这种熟悉的感觉让他突然有些精神恍惚,一时间仿佛穿越回九年前那些轻歌曼舞的时光。

 

还是又回到了这里。

男子在心中默默地叹气。

 

“少爷,您的家人们都在三楼。"身边的男仆低声说道,他并不抬起头面对男子,只是用余光判断对方的举动,"在同他们见面之前,我可以陪伴您先去换一身新的衣裳。您的房间我们这几年一直都有在打扫。”

男子摇摇头,解开自己两只手的袖扣并将衬衫袖子挽起,然后整理了一下自己还未完全湿透的灰色马甲,这得归功于那件厚外套:“不用了。我现在就上去。”

他举着灯台走向楼梯的时候环视了一圈周围的布置,和记忆中并没有太大的变化,甚至是那些花瓶里的必须带着新鲜水珠的插花。他明白那是谁的作风。

这就是老宅子,无论外边的世界如何变化,都仍旧固守着从前的一切。

“等等……你说‘所有人’。那么,泽维尔先生也在吗?”走到楼梯转角处,他回过头看向仍站在一楼目送着自己的男仆。

“是的。夫人的病之前一直在由泽维尔先生照料。您离开这里太久,也许不知道泽维尔先生现在已经是位职业医生了。”

“噢?是吗。谢谢你告诉我。”男子像是想起了什么,脸上流露出一闪而过的复杂表情。然后他转过头,继续向上走。

    

很快他就来到了三楼。

男子清楚那些人都会聚在哪一个房间里,于是自然的迈开步子向目的地走去。他有些惊诧于自己过于清晰的记忆,关于自己现在路过的这些房间,这些现在全都紧锁着门的房间里面都应该有些什么,他发现自己全都一清二楚。左手第一间房是布置得比自己曾在二楼的那个房间还要精致的客房,而它对面的那间是管家先生时常坐在里面登记账簿的房间。毕竟这里是自己幼年时期玩过太多次捉迷藏的地方。

他把空着的手放在目标房间的门把上。将要扭开的一瞬间却突然有些犹豫。

尽管自己在来的路上已经把一切情况都想好了,但是他害怕自己在面对那些人的时候,会完全忘记自己原本的安排。他将要面对的这些人,是陪伴了他生命最初的二十几年的,曾经自己最了解,也最了解自己的人。

内心尽管还在纠结,手却不知不觉的开始动作起来。

门锁打开的一瞬间发出的声音把男子从自己的思想中拉了回来。门缓缓地打开,男子忍不住咽了一下口水。

 

“艾瑞克?”

门刚刚打开的时候,艾瑞克便听见了那个自己不能更熟悉的,曾每每出现在夜晚的梦里,让自己魂牵梦绕的人的声音。

同时他看见了屋子里的所有人。

艾玛,他的姐姐,正抱着自己的丈夫塞巴斯蒂安·肖,用手绢擦拭着自己的眼泪。在他们身边的是瑞雯,家里最小的妹妹,尽管此时她并未流泪,但是从这个金发女孩儿已经有些红肿的眼睛来看,她之前流下的眼泪大概也不在少数。屋子中间的大床的另一侧站立的是西西莉亚。她和对面三人的神态不太相同,浮现在她紧抿着嘴唇的脸上更多的是焦虑和急躁。在她同一侧的还有声音的主人,查尔斯·泽维尔,此时正站在床头,面对着来者。

屋子里的人听见查尔斯的声音,纷纷转过头来看着艾瑞克。

 

“噢,我的上帝。艾瑞克,你终于……”

第一个走过来的人是艾玛,她手里捏着那张真丝手绢向艾瑞克走来,然后伸出自己的双臂抱住自己的弟弟并在他的脸颊印下一个吻。

艾瑞克冲艾玛简单的微笑。然后朝正看着自己的肖点点头。

西西莉亚也皱着眉头走了过来,尽管她一边摇头一边叹气,嘴边仍旧露出了一丝无奈的笑容:“你竟然还是回来了……无论如何,我们都会欢迎你。”

瑞雯站在原地,她抱住自己的双臂,尽量不去看向艾瑞克。艾瑞克明白她对自己有些生气,毕竟自己贸然离家的时候,这个家里最小的妹妹只有七岁,而她最喜欢的家人就是自己的兄长。后来西西莉亚在给他的来信中曾提到,瑞雯一直认为艾瑞克抛弃了自己,并为此而感到伤心。

最后是查尔斯。

查尔斯在之前众人同艾瑞克打招呼的时候并未一直注视着他们,而是缓缓的弯下身体,告诉床上的妇人艾瑞克回来了,然后他才直起身看着艾瑞克。

艾瑞克此时也转过头故作冷静的看了一眼仍站在对面的手拿听诊器的男子,他确定自己所显露出的神情是冷酷的,然后把视线挪回了自己的姐妹们身上。

不远处的查尔斯看起来心情复杂,他既为艾瑞克的回归感到高兴,又忍不住流露出一丝伤感与胆怯,不过这并未持续多久。因为当他和艾瑞克四目相接的短短一瞬间,他看到艾瑞克眼中的无感情与生疏,他的表情便开始完全变得忧伤起来。

西西莉亚把艾瑞克和查尔斯的那一点眼神交流都看在眼里,她是这间屋子里除了当事人之外唯一知道他们之间发生过什么事的人。她拍拍艾瑞克的肩膀,用下巴示意床的方向:

“看看母亲,嗯?”

艾瑞克点点头。他把手中的烛台放到柜子上,然后走到查尔斯所在的那侧,眼神却并未在对方身上停留一秒。

他倾身伏在床边,确保现在躺在床上的母亲能够看清自己。然后缓慢的开口:“母亲。”

已从查尔斯口中得知儿子终于回家的消息的兰榭尔夫人,在真正看到同自己九年前的记忆已有些不同的儿子时,依旧有些激动的伸出自己颤抖的左手想要抚摸对方的脸庞。艾瑞克见状便拉住母亲的手然后主动将自己的脸颊附了上去。

“我回来了。别担心。我会陪着您。”

可惜这位妇人已经虚弱得发不出声音,她无法喊出儿子的名字,只能双眼满含泪水的看着他。

 

不久之后,兰榭尔夫人在自己所有家庭成员的陪伴下,陷入了沉稳的睡眠当中。

查尔斯站起来,悄声的示意大家可以回房间休息。

于是几个人慢慢的依次站起来,从柜子上拿起照明用的灯台,打开门走出房间。艾瑞克在跟艾玛和肖简单的寒暄几句以后,最后一个离开房间,他透过门缝悄悄看了依旧守在自己母亲身边的查尔斯一眼,然后关上房门。

转过头来时,他才发现西西莉亚仍旧站在自己身边,脸上带着玩味的表情。

“还是放不下,嗯哼?那你问什么还要那么做,那样的表情一定令他受伤。”

艾瑞克没有回答,他看着自己的妹妹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开口说道:“你给了他我的地址。”

“噢……没想到你这么在意这个。放轻松,艾瑞克。我并没有真的给他你的地址。”西西莉亚把自己的灯台递给她的兄长,插起腰,用左手指指房门,“换个地方聊吧。这里大概不是一个好的选择。去你房间?或者我的。反正都挨在一起。”

“事实上,比起我以前的房间,我更愿意住一间客房。”艾瑞克皱眉。两个人并肩向二楼走去。

“你一定要这样吗。”西西莉亚忍不住叹气,“客房最近都没有打扫过。自从父亲去世以后,这几年家里情况并不好,你知道的。不是知道会有客人来的情况下,我们都不会让仆人花时间打扫客房。”

“但是刚刚有个男仆说你们一直有打扫我的房间。”

“那是母亲的执着。我们无法反对。她一直都希望你回来。”西西莉亚抬头看着比自己高了近一个头的兄长,“而你,这次真的回来了。”

“我记得二楼的西侧有几间客房?”艾瑞克没有接下对方的话,“我想我可以自己简单收拾一下。”

这一次沉默的人换做是西西莉亚,过了几秒,她才放弃般的说道:

“随你的便吧。”



艾瑞克花了点时间把房间里的灰尘做了大致的清理,然后找楼下的男仆拿到干净的床单与被褥,并在他的帮助下把房间整理得基本算得上是干净。

西西莉亚则一直坐在房间里的那张皮质沙发椅上抽着烟,沉默的看着自己的兄长。

“你什么时候开始抽烟的?”换上自己以前留下的衬衫和西装裤的艾瑞克从洗漱间走出来,“信里没看你写过。”

“半年才写一次信,我不可能把什么事都告诉你。”

艾瑞克从家里离开的第六个月,他悄悄的把自己在伦敦的地址写信告诉了在镇里报社上班的西西莉亚,这个在家里排行第三的,同自己年龄最为相近的妹妹,也是一直知道自己和查尔斯的事情并支持他们的人。

“地址的事,我想你欠我一个解释。”

“话题还是转回了这个啊。”西西莉亚深深的吸了一口烟,然后看着艾瑞克,“查尔斯他,他知道我一直和你有联络。但别问我他为什么会知道,这个我并不清楚。他很爱母亲,你明白的。所以当上周他和莱科特医生共同确认了母亲大概撑不过一个月的时候,他找到我,希望我把你的地址给他。他打算给你写封信劝你回来看看母亲。事实上这么多年了,我也认为你应该回来看母亲最后一眼,九年前的事情与母亲并没有什么关系,不是吗?所以我决定帮助查尔斯。不过我遵守了同你的诺言,没有把你的地址告诉别的人,而是让查尔斯把他的信给我,由我去镇上帮他寄给你。”

坐在床边的艾瑞克抬眼看着西西莉亚:“好吧。”

“不过我真没想到你会回来。”西西莉亚放松的把腿盘放在身下,轻抿一口烟嘴,冲艾瑞克展露出笑容,“真的。我不知道查尔斯的几页信纸里究竟写了些什么,但我很高兴你回来了。”

“我不会做太久的停留。母亲一走,我也会离开。”

“你还是要离开?”西西莉亚放下手中的香烟,她有些激动的站起来,面朝着艾瑞克在房间里踱步,“艾瑞克,我一直认为我们俩在这个家族里是比较相似的,但有的时候我得承认我真的不太懂你。父亲四年前已经离开人世,现在母亲也快要离开。艾玛在你走后一年就正式嫁给塞巴斯蒂安·肖,平时都同他住在要花上整整一天时间才能过来的施密特庄园里。这个家就剩下查尔斯,瑞雯和我。瑞雯她现在才十六岁,我们把她送去女子寄宿学校念书,我得说我们的妹妹成绩不错,再过两年应该能去和当初的你、我与查尔斯一样的大学。我可以确定她不会反对你和查尔斯的事情。只要你花点心思向她解释一下你的离开,她会重新喜欢你的。你为什么还不能回来?”

“不,我不会。当初我走的时候,我对父亲说我会离开这个家族,而不仅仅是他。更何况我在外面已经有我自己的发展。那也是我在外面努力了这么几年才得到的成果。 ”

“你为什么要如此在意你那时对父亲说的气话?”

“因为这是我曾经许下的誓言。”

“那你对查尔斯说过的那些呢?那不算是誓言?”西西莉亚停下脚步,把手抬起来并做出一脸不可理喻的表情,她现在有些接近歇斯底里了。

“那是他的错,西西莉亚!违背了我和他之间的誓言的,是他,不是我……”艾瑞克把自己的目光从对方身上挪到对面墙壁上的那副画着雨天荷花池的风景画。

“坦白讲,一开始我是和你站在同一头的。对于他的留下,我也感到有些生气。但是,查尔斯对父亲和母亲有多么的心存感激,你是知道的。自从他的亲生父母意外去世之后,他所有的生活费用都是父亲在支付,父亲甚至还让他一个园丁家的孩子和你去上同样的私立学校。以查尔斯的性格,的确无法和你一走了之。更何况他这几年一直为当年的事所困扰,你看看他现在已经变成什么样子了。如果他那时选择了留下必须经受什么惩罚,我想这已经足够。”

西西莉亚的话说完后,并未得到自己期待的回音。她注视着艾瑞克,突然发现面前的兄长同自己的记忆已有了出入,但具体是哪里呢,一时间似乎又谈不上来,毕竟已经是九年的时间。她无奈的叹口气,再次躺倒在沙发椅上,与此同时不得不承认的是,自己其实也变了不少。

“算了,你们的事情你们自己解决。总之我希望你能回来。事情总会有所改变,艾瑞克。”

“对,事情总会有所改变。”

艾瑞克紧盯着那副画,眼神渐渐的放空,

“而我现在不知道自己是否还对他怀有同过去一样的情感,西西莉亚。” 



missionbay

The West Wing Of Genosha (4)

当Erik接到Emma电话的时候,他正站在护士台旁写当天的手术记录。

Azazel,如果你作为第二助手在我的手术室里站了四个小时,结果刚回病房五分钟就忘记今天手术入路的话,我会建议你转去神经外科病房。

Azazel站在Erik身边,做出了害怕而困惑的表情。

去查你脑子里是不是进了水!Erik吼道。把签好的病例夹子重重摔在护士台上,病例资料散落了一地。

Emma,找我什么事?Erik把Azazel仍在一边,转身接起电话。

我当然不会去!你在开什么玩笑?!他又猛然间站住,转过身,吓得Azazel把刚整理好的病历夹子又一次扔在了地上。

不,我不在乎你和Shaw有多抱歉,Erik说,我绝对...

当Erik接到Emma电话的时候,他正站在护士台旁写当天的手术记录。

Azazel,如果你作为第二助手在我的手术室里站了四个小时,结果刚回病房五分钟就忘记今天手术入路的话,我会建议你转去神经外科病房。

Azazel站在Erik身边,做出了害怕而困惑的表情。

去查你脑子里是不是进了水!Erik吼道。把签好的病例夹子重重摔在护士台上,病例资料散落了一地。

Emma,找我什么事?Erik把Azazel仍在一边,转身接起电话。

我当然不会去!你在开什么玩笑?!他又猛然间站住,转过身,吓得Azazel把刚整理好的病历夹子又一次扔在了地上。

不,我不在乎你和Shaw有多抱歉,Erik说,我绝对不可能跟你们三个坐在同一张桌子上!

他摔上了电话,怒气冲冲地推开病房门,大步流星地往办公室走。

嗨!Erik!Charles迎面走来,他棕色的头发在病房明亮的白炽灯下闪耀着,他穿着簇新的白衣,领子硬硬地支棱着,左胸上挂着Erik新为他办好的胸牌,他的脖子上甚至还挂了一个浅蓝色的听诊器。

Erik讥讽地想,就好像他听得到任何一声肠鸣音一样。

Erik!Charles似乎没察觉到Erik扭曲的表情,他兴高采烈地走到Erik身前,真高兴看到你已经下手术了,我还担心你又做手术到很晚呢。Emma和你说了吗?她和Shaw准备请我们两个晚上去城里吃饭。

他停了一下,等待Erik的反应,Erik冷着脸看着他。Charles做出受伤的表情,哦Erik,不要告诉我你有约了。

Erik不喜欢他脸上的表情,这个表情对于一个穿着白衣挂着胸牌的人来说过于可爱了。

我提醒你Xavier,他阴沉地说,你的实习期只有两周,两周之后,你的听诊器除了留给孩子们玩过家家之外毫无意义。

Charles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听诊器,右手不自觉地捋着听诊器头,是吧Erik,他带着羞涩的笑容说,我也跟Moira她们说我不需要这个,但她们执意要送给我。

Erik气得拔脚就走。

Erik!Charles追上来抓住了他左臂内侧,Erik不习惯与人的身体接触,身子僵了一下。你会去的,Erik。他看着Erik的眼睛说,是我要求Shaw请我们一起吃饭的,我对之前给你带来的麻烦真的非常抱歉。

Erik也不喜欢Charles的眼神,这种眼睛,这种眼神就是Charles这样的人的特权。出生在权贵家庭,有一张漂亮的脸蛋,也有些小聪明,从小到大一直是众人的中心,社会的精英。他们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想要的任何东西都可以通过这种眼神来得到。

我接受你的道歉,Xavier先生,但我不适合那种场合,我和你,我们不是一路人。

Erik推开Charles,大步朝办公室走去。


Erik每晚都在办公室处理科室事物,之后便翻阅最新的文献,准备第二天的手术,但这一天,他有些心神不宁。

Erik从小就知道自己并不天赋秉异,但他更喜欢用不断的练习来接近完美。在医学院的时候,当同学们都留恋各式派对喝到烂醉,Erik一个人在寝室啃书本,练习手术基本功。他可以成为最好的之一,但他永远不是最受欢迎的那个。

在Erik的医学院里也有Charles一样的存在,不费吹灰之力就成为学院最受欢迎的男孩,不必怎么努力就可以取得和Erik差不多的成绩,在面对Erik点亮到深夜的台灯时,他们只是搂着狐朋狗友举重若轻地笑笑。

他太严肃了。他们总说。

医学是严肃的专业,Erik卷起上唇回答。

但是偶尔,Erik也会用羡慕的眼神看着他们,他们自信而美好,走到哪里都光芒四射。

一群没脑子的白痴。在收回目光时,Erik强迫自己这样想。


当敲门声响起时,Erik几乎可以百分百断定是Emma来找他麻烦了。

但开门后,他却看到了Charles的脸。

Erik几乎当场就想把门关上。

Charles反手托住了门沿,费力地举起自己右手拎着的东西。

工作累了吗?他笑着说,我带了啤酒。

如果Charles端了瓶红酒来,Erik几乎肯定会把门摔在他脸上。但啤酒是为数不多Erik非常喜欢的东西,而他极度缺乏酒友。

Charles替Erik开好了啤酒,好奇地看着Erik桌上的各种画图和影像片,你在为明天的手术做准备?

不,Erik摇头,我在为明天给实习生的讲课做准备。

Charles明显受到了震动,明天中午休息时那个三十分钟的午餐课程?

是的,Erik抿着嘴说。

Charles认真地看着Erik画的解剖图,和电脑里复杂的幻灯片,以及桌上数量庞杂的书籍和文献。

我要回去跟我爸说,他很幸运。Charles说,他找不到比你更好的外科主任了。

谢谢。Erik嘲讽地说。

他们坐着,沉默地喝了一会儿啤酒。

Erik,既然你喜欢给孩子们上课,你为什么不对他们好一点呢?Charles问。

Erik有些不耐烦地皱起了眉头,我说过了,因为医学是一门严肃的学科。医学需要有责任感的人。

所以你觉得我无法成为一名好医生?Charles问。

Erik看着Charles,沉默了几秒。

好吧,Charles叹了口气。

不。Erik突兀地说,如果你想,你会成为一名好医生。

真的吗?Charles喜上眉梢,为什么?

Erik移开目光,因为你懂得反省自己,也知道怎么尊重别人。你觉得自己做错了,所以就来我这里没完没了地道歉……

Charles捂住脸,不要再嘲笑我了Erik,我鼓起很大勇气才敢来敲Lehnsherr主任的大门。

Erik也笑了一下,喝光了手里的啤酒罐,我说真的,如果你当主任,一定比我更受欢迎。

因为我搞不清楚胃在哪里?Charles大笑。

Erik又打开一罐啤酒,不,那只能说明你很笨,我家的狗都知道胃长什么样。

好吧,Charles说,它有狗鼻子,但我没有。

因为你就是这样的人,走到哪里大家都喜欢你。Erik干涩地说,你也看到了,我虽然是主任,但是没有人喜欢我……

我喜欢你。Charles说。

Erik噎住了,他抬头看向Charles,后者好像正在为自己莫名其妙说出的话而不知所措。

呃,Erik,我是说,我很喜欢你的个性,你,你对医学很认真,对患者很好,大晚上的还给实习生备课……

你不必解释,Erik闷声说,即使我脾气再不好,也不会因为有人说喜欢我而暴揍他一顿。

Charles呆住了,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不是害怕你揍我所以……

Charles,Erik打断他,这是个玩笑,我刚刚开了个玩笑,我也有幽默感。

Charles愣住了,紧接着他们一起大笑起来。


Charles呆到他们把他带了的啤酒都喝光了才准备离开,Erik送他到办公室门口。

你每天都在办公室过夜吗Erik?Charles问。

我每周回家两天,Erik说,感谢你爸爸,他给了我一个套间作为办公室。

所以,没有妻子?也没有女朋友?

Erik看着Charles,好像被冒犯了。

我无意窥探你的隐私,Charles又一次倒在了Erik的死亡凝视下,我是说,你看着就像那种黄金单身汉,那种为科学奉献的伟大科学家,那种……

Erik皱起了眉头,Charles显然气馁了,没有把话说完。

但瞬间Charles又振作起来,管他呢,他说,然后他亲了Erik左侧的面颊。

明天见,主任!在Erik回过神之前,Charles小跑着离开,消失在走廊的尽头。

雪林shelling

小教授台词合集1xfc

Hetero-chromia.
虹膜异色症
A gentlemen would at least offer to buy me a drink first.
作为一名绅士  至少该请我喝杯饮料吧
Newman, a pint of bitter for me
纽曼  我要一品脱苦啤酒
and a brandy for the lady, please.
给这位女士来杯白兰地
How did you know that? - Lucky guess.
你怎么知道我想喝什么  -侥幸猜中
The name's, Xavier, Charles Xavier.
我叫泽维尔  查尔...

Hetero-chromia.
虹膜异色症
A gentlemen would at least offer to buy me a drink first.
作为一名绅士  至少该请我喝杯饮料吧
Newman, a pint of bitter for me
纽曼  我要一品脱苦啤酒
and a brandy for the lady, please.
给这位女士来杯白兰地
How did you know that? - Lucky guess.
你怎么知道我想喝什么  -侥幸猜中
The name's, Xavier, Charles Xavier.
我叫泽维尔  查尔斯·泽维尔
Amy.
你好...-我叫艾米
Hetero-chromia, is reference to your eyes, which I have to say are stunning
虹膜异色症  是从你眼睛里看出来的那双眼睛真迷人
One green, one blue. It's a mutation. It's a very groovy mutation
一只绿色  一只蓝色  是一种变异,一种绝妙的变异
I have news for you, Amy. You are a mutant.
有个大新闻要告诉你  艾米  你是个变种人
First you proposition a girl, and then you call her deformed.
先和姑娘调情接着叫她怪胎
How is that seduction tactic working for you?
这种勾引姑娘的策略对你来说好用吗
I'll tell you in the morning.
明早再告诉你
No, no.
呵呵
Seriously, you must knock it.
不开玩笑了  你肯定不信
Mutation's go from single cell organisms to being the dominate form of reproductive life.
变异是单细胞生物进化成占主导地位的生命体的过程
On this planet, infinite forms of variations with each generation all through mutation.
在这星球上每一代生物的进化都由变异引起
Then let's reclaim that word.
那我们重新定义这个词吧
Mutant, and proud. - Chin, chin, hey.
突变  自豪  -干杯
Hi, I guess I have to buy my own drink.
看来我得自己买饮料了
I'm sorry, one cola.
很抱歉  来杯可乐
Charles here was just telling me that I'm like one of the first sea creatures... that grew legs
查尔斯刚刚告诉我 我就像个第一批长出腿的...海洋生物
Tiny bit sexier.
比那更性感一点
I'm sorry, this is my sister, Raven.
抱歉  这位是我的妹妹  瑞雯
Hi, Amy. - And what do you study?
你好  我是艾米  -你学什么的
Waitressing.
服务员
Oh look, you have hetero-chromia too!
看  你也有异色症
-sorry, what? - Look at her eye...
-什么  -看她的眼睛...
Right, Raven get your coat please.
好吧  瑞雯拿上你的外套
Don't talk to me, you did that on purpose.
别和我说你是故意的
- I did not! - Yes you did!
-我不是  -你是故意的
Why would I do it on purpose?
为什么我要故意那样干
You know I can't control it sometimes.
你知道我有时候也控制不了
When I'm stressed or tired..
压力大了或累了的时候...
You seem to be doing a perfectly good job right now.
你刚刚看起来控制的很好
"Mutant and proud"
突变  自豪
Why is it always the pretty mutations,
为什么都是这种漂亮的变种人
or the invisible ones like yours.
或是像你这样  看不出来的
If you're a freak, better hide.
如果你是个怪胎  最好躲起来
You're being ridiculous!
真是太荒谬了
Look, I don't mean to sound like an old fart.
听着  我不想像个老古板一样说话
Which you are.
你就是个老古板
Sometimes, but we've talked about this, Raven.
有时会  但我们聊过这问题  瑞雯
A small slip up is one thing.
小失误在所难免
A big one does not bear thinking about.
犯大错就不堪设想了
Mutant and proud"
突变  自豪
Mutant and proud"?
突变  自豪
If only...
如果只是...
- Would you date me? - Of course I would.
-你会和我约会吗  -当然会
Any man would be lucky to have you.
男人拥有了你  都会觉得很幸运
- You're stunning! - Looking like this?
-你很漂亮  -就像这样吗
Like, you...what?
像  什么
Blue?
蓝色
- You're my oldest friend. - I'm your only friend.
-你是我老朋友  -也是你唯一的朋友
Thank you for that.
真是荣幸之至
Well?
那么?
I'm incapable of even thinking of you like that,
你这样我想都不会想
I feel responsible for you.
我觉得要对你负责
Anything else would just feel wrong.
其他想法都是错的
But what if you didn't know me?
但如果你不了解我呢
Unfortunately I do know you.
但我很了解你
I don't know what's got into you lately?
你最近怎么了
You're awfully concerned with your looks.
特别在乎自己的容貌
I'm sleepy. Will you read to me?
我要睡了  给我读点东西好吗
I can't, I have my thesis coming up, I have to study.
不行  我的论文快交了  我得学习
Well fine, read about your thesis
好吧  就读你的论文吧
it always sends me right off.
那样睡着得快
To Homo neanderthalensis, his mutant cousin Homo sapiens,
对于尼安德特智人来说  他的突变远亲智人
was an aberration.
是一种畸变
Peaceful co-habitation, if ever it existed,
如果他们曾和平共处过的话
was short lived.
也很短暂
Records show, without exception
据史料记载  在任何地区
that the arrival of the mutated human species
突变人种的到来
in any region was followed by
将导致
the immediate extinction of their less evolved kin.
进化慢的同类立即灭绝   无一例外
Professor of genetics, Charles Francis Xavier.
遗传学教授  查尔斯·弗朗西斯·泽维尔
So, how does it feel to be a professor?
做教授的感觉怎么样
Well, ah, don't call me that.
别那样叫我
You don't get to be called a Professor
除非有课可上
until you actually have a teaching position.
我不喜欢被称作教授
I know, but it suits you.
我知道  但这和你很相称
No,  don't say that, do say "Lets go have a drink".
别那样说  应该说  我们去喝一杯吧
- Let's go have a drink. - Wonderful!
-我们去喝一杯吧  -太棒了
Drink, drink, drink!
喝  喝  喝
Oh,  I'm so proud of you.
真为你感到骄傲
I need another drink,and you need another cola
我得再来一瓶啤酒 你得再来瓶可乐
- Congratulations, Professor! - Thank you very much,
-恭喜你  教授  -非常感谢
it's much harder than it looks, actually.
实际上比看起来的难多了
No, on your presentation.
不  我是说你的演讲很成功
You knew my presentation?
你听过我的演讲吗
How nice of you, thank you very much.
真好  非常感谢
Moira MacTaggert.
我叫莫伊洛·麦克塔哥特
Charles Xavier.
我是查尔斯·泽维尔
Do you have a minute?
可以聊一会儿吗
For a pretty little beam with a mutated MCR-  gene,  I have five.
为了漂亮的变异Mcr- 基因  可以聊五分钟
I say, MCR- , you would say, golden hair.
我说的Mcr-   就是你们说的金发
It's a mutation, it's a very groovy mutation.
这是种变异  一种绝妙的变异
Mutation you know, took us from single cell organisms,
变异就是  把我们从单细胞生物
to the dominate form...
变成了占主导地位的人类...
You know what, this routine may go over great with the co-eds,
这一套可能对女学生很有吸引力
but I'm here on business.
但我是为了公事而来
What?
什么
I really need your help.
我需要你的帮助
All right.
好吧
The kind that of mutations
在你论文中
that you were talking about in your thesis
谈到过的那种变异
I need to know if they may already have happened.
我想知道那是否已经发生了
In people alive today.
当今世上是否已存在变种人
Professor?
教授
I think that we should just talk when you're sober.
我看还是等你清醒了再谈吧
Do you have any time tomorrow?
你明天有时间吗
Something tells me,
我觉得
you already know the answer to your question.
你已经找到了问题的答案
This is very important to me.
这对我也很重要
And if I can help you, I will do my utmost.
我会尽最大努力帮你
Thank you.
谢谢
The advent of the nuclear age may have accelerated the mutation process
核时代的到来可能会加速基因变异的进程
Individual's with extraordinary abilities may already be among us.
拥有超能力的人或许就在我们之间
Thank you very much.
谢谢大家
MacTaggert, you really think that
麦克塔哥特  你真的觉得
some crackpot scientist is going to make me believe in
这个胡扯的科学家会让我相信
sparkly dames and vanishing men?
银光闪闪的女人和瞬移男人的存在吗
You just brought yourself a one way
你是给自己找了一条路
ticket back to the typing pool.
回到原来的打字小组去吧
This meeting is over.
会议结束
Uh, please sit down agent, MacTaggert.
请先坐下  麦克塔哥特特工
I didn't really expect you to believe me.
我不指望你们相信我
Given that all you could think about
考虑到你们在我做陈述的时候
during my presentation, was what sort of pie
满脑子想的都是今天食堂里
they were serving in the commissary.
提供的到底是哪种馅饼
It's apple pecan.
是苹果山核桃馅饼
I haven't been entirely honest with you, and I'm sorry.
我没有对你完全坦诚  我很抱歉
You see, one of the many spectacular things my mutation allows me to do,
我所拥有的超能力之一就是
is that I can read your mind.
我能知道你在想什么
I've seen this before in a magic show.
我看过那个魔术
Are you going to ask us to
你现在是不是要让我们
think of a number between one and ten now?
在一到十之间想一个数字
No, agent Stryker.
不  斯特瑞克特工
Although I could ask you about your son William
虽然我会问你刚才想的
who you were thinking about,
儿子威廉的事
which is very nice.
这样也不错
But I think I'd rather ask you about
但我还是更想问你有关
the Jupiter missiles America are currently placing in Turkey.
美国正在土耳其部署朱比特中程导弹的事情
He's a goddamn spy!
他是个该死的间谍
You brought a goddamn spy!
你竟然带来了一个间谍
I did not, I would never bring one here!
我没有  我不可能带间谍来这里
How's that for a magic trick?
这个魔术怎么样
Best I've ever seen.
无与伦比
I want them out of here.
我希望他们离开这里
And lock down until I can figure out what to do.
关好他们  直到我想出对策
My facility is off site. I'll take them.
我带他们去我的基金吧
I can't believe this.
真叫人难以相信
You'd think the director of the CIA would have a little more composure.
你还以为中情局首脑能冷静一点
We should be going after Shaw right now,
我们现在应该追查尚
but instead he's up there worrying about the wrong mutants.
他却在担心其他变种人
What are we doing to do, Lavene?
我们该怎么办  雷维
Lavene? Lavene, what's wrong with you?
雷维  雷维  你怎么了
Absolutely nothing,
他没怎么
I've just frozen him for the moment because I'd like to talk to you.
我只是暂时将他定住  我想和你谈话
It's good, isn't it?
这很好  不是吗
I'm as interested in this Sebastian Shaw as you are,
我和你一样对塞巴斯汀·尚很感兴趣
And if you still want my help,
如果你还需要我的帮助
meet me on the third floor of the parking garage.
就到三楼的停车库来见我
I've always known that there were people like you out there.
我一直相信你们这种人的存在
I've been the laughing stock of this agency for years
虽然这一直被大家当成笑柄
but I knew it.
但是我相信这是真的
You're going to love my facility.
你会喜欢我的基地
That's going to have to wait.
那必须得等会儿
Why?
为什么
Agent MacTaggert has to lead us to Sebastian Shaw,
麦克塔哥特要带我们去见塞巴斯汀·尚
and if we don't move now apparently we're going to loose him.
现在不去  他就要溜了
What?
什么
Not only can he read minds,
他不仅仅可以读心
he can communicate with them as well.
也可以和他们交流
Moria and I have just had a lovely conversation.
我和莫伊洛刚刚聊得不错
Yes, we did.
是啊没错
That is incredible!
真难以置信
But I cannot take you anywhere else,
但是没有上级的许可
without permission from upstairs.
我不能带你们去别的地方
Would you like to see one more magic trick?
你还想看魔术吗
Okay.

Get in the car.
那就上车
Good idea.
好主意
They have a telepath.
他们有人会心灵感应
I've lost, Shaw!
我感应不到尚了
I've lost, I've lost, Shaw.
感应断了  断了  尚
There's, there's something blocking me.
有...有人阻碍我
This has never happened to me before.
这之前从来没有发生过
I think there's someone like me on that ship.
那艘船上有和我一样的人
Like you?
和你一样
I'm sorry, a telepath.
抱歉  是心灵感应
This is incredible,
真不可思议
I can actually feel her inside my mind.
我可以感受到她
I'm very sorry,
我很抱歉
but I don't think I'm going to be much help to you tonight.
估计今晚我可能帮不了什么忙了
You're on your own.
靠你们自己了
- Oh my god. - Jesus.
-天哪  -上帝啊
Get inside.
到里面去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