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Yesod

42522浏览    372参与
雨羽

就啥都有一点(?)我是bug自走人

就啥都有一点(?)我是bug自走人

睡眠不足💤

最近自己看的下去的三张XD最后一个是员工

最近自己看的下去的三张XD最后一个是员工

拽哥
搁昨晚上画的藻蛇(一画画就只知...

搁昨晚上画的藻蛇(一画画就只知道画他俩()
大概是滤网出错了然后蛇蛇还没察觉以为net要借复印纸(???

搁昨晚上画的藻蛇(一画画就只知道画他俩()
大概是滤网出错了然后蛇蛇还没察觉以为net要借复印纸(???

拽哥
他们真好!!(安详)

他们真好!!(安详)

他们真好!!(安详)

拽哥
再来搞一搞藻蛇(特效好玩!!!...

再来搞一搞藻蛇
(特效好玩!!!)

再来搞一搞藻蛇
(特效好玩!!!)

Oswald☪︎

害,ghs被lof封了,我来补档(悲)

大家快来找我玩(靠

p4是对象画的藻,我不会上班只会白嫖(草)

害,ghs被lof封了,我来补档(悲)

大家快来找我玩(靠

p4是对象画的藻,我不会上班只会白嫖(草)

A_Kazuyou

〔YesMalk〕爱为何物

 

**默认部长人类前提**

**部分捏造**

       将脸埋在手掌之间,深深地吸气——再深深地呼出。浑浊的二氧化碳从棉质手套的缝隙中温热地渗透进去,无声碰触着手套下被隐藏起的那片肌肤。

       每次这时,Yesod的脑海中总是会循环响彻着一个声音,一个如同电子程序那样冰冷到令人生羡的声音:

      “——你今天为什么这么情绪化?”

 

 ...

 

**默认部长人类前提**

**部分捏造**





       将脸埋在手掌之间,深深地吸气——再深深地呼出。浑浊的二氧化碳从棉质手套的缝隙中温热地渗透进去,无声碰触着手套下被隐藏起的那片肌肤。

       每次这时,Yesod的脑海中总是会循环响彻着一个声音,一个如同电子程序那样冰冷到令人生羡的声音:

      “——你今天为什么这么情绪化?”

 

       为什么?答案其实再清楚不过了。

       前些时日,某位情报部员工的死亡成为了大家茶余饭后新的谈资。负责异想体D-03-109——“溶解之爱”的他,在被扭送审讯室的途中突如其来地融化成了粘液,且试图逃脱前往该异想体的收容所。这起事故险些造成重大的人员伤亡,好在控制部监测到了这一场景并向情报部Sephirah当机立断地发送了紧急报告。

       当Yesod到达现场时,作为控制部Sephirah的Malkuth正端正地站在原先流淌着粘液的区域旁,抱着那本满是折角卷页的笔记本,像端详地面花纹那样地凝视着自己的斜前方。本想借此机会当面道谢的Yesod脚步稍有停顿,因思考此时出声是否有些失礼而犹豫着。

      “——啊,上午好,Yesod!”Malkuth却先一步开了口,带上灿烂的礼节性笑容朝向Yesod,“我正想着你会不会过来看看情况呢!”

      “上午好。谢谢你及时的警报,Malkuth。这里剩下的事情就交给我处理,你可以先回控制部了。”没预料到的Yesod愣了一下,随后迅速恢复了先前的神色。

      “没关系,这是我应该做的事情——毕竟我是控制部的Sephirah不是吗!……我这就回去啦。”

       依旧带着笑容的Malkuth很是恭敬地鞠了个45度的躬。Yesod点头示意自己明白了,欠身回礼后做出转身的预备动作。

      “……Yesod?”

      “请说,我在听。”

      “爱真的只是这样的东西吗……?或者说,真正的爱究竟是什么样子的?”

      “……抱歉,我不清楚。我没有收到过类似的报告,所以我同样无法给出准确的答复。如果感觉累了,就请好好休息一下吧。……保重身体。”

       在对方看不见的背侧,Yesod的手掌悄悄地握紧,再松开。抑制住回头望向对方的冲动,Yesod闭上眼,踩着明显过于沉重的脚步离开了那条走廊。

 

       爱究竟是什么?从以前开始,他就无法给出自己这个问题的答案。爱究竟是以怎样的方式存在于人们的体内的?

       医学知识告诉他,爱是脑内激素分泌产生的结果。特定的化学物质会让任何人产生身处爱河的错觉。

       心理学知识告诉他,爱是人类精神所投射出的正面能量体。那是一种自发地想要填补满足另一位人类的人性需求的行为。

       可是——在自身无法理解的情况下,哪怕翻阅了再多的书籍,着手过再多的实验,这也终究无法让人明了。哪怕是喜怒哀乐这样再普通不过的情感体验,他能够亲自体会到的部分不过皮毛。

 

       Yesod还记得那一天。——在那个书架前,那个瞬间。那时,Yesod还不是Yesod,Malkuth也还不是Malkuth,只是笨拙的研究员Elijah鼓起勇气向研究员Gabriel寻求着帮助。

      “那个……!不好意思,请问,您能拿得到那本书吗……?”

       Gabriel回过头,看见了那位身形小巧,戴着红色发箍的女孩子。他微笑起来,朝她点点头。

      “敬称就不用了。都是从属同一个实验组的研究员,我们在某种意义上也是平辈吧?是哪一本?……这本吗?”

      “啊,不是的……!是左边一点的那个……”

       因为手足无措而开始描述不清的Elijah选择了直接用肢体动作进行辅助。扶住较高的书架隔板,踮起脚尖——铆足力气的她试图用指尖去指明书脊。

       那只是一个无心的巧合。听从着对方的指挥,手掌前半端向左移了一些的Gabriel,掌心与对方的手背相贴了。Elijah险些轻叫出声,迅速地收回手捂在胸前;同时,脸颊瞬间涨红的Gabriel慌忙地将书从架上取下递向对方,侧过头很不自然地小声咳嗽了一下。

      “失礼了,我不是故意的——”

      “抱歉,是我没有马上注意到——”

       同时开口道歉的二人讶异地对视了一小阵,突然一齐发出了笑声。

      “看来我们说不定会是默契的合作伙伴。……我的名字是Gabriel,很荣幸能借此认识你。”

      “我也很高兴认识你——我的名字是Elijah!今后也请多指教啦,Gabriel!”

 

       ……Elijah。熟悉的名称无意识地从Yesod口中滑落。掌前的温度似乎仍然停留着,Yesod阖拢的双眼睫毛微微颤动。

       她说,她叫Elijah……。在之后那个噩梦一般的时刻,Gabriel甚至迫切地希望那不是真的,那个名字对应的人物不会是她。

       ——直到匆匆赶到实验室门口的那一刻,他所有编织出为了安慰自己的希望终于地破碎了。与那些残留下的痕迹一同,破碎地在地面上散落殆尽。

       那是他再熟悉不过的,曾经在他掌中停留过片刻的,曾经来自于某人指尖的残片。他怎么会认错呢?不会的,绝对不会——

       Gabriel重复深呼吸了三次。而后,趁大家带着失去神志的Elijah离去之时,俯下身拾起地上被遗落的钥匙。

 

       从掌中抬起头,Yesod仰靠着办公椅背,面对着案前堆积的文件睁开双眼。

       所以——看吧。感情总是会带来灾难的。当时的她就是如此陷入了冲动的狂乱中,才会做出那样无法理喻的事情;包括我当时愚蠢到令人发指的同情心也是。

       人们离开了情绪的支配后,一切都会照着应有的规矩行进。喜悦会使人蒙蔽双眼,愤怒会使人失去理智,哀伤会使人无力前行,恐惧会使人陷入疯狂。所以,作为情感的“爱”也理应如此吧?我不应当——绝对不能过多地探求它的本质。在咬下第一口的果实后,我们就再也无法回头了。无论是我,还是——。那是不必要也不被容许的多余行为。

       我已经犯下过两次错误了。这次,一切都必须在规矩上好好地运行着。他人的事情我无权参与;归根结底,也无理由参与。身为基础,我只该去做那些应该且有必要的事情。作为王国的她——则更加不应当被多余的情感牵绊。既然获得了第二次机会,她应当更加无拘无束地,抬着头自信地走下去。

       这里是公司,我们作为职员只应该为工作任务而费神。守则中没有规定我们理解爱的含义,因此我无需在意。我和她只是同事,仅此而已。

       Yesod坐直身子拿起手旁的钢笔,拔开笔帽,恍神片刻又将笔帽盖了回去,栽倒回椅背上。他再次闭上双眼,透过上眼睑感受着来自天花板的白炽灯光。

       或许……等到一切都结束之后。到那时,我会认真回答你的,Malkuth。

洛邱.Br
美颜特效下的的微笑蛇(大概)

美颜特效下的的微笑蛇(大概)


美颜特效下的的微笑蛇(大概)


及尔游衍

刚入,剧情什么的还没了解完。

蛇好帅

刚入,剧情什么的还没了解完。

蛇好帅

猫屋敷聖奈

【腦葉公司】正体不明な感情

※主管×Yesod

「主管,您跟部长是恋人吗?」
「嗯—?为什么你会这么想?」
「为什么…因为——」

「工作时间你在这里做什么。」
「部、部长?!」
「哎呀,Yesod来了?」

看着一溜烟跑掉的情报部员工,我笑嘻嘻地对着跟我截然相反,一脸冷漠的Yesod。

「你没有义务回答那些员工的问题,别忘了你是公司的主管。再怎么摆出自己和蔼可亲的模样,也要注意接触的分寸。还有,这是今天的报告。…我姑且说一句,不要忘记看。」
「好~」

就算被打断了,我也知道他想说得是什么。
『因为您跟他看起来就像恋人』。
不论是文职还是员工,但凡见过我跟Yesod相处方式的,似乎都会说上这么一句话。...

※主管×Yesod




「主管,您跟部长是恋人吗?」
「嗯—?为什么你会这么想?」
「为什么…因为——」

「工作时间你在这里做什么。」
「部、部长?!」
「哎呀,Yesod来了?」

看着一溜烟跑掉的情报部员工,我笑嘻嘻地对着跟我截然相反,一脸冷漠的Yesod。

「你没有义务回答那些员工的问题,别忘了你是公司的主管。再怎么摆出自己和蔼可亲的模样,也要注意接触的分寸。还有,这是今天的报告。…我姑且说一句,不要忘记看。」
「好~」

就算被打断了,我也知道他想说得是什么。
『因为您跟他看起来就像恋人』。
不论是文职还是员工,但凡见过我跟Yesod相处方式的,似乎都会说上这么一句话。

我们确实不太正常——毕竟没有哪个公司的上司会整天像有皮肤飢渴症一样跟自己的下属在休息室里抱来抱去,不会毫不在意地在走廊里手拉着手聊天,更别提那些不可言说的事了。
说是这么说,我们也并没有刻意要躲着谁的意思。就是因为这样,才经常会有员工在公司里撞见我跟他一起的场面。在慌张道歉之余用探究的目光打量都是家常便饭,只是如果不懂得避讳,还会得到一句来自Yesod本人的毒舌。

员工们都想着怎么避开他的时候,我在想今晚怎么才能拉上他陪我出去吃晚饭。

这样或许是很奇怪。
但是我跟他都心照不宣。

「Y—E—S—O—D—!」
「放开我,你没有事要做吗。」
「嘿嘿,我连明天的都安排完了!」
「那就去把我给你的报告看了。」

我死死搂住他的腰被他向前拖行,对于这么大个不仅碍事还挣脱不开的人形挂件,我彷彿都能在他的额头上看到冒出的十字井号,啪!地一声,他手中的文件夹拍在了我的头顶。
跟这声清脆的响声重合了的开门声,门口站着脸上写满了一言难尽的情绪的Netzach。
相视无言的尴尬让他挠了挠头,又思考了一下措辞,好半天才开了口。

「你们打情骂俏也别到安保部来啊,这样光明正大的也算是玩办公室地下情吗?」

办公室地下情?
我跟Yesod互看一眼。

「「你又磕药了?」」
「……行。算你们厉害。」








全公司上下都覺得主管跟蛇在搞對象但當事人男方不好意思開口女方覺得這整挺好所以維持現狀。有種一唱一和表面一個冷淡一個火熱實際上背地裏地下情都不知道發展到哪一步了的感覺(??)
有無對Sephirah有非分之想的主管,評論裏來口嗨一下先(??)

猫屋敷聖奈

【腦葉公司】主管与蛇。

※主管×Yesod

起因是想到蛇他不喜歡露,那我伸進去不就完事了(妳腦子有什麼問題)
怎麼這年頭的上司都不想潛自己的下屬嗎本主管日思夜想都等不到只能自己上手有點卑微了還敢打tag我吃了熊心豹子膽(說話不喘氣

※主管×Yesod

起因是想到蛇他不喜歡露,那我伸進去不就完事了(妳腦子有什麼問題)
怎麼這年頭的上司都不想潛自己的下屬嗎本主管日思夜想都等不到只能自己上手有點卑微了還敢打tag我吃了熊心豹子膽(說話不喘氣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