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absk

1613浏览    46参与
sei

【absk】夏天曾盛极一时

*标题出自北岛译德语诗《秋日》

短小脑洞 高中生AU


  “Daisuke——快点去把衣服收了——!”


  佐久间大介坐起身,揉揉眼睛挠挠肚子,转眼间半开的纸门外乌云漫天,狂风大作。

  暑热被夹杂着水汽的风一吹而散,裸露在宽边短裤外的膝盖有些发凉。他将衣服一件件拢在怀里,摸到那件白色T恤时猛然一滞。


  虽然算不上不告而别,但阿部亮平消失在佐久间大介的生活中的一个月后,还是让人有些寂寞。

  没来得及带走的T恤,成为了阿部曾经留宿在佐久间那小房间里的证明。


  雨突然打在衣服上,他下意识地骂了一句、...


*标题出自北岛译德语诗《秋日》

短小脑洞 高中生AU


  “Daisuke——快点去把衣服收了——!”


  佐久间大介坐起身,揉揉眼睛挠挠肚子,转眼间半开的纸门外乌云漫天,狂风大作。

  暑热被夹杂着水汽的风一吹而散,裸露在宽边短裤外的膝盖有些发凉。他将衣服一件件拢在怀里,摸到那件白色T恤时猛然一滞。


  虽然算不上不告而别,但阿部亮平消失在佐久间大介的生活中的一个月后,还是让人有些寂寞。

  没来得及带走的T恤,成为了阿部曾经留宿在佐久间那小房间里的证明。


  雨突然打在衣服上,他下意识地骂了一句、没头没脑地、却又怒气冲冲。


  “他逃走了——”

  “扔下——”


  其实什么叫做逃走,又扔下什么。被丢下的究竟是衣服还是人。

  佐久间大介将衣服一股脑地堆在沙发上,电脑里的动漫似乎也没有那么有趣了。

  他终究还是将脸埋进阿部亮平的T恤里、抽了抽鼻子。

absk是什么神仙cp

Club雪人③

亮平走了以后,佐久间又按照深泽的吩咐给客人换了几次cast,这位客人看起来30岁出头的外表,画着淡妆,穿的也很朴素。因为host club的客人很多都是陪酒小姐或者游乐人间的贵妇,亮平接待的这位客人还是多少有些与众不同。

聊天的内容中知道她是初回来到店里。初回这个业界用语,指的是第一次来店的顾客。初回的价格都会比正常便宜许多,但是顾客不能指名cast而是由店里随机分配几个cast轮流和顾客进行聊天。一般初回结束后客户就会指名担当的cast。

Club雪人采用的是终身指名制,只要选择了担当,就不能再指名别人,除非cast毕业。但是初回的cast每个人的时间都只有15分钟左右,在完全不了...

亮平走了以后,佐久间又按照深泽的吩咐给客人换了几次cast,这位客人看起来30岁出头的外表,画着淡妆,穿的也很朴素。因为host club的客人很多都是陪酒小姐或者游乐人间的贵妇,亮平接待的这位客人还是多少有些与众不同。

聊天的内容中知道她是初回来到店里。初回这个业界用语,指的是第一次来店的顾客。初回的价格都会比正常便宜许多,但是顾客不能指名cast而是由店里随机分配几个cast轮流和顾客进行聊天。一般初回结束后客户就会指名担当的cast。

Club雪人采用的是终身指名制,只要选择了担当,就不能再指名别人,除非cast毕业。但是初回的cast每个人的时间都只有15分钟左右,在完全不了解顾客身份背景的情况下,从破冰到认定cast成为自己永久的担当,就算是全世界最口若悬河的欺诈师也会退却,而host的世界就是这么的残酷。

差不多过了一个小时,朴素的客人起身打算离店。临走和深泽耳语了两句,亮平就被叫出去送客人离开,像往常一样拿到了送客指名。

“送客指名基本就是拿永久指名了哦。不过也很正常,毕竟亮平是我们店里的初回杀手。”深泽看着亮平送客人出去的背影说到。

亮平进雪人是在3年前,之前的店里一直都是No1,后来因为店倒闭了进了这里,是人气和实力都兼具的cast。同时拥有外形和高学历的他,和其他cast都不同,完全没有Host感。总是会很认真的聆听客人的话,也会和客人一起聊聊梦想之类。仿佛是在做一个理想的偶像,让客人主动想要保护他这朵高岭之花。

这么完美爱豆角色是真的么,佐久间听着深泽的讲解心想。毕竟这么复杂的一个行业,一定是背后有自己的心思才能活到现在把。说不上为什么,佐久间自己对这个店里的No3忍不住的在意了起来,也可能是想找到他的破绽吧,他想。

不知不觉佐久间已经在店里工作了半个月,除了基本的内勤工作都已经熟悉,每天还负担一部分深泽的工作,给客人安排安排cast,确定指名等等。上手很快,工资也很高,白天还能去参加anime的event。佐久间觉得这个工作可能还挺合适自己。

而每天的杂物,还有另一个人会来帮他一起完成,就是新人cast的康二。康二入店比自己早一个多月,是从关西上京的青年。从来没有做过牛郎的他进了店里2个月也没有拿到过任何的指名,每天上班只能做做主桌的help一员,下了班也要帮忙佐久间一起打扫厕所和收拾店里,才能获得一样的基础薪水。佐久间每次都觉得挺不值的,还不如和自己一样做个黑服,轻松又没有压力。可康二确实是为了成为牛郎而进店,对这个工作也有自己的抱负。

“佐久间kun,你说今天我能拿到指名么。”

今天开店前,康二也在休息室边set头发边和旁边的佐久间唠嗑。虽然只是一个staff,但是深泽也要求佐久间要整理自己的外表。他这个宅男只好每天也学着cast们set自己的头发。其实红人的cast都会每天去固定的理发店里找发型师做造型,而对还拿着固定工资的康二和佐久间当然还负担不起这样的开销,只能乖乖自己带着发胶和卷发棒在后台对着桌上的小镜子化妆。

“嗯。不知道。。。昨天你help的莲的桌怎么样。”

“莲kun啊~真的好厉害啊~”康二的口气里都是羡慕,“昨天也有宇宙6的客人带了一群朋友一起来找他,还开了香槟,我已经连着帮他喊了2周的香槟call了,嗓子都要喊哑了。”

“不愧是红人啊,这个月的销售额估计要冲破yuri组”

“诶~~真好啊,我都不需要这么多的客人,只要一个指名我的客人就好了,我一定全心全意为她付出。”康二鼓起脸颊,转身盯住隔壁的宅男,“佐久间kun,有初回的客人一定要安排我啊,我一定会抓住机会的!”

“好好好。”受不了大型犬的攻击,但既然本人有这个决心,又是自己的好朋友,为什么不帮帮他顺便提高店里的营业额呢。佐久间觉得康二真的是个很简单又可爱的大男孩,自己虽然也希望他早点拿到指名,但心里某处又觉得个性单纯的康二可能不太适合这个工作。

-------------------

恭喜全部的演员终于登场完毕~~接下来终于要开始正片啦~~

absk是什么神仙cp

Club雪人②


开始营业以后,代表深泽就开始边上班边带着佐久间巡场。
代表要做的事情是巡视整个店内的人员情况,分配洗牌每个桌的cast,以及在必须的时候一起参与到桌上敬酒带气氛。而黑服要做的,就是听从店长的指示给每个cast提供support,包括call cast换位置,烟酒毛巾table manner都要学起来。当然,还有扫厕所之类的杂物。
今天是平日,cast们从下午就已经开始和自己的常连顾客发line,因为还是月初,销售业绩还没有这么紧迫,大家也就没有这么忙碌。
8点半这个时间点,大多数人还在休息等客人过来,而No1照的指名客已经来了好几组,此时照正在几个桌之间盘旋,尽可能的让所有指名客人都拥有同等的...


开始营业以后,代表深泽就开始边上班边带着佐久间巡场。
代表要做的事情是巡视整个店内的人员情况,分配洗牌每个桌的cast,以及在必须的时候一起参与到桌上敬酒带气氛。而黑服要做的,就是听从店长的指示给每个cast提供support,包括call cast换位置,烟酒毛巾table manner都要学起来。当然,还有扫厕所之类的杂物。
今天是平日,cast们从下午就已经开始和自己的常连顾客发line,因为还是月初,销售业绩还没有这么紧迫,大家也就没有这么忙碌。
8点半这个时间点,大多数人还在休息等客人过来,而No1照的指名客已经来了好几组,此时照正在几个桌之间盘旋,尽可能的让所有指名客人都拥有同等的待遇。
“照最擅长的是本营”深泽在后台,和佐久间悄悄介绍每个cast的内情。“所谓本营就是本气营业,就是让来的客人真实感觉自己是她的男朋友,像恋人一样的接待他们。”
“哇还有这样的名词!”佐久间惊叹,“那女孩子们就不会当真么?”
“笨蛋,女孩子会为自己真正的男朋友付钱么,当然不会,照是在成为他们理想的男朋友。”深泽解释了起来,本营也是他自己在cast时代最擅长的营业方式。“给女孩子们制造非日常的体验,感受比真正的恋人更理想的恋人,才是我们host的工作。”
“哦……这个我懂,就像我是理想的女朋友就是二次元的嫁一样”
佐久间刚说完就被深泽打了头。
“一样个屁。快去门口迎着,yuri组今天带同伴。”
yuri组是Club雪人的No2。但是他们的销售额计算方式在歌舞伎町也算独一无二,就是两个人一组进行营业。
虽然他店也有很多host是两个人经常搭档来接客,但是因为桌位分配总有分开的时候,而yuri组则是干脆以组合作为计数单位,一起营业同样的客人,从不分开,这也是他们当初入店时和深泽开的最大的条件。
当然这也是因为他们对自己的组合营业有绝对的自信。除了在妈妈肚子里就在一起,从幼儿园到现在的没有分离过的幼驯染关系以外,外表冰山角色的翔太和从营业起来头到尾都是传统王子角色的凉太,一冰一火让他们的客人常常陷入恋爱选择困难的剧情里,从而掉坑。
由于两个人一组相对人均能够营业到的客户数量会比别的牛郎少一些,yuri组的顾客基本都是以贵妇为主力。一天2,3本的指名就足以让他们的营业额比别人翻上好几倍。
今天的客人是在开店前就和他们在别的店一起共进了晚餐,结束后接着和cast一起入店的方式叫做同伴出勤。一般只有人气的cast才会有这样扎实的客户,从私人吃饭让顾客可以完全放松把private的自己展示出来,等到店里也更加容易聊得开,开起香槟来也更猛。
而在喝酒上,yuri组也有特别的战略,因为翔太营业时基本不喝酒,通常酒量神仙的凉太就会代替他全程陪客人喝到最后。但即使如此,有些固执的客人为了让翔太能够和他们一起喝,也会不断点最贵的酒,直到翔太喝为止。通过这个战略,每天不需要超高的指名,也能用单价高别人好几倍的数额获得高排位,这就是yuri组。

yuri组一进店里,气氛立刻热闹了起来,客人们也互相刺激,点酒的声音络绎不绝。这时,一个清脆的声音仿佛打破了喧闹的空气,回荡在店里。

“香槟塔ーー”声音是从目黑莲桌上传来。 
香槟塔,host club的代表菜单,即使是完全不知道夜场的佐久间,也多少从动画片里获取过类似的情报,想不到自己出勤的第一天就能碰到这个著名场景,也算是圣地巡游了吧。
“工作来了”深泽一把拉着佐久间走向莲的桌子,点酒的是目黑莲宇宙6时代的老顾客,看起来也就20代前半的可爱女孩子,居然花起钱来这么爽快。
“笨蛋,不需要给我花这么多钱啦,你来看我我就很开心了。”莲转头超近距离的面对着挽着他手臂的客人,被这样一个帅哥这样看了谁都受不了吧,佐久间想起刚才集合时候的笑容,默默吞了一口口水。
“那怎么行!”女孩子抬起头鼓起嘴,一脸神气,“今天可是莲第一天在新店上班,我当然要给你撑腰啦!”
莲的食指完成一个勾,用手指手背从女孩子的额头慢慢滑到鼻尖,最后伸手轻轻捏了一下对方的鼻子。“笨蛋,谢谢你啦”

“哇,代表,这应该也算是本营吧。”佐久间和深泽在后台准备着香槟塔的酒杯,忽然的香槟塔让整个现场都有些混乱,连现在不忙的新人牛郎都被拉了进来。
“嗯,莲可是天职的host。与其说是本营,不如说是riakoi(リア恋)”
“riakoi?”
“就是让客户完全忘记自己和cast的距离,陷入真正的恋爱状态,整个脑海里都充满cast,每天都想怎么才能给他付出多一些让他重视自己只看自己一个。”深泽继续解释“如果说莲有什么弱点,大概就是长得太帅了,作为riakoi有些过于理想吧。”
“这么说来,我们店里还有另一个riakoi的能手哦。”佐久间顺着深泽的指向望去,在远处坐着两个开始到现在都安安静静,也不吵闹也没有怎么点酒的一个桌子。是店里No3的亮平。
这样的No3真的没有问题么,佐久间正一脸疑惑时,被深泽下了新的指示,“佐久间,你去亮平那桌,叫他现在换去3号桌。”


---------------------

对不起明明说是absk主但是今天没来得及写absk!下一章会有的!大家对设定还满意么!

absk是什么神仙cp

Club雪人①(主absk雪人全员)

晚上6点,在做开张准备的Club雪人,代表的深泽今天提早召集了店里的cast和工作人员,有消息宣布。
 “今天开店之前,有两位新成员要给大家介绍一下,首先是cast的新成员——莲”
 话音刚落,对面站着的host们忽然窃窃私语起来,
 “是那个莲么”
 “对就是那个上个月生日时候客人把整条马路都排满玫瑰花花篮,然后还用用镶钻的保时捷环游歌舞伎町的那个宇宙six店的头牌”
 “天哪他怎么会转来我们店,代表花了多少钱挖他啊”
 …………
 “哼!”深泽咳嗽了一声,周围的牛郎门也瞬间识相的安静下来。
 “大家好,我是莲。...

晚上6点,在做开张准备的Club雪人,代表的深泽今天提早召集了店里的cast和工作人员,有消息宣布。
 “今天开店之前,有两位新成员要给大家介绍一下,首先是cast的新成员——莲”
 话音刚落,对面站着的host们忽然窃窃私语起来,
 “是那个莲么”
 “对就是那个上个月生日时候客人把整条马路都排满玫瑰花花篮,然后还用用镶钻的保时捷环游歌舞伎町的那个宇宙six店的头牌”
 “天哪他怎么会转来我们店,代表花了多少钱挖他啊”
 …………
 “哼!”深泽咳嗽了一声,周围的牛郎门也瞬间识相的安静下来。
 “大家好,我是莲。以后请多关照”莲向前一步打了个招呼,露出招牌的笑容,仿佛自带女优镜灯泡一样把在场所有人都闪到睁不开眼。以至于深泽想继续介绍佐久间,却发现这个素人果然当场就被直接电晕过去了。
 “哇塞,也太帅了吧!”佐久间睁大的眼睛里面充满了星星,刚才明明还和这个一样是新人的男孩子在休息室说一些你紧张不,我也是的家长里短,想不到他一开气场就立刻打开了自己的新世界。
 “哼,哼!”深泽看着还在发呆的佐久间,直接继续起了介绍“还有一位是今天新来的黑服的实习生——佐久间,给大家打个招呼吧。”
 被深泽在背后猛推一把到了人群中,佐久间才意识到轮到自己了
 “大大大大家好!我是佐久间!”
 哆哆嗦嗦的一字一句开始了自我介绍
 “我我我是第一次接触这个职业,有什么做的不对的请大家多指导,请多关照”

作为一个和牛郎差了十万八千里的大学生动漫宅,佐久间会进店完全是误打误撞,逼不得已。
 上个月他饭的动画片出了新的DVDbox,还要搞抽选才能参加声优活动。因为日思夜想实在太想看了,佐久间咬咬牙用父母这个月给自己生活费用完买了5套,终于中了。结果现场还有场限谷子一堆,终于把他最后一滴血都榨干。连续一周每天只吃一个白饭饭团度日之后自己的体力终于到达了极限,决定出去打工,谁知道自己在打工的公告板面前看了半天,发现每月的工作时间根本没有办法边工作边宅活,陷入了绝望。
 “要不还是饿死算了吧,爸爸妈妈对不起了,生命与爱情不能兼得”
 就在他这么想的时候,身边忽然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我有工作时间又短又赚的多的打工,你有没有兴趣”
 佐久间转头,看到一个又高又瘦又白的男人,嗯,除了头有点大,算是半个帅哥吧,站在自己的身后。
 “马季斯卡!”睁大星星眼,转念一想又不对,“该不是什么违法乱纪的工作吧”
 “当然不会了!是拯救万千人的高尚工作。”男人扬起嘴角,拉着佐久间就来到了雪人店门口。
 “这个高尚工作。。。就是牛郎么?”佐久间擦擦眼,心想这个catch眼光也太差了吧,居然找自己这个恋爱对象仅限二次元的动画宅?
 “这位大头,哦不,帅哥,你饶了我吧,我就是一个动漫宅,我真的不行!”佐久间边说边打算逃,偏偏肚子在这个时候不争气的叫了起来。
 【咕~~】
 “吃饭么”男人拉住佐久间的手腕,还没有等他回答,就走进了隔壁寿司店。
 结果那天佐久间就这样吃到失忆的程度,只记得最后自己拍拍圆滚滚的肚子,答应这个叫深泽的男人先从黑服的打工做起,下周开始在店里工作。

absk是什么神仙cp

【新坑】Club雪人(主absk雪人全员)

写在前面的话,本文设定是牛郎店,雷多不要踩。
人物设定和排名与实际人物无关,只是为了文好看而已。
然后因为牛郎店设定大家都是用花名所以这次用的都是的名字为主。(除了非牛郎成员)
虽然写了雪人全员但是小劳暂时不会出现!以后大概会。

其他有什么想到了再追加。大家有什么不懂的名词可以给我留言!


人设&名词解释
代表-店里的总负责人,负责现场安排和管理cast们的业绩

cast-牛郎

黑服-服务员

catch-牛郎的星探,挖路人做牛郎的行为


【代表】 深泽
Club雪人的负责人,过去也是牛郎,从上一代代表手里接过经营任务,现在已经隐退了
【No1】 照 
不动的ace...

写在前面的话,本文设定是牛郎店,雷多不要踩。
人物设定和排名与实际人物无关,只是为了文好看而已。
然后因为牛郎店设定大家都是用花名所以这次用的都是的名字为主。(除了非牛郎成员)
虽然写了雪人全员但是小劳暂时不会出现!以后大概会。

其他有什么想到了再追加。大家有什么不懂的名词可以给我留言!


人设&名词解释
代表-店里的总负责人,负责现场安排和管理cast们的业绩

cast-牛郎

黑服-服务员

catch-牛郎的星探,挖路人做牛郎的行为


【代表】 深泽
Club雪人的负责人,过去也是牛郎,从上一代代表手里接过经营任务,现在已经隐退了
【No1】 照 
不动的ace,店里的头牌,靠反差萌有一批固定而且死忠的客户
【No2】 yuri组(翔太+凉太)
通称yuri组,比较特别的打法,两个人一组赚营业额
【No3】 亮平
治愈系,看起来完全没有牛郎感但是其实十分好强
【垫底】康二
新人牛郎,刚刚从关西上京,基本没有指名客,做的工作和黑服差不多打杂为主
【外圈】
佐久间
主角,新人黑服 写文的人的担当


从外表到内在都是天职的牛郎,原本是隔壁宇宙6的头牌,原因不明的跳槽来雪人

absk是什么神仙cp

两个怪人的恋爱 结局



早上起来发现sakuma躺在自己旁边,abe重重掐了一下旁边光溜溜的sakuma的脸。

“痛——————!”sakuma唰的一下从床上坐起来大叫了一声,音量太大abe怀疑自己的耳膜要爆破,连忙堵上了sakuma的嘴深呼吸了几口确认自己没有做梦。

“sakuma,听好,接下来的问题你只要用点头和摇头来回答我”abe抬手锁上门,另一只手继续用堵着sakuma的嘴。

“第一个问题,你昨天是睡在我家么?”

点头,一个非常显然的答案。

“第二个问题,你是和我睡一起么”

点头。

“那。。。我们有没有发生什么?”

点头。

“。。。”努力保持平静的abe,终究还是乱码了,

“昨天晚上我窗户关着啊你怎么会进来呢,还有为什么我们会...



早上起来发现sakuma躺在自己旁边,abe重重掐了一下旁边光溜溜的sakuma的脸。

“痛——————!”sakuma唰的一下从床上坐起来大叫了一声,音量太大abe怀疑自己的耳膜要爆破,连忙堵上了sakuma的嘴深呼吸了几口确认自己没有做梦。

“sakuma,听好,接下来的问题你只要用点头和摇头来回答我”abe抬手锁上门,另一只手继续用堵着sakuma的嘴。

“第一个问题,你昨天是睡在我家么?”

点头,一个非常显然的答案。

“第二个问题,你是和我睡一起么”

点头。

“那。。。我们有没有发生什么?”

点头。

“。。。”努力保持平静的abe,终究还是乱码了,

“昨天晚上我窗户关着啊你怎么会进来呢,还有为什么我们会发生什么呢我以为那是做梦啊,你为什么不反抗呢,你是sakuma真人么还是复制人来逗我¥&%#{:KJl}}”

sakuma从快要把他掐死的abe手掌里挣脱出来,大喘几口粗气“哈,哈。。。abe酱,冷静一下。你的问题我点头摇头回答不了,而且我就快被你憋死了。”


案情的真相是这样,那天去完sakuma家abe就发烧倒了下去,睡了整整一天。

sakuma是在abe倒下的第二天傍晚去abe家看他的,当然是abe酱妈妈给他开了门,堂堂正正的跑进abe的房间。

到房间sakuma看到abe还在睡,sakuma就坐在那里看了一会漫画又瞥到了abe写的圆周率的本本,心想这个人还真的好喜欢小数点后面啊每天都想着小数点睡觉吧一定。晚上sakuma和abe一家一起吃了个晚饭,看了会儿电视,abe酱的妈妈问abe在学校好不好啊能不能交到朋友啊,sakuma说没事没事有我呢。简直就像abe家的一员一样。然后abe妈妈说天晚了abe还在睡我要不给他送个饭sakun也早点回去吧。sakuma说那我去给abe送吧也顺便看他一眼,等下我从窗口走就好了abe妈妈不用送了。


就这样带着吃的进了abe的房间,结果一进门就听到abe念念叨叨喊自己的名字,一听内容,还是要把自己绑起来,吓得他差点拔腿就跑。但是幼馴染的睡颜太可爱,自己忍不住坐在床头看了一会,看着看着就难过了起来。

为什么会喜欢上abe呢,sakuma也不知道,起初只是因为他长得可爱,眼珠子圆圆的好像自己放在床头的那只泰迪熊。妈妈说新搬来的小朋友你要好好照顾他呀,结果发现小朋友居然和自己一样大,还进了同一个的班级。abe酱每天在学校都不说话,只是一个人默默的看书,要不就是站在自己的座位旁边看着自己,等到自己把他带到只有2个人的地方,才开始说自己想说的。abe酱只有我一个呀,小小的sakuma想着,就真的像对待自己的小熊一样的爱护。保护着abe酱,不让别人靠近他。

可渐渐的他的abe酱就长大了,成绩也很优秀,长得也越来越帅气,虽然还是那么不器用,还是不太和sakuma以外的人说话。但表面乐天的sakuma其实心里一直都默默得害怕着abe忽然离开自己的一天的到来。明明是自己想保护的人,却变成了自己的弱点,他也不断变换方式在寻求某个契机可以改变,却始终看不到亮光。


sakuma想着想着就把自己想睡着了,后来,小熊把他放在了床上,再后来,小熊就和他融为了一体。

sakuma想这不是做梦啊我是清醒的,但他又觉得这一切都太像梦了。结果等他醒过来,他的小熊就问他sakuma这是梦么。


“所以,不是梦哦”sakuma看着abe的眼睛说道。

“对…对不起”abe酱的心砰砰砰的跳了起来,满脸涨得通红。“sakuma…我”

“abe酱,为什么会对我做这样的事情呢?”

“…对不起”

“恩,不是要你道歉,是问你为什么”

“当然是因为……喜欢你(小声)”

“恩?你说什么我没听见”

“....”

abe酱低着头好久看不见表情,气氛忽然有些紧张起来,“sakuma!”听见abe忽然喊自己的名字,吓得sakuma一抖

“sakuma,听好,我喜欢你,喜欢了很久了。我和你发生的这个关系,恩,怎么说呢,虽然是意外,但是我不会再放开你了,以后不许你再和meguro出去了,别人也不行,如果你一定要出去,我就要把你绑在这里,一辈子都出不去。”

“笨,笨蛋”突如其来的告白让sakuma反而不知所措了起来。

“恩?”

“我和meguro什么都没有”

“!?”

“我们什么都没有发生过,abe酱是我第一个人哦。”

“…?”

“是真的没有骗你!”

“…那!那你以后也不许有我以外的人。”abe紧紧抱住sakuma,仿佛要把他揉进自己怀里。

“只许呆在我身边,不许你出门,不许别人和我分享你,你只有我一个人。”

仿佛在念着咒语一般,abe把自己十几年心里想的事情终于化成了语言,他终于决定绑住他的青梅竹马,而此刻sakuma也伏在他的小熊的胸口,听着小熊可爱的的咒语和紧凑的心跳,笑着点了下头。

“说好了哦。”

“恩,说好了。”

……………………………


结尾

abe的诅咒下,sakuma开始了他的家里蹲生活。

每天从窗口跳进abe房间,陪他读书陪他说话,仿佛和泰迪熊没有什么区别,除了做爱以外。

abe常常问他,如果现在自己让他不要家里蹲了他会怎么选择。

sakuma想了想说,他还是会家里蹲。

不是因为自己想逃避社会,也不是因为他怕abe不安。而是只要他在这个房间里,就能永远的绑住他的泰迪熊。

那么,被绑在这个房间的,究竟是谁呢。

也许只有这两个怪人们自己知道了。






sei

【absk/ABO】Cruel Summer

Cruel Summer 残夏

全篇chechecheche

🔗见评论

烟火大会/浴衣skm/伪师生

又是一篇TBC的che 等我开学安定下来之后回来填坑

卑微求红心 求评论

Cruel Summer 残夏

全篇chechecheche

🔗见评论

烟火大会/浴衣skm/伪师生

又是一篇TBC的che 等我开学安定下来之后回来填坑

卑微求红心 求评论

absk是什么神仙cp

两个怪人的恋爱方式⑥

阿部亮平躺在床上开始回忆刚才发生的事情。

一切场景都是那么的熟悉,熟悉的sakuma的家,通往sakuma房间的楼梯,sakuma的床头,唯一他没有见过的是这样的sakuma。

而自己的反应也把他拉回了现实,自己居然对青梅竹马的失恋不仅不能共感还十分高兴,甚至还想着趁sakuma内心失落可以有机会让他成为自己的。。。他以为自己只是喜欢sakuma,不希望这个青梅竹马因为生活和别人离他远去,而这一刻他才明白,自己对sakuma早就超过了青梅竹马的感情,不知不觉中升级到了占有性质的恋爱,他想要拥有他,不是每天一起做作业,不是一起上下学,而是完完全全得把他绑在自己身边,不分给身边任何一个人...

阿部亮平躺在床上开始回忆刚才发生的事情。

一切场景都是那么的熟悉,熟悉的sakuma的家,通往sakuma房间的楼梯,sakuma的床头,唯一他没有见过的是这样的sakuma。

而自己的反应也把他拉回了现实,自己居然对青梅竹马的失恋不仅不能共感还十分高兴,甚至还想着趁sakuma内心失落可以有机会让他成为自己的。。。他以为自己只是喜欢sakuma,不希望这个青梅竹马因为生活和别人离他远去,而这一刻他才明白,自己对sakuma早就超过了青梅竹马的感情,不知不觉中升级到了占有性质的恋爱,他想要拥有他,不是每天一起做作业,不是一起上下学,而是完完全全得把他绑在自己身边,不分给身边任何一个人和时间。

abe陷入深深的自责只中。这样的嫉妒又自私的自己根本就没有资格和sakuma在一起,更何况在他的世界观里,表白,同意,约会,牵手,接吻,最后才是身体关系。恋爱就是应该这样按部就班一步一步发展才对,而自己居然有一瞬间想想跳过前面所有步骤直接最后?

想的越多头就越热,abe的意识渐渐朦胧了起来,好像有些发烧了,他闭起双眼,希望自己再睁开眼的时候一切都能回到昨天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时间。


发烧的abe在半夜满头大汗的醒来,看到sakuma在自己房间的地上睡觉。

难道是做梦?abe心想,自己明明把窗子锁的好好地,sakuma也不会半夜来自己家。

他蹑手蹑脚得爬下床,趴在地上,月光照在sakuma的脸上,让他可以清晰的看到sakuma的脸。睡着的眼角微微泛着粉色,很像现在女孩子流行的病娇妆而涂得眼影,但sakuma却是天生的,在白的透明的皮肤下更加明显,仿佛是瓷器上的一点朱砂,脸上散着星星点点的痣,第一次见就觉得像童话故事里的角色一样,有一种说不上来的可爱感。特别是脖子和胸口的连接处有一块胎记,虽然sakuma本人说那是爱心的胎记,但abe却一直觉得它长得很像炸鸡,每当夏天来到sakuma敞开脖子的领口看到那块胎记时,abe都会感觉好饿好想咬咬看。想着想着他忍不住动手摸了一摸那个炸鸡。

同时,粉红色的眼角就微微颤动了两下,sakuma睁开了眼睛。

“abe酱”sakuma的眼神像一只刚睡醒的小狗一样迷茫

身体还是热热的,大概是烧出现幻觉了吧,居然觉得sakuma在叫自己?abe想,这个梦还挺真实的么,自己都能感受到皮肤的触感。

算了不如自己来验证一下,abe低下头,轻轻咬了一下sakuma胸前的炸鸡胎记。

恩,咸咸的,有一点汗的味道,和自己想像的不太一样,但是也挺好吃的。边想着,边继续舔了起来。

“嗯…唔”sakuma的身体微微的颤抖着,发出细小到听不到的呻吟。

居然没有反抗,那一定是做梦啦,abe忍不住笑起来,平时上蹿下跳的自己幻想里居然是这样一个小白兔,人的大脑还真是不可思议呢。

“真可爱。。”abe酱摸摸sakuma湿润的眼角。“sakuma,我们去床上好不好”

面前的小白兔点点头,乖乖得跟着自己上了床。abe想,自己居然还能控制这个梦,什么时候拥有了这样的超能力呢?反正既然有了,就好好利用一下吧。

------------

蟹黄分割线!麻烦转子博!密码见置顶

💚共通点0の両思い💗

【absk】TV in Black&White

色击设定:大家生来是看不到颜色的,只有在遇到自己的soulmate的时候才能看到颜色,机率很低。不同人的情况下,可能会有延迟。

私设:absk是一见钟情(是事实

absk说的第一句话来自于TVG的对谈


——————————————————————

Living without you is like Tv in black and white.

没有你的生活好比黑白电视,

you turn me on and brought color into my life, 

而当你旋开开关颜色倾泻而入,

When I'm around you suddenly I realize...

色击设定:大家生来是看不到颜色的,只有在遇到自己的soulmate的时候才能看到颜色,机率很低。不同人的情况下,可能会有延迟。

私设:absk是一见钟情(是事实

absk说的第一句话来自于TVG的对谈


——————————————————————

Living without you is like Tv in black and white.

没有你的生活好比黑白电视,

you turn me on and brought color into my life, 

而当你旋开开关颜色倾泻而入,

When I'm around you suddenly I realize, 

当我遇见你才恍然发觉,

that I was blind before, 

我之前的生活黯然失色,

I saw the world through your eyes.

只有你眼中有光彩夺目的世界。


                    -《TV in Black & White》

——————————————————————



side ab

       在这个世界上,其实相当一部分人看到的世界都是黑白的,为了让更多的人看到缤纷的色彩,科学家长久以一直在研究“色击”现象发生的科学依据,可惜至今为止还没有得到结论。

       阿部亮平合上手中的科普书籍,叹了口气,“有颜色的世界是什么样的呢?”。自家的父母是令人艳羡的soulmate夫妻,自己曾经好奇地问他们色击是什么感觉,颜色又是是什么样的。还记得那时候父母脸上幸福的笑容,“我们呀,是在饮食店第一次见面的。当时已经很晚了,你爸爸一个人来的,”妈妈笑着跟我说,“当时我就能看到颜色了,可惜你爸爸延迟了几个小时才看到颜色,那天半夜我们店正准备打烊的时候突然冲进来一个人真是吓我一跳呢。至于颜色是什么样的,等亮ちゃん遇到自己的灵魂伴侣的时候就会知道啦。”

      “我真的会遇到那个人吗?书上说遇到灵魂伴侣的几率只有20%,如果一辈子都遇不到那个人的话,岂不是一辈子都看不到颜色了..”

     “如果是亮ちゃん的话一定可以遇到那个人的,那个人现在一定也在某个地方等着跟亮ちゃん相遇呢。”

       从回忆中回过神来,时针已经指向了11,是要上床的时间了,听说明天又有新入社的jr要开始一起上课,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人呢...这么想着,阿部逐渐陷入梦乡。

       练习室还是像往常一样充满活力。再加上是会有新成员加入的日子,又比往常多了一分躁动,每个人都止不住地想新来的jr里会不会有自己未来的成员,会不会有以后跟自己并肩站在更大舞台上的战友。

       快到上课时间的时候,经纪人领着几个小男孩走了进来,向大家介绍这是新来的成员,希望以后大家好好相处。阿部心不在焉地一边跟身边的深泽耳语一边打量着着跟在经纪人后面的小豆丁,仿佛看到了当时的自己。

但是当他瞄到最后一个进来的人时,阿部却突然觉得眼前的世界变得不一样了——那个人穿的衣服,是彩色的。整个视界突然以那个人为中心被绘上色彩,本来只有单调色彩的事物突然变得光彩夺目起来。

       色击的冲击过大让阿部不知所措起来,是该现在就该向他搭话吗?可是看上去他还没有受到色击的样子,万一是我弄错了怎么办?可是妈妈说也会有灵魂伴侣出现时间差的情况,也许我的灵魂伴侣跟爸爸一样也是个神经大条的人吧?那还是先等等看好了。心里这么决定着,台上的自我介绍缓解也轮到了让阿部看到颜色的那位。

      “大家好,我叫佐久间大介,请大家多多指教。”正在进行自我介绍的人看着有些害羞,脸红红的眼睛也不知道往哪看,阿部忍不住地仔细观察起来。

      原来他的名字是佐久间大介啊,さくまだいすけ,念起来还挺可爱的,皮肤真白,脸上的痣也很有特色呢,感觉是个有趣的人。突然像是感受到了阿部的眼神,佐久间歪了歪头直直地跟阿部对上了目光,然后露出了个小小的微笑。阿部做贼心虚似地赶紧低下了头,却止不住着刚刚对上目光的一刻怦然心动的感觉。他的眼睛可真大真好看啊,阿部这样想着。

       简单的自我介绍环节之后就开始了一天的课程,但有颜色的世界显得那么的新奇,阿部一直难以集中精神在课程上。“还好因为有新人进来所以没有学习新的内容所以可以跟得上老师的节奏,不然一定会被骂的很惨”阿部这么想。

       时间到了午休,大家都和相熟的朋友集结在一起准备去领便当。阿部也照例跟深泽准备一起去发便当的地方。

    “阿部ちゃん今天不舒服吗?上午一直心不在焉的。”深泽突然问道。

    “那么明显的吗...”阿部面露难色,“其实刚刚有个新人进来的时候,我突然看到了颜色..”

    “诶!!是色击吗!!!好厉害!!颜色是什么样的啊阿部ちゃん快告诉我??是哪个新来的呀!!你不去找他吗!!”

    “fukka一下说太多了!是佐久间的,眼睛大大的那个。他好像没什么反应的样子,虽然听说也有双方出现时间差的情况,但我怕是我弄错了,果然还是等等吧?”

    “那阿部ちゃん觉得是他吗?”深泽突然认真地问。

    “我觉得....是他。”

    “那阿部ちゃん还犹豫什么,快去找他呀!这可是只有20%概率的色击诶!要好好珍惜啊!”

    “...真的不会吓到他吗,直接去的话会不会太唐突?”

    “灵魂伴侣灵魂伴侣,你们是上天注定的!”深泽环视四周在队伍的最后找到了佐久间,然后把阿部转向那个方向,说:“一定不会有错的,去吧,阿部ちゃん!”

      阿部看着人群中的佐久间,深吸一口气,走了过去。

 

Side:skm

       正式来杰尼斯上课的第一天果然内心抱有种种不安,要是能认识新朋友就好啦,佐久间这么想着跟着经纪人走进来舞蹈室,为什么一进门就觉得有道视线一直在打量自己呢?难道我的脸上沾了什么东西?

       终于轮到了自己,佐久间深深地呼了一口气开始了简短的介绍,果然还是觉得一直有人在看我,佐久间忍不住顺着视线的方向看了过去,突然感觉心脏重重地跳了一下,想要看清对方的脸时,对方却避开视线低下了头。

       结果整个上午的课程时,佐久间都感觉心里空落落地,除了老师教学的时间之外一直忍不住看向那个人的方向。这种感觉到底是什么呢?他这样想着。

       到了午休时间,大家都跟自己的朋友结伴而行,本来也有一起新加入的人邀请佐久间,佐久间却在纠结一番之后拒绝了。目送邀请自己的人离开,佐久间暗暗给自己打气,决定去找那个前辈搭话,不过那个前辈的名字我都不知道....佐久间一边在人群中找寻那个人的身影一边这么想着。终于在队伍前列看到了那位前辈,可是他正在跟朋友聊得热烈的样子,不然还是下次吧,这么想着佐久间低着头一个人站到了队尾。

       一边盯着地板一边跟着队伍往前走,真是无聊啊,佐久间这么想着。

    “佐久間くん....ですよね?”突然有人停在佐久间面前这么问道。

      佐久间慢慢地抬头,看到面前的人正是早上跟自己对上视线的人,穿着一件自己叫不上名字的颜色的上衣——他能看到颜色了。

 


absk是什么神仙cp

两个怪人的恋爱方式⑤

“真的不知道sakuma怎么想的”今天abe也被气的半死。

sakuma已经和目黑莲交往了半年,sakuma依旧每天晚上来到他家,给abe酱repo他们去约会和互动,偶尔还要邀请abe来加入他们的约会当电灯泡。

本来朋友的恋爱是应该好好应援的,但是abe这半年简直丢了魂魄,每次听完sakuma讲他和目黑莲的恋爱小故事,自己都浑身难受恨不得夺窗而逃。更别提一起去约会了,要不是sakuma说他是第一次约会很紧张希望abe一起,自己作为一个有常识的人,才不会去打扰别人的约会呢!而sakuma约会也真是怪怪的,每次自己发呆回过神都看到sakuma在打meguro,看着明明比sakuma高这么...

“真的不知道sakuma怎么想的”今天abe也被气的半死。

sakuma已经和目黑莲交往了半年,sakuma依旧每天晚上来到他家,给abe酱repo他们去约会和互动,偶尔还要邀请abe来加入他们的约会当电灯泡。

本来朋友的恋爱是应该好好应援的,但是abe这半年简直丢了魂魄,每次听完sakuma讲他和目黑莲的恋爱小故事,自己都浑身难受恨不得夺窗而逃。更别提一起去约会了,要不是sakuma说他是第一次约会很紧张希望abe一起,自己作为一个有常识的人,才不会去打扰别人的约会呢!而sakuma约会也真是怪怪的,每次自己发呆回过神都看到sakuma在打meguro,看着明明比sakuma高这么多的meguro被打却连抱怨都没有,就觉得这两个人意外得感情很好呢,abe想着想着又低落了起来。

自己明明从小就不是会嫉妒的类型,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每次看到sakuma和别人一起,总会觉得他离自己越来越远了,常常心都会有揪起来的感觉。

 

然而自以为很有常识的abe,也同样把自以为很有战略的sakuma气的半死。

“你说阿部亮平该不是个傻子吧!”sakuma和目黑莲在涉谷的奶茶店排队,他已经请了这位帅哥学弟喝了整整半年的奶茶,为了设定的真实性把目黑莲的情报都听了个遍,每天都一边排队一边计划几天给abe编什么小故事来激将abe。

然而,他的青梅竹马不仅不为所动,甚至连自己邀请他参加约会都接受了,搞得自己还要再他面前和目黑莲假装情侣,一转头就暴打他一顿,那天约会完目黑莲因为全身是伤差点被亲弟弟打电话报警。

“前辈,能不能不喝奶茶了,我现在打嗝都一股珍珠味”站在身边的帅哥还是一脸无辜。

“确实不能再请下去了”sakuma说“目黑莲,我们分手!就现在!”

“哈?”目黑莲看着扭头就走的sakuma“前辈我们都排了一小时了不要说走就走啊!前辈,前辈?”

目黑转过头,看到和他一起排队买奶茶的jk们都一脸痴迷的看着他。

刚才发生了什么?目黑莲没多想,继续排起奶茶。

 

~~~

 

下课时候abe被sakuma的班主任叫住了,“abe,sakuma今天没有来上课,你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啊?”

“不,不知道”自从sakuma开始部活,abe就不和他一起上下学了,当然今天缺勤的事他也是现在才知道。

“那就麻烦你把作业带给他吧,顺便看下他的情况”老师把作业交给abe转身离开了。

奇怪,难道sakuma是生病了么,可是自己和sakuma在一起这么多年也没见过他生病,不是说傻瓜是不会感冒的么,不过说起来昨天傻瓜确实是没有来自己家来,该不是出了什么事吧。。。担心起青梅竹马的abe,加快了回家步伐。

 

sakuma听到妈妈在门口喊abe酱来了,紧接着是哒哒哒哒地abe酱走上楼梯的声音,咚咚两下敲门声,Sakuma没有应,abe就卡恰的慢慢推开了们。

“sakuma,要不要紧”abe边说边走到床头,突然sakuma从被子里探出头来,脸红红的,眼睛也红红的,像一个被抓起来的兔子。

“abe酱!”sakuma说着,突然抱住了abe的腰。

“诶诶诶诶诶!!!???”abe被吓得跳了起来。平时sakuma也挺喜欢身体接触,但是今天怎么就是觉得和平时不太一样“sa。。sakuma你怎么了”

“我和meguro分手了”

“????”

“meguro,有了别的喜欢的人”

“!!!”abe惊慌失措,他没有料到是这个走向,然后更让他惊慌失措的是听到这个消息的自己居然有一丝开心。

“abe酱”sakuma埋在abe胸口的头缓缓地抬了起来“abe酱,不要走。”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abe在内心连打了一串平假名加感叹号,平时高材生的大脑此时完美地停止了运转,面对全身粉色的幼驯染45度抬头,用哭的有点肿反而变成了双眼皮的大眼睛看着他,眼角是天生的粉红色晕染。眼珠子黑黑的眼眶是湿乎乎的有一些反光,仿佛一只下雨天被丢在路边的小狗。

“啊,救命”abe的忍不住发出了呜咽声,然后一股熟悉的血液涌上了他的身体,身体的某个地方隐隐地热了起来。

“?abe酱”

“不,不行!!!!”自己的青梅竹马明明正在因为失恋而痛苦,自己却对他起了兽心?阿部亮平你还是不是人?abe用最后的一丝力气,把眼前的青梅竹马从自己身上推开,打开窗从sakuma一直走的路线跳回了自己房间。

~~~~

下一章有黄,所以我去研究下怎么设置密码!然后大概今天半夜更新!


absk是什么神仙cp

两个怪人的恋爱方式④

周末都没有更新,我又来啦~大家都meme的感想也可以发给我!

~~~~~


“目黑莲你什么鬼???我们排练好的台词呢?什么前辈乖知道我喜欢你好久了么???这牛郎台词你是从哪个youtube频道看来的???”sakuma暴跳如雷,跳起一米高连打目黑莲的头。

“疼!…前辈我只是想多一些原创性啊”

“原创个头啊谁给你权利原创???!把abe酱都吓走了!”sakuma简直气到晕倒,他计算了这么久的计划,就是故意在abe面前演出这一场告白剧目然后他面对校园第一handsome的后辈目黑莲直接拒绝并且表示自己有喜欢的人了是自己的幼馴染--从而引出abe来表白。

没想到自己的计划被目黑莲的一句...

周末都没有更新,我又来啦~大家都meme的感想也可以发给我!

~~~~~


“目黑莲你什么鬼???我们排练好的台词呢?什么前辈乖知道我喜欢你好久了么???这牛郎台词你是从哪个youtube频道看来的???”sakuma暴跳如雷,跳起一米高连打目黑莲的头。

“疼!…前辈我只是想多一些原创性啊”

“原创个头啊谁给你权利原创???!把abe酱都吓走了!”sakuma简直气到晕倒,他计算了这么久的计划,就是故意在abe面前演出这一场告白剧目然后他面对校园第一handsome的后辈目黑莲直接拒绝并且表示自己有喜欢的人了是自己的幼馴染--从而引出abe来表白。

没想到自己的计划被目黑莲的一句台词就破坏的干干净净,场面冲击力太大直接把淳朴的abe酱给吓跑了。但想想自己明明知道自己这个这个被称为学校第一池面的学弟其实就是个笨蛋,还叫他来帮忙自己演戏,也只能打自己耳光了。

“前辈我能问个问题么?”目黑莲一脸什么都没发生过的轻松表情。

“前辈怎么知道abe前辈会来啊?既然来了不就代表他喜欢sakuma前辈么,为什么还要搞得这么复杂呢?”

为什么知道呢?不,其实sakuma心里也不过百分之五十的把握,虽然他自信自己是世界上最了解abe的人,甚至超过他自己。但abe酱来的原因,如果只是关心自己的幼馴染也完全逻辑合理,加上没有把最后的防线逼出来,现在谁也说不清楚abe酱到底怎么想。

现在既然计划1已经落空,就只能紧急投入计划2来继续引导他的钝感王幼馴染。

“总之,最终目的是让abe酱对我告白,除此以外都不行!所以现在我们只能将错就错了。”sakuma突然抬头牢牢盯住目黑莲的池面脸,“懂了么?”

“不懂…”目黑莲一脸黑人问号“前辈我就想问问你还请我喝珍珠奶茶么?”

“当然请啊”sakuma忽然变成了一个狐狸脸“只要你按我说的做”

~~~~~

晚上,sakuma一回家就从窗口直跳到了abe酱的房间窗口。sakuma敲敲窗口,abe抬头,明显和平时有点不一样,局促的走到窗口给自己开了窗。却没有让自己进房间。

“sakuma…今天已经很晚了我打算睡了…”abe说着打算赶走在窗口蹲着的sakuma。

“abe酱等一等!我有件事跟你说!“

“…”

“今天我被告白了!”

“…恩就是前几天说的那个么…”

“对!然后啊,告白我的居然是个男生!是我们部活的新生!”

sakuma一脸兴奋的说话方式让abe越来越气,但他还是保持着镇定,一脸冷漠得不应声。

“abe酱不吃惊么?”sakuma的眼睛都用力到变成了欧式双眼皮,黑眼珠死死盯着明显脸色渐渐变差的abe酱继续说道

“然后我就同意了”

“同?同意了!?”abe都差点忍不住崩坏了冷漠的脸。

“对啊,abe酱也知道我不是没有交往过任何人么,所以我想说不定我没有和女孩子交往是因为我喜欢男孩子么?所以就想既然有人告白我就试试看…”

“对哦,毕竟对方也是个帅哥”跌入谷底的abe酱,居然不小心把心里想的话都说了出来。

“咦,你怎么知道?”sakuma坏心眼的明知故问。

“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只是猜对方是个帅哥…而已!”abe酱慌张解释的样子可爱到sakuma忍不住想冲上去抱住,结果被冰冷的玻璃弹了出去。

“没什么事我就睡了!明天还有考试!”abe留下这句话,无情的关上窗户,顺手拉上了窗帘,继续写起今天第10遍的圆周率。

sei

【不仲】變如不曾改變 02

遲來的一句中秋快樂!一塊甜甜的回憶殺京北小甜餅和便利店恋爱的absk送給大家


  阿部亮平自然是知道京本大我和松村北斗那段孽緣的——這樣的形容語出佐久間大介。雖然佐久間和京本壓根不認識,但並不妨礙他用神奇的直覺高度概括這段關係。久別重逢后的松村令阿部感到驚訝——他的記憶還真真切切地留在高中,那個松村北斗笑著和京本大我二人手拉著手在校園祭時轉圈的樣子。

  “一個笨蛋alpha。”佐久間大介扯扯被便利店的暖風吹得歪向一邊的圍巾,“真是個讓人擔心的傢伙。”

  “謝謝。”阿部亮平伸手接過售貨員遞來的硬幣,“怎麼這麼說?”...


遲來的一句中秋快樂!一塊甜甜的回憶殺京北小甜餅和便利店恋爱的absk送給大家


  阿部亮平自然是知道京本大我和松村北斗那段孽緣的——這樣的形容語出佐久間大介。雖然佐久間和京本壓根不認識,但並不妨礙他用神奇的直覺高度概括這段關係。久別重逢后的松村令阿部感到驚訝——他的記憶還真真切切地留在高中,那個松村北斗笑著和京本大我二人手拉著手在校園祭時轉圈的樣子。

  “一個笨蛋alpha。”佐久間大介扯扯被便利店的暖風吹得歪向一邊的圍巾,“真是個讓人擔心的傢伙。”

  “謝謝。”阿部亮平伸手接過售貨員遞來的硬幣,“怎麼這麼說?”

  “雖然說在你這裡聽到大我的近況應該是挺開心的,但是他完全沒有要進攻的意思嘛。”

  “別覺得所有人都和さっくん一樣是個實幹派。”阿部亮平笑笑,無視了佐久間的雙手揮拳抗議,喝下一口拿鐵咖啡。他們走出便利店,晶瑩的白色光點在路燈照耀間落下來,阿部下意識地伸手抹去了在佐久間鼻頭融化的小小雪片。

  “啊。”

  “啊。”

 

  兩人同時愣住,一個大大的笑容綻放在佐久間的臉上。

  “あべちゃんーー今晚去我家吧!”

  “有點吵。”


  京本大我背著吉他包過了馬路。遠遠的,他看見阿部亮平站在便利店門口和一個個子小小的、被圍巾裹成熊一樣的男生說話。

  啊,阿部的圍巾嘛。

  本要喊出的句子沒能喊出來,京本大我把手重新揣回外套口袋里,跺跺腳。


  上次在阿部亮平處聽到那個名字已經是兩三個月以前,京本大我覺得阿部哪都好,就是過分的溫柔讓他顧慮太多——哪怕是對朋友也是這樣。

  其實不要緊…自己甚至想要知道更多。沒想到二人不約而同地依然留在東京、大學只隔了兩個街區、依然有共同的朋友……

  卻已經三年多沒有再見面。


  冰涼的雪花落在后脖,和微微腫脹的腺體一樣讓人難受。京本大我暗暗歎氣,合租的公寓是回不去了,今晚還是回家吧。


  

  作為京本大我的初中同學,阿部亮平和渡邊翔太十分捧場地早早來到校園祭會場,卻只在班級攤位碰見張羅著收錢的田中樹。然而田中樹和渡邊翔太第一次見面便十分投緣,剛認識沒十分鐘已經開始互相稱呼“shoppi”和“juri”,阿部亮平在聽見渡邊扯著田中樹去某個攤位拍照然後P成一萬日元的詭異提議后提出要去找一直沒露面的京本大我。

  那傢伙就是這樣,明明把你們叫來了自己不知道跑哪去。

  阿部亮平苦笑,小少爺自由慣了,我們也習慣了。

  啊,可以去問問文學社的攤位在哪裡。田中樹想了想,也許和北斗待在一起。


  松村北斗好笑地看著京本大我拿著杯飲料在文學社的攤位一坐,大有要在此生根敵不動我不動的架勢,便彎腰將京本放在腳邊的吉他包撿起來。

  座位收租金,一首歌。

  京本大我拿著杯蘇打吸溜一口,倒也興致勃勃地拉開拉鏈。

  聽什麼?

  點歌啊?文學社的成員都湊過來,笑嘻嘻地問。

  我問北斗呢。


  松村北斗沒想到京本大我這樣說,低頭笑了笑。

  都行。就唱你新寫的那首吧。


  京本大我低頭彈唱,松村北斗撐著臉聽。他試圖集中精力聽旋律聽歌詞,但視線往那人身上飄,回神時清清嗓子裝作盯著彈吉他的手指看,但一切小動作都被京本大我瞧個正著。他們裝作沒有對視,但眼神碰撞了多少次又飄離了多少次卻只有他們自己知道。

  雖然結尾的高音有些顫,松村北斗依然忍不住鼓起掌來。社團的其他人都識趣地散開,二人一時站也不是坐也不是,松村咧咧嘴,挨著京本坐下,低頭看著他收拾琴包。京本大我拉上拉鏈,笑著抬頭看向有些窘迫的松村,將自己剛剛在喝的冰凍蘇打水塞到他手中,手指合上又伸開,水珠灑了松村北斗一臉。

  喂。

  幹嘛。


  京本大我笑嘻嘻地抓住松村北斗的手腕,將他帶起來,雙手交疊,二人在原地手拉著手轉了兩圈。松村北斗一時跟不上這位小少爺的腦迴路,暈暈乎乎間,只看見京本大我笑得燦爛。

  纖細的手指反手一抓,從指縫間探入,二人十指交纏,京本大我舉著手伸到面前——


  ——喂,大我!

  

  阿部亮平遠遠地看見,京本大我扯著一個看起來有些害羞的男生的手朝自己使勁揮手。



哪怕為了被京北閃瞎的阿貝貝也請給我點評論qwq謝謝您!以及请大家去看看马鹿兰花絮里十指相扣的京北吧!www

absk是什么神仙cp

两个怪人的恋爱方式③

终于轮到skm的内心啦,希望大家喜欢!

周五一下课,sakuma就赶紧跑到abe班级的教室后门,躲在窗口看着abe慌慌张张的领着书包就冲向体院馆,露出了平时没有人见过的笑容。

情书当然是假的,如果有人对自己有好感,那怎么可能钝感到发现不了呢,毕竟他可是一个有整整10年暗恋经验的暗恋专家(?有什么了不起么)。

实在太难了吧,sakuma想,自己一个恋爱高材生,偏偏碰到一个恋爱偏差值为负数的钝感笨蛋,整整10年的暗示在abe纯洁的心中都是清正美的友谊,宝冢都不敢这么演啊?

就连自己在中三的忙碌时期为了光明正大每天和abe在一起,每天都在他家补习功课(美其名曰为了考上abe一样的高中)...

终于轮到skm的内心啦,希望大家喜欢!

周五一下课,sakuma就赶紧跑到abe班级的教室后门,躲在窗口看着abe慌慌张张的领着书包就冲向体院馆,露出了平时没有人见过的笑容。

情书当然是假的,如果有人对自己有好感,那怎么可能钝感到发现不了呢,毕竟他可是一个有整整10年暗恋经验的暗恋专家(?有什么了不起么)。

实在太难了吧,sakuma想,自己一个恋爱高材生,偏偏碰到一个恋爱偏差值为负数的钝感笨蛋,整整10年的暗示在abe纯洁的心中都是清正美的友谊,宝冢都不敢这么演啊?

就连自己在中三的忙碌时期为了光明正大每天和abe在一起,每天都在他家补习功课(美其名曰为了考上abe一样的高中),也没有让阿部老师带自己踏上大人的阶梯。
不得不说能考上现在的高中,完全归功于abe老师实在太负责了每天都努力用知识的海洋浇灭sakuma的脑内恋爱剧。

那么为什么不自己去跟abe告白呢?不行,绝对不行,否则自己10年前就这么做了。abe这样内向又责任感强的人,如果自己主动表白,一定会变得连青梅竹马的关系都无法保持下去。那可不行,自己可是要一直和abe在一起的人,不管发生什么,不管用怎样的手段。

明明是个急性子的sakuma,就这样等了整整10年,终于忍不住了。

“高中!高中我一定要得到abe酱的告白!”sakuma下定决心。

为了实施被告白计划,sakuma做了详细的规划,其中就包括社团活动。

从小学开始他们两个就每天贴在一起,sakuma为了不让abe有别的朋友,把所有试图靠近abe的小朋友都赶走了就是为了没人妨碍他们在一起。

但是距离太近的弊端是互相的存在都变得像空气一样理所当然,“这样的情况下abe酱怎么能认识自己其实喜欢我而跟我告白呢!”sakuma痛并思痛,洗心革面,虽然自己也想和abe酱每一秒都在一起,还是拒绝诱惑开始了社团活动,为的就是与abe酱产生距离,让他在意起青梅竹马的存在。

谁知道计划实行了一年,他们都已经高二了,abe对他的反应反而越来越冷淡了,连晚上在他家看书都感觉故意避开他的视线。

果然是还是要多陪伴么,要不要中途放弃呢?sakuma虽然犯愁,但很快计划起了下一个plan,这一次,才是他的重头戏。

体育馆外,sakuma确定abe已经在馆内的角落躲好,就大大方方的和他的“同伙”从正门走了进去。

abe躲在体院馆的死角里,心脏再次跳到180,这样的生活再持续下去总有一天自己要被送去抢救。abe正想着,就看到sakuma走了进来,吓得他赶紧屏住呼吸。

sakuma的后面,跟着一个高高的男生,是谁?一年生?嗯,但是这不是告白么为什么来的是个帅哥?abe酱还没处理清楚登场人物的情况,接下来发生的事让他吓掉了下巴。

“meguro,对不起,我。。。”

嗯嗯嗯嗯??这是什么状况?阿部看着自己的青梅竹马90度抬头对着比他高20几厘米的帅哥抛出了昨天练习时自己的台词。(虽然没有练成)

帅哥伸出食指抵上了sakuma的嘴唇,然后缓缓地说道:’“前辈乖,不要说话,你知道我喜欢你多久了么?”

。。。。

还没等到sakuma回答,奔溃的abe就再也忍不住,以奥运会百米冲刺的速度从体育馆的后门逃了出去。

absk是什么神仙cp

两个怪人的恋爱方式②

我又来更新啦!手机写文真的挺慢的!

abe和sakuma的第一次相遇是10年前,abe一家刚搬来这个区域。搬家那天abe跟着妈妈去隔壁邻居家送礼,打开门是个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小朋友站在那里,妈妈们笑着说,哎呀两个同岁的小朋友以后要好好相处啊,你们会在一起好久呢要互相帮助。

sakuma点点头,向着眼前这个黑黑的眼睛大大的男孩子伸出手“以后也多关照啦。”

abe看着这个白的发光的小男孩在阳光下对自己笑,怕生的他躲到妈妈背后,搬家之前自己也没有什么好朋友,但是眼前的这个男孩子,仿佛又什么魔力,让他真的觉得自己会今后很久都跟他继续相处下去。

结果,就真的一直在一起了,从小学,到中学,到高...

我又来更新啦!手机写文真的挺慢的!

abe和sakuma的第一次相遇是10年前,abe一家刚搬来这个区域。搬家那天abe跟着妈妈去隔壁邻居家送礼,打开门是个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小朋友站在那里,妈妈们笑着说,哎呀两个同岁的小朋友以后要好好相处啊,你们会在一起好久呢要互相帮助。

sakuma点点头,向着眼前这个黑黑的眼睛大大的男孩子伸出手“以后也多关照啦。”

abe看着这个白的发光的小男孩在阳光下对自己笑,怕生的他躲到妈妈背后,搬家之前自己也没有什么好朋友,但是眼前的这个男孩子,仿佛又什么魔力,让他真的觉得自己会今后很久都跟他继续相处下去。

结果,就真的一直在一起了,从小学,到中学,到高中。。。到现在。

考高中那年,向来不擅长学习的sakuma为了和abe考上一个学校,放学就跑到abe的房间补课,每天都拼命的学习了整整一年,发榜那天,sakuma妈妈高兴的说,我们家里都叫亮平君abe部酱先生呢!我家大酱真的太受你照顾了,今后也要麻烦你一直照顾他呀啦。

不是的。abe想。与其说照顾sakuma,不如说从来都是自己在受sakuma的照顾。

sakuma一直都是人群的中心,在班级里带来欢笑的存在,只要有他在,教室就会明亮起来一般。而自己却总是融入不进这道光里,整天都抱着书本,没有社团,没有和同学们的话题,也没有喜欢的人。阿部的校园生活就是每天在家门口等着睡过头的sakuma一起冲刺上学,因为常常迟到,过意不去的sakuma为了不上社团的abe也停了自己的社团活动,每天陪他一起回家看书(sakuma在旁边看漫画)。知道自己怕生的个性,sakuma总是把自己保护的好好的,帮他挡住所有找麻烦的人。

sakuma是他唯一的朋友。过去如此,将来也是如此,abe想,如果世界上有什么少数的事是自己可以相信的,应该就是个sakuma的友情了吧。

而这份友谊却随着他们上高中渐渐发生了改变。

abe发现自己可能喜欢上了sakuma。

太可怕了吧,abe想,伦理上道德上逻辑上都不应该喜欢上自己的亲友,为此愁了好久的abe每天都只能在sakuma从他家离开后就趴在桌子上写圆周率来分散注意。

然而让abe更发愁的,还有一件事,就是上了高中的sakuma忽然决定重新开始社团活动。虽然每天社团结束他都会赶回abe酱的家继续陪他看书,但总有哪里不一样了。

有一天,Sakuma社团结束回到abe家,打开包拿出了一封信。

“abe酱~看这个”一个粉红色的信封上用可爱的圆形字体写着“佐久間くんへ”,不用打开也知道内容,abe低下头,假装冷静却不敢看sakuma的眼睛,问道“你答应了么”

“没有哦!”sakuma还是和平常一样笑眯眯,“打算好好感谢但是我并不想恋爱呢”

“哦”abe边放低了音调故作正定的回答,一边心中闪过一丝窃喜。

“周五,约了我在体育场见,有点紧张呢,abe酱陪我做一下拒绝表白的练习吧”

“诶???”abe疑惑

“没事啦就一下下么~快点问我‘sakuma学长我喜欢你很久了能不能和我交往’要可可爱爱的问哦”

“……”abe拒绝

“好嘛~”

“不要。”

“abe酱~~”sakuma委屈的用黑漆漆的眼珠望着abe,使出了终极招数。

abe本想拒绝,忽然灵机一动

“那这样吧,sakuma演女孩子,我来演你”

哇塞这个天才的主意是怎么回事?表面还保持着冷静的abe在内心已经为自己的机智炸开了一个烟花。

“诶?!那我不是根本没有练习到”

“…不练就算了哦”abe嘴上逞强,心里却快要跪下了。

“…好吧…”sakuma考虑再三,有练习总比没有强啊!站好位置,头微微抬起45度,眼睛也睁开变成了大双眼皮的sakuma看着心脏乱跳到180的abe,说出了准备好的台词

“abe前辈,那个,我喜欢你很久了!请跟我交往吧!✨”

只听噗通一声,阿部前辈,不明原因的突然晕倒了过去。

absk是什么神仙cp

两个怪人的恋爱方式

第一次写absk大家多关照,有感想麻烦告诉我!
…………………………………

8月的一个午后,abe像往常一样坐在书桌前复习,还有2周就要开学了。从小就是好学生的abe的习惯是在开学之前把一学期的书看完,明年他还打算考研,现在每一分钟都不可以随便浪费。即使和他一样的大学生们几乎都整天忙于部活和联谊。

这样的abe,从小到大到周围的人眼里也是个【怪人】。端正的脸和令人羡慕的身高,即使在重点学校也保持着优秀的学习成绩,体育也不算差,看似完美的人生却从来没有过受欢迎的经历。是的,完完全全,即使自己努力跟上一般人的世界观,却依然会被当成意义不明的存在。

除了一个人。

abe听到背后隐隐的骚动,...

第一次写absk大家多关照,有感想麻烦告诉我!
…………………………………

8月的一个午后,abe像往常一样坐在书桌前复习,还有2周就要开学了。从小就是好学生的abe的习惯是在开学之前把一学期的书看完,明年他还打算考研,现在每一分钟都不可以随便浪费。即使和他一样的大学生们几乎都整天忙于部活和联谊。

这样的abe,从小到大到周围的人眼里也是个【怪人】。端正的脸和令人羡慕的身高,即使在重点学校也保持着优秀的学习成绩,体育也不算差,看似完美的人生却从来没有过受欢迎的经历。是的,完完全全,即使自己努力跟上一般人的世界观,却依然会被当成意义不明的存在。

除了一个人。

abe听到背后隐隐的骚动,他转过头,看到在自己床上一个蜷成一小团的身体,小小的头躲在一本漫画的后面微微得颤抖。大概是看到了有趣的地方吧,abe想,明明笑出来他也不会责怪,但是sakuma每次都会为了不影响自己学习而憋住笑声。

sakuma仿佛感受到了视线,忽然抬起头,就这样和abe的视线撞上了。

就像某种小动物一样的眼神,又黑又圆的眼珠,像画出来一样反射出一个光点,仿佛就要这样顺势被这双眼睛吸进去的abe被打断了。

“abe酱”床上的人用昵称喊着自己的名字“时间差不多啦~我要回家了”

被提醒才发现不知不觉已经到了6点,夏天的这个时间天还是亮的,暑假开始后他每天都重复着和sakuma在一起的日子,早上10点sakuma会准时从窗口爬到他的房间,到下午6点就爬回家吃完饭,简直是上班打卡。

用爬,是因为真的就是爬进来,sakuma的家就在他家的旁边,两个人的房间窗户也是正对着。至于为什么不从门走,一是因为sakuma是个职业家里蹲,不能让家里人发现他出门。二是因为对于身手矫健的sakuma爬窗比走门更方便。abe每天起床第一件事就是把窗户打开,方便自己的恋人随时爬进来。

“abe酱寂寞的脸是怎么回事呢~想要我再多陪你一下么”sakuma的脸一下从可爱小动物变成了让人感觉烦的表情。

“谢了,快回去吃晚饭吧别让你妈伤心”abe想sakuma明明号称是一个职业家里蹲,却和爸爸妈妈关系好的很,除了不出门(除了来他家)根本就是个普通小孩。

“哼,这个傲娇!”

“。。。。那,我叫你多陪我一会儿你会么?”abe忽然露出平时少有表情,仿佛盯住猎物的大型猫科动物一样盯住sakuma,刷的一下,白的发光的脸就红了起来。

“不,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声音里满是动摇,浑身红彤彤的sakuma为了掩盖害羞,转过身就打开窗户,带着漫画从窗口跳了出去。

真是像漫画里一样的退场啊,abe想着,忍不住苦笑出来。他走过去去关上窗户,看到对面sakuma已经顺利的爬回自己的房间开始打开电视了。

As if mw

偿还共游浪的素愿

あべさく活动记录:

(内容源自Jweb,非同人文)


===========================


*2016/2/15  Abe


……(省略号是其他内容)


男性呢〜一到情人节的时候

就会变得有点雀跃呢


这篇是在情人节当天写的!

话说我怀着雀跃的心情来到了...


水族馆❗❗❗


我和佐久间去水族馆约会啰!


咦?


抱歉抱歉,真田-kun也有一起去啦(*´▽`*)


佐久间呢

“水豚!”...

あべさく活动记录:

(内容源自Jweb,非同人文)

 

===========================

 

*2016/2/15  Abe

 

……(省略号是其他内容)

 

男性呢〜一到情人节的时候

就会变得有点雀跃呢

 

这篇是在情人节当天写的!

话说我怀着雀跃的心情来到了...

 

水族馆❗❗❗

 

我和佐久间去水族馆约会啰!

 

咦?

 

抱歉抱歉,真田-kun也有一起去啦(*´▽`*)

 

佐久间呢

“水豚!”“鲨鱼!”

“好想被海豚泼水喔!”一直叫个不停,有够吵的(笑)

而且还一个人猛拍水獭的照片。

 

海豚和水母能吸引人一直盯着看呢。

 

……

===========================

 

*2016/3/28  Abe

 

……

对了,提到あべさく的活动记录的话...

 

是叫“圣地巡礼”吗?

陪佐久间一起造访了他喜欢的动画的背景设定的那个地方。

 

那部作品啊...就是在4月说谎的那部!!(笑)

 

听说有间汉堡店,是动画人物会去吃的

 

“可以坐这个位置吗?”

“饮料请用红色纸杯装!!”

“汉堡是两口左右吃下去的吗???”

“阿部-chan再从上面一点拍!!!!”

 

真的是(笑)

 

为了重现喜爱的场景,摄影师阿部非常卖力地拍摄。

 

我们是在排练归途时去圣地巡礼,他本人看来时十分心满意足

 

真是太棒了呢,Sakkun(*´▽`*)

 

……

===========================

 

*2016/5/9  Abe

 

……

接下来是

 

あべさく的活动记录。

 

某天「泷泽歌舞伎」的公演结束后,我和Sakuma两人一起去吃文字烧♪♪

 

做事前调查去调查店家的时候,看到照片上的文字烧上头有着令人震撼的红色身影...

 

是超大的明太子❗❗❗

 

没错,就是那大人小孩都喜欢,能够促进食欲的美丽红色宝石✨

 

“我们去吃这个文字烧吧!!”2人就这样达成了共识。

 

心里还想着有多久没吃文字烧了呢,一进到店里就看见

 

Sakuma拿起木铲摆好帅气动作。

拍完了照片。

 

好好吃啊...

Sakuma舌头怕烫,所以吃文字烧的方式也很特别,他会先用木铲铲起文字烧先放在小碟子等冷却,在那段时间里一直盯着它看

就像是在传送“快点变冷吧〜”那样的意念。

 

真有趣。

 

结果我们把2人份文字烧、1人份御好烧、奶油乌贼脚和水云醋都吃光光了。

 

好想再去一次啊。

…… 

===========================

 

*2016/9/5  Sakuma

 

……

最近很忙,所以会在工作结束后自己到家附近的大众澡堂,真的好久没去了,感觉超舒服的啦!

“这里只能每个月来一次啊!”

心满意足到让人会这么想(^^)

 

我来泡温泉的话,一定会泡个一小时的澡(^^)

 

如果是Hikaru或Fukka一起去的话,他们马上就会出去了,就只有我一个人泡w

阿部-chan在的时候,就会陪我进去一起泡(^^)

 

……

 

和(真田)佑马、阿部-chan三个人一起迅速地去草津泡温泉,是我最为印象深刻的〜(^^)

由于当时正值严冬,雪下得很大,我们埋到雪里大玩特玩〜(^^)

玩得太过头变得很热,明明还在外面却变成只穿一件背心〜ww

还想再去!!

冬天再去一次吧(^^)

 

阿部-chan!

走吧!

请用部落格回复我ww

 

今天结束「少年たち」的首日公演后,来吃了烤肉!!

眼前阿部-chan穿着背心正在烤肉www

 

我是专门负责吃的,所以阿部-chan加油喔(^^)ww

 

吃了肉,明天一整天也要好好努力!(^^)

 

那就这样,

下次见〜!!(^^)

 

===========================

 

*2016/9/12  Abe

 

……

佐久间,我们去草津吧。

 

ryohei

 

===========================

 

*2016/11/27  纪念雪人jweb连载一周年成员回答大家问题

 

Q:从一起去吃文字烧和烤肉开始的「あべさく活动记录」,最近有什么新的活动吗?

 

Abe:あべさく活动记录。总觉得有点不顺口(笑)

「少年たち」结束后马上和Snow Man、SixTONES、マリウス举行了庆功宴、

之后和佐久间2人一起去超级澡堂住了一晚,早上起来就那样去了攀岩!

 

让人困惑的是,两人的攀登方式不同,彼此的攀登方式没有参考价值(笑)

我是因为长得高,而佐久间是凭借柔软性登上去的。

 

千秋乐结束后还这么精神连我们自己都吓了一跳。

 

===========================

 

*2017/1/9  Sakuma

……

然后,

今年因为年底有假

所以我和阿部-chan、(真田)佑马以及男性朋友共5个人第一次一起去热海玩〜(^^)

 

超级开心的〜!(^^)

 

温泉实在太舒服了,

我总共泡了3次!!

 

还有,我们一直边玩”文字接龙“边泡澡ww

 

遵照平时阿部-chan规则,

规定3个字或6个字的词来接龙,因为我们想尽可能玩久一点,所以会互相提示w

 

很精彩喔w

明明是文字接龙,却玩成这样

 

佐:“‘Zu’、‘Zu’、‘Zu’?‘Zu’开头又是三个字的词应该都说过了吧?”

 

阿:“还有那个啊那个!头的骨头...”

 

佐:“啊!‘Zugai’!”

 

阿:“正确答案!”

 

这根本只是在猜谜吧ww

什么正确答案啊ww

 

===========================

 

*2017/2/20  Sakuma

……

 

最近终于如愿以偿去了国外〜〜!

 

耶〜〜〜!!

 

各位〜〜〜!!!

 

“我回来啰〜〜〜!希望大家能对我说欢迎回来〜〜!!我回来啰〜〜〜!”

 

这是我第一次私下到国外旅游呢〜!!

好开心啊〜〜!!!

 

那么,佐久间-san去了哪里呢〜?

 

正确答案是〜〜............

 

……

 

“夏威夷〜〜〜〜〜〜〜!!!!”

 

耶〜〜〜〜!!!(^^)

 

多少可以猜到?

少啰嗦!w

 

终于去成啦〜〜〜〜!!

4、5年前就一直嚷着想去想去,去了后果真觉得好开心!!!

 

还有和我一起去夏威夷的人是〜〜?

 

 

 

阿部-chan!!!

 

 

连这也猜到了?

 

少啰嗦!w

 

不过真的好开心喔〜(^^)

 

行程满档,玩得超开心的ww

还去了大型超市!

和海豚游泳!

搭乘小型飞机!

棒透了(^^)!

还想再去呢〜!

 

阿部-chan,下次再一起去喔!!(^^)

 

……

===========================

分割线

===========================

暂时就这些

有机会可能会补充



中间立太

所谓理想

年少不知地厚天高,以为月亮伸手就能够到。

让少年人承认现实是一种类似坏结局的破碎。

一。

“hi,abe~hi,abe~”佐久间一个人坐在居酒屋里,今天是他和阿倍分手的第一百天。酒醉之后脑子不太清醒,说着毫无意义的单字。hi,abe,你有没有找到属于你的美好结局。气泡在酒杯底部升起,透过杯子看着失神的过去。

分手有很多理由,不喜欢了,不合适,父母不同意,工作调换,地理距离……不知道理由,佐久间怎么也想不通,hi,abe~おしえて。其实或许阿贝说了,也不一定能修正,自我意识的人,佐久间自己也知道。仲夏最后的夜晚,圆月之后,所有都在走向残缺。

打开一个木讷孩子的心,跌跌撞撞没脱鞋就闯进去...

年少不知地厚天高,以为月亮伸手就能够到。

让少年人承认现实是一种类似坏结局的破碎。

一。

“hi,abe~hi,abe~”佐久间一个人坐在居酒屋里,今天是他和阿倍分手的第一百天。酒醉之后脑子不太清醒,说着毫无意义的单字。hi,abe,你有没有找到属于你的美好结局。气泡在酒杯底部升起,透过杯子看着失神的过去。

分手有很多理由,不喜欢了,不合适,父母不同意,工作调换,地理距离……不知道理由,佐久间怎么也想不通,hi,abe~おしえて。其实或许阿贝说了,也不一定能修正,自我意识的人,佐久间自己也知道。仲夏最后的夜晚,圆月之后,所有都在走向残缺。

打开一个木讷孩子的心,跌跌撞撞没脱鞋就闯进去的人是不知道小孩儿接纳他用了多少努力,他也不知道自己带来的生动和快乐究竟价值几何。他好像失去了最心爱的玩具,那个小孩却下决心舍弃自己世界里唯一的喧闹色彩。

二。

佐久间第二天还是老样子去练习室上班。原来那个喜欢在角落问staff桑这里那里的人不在,走廊里背书的人不在。乐屋里拿着手机做解密的人不在。明明那么安静的一个人,没了,世界一下就没了声音。明明那么安静一个人。

打开音乐,选的节奏最快音量最大的。开始能合上节奏,越到后来越心慌意乱,太吵了,吵得心脏能听见回音,舞步也合不上。去看动漫吧。没有更新。翻开之前的看。台词熟悉到背出来。也觉得无趣。打开的第二分钟又给关上。继续练舞吧。

中午时候订了一个外卖,这是佐久间一天里唯一和人说话的时间。订什么呢?阿倍今天会吃鱼吧。一份鱼肉外卖。呵,佐久间突然笑了,明明人都不知去向,还记得他要吃什么。是自己习惯了。

三。

佐久间好像快习惯了。

木头阿倍。你看啊,没有你,我过得也还行。

该去漫展去漫展,和前辈去吃饭,和同好讨论最新的动漫。练习了新的舞步,参加了没有你的舞台剧,有好多特技,有遇见意外,不过没有受伤。

阿倍。你呢。有找到你的远大前程吗。

hi.abe,你还好吗?

四。

他在大概第二年的冬末出现的。樱花快开,街边雪未消时候出现的。穿着去年一起买的衬衣和毛衣外套,他突然出现,和他突然离开一样的。

木头阿倍。你回来了啊。

佐久间站在门口看见阿倍回头,那瞬间有点发愣。

木头笑起来也像是春风温柔。果然还是喜欢的样子。

“考完试了,所以回来看看。”阿倍和佐久间说的时候,有点不知道要如何面对,是自己离开的,什么消息都没有的半年,他不知道佐久间会有什么改变,或许聪明如他,也是全都知晓的。

“回来你还走吗?”佐久间看着他,漂亮眼睛也一如既往风流神态。

“不走。”

“嗯。我想你了。有及时出现真的太好了。”

木头阿倍第一次主动拥抱了他的精灵。

五。

所谓理想。

少年人拼尽一切去摘那颗月亮。

知道笑谈和笑话的区别吗?中间隔了个成王败寇。

最后啊,多感谢命运给他们一个美好结局。

凛冽寒冬。再见时,樱花绽放在晨光,划开永夜,灿烂温柔。

乱写的。复健。

大概说的是阿倍去考学,然后不再回练习室,佐久间以为分手了的心理状态而已。连故事都算不上。

As if mw

情感留在温泉

    

  窗外漫天飘雪,满地黄叶早被白雪覆盖。接下来寒流的作用还会加强,如此寒冬,温泉简直是人间天堂。

    说到温泉,佐久间大介是很喜欢吧。

    阿部亮平已经提前订好旅馆,带齐所需物品,早早地到达车站,只差一个佐久间就可以出发。

     电车上,佐久间大介伸出手反复翻看手上戴着的一对新的半指手套,握拳又再伸开,满脸写满着欢喜。

    “怎么样?喜欢吗?...

    

  窗外漫天飘雪,满地黄叶早被白雪覆盖。接下来寒流的作用还会加强,如此寒冬,温泉简直是人间天堂。

    说到温泉,佐久间大介是很喜欢吧。

    阿部亮平已经提前订好旅馆,带齐所需物品,早早地到达车站,只差一个佐久间就可以出发。

     电车上,佐久间大介伸出手反复翻看手上戴着的一对新的半指手套,握拳又再伸开,满脸写满着欢喜。

    “怎么样?喜欢吗?”坐在旁边的阿部亮平问。

    佐久间大介使劲点点头,“超喜欢的,我之前就好想拥有一双露指的手套。”

    手套背后还可以翻过来,盖住全指,就像这样。阿部亮平一手握住佐久间大介的手指,另一只手把手套的背面覆盖上去。

     “谢谢你,我很开心。”

 

    到达目的地,放好行李,整理好之后,两人并没有马上去浸泡温泉,而是先到外面的街道上走走逛逛。首先还是填饱肚子,然后熟悉一下环境,温泉当然要留到最后慢慢享受。

    这么冷的天想吃些可以温暖身体的东西,阿部亮平有事先找好这周围有美食的店,佐久间说想吃烤肉,那就直接带他去烤肉店就行了。果然有阿部亮平在就是可靠。

    吃烤肉前,佐久间大介把手套脱下来放在口袋里收好,因为是阿部亮平送给自己的冬日礼物,所以一定要好好珍惜。虽然整顿下来,一直都是阿部亮平在烤,佐久间大介负责吃,但是佐久间也有把烤好的肉夹到阿部亮平的碗里,等服务员走开,没人注意的时候就直接喂到他口中。

    这里的温泉馒头店还挺多的,想吃点特别的,发现有一家店的御手洗丸子真是好吃到赞不绝口。两个人还跟那家店的老板聊起了天,老板长得帅人又好,还给他们多送了两根,佐久间大介吃得超开心,想要无限地吃下去。等两人结完账准备要离开的时候,老板小声地说:“冒昧地问一句,我知道这样问客人很不礼貌,不是也没关系,只是我心中有一个疑惑很想知道,请问你们两位是……一对吗?真的很抱歉问你们这样的问题。”

    “问也没关系,我只偷偷告诉你,因为我们的确是。”说完,佐久间大介和阿部亮平相视一笑。

    老板松了一口气,说着“真好,祝福你们”,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除了吃之外,还逛了好多店,纪念品买了一堆。需要好好泡个澡放松放松,现在只用一条毛巾围着,佐久间大介不知道为什么会觉得害羞。虽然超喜欢泡澡,但是和喜欢的人一起还是第一次。大家不都是男生,到底害羞什么,平时上厕所的时候又不是没见过……况且现在不还有条毛巾。

    舟车劳顿,又逛差不多一天,佐久间大介才泡没多久就已经舒服到趴在池边睡着了。阿部亮平拍了拍佐久间大介的肩膀,靠近他的耳朵,轻声地说:“要不要回去睡?”

    佐久间大介还没有完全入梦,马上就醒过来,“我居然不小心睡着了,可是我们还没有去泡温泉。”

    “明天早点起床,在清扫时间之前,那个时段泡温泉不会有太多人,我们可以尽情享受,怎么样?”

    佐久间大介点头说好。

    两个人回到房间,稍微收拾一下便马上入睡。佐久间大介把身子缩起来,双手搂着阿部亮平的腰,阿部亮平的下巴刚好抵着他的头,感觉抱着他就像抱毛绒公仔一样,再抱紧一点他会不会暖一点。

    接近清晨的时候下过一场大雪,阿部亮平醒来时就已经停了,佐久间大介还在酣睡。他小心翼翼地把佐久间大介的手抬起,掀开一点点被子,等自己离开床褥之后,再把被子盖紧,又拿了件厚衣服盖在被子上。他不想吵醒佐久间大介,现在还早着,泡温泉也不着急,就让他多睡一会。尽量小声地进行洗漱过后,换好衣服就出去了。

    等到佐久间醒来,发现枕边没有人,被子上还多盖了件衣服,他伸手摸一摸阿部亮平的枕头,连一点点余温都没有。佐久间大介瞬间清醒过来,立刻坐起来环顾四周,看到阿部亮平的行李还在,才安心地躺回去。很快地又爬起来,把手伸进衣服里挠了挠肚子,又再把房间周围看了一遍,确认阿部亮平并没有把他丢下。

    阿部亮平回到旅馆庭院的时候,看到一团白色朝自己飞来,“啪”地打在身上。他惊讶地看着不远处,佐久间大介手上正拿着雪球,作准备投射的姿势。

    这家伙在搞什么。

    阿部亮平走到佐久间大介面前,什么也没有说,佐久间大介还保留着那个姿势一动不动。

    “好冷。”最后佐久间把手上的雪球丢到地上,手已经冻得通红。

    “不是有手套吗,为什么不戴上再玩雪。”

    “可是你,说好一起去泡温泉就丢下我一个人跑去外面。”

    阿部亮平提起手中的袋子,“我去给你买了御手洗丸子。”

 

    我不要什么温泉,有你的温存就够了。



As if mw

夏无雪花赏烟花

    能够与你共赏着这漫天绚丽的花火,在身旁紧握我手的你,温柔地说:“好きだ。”

    夏天,想去旅行其实更想的是和他去约会。

    约好一起去看花火大会,但是提前占座似乎不那么必要,坐着的话,蚊虫这么多,O型血还细皮嫩肉的佐久间大介一定会成为蚊子猎物。看不看得到烟花不是特别重要,重要的是可以和喜欢的人共度夏夜。

    去参加夏日祭的花火大会,穿浴衣是最合适不过。

    “你穿起...

    能够与你共赏着这漫天绚丽的花火,在身旁紧握我手的你,温柔地说:“好きだ。”

    夏天,想去旅行其实更想的是和他去约会。

    约好一起去看花火大会,但是提前占座似乎不那么必要,坐着的话,蚊虫这么多,O型血还细皮嫩肉的佐久间大介一定会成为蚊子猎物。看不看得到烟花不是特别重要,重要的是可以和喜欢的人共度夏夜。

    去参加夏日祭的花火大会,穿浴衣是最合适不过。

    “你穿起来真好看。”

    看到对方换上浴衣之后,只想说出这么一句话。

    走在街道上还是担心旁人的目光,尽管很想牵起他的手。

    “那些小金鱼真可爱,你看我像不像。”阿部亮平凑近正在模仿金鱼嘴巴一张一翕的佐久间大介,他白皙的脸颊,张合着的w型小嘴,阿部亮平的喉结不由地上抬然后复位。佐久间大介越来越能感觉阿部亮平的气息,便把嘴巴抿上,等待着下一秒。

    “两位要捞金鱼吗?”摊主向二人递出一个捞金鱼的纸网。

    阿部亮平连忙转过头向摊主摆摆手,佐久间大介低下头笑了笑。在公众场合可不能干这样的事。


    “你看那边好多苹果糖卖,那人是?”佐久间大介穿过人群走到对面的摊子,拍了一下拿着苹果糖的女生的肩膀,随即就有说有笑起来。阿部亮平还站在捞金鱼的地方看着,人来人往时不时挡住佐久间大介笑的样子。

    他说过女孩子穿浴衣真的不得了,能看到后颈的背影会让他心跳加速。那个女生正是穿着浴衣,佐久间......

    “先生!阿部ちゃん先生!”佐久间大介在对面笑着向他挥手,这大嗓门真是隔条街都听得见。

    阿部亮平走过去,发现那个女生一直盯着自己看。

    “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向井康子,动漫社里的学妹。就是她给我那个纸条啦,虽然我还是不太明白意思。”

    “我是阿部亮平,是他的......同班同学。”阿部亮平看了佐久间大介一眼,而佐久间大介却一直对着向井康子笑。

    向井康子问:“你是知道那条式子的意思吧?那为什么他还不知道?”

    “我是知道,但是请你先告诉我,你把纸条给他到底有什么用意。”一向温柔的阿部亮平变得严肃起来,应该说,当他看到佐久间大介走向这个女生的时候,他就冷静不下来。

    向井康子笑道:“就想知道佐久间前辈看了这么多少女漫画,到底懂不懂恋爱。”

    “诶?什么什么?”佐久间大介很疑惑。

    “他不懂的话,我来教就好了。”说罢,阿部亮平就牵起了佐久间大介的手。

    佐久间大介惊讶地抬起头看阿部亮平,“可是漫画里好像没有这种情节。”

    向井康子也吓了一跳,平复下来后便把手上的苹果糖递给佐久间大介,然后真诚地对阿部亮平说:“请你一定要好好教他~再见啦。”说完就笑着转身跑掉了。

    佐久间大介拿着苹果糖问阿部亮平吃不吃,自己却先舔了一口。阿部亮平说想吃,佐久间大介把自己舔过的那边转向他,还不怀好意地笑着。

    好甜,苹果糖。

    听到花火的声音,还有人们的欢呼声,两个人就这样十指紧扣着向河畔走去。现在牵手也不怕别人说,没什么不见得人的,谈恋爱就该大大方方。

    夏日祭的花火大会,穿着浴衣,在人群中牵手,这是阿部亮平向往的约会计划。

    “好きだ。”这句话不是说花火,而是对佐久间大介说的。

    佐久间大介侧过头看阿部亮平,视线高度刚好就是对上他的颈部,花火的光映照在他的眼睛里,就好像他的眼睛会发光一样,为什么心跳会突然加快。

    阿部亮平此时也转过来望着佐久间大介的双眼,一束火光又再升起,阿部亮平捧起佐久间大介精致的小脸,随着花火绽放的响声,吻下去。

 

    味道好甜。

    嗯?

    你嘴里残留着苹果糖的味道。

 

    这酸酸甜甜的恋爱就像是苹果糖的味道。



七夕的油管有够甜的:

阿部ちゃん「好き」

佐久間「俺も好き」

阿部ちゃん「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

ラウール「カップル成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